良心犯近況追蹤 (每週新聞 2014.3.17-23)

丁家喜 22/3/2014 [中國人權雙週刊] 做有聲音、有態度的公民 ——丁家喜獄中談話錄 羅勝春代序:作為丁家喜的妻子,每次律師見過家喜,我總是迫不及待地問他們要錄音或錄影,而且一收到檔,總是如饑似渴地傾聽或觀看。家喜熟悉的話語,爽朗的笑聲一直感染我,鼓舞我。通過這些錄音錄影,我更多地瞭解了家喜,理解了家喜所做的一切,也更堅定地支持他。有時想想,抓他關押他審...繼續瀏覽

22/3/2014 營救維權律師及釋放在囚獄中義人,做有聲音、有態度的公民。「當獨裁成為事實,革命就是義務」

關於唐吉田、江天勇、張俊傑、王成四位律師被非法拘押的嚴正聲明 22/3/2014 [博訊] 中國人權律師團關於唐吉田、江天勇、張俊傑、王成四位律師被非法拘押的嚴正聲明 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關於唐吉田、江天勇、張俊傑、王成四位律師及多位公民被黑龍江建三江管理局七星農場地方當局非法拘押事件的嚴正聲明 驚悉:2014年3月21日上午,唐吉田、江天勇、張俊傑、王成四位律師及多位...繼續瀏覽

9/2/2014 劉本琦被以“煽顛罪”判三年,新公民運動案進展,許志永上訴書,薛明凱失蹤

劉本琦被以“煽顛罪”判三年 9/2/2014 [維權網] 湖北籍在青海的民主人士劉本琦被以“煽顛罪”判三年,將往西寧服刑 湖北籍在青海省格爾木工作的民主人士劉本琦已經於上月被當地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並於近日將送往西寧服刑。昨天劉本琦的妻子前往格爾木看守所短暫會見了劉本琦,發現他身體有浮腫現象,據劉本琦說在看守所每天所吃如豬食。 9/2/20...繼續瀏覽

8/2/2014新公民運動案、薛福順被自殺案及在囚人士任自元、曹順利等近況

  新公民運動案進展及在囚人士近況 8/2/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新公民運動四被告重聘律師辯護 上月尾接連開庭的“新公民運動”9名被捕人士,其中4人在庭審期間解除律師委託,以致審訊被迫停止。就在週五法定15天緩衝期最後一天,其中獨立中文筆會北京成員趙常青,已重新聘請北京律師王甫和上海律師張培鴻代為辯護。 8/2/2014 [人權雙週刊] 如果我失去自由 ——記憶中的許...繼續瀏覽

29/1/2014 新公民運動案受審:袁冬判囚一年半,侯欣免刑罰,許志永上訴,馬新立退回偵查。呼籲立即放人:苗德順、伊力哈木、姚文田、楊林、陳克貴、糜崇標、梁頌基、徐永海、楊秋雨等

  袁冬判囚一年半 29/1/2014 [維權網] 民主維權人士袁冬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半 今天(元月29日)上午,北京海澱區法院對參與西單舉牌要求官員公示財產的維權人士袁冬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半。袁冬於2013年3月31日與張寶成、馬新立等在北京西單廣場舉牌要求官員公示財產,隨後被北京警方帶走以涉嫌“非法集會罪”刑事拘留,後來改為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提起公訴,...繼續瀏覽

良心犯近況追蹤 (每周新聞 2014.1.20-26) 呼籲釋放許志永、趙常青、侯欣、丁家喜、李蔚、張寶成、袁冬、王功權、劉遠東、郭飛雄、姚文田、伊力哈木等所有在囚良心及被捕維權人士

新公民運動 25/1/2014 [人權雙週刊] 牟傳珩: 2014年開局“刀把子”亮刃——評許志永案開庭 此次審判更重要的標杆意義在於,習近平的“依法治國”只是進一步強化中國司法隸屬於黨權力,法槌即是執政者政治需要的奴僕。審判許志永的事實,正在刷新中國法治恥辱的新紀錄。 許志永 26/1/2014 [海外網] 許志永因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一審獲刑4年 據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官方...繼續瀏覽

24/1/2014 良心犯最新消息: 劉遠東案今日開庭,趙常青解除律師委託,丁家喜、李蔚案推遲到27日開庭。許志永案26日宣判。公民無罪,呼籲釋放所有政治犯。

  劉遠東案今日開庭 徐琳 ‏@yasenwang9 : 今天上午九點廣州街頭民主運動骨幹、生物學家劉遠東在天河區法院受審,現場有大批員警和便衣特務,也有很多群眾,還有不少外國人。一些人被抓,有人高喊“打倒…”。賈榀被以“身份不明”帶走,抓他的人用傘遮住。那些便衣特務才是真正“身份不明”的!   (圖) 劉遠東案開庭,廣州天河法院附近警方草木皆兵,查車查人。...繼續瀏覽

23/1/2014 良心犯最新消息: 許志永案擇日宣判,王功權獲取保候審,趙常青、侯欣今開庭,張寶成、袁冬案庭審延期。關注姚文田、哈達、尕瑪才旺、沈愛斌、張少傑等在囚人士

  許志永的最後陳詞,各界關注及聲援昨庭審   23/1/2014 許志永:為了自由.公義.愛—我的最後陳詞 Xu Zhiyong: For Freedom, Justice and Love — My Closing Statement to the Court 你們指控我在推動教育平權,隨遷子女就地高考和呼籲官員財產公示的行動中擾亂公共秩序,表面看這是一個公民言論自由與公共場所秩序的邊界問題,實際上,這是你們是否把公民的...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