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3/2015 呼籲釋放王炳章。公民發起【一人一照片】聲援婦女維權五勇士,不要讓武嶸嶸成為第二個曹順利。陳雲飛被打毒針。尋找秦永敏。

在囚及被捕維權公民 22/3/2015       王炳章推動中國民主遭判無期 … 繼續閱讀 →...


在囚及被捕維權公民

22/3/2015       王炳章推動中國民主遭判無期 博士弟回國無門      [大紀元]

王炳章在大陸被判監後,其家人及國際社會都在呼籲中國政府釋放王炳章,王炳武一直沒有公開參加這些大型營救活動,直到2013年7月還沒看到哥哥有被釋放的希望,他開始參加很多營救工作。所付出的代價,是他不能以講學及頒發獎學金的方式報效母校了。

王炳武說,他感覺王炳章的精神已受到很大的打擊,「這是我非常擔心的事」。在過去12年裡,他有過3次中風,「我們很擔心,他的中風可能隨時會再發生」。他也有哮喘病,花粉過敏症很嚴重,這本身就可能導致生命危險。
經歷了11年低調營救哥哥的王炳武現在走上了街頭,在加拿大國會山呼籲營救王炳章,在中國駐加拿大大使館前請願,在紐約時代廣場舉辦的大型活動上請願。
「我們現在都是請願,沒有激烈的抗議。」王炳武說,王炳章在加拿大獲得博士學位,他的家人,妻子、孩子及兄弟姐妹都是加拿大公民,他本人是美國永久居民。希望加拿大及美國政府能與中國政府交涉,敦促中國政府以人道理由,讓王炳章保外就醫。
王炳武稱,因為有了台灣及泰國當局的公函,證明王炳章沒有間諜及恐怖主義行為,他們也向廣東最高法院及中國最高法院遞交了申訴書,要求重審王炳章的案件。他說:「我們能做的事,都在做。希望有那一天,王炳章會出來。」
說到不能回國的遺憾,王炳武說,現在營救王炳章更重要。「如果給我回中國的話,我還是會去講學和頒發獎學金」。不過,「祖國都不讓我進,還談甚麼愛國行動呢?」

 

22/3/2015       鞏進軍會見代理律師劉書慶 看守所禁止接觸法律書籍  [博訊]

鞏進軍的圖片搜尋結果博訊記者獲悉,2015年3月22日,代理律師劉書慶前往深州市看守所會見鞏進軍。鞏進軍告知,一審之後看守所禁止他接觸任何法律書籍,他書面要求見駐所檢察官,檢察官仍舊避而不見。
劉書慶律師發出資訊說: 今天下午會見了鞏進軍,這是一審之後第一次會見鞏。鞏的精神狀態還可以,只是說一審之後看守所禁止他接觸任何法律書籍,他書面要求見駐所檢察官,檢察官仍舊避而不見。深州市看守所駐所檢察室在看守所二樓,如果律師不被允許會見當事人,而又想對看守所違法行為控告,意味著你根本無法見到檢察官。就鞏反映的問題,會見結束後我去駐所監察室去代為控告和反映問題,結果無人值班。鞏被延長羈押期限至2015年4月19日。距離他被起訴至法院已經接近9個月。按照法律規定,一審最長審限3個月,經上級法院批准,可以延長3個月。再延長期限需經最高法院批准。但延長羈押期限的通知書卻顯示並非最高法院批准。
鞏進軍案發於2013年11月14日。當時正值中共十八大召開之時。鞏進軍進京上訪,地方政府雇用黑保安,從中國最大的黑監獄馬家樓截訪。在返回河南途經河北省時,因暴力截訪,黑保安非法扣押鞏進軍等人的身份證及通訊工具並限制人身自由。發生爭執隨即血案發生。致截訪者一死一傷。案發後鞏進軍被河北省警方以“故意傷害罪”於2013年11月14日刑事拘留,後以同罪批捕。2015年2月11日,河北省衡水市深州法院公開開庭審理鞏進軍案,但開庭後一直未宣判。


“女權五傑案”最新進展

 

22/3/2015       “女權五傑案”最新進展通報——本網呼籲不要讓武嶸嶸成為第二個曹順利      [維權網]

以下本網資訊中心匯總的關於“女權五傑案”最新進展的資訊:
1、因計畫“公車反色狼”活動於“三八國際婦女節”前夕被警方抓捕的女權公益人士武嶸嶸和曹順利女士一樣身患嚴重肝病卻被警方停藥,友人前往看守所交涉,竟遭警方強行帶走。親友非常擔憂北京警方正在製造著第二個“曹順利事件”。據醫生介紹,武嶸嶸癌指標超標,停藥或導致肝衰竭。
本網呼籲各界高度關注,強烈要求北京當局立即釋放武嶸嶸,不要讓武嶸嶸成為第二個曹順利。
2、北京趙霞律師消息:“3月20日在公安醫院會見王曼,她因3.7貼貼貼‘公交反性騷擾事件而被刑事拘留,因連日審訊頻繁且常至午夜身體疲勞導致心臟病發,現住公安醫院治療,現在病情已得到控制,暫無危險,律師認為已不應繼續羈押。”
3、燕薪律師消息:“週五下午計畫再次會見李婷婷(麥子),等待許久,告知在提審。一直等到下班時間,會見未果。沒事,我陪你們耗。週一上午繼續。”
4、秋實律師消息:“因為不允許律師為當事人存款存物,我只好讓韋婷婷的家人抽時間從廣西的小城鎮趕到北京來,因為家裡妹妹剛生孩子,她的親人只能先伺候一下產婦,想一想要從一個不通火車的廣西小鎮來一趟北京,也真的是不容易的事呢,多事之秋,諸般無奈,我想問問北京公安,辯護人給當事人存款存物怎麼了??”
對於被當局無端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的五位女權人士李麥子(李婷婷)、鄭楚然(大兔)、武嶸嶸、韋婷婷、王曼的境況本網將持續關注,跟蹤報導。

 

22/3/2015       女權人士重病遭警方停藥,親友擔憂“第二曹順利事件”    [權利運動]

因計畫“公車反色狼”活動,五位女權公益人士于“三八國際婦女節”前夕被警方抓捕,這一備受國內外女界關注的事件近日再次傳出令輿論譁然的消息:身患重病的武嶸嶸被警方予以停藥對待,友人前往看守所交涉遭警方強行帶走。親友擔憂北京警方會否製造第二個“曹順利事件”。

3月6日、7日,女權公益組織杭州蔚之鳴機構負責人武嶸嶸與其他四名青年女權公益人士分別在杭州、北京和廣州被警方抓捕。3月16日,武嶸嶸的代理律師王飛在北京海澱看守所會見武嶸嶸時瞭解到,她現在的身體狀況不好,所患疾病沒有得到藥物治療,隨身攜帶的藥物也被扣押無法服用。經王飛律師與看守所多次溝通,看守所稱將積極為武嶸嶸治療。然而,3月18日律師再次會見武嶸嶸時,得知武嶸嶸情況並未改善。後經律師再次控告和交涉,看守所回復“已送公安醫院檢查”,但尚未得到證實。
據王飛律師介紹:“兩次會見中,武嶸嶸面色蠟黃,她稱因為在發病期,會經常感覺到疲憊,晚上睡覺時肝區疼痛,早上起來口中有血痰。所以,作為辯護人,非常擔心她的身體狀況。”
據武嶸嶸丈夫介紹,武嶸嶸因肝病於今年二月份住院治療12天,肝功能穀草轉氨酶指標超出了正常值四倍,甲胎蛋白指標超出正常值近五倍。2月16日出院時醫院的“出院建議”包括“注意休息”以及“一月返院複查生化等指標,不適隨時就診”。春節後,武嶸嶸遵醫囑開始服用抗病毒藥物進行進一步治療。
北京地壇醫院肝病科主任醫師蔡晧東在分析了武嶸嶸的化驗單和出院病歷後表示,武嶸嶸所服用的藥物需要長期服用,不能隨便停藥,有些病人停藥後還可能導致肝病突然加重,甚至引起肝衰竭。關於甲胎蛋白指標異常現象,蔡皓東醫生在博客中寫道“在原發性肝癌的普查中,甲胎蛋白是最常用的方法,但甲胎蛋白升高不一定都是肝癌。在急、慢性肝炎和肝硬變時,甲胎蛋白也會升高,除了肝病以外,患生殖系統胚胎性腫瘤如睾丸癌、卵巢畸胎瘤、消化道腫瘤、胰腺癌伴肝臟轉移者,亦常出現甲胎蛋白升高。”
親友擔憂“第二個曹順利事件”
警方對武嶸嶸採取停藥對待的做法,引起了親友極大的憂慮和不安。武嶸嶸的丈夫表示,希望警方本著人道主義的精神,不要對妻子採取停藥的對待,“我們的兒子再過幾天滿四歲,嶸嶸特地沒有安排出差,要陪兒子過生日,我和兒子都盼望一個健康的嶸嶸儘快回來。”

武嶸嶸的友人野靖環女士表示,海澱看守所對武嶸嶸予以停藥,涉嫌虐待和不人道,“我覺得非常擔憂,警方會不會要製造第二個曹順利事件?”
據報導, 畢業於北大法學院的曹順利女士應邀于2013年9月14日前往日內瓦參觀人權活動時在北京機場被警方帶走,並被以涉嫌“非法集會罪”關押在北京市朝陽區看守所,同年10月,曹順利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逮捕。在被關押期間,曹順利身患肺結核、肝腹水、子宮肌瘤等多種疾病,未得到及時救治,

直至送醫院搶救。2014年3月14日,曹順利在醫院逝世,享年53歲 。
友人前往交涉被“帶走”
2015年3月20日上午11點左右,武嶸嶸的好友野靖環女士等16人,到北京海澱看守所要求改變對武嶸嶸的不人道待遇(不給看病吃藥、要她睡地板),在野靖環等人要求下,員警把訴求信送進了看守所,她們在門口等待答覆。大約12點20分左右,來了3輛警車,她們16人均被押上警車強行帶走,十幾個小時之後才獲得釋放。
“如果真的已經恢復給嶸嶸用藥,直接答覆我們就可以了,為什麼要把人押走?”友人這樣問道。

疲勞審訊,同案女孩心臟病發
據同被抓捕的女權公益人士王曼的律師趙霞介紹,“3月20日在公安醫院會見王曼,她因三七貼公交反性騷擾事件而被刑事拘留,因連日審訊頻繁且常至午夜身體疲勞導致心臟病發,現住公安醫院治療,現在病情已得到控制,暫無危險,律師認為已不應繼續羈押。”

22/3/2015      被拘女權人士武嶸嶸肝病發作 網友發起“佔領互聯網”行動      [參與網]

參與獲悉,因計畫在3月7日開展“公車反色狼”活動而被警方抓捕並關押在海澱看守所的女權人士武嶸嶸患有嚴重肝病,因連日審訊頻繁且常至午夜身體疲勞導致心臟病發,現住公安醫院治療。

代理律師趙霞發出資訊消息說:“3月20日在公安醫院會見王曼,她因3.7貼貼貼‘公交反性騷擾事件而被刑事拘留,因連日審訊頻繁且常至午夜身體疲勞導致心臟病發,現住公安醫院治療,現在病情已得到控制,暫無危險,律師認為已不應繼續羈押。”

對此,有網友發起“佔領互聯網”行動:
【佔領互聯網】
佔領互聯網,北京時間8點開始行動:
1、在各社交媒體、論壇上發自己的“讓嶸嶸回家”、“讓女權五傑回家”的照片;
2、再在各社交媒體、論壇上轉發朋友們的“讓嶸嶸回家”、“讓女權五傑回家”的照片;
3、讓自己的網友轉發我們的“讓嶸嶸回家”、“讓女權五傑回家”的照片。
—-讓互聯網全是我們“讓嶸嶸回家”、“讓女權五傑回家”的照片!
@農嫁女權益討論tz: 圍觀是一種態度,轉發是一種美德,大家轉起來![話筒] 請北京警方善待患病中的女性權益平等宣導者!武嶸嶸、鄭楚然她們是很熱心的性別平等的維護者,她們為了女性權益而堅持努力不懈。希望警方能善待患病中的武嶸嶸,不管是出於人道還是職責所在,希望他們能送她去醫院治療,否則是有失人道。
屠夫:這次被抓的五個女權工作者,其中一個武嶸嶸我認識
2015年3月22日
被拘女權人士武嶸嶸肝病發作 網友發起“佔領互聯網”行動
屠夫:這次被抓的五個女權工作者,其中一個武嶸嶸我認識,她曾在愛知行工作過,09年愛知行曾幫我監管過捐款,她是負責財務審核的。她話不多,膽子也不大,總是默默做事,09年時我就知道她身體狀況和家裡父親身體狀況不好,這麼多年沒聯繫,以為她已經離開公益圈。這次五個女權工作者被抓,無非是因呼籲社會關注性騷擾和歧視問題。很多人不理解,就是這麼溫和訴求和溫和行動(還沒表達)就能被抓,而且不同程度被酷刑。武嶸嶸肝病被停藥,被虐待睡地板。我只能想說一句:這幫畜生對外像孫子,對內像魔鬼,緬甸、朝鮮隨便操它們,它們不敢放屁,國內民眾說句話就要大牢伺候,窩裡橫的慫鬼們,還有那幫為了一點口糧就作惡虐待自己同胞的打手們,未來你們這幫畜生會死的很慘。

 

22/3/2015       公民發起【一人一照片】活動,聲援婦女維權五勇士    [博訊]

【一人一照片】呼籲海澱看守所釋放5姐妹,讓嶸嶸陪寶寶過4歲(24日)生日。照片請發nvxingjiayou@gmail.com郵箱,徵集到的照片將於下週二(24日)寄給海澱看守所所長。——嶸嶸要治病,孩子想媽媽,快讓她們回家!

 

22/3/2015       不要讓武嶸嶸成為第二個曹順利        [自由亞洲電台]

本台記者接通了武嶸嶸的代理律師王飛的電話,瞭解最新情況:
“武嶸嶸的最新情況我也不知道,上一次探望她的時候,她被停藥,現在不知道她的病情如何,要到下次探望的時候才能得知真實情況。”
野靖環女士說,據醫生介紹,武嶸嶸癌指標超標,停藥或導致肝衰竭。武嶸嶸的親友非常擔憂北京警方正在製造著第二個“曹順利事件”。她強烈要求北京當局立即釋放武嶸嶸,不要讓武嶸嶸成為第二個曹順利。

 


公民維權

22/3/2015       四川維權人士陳雲飛被警方打毒針    [博訊]

陳雲飛昨晚被成都市公安局機投派出所惡警打傷。

在派出所裡作詢問筆錄時,編號為009390的員警杜朝宇突然用不明針向陳雲飛刺上。
注射器內裝的是什麼,無從知道。這開了員警的又一先河!並威脅他要殺死他全家後撥打督察電無果,陳雲飛迫於無耐拖著受傷的身體到成都市公安局要求保護。結果是在公安局外淋雨一夜,今晨病情加巨,現以送往成都市武侯區醫院搶救。現陳雲飛要求血檢,但無結果!請關注。

22/3/2015       成都維權人士陳雲飛報警遭毆打注射毒針        [博訊]

3月21日,成都知名維權人士陳雲飛因租住房內多次被盜而報警,後警方損壞其手機,把陳雲飛帶至派出所殘暴毆打,強行給陳雲飛注射不明針劑。

據悉,陳雲飛租住與成都市青羊區機投鎮,房內多次被盜後陳雲飛無奈選擇報警求助,豈料,該警員(009390)態度惡略,據不出示證件還怒斥房東沒有管好出租房的安全問題。在與之交涉中,該警員對陳雲飛施以肢體動作,並把陳雲飛的兩部手機扔到水裡,揚言要殺陳雲飛全家。後又將其帶至機投鎮派出所繼續暴打,之後趁陳雲飛不備強行在其左臀部注射不明針劑。

陳雲飛逃離後電話求助成都武侯區警務督察無果,迫於無耐拖著受傷的身體到成都市公安局要求保護。
結果是在公安局外淋雨一夜,今晨病情加劇,現已送往成都市武侯區醫院搶救。
針對被強行注射不明針劑的事,陳雲飛懷疑是毒針,他說,我不怕死,但不能死的不明不白,要是給我注射的毒針,或愛滋病毒之類的傳染藥物,不但自己受害還會傳染別人,對此他已經聯繫了市疾控中心,疾控防治中心說3個月後才能查出來。
目前,陳雲飛頭暈腦脹,身體乏力,身上多處軟組織損傷和肌肉挫傷,仍在醫院治療,不過他沒有忘記關心他的朋友們,並向關心他的各界朋友們表示感謝!
成都市青羊公安分局機投鎮派出所:02885369511

 

22/3/2015       維權人士陳雲飛家中遭竊報警反被打 野靖環被扣押逾12小時獲釋    [自由亞洲電台]

成都維權人士陳雲飛週六晚發現租住房失竊,報警後,警方態度惡劣,陳與其爭辯後遭到對方毆打,多處軟組織挫傷。此外,北京維權人士野靖環等人週五前往海澱看守所瞭解被捕女權人士武嶸嶸現況,被以“涉嫌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為名扣押逾12小時,至週五深夜才陸續獲釋。
成都維權人士陳雲飛參加“秋雨之福”基督教家庭教會上訪者團契日回家後發現租住的居所被竊,報警後,反遭警方毆打,手機、證件也被毀壞。這一事件發生在週六晚。
本台記者周日致電陳雲飛時,他剛剛在醫院完成檢查,顯示多處肌肉挫傷。a “肌肉挫傷、軟組織挫傷,還有眼睛和手都是,沒有骨折的現象。現在我們最擔心的就是他打我左臀部打針,懷疑有什麼病毒。他們(醫院)建議我們到疾控中心去,因為他們做不了化驗,現在準備去。”
陳雲飛又向記者描述了被毆打的經過。
他說:“員警出警過後,先說找不到地方,第二個,他來了之後,不是按正常的辦案程式,他是全部指責房東,你這裡沒有安防盜門、那裡沒有安防盜窗,這裡不安全、有隱患,你給了犯罪分子機會,又指責我為什麼要做這些東西。態度極其不友好。我就申辯了,養貓的目的是抓老鼠,我們養員警的目的就是保護人民生命財產安全。如果哪個地方的治安有大的問題,就說明那裡的員警不作為。他就要檢查我的身份證,我說請你出示警官證,結果他說我沒有帶警官證,我穿了警服就是警官證,你不服可以告我。我就馬上打110諮詢現在員警出來辦案是不是不需要帶警官證,我說要投訴那個員警。他更生氣了,馬上叫了員警出來,把我和房東強制帶到派出所,路上,那個員警在車上打我,到派出所門口又對我強制搜身,把我拉到一個沒有監控的地方,把我手機和港澳通行證全部丟在水裡。他還威脅我,我出去殺死你全家。在派出所又打我,有員警把他勸開了,把我分在大廳,我剛坐幾分鐘,他又跑出來,對我屁股紮了一針。”
陳雲飛表示,他們要求警方負擔醫藥費,不過,對方沒有理睬,並且至今也沒有拿到報案回執。
此外,北京維權人士野靖環一行16人週五前往海澱看守所查詢被捕女權人士武嶸嶸的情況時被全部押上警車送往派出所,至當天深夜才陸續獲釋。
野靖環周日告訴本台,從中午11點被押上警車,至淩晨12點獲釋,她被扣押了逾12個小時,警方稱其涉嫌“擾亂公共場所秩序”,因而對其口頭傳喚。
“到了蘇家坨派出所,先讓一個女員警搜身、搜包,一直等到下午2點,(公安)分局來了個姓張的,說開始做筆錄。到將近5點,三個小時,我跟他說,我什麼也不會說的,因為我到你這兒來才知道,你說我涉嫌擾亂公共場所秩序,所以口頭傳喚。我說你這完全是無中生有,首先我沒有任何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的行為,再一個,你們誰也沒有進行口頭傳喚,當時讓我們上警車,是說找一個地方答覆我們的問題,怎麼到你這兒變成口頭傳喚了呢?”
野靖環說,他們當時在看守所外只守候了約40分鐘,期間沒有發出任何聲音,根本談不上“擾亂公共場所秩序”。野靖環表示,她將對警方的行為提出行政覆議,又指責警方的做法完全背離了“依法治國”,在違法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22/3/2015       大陸公民尋找秦永敏先生    [博訊]

全中國的同胞們:照片中的人是當今中國非常重要的一位老人,他正在努力改變中國,不管你認不認識,他都與14億國人,包括正在看此文的你,以及你的子孫後代的命運緊密相連,他絕對與你有關,所以,敬請你幫助尋找、擴散本啟事。

他叫秦永敏(維琪百科),家住湖北省武漢市青山區紅鋼城17街坊30門4樓7號,身份證號420107195308110531,於2015年1月8日下午16時在家中被神秘失蹤,十天后他的夫人趙素利女士也一起被失蹤。

他是目前中國人權觀察社團(註冊中)的發起人,1993年大陸第一個民主運動綱領《和平憲章》的起草者,1998中國民主黨湖北黨部創建人,2013年致習近平“官民對話,和平轉型”系列公開信的發起人,網路公民聯合體——玫瑰團隊的創建者和領導人。最重要的是,他為了實現公民理想付出了超過22年的牢獄代價!
他在這扭曲的國度裡,秉持“全民和解,人權至上,良性互動,和平轉型”的理念,帶領公民們爭回本屬於我們的人權、自由、民主和法治。現當局每年花費一千多萬納稅人的錢,雇數十人24小時監視他一個人,就是這樣一切都被嚴密監視的人,竟然還神秘失蹤了!難道雇的那些人是擺設嗎?還是他們恐懼到骨髓,玩起了監守自盜的把戲呢?
正在看本文的同胞們:請思考這樣一個問題:政府從來不生產任何東西,完全是靠老百姓納稅來養活,他們是我們雇請的僕人,我們才是主人!他們應該感謝老百姓養活了他們才對!可現在卻正好相反:僕人騎在主人的頭上作威作福,魚肉百姓,無惡不作!環境糟蹋得已不宜生存,製造了無數的苦難、不公,他們懷裡揣著綠卡,卻還時時“代表”著我們,說,是在為百姓謀福利,還要我們謝主隆恩!還有比這更荒唐可笑的事情嗎?!還有沒有一點點天理公道?!
同胞們!他們一直說“穩定壓倒一切”,讓我們看看我們周圍吧,公平被壓倒了,正義被壓倒了,尊嚴被壓倒了,道德被壓倒了,良知被壓倒了,天理被壓倒了,甚至許多人的生命也被壓倒了······他們“穩定”著,人民的脊樑卻一寸一寸的往下倒著······
同胞們!請看看我們的身份證吧,那上面寫著“居民”,不,這是對我們的貶低和污辱,我們應當是“公民”!請同胞們務必記住我們自己的名字:公民!公民!公民!
同胞們!黑暗即將過去,天就快亮了!從蘇聯,東歐,到韓國、臺灣,到中東,到香港,到緬甸、越南,如今,春天的腳步已到了古老中華的門前,歷史的洪流將無人可以阻擋,文明必將戰勝野蠻,正義必將戰勝邪惡!
目前,覺醒的公民已包括有數百位律師,許多公知,網路博主,數十萬各行各業的朋友。且每天都有更多的正義之士匯入公民行列。我們殷切希望在大轉型的時代,所有人都能選擇站在正義的一方!也希望導致秦永敏先生失蹤的
我的朋友們,我也是偶然看到這個尋人啟事,雖然我每天都為了生計而操勞奔波,總被憂愁苦悶所惱,沒有時間和精力關心他人他事,但我的內心裡還保存著最後的正義和良知,所以我將這個帖子隨手轉發給了你,同時,也希望你也把它傳遞下去,並把它保存下來,因為在這個權力不受制約,缺乏誠信法治的社會,說不定哪天不公平的事就輪到了你、我的頭上,到時還可以與上面的QQ聯繫,以尋求無數正義之士的支援和幫助。
我的朋友們,當你看完這個啟事的時候,請你向我說聲謝謝!哪怕是出於禮節,也請你道個謝,因為我很在乎你的一句道謝,這會讓我知道:不管專制的堅冰有多厚多冷,但正義和良知總會在人們的心靈間流淌,這會讓我們彼此溫暖,看到希望。同時,社會的深刻轉型必將給個人的生產生活帶來巨大影響,我們還得未雨綢繆。
同胞們:如果有誰最近見到過,或者有途徑知道秦永敏先生的下落,請與以下任意一個QQ聯繫:75938996,356119618,1059427301,當面重酬!

 

22/3/2015       平度強拆縱火案周年 民眾紀念遭抓捕      [自由亞洲電台]

2015年3月21日,當局出動大批警員,監視和圍堵一名維權人士的住所。(知情人提供)

山東平度強拆縱火事件,在週六(21日)是周年紀念的日子,來自各地的維權人士前去現場舉行紀念活動,但受到大陸當局的強力維穩,並將進入現場的十多人抓走。

參與紀念的平度維權人士劉蘭香表示,週六清早,很多人從各地趕來,前往3.21縱火案現場紀念死者,但當局封鎖現場,並將到現場祭奠的人都抓進了派出所,直到晚上才放出來。

她說:我們到哪裡的時候是九點半,我們去的時候吧,各個路口都封了嘛。員警特別多,主要路口上吧,圍的人很多,有幾百人吧,我們就從一個小路口,地裡進的嘛。在我們前面已經抓了6個。我們去了8個人,抓了我們6個人。有些沒有去的,就在家裡把他們抓了。應該是昨天(週六)晚上基本都被放了,我沒有走,我要他們給我個說法嘛,我只是去祭奠,你們為甚麼抓我?
早在一天之前,當局就對當地的維權人士進行重點監視。維權人士劉蘭香的家,就被10多個人重點監視。
另一名維權人士指出,在之前一天,她家也被一群員警給堵住了。紀念日當天,當局在高速路和李家瞳村周邊,更是如臨大敵。
她說:全被戒嚴了,高速公路也被戒嚴了。外地的朋友來,路上都被查了。

 

22/3/2015       維權人士郭春平因轉發反霧霾集會貼被拘留十四天后遭強行送回老家        [維權網]

2015年3月21日,隋牧青律師發出消息稱:晚上10時許,接郭春平電話,他從拘留所被國保接走,非法強制遣返回家鄉,剛剛獲得自由,但身份證被家鄉國保非法扣押。
隋牧青說:“郭春平大概是國內因轉發有關反霧霾集會貼唯一被拘留者,特務此舉,既是針對其發帖行為,更是針對其人。因郭春平是廣深街頭運動的主要發起者之一,幾年來組織、參與了諸多街頭抗議、聲援活動,國保稱其為郭飛雄的親密戰友。”
據瞭解:郭春平3月6日被廣州當局以轉發有關霧霾的貼子為由行政拘留14天,21日拘留期滿,廣州維權人士劉少明、黃敏鵬於3月21日一早前往黃埔拘留所,等候了整整一個上午,未見郭春平蹤影。
3月20日下午,隋牧青律師意外接到郭春平從拘留所打來的電話,告知很可能不會正常獲釋,會有花都國保把郭春平接走,而後等待郭春平的可能是刑拘或遣返。

 

22/3/2015       郭春平獲釋後遭廣州當局驅逐,河南網友隆重迎接  [博訊]

本月3月21晚,因發帖呼籲關注霧霾而被行政拘留14天的河南籍民運人士郭春平,被廣州當局釋放並遣返驅逐到祖籍河南長垣縣。
22日,河南網友侯帥、岳三、孫倩、王譯等舉行了隆重的歡迎儀式迎接郭春平。當得知郭春平再次被廣州當局驅逐出廣州境非常氣憤,便打出了“廣州國驅逐你,河南國歡迎你”的牌子表達對廣州當局侵犯人權的憤怒,與對郭春平的支持。
河南鄭州維權律師馬連順說“只有國與國之間才會出現驅逐,一個國家的省份怎麼能隨意驅逐一個公民呢?”
22日,博訊記者採訪了郭春平,瞭解其被廣州當局拘留的始末過程。
“2014年3月6日下午三點多,在廣州海珠區鳳凰新村地鐵站B出口,我被三個廣州國保突然抓捕。然後被帶到廣州黃埔區紅山派出所。兩個手機與身上其他物品被扣押。
大概傍晚五點來鐘,國保、員警押著我,到沙浦村我的出租房裡進行搜查。一番搜查之後,將我的筆記型電腦、另外的電話卡帶走扣押,然後押我回紅山派出所進行審訊做筆錄。
3月7日下午大概五點來鐘,廣州公安黃埔分局以我於2014年3月4日在微信發佈《轉發:3月8日婦女節口罩集會,關注霧霾,還我藍天》資訊,屬於‘策劃舉行非法集會’,將我送到廣州黃埔區拘留所,對我行政拘留十四天(3月7日至3月21日),收邀手機卡13711538955(被釋放獲得自由後發現實際收邀了微信綁定的手機號15036627218的手機卡)。”
記者:3月21日你是什麼時候被釋放的?
郭春平:3月21日早上6點鐘,黃埔拘留所管教叫醒我,讓我收拾了私人物品,辦理了出所手續。
記者:然後呢?
郭春平:隨後,廣州黃埔區三個國保押著我到沙浦村,叫來房東,強行讓我辦理了退房手續。
中午十二點,廣州南站,這三名國保押送著我上火車,對我強制遣送。晚上8點多,到達我的家鄉河南省長垣縣,晚上10點鐘的樣子,本人終於獲得自由。
記者:你對這次兩會期間廣州當局對你的打壓拘留有什麼看法與感想?
郭春平:中共為了維護其一黨獨裁的統治,對於民間的任何公民維權抗爭活動都視為不穩定因素,擔心威脅到其專政地位,因此對公民進行各種打壓、政治迫害,不餘其力。
記者:在你被拘留期間,你的委託律師葛文秀在會見你以後出來說,你在拘留所表現的“心態”很平和,能談談你當時的感想嗎?
“公民為爭自由,爭民主,爭人權,難免付出代價,因此本人坦然接受這一結果,願意為推進社會民主而付出代價。”郭春平依然淡定平和的說。
據記者瞭解到,從3月6日“兩會”期間郭春平被廣州當局拘留以來,引起了廣大網友、律師及社會各方人士的廣泛關注;特別是廣州的隋牧青、劉士輝兩位律師與廣州的網友們,在郭春平被拘留期間給予了極大的關注度,進行了大量的宣傳呼籲工作。因郭春平性格“平和”淡泊名利,平時不喜炒作踏實務實做事,有網友認為真正的英雄不應被埋沒,於是便搜集出以往郭春平所做的事蹟,並對郭春平做出了客觀評價與高度認可。

 

22/3/2015       【紀念曹順利離世一周年專題】
王玲:陪曹順利走向刑場 (十) ——八個人的生存空間硬要塞下近30人  [維權網]

 

22/3/2015       中國著名維權律師滕彪在倫敦遭到搶劫受輕傷        [博訊]

博訊記者獲悉,正在倫敦訪問的中國著名學者、維權律師、原中國政法大學教師、現哈佛大學訪問學者滕彪,在北京時間23日早上5時17分遭到搶劫受傷,其手臂和膝蓋受傷。
滕彪在北京時間上午8時55分發出資訊說:“從醫院出來了。膝蓋、手指、大腿包紮四處。X光顯示受傷最重的右臂沒有骨折。感謝你們的關心!”
對於襲擊滕彪的兇手,有網友懷疑是中共特務。幾天前的3月18日,滕彪在英國國王學院演講,由艾華老師主持,主要關注高校中共對學術自由的打壓。

 

=====

訪民訴冤

22/3/2015       廣東獄長被舉報 殺囚犯賣器官10年        [明報]

本月全國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常委、國家器官捐獻與移植委員會主任黃潔夫表示,早年死囚器官移植在當時來說是無奈之舉,印證了此前流傳已久囚犯器官被摘之說,且引起了社會極大的迴響。
近日,一名自稱是廣東四會監獄獄警劉爍在網路發貼實名舉報,大爆四會監獄一名前副監獄長帶領部下殺囚犯,摘取人體器官販賣長達10年之久竟無人過問。劉爍在舉報信中還註釋,因受到該等人的報復,舉報人的雙腿已被打殘。
舉報信中詳細披露了該前副監獄長及其同夥殺犯、摘器官、販賣的整個過程。劉爍稱,自2000年開始,該前副監獄長便聯同他人從事販賣囚犯的非法勾檔,且各人分工細膩。負責為囚犯進行體檢的負責人,針對囚犯器官健康、文化水準低、家貧地處偏遠、無人探訪等條件進行篩選,確保「目標」人間蒸發也無人過問。
然後在該前副監獄長的指示下,將「目標」分配到他可絕對控制的監區,並送到嚴管隊羈押。據劉爍所言,進入嚴管隊就如同與外界隔絕,基本上等同消失人間。
在實行摘取囚犯器官過程中,「目標」會被突發疾病,從嚴管隊送至監獄醫院,經搶救無效死亡,之後該前副監獄長便在院方發出具自然死亡證明上簽字,縱使家屬遠道而來,但「目標」已被火化成灰,縱使器官被摘、眼角膜被移除,已是死無對證。
劉爍在舉報信中還羅列了器官的明碼實價:腎臟35萬元(人民幣.下同)、心臟600萬元、肝臟350萬元、眼角膜每個14萬元。劉更披露自2001年至2006年,四會監獄正常或非正常死亡的囚犯保持在每年4至6人,可以確認的被摘除器官並謀殺的有16人。劉更大爆,該前副監獄長家族未計轉移到海外的資產,已共計達到7.6億元。
粵監獄管理局指內容不實
對於引起線民熱議的舉報信內容,廣東省監獄管理局昨日發佈消息表示,近期在網路、微信廣轉一篇涉及四會監獄的網貼,經調查,貼中所提及的四會監獄「殺割囚犯並出售人體器官」、「相關員警收受巨額賄賂」等內容不實,並稱現有當事人已向公安機關報案。

 

22/3/2015       內蒙古訪民被截訪者捅死 其子接力上訪  [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發自內蒙古赤峰 被逼急的截訪者,被殺死的上訪者,寶貴的生命在信訪拉鋸戰中隕落。
35歲的孫偉東以一種特殊的方式接了父親的“班”,這令他很無奈,時刻盼望著能夠解脫出來,過上正常的生活。他現在是一名上訪者,在他成為上訪者之前,他的父親孫國發也是一位上訪者,不同的是,他的父親是為了他的姐姐,而他是為了他的父親。
在這一場上訪接力中,接力棒是孫國發的命—因為揚言上訪,他慘死在截訪者劉景富的刀下。劉景富也因此失去自由。2012年12月3日淩晨,截訪者劉景富之所以行兇,就是被上訪者孫國發逼“瘋”了。
這是一起有關信訪和截訪之間角力的典型案件,故事發生在內蒙古自治區赤峰市巴林左旗十三敖包鎮解放村。長江商報記者來到案發地,瞭解事情始末。

 

22/3/2015       內蒙古千人連日抗議化工廠污染 政府態度敷衍引發村民不滿      [自由亞洲電台]

內蒙古奈曼旗千余村民連續3天在當地化工區外堵路,抗議化工廠污染十餘年,導致數千畝果樹死亡,水源、土地被破壞,癌症患者數量激增。有參與抗議的村民向本台表示,這些年來,他們抗議了四、五次,政府每次都敷衍他們,說會進行治理,但結果卻是污染情況不但沒有好轉,反而愈來愈嚴重。
內蒙古通遼市奈曼旗興隆莊村、橋護村、小黑山村、德隆地村等多個村莊上千村民自週五起連日抗議當地奈曼化工區污染嚴重,政府態度敷衍。
村民李先生周日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當天是抗議的第三天,逾千人在化工區外堵路,要求污染工廠搬遷。
李先生向記者抱怨,污染令果樹盡毀、地下水被破壞,癌症的患病人數近年來也增長不少。

 

22/3/2015       雲南強拆碾壓致人死亡        [權利運動]

3月16日早9 點45分許,雲南宣威市名匯廣場一期施工工地一挖掘機強行挖土方,把一女人碾壓成肉餅,腦漿迸出……野蠻畜生行為,目擊者說當時施工方強行在死者的地裡施工,死者情緒激動,多次上前阻攔,遂發生碾壓事故。死者名叫孔粉蓮,今年44歲!

 

22/3/2015       中國維權動態週刊總第405期(2015年3月16日-22日)   [維權網]

【編者按】春回大地,天氣越來越熱,而包括員警在內的官方人士脾氣也越來越火爆,四川維權人士李宇監督羅江縣政府拆遷被打傷住院、湖南洪江公安局長毆打移民等等,都讓人觸目驚心。陳雲飛前去看望住院的李宇時,準備拍照留念,結果也遭到阻撓,福建維權人士范燕瓊被斷網,可見,為了打壓民間維權,中國官方已經是無所不用其極。“兩會”期間被非法關押多名上海維權人士仍未釋放,最為荒唐的是,上海維權人士沈佳君家屬拿到沈佳君釋放證明書後卻未一直不見其人。維權律師辦案依然阻力重重,鄭州于世文案移送法院一個月後法官仍不讓律師閱卷。面對權利遭到剝奪的現狀,中國律師紛紛就不參加違法年度檢查考核發表聲明。該聲明可以說是“依法治國”的試金石,若是真的依法治國,就應該順應民心,取消檢查和考核。上海公民上街舉牌要求立即無罪釋放廣州三君子,三君子雖然不太可能因此而獲釋,但是,若獄中有知,肯定會倍感欣慰。

 

22/3/2015       二0一五年 “兩會”期間的人權狀況統計與案例    [民生觀察]

在2015年這個溫暖宜人春天,隨著一年一度人大、政協“兩會”的召開,全國上下維穩形勢變得驟然緊張起來。為了保證這場受到嚴格控制的“重大”“政治活動”順利完成,在2月底各地維穩人員就早早做好準備,企圖將一切“不穩定因素”扼殺在搖籃裡。不過這種努力顯然沒達到預期效果,今年的上訪維權者還是突破重重關卡前往北京請願,被抓捕的人員爆滿了久敬莊和馬家樓。在這場名為“兩會維穩”的人權打壓行動中,不計其數的維權者、訪民和異議人士受到各種各樣的迫害,打壓由重到輕——從被刑拘或被關進黑監獄,到被干擾網路的正常通信,程度不等。有的甚至在兩會結束之後,至今仍被非法羈押中。
在我們收集到的今年兩會65個人權案例之中,共計有148位的人士受到打壓,他們其中被刑拘、拘留的有:何五蓮,李婷婷,韋婷婷,鄭楚然,武嶸嶸,王曼,孫靜芳,梁喜成,陳秀娟,張素珍,王軍衛,賈靈娟,李小輝,劉玉梅,呂雙麗,陳鳳傑,高亞霞,劉鳳琴,邵鑠蘭,張楓英,郭洪偉及其母親,朱維榮,郭春平,李本和,胡永遠,尹旭安。
被非法拘禁、關黑監獄、被精神病的有:李樹楠,支桂珍,李玉琢,韓永會,胡建國,王鳳娥,金麗麗,孫洪琴,沈福田,池秋霞,劉飛躍,石玉林,陳呈香,鄒張明,王莉萍,曹秀琴,王濱生,蔡孝敏,蔡培奮,黃怡芳,王佩雲,韓素芳,孫寶妺,趙國彪,劉彩霞,李建勇,鄧朝木,劉喜珍,劉先枝,易子筠,高文舉、李鳳雲夫婦,沈金寶,李衛青。

被攔截、被上崗、被綁架、被失蹤、非法騷擾的有:萬文英,李雪美,李學惠,徐香玉,吳田麗,葛志慧,閔現國,盛巧珍,郭興梅,秦永連,劉相文,翟雲國,徐秦,左如全,萬明霞,蔣金有,戴葛仙,胡金瓊,胡成,馬勝芬,危文元,瞿華,陶建衛,邵雪珍,顧曉峰,沈天球,丁美芬,陶仁良,陸惠英,林振偉,顧文軍,胡誠,陳志軍,張柔,王苡君,李金平,阮積中,周志銀,王秀芝,張秀榮,張崇信,趙志榮,李巧珍,王巧玉,董軍肖,張玉霞,邱紅雲,林秀麗,袁軍鬥,王金蘭,覃事文,鄭建惠,張蘭英,劉敏傑,蔡志國,趙敏,秦雷東,池秋霞,朱良群,宋翠榮,曾連桂,羅俠,王汝蘭,謝玉花,馬亞蓮,紀琳娜,欒惠欣,王維高,孫世芹,欒桂芬,楊紅梅,朱彩霞,鄭敦綸,高春華,欒惠敏,楊歲全,朱崇花夫婦。
被傳喚、被抄家、被非法騷擾的有:廖劍豪,姬來松,陸鎮平,嚴紅芳,何清秀,李碧雲,李彩雲,余文生。
當然,這只是我們一家的不完全統計,相信受害人數遠不止這麼多。
此外,目前值得關注的是被以“尋釁滋事”為由正式拘留的五位年輕的女權活動人士,這五名女性起先在3月6日及7日晚間在警方於北京、杭州和廣州開展的統一行動中被拘留。她們準備在國際婦女節——3月8日前後在中國的幾個城市發起抗議活動,呼籲抵制公共交通工具上的性騷擾行為。抗議者計畫在公車、地鐵和其他形式的公共交通工具上張貼譴責性騷擾的標貼。除李婷婷以外,被拘留的還有韋婷婷、鄭楚然、武嶸嶸和王曼,但目前僅有李婷婷得以在看守所與律師見面。近日傳出消息,武嶸嶸在看守所健康狀況惡化卻被警方停藥,情況非常危急!
民生觀察工作室
2015年3月23日

 

22/3/2015       馬三家勞教所受害者朱桂芹 現又被批捕急需律師  [博訊]

3月23日報導 記者近日獲悉,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受害者,遼寧省撫順市訪民朱桂芹3月16日被批捕,3月23號朱貴芹案子提交檢察院,現急需律師介入和各界人士關注!

朱貴芹在馬三家勞教所三年中受盡酷刑,常年維權,又經常被維穩人員施暴,但勇敢堅韌的朱貴芹沒有妥協。受到過各界幫助的她也積極回饋著善意:積極呼籲、聲援、圍觀、關注被迫害的訪民及其他需要幫助的人。

據朱貴芹早前自述,2014年至今年3月6日她四次被拘留,送她去拘留所的人一個姓馬、一個姓安、當地社區倆個二三十歲女性、一個是姓孫的副書紀,一個是2013年3月15日兩會期間目睹她在京遭截肋骨被踢骨折六根的見證人侯學金。
今年3月6日朱桂芹在北京呂村被北京員警送進久經莊,由遼寧省撫順市順城區長春街道顧主任接出,送到萬家交接,撫順警方將朱貴芹接回撫順並將朱貴芹刑事拘留,3月16號朱貴芹被逮捕。
朱桂芹家庭基本情況:2003年起一家六姊妹有五個曾經被勞教,其中朱貴芹勞教兩次在遼寧馬三家勞教,12年維權過程中先後含冤死去一個哥一個姐,弟弟坐牢被迫害成精神病,現在家依靠大姐朱貴芝養活,一位90多高齡的父親得癌症治療費也靠大姐朱貴芝(電話13841301270,17094127046),其父雖然有退休工資也是杯水車薪艱難度日。

 

22/3/2015       天津維權人士許淑霞被員警強行帶到建昌道派出所        [博訊]

博訊記者在早上10點終於打通許淑霞的電話,她告知昨晚9點40分左右被釋放回家。因為昨天中午,她們有十多個因為強拆的天津維權人士一起吃飯,吃完飯回家就被派出所的人帶走。
許淑霞告知博訊記者,她家的房子因為奧運會,在2006年被強拆,至今已經九年過去了,卻一直沒有賠償。
博訊記者獲悉,2015年3月21日下午2:20,天津維權人士許淑霞被員警強行帶上車,隨後帶到河北區建昌道派出所。
21日下午有網友發出資訊說:“緊急通知:今天下午2:20許淑霞被員警強行帶上車,來人不認識,沒有傳喚證沒有亮明身份,手機被搶走,去什麼地方不知道。現在許淑霞手機處在關機狀況,手機號為13132530804,河北區連續發生公安侵權事件請線民關注。”隨後有網友說:“對,我打通其建昌道派出所的電話:27319000轉派出所,才得知許姐在派出所接受問話······”
博訊記者在22日早上九點多撥打許淑霞的手機,無人接聽。再撥打派出所電話,接聽電話的員警稱,沒有許淑霞這個人。

 

22/3/2015       廣西萬人聯名舉報移民局貪污補償款 要求釋放維權代表      [民生觀察]

今天,廣西天峨縣訪民發來消息稱,因為龍灘水電站建設佔據了他們的田園,在發放補償款過程中,天峨縣移民工作管理局涉嫌截留、貪污他們的補償款,還把為此上訪的維權代表韋亞尼關押至今。
消息指,原天峨縣縣長蔣家柏,(現任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政府副秘書長)、原天峨縣常務副縣長,李祖兵(現任天峨縣政協主席)、原天峨縣移民工作管理局龍招波(現任天峨縣副縣長)在對天峨縣庫區移民的財產徵收和安置發放相關補償款過程中有違反廣西自治區移民工作管理局政策,擅自截留、貪污移民補償款,挪作他用、中飽私囊行為。
事後,利益受侵害群眾一萬豐千多人自發連署舉報,並推選韋亞尼為代表駐京信訪此事,豈料,2014年元月16日韋亞尼在京被抓,同年2月25日被天峨縣檢察院以誹謗罪批捕,至今關押在天峨縣看守所。天峨縣訪民為此萬人聯名向中紀委發出了詳查申請,希望在依法治國的大好形勢下給他們一個公正的答覆,及早釋放韋亞尼,查明他們所舉報事實。

 

22/3/2015       兩會期間,山東臨沂黨委辦公室成了關押訪民的黑監獄        [維權網]

本網資訊員獲悉:兩會期間,山東省臨沂市河東區太平鎮黨委政府,將黨委辦公室臨時改做關押訪民的黑監獄。該轄區為兒伸冤險遭“被活埋”的訪民徐進奇夫婦,被從北京綁架劫持回來後關在這裡4天,直到兩會結束後才被放出來。

 

22/3/2015       河南鎮平縣敲詐勒索罪刑拘王亞梅    [六四天網]

今天夜間,河南省南陽市鎮平縣王亞梅【河南南陽王亞梅案開庭1年多未決】家人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鎮平縣敲詐勒索罪刑拘我母親。
來電稱,我母親王亞梅62歲。于1988年與丈夫離婚後,因丈夫隱瞞大量財產未分割,通過法院進行訴訟,然而法院處理24年竟然沒結果。又因2012年名下房屋被黑社會強佔,以至無家可歸,流離失所。無奈我母親只能通過政府解決。為此,她按照信訪程式逐級向信訪部門反映情況要求解決。但每次上訪,當地截訪人員以各種理由哄騙我母親說回去馬上解決,有時也會主動給其一定數額的路費或生活救助費。但4年來,政府及信訪部門一直回避問題,不予解決。2015年3月3日,我母親無奈拖著病體於到北京國家信訪局登記信訪,卻被鎮平縣公安局帶回,行政拘留7天.3月11日,又以敲詐勒索罪名予以刑事拘留。

 

22/3/2015       黑龍江雙鴨山三下崗押返拘留10日  [六四天網]

今天夜間,黑龍江雙鴨山市張玉明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雙鴨山皮件廠三訪民押返拘留10日。

來電稱,1995年,雙鴨山市皮件廠大集體工人下崗,廠長等7人賤賣廠房,無人負責工人們的養老保險。為此,職工們多次進京上告無果,馬玉梅被拘留三次。她們和我一樣都沒給拘留書。3月11日,孫秀霞、周華珍、馬玉梅3人在北京一個旅館被他們接訪人員忽悠接回後給她們找領導談,接回直接送到雙鴨山市拘留所拘留10天,沒給任何手續。期間馬玉梅因病由孫秀霞陪同19號放出看病,周華珍自己21號放出。

 

22/3/2015       北京維權人士李金霞案於3月24日開庭  [博訊]

北京朝陽區維權人士,李金霞3月24日下許兩點在豐台科技園法院開庭,請廣大維權人士互相學習支持。坐車路線959路,特9路車,740路車,西四環路看丹橋。

 

22/3/2015       在京民主維權人士探望“奧運勞教老人”王秀英    [博訊]

3月23日報導 在京維權人士翟岩民、劉永平(老木)、劉星、甯惠榮、郭紅昨天一起去探望了拆遷受害者、“奧運勞教老人”王秀英。
老人現在已85歲高齡,但思維清晰。常年的維權生涯中,勞教、抄家、刁難、、、相關部門並沒有因為她年邁而不使用這些維穩的常規手段。但老人無懼這些,依然在自己維權的同時向更弱勢的群體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她聲援民主維權人士、呼籲廢除勞教、狀告財政部、、、、、老人的所作所為是很多年輕人都沒有勇氣去做的。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