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1/2015 柳州教案(程潔、李嘉桃)開庭再流產。因撐佔領張淼被囚逾3個月,王藏案已被移送檢察院,律師會見韓穎。呼籲關注賈靈敏、丁紅芬及人道救助于世文、董廣平、侯帥等。趙紫陽逝世十周年冀入土為安。

  在囚及被捕維權公民   16/1/2015       … 繼續閱讀 →...

 

在囚及被捕維權公民

 

16/1/2015       柳州教案開庭再次流產 律師控告柳南區法院違法  [自由亞洲電台]

程潔和丈夫及兩個孩子合影。

在中國廣西,原定1月16日一審開庭的柳州教案,由於法院違法對律師進行安檢,並且限制旁聽人數,引發律師抗議,最終開庭流產。律師隨後向柳州市檢察院控告柳南區法院院長及審判長的違法行為。有律師指,法院一邊說案件只是普通刑事案件,一邊卻高度緊張,嚴密布控,反映了案件宗教迫害的實質。
去年2月18日,廣州良人教會在柳州創辦的幼稚園園長程潔被警方帶走,四個月後,曾幫助幼稚園印製、散發教材的良人教會李嘉桃、黃秋瑞、方斌也遭到抓捕,他們同被控“非法經營罪”。該案原定本週五在柳南區法院開庭審理,但庭審前,法院強行要求對律師進行安檢,同時只允許每名被告3名家屬參與旁聽,引發律師抗議,令庭審流產。在庭審取消後,6名辯護律師隨即前往柳州市檢察院對柳南區法院院長及審判長進行了控告。
辯護律師之一隋牧青週五下午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法院強行對律師安檢,還限制旁聽人數,已觸犯了法律,
“過往柳南區法院也從來不對律師進行安檢,這次特意對我們安檢,我們堅決不同意。還有他限制旁聽,只給每一個被告人家屬3個 旁聽名額,這個也是明顯違法的。中國訴訟法、刑訴法有明確規定,審判公開原則。這個案件沒有所謂國家機密、個人隱私的問題,當然應該公開審判。他現在這樣 做是變相搞秘密審判。結果這個案件也沒法進行庭審,我們就趕到了柳州市檢察院,控告了柳南區法院院長蒙廣新和這個案件的審判長齊頌梅,控告他們濫用職權的 犯罪。”
隋牧青還告訴本台記者,他的當事人李嘉桃是香港籍人士,按照規定,屬涉外案件,管轄權並不屬於魚峰區公安局,但當地公安局卻篡改其當事人的身份為廣東籍,仍然對案件進行非法偵查。
于本週四會見了程潔的辯護律師葛永喜週五向本台表示,她的當事人並不認可有關的指控。
葛永喜:“我們特意問了她(程潔),我說如果法庭違法的話,我們該怎麼辦?她說就由神來作主吧。一切順其自然。”
記者:“她對於自己被指控的這個罪名是怎麼樣一個態度?”
葛永喜:“她認為自己是無罪的。”
而這已不是該案第一次開庭流產。去年12月23日,原本是案件的一審開庭時間,不過法院並沒有按照規定提前3天通知律師。律師前往交涉後,法院當天臨時將開庭取消,改為了庭前會議。對於案件連續兩次開庭流產,葛永喜認為,法院一邊聲稱該案只是一個普通的刑事案件,一邊卻又高度緊張,顯示了案件的不同尋常,
“我 們認為,這個法院完全不遵守法律,第一次取消開庭是因為他在開庭前根本沒有送達開庭傳票。第二次開庭,他居然要違法對我們律師進行安檢。我問他們為什麼今 天會檢查,他說今天特殊情況,領導交待的。也就是說他們眼中沒有法律,只有領導的話。他們一再強調這個只是一個普通的刑事案件,跟宗教迫害和政治事件沒有 任何關係,但通過他開庭這麼高度緊張,動用國保、特務在四周布控,這可以充分反映了這個案件就是一個宗教迫害案。對於一個宗教迫害案,他們為什麼這麼敏 感,我想就是他整天喊著三個自信,實際上根本不自信的一個具體表現。他完全沒有自信,他們知道自己的法庭會不公正,他們怕真相傳播出去了,所以他們才如此 高度的緊張。”
隋牧青說,對於宗教迫害案,當局往往採取開庭前限制旁聽人數、刁難律師,開庭時打斷律師發言、不採納律師意見等既定模式。這也表明了面對有關案件時,當局能捂就捂的心虛態度。

16/1/2015       柳州教案開庭:柳南區法院對律師進行非法安檢,律師拒絕進入        [博訊]

博訊記者獲悉,1月16日上午8點20時,柳州教案將開庭前會議,但是柳南區法院卻對律師進行非法安檢,遭到律師拒絕。
代理律師隋牧青8時03分發出資訊說:“#柳州教案#早上8.30庭前會議,辯護律師遭遇柳南區法院非法安檢(過往未曾安檢),6位律師堅決拒絕,現在僵持中。”“#柳州教案#柳南區法院拿出一份廣西高院對律師安檢的非法規定,我們要拍照,法警不許,並且非法對律師們進行拍錄。(最高法院有明確規定不得對律師安檢)”
隨後,在早上九點半左右,隋牧青律師又發出資訊:“【柳州教案】法警奉命過來向我們解釋:最高法院關於律師免于安檢的規定無效,需要遵守廣西高院的內部規定。”
對此,辯護決定拒絕進入法庭,向相關部門進行控告。隋牧青律師說:“#柳州教案#由於辯護律師遭遇非法阻攔,無法進入法庭開庭,辯護律師們一致決定前往相關部門控告審判長齊頌梅等人的濫權犯罪行為。”
隋牧青律師還透露:“#柳州教案#被告家屬發現,法庭有30幾個旁聽座位,而每個被告只給了家屬親朋3個旁聽名額,其它全部由不相干人員(應是國保等)佔據。秘密審判、刻意非法安檢,柳州當局正式扯下迫害教會的遮羞布。”

16/1/2015       柳州教案於1月16日開庭 當事人李嘉桃遭強迫勞動(組圖)   [博訊]

博訊記者獲悉,柳州教案將於1月16日上午8點半在廣西柳州市柳南區法院科技法庭召開庭前會議,上午9:50將正式開庭審理。1月15日,代理律師15日上午到柳州市看守所會見當事人,發現他們被非法剝奪通信權利,而當事人李嘉桃再次被強迫勞動。

李嘉桃的代理律師隋牧青在晚上給博訊記者發來資訊說:“【柳州教案:所有當事人被嚴重侵犯通信權利】因為明天上午開庭,故昨夜我們四位辯護律師提前趕到柳州。今天上午赴柳州市看守所分別會見了當事人,得知最近三位當事人所有收到的信件均被收繳,交給控方檢院,這是侵犯嫌疑人通信權利的嚴重非法行為。而我的當事人李嘉桃再次被強迫勞動(為其定產品任務額)。會見結束,我們馬上與所方交涉,所方答應會儘快請示上峰,儘快回復我們。”

隋牧青律師對博訊記者透露,在柳州教案中被抓的四個人,三個是基督徒。隋牧青律師和覃永沛律師是李嘉桃的辯護律師,聞宇律師和藺其磊律師是黃秋銳的辯護律師,葛永喜律師和李貴生律師是程潔的辯護律師。
對於柳州教案的開庭,1月10日曾有網友發出《柳州教案千人公民圍觀團2號公告》表示:“柳州教案是柳州國保當局製造的又一起駭人聽聞的嚴重踐踏公民信仰權利的冤案!從今年2月18日和6月23日至今廣州良人家庭教會的長老黃秋銳和兩位傳道人的妻子程潔、李嘉桃以及印刷廠業務員方斌先生被非法抓捕和構陷,已身陷囹圄長達半年或一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他們都是因為兒童品格教育而被當局陷害和審判,試問,教育孩子誠實守信、仁愛謙卑等優良品格,何罪之有???本案的司馬昭之心世人皆知,當局的險惡目的是用此打壓人數眾多卻不肯加入官辦教會的中國家庭教會!!”
因此呼籲:“中國廣大基督徒、維權律師和中國公民組成千人圍觀團前往柳州旁聽、圍觀柳州教案。今天不站出來,明天就站不出來!請大家接力轉發此帖, 2015年,公民採取行動的時候到了!”
對此,廣西當局十分緊張,甚至南寧國保還出面阻止當地公民前往圍觀。隋牧青發出資訊說:“#柳州教案#南寧國保最近警告南寧一位有影響力的公民:不得前往柳州聲援【柳州教案】被迫害的基督徒,再次外在地印證了此案宗教迫害的實質。”

16/1/2015       隋牧青:柳州教案所有當事人被嚴重侵犯通信權利        [新公民運動]

因為明天上午開庭,故昨夜我們四位辯護律師提前趕到柳州。今天上午赴柳州市看守所分別會見了當事人,得知最近三位當事人所有收到的信件均被收繳,交給控方檢院,這是侵犯嫌疑人通信權利的嚴重非法行為。而我的當事人李嘉桃再次被強迫勞動(為其定產品任務額)。會見結束,我們馬上與所方交涉,所方答應會儘快請示上峰,儘快回復我們。

16/1/2015       “柳州教案”再度延期  [自由亞洲電台]

涉及廣西“柳州教案”的4名被告,原訂於週五(16日)一審開庭。不過,由於法院對辯護律師及家屬進行打壓,最終庭審因律師提出嚴正抗議而流產。有家屬指,案件是宗教迫害。

包括一名香港人在內的“柳州教案”4名被告,分別被關押了大半年至1年不等,他們被控“涉嫌非法經營罪”,週五早上在柳州市南區法院一審開庭。不過,在正式開庭前,法院對4名被告的6位辯護律師故意刁難,以致在眾律師的抗議下,法院宣佈休庭,擇日再開庭。
良人教會香港教徒李嘉桃的代表律師隋牧青認為,法院的做法違法,因而在宣佈休庭後,律師向當地的檢察機關進行投訴和控告。
隋牧青說︰遭遇到他們的非法安檢,非要對我們下馬威。還有的是限制旁聽,就是要搞秘密審判。這兩個因素,令我們堅決不肯妥協。他們也告訴當事人,如果下次我們還是不聽法院的話,要麼給當事人指定律師,或是這樣繼續開庭。
記者問︰有沒有說下次開庭是什麼時候?
隋牧青回答︰不知道。我們下午也到過檢察院,進行刑事控告,控告法院院長和審判長,我們認為他們是構成濫用職權的犯罪。隋牧青也再次到過看守所會見李嘉桃,對方也擔心這次的庭審流產後,不知道會否再開庭審理。
隋牧青說︰把為什麼沒有開庭給她說了一遍,她肯定有一點擔心,但是我反復告訴她,我想現在她會明白一點吧。她不認為自己的案件是很特別的案件,她根本不瞭解這些,很難理解為什麼自己被抓。
李嘉桃的丈夫馬家文對本台表示,法庭裡至少可以坐36人,但家屬一共只有12個旁聽證,其餘的都是不明身份的人士。未能入庭旁聽的數十位聲援者,只有在法院外等候,而且法院外有手持攝錄器材的員警,全程拍攝。馬家文認為,這是對宗教的迫害。
他說︰作為家屬,都希望能開到庭,儘快有結果。其實,整件事不是一般商業罪案,是針對家庭教會基督教開辦的幼稚園。我們不知道可以做些什麼,只希望儘快了結,以及得到公平的審訊。
亦有其他被告的律師,週四與當事人會見時瞭解到,包括起訴書、當事人寫的辯護意見等材料,均被看守所人員收繳。律師認為,這是嚴重侵犯了通信權利。另有代表律師在網上透露,南寧市一名公民,最近遭到國保警告,要求他不得前往柳州聲援。
“柳州教案”發生在去年2月18日,柳州市一所由良人教會開辦的基督教幼稚園,被當局指使用的教材未經批准,把院長程潔刑事拘留。其中,在廣州生活的香港教徒李嘉桃,懷疑曾幫忙處理教會帳務,因而成為被抓捕的目標。6月23日的晚上,柳州市警方跨省來到廣州,以“涉嫌非法經營”為由,把李嘉桃拘捕。同一天,教會長老黃秋瑞及一位聯繫印刷業務的員工方斌,也被帶走拘留。
案件原定去年12月23日開庭,但在前一晚,律師突然接到法官通知稱,需要延期開庭。

16/1/2015       柳州法院法警非法安檢出庭律師 致柳州教案開庭流產(附:柳州教案全案簡介)(圖)        [維權網]

本網獲悉:原定2015年1月16日星期五早8點30分柳州柳南區法院開庭的柳州教案,因當事人辯護律師遭法院法警阻攔,欲非法安檢,致今日柳州教案開庭流產。後由於辯護律師遭遇非法阻攔,無法進入法庭開庭,開庭流產,辯護律師們一致決定前往相關部門控告審判長齊頌梅等人的濫權犯罪行為。
昨天(1月15日),律師們就發現柳州教案所有當事人被嚴重侵犯通信權利。
藺其磊律師介紹說:“2015年1月15日上午,隋牧青律師、聞宇律師、葛永喜律師、藺其磊律師赴柳州市看守所分別會見了當事人,得知最近三位當事人所有收到的信件(包括起訴書、當事人寫的辯護意見等材料)均被收繳,交給控方檢院,這是侵犯嫌疑人通信權利的嚴重非法行為。看守所員警說是辦案單位讓做的。昨天會見結束,四位律師馬上與所方交涉,所方答應會儘快請示上峰,儘快回復。該案明天在柳州市柳南區法院開庭,我們將重點譴責法院如此無賴的做法。公民的信仰不會被羈押,這種小兒科的公權違法行為,只徒增笑爾,更說明了本案打壓宗教信仰自由的本質。”

柳州教案全案簡介:
柳州教案是指, 2014年2月18日和6月23日,廣州良人基督教家庭教會的長老黃秋銳和兩位傳道人的妻子程潔、李嘉桃以及印刷廠業務員方斌先生因宗教原因而在柳州市遭拘捕的案件。此案四當事人雖柳州當局被冠以“非法經營罪”起訴,但其實質上是赤裸裸的宗教迫害。柳州教案被律師和輿論一致認為是柳州國保當局製造的一起跨地區的嚴重踐踏公民信仰權利的冤案。

2014年2月18日,廣州良人基督教會在柳州開辦的華林外國語實驗幼稚園因使用的教材中,有基督徒自編的對幼兒品格教育內容,被警方指控幼稚園使用的兒童品格教材,沒有出版刊號,屬非法經營。園長程潔及一位員工莫息柳被當局以“涉嫌非法經營罪”刑事拘留。
2014年6月23日,良人教會在廣州的兩位信徒香港籍的李嘉桃和黃秋瑞長老及印刷廠員工方斌也被以“涉嫌非法經營罪”在廣州被捕後,都羈押在廣西柳州看守所。6月23日深夜,該教會會香港籍傳道人馬家文的妻子李嘉桃被柳州市國保支隊從廣州家中抓走,當時數十名特警砸開防盜門,帶走李嘉桃的同時,抄走電腦等物品。與此同時,教會長老黃秋瑞和印刷廠員工方斌也被抓走。
當局在柳州教案中,先後抓了五人,其中幼稚園員工莫息柳已經獲取保候審,案件並未真正了結。偵辦此案的是柳州市公安局國保。由良人教會王島牧師的妻子孫海萍創辦的幼稚園,已在去年前被當地教育局查封。
2014年10月,廣州良人教會在柳州開辦的華林外國語實驗幼稚園園長程潔、教會信徒李嘉挑(香港籍)、黃秋瑞及方斌,被柳州市公安局羈押數月之後,四人被以“非法經營罪”,被移送法院,進入審理起訴階段。四位元當事人的代理律師律師都表示將作無罪辯護。
程潔辯護律師葛文秀律師曾對此案發表四點看法:“我們肯定為她作無罪辯護。第一,這些書不是公開發行的,是內部使用的教材,這種教材設計師根本沒有公開發行。公開發行實際上是指向社會大眾發行這本書,所謂的是有一些人看到了這本品格教材,覺得比較好,內部交流,然後可能說,向孫老師提出要一部分,孫老師也給了他(幼兒家長),跟公開發行完全是兩個概念。第二,根據我國刑法第225條,非法經營罪一定要以營利為目的,目前來說,沒有看到任何證據證明程潔有營利。第三點,其當事人只是在該幼稚園打工,並非創辦人,因此也夠不上非法經營罪。第四,這個案子最終還是對宗教的迫害。”
李嘉桃的代理律師隋牧青表示:“因為柳州的警方指控程潔等人,出售非法出版物,就是品格教材,其內容沒有什麼意識形態的東西,所以非常受歡迎,所以引起柳州當局憤怒,因為教材的編者叫孫海萍,是良人教會牧師王島的妻子,當局說王島曾經有六四背景,據說後來被查處過。”
而原本定於2014年12月23日上午,在廣西柳州市柳南區法院開庭審理柳州教案,但開庭前突然被法院取消。

 

16/1/2015       為在華德國媒體工作的中國雇員張淼已被拘禁三個月受到關注    [法廣]

德國《時代週刊》(Die Zeit )日前報導:為其工作的中國雇員張淼已經被當局拘禁三個月以上,張淼曾是德國《時代週刊》駐北京記者考特裡茲(Angela Kockritz)的助理,她被捕前曾報導香港占中運動,並通過手機微信傳過香港抗議的照片。回到北京後張淼就被關押。
有關張淼被中國當局拘留的消息最初是在去年10月2日,英國《金融時報》就此評論說,張淼的遭遇凸現了為外國媒體工作的中國公民所處的無助和危險境況。也顯示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的政治打壓擴展到了為外國媒體工作的中國公民。
中國當局禁止中國公民為外國媒體當新聞記者,他們只能當所謂記者助理,而外國媒體必須通過中國政府機構雇用這些人。這些為外國媒體工作的中國記者經常受到中國當局的懷疑和威嚇。被當局叫去問話和受到騷擾可以說是家常便飯,不過被拘押超過三個月,即使按中國的標準來看也是極不尋常的。

16/1/2015       德報章中國記者 因撐佔領被囚逾3個月  [立場新聞]

佔領運動落幕月余,曾參與佔領者陸續面臨當權者的秋後算帳而進出警署、法院,同時內地亦有數以百計人士因曾聲援佔領被清算,當中包括一名為德國《時代週報》工作的中國記者,已被拘留逾3個月,她曾經到香港工作並支持香港的佔領運動。

40歲的張淼是《時代週報》記者Angela Köckritz的助理,Angela近日為《時代週報》撰寫6,500字長稿,闡述張淼從去年10月到港報導佔領運動,到在北京「被消失」至今的經過。文章指出,他們本想減少傳媒報導此事,讓德方透過外交管道救出張淼,但這努力至今都是徒然,張淼仍未被釋放。
微信上載黃絲照 曾參與聲援佔領詩歌會
Angela在文中透露,她和在德國生活多年的張淼去年9月24日抵港,二人曾一同採訪示威活動,928警方施放催淚彈當日,二人更在街頭工作至淩晨。成長于八十年代的張淼,對今次運動感到十分興奮,更不忌諱地戴上黃絲帶,甚至把微信頭像改成黃絲帶:
『當1989年學生在北京天安門廣場抗議的時候,張淼是中學生。她就住在廣場附近,常常給他們送水喝。6月4日夜裡坦克開進來,就是從她家門前經過。至今房子的牆上還能看到彈痕。』
『「不可思議」,張淼反復念叨,她很興奮,很高興。一個女孩遞給她一條黃絲帶——它是這一活動的標誌,她把它別在身上。我能理解她,但還是請她拿下來。「我們是記者」,我說,她笑了笑,把絲帶取了下來。幾小時後,在別的地方,她又把絲帶別在身上。』
Angela又指,張淼是「微信控」,雖然她曾勸過張淼,但仍阻止不了張把在那些在香港拍的示威照片上載微信。直至10月1日,張淼的7天簽注到期,跟很多大陸人一樣,她不得不返回北京。當日在賓館互相道別擁抱,就是Angela至今最後一次看見張淼。
翌日,她就收到張淼被捕的消息:
『漢堡的編輯部說:「中國公安部門的張先生打來電話,說張淼被捕了。」張淼的哥哥給我發來內容相同的短信。沒有人確切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不停地打電話。接下來的幾天裡,我幾乎沒幹別的事情。幾乎沒吃,幾乎沒睡。不管用什麼辦法,我必須把張淼弄出來。我跟德國大使館聯繫,跟外國記者會聯繫,跟張淼的家人和朋友聯繫,跟編輯部聯繫,跟公安部門的張先生聯繫——他在公安局給外國人發放簽證的部門工作。如果記者們的報導令政府不滿,他們有時就把外國記者叫來,威脅不再延長其簽證。但我直到目前還沒遇到這方面的麻煩。』
此後,Angela與張淼家人一起在北京奔走,後來知道10月2日下午,張淼和一個朋友想去參加聲援香港抗議活動的朗誦會。一位藝術家朋友開車把他們帶到那裡,員警已經等在門口,她們曾嘗試逃離,但最終仍然蹤影全無。10月8日,張淼的家人收到官方逮捕令。
「請相信中國是完美無缺的法治國家」?
在隨後的幾個月裡,全中國有越來越多的人因為支持占中而被捕,根據維權律師的消息,有兩百多人被捕。張淼所住的則宋莊有10人被捕,全都與詩歌朗誦會有關,Angela認識其中的4人。
「這是一個人治的國家,我所承受的不安全感,是他們有意而為。」Angela寫道。諷刺的是,在與國安交涉期間,一名國安對她說,「請相信中國是完美無缺的法治國家」(Have faith in the rule of law in China. It is perfect.)。
交涉期間,Angela亦受到國安的審問,要求她承認在香港參與策動佔領運動。經多日問話,她最終於10月13日在德國大使館工作人員陪同下到機場,離開北京。及後的12月10日,她始得到張淼的最新消息:
『一天以後,我們得知,她被轉到了通州看守所,通州是北京的郊區。根據法律,那裡的員警和守衛是不許打人的,但是他們常常利用特定的同監者——他們受命於守衛或在他們知情的情況下——虐待同牢房的人。
12月10日,律師終於被允許見張淼。他暗示我,我們在電話裡不能隨便說話,但他還是告訴我,張淼身體和心靈都受到折磨,她意志堅強。公安局試圖迫使她簽一個聲明,宣佈她與我們的關係結束。
她沒有簽。』

 

16/1/2015       王藏案已被移送通州檢察院審查起訴        [維權網]

張維玉律師發出消息稱:“2015年1月16日14:30在通州看守所見到王藏,這是我的第二次會見,王藏已被移送審查起訴到通州區檢察院。”
據張維玉律師說:王藏堅稱自己無罪,認為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期間外提十五天,四夜五個白天不讓合眼期間書寫的悔過書是被酷刑期間自己迫不得已書寫,代表不了他的真實意思,是無效的。
王藏認為,對他的審訊是一種思想審查,類似於文字獄式的審查。對於其書寫的詩歌、評論,逐字逐句訊問何意,表達的意思。王藏認為自己所書寫的詩歌、評論是個人思想的文學表達,屬於言論自由和創作自由的範疇。對於自己的行為藝術作品則是一種觀點的闡釋,只是表明對某種社會事件的個人看法,屬於藝術創作,並不涉嫌犯罪。
王藏從被帶走當天即要求會見律師,被野蠻拒絕。並且被辱駡該死,要讓他在中國無立錐之地。王藏之前就做好被抓的準備,但是沒有想到僅僅做了一次行為藝術就會被抓,覺得北京公安如此興師動眾實在沒有必要。
現在王藏依舊覺得心臟部位隱隱作痛。這是一看外提留下的後遺症。王藏被抓後遭受過嚴重酷刑,其家屬遭受北京警方的蓄意驅趕和迫害。

 

16/1/2015       張維玉律師:1月16日會見韓穎筆記       [維權網]

2015年1月16日9:00,我第二次會見韓穎。這是韓穎涉嫌尋釁滋事案件被移送審查起訴後第一次會見。會見中,韓穎表現非常輕鬆,對於被審查起訴以及即將到來的法院審理程式都沒有任何壓力感。
會見中,瞭解到韓穎被認為尋釁滋事的原因是因為參加一次聚餐是拍攝的兩張照片上傳網路。自第一次接受訊問開始,韓穎即提出見律師的要求。但是,員警稱不能見律師。有一次提審員警談及王宇律師頻繁要求會見,要求韓穎解聘王宇律師,韓穎書寫解聘聲明,稱解聘王宇律師作為辯護律師,如果在取保期(韓穎認為批准逮捕前是取保期)內沒有被取保我將繼續聘請王宇律師作為我的辯護律師而且保有聘請其他律師的權利。
自2014年10月9日始韓穎遭遇長達9天至10天的疲勞審訊。每天上午9:00–11:30,下午14:00–18:00,晚上22:00–淩晨2:00甚至到5:00。員警稱從豐台各派出所抽調了一百多名員警對他們那十幾個人晝夜提訊,還讓韓穎別再讓律師會見了,他們也好休息休息,歇個一兩天。
在提訊中,問到一些韓穎覺得與案件無關涉及個人隱私的問題,韓穎拒絕回答。員警說這裡面沒有隱私,問她什麼她就必須講什麼。韓穎拒絕了這些非法提訊內容。
韓穎稱,在看守所吃的下,睡得著,認為自己沒有罪。韓穎感謝大家的掛念,讓我代她向關心她的朋友問好。
張維玉  于京城返回山東列車上2015年1月16日20:00

 

16/1/2015       朱孝頂:賈靈敏律師團向檢方遞交重磅材料(首批)    [新公民運動]

【賈靈敏辯護律師團隊向管城檢察院遞交重磅材料(首批)】由遲夙生律師簽名提交的證據書證192頁、光碟一張。含有九個省三十餘城市義務普法資料及188人證詞…《焦點人物:身陷囹圄的普法者》、南都視頻《釘子戶賈靈敏》、搜狐網製作《留守兒童李多微夢想實現》《賈靈敏關注嵩縣留守兒童夢圓蛋糕》等視頻。

 

16/1/2015       丁紅芬、沈愛斌看守所簽署檔,拒絕無錫中院書面審理毀壞財物案    [權利運動]

昨天下午,作為轟動國內外的“故意毀壞財物”冤案的辯護人張建平和吳其和(替代懷孕的許娟),在江蘇省無錫市中級法院馬曉軍法官的陪同下,到無錫市看守所會見了丁紅芬和沈愛斌。在第二看守所的丁紅芬與在第一看守所的沈愛斌都明顯瘦了許多。
這一次辯護人張建平和吳其和之所以要會見丁紅芬、沈愛斌兩位不僅無罪,而是見義勇為的“犯人”,主要是該案二審的審限已不到一個月時間,而且無錫市中級法院明確表示要採用特殊的書面審理方式,審理該起因打擊報復而製造的冤假錯案。
因為是公民代理,辯護人的會見在審理該案的主審法官馬曉軍與書記員陪同下進行,實際上等於進行了一次庭前會議。會見過程中,主審法官馬曉軍明確告知,經過領導研究決定,該案的二審將採用書面審理方式,也就是不公開開庭審理。作為辯護人的張建平和吳其和提出異議:一、訴訟法規定刑事案件的二審一般都應該公開開庭審理,不公開開庭審理是特殊;二、本案已經出現足可以推翻一審判決的新的證據,即濱湖區太湖街道設置在錫山區東郊商務賓館的所謂“法制學習班”沒有經過教育行政機關審批與許可,屬於非法拘禁公民人身自由的犯罪場所,二審更應該公開開庭審理;三、被指控的丁紅芬、沈愛斌、沈果冬、瞿峰盛、殷錫金等人,包括辯護人有申請二審合議庭成員回避的權利,如果法院採取書面審理,等於剝奪了當事人和辯護人法律規定的申請回避權利(申請回避的權利可以到法庭辯論結束前)。
馬曉軍法官也承認書面審理只能是事實清楚的案件,一般都應當公開開庭審理的規定,但馬曉軍法官對本案採用書面審理的解釋是,因為一審在濱湖區法院公開審理時引起了社會的高度關注,也有全國各地民眾趕到無錫要求旁聽,領導擔心處於無錫市市中心的中級法院再公開開庭審理會引起社會穩定問題。
對無錫市中級法院這樣的解釋,丁紅芬的辯護人張建平認為,本案的關鍵是東郊商務賓館內的“法制學習班”是否具有合法性,新的證據證明該法制學習班純粹屬非法拘禁公民的犯罪場所,一個犯罪場所的財物權利怎麼能高於公民的人身生命健康權利?所謂的“社會穩定”不應該是書面審理的法定理由,當然如果無錫市中級法院採用呼格吉勒圖案的方式,撤銷一審的枉法判決,還丁紅芬、沈愛斌、沈果冬、瞿峰盛、殷錫金等人公道,我作為辯護人可以接受,但問題的關鍵是你們無錫市中級法院會承諾二審書面審理的公正嗎?
馬曉軍法官表示,自己不能代表法院保證二審書面審理的公正性,因為該案的最終判決結果由審委會決定,但自己一定會將被告人、辯護人的意見一字不遺地全部保存在案卷中。
對無錫市中級法院書面審理的初步決定,丁紅芬、沈愛斌當場簽署“強烈要求二審法院公開開庭審理”的申請,拒絕無錫市法院對本起“故意毀壞財物”案的書面審理。同時,丁紅芬、沈愛斌還簽署了“要求無錫市教育局查處太湖街道非法開設法制學習班”的報告。

 

16/1/2015       西藏定日縣青年多嘉有條件獲釋        [西藏之聲]

上月被捕的西藏定日縣青年藏人多嘉,有條件下被釋放。

現居印度的一名知情人士向本台表示,(錄音)上月26日,中共拉薩市公安人員拘捕的西藏定日縣23歲的藏人多嘉,被非法監禁長達約20天后,本週二(13日)釋放,但被限制其行動自由,不准到日喀則和拉薩等定日縣以外的地區,禁止通過微信等網路平臺存放政治敏感圖片和文章。當局還警告說,若有違上述釋放條件,將會重新拘捕。

 

=====================================================================

公民維權,人道呼籲 

 

16/1/2015       《于世文、董廣平、侯帥募款書》    [博訊]

2014年5月,中國鄭州,于世文、陳衛、董廣平、侯帥等十人因公祭六四被捕,是為“鄭州十君子案”。
考事件原委,2014年2月2日,農曆正月初三,于世文等數十位公民自發在河南滑縣趙紫陽先生故鄉紀念六四遇難者,是25年來罕有的大陸民間公祭行動。地方當局承風希旨,拼湊所謂“2.2”專案,於數月之後的5月26日,以“尋釁滋事”之荒誕罪名,逮上述十人入獄。海內震動,輿論大嘩!
六四事件,以和平請願始,以鎮壓流血終,是我民族歷史上一道深深的傷口,至今天陰鬼哭,怨氣鬱結。經國者不思正視與糾正,反以掩蓋血痕、壓制言論為務。于世文等布衣君子,祭耀邦紫陽、吊六四烈士,豈一時之勇?實千秋之義!
義人罹難,舉世同仇!自“鄭州十君子案”起,各界公民無懼風險傾力聲援,眾律師不計得失前赴後繼,目前該案已有7人獲釋,但仍有于世文、董廣平、侯帥三君子深陷囹圄,三人雖經檢方兩次退回補充偵查,但去年12月又被公安移送至檢察院審查起訴,命途未蔔! 2015年,我們將繼續營救義士!
董廣平先生1958年生,雖出身正軍職高幹家庭,卻不忘匹夫之責,早在2000年即因傳播六四真相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三年;于世文先生出生于1967年,為89年中山大學學生翹楚、廣州學運領袖,25年來關心國運民情,傾力資助“浩氣長流”抗日將領巨幅畫冊、“中原論道”文化盛會;侯帥先生出生于1981年,熱心公益、扶助訪民,曾因環保維權蒙冤入獄1年半。
董、於二君均有八旬老母在堂,董廣平夫人無工作、女兒年幼,侯帥父母居農村,生活艱難。現謹向社會公開募款,募款所得用於于世文、董廣平、侯帥三人家屬生活及律師案件辦理之必要開支,希望大家繼續關注支持“鄭州十君子”之于世文、董廣平、侯帥的命運!
募捐帳戶:6212 2617 0200 9770 215
開戶行:中國工商銀行鄭州建設路支行
持卡人姓名:金丙青(于世文母親)
監督人:谷書花(董廣平太太)
電話:18638757839
監督人:馬愛勤(侯帥母親)
電話:13164356971
發起人:吳仁華(旅美學者,“六四”問題專家)
發起人:盛雪(加拿大“十元人道救助”首倡人)
發起人:葛洵(美國“人道中國”輪值主席)
發起人:孫立勇(澳大利亞“中國政治及宗教受難者後援 會”召集人)
2015年1月16日

16/1/2015       于世文等“鄭州十君子”中三人仍被拘捕受關注    [法廣]

1月17號是趙紫陽逝世十周年祭日,在六四25周年前夕,曾兩次組織民間公祭趙紫陽,胡耀邦和六四活動的“鄭州十君子”中,除 七人獲釋外,仍有于世文、董廣平、侯帥三人被關押,引發廣泛關注,海外流亡人士和學者紛紛呼籲中國當局釋放于世文等人。
于世文和他的妻子陳衛等人今年5月27日被鄭州市公安局以“擾亂社會秩序”罪刑事拘留,7月初又被改變罪名,以“尋釁滋事” 罪被批捕。9月初,陳衛被免於起訴釋放。

于世文,陳衛都曾就讀于廣州中山大學,與目前旅美的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1989年廣州共同發起和組織當地民主運動,各自坐牢一年半,獲釋後,結為夫妻,定居于鄭州。後來曾經經商但始終沒有忘記六四。

 

16/1/2015       李碧雲長期遭受迫害,健康狀況惡化        [博訊]

博訊記者獲悉,今天上午(1月16日),李非、劉少明、冰姐、陸顯雲等多位朋友一起到廣州崗頂中山三院看望了維權人士李碧雲。她本月12號從省慈善醫院轉至三院治療,院方至今仍未公佈李碧雲的身體檢驗結果,每天只是給吃幾粒口服藥,沒有作其他治療,李每天都會嘔吐出血。

李碧雲目前已能在親友攙扶下走一小段路,中午他們一起出到外面共進午餐,不幸的是,在飯後回醫院的電梯口時,李碧雲突然昏迷不省人事,這是李碧雲入院後第六次昏迷。可見她的健康狀況嚴重惡化,十分令人擔憂!
李碧雲是廣東佛山著名維權人士、獨立人大代表參選者,因為帶領村民就土地問題多年上訪,遭到當地官商利益集團瘋狂報復,多次被毆打、關押、拘留,又因為獨立參選人大代表並高票當選而被冠以“破壞選舉”罪名判刑入獄,在獄中長期受到酷刑折磨,但她從不肯屈服!據悉李碧雲這次是2013年七月份被抓,2014年12月份被放出來丟在馬路邊,到現在已住院將近一個月。

 

16/1/2015       維權公民王芳癌症手術後最新治療情況   [博訊]

1月16日,記者獲悉,王芳前幾天拔的尿管,引流管,已經有兩天就沒有吊瓶了,只是來了簡單的消炎藥(頭孢),因為是陳舊性傷口,所以恢復的有點慢,大概是9天(18號)左右才拆線,現在每天都是吃消炎藥,另外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王芳手術後病變檢查的結果是良性的,希望王芳早日恢復健康出院。
手術後的這幾天大家對她都牽掛著,來自全國各地問候的電話陸續不斷,陸續不斷的朋友去醫院看望她,王芳很是感動。
據玫瑰團體成員耿彩文說,王芳手術很成功,她很頑強的在努力恢復自己身體,在後期恢復中還需要後期治療,後期還需要一筆較大的費用,目前已經有三萬元左右,這些錢只是杯水車薪。她希望有捐款的意向的朋友,請匯款到中國工商銀行武漢東湖開發區分行王芳帳戶6215593202002133661。
準備探望者注意:武漢武昌中南醫院門口有東湖路中南醫院站,公汽709/402/552/810等線路在此經過。(請提前資訊與電話聯繫)王芳聯繫方式:手機號13163331971,QQ 820864636
玫瑰團隊成員:徐秦(qq 759358996),耿彩文(qq2385258278),伍立娟(qq 810183398)
玫瑰團體同時強調:這次愛心捐款的行動發起人秦永敏先生被當局非法拘留10天,我們強力譴責當局的這次非法行為,。當局還拒絕委託律師會見,這完全是無視法律的侵權行為。請當局立即釋放秦永敏先生回家。
另:請捐完款的朋友將轉帳頁面截屏或銀行回執拍照發給臨時管理員徐秦、耿彩文或伍立娟,我們將適時公佈捐款花名冊和王芳的治療情況,玫瑰中國團隊的秦永敏,劉興聯,潘露,張東生,王星星,耿彩文,徐秦,羅好,等等團隊人員都積極捐款並且宣傳,我們一起謹代表為民主人權事業與病魔抗爭永不言棄的王芳女士及其家人,謝謝社會各位公民的關心與捐助!。

 

16/1/2015       內蒙古人民黨主席席海明在日本呼籲關注哈達的處境    [自由亞洲電台]

正在日本訪問旅居德國的內蒙古人民黨主席席海明在東京呼籲國際社會關注內蒙古異議人士哈達一家的處境,早日前往國外治病。
旅居德國的內蒙古人民黨主席席海明本月14號至28號應日本南蒙古自由民主運動基金的邀請正在日本訪問。
由日本南蒙古自由民主運動基金主辦的“南蒙古的現狀和未來”的紀念演講會本月17號在東京召開。本月24號還將在神戶、大阪召開“南蒙古的現狀和未來”的研討會。
席海明是以保衛內蒙古人權同盟,歐洲蒙維藏漢協會、內蒙古人民黨主席主席的身份為主講人。旅居美囯的“南蒙古實事評論”網站負責人前蒙古自由聯盟黨主席茹賓也是主講人。
席海明在東京的日本南蒙古自由民主運動基金辦公室接受本台獨家專訪, 席海明首先就內蒙古著名維權人士哈達在刑滿釋放後,依然無法獲得正常生活表示說:“我們非常關注哈達一家的處境,我們認為哈達是從小監獄走到了大監獄, 我們爭取哈達早日前往國外治病。” 席海明以此呼籲國際社會關注哈達一家的處境,早日前往國外治病。
蒙古自由聯盟党前主席茹賓對此也表示說:“我們也積極回應。”
日本南蒙古自由民主運動基金的成員也表示說:“我們己準備迎接哈達,營救行動正在進行。”

 

16/1/2015       深圳兩人權律師遭官方斷生計 500多同行聲援譴責執業環境惡化       [自由亞洲電台]

在中國大陸,近年來各地代理“敏感”案件的律師屢遭當局打壓,執業環境日益惡化。自今年初起,廣東律師范標文丶王勝生因參與公民活動及代理公益案件而被深圳司法局阻擾執業或轉所。先後有500多名各地律師發出聯合聲明,呼籲當局停止侵權。日前,多名維權律師曾陪同范丶王二人與深圳司法局交涉,但問題仍沒解決。
新年伊始,因關注和參與公民活動及代理公益案件,深圳律師范標文丶王勝生等人所在的律師事務所受到來自於深圳市司法局及下屬區司法局的壓力,要求律所違約解聘這些律師,同時威脅深圳其他律師事務所不得接受這些律師執業。
事件引發譁然,全中國393名律師本週一發出聯合聲明,指責當局採取卑劣手段斷人生計,違反聯合國《關於律師作用的基本原則》,要求深圳市司法局及其下屬相關司法局立即停止對上述律師的迫害。
本週三及週四事件持續發酵,多名律師及關注事件的公民陪同二位律師分別到深圳市司法局及律師協會維權,但遭到敷衍。
范標文律師週五告訴本台記者:
“我們昨天給了司法局一份書面要求,要求他們在今天之內解決我的就業問題,否則我會進一步採取一切的合法手段,不計代價地維護我的執業權利。昨天我也當面訓斥了熊青松(律管處處長)。他是迫害我的主要負責人,他們的無賴行為會受到歷史審判。今天上午和我律師委員會的主任溝通,他答應會和司法局的人協商,如果解決不了,我們還有下一步行動。”
另一名受侵害的律師王勝生週五接受本台記者採訪時表示,當局侵犯律師合法權益的事件屢屢發,司法行政部門本應是律師執業權利的保障機構,但現在卻淪為迫害律師的兇手和幫兇,律師執業環境不斷惡化。王勝生:
“公安中維護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的這一塊,對律師的正常執業情況有很強大的干預。這種干預就是給你扣上一個國家安全的帽子,是讓有人害怕的東西,而且一旦扣了這個帽子不用去講標準丶依據丶程式都不再考慮了,這對我們造成的傷害是非常大的。再有一個是司法局這一塊,依照法律他們對律師有管理的作用,但並沒有說要私底下下命令讓律所來解雇我們,沒有任何法律允許這樣做。而律師協會這一塊,作為律師的自治組織,發揮作用的空間是很有限的,當我們律師沒有組織性的救援的時候,我們每個人遭遇不法侵害,作為單個律師我很無助,我受到其他有正義感的律師丶公民丶境外媒體他們對我的關注。而從律師事務所這一塊,它本身像一個企業一樣,遇到私底下的命令和要脅的時候,律所也沒有抵抗的精神,被迫地當成了打手。”
與此同時,因積極參加維權訴訟而被司法局註銷律師執業證的廣東律師王全平,起訴廣東省司法廳不服行政覆議決定(註銷律師執業證)一案,週三開庭,但因不滿傳票非法,王全平律師堅持必須重開開庭傳票,否則拒絕開庭,案件已休庭,擇日另行開庭。
據報導,王全章曾因代理多個維權案件而被拘留,也曾帶領多位律師到海南抗議“校長帶幼女開房”。去年初,王律師曾因去北京旁聽丁家喜律師案遭遇刑事拘留,又在黑龍江建三江聲援維權律師,遭到公安毆打。

 

16/1/2015       家屬期待北京讓趙紫陽入土為安        [美國之音]

1月17日是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逝世十周年的日子。趙紫陽因為在八九民運期間因同情學生、反對鎮壓而被迫下臺,在被軟禁15年後去世。在趙紫陽逝世十周年的前夕,中國民眾對這位前領導人還有多少記憶?趙紫陽對中國政治的影響在哪裡?我們連線人在北京的趙紫陽的女婿王志華先生,請他從家屬的立場來看看這個特別的紀念日。以下是採訪內容:
鄭裕文: 趙紫陽先生去世十年了,他的骨灰至今仍然在北京的家裡沒有下葬,中國當局對趙紫陽骨灰下葬給你的答覆是什麼,作為家屬你覺得當局這樣的一個處置方式有何看法?
王志華: 最近確實有很多海外的朋友,包括國內的民眾都在問我們這個問題,這個問題對我們家人來說實際上一個非常沉重的問題。我相信現在恐怕去世十年沒有下葬這件事,在全世界來說是很罕見的事。這個事我認為是非常不應該的。我們希望以一種按照中國傳統入土為安的方式來安葬兩位元老人,包括我的岳母,去年耶誕節她也去世了,但是目前還沒有完成這個事的條件,我們現在也是在溝通中。至於你說的理由呢,也沒有給我們一個很明確的理由. 我相信這其實是沒有理由的。
鄭裕文:坊間有一些媒體報導說,在趙紫陽晚年的時候,他曾經提出如果他去世,他不希望被葬在八寶山國家公墓。你是否能確認這樣的一個消息?他是否曾經提到過在他過世之後,他有一些什麼樣的下葬計畫,或什麼樣的安排呢?
王志華:應該說對他的後事,老人沒有特別明確的交代。我覺得他對這個事看的是比較淡的。但是確實也沒有提到說,他一定不去八寶山,但是也沒有說一定要去八寶山。
鄭裕文:跟我們談談趙紫陽的晚年。我們知道他在被軟禁了十五年後去世。這一段長時間的軟禁當中,也有人說在1991年的時候,當局曾經要給他一個重新複出的機會。但是,趙紫陽先生拒絕以檢討認錯來換取他的複出,可否請你談談詳細的情況呢?
王志華: 其實這個是沒有的。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應該是在14大,就是在中共14大開會的時候,應該是92年的10月份,就是在他下臺以後,中央正式有高層領導跟他談話,跟他重申了對六四的那兩條結論;一個是分裂黨,一個是支持動亂。當時,跟他談話,就是還維持這個結論。當時我岳父非常明確的表示,對這兩條一定是不接受的。另外,要求拿出證據來,拿出事實來證明。當時,我岳父說,處理一個普通的黨員都要有事實。最後,當時跟他談話的中央領導表示說,你的意見我們知道了,我們去報告。以後就沒有下文了。從來沒有說給他一個重新出來工作的機會,或者只要讓他檢討,就怎麼,怎麼樣。另外,我相信,即便有這樣的一個機會,他也不會檢討,因為六四這個事,他是看的很清楚的。
鄭裕文:包括您的夫人王雁南也多次在媒體專訪的時候,也希望中國領導人能夠正式,甚至糾正六四的歷史錯誤。您個人或是您的夫人對現在的中國領導人能夠糾正這樣一個歷史錯誤還抱有期望嗎?
王志華:我覺得你具體問到領導人,我真的覺得不太好,因為我們也沒有機會接觸他們或者是怎麼樣。但是,我覺得我們是這麼看,我們家人包括我太太,包括我們的家人,其實對六四的事說到平反的事,我們覺得六四這個事在歷史上,在人民心中,在全世界人的心中,是早有定論的。
鄭裕文:我們知道在這十年來,在民間有非常多紀念趙紫陽先生的相關紀念日。但是都遭到了中國當局大力的打壓。您對此有什麼樣看法?在今年去世十周年的日子,作為家屬有什麼樣的紀念活動?
王志華:我們每年在這個日子,在老人的生日,在清明節,我們都會按照中國的傳統習俗,按照中國老百姓的習慣,我們家人都會有些活動,這個時候有很多關心他,或者紀念他的人都會來,就是這種情況。今年呢? 我們仍然會是這樣。
鄭裕文:最後我們想要請問您的一個問題是,可能也是很多觀眾朋友,許多熟悉這位前領導人的觀眾朋友很想瞭解的,就是在趙紫陽先生的晚年, 他對中國的民主發展非常關切,您認為現在十年後中國當前的發展,還有政治上的一些制度發展和變革,您覺得如果趙紫陽看到當前的中國發展,他可能會有什麼樣的看法,或什麼樣的評論呢?
王志華:我們今年呢, 因為是十周年,我們做了一個卡片,我們選了老人在他的改革歷程這本書上,最後一段話,大意的原話我不能完全背下來。大意就是說,我們共產黨的執政地位不能靠寫在憲法上來決定,一定要順 應歷史潮流,要讓老百姓滿意,讓社會滿意,這樣你才能保證你的執政地位,能夠長久,否則的話,就是,他最後用中山先生的一句話 “歷史潮流 順之則昌, 逆之則亡。”
鄭裕文:謝謝王志華先生抽空接受我們的訪問。

16/1/2015       趙紫陽去世十周年:嚴家祺訪談節錄        [美國之音]

1989年天安門學生民主運動期間,趙紫陽因反對向學生開槍而遭免職,並被軟禁,直到十年前去世。美國之音在趙紫陽逝世十周年前夕採訪了前中國社會科學院政治學研究所所長、社會科學學者嚴家祺先生。嚴家祺曾於1986年到1987年在趙紫陽領導下的“政治改革辦公室”工作過。六四事件後,嚴家祺離開中國,現居美國。嚴家祺先生在採訪中談了他對中共如何評價趙紫陽、以及他對當前中共領導人和中國政治走向的看法。

16/1/2015       鮑彤:若趙紫陽政改理念得以實施中國腐敗不會如此深重    [法廣]

“今年1月17日是趙紫陽逝世十周年,紀念趙紫陽,令人想到的一個問題是:如果趙紫陽當年政治改革的理念得到高層認同並得以實施,中國的腐敗是否也會如此猖獗?本台就此問題採訪了住在北京的趙紫陽當年重要助手鮑彤先生。鮑彤先生認為:趙紫陽的政改理念包含多方面內容,僅僅是堅持透明化這一點,如果得以實施的話,中國的腐敗也不會到今天這樣的程度。
鮑彤:我想腐敗是會有的,但是像現在這樣的腐敗,大概不至於。因為趙紫陽努力的一個事情就是要增加透明度。就是 說:領導的活動,領導的情況,領導的行為,領導的想法,領導做的事情,都要透明,要讓老百姓知道。因為如果領導不是在黑箱裡面,而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工作的 話,腐敗不至於像現在這樣的程度。不能說那個時候沒有腐敗,腐敗總是會有的,但是這種腐敗不會被黑箱掩蓋起來,不會被保護起來,我看這是應該可以肯定的。
如果趙紫陽的改革可以繼續下去,別的東西統統不說,光是講透明度,公開性,腐敗是在陰暗的地方,在太陽底下,黴菌是很難蔓延滋長的,但是你如果放到 黑箱裡面暗無天日,腐敗當然就不斷生長,蒼蠅就出來了。今天打死一千隻蒼蠅,明天就出來一萬隻,你明天打死一萬隻蒼蠅,他後天就出來十萬隻蒼蠅。這叫什 麼?這叫“制度性腐敗”。“制度性腐敗”是跟領導不透明,是跟領導不受大眾監督,是跟大眾無法監督領導,無法瞭解領導,無法選擇自己的領導,跟這種制度是 聯繫在一起的。所以我想:不講別的,光是透明度這一條,中國的腐敗就不至於到這個程度,這是第一。
第二,我想趙紫陽下臺是被伴隨著另外一件事情,即“六四鎮壓”,中央軍委命令部隊向老百姓開槍。向什麼樣的老百姓開槍呢?是向要求反腐敗的老百姓開 槍,這本身就是對腐敗的保護,對腐敗的鼓勵。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後來的腐敗發展到今天的程度,這是不足為奇的。可以這樣說:即使不是鄧小平有計劃地要搞腐 敗,但當他對要求反腐敗的老百姓開槍的時候,客觀上也充當了腐敗分子的保護傘,使得在一種黑暗的制度下,腐敗得以滋生。
在鎮壓反腐敗群眾的特定形勢下,又要求開展一種活動,即“先富起來”的活動。所謂“先富起來”的活動,實際上就是重新分配全國的財富,重新分配全國的資源,多少年了?20年。因此毫不奇怪 使得中國的貧富差距達到了世界第一,而且速度也是世界第一。其他國家的貧富差距是幾百年幾千年積累起來的東西,而他呢?應該說是加班加點在20年間創造出 來的,這個結果是可以得世界冠軍的。
從以上兩個意義上來說,我覺得:對這種滋生腐敗的制度是不應該“自信”的,是應該改革的,是應該變革的,是應該改造的,是應該用新的制度,進步的制度代替的。

16/1/2015       從“改革先驅”到“國家囚犯” 趙紫陽逝世十周年      [德國之聲]

2005年1月17日,中國官方通訊社新華社發佈短訊:””趙紫陽同志因長期患呼吸系統和心血管系統的多種疾病,多次住院治療,近日病情惡化,經搶救無效,於1月17日在北京逝世,終年85歲。””

這條僅有58個字的短訊,宣告了中國文革後時期一位重要政治人物的逝世。這也是趙紫陽在1989年失去權力,繼而被軟禁在北京富強胡同6號的家中,成為””國家囚犯””之後,在中國官方媒體上出現有關他的極少數消息之一。
處於軟禁中的趙紫陽在中國媒體基本遭到封殺,他的名字在公眾輿論中正式出現的情況屈指可數。2007年,知名政論雜誌 《炎黃春秋》刊登國務院前副總理田紀雲的文章””國務院大院的記憶””,其中有一段關於趙紫陽的正面描寫,讚賞””一貫宣導節儉,反對鋪張浪費,講排場””,成為極其罕見的一個例外。
2014年,頗受注目的電視劇《歷史轉折中的鄧小平》在中國大陸上演,事前盛傳劇中將有趙紫陽的鏡頭。最後結果是,劇中有一名沒有點明身份、特寫鏡頭大約兩秒的人物。有媒體暗示,此人就是趙紫陽。
曾擔任趙紫陽的政治秘書 鮑彤表示,官方對於趙紫陽絕口不提的封殺政策確實取得了效果:””比如現在的小學生,大概99%不知道誰是趙紫陽。如果是大學生,可能90%都不知道趙紫陽。有3%到5%也許聽到過這個名字,知道這個名字說不得、看不得,他的書是禁書。””
德國外交政策協會中國問題專家桑德施耐德也認為表示,這一現象是中國政府刻意為之:”這當然和圍繞他所發生的悲劇,以及他在1989年的下臺有關。中國領導層尤其不想回憶起這些事。他在失去權力後遭到軟禁,中國領導人更是非常謹慎,不想讓趙紫陽這個名字在不必要的情況下出現在公眾輿論中。”

 

16/1/2015       我跟樂森萍的生死情緣/劉士輝   [博訊]

阿萍走了。她的生命終點永遠被定格在2015年1月5日這一天。
阿萍是與我曾試圖辦理結婚登記的未婚妻,彼此早已經以“老公”、“老婆”相稱。阿萍墜樓後,我整天淚水漣漣,每天只能睡半個晚上,後半夜無論如何都難以入眠。阿萍離世,我幾乎遭遇滅頂之災。她是身體墜樓,我是精神、心理墜樓。
述說這件事情是痛苦的,但我又不能不說。人死了要有個交代,特別是對於一個曾經風風火火忘我地行走公義、曾經被中共當局構陷“尋釁滋事”至死都處在“取保候審”狀態中的自由民主志士來說,作為當事方和親歷者的我,更有向公眾說清死因的必要。畢竟人命關天。

 

16/1/2015       甘肅祿曲縣請願藏民仍等待政府解決問題        [自由亞洲電台]

甘肅甘南州祿曲縣大學畢業生和家長自上月底連續多日展開示威請願,抗議縣政府有關人員非法出售考卷,要求當局公正處理,但至今請願者仍在等待政府解決問題。
本台自上周追蹤報導,甘肅甘南州祿曲縣大學畢業生和他們的家長超過上百人從上月28號以來聚集祿曲縣政府辦公樓內展開請願示威,要求對政府有關人員私下非法出售公務員統考試卷的不當做法給出解釋,並予以公正處理。
本月8號,這批請願者未獲得政府的正面回應後,拉開用中文寫有“我要生存”及用藏語寫有“自家自治、外人走開:非法出售考卷行為,應公正處理!”等字樣的橫幅,展開“祿曲縣至甘南州政府遊行請願活動”,但途中被員警和政府工作人員阻止並召回。
上星期六以來,所有請願家長被警方一一傳喚,並被強迫簽字按指印,以保證今後子女不再參與任何形式的請願、遊行等活動。
根據最新消息,祿曲縣由大學畢業生和家長連日來展開的請願示威活動目前已被迫停止,縣有關官員給出承諾,請願者各自返回,但至今當局的承諾仍未兌現,請願者仍在家裡等待政府解決問題。

 

16/1/2015       小販逃避拘捕駕車輾斃親兒群眾圍堵執法城管(視頻)        [自由亞洲電台]
大陸城管隊員執法又再引發慘劇。浙江省杭州市一名賣水果的小販,週四(15日)開車逃避城管追捕時,不慎輾死其四歲兒子,小販在路上抱屍痛哭,引來上千群眾圍觀。警方派大批員警到場維穩,將童屍搶走及帶走涉事小販及其家人。有人權組織認為,城管和小販長期存在的敵視關係需要緩和,以杜絕衝突事件再發生。

慘劇發生於週四下午,杭州市蕭山區建設四路“滬寧時代廣場”外。事件鬧得上千途人在場圍觀,把就近的繁忙道路堵死。在事發現場不遠的商戶何先生指,當晚約六時,他關鋪離開時,仍見抱屍的小販周遭圍著大批途人議論紛紛,而中間就有數百員警分隔著並維持治安。其後,警方強行把小孩屍體帶走;之後,現場發生過一陣騷動,聽聞小販一家幾口被警方拉上警車帶走。
何先生說: 調動了幾百員警來,屍體都搶走了,還打了人。政府還抓了死者老爹,這件事情現在都沒人管、沒人問。
對於慘劇原因眾說紛紜。一名曾在現場圍觀的途人許先生指,當晚他從其他圍觀者口中聽聞,小孩是被自己的小販父親開車輾斃。但有指,當時小孩在載了水果的貨車上,不知是否有人把小孩從車上拉了下來。
許先生說: 我來的時候,小孩都已經死了,腦漿都溢出了,他們父母背對著我們正哭著。是城管和小販的糾紛吧,之後小孩給車子撞了,若不是小孩給拉倒下來,怎麼會給撞呢?
而一名要求更改受訪聲帶、自稱知情的女小販向本台指,涉嫌撞死自己小兒的小販,當時得悉城管到場驅趕,慌忙開車逃離時,未有注意自己的孩子仍在車旁。
女小販說: 他們(水果小販)一家,當時在擺地攤,之後城管就來了。那小販擔心會扣他的車,於是(開車)跑呀,但就撞上了自己的兒子。
本台曾嘗試向蕭山區政府瞭解,接聽的職員著記者查閱官方通報,又指當地媒體已作出清晰解說。
而據當地“浙江網路廣播電視臺”週五公開事發現場視頻監控,把意外的過程還原。
從錄影可見,一名男小販把載有水果的貨車,停泊在事發現場一條小路的花槽旁邊,並在車旁叫賣水果,而一名小孩就在貨車車頭、花槽邊玩耍。而當時小路上有另外兩名小販在擺賣,該兩名小販其後提貨逃走。賣水果的男小販見狀,即沖回貨車上開動引掣前駛,小孩隨即被貨車撞卷車底。四名城管此時出現在監控畫面上,他們是從別處跑來。城管從後看見貨車下壓著小童,著男小販停車。男小販下車後目睹場面,沖向在場城管打向對方。
小孩被撞死一事即使真相大白,但網上輿論就誰對誰錯的爭論未有停止。有線民指責,若非城管執法,不會釀成慘劇,認為城管難辭其咎;但亦有線民認為,小販未有盡好看管子女的責任。

 

=====================================================================

訪民訴冤

 

16/1/2015       河南吳全力、四川曾小容押返拘留    [六四天網]

今天下午,河南省信陽市息縣邢鑒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河南息縣押返拘留我父親吳全力。
來電稱:今天上午,河南省信陽市息縣刑警隊姜輝與息縣治安大隊共計4人將我父親吳全力【河南重審吳全力勾結反華勢力敲詐政府】、母親徐金翠從北京押往河南省信陽市息縣淮河派出所對我做筆錄,稱是北京市西客站派出所警號為012999的員警移交到息縣警方的,吳全力找他們要移交手續拒給。稱是監視居住階段走的時候有沒有向派出所打報告,在做筆錄的時候吳全力對著攝像頭高喊冤枉,薑輝將攝像頭關閉對筆錄做假筆錄。後被拘留10日,母親獲釋。
今晚,四川廣安龔遠輝來電:2014年1月14日下午,我妻子曾小容【四川廣安未處理百人強拆曾小容案】去馬家樓後。于今天上午9時被接訪回武勝縣城中派出所,後被拘留8天。

 

16/1/2015       新疆訪民李建築身份證遭跨年扣押    [權利運動]

作者:伍立娟
反腐文化衫發起人之一新疆訪民李建築,自從2014年12月初被烏魯木齊市水磨溝區六道灣辦事處和六道灣派出所民警強帶回地方至今,社區民警一直扣壓著李建築的身傷證,找民警要身份證,民警說領導不讓給。
李建築長期在北京維權,是新疆維穩的重點,由於發起反腐文化衫長期在北京做宣傳,在北京遭到刑事拘留,在四中全會與APEC峰會期間新疆烏魯木齊維穩領導趕到北京找到李建築,“隨身保護”進行維穩會議結束後,新疆維穩領導也就不“隨身保護”維穩領導不遠千里來到北京也就只是來接機旅遊,撈取維穩經費,得到上層領導的嘉獎。
現在李建築沒有身份證,不能出門上北京也不能進行上訪登記,這樣的做法是非法剝奪李建築的自由權利。要求新疆當局立即歸還李建築的身份證,使他有自己的合法權利。

 

16/1/2015       預告:柳小華要求國家資訊公開遭拘押案下周開庭        [權利運動]

撰稿人:伍立娟
郭宏偉剛才給我信息說:今剛得到通知柳小華開庭一案開庭時間是:2015年1月22日上午9點30分在北京西城區法院(北區,積水潭附近)的15法庭開庭審理,請在北京的訪民朋友參加旁聽。
柳小華,女,漢族,現年49歲,湖北省武漢煙草公司被買斷下崗職工。2014年5月28日,柳小華與郭洪偉到國家中紀委舉報國家信訪局不履行職責不作為,遭京警暴力毆打,同行的郭洪偉被打殘當場被送進回民醫院搶救。
2014年7月3日,柳小華在北京回民醫院搶救室護理郭洪偉時,與郭宏偉一起遭北京西城區公安分局綁架,被關押於西城區看守所。由於不屈服西城區公安非法關押據理抗爭,與被打殘的郭洪偉一同被批捕。目前,郭洪偉已經取保候審。

 

16/1/2015       中南海跨年退黨被報復,高宏毅4天后拿到拘留票        [權利運動]

2014年最後一天,山東省青島市退伍軍人高宏毅到中南海向中共中央提出退黨,被青島市駐京辦與市南區公安分局雲南路派出所員警押回後拘留10天。高宏毅先生在1月11日獲得釋放後,市南區公安分局一直拒絕給予行政拘留的決定書,為此,高宏毅先生天天到雲南路派出所追要,派出所才不得已於昨天給了行政處罰決定書。

在市南區公安分局作出的行政處罰決定書中,居然不敢記錄高巨集毅在中南海舉標語、呼口號、撒傳單等所謂的違法行為,對高宏毅於2014年12月4號在中紀委監察部門口公開退黨也沒有記載,只是語焉不詳稱高宏毅擾亂了公共場所秩序。
今年61歲的高宏毅明說:他們知道我有病,在拘留所做假體檢,我拒絕,反對,他們四個惡警強摁住我做的。

 

16/1/2015       河北省“兩會”成訪民逃難日    [權利運動]

河北省人大、政協“兩會”在省會石家莊召開的消息一傳開,河北省各市、區訪民不約而同奔向“兩會”會場借機申訴冤屈,河北各市、區地方政府為了維穩,出動了大批工作人員參與接訪。河北唐縣訪民張朋周和同鄉訪民邸香玉在河北人大、政協“兩會”開幕日(1月8日)的當天上午11時許,被接訪人員從兩會會場外一起強制帶回,關進了唐縣公安局。
唐縣公安局一直關押他們到天黑也沒讓他們吃飯,他們大聲譴責警方沒有人性,一員警頗為得意的告訴他們,要各拘留他們10天,拘留證都開了,想吃飯自己想辦法吧。員警走後他們趁機把門弄開逃了出來。因怕再被抓回去關押,張朋周在別的地方躲了幾天電話也不敢開機,“兩會”開完他覺得應該沒事了,今天才趕回家並向他的好友們通報消息。
據悉,張朋周是因為在鐵礦廠務工時身體多處被機器絞傷,左上肢被絞爛,經搶救治療,雖然保住了性命,但身體卻嚴重殘疾,失去了勞動能力。而在救治過程中,鐵礦廠老闆邸全勝只負擔了部分醫療費後就不再理會,張朋周靠借貸墊付的醫療費等共計十幾萬元,後續治療還需幾十萬元,因為無力支付昂貴的醫藥費,張朋周為此向唐縣人民法院提出民事訴訟。要求邸全勝支付醫療款和賠償各項損傷費。
法院判決張朋周勝訴後,邸全勝拒不履行生效判決,張朋周依法申請法院強制執行,個別法官卻貪圖私利,罔顧法律與被告勾結透漏消息,直接導致鐵礦廠設備轉移,致使判決成了一紙空文,造成張朋周因無錢支付醫療費耽誤治療,生活窘迫。
張朋周為此長期上訪,被唐縣人民法院勾結唐縣公安局以非正常上訪為由多次拘留。此外,還因上訪被北京警方拘留數次。

 

16/1/2015       訪民賈鳳珍控告馬三家女子勞教所 被關久敬莊      [民生觀察]

遼寧省鞍山市訪民賈鳳珍因為要求執行勝訴的民事案件被法官毒打而上訪維權,為此,她再被遼寧當局被非法勞教,關進了遼寧省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在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內,賈鳳珍又遭到了勞教所的殘酷迫害。在她被解教後,她又開始多方投訴勞教所及其管教民警,結果又一再遭遇推諉。
今天,當她來到北京市中紀委反映此事時,卻不料被送進了北京久敬莊(接濟服務中心)關押。
據賈鳳珍反映,在她被關在馬三家女子勞教所時,她幾乎天天被毆打,有時甚至還被吊起來打,勞教所的管教王豔萍還曾用電棍點擊她的頭部,有時也用穿著皮鞋的腳踢她的全身,為此,她的下體都曾被踢的流血。
此外,王豔萍還不時的指使吸毒人員毆打她,有的吸毒人員本不願參與毆打,但她們卻被王豔萍強逼著動手毆打她,並且,在她被毆打完的時候,她還要被關進禁閉室不給飯吃。而另一管教任懷平,她也曾讓一個因為賣淫而被勞教的違法人員劉暢,使用帶釘子的大長板子毆打她,毆打的過程中鐵釘都紮進了她的腦袋裡,鮮血直流。對此,任懷平不但不讓醫生給她包紮傷口,還讓她帶著傷痛不停的幹活。就這樣,她在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內被摧殘折磨了兩年的時間,直至期其後被解教。
解教後,她開始上訪反映此事,但其結果卻是:司法部讓她去找遼寧省戒毒管理局。之後,他來到遼寧省戒毒管理局,而該局卻又讓她找當地戒毒所。到了當地戒毒所,戒毒所方面又稱“誰打你了你找誰!”。至此,賈鳳珍感覺實在是狀告無門。
今天上午,賈鳳珍再次來到北京中紀委上訪,但是卻又被員警送進了北京久敬莊關押。下午,當本工作室志願者電話聯繫賈鳳珍時,她說自己剛剛離開久敬莊,並且準備去撿菜維生。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