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2014 浦志強案退回補充偵查,呼籲中共立即釋放政治犯,哈達勉港人爭取自治權利

  在囚良心及被捕維權公民   10/12/2014 [維權 … 繼續閱讀 →...

 

在囚良心及被捕維權公民

 

10/12/2014 [維權網]      浦志強今獲見莫少平律師 其案被檢察院退回公安補充偵查
2014年12月10日星期三,本網從知情律師處獲悉:浦志強今天(2014年12月10日星期三)獲見莫少平律師,其案涉四宗罪11月13日就已經移送二分檢審查起訴,現被檢察院決定退回公安補充偵查。
知情律師稱:浦志強案2014年11月13日就已經移送二分檢審查起訴,因案巻多達74本,又近年底工作繁忙,故無法安排代理律師閱卷、複製卷宗。且該案檢察院已決定退回公安補充偵查,律師的閱卷、複製待補偵結束後一併安排。
經交涉,莫少平律師已經拿到了巜起訴意見書》。浦志強被控涉嫌尋釁滋事罪、煽動民族仇恨罪、煽動分裂國家罪、非法獲取公民個人資訊四罪。今天下午,莫少平律師首次在北京第一看守所會見到了浦志強,浦對上述指控全部予以否認。

 

10/12/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浦志強否認所有指控 案子退回補充偵查 
被捕的中國維權律師浦志強星期三對他的代理律師莫少平說,中國司法部門對他的“煽動分裂國家罪”等四項重罪起訴根本缺乏證據,他只是在新浪微博上就中國政府在新疆的民族政策和一些公眾人士等發表了一些個人觀點。

據浦志強的代理律師莫少平星期三對自由亞洲電臺表示,12月10號,他見到了浦志強案子的主訴檢察官,雙方交換了一下意見。主訴檢察官表示,浦志強的案子有74個卷宗,

“現在到年底了,工作非常繁忙, 11月13日警方將浦案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罪名包括“煽動分裂國家罪”等。他們正常地起訴審查是一個月,應該到12月13號截止,但是他們認為現在是年底,卷宗有這麼多,很難安排辯護律師查閱和複製這麼多卷宗。“
莫少平律師說,他們早就向檢方申請查閱和複製案件卷宗,他對檢方目前的做法持批評態度。主訴檢察官告訴莫少平律師,檢方要把浦志強的案子先退回公安機關補充偵查:“檢方把警方的終結起訴書提交給了辯護律師,涉及指控罪名有四項,其中,“煽動分裂國家罪”、“尋釁滋事罪”,“煽動民族仇恨、民族歧視罪” 的依據是浦志強的30多個微博,而“非法獲得公民個人資訊罪”是因為浦志強幫助中國媒體提供了一些企業的資訊資料。“
浦志強今年5月參加了一場由學者徐友漁組織、在北京電影學院教授郝建家中舉行的私人聚會,共同紀念天安門事件25周年。其後包括浦志強在內的五名參與者遭到警方拘留。其他四人後來被釋放,浦志強卻因為“涉嫌尋釁滋事罪”和“非法獲取公民資訊罪”被正式逮捕。
莫少平律師說,星期三下午,他和另外一名辯護律師前往看守所探望了浦志強,並把起訴書轉交給他,浦志強堅決否認檢方的四項指控:“浦志強說,他在新浪微博上發表的三十多個微博從來沒有散佈虛假的資訊,都是個人的觀點,其中涉及到到昆明發生的新疆維族暴徒砍殺民眾的事件,涉及到釣魚島的事,都是個人的觀點和看法,從來沒有宣揚民族仇恨,我希望各民族和平相處,他說,我提到中國政府應該對自身在新疆的民族政策進行反思,出現了這麼多問題,應該思考自身的政策。”
浦志強律師還表示,至於尋釁滋事罪,涉及到他在微博上對一些公眾人物的批評,例如申紀蘭、毛新宇、雷鋒:“這些都是公眾人物,他說,我只是對他們表示了自己的不同看法,例如申紀蘭作為人大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這麼多年,你從第一屆人大代表到現在,從來不投反對票,我只是對她的這一做法提出個人的不同看法。我對公眾人物的嚴厲批評並不違法,如果他們認為我損壞了他們的名譽,他們可以對我進行民事訴訟,但這不構成尋釁滋事罪。”
浦志強是如何看待就檢方對他的“非法獲得公民個人資訊罪”,莫少平律師說,“浦志強說,《財經》、《南方週末》等媒體要做一些企業的報導,委託我們律師事務所調查和收集這些企業的資訊資料的。”
今年49歲的浦志強參加過1989年的天安門民主運動,當時他是中國政法大學的學生,2006年,他曾在一篇文章中發誓,每年要去北京中心的那個廣場懷念死者。
浦志強遭到中國檢方重罪起訴一事已經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關注。星期三,美國駐華大使馬克斯•博卡斯發表聲明呼籲北京釋放浦志強律師,他表示,過去一年,中國有太多的公民僅僅因為和平地表達他們的觀點而成為囚犯。”

 

10/12/2014 [博訊] 浦志強被以30餘條新浪微博定“煽動分裂國家”等三罪
博訊記者獲悉,2014年12月10日,代理律師莫少平到北京市檢察院第二分院見到了承辦浦志強案的兩位檢查官,獲悉浦志強案已經於2014年11月13日移送第二分院審查起訴。目前,浦志強案已經退回公安局機關進行補充偵查,而浦志強的案卷多達74本。
莫少平律師拿到了此前公安機關對浦志強的《起訴意見書》,其上列出浦志強涉嫌尋釁滋事、煽動民族仇恨、煽動分裂國家和非法獲取公民工人資訊四個罪名。
對此,莫少平律師對博訊記者透露,浦志強涉嫌尋釁滋事、煽動民族仇恨、煽動分裂國家這三個罪名的依據,公安機關列出的是浦志強在新浪微博發出的30餘條微博,其中涉及尋釁滋事的是指涉及申紀蘭、毛新宇、雷鋒等六個人的微博;涉及煽動民族仇恨的是指,在昆明事件後,浦志強發出的要求執政者反思民族政策,改善民族關係的微博;涉及煽動分裂國家的是指,浦志強在微博上發出的關於釣魚島的微博。而涉嫌非法獲取公民個人資訊的罪名,則是財經、南方週末、新京報等媒體撰寫深度報導時,委託浦志強做的一些對企業的調查。
博訊記者發現,由於新浪微博早已將浦志強的微博刪除,因此對於這30多條涉及罪名的微博,目前無法在新浪微博上查到。
在拿到《起訴意見書》之後,莫少平律師還去北京市第一看守所首次會見了浦志強。莫少平律師向博訊記者強調,浦志強對這四個罪名的全部指控都予以否認。
博訊記者詢問目前浦志強律師的身體情況,莫少平律師透露,由於浦志強有高血壓、糖尿病,雖然在看守所也吃藥,但由於目前處於偵查階段,浦志強被高強度地進行詢問,審訊多達六、七十次,每次超過十個小時,因此目前浦志強的身體狀況不好,他的腿已經腫到膝蓋了。

 

10/12/2014 [對華援助協會] 關注南樂教案:南樂教會四百萬元被當局強行提走
河南南樂三自教會牧師張少傑正被羈押在獄中之際,該教會存放於銀行帳戶的近四百萬元現金被縣宗教局強行提走。而張少傑的三妹張翠娟和教會傳道人趙軍領,就分別被判18個月和“判一緩二”提出上訴,本周被二審法院駁回,維持原判。

今年9月9日,南樂教會會長張少傑牧師的三妹張翠娟及傳道人趙軍領,被當地法院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分別判刑一年六個月和判刑一年緩刑兩年。張翠娟不服判決,提出上訴。本周,二審法院宣判,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張少傑的二女兒張靈馨星期三(12月10日)告訴記者,傳道人趙軍領的上訴也被法院駁回:“12月9日,我接到趙軍領的電話,法院給他打電話,叫他10日去南樂法院拿判決書,就是二審的判決書,他問我收到資訊了嗎,我回答沒有。然後給律師打電話,律師也說沒有。但是,在下午,律師接到法院的電話,讓律師去拿二審的判決書。趙軍領拿到了判決書,說維持原判,不予開庭”。
張翠娟的丈夫賈利明週三告訴記者,其妻子被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法院也沒有開庭,就宣判了,維持原判”。
記者:什麼時候宣判的,什麼時候通知你們的?
回答:昨天通知,什麼時候判的不知道,他們沒有說。之前律師就說,可能維持原判,他也不會開庭。
張翠娟與哥哥張少傑在為教會土地使用權維權過程中,於去年11月16日,同時被拘留,後被判刑。張翠娟的刑期至2015年5月31日。賈利明說,週三上午曾到看守所要求會見,但被拒絕:“今天還去了濮陽市看守所,不讓見”。
記者:他們有沒有說,為什麼不讓見?
回答:可能要轉走(轉到監獄)以後才讓見,現在還不知道轉到哪裡,(刑期)還有五個多月。
張少傑牧師被南樂法院判刑12年後,目前在新鄉市的河南省第二監獄服刑。其女兒張靈馨對記者說,不久前,教會在當地銀行的一筆存款突然被縣宗教局提走,原因不明:“我們的錢被他們挪走了,三百多萬,不到四百萬”。
記者:被誰拿走了?
回答:被宗教局。他們自己組織的兩會班子,他們(把錢)挪走了。他們是違法的。因為沒有我父親簽字,也沒有我父親蓋章。

 

10/12/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張林的兩個女兒已在美國獲得政治庇護
圖片:瑞潔女士與張林的女兒張儒莉和張安妮在San Jose機場合影。(Reggie Littlejohn提供)

安徽異議人士張林由於維護女兒張安妮上學權利的活動,不久前被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判三年半有期徒刑。美國人權組織“女權無疆界”星期三發佈消息說,張林的兩個女兒目前已在美國獲得政治庇護。
12月10號國際人權日當天,美國人權組織“女權無疆界”發佈消息說,正在中國獄中服刑的安徽異議人士張林的女兒張安妮和張儒莉近期獲得了美國政治庇護。張安妮和張儒莉姐妹在“女權無疆界”網站透過公開信表示,過去一年,她們二人在美國生活、學業各方面進展順利,但父親張林仍在獄中受苦受難,令人擔心。張林目前被關在安徽省銅陵市監獄,這加大了他在蚌埠的父母去探監和送錢的難度。
“女權無疆界” 組織創辦人瑞潔-利特爾約翰(Reggie Littlejohn)12月10號在接受本台記者採訪時表示,張安妮姐妹每星期都通過Skype與還在中國的母親聯繫,並通過家人把自己的照片捎給在獄中的父親張林,不過由於中國監獄的限制,目前張安妮姐妹還沒有收到來自父親的任何信件。瑞潔-利特爾約翰說:“‘女權無疆界’組織每個月都給張林寄100美元,我們每個月都寄給他父母,由他父母帶給張林,以改善張林獄中伙食,否則張林每天只能喝稀飯、吃鹹菜。在目前的狀況下,我們在盡力與張林保持聯繫。”
張林從1989年起因為支持民運多次入獄,一直是國保監控的物件。2013年2月底,張林和已經在合肥入學的女兒張安妮被警方強行送回家鄉蚌埠。安妮的就學困境引起社會各界關注。各地維權律師和網友趕往合肥展開聲援小安妮重返校園的抗議活動;一些參加聲援活動的維權人士後來被抓捕,甚至被判刑。張林也於去年7月被當局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拘留。張林的女兒張安妮和張儒莉後經多方幫助,於去年9月來到美國,並住在美國人權組織“女權無疆界”創辦人瑞潔家。”

 

10/12/2014 [獨立中文筆會] 釋放因言獲罪囚徒,徹底終結文字獄——獨立中文筆會紀念國際人權日聲明
前天是本會榮譽會長劉曉波博士被捕六周年,今天又是他榮獲諾貝爾和平獎四周年,本會在此先轉發國際筆會新聞稿翻譯如下。
六年前,2008年12月8日,作家、人權活動家、獨立中文筆會前會長劉曉波被捕,他因異議寫作與和平活動被判十一年徒刑,目前仍在獄中。劉曉波作為《零八憲章》一份呼籲在中國保障基本人權並實行民主改革的宣言的主要作者之一,被加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監禁。
2010年10月,劉曉波因他為中國人權所做的長期非暴力抗爭,被授予諾貝爾和平獎。因他在獄中無法領獎,2010年12月10日的奧斯陸頒獎會上,代表他的是一把“空椅子”——國際筆會通常在會議上紀念獄中作家的一種標誌。
在宣佈他獲獎後的日子裡,他妻子詩人、藝術家劉霞未經任何指控或法律程式一直遭軟禁,她在北京的家至今仍被安全人員把守,無法與外界自由聯絡。
國際筆會認為,對劉霞的持續法外軟禁,是對她丈夫劉曉波從事人權工作的一種懲罰,筆會嚴重關注她的身心健康。
立即無條件釋放劉曉波,並解除對劉霞的所有限制。
國際筆會一直持續致力於使劉曉波獲釋,抗議對劉霞法外禁制,並長期呼籲中國的言論自由。2013年12月6日,國際筆會發佈關於劉曉波和劉霞的緊急行動通報;2014年10月2日國際筆會第80屆代表大會於吉爾吉斯坦比斯凱克通過關於中國的決議,呼籲釋放包括劉曉波在內的中國所有系獄作家和新聞工作者。在劉曉波被捕六周年之際,國際筆會要求立即無條件釋放劉曉波、劉霞和所有在中國因行使言論自由權而遭拘押者。
獨立中文筆會注意到,中國當局最近幾月濫用“危害國家安全”、“尋釁滋事”、“非法經營”等罪名迫害中國獨立知識份子和維權人士,包括對表達支持香港民主運動的內地人士大量拘捕,展開了新一輪的鎮壓,越來越多作家、記者、出版家、藝術家和公民社會活動家遭關押;同時,獨立中文筆會還極為震驚地注意到,香港警方日前在對民主抗議運動清場時,以“挑動”、“襲警”等藉口毆打以至逮捕新聞工作者,公然踐踏新聞自由,凸顯了香港的言論自由等人權狀況也日趨惡化。
自今年4月以來,本會會員高瑜、呂耿松、陳樹慶、王藏因自由表達相繼被加以不同罪名被捕,其中本會榮譽理事高瑜于上月以“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庭審未判;會員趙常青、張林、李化平被以“擾亂公共場所秩序”超期羈押一年多,前兩人先後於4月和9月被判刑2年6個月和3年6個月,後者自7月開庭審理後至今未宣判;加上仍在服刑的劉曉波、楊天水(12年)、朱虞夫(7年),已有10位會員被監禁。本會榮譽會員仍有2013年林昭紀念獎得主許志永等32人被監禁,其中現年73歲高齡重病的香港出版人姚文田被陷害以“走私罪”於今年5月判刑10年,維吾爾筆會會員、中央民族大學副教授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被誣以“分裂國家罪”於9月被處無期徒刑,81歲高齡的退休記者被先後加以“尋釁滋事”和“非法經營”兩罪嫌自9月起拘押至今,著名人權律師普志強自5月被關押後更被相繼加以“尋釁滋事”、“非法獲取公民個人資訊”、“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煽動分裂國家”等四項罪名移送檢察院起訴;本會獄中作家委員會救援名單上記錄的文字獄囚徒,已近60人未獲自由,為本會歷年記錄之最。
為此,獨立中文筆會再次呼籲國際社會,繼續和我們一起關注中國所有因言獲罪的作家、新聞工作者和網路寫手,關注包括香港在內的中國言論自由狀況持續惡化的現狀,敦促中國政府:尊重中國憲法和聯合國人權公約保障的公民言論、出版、集會、結社自由等基本人權,保障劉曉波、劉霞等文字獄囚徒及其受株連者所應依法享有的基本人道條件,儘早恢復他們的一切自由,並繼續“勞教制度”廢除後的司法改革,從刑法中根除“(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煽動)分裂國家罪”等以言治罪條款,徹底終結文字獄。

 

10/12/2014 [自由亞洲電台] 美國國務卿和駐華大使敦促中國政府釋放政治犯
星期三,美國國務卿克裡和美國駐華大使鮑克斯分別發表講話,敦促中國政府儘快釋放包括劉曉波在內的政治犯。但是星期四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表示,美國在人權問題上採用雙重標準,沒有資格對別國指手畫腳。

12月10日是聯合國人權日,美國國務卿克裡發表聲明,呼籲中國政府釋放包括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在內的政治犯。克裡說:“在這個人權日,仍然有太多的人還在為自由抗爭,太多的人因為追求自由的夢想而受到懲罰。今天,我們要提到一些人的名字,他們為推進自由而和平地做出了極大的努力,例如中國的劉曉波,埃及的艾哈邁德•馬赫爾以及各大洲的其他政治犯,我們呼籲釋放他們,同時要求他們至少得到完全符合國際準則的對待。”
美國駐華大使鮑克斯星期三也發表聲明,呼籲北京釋放劉曉波、維族學者伊力哈木以及維權律師浦志強和許志永等人。

 

10/12/2014 [新唐人]      當代〝緹縈救父〞案將再度開庭
被譽為當代〝緹縈救父〞唐山女大學生卞曉輝,因為要求探視被監禁的父親,今年3月和陪同前往的表姊陳英華一起被捕。案件在8月開庭之後,近期將會再度開庭。有律師表示,當局對卞曉輝等人的指控都是汙衊,不過也有辯護律師表示,至今沒有收到任何有關開庭的通知。
大陸社交媒體微信上最近流傳著一篇〝百男何憒憒不如一曉輝〞的文章,講述的是24歲的河北女孩卞曉輝,到監獄門前舉牌要求會見被非法判刑的父親時,被非法抓捕的事情。關注此案的北京律師董前勇10號告訴《新唐人》,卞曉輝的案子即將再次開庭。
北京律師董前勇:〝定的12號上午開庭,卞曉輝這個也是以她父親卞麗潮那個300條〝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名來構陷她。她先被抓,她母親也是被抓了。就是因為她在監獄門口要求按著正常的來見她父親,因為這個事情發到網上去,可能那邊為了掩蓋真相。〞
不過,和卞曉輝同時被抓的表姐陳英華的辯護律師表示沒有收到通知。
陳英華辯護律師鄭建偉:〝我現在沒有接到通知,沒有給我發來,比如說書面的通知以及簡訊的通知都沒有。〞
此案8月21號曾經在石家莊市橋東區法院開庭審理。在庭審過程中,律師們認為法庭違法,被迫退庭抗議。
鄭建偉律師透露,陳英華的另一名代理律師蘭志學,10號前往石家莊看守所試圖會見陳英華時,被看守所阻止,法院以上次律師退庭為由,不允許蘭志學再代理這起案件,而且還指派了石家莊當地的一名律師為陳英華的代理律師。
卞曉輝的父親卞麗潮因為修煉法輪功2012年被非法抓捕,被重判12年,獄方一直拒絕家人探視,今年3月3號,浙江法輪功學員陳英華陪同親戚周秀珍、卞曉輝母女,到河北石家莊第四
監獄要求探望卞麗潮,被拒絕,一周之後三人相繼被捕。

 

10/12/2014 [博訊] 國際人權日 各界當前在押、失蹤人士名單
在囚良心名單

10/12/2014 [博訊] 因聲援張林女兒的李化平、周維林案將於12月12日宣判
博訊記者獲悉,因為聲援張林女兒張安妮爭取教育權而被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刑拘李化平、周維林,其案件將於2014年12月12日下午3時,在合肥巿蜀山區人民法院第二法庭宣判。但由於有其他案件在身,李化平的代理律師張雪忠和周維林的代理律師朱久虎,都不能參與宣判。

周維林

朱久虎律師對博訊記者說,他要去東北出差,因此參加不了宣判。而由於《百年憲政》製片人沈勇平涉嫌“非法經營”一案也將於12月12日上午九時,在北京巿朝陽區法院溫榆河法庭第十二法庭開庭審理,張雪忠可能為出庭為沈勇平辯護,因此張雪忠律師也可能不能去參與李化平案件的宣判。
對於周維林案,雖然朱久虎律師為他作無罪辯護,但朱律師卻對案件不樂觀。朱律師對博訊記者表示:“我估計周至少是緩刑。”
對於李化平案,12月5日張雪忠接到法院通知說,李化平案件的審限延長至2015年2月6日。當時張雪忠發出資訊說:“據合肥市蜀山區人民法院通知,經報請最高人民法院批准,李化平案一審審限延長至2015年2月6日。請關心案件進展的朋友周知。”

姚誠與張林女兒張安妮

張林、李化平、周維林、姚誠四人因為2013年4月初在合肥圍觀聲援張林女兒張安妮爭取受教育權的運動而被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刑拘。
2013年初,張林女兒小安妮轉學到合肥上學後遭到警方干擾,因此引起全國一些網友到圍觀聲援張林女兒張安妮爭取受教育權的運動。2013年7月18日,張林被警方帶走並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刑拘。11月19日案件起訴到法院,年12月18日第一次開庭。2014年8月29日,蚌埠市蚌山區法院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判處張林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
張林被刑拘之後,李化平、周維林、姚誠也被被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刑拘。李化平案在2014年7月30日開庭,周維林、姚誠案於2014年8月6日同一天開庭。
因聲援張林女兒的李化平、周維林案將於12月12日宣判

李化平與張林女兒張安妮

 

10/12/2014  [博訊] 《百年憲政》製片人沈勇平涉嫌“非法經營”一案12月12日開庭

博訊記者獲悉,《百年憲政》製片人沈勇平涉嫌“非法經營”一案將於2014年12月12日上午九時,在北京巿朝陽區法院溫榆河法庭第十二法庭開庭審理。
代理律師張雪忠發出資訊說:“沈勇平案將於2014年12月12日上午九時,在北京巿朝陽區人民法院溫榆河法庭第十二法庭開庭審理。請關心案件進展的朋友周知。”

此前,朝陽區法院原定於11月4日對沈勇平一案進行開庭審理,但在開庭前一天,代理律師張雪忠卻接到開庭推遲的通知。
對於沈勇平被“非法經營”,網友“王者不默”12月8日在微博上說:“沈勇平,80年生,新餘人,北大畢業,近代史研究者,代表作為《容共與分共》。他的中國夢就是憲政夢,曾募捐資金拍攝《百年憲政》,免費下載。建三江事件中,他懸賞貪官線索,終於招來報復,今年4月,他被警方帶走,數月後被捕,非法經營罪。他說:他們每抓一位公民,就是往自己脖子上套圈繩子。”
對於沈勇平一案,博訊曾多次做過報導:《百年憲政》製片人沈勇平被以“非法經營”罪起訴(視頻),博訊也將繼續關注此案的進展。

 

10/12/2014 [維權網] 丁丁,你在哪裡?——家人尋找寇延丁

10月13日是你原定要回家的日子,撥打你的電話卻一直關機。60天了,按照你之前提供的行程計畫,猜測你可能的行走路線,通過各地的114查電話,聯繫到你10號晚間乘坐的列車上的乘警,知道你淩晨被警方帶下火車,通過臨時看押你的派出所,瞭解到你被海澱分局東升派出所拘捕,看上去一步一步離你近了,可是卻愈來愈遠。派出所答覆你被轉到海澱看守所(電話01062400850),但多次去看守所要求會見卻一再被告知查無此人。
天冷了,60天前你還是穿著單衣要去登山的,現在可有禦寒的棉衣?你到底在哪裡?法律規定拘留24小時要通知家屬,但家人至今沒有接到任何通知。聯繫海澱分局(電話01082519110)查到你在看守所,說家屬可以會見,到了看守所卻說查無此人;再多次聯繫海澱分局督察室卻又說只能律師會見,委託了律師滿懷希望趕過去還是查無此人。
85歲的老父親盼望你趕快回家,二姐在東升派出所、海澱分局、看守所、市局信訪接待處之間奔波,雖然得到了你確實被警方拘留的消息,但因為何事被羈押、現在到底在哪裡卻一直沒有確切的消息,每次按照警方提供的線索去尋找,卻始終沒有你的消息,難以想像警方的資訊、檔案系統會出現這麼低級的錯誤?
上個月去你山裡的小院摘獼猴桃,卻發現鑰匙打不開你的房門,鄰居說十幾天前被北京警方破門而入,帶走了幾箱東西,還換了鎖,能夠讓鄰居知道警方搜查你的住所,為什麼卻不能通知家人?
丁丁,你到底在哪裡?家人每天撥打你的手機,你那裡可有禦寒的棉衣?你的風濕病是否復發?你肯定知道年邁的父母每天惦念著你!希望你平安!
丁丁,家人需要知道你的下落。認識寇延丁的朋友,請幫忙尋找她,你可以幫忙打電話到北京海澱分局(電話01082519110),請員警幫忙尋找寇延丁。或寄明信片到海澱分局看守所,地址:北京海澱區蘇家坨鎮溫陽路25號,郵編101400,寇延丁收,表達對寇延丁狀況的關心。謝謝朋友們。
丁丁,我要找到你!!妹妹

 

10/12/2014 [維權網] 獄中的上海反腐英雄魏勤的母親去世,多位維權者前往悼念

2014年12月9日上午,上海維權者丁菊英、孫洪琴、唐霞珍、申琴芳等一行來到上海反腐英雄魏勤母親家中悼念魏勤的母親李翠英。魏勤因長期與專制抗爭,她的訴求不再是“希望被強拆的房屋得到合理的補償”。魏勤的訴求是:“結束專制,建立憲政民主”。她因勇敢地喊:“打倒共產黨”而被判刑2年3個月,本月24日將期滿釋放。
李翠英因思念在獄中受難的女兒魏勤,於12月7日上午含冤離世。追悼會定於12月11日下午3時在上海市寶山區楊行殯儀館常懷廳舉行。地鐵1號線寶安公路站。
據瞭解:12月9日上午,魏勤有員警押送看了其母親遺體,12月11日員警不再讓魏勤參加其母親的葬禮。
上海維權界得知這一消息非常氣憤,大家紛紛表示自願代替魏勤去寶山區楊行殯儀館常懷廳與魏勤的母親告別。

 

10/12/2014 [維權網] 洛陽因帶領數百村民起訴政府勝訴遭報復,七旬維權代表何伯亭被控“聚眾擾亂”遭“疲勞審訊”
因帶領253位村民起訴政府“違法徵收”涉及歷史文化街區保護案勝訴,並帶領大家控告區長錢群,要求追究其濫用職權罪、故意破壞文物罪以及故意破壞軍事設施、軍事通信罪的刑事責任。維權代表七旬老人何伯亭被報復性抓捕,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刑拘,並遭到當局的“疲勞審訊”酷刑。

據河南洛陽維權人士介紹:2014年9月23日,洛陽市中級法院作出(2014)洛行初字第1-253號判決:第一,確認洛陽市老城區政府《徵收決定》違法;第二,該《徵收決定》理應撤銷,但如果撤銷則有損“公共利益”,所以不予撤銷,責令洛陽市老城區政府針對資金不到位及沒有經過相關部門審批的問題採取相應的補救措施。
洛陽中院做出的這個判決,不但認定事實錯誤,適用法律也錯誤。該判決把老城區政府違法拆遷視作“公共利益”,而無視歷史文化街區應予保護的法律規定;在適用法律方面,避重就輕,讓本該撤銷的徵收決定給予保留,有意“完善”所謂程式以繼續推進違法強拆。有媒體報導稱此判決“將原本不可能依法啟動的拆遷合法化了”。
何伯亭、魯建平等253人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一是請求撤銷《徵收決定》,二是撤銷判決第二項內容。
2014年11月27日,河南省高院在洛陽中院巡迴二審開庭。庭審期間,面對訴訟代表和代理律師的質證,被告洛陽老城區政府代表自始至終未發一言。
庭後,何伯亭、張聚法、曾紅利、劉景武、熊聚林5名訴訟代表和10位元代理律師聯名控告洛陽市老城區區長錢群,請求相關國家機關追究錢群濫用職權的行政責任,並追求其濫用職權罪、故意破壞文物罪以及故意破壞軍事設施、軍事通信罪的刑事責任(在有提示牌的情況下,軍事通信光纜被拆遷人員挖斷)。”

 

10/12/2014 [自由亞洲電台] 酷刑下未妥協 哈達勉港人爭取自治權利 

12月10日為國際人權日,剛獲釋的內蒙古異見人士哈達,就囚禁期間遭受酷刑及非法關押,繼續提出申訴,希望當局平反冤案。另外,他又勉勵港人要爭取自治權利,以免走上內蒙古的道路。

哈達週三(10日)向本台表示,他被關押19年期間,人權狀況很差,今年6月曾寫過一份申訴狀,並在網上公開,其中提及當局對他施加各種酷刑,包括落毒藥,主要在食物中放置,然後睡覺期間放毒氣,令他身患多種病。體罸方面,法院人員及員警打過他,冬天讓他受凍、夏天在高溫中工作等。此外,他在赤峰監獄被“關小號”2次共99天,這些刑罰再加上經常囚禁在室內,他形容身體被徹底弄垮。
他又指,今天同學說幫忙讓他住醫院調養,他估計在這階段當局不讓他入院。大約1個月前,他曾向內蒙政法委打報告,要求做殘疾鑒定及司法鑒定,他們不批准,因為若證實他是殘疾,當局要負上法律責任。
哈達說: 我已經1個月前給內蒙政法委打了報告,說要給我做兩個鑒定,他們不給你做。這個東西以後,他們絶對要負法律責任,因為刑法明文規定,造成重傷害就是犯罪。
被問到囚禁多年對外面世界會否脫節,哈達指出,近日經常看電視新聞,也知道香港占中情況。他認為,香港人有自治權利,他們應該這樣做,當局是不會妥協的,但作為香港人,應該爭取自己的權利。他不清楚人大決定後,港人占中是否有用,但認為捍衛自己權利可以理解。至於占中即將清場,哈達說香港占中已經兩個多月,情況還可以,換作大陸,員警早已鎮壓。另外,哈達又以內蒙古作比喻,認為香港走上同一條路。
哈達說: 內蒙是在中國成立的少數民族,剛開始時它確實有一些自治權利,但後來一步一步剝奪,到現在什麼都沒有了。香港也是走這條路,它今天剝奪這一個,明天剝奪你那一個,最後你跟這個內蒙差不多。
哈達妻子辛娜及兒子威勒斯,週二由派出所用車送到呼和浩特北面的加州華府高檔社區,與哈達見面。他們已經5個月被阻止探視,母子2人週三再到那裡探望哈達。辛娜表示,總的來說,丈夫被關押19年後重獲自由,一家三口能團聚,這個很難得。昨天,她激動得心臟病發,她希望今後不要重演她家的悲劇。她認為,黨內正派勢力發揮作用,丈夫才能獲釋。
辛娜說: 我覺得現在能讓哈達出來,能給他有這個房子,我覺得也是黨內正派勢力起作用,因為哈達是周永康抓的,現在他被抓起來。我覺得中央應該追究這些責任,所以說這個事件是形勢所迫。
自11月17日起,哈達從被軟禁4年的地點,被當局安排入住加州華府社區。哈達早前向本台指,當局要他答應條件才可居住,他不接受,所以要另找居所。他指,由於當局曾警告不可返回妻子辛娜家,也不想連累其他親屬,他希望提出申訴獲得賠償,用這筆錢生活及治病。
哈達申訴狀內容反映3個問題:第一,他對被判15年刑期的案件本身有異議;第二,對刑滿後被關押4年屬違法,要提出控告;第三,株連妻兒的問題。

哈達被關押19年後,12月9日,其剝奪政治權利4年期滿獲得釋放。
哈達於1995年12月10 日被公安逮捕。翌年,被法院以“分裂罪”及“間諜罪”判處15年徒刑。事件涉及他創立“南蒙古民主聯盟”,爭取南蒙古民主自由權利等。哈達在2010年12月10日刑滿出獄後,他與妻兒仍被限制自由。其後,哈達被關押在呼和浩特一處地方達4年。妻子辛娜被指控非法經營判刑,判3年緩5年,兒子威勒斯被指控涉嫌吸毒,關押1年多。

 

10/12/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席海明再次籲請關注哈達及內蒙古人權問題
國際人權日前一天,九號,內蒙古著名異議知識份子哈達暫時獲得自由與家庭團聚。流亡德國的保衛內蒙古人權同盟主席席海明先生籲請國際社會進一步關心幫助哈達及內蒙古人權問題,使他獲得徹底的自由。
十二月九號,從中國傳出,著名內蒙古維權領袖哈達先生,從十九年的監禁生活中突然暫時獲得自由,不再有公開的員警監視,得以與家人團聚。這個消息立即被歐洲的各人權組織,以及流亡歐洲的蒙古族異議人士,漢人民運組織關注。
德國受迫害族群協會,人權協會等在報導中希望中國政府對哈達的迫害,不要繼續從出了專業監獄,進了特殊監獄,撤離公開員警,改換秘密國安,繼續沒有任何人身自由。流亡德國的保衛內蒙古人權同盟則呼籲國際社會,從哈達被關押十九年的殘酷現實中看到,內蒙古人權問題以及哈達被迫害後的身心狀況的殘酷性,嚴重性。為此,記者在十二月十號,國際人權日清晨六點半,採訪了剛剛下夜班的該同盟主席席海明先生。
對於哈達先生暫時獲得自由,席海明主席對記者說,“這個消息聽到後我非常高興。本來哈達是五年徒刑,按照國際人權準則來看就是不合規矩的,踐踏人權的,但是十五年坐滿後,又非法地關押了四年。所以我一直在說,這是他們本身在踐踏自己的法律,就更不要說國際法了。”
為此,關於哈達的暫時釋放,席海明主席說,“哈達現在出來了,作為他的朋友我非常高興。此外讓人也非常痛心,十九年就這樣過去了,他的身體現在也非常不好,他要回復到正常人的生活需要有一段平靜的時間,我希望他能夠儘快回復。”
對於哈達受迫害長達居然十九年,幾乎成為中國連續關押最長的政治犯,席海明主席說,“第二呢,對於哈達,他是我們蒙古人的曼德拉。他不是為了個人問題去坐監獄的。他是為了蒙古人的權利。這點我們蒙古人都清楚,當然我們也希望國際社會注意到。但是哈達進監獄居然十九年,這說明蒙古族問題現在大家關注不夠,這個是更重要的。”
為此,席海明主席說,今天是國際人權日,哈達之所以受到殘酷迫害如此長,讓我們痛心地看到,國際社會對哈達和內蒙古問題關心的力度不夠。“因為對於國際社會來說,過去內蒙古幾乎是被遺忘的角落。現在因為哈達問題,內蒙古問題總算是再次引起關注。我覺得這也是哈達十九年的監獄在國際社會引起的結果。所以我現在覺得,國際社會應該更加關注哈達的命運,更加關心哈達所代表的,所為之奮鬥的內蒙古民眾的權利問題。”

 

10/12/2014 [維權網] 人權活動家胡俊雄被拘押35天后獲釋
北京訪民電腦技術普及工程師、著名人權活動家胡俊雄先生在被北京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羈押35天后,於本月5日已經獲悉,目前又投入電腦普及工作中。
胡俊雄是湖北籍民主維權人士,長期在北京堅持給訪民普及電腦技術。今年10月31日在北京一老訪民家中維修電腦時,遭到警方上門帶走,隨後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拘留,直到12月5日才獲釋出來。
胡俊雄簡歷:
胡俊雄:男,生於1962年11月,籍貫:湖北省黃岡市黃梅縣。
1982年大學畢業,1982年至1995年在當地從事氣象技術工作。
1995年之後從事科普工作,並關注中國人權狀況,致力於推進社會改良。
1998年底全國組党運動興起時,胡俊雄在湖北黃岡與同道們組建了中國民主黨黃岡黨部,成為中國民主黨最早的市級組織。
1999年,胡俊雄被黃岡市公安機關抓捕,後來被辦理取保候審而遭到長期監視居住。2006年胡俊雄再次被刑拘,後因查不出問題而再次被取保候審。
之後多年,胡俊雄在杭州、上海、北京等地從事電腦技術普及工作,主要以北京的德賽電腦培訓為基地,長期致力於在訪民中普及電腦技術,培訓了數以萬計的上訪維權人士。
2014年10月31日上午10點多,胡俊雄在北京市西城區被稱為“奧運勞教老人”的王秀英家裡為訪民義務維修電腦時,遭到北京市豐台區公安局刑警在沒有出示任何手續的情況下強行帶走。
之後被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關押在北京市豐台區看守所,至12月5日獲釋。

 

=====================================================================

訪民訴冤,公民維權

 

10/12/2014 [維權網] 馬勝芬告廣州市越秀區公安局不作為案今開庭
今天(2014年12月10日星期三)下午2點,馬勝芬訴廣州市越秀區公安分局(局長蔡巍)不作為,在越秀法院217法庭開庭。廣州維權人士肖育輝作為馬勝芬的公民代理出庭參加了訴訟。被告廣州市越秀區公安分局法人代表局長蔡巍,未出庭,僅派兩民警出庭應訴。有十多名來自各地的訪民及維權人士參加旁聽。
法庭在經過法庭調查、辯論、最後陳述後,法官宣佈休庭。整個庭審僅持續了一個小時。
據瞭解,今年5月10、11日,馬勝芬的合法權益受到不法侵害,於是她報警求助。然而報警求助後,警方出警不力,她的合法權益仍然沒有得到保護。這樣她不滿意警方的不作為,故5月15日,她向廣州市越秀區公安分局提出當時出警情況記錄資料的資訊公開申請。申請提出後,廣州市越秀區公安分局沒有按相應的程式給出答覆。這樣馬勝芬才將廣州市越秀區公安分局告上法庭。

 

10/12/2014 [維權網] 河南洛陽智殘人士被誘簽“協議”涉及全家7口,敗訴後家人被以“拒不履行法院裁定”抓捕拘留

2014年12月9日上午十一時許,河南洛陽澗西區法院動用四五十號人把四級智障人士劉鐵娃的女兒劉豔麗強行從家中抬出塞進車中抓走;至今不知去向。
12月10日上午,姐姐劉萍與鄉鄰一行七人坐公車上法院問其妹下落,剛下公車就被不明身份的二十餘人強行抬到車中帶走,下落不明。直到晚上,劉萍打出電話給他丈夫郭凱稱:自己已經被關在拘留所,但未來得及說為什麼被拘留。
洛陽維權人士和劉萍丈夫郭凱表示,由於洛陽存在多起這類的“司法拘留”,因此估計劉萍及其妹妹劉豔麗是被以“拒不履行法院裁定”罪名拘留,目前是刑事拘留還是行政拘留尚不清楚,家屬未收到任何法律文書。

 

10/12/2014 [維權網] 許乃來要接回自己的孩子 救助中心竟無理拒絕

昨日(2014年12月9日),因支持香港占中被刑拘、後絕食抗爭40多天、現仍在豐台731醫院臥床休養的許乃來,委託他的朋友到北京朝陽未成年人救助中心接回自己的孩子——8歲的小女孩許嚴之,但遭到救助中心竟無理拒絕。

以下內容據其朋友的口述整理:
“我們一行7人受許乃來的委託到朝陽未成年人救助中心接許嚴之。大概是上午10點50到的。中心的工作人員態度傲慢無禮,拒絕查看我們出示的委託書及許乃來口述委託的錄影、拒絕接待我們,就隔著鐵柵欄門站著。竟然還質問我們:你們拿了派出所的手續了嗎?沒拿手續去找員警去。我們這裡是公對公的,任何個人不接待!
隔著鐵柵欄門說完這兩句,工作人員轉身就走了。
我們詢問過許乃來後,只好打114查豐台公安局電話找雲岡派出所電話。打通電話後,接電話的警員換了兩撥人來答覆。一會兒說負責此案的龔副所長已調走,一會兒又說我們管不了,你直接跟救助中心聯繫,能接就接,不能接我們也沒辦法。
我們再次來到救助中心門前。這次工作人員還是愛搭不理,沖我們喊,不是跟你們說過了嗎,找員警去。這時有個上衣是警服褲子是便裝的人走出鐵門。
他說自己代表中心給我們正式答覆。稱自己是北京公安局駐中心負責治安的員警。
我們給他看過許乃來的委託。他說這無法證明許乃來和你們的身份,我們為孩子的安全考慮,不能隨便把孩子交給你們。我們說,那好,那請你們去聯繫派出所,請他們去核實許乃來的身份和委託關係。他說派出所的事情我們管不了。我們說我們是受孩子父親許乃來的委託來辦理接孩子的事務,我們來盡這個責任的,你們就要阻礙嗎?
他說孩子當時是經許乃來本人同意,交托給救助中心的。後來中心還找到孩子的大伯,但她大伯拒絕接走孩子,所以孩子才一直在這裡的。
他說你們去找派出所員警,讓員警帶著交接時的回執來接孩子。我們說我們已經打電話聯繫上了當時經辦此事的雲岡派出所,接電話的員警說辦不了。那我們怎麼辦?那請你們去找員警聯繫一下?他說,我們不管這些。
我們說,我們受孩子親生父親的委託來接回孩子,來幫助父親承擔監護孩子的責任,這還不夠嗎?他說,不夠。他說,即使是許乃來本人來接,也必須獲得員警的許可拿到手續才行。
和這個“員警”理論半天,今天北京的氣溫很低,我們幾個人實在冷得受不了了,就分頭離開了。”
經查北京市2004年實行的《未成年人保護條例》有這樣的表述:“未成年人有權對涉及本人利益的事項發表意見。”,以及“對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的行為,任何組織和個人都有權予以勸阻、制止,並有權向未成年人保護委員會或者有關部門投訴、舉報。”
比照國務院辦公廳於2011年發佈的《關於加強和改進流浪未成年人救助保護工作的意見》,其中有這樣的內容:“幫助流浪未成年人及時回歸家庭。救助保護機構和公安機關要綜合運用救助保護資訊系統、公安人口執行資訊系統、全國打拐DNA(去氧核糖核酸)資訊庫和向社會發佈尋親公告等方式,及時查找流浪未成年人父母或其他監護人。”
所以,救助中心以不能核實孩子監護人身份、以及以孩子安全的考慮為藉口,阻斷並變相剝奪孩子父親的監護照顧權利,這樣做是不是很無恥呢?

 

10/12/2014 [維權網] 人權日上海維權者丁德元遭員警綁架

2014年12月10日人權日中午,上海維權者丁德元在人民廣場被員警綁架到廣場派出所。當時,丁德元在路上行走,一名員警(警號017302)突然氣勢洶洶地上前攔住丁德元,不讓他往前走一步。這時,警車裡出來5~6個員警一起抓丁德元,儘管丁德元奮力掙扎,但仍被強行推上警車帶走。直到下午2時左右,丁德元獲釋。
丁德元是上海浦東新區合慶鎮人,因宅基地和工作的利益受到侵犯而上訪。在上訪過程中,他清楚地認識到老百姓有冤無處伸的根源在於專制制度。因此,丁德元滿腔熱情地追求憲政民主,他已經明白,只有憲政民主,自己和全中國的所有老百姓才能真正擁有《憲法》賦予公民的各項權利。

 

10/12/2014 [權利運動] 回國投資遭欺詐,劉小鵬帶領家人露宿外交部
浙江省義烏市文成縣大嶨鎮前垟巷93號劉小鵬世界人權日前夕致電權利運動:中國政府是最會踢球和忽悠的政府,海外僑胞劉小鵬回國維權一年半,每個部門都不管,都說一個很可笑的藉口,說我中國沒有戶口,合法權益得不到保障,我只好帶著媽媽和兒子睡在外交部門口。

1992年,劉小鵬移民義大利,並取得永久居留權。2006年,劉小鵬湊齊324萬人民幣回國投資,與浙江省義烏市天元置業有限公司簽訂購置該公司開發的濱江商鋪房產合同一份,約定2009年9月30日交付使用。但合同到期後,天元置業有限公司拒不履行合同,劉小鵬向有關行政部門,得到的沒完沒了的推諉與不作為。
在交涉過程中劉小鵬還發現,開發商居然改變規劃,壓縮綠化率,導致建造的商鋪無法領取產權證,而開發商已經預收了投資者20多億,這等同於詐騙。劉小鵬與其他受騙的投資人到義烏市公安局以“開發商涉嫌詐騙罪”為由報案,但公安局拒不受理。
這幾天外交部又在忽悠人,稱沒有人給他們送“鈣片”,現在海外僑胞因為投資國內遭詐騙,被迫帶家人于世界人權日露宿在了你外交部門口,你外交部又有何作為呢?

 

10/12/2014 [權利運動] 世界人權日:訪民蜂擁而至北京亮馬河
今天是世界人權日,是為紀念1948年聯合國通過《世界人權宣言》的日子。在國內向黨和政府告狀伸冤無望的訪民們蜂擁至聯合國駐京機構,年復一年重複經歷著被北京員警抓到馬家樓訪民集中營的“遊戲”。
江蘇訪民余南哲從北京發出資訊,稱在北京亮馬橋(外國大使館與聯合國駐京辦區域)地鐵站,早已經待命的大批員警見人就抓上車,強行送馬家樓。到馬家樓後發現,由於進久敬莊的車排的太多,車子排成了長龍,我們坐的車連大門都進不去。
前幾天的12月4日,中華人民共和國為紀念1982憲法而設置的“12.4”法制宣傳日(現在升級為“國家憲法日”)日子,因為北京當局每年都會以維穩名義大規模抓捕訪民,所以在京訪民貼切地稱之為冤民日。現在到了世界人權日,在國內告狀伸冤無望的訪民們蜂擁至聯合國駐京機構,希望國際社會關注中國大陸地區的人權問題。

 

10/12/2014 [維權網] 山東臨沂67位訪民赴省城揭露省委欺騙中央和民眾的醜聞
2014年12月8日,來自山東臨沂的67位訪民聚集在山東省委省政府門前,以自身的悲慘遭遇和經歷揭露抗議山東省委弄虛作假、欺上瞞下,公開宣稱“對中央巡視組轉交我省的16312件信訪事項,目前辦結率達到100%,結服率達到51.6%。”的謊言和醜聞。
當天,67位訪民先到山東省委遞交書面材料,但工作人員拒絕接收。他們又轉到山東省政府信訪局和省人大遞交書面材料。
隨後,他們被濟南和來自臨沂當地的大批員警和負責穩控這些訪民的各自轄區政府工作人員包圍。在員警的威脅、恐嚇和訪民所在當地轄區政府工作人員的“勸解”下,訪民們陸續被遣返或自行離開濟南。
據山東官媒《齊魯網》報導,“根據中央統一部署,2014年3月29日至5月28日,中央第四巡視組對山東省進行了巡視。7月10日,中央巡視組向山東省委回饋了巡視意見。按照黨務公開原則和巡視工作有關要求,現將巡視整改情況予以公佈。”
官媒公開的《中共山東省委關於巡視整改情況的通報》中宣稱,對於中央巡視組回饋的意見是:“認真辦理中央巡視組移交的信訪舉報件”;“確保事事有人抓、件件有著落”;“對中央巡視組轉交我省的16312件信訪事項,目前辦結率達到100%,結服率達到51.6%。”

 

10/12/2014     中國維權大事記——(2014年11月24日—12月7日)

10/12/2014     國際人權動態——(2014年11月24日—12月7日)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