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0/2014 葉海燕被警方帶走,孫濤、謝文飛被戴腳鐐刑拘,尋找蘇昌蘭、胡俊雄,高瑜身體狀況不佳,浦志強身體尚好,法輪功冤獄:于溟、張海霞

  在囚良心及被捕維權公民   31/10/2014 [博訊 … 繼續閱讀 →...

 

在囚良心及被捕維權公民

 

31/10/2014 [博訊] 突發:葉海燕被警方帶走,家被抄

10月18日,葉海燕在推特表示:堅決支持香港學生爭取獨立自由的權利,抗議對學生和平請願施加暴力。這是我第一次剃光頭,我想明確我的立場。

11月31日據淩浩波推特消息:今天中午11點30分左右,十幾個警察進入葉海燕家裡,未出示手續,把葉海燕帶走了。留下五個警察,多處翻揀,抄走了兩台筆記型電腦、三部手機、一隻移動硬碟、葉海燕的身份證,11點50左右離開。
早前葉海燕曾表示她在大陸的微博帳戶遭當局封殺,葉海燕此次被抓或和她在推特轉發聲援相關香港占中的消息有關。

31/10/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女權工作者葉海燕被警察帶走 聲援香港占中已有百人被捕

中國女權工作者葉海燕星期五上午在武漢住所被十多名警察抄家,並將其帶走。她的男友淩浩波當天中午表示,公安帶走兩台筆記型電腦,三部手機,相信與葉海燕在網上聲援香港占中有關。據稱,一個多月來,各地先後有約一百人因聲援香港市民要求真普選被捕。
設立在武漢市新洲區的中國民間女權工作室創辦人葉海燕,星期五(10月31日)上午被當地公安抄家。
北京維權律師唐吉田當天對本台表示,他接到葉海燕男友的短信後,才知道公安這次行動。
他說:“說家裡去了警察,把東西抄走了一些,我估計可能和網上一個活動和現實中或多或少跟挺香港占中有關,但是我現在說不準。”
記者:關於占中方面好像抓了很多人?回答:對,至少有一百人左右。最近這幾天的新情況還沒有補充進去。
葉海燕的男友淩浩波當天對記者說,大約11點30分,十多名警察進入葉海燕家,來人未出示任何手續就把葉海燕帶走。而留下的五個警察,抄走了兩台筆記型電腦、手機及移動硬碟,歷時20分鐘。
他說:“11點30分左右,公安敲門,我就在門口,有十幾個警察在門外,要進來。進來後要葉海燕去派出所,期間沒有出示任何證件,也沒有出示手續,也沒有說是傳喚,也沒有說是刑事拘留或行政拘留,把人帶走後,留下五個警察在房間裡面翻檢,拿走了葉海燕的電腦,還有孩子用的電腦,一個移動硬碟,三部手機,還有葉海燕的身份證,他們開了一個清單,但他們拿走了,沒有留下影本。”
淩浩波還說,公安至始至終都沒有說明帶走葉海燕的原因,他相信與聲援香港占中有關。
“沒有原因,任何證件、手續都沒有,也沒有說帶她到哪裡去,可能是派出所。我當時也問了,今天能不能回來,他們沒有說,因為今天星期五孩子要放假,如果回不來要另外安排。”
記者:涉嫌什麼東西,是不是跟網上聲援(占中)什麼有關,您估計?
回答:如果一定要說原因,我不敢保證,可能和那個(香港占中)有關,可能和剃光頭(聲援占中)有關,但是剃光頭的國內也有幾十人了。
記者:葉海燕有剃光頭嗎?回答:有剃(光頭)。
長期致力於女權運動的活動人士葉海燕,2005年,在武漢成立了“中國民間女權工作室”,主張性工作者作為公民的各項基本權利更應該得到保障,2011年8月在廣西博白註冊了浮萍健康服務工作室,繼續為性工作者維權。
據瞭解,自香港民間9月28日發起“和平占中”運動以來,各地聲援者遭到警方傳喚、行政拘留,甚至以“尋釁滋事”等罪名刑事拘留。公安對這些聲援者的活動,高度關注。
據維權網消息稱,本週四,長沙基督教青年梁太平、卓宇等一行人赴岳陽,看望舉牌支持香港占中而被刑拘的劉東輝家屬,受到國保關注。本週一,曾舉牌聲援香港市民的長沙異議人士謝長禎,被治安拘留十天。同一天,廣東維權人士蘇昌蘭也因此被公安刑事拘留,至今不准與律師見面。
唐吉田對此表示:“這些被以所謂尋釁滋事或其他涉嫌罪名拘留的,沒有任何法律依據,很多人對香港民眾爭取真普選的權利表示支持,實際上也是在踐行公民權利,把香港可以為內地借鑒的法制,自由方面的經驗用來參考。”
唐吉田認為,中國公民通過聲援香港市民所表達的願望,對內地社會的穩定有積極意義。公安目前採取的應對方式只能加劇官民矛盾,不利於社會和諧。

31/10/2014 [維權網] 著名婦權人士葉海燕今被警方帶走

今天(2014年10月31日星期五)中午11點30分左右,武漢市公安局新洲區分局十幾個警察進入葉海燕家裡,未出示手續,把葉海燕帶走了。留下五個警察,多處翻揀,抄走了兩台筆記型電腦、三部手機、一隻移動硬碟、葉海燕的身份證,11點50左右離開。
下午3點到3點20分,武漢市公安局新洲區分局來三人,再次拍照、查抄。扣押物品有:一張光碟(“我們要平等”的女權行動影集)、一個桌上型電腦箱、一個移動硬碟、一個軟面抄手寫本。我的筆記型電腦因存有艾未未紀錄片,也列入了清單。目前葉海燕應在陽邏街道派出所。

 

31/10/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孫濤被刑拘

南方街頭運動人士孫濤被刑拘,律師週五在看守所會見。南方街頭運動人士孫濤,上週三(22日)與野渡在褔建寧德火車站被廣州國保帶走。孫濤被指控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目前被關押越秀區看守所。
知悉事件的吳魁明律師指,廣州國保上週三在寧德火車站,當場向孫濤開出刑拘通知書,他的刑拘由當天開始。而律師周小春今天曾到看守所會見孫濤,他不服被拘留,不願意穿囚服、戴手鐐及腳鐐,但孫濤不怕被拘留,並且對事件樂觀。
吳魁明律師說: 據說現場(寧德火車站)已經給他開了拘留通知書,那麼應該是他們4個人的照片問題。今天的消息是說他在裡面不服,不願意穿囚服,也不願意給他們弄手鐐、腳鐐。
他又指,孫濤與另外3名南方街頭運動人士謝文飛、王默、孫立勇,拍了一張支持香港占中照片,估計刑拘與此事有關。另外3人也被刑拘,關押越秀區看守所。此外,張聖雨也拍過支持占中的照片,猜測他被刑拘,但暫時下落不明。

31/10/2014 [維權網] 律師首次會見被刑拘南街民主維權人士孫濤

本網獲悉:2014年10月31日星期五,律師首次會見了被刑拘南街勇士孫濤。以下是周小春律師對今天會見孫濤的情況的介紹。
周小春律師:今天會見孫濤的情況:上午九點,我第一個辦好會見手續,等了約二三十分鐘,孫濤搖晃地走進來,問他腳怎麼回事,他說因他不穿看守所的衣服,看守所便銬了他雙腳併攏,手沒有限制。
他是27號晚上到的越秀看守所,29號江西寧都的國安來提過他,問他到寧都幹什麼?他說我來找人。
30日越秀公安提他,拿支援占中的圖片問他是否屬實?孫濤不理他們,也沒說什麼,而且沒有簽筆錄。
他說廣東國寶在福建抓了他後,在甯德關了幾天。他說越秀的伙食比白雲差,他在裡面不幹活,裡面的同倉人都佩服他。他在裡面每天有空鍛煉身體。他說不必送錢,要內褲和七分褲,以及秋衣送幾套。他倉號121。

 

31/10/2014 [博訊] 因香港占中被刑拘的南街人士孫濤、謝文飛被戴腳鐐

博訊獲悉,此前因為聲援香港占中而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的南方街頭運動人士謝文飛、孫濤,在廣州市越秀區看守所被戴腳鐐。10月31日,代理律師周小春在越秀看守所會見了謝文飛和孫濤,因兩位拒不認罪拒穿囚衣,被上手銬腳鐐。

周小春律師發出資訊說:“【律師首次會見南街勇士孫濤】今天會見孫濤的情況:上午九點,我第一個辦好會見手續,等了約二三十分鐘,孫濤搖㨪地走進來,問他腳怎麼回事,他說因他不穿看守所的衣服,看守所便銬了他雙腳併攏,手沒有限制。他是27號晚上到的越秀看守所,29號江西寧都的國安來提過他,問他到寧都幹什麼?他說我來找人。30日越秀公安提他,拿支援占中的圖片問他是否屬實?孫濤不理他們,也沒說什麼,而且沒有簽筆錄。他說廣東國寶在福建抓了他後,在甯德關了幾天。他說越秀的伙食比白雲差,他在裡面不幹活,裡面的同倉人都佩服他。他在裡面每天有空鍛煉身體。他說不必送錢,內褲和七分褲,以及秋衣送幾套。他倉號121。”
此前,代理律師吳魁明會見謝文飛後,也透露謝文飛被戴“定鐐”。當時吳魁明律師發出微信說:““謝文飛因和王默、孫立勇等公民于2014年10月3日上午在廣州增城街頭拉橫幅聲援香港民眾佔領中環爭真普選,當晚即被當局拘捕,冠以尋釁滋事罪名,進去看守所後一直喊口號,被認為不服管教。”“其被廣州越秀區看守所管教實行‘定鐐’(將雙腳雙手四肢被銬在同一個直徑八釐米左右的鐵環上),從早上八點至第二天十點左右約二十六小時,期間無法正常喝水、拉尿、睡覺,後改為實施「八字鐐」(環扣環將雙腳銬在一起),時間長達一百零四小時。‘定鐐’期間無法正常穿褲子,十月五日、十月八日兩天滴水未進。現生活上需要衣服、牙膏牙刷、紙巾等日用品。”
10月3日上午,南方街頭運動人士謝文飛、孫立勇、王默、孫濤、漁夫穿著黑衫,廣州街頭拉起“自由無價!支持香港為自由而戰!——南方街頭”的橫幅,當晚謝文飛、王默、孫立勇、王福磊等人被抓。
10月23日,回到福建的孫濤在福建寧德九仙禪寺被六名廣州國保跨省抓捕,當晚18時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自香港占中以來,因聲援香港占中而被刑拘、失蹤的南方街頭運動參與者共五人,目前謝文飛、王默、孫立勇、孫濤四人被刑拘,而張聖雨仍處於失蹤狀態。

 

31/10/2014 [維權網] 劉曉原:尋找蘇昌蘭(圖)

2014年10月31日星期五上午九點,我們陪蘇昌蘭的丈夫陳先生到了佛山市南海區桂城派出所尋找蘇昌蘭的下落,門衛保安打了治安和刑偵部門電話,兩個部門推來推去,門衛聯繫上抓走蘇昌蘭的吳警官,他又推脫說不知道。我提出要見所長和督查,門衛不給聯繫,把我們推到派出所信訪室。信訪接待室人員態度又差,經過交涉,找來兩個警官接談。讓我沒想到的是,把人抓走五天了也不給家屬手續;更讓我沒有想到的是,一個區公安分局下面的派出所辦公大樓,竟然如此雄偉壯觀!
經過交涉,兩警官在信訪室接談,不告知蘇昌蘭是否被拘留。隨後,去到南海公安分局找督查部門,門衛把我們帶到信訪辦,我們示明是找督查投訴,接待警官稱,分局信訪與督查是一個部門。等了一個小時,只給信訪告知書,說六十天內答覆。離開南海分局,又去到佛山市公安局,我說找督查投訴,門衛室警察讓我們先去找市局信訪辦。市局信訪辦說,區分局信訪辦已受理過了,市局信訪辦不能再受理。我說,本來就不找信訪,而要找督查的,是門衛室要我們來找的。信訪辦警察告訴我們,可以在市公安局門口打110,讓110通知督查接待。我打110後,一個督查來到門衛室,聽了我們反映的問題。我懇請督查對南海分局警察違法行為進行監督,他則要求我們耐心地等待南海分局信訪辦答覆。——如今,蘇昌蘭被警察傳喚帶走五天了,仍然不知她具體下落,信訪辦竟然說要在六十天內答覆,草芥人命!
下午2時30分,我們陪蘇昌蘭丈夫陳德權到佛山市人民檢察院控告。檢察官在門衛室旁邊的一個不到五平方米的房子接待。他查驗我們證件後,還要授權委託書。我們說只是陪同,他本人在場,由他作控告。檢察官記錄了陳德權的控告後,讓他回去下周等答覆。
下午在佛山市人民檢察院控告後,我們又去了南海區看守所查詢,沒有查到蘇昌蘭羈押在此。警官建議我們去拘留所查查看。拘留所就在看守所的後面,我們向拘留所工作人員說明來意,工作人員認出了蘇昌蘭丈夫,說不是已查過嗎?沒這個人呀。工作人員態度還不錯,又幫我們查了一次,仍然查不到蘇昌蘭資訊。我們返回時,再去看守所查詢,女警官在電腦上查了,說確實查不到這個人。我問是否會關在其他的區,她說有可能,建議我們去查查看。
今天,我們陪蘇昌蘭的丈夫分別去了佛山市南海區桂城派出所、南海公安分局、佛山市公安局、佛山市人民檢察院交涉控告,還去了南海區看守所、南海區拘留所查詢,仍然沒査到蘇昌蘭的下落。令人氣憤的是,佛山市公安局信訪辦竟然稱,在 60天內作出書面答覆。

 

31/10/2014 [博訊] 沒有任何手續北京豐台刑警帶走幫訪民的胡俊雄

博訊消息,10月31日上午11點20分左右,胡俊雄在北京奧運老人家給訪民修電腦,被豐台6、7個刑警強行帶走。記者晚間撥打胡俊雄的手機已經處於關機狀態。
記者於是又聯繫了當時在場的北京訪民王鳳仙,她說胡俊雄上午在她那修完電腦正聊天呢,進來六七個警察,亮了一下證件,說是豐台刑警,要給在場的人都登記,當時有警察還想翻東西,被她攔住了,說你們要開櫃子搜東西得有搜查證。
王鳳仙說她當時要給片區警察打電話,因為“我這兒西城區,豐台區的刑警到我這兒也得片警帶著來呀”,刑警說特殊情況不用聯繫片警,王鳳仙堅持給片警打電話,豐台區刑警不讓她自己打,要了電話號碼他們打。並不許在場的六位訪民給外界聯繫,有個訪民當時可能是發微信,被他們制止了。
片警到了後看了刑警的證件,承認了他們的身份。當時連王鳳仙在內共六個訪民,他們的身份證號都被做了登記。然後那些刑警就要帶胡俊雄走,王鳳仙他們就問,為什麼帶他走,有手續嗎?刑警說口頭傳喚,沒手續。至於抓人原因,刑警說“保密!”胡俊雄當時也問為什麼抓他?刑警說你自己幹的事自己不知道!?
電腦工程師胡俊雄是湖北黃岡人,長期以來一直在北京為訪民開辦的電腦培訓班免費維修電腦,為此多次被抓捕。2013年9月初在去訪民家維修電腦途中被綁架上車,遭到暴力毆打。

31/10/2014 [民生觀察] 湖北黃岡胡俊雄今天被豐台警方跨區抓捕

湖北黃岡胡俊雄,今天上午10點多在北京市西城區手帕口南街,奧運勞教老人王秀英家中被豐台區公安局刑警帶走。
王秀英老人說,前幾天民警就到她家找姓胡的,還問她家有沒有閣樓。今天來了有6、7個警察,進門就要找姓胡的,因為他們不是轄區民警,她的女兒王鳳仙不允許他們查看身份證,那幾個警察叫來了轄區的民警把他們身份證逐個登記,之後把胡俊雄帶走。截至發稿時胡俊雄的手機仍處於關機狀態,目前情況不明。

 

31/10/2014 [維權網] 長沙網友去看守所給謝長禎送溫暖

2014年10月31日星期五,長沙網友小彪今天剛和周偉去長沙市拘留所欲看望被行政拘留十天的謝長楨先生(民主黨人謝長髮的弟弟),卻被告知要2014年11月6日才能會見,因為規定七天之內只能會見一次,昨天(10月30日)謝的妻子已會見過。
他們被告知到2014年11月7日上午謝長楨的拘留期滿將會獲釋。此前謝長楨是因與網友在長沙岳麓山拉橫幅申援香港占中,因此被行政拘留。

 

31/10/2014 [維權網] 宋莊王琳、重慶羅亞玲近日取保獲釋

2014年11月1日星期六本網獲悉:2014年10月2日于北京宋莊被抓人員之一藝術經理人王琳女士于昨日(10月31日)被取保候審獲釋。
另,重慶羅亞玲已於前日2014年10月30日晚獲釋出獄,目前在醫院,醫院名稱地址不詳。

 

31/10/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在柙高瑜身體狀況不佳

被拘留6個多月的中國資深傳媒人高瑜,其律師表示,高瑜耳水不平衡病經常發作,亦有心臟病及高血壓。
高瑜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一案,9月24日已移交法院起訴。新任代表律師莫少平、尚寶軍,上週五(24日)再度到看守所會見。其中,莫少平律師表示,會面約1小時,高瑜說這段時間經常梅尼爾症(耳水不平衡)發作,情況比前嚴重,看守所有提供藥物,還包括高血壓及心臟病藥物。他指,這次會面主要核對相關證據,以及起訴書指控她涉嫌犯罪基本的事實及相關的情節。
他又指,高瑜明確提出她在公安機關的有罪供述,她是被逼的,警方用她兒子的安全來威脅她。同時,她在檢察院審查起訴階段,檢察官提審她及接起訴書時,她亦說同樣的話,因此,律師向法院提出準備非法證據排除的程式,不能採信高瑜的有罪供述。
莫少平說: 我們認為高瑜她在公安局的偵查階段,她本身的有罪供述,證據線索證明她的供述是被逼,所以,我們按照法律規定,啟動非法證據排除的程式。
案件起訴書主要指控高瑜把官方檔傳至境外。外界推測該份檔是去年4月22日,中共中央廳印發一份《關於當前意識形態領域情況的通報》,簡稱9號檔,該份檔曾在紐約明鏡月刊刊登。
官方新華網指,去年8月,某境外網站刊登一份中央機密檔,隨後多個網站轉載,引起社會關注。北京警方迅速成立專案組調查,其後鎖定疑犯高瑜,今年4月24日將她抓獲,並在其住處找到重要證據。高瑜即日被刑拘,其子趙萌及國務院前官員姚監複,涉同案被刑拘,先後被取保候審。

 

31/10/2014 [新公民運動] 律師會見浦志強 飲食有所改善身體尚好

康少見:老浦昨天見了律師。在時隔又半月餘後,昨天下午,律師會見到老浦。據聞,老浦身體尚好,心態樂觀平和,飲食方面有所改善。近段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的日子 裡,他和振紅 一直沒人提審,無人就所謂案情過問二人。他一直在看書。關於他何時自由,則沒有消息。朋友,願你們早得自由。

 

31/10/2014 [博訊] 倍受關注的范木根黑拆血案的肇事者庭前會召開

2014年10月27日至29日,蘇州抗暴英雄范木根,黑拆血案的六製造者庭前會議,在蘇州市第一看守所召開。數十公民看守所門前舉牌《范木根正當防衛的事實真相不容》《嚴懲血拆黑社會兇手 捍衛私有財產》等橫幅抗議法院、看守所程式違法。范木根的兒子范永海提出當事人范木根應到庭前會議現場。而范木根的代理律師著名的人權捍衛者王全章被趕出會議現場。
范木根案發生在2013年12月3日上午10點50分,一群暴徒手持鐵棍、兇器闖入范木根家中,對范木根和家人進行毆打,並逼迫他們在拆遷協議上簽字。不從!暴徒們把范木根的兒子范永海打的頭破血流,妻子顧盤珍手臂被毆打致骨折。案發現場范木根3次撥打110報警,但公安就是不出警。萬般無奈范木根被迫拔刀自衛。當場刺死一名歹徒,另一名歹徒因搶救無效死亡。范木根卻因此被“以故意傷害罪”刑事拘留,並以同罪批捕。現羈押在蘇州市第一看守所。

而黑拆血案是一起有組織、有蓄謀的團夥犯罪,其中6人(已有兩人死亡)肇事者的罪名卻是「尋釁滋事罪」這同一案件的兩個罪名極不對等。前者最高可判死刑,而後者最高可判處有期徒刑5年。
官方慣用的一面倒的辦案手法,特別是把范木根的代理律師趕出法庭,社會各界更是質疑不休。
為正義呼喚,為真理呐喊,求事實真相已成為此案的主題。目的是以此推動中國社會的法治進步。

 

31/10/2014 [新唐人] 三捏其罪開庭未果 妻在美營救於溟

10月31號,遼寧省瀋陽市沈河區法院,對三位已經關押了一年多的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庭審,由於其中一人拒絕法院指定的辯護律師,法院只好休庭。在這三人中,有一位年輕的企業家,已經是第四次遭到非法關押。而這一次,因為當局給他捏造的罪名證據不足,已經兩次遭到法院拒絕,他身在美國三藩市的妻子正在公開抗議,呼籲中共無條件釋放她的丈夫于溟。我們來看看。

于溟妻子馬麗:〝我今天站在這裡,是要求釋放我的丈夫于溟。〞
這是美國三藩市居民馬麗,正在中共駐三藩市總領事館前,抗議中共對丈夫于溟和其他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10月31號,馬麗的丈夫于溟和其他兩位法輪功學員,在瀋陽被非法庭審。于溟的辯護律師王全章告訴《新唐人》,由於另一位法輪功學員高敬群,拒絕法院為他指定的律師,並要求自己的委託律師出庭,庭審不得不中止,11月18號將再次開庭。
今年43歲的於溟,是瀋陽小有名氣的企業家。20多年前,還在餐館打工的他,為了給自己的未婚妻穿上自己喜愛的衣服,突發奇想開起了服裝廠,短短幾年積聚了大量財富,擁有近百名員工。于溟還協助繼母辦了一家慈善機構,無償收留孤寡老人、和無家可歸的兒童以及殘障人士。
于溟妻子馬麗:〝修煉之後,他增長了智慧,有了一個好的生活習慣。他的脾氣原來並不好,年輕嘛,當時也賺了一些錢,吃喝玩樂什麼的,後來修煉之後,事事能為別人著想,雙方老人都照顧得很好,這麼多年遭受了各種不公平的待遇,但是他一直對人們就很和善。〞
不過,年紀輕輕就成為當地成功商人的于溟,卻歷經了近8年的牢獄之災,在監獄裡,於溟遭受過高壓電擊、綁死人床、拴狗鏈、關小號、曝曬、冷凍、灌食、手指釘竹簽等各種酷刑折磨。

 

31/10/2014 [大紀元] 黑龍江當局疑藥物毒害法輪功學員 製造冤獄

近日據悉,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動力區法輪功學員張海霞已被香坊區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張海霞的丈夫文英洲被非法判刑四年,主導判刑的法官為郭相喜。在三週前的庭審當日,張海霞的家人發現張海霞神情極為異常,已不認識家人和律師,因此強烈懷疑張海霞在看守所遭到藥物迫害。
據明慧網報導,張海霞一家居住在哈爾濱市動力區。張海霞修煉法輪功,丈夫文英洲並未修煉法輪功。2014年6月18日早晨7點多,哈爾濱市公安局、香坊公安分局警察,夥同軍民街派出所警察闖入文英洲、張海霞夫婦家中,綁架了夫婦二人及他們21歲的女兒文博(後被放回)。

張海霞被非法關押在哈爾濱市第二看守所後一度絕食抗議迫害,身體極度虛弱,醫生已下病危通知書。可是香坊區法院仍於8月20日在哈爾濱第二看守所對張海霞夫婦進行非法開庭。家屬為張海霞和文英洲請了律師做無罪辯護,張海霞的律師是董前勇、王宇,文英洲的辯護律師是李敦勇。開庭時,張海霞是被人背出來的,身體很虛弱,但頭腦清醒。當日庭審,因為法官袁越無理趕走兩位辯護律師而被中斷。
10月10日,香坊區法院法官郭相喜主導了對張海霞、文英洲的第二次非法庭審。然而,就在開庭的前一天,即10月9日,辯護律師在看守所會見張海霞時,發現她言行極為異常。
當時張海霞是自己走出來的,身體似乎比以前恢復了很多,可是她居然不認識自己的辯護律師了。她問律師:「你是誰啊?」律師很吃驚。而且張海霞也不知道第二天,即10日,就要再次開庭。按法律規定,開庭至少應該提前三天告訴當事人。
會見中,張海霞總是重複說:「昨天淩晨一點才到哈爾濱。」並說她「去新疆了」。律師問:「怎麼去的?」她不吭聲。律師說:「去新疆要坐火車啊。」她就跟隨著說:「是坐火車。」律師問:「在哪兒下的車啊?」她又是不吭聲,律師問:「是哈站嗎?」她馬上又說:「是哈站。」張海霞還說,有一個李法官說過會公正公平的給她審判,並且有個張醫生給她治療了。
接近中午時,獄警要領張海霞回去吃飯,律師問獄警:「當事人為甚麼反覆說去新疆了呢?」獄警沒有任何驚訝的表情,平靜地說:「迷糊了吧。」隨後就將張海霞帶走了。
張海霞的家人和律師對張海霞異常的言行充滿疑慮。
10月10日上午,香坊法院在黎明法庭對張海霞和文英洲第二次非法庭審。
只見張海霞自己走了進來,而且低著頭,在法警的引領下,逕直走了過去,沒有看自己的親友,也沒有看自己的女兒。這與其性格和上次庭審大為不同。上次開庭張海霞雖然被人背著進來,她一直看著親屬和女兒,喊著女兒,看到親人時,還激動地哭了起來。
這次非法庭審中,張海霞幾乎都是在他人的引導下說話,反應遲鈍。當公訴人李小丹問張海霞「甚麼時候被抓的和被抓經過」時,張海霞說:「去年被抓的。」她已不記得是今年被綁架的了,怎麼被抓的也不清楚了。張海霞在回答問題時,似乎都不記得自己的過去了,而且其它的事,她甚麼也不會說了,也想不起來了,以前她自己所說的話,她都記不得了。
日常生活中的張海霞性格剛強,記憶力極好,而且律師多次會見時,都提及自己是今年6月18日被抓,就是在身體極度虛弱的情況下,她也能清晰地記得自己被抓的經過。
法庭退場的時候,張海霞的女兒文博情緒激動地跑上前去,喊著媽媽,告訴媽媽要堅持,不能迷糊。而張海霞只是保持著一種禮貌性的微笑,點頭示意,沒有說話,沒有喊女兒,沒有任何其它表示。此前9月20日,當時張海霞正在醫院治療,女兒文博去醫院要見媽媽,被警察阻擋在病房外,病床上的張海霞聽到女兒的聲音,費力地喊著女兒。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張海霞的表現卻讓人感到陌生而機械,似乎她已經不認識自己的親人了。
律師無罪辯護 法官多次無理阻止
當日法庭上,三位辯護律師就公民擁有信仰自由權利和當事人沒有破壞法律實施等方面,共同為正義發聲。
王宇律師辯護說:「張海霞,我的當事人,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公民,怎麼能破壞法律實施呢?法輪功以『真、善、忍』為做事的準則,怎麼破壞了法律實施呢?另外公民有信仰自由,我的當事人沒有破壞任何法律實施,請公檢法的人員不要做真正破壞法律實施的人!」
董前勇律師辯護說:「法輪功修煉者遇事向內找,以『真、善、忍』為做事標準,不打架,不吸煙喝酒。在修煉過程中去掉嫉妒心、爭鬥心,修心向善,怎麼能破壞法律實施?翻牆軟件,為甚麼翻牆?中國封鎖國外網站才要翻牆,法輪功修煉者,包括我的當事人,我沒有看到任何破壞法律實施的跡象。希望公檢法人員,給我的當事人一個公平公正的審判。」
期間一個法警拿進來一個字條,交給法官郭相喜,郭看後,並沒有說明誰給的字條,也沒有公示字條內容是甚麼。在四次左右的質證階段,法官三次打斷王宇律師的講話,王宇律師提出三次法官迴避,法官不予理睬,並讓書記員記錄在案。

中共當局到底對張海霞做了甚麼?
在張海霞、文英洲被迫害案件中,公、檢、法、司相關人員草菅人命,不斷加重迫害,並以「救治」之名,大行迫害之實。張海霞被抓當日,即因心臟病發作,被救護車送到省醫院。隨後軍民派出所劉軍、徐曉峰和省醫院護士根本不和家屬商量,強行給張海霞打針,致使張海霞全身不能動彈,而且下身大流血。張海霞捂著胸口說心臟極度難受,警察對此竟不理不睬。
幾個月來,絕食抗議迫害的張海霞生命垂危,一直在省五院治療,直至9月下旬,身體情況仍然不好,不能走路。可在庭審之前,外表身體卻突然好轉。更令人蹊蹺的是,她不再絕食抗議,神智完全與以往不同,不能主觀判斷和分析,只能按照別人的引導說話。這一切的「救治結果」,似乎都在配合不法人員,完全不是意志剛強的張海霞的所為。
張海霞到底經歷了甚麼?在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藥物迫害一直鬼影重重。張海霞所有的親友都在質疑,張海霞是不是被中共當局施以了藥物,從而使邪惡迫害能夠得逞?

 

=====================================================================

公民維權,訪民訴冤,非法拘留

 

31/10/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六四抗暴者檔案–邵淩才發表演議獲刑4年

64-shao-ling-cai-350.jpg1989年6月6日,年輕教師邵淩才激於義憤,在濟南數千人的機會上發表演講,抗議中共的屠殺行為,並揭露便衣警察的罪行﹐因而獲罪4年。1993年,被釋放後的邵淩才依然被管制,生活艱難,但他初衷不改,堅持民間維權活動。他堅信,歷史會恢復本來的顏色。
根據89濟曆法刑字第89號刑事判決書顯示,只有26歲的邵淩才﹐因為在六四之後還參與了抗議鎮壓活動,他被判處了4年有期徒刑,其罪名是聚眾擾亂公共場合秩序罪。他當時是是山東省濟南第一機床廠教育處職工學校教師。
該份判決書稱,1989年4月至6月,北京爆發了大學生爭取民主運動,遠在濟南的邵淩才,積極組織並參與當地群眾的遊行回應北京的學生運動,並多次發表演講。“六四”後,全國各地聲援北京的運動進入高潮,1989年6月6日,濟南市數千人集會,抗議當局對學生的屠殺。邵淩才在集會上發表演說,也因此被被當局派出的便衣警察盯上,並抄邵淩才的自行車牌照號。
據當時的參與者表示,邵淩才當時指出這個人是便衣,隨後,該便衣警察受到現場憤怒的群眾圍攻。但這一切,都被當局記錄在案,準備進行秋後算帳。中共在全國範圍內開始鎮壓後,濟南當局表現得特別積極,邵淩才和很多濟南抗擊中國當局暴行的人,都被逮捕,19歲的職業中專生孫寶河甚至被判處死刑而槍決。
根據這份判決書顯示,1989年6月19日,山東當局抓捕了民運活動的積極份子邵淩才,8月4日被濟南市曆下區檢察院批准逮捕,1990年1月20日,濟南市曆下區人民法院對邵淩才進行了秘密審判,以所謂“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執行此次審判的審判長是于洪啟、審判員鄒寶龍、曲新華,書記員許莉。
旅居美國的6.4命運參與者丁郎父表示,從這個判決書上,可以清楚地看到一個時間順序。六四那天,六三晚上我在天安門廣場。我是看著撤退的。我在天安門廣場南路,人民大會堂南路,掉鏈子,我在修鏈子,修好了我進廣場就進不了了。而濟南民眾的抗議,在6月6日。
丁郎父說:前面也沒有什麼,就是說他4月到6月,參加了民主運動。然後他的主要犯罪的事實呢,因為他,他說這個人是便衣,這個是6月6號嘛,天安門廣場已經殺人了。群眾出於憤慨,就對這個便衣警察拳打腳踢,不是他拳打腳踢,他就成了這個被判4年有期徒刑。你想這個國家是什麼國家,我們想的話,你說它是個滑稽吧?也不是。說它是鬧劇吧,那它很嚴肅。
在中國有著艱難維權經歷的丁郎父指出,六四之後,共產黨用了很多罪名構陷這些民運人士。聚眾擾亂公共秩序,就是其中一種。所謂的法律條款,就是他們隨意捏造而已。
丁郎父說:他這個犯罪事實就是,誰說誰是警察,那你就犯罪了。這個肯定共產黨的法律它是可以隨意解釋的,刑事案件的一個,那些要素都完全不具備。他完全充其量就是說話的事情。
即使在被抓之後,邵淩才也堅信自己無罪。他拒絕認罪,並不服從管教的行為,遭到了監獄方面的打壓。
在看守所的一年裡,邵淩才被迫一直睡在地上,因此導致患上了風濕性關節炎。1990年5月,邵淩才被送往監獄後,因為拒絕認罪和服從,被一獄警用警棍電擊15分鐘。
邵淩才被判刑後即被原單位除名。1993年6月18日,邵淩才從山東省微山縣岱莊(煤礦)監獄釋放後,只能自謀職業。為了養家糊口,他先後幹過燒鍋爐、押解員、看傳達室等。2000年經人介紹在濟南市衛生學校(中專)做英語老師,深得學生的喜歡,學校甚至準備給他轉正,在調檔時發現了他的“政治問題”,學校立即將他辭退。此後,他只能以打臨時工度日。
由於邵淩才患有遺傳性“視網膜色素變性”,監獄生活加重了他的疾病,視覺直線下降,最後連看傳達室的工作都丟了。儘管如此,當地政府拒絕向邵淩才提供低保。
2007年初,邵淩才的妻子從濟南原首針織廠下崗,每月僅有400元的生活費,全家生活非常困難。儘管如此,邵淩才和妻子還是堅持讓兒子上了大學,兒子也非常努力,這是這個家庭最大的安慰。
牢獄之災,並不能改變邵淩才追求民主的初衷。出獄後,儘管處境艱難,他依然沒有忘記在六四鎮壓中死去的人和那些遭受殘酷鎮壓的人。近些年,每到六四紀念日,他和六四難友們都會想法組織聚會紀念。
經過中國當局長達25年的資訊封鎖,六四事件,在國內已經漸漸被人們遺忘。但他們說,真相,總會有還原的一天。

 

31/10/2014 [自由亞洲電台] 維權人士倪玉蘭身患多病 出獄一年多次被逼遷

中國著名維權人士倪玉蘭自去年10月出獄至今,一年內多次被公安逼遷。本週四,她第二次被迫離開原出租屋,另覓居所。她週五表示,非常擔心再被警察騷擾,以致無處棲身。目前,倪玉蘭身患多種疾病,需要靠藥物維持身體運作。

長期幫助訪民維權的倪玉蘭週四發微信說,他們在這個月底就要搬家,將面臨再次流落街頭。因為仲介說,他們無法承受警方的壓力,所以不能再把房子租給他們。多次因維權被判刑的倪玉蘭,曾獲荷蘭人權捍衛者鬱金香獎。由於她家房子被拆,長期淪落街頭,靠熱心人士接濟維持生計。

倪玉蘭的丈夫董繼勤週五對本台表示,因房東受到公安的壓力,目前居住的房屋業主不予他們續租。“去年10月5日出獄,我們租的東四五條房屋,住了還不到一個月,警察找仲介和房東,轟我們走。沒有辦法,在西城區租了一間房子,警察又來搗亂,又把房東和仲介找到派出所去,又轟我們走。這不是到一年了,他們不續租了,昨天被趕出來的。”
這是倪玉蘭自2013年10月出獄以來,被警察第二次趕出出租屋。董繼勤說,無奈之下,週四晚間找到另外一處房屋。目前最擔心的是妻子的健康狀況,因為最近查處多種疾病。
“出來以後沒有住在大街上,又租了一處小房子,因為倪玉蘭身體很不好,頸椎、腰椎都有毛病,懷疑胸四椎是腫瘤。禮拜一做了核磁共振,還沒有看結果。她的甲狀腺也有問題,腎臟也有問題,很多地方有囊腫。”
曾經是一位維權律師的倪玉蘭,因抵抗強拆,為自己也為訪民維權,2002年至今,已經三次被判刑。最後一次是在2012年4月,她被羈押近一年後,再度被以“尋釁滋事”和“詐騙”罪,判刑兩年八個月,而她的丈夫董繼勤也被以“尋釁滋事”罪,判刑兩年。2013年10月5日刑滿出獄。
身患多種疾病的倪玉蘭生活不能自理,需要輪椅代步。
她週五告訴記者:“昨天警察在下午五點來的(逼遷),然後又開著警車走了。去年(2013年)11月1日,十七、八個警察就強行轟我們離開,這期間有三個國家的外交官來看我,因為他們知道我又被驅趕。6日,我們被強行逼遷。現在他們又要我們儘快離開出租房,說要把我們的東西扔出去。他們不但威脅我,還威脅我的女兒,跟蹤到我女兒的單位,強迫單位辭退我女兒。我們現在走投無路。”
現年54歲的倪玉蘭非常擔心剛找到的新住所再度不保。
她說:“昨天我們找到的房子,已經搬過來了。但是不知道警察什麼時候會再來驅趕我們。”
記者:從去年您出獄到現在,趕了你們幾次?回答:搬家三次,我們也是沒有辦法總是去找房子。
倪玉蘭畢業于中國政法大學,自1986年開始從事律師工作,為弱勢群體爭取權益。後因“妨害公務罪”先後兩次被判刑,並被警察毆打至尾骨斷裂,雙腿殘疾。2011年12月,倪玉蘭案在北京開庭前夕,獲得荷蘭政府設立的人權捍衛者鬱金香獎,表揚她對捍衛人權作的貢獻。該獎項主要表彰世界各地致力於改善人權的傑出人士。

 

31/10/2014 [權利運動] 河北被“妨害公務罪”構陷的武金花請求關注

我是河北井陘武金花,身份證號130121196309010228.聯繫電話15128143868。我從2006年開始上訪反映政府官員征地補償和未征先占存在的貪腐問題。2008年9月4日,因井陘縣久拖不答覆,到國家信訪局信訪。
2008年9月9日到2008年10月13日期間,被井陘縣政府與公安非法拘禁三次,搪塞我六份違法答覆,都無處覆核,鎮長潘繡花,政協副主席劉蘭田在給我答覆時每次都嚴厲的警告我:“再上訪抓你!”。
2008年10月16日,我一家三口在老家門口果然分別被抓。鎮政府與縣公安偽造證據,法院枉法裁判說我一家三口“共同妨害公務”,判我兩年半、我丈夫一年半、兒子半年的冤獄,直到2014年4月15日刑滿。
該冤枉案經過申訴後,河北省高級法院於2013年10月21日裁定指令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重新再審。2014年7月29日在石家莊市中院公開開庭,到10月20日作出“撤銷原裁判,返回井陘縣重新審理”裁定,但井陘縣法院司法不作為拒不送達,我又去北京最高法登記,10月22日23日到中央電視臺找記者,被北京警察送久敬莊接濟中心。
井陘縣去了8個人強硬把我拽回,我再次找井陘縣法院要裁定,井陘縣法院才勉強將2014年8月8日中級法院的“撤銷原裁判,返回井陘縣重新審理”裁定給我。井陘縣法院為什麼將中院裁定拖近三個月不送達?期間是不是又搞什麼名堂?我不管井陘縣法院和貪腐官搞什麼名堂,案卷中所有的證據都不能證明我們有共同“妨害公務”的行為,我堅決要求改判無罪,維護法律尊嚴,維護社會的公平和正義。
求各大媒體,各位領導支持,關注。監督井陘縣,依法公開、開庭審理我一家三口被“妨害公務”案件。還法律清白。武金花QQ2026544604.請求領導重視.

 

31/10/2014 [維權網] 黑龍江冤民竇玉成因四中全會維穩被無辜行拘(圖)

黑龍江七台河市冤民竇玉成2014年10月14日被當地接訪的從北京馬家樓強行截走,10月15日押送回原籍,當地派出所的警察對他講,你在北京是沒幹什麼,之所以拘你是因為北京要開黨會了,上邊要求上訪的接回來一律拘留,你要感覺冤出來你再去告吧。竇玉成旋即被無辜行政拘留5天,這是他不到一年第三次無辜被行拘。
竇玉成是黑龍江省七台河市桃山區人,因為耕地被政府強佔房屋被政府強拆且賠償過低已經上訪維權多年,2013年8月3日在北京上訪的他被當地接訪的抓住,遭到桃山區駐京辦接訪主任高厚巨和接訪人員孟繁華等人的毒打,于當天雇傭黑保安把他押送回當地派出所,8月4日被拘留,8月5日當地派出所看他傷勢過重送竇玉成住進醫院。

2013年8月28日逃過一死的他返回北京向案發地豐台區洋橋派出所報案,洋橋派出所受理了他的報案,並司法鑒定他被毆打致輕傷,洋橋派出所派出兩位警官偵辦竇玉成被傷害案,隨著案情的就要水落石出,洋橋派出所辦案的警官開始明顯的弄虛作假和袒護犯罪分子,2014年5月更是私自將司法鑒定的輕傷改為輕微傷,竇玉成不服多方上告,但都狀告無門。
最近有七台河市和竇玉成相識的公職人員告訴他,不要指望北京警方再為你做主了,桃山區政府為了阻止駐京辦主任因為傷害罪被捕,丟了政府的面子,已經向北京有關人員送了200多萬了,洋橋派出所的辦案警察也告訴竇玉成,把輕傷擅改成輕微傷是領導讓做的,他只是在奉令行事。
現在又回到北京上訪的竇玉成誓言不懼強權暴政,將上訪維權進行到底,以維護自己的權利以權益。

 

31/10/2014 [權利運動] 上海馬亞蓮因北京APEC會議被囚黑監獄

非洲的一隻蝴蝶煽動一下翅膀可能引起北美一場颶風,這是自然版的蝴蝶效應;北京即將舉行的一場APEC會議,讓一千公里外的上海風聲鶴唳,這是政治版的霧霾效應。
昨天(10月30日)上午,剛剛於八月底動過乳腺腫瘤大手術的上海訪民馬亞蓮到醫院配藥,被尾隨的警察強拉到黃浦區公安分局老西門派出所,說為了APEC會議能夠給各國首腦和國際媒體留下“和諧”印象,要“請”馬亞蓮再到郊區呆一段時間。對公安的要求,馬亞蓮表示自己剛剛做大手術,需要時時去醫院複查,不能再與以往那樣關押在人煙稀少的郊區黑監獄。
公安見馬亞蓮以死相拼,請來了老西門街道辦的、類似於因日軍侵華而淪陷時期的偽保長領導,最後決定“人性化”關到漢庭旅館黑監獄內。馬亞蓮說:自己身患多種疾病,大手術後傷口依然疼痛難熬,低血糖發作,一天中只喝了一點稀粥,希望社會各界正義的人們給予關注。

 

31/10/2014 [六四天網] 安徽4名警察帶走來英 下落不明

今晚,安徽省蚌埠市經開區朱同玲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安徽4名警察帶走來英,下落不明。
來電稱:2014年10月31日晚上19時,我妻子來英【安徽蚌埠官員否認蚌投集團處理來英案承諾】被4名公安帶走,不知去向,我先後找了勝利派出所、南湖派出所、航華派出所3個派出所,都沒有找到。
這4名公安,當時只出示了一下傳喚證,給看一眼就收回了。

 

31/10/2014 [民生觀察] 河南洛陽訪民胡大料因拉橫幅被羈押在看守所

河南洛陽訪民胡大料10月28日在洛陽火車站被洛陽市公安局抓走,羈押在洛陽看守所。
胡大料的丈夫李三虎說,他的8個孩子政府都不給上戶口,也不給分地,他們就多年上訪,現在全家居住在北京,前幾天鎮政府給他們打電話,讓他們回去辦孩子的戶口。27日下午他們夫妻就一起回鎮政府,當時事沒辦成,28日他們就去退返回北京的車票,結果在火車站洛陽公安局的警察拿著胡大料的照片來抓她,說是她在北京拉橫幅了,北京警方在找她。29日李三虎到洛陽公安局問胡大料的情況時,警方告訴他,胡大料在洛陽看守所,他們不拘她,等著北京來接。現在李三虎還在洛陽等著辦孩子的戶口。

 

31/10/2014 [六四天網] 河北喝醉死法律援助22萬 魏慶祝阻搶屍入獄半年

今晚21時35分,河北邢臺柏鄉縣訪民魏慶祝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河北500警察等破門搶屍,魏慶祝受傷入獄半年。
來電稱,2003年1月10日傍晚,河北省邢臺市柏鄉縣公安分局的1名警察到我大哥開的中醫診所,讓我把我三哥魏慶震(逝年36歲)從公安分局拉回家,我在分局見到我三哥時,他一句話也不說,分局的人說他喝醉了。直到11日中午,我三哥回到家中11個小時後暴斃。我隨即向柏鄉縣公安局報案,法醫來我家做的屍解,我一直在旁仔細觀看。
因為我三哥生前沒有任何疾病,第一次屍解報告的結論是:雙肺高度充血急性呼吸衰竭死亡。我認為,屍解報告中漏寫了我三哥左手背上的1大1小2個深達1釐米的原點、睾丸焦黑、心肝肺胃脾都大了、還有食管破裂、腦內有血液,這些都是我在一旁親眼看到的。我為了保存證據,把我哥的屍體用冰櫃冰封在家5年。
2008年4月15日上午9時許,縣政府派人到我家來拉我哥的屍體,我不同意,要求他們給我解釋第一次屍解報告,他們不理。當天上午11時許,柏鄉縣公安局副局長李勇帶領警察、政府工作人員等約500所謂的”執法人員”把我家包圍,李勇等人把我家門砸爛,用刀刺傷我,強行搶走了我哥的屍體,並把我扣押在監獄半年。在我入獄2個月後,縣公安局以“妨礙公務罪”起訴我的,縣法院判我6個月。
出獄後得知,李勇將我哥的屍體搶走後,為了融化屍體外的冰,在柏鄉縣人民醫院路旁暴曬裸屍,並用滾燙的水澆在屍體上,說是給死者洗澡;而且,在我入獄期間,鎮政府和我父親、大哥等私自簽了一份協議,因為我三哥在縣公安局的離奇死亡,鎮政府給他申請了法律援助22萬元,並讓我們家不再追究。
我當然不服,不斷地上告,也在北京上訪過公安部、國家信訪局等部門,但他們都說不歸他們管。我最後一次是2013年10月有到過國家公安部,還是被趕了出來。2014年10月,我大哥魏慶東又去了北京上訪,仍無果。

 

31/10/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山西、廣東連發討薪遭警暴力鎮壓事件

山西省晉中市靈石縣200多農民工自本週二起連續3天圍堵縣政府討要被拖欠的工資,當局派出大批特警鎮壓,多人受傷入院。此前一日,廣東省東莞市翔威公司數百工人維權討薪,遭200多名警察鎮壓,多名工人被打傷。

晉中市靈石縣的房地產開發工程沙峪銀杉三期的兩百多農民工,自本週二起連續3天圍堵縣政府,抗議昌陸集團拖欠工人工資近兩個月,承包商老闆失蹤。工人曾先後7次上訪,縣長本月22日承諾至本週二前解決問題,但到期後不但避見工人,還派出大批警察鎮壓,導致多人受傷。

 

=====================================================================

新疆問題

 

31/10/2014 [法廣] 昆明砍人案:3名未在犯罪現場被告獲死刑

中國雲南高等法院確認對涉昆明砍人案三名維族被告死刑判決2014年10月31日。

中國雲南高等法院今天(10月31日)二審確認昆明中級法院一審對昆明砍人案3名被告的死刑判決,並確認另一名女性被告無期判決,四名被告的姓名顯示他們都是維吾爾人。從雲南法院網資訊可以看出,3名死刑被告當時並未在犯罪現場。

今年3月昆明火車站砍人案造成31人死亡,140多人受傷。法新社說,中國新華社對雲南高院今天的二審判決發佈了一條簡訊。
那名被判無期徒刑的婦女,因懷孕而逃過死刑,她的上訴今天被雲南高等法院駁回,維持無期徒刑原判。
今年3月1日發生在昆明火車站的砍人案被中國官媒稱為是”中國的9.11事件“。被判死刑的3名被告被指控犯有組織和領導恐怖主義團夥罪。法新社說中國官媒新華網提供的4名被告人姓名顯示他們都是維吾爾人。
據雲南法院網站今天報導(2014年10月31日),被確認死刑判決的3人是:依斯坎達爾-艾海提、吐爾洪-托合尼亞孜、玉山-買買提,被確認無期判決的被告是古麗•托合提。
另據中國媒體報導,這三名被告(依斯坎達爾-艾海提、吐爾洪-托合尼亞孜、玉山-買買提)在3.01昆明砍人案發之前的2014年2月27日就因涉嫌偷越國境在雲南沙甸被民警抓獲。而在昆明火車站兇殘砍人的5人當中,有4人被當場擊斃,第五人則是這次被判無期的女子帕提古麗•托合提。報導說,她被民警開槍擊傷並抓獲,又因懷有身孕而逃過死刑。

 

31/10/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北京啟動反恐志願者招募 全民化“反恐”還是“反民”?

北京市週四啟動反恐志願者招募工作,官方表示這標誌著群眾參與反恐的重要途徑。引發民眾不同意見。有評論認為,當局擔心香港的占中運動會在北京上演,招募志願者意在以民鬥民的方式遏制廣場政治。
本週五,雲南高級人民法院宣判3.1昆明火車站暴恐案二審維持原判,四名被告三人死刑、一人無期。而在前一天,10月30日,北京啟動了反恐志願者招募工作,標誌著反控工作將全民化。
根據《京華時報》週五的報導,此次招募反恐志願者是為進一步提高公民反恐防範意識,推動建立全民反控工作格局。志願者招募的申請條件、考核、保障細則將於下一階段公佈,屆時將實行統一管理、統一培訓、統一考核、統一持證上崗。
對此,北京市民劉京生週五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我的看法就是這種事,第一這個國家是個警察國家,第二點就是說這個國家問題有很多,他們自己也意識到了。說明這個國家並沒有像說得那麼安全、那麼幸福,所以他要搞這麼一下。”

 

31/10/2014 [萬維] 習近平的回答是:我的法治我做主  

四中全會的《決定》幾乎回應了所有關於中國法治改革的問題,尤其針對西方關於“党的領導”、“憲政”、“三權分立”這三大質疑,習近平不僅沒有回避,都全面給出了回應,並且給出了解決問題的具體方法,而非僅僅停留在談問題、喊口號上。只是這些回應具有明顯的“習式特徵”,回應的內容,也不能令持有西方意識形態和法治觀念者滿意。

一直以來,基於西方意識形態的法制觀對中國的法治改革抱有三個期望。
第一,認為法治必須擺脫“党的領導”。在西方的傳統價值觀中,法律是上帝定下的規則,天然具有至高無上、不可逾越的權力,因此中國要依法治國就不應當預設任何前提,包括“党的領導”。然而,中國人歷來是不信上帝的,只信“大人”。從古至今,事無巨細,全以“大人”的英明決斷做數,法只是個量刑工具,不能指望它明辨是非。誠然,在這一歷史背景下,中國法治幾千年來一直存在“權大於法”的弊端,但如果因此就陷入“黨大於法”與“法大於黨”的二元思維,將中國法治改革理解為“權”與“法”的簡單對立,則難免從“權”的極端步入“法”的極端。
在“權”的極端中,“黨大於法”最終演變為“人大於法”,中國過去不適當地將一切權力集中於黨委,黨委的權力集中于幾個書記,使得“党的領導”變成“各級領導的領導”,造成領導的“權”壓制法、“言”代替法。但“法”的極端同樣有害於中國,眾所周知,倫理道德在中國社會是一套獨立於法律之外、廣泛被接納認可的行為準則,其地位及其對中國人的約束力猶在法律之上。例如在西方,贍養法保障老人能夠得到子女在物質上的供給,社工給老人精神上的安慰;然而在中國,僅有贍養法保障的物質和社會的關心並不能令老人感覺幸福,唯有基於“孝”的天倫之樂才被認為是中國人最終的歸宿。又如在西方,親朋之間的利益衝突不忌諱對簿公堂,然而在中國這個人情社會中,鬧上法庭等於和一系列社會關係決裂,所付出的成本十分巨大。換句話說,在中國的國家治理體系中,法治體系雖是重要部分,但並非核心部分,更不是唯一部分,而其他部分仍有賴執政當局建立。因此,在中國特有的社會文化中,既要解決偏激的“黨大於法”問題,又不能簡單的用“法大於黨”來處理中國問題。
四中決定對這個問題給予了明確的回答:黨大還是法大是個辯證的關係。一方面,要“堅持党的領導”,以確保能夠全面建立適合中國的現代化國家治理體系;另一方面,要“促進黨員、幹部帶頭遵守國家法律法規”,“把能不能遵守法律、依法辦事作為考察幹部重要內容”。可以說,這一回應,既從大方向上否定了將西方價值觀照搬進中國,闡明了中國對法治在國家治理體系中的定位,並表明“堅持党的領導”正是為了保證能全面推進這一國家治理體系的建設,也給出了解決當下中國“權大於法”的“人治”弊端的方案,即一旦法治體系建立起來後,所有的黨員必須在法律框架下活動,不僅要通過黨內法規從嚴治黨,而且要將守法納入官員考核體系。
第二,認為法治必須先“憲政”。前文說過,在西方的傳統價值觀中“法最大”,這一價值觀今天表現為對“憲政”的強調。“憲政”已不僅僅是將憲法作為基本大法,用於規範其他法律法規以及執政者的行為,而更是一種意識形態,帶有上帝的味道,成為西方的信仰。
然而中國人從來沒有這種信仰,也不必要現在強加這種基於上帝的法律信仰。因此四中決定對來自西方意識形態的“憲政”期盼的回應是,強調“堅持依法治國首先要堅持依憲治國,堅持依憲治國首先要依憲執政”,將憲法還原為現實中的基本大法,所有治國、執政、行政的具體行為要在憲法的框架下進行,保證憲法擁有最高的法律效力,但並不賦予憲法神一般的至高權力。
第三,認為中國司法改革必須“三權分立”。在西方的意識形態中,由於法律是上帝為人類定下的規則,因此上帝是最高裁判,摩西代表上帝當裁判,耶穌主持最後的審判,作為裁判者的法官自然擁有崇高的至尊地位,不受外部權力干擾,人人必須服從、無可置疑。在這一意識形態下,“三權分立”成為西方對中國司法改革固執的期望,認為若不“三權分立”則所有司法改革都是掩耳盜鈴。
然而回歸中國社會實踐,不論是從當下最急迫的問題,還是從長遠的社會治理來看,“三權分立”都不是必要選項。
誠然,中國法院判案容易受到權力的干擾,法官也沒有將地方政府官員的干預置之不理的能力。司法機構不能免于政府官員權力干擾導致了司法不公,司法不公對社會公平產生了致命的破壞,成為當下司法改革最急迫的問題。然而,這一問題並不必須由“三權分立”解決。四中決定對此給予了明確的解決方案:“完善確保依法獨立公正行使審判權和檢察權的制度,建立領導幹部干預司法活動、插手具體案件處理的記錄、通報和責任追究制度,建立健全司法人員履行法定職責保護機制。優化司法職權配置,推動實行審判權和執行權相分離的體制改革試點。”如果這一解決方案得以真正實施,那麼審判權和檢察權的獨立以足夠消除大部分的司法不公。
從長遠的社會治理來看,解決司法不公的問題也不是僅靠“三權分立”賦予法律絕對的權力所能辦得到的,相反,在法律的絕對權力之下,司法同樣會產生新的不公。兩千年前,蘇格拉底在以身殉法捍衛了法的絕對權威的同時,也昭示了在法的絕對權威之下,即使是偉大的哲人也對法的不公無能為力。今天,在市場萬能成為一種價值觀浸入西方社會的方方面面時,財富的差距也轉化為法律的不公——金錢決定了律師的好壞,左右了官司的輸贏。對這一弊端,四中的決定也提出了預防方案:“構建社會律師、公職律師、公司律師等優勢互補、結構合理的律師隊伍。”
綜上所述,對西方意識形態的要求,四中決定從中國實踐操作的角度一一予以回應:西方的要求不合中國的現實,決定不回避、不盲從的態度表明,解決中國法治改革的問題不在於別人怎麼看、怎麼說,而在於找到自己真正的出路。

 

=====================================================================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