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0/2014 伊力哈木寫百頁二審申辯書。聖觀法師首次准見律師。在囚劉曉波被剝削通信權。張少傑案牽連家人被沒收財產。佔領未平息,大陸支持者或不會獲釋

  在囚良心及被捕維權公民   29/10/2014 [維權 … 繼續閱讀 →...

 

在囚良心及被捕維權公民

 

29/10/2014 [維權網] 伊力哈木寫百頁二審申辯書:一審判決書列舉的證據錯誤百出 不出庭證人證詞前後矛盾(圖)

今天(2014年10月29日)上午,李方平律師會見了伊力哈木,被戴著腳鐐的伊力哈木針對一審的判決書,寫出了自己100多頁的二審申辯書。

李方平律師在微信中說:“今天(2014年10月29日)上午會見還戴著腳鐐的伊力哈木,他談到判決書列舉證據的錯誤百出、以及不出庭證人的證詞前後矛盾,為此寫了100多頁的二審申辯書。他拿著這疊厚厚的書寫材料,笑著反問我:‘會有用嘛?’我無言以對,只能安慰他,權做解釋說明吧!說不定什麼時候就管用了。”

 

29/10/2014 [自由亞洲電台] 伊力哈木80多萬存款被扣押

伊力哈木女兒(右二)2013年去美國升學前與父親伊力哈木和家人合影。(照片來自伊力哈木女兒推特)

中央民族大學副教授伊力哈木.土赫提被判無期徒刑後,銀行80多萬存款被當局扣押,家人生活陷困境,沒法支付律師費。
伊力哈木妻子古再努爾週三(29日)表示,丈夫的銀行帳戶早前已被凍結,上月丈夫案件在烏魯木齊中級法院開庭,法庭工作人員告知,丈夫有85萬存款全被沒收,以及警方抄走的物品也被沒收,但法院沒提及北京的房子。目前,孩子的生活費由丈夫的朋友幫助,但律師費仍然未支付。她又指,她在中央民族大學的圖書館工作暫時沒有大影響,學校表達關注孩子的生活。至於丈夫上訴情況,她尚未聯絡到律師,未知具體情況。
古再努爾說: 那個85萬元,還有在家被帶走4個電腦及丈夫手機等他們便沒收。朋友幫助我們孩子的生活費,但律師的費用還未給他們。
伊力哈木其中一名代表律師劉曉原向本台指,該筆銀行存款可能先被扣押,因為判決仍未生效,所以法院只能暫時扣押。至於上訴情況,暫時未有結果,會否開庭審理,二審法院會根據案件情況由它來決定,還不清楚是否開庭。
烏魯木齊中級法院9月23日以分裂國家罪,判處伊力哈木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沒收個人全部財產。10月1日,律師向法院用郵寄方式提交上訴狀。
今年1月15日,伊力哈木在北京家中,被北京及新疆警方帶走及抄家,他的7名學生,包括6名維吾爾族及1名彝族學生,他們曾是維吾爾線上前編輯或翻譯等,先後被警方拘捕,涉及伊力哈木案,但分案處理。

 

29/10/2014 [自由亞洲電台] RFA獨家:聖觀法師首次准見律師 案件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

被武漢市公安局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其後被逮捕的聖觀法師(本名徐志強),本週二在武漢市第二看守所首次與律師會面。據聖觀法師的弟子果實法師週三對本台表示,她師父的案件已經移送檢察院,進入審查起訴階段。
曾公開評論中國時局的聖觀法師(俗名徐志強)於今年六四25周年前夕,在武漢市香格里拉酒店弘法時,被公安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其後被逮捕,羈押至今已超過五個月。聖觀法師的代理律師本週二終於在看守所見到了當事人。
聖觀的弟子果實法師週三告訴本台,她師父的案件已經移送檢察院,進入審查起訴程式。
“律師去了,昨天見的他,案卷已經到檢察院了。”
記者:律師可以閱卷了。
回答:他瞭解的情況多一些,但跟我講的比較少。主要是從生活上打點怎麼照顧我師父的一些情況,因為他在裡面覺得很冷,我就要先保證他穿的衣服,今天到郵局就忙這個。
記者:律師說身體狀況如何?
回答:律師講還可以,但是我自己沒有見到,律師是這樣說。他跟我講得很籠統。
果實法師說,她的師父已簽署律師委託書,並向律師介紹了案件的基本情況。
“應該是我師父吩咐了一些情況,然而(律師)沒有跟我講得很全。現在還在研究對策,看一下步怎麼走。”
53歲的聖觀法師于2006年在江西宜春市化成寺擔任主持期間,曾因揭露寺廟體制的經濟漏洞以及為六四亡魂舉辦法會,遭兩百多名公安逐出寺院。他又公開批評中國政局。今年5月17日,在武漢香格里拉酒店弘揚佛法時,與在場的多位網友一起被抓。另有多位尚未進入酒店的網友在派出所做完筆錄後獲釋,而先行進場的網友蔡從富、萬里、解麗(女)、黃靜怡(女)、馬強、陳劍雄等人都被拘留。聖觀法師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五個月後,案件移送檢察院。

 

29/10/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在囚劉曉波被剝削通信權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在遼寧錦州監獄服刑逾5年,家人未收過任何信件,認為當局剝奪其通信權利。
劉曉波自09年在錦州監獄服刑後,家人有探視權,但沒法與他通信。劉曉波代表律師尚寶軍表示,就劉曉波兄長指沒法與其弟互通書信,他有聽說過,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包括劉霞也沒法通信。劉曉波的兄弟一年會去探他一次,而劉霞則每個月可以去一次,但扣下一次讓丈夫的家人探望。
至於劉霞近況,尚寶軍指,她的病情還好,她住在其弟位於郊區的住所,並與弟弟一起住,所以心情好點,沒聽說她的病情有惡化。不過,近日他沒有與劉霞聯絡。此外,劉霞的父親因為年老疾病,所以一直住院,老人家住醫院被照顧得好一點。
尚寶軍說: (劉霞)應該還好,因為她最近住在弟弟那邊(郊區)。劉霞原來那裡通話較方便,應該住在弟弟那裡,對她的心情和身體有好處,我可沒聽到她惡化的消息。
在香港的中國人權民運資訊中心,引述劉曉波兄長劉曉光指出,自其弟在2010年獲諾貝爾和平獎後,家人一直沒收過劉曉波任何信件。他認為,劉曉波被剝奪通信權利,他並指當局的“依法治國”只是空談。
劉曉光早前指,上月他曾到錦州監獄探望,其弟在獄中條件有改善,監獄換了大房間單獨囚禁他,內有電視機,他可以看書,伙食亦有改善。
劉曉波於2009年12月被北京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1年,上訴維持原判。他在2010年獲頒發諾貝爾和平獎,其妻劉霞自此被當局軟禁至今。劉霞弟弟劉暉去年6月,亦被法院以欺詐罪判刑11年,上訴後維持原判,其後獲徥保外就醫。

 

29/10/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張少傑案牽連家人被沒收財產

河南省南樂縣基督教牧師張少傑案,律師申請會見多次受阻撓後終能獲見,但家人被沒收房產。

被判刑的河南省南樂縣基督教會張少傑牧師,本月11日被轉移到較遠的新鄉監獄服刑。律師早前在內黃監獄申請會見被拒絶,上周在新鄉監獄獲准見面。其女兒張甯馨向本台表示,律師就父親申訴事宜,向內黃監獄申請了3次會見均被拒絶,父親轉移到新鄉監獄,家人及律師極力要求會見,獄方最後批准,上週一讓李方平及張維玉會見了父親半小時。會面期間,由4名監獄人員監視,並限制談話內容只能涉及此案。目前,律師正在寫申訴狀。
張寧馨說: 我們千方百計地會見到,會見了半小時,談了一下案件的事情,然後申訴狀還在寫,兩個律師用心去把申訴狀寫好,他們限制我的父親談案件外的事情。
父親案件影響家人受到打壓。張寧馨指,上週五(24日)政府在家門外貼告示指,要沒收家中房屋,那是袓父購買的物業。當局指,該房屋由非法錢財得來,袓父沒法忍受,兩日後前往北京上訪,本周仍在遞交材料未回來。
取保候審的教會傳道人趙軍領指,張少傑牧師及其妹被判刑後,教堂仍受到宗教局及政府人員把守,每天約7、8人,星期日人數更多,信徒很難聚會,已經很長時間沒法進行禮拜。此外,教會信徒仍受到打壓,特別張少傑牧師家人。目前,教會剩下數十名信徒。
趙軍領說: 特別是張牧師家人,受打壓特別厲害。那教堂的信徒愈來愈少,我也不知道什麼原因,信徒心裡面可能因為這件事有些害怕。
南樂縣基督教會與縣委書記發生土地糾紛,張少傑與教友上訪維權。去年11月16日前後,張少傑及27名同工,被警方強行從教會帶走,信徒獲釋,張少傑被控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及“詐騙罪”。7月4日,南樂縣法院判張少傑有期徒刑12年,上訴維持原判。其妹張翠娟被指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判刑年半。

 

29/10/2014 [對華援助協會] 安徽亳州家庭教會被警告 溫州三江教堂教案開庭

安徽省亳州市譙城區九靈果家庭教會本週二(10月28日)遭到當地宗教部門警告,不准聚會。來人撕下屋內的十字架,威脅再聚會就抓人。當地八角台社區職員稱,知道發生此事,但拒絕提供進一步情況。此外,今年4月28日,溫州當局強拆永嘉縣三江教堂時,抵制強拆的多位信徒,週三開庭。另有多人被取保候審。
本週二下午,安徼省亳州市譙城區薛閣街道辦事處八角台社區一個成立剛兩年的家庭教會九靈果教會正在聚會時,遭到宗教局和街道辦人員衝擊,來人指他們非法聚會,揚言不准掛十字架,又將屋內的十字架撕下,還威嚇他們今後不准聚會“一旦發行就抓”。教會長老郭德進週三接受記者採訪時說,下午三點多,宗教局官員向他們發出口頭通知:“宗教局跟街道辦事處社區的當時有四、五個人,說我們沒有到大堂(三自教堂)傳福音聚會。他們來通知說,不能掛十字架,不能聚會。你要聚會上大堂(三自教堂)去”。
中國家庭教會聯合會會長張明選牧師對記者說,九靈果教會信徒曾在官方三自教會,兩年前離開:“他們是從三自教會出來的一群人,他們是以基督生命。。。不是過宗教生活的,是神的教會,不是基督教。基督教會是耶穌建立的”。
張牧師表示,宗教官員的行為,違背了國家的相關法律法規:“安徽亳州九靈果教會,他們都是一群從三自宗教,為尋求真諦走出來的好弟兄姊妹,亳州宗教局和辦事處人員,這樣去逼迫他們,要他們停止聚會,並且把他們屋內的十字架全部拆除,這完全是宗教逼迫,造成社會不和諧的現象。他們這種做法,是違背國家宗教法律法規的”。
此外,溫州市永嘉縣的趙仁弟同工、三江教會的郭長老等多人,因抵抗三江教堂被強拆,而遭刑拘,本週三早上八點半,在永嘉法院一審開庭。記者截稿前,尚不知庭審情況。當地信徒稱,已有多人被“取保候審”,但郭長老等人被起訴。平陽縣的一位元信徒告訴記者,部分信徒被取保候審:“就是這位郭長老被羈押在裡面,他本來是被拘留,後來被逮捕,今天開庭”。

 

29/10/2014 [博訊] 北京豐台區看守所再次剝奪在押人員律師會見權

2014年10月29日,北京因聲援香港被以“尋釁滋事”刑拘的維權人士韓穎的律師劉書慶,於上午到北京市豐台區看守所要求會見韓穎,但被百般刁難,最後還是沒有獲得會見,北京豐台看守所赤裸裸的再次剝奪在押人員的律師會見權。

據劉書慶律師說:今天上午我來豐台看守所要求會見韓穎,在門衛登記後竟然阻止我進去看守所,別的律師只要登記均可進入。
我問原因,門衛說名單上的嫌疑人,律師來了要通報同意才能進。我要看一下名單,門衛還真讓看了,不到20人,韓穎竟然高居榜首。
我趁有人進出時徑直進去了,找到律師辦理會見的前臺視窗,看了我手續,要了委託人身份證,一個女警還要關係證明。
經一番交涉,同意只要提交委託人身份證就行。又要我律師證影本,而且還要有年檢欄的那一頁。我看那情形似乎允許我會見,又出來複印了一張,結果又被門衛擋住不讓進了。又是在有人進出時趁機進去的。
進去辦完手續,我被安排在9號會見視窗,被一直巡視員警告知不可以用電腦手機。而且態度蠻橫。不得已收起電腦。
過了20分鐘。員警又告知我韓穎正在提審。我說我不相信咱們看守所資訊沒有互通。早怎麼不說。一番爭執後,我 問他們48小時能否安排我會見?
視窗員警說你可以隨時來但不能保證你能見到,他們在提審我們也沒辦法。我說你們這不是拿刑訴法當作一紙空文嗎?他們提審也是由你們看守所安排,他們再提審,你們48小時內也應當保證律師會見。
他說你可以找領導。
我去找看守所領導,領導不出所料都不在,年輕的金鵬警官接待了我。我讓他向領導傳達我反映的問題。後我又去駐所檢察室找到郭主任,讓郭檢書面記錄了我三方面的控告。他答應會向看守所瞭解情況幫忙解決。又一次無功而返。
韓穎與另外10未北京公民,因拍聲援香港的照片發到網上,於10月1日被當局以尋釁滋事的罪名刑事拘留,至今已經接近一個月,但律師多次會見,均被看守所和北京公安無理阻撓,且向檢察院多次投訴無果,至今沒有保障律師的會見權。

 

29/10/2014 [自由亞洲電台] 佔領未平息 大陸支持者或不會獲釋

北京詩人王藏因聲援香港占中被刑拘近一個月,至今未獲准與律師會面。王藏被刑拘後,其妻女持續遭國保騷擾。(王鵬推特)

香港啟動佔領行動以來,超過四十名大陸公民,包括律師、藝術家等,因以不同方式聲援有關的行動而被刑拘。其中,大部份人至今都不獲准與律師見面。有律師認為與香港佔領行動目前仍處於緊張狀態有關。
疑因曾舉牌聲換香港占中被刑拘的北京律師余文生,其律師李仲偉週二(28日)前往看守所要求會見再度被拒。
李仲偉週三對本台粵語組表示,所方稱要取得辦案單位同意方可會見,而辦案單位就指案件涉及機密不容許會見。
他說: 我們去辦案單位要求會見,他們說因為是涉密案件,現在不能見。按刑事訴訟法,他這種情況,根本不需要他們同意就可以見。
李仲偉表示,余文生被刑拘後,已先後有不同的律師四度要求會見都被拒。他認為與香港佔領行動目前仍處於緊張局勢有關。
他說: 肯定有關係,就是想給公眾造成一種支持香港就是犯罪,這樣的壓力,這樣的氛圍。
此外,亦有十多名北京藝術家,因支持香港占中被刑拘。關注事件的北京藝術家王鵬表示,他們當中有人被刑拘至今已近一個月。據他瞭解,當局以不同的理由,拒絕他們與律師見面。王鵬相信,在香港的佔領行動未有緩和的情況下,當局會繼續阻止律師會見。
他說: 當局覺得香港現在處於膠著狀態,在沒有緩和的情況下,就不讓會見,因為會見後有可能把這些東西發出來。當局的意思就是說,一但香港那邊比較明朗或有措施,才有可能放他們。
其中的被刑拘的北京詩人王藏的妻子王麗,持續受到國保的騷擾,繼本月中向她房東施壓迫遷後,週二又要求她到派出所面談。記者週三多次致電王麗,但電話一直是關機。
另外,五名南方街頭運動參與者謝文飛、王默、孫立勇、孫濤及張聖雨,其中四人因聲援香港占中證實被刑拘,而張聖雨的下落就未明。
關注事件的維權人士楊崇表示,他週二前往廣州荔灣區看守所查詢張聖雨的下落,但所方拒絕透露。
他說: 現在每個看守所都規定,必須要是家屬,帶同拘留通知書才能查詢,沒有那個他不給我查。
疑因在網上轉發香港占中消息日前被刑拘的廣東佛山維權人士蘇昌蘭,據北京律師劉曉原週三發的微信指,蘇昌蘭的丈夫陳先生稱,至今未收到拘留通知書,亦無蘇昌蘭的任何消息。

 

=====================================================================

訪民訴冤,非法拘留

 

29/10/2014 [維權網] 深圳維權人士趙國莉已被拘留

2014年10月29日星期三,本網獲悉:深圳維權人士趙國莉已被拘留。今天(10月29日)上午,深圳市信訪局一個工作人員告訴趙國莉母親,趙國莉被拘留了。趙母並沒有接到相關文書。是行政拘留還是刑事拘留有待落實。
據瞭解大體情況如下:10月24日下午,深圳市羅湖區南湖街道辦的工作人員找到趙國莉,說深圳市信訪局的一個領導要見她。趙國莉朋友說:街道辦工作人員用汽車拉上趙國莉後,他們還通電話,最後一次通電話時間是下午2點多,汽車從北環大道向洪湖立交橋前進,然後就失去了聯繫。
趙國莉的老母親10月25日去派出所報案趙國莉失蹤,派出所不立案。

 

29/10/2014 [維權網] 上海訪民毛恒鳳被刑拘抄家,家屬未見手續在海澱看守所會見存錢遭拒(圖)

2014年10月24日中午,上海訪民毛恒鳳的丈夫吳雪偉到北京海澱區看守所出示了本人身份證後,給毛恒鳳的帳戶上存入了自己身上僅有的100元人民幣,讓她在看守所裡買生活用品,使她感覺到家人對她的關愛。
10月27日下午,毛恒鳳的丈夫吳雪偉委託北京共和律師事務所李登勇(音同)律師到北京市海澱區看守所要求會見毛恒鳳。看守所表示需要核實吳雪偉與毛恒鳳夫妻關係以後,在48個小時內通知律師,再決定是否讓律師會見。吳雪偉委託李律師把錢打在毛恒鳳在看守所裡的帳戶上,看守所表示只有家屬才可以把錢打給被關押的當事人帳戶上。最終律師未能給毛恒鳳打錢和會見。
10月28日下午3時許,吳雪偉給上海家中3個女兒打電話,3個女兒都未接聽。後來,吳雪偉再次打電話才接通得知消息稱:北京員警和上海員警守候在毛恒鳳家門外,趁毛恒鳳的女兒外出開門時,員警突然闖入家中搜查,不允許3個女兒接電話。被抄走一台電腦和一些有信仰等文字內容的紙張,留下一份海澱公安分局的扣押物品清單。同時在沒有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分別給毛恒鳳的3個女兒做了筆錄問:“你媽媽坐過牢你知道嗎?”、“你媽媽現在有什麼犯罪行為?”、“你媽媽有沒有精神衛生方面的疾病?”等問題。
北京和上海的員警都上門搜查過了,海澱分局仍未給毛恒鳳的家屬傳喚和刑事拘留毛恒鳳的通知書,發稿時毛恒鳳的家屬仍未知道毛恒鳳涉嫌什麼罪名。
1978年10月(毛恒鳳16歲時)被送精神病院非法關押一個多月
1989年2月被送精神病院非法關押一個多星期
1990年12月被送精神病院非法關押一個月
2004年3月遭勞動教養1年零6個月
2006年5月被以“損壞財物罪(偽造證據、栽贓陷害)”判刑2年零6個月
2010年2月被勞動教養1年零6個月
2012年10月被勞動教養1年零6個月(因身體有嚴重疾病,被勞動教養4個月後獲釋)、多次拘留關黑監獄。
據毛恒鳳的丈夫吳雪偉透露:本月21日,吳雪偉已將毛恒鳳於2006年5月~2008年11期間坐2年零6個月等冤假錯案的申訴材料提交給了北京最高法院。吳雪偉悲傷地表示:“本打算給最高法院提交申訴材料後和毛恒鳳一起回上海,想不到她又被抓了,很擔心毛恒鳳的身體狀況。她長期以來遭受非法牢獄之災,給身體造成很大傷害,患有多種嚴重疾病,很為她的生命安危擔憂。”

上海訪民毛恒鳳北京上訪遭刑拘

 

29/10/2014 [六四天網] 上海政府30人軟禁 2人毆打7旬王美莉

上海14人天安門撒傳單押北京看守所83天

【天網上海訊2014-10-30】今日淩晨,上海訪民張錫康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上海政府派30人軟禁7旬老太,王美莉被2人毆打。
來電稱,2014年10月23日上午8時許,剛滿70高齡的上海黃浦區維權人士王美莉被北京警方刑拘9個月釋放,馬上被上海市、區兩級政府截訪人員帶回上海,直接送往關押地上海青浦區渡家村軟禁,並有30多人看管,人身自由受限。
10月25日,更讓人吃驚的事發生了。由於王美莉遭到非法軟禁,心情不好,就找那些看管人員理論,結果遭到2位看管人員的毆打,造成腰部損傷,身體不能運動,也不讓上醫院就治。
據王美莉講,這2位維穩人員是政府臨時雇來社會閒雜人員,而王美莉就是今年年初在天安門金水橋上,因拋撒傳單遭逮捕的10幾人之一,這次遭毆打是有政府指使的報復性毆打。

 

29/10/2014 [維權網] 百名三線學兵連成員在陝西省政府門前集會維權聲援李乃堂(圖)

2014年10月28日,星期二,是三線學兵爭取權益公平日,雖然天下著小雨,百余名來自西安、咸陽年近花甲的老兵依舊聚集在新城廣場陝西省信訪局門口請願維權,爭取權益公平,要求政府落實相關待遇。老兵們堅持維權訴求已經有三年多的時間。
因為參與維權,2014年2月,陝西三線學兵連維權代表李乃堂(老兵們稱他為九班長)被西安方面以 “非法聚會罪”逮捕。現在已經被關押了八個月。
9月中旬,西安碑林法院又把案子退回檢察院要求補充偵查。維權老兵們氣憤的表示,法院一不開庭審理,二不判決,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人,就是這樣不明不白的被拘押著。
面對警方的高壓,參與廣場散步的老兵表示,要用事實說明遭到關押的李乃堂只是維權的參與者而並非組織者,相信李乃堂是無罪的,學兵維權合法正確。
當年去參加建設襄渝鐵路時,三線學兵連學員都只有十六七歲,而修路工作危險繁重,曾經導致多人死亡和傷殘,現在學員們要求維權補償。三線學兵連學員曾經多次大規模在陝西省政府門前集會上訪。曾有大量三線學兵連成員因參與維權遭到當地各部門的維穩控制。

 

29/10/2014 [民生觀察] 河北遷西訪民李全生搶奪截訪車輛方向盤被判刑四年

 

29/10/2014 [維權網] 湖南訪民周亞香遭政府欺騙式抓捕,無辜被行拘

周亞香是湖南省衡東縣人,十年前因為瑣事右眼被村幹部踢瞎,由於該村幹部家裡有人在縣裡做高官,當地司法部門明顯偏袒兇手,致重傷害的兇手免于刑事處罰,並繼續為官到現在。
周亞香不服這樣的枉法裁決,開始上訪維權,由於衡東縣的司法三家頂著不辦,致周亞香上訪多年無有任何結果,2014年10月19日恰逢中共四中全會在北京召開的前一天,當天周亞香接到衡東縣駐北京接訪人員的電話,說是給她買車票回去以後給她解決問題,信以為真的周亞趕到約定地點後,當即遭到抓捕,並與次日押送回原籍,被構陷非訪的罪名行政拘留10天,現關押在衡東縣拘留所。
上訪維權人士認為,這個體制下的官官相護已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每一次既得利益集團內部相互之間的袒護都是對弱勢群體權益的不法侵害,這個體制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可能永遠是夢想。

 

29/10/2014 [民生觀察] 浙江民師代表童田燦、吳子蓮被抓走逾十天未放

今天上午,浙江民師代表徐玉林(浙江省民辦教師代表徐玉林今被軟禁於賓館中)致電本工作室說,浙江民師代表童田燦、吳子蓮十多天前被抓走,到今天還關著。
徐老師說,童田燦是寧波慈溪人,10月17日被從家中抓走,現在控制在杭州監獄醫院,據說是拘留了。吳子蓮是麗水市民師代表,吳子蓮此前在外開賓館,10月19日被當天叫回去後,至今一直關著。
徐老師,他自己最近也被嚴密監控,走到哪兒都有人跟著。

 

29/10/2014 [維權網] 張海彥:我第三次被送精神病院的經過!

2014年10月21日下午2點,我在遼寧省鳳城市火車站買票,要去外地。這時有員警查我身份證後,就不讓我走。阻攔的原因是我以前上過訪。我向他們解釋說:現在已經息訪了。可他們卻強行將我押到鳳凰城公安分局。當天,分局出動了6名警員扭送我到鳳城市精神病院。

 

29/10/2014 [民生觀察] 杭州眾訪民迎接楊雲彪出獄

2014年10月29日上午杭州西湖區維權人士楊雲彪被拘留七天釋放的日子,今天一早杭州各區維權人士王利民、徐彩英、朱為國、裘玉梅等去杭州市拘留所迎接楊雲彪。

這次杭州各地嚴打維權訪民,凡是在北京馬家樓信訪中心登記訪民一律予以拘留,在嚴重的白色恐怖氣氛中,杭州維權人士楊雲彪,鳳加文,葉紅雲等仍大批到北京馬家樓信訪收容中心,勇敢的去登記。目前杭州蕭山區維權女士鳳加文被關押在杭州蕭山拘留所。
杭州維權志願者 2014/10/29

 

29/10/2014 [六四天網] 內蒙古拘留32名進京上訪老知青 8人已絕食5天

今天上午11時28分,內蒙古牙克石趙桂芬【內蒙三員警偽證 趙桂芬勞教一年】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內蒙古拘留32名進京上訪老知青 8人已絕食5天。
來電稱,10月23日,內蒙古牙克石大林公安局從北京押返張甸蘭、張豔麗、張秋華、任瑞琪、趙雲芳等32名進京上訪老知青,隨即以非法上訪的名義全部拘留.目前在押牙克石、烏爾旗汗、根河三處拘留所。牙克石拘留所已有8人為抗議非法拘留絕食5天了。
內蒙古森工集團知青請願的主要原因:1、工齡延續辦社保退休;2.根據政策檔給知青們的安置款哪裡去了?森工集團的領導為什麼要剝奪知青的工齡,三十多年的奉獻,5萬多知青安置款可不是小數目。相關文件裡明明是“大集體含(知青)”,為什麼大集團體解決了養老問題,知青卻給甩出來了呢?國家構建和諧社會“老有所養”“老有所依”知青也是其中一員吧!理應和大集體同步解決。

 

=====================================================================

新疆問題,群體事件

 

29/10/2014 [自由亞洲電台] 中國官媒:喀什千名校長宣誓抵制宗教向校園滲透

中國官媒報導,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喀什地區的千名校長最近舉行了向國旗宣誓儀式、宣誓不讓宗教思想滲透到校園。喀什教育局規定,禁止18歲以下的維吾爾青少年在中小學或幼稚園從事宗教活動,也不准他們回家後或放假期間在家參與宗教活動。
中國官方媒體《新疆日報》日前報導,喀什教育系統10月27日開展“抵禦宗教向校園滲透千名校長宣誓暨簽名儀式”,以營造抵制宗教向校園滲透的強大輿論氛圍。來自喀什市、疏勒縣、疏附縣等市縣各學校的校長們在“抵禦宗教向校園滲透”的條幅上簽下了自己的姓名。
報導說,喀什地區有2000多所中小學和幼稚園,有84萬在校學生。喀什地區從中小學入手,抵禦宗教向校園滲透,開展“積極健康向上的校園”的文化活動,為淨化校園環境,陶冶學生情操,培養學生優良品質奠定了良好的基礎。而在10月24日,喀什地區其他各縣鄉中小學校長,也都在所在縣鄉參加了向國旗宣誓簽名抵禦宗教極端化的活動。
報導說,中共喀什地區教工委書記盧華東表示,校長必須自覺肩負起抵禦宗教向校園滲透和“去極端化”的歷史重任。千名校長向國旗宣誓簽名,就是鄭重承諾:敢於向宗教極端勢力宣戰,時刻鞭策自己,牢記使命,絕不辜負黨和人民的重托。
喀什市第一中學校長艾尼瓦爾-艾爾肯說,校長必須要樹立強烈的政治責任感和歷史使命感,從小事做起,從自我做起,面對宗教極端勢力要敢於動真碰硬,敢於擔當,率先垂範,始終堅持社會主義辦學方向,認真貫徹落實黨的教育方針,帶頭抵制宗教極端思想的滲透,保證校園裡每一寸土地的純潔和健康。

 

29/10/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新疆首發“反恐應急手冊” APEC前夕再度嚴控少數民族

在亞太經合組織(APEC)高峰會在北京召開前夕,新疆自治區公安廳發佈首部《反恐應急手冊》,該手冊指導公民如何應對暴力恐怖襲擊,保護自己和他人的生命安全。據海外維吾爾組織稱,新疆各地警力正進一步加強對維族人的控制,火車站、公路、家庭都成為當局的清查範圍。
亞太經合組織會議將於11月在北京舉行。新疆各地再度加強對少數民族的盤查及監控。
總部在德國的世界維吾爾族代表大會發言人迪裡夏提星期三(10月29日)告訴本台,近期,新疆阿克蘇、喀什、和田等地的公安再度展開清查維族人的行動。
“中國要召開國際性會議,在這敏感的日子到來之前,中國正在加強對當地維吾爾人的監控,擔心出現動盪和衝突。加強監控,限制維吾爾人。另一方面,針對維吾爾人進行敵意性的清查。從當地回饋的資訊中,從南疆到北疆,部署了大量武裝人員監控,甚至對維吾爾人的清查在淩晨時分,突擊闖入家中清查。”
迪裡夏提說,對於探親訪友的維族人,公安採取了特定的檢查方式。
“對於這些流動的維吾爾人,採取強制性登記,而且限期前往當地公安局報到。這次採取嚴密防控、打壓,作為世維會,再次敦促中國不要針對維吾爾人採取特定的挑釁方式,而引發一些突發事件。”
據新華社週三報導,新疆公安廳編寫的首部《反恐應急手冊》近日發佈,該《手冊》結合當前恐怖襲擊的主要手段和現實案例,圍繞公民如何發現、識別和應對暴力恐怖活動和暴力恐怖分子,全面指導公民及時發現、躲避和應對恐怖襲擊帶來的巨大危害。
全冊共分五部分,分別為:暴力恐怖襲擊內容及類型介紹、如何識別和防範、國內外部分暴力恐怖事件介紹、全球重大恐怖主義組織介紹及線民獻招、遇到暴亂等突發事件時如何自救。
另外,10月21日,新疆和田市公安局宣佈成立50人組成的“獵豹突擊隊”,主要負責重大案件先期處置與追擊、攔截、抓捕嫌疑人等,把暴恐行動局限在第一時間、第一現場,防止第二現場和衍生危害。該突擊隊下設兩個中隊,每個中隊有十個突擊小組,配發特警標準配備和重型機車。

 

29/10/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教會法律培訓班遭員警衝擊

遼寧省大連經濟開發區有外地牧師在當地舉行法律培訓班,遭百多名員警及政府人員衝擊,兩名信徒被打傷,並通宵扣查,律師交涉後獲釋。
雲南牧師郭平禧,上周在大連開發區進行為期4天的教會維權法律培訓班,上週三(22日)遭當局衝擊。北京律師楊興權週三(29日)表示,當天是培訓班的第3天,大約40名信徒參加,下午約5時,百多名穿制服員警及政府人員到場,要求停止活動,並要求登記每個人的身份證。期間,有信徒與警方發生肢體衝突,有信徒受傷。另外,兩名信徒被抓到派出所通宵查問。翌日,他趕到大連開發區派出所交涉,兩名信徒獲釋,其中一名受傷信徒被送往醫院治療。
他又指,該培訓班在衝擊後翌日,繼續進行最後一天會議,負責主講的郭平禧牧師已離開大連,不清楚他目前的情況。
楊興權說: 他們(警方)過來,然後他(郭平禧牧師)去解釋了一下,有兩個信徒被帶過去(派出所),他就是被打,然後要求大家登記身份證,然後要大家停止。第二天,我趕到以後,兩個人出來,出來以後那一天的會議結束。
記者曾致電大連巿宗教事務局,官員指,她不清楚此事,或向公安局查詢。記者致電大連開發區公安分局,電話沒人接聽。
美國對華援助協會指,郭平禧牧師也是一位法律工作者,曾在雲南少數民族區舉行各類普法講座,讓當地基督徒瞭解法律常識,懂得如何以法律手段維護自己的權益,也曾為少數民族信徒維權。

 

29/10/2014 [維權網] 雲南楚雄州中級法院法警違法強制給律師安檢 法官違反刑訴法強行推進庭審

今天(2014年10月29日),劉衛國律師和趙永林律師在雲南省楚雄州中級法院代理案件,楚雄法院強制給律師安檢,兩律師在法院門口抗議楚雄法院強制給律師安檢的違法行為。與此同時,庭審的楚雄大姚縣法官違反刑訴法關於律師不到場必須休庭讓被告另行委託律師的規定,強行推進庭審。
劉衛國律師說:“雲南楚雄州中級法院踐踏法治,違反最高法院相關規定,強制我和趙永林律師接受安檢。目前我們被阻擋在法院門口無法履行辯護人職責!

雲南楚雄法院強制給律師安檢,我和趙永林律師不配合他們違法,被阻攔在法院門口。法庭內坐滿不明身份人員,家屬卻只能進入四個。憤怒的家屬因而解除了已經進入法庭的幾位當地律師,要求法庭休庭。被告人也拒絕在律師不到場情況下接受審判。但楚雄大姚縣法官違反刑訴法關於律師不到場必須休庭讓被告另行委託律師的規定,強行推進庭審。”
趙永林律師說:“楚雄中級法院一位法警隊頭子對我和劉衛國律師說:‘別給我說什麼規定,進我的法院必須接受安檢!’然後他又給法警說:‘這兩個律師不安檢不能讓他們進去,耽誤開庭是他們自己的事。’”

 

=====================================================================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