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0/2014 鞏進軍獄中遭受迫害手指變形。王治文被轉移至洗腦班。平陽警方威脅黃益梓牧師家屬解聘律師,子洲教會三信徒被捕近一年。遼寧工人陳傑訴被枉法判刑十一個月。四中全會前北京嚴控訪民

  在囚良心及被捕維權公民   18/10/2014 [維權 … 繼續閱讀 →...

 

在囚良心及被捕維權公民

 

18/10/2014 [維權網] 鞏進軍獄中遭受迫害 手指因勞作已變形(圖)

因擊殺截訪黑保安入獄的維權人士鞏進軍在深州看守所被關押期間遭受獄方迫害,手指因勞作已變形。其代理律師藺其磊就看守所的違法行為,已向衡水市中院發出律師意見書,要求監督處理。
據藺其磊律師今天微信:“2014年10月17日上午,我在深州看守所會見了“抗暴英雄”鞏進軍,自9月2日第一次開庭後,他僅有的起訴書、附帶民事訴狀、答辯狀被管教搜走燒掉了,每天12個多小時勞動,且沒有午休時間外還要加班,夜裡又要值班,根本無法準備訴訟!更惡劣的是,其拇指已經因勞作變形,要求治病目前還沒有落實。以上違法行為,已向衡水市中院發出律師意見書,要求監督處理。並請公民繼續圍觀!”

 

18/10/2014 [大紀元] 王治文被轉移至洗腦班 中共罪惡再被聚焦

原法輪功研究會義務聯繫人、北京法輪功學員王治文被非法關押15年後,於北京時間10月18日被從監獄轉往北京昌平區洗腦班繼續受迫害。王治文在1999年12月被非法判刑16年。
王治文曾是鐵道部物資公司的工程師,原北京「法輪大法研究會的義務聯繫人。他是一九九九年「4.25」和平上訪中與中共總理見面交談的幾名法輪功學員代表之一,也是一九九九年聖誕節期間被中共非法判重刑的四人之一。
外界猜測,王治文可能被關押在北京昌平區的洗腦班。洗腦班,在中共內部有諸多名稱,如:「法制教育學校」、「法制教育中心」、「法制教育學習班」、「法制教育培訓中心」、「教育轉化學習班」、「關愛教育中心」等。無論叫甚麼名字,其共同特徵是,被強制參加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均是被非法拘禁,過程未經任何法律程式。
洗腦班不屬於任何政府部門(儘管有時會有政府部門出面舉辦)、執法機構、社會團體、未經登記註冊,沒有任何法律條文或公開黨政檔確認其性質、地位,不受任何機構監督,擁有不需要任何法律檔而拘禁任何一名法輪功學員的權力,工作人員沒有執法者的身份卻有超出執法者的權力,甚至打死法輪功學員也無需負法律責任。
針對王治文從監獄直接被轉移到洗腦班,並有中共媒體跟隨。時事評論員程立說,中共以欺騙、暴力和整人起家,且其本質從來未曾改變過。外界應該向中共施加壓力,向洗腦班施壓,才能使王治文脫離險境。
他說,連美國政府也瞭解中共的「洗腦」與「轉化」手段。預計各界將給予廣泛關注。
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2014年10月9日在2013年度中國人權和法治發展的年度報告中提及中共的轉化手段。報告說,在過去一年中,中共繼續1999年的大規模、系統的鎮壓法輪功政策。一些案例顯示,中共暴力迫使法輪功學員放棄自己的信仰和修煉法輪功。報告說,當局推出一項為期三年(2013~2015年)的「決定性運動」,旨在減少法輪功活動和「轉化」法輪功學員。這項新的運動在各級政府開展,當局設定了具體的「轉化」名額。

 

18/10/2014 [大紀元] 忍無可忍 高智晟怒舉菜刀逼退公安

中國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從8月7日出獄後,至今仍遭到中共公安的嚴密監控,被軟禁在家。因當地公安一批一批進入高家,騷擾其家人的正常生活,日前,高智晟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怒舉菜刀逼退公安。
10月17日,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在其推特上發了幾條消息。她表示,前段時間,一批批員警在家裏,鬧的全家不得安寧。高智晟舉起菜刀說:「誰再敢踏入門,砍死!」

耿和向大紀元記者說:「員警天天到家裏來,每天上下兩批,一撥一撥的來煩,家裏面都沒辦法正常生活和工作,高智晟就拿著菜刀說:『如果你們再敢進來,格殺勿論』,後來這些人退出家裏,就在家外面守著。」
8月7日,高智晟從新疆沙雅監獄出獄後,住在烏魯木齊市的岳父家中,但一直受到警方的嚴密監控,無法與外界接觸,家裡變成了另一種監獄。
據耿和轉述,高智晟曾對員警說:「你們天天『拜訪』成為你們的工作,我和我的家人沒辦法工作、生活,你把我送到監獄去吧。」
由於長期被監禁在獄中,高智晟的身體狀況非常糟糕,尤其牙齒受損極為嚴重,下門牙有6顆非常鬆動,上右側最後兩顆牙在獄中掉了,相鄰一顆牙極度鬆動,左上側5顆也很鬆動,只能吃嬰兒食物。
耿和在推特還寫道,當局不讓高智晟回北京的家,也不讓他去西安看牙齒,把他軟禁在小地方,連拔牙都差點出人命。
耿和說:「三週前高智晟的門牙掉了兩顆,有兩個大牙痛的不行、很鬆動,後來到醫院拔掉了,拔完後大出血,睡覺時枕頭濕了一大片。他不想給家人添麻煩,一直忍著,到了第七天,他自己也擔心了,連夜拉到醫院去看。」

 

18/10/2014 [對華援助協會] 平陽警方威脅牧師家屬解聘律師 子洲教會三信徒被捕近一年

溫州平陽鳳臥教堂牧師黃益梓被羈押兩個多月,但多次被看守所禁止與律師會見。當地信徒稱,國保屢屢威脅其家屬,要求解聘律師,以致兩個多月數次更換律師。新聘請的律師張凱無奈到看守所外舉牌抗議後,才獲准見當事人,不過,公安再度向家屬施壓,要求解聘律師張凱。此外,陝西子洲教案三位被捕信徒,官方掌握的證據不足,案件至今仍在檢察院。
溫州平陽鳳臥教堂主任牧師黃益梓8月3日被警方帶走後,28日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批捕,羈押至今已經兩個多月,當地一位元信徒星期五告訴記者:“黃益梓牧師被關在平陽拘留所已經兩個多月,前後請了三個律師,前面幾個律師都被政府疏通了,最近請的張凱律師,這位律師也是信主的弟兄,平陽縣公安局一直不讓張凱律師見。本來說好48小時內可以見,但是到48小時都不讓見,到72小時後,張凱律師採取了一些方法,在看守所門口舉牌說要見黃牧師,他們(警方)才讓律師會見”。
這位要求匿名的信徒稱,當張凱律師在看守所會見黃益梓後,平陽縣公安局再度刁難,要求黃益梓的家屬解聘律師:“平陽公安局的大隊長,要求黃益梓的家屬解聘這位律師,幾次打電話給黃益梓的家屬,一定要解聘這位律師,說不然就怎麼樣(威脅),然後家屬要求將聖經給黃益梓,他們不准”。
7月21曰淩晨,平陽縣水頭鎮救恩堂發生暴力事件。守護在該教堂的基督徒遭到近600名官方人員強拆十字架,雙方發生激烈衝突,二十多名信徒被打傷。黃牧師與信徒到鎮政府交涉。十天后被員警帶走,當時的罪名是“涉嫌聚眾衝擊國家機關”,後變更為“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
張凱週五對記者表示,他打算就平陽縣看守所拒絕他會見當事人,申請國家賠償:“我向住所檢察官投訴,我們要求三點,第一要求依法會見,第二要求依法賠償,因為你沒有讓我在48個小時內見當事人,超出規定的時間,導致我們律師的損失,第三要求追究相應日的責任。控訴之後,我在門外拿了一個牌子,寫有我是辯護人,我要求見當事人,之後才讓我會見的。之後我又申請了國家賠償,因為他們超出允許我會見的時間,現在申請國家賠償的案子也在進行中,並且委託了幾位元律師代理我這個案件”。
在談及黃益梓牧師的近況時,張凱說,這次只見了35分鐘:“黃牧師在這個事件中,雖然進了看守所,但是他很感恩,上帝要用他,身體還好,也很樂觀”。

 

18/10/2014 [民生觀察] 遼寧鞍鋼工人陳傑訴被枉法判刑十一個月

遼寧省鞍山市陳傑,原鞍鋼實業集團綜合利用環保車間工人。2003年3月單位在沒有和陳傑本人協商一致的情況下強行買斷,解除勞動合同。陳傑為此不服開始上訪,問題卻長期得不到解決,2013年10月16日為了給地方施加壓力早日解決上訪問題,陳傑和陳輝、王書、譚思偉、孫克、白雲慧、畢唯力、王小靜等一行10人乘坐1路公車,途徑天安門時向車窗外抛灑了他們的上訪材料,被北京市東城區法院判處有期徒刑,陳傑因沒有撒材料據不認罪,被判刑11個月,其他人則被判處10個月的刑期,被關押期間他們還被體罰、虐待。
陳傑與今年的9月15日獲釋後就多方聯繫媒體,希望曝光她的冤情,在朋友的幫助下才向本工作室發來了她的材料,以下就是陳傑提供的材料。
我叫陳傑,是遼寧省鞍山市人。女,1974年2月出生,2001年11月離異,撫養一個1998年出生的女孩。系原鞍鋼實業集團綜合利用環保車間工人。1992年6月入廠,該人於2000年4月進入本公司再就業中心。按當時的規定是進入中心的人一律按三年託管協議期滿出中心,解除勞動合同,向失業並軌。2003年3月單位沒有和陳傑本人協商一致的情況下強行買斷,解除合同。
陳輝,女到,1971年出生,1992年12月入廠,入廠前精神脆弱,入廠後在單位看管洗澡溏,由於工作期間受到驚嚇後,患有精神病(有病志),至今未婚獨身,勞動合同為1992年12月至2002年12月。1999年1月進入再就業中心,2001年12月三年託管期滿,企業與之解除勞動合同。
陳傑、陳輝等人曾於2003年起至今多次到鞍山市、遼寧省及北京有關部門上訪,鞍鋼出臺了[2003]62號檔(陳傑、陳輝在鞍鋼信訪部門,聽單位領導口頭傳達檔的)。為此陳傑、陳輝得知此事後,11月就向單位遞交了返回申請(單位領導承認),單位的人事經理姜永華說:“你們回去聽消息”(並沒有告訴該二人檔有截止日),直到現在也沒有給辦理。

 

18/10/2014 [民生觀察] 吉林訪民周麗娟被以敲詐勒索罪批捕 妹妹上訪險被抓

吉林省白山市訪民周麗娟,今年的6月29日在北京治安拘留5天后,地方政府把她接回去以敲詐勒索罪批捕,周麗娟的妹妹周麗紅為此進京上訪。今天上午,10幾個北京員警到北京市豐台區西營村周麗紅的暫住地找她,在機智的訪民掩護下才逃脫了抓捕。掩護周麗紅逃脫的黑龍江省密山市冤民郝淑娥說,這不是第一次了,她們地方政府也找她。
周麗娟是今年的6月29日在北京治安拘留5天,拘留期滿被地方政府接回去即被限制了人身自由,地方官員假意和周麗娟談判,要求周麗娟提出合理賠償訴求,以解決周麗娟的上訪問題。周麗娟認為和她談話的官員是好心,是真心幫她解決上訪問題的,就按照談話官員的要求,寫出自己的訴求(賠償清單)。 周麗紅說,她們做夢都想不到的是,合理訴求形成文字之後,官員拿到手裡就成了周麗娟“敲詐勒索”政府的“罪證”,隨即被江源區公安局以敲詐勒索罪拘留15天,拘留期滿又以敲詐勒索罪刑拘,7月23日江源區檢察院批准逮捕。

 

18/10/2014 [民生觀察] 黑龍江王金玲聲援香港占中被以尋釁滋事罪刑拘

王金玲是黑龍江的一位殘障訪民,近期在北京上訪,據她兒子溫先生今天告訴本工作室,王金玲於10月8-9號,在中央電視臺上訪時,打出了“香港我們與你同在”的標語,結果被北京朝陽警方抓捕。
溫先生從朝陽警方處瞭解到,王金玲已被以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現關押在朝陽看守所,但溫先生尚未收到刑拘通知書,只有扣押手機的清單及詢問通知書。

 

18/10/2014 [六四天網] 黑龍江王金玲聲援香港占中 北京警方刑拘

今天上午,北京市西城區蒙古族市民泉健虎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黑龍江王金玲聲援香港占中,北京警方刑拘。
來電稱,10月8-9日,黑龍江殘障女士王金玲因聲援香港占中,在網上發圖片《香港我們與你同在》遭北京警方抓捕。10月14日警方通知家屬,王金玲已經被北京朝陽警方刑事拘留,警方未向其兒子提供刑事拘留通知書。
4日接到北京市朝陽區公安局看守所員警電話通知,才知道母親已經被警方以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

 

18/10/2014 [維權網] 北京清查上訪村如土匪進村,數百訪民被抓捕多家門窗被砸

昨天(2014年10月17日星期五)晚上九點許,近千員警包圍了北京最大的上訪村呂村及其附近的幾個村落,如土匪進村般挨家挨戶搜捕訪民,有數百沒有來得及逃出家門的訪民被抓走。逃出來的都在附近的山上、樹林裡躲了一夜,心有餘悸的訪民在員警午夜2點撤了以後也不敢回家。
在這次搜捕時,有多家訪民租住的房屋門窗被員警砸毀,人都當場遭到了毆打,怨恨不過的員警連屋內訪民的隨身物品都不讓帶就抓走了他們,據本網資訊員瞭解得知,被抓的訪民連夜被送往久敬莊,由在哪裡等候的各地方截訪的盡數截走押送回各地方。據瞭解這樣的搜捕還將持續兩個晚上。
看來為了四中全會維穩當局是赤膊上陣,公然蹂躪憲法、踐踏訪民的人權,每一場當局這樣一場抽風式的所謂維穩都是中國司法的一次大倒退,都是又又一場人權災難發生在訪民身上的開始。

 

18/10/2014 [維權網] 中共開四中全會 訪民蜂擁北京上訪維權

臨近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召開的時間,各地訪民紛紛趕往北京上訪維權。2014年10月17日,在國家信訪局排隊上訪的訪民較平時增加不少。
據瞭解情況訪民單亞娟介紹,現在這時間在國家信訪局上訪的都是各地趕來的新訪民。老訪民現在都不露面了,因為從十七號開始送久敬莊的訪民就不放了,要讓各地方當局派人接回去,避免中共全會期間與香港占中雨傘革命敏感時刻訪民上街抗議。而在中紀委門口也有大批各地公安牌照的截訪車輛停滿中紀委門前的街道,北京也安排數倆大巴停在中紀委門前以便將訪民送往久敬莊。
隨機訪問的訪民,發現反映的主要是土地被強佔,房子被強拆問題。
據在中紀委門前寫訴狀的黑龍江訪民李景蘭講,現在截訪的稍微收斂些,沒怎麼有打人與強擄上車現象。據說二十號大批訪民將上街向京西賓館散步上訪維權。

 

18/10/2014 [大紀元] 四中全會前 北京開始嚴控清查訪民

中共四中全會前夕,北京當局開始嚴控在京訪民。17日晚上,北京上百員警和保安進入豐台呂村清查訪民,有數百訪民被抓。為阻止各地訪民進京,17日早上,上海維權人士沈佩蘭遭到數人暴力綁架,被打骨折。
17日晚上,北京出動大批員警包圍了訪民聚集地呂村,見到訪民就抓。據六四天網報導,當晚,當局出動上百員警、保安到久敬莊,帶走近200位訪民。

安徽訪民耿士奇表示,昨晚(17日)被抓訪民不到200人,員警和保安有100多人,他半夜遭到房東的驅趕。當晚9點,北京員警分為三路清查訪民,他們那一路有20多個員警和保安,抓了40多個訪民,訪民被送到久敬莊。
18日,四川雅安漢源維權代表姜成芬和王淑蓉、景勇翔、冉啟華等前往呂村調查,住在呂村的金白、高秀蘭、金成說,有兩間屋子的門被員警打爛,入住的幾位吉林訪民被抓走,用警車運了10多車(每車8至10人)到公交站轉上其他車。
17日上午8點30分,無錫訪民許海鳳抱著10個月大的女兒何鳳珠和83歲的婆婆周靜娟,到北京的聯合國駐京辦撒傳單,她們被帶到朝陽區公安分局王四營派出所。
雖然各地嚴控訪民進京,但訪民仍突破封鎖到北京申冤。據權利運動報導,17日,中共中央組織部信訪部門的訪民達500多人,其中包括林秀麗、袁玉風、盧宗玲、朱維榮、李秀珍、耿秀芳,張明秀等訪民。
與此同時,為阻止訪民進京,各地政府採取威脅、警告和綁架等方式對付訪民。吉林訪民逢鳳琴17日表示,她被政府人員一再威脅,出門到北京就要「判刑」。

17日早上5點多,現年62歲的上海市閔行區的維權人士沈佩蘭準備外出,遭到馬橋鎮派出所王偉及信訪辦、綜治辦等一行人綁架,並被毆打受傷。經醫院診斷,她的第8前肋骨骨折。
目前住在醫院療傷的沈佩蘭向大紀元記者說:「當時,馬橋派出所的便衣和信訪辦的人守在我家門口,甚麼理由都沒有,就是不讓我出去。我堅持要出去,有七八個人就上來,連拉帶推,把我摁在車裡面,把我的肋骨弄傷。」

此前,沈佩蘭因上訪多次遭到毆打和綁架。2011年11月,沈佩蘭被閔行區馬橋鎮政府的王磊峰等人打致右手手指骨折;2012年5月17日,沈佩蘭又被王磊峰等人綁架和毆打,致身上多處軟組織挫傷,左側十二肋骨骨折。

 

=====================================================================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