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0/2014 肖疑飛被批准逮捕。藏族三少女被撞死。國務院發佈《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歷史與發展》白皮書。馬來西亞拘捕155維吾爾族“偷渡客”。

  7/10/2014 [維權網] 肖鐵(肖疑飛的父親):肖疑飛被湖南 … 繼續閱讀 →...

 

7/10/2014 [維權網] 肖鐵(肖疑飛的父親):肖疑飛被湖南省檢查院批准逮捕

昨天我在不經意中才發現一條從永州市檢察院發來的辦案專用手機號13974668064的短信,短信說“肖老師,很抱歉的通知你,你的兒子肖疑飛因涉嫌受賄、濫用職權罪被湖南省檢察院批准逮捕了。客觀的說他是真的犯法了,請你老放心!我們會根據事實公平、公正依法律規定辦理案件!”,最後電話確認是永州市副檢察長塗曉震發來的短信,發短信的時間是2014年9月30日下午3:18分,因我年事已高沒有留意到。自從肖疑飛今年7月18日晚上在回寧遠老家的路上被不明人員綁走,第二天永州市檢察院才告訴我們肖疑飛是涉嫌“濫用職權罪”被市檢察院強制監視居住了。家人及時請律師7月20日趕到永州市檢察院面見了肖疑飛,之後律師再要求面見肖疑飛就被永州市檢察院以各種理由拒絕了。8月8日市檢查院又以肖疑飛“涉嫌重大賄賂”《不許可會見犯罪嫌疑人決定書》書面通知律師不能面見肖疑飛。永州市檢察院強制監視居住肖疑飛,會以什麼樣方式審訊他,會不會再次刑訊逼供、誘供,再製造新的“噩夢”?我們非常擔心。
以前甯遠老家很多好友跟我說過,肖疑飛若再抓進去就出不來了,因為他舉報了有權有勢的嚴興德、劉衛華。這次肖疑飛被抓大家都知道是嚴興德、劉衛華他們上下串通打擊報復肖疑飛和王秋平、樊期清等人。我當時跟他們說,我相信我的兒子,上次甯遠紀委雙規肖疑飛208天,受盡各種酷刑和手段,查找他能違紀違法的所有線索,最後寧遠紀委又想盡辦法移交新田檢查院立案調查,15天后的2012年12月28日新田檢查院因肖疑飛重大賄賂證據不足被取保候審放了出來。這次被抓是舉報了嚴興德、劉衛華和披露了“雙規酷刑”遭打擊報復被關進去的,但肖疑飛的清白我們絕對是放心的。
看到永州市檢察院發來的短信,肖疑飛一個小小副科級,還被湖南省檢察院批准逮捕,我們不敢相信這個事實,更接受不了這個結果。肖疑飛的問題已經升級到湖南省紀委、湖南省檢察院了,肖疑飛突然變成“廳級”幹部了。我們原來還希望肖疑飛的“雙規酷刑”和實名舉報嚴興德、劉衛華的貪腐問題,能夠得到省紀委和省檢察院的立案查處和對實名舉報人的保護,看來現在都落空了。
原來關心我們的朋友和有關領導勸過我和肖疑飛,民不可與官鬥,現在在寧遠和永州的官場目無法紀的現象太嚴重了,肖疑飛在寧遠紀委被“酷刑雙規”沒有死、沒有致殘就算幸運的了。我當時也勸過肖疑飛不要去申訴控告和舉報嚴興德、劉衛華他們的貪腐問題了,他們有權有勢,有的是關係網,你們的實名舉報和控告是沒有結果的,到時候遭他們的打擊報復,你們的結果會更慘。但肖疑飛說自己的遭遇總得要討個說法,要我相信法律的公正,劉衛華、嚴興德他們不可能一手遮天。現在好了,被舉報控告的人沒有被立案調查,倒是實名舉報控告的人進了看守所被關了。
現在我們請的律師又遭到打壓,我們下一步的維權該怎麼辦?誰能救救肖疑飛,誰能救救我們這一家?
肖疑飛的父親肖鐵
2014年10月5日深夜于長沙

 

7/10/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曾投訴受酷刑雙規縣官正式被捕

左圖: 肖疑飛的父母抗議當局不容許律師會見肖疑飛。(家人的博客,攝於2014年9月中) 右圖: 多名湖南雙規酷刑維權案的律師,前往檢察院查詢案件的進展。(襲祥棟律師推特,攝於2014年8月初)

雙規期間曾遭酷刑的湖南省縣官肖疑飛近日被正式逮捕。其律師提控當局違規禁止他會見當事人後,檢察院聲稱肖疑飛已解除其律師的職務,但律師及家人均表示質疑。
肖疑飛的父親肖鐵,近日不經意地發現一條永州市檢察院發給他的短訊,指肖疑飛因涉嫌受賄及濫用職權,被檢察院正式批捕。
肖鐵週二對本台粵語組表示,短訊是一個星期前發出,但因他年事已高,當時沒有留意到。他又說因身體不適,不能與記者詳談。
他說: 正式逮捕了。我實在跟你說,我頭疼,身體不好。
肖疑飛的妻子歐陽女士表示,肖疑飛的父母年事已高,身體本來就不太好,收到這個消息後,更是憂心忡忡,同時亦感到很無助。她又說,自從肖疑飛被雙規後,就沒有經濟來源,家中面臨很大的經濟壓力,只靠她向外家借錢度日。
她說:  聽到這個消息心裡肯定是焦急,老人本來就有冠心病,現在病更嚴重,睡不好吃不好,兩個老人,婆婆有糖尿病。
歐陽女士又說,當局一直禁止律師會見肖疑飛。近月,檢察院向家人聲稱肖疑飛解除家人委託的龍中陽律師,但家人質疑有關的決定,並非肖疑飛的意願。
龍中陽表示,當局以案件涉及重大賄賂為由,拒絕律師會見,他遂提出控告,控告未有結果之際,檢察院就聲稱肖疑飛解除其職務,改為委託一名屬於永州市政府法律顧問庫成員的律師,他要求向肖疑飛本人核實但被拒。
他說:  他家人看了解除委託書上的簽名不像他本人的,所以我要求核實。有兩個意思,簽名上還有他的手印,就瞭解是否他的手印,還有當面問他解除我,是否他本人的意思。
龍中陽表示,他已向其所屬的湖南省益陽市司法局,反映代理案件過程中的種種困難及阻撓,現時正在等候他們的回覆。
原任職寧遠縣工業園區管委會副主任的肖疑飛,於2012年被指受賄,被縣紀委雙規200多天。他向外界透露,期間多次受到調查人員的嚴刑迫供,包括毆打,又試過把他雙手各銬一副手銬,另一頭吊掛在窗戶的鐵欄杆上。他於7月18日被抓,並被以“濫用職權”監視居住,其後再被加控受賄罪。
肖疑飛的案件被稱為湖南雙規酷刑維權案,涉及範圍廣泛。從2011年7月至2012年12月,湖南省永州市寧遠縣的肖疑飛、王秋平、王永成等18人,先後被當地紀委雙規。雙規時間長則400多天,短則7天,18人中有黨員幹部,有黨員家屬親戚等,雙規期間都遭到酷刑,最終無人被追究刑事責任,並獲恢復自由。他們遂向省紀委及省檢察院控告相關官員,其後肖疑飛被監視居住。

 

7/10/2014 [BBC] 宋莊藝術家丁酊支持香港「佔中」被員警帶走

北京宋莊藝術家丁酊被懷疑支持香港「佔領中環」行動被員警從家中帶走。
丁酊的妻子陳酲對BBC中文網說,星期一(10月6日)淩晨,員警敲他們家門,她開門後,十多個人進門就要身份證和電話並到處亂翻。
陳酲說,在她丈夫要求下,他們出示了員警證和搜查令,接著6、7個穿警服的人就把丁酊帶到一邊圍住問話,並做筆錄。
員警在搜查過程中,還盤問了她,查問她是否去了宋莊藝術家聲援香港佔中活動的現場,並盤問她是否藏了東西。
陳酲說,剩下的幾個穿便衣的人便開始到處亂翻,最後他們讓她找幾件厚衣服並對她說,電話24小時開機,隨叫隨到。
陳酲說,他們還拿走一台蘋果電腦、一台壞掉硬盤的筆記本電腦和相機卡。
她第二天去派出所詢問丈夫下落,被告知丁酊被關押在第一看守所。
陳酲表示,她並不十分清楚丈夫到底做了什麼事情而被帶走。
有消息稱,還有數位北京宋莊藝術家因為以藝術形式聲援香港「佔中」運動而被警方拘捕。
《維權網》報道,他們包括詩人王藏、藝術家崔廣廈、朱雁光和德國《時代週刊》記者張淼。

 

7/10/2014 [維權網] 快訊:廣州白雲山“裸奔”活動花滿樓、張皖荷今獲釋 被刑拘四人至今日已全部自由

本網獲悉:2014年9月6日下午去廣州白雲山“裸奔”活動中被以“尋釁滋事”為由刑事拘留的四人陳武權、花滿樓(真名:賴日福)、張皖荷(真名:張衛紅)、且聽風呤(真名:劉小翔),至今天(2014年10月7日星期二)已經全部獲釋。
陳武權、且聽風呤(真名:劉小翔)早前已經獲釋;花滿樓、張皖荷今日中午已取保獲釋。

7/10/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廣州裸奔維權4人先後獲釋

廣州白雲山裸奔事件被刑拘的4名公民,其中張皖荷及花滿樓拘留30日後,週二(7日)獲取保候審,另2人較早前獲釋。
南方街頭運動人士花滿樓 (原名賴日福),週二中午,由當局用車安排離開廣州巿第三看守所,隨後再到第一看守所接張皖荷離開。賴日福向本台表示,他與張皖荷同一部車離開看守所,張皖荷被送離廣州,而他在廣州有家庭,可以返家。
他又指,9月6日下午約2時,他與李小玲在白雲山被警方帶至派出所,翌日淩晨4時多被刑拘,隨即押至看守所。被關押30天期間,按照普通拘留方式,他曾被提審一次,大約兩個半小時,主要提審關於裸奔活動。其實,國保早前著他取消活動或不參與,並於9月6日致電給他要求取消,但他沒有理會。拘留後,警方為他做了筆録,並查問關於他肚皮寫了字,內褲有共產黨黨標。
賴日福說: 然後他提審方面,大概問了一個筆録及做了一個補稱,我的肚皮上的字是怎麼一回事,我穿的內褲是怎麼一回事,內褲就是說屁股上寫了一個法字。
記者曾致電張皖荷,手機一直關機。
南方街頭運動人士王愛忠指,張皖荷現在返回番禺住所,她曾發出訊息,今天已經取保候審,國保隨即把她送到火車站遣返杭州。她被送上一列前往內蒙古的火車,國保沒有跟隨,其後她偷下車返回番禺家中換衣服,暫未與她聯繫。
王愛忠說: 然後把她送到廣州火車站,準備把她遣返,把她送上火車以後,她又偷跑出來。遣返她本身是杭州人,但我看她發出的訊息是,把她遣返是買了一趟往內蒙古的車。
另外,2名公民陳武權被拘留22天后,9月底獲取保候審,劉小翔拘留8天便釋放。
廣州白雲山裸奔活動原定9月7日舉行,其後改早一天進行。但9月6日清早,陳武權被國保控制,並帶到花都喝茶,另一參與者花滿樓、李小玲中午被國保帶走。其餘參加活動的人士分別登山,發現有警車及特警,部分公民張聖雨、馬勝芬及老頭等被帶走。其後4人,包括陳武權律師及公民劉小翔、張皖荷及花滿樓,被當局以尋釁滋事罪刑拘。

 

7/10/2014 [維權網] 鄭州訪民秦愛娣北京上訪回來被軟禁超過24小時,家屬不許見(圖)

家住鄭州市中原區須水辦事處丁莊村一組的秦愛娣,63歲,北京上訪被訓誡後截訪回鄭州被關押超過24小時,家屬前往探望被拒絕。

據秦愛娣的女兒謝靜說:她媽媽去北京反映情況,被北京公安局訓誡,後交給鄭州市中原區工作人員李心田和須水派出所工作人員從馬家樓壓回到須水派出所,當時時間是2014年10月5日晚上10點,謝靜趕往派出所,警號為012177的員警態度惡劣不讓見。
謝靜說:“我媽在北京已訓誡過了,訓誡書在他們手機,剛工號為012177的員警說北京訓戒完,當地根據信訪調例在訓誡一次”,而且不給家屬會見。秦愛娣電話15138911339

 

7/10/2014 [維權網] 康素萍失聯兩天后平安抵達北京

孤身一人連續三天到危機四伏的新疆烏魯木齊探望人權律師高智晟,女漢子康素萍在失聯40多個小時後終於有了消息,今天中午康素萍在安全抵達北京後開機,向權利運動通報了自己已經回到北京的情況。
雖說陝西維權人士康素萍獨自一人到新疆昌吉看望被監視居住的胡軍,並連續三天與烏魯木齊司法機關交涉,希望得到已獲自由卻依然與外界失聯的高智晟律師,確有女漢子的風範,但康素萍卻說,自己在整個探望過程中也是膽戰心驚,所以在烏魯木齊上車後就把手機關機了。
“感謝權利運動與線民朋友的持續關注,怪自己沒有告知就關機40多小時,讓大家擔心”。康素萍一直在電話中深表歉意。

 

7/10/2014 [自由亞洲電台] 維權人士到烏市擬探高智晟未果

陝西維權人士康素萍,國慶期間曾到新疆,擬探望出獄後被軟禁的北京維權律師高智晟未果,反受到國保滋擾。

維權人士康素萍,國慶日到新疆,擬探望北京維權律師高智晟及維權人士胡軍,其後失去聯繫,週二(7日)返回北京後報平安。常州維權人士、權利運動負責人張建平表示,康素萍出發到新疆前致電告知,她先說要探望軟禁的胡軍,他找了人帶她去胡軍在昌吉的住處,二人見了面。其後她又告知,想去烏魯木齊尋找高智晟,他曾勸喻康素萍,這樣很危險,而且不可能見到高智晟,但她說高的眼睛及耳朵出問題,想去幫忙,因此連續3天高調地到烏巿公安及司法機關交涉。

 

7/10/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安徽蚌埠一城管執法時被村民用鐮刀砍死

中國大陸又發生城管與村民衝突事件。在安徽蚌埠,一城管到村民家取締非法建築時,被村民用鐮刀砍死。有評論認為,這一悲劇的產生是因為農民沒有土地所有權。土地或房產紛爭,應該通過法院解決,而不是僅靠警方或城管強行處置。
北京出版的《新京報》日前報導,10月4號,安徽省蚌埠市淮上區吳小街鎮九台村發生一起暴力事件。淮上區城管執法局一名執法隊員在執法時被九台村村民葛某某用鐮刀砍脖子,當場死亡。案發當天,淮上區公安分局已將葛某某及其參與者當場抓獲。目前,案件正在調查中。
蚌埠市淮上區人民政府官方網站的消息說,10月4日10時許,淮上區吳小街鎮行政執法值班人員在開展例行控違巡查時,接群眾舉報稱,九台村一組村民葛某某正在家中搭建違章建築。行政執法隊員顧某等三人前往葛某某家中予以制止。在執法過程中與葛某某發生衝突,遭葛某某等人刀傷,致顧某當場死亡。

 

7/10/2014 [博訊] 藏族三少女被撞死中共對藏政策使漢人有持無恐 (陳維健)

9月25日的晚上,四位四川 巴縣的藏族女大學生,在瀘定縣瀘橋鎮一家漢人飯點吃飯住宿,遭受敲詐,100元的餐費付了200元,於是決定不在此住 宿。沒有料到老闆的兒子,竟然開著車上來向她們撞去,三位當場被撞死,一位重傷,其中一位見車衝撞過來,試圖爬牆逃走,但這位惡少開著倒車撞過來,仍然沒有倖免,這樣一件故意殺人事件,公安機關竟然當作交通事故處理。
這起案件並不複雜,與交通事故一點關係也沒有。四位藏族少女碰上敲詐,已經忍氣吞聲了,付了錢走人,一個得了黑錢,一個自認晦氣,一般來說事情到此 也就結束了,這樣的事還升不到民族問題,這樣的事在中國這塊土地上每天都在發生。但後發生的事就不一樣了,開了車去把四個女孩撞死,如果她們是漢族女孩, 他會這樣做嗎?僅僅因為不在他這裡住宿了,就要把她們殺死,這是出於這樣一種心裡與動機,是什麼樣的背景讓他有這樣的膽大妄為。
如果我們把這個殺人行為歸結為中共對藏的政策,對藏人的殘暴統治,會有過於簡單之嫌,上綱上線,把一件單純的刑事案件,挑動為民族之間的殺戮。但當公 安把這樣單純的刑事案件,當作交通事故來處理,明顯地在包庇一個殺人犯,事情的性質就起了變化。政權機關成了殺人犯的幫兇,以政權的名義顛倒黑白,以政權的名義欺侮藏民。
中共政權歷來宣傳藏人是野蠻落後民族,且是一個不知好歹的民族,藏人都是分裂份子。這位殺人的惡少不會不受政府此類宣傳的影響,且又身在藏區,平時看 多了政府對藏人的野蠻專政,自然覺得欺侮藏人,便是天經地義的事,就是殺了他們也等於為國家除害,開車將他們撞死,這是公私兼顧,而且事情也果真如此,公安將他的殺人當作了普通的交通事故。
這起故意撞人至死案,其性質與恐怖事件無異,是在公共場所進行的一起恐怖襲擊。去年10月天安門金水橋發生的汽車撞人事件,造成五人死亡,車上襲 擊的三人,也在事件中燒死,此事件中共立即定性為恐怖事件,今年又將此事件有關聯的3人判死刑,多人被判徒刑。如果依照此案,這起事件也可列入恐怖事 件,不但這位肇事惡少要被判死刑,包括他父親在內的家人也得判死刑。當然在中國是否是恐怖事件,政府說了算。
這些事件如果倒過來,是一個藏族人開車去撞四個花季的漢人女孩,政府會是這樣的一個說法呢?我們可以預見說法是這樣:這是一個對中國政府與漢人懷有仇 恨的藏族家庭,他們受到境外達賴與反華勢力的影響,試圖將西藏從中國分離出去,最後這種思想讓他們走向極端,製造了瀘橋恐怖襲擊事件。當天他們見四個漢人 少女在國家問題上表達了對達賴分裂主義的看法,於是他們就起了殺性,雖然她們已經離開了店,但是還是開車追殺了上去,喪心病狂地將她們撞死。從這件事件我 們可以看到,分離主義者最後必然走向恐怖主義,他們的手段是何等的殘忍。
四位花季藏族少女慘死、重傷于惡少的車輪之下,讓他們的家人情以何堪,更讓他們不能忍受的是政府對殺人者的袒護,政府的包庇無疑是對她們再殺了一次。死者家屬向政府跪求公道,如果政府依然如故,不僅天理難容,更為今後漢人隨意欺侮藏人,有持無恐開了綠燈。

 

7/10/2014 [法廣] 中國國務院發佈《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歷史與發展》白皮書

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某師民兵應急分隊

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5日首次專門就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發表“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歷史與發展”白皮書。白皮書凸出“維穩戍邊”新定位,指出兵團在維護國家統一和新疆社會穩定、打擊暴力恐怖犯罪活動中發揮出特殊作用。

全文約7800字,強調支持兵團發展壯大、發揮好兵團的維穩戍邊特殊作用是國家的長遠大計,新形勢下兵團建設只能加強不能削弱。
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邊疆史地研究中心副主任馬大正接受中通社訪問時說,“維穩戍邊”體現中央對兵團屯墾戍邊事業的定位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馬大正指出,“維穩戍邊”是中央對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新定位,其寓意與過去“屯墾戍邊”的定位差別不大,但更契合當前新疆地區發展的戰略目標,即新疆的工作重點要放在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上。
由“經濟搞好了,政治自然就好了”轉向“政治不可忽視”
有分析人士認為,這一新定位或意味北京當局治疆思路已由“經濟搞好了,政治自然就好了”轉向“政治不可忽視”。
報導稱,外界屢屢質疑兵團屯駐邊疆的實質作用,少數觀點甚至戲稱之為“神秘部隊”。對此,白皮書明確指出,“戍守邊防是國家賦予兵團的重要職責”,“兵團在維護國家統一和新疆社會穩定、打擊暴力恐怖犯罪活動中發揮了特殊作用”。
白皮書中特別介紹,在反恐維穩鬥爭中,兵團正在建設成為“中國一流民兵隊伍”,建立“融生產、訓練、執勤、應急於一體的民兵常態化輪訓備勤機制”。
反恐專家、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反恐怖研究中心主任李偉指出,兵團民兵備勤將與當地軍隊、武警和各族民眾建立起“邊境安全聯防體系”,這支民兵隊伍不是所謂的“反恐秘密武器”,而是配合專業反恐單位的一支特殊力量。
白皮書說,截至2013年底,兵團總人口2百70萬,占新疆總人口11.9%。兵團下轄14個師,176個團,轄區面積7.06萬平方公里。

 

7/10/2014 [美國之音] 60年變遷,建設兵團成新疆反恐特殊力量

今年是中國屯疆戍邊的准軍事部隊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成立六十周年。北京說,這支“部隊”在打擊暴恐活動中發揮了特殊作用。新疆一把手張春賢說,對付暴恐要打擊和疏導兩手都硬。與此同時,中共政治局委員劉延東和解放軍總參謀長房峰輝率中央代表團到新疆參加兵團成立六十周年慶祝活動。
10月5日,中國國務院新聞辦發表了《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歷史與發展》(以下簡稱兵團)白皮書,中國讀者意識到,這個駐守新疆的數百萬准軍事部隊,已經走過了半個多世紀的歷史。
按照白皮書的介紹:到2013年底,新疆兵團有員工270.14萬,分屬17個師、176個團,這個人口數字達到新疆總人口11.9%。 到文革開始的1966年底,兵團有人口148.54萬。兵團成立的1954年,有人口17.55萬。六十年,兵團人口翻了十多倍。白皮書還說:兵團有漢、維、回、蒙古、錫伯、俄羅斯、塔吉克、滿等37個民族,少數民族人口有37.54萬,占兵團總人口13.9%。
新疆總人口為2300萬,漢族人為874.7萬,大約占總人口40%。
白皮書說,兵團轄區有7.06萬平方公里(占新疆總面積5%),耕地1244.77千公頃 ,農牧團場158個。全新疆耕地面積為398萬公頃。
按照白皮書的說法,這一兵團部隊,其基本班底是1954年10月,王震領導的解放軍二軍、六軍,五軍(大部)和被共產黨收編的國民黨軍隊(陶峙嶽部)組成的解放軍二十二兵團(全部)集體就地轉業形成的,他們脫離了國防軍系列,“勞武結合”,屯墾戍邊,投入工農業和其他行業的生產,但也擁有武裝,擔負著邊界和國防部隊“守望相助”的任務和使命。
10月5日,中新社報導說:白皮書認為,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在打擊暴恐等三方面發揮特殊作用。
白皮書說:兵團是個“准軍事實體”,設有軍事機關和武裝機構,沿用兵團、師、團、連等軍隊建制和司令員、師長、團長、連長等軍隊職務稱謂,“涵養著一支以民兵為主的武裝力量。”在經濟方面,兵團對外稱為:中國新建集團公司,是大型國有企業,主要經營農業、工業、交通、建築、商業和其他經濟建設業務。
無論從哪個角度講,兵團都是新疆的一道“風景線”,其存在不可忽視。由於兵團是准軍事部隊,和普通漢人個人移民不同,當地維族和其他少數民族如何看兵團?
有作者天成曾在留美學人主辦的電子刊物華夏文摘發表文章說,數年前,他到南疆,喀什地區的當地人(維族人多)不斷有信告到中央,說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占了最好的地,最肥沃的牧場和水源,與當地人民爭利。他說:“到喀什的第三天,我們下到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農三師的一個團級農場瞭解情況,據說該地區水資源緊張,農場與當地農民在土地、水源等方面矛盾一直很大。”
這種矛盾說到底是居民和社會人之間的經濟矛盾,而北京反對和努力鎮壓的是少數民族要求獨立的心態和由此引起的武裝鬥爭—也就是暴力恐怖活動。國務院周日發出的兵團白皮書說:20世紀80年代後,分裂勢力、宗教極端勢力、暴力恐怖勢力等“三股勢力”及其破壞活動成為影響新疆社會穩定、危害國家統一的嚴重威脅,兵團戍邊的重點轉移到防範和打擊“三股勢力”破壞活動的任務上。
白皮書還說:為了應對“三股勢力”,兵團的企事業單位都建立了應急民兵營、連、排,隨時應對各種暴力恐怖突發事件。“在反恐維穩鬥爭中,兵團發揮了特殊作用”。白皮書提到了幾個例子:1990年阿克陶縣巴仁鄉4•5事件、1997年伊寧2•5事件和2009年烏魯木齊7•5事件。白皮書說,在這些突發事件中,兵團快速反應、迅速出擊,與武警部隊和群眾“攜手聯動”,共同打擊暴恐犯罪。“當前,兵團正著力建設全國一流民兵隊伍”。
作者朱軍發表文章《歷數東突分子罪行》時曾說,據不完全統計,近十年間,境內外“東突”恐怖勢力在新疆製造了至少200餘起恐怖暴力事件。“造成各民族群眾、基層幹部、宗教人士等162人喪生,440 多人受傷。1990年4月5日,恐怖分子製造了震驚中國的阿克陶縣巴仁鄉反革命武裝暴亂,致使武警、民兵等8人死亡,重傷7人。”
學者張凡和李景全在中南大學學報發表論文(新疆兵團屯墾戍邊合法性及潛在合法性危機探析 2012年4月)說,“1990年,在平息阿克陶縣巴仁鄉武裝叛亂兵團民兵抓獲暴徒14名、嫌疑分子15 名,繳獲一些武器裝備。”
中國互動百科稱巴仁事件為新疆40年來最嚴重一起“反革命暴亂”:“巴仁鄉暴亂指1990年4月5日發生在阿克陶縣巴仁鄉的一起反革命暴亂,是新疆解放40年最為嚴重的一場武裝暴亂,是進入1990年代後發生在新疆的第一 起恐怖事件,為新疆恐怖活動的先導,它是一個信號,也是一個開始,此後大規模的暴力恐怖活動在1990年代的新疆相繼發生。”
互動百科說:1990年4月5日晨,在克孜勒蘇自治州阿克陶縣,“東突伊斯蘭党”頭目艾則丁•玉素甫動員組織了數百人,發動“聖戰”,殺死武警民兵8人,重傷7人。“暴亂中抱經宣誓的暴徒和被脅迫群眾共1600多人(其中被脅迫的1112人,參與暴亂的500餘人)。在我平息暴亂和圍剿逃往山區暴徒的戰鬥中,共擊斃暴亂分子17人。其後,對事件的處理中,共收容審查508人,依法判處無期及有期徒刑40人,其中判處死刑3人。”
1997年的伊寧事件。百度百科介紹:1997年2月5日至8日,“‘東突伊斯蘭真主党’”恐怖組織策劃、製造了伊寧市“2•5”嚴重打砸搶騷亂事件,恐怖分子高喊‘建立伊斯蘭王國’等口號,7名無辜漢族群眾被殘殺,198名群眾、公安幹警、武警官兵被打傷,其中重傷64人,多人失蹤。 ”
維琪百科的說法是:根據政府方面的統計,還有24輛車被砸毀,6輛車被燒毀。當天,中國出動軍警平暴,具體傷亡人數外界不得而知。有境外媒體報導,這次事件現場死亡人數有一百多,還有1600人被捕,平暴時,政府使用了警犬、催淚瓦斯和高壓水龍頭,還有報導說,軍警還開了槍。
1997年4月24日,伊寧法院判處三名涉案人員死刑,一人無期,另有其他26人分別被判處七年至18年有期徒刑。中國媒體報導,這次判決之後,發生了有人劫法場事件,結果軍警開槍打死兩人,打傷多名。
後來新疆黨委書記王樂泉回憶(2008年2月20日對鳳凰衛視說):4月24日“我們開公判大會,有幾個直接動手殺人的,打砸搶燒厲害的吧,這些骨幹就判死刑,多數的是判了有期徒刑和無期徒刑,就在回監獄的路上,一幫暴徒,他們早準備好了,自行車隊,四五十輛自行車沖囚車,他想沖到囚車那兒,把犯人劫持走,結果離那個囚車大概有三米,再不動手那完了,我們的幹警開槍射擊,當場擊斃了一個,你不動真格,他膽子就大死了。但美國之音說我們上千人怎麼著怎麼著,我看那是胡扯,根本不是那個事兒。”
有海外評論人士說,1997年初的伊寧事件是2009年烏魯木齊7•5事件以前新疆地區最大規模的社會震盪。“此次事件是地下宗教潮流引發社會騷亂的典型。”
國務院關於兵團的白皮書還提到了烏魯木齊7.5事件。這次事件發生在新疆首府烏魯木齊,事件是2009年7月5日。這次事件是進入21世紀以來,發生在新疆的最大也是最引人關注的社會暴力事件。中國官方稱其為“烏魯木齊打砸搶燒嚴重暴力事件”實際上,在當年7月5日發生事件後,7月7日和9月3、4日又發生了幾次民族衝突。
5日發生的衝突中,有上千名維族人捲入,他們採取暴力行動,官方媒體統計,至少造成300人死亡,1721人受傷,死傷者中多數為漢人。7月7日,該市有數百名至一萬名漢人走上街頭,“與員警和維吾爾族人發生衝突”。兩個月後的,9月3日又有幾萬漢人上街,和員警發生衝突。這次事件導致五人死亡14人受傷。
2009年9月4日,漢人繼續上街,進入維族聚居街區,下午,武警使用了催淚瓦斯。第二天,新疆公安廳長柳耀華和烏魯木齊市委書記栗智均被免職。這次事件中,公安部長孟建柱趕赴新疆處理危機。
張凡、李景全是新疆研究民族問題的專家學者,他們在其論文中說:“2009年,新疆烏魯木齊發生“七•五”暴亂,兵團在事發24小時之內迅速集結三萬多民兵待命,到達指定地點執行巡邏執勤任務。”
這次慶祝新疆兵團成立六十周年,北京派出政治局委員、副總理劉延東率領的中央代表團到新疆參加活動,代表團副團長是解放軍總參謀長房峰輝上將。
與此同時,新疆黨委書記張春賢上週末到吐魯番地區走訪,他到了鄯善縣魯克沁鄉對當地官員和民眾說,對付暴恐,“下一步要堅持打擊的一手要硬,教育疏導的一手也要硬。”張春賢提到了2013年在該地區發生6•26事件。中新社的報導說,維護社會穩定和去極端化工作是張春賢此行考察的重點。
中國媒體說:2013 年6月26日,魯克沁鎮發生暴力恐怖襲擊案件,多名暴徒先後襲擊魯克沁鎮派出所、鎮政府和民工,焚燒警車,造成24人遇害(其中維吾爾族16人),包括公安民警兩人;另有21名民警和群眾受傷。公安民警當場擊斃暴徒11人,擊傷並抓獲四人。
2013年9月12日,新疆吐魯番地區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捲入該事件的艾合買提尼亞孜•斯迪克等四名被告中的三人死刑,一名被判處有期徒刑25年。
在新疆,兵團是個社會,有政府、軍隊還有法庭。
中國官方《人民法院報》8月12號報導,8月8日,兵團一師中級法院一審公開審理了一起涉暴恐案件,“25名被告人分別以組織、領導、參加恐怖組織罪,資助恐怖組織罪,窩藏罪被依法判處無期徒刑及有期徒刑三年至十五年不等。”
法庭認定,這些被告組織成立“非法組織”、發展成員、宣揚“聖戰”、製造爆炸物、策劃襲警、搶奪武器、參與殺害幹部等恐怖活動。
中國媒體報導沒有公佈被告人的民族身份,但從姓名看,這25人全部為維族或其他少數民族人士。報導也沒提到這些被告是否與近期發生在喀什的嚴重暴力事件有關。
2014年7月28日,新疆喀什莎車縣發生暴恐襲擊案,中國媒體報導,有暴徒襲擊艾力西湖鎮政府、派出所,焚燒車輛,砍殺居民。新華社說,這次事件造成數十名維漢居民死亡。香港南華早報說,有22名襲擊者被擊斃,41人被捕,10老百姓遇害。

 

7/10/2014 [自由亞洲電台] 馬來西亞拘捕155中國新疆維吾爾族“偷渡客”

圖片: 馬來西亞當局查獲並拘捕了155名維吾爾人。
馬來西亞人權團體敦促政府不要遣返近日被拘押的155來自中國的維吾爾“偷渡客”,其中包括婦女和兒童。人權組織要求,允許他們與聯合國難民署接觸,因為如果被遣返回中國大陸,他們將面臨中國當局的迫害。
美聯社10月7日報導,馬來西亞移民當局當天表示,10月1日,馬來西亞警方在首都吉隆玻郊外的一個三間臥室的公寓裡查獲並拘捕了90名來自中國的維吾爾人,在另一個公寓裡拘捕了65名中國維吾爾人。在這155名中國維吾爾人當中,有79名成年人,其中37人為女性,42個男性;還有76名兒童,其中有33名女孩,43名男孩。
馬來西亞移民局官員說,被拘押的中國維吾爾人已被移送到一個拘留中心,等待進一步調查。馬國移民局官員認為,由於這些維吾爾人是帶著孩子逃離中國的,因此,不大可能與任何激進組織有聯繫。
美聯社的報導說,在過去一年半間,中國西北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民族關係緊張,而這又導致暴力升級,造成300多人死亡。中國政府把這些暴力事件歸咎于企圖將新疆從中國分裂出去的恐怖分子,而維吾爾人則抱怨,造成新疆民族關係緊張的直接原因是,政府對維吾爾人採取束縛性和歧視性的政策和措施,以及漢族人的歧視性行為。
馬來西亞人權組織“為自由律師”就此發表聲明表示,當局需要更多的資訊以確定這155名中國維吾爾人為什麼逃離中國。為了評估他們逃離中國是否與中國當局迫害有關,以及他們是否屬於聯合國定義的難民,馬來西亞當局必須允許這些人與聯合國難民署接觸,保障這些人尋求難民庇護的權利,讓聯合國難民署官員查實這些人的背景。
總部在德國的世界維吾爾大會的發言人迪裡夏提對此表示,他們強烈希望馬來西亞政府不要屈從於中國政府的壓力而將這些維吾爾人遣返回中國: “我們希望國際社會能夠就這個問題向馬來西亞政府施加真正的、有意義的壓力,以阻止馬來西亞政府將這155名維吾爾人遣返回中國。中國政府正在向馬來西亞政府施加壓力,而馬國政府因為幾個月前發生的馬航失蹤事件、以及兩國間過去存在的其他一些糾紛,而可能會為了討好中國政府而將這些人遣返。我們敦促馬來西亞政府不要這樣做,因為過去被遣返的人中有的被判刑,有的失蹤,因此遣返這155人也將使他們面臨被迫害的前景。”
另一個馬來西亞人權組織“Suaram”也發表聲明表示,擔心一旦這些人被遣返回中國,將面臨生命危險,尤其是考慮到這些人中有一半、即76名,都是兒童。
總部位於美國首都華盛頓的人權組織“維吾爾人權工程”的資深研究員亨利克-謝爾傑夫斯基表示,希望馬來西亞政府不要將這155名維吾爾人遣返中國,因為過去被遣返的人中有的被判刑、有的至今沒有資訊: “我的確希望,在這些維吾爾人為何逃離中國的原因得到有關部門的公平聆聽之前,馬來西亞政府不要將他們遣返回中國。我們之所以擔心,是因為馬來西亞政府將維吾爾人遣返中國的事件是有先例的。近幾年來,馬國政府兩次將逃亡到該國的維吾爾人遣返回去,而這些被遣返的人中有的被判了好幾年的徒刑、另有的乾脆失蹤、毫無音訊了。因此,我們敦促馬來西亞政府,不要急於屈從於中國政府的壓力,而是先傾聽和調查這些人逃離中國的原因。此外,馬來西亞雖然不是聯合國難民公約的簽署國,但它是一些有關兒童和婦女權益國際法的簽署國。而因為這155名維吾爾人中有一半是兒童,其中33名是女孩兒,另有37人是婦女,因此,馬來西亞政府不僅有義務,也有足夠的理由不遣返這些人。”
人權組織敦促馬來西亞政府這次不要再遣返目前被拘押的這155名維吾爾人。因為此前,馬來西亞政府在2012年曾將6名維吾爾人遣返回中國;2011年,馬來西亞當局也曾將11名維族人遣返回中國。這些遣返行動遭到了國際人權組織和聯合國難民署的強烈批評。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