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2014 北京藝術家聲援占中被抓。伊力哈木案上訴程式正式啟動。高瑜案預料即將開庭。逾三十名苗族基督徒被指邪教拘留。

    2/10/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北京藝術家聲援 … 繼續閱讀 →...

 

 

2/10/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北京藝術家聲援占中被抓 外媒記者遭阻撓

北京有藝術家週四(2日)舉行聲援香港占中的活動時,遭警方打壓,兩名藝術家先後被抓。前往採訪的英國廣播公司(BBC)駐京記者,也遭遇員警的強行阻撓和辱駡,並沒收了其記者證。從28日至今,中國當局已經抓捕了數十名聲援香港抗爭活動的人士,並對互聯網進行了全面的封鎖和管制。

北京宋莊藝術家崔自在,於週三下午4時被員警帶走。在此之前的週四淩晨0時許,宋莊藝術家王藏已於家中被員警抓走。
宋莊藝術家費曉勝表示,藝術家王藏和崔自在被當局抓走,是因為他們在北京宋莊藝術中心組織了一場聲援香港占中的藝術活動。
他說: 中國大陸自媒體當代藝術活動支持香港在行動。我們是這樣的一個方式,為了聲援,支援香港而搞的這樣一個事情,然後,他們就被抓了。哎呀,太恐怖了,非常恐怖。
費曉勝又說,王藏被抓很突然。週三夜裡,他們幾個藝術家一起呆到了夜裡11點半,然後各自回家。王回到家就被帶走了,幾個小時候,10多名員警還搜查了王藏的家,帶走了他的電腦和一些私人物品,員警還對當地的通訊進行了限制。
他說: 現在情況不太好,昨天晚上是藝術家王藏被抓進去。今天下午呢,是藝術家崔自在被抓進來。我們現在正在宋莊派出所,我的手機微信呢,整個就發不出去,只有我看,別人都看不到。
據悉,當局抓走藝術家崔自在的時候,英國廣播公司(BBC)駐北京記者杉麗雅(Celia Hatton)正趕到宋莊,準備採訪藝術家們,她目睹了整個過程,但她本人也遭遇了員警的粗暴阻撓。現場目擊者表示,BBC記者杉麗雅大約在3點抵達宋莊,崔自在去接她,但在進入村莊尚未到達活動舉辦地點時,就被七、八名員警攔住。杉麗雅詢問為何不能進入採訪,警方說,當地村民“不歡迎外國人”。這時,有幾名貌似村民的人圍上來表示,“不喜歡外國人來村裡”。
杉麗雅堅持要進行採訪,雙方發生爭吵和推撞,警方最後以“妨礙員警公務”為由,沒收杉麗雅的記者證,並要杉麗雅等候通知。隨後,宋莊派出所的員警就抓走了帶路的崔自在。
另據費曉勝表示,在爭執中,一個員警還當場用粗話辱駡杉麗雅,並要她滾。員警的語言極其無禮下流。整個過程被目擊者錄了下來,整個過程讓人震驚,難以想像這就是中國員警的素質。
另外,德國時代週報駐京記者處記者張淼,週四被一名自稱是市出入境管理處的員警,以《身份證條例》強行檢查身份證,遭拒絕後將她抓走,現張淼下落不明。
張淼在10月1日晚上,曾和王藏一起聚會,談了香港的事情。
本台記者專門就此聯繫了北京市宋莊派出所,但多次致電都被對方直接掛斷。
另外,當局持續對互聯網管制,並嚴厲打壓國內聲援占中人士。到目前為止,已經有北京、廣東、重慶等地,數十名人士被中國當局抓捕。

 

2/10/2014 [維權網] 女記者張淼在北京北寺被員警抓走下落不明(圖)

2014年10月2日下午,警號為 013043 自稱是北京市出入境管理處的一名員警,在北寺以《身份證條例》強行檢查德國時代週報駐京記者處記者張淼(185-0019-7451)的身份證,遭拒絕後將她抓走。現張淼下落不明。
據張淼的朋友推測,張淼的被抓可能與詩人王藏有關。詩人王藏因在推特聲援香港占中,於10月2日淩晨被警方帶走,家被抄。張淼在10月1日晚上曾和王藏一起聚會談了香港的事情。

2/10/2014 [自由亞洲電台] 伊力哈木上訴案啟動 律師望二審開庭審理

被新疆烏魯木齊法院判處無期徒刑的北京中央民族大學維族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委託的代理律師,10月1日向法院寄出長達15頁紙的上訴狀,表明該案的上訴程式正式啟動。代理律師劉曉原表示,案件證據不足,七位同案被告無一人出庭,筆錄證據又沒有旁證,罪名難以成立。希望二審法院開庭審理。
維族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被烏魯木齊市中級法院以“分裂國家罪”判處無期徒刑,其代理律師本週三將長達15頁的上訴狀郵寄新疆法院。李方平律師週四(10月2日)告訴本台:“昨天10月1日已經寄出”。
記者:主要內容是哪部分?
回答:針對具體的指控,作出回應。可能下一步會公開(上訴狀)。
記者:這些內容是伊力哈木自己決定的,還是你們律師和他商量定的?
回答:應該以他的意見為主,他只是如實的進行回應,回應這些指控和判決。
伊力哈木的另一位律師劉曉原說,上訴狀寄中級法院後,將轉交新疆自治區高級法院審理:“高級法院經過立案審查,也有五天期限,重大案件當天就要受理,受理後法律規定有兩個月的期限。但是這個案件不會到兩個月,我認為受理之後,比較儘快處理。我不知道這個案件,他們(法院)會不會開庭”。
劉律師希望二審能夠開庭審理。他說:“二審除了死刑案件(必須開庭),一般由二審法院自行決定,但是我們希望這個案件在開庭前,因為一些案件的事實都沒有查清”。
66頁的判決書指控伊力哈木的八項控罪,包括組織七名民族大學學生組成分裂國家的八人犯罪集團,參與發表及翻譯文章的工作,偽造民意調查等,在其創辦的維吾爾線上網站發表。還指伊力哈木通過授課活動傳播民族分裂思想,蠱惑、拉攏、脅迫部分少數民族學生加入該網站,以分裂國家為目的,組織、策劃、實施了一系列分裂國家的犯罪活動。
劉曉原說,在一審過程有很多問題:“我從案卷中沒有發現成立了一個分裂國家的犯罪集團,因為伊力哈木自己也沒有說成立過這樣的集團,其他七個學生也沒有指控他參與過分裂國家的集團活動,也沒有第三證據。包括伊力哈木八個人中,沒有一人說,我們參與網站管理就是成立一個分裂國家的集團,有一些分裂國家的活動。哪怕他們有言論、綱領、有一個計畫,或者有分裂國家的方案,這也能說明案情”。
劉曉原還說,此案也讓他想起中共林彪反革命集團案:“當時提到有一個‘五七一工程紀要’,但是目前這個案件中沒有對質,他們也說是連會議都沒有開過,就是維吾爾線上作為一個平臺,從事分裂國家活動,具體怎麼進行,都沒有過。就連口頭會議都沒有開過”。
檢方指控的另外七名學生至今沒有官方消息。劉曉原說,這些學生有的是2012年才入學,他也查看了他們的筆錄,但都沒有發現有關分裂國家的內容:“集團犯罪是故意犯罪,參與者必須明知自己在從事一項分裂國家的活動,雖然有些學生指控伊力哈木有分裂國家的故意,想讓新疆獨立,但是他們(部分學生)的主管判斷,從來沒有認可在伊力哈木的網站工作,就是受他的領導,大家來分裂國家,沒有一個人。也就是說在被告人沒有,有罪供述的情況下,必須要拿出客觀證據,哪怕是證人的協力廠商證據,證明你只是不認罪,但確實有證據證明是分裂國家的犯罪集團”。
伊力哈木被判刑後,官方媒體曾採訪案中相關學生,劉曉原看後感到憤怒。他說:“這個案件判決後,我看到中央電視臺有報導,他們竟然到看守所採訪這兩個證人,是伊力哈木的學生。所以我們也說過,讓他們出庭作證,證實他們的證言是不是可信,不能憑學生的一方之言,說他(伊力哈木)要把他拉到沙漠去埋,他人在北京怎麼可能,他一個教授怎麼會做這種事。當兩方面說話不一致的情況下,還應該有協力廠商的證據”。
劉曉原說,從對伊力哈木的指控到法院一審判決,都與言論有關:“如果這些言論有問題,屬於煽動的問題,但是他們不想把案件往煽動分裂國家罪方面靠,因為這樣的刑期就比較輕了,分裂國家罪都在十年以上,甚至還有判處死刑的”。

2/10/2014 [維權網] 伊力哈木案上訴程式正式啟動

2014年10月1日星期三,伊力哈木案上訴程式正式啟動。據劉曉原律師微信:“在十月一日,李方平律師已將伊力哈木-土赫提簽署的上訴狀,寄給烏魯木齊市中級法院,正式啟動了上訴程式。我認為,伊力哈木-土赫提分裂國家案,對事實認定不清,程式也嚴重違法。所謂分裂國家犯罪集團,完全是子虛烏有!”

2/10/2014 [自由亞洲電台] 伊力哈木正式上訴 妻子重申判決不公

中央民族大學副教授伊力哈木.土赫提被判無期徒刑後,代表律師週三(10月1日)寄出上訴狀至烏魯木齊中級法院。其妻重申,丈夫沒有分裂國家行為,判決不公支持上訴,家人亦對判決不服。伊力哈木妻子古再努爾週四(2日)表示,庭審及宣判期間,她沒有機會跟丈夫說話。丈夫在庭上不服被指控分裂國家罪,家人都不服,包括兩個律師,因為公訴方沒有什麼大的證據,只有7個學生的證言證詞,並沒有其他證據。丈夫說自己無罪,家人也認為無罪,律師在國慶日準備上訴。
對於學生的證言,她指,這些學生她都認識,他們有畢業的,也有研究生。他們平常來她家,丈夫對他們很好,他們都是農村來的孩子,有困難便提供幫助。丈夫從未強迫學生做網站的事,學生都是自願做,丈夫沒有主動找他們。學生為什麼這樣說,她也不知道,可能受到壓力。古再努爾對判決感到不公正,因為丈夫從未做過分裂國家的事情。
古再努爾說: 想一想,他們只有7個學生(證詞),沒有其他的證據,他們為什麼是這樣,為什麼給這樣的判決,我們也不知道。現在我們就準備,兩個律師國慶日過來,我們就起訴。我覺得(判決)不公正,他從來沒有不愛國家,也沒有做分裂國家的事情。
古再努爾在丈夫宣判那天,已感到頭痛不適,法院宣判丈夫無期徒刑,她聽到這個判決當場暈倒,由家人摻扶離開法院,然後病倒數天,近日才返回北京。至於患病的家姑,家人告訴她丈夫判刑6年,所以她沒有事,但她擔心丈夫的心臟病情,因為他在庭上曾經心臟不適。
烏魯木齊中級法院9月23日以分裂國家罪,判處伊力哈木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庭審期間,代表律師替伊力哈木做無罪辯護,他曾作自我辯詞個半小時,在最後陳述中,伊力哈木提出三點:第一,要求將案件移送北京巿中級人民法院管轄;第二,他重申沒有犯分裂國家罪行;第三,他是無罪的。
官媒新華網早前報導伊力哈木案的宣判,指維吾爾線上網站(伊力哈木是創辦人)在09年7.5事件前後十分活躍,因大肆煽動宣傳,傳播謠言曾多次被關閉。他曾在7.5事件期間被拘留,他經常在自己設立的網站發表煽動性言論,甚至含鼓動暴力解決問題等。
今年1月15日,伊力哈木在北京家中,被北京及新疆警方帶走及抄家,他的7名學生,包括6名維吾爾族及1名彝族學生,他們曾是維吾爾線上前編輯或翻譯等,先後被警方拘捕,涉及伊力哈木案,但分案處理。

 

2/10/2014 [自由亞洲電台] 高瑜案預料即將開庭

中國資深傳媒人高瑜案件轉換律師,並進入起訴階段。新委任的律師透露,預料案件即將開庭。
中國資深傳媒人高瑜被刑拘逾5個月,案件已移交法院起訴,代表律師張思之患病住院,高瑜家人週二(9月30日)委託莫少平及尚寶軍任代表律師。莫少平律師週四(10月2日)表示,高瑜弟弟到其律師所,希望他們接手該案。他們同意,並把相關手續在國慶前夕遞交法院,並複製卷宗及領取起訴書,但法官已放假,長假後才辦理。
他又指,高瑜已收到起訴書,按法律規定,只要起訴書送達被告,10天后便可以開庭。他估計,案件即將開庭。
莫少平說: 現在就等著開庭,因為法院給高瑜親屬打電話,說你們審判階段是誰,趕緊到法院閱卷,但是張老(張思之律師)病了,高瑜弟弟來律師事務所希望我們介入,我們接受了。
高瑜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官方新華網指去年8月,某境外網站刊登一份中央機密檔,隨後多個網站轉載,引起社會關注。北京警方迅速成立專案組調查,其後鎖定疑犯高瑜,今年4月24日將她抓獲,並在其住處找到重要證據。

 

2/10/2014 [對華援助協會] 四川涼山逾三十名苗族基督徒被指邪教拘留

四川涼山州雷波縣箐口鄉兩個苗族村的家庭教會信徒本周日(9月28日)聚會時,遭到縣公安局和派出所公安數十人衝擊,警方指信徒從事邪教活動,當場抄走聖經等宗教物品,一度帶走36人,後在村長的協調下,其中約5名帶有孩子的婦女和七十歲以上的老人獲釋,其餘被公安拘留。該縣公安局辦公室本週五(10月3日)對本協會證實,被捕人士被處以行政拘留。
總部在美國德州的基督徒人權機構對華援助協會週四(10月2日)接到中國境內的基督徒求助稱,9月28日主日敬拜日,四川涼山州雷波縣箐口鄉紅岩子村和李家彎村的教會受到衝擊。當地員警及和政府人員數十人包圍並沖進聚會點,宣佈他們是非法聚會,並抓走了36位弟兄姊妹,其中紅岩子村教會13人,李家彎村教會23人,並宣佈不准信徒再進行聚會。而被捕信徒有五成以上是婦女,另有多位是年過七旬的老人。
當地一位教會同工張先生週四(10月2日)晚間告訴本協會:“28日禮拜天,我們兩個聚會點共36人在聚會,紅岩子村是我父親的聚會點,他們在做禮拜的時候(員警)來抓的,都是我們縣上的公安局員警,來了兩車人”。

 

2/10/2014 [維權網] 維權人士郭洪偉取保後今又被抓

今天(2014年10月2日星期四)早3點左右,北京金星派出所員警破門而入,抓捕正在睡覺的吉林維權人士郭洪偉及其將80歲的殘疾母親。他母親已被吉林四平公安接回老家。他母親說:郭洪偉可能又被刑拘。
郭洪偉為中國訪民要求信訪局資訊公開而在今年7月底被刑拘。因他高血壓、心硬、腦痿縮等多種嚴重疾病,2014年9月4日剛從北京西城看守所取保出來。但今天淩晨又被抓進看守所。

 

2/10/2014 [維權網] 康素萍獨自進疆探望高智晟

獨自一人趕赴新疆探望高智晟情況的陝西維權人士康素萍,今天下午連續到新疆烏魯木齊市公安局西門派出所與新民路派出所,請求員警提供目前高智晟律師的住址,但兩個派出所均以康素萍不是直系親屬、提供的資訊不全為由予以拒絕。
據康素萍說:自己是聽到高智晟律師的太太說高律師牙不好,我學過醫,想看看能不能為他做點什麼,僅僅出於人性本能的一點善念,希望高律師的牙好了,就好吃飯養好身體。
2昨天(10月1日)下午,陝西康素萍占身到新疆昌吉市大上海花園社區C22棟5單元101室探望權利運動網的胡軍先生。康素萍說:胡軍的身體不好,高位截癱坐輪椅二十多年,雙腿肌肉萎縮雙腳有點變形被監視居住在家裡,生活狀況艱難。胡先生一直以來都以積極樂觀的精神狀態活躍在民主陣線,做著不屈不撓的抗爭,不遺餘力的為推動民主進程填磚加瓦,並先後幫助過無數個像我這樣無權無勢的弱勢群體,他是強者!可也是弱者,需要你我他的關愛,請關注胡軍先生。
高智晟是什麼人?胡軍是什麼人?新疆是什麼地方?康素萍一個手無寸鐵的弱女子居然隻身前往,真正彰顯了人性的光輝!
康素萍電話:131617821852.

 

2/10/2014 [維權網] 陳建芳失蹤超過55小時,其手機發出異常資訊

人權捍衛者、上海維權人士陳建芳於月30日在家中遭綁架至今已超過48小時,其手機依然處於無法接通狀態,但其手機奇怪地向一直關注她的南通維權單麗華與維權律師劉士輝發出資訊,稱自己被綁架、被釋放、再被綁架、再被放回家,但這些資訊根本無法得到證實。
今天上午10點41分,劉律師又收到陳建芳手機發出的如下資訊:
9月30日,我被無任何法律手續不明身份人員綁架到浦東新區公安分局航頭派出所,關押21小時後送回住處。在裡面,是上海市公安國保和浦東新區分局國保在審訊室裡審問我,主要是問我9月24日在上海人民公園組織人拉“上海人民支持香港人民要求真普選占中行動”的動機和目的是什麼?是誰指使你這樣做的?橫幅是誰製作的等很多問題。
我昨天中午給我媽媽送心臟病藥物,很快又被一夥歹徒綁架到航頭派出所關押23個小時,沒有床睡覺,我嚴重感冒。我提出帶我去醫院看病,他們答應了,卻把我送回來,又有10多個員警和便衣看守在家門口和四周。
如果我今天(10月2日)下午沒有給你資訊,那就說明我又被綁架到航頭鎮派出所去了。陳建芳於2014年10月2日上午10點41分。
目前,有一點是肯定的,陳建芳被航頭鎮派出所帶人綁架,其中一個手機號為13301939968的現場員警電話聯繫過撥打110的權利運動志願者,陳建芳的手機有可能在員警手中。至晚上18點30分發稿時,陳建芳女士的手機依然無法接通,已有維權人士再次到上海市浦東新區航頭鎮航瑞路388弄24號101室查看陳建芳情況。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