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9/2014 袁冬刑滿獲釋。張思之因血栓住院,莫少平代理高瑜案。汪龍、沈豔秋等支持香港佔中被拘留。邢鑒披露全家上訪遭報復拘禁虐待經過

  30/9/2014 [法廣] 伊力哈木辯護律師質疑央視新聞專題片 … 繼續閱讀 →...

 

30/9/2014 [法廣] 伊力哈木辯護律師質疑央視新聞專題片

9月25日,中央電視臺播放了十五分鐘的《中央民大教師案庭審紀實》專題片,剪輯播放了原中央民族大學教師伊力哈木•土赫提的部分講課視頻。雖然只是一審,專題片仍採訪了西北政法大學校長賈宇、中央政法大學阮齊林教授等刑法學者的說法,力證官方判處伊力哈木無期徒刑合理合法。
央視的這個專題片中,伊力哈木•土赫提的三名學生身穿囚服,譴責伊力哈木“炒作”民族關係問題,煽動分裂。對此,伊力哈木的辯護律師劉曉原深表懷疑。
《紐約時報》的評論說,“惹了中國司法體系麻煩的人在電視節目中進行鐵窗後的懺悔的畫面近來變得越來越普遍”,最新的例子則是《二十一世紀經濟報導》創辦人,資深傳媒人沈顥。
劉曉原律師回憶,在9月7日的庭前會議上,兩名辯護人劉曉原和李方平和被告人伊力哈木都申請要求七個學生出庭對質作證,法院卻不允許,反而允許記者去看守所採訪學生,讓他們指證伊力哈木。
警方在1月份扣押了伊力哈木,在那前後,伊力哈木有七名學生在北京失蹤。截至週四,這些學生的家人既沒有見過他們,也沒有聽到過他們的聲音。
據自由亞洲電臺(Radio Free Asia)今年早些時候的報導,其中兩名被捕的學生是一對情侶,分別叫做穆塔力浦•伊明(Mutellip Imin)和阿提克木•如孜(Atikem Rozi)。
穆塔力浦曾在中央民族大學就讀。去年夏天,當時正在土耳其伊斯坦布爾大學攻讀碩士學位的他回中國度假,隨後,他被警方拘押了79天。
去年12月,他在博客上描述了自己這段被關押的經歷,穆塔力浦和阿提克木自1月被捕後,再也沒有關於他們的任何消息。
他們表示,今年1月,他們從民族大學的人那裡瞭解到了學生被捕的消息,但卻無法說服烏魯木齊的官員讓他們前去探望。後來,學生的家人開始相互聯繫,並從新疆各地趕來法院,希望能進一步瞭解情況。
《紐約時報》採訪了學生的其中家人,她匿名表示,“我兒子並沒有犯法,他從沒說過老師的壞話。”
劉曉原說,象羅玉偉等學生的說法,例如“威脅要扣畢業證,要把羅玉偉拉去沙漠活埋,這只是個人的一面之辭,根本沒有其他證據證實”,此外,羅玉偉等人在筆錄中的說法還前後矛盾。
劉曉原回憶,在閱讀卷宗的訊問筆錄中,伊力哈木的學生之一阿克拜爾-依明多次要求請律師,但偵查機關並未轉告其家人。
劉曉原質疑,“一個庭審記實,竟然不採訪被告人伊力哈木,也不採訪辯護律師,為何?這是一起指控分裂國家集團犯罪案件,其他七個學生都沒有承認自己參加了犯罪集團,也沒有認罪,只指控伊力哈木犯罪了,這個指控可言嗎?”

 

30/9/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新公民運動參與者袁冬獲釋 60公民監獄迎接卻撲空

因呼籲官員公示財產而被捕的新公民運動參與者袁冬本週二結束了一年半的刑期,走出監獄,回到家中。他的妻子向本台表示,丈夫瘦了很多,希望他能好好休息。當天,約60人前往監獄外迎接袁冬,歡迎其回到“大監獄”,但是卻撲空。
此前因參與新公民運動而被北京法院判處一年半有期徒刑的袁冬本週二刑滿獲釋,他也是被判入獄的新公民運動參與者中首位獲釋的。

袁冬的妻子朱雅春週二下午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丈夫已經回到家中,精神狀態不錯,但是瘦了許多,希望他能好好休息。
朱雅春:“他(袁冬)今天剛到家,理理髮、洗洗澡、收拾收拾,我還沒來得及跟他聊。今天是這個情況,我沒有接到他,是相關部門的人員給他接到派出所,然後(我)到派出所以後接到的他。”
記者:“大概幾點鐘接到的人?”
朱雅春:“今天見到他的時候都快10點半了。”
記者:“有沒有朋友去探望您丈夫?”
朱雅春:“今天有一些人到監獄那裡去迎接他了,沒有人到家裡來,因為這種情況,我不避諱地說,到家裡來可能也進不來。我也是這個意思,讓他休息一段時間,他體重下降不少,身體好好恢復一下。”
記者:“大概瘦了多少?”
朱雅春:“瘦了有十四五斤吧。”
袁冬獲釋前一晚,北京律師藺其磊曾在微博上表示,由於袁冬的代理律師梁小軍、張維雲以及常伯陽均無法前往,希望在京友人或律師同仁能前往團河監獄迎接。
當天陪同朱雅春將袁冬接回家的律師余文生在網上寫道,袁冬暫不方便與大家見面聯繫,長假之後再與大家見面暢談。謝謝各界朋友關心。
余文生週二告訴本台:“我接他(袁冬)的時候,國保、公安都在旁邊,有些話不好說,只是對我和一些接他的公民表示感謝。”
對於袁冬等人因參與新公民運動,呼籲官員公示財產而入獄,余文生則表示:“我認為新公民運動根本沒有結束,它還繼續在發展,只是用另一種形式在發展。至於那 些官員不公示財產的話,我想可能公示財產正切中他們的痛處,他們不會輕易公示財產的。我想,新公民運動繼續發展下去,才有可能讓他們公示財產。”
而在週二上午,約60位公民拉著“歡迎袁冬從小監獄回到大監獄”的橫幅前往看守所迎接。後因接人無果,於是改成了公民聚餐。下午,線民“向莉”在推特上寫道:60餘人一起“飯醉”好一個場面,但會餐後從飯店出來,他們卻被警車跟上,李玉鳳被員警劫持到團河派出所。
本台記者週二多次致電李玉鳳,但始終提示關機,派出所的電話也無人接聽。
由許志永等人發起的新公民運動主張自由、民主、法制、憲政,呼籲官員公示財產。自去年起,發起人及參與者陸續遭到當局逮捕,去年4月1日,袁冬因在北京拉橫幅要求官員公開財產而被當局刑拘。今年1月29日,袁冬被法院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判處一年半有期徒刑。

30/9/2014 [維權網] “新公民案”袁東獲釋,北京維權人士打橫幅迎接(圖)

2014年9月30日10點50左右,被關押了一年半的北京公民袁東,走出了看守所大門,刑滿釋放,北京維權人士姜流勇等數十位公民前往看守所門口迎接,他們打著橫幅“歡迎袁東從小監獄回到大監獄”,迎接英雄回歸。
據悉廣東維權人士李小玲也趕到北京欲前往迎接,估計只能去家裡見他了。

10點51分,維權人士姜流勇發出消息:“我和袁夫人已將袁冬從青龍橋派出所接出,現他們已回家,暫時不方面與大家見面聯繫,長假之後再與大家見面暢談。”
袁冬於2013年3月31日與張寶成、馬新立等公民在北京西單廣場舉牌要求官員公示財產,隨後被北京警方帶走以涉嫌“非法集會罪”刑事拘留,後又改為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提起公訴,於2014年1月27日在海澱區法院開庭審理。2014年1月29日上午,北京市海澱區法院對參與西單舉牌要求官員公示財產的維權人士袁冬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半,袁冬提起上訴。4月16日上午,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對該案二審作出宣判,維持原判。袁冬是繼許志永之後第二個新公民運動案件中被終審判決的公民。

30/9/2014 [自由亞洲電台] 袁冬獲釋 當局阻撓其友迎接出獄

北京公民袁冬要求公示官員財產被判刑年半,週二(30日)刑滿釋放。由於獄方一大早將袁冬送至派出所,數十名維權人士及訪民到監獄迎接撲空。其後,1人被警方帶走,下落不明,另有部分人被警告或軟禁沒法去迎接。

大約60名北京公民及訪民週二早上抵達團河監獄迎接袁冬,沒法見到他出獄,其後袁冬妻子接到青龍橋派出所電話,指袁冬在清早約6時已被送往該派出所,袁冬妻子由余文生律師陪同到派出所。
余文生表示,袁冬已辦妥出獄手續,派出所僅負責把袁冬交給家屬。其後,他與妻子直接返家,沒有跟朋友見面。其後,袁冬在微信發資訊指,暫時不方便跟外界聯絡,過完國慶長假再談。余文生曾告訴袁冬,有很多朋友及訪民知道他出獄的消息及迎接他,期間有1人失聯。
余文生說: 他放出來之後,肯定現在不方便,過一段時間才方便。上午跟他說,很多朋友接他,他非常感謝,就說他有一個朋友找不到,我也不太清楚,只在微信看到他失聯了。
北京公民王永紅、江天勇律師夫婦、宋澤、李玉風及各地訪民等,亦有到監獄迎接。王永紅指,迎接袁冬的人很多,大家在早上陸續到達監獄,後來得知他被送走,他們到附近聚餐。其後,聽說李玉風離開飯館後,被警車跟蹤,然後失去聯絡。
王永紅說: 現在聽說帶走一個,不知道為什麼,他是李玉風,吃飯在一起。具體還不是太清楚,現在正在問此事,其他人暫時沒事。
同案的公民候欣則表示,昨天國保警告她不能去迎接袁冬出獄,另有1人被軟禁在家。今早去迎接出獄的人有數人失去消息,除了李玉風之外,李學惠也失聯,暫時沒法核實具體情況。
北京4名公民袁冬、張寶成、馬新立及候欣,去年3月31 日在西單廣場拉橫幅,要求官員公佈財產,當場被公安帶走,其後被刑拘。5月7日,袁冬、張寶成、馬新立被公安以“非法集會”罪名正式逮捕,候欣因心臟病發獲取保候審。
袁冬其後被改為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柣序罪”提起公訴,今年1月27日在北京海澱區法院開庭,1月29日判刑1年半,上訴後維持原判。

 

30/9/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快訊 張思之因血栓住院 莫少平代理高瑜案

本台消息:北京著名媒體人高瑜案正式由著名人權律師莫少平擔任辯護人。星期二,高瑜的家屬與莫少平簽署委託協議,莫少平則希望與高瑜的律師交接下之前的閱卷內容,以便完成交接。即日起,張思之及李會更不再擔任高瑜案代理律師。
據稱,此次更換律師是因為張思之律師的健康原因。87歲的張思之,上周傳出因血栓住院。高瑜今年4月24日被警方秘密抓走後,以「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刑事拘留,5月30日被檢察院批捕,其後案件移送檢察院。

30/9/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張思之病倒 高瑜案或要換律師

傳媒人高瑜的代表律師張思之,上週四(25日)中風入院治療。

中國資深傳媒人高瑜被刑拘逾5個月,其代表律師張思之上週四(25日)中風入院治療。高瑜朋友表示,張思之律師病倒的消息,大家都知道,有關換律師情況,暫時不好說,高瑜家人要等國慶假期後,張律師病情好一點,才跟他商量。
高瑜朋友說: 因為現在張律師病了,我們沒辦法跟他說,等過了十一以後才能知道。現在還不太好說,因為要等見到張律師以後,等他病情好一點,跟他談一下以後再說。
就張思之情況,黑龍江律師遲夙生指,張律師應該是中風,說不了話,好像腦血栓,曾經需要搶救,現在病情已好轉,仍在醫院治療。張律師有80多歲,近日處理兩宗案件,可能壓力大,吃了很多苦。
遲夙生說: 他是我們律師界一個優秀的前輩,我們的體制也是一直聽著他,然後我就一直在聯繫。這樣他有一天不好,後來搶救了,現在還是恢復得可以,說話沒有大問題,還在醫院。
張思之律師中秋節前曾向本台指,看守所安排讓他再次會見高瑜,其後他病倒。
高瑜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官方新華網指,去年8月,某境外網站刊登一份中央機密檔,隨後多個網站轉載,引起社會關注,北京警方迅速成立專案組調查,其後鎖定疑犯高瑜,今年4月24日將她抓獲,並在其住處找到重要證據。

 

30/9/2014 [維權網] 深圳維權人士汪龍昨被以“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

深圳維權人士汪龍昨日(2014年9月29日星期一)被以“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
據范標文律師微信:“2014年9月29日12時58分深圳龍崗公安分局盛田派出所一位警員用0755-89981192告知我,深圳市民汪龍因轉發香港進展貼及其它原因,2014年9月29日被龍崗公安分局以尋釁滋事罪名刑事拘留,現在被羈押于龍崗看守所。我由於受党國關照,無法為他辯護,請有意向的律師與范標文律師聯繫,電話15889635216;請各位公民關注。”
2014年9月4號,深圳市福田法院對公民汪龍起訴“中國聯通公司遮罩穀歌搜尋引擎的訴訟案”開庭審理,這被稱為是中國大陸也是全球首宗此類成功立案並順利開庭的案件,引發廣泛關注。

 

30/9/2014 [維權網] 緊急關注:維權人士沈豔秋女士或因支持香港真普選被上海便衣抓走(圖)

今天(2014年9月30日),上海民主維權人士沈豔秋女士剛剛從廣東回到上海,就被上海當地便衣抓走。
維權人士李寶霖先生在微信中說:“緊急關注!剛剛回到上海的沈豔秋大姐給我打電話說她被抓了,她是在她店裡被便衣抓的,我問她是哪裡的員警抓的,她說不知道,她說是便衣抓的,現在已經被抓上車了。沈豔秋電話: 15000601084”
沈豔秋大姐于昨天坐上廣州東到上海的列車。沈大姐從百忙之中去湖北參加唐荊陵母親的葬禮。之後一路到達廣州,一路下來大姐三天時間捐款一萬多元,維權的兄弟姐妹們誰有困難大姐都慷慨解囊資助,對每個兄弟姐妹都是異常關心和牽掛。9月28日,沈豔秋大姐剃髮明志,以表達對香港人民爭取真普選的抗命活動的支持。

 

30/9/2014 [權利運動] 邢鑒披露全家上訪遭報復拘禁虐待經過

尊敬的社會各界人士及網友:

您們好!
我是河南省息縣訪民邢鑒,男,身份證號;413021199607151334,住:河南省信陽市息縣城郊鄉洪莊村黃樓,今天我被逼的走投無路,再次向社會各界及網友們求救……
網報《河南信陽三姐妹裸體天安門救女救兒喊冤 誰來管?》、《河南維權新花樣 裸體喊冤美使館》、《河南政府搶走裸體維權老婦 腳踹營救訪民》息縣副縣長李學超等為打擊報復,指使逼迫息縣公安局造假誣陷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分別將我姥姥何澤英、奶奶邢家英、姐姐邢梅關押在信陽市第一看守所,將我父親邢望力關押在息縣看守所,將我關押在羅山縣看守所。目前信陽市溮河區的訪民郭海玲,南陽市的訪民楊金芬都被非法關押在信陽市第一看守所。我們一家再次被非法關押五人截止今日一份刑事拘留通知書都沒有得到,多次找辦案人員要也不給我。

我於2014年6月29日關押在羅山縣看守所期間,息縣副縣長李學超等多次指使逼迫息縣公安局刑警隊四中隊隊長姜輝逼我認罪讓我編瞎話指控我父親邢望力,如果配合馬上把我放掉,將我取保候審。我說我父子無罪牢底坐穿也不按他們的誘供做。息縣副縣長李學超等開始買通羅山縣看守所指使牢頭獄霸多次毒打我,在押人員的伙食費被層層截留,所裡所賣的東西都超出當地市場的二倍,早晨夜裡光是稀飯,一點菜都見不到。稀飯稀的一點也吃不飽,中午米飯老空心菜紮心一點油也見不到。手頭慢的穿珠子每天被強迫幹十幾個小時的活。完不成任務的經常被拳打腳踢人格侮辱等百般折磨,天冷挨餓找領導打個電話送錢送衣服都不給打,就這樣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在關押一周後數次毒打,我悲痛欲絕吞下八個珠子才被從6號監室調到4號,有錢的每月向所裡交2000元錢買平安不用幹活。
2014年7月17日上午,息縣副縣長李學超等指使逼迫息縣公安局長鄭磊來羅山看守所問我思憶堡網站是怎麼建的?伺服器在哪?讓我承認我們上訪都是我父親幕後操縱。我說我們一家人都冤枉沒法和你們配合。在羅山看守所被非法關押第37天夜晚23時,息縣刑警隊3名員警將我提出去,口頭告知我被監視居住,並讓我簽字,被我拒簽,羅山縣看守所釋放證和非法監視居住通知書都不給我,將我轉到息縣高杆燈西50米處天誠賓館關押一個多月,於2014年9月8日才讓我回去。
回去後我於2014年9月17日上午和父親及被非法判刑2014年9月7日出獄後的母親徐金翠到河南省信陽市第一看守所看望被非法關押的奶奶邢家英,姥姥何澤英,姐姐邢梅,分別給她們每人送300元錢和衣服。從中得知錢條子連看守所的標誌都沒有,信陽市溮河區的訪民郭海玲、南陽市的訪民楊金芬都在裡面非法關著,為逼她們認罪,當地政府包括息縣副縣長李學超等買通信陽市第一看守所,帶病強迫她們五位冤民非法勞動每天有時幹十幾個多小時的活,完不成任務安排牢頭獄霸將她們經常毒打體罰辱駡等百般折磨,家裡來的錢被牢頭獄霸吃黑,面對監控領導裝著看不到,在押人員的伙食費被層層截留,看守所的物價高出當地市場的兩倍,伙食特別低於國家標準,在押人員餓著肚子每天還沒日沒夜地幹活,送錢或接見所領導的電話一個也不到。聽說她們五位冤民多次被誘供逼供毒打虐待,我們跟著所長(警號:086859)副所長(警號:086297)反映情況,他們躲進辦公室門鎖著。這種日子真讓我們老百姓沒法活。
現在我強烈要求無條件釋放被非法關押的奶奶邢家英、姥姥何澤英、姐姐邢梅、信陽溮河區郭海玲、南陽楊金芬等人依法解決我們10年之久的非法關押,還我法律!還我人權!還我公道!……
寫信人:河南省信陽市息縣訪民邢鑒
聯繫電話:13033720813

 

30/9/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湖北江北監獄工廠內服刑男子中毒身亡

湖北省江北監獄近期發生服刑者在監獄內疑似受到生產原料污染而死亡事件。該名男子張修磊,27歲,其父親週二接受本台採訪時稱,兒子入獄九個月,數月前獲悉在監獄工廠做工,車間刺激性氣體撲鼻,沒有想到家屬探監不久,于上周日突然死亡。監獄方則稱其子患病身亡。日前,家屬已經委託律師代理該案。
湖北省江北監獄一名服刑人士張修磊不久前突然死亡,27歲,男性。死者家屬懷疑死因與車間污染有關,家屬委託的李律師週二告訴本台:“幾個月前送到江北農場的一個犯人,他的身體好好的(正常),都檢查過,他們(監獄)自己也有體檢報告,都是好好的。後來(獄方)強迫他們參加勞動。據他們介紹,幾天前,突然生病,然後立即送醫院搶救,結果幾天就死了。據說是急性病死的”。
已經抵達當地的李律師說,監獄向家屬解釋,張修磊死於急性病:“監獄方說,幾個月前送進來時身體很好,在裡面不知道怎麼病的,是在一個制鞋廠(做工),制鞋廠可能。。。。。,當初他感到不舒服,監獄以為是感冒,就把他當感冒治療,很快就死了。我一個溫州的朋友開了一間制鞋廠,廠裡面氣味很大,可能環境比較惡劣,”。
記者:有沒有被毆打過的痕跡?
回答:沒有。可能是裡面(監獄車間)的惡劣條件造成的,監獄裡面有一個小門診,醫療水準很差,發現疾病沒有送到更高級的醫院,(死亡)與沒有及時救治有很大的關係。

30/9/2014 [自由亞洲電台] 監獄血汗工廠鐵證如山 湖北張修磊喪生黑監獄 (獨家)

湖北省江北監獄近期發生服刑者在監獄內受到生產原料污染而死亡事件。
該名男子張修磊,27歲,其父親週二接受本台採訪時稱,兒子入獄九個月,數月前獲悉在監獄工廠做工,車間刺激性氣體撲鼻,沒有想到上周日突然死亡。
監獄方則稱孩子患病身亡。日前,律師受家屬委託代理該案。

 

30/9/2014 [維權網] 上海維權人士陳建芳被騷擾 律師劉士輝前往探望被帶走

2014年9月30日上午11時左右,上海維權人士陳建芳發出消息稱:她家遭不明身份人員的騷擾,來人既不出示證件,也不出示法律文書,正在敲陳建芳家的門。網友請大家幫助陳建芳報警!
劉士輝律師獲悉後,與江蘇維權人士樂森平一起,趕到現場。劉士輝律師2014年9月30日上午11時發來微信:“半個小時前,我接到上海人權捍衛者陳建芳的資訊,說她家裡被員警多次緊急敲門,不知道何事。此前,陳建芳因為依法替他人維權,已經多次受到當局的迫害和打壓,包括被勞教、被刑拘、被拘留,最近的一次迫害是在今年5月份。當時陳建芳和我同時被當局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的罪名刑拘,陳建芳被關押一個月後取保,現在尚在取保過程中。我現在已經趕到陳建芳住處門外,現在門外有五六個虎視眈眈的員警和便衣密佈在門口附近。我伺機拍了幾張現場照片。請大家密切關注上海人權捍衛者陳建芳的安危。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不得而知。劉士輝2014年9月30日上午11時” 劉律師電話:185 1054 5432
但隨後,劉士輝律師和樂森萍女士,在看望陳建芳是被抓,具體原因和理由不明,目前,資訊員撥打劉士輝律師電話,已經無法接通。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