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9/2014 寧先華被控犯有“尋釁滋事罪”。徐志明看守所內遭酷刑。新疆大毛拉被害案:2人死刑1人無期

  28/9/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東北工運領袖寧先華被控犯有“ … 繼續閱讀 →...

 

28/9/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東北工運領袖寧先華被控犯有“尋釁滋事罪”

據博訊新聞網報導,東北工運領袖寧先華8月12日被瀋陽市公安局移送當地檢察院。他將以“尋釁滋事罪”受到審查起訴。評論界表示,使用“尋釁滋事罪”的罪名是為了規避社會上和國際上有關當局迫害政治犯的指責。
甯先華最近一次於今年5月被捕,原因是他與薑力鈞、孫海洋等人在博訊網發表《撫順洪災遇難人數超過530人,遼寧官方極力隱瞞》等多篇文章。甯先華在羈押期間遭刑訊逼供。他於6月取保,一個多月後被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

旅美中國工運活躍人士劉念春在接受本台記者電話採訪時表示,中國司法當局以所謂“尋釁滋事罪”指控甯先華,表明它試圖規避有關它迫害政治犯的批評,這反映了其焦慮心態。劉念春說: “它一直否認中國有政治犯,從來沒有承認過有政治犯。”
北京律師唐吉田表示,所謂“尋釁滋事罪”是“從流氓罪演化來的”。他還說,當局擴大了“尋釁滋事罪”的界定範圍: “(當局把“尋釁滋事罪”的界定範圍)從公共場所擴大到網路虛擬空間。”
在被問到中國當局為何近來加緊了對異議人士的打壓的時候,唐律師說:經濟發展高歌猛進的勢頭不再,民眾維權活動日趨活躍,這使當局產生危機感: “一個是,這些人(指甯先華等異議人士)所作的事,在當局眼裡,覺得對他們的統治構成了現實的或潛在的威脅…… 另一方面,中國(當局)面臨著非常大的困境,到了一個節點,也可以說到了一個十字路口。”
甯先華從89年以來,先後於89年、99年、03年、14年遭拘捕,凡四擒四縱,飽受牢獄之災,然而他愈挫愈奮,其公益活動未嘗稍有中止。在被問到甯先華的動力從何而來的時候,唐律師表示,甯先華具有為公益事業工作的政治情懷:“他可以說比一般人更具有所謂的公眾情懷吧。”

 

28/9/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揚州拆遷戶父子捅死捅傷強拆者遭刑拘

江蘇揚州拆遷戶倪氏父子今年6月捅傷多名、捅死1名前來強拆的黑社會人員,已遭警方刑拘三個月。同遭拆遷的上千村民向當地政府遞交請願信並上訪,但始終無果。
揚州市廣陵區沙頭鎮村民倪建存因不滿政府拆遷賠償太低而拒絕搬遷,自去年起不斷遭到毒打和恐嚇。今年6月18日,強拆隊再次到他家強迫簽字,遭到拒絕後糾集20多名黑社會人員毆打倪及妻子,倪持刀自衛時將兩名前拆隊員捅傷,其子將一人捅死。
事件知情人顧志華周日對本台記者說:“揚州要修沙灣公路,他家在拆遷範圍內,他們家住房面積270幾個平方,但補償只有15萬3千塊,這個錢不夠買房子,他們要求是征我多少面積還我多少面積。拆遷的就和他兒子、親戚朱俊慶談,談不攏之後叫20多個人打他們,朱俊慶打過之後爬出來,小手指的筋都斷了,手錶、手機都沒有了,後來向揚州市和廣陵區政府反映了,要求討公道,沒有任何回復。”
顧志華告訴記者,事發之前,倪建存兩夫妻遭到20多名強拆隊員的毆打和威逼:“6月18日,拆遷公司來了兩個人,今天跟你談拆遷,就把他家的電都斷了,到了晚上帶了20多個拆遷公司的人動手打他強迫成交,他拿刀揮傷了兩個人,混亂之中夫妻兩分開跑了。鄰居喊他兒子,他兒子打了110報警,和其中一個拆遷人員糾纏起來了,給那個人捅了一刀,那傢伙從他家跑上公路,往欄杆上一坐,沒倚住掉河裡了。
顧志華還說,警方到達現場後,未理會手持兇器的拆遷隊員,直接拘捕了倪家父子:“員警到了看著拆遷的人拿著棍子走了,把他們兩個帶走了,認為他們是故意傷害致人死亡。簽名呼籲的上千人都有,村民自發到揚州市政府請願去了,而且拆遷部門是個黑公司。”
記者:“上訪結果怎麼呢?”
顧志華:“到現在為止都沒有處理結果。”
記者就此致電,廣陵區政府和揚州市政府,但電話均無人接聽。
倪建存的妻子蔣錦蘭周日對本台記者說:“我認為他們是冤枉的,政府和派出所都是警匪一家,報警應該十來分鐘就到了,他們一個小時才到。報了幾次警他們都不來。”
蔣錦蘭:“你最近有沒有看到他們父子兩個?”
記者:“沒有,送錢,打到卡裡,都不能見。”
記者:“有沒有請律師?”
蔣錦蘭:“我請了,是揚州的律師,我女兒請的,我請不起,我原來有個家工廠,拆遷的把我電關掉了,去年就關掉了沒收入,覺得貴。”
而同在揚州廣陵區,據本臺上9月25日報導,梅嶺李莊上週二發生強拆血案,30余名強拆隊員將一名30多歲的女拆遷戶打至頭骨碎裂,週三數十名李莊住戶圍堵市政府討說法,女子的家屬手持帶血頭蓋骨跪倒在地喊冤,引發網路關注。

 

28/9/2014 [維權網] 江西上訪維權人士徐志明看守所內遭酷刑 家人籲緊急關注

江西上訪維權人士徐志明在崇仁縣看守所內遭酷刑,家人籲緊急關注。
徐志明是江西省崇仁縣人,他是因為父親榮譽軍人待遇的問題來北京上訪的,上訪剛剛開始他的上初中二年級的兒子在學校不幸遇害身亡。到現在學校和公安局都沒有給個說法,但這只是他厄運的開始,他們鄉黨委書記張俊認為徐志明上訪影響他的調動和升遷,對他的打擊迫害開始了:先是雇黑社會用摩托車撞他,企圖用貌似車禍致他於死地,他跑到路邊的稻田地才保住了一條命,他報案後來到派出所的根本不是撞他的人,派出所以普通交通肇事草草的處理完畢,放過了殺人未遂的兇手。不但由此,他們還以莫須有的罪名把他這個報案人受害者勞動教養一年。
他在維權的路上還多次被拘留,被關黑監獄,2012年他被政府陷害判刑八個月。用他自己的話說:“政府打擊陷害維權人士的方式只有瘋人院他沒去過了。”
2014年7月7日,徐志明被當地政府從北京馬家樓截走,7月8日被構陷敲砸勒索政府的罪名刑事拘留,7月22日以相同的罪名被批捕,現關押在崇仁縣看守所。
徐志明被批捕後家人多次申請探視都被拒絕,家裡為其聘請的律師要求會見當事人也不被批准,近日有被關押期滿釋放出來的人給徐志明的家人送信說,徐志明在看守所內遭到多次酷刑,身心都受到嚴重傷害,有致殘的可能,徐志明告訴家人他在看守所內發生任何不測都是當局加害的結果,他本人對上訪維權信心堅定,不會自虐、更不會自殺。
現在徐志明的家人都非常擔心他的狀況,希望國際社會和國際人權組織緊急關注徐志明被非法關押遭多次酷刑這個事實,阻止當局對他的進一步加害,救他於危難。

 

28/9/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喀什法院一審宣判新疆大毛拉被害案:2人死刑1人無期

新疆喀什地區中級法院28日開庭審理新疆大毛拉被害一案,一審判處二人死刑,一人無期徒刑。新疆天山網的消息說,喀什市中院28日一審公開開庭審理艾尼.艾山等3名被告人組織、領導、參加恐怖組織,殺害中國伊斯蘭教協會副會長、喀什市艾提尕爾清真寺伊瑪目居瑪.塔伊爾大毛拉一案,以組織、領導恐怖組織罪、故意殺人罪數罪並罰,判處被告人艾尼.艾山、努爾買買提.阿比迪力米提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以參加恐怖組織罪、故意殺人罪數罪並罰,判處被告人阿塔吾拉.吐遜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