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2014 念斌死刑案終審宣判無罪,服刑中的姚寶華因癌症住院,張少傑牧師案二審維持原判。中共軍警曾用衝鋒槍射殺示威藏人。

  念斌死刑案終審宣判無罪 22/8/2014 [中新網] 福建念斌投 … 繼續閱讀 →...

 

念斌死刑案終審宣判無罪

22/8/2014 [中新網] 福建念斌投毒案終審宣判被告無罪 曾4次判死刑

據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官方微博消息,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今日在福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第二審判庭公開宣判上訴人念斌投放危險物質罪一案。在過去的8年時間裡,被告人念斌被四次判處死刑。法院最終宣判,撤銷福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1)榕刑初字第104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上訴人念斌無罪。上訴人念斌不承擔民事賠償責任。
念斌,1976年出生,福州平潭人。念斌與平潭縣澳前鎮南賴村丁雲蝦曾分別租用澳前17號陳炎嬌相鄰的兩間店面,經營水果、食雜等同類商品。2006年7月27日晚,陳、丁兩家用餐後6人同時中毒,丁雲蝦一對兒女經搶救無效死亡。事後,警方檢驗顯示,兩人系氟乙酸鹽鼠藥中毒死亡。當年8月7日,念斌被警方帶走。
2007年2月,福州檢察院以念斌犯投放危險物質罪向福州中院提起公訴。同年3月,福州中院首次開庭審理了此案,而在當年的庭審中,念斌當庭翻供,並表示,其做出的有罪供述,均是在遭受了警方嚴重的刑訊逼供後承認的。
2008年2月1日,福州中院對此案做出一審判決,隨後念斌不服判決,提起上訴。
2008年12月31日,福建高院裁定:事實不清,証據不足,撤銷原判,發回重審。2009年6月8日,福州中院再次判決念斌死刑立即執行,念斌上訴。在福建高院於2010年4月二審判處念斌死刑之後,該案移送至最高院進行死刑複核;2011年4月最高院下發裁定,認為本案事實不清,証據不足,撤銷原判,發回福建高院重審;2011年5月5日,福建高院裁定:事實不清,証據不足,撤銷原判,發回福州中院重審。
2011年9月7日,念斌案再次由福州中院進行一審開庭,當年11月24日,被告人念斌“又一次”被福州中院判處了死刑立即執行,隨後,念斌第三次提起上訴。2014年6月,該案在福建省高院開庭審理。

22/8/2014 [新公民運動] 念斌案律師團:念斌案無罪判決後的三點聲明

念斌,小雜貨店主,福建平潭人,2007年7月下旬其鄰居家孩子中毒身亡,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30歲的念斌自2006年8月被關押,之後屈打成招,關押到現在38歲已經整整8年,其中戴工字形腳鏈手銬達6年多。當初在客觀證據出現重大矛盾的情況下,仍然輕信口供,福州中院判決念斌死刑,福建高院認為事實不清,曾將此案發回重審,但重審之後福州中院的判決結果依舊是死刑,福建高院也曾維持死刑判決,所幸最高法院已收回死刑覆核權,最高法院審理後認為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發回重審,重審之後,2011年11月7日,福州中院依舊判決念斌死刑。
2013年7月和今年2014年6月,福建高院兩次開庭審理,共六天五夜,庭審中偵查勘驗人員(員警)、鑒定人員(員警),專家證人出庭,本案事實被查得非常清楚,所有的證據都指向無罪,沒有一份客觀證據指向念斌有罪,認罪錄影也發現中間空缺一個多小時。多名專家出庭指出,本案所謂的氟乙酸鹽成分的鼠藥在本案當中並不存在,甚至出庭檢察官在陳辭的最後,也承認“本案證據有瑕疵,最終如何交由法院裁判”。今日,福建高院終審宣告念斌無罪。這對念斌及其家屬來說是天大的喜訊。作為本案律師,我們也認為有必要表達相關敬意,以及一些建設性的意見。
一,感謝福建高院、最高法院和國家平反冤案的大環境。 本案念斌被宣判無罪,首先要感謝福建高院審理本案的合議庭成員以及背後的福建高院決策人,在本案的審理過程中,律師能明顯感覺到體制內外的壓力,有勢力想要把冤案辦成鐵案,如果沒有法院頂住壓力,堅守法律,本案念斌仍可能被冤殺,當然,這也離不開最高法院周強院長,以及國家推動對平反冤案、公正司法的大氛圍。無論如何,也感謝福建省檢察院在最後陳辭中的幾句話,我們相信,平反冤案、宣告無罪,是一個合力,眾多的良知和堅持匯成一個正義的判決。
二,我們要感謝出庭和參加本案研討的多位專家的支持,他們是澄清關鍵事實的主力,也感謝支援念斌的記者和網友等。 如出庭作證的專家汪聰慧、宋朝瑾、肖宏展以及雖未出庭但對本案進行深入研究後向法院出具專家意見的各位專家,如香港毒物專家莫景權、王永成先生等,如果沒有他們出庭,本案的事實可能被控方的個別專家誤導。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我們覺得在涉及到非常專業的案件,專家出庭確有必要。另外,本案大量的鑒定人員,偵查人員出庭,也及時讓法庭查清了案件的相關事實,有的證人證言,和紙面上呈現的證據,截然相反。希望福建高院審理念斌案這些經驗,能在全國推廣。
還要特別感謝全國支持念斌案的網友、記者,官員,香港的張耀良大律師、福建的遊精佑等,在你們的關注、幫助和推動下,念斌案才逐漸引起重視,司法資源也才逐漸傾斜到這個案子,最後,在沒有真凶出現的情況下,根據本案的事實和證據,法院敢於宣告念斌無罪,也屬於罕見,也希望本案能改變,非“亡者”歸來,也能無罪的司法實踐。
三,我們希望念斌案成為平反冤案的一個標本,對國家法治進步有推進作用。 在參與這個案件過程中,我們深深感到,一個冤案對一個家庭、甚至一個家族的傷害,是難以想像和無法平復的,公安宣佈破案當天,念斌家被砸,無法住人,家人流離失所。念斌的孩子幼小心靈遭受創傷,念斌的妻子在無望中苦等八年,還要擔心孩子被報復,念斌的一個姐姐念建蘭,為此奔波8年,難以成家,青春換來白髮綴頭。另一個姐姐每天淩晨三點起來禱告,求助上帝。念斌的老母親臨終前,都無法見愛子一面。如今,念斌家總算守得雲開霧散,將心比心,我們能想像受害人一家,肯定希望繼續追查真凶,給死去的孩子一個說法。
我們也認識到,國家平反一個冤案,真不容易,但正因為不容易,也彰顯了正義的珍貴,也讓我們感覺到法官堅守法律的不易,我們希望念斌案的無罪,能讓更多的冤案能夠平反,同時,也希望國家能以念斌案中出現的一系列問題,來解剖反思刑事案件程式中的問題,避免發生類似的悲劇。
國家司法機關是國家提供正義的一個主要視窗,律師固然可以陪伴一個案子,堅守一個案子,為之呐喊,為之挨打,就算杜鵑啼血,但平反更多冤案,就只能靠國家司法機關真正依法辦事,我們真心希望,國家的法治能越來越好,也希望每一個法律人、每一個公民能在法律,這一良善之術上,貢獻自己的勇氣和智慧。本案,正義雖然遲到了,但終究到了,我們流淚感謝,一半是歡喜,一半是悲傷。正義的伸張其實也是政府的勝利。我們也希望福州公安能吸取教訓,愈挫愈勇,開館驗屍,驗明毒物,查獲真凶,也為死去的兩個孩子和其親人,送去一個遲到的正義。
念斌案辯護律師:張燕生、斯偉江
附帶民事案件代理律師:李肖霖、張磊、公孫雪
及念斌案律師團全體成員 2014年8月22日
(據2014年8月22日微信公號“法治新觀察”)

22/8/2014 [新公民運動] 念斌家書:含淚播種的,必含笑收割

爸,我回來了。
我還以為只能在另一個世界,向您訴說我的委屈,和我的牽掛。但是,感謝主,我又回到了塵世。今天,我見到了日夜思念的智軒和魏雲,還有哥哥姐姐們。智軒長高了,懂事了,他從四歲的孩童,長成了十二歲的少年。可是,媽媽呢?我還以為可以在她面前盡幾年孝,但她怎麼也走了呢?!我只能撫摸到她的遺像。冰冷。疼痛。就差七個月!
八年來,一個正常生活的人,一個無病無痛的人,卻突然,被捆綁在,死亡的邊緣。我們念家,只是海島平潭一個平凡的家庭。誰會想到,這樣的家庭,會遭此大劫?但,這一切,發生了。
這八年來,我見到次數最多的親人,是張燕生律師。您一定知道,她每次來見我,都在安慰我,鼓勵我,叫我堅持,讓我相信。 通過她,我知道,有那麼多我不認識的親人,在為您的兒子,為這個幾近崩潰的家,在奔走,在呼籲,在堅持。他們的信心,比我還足,使我,不忍放棄。
公孫雪律師,斯偉江律師,李肖林律師,張磊律師,張繼宗老師,潘冠民老師,汪聰慧老師,何頌躍老師,宋朝錦老師,肖宏展老師,胡志強老師,王鵬老師,莫景權先生,王友誠先生,張耀良律師,還有念斌案律師團的律師們,以及各位網友,各位親友,我回來了。是你們,給我信心,給這個家信心,使我們沒有放棄。
八年來,特別是在戴著手銬腳鐐的六年多時間裡,我前一秒希望,後一秒絕望。每次,聽到管教打開鐵門的聲音,我都想:回家的時候到了。要不到您的身邊;要不,就回到您的孫兒和兒媳婦身邊,回到哥哥姐姐身邊。您知道您兒子內心的悲苦和委屈,知道我心裡的希望和絕望。
八年來,因為有這麼多人,漸漸認識到這個案子的荒謬,在無私相助,在奔相走告。因為他們的熱心和付出,我們一家的這番磨難,作為犧牲的祭獻,對社會,或許還有些價值。您也一定知道,因為他們,您兒子的內心,感受到的溫暖。
您的兒子能從鬼門關上,回到在世親人的身邊,我們念家,要感謝的人太多,我真不知如何才能全部羅列。
現在,我感到很幸運,我們念家很幸運。建蘭姐,這漫長的八年,你的付出,終獲回報。
爸,您在那邊,也告訴一下孝龍哥哥,孝強哥哥,還有剛跟您相聚的媽媽,您的兒子念斌,是清白的,那件事不是我幹的。世俗的律法,雖然不能取代天上的律法,但世俗是要伴隨我們念家一生一世的。我們念家,是清白的! “含淚播種的,必含笑收割”。
感謝你們! 感謝您,阿爸父! 阿肋路亞。 2 014年8月22日

22/8/2014 [澎湃新聞] 念斌姐姐:即使無罪釋放 弟弟也無家可歸(圖)

2014年8月21日,福建省福州市,念斌的姐姐念建蘭說:“即使念斌被判無罪釋放,也是無家可歸”。 澎湃新聞 王辰 圖

 

青春時代的念建蘭、念斌姐弟。
念斌釋放的前夜,幾乎確信此消息的念家人仍高興不起來。
8月19日,念斌的辯護律師接到福建省高院的短信通知,念斌案將於8月22日公開宣判,8月20日,平潭縣政府找到念家,“念斌和至親見個面,先不要回平潭縣澳前鎮老家”。
縣政府電話告知:被害人親屬早已情緒激動,宣判當天法院四周的主幹道將封閉,安保承受著很大壓力。
宣判前,念家人還頻繁接到澳前鎮綜治辦的電話,商議宣判當天如何用專車把念斌的親屬送至法庭,演練行車路線,以避免衝突的發生。
澳前鎮綜治辦的電話反復叮囑:不要放鞭炮慶祝,以免使被害方親屬受到刺激。
2006年發生的那起中毒事件,致使平潭縣澳前鎮丁雲蝦的一雙幼年兒女身亡,鄰居念斌被警方認定為投毒者,引發了丁、念兩家持久的仇恨。死者下葬當天,上百人沖到念家打砸,念家從此遠離平潭,寄居福州。
8年來,念斌歷經8次審判,4次被判死刑,每次開庭都不平靜,念家喊冤,丁家堅信念斌就是投毒者,視念斌的辯護律師為仇敵。如今,念斌被宣判無罪,仇恨似乎依然沒有消亡。
“一樁冤案,讓我們兩家人的仇恨越積越深。我理解丁家人的仇恨,但他們恨錯了人。”念斌的姐姐念建蘭說。
8年來,為弟弟喊冤幾乎成為念建蘭生活的全部內容,現在,她的全部想法是念斌被釋放後該如何“安放”。
在作出無罪判決之前,福建省高院曾六次延期審理,得知即將宣判的消息後,念建蘭反而無所適從。“不知道結果會怎樣,我甚至希望繼續延期不作宣判,即使他在看守所裡我也能知道有他這樣一個人存在,他已經死了四次,我們無法再承受一個死刑。”
念斌被釋放前,念家親友討論如何迎接念斌至深夜,準備了一套新衣和提前備好的“平安面”。“按照習慣,死裡逃生的人應該放鞭炮、戴紅布慶祝,但為了能順利迎接念斌,這些都沒有準備。”
但念斌最後在哪裡安頓,念建蘭也不知道。“平潭的家裡連一口鍋都沒有,念斌無罪釋放,也是無家可歸。”
按照安排,念斌先去見妻子和兒子。念斌被抓8年,他的妻子靠打鐘點工維生,和兒子住在福州簡陋的出租房裡,但讓念斌一家繼續在出租房裡居住,念家人不放心。
“他自由了還是不自由?希望噩夢儘快過去。”念建蘭說。
其實,自念斌被抓,念建蘭在一次次等待宣判和上訴之間,也同樣失去了“自由”。如今40歲的她依然單身,被問到自己的未來,她首先想到的是終於“讓侄兒有了個完整的家,告慰了父母”,猶豫之後,她又說,“我該平平淡淡過完我的餘生。”
另一個讓念建蘭高興不起來的原因是,曾堅持為念斌無償辯護的律師張燕生和斯偉江 在無罪宣判時沒有站在辯護席上,“他們是最應該見證這個時刻的。”
不過,為念斌辯護了6年的張燕生告訴對念建蘭:“正義到來時,我們也應該退出了”。

22/8/2014 [BBC] 福建男子念斌四次被判死刑終獲無罪裁決

福建省高院星期五(8月22日)對「念斌投毒案」作出終審裁決,宣判涉嫌犯投放危險物質罪的上訴人念斌無罪,當庭釋放,上訴人念斌不承擔民事賠償責任。過去幾年裏,念斌案辯護律師通過網絡和媒體列舉案件疑點,令外界對念斌案的審理表現了極大關注。
念斌被福建高院終審裁決無罪的消息引來網民不同的評論。有網友稱此案是「建國以來史詩般的辯護案例」,也有網友問「真相到底是什麼」,「這判刑和玩兒似的」。有一位網易網友質問說:「為什麼高院就可以說證據不足?中院就是證據充分?你們玩的是一套規矩?」
不過,不少法律界人士對念斌案的終審裁決表示支持。
「周澤律師」在微博中說,念斌的姐姐來電,「說被關了近十年、數次被判死刑、險些被無辜冤死的念斌,被福建高院終審判決無罪,當庭釋放了。這是一個值得法律人奔相走告的消息!」
「袁裕來律師」表示,念斌無罪釋放,確實不易,網友圍觀、法院堅持、尤其辯護律師可謂勞苦功高。
但他不同意有些網友所說的此案成功「與死磕無關,與風向有關」的說法。他說:「這絕對是意淫。仍然有那麼多律師會見受阻,行政訴訟環境還在持續惡化。司法環境的問題,已不是法律問題,而是體制問題。政改不啟動,已無法改變」。

 

=====================================================================

在囚良心及被捕維權公民

 

22/8/2014 [博訊] 在監獄服刑的76歲老人姚寶華因癌症住院

2014年8月21日,因土地維權而被判刑入獄五年的76歲老人、江蘇常州維權人士姚寶華,在常州第一人民醫院做切除膀胱惡性腫瘤手術。據悉,姚寶華目前患有胃癌、前列腺癌、膀胱惡性潛能性腫瘤三種癌症,但常州當局卻拒絕對姚寶華實行監外執行。

姚寶華代理律師劉曉原今晚發出資訊說:“接姚寶華女兒電話,說她父親姚寶華因患膀胱惡性腫瘤和前列腺癌,在本月18日被監獄送進常州市第一人民醫院住院,今天先作了切除膀肛惡性腫瘤手術。76歲的姚寶華,因為土地維權,一家三口人被指控敲詐勒索開發商,他被判五年刑期。今年6月23日,已身患胃癌一年多的姚寶華被送進溧陽監獄服刑。”
劉曉原還質問:“姚寶華在刑拘期間患有胃癌,隨後被取保候審做手術治療。今年5月判決生效後,法院將已經76歲還在治療中的姚寶華送進監獄服刑。姚寶華完全符合監外執行的條件,但監獄仍然收下病中的姚寶華。如今,姚寶華又患了兩種癌症。對這樣一個已身患三種癌症的古稀老人,為何還不給監外執行?”
8月1日是姚寶華的生日,當時家人為他在醫院過生日,並質問常州當局:“姚寶華生日宣:76歲,三癌之身,為百姓利益光明磊落,身陷囹圄38天;常州閻王毫無政治頭腦愚夫莽漢,表面人模狗樣,實滿身膿瘡,搶掠百姓財產下毒手,罪行昭昭成過街老鼠人人喊打,惶惶不可終日。生理生命誰先死不定,政治生命誰已死、被刻在歷史恥辱柱上,一目了然,看閻王小螃蟹還能橫行幾日幾時?”

 

22/8/2014 [維權網] 鄭州案通報:張維玉、劉書慶律師今鄭州三看會見姬來松再遭拒(圖)

今日(2014年8月21日星期四)張維玉、劉書慶律師再來鄭州第三看守所要求會見姬來松律師再遭拒。

張維玉律師在其微博中表示:“今日與劉書慶律師再來鄭州第三看守所要求會見姬來松律師。依舊是我們無法理解的“去找辦案單位”。一個2012年發生的撕毀毛澤東像的案子搞成“危害國家安全”!現在會見還妨礙偵查嗎?司法改革首先是“去流氓化”同意嗎?”

 

22/8/2014 [維權網] 遼寧上訪維權人士王春梅被關押四個多月後得律師會見

本網獲悉,2014年8年13日,王春豔請余文生律師代理王春梅的案子,去吉林省遼源市看守所會見了已經被關押於此四個多月的王春梅。律師會見中瞭解到,王春梅被關押後,曾送醫院七天。
王春梅是因家中房屋拆遷賠償問題上訪,而被送進看守所,如今王春梅瘦的不成樣子。遼源市公安局、檢察院對王春梅,先以尋釁滋事定不了罪,後又以敲詐政府罪起訴王春梅。中央聯席辦,國家信訪局2011年6月對王春梅有批示,王春梅的責任單位是大連,結果遼源公安部門卻將她抓捕。這是違反有關法律的:一、王春梅離開遼源快二十年,家中強拆補償的案子跟遼源沒有任何關係。 二、今年初上訪到北京,有關維穩機構給錢的地點在北京。三、遼源西安區信訪工作人員拿國塚維穩資金給因拆遷失去家園、失去工作、造成家中親人兩死一傷的王春梅看病,提出的條件是給王春梅7000元錢,讓她十天不上訪,去看病。結果後來以此說王春梅敲詐政府罪。
2012年6月,大連政府把王春梅姐弟三人關進看守所101天,弟弟妹妹68天在高壓之下有關當局找她們談賠償。談好後,放出來還是不解決。王春梅姐妹三人多次坐牢。

22/8/2014 [自由亞洲電台] 王春梅被控“敲詐政府罪”關押四個多月後得見律師

遼寧訪民王春梅一家四口人多年因房屋拆遷的補償問題不斷上訪申訴,結果母親和弟弟在上訪期間死亡,她本人現在被關押在遼寧河源市看守所。當局指控她犯有“敲詐政府罪”。她的律師表示,將提出無罪辯護。

 

22/8/2014 [新公民運動] 丁家喜下月23號可會見親屬

顏伯鈞:今早去了北京第二監獄,不讓我會見丁家喜律師。但是大家可以寫信給他:郵編100121,地址北京2357信箱5分箱,丁家喜收。監獄方面在9月23號有安排親屬會見,會見條件是不出三代的親屬,帶上身份證戶口本原件影本以及當地派出所開具的親屬證明,加蓋公章。提前五天預約。據二監的人說丁律在10月份後又要轉走,現在誰也不知道轉到哪裡。

 

22/8/2014 [維權網] 快訊:河南濮陽中院二審維持張少傑牧師案原判

本網獲悉:河南濮陽中院二審強行維持張少傑牧師案原判。據張少傑牧師案代理律師李和平律師微信消息:“今天(2014年8月21日星期四)下午,濮陽中院馬庭長來電稱:已向張少傑送達二審裁定。此前,我根據河南高院、濮陽中院曾非法指導本案的確鑿證據,違背二審終審原則,特向省市兩級寄出《關於要求張少傑案二審應由河南高院指定第三地中級法院開庭審理的律師意見書》,但結果卻是快速強行宣判。”

22/8/2014 [對華援助協會] 關注南樂教案:濮陽中院二審強行維持張少傑案原判

海內外廣泛關注的河南南樂教案有最新消息:張少傑牧師的上訴律師李方平接到濮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上訴庭馬庭長電話,他被告知:已向張少傑送達二審裁定書。這意味著二審沒有開庭審理。李方平律師此前就二審審理向省高院和濮陽中院發出律師函:此前,我根據河南高院、濮陽中院曾非法指導本案的確鑿證據,違背二審終審原則,特向省市兩級寄出《關於要求張少傑案二審應由河南高院指定第三地中級法院開庭審理的律師意見書》,但結果是快速強行宣判。
張少傑牧師一案在一審審理過程中,有大量的非法證據和程式違法。其中構成張少傑牧師“詐騙罪”的唯一證人數月前被綁架,鑒於她的證詞存在嚴重的問題,辯護方一再要求法庭傳喚證人出庭對質。但一審法庭對此合理要求拒絕了,並對律師辯護過程中提及的公安在辦案過程中大肆違法的舉報也完全不予理睬。不難看出,此案一審的判決結果也是在濮陽市中院乃至河南省高院的操縱下進行的。因此,上訴律師才依據法律規定提出二審應有第三地法院開庭審理的請求。張少傑牧師的兩位上訴律師李方平和李敦勇各自遞交了辯護詞,並補充了一些新的證據材料,濮陽市中院對這一審有著嚴重爭議的案子完全應該開庭審理。
在美國為父親呼籲的張少傑牧師的大女兒張慧馨對二審判決結果感到憤怒。她認為這是一起典型的當地政府以莫須有的罪名迫害她父親、其他基督徒和他們的教會。因為她父親在當地有很高的威信,並長期為弱者、為被侵權者呼籲、呐喊,並因為建教堂的征地與縣政府發生了直接衝突,才導致被陷害,教會因此也陷於絕境。現在,信徒們已無場所聚會,教會的主要同工家門口都被政府安裝了監控探頭。張慧馨表示:她不會停止在海外為父親的無罪釋放而努力,直到她父親自由的那一天。
對華援助協會主席傅希秋牧師對濮陽中院的這種做法感到失望。傅牧師表示:對華援助協會不會放棄對南樂教會、對張少傑牧師和其他兩位將要開庭的弟兄姊妹的國際呼籲,直到所有的人得以自由。傅牧師對近期發生在浙江、山東、河南、廣西和湖南等地越來越嚴重的對於教會和基督徒的迫害感到憂慮,也為中國法治在習近平上臺後的進一步倒退感到驚訝。無論如何,傅牧師呼籲中國政府能真正回到習總書記提出的“依法治國”的軌道上,切實保障每一個公民信仰自由的權利。

 

22/8/2014 [博訊] 著名民主人士張林“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第三次被延長審理期限

2014年8月19日,安徽省蚌埠市蚌山區法院發出《延長審理期限的通知書》,對著名民主人士張林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一案,延長審理時限三個月。通知書稱,經最高法院批准。
據張林代理律師劉曉原介紹,這是蚌山法院第三次延長審理期限,第一次經安徽省高院批准,第二次、第三次經最高法院批准。劉曉原說,這是第二次由最高法院批准延長審理期限。今年5月,最高法院已批准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