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2014 呼籲人道救助嚴正學、朱春柳、李海、郭洪偉等良心難友。良心無罪,唐荊陵、王清營、袁新亭三君子家屬的聲援。劉萍已送去南昌女子監獄服刑。吳貴軍被維穩入獄終獲國家賠償。

  呼籲人道救助   11/8/2014 [維權網] 甘粹、 … 繼續閱讀 →...

 

呼籲人道救助

 

11/8/2014 [維權網] 甘粹、朱毅、胡佳、王書瑤:為嚴正學、朱春柳募捐公告

【編者按】北京雕刻家嚴正學妻子朱春柳女士患子宮癌,住入醫院即將大手術——張志新的雕像實際上主要是春柳女士精雕細刻的,她是一位德藝卓絕、琴棋書畫絕佳的可敬女性。為製作並收藏張志新和林昭兩位烈女雕像,他們夫婦倆創立了著名的鐵玫瑰園,為此擔當經濟陷入拮据。北京的朋友們正為春柳女士募捐治病。

甘粹、朱毅、胡佳、王書瑤:為嚴正學、朱春柳募捐公告
五年來同雕共守鐵玫瑰園無以謀生的嚴正學、朱春柳伉儷正陷空前危厄中:聖女雙雕遭恐暴襲擊、嚴正學骨折之際,朱春柳確診子宮癌,即將在北京醫院施行腹腔癌變部位切除大手術。懇各界良知伸出溫馨的援手,共緩此劫。
募捐專卡:中國工商銀行北京北七家支行
戶名:郭大龍
帳號 :621559  0200008832495
監督執行:郭蓋  王藏

 

11/8/2014 [參與] 嚴正學/朱春柳夫婦在北京醫院陷危厄中

朱春柳女士患癌症 李海雙眼白內障 募集手術費

據胡佳消息:藝術家嚴正學先生的妻子和藝術搭檔朱春柳女士因為癌症現在要在北京醫院做較大的手術,而嚴正學自7月16日被襲擊立案為輕傷之後尚在養傷中。朱毅先生找我商量如何為朱春柳女士募集手術費。
北京維權人士李海這些年無固定收入,最近在做左右雙眼的白內障手術,這筆費用尚在募集之中。
下午接到朋友關切高智晟律師的電話,其他疾患未涉及而只談及牙科,就也會是一筆可觀的支出。

 

11/8/2014 [參與] 請各位義士為郭洪偉、柳小華籌措律師費 (秦永敏)

吉林維權人士郭洪偉,湖北維權人士柳小華(據說不止2名維權人士具體人數不詳)於2014年7月3日晚24時左右被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抓走至今(2014年7月10 日24時)已有12天。
5月以來郭洪偉、柳小華等只幹了一件事:要求國家信訪局公開《信訪督查制度》和《信訪問題排查化解制度》。無數次到國家信訪局互聯網網站尋找未果、3次前往國家信訪局網站所稱的政府資訊公開場所政府資訊公開場所位於北京市宣武區永定門西街甲一號國家信訪局來訪接待大廳當面申請未果、4次前往監察部、2次前往中紀委投訴舉報(包括5月28日被截訪,郭遭毆打的首次)1次前往國務院法制辦投訴舉報。
(參與2014年8月9日訊)各位義士!郭洪偉母親獲得不幸消息,郭洪偉、柳小華已經被正式逮捕!
一直以來,中國的訪民問題得不到有效解決,其中一些細心的訪民發現,國務院要求國家信訪局制定的解決信訪問題的法規依據《信訪督查制度》和《信訪問題排查化解制度》無論如何也無法查詢,就這樣,郭洪偉、柳小華受大量訪民委託,開始了直接向最高當局的各有關部門提出公示要求。
2014年1月14日,郭洪偉、柳小華首次寄出政府資訊公開申請,未答覆。
在此之後,他們連續十次不屈不饒的向最高當局的各有關部門提出要求,其間,遭遇了各種不可思議的刁難、威脅、抓捕、毒打。尤其是第六次,2014年5月28日,郭洪偉、柳小華按照中紀委監察部的要求,如約來到中紀委監察部信訪接待場所宣武區永定門西街甲一號三辦胡同,卻遭到員警保安的點名攔截和肆意毆打,並明確說明就是不讓他們去中紀委反映情況,起初他們還拒絕讓郭洪偉治療,最後眼看要出人命,被打成重傷的郭洪偉才由急救車送入北京市牛街回民醫院治療。
7月3日夜郭洪偉和柳小華和六位探望他們的訪民被西城分局警方從醫院帶走刑拘,因為郭宏偉病情嚴重,又被送到公安醫院治療,一開始很長時間尚不讓律師更不讓家屬會見。
8月7日,北京中聞律師事務所黃漢中律師(手機號13911038369)前往位於朝陽區豆各莊的北京西城區看守所辦了手續,然後前往附近的北京公安醫院,見到了病重的郭洪偉。郭宏偉身體虛弱,臉色焦黃。
黃律師說,身患高血壓(160——280)等多種嚴重疾病的郭洪偉已經癱瘓。郭洪偉告訴黃律師,他和柳小華都被當局以“尋釁滋事”罪名正式逮捕,柳小華被逮捕的罪名,居然是她養了一隻兔子,在牛街回民醫院照料郭洪偉時把兔子帶進了醫院!
黃律師介紹,郭洪偉說,他被綁架出回民醫院時,當局就直截了當的對他說,擺在你面前的只有兩條路,一條是自己離開,不要再來,另一條是跟我們走,這次跟我們走以後,你就出不來了。郭洪偉斷然拒絕了離開,就這樣,為了尋找《信訪督查制度》和《信訪問題排查化解制度》,郭洪偉、柳小華不僅被當局拘留,而且遭到檢察院正式逮捕。
郭洪偉、柳小華是為全體訪民能夠通過信訪討回公道而被捕的,多年來郭洪偉一直帶著八十余歲的父母在北京上訪,家中沒有任何積蓄,現在既然正式被捕,就急需律師全面介入,僅律師費用就得三萬,為此,本人特在此向一切心懷仁慈的義士尤其是瞭解郭洪偉、柳小華案件的訪民呼籲,請大家一起來為他們籌集律師費!
郭洪偉母親肖蘊苓工商銀行卡號:6212 2602 0005 6401 397 手機號:1864348664  15652610461

 

11/8/2014 [紐約時報] 愛滋病患者權益活動人士李虎去世

因為宣導HIV攜帶者和愛滋病患者權益而引起全國關注的李虎於上週三在北京逝世。圖為他手中舉著標語:“HIV感染者需要平等的健康生存權”。

週五上午,數百人聚集在北京佑安醫院,悼念週三過世的愛滋病活動人士李虎。此舉有力地表現了對中國HIV攜帶者和愛滋病患者權益的支援。李虎的病逝讓中國的HIV攜帶者及維權人士為之震動。他們表示,失去了一位積極的愛滋病感染者權利宣導者。在中國,民眾與公共機構往往忽視愛滋病問題,或是簡單粗暴地予以歧視。確診的HIV攜帶者常常無法在醫療機構接受手術,或是失去工作機會。他們甚至可能被飛機拒載。
友人表示,週二剛滿40歲的李虎死於愛滋病併發症,身後留下了三名兄弟姐妹、雙親和伴侶。

 

11/8/2014 [The Guardian] Film-maker defies China’s censors to reveal horrors of the Great Famine

Hu Jie’s documentaries tells story of students whose criticisms of Maoist excesses cost them their lives.

“These people in the documentaries were dying for us – they sacrificed themselves to save us. We are indebted morally to tell their stories,” said Hu.

At one stage, he shot wedding videos to fund his documentaries; now he and his wife, Jiang Fenfen, rely on their pensions. They work on a shoestring budget, buying standing tickets for trains and bedding down in the cheapest hotels. “My sacrifice personally is not worth mentioning, but I admire my wife’s contribution,” he said.
He is slowing down as he ages, and spending more time on his earlier love, painting – though his works are often inspired by themes related to his films. But he hopes a new generation of documentary makers will realise the importance of the era and take on the task he has shouldered.
“If you don’t go to record it, maybe nobody will,” he warned.

 

=====================================================================

在囚良心及被捕維權公民

 

11/8/2014 [維權網] 朱久虎律師:救治、恢復被破壞和扭曲的社會秩序具有正當性和正義性——周維林案律師辯護詞


辯護詞

尊敬的審判長、審判員:
受被告人周維林親屬委託和北京市傑通律師事務所指派,我作為被告人周維林的辯護人。現針對合肥市蜀山區人民檢察院(2014)第153號“起訴書”,根據庭審調查的事實和質證的證據,依據我國有關法律發表如下辯護意見。
一、公訴人所指控的本案行為主觀上是為了救治、恢復被公安機關破壞和扭曲的社會秩序,該行為具有正當性和正義性。
公訴人所指控的行為不是孤立發生的,是與公安機關破壞和扭曲社會秩序的行為有直接關聯性。公安機關在公訴人指控的行為發生前,將本案被告人張林不到十歲的女孩從學校帶走,並導致學校恐懼不讓張林的小孩子在該校讀書。對此,公安機關的行為是什麼性質的行為呢?
國際、國內社會科學研究成果表明,社會秩序的形成,有基於法律原因形成的,有基於風俗習慣形成的,有基於道德形成,有基於宗教形成的,有基於社會發展需要形成的新秩序等等。據此,辯護人認為,公安機關的行為破壞和扭曲了兩種秩序,一種是基於法律原因形成的秩序,一種是基於社會發展需要形成的新秩序。
1、公安機關的行為破壞和扭曲了基於保護未成年人的法律所形成的社會秩序。
根據我國法律,公安機關詢問未成年人必須有監護人在場,未成年人在法庭上必須有監護人陪同,有的國家為了防止未成年人受到驚嚇導致精神問題規定在晚上九點之後不允許居民樓中抓捕犯罪嫌疑人。然而,公安機關在沒有監護人陪同的情況下,強行將一個不滿十周歲的女孩從學校帶走是一個有基本良知的人可以想像的極為恐怖的行為,這種行為嚴重破壞和扭曲了基於保護未成年人的法律所形成的社會秩序。
2、公安機關的行為破壞和扭曲了基於社會發展需要形成的新的教育秩序。
改革開放幾十年來,隨著社會的發展,人口流動很大,沒有某城市戶籍的人帶著孩子在該城市打工已經非常普遍,可以說,全國所有的城鎮從小學到中學為了解決這些打工人員孩子的上學問題都會讓這些沒有本城市戶口的孩子在該城市的學校讀書。這是社會發展需要所形成的合理的符合正義的新的教育秩序。
然而,公安機關在沒有監護人陪同的情況下,強行將一個不滿十周歲的女孩從學校帶走的恐怖行為,導致學校以所謂的該孩子非本市戶籍為由不能讓該孩子在該學校讀書。眾所周知,目前城市學校讓沒有該城市戶口的孩子在該城市學校書不在少數,如果以非本市戶籍作為理由,那麼,為什麼學校就單單不讓張林的孩子在該校讀書,而不將其他沒有本市戶口的孩子離開學校呢,所以,應當說公安機關對學校施加了不良的影響。
我們知道,中國近代就提出教育救國論,改革開放後,更明確的提出教育就是生產力,公安機關的上述行為是無視教育巨大作用的破壞和扭曲這些年來形成的教育新秩序的恐怖行為。
社會科學的研究成果表明,正常、良好的社會秩序有可能因為非正義的因素而被扭曲,那麼,被公安機關破壞和扭曲的上述社會秩序由誰來糾正、由誰來恢復呢?應該說,任何一個追求文明、正義、法治、和諧的國家,除了具有監督職能的檢察部門、法院、立法部門等外,新聞、公民的維權行動對於糾正、恢復被扭曲的社會秩序具有不可替代的被國家法律所認可的重要作用。本案中,張林等人的公民維權行動和作為維權網通信員的被告人周維林的新聞報導行為具有正當的目的。
二、公訴人所指控的本案行為是採用和平、理性方式的行為,沒有導致發生騷亂。
公訴人提交法庭的證據表明,涉及本案行為的行為人中,有一部分人在學校門口要求與學校交涉張林孩子的上學問題,在交涉過程中,僅僅和員警發生爭執;有一部分人去有關部門去上訪反映公安機關強行將張林不滿十周歲的女孩帶出學校的違法行為;有一部分人在廣場上為張林的孩子做了燭光禱告晚會,有幾個人在過程中手持保護兒童權益的牌子和橫幅。總體上講,這些行為方式是非暴力的和平的方式。
進而言之,公訴人提交法庭的證據表明,在學校門口的交涉行為很短暫,在與員警發生爭執後,行為人就到附近的廣場,在廣場做的燭光晚會也不是嘈雜的,圍觀的人數不多,更重要的是,行為人的行為並沒有發生讓圍觀和路過的人發生騷亂。
三、 根據我國刑法第三條的規定,不應對本案所有的被指控者定罪處罰。
我國《刑法》第三條規定:“法律明文規定,為犯罪行為的,依照法律定罪量刑;法律沒有規定為犯罪行為的,不得定罪處罰”。該條被簡稱為罪刑法定原則,通俗地講就是法無明文規定不為罪,法無明文規定不處罰
罪刑法定原則是97年《刑法》新增加的,該原則的創設被稱為立法史上的里程碑。罪刑法定原則基本含義為定罪量刑所依據的法律必須是全國人大和人大常委制定的法律,同時,不僅要有明確的罪名,而且,就某一罪名的構成條件和標準規定應當是明確的不能含糊的
我國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條將聚眾擾亂公眾場所的行為做為構成本罪的構成要件之一,但擾亂公眾場所的標準是什麼並不明確,這不符合刑法第三條規定的罪刑法定原則的要求,也不符合國際公約所規定的罪刑法定原則的要求。
本辯護人查閱了其他國家的刑法典,一般是將在公眾場所喧鬧爭吵致使發生騷亂做為構成本罪的標準。對比之下,進一步能夠證明我國刑法規定的本罪是沒有判斷標準的。
我國刑事訴訟法明確規定了以事實為依據,依法律為準繩的司法原則,可見,法律是衡量行為性質的尺子,尺子之所以能夠衡量是因為尺子本身具有尺度和標準,同樣,法律作為衡量行為性質的準繩如果本身沒有尺度和標準,是無法衡量行為的性質的。總之,我國刑法只是提出聚眾擾亂公眾場所的概念,但沒有規定判斷擾亂公眾場所行為的具體標準,根據依法律為準繩的司法原則是無法判斷行為的性質,根據刑法第三條確定的罪刑法定原則是無法也不能對公訴人指控的所有人進行定罪。
鑒於本案暴露出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條規定存在的上述問題,本辯護人請求法院通過最高人民法院提請對法律有解釋權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對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條規定的擾亂公眾場所行為的判斷標準做出符合罪刑法定原則的明確、具體的解釋。
四、被告人周維林不是公訴人所指控的本案行為的參與者、組織者、策劃者,更談不上是首要分子。
1、公訴人提交法庭的證據表明是別人給張林推薦被告人周維林作為連絡人,但沒有證據證明此事和周維林本人商量過,把周維林做為連絡人掛在網上也不是周維林所為。
2、公訴人提交法庭的證據表明周維林第一次還沒有到行為現場就被公安人員帶走,第二次到現場只是拍了幾張照片,之後,發了篇報導。
3、公訴人提交法庭的證據表明被告人周維林在這次維權行動會議上沒有主持會議。
4、公訴人提交法庭的證據表明被告人周維林在這次維權行動發生後第三天就去了上海參加親戚的葬禮,在上海呆了幾天回來後,也只是在行為現場進行拍照併發通訊稿。
5、公訴人提交法庭的證據表明被告人周維林讓幾個熟悉的人去現場,但這幾個人只是圍觀,並沒有過激的行為。
6、公訴人提交法庭的證據及被告人周維林的供述表明周維林這幾年來都是維權網的通訊員。
將公訴人提交法庭的證據與庭審調查的事實綜合起來看,被告人進入這次維權行動的會議現場是為了採集新聞,進入維權行動的其他現場的拍照行為是採集新聞的行為表現,之後發表新聞稿的行為更進一步印證了被告人周維林的角色是通訊員的角色。至於被告人周維林讓幾個人去現場也是出於和被告人張林的朋友關係去的,而且,這幾個人只是在現場圍觀。總之,上述事實表明,被告人周維林並不是公訴人所指控的組織者和策劃者,更不是首要分子。根據我國刑法第第二百九十一條之規定,構成本罪的要件之一是行為人必須是首要分子,而被告人周維林既不是本案指控行為的參與者,更不是首要分子,故此,依法不應定罪。
最後,辯護人懇請法庭注意的是如果公安人員強行將張林不滿十周歲的女兒帶走後及時向張林道歉,也不會有這次維權行動的發生,如果在這次維權行動開始時,公安機關及時道歉,這次維權行動也會及時停止,公安機關不道歉是因為公安機關的權力膨脹到非常傲慢的程度,尤其是這些年來已經膨脹傲慢到不僅對普通公民,而且對憲法確定的檢察院、法院的監督權和審判權構成極大的挑戰和威脅。
前幾天最高人民法院召開會議對周永康現象的反思說明了這點。我不希望我們的國家變成像明朝東廠西廠橫行霸道的國家,我不希望我們國家變成一個員警國家,我希望法庭能夠站在維護法治權威的高度對本案做出公正的判決。
此致
合肥市蜀山區人民法院
辯護人: 北京市傑通律師事務所
朱久虎  律師
二0一四年八月六日

 

11/8/2014 [新公民運動] 北國:勞工領袖吳貴軍被維穩入獄終獲國家賠償

深圳市寶安區檢察院撤回對吳貴軍起訴並無罪釋放,上圖中間戴眼鏡者為吳貴軍 
湖南籍農民工吳貴軍,原來是深圳迪信威公司員工,由於該公司搬廠沒有給員工合理的安置補償,吳貴軍作為維權談判代表參加了集體維權,被深圳寶安警方抓捕並交由寶安區檢察院批捕和起訴。在被刑事拘留後,由於證據不足,深圳公檢部門多次補充偵查,最終認定吳貴軍無罪,撤回起訴。在被刑事拘留371天之後,吳貴軍被無罪釋放,吳貴軍堅持申訴國家賠償,今天終於獲得國家賠償。一代勞工領袖吳貴軍,依法維權,無所畏懼,終於等到遲來的正義。
吳貴軍事件源於2013年5月迪威信三百名工人的罷工行動,該案例堪稱近年來工人反擊資本家跑路賴帳的抗爭典型。在發現資本家再次偷偷往外搬機器時,深圳迪威信廠工人當即罷工攔住了機器外運,但是資本家耍賴皮、在談判中對工人寸步不讓,當地政府無能又偏袒老闆,導致罷工僵持二十多天之久,更在2013年5月23日遭到嚴厲打壓,300名罷工工人在向市政府請願路上悉數被打被抓,工人大多被關了幾十天,唯獨罷工維權談判代表吳貴軍被關押至今已超過371天。這一抗爭無論從勞資對立尖銳、工人鬥爭水準,還是從官府的無能、親資及打壓迫害來看,它都“已經是2013年具有標誌性意義的一起工運事件。
附件: 深圳市寶安區人民檢察院刑事賠償判決書
深寶檢控申賠決[2014]110號
賠償請求人:吳貴軍,男,1972年6月7日出生,身份證號碼 432427197206070537,漢族,中專,湖南省常德市石門縣易家渡冉家坪村1組01096號。系本案被告人。
賠償請求人吳貴軍於2014年7月11日以本院錯誤逮捕為由,請求本院對其被無罪鞍押371天,作出國家賠償及精神撫慰金10000元,並要求本院對其恢復名譽和消除影響。本院于同年7月22日決定立案辦理。
本院查明,賠償請求人吳貴軍因涉嫌聚眾擾亂交通秩序罪,於2013年5月24日被深圳市公安局寶安分局刑事拘留,經深圳市寶安區檢察院批准,於2013年6月28日被深圳市公安局寶安分局依法執行逮捕,由深圳市公安局寶安分局偵查終結,於2013年7月29日向本院移送審查起訴,本院受理後,於2013年9月10日退回深圳市公安局寶安分局補充偵查,2013年9月26日深圳市公安局寶安分局補查重報;2013年11月7日再次退回深圳市公安局寶安分局補充偵查,2013年12月6日深圳市公安局寶安分局再次補查重報。本院於2013年8月28日、2013年10月23日、2014年1月6日延長審查起訴期限。本院於2014年1月21日以被告人吳貴軍涉嫌聚眾擾亂交通秩序罪向深圳市寶安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寶安區人民法院合議庭經開庭審理後,認為指控吳貴軍構成聚眾擾亂交通秩序罪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經審判委員會討論,於2014年5月20日,建議本院撤回起訴,2014年6月6日,本院決定撤回起訴。2014年6月11日,深圳市寶安區法院裁定准許本院撤回起訴。2014年6月18日,本院檢查委員會以深寶檢委決定[2014]23號會議決定,對吳貴軍作存疑不起訴處理。吳貴軍已於2014年5月29日被寶安區人民法院取保候審釋放。
本院於2014年7月23日上午,承辦人通過手機13410913416通知賠償人到本院檢務大廳協商,並充分聽取了其意見。賠償人認為按國家法律規定辦理沒有意見,但是堅持精神撫慰的賠償人民幣10000元。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第十七條第二款、第二十一條、第二十二條第一款之規定,本院認為:賠償請求人吳貴軍被刑事拘留、逮捕直至被本院決定存疑不起訴,其有取得國家賠償的權利,本院作為賠償義務機關應當給予賠償。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第三十二條、第三十三條、第三十五條之規定,賠償請求人吳貴軍自2013年5月24日被刑事拘留至2014年5月29日釋放,期間被鞍押371天,每日賠償金按國家上年度職工日平均工資200.69元計算。即(371天*200.69元=74455.99元)。應予賠償吳貴軍無罪鞍押計人民幣74455.99元。對於吳貴軍提出的賠償其精神損害撫慰金,因未造成其精神損害嚴重後果,不予賠償其精神損害撫慰金。現決定如下: 賠償貴軍無罪鞍押計人民幣七萬四千四百五十五元九角九分(74455.99元)。 如不服本決定,可以從收到本決定之日起三十日內向深圳市人民檢察院申請覆議。如對本決定沒有異議,可以自收到本決定之日起向本院申請支付賠償金。
深圳市寶安區人民檢察院 2014年7月29日 (據2014年8月11日勞工網)

 

11/8/2014 [博訊] 郭飛熊已經被非法關押一周年 全國各地網友聲援

2014年8月10日,郭飛熊曾經的代理律師隋牧青在微博上發出了一組全國各地聲援郭飛熊的照片。此時距離郭飛熊被關押已經一年了。2013年8月8日,郭飛熊被刑拘,罪名是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
特別還要提及的是,前幾天因為轉發新疆莎車事件的資訊而被行政拘留五天的西安網友羅光明,8月10日走出拘留所之後,也參與了聲援郭飛熊的行動。著名維權網友”向莉“發出資訊說:“西安網友博透社(羅光明)因在網上發帖被行政拘留5天,今天上午在眾多美女帥哥的迎接下,走出拘留所。中午飯後又馬不停蹄地和朋友們一起聲援郭飛雄先生!”

 

11/8/2014 [新公民運動] 劉萍案維持原判 周澤律師或有危險

劉萍女兒消息:劉萍案件三人二審維持原判,劉萍已送去南昌女子監獄服刑

@周澤律師:一江西朋友來電,稱聽說江西有關部門準備對我採取措施(究竟什麼措施語焉不詳)。回想一下,我在江西無非與@伍雷論法的精神 合辦周建華案期間,以辯護人或公民身份申訴、控告,涉及江西省紀委、省檢察院、省高院等部門部分人員及蘇榮、李安澤等領導幹部。這有什麼呢?本不想再辦江西案件的,看來得改主意了。

@翟延民:此次聲援鄭州十君子,眾多同仁志士敢做、敢為、敢當,敢於面對敢於承受之義舉令我敬佩!令我感動!更令我振撼!八月一日下午三點我得到確切消息鄭州警方已整裝待命將要來三看清場,我提醒大家做好思想準備並尊重每位去留的選擇。但我沒有看到一位選擇提前退出,這一壯舉使我終生難忘!在此我再一次向當時在三看門前的義士們表示真誠的敬義!最後向還沒有獲得自由的眾多同仁表示我由衷的愧意! 新公民在成長;新公民在成熟;新公民在壯大;新公民將成為中國的主流!

 

11/8/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正在服刑的 89民運學生領袖周勇軍病情危殆

三名學生89年4月的一天在人大會堂前向李鵬等領導人跪遞請願書的照片多年來在網上不脛而走。也許是三位青年為民請命的精神感動了人們,這張照片看來永遠不會從人們的記憶中消褪。照片中的一個青年便是當時的學生領袖周勇軍。據茉莉花網站報導,25年後仍在獄中服刑的周勇軍“腎和肝嚴重衰竭,雙目近乎失明”。
北京律師王宇說,周勇軍符合保釋就醫的條件,但是他這樣的“敏感”人士保釋就醫的要求往往得不到批准:“對於這樣一個敏感的人,當局不給他看病並不是預料外的事……看守所、監獄裡面(的在押人員)因為案件‘敏感’得不到治療而死亡的例子已經有很多了。”
北京律師李靜林說,周勇軍的案例表明,在中國,以保護人權為指歸的法制的完善還有漫長的路要走:“法制的一個出發點應該是保障人權。”
王宇律師希望國際社會更多地關注中國在押人員的處境:“(希望國際社會)呼籲中國政府:在押人員– 包括身體非常不好的在押人員– 不管他是什麼‘罪行’,也應該得到一個人道的治療。”
記者詢問李靜林律師:六四民運在可以預見的將來有沒有平反的可能性?李律師斬釘截鐵地說“沒有”,理由是,六四民運有關推行政治體制改革的訴求危及執政黨的政權:

“(六四民運)要求政治體制改革– 這點肯定是犯了大忌。 ”

 

11/8/2014 [開放] 我和我的丈夫唐荊陵 (汪豔芳)

我丈夫唐荊陵一九七一年生於湖北荊州江陵彌市鎮。

一九八九年考入上海交通大學應用化學系高分子材料專業,九三年畢業後,分配到汕頭工作。他向來關心社會,希望為推動社會改革多做些事情,因此決意轉行。一九九七年通過律師考試,由理工行業轉任律師。

同年,我們在一次朋友聚會上認識,交往一年後在汕頭結婚。那時我們的收入不多,沒有大宴親朋,結婚初期還只是以地板作婚床,但我們對未來都充滿期盼。他常滿懷信心地跟我說:「我們的日子過得肥肥美美」,意思是我們的日子過得很充實。說完後,他總是滿意地大笑。這句話一直鼓舞伴隨我前行。
改行律師、道路坎坷
荊陵是一個開朗自信、善良正直的人,不講究衣著、吃喝、重視朋友。經常把「生活要簡單,思想要複雜」這句話掛在嘴邊上,這是蔣介石告誡軍人的一句話,他引以自律。
婚後不久,我們就移居廣州,荊陵也開始了他的律師業務。二○○五年,我們在廣州買房,卻無法安居樂業。因為當年七月,太石村村委會出現嚴重財務問題,被村民質疑貪汙腐敗,要求改選村長,卻遭當局鎮壓,荊陵為村民擔任辯護律師,亦受到打壓,失去了律師執照,也因此失去穩定的收入。律師執業之路遭受重創,生活壓力隨之而來,但他堅強面對,一條光榮的荊棘路為他展開。

荊陵是虔誠的基督徒,關心弱勢群體,身體力行,說話條理清晰,邏輯性強,在全國各地都有不少共同理念的朋友,我和家人一直支持他,為他的行事為人感到高興和自豪!
二○○八年五月廿五日,是我們的結婚十年的紀念日。我們原本計劃在這個重要的時刻補拍結婚照,彌補一些遺憾。但在這日子到來前幾天,當局施壓,使我的工作單位與我提前解除勞動合同。我開始擔心害怕,為我們如何在廣州生活下去而憂慮。記得這個重要的紀念日,我同丈夫與廣州朋友野渡伉儷一起度過,各自談起結婚十年的感想。感謝我們的家庭教會,幫我度過了人生的低潮。
二○一一年初中東爆發茉莉花革命,中共草木皆兵,肆意抓捕,全國充滿恐怖氣氛。二月廿二日荊陵被公安帶走,我家周圍滿佈公安線眼。因為荊陵久沒音訊,我壓力極大,三月開始精神幾近崩潰,整個人的狀況很糟糕,害怕一個人獨處,幸得中山大學的艾曉明教授支持,把我接到她家暫住照顧。
荊陵後來因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監視居住,關押在番禺區民警培訓中心,律師家屬都不能見。三月中,我準備為荊陵聘請律師之際,被國保綁架到廣州郊區的從化關押了兩個星期。綁架我時,他們野蠻地搶走了我的手機,把我胳膊都扭青了,為的是阻止我聯絡親友和律師。我被帶回廣州後,仍被軟禁在家裡,不能出門,要母親來照顧我的生活,那是一段陰鬱沒有自由的傷心歷程。
當時家裡的電腦被沒收,電話線被剪斷。我只得每天數算著日子,坐在陽臺,聽著荊陵喜歡聽的基督教歌曲,漸漸明白他的追求和夢想。六月時,有朋友喬裝修理工人入屋,帶給我一部手機,才能跟朋友恢復聯絡。直到荊陵八月二日押回湖北老家監視居住,我才恢復自由。同年底,荊陵獲准返回廣州居住,但一直受到公安監視,出門有人跟蹤,電話被竊聽,我要保持良好的心態,保持平靜安寧的生活,已成了奢望。
想不到事隔三年,二○一一年的遭遇又來。今年五月十六日,距離六四廿五周年紀念日約半個月,公安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將荊陵從家中帶走,家裡的兩台電腦、三部手機、一部照相機也被他們沒收,估計是跟他近期積極介入李旺陽事件有關。
公安搜屋的時候,我坐在荊陵的旁邊吃早餐,喝藥。我們靜靜看著他們搜查。荊陵看出我的疲憊,體貼地要我這段時間先回老家休息。公安原本想沒收我的兩個筆記本,但我表示抗議。第一本記載了我個人身體狀況、吃藥資料,及參加基督徒聚會的情況;第二本記錄了二○一一年我被關押時的生活,及看管我的國保的車牌號。他們最後雖沒有取走我的筆記本,但把部份資料拍了照片存檔。
荊陵被拘留後,我跑了十幾次看守所,為他存錢送物。律師會見他後得知他被管教踢,洗刷用品一個星期也沒給,營養太差而迅速消瘦,令我十分憂心。六月廿一日,我接到逮捕通知書,廣州公安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逮捕唐荊陵,關押在廣州市第一看守所,律師不能會見。
急於救夫,我六月底往香港找朋友幫忙,得到在港教學的維權律師滕彪,以及梁國雄議員辦事處人員等熱心支持,我先後在七一大遊行和中聯辦外發出呼籲,希望各界關注唐荊陵,以及和他同時被捕的兩位維權朋友:王清營和袁新亭。
七月一日那天,我看見香港五十多萬人上街為自己的權利發聲,深受感動,也體會到香港自由的可貴,希望北京當局不要扼殺香港這個好地方,還應以香港的文明制度作藍本,改革大陸的人治社會。留港七天後,我又回到中國大陸這個大監獄,國保恐嚇我,說若再去香港這樣搞,就把我也抓起來。
但我不懼怕,我只是一個普通平凡的妻子,十多年來,我與荊陵相濡以沫,共同走過人生中每一個高低起落。我們明白推動公民非暴力不合作運動,走向民主自由之路註定不平坦,當中我們需要的信心、包容、付出,是一般夫妻無法體會。我們始終相互珍惜、相互支持,我堅信我丈夫的民主自由夢一定會在將來實現,我丈夫無罪,我為他吶喊,請大家一同來關注他的命運,還有所有被中共迫害的人們,讓他們早日獲得自由!

王清营的太太曾洁珊

11/8/2014 [博訊] 唐荊陵、王清營、袁新亭三君子家屬再次上街聲援(10圖)

2014年8月10日,是廣州三君子唐荊陵、王清營、袁新亭被非法關押的第87天,三君子的家屬唐荊陵的太太汪豔芳、王清營的太太曾潔珊再次走上街頭,舉起“良心無罪”“王清營回家”、“唐荊陵回家”、“非暴力無罪”等牌子聲援三君子。
對於汪豔芳、曾潔珊的行動,網友將她們稱為中國“十二月黨人”的妻子。網友“秀才江湖在隋朝”評論說:“我看看一座座山,一座座山巔!一個個良心犯被山巔!呀拉索,那不是青藏高原,那是天朝末年!那是天朝末末末末末年!”
對於網友們的轉發和關注,曾潔珊表示感謝:“謝謝大家,各位好心人的關注和幫助,我們不孤單,前進的路上,還有千千萬萬的勇士們與我們共同努力著,為孩子的未來撐起一片自由的天空,為爭取民主和自由而奉獻著!”

 

11/8/2014  劉沙沙探望了楊匡

劉沙沙: 昨天探望了楊匡。他在看守所被蚊子咬,被蟲子咬。頭痛仍然沒好,鼻血仍然經常流,而且,得了腎結石。
看守所不會無緣無故給做B超的,能知道是腎結石肯定是痛到了,才查。而怎麼個痛法,時間太匆忙,楊匡沒來得及說,怕我們難受也不願意多說,光說了個“得腎結石了,沒事,馬上出去了,出去治”——探望的時間那麼短,感覺我們都沒說幾句話就被催、被拉走了~
關於蚊子:我就知道看守所沒有任何防蚊措施,他肯定被蚊子咬。問他有蚊子沒?他說沒事,我都給打死了。那你困得沒勁打蚊子的時候呢?那就只能:一,讓咬著,困極了,一身癢痛入睡。二,睡一會兒,被咬醒。
問他“有蟲子沒?”,他說”沒事,我們(比劃了一下)給它擋住了。”看他比劃的手勢是用衣服或床單把蟲子擋住了。可如果蟲子爬過了衣服床單的圍擋呢?那就只能:一,讓咬著。困極了,一身難受地入睡。二,睡一小會兒,被咬醒。

 

11/8/2014 [博訊] 王譯、華春輝夫婦失蹤十天 陳劍雄還沒有代理律師

博訊記者獲悉,因為參與聲援“鄭州十君子”,著名維權人士王譯、華春輝已經失蹤十天。此前的8月1日下午,鄭州警方對聚集在鄭州第三看守所門前聲援“十君子”的四十多人進行抓捕,隨後釋放了38人,將李燕軍、姜建軍、翟岩民、張占、鄧福全、尹恩沛六位網友刑拘,又將陳劍雄交給湖北赤壁警方刑拘。

在鄭州清場的第二天,即8月2日上午十點,當時已經回到無錫的王譯、華春輝遭到無錫警方的抄家。隨後,王譯、華春輝就處於失蹤狀態。8月2日晚,王譯的親屬曾聯繫河南長垣公安,得到的消息說,王譯、華春輝被抓,系涉及聲援鄭州公民案,做文化衫。長垣國保對親屬說兩人現在關押在無錫,8月6日將押回長垣。
但是,8月9日23時40分,王譯親屬卻發出尋找王譯、華春輝的資訊說:“【尋人】妹妹@王譯119 、妹夫@無錫華春輝 他們夫婦二人8月2日上午被無錫國寶抄家、控制至今毫無音訊。無錫警方稱二人將於8月6日被押回河南長垣,但直到今天(8月9日)多管道打聽也沒有打聽到。請問@平安長垣 :你們把人帶到哪裡了?長垣不會不平安吧?我很擔心他們二人的安全,請回復。”

對此,著名維權人士屠夫吳淦認為,王譯、華春輝可能還在無錫,被無錫國保控制。屠夫吳淦說:”和各位彙報一下:經過朋友們多方查詢,華春輝@wxhch64 、王譯@wangyi 夫婦兩人目前關押地點仍未查明,根據以往無錫國保流氓做法,我個人傾向仍在無錫,大家仍會繼續尋找:
此外,因為參與聲援“鄭州十君子”的陳劍雄已經被逮捕十天,但卻沒有律師介入。對此,網友“陳茂森”發出資訊說:”參與鄭州三看聲援活動的陳劍雄(陳進新)已經被赤壁當局逮捕十天了,至今還沒有律師介入,陳劍雄現在情況不明,家人和朋友都很擔心他,他的兩個孩子都還很小,整天問爸爸什麼時候回來、、、、、、懇請各位律師朋友們最近方便的話及早前往赤壁市看守所會見陳劍雄。
對於陳劍雄的被捕,博訊此前曾做過報導:參與聲援“鄭州十君子”的陳劍雄再次被赤壁當局逮捕。

 

11/8/2014 [維權網] 河南息縣老太因裸體抗議而全家遭株連抓捕 本人失蹤

2014年8月9日,本網資訊員聯繫到河南上訪維權人士,瞭解到河南息縣上訪維權者邢鑒,因他姥姥與奶奶到天安門與美國駐中國大使館前,裸體抗議河南當局違法侵權使他們冤情上訪九年得不到解決。結果2014年6月29日,邢鑒的父親、姐姐及邢鑒本人被河南信陽警方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刑事拘留,而刑鑒的奶奶與姥姥不知被關押到何地,現在外界還不知曉。
據本網資訊員聯繫到河南信陽知情人士,瞭解到邢鑒家中因九年前遭遇一次車禍,在事故處理賠償中,賠償款被當地政府佔用,沒有賠償到邢鑒家中,於是他家被迫上訪維權。期間邢鑒的父母多次被關押,今年三月,邢鑒的父親才獲釋,但刑鑒的母親至今仍在獄中。
出獄後的邢鑒的父親,繼續上訪維權。今年6月邢鑒的奶奶與姥姥在天安門與美國大使館前裸體抗議河南當局長期不解決自己家人的上訪訴求。結果6月底邢鑒的父親被關到息縣看守所,邢鑒被關到羅山看守所,邢鑒的姐姐被關到信陽看守所,而邢鑒的奶奶與姥姥不知被關押於何處。至今邢鑒全家被關押時間已經超過37天,估計已經被正式逮捕。

 

11/8/2014 [民生觀察] 愛契教會大連傳教活動遭衝擊8人派出所被審三小時

今天(2014年8月10日)上午十一點,愛契教會在大連民權街41號廣場的事工再次受到衝擊,參加敬拜的8人全部被大連市和西崗區國保、員警、宗教局的人帶進黃河路派出所,在派出所約三小時做筆錄後讓我們自行離開。
期間告訴我們再到那裡傳福音會被拘留,還調查我們教會奉獻的問題和傳道牧師是否有行政部門的授權。民權街41號是周金霞姊妹的家,在這裡生活了20多年,2009年八月三日被強拆趕出去,周姊妹一家以前一直在打官司要回房產,信主以後已經一年半不去打官司要房產,現在民權街41號雖然沒有房子(是個廣場),但周家擁有合法產權,目前這兒沒有周金霞家的房屋,但在法律上仍然是周金霞姊妹家的房主。
神讓我們把福音傳到地極,沒規定哪裡不可傳福音,不存在場所問題。牧師傳道是神的權柄不是人的權柄。感謝神保守我們在平安中懇請代禱求神保守愛契教會下週二(8月12日)的事工。求神翻轉這彎曲悖逆的世界!願神的國早日降臨!哈利路亞!
愛契教會大連事工

2014年8月10日17時

 

11/8/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張小玉案律師因“洩露案情”會見遭拒 公民街頭派發傳單冀大眾瞭解真相

週五前往看守所會見河南訪民張小玉不成反遭非法扣押4小時的律師劉書慶周日向本台表示,當局拒絕其會見的理由是“接受媒體採訪,洩露案情”,他所屬的山東省律協也因此對其他本人及另兩名律師展開了調查。此外,約20公民周日走上街頭散發張小玉案的傳單,希望公眾瞭解真相,爭取案件能得到公平、公正、公開的審理。河南焦作被指“刺殺員警”的張小玉案律師劉書慶週五前往看守所申請會見時遭到拒絕,他本人還被非法扣押近四個小時。

 

11/8/2014 [參與] 濰坊丁漢忠抗強拆引發命案被判死刑

據劉曉原律師消息:山東濰坊市中級法院對一起拆遷引發的故意殺人案作出一審判決,被告人丁漢忠被判處死刑。據被告人家屬稱, 2013年9月25日下午,昌樂縣喬官鎮丁家山村委會在未達成拆遷協定,多次威脅未果的情況下,雇傭社會人員參與強拆,丁漢忠揮舞鐮刀砍傷兩個拆遷人員,後搶救無效死亡,丁漢忠也被打傷。
據悉,2013年9月25日15時左右,在山東省濰坊市昌樂縣喬官鎮丁家山村,在拆遷協定未達成,多次威脅未果的情況下,村委委員丁炳禮、丁月臣和丁月生雇傭地痞流氓20多人手打棍棒強行闖入丁漢忠家中對其進行毆打強拆,在毆打過程中丁漢忠在拿起農具鐮刀憤起自衛,導致兩暴力拆遷人員受傷,後搶救無效死亡。丁漢忠反而被判處死刑。
案發後,當地政府的種種行為讓人費解。
疑點一、案發後,當地公安局只將丁漢忠逮捕,並以涉嫌故意殺人罪關押在昌樂縣看守所,而雇傭地痞流氓村委成員丁炳禮等人至今未進行相關控制,並且參與暴力打砸的地痞流氓至今逍遙法外;當時的出警人員故意將我手機裡在現場拍的相片刪除,萬幸的是,我還保留了其中一部分,當地政府到底想掩蓋什麼?
疑點二、昌樂縣移動公司及聯通公司將丁漢忠等人註冊登記手機卡身份證號碼進行了篡改,並且將案發後撥打110報警的通話記錄刪除,導致沒有打110報警電話記錄和打120救人記錄,公安局以此為藉口拒絕承認自首情節,至於是哪方有權力安排移動公司這樣做?

 

=====================================================================

訪民訴冤

 

11/8/2014 [維權網] 北京上訪維權人士到公安尋找被失蹤的孤兒胖胖

2014年8月10日本網資訊員接到北京上訪維權人士消息,北京馬波等一批上訪維權人士連日來為了尋找被公安截訪抓走的孤兒胖胖,到北京有關公安部門要人、要手續,但均遭到警方推諉拒絕。
據知情人士說,備受大家關注的七歲孤兒胖胖,已被北京公安機關非法關押一個多月了。荒唐可笑的是:至今沒有一個具體單位個人光明磊落的站出來對此事負責。雖然馬波、毛淑春等二十多位愛心人士不分晝夜想盡辦法營救孤兒胖胖,他們不辭辛苦跑遍了有關單位,得到的回復還是推諉。讓世人更不敢相信的是:某些官員竟以愛心人士和孤兒胖胖沒有血緣關係為說辭,推諉大家。
據馬波介紹:2014年7月30日,她與毛淑春等愛心人士到北京公安局大興分局討說法、要孩子,大興分局領導避而不見,反而,動用110員警三番五次到現場,大言不慚的和幾位愛心人士要法律手續,當眾愛心人士提出:“不馬上釋放孤兒胖胖,必須馬上出示扣押孤兒胖胖手續!”不管幾夥110員警多麼有能力,都無法解決此事。眾愛心人士再做讓步,請求110員警幫忙,先看看孩子。110員警電話聯繫多時,最終什麼事也辦不了。只好灰溜溜走掉。這樣的場面不止一次,幾乎天天在幾位愛心人士身上發生。
2014年8月8日,馬波、毛淑春幾位愛心人士依據北京公安局的指令,到東城分局討說法、要孩子。不管馬波、毛淑春等愛心人士在分局門前如何懇求見局長,局長大人就是不肯出來接見他們。110員警來了兩次,做了記錄,說了些讓大家離開分局的安慰話,具體事情只能再等待。晚上20點左右,分局出來一位領導警號(027122),和大家說了些推拖的話。大家又被欺騙了一天。
此事為什麼搞得如此複雜?公安部門為什麼要相互推拖?為什麼這麼多天還沒有一個明確的結論?這背後到底還有什麼不能公開的事?孤兒胖胖何時才能獲得自由?

 

11/8/2014 [六四天網] 河北關押車翠玲11天 逃跑被鄉長捉回

河北省邢臺搖鞍鎮鄉西賀伍莊村訪民車翠玲稱:2014年8月1日起,我被邢臺市臨西縣搖鞍鎮鄉副書記楊章軍關到某村外軟禁起來,我和孩子分開,軟禁在搖鞍鎮鄉西賀伍莊這裡。8月10日,我剛逃出又被鄉長張慶東、副書記楊章軍、派出所長許光強,強行帶回某村外軟禁,門上鎖。

 

11/8/2014 [權利運動] 在京訪民希望中央各部門機器不要倒轉 (伍立娟)

昨天北京南站附近,在京訪民在周老虎被擒後打出“希望國家機器要正常運行不要倒轉”的橫幅。十八大以來中央依反腐抓了不少貪官,但也將要求“官員公示財產”的民眾也抓了,這猶如倒髒水時將盆中的孩子也倒掉一樣荒唐。昨天參與的訪民來自全國各地,她們是重慶的孫利秀、張育森夫婦和孫女、張寶芬、張家蘭、鄭忠成,江蘇的吳繼新,甘肅的候敏玲,遼寧的楊秀梅,黃光玉等。

 

11/8/2014 [維權網] 山東官員私設黑監獄關押訪民,受害人劉國慧投訴2年未果(圖)

本網資訊員獲悉:山東臨沂政府官員私設黑監獄關押訪民,受害人劉國慧多方投訴2年未果。
近日,劉國慧又向所在轄區的黨委、政府和信訪局遞交了6份控告書,要求追究地方官員私設黑監獄對她實施非法拘禁的違法違紀行為。
據劉國慧陳述:“2011年2月19日上午9點多,我正在自己經營的服裝店中正常經營,蘭山區金雀山辦事處原信訪主任張華芳、綜治辦主任唐曉東等近10名政府工作人員突然闖進我的店內,沒有出具任何手續就把我強行帶走。”
“上午10點多,我被帶到位於銀雀山路上的“糧貿賓館”,關進了107房間,房間內有張華芳等多名金辦女性工作人員寸步不離地看守,客房外有6-8名年輕男性人員駐守,嚴禁我走出房間。”
“我被關押期間,除張華芳外還有多名不明身份的人員來審訊、威脅、恐嚇我,但他們都拒絕透露自己的身份,只是要我交出“錄影”,至於是什麼錄影他們卻說不清。張華芳當時透露“安排他們拘禁我的是蘭山區政法委,其中政法委書記等人就在相鄰的109、110等房間現場辦公,108房間住著隨時待命的聯防隊員”。
“直到22日晚10點左右,現任蘭山區公安局副局長的李琪在和我談話時,被我認出身份。我當場向他報警求救,要求立案查處非法拘禁我的金辦工作人員張華芳、唐曉東等人。
當晚0時左右,李琪開車將我送回家中。我發現,家中被人查抄,電腦、相機和所有上訪材料被抄走(至今未還)。”

 

11/8/2014 [維權網] 貴州維權人士安紹蓉遭遇行拘、刑拘、逮捕三級跳

安紹蓉(綽號小辣椒)是貴州省石阡縣龍塘鎮川岩壩村人,2005年她家的耕地被當地有權勢的人非法強佔,用來私建小水電站,不但不給任何補償,還雇傭黑社會把依法維權的安紹蓉打傷,並最終導致股骨頭壞死致殘。
因為在貴州省內求告無門,2006年安紹蓉上訪到北京,但最高信訪部門哪裡同樣糟糕的信訪環境令她大失所望,她和一些志同道合的訪友一起用唱冤歌來表達自己的冤情,揭露貪官墨吏們的醜陋與罪惡,用唱紅歌來羞臊體制內的一些人滿嘴的仁義道德、滿肚子的男盜女娼。這為當局所不容,多年來她被構陷罪名遭到過來自公權力的多種形式的打壓與迫害:教養、拘留、關黑監獄。
2014年6月2日,安紹蓉在北京的暫住地被當地政府的人綁架回原籍,被以非訪的罪名行政拘留10天,行政拘留期滿後,當地的強力部門又以尋釁滋事的罪名對她刑事拘留。本網資訊員今天(2014年8月10日)得到來自她家人的消息,近日安紹蓉已被批捕,現關押在石阡縣看守所。
得知安紹蓉的境遇後在京的很多上訪維權都憂心忡忡道:近來有很多維權意識明確、維權意志堅定的上訪維權人士被刑拘、被批捕,訪民們擔心的勞動教養這部惡法被廢止後,當局會用判刑來代替它繼續殘害上訪維權人士,讓本就身負冤屈的他們冤上加冤。安紹蓉的家人懇請有良知的社會各界人士關注安紹蓉的不幸遭遇,使本就遭公權迫害淪為政治難民的她免遭當局的進一步迫害。

 

11/8/2014 [六四天網] 四川癲癇病者何鵬馬家樓遭綁架已10天

四川省西昌市高桂珍稱:家住西昌市太和鐵礦的男訪民何鵬,患有癲癇病。
2014年8月2日,何鵬在北京馬家樓被綁架至今無消息。 8月8日上午8時7分,我撥打北京馬家樓電話01047506713詢問,查過說,被當地強行帶走了,叫我撥打西昌110電話。之後,我連打西昌110電話5次,撥打028110,撥打省公安廳0288630117電話,但至今未查到結果,無任何有關何鵬的下落。

 

11/8/2014 [六四天網] 湖北武穴市豪樓林立 失地農民維權遭打壓

我叫吳有明【湖北發展天網義工吳有明入黨】,湖北省黃岡地區武穴市武穴辦事處樟樹下村民身份證422129196603060551,父親響應党的號召保家為國抗美援朝,英勇作戰,光榮負傷,實指望將來兒孫在共產黨的領導下有個安穩的家,有衣穿得暖,有飯吃得飽。 然而天有不測風雲。    在此,我想向上級領導提出以下幾點疑問:
1、為何城鎮化不見移民,卻變成豪樓辦公群,八項規定,約法三章,有明文規定武穴市為何有令不行,有禁不止。
2、村書貪污截留征地補償費,中紀委轉辦,碩鼠村官為何查而不處。
3、為什麼老班長保國沒了家,兒子愛國遭關押。
4、為什麼武穴辦事處董學敏書記抗拒中央一號檔兩年不肯落實。
5、擁護黨中央國務院政策為什麼遭到村鎮黑社會群毆毒打?
2014年8月10日

 

11/8/2014 [六四天網] 北京員警驅趕陶然橋洞10餘訪民

湖北省武穴市維權人士吳有明稱,8月10日晚21時30分,3名員警和兩個便衣驅趕睡在陶然橋洞裡十多位訪民。一位大爺不肯離開這麼好的地方,舉著狀衣,嘶啞著聲音對趕他的員警高聲叫道:去抓腐敗分子吧,我們是良民沒有犯法。另一位大爺帶著三歲小訪民默默離開另找一處露天地段坐下對我說:她們是爺孫倆,來自甘肅省,因女兒工作時候從四樓跌下,高位截肢造成工傷事故老闆拒絕賠償而上訪。現在經濟困難沒多餘的錢住廉價旅館才睡橋洞。本以為找到一個好地方睡覺,沒想到員警會把他們趕走,只好坐等天明了。
大爺一邊說一邊用右手抹眼淚,左手心痛的撫摸小女孩長髮,輕聲對她說:“睡吧,明早給你買肉飽子吃”,小孩用著羞怯的眼光看了我一眼,慢慢的依偎在爺爺溫暖的懷抱裡睡去。

 

11/8/2014 [維權網] 北京上訪被拘留 湖北襄陽李來用申請國家賠償

湖北省襄陽市襄州區黃龍鎮新橋村的李來用,於2014年8月6日,向襄陽市法院遞交國家賠償申請書,要求襄陽市公安局樊城分局在2月14日對其非法拘留進行賠償。
2010年11月16日,李來用的兒子在溜冰場玩耍,被一幫混混纏住要錢,被拒絕後殘忍的將其兒子殺死。公安局抓捕了涉案人員,但隨後卻放走了其中的殺人兇手。經過兩年的追訴,才將兇手抓捕,卻只判了10年有期徒刑,且沒有進行任何民事賠償。後抗訴,檢察院出示假答覆書。李來用因此上訪。
2014年1月30日,李來用到北京公安部上訪,在天安門東側,被查出是上訪人員後被送久敬莊。2月4日,被當地居委會的曾禹、派出所民警王延軍截回棗陽後,被樊城公安分局以在北京擾亂社會秩序為由拘留5天,並扣押了身份證,至今不予歸還。期間,李來用絕食4天抗議,致身體虛脫,糖尿病復發,後經搶救撿回一條命。
李來用向北京市公安局申請資訊公開,要求北京市公安局公開其在北京擾亂社會秩序的資訊,北京市公安局作出無此資訊的答覆告知書。李來用據此向襄陽市公安局提起行政覆議,後又向襄陽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襄陽市法院以中級法院不受理行政覆議案件為由,不予立案。2014年8月6日,李來用向襄陽市法院遞交國家賠償申請書,要求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賠償法》第33條的規定,賠償其在被拘留期間的住院治療誤工費、護理費以及精神損失費等共計77494.53元。

 

11/8/2014 [權利運動] 單麗華:南通公安港閘分局大隊長與我的談話

8月7號上午九點多,接到唐閘派出所民警魏建中的電話,他準備和港閘分局治安大隊的張隊長來我家。
我問他何事,是不是南京“青奧會”維穩?他說,青奧會是國家大事,維穩你也懂的。
因為有事外出,我拒絕了約談。之後魏建中向領導請示,8號下午必須給他們時間。但我要求他們證件齊全過來,老魏支吾著:就是和你聊聊,你又不是不認識我,還需要什麼證件嗎?不過,答應約談地點可以由我確定。
第二天下午兩點,張隊長和魏建中準時來到我家。出於對他們的恐懼,我沒有提出索看身份證件(我將通過政府資訊公開方式獲知其姓名、職務等)。整個談話大約兩個小時,現將談話內容整理出來,作為自己維權路上星星點點的記錄。

 

11/8/2014 [六四天網] 中央巡視組聚千人 四川省政法書記劉玉順接待訪民

成都中石油維權代表周俊稱,今天上午,上千訪民聚集成都柿子巷中央巡視組接待處,警方加強入口的管制,不准拍照。大門入口處、領表處、安檢處、總登記室都暴滿。接待處雜而亂,上訪民眾有些激動。員警不准照相。

四川省自貢市余琴英、蔡淑芳,嚴新蓉,梁蘭英,鄭麗英,鄭金容,陳先群,肖淑英,劉鋼,曾孝鳳,李畢光,謬潤華,曹曉麗,張大爺等14人前往,正在自貢市住院治療的維權代表吳昭玉委託遞交了材料。上午10時,在柿子巷5號,自貢訪民曹曉麗見到了省政法委劉玉順書記,向他訴了冤,他收了材料,還給曹曉麗握手說:“你們的問題會得到解決”。
上午10時許,有位傷殘訪民要見巡視組,她是被拉出接待室,她是被人從4樓摔下來而殘的冤民,腰有夾板,雙拐仗,手上還有輸液針。

 

11/8/2014 [六四天網] 河南拘留所長毒打周俊玲 拘留期滿失蹤

河南息縣訪民周俊玲稱:2014年8月1日,周俊玲到北京上訪,河南息縣龍湖鄉派出所將其拘留,周俊玲在拘留期間還被拘留所副所長毒打,有證人證言。8月10日,應該中午就釋放周俊玲,但沒有釋放,下午18時,周俊玲被拘留所送走後下落不明。

 

11/8/2014 [民生觀察] 多位訪民到中紀委上訪 被抓入久敬莊關押

今天中午,本工作室收到青島訪民林秀麗的消息稱,今天上午她與山東訪民趙作媛、張艾美以及吉林訪民田小冬等人,到北京市的多個相關信訪部門去信訪投訴,但是基本上都無人理會。無奈,他們最後來到中紀委的信訪處依序排隊準備投訴,可是,在他們排隊的中途,他們卻被不明人員拉出隊伍,強行抓走送到了北京市的久敬莊裡關押。進入久敬莊後,他們發現今天不象以往那樣,登記完畢就放人出去,而是院方準備長時間的關押他們,他們不明白這是為何?他們希望外界予以關注!此外,今天在久敬莊內,他們還結實了一位貴州籍訪民代朝霞(音)。據其敘述,她是正常上訪,但是也不明就裡的被抓進了久敬莊,被無故關押了很多天至今也不肯放人。

 

11/8/2014 [參與] 查建國:訪民自殺,根在哪裡?

7月16日7名江蘇泗洪縣上訪人員在北京中國青年報社門口服藥自殺。8月7日又有7名訪民在同一地點自殺。泗洪縣一批黨政領導受到處分,自殺者以尋釁滋事的罪名遭到刑事拘留。訪民自殺必有極深內情,環報不同情弱者,不探求真相,追根問責,卻以居高臨下,傲慢之態趁機作另類文章,大肆攻擊政治反對派。
環報為此8月8日專發社評講“為什麼要到報社門口‘自殺’,當然是為了製造轟動,形成有利於當事人所追求目標的輿論壓力。”社評進而講“一些輿論場的活躍人士宣揚互聯網輿論就是‘民意’,並以中國法制不健全為由,主張無限擴大輿論在社會治理中的權威,他們有時甚至把網上輿論推高到法律之上。”
這些年訪民大量的,長時間的,反復的湧現,不斷造成引人注目的群體事件,不斷出現自傷自殘自殺等極端事件。這已經成為當今中國大陸頗有“中國特色”的,悲壯的,重大的社會現象。訪民開始“抱團”行動,造聲勢,其認識從個人,局部利益﹑冤情上升到更深層次:為什麼民告官這麼難?難於上青天!
訪民現象如此凸現,似成不治之症,根在哪裡?有人講亂世刁民多,纏訴走極端;有人講基層幹部不負責,互相推諉;有人講百姓素質低,不以大局為重;有人講反共黑手背後插足,互聯網興風作亂;有人講政府太軟,鎮壓不足;有人講這正是司法不獨立,無公信力的制度之病症,正是當今時代專權與維權基本矛盾的表現。我贊同最後這個觀點。
社會對訪民一事議論不統一,好辦,展開一場公開透明,無禁區,無打壓的全民大討論。查真相講真話,搞統計析個案,探根追責,尋找解決辦法。訪民、當局、全社會在這一大討論過程中共解難題,共成長。如做不到這點,當局鉗制輿論,打壓異見,那倒也簡單,根子就在這裡!

 

11/8/2014 [六四天網] 四川遂寧拘留中巡組5舉報人 胡開容面臨判刑

四川遂甯訪民鄧碧友稱:2014年8月4日,遂甯失地農民胡開容、汪家珍、蔣英珍、肖素華、姚培青等5人去見中央巡視組反映情況出來後,去了四川省公安廳自首,出來後,被遂寧市河東新區派出所和群工局及辦事處跟蹤,在一環路全部被抓,送到雙南派出所調查。當晚22時許,送到遂寧靈泉派出所,不久送去了永興拘留所,無拘留手續【四川警方抓獲8名中央巡視組舉報人】。胡開容還說,汪家珍,蔣英珍,肖素華,姚培青4人可能在l2日左右釋放,胡開容要判刑。

 

11/8/2014 [維權網] 山東臨沂七訪民上訪濟南途中遭遇追蹤

今天(2014年8月11日)上午,本網資訊員收到山東臨沂訪民盧秋梅發來的資訊:我們一家3口(丈夫、女兒)和徐大麗夫婦以及臨沂訪民閔現國、黃永璨7人,開車在去濟南高院的途中,發現多名臨沂市河東區政府工作人員和一些不明身份的人員,駕駛著4輛車一路追蹤我們,情況危急我們現在處於危險中,求關注!
據瞭解,盧秋梅和黃永璨都是臨沂市政府野蠻暴力強拆的受害人,臨沂市政府違法強拆事實清楚、證據確鑿,他們上訪訴訟4-5年卻始終未果。
徐大麗是臨沂計生受害人,幾年前因意外懷孕生育二胎遭株連式打擊報復,徐大麗21歲的弟弟被計生委官員雇凶夜闖民宅活活殺死,徐大麗一家多方投訴幾年未果。
閔現國是臨沂司法黑暗的受害人,因舉報當地派出所民警受賄和枉法不斷遭打擊報復,曾被冤獄近2年。
另據瞭解,去年9月,盧秋梅和徐大麗在朋友的幫助下辦理了一年期的赴美簽證,當年10月徐大麗在上海機場出境前往美國時被禁止出境。之後,他們2人一直是當地政府嚴密監控的對象,家門外還安裝了攝像頭。
今天一早,盧秋梅等7人剛踏上前往濟南的途中,就發現後面有4輛車一直尾隨他們,鑒於以前他們遭遇過多次上訪途中被綁架、劫持和毆打的事情,徐大麗還險些被活埋,盧秋梅呼籲媒體關注他們的安危,關注臨沂政府濫用職權監控打壓訪民的不法行為!

 

11/8/2014 [維權網] 山東臨沂80多名村民到市政府上訪被拒之門外

近日,山東省臨沂市沂南縣馬牧池鄉西柳溝村60多歲的高夏先老人等80多名村民,到臨沂市政府信訪局上訪。反映當地政府違法強征老百姓耕地;沒有任何合法手續野蠻暴力強拆老百姓房屋的暴行,被臨沂市信訪局官員以越級上訪不受理為由拒之門外,酷暑中80多位樸實的村民不知所措一臉惆悵。

 

11/8/2014 [六四天網] 湖北襄陽中院40人信訪 主任陸偉封殺黃俊

湖北襄陽襄州區張灣街道辦事處紅星社區八組訪民代表黃俊稱:2014年8月11日上午8時30分,我與李有意、徐萬英、劉秀雲、羅貴蘭、彭希琳、劉貴芝、熊付玲、宋新斌、郭幫發、嶽孝軍、嶽孝春、韓秀章、李安慶等40人,到襄陽市中級法院信訪。信訪主任陸偉告知我:你被襄陽市各級法院信訪封殺,這裡不歡迎你,如果你今天沒有新的信訪事項,就可以離開了。我問:為什麼?他說:你以信訪為榮。我又問:難道我以信訪為恥,你們就不封殺我嗎?
法院工作人員接著對其他訪民說:如果今天你們誰與黃俊說話,今後你們的案子法院就不再管了。我個人認為:依法信訪是每個公民的權利,幫助其他訪民是助人為樂的行為,應該得到表彰而不是打壓。

 

11/8/2014 [維權網] 山東民主維權人士孫峰7月份遭淄博警方兩次非法拘留(圖)

山東淄博民主維權人士孫峰,2014年1月29日被淄博檢察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後取保回家,2014年7月1日淄博警方以在取保期間未經許可去廣州為由行政拘留10天,拘留結束後的7月26日,又以在網上發佈資訊,擾亂公共秩序為由再次行政拘留10天。孫峰對淄博警方違法隨意踐踏公民人權的無恥行為予以譴責,並警告淄博警方作惡員警,作惡不知悔改,終會受到正義的審判,並受到懲罰的。
異議人士孫峰(網名無懼),是個虔誠的基督教徒,在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的這一天,被山東地方法院枉法開庭審判虛開發票罪,經一審二審,後被冤枉判刑三年緩刑四年,緩刑結束後,走向了維權道理,因看到個人維權的艱辛和無望以及政府的腐敗,很快從維權人士轉身成為追求民主憲政的異議人士,
2014年1月29日孫峰被中共政府以煽動顛覆國政權罪逮捕,主要原因是:舉牌要求釋放劉曉波、王炳章、許志永、呂加平等所有的良心犯政治犯;舉牌紀念六四,舉牌說周永康掌管的政法委是馬列邪教敗壞中共司法公正製造眾多冤案,舉牌要求民主憲政,組建政黨,等等五大罪狀,33項犯罪事實。春節後經過律師和網友的聲援,取保回家。回家後,不懼取保期間再次被羈押風險,繼續從事民主活動,不斷網上發佈獨到的見解。2014年7月1日,因在六四期間和香港公投事件中不斷在網上發聲,被當地政府以在取保期間未經許可去廣州為由拘留10天,11日拘留結束回到家,當月26日又被淄博警方以在網上發表:“共匪依靠馬列邪教的無神論和唯物論破壞了人類文明的基石(人類文明的基石是敬畏神靈)”的文章,攻擊共產黨為由,再次對他行政拘留10天。8月5號拘留到期回到家。
回家後的孫峰,在準備對這兩次拘留提起行政訴訟到法院起訴當地警方的違法行為,因無力支付律師費用,希望有條件的、方便的律師能提供法律支持和幫助。

 

11/8/2014 [維權網] 南通崇川公安偏袒拆遷方 張亮夫婦提行政覆議

2014年8月10日,張亮夫婦通過郵遞向南通市人民政府提交了行政覆議申請書,請求:1、撤銷南通市公安局崇川分局於2014年8月1日作出的崇公(城)行不予罰決字【2014】0003號《不予行政處罰決定書》;2、責令南通市公安局崇川分局履行法定職責,重新作出決定,即對違法行為人依法作出處罰。
2013年12月18日晚,張亮夫婦向南通市公安局崇川分局報案,主要內容是:“我們應崇川區城東街道辦事處邀請,在該辦事處四樓會議室協商拆遷安置安置問題。突然,拆遷公司的工作人員黃新明、顧飛飛等進入該會議室,把我們扣留在會議室,限制人身自由,還搶走了我們的手機,並加以威脅,企圖實施強迫交易。”對此,南通市公安局崇川分局遲遲未作出任何答覆。

 

11/8/2014 [民生觀察] 維穩十八招系列漫畫與行為藝術——“圍追堵截”

 

11/8/2014 [民生觀察] 四大銀行下崗職工、訪民及截訪者近千人雲集國家信訪局

今天是週一,訪民們又開始了新一輪的上訪,國家信訪局前聚集了大量人員。據本工作室志願者現場觀察,在國家信訪局前的馬路兩邊,聚集了大量人員,人數達近千人。

 

11/8/2014 [民生觀察] 河北石家莊多名業主政府前跳樓討要房子

今天上午,河北省石家莊市鹿泉縣寺家莊城市印象多名業主來到石家莊市政府對面,他們爬上了政府對面一棟樓房,打出標語高呼“還我房子”“還我家園”。隨後,本工作室聯繫上了城市印象一名張姓女業主,她說2009年、2010年他們就購買了城市印象的房子,當時購房價每平米一千多元,有的房主已拿到了鑰匙。現在,開發商被指一房多賣,被政府抓起來了。這批業主被政府要求退房,可房價卻漲到了四千多每平方米,房主們為此而不斷上訪維權。

 

11/8/2014 [六四天網] 成都百人強拆東方沙發廠 50村民請願

今天(10日)下午,成都市郫縣德源鎮徐華容、舒敏前往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投訴百人強拆東方沙發廠,50村民請願被抓。
據悉,自2011年3月起,成都市郫縣德源鎮政府多次與我廠法人代表李傳友等商談廠房拆遷問題,未達成協議。2014年8月8日上午,李傳友等三人應約前往成都市郫縣德源鎮群眾服務中心黃主任辦公室,雙方未達成一致。拆遷辦薛主任稱“領導很不滿意,今天下午要拆除你們的房子”,下午,李傳友再次應約前往政府指定茶莊,與黃主任座談。
下午16時20分左右,李傳友等正在與黃主任商談時,100餘人身著協警樣制服,駕駛10餘台報紙遮蓋牌照的汽車和兩台挖掘機。毆打並將30名工人趕出廠區300米外,僅用20多分鐘就將3000多平方米的廠房全部拆完,並迅即離開現場。李傳友返回後於16時54分打110報警,德源派出所于17時點40分抵達現場。
8月8日晚,失去工作的30多名農民工和20名村民前往郫縣縣政府請願,官方出動60名員警等前往彈壓,以擾亂單位秩序罪抓走舒敏等4人,直至次日淩晨才獲釋

 

11/8/2014 [參與] 一封詭異的中辦信訪局退信—兼記勸導潛在「暴恐分子」李雙成(圖)

引言:中共特工之死
相鄰我所在的縣級市泊頭(河北省屬市,由滄州市代管),有個獻縣。獻縣其實遠比泊頭知名度高,那裡出過清代著名文人紀曉嵐,儘管紀曉嵐的故居村莊現在劃給了臨近的滄縣,人們還是認為紀曉嵐是獻縣人。再有,在抗日時期赫赫有名的回民支隊發起于獻縣,其領袖馬本齋也是獻縣人。
原來叫交河縣的泊頭市與獻縣相鄰,在抗日時期一度合併成獻交縣,晚至中共建國的第三年才拆分。今年春天我所認識的一位元老訪民,名叫李雙成,是一位獻交縣時代的間接歷史證人。他的祖父李巨炎是獻交縣時期的抗日分子且歸屬中共領導,以敵工身份打入日軍內部。後來,被同屬抗日敵工體系的人舉報而被日軍殺害。至於同屬抗日敵工的另一派系為何要借日本人之手除掉李巨炎,已經成為歷史謎團。據我個人的邏輯分析,很可能是純牌中共的那一派對李巨炎有懷疑,畢竟李巨炎有在國民黨體系從軍的經歷。一、漢奸烈士身份之翻覆…

 

11/8/2014 [博訊] 寧夏海原暴力強征打傷抓捕多人

8月8日,寧夏中衛市海原縣西門,大批員警、城管暴力征地,打傷抓捕多人。

村民“雪狼湖lhl”說:寧夏海原縣真的是被國家遺棄的地方嗎?城市建設,征房征地,老百姓沒有阻攔,為了縣城的發展,可是征房征地有這麼征的嗎?武警,城管刀槍棍棒一起上,這還是為人民服務的人嗎?

村民“芸ang2936405933”說:看看我們這些可憐的老百姓們,徵用我們自己家的房子,讓我們無家可歸,還要強行的征,把我們的人打的傷的傷,死的死。
村民“淡定哥”說:海原政府雇傭黑社會的人打老百姓,你們看打倒的人在那裡躺著政府的人也不管 ,雜種們就是這樣對待你們的衣食父母的, 天理不容啊。
村民“五光十色-不及你的淺笑眉彎”說:都是TMD些驢日哈的畜生,打人,抓人的,還虧人說是人民的父母官,海原的老百姓頂起來,讓大家看看現在的海原政府。

 

11/8/2014 [民生觀察] 河北訪民劉瑞生找中央巡視組被員警攔截關在鎮政府

河北衡水訪民劉瑞生8月8日到石家莊找中央巡視組舉報官員貪腐,離巡視組入住的賓館還老遠就被石家莊的員警攔截,通知地方把他接回,現關在阜城縣碼頭鎮政府。劉瑞生說,每天有4個人看著他,吃喝都不難為他,就是不讓他隨便走動。她的妻子安井英8月6日因上訪被拘留,到現在沒給拘留證。

 

11/8/2014 [民生觀察] 江西孕婦訪民朱玉芳押回當地 領導安排了“貼身保鏢”

今天下午四點半左右朱玉芳(江西孕婦訪民朱玉芳北京參與反腐文化衫行動被拘留)發資訊我說她已經回到家裡,江西萍鄉政府想再次執行拘留,由於朱玉芳懷孕了法律規定不能拘留。早上到江西萍鄉後沒有回家直接去了派出所詢問,然後送到街道辦公室被領導訓話。
街道辦公室領導很“關心”朱玉芳,還給她安排了“貼身保鏢”。 朱玉芳不能離開當地,她現在老公孩子都在湖南,江西萍鄉政府卻不讓她到湖南與老公孩子團聚。

 

11/8/2014 [民生觀察] 遼寧陳沈群痛訴因上訪被勞教、關精神病院的經歷

遼寧瀋陽陳沈群是瀋陽第一砂輪廠職工。2003年3月被迫下崗,原第一砂輪廠書記胡作文讓人頂替陳沈群工作,又不給她發工資,致使她生活困難。後又因家庭房產糾紛,法院枉法判決導致她多年上訪。在上訪過程中她被勞教、關精神病院,遭受了種種酷刑和虐待,下面是她講述她在現行體制下因維權被維穩遭受的非人待遇。

 

=====================================================================

新疆暴力事件、宗教政治迫害

 

11/8/2014 [BBC] 中國當局稱18名新疆暴力攻擊者自首

莎車攻擊事件發生之後喀什氣氛緊張

據中國官方媒體星期日(8月10日)報道,有18名參與7月28日新疆莎車縣暴力攻擊行動的攻擊者已經向當局投案自首。
根據中國官方披露的消息,這些人在7月28日攻擊了位於喀什附近的莎車縣的一所警察局和其他政府辦公地點,殺死37人,員警隨後擊斃了59名攻擊者。新疆在最近數月經歷了嚴重的動蕩,當局指責當地的維吾爾族穆斯林分離主義者製造了一系列恐怖事件,試圖推翻中國政府對這一地區的統治。
新華社在星期日的最新報道中說,「在投案自首的人員中,多數為不明真相的群眾,他們中既有被人煽動的,也有被人脅迫參與的。」
報道在介紹一位名叫奧斯曼·色依提的攻擊者時形容他「雖是被暴徒威脅後參與暴恐襲擊的,但他並未逃跑,反而和暴徒一起施暴,行兇後,他四處躲藏,擔驚受怕,……」
世界維吾爾人大會發言人迪裡夏提對BBC中文網說,根據當地提供的消息, 所謂自首,是他們在逃避中國武裝人員抓捕面臨死亡威脅,為了避免被槍殺,以自首的方式保全生命。
他還說,根據他得到的消息,家屬被當局扣押為人質。親人通過高音喇叭向他們喊話,保證生命安全。這樣他們就從玉米地出來投降。這些人都是農民。

迪裡夏提呼籲中國當局必須保障他們的尊嚴,擁有絕對公平、公正的司法申訴權利。
莎車縣政府曾在8月1日發出一項通知,要求公眾以口頭、書面、手機等各種形式檢舉揭發參與攻擊案件的嫌疑人,並且警告對知情不舉者採取法律行動。

新華社的報道透露,中國當局為搜捕攻擊者,曾「挨家挨戶地做工作」,並且通過廣播電視、16輛流動宣傳車,「輪流開展輿論宣傳」。
政治觀察人士指出,自從2009年導致近200人死亡的烏魯木齊暴力事件之後,7月28日發生的莎車事件是迄今最嚴重的新疆流血事件。
中國當局指責新疆分離主義者發動了暴力恐怖攻擊行動,而流亡海外的維吾爾組織則指責中國政府的新疆政策造成了這樣的局面。

 

11/8/2014 [紐約時報] 當維吾爾女性的面紗遭遇中國民族同化政策 (DAN LEVIN)

中國當局正在新疆加強行動,並稱其為打擊伊斯蘭教分裂分子。在這些行動帶來越來越多的流血的同時,當局還在對付一系列的維吾爾人的習慣,比如佩戴頭巾和蓄留長須,因為它們被視為宗教極端主義的危險跡象。一些維吾爾人對此頗為警覺,更加努力地去捍衛延續多個世紀的傳統,以防它們就此消失。批評人士認為,日益強硬的政府政策,無意間增加了強調道德和女性傳統角色的伊斯蘭教保守派的吸引力。
夾在這場愈演愈烈的文化戰爭之間的,是既想擁抱現代社會又不想放棄民族傳統的維吾爾女性。
“新疆的緊張氣氛和壓迫日益深重,維吾爾女性的確是首當其衝,”人權觀察組織駐香港的高級研究員林偉(Nicholas Bequelin)說。“她們既要承受政府要求她們遵循新標準的壓力,又要承擔其族群要求她們與不潔社會切斷聯繫的壓力。”

 

11/8/2014 [法廣] 解放軍總政發文向習近平表忠又稱要防止政治自由主義

【解放軍報】8月11日頭版頭條刊發題為《堅決擁護改革 積極支持改革 自覺投身改革》的文章,稱總政治部日前印發《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宣傳教育提綱》,要求必須始終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堅持人民軍隊的性質和宗旨,堅持我軍的光榮傳統和優良作風,切實做到改革不改向、變革不變色。文章又要求全軍和武警部隊認真學習貫徹黨中央、中央軍委和習主席決策指示,堅決擁護改革、積極支持改革、自覺投身改革

 

11/8/2014 [自由亞洲電台] 中國懲處85名造謠者16網站 輿論質疑“反謠”成效

中國官方週六公佈有85人因“利用社交軟體在互聯網上編造、散佈或轉發境外網站刊登的謠言”被處刑事拘留、行政拘留或警告,並對16家網站予以查處。消息引發民眾熱議,有評論認為,如果民眾有言論自由的權利,資訊源公開透明多元化,謠言自然會不攻自破。而另一方面,線民與官方的博弈時代已經到來,雖然當局從嚴治理網路言論,但未必有太大的效果。
中國打擊網路謠言的行動中再有多人受到處罰。公安部的官方網站週六發佈消息稱:近日,公安機關工作發現,有線民利用網路社交軟體在互聯網上編造、散佈或轉發境外網站刊登的“北京西四環又現不明槍聲”、“暴恐分子敲門施暴”、“有人偷孩子內臟”、“北京通州出現地震雲,預示2—6天有地震”等謠言。經調查,公安機關依法對巫某、王某、馬某、裴某等4名在網上散佈謠言人員予以刑事拘留,對范某、張某、李某、朱某等81人予以治安拘留、警告等治安處罰或教育訓誡。同時,依法對16家安全管理責任不落實的網站予以查處並督促其限期整改。
該內容隨即被中國各家媒體轉載,引發民眾熱議。
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副院長何兵在新浪微博上寫道:最大的危險是,一旦真有暴恐分子,無人敢傳播消息了,怕萬一是假的。

 

11/8/2014 [大紀元] 美媒:中共長期活摘異議人士器官

《紐約郵報》8月9日的報導援引美國作家伊桑•葛特曼的新書《大屠殺》,揭露中共長期以來活摘政治敵人和良心犯尤其是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用於移植。葛特曼估計,逾64000名法輪功學員遭到器官活摘。報導還援引了蘇家屯醫院醫生的證詞,並告訴讀者,很多人可能曾經在塑化人體展覽當中看到過被活摘器官受害人的遺體。
《紐約郵報》報導說,葛特曼在書中舉出許多其他第一手證人的證詞,也引述一名法輪功調查員的話說,600家中國醫院捲入器官活摘,清楚表明他這本書的目的是提出證據,以讓法輪功團體對器官活摘的指控無法忽略。
除了重提早先的一些指控,葛特曼又採訪了包括逾50名法輪功學員監獄倖存者,許多人曾經被帶去體檢,由於監獄忽略任何真正的疾病,這種舉動顯然是為了確定他們器官的健康。
「但是如果我們去尋找活摘器官的證據,我們會發現,我們許多人可能曾經跟這一切非常接近,但是卻沒有意識到。我們一些人可能曾經跟一名被活摘器官的法輪功學員的屍體共處一室,也許曾經好奇的注視著甚至欣賞著他們。你也許實際上還為此付了錢。」

 

=====================================================================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