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犯近況追蹤 (每週新聞 2014.7.14-20)

[在囚服刑,超期羈押,候審待判,批准逮捕] 丁家喜、李蔚、李碧雲、梁海怡、(廣州三君子: 唐荊陵、袁新亭、王清營)、(鄭州十君子:賈靈敏、劉地偉、于世文、陳衛、董廣平、常伯陽、姬來松、侯帥、方言}、劉家財、梁頌基、趙楓生、李化平、浦志強、黃文勳、袁小華、袁奉初、高智晟、沈勇平、王建民、咼中校、王燕、張桂花、丁亞軍 [刑事拘留、行政拘留、失蹤、軟禁、監視居住或帶走傳訊] 呂耿松、張小玉、許有臣、賈榀、徐嘉森、刑鑒、邢望力、刑梅、徐金翠、山東曹縣二十多名基督徒、海來布哈、余建鳳、小訪民胖胖 [取保候審,獲釋,刑滿出獄] 劉修召、殷玉生、段淑蘭、吳繼新、金麗麗、楊桂香、許乃來、張聖雨、徐彩虹、何斌 [西藏] 塔克 THABKE、嘉丹培傑、蓋迪、阿措倉.曲扎、西藏安多海南州興海縣11位民眾、丹增愣珠、阿瓊、被捕的藏人歌手、丹增讓夏 [新疆] 伊力哈木、[法輪功] 卞曉暉、徐印雷、趙斌 繼續閱讀 →...

 

[被拘捕的維權公民名單]

2013年起政治犯(良心犯)登記表 2013 POC List

良心之友

20140701_leaflet1

中國政治犯關注” (China Political Prisoner Concern)

16/7/2014 [中國政治犯關注] “中國政治犯關注”(CPPC)公告003號

16/7/2014 [維權網] “中國政治犯關注CPPC”發佈3號公告 指中國政治犯死亡預警級別為“紅色災難級”(圖)

Grace女士介紹說:“為什麼當前中國政治犯死亡預警級別為紅色災難級別?不到半年的時間,兩名中國政治犯就被中共當局迫害致死,一個是曹順利(CPPC編號:00063),一個是王榮清(CPPC編號:00028)。而許多政治犯傳出獄中健康惡化隨時可能死亡的消息,如王炳章 (CPPC編號:00003)、呂加平 ( CPPC編號:00010 )等。實際上,許多政治犯因身體狀況原因都應該給以保外就醫或取保候審,而當局一律拒絕。如浦志強(CPPC編號:00131)因身體原因三次取保候審的申請被拒絕。我們公佈的150名政治犯名單中有許多政治犯都面臨著健康惡化的狀況,這是非常令人擔憂的事情。曹順利、王榮清的悲劇正在中共當局的導演下不斷上演。因此,我們將當前中國政治犯死亡預警級別定為紅色災難級別。”Grace女士還透露:“近期我們將發佈《CPPC:2014中國大陸政治犯報告》,屆時將有詳細的資料和分析。”她說:“我們CPPC編輯中心的義工,查閱數百萬字的資料,上萬張圖片,遴選最有價值的資料予以彙編,我們知道每一個政治犯名字及其編號背後,都是一份苦難而勇敢的人生。還有大量的工作等待著我們。感謝每一位志願者。感謝上帝!”

16/7/2014 [自由亞洲電台] 中國政治犯再次被國際社會關注

最新被“中國政治犯關注”組織公佈的中國在押政治犯包括北京知名記者高瑜女士和人權律師浦志強等人。加上今年四月三十號公佈的中國在押100名政治犯,“中國政治犯關注”組織迄今已公佈了150名中國政治犯的基本生平和有關他們的圖片資料。美國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星期二表示,現在“中國的良心犯政治異議人士和知識份子”急需被關注。
“因為我們有一個基本的估計是,習近平上臺兩年不到,抓捕和關押包括記者和律師在內政治犯的總數已經超過胡錦濤和溫家寶執政十年的總和。這說明目前的情況非常危急。此外,我們應該做一個中國民主英雄榜,列出所有為中國民主自由奉獻和獻身的仁人志士。有的為了中國自由已經被迫害致死,如曹順利,有的仍然身陷囹圄,像王炳章、郭飛雄和劉曉波等人。”
夏教授指出,針對中國政治犯群體,國外關注比較多的是作家、律師和知識份子群體;其實,普通的公民也應該受到關注,像普通的上訪者、法輪功學員和地下教會等。如果中國民主英雄榜能夠誕生,那些普通的人也應榜上有名。
該組織負責人格瑞絲女士表示,他們之所以將目前中國政治犯死亡預警級別定為紅色災難級,一是因為在不到半年的時間,曹順利和王榮清兩名中國政治犯被中共當局迫害致死, 二是因為以王炳章為代表的許多政治犯在獄中健康惡化,隨時可能死亡,三是因為許多政治犯根據健康狀況申請保外就醫或取保候審被當局拒絕。
對此,深圳律師、公益訴訟關注者龐琨星期二表示:在維穩或高壓的態勢下,當局不太顧及嫌疑人或在押者的身體健康狀況。 “包括我們之前接的有關劉萍的案件。劉萍在獄中腹瀉好幾個月都沒有得到妥善的治療,也沒有被取保候審。此外,再考慮到曹順利的死亡,我們都感到情況現在不正常。然而,這個不正常是否代表全面,還是個案,我們並不得而知,因為我們無法掌握全部資料。作為一名律師和人權觀察者,我覺得大家應該高度重視目前的狀況,尤其是最近聽到浦志強律師由於健康狀況惡化原因申請取保候審被拒,我們認為被羈押人員的權益應該得到保護。”

 


[在囚服刑,超期羈押,候審待判,批准逮捕]

丁家喜、李蔚

19/7/2014 [自由亞洲電台] 丁家喜、李蔚終審維持原判 法院外布控嚴防聲援者

新公民運動參與者丁家喜、李蔚今年4月被北京海澱法院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判處有期徒刑3年6個月及2年。兩人提出上訴後,7月18日本週五,北京中級法院作出終審判決,維持原判。丁家喜二審辯護律師程海週五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丁家喜等人並無犯罪事實。雖然他們未經官方批准進行遊行,但遊行的目的是呼籲官員公示財產,這與“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的罪名並不相符。“公民直接運用憲法權利遊行示威,既不構成犯罪,也不構成違法,因為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它的要件是為了個人或者小團體的利益,通過擾亂公共秩序給有關部門施加壓力,達到個人目的,丁家喜他們這樣的行為顯然不是的,是正當的公民的政治訴求。”
李蔚二審的辯護律師王全章週五也告訴本台,丁、李兩人應該被無罪釋放。“這個(判決)應該是在意料之中,法院用最短的時間、用最低的成本維持一個原判沒有出乎我們的意料。從另外一個角度,這些人被指控的這些罪名來說,我們仍然認為他們是沒有罪的,應該被無罪釋放,但是法院沒有做到這一點。”該案二審未開庭審理,而是採取書面審理的方式。王全章週五告訴本台,他們律師包括兩名被告本人都多次提出要求開庭審理,但均未被法院採納。程海週五告訴本台,法院拒絕開庭審理是不合法的。他說:“二審書面審理是不合法的,一審的時候證據的原件都沒有出示供質證,違反法律的規定;公訴人本身也不稱職;第三,那個法官有私自審判、會見被告人的情況,法官幾個人在去年12月15號私自把他們提到法院進行審訊,這個都違反法律非常強制性的規定。應該發回重審,二審應該開庭把這個問題解決,(書面審理)從程式方面違法了。”

19/7/2014 [德國之聲] “宣判完了,維持原判”

德國之聲聯繫到了此案的二審辯護律師郭海躍。他向記者介紹說,今天的二審判決,除了部分家屬獲准旁聽,辯護律師並沒有能夠到場:”前一段時間,法院對我們說不開庭,讓我們交一個辯護詞。但是前兩天,法院又突然通知我們今天週五開庭宣判。我們在外地,一時趕不回北京。”郭海躍說,週五上午九點半,法院工作人員給他打了電話,通話內容很簡單,”宣判完了,維持原判。”據瞭解,週五僅僅是一個宣判程式,並沒有庭審。郭海躍告訴德國之聲,在整個二審過程中,律師團隊並不僅僅針對”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進行辯護,也考慮了當事人的政治訴求:”從訴求方面來考慮,我認為,要求教育公平、呼籲財產公示,此類行為不應該算是犯罪。”

郭海躍表示,法院的判決書還在郵寄過程當中,他暫時無法確定當局是否將新公民運動、要求官員公示財產連署也明確列為當事人的罪行證據。但是郭海躍說,他在整個二審過程當中,已經發現了許多證據上的不合法之處。”我們正在考慮繼續就非法證據提出申訴。”

丁家喜夫人:做足了表面文章口口聲聲公開宣判,親友到了門口卻大門緊閉。他們以為這樣就可以逃避公義對他們的審判 !

18/7/2014 [維權網] 要求官員公開財產的丁家喜、李蔚案二審維持原判(圖)

丁家喜、李蔚因與眾多人共同要求官員公開財產,被當局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刑拘、批捕,一審丁家喜、李蔚分別被北京市海澱區法院判處有期徒刑3年6個月、2年。二審在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審理。丁家喜的代理律師是唐天昊、程海,李蔚的代理律師是王全章、郭海躍。2014年7月18日上午,北京第一中級法院如臨大敵,通往法院的路早已被多位警員把守,前去圍觀審理的社會各界人士被阻在幾百米以外無法靠近法院。因一審開庭審理法庭程式違法,在事實不清的情況下草草判決。二審程海律師向法庭提交新的證據。但法庭只是書面審理不開庭。唐天昊律師把辯護詞遞交法庭繼續圍繞丁家喜有罪還是無罪這一焦點問題辯論。但二審沒有開庭、沒有質證,一切由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隨意判決。儘管四位律師竭盡全力做無罪辯護,法庭卻宣佈維持原判。關注此案的維權人士、維權公民和社會各界人士對此均表示憤慨。他們說:相信丁家喜、李蔚無罪,永遠支持他們!

18/7/2014 [新公民運動] 劉衛國律師:與丁家喜同囚

17/7/2014 [參與] 笑蜀:中國轉型是意志的對決——許志永被囚一周年感言

 

 


李碧雲

116/7/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李碧雲案件審結擇日宣判

被控“妨礙公務罪”的順德市維權人士李碧雲,週二開庭期間獲得約30人入庭旁聽。案件再一次在法官沒有按照正常的程式下,單方面要求結束,擇日宣判,惹來家屬和旁聽者一度鼓噪。李碧雲的妹妹李彩雲不滿地說,由於李碧雲的身體非常虛弱,提出翌日再開庭審理的要求遭拒絕後,於是繼續進行陳詞。可是過了不久,法官便表示休庭。家屬認為是剝奪了李碧雲應有的自辯權。她說︰李碧雲說我一定要陳詞,但審判長都叫民法警強行把她抬走,剝奪了被告應有的權益。走出法院門口,竟然叫來很多便衣,守在門口兩邊,基本上有40、50人。能入庭旁聽的網友謝文飛,形容李碧雲身體非常差。他說︰李碧雲已被迫害得不像人形了,我跟她很熟,但是她進來的時候我都快認不出她了,估計不到35公斤,是被抬進來的。然後李碧雲身體受不了的情況下,戴著呼吸機都很困難,說不出話來。
李碧雲曾因村官賤賣土地,帶領村民上訪維權。去年7月因響應網上號召,要求官員公示財產而被警方以“妨害公務罪”行政拘留。約1個月後,當局撤銷控罪,不過至10月時,正在家中休養的李碧雲再次被帶走,罪名同樣是“妨害公務罪”。

16/7/2014 [參與] 廖劍豪:李碧雲庭審掠影

7月15日下午,天氣格外的悶熱。這悶和熱,是不是孕育著暴風雨的來臨呢?大家汗流浹背地圍聚在順德區法院,等候著三點正的李碧雲“妨礙公務罪”案開庭。下午約14:40分,忽然有三十多個便裝青年圍在法院門口及附近地方,明眼人一下就看出來,這是帶有特別任務而來的人員。但今天因為沒有外國人要求旁聽,安檢也顯然順利好多。連上次(同月11日)拒絕放行的廖劍豪也順利通過安檢。
進入審判庭大樓氣氛馬上緊張了許多,法庭門口站立著近20個法警。其中有兩個高大的還有手槍,喇叭不停地迴圈播放“法庭紀律的錄音”,似乎在告訴人們,今天審理的一定是個“大人物”。
從廣州來的有張聖雨、馬勝芬、楊崇、謝文飛、李小玲、郭大俠、郭春平、李鏡洪、蘇昌蘭、黃敏鵬、廖劍豪以及好幾個喊不出名字的朋友。順德也好多失去土地的農民也來到法庭。其中很多是80後的年輕人。
法庭調查在下午三點正式開庭。李碧雲被兩女警用輪椅推了進來,李小姐臉色明顯蒼白了許多。四肢完全無力,身體的移動完全靠幾個壯實的男女警察完成。由於這次這7月11日審判的續審,李小姐的代表律師劉浩、范標文作出李碧雲無罪的辯護。范標文說:2013年9月9日法院把李碧雲“破壞選舉罪不立案”的判決書扔在李碧雲的病床上,從9月9日到李碧雲重新拘捕才一個月三天(10月12日),在這33天裡,沒有證據顯示李重新犯罪。既然之前的已被判決不予以立案,又沒新罪證,那麼,在法理學上說李碧雲是無罪的。劉浩律師也作出大體的辯護。運用大量的法理學依據論證李碧雲是無罪。劉浩還說,我國是《世界人權公約》的簽署國,是《公民人權及政治權利》等等國際法律檔的簽署國。法院只能保障公民的政治權利而不能削弱公民的生存權。
在法庭休息時,蘇昌蘭的手機被法警沒收,蘇昌蘭大聲抗議,警察中有一配備手槍的高個子立刻把蘇昌蘭關進羈押房。這一舉動立馬引起很大反響,一個操順德口音的老農民用手指著警察大聲開罵,警察似乎對這老農民也無可奈何,終於把蘇昌蘭放出來。
時間已到了近18:00,辯護律師作完無罪辯護後,李碧雲提出由於身體的原因,已沒辦法堅持下去為自己作無罪辯護,也作不了“最後陳述”。劉浩律師提出休庭,法官不同意,不待李碧雲作最後陳述,強行閉庭,從而也結束了下午的審理活動。
李碧雲是被強行拖下被告椅轉到輪椅上,拖的過程,李碧雲大聲慘叫!聽者無不動容!劉浩站起來,揮動拳頭大聲抗議。旁聽席上,張聖雨也“違反”法庭紀律,站了起來大聲抗議,一時間抗議聲四起。由於這次是政治的審判,結果是不辯自明的,李碧雲難逃“懲罰”
中國的以法治國而不是以党治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
廖劍豪  2014.07.15


梁海怡(渺小)

20/7/2014 [參與] 梁海怡(渺小)傳票和判決書(多圖)

梁海怡(渺小)被跨省異地借用法庭判決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三年

19/7/2014 [參與] 梁海怡(渺小)被跨省異地借用法庭判決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三年(圖)

據劉曉原律師消息:被哈爾濱警方押回廣東從化老家監視居住的渺小(梁海怡), 7月17日突然被控制起來。今天,哈爾濱的法院在從化對渺小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案作了宣判。下午獲悉,渺小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三年。

19/7/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涉茉莉花行動梁海怡被判三緩二

網名叫“渺小”的梁海怡,在三年前,茉莉花散步行動期間,曾發表要求自由民主的言論。2011年2月19日在哈爾濱市政府門口,散發關於民主的傳單及向市政府喊話,被警方強行帶走。同年8月被控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在哈爾濱法院開庭,但沒有宣判。此後又被當局變更為在家監視居住,期間一直被警方嚴密看管,此事受到外界廣泛關注。

然而,關於梁海怡案的詳情,至今外界所知甚少。37歲的梁海怡原籍廣州,畢業于廣州市土地房產管理學校,數年前由廣州到哈爾濱工作。被捕時,她在哈爾濱市政府廣場上,高聲宣講民主自由,呼籲民眾覺醒,隨即被公安拘捕,次日被指“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拘,她成為中國茉莉花革命被刑拘的第一人。有線民在推特上講述她當日的表現,讚揚她為“冰城媳婦、南國烈女”。案件星期五在她原居住地廣東從化街口法院宣判,梁海怡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三年,緩刑兩年。
其男友豫先生當天下午告訴本台:“渺小已經簽了法律文書,對她判三緩二,判處三年有期徒刑,緩刑兩年,監外執行。”記者:準備上訴嗎?回答:我不知道她會不會上訴。目前她已經簽署了法律文書。豫先生說,哈爾濱當局的控罪根本不能成立,因為控方所例舉的案情沒有依據。“真實的情況是2011年2月19日渺小根本沒有去任何一個地方,她沒有作案時間、沒有作案地點、沒有作案事實,然而哈爾濱警方把她非法羈押一年零三個月,這是事實。然後他們先辦理監視居住,後辦理取保候審,這是嚴重顛倒司法程式,應該是先取保候審,後監視居住。這次我在廣州,他們(公安)給我買了一張頭等艙,把我遣送回哈爾濱,第二天回到廣州,居然還判三緩二,我真的納悶。”

18/7/2014 [民生觀察] 網友渺小(梁海怡)被以煽顛罪判刑二年緩刑三年

 


廣州三君子

唐荊陵

17/7/2014 [維權網] 唐荊陵因吉恩夏普非暴力著作而煽顛入獄,作者夏普先生欲到案說明

廣州唐荊陵、袁新亭、王清營是一群敬仰印度甘地主義精神的中國民間人士,他們也常相聚一起交流學習美國著名學者吉恩夏普關於非暴力不合作運動理論與實踐的學術研究名著。他們自發印刷愛因斯坦研究所吉恩夏普的五本這方面研究著作與全國網友學習交流(1,草根群眾組織。2,從獨裁到民主。3,論戰略性非暴力衝突,關於基本原則思考。4,粉碎邪惡軸心。5,自我解放終結獨裁政權或其他壓迫行動戰略規化指南。)這些書都是在國際學術界廣泛交流與研討的學術論文作品,研究的是世界獨裁政權社會環境下的普遍社會運動規律,中共當局何必對號入座呢。近日,在中國網友呼籲下,國際著名學者吉恩夏普先生已注意到這一侵犯學術傳播自由的人權案件。他本人有意做為證人跟中國當局聯繫到案說明。

18/7/2014 [自由亞洲電台] 美國學者夏普關注唐荊陵案

廣州當局正在全國範圍內搜查“廣州三君子”曾寄出的五本關於“非暴力不合作”書籍,可能將作為證據指控三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星期二,書籍的作者之一、國際著名學者吉恩.夏普在推特上轉發了有關該案的推文,並表示願意作為證人到案說明。
唐荊陵的妻子汪豔芳週四接受本台記者採訪時稱,唐荊陵寄出的《草根群眾組織》丶《從獨裁到民主》丶《論戰略性非暴力衝突關於基本原則思考》丶《粉碎邪惡軸心》丶《自我解放終結獨裁政權或其他壓迫戰略規劃指南》這五本書研究的是世界獨裁政權社會環境下的普遍社會運動規律,她丈夫自發印刷與各地網友學習交流,卻被當局當成是入罪的理由。“這五本書的作者之一吉恩夏普看到在推特上有朋友轉貼,將這個事情告訴了他。吉恩夏普也有一些標注說這個書是可以傳播的,只要不用於盈利就可以了。我先生也只是推薦給別人看。”

18/7/2014 [新公民運動] 汪豔芳:唐荊陵無罪,呼籲廣州當局放人!

唐荊陵無罪,呼籲廣州當局放人! — 汪豔芳寫于唐荊陵入獄第60天

我的丈夫唐荊陵被廣州公安拘捕已60天。
60天來,我去看守所十幾次,在高墻那邊是我的丈夫,在墻外是我,雖然相隔如此的近,卻被這面墻分隔兩地,每次望著高墻眼淚不禁在眼眶打圈,無奈、無助、悲憤、痛苦、心痛、難受。 他致力於推動非暴力行動,推進民主自由,卻被抓捕入獄。
我呼籲:立即釋放唐荊陵!
我呼籲廣州當局,立即停止你們的違法犯罪行為,停下你們作惡的雙手,停止政治迫害,還我先生唐荊陵自由,還同在羈押的袁新亭先生與王清營先生以自由。廣州警 方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這個口袋罪名逮捕唐荊陵,豈不聞:豈有文章傾社稷,從來奸佞覆乾坤!你們對推動和平非暴力轉型的公民如此虐待,實際上正是 在為社會的暴戾扭曲添薪加火!
我感謝各位朋友的幫助和關心,你們的每一分關注,每一次的轉發,每一條留言,都為唐荊陵能夠早日恢復自由,帶 來一些希望。感謝各位,也懇請各位繼續關注唐荊陵,袁新亭與王清營,關注他們因為追求自由民主,追求社會和平進步所受到的迫害打壓。在一個權力不受制約的 世代,他們所遭遇的,也可能是每個人都會面對的,關注他們,也是關注我們每個人自己的命運。
唐荊陵做了什麼? 他十年如一日,致力於通過非暴力行動改變中國,是中國公民不合作運動的首倡者和主要推動者。他是一名低調務實的行動者,積極幫助弱勢群體維權,致力於通過行動推動社會轉型。
2005年8月,唐荊陵介入著名的太石村罷免事件。擔任因參與罷免被迫害村民的行政訴訟代理律師和辯護律師。同年11月,唐所在律師所在政治壓力下提前解除律師聘用合同。
2006年,唐發起中國公民不合作—-贖回選票行動,正式提出“選票裡面出政權”的理念,宣導通過非暴力行動改變中國。
2006-2009年,代理新會疫苗受害兒童追究相關生產單位和疫苗分配部門的產品責任,協助受害家長提出建立疫苗受害家庭的救濟和保障機制的倡議。
2010年8月和一些勞工維權人士和機構發起“我的583行動”,以推動提高勞工待遇和自組織水準。 …..
他說,他的夢想“就是推動公民不合作運動,帶來民主和自由的中國”。追求自由民主,推動中國社會的非暴力變革,本來是一名公民的當然權利,而因為這個夢想,唐荊陵被多次抓捕,拘禁,秘密關押迫害。
2011年2月“茉莉花”期間, 被當局控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關押于黑監獄,關押期間被威脅恐嚇、遭受酷刑,最後直到唐荊陵生命出現嚴重危險時,警方才允許每天睡一至兩小時,直至2011年8月2日釋放,案件被撤銷。 在唐荊陵被關押期間,我,唐荊陵太太汪豔芳,也於2011年3月被秘密失蹤強制關押在外,後期關押在家,一天24小時看守,與外界隔離直到同年8月2日才恢復自由。
2014年5月16日,廣州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將唐荊陵刑事拘留,關押于白雲區看守所。同日,袁新亭與王清營先生也被廣州警方刑事拘留,罪名同樣是”尋釁滋事”。6月21日唐荊陵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拘捕,關押在廣州市第一看守所。 唐荊陵在獄中已經60天。
唐荊陵眼睛高度近視900多度。六十天來,我去看守所十幾次,律師也多次交涉,想把眼鏡送進去給他。但看守所卻一直都不讓送進去,他在裡面受到了怎樣的對待? 這一情況,使我們更加擔優他們的身體健康,監獄方和看管工作人把這些被關押的人真不當人看待? 廣州公安對唐荊陵的虐待,是有前科的。
2011年唐荊陵在關押期間被威脅恐嚇、遭受10天連續不允許睡眠休息等酷刑,最後直到唐律師渾身發抖、雙手麻木、心臟難受,生命出現嚴重危險時,警方才允許每天睡一至兩小時。 在白雲看守所期間,剛一入獄,唐荊陵就被管教踢打。當時聽說之後我回到家,眼淚就忍不住流下來,不停擔憂他的處境。 現在,在廣州市第一看守所,他的情況又是怎樣?
以口袋罪涉嫌“煸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後不讓律師會見,我們無從知曉他在裡面的情況。唐荊陵是否被刑訊逼供,酷刑、毆打? 是否營養不良,是否生病,是否病後又得不到及時治療?今年夏天非 常熱,而看守所一個倉裡關押20-30人,密密麻麻一個挨著一個睡覺連翻身都困難,風扇卻吊的很高,他們是如何度過這些酷熱的夏天呢,我們無法想像。 這些,都讓我們這些家屬每天揪心不止。
同樣關押在廣州市第一看守所的袁新亭先生,此次關押營養太差,導致內痔脫落,大解困難,每次都大出血。他申請保外就醫,卻看守所拒絕。袁新亭的媽媽第一次去 就忍不住痛哭, 老人家每天身心煎熬,我們都深有體會,而目前袁新亭病情加重,老人在無數個夜晚輾轉難眠,默默傷心流淚。
廣州警方對唐荊陵的打壓,對我們家庭的破壞,造成了惡劣的後果。
十年來,唐荊陵幫人維權, 推動非暴力不合作,因此我們屢遭當局壓迫,在壓力之下,我們夫妻至今還未能有孩子。今年我們已經聯繫好醫院檢查,唐荊陵卻被無情抓走。
在這突然的變故面前,我身心煎熬,每天晚上睡不好覺,看到唐荊陵的相片,我就想起他在家時的一言一行,回想著他和我一起生活的每一天,我不知道這種狀況何時才結束,每次醒來真希望這是一場夢。
每次出門,看到別人一家出出進進,每個人都健康平安的生活著,就是那些深陷牢獄的人,家裡也有孩子陪伴著,都讓我羡慕不已。
父母一輩也因為廣州警方的打壓,受到巨大的壓力。 我的母親因為2011年茉莉花時期與我在一起,體會過被關被限制自由的恐怖。她心裡一直擔憂我,每天都會打給我電話,電話不通就著急,會不停地打,不停地打,恐懼、緊張、擔憂一直困繞著她。當得知唐荊陵被關後,每天撥打幾個電話,深怕自已的孩子突然消失。
而唐荊陵的父母親到目前還不知道他被逮捕關押,兩位老人已70多歲高齡身體又多病,對兩位老人來說,唐荊陵是他們的寶貝、心血,是他們的驕傲,2011年在得知唐荊陵被關時兩老病倒,所以唐荊陵此次被捕,我們一直隱瞞二老,不敢讓他們知道。 唐荊陵和我都是基督徒,懂得信,望,愛的力量。
在我的手機上,他幫我裝了十幾首基督教歌曲,其中有一首,叫做“有一天”。我知道他深深懂我,知我,在我最無靠時他叫我信靠主耶穌,信靠上帝的愛和憐憫!
有一天你若真的失去勇氣 有一天你若真的想放棄 有一天你若感覺沒人愛你 有一天好像走到穀低 那一天你要振作你的心情 那一天你要珍惜你自己 那一天不要忘記有人愛你 那一天不要輕易說放棄 這個世界真有一位上帝 他愛你 他願意幫助你 茫茫人海 雖然寂寞 他愛能溫暖一切冷漠 這個世界真有一位上帝 他的雙手渴望緊緊擁抱你 漫漫長夜 陪你走過 他愛你 伴你一生之久
十幾年來,我與先生唐荊陵相濡以沫,同甘共苦,共同走過人生中每一個高低起落 的十幾年。我們明白推動“公民非暴力不合作運動”,走向民主自由之路註定不會平坦,當中我們需要的信心,包容,付出,可能是其他夫妻無法體會的。我們始終相互珍惜、相互支持、相互堅守,我堅信我丈夫唐荊陵所追求的自由民主,一定會在不久的將來實現。
雖然眼裡有數不盡的淚水,但我知道這個世界還是充滿了愛,無數勇士和為公義而奔走的人在呐喊,在努力!我堅信真正的自由是屬於正義的人民。我們不孤單,前進的路上,還有千千萬萬的勇士們與我們共同努力著,為中國的孩子未來撐起一片自由的天空,為爭取民主和自由而奉獻著!
今天在這裡,我唐荊陵的妻子和我們全家人強烈要求廣州當局立即無罪釋放唐荊陵,還我丈夫,還我婆婆的兒子,停止那雙罪惡的雙手,請還給我們一個完整的家!唐荊陵無罪!釋放唐荊陵!我堅信我丈夫無罪,我為我丈夫呐喊,請大家一同來關注我先生唐荊陵的命運。

16/7/2014 [維權網] 唐荊陵妻子找國保討說法被拒回應

因煽顛罪被入獄的人權律師唐荊陵的妻子汪豔芳近日看到廣州國保以莫須有的罪名,將國際著名學者吉恩夏普的研究不合運運動的著作當成唐荊陵的罪證,感到不公。同時全國到處查抄吉恩夏普關於非暴力不合作運動的專著,還打傷成都維權人士陳雲飛,汪豔芳對此不平,欲找曾負責維穩唐荊陵的廣州國保討個說法。汪豔芳本來約國保了星期一(2014年7月14日)聯繫見面,但現在廣州國保拒不接電話,也拒絕見面溝通交流。

14/7/2014 [新公民運動] 張國慶:唐荊陵的“反革命價值”!

袁新亭、王清營

18/7/2014 [維權網] 四川民眾聲援“唐荊陵”案三君子(圖)

18/7/2014 [維權網] 袁新亭女友路經長沙與網友見面籲聲援獄中郎

17/7/2014 [參與] 袁新亭「袁朝陽」獄中致父母及女友書(圖)

公民小彪:新亭兄與唐荊陵、王清營於5月16日在廣州被當局拘捕已有兩月整!今日幸會其女友黃女士,給我講述新亭兄被拘第八天寫於白雲區看守所的家書。黃女士說很欣賞新亭兄才華,以前多次要求其為她寫詩,現在總算如願⋯⋯

袁新亭女友黃女士:我前天「7月14日」上午去廣州巿第一看守所給袁新亭存錢送衣和送痔瘡藥,結果衣物和藥品需要當事人提交申請單,管教簽字同意後,持申請單方可送衣物或藥品!後來存了200元,工作人員說他還有1000多元,可以不需要存。我存的不是錢,是牽掛他的心和等待他的情!親愛的!我相信!再多的鐵絲網困不住你追求自由的心!再高的高牆也隔不開我們彼此的相隨!我和你的家人相信你無罪!我們等你回家!!!請大家關注袁新亭!袁新亭無罪!袁新亭回家!

17/7/2014 [自由亞洲電台] 袁新亭獄中家書自揭病情加重

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遭逮捕的廣州維權三君子之一的袁新亭,在獄中寄出家書,表示身體病情加重。袁新亭的代理律師 葛文秀週三對本台記者說:“原來我會見他的時候,他說過血壓不太好,現在痔瘡也很嚴重。前一段時間會見沒聽他講,應該是6月23號之後到現在的情況。原來他就有這個病,這段時間更重了。到了夏天,潮濕又得不到治療。這個情況我也向辦案單位提出了,要為他申請取保候審。但遭到辦案單位的拒絕。而且我要求會見也遭到辦案單位的拒絕。”據海外“維權網”消息,此前家屬得到消息說,可能會取保候審,但最後當局還是沒有放人,讓遠道從四川來的袁母失望傷心返川。

16/7/2014 [維權網] 因煽顛罪入獄袁新亭牢中寄出家書,表示身體病情加重(圖)

2014年7月15日,網友到廣州探望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入獄的自由知識人士袁新亭與人權律師唐荊陵的家屬,表達外地網友的慰問與關注。從廣州朋友處瞭解到袁新亭在獄中身體病情加重。

14/7/2014 [參與] 呼籲關注袁新亭!袁新亭無罪!

14/7/2014 [博訊] 廣州“三君子”羈押地址更改 請繼續寄信聲援

上次眾多朋友寄唐袁王三人名信片到廣州白雲區看守所,此次由於三人轉逮捕位址更改,請繼續為唐荊陵、袁新亭、王清營寄名信片,或掛號名信片。地址:廣州市白雲區槎頭廣海路獅崗北街9號(廣州市第一看守所)唐荊陵、袁新亭、 王清營收 郵編:510435,感謝大家支持幫助!

 


鄭州十君子

賈靈敏、劉地偉、于世文、陳衛、董廣平、常伯陽、姬來松、侯帥、方言

15/7/2014 [維權網] 滕彪、遊精佑:鄭州十君子公民聲援團募款倡議書及鄭州十君子簡歷

鄭州民主維權人士案(簡稱鄭州案)引起海內外輿論的高度關注,引發中國大陸人權捍衛者的強烈憤慨,連續不斷的抗爭正在展開。2014年7月14日人權捍衛者滕彪博士和游精佑先生發出《鄭州十君子公民聲援團募款倡議書》,受到廣大線民的熱烈響應。本網全文轉發,以示支持!讓我們共同關注鄭州十君子,讓他們早日獲得自由

鄭州掀“五月風暴”,一月左右,十余位人權捍衛者遭到拘捕。
先是賈靈敏(女)、劉地偉因拆遷維權普法被刑拘,此後于世文、陳衛(女)、董廣平、常伯陽律師、姬來松律師、侯帥、方言(女)、邵晟東、石玉記者、殷玉生記者等參與“六四”25周年民間公祭的人士遭刑拘。目前僅邵晟東、石玉押滿37天而取保,其餘十人除殷玉生仍在刑拘外,均已正式逮捕。當局詭稱兩案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的其他犯罪”,禁止律師會見,嚴重侵犯被羈押人以及辯護律師的權利。
鄭州十君子,有八九學生,有人權律師,有調查記者,有維權訪民,有互聯網民,幾乎涵蓋當局欲加打壓的所有人類,堪稱(黃)保衛一發橫,掃淨黑五類。細察十君子的“犯罪”事實,除了未對社會造成傷害外,他們只有一個共同的罪行:他們都是正常的人,想要一個正常的社會,想要努力成為公民而非臣民。他們被抓在形式上分屬兩案,但本質均系地方當局借高層維穩的尚方寶劍,圍殲活躍的維權民主人士,試圖造成恐怖效應,打散打破日益成長壯大的本地民間有生力量。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鄭州十君子案是中國人權現狀的惡劣樣本,是地方警權肆意擴張的惡劣樣本,是以政治案件掩飾地方管理者愚蠢無能的惡劣樣本。十君子案集中展現了權力的各種違法:先抓人再取證;深文周納,羅織人罪;曲解法律,自我授權……鄭州是中國的縮影,十君子今天所遭受的磨難,也是所有良知人士正在或者將要面對的處境。
中原有難,八方相挺。令人欽佩的是,十君子沒有妥協屈服的,家人朋友沒有畏縮退卻。各地朋友始終在關注十君子案,更有許多勇敢公民親至鄭州聲援正義。他們擔負了被尋釁滋事的危險,他們犧牲了閒暇和金錢,他們將奮力揭露鄭州五月風暴的黑幕,努力給十君子的親屬帶來溫暖。在肅殺的氣氛中,他們的勇氣閃耀著人性的光輝。為使十君子遭受苦難的價值廣昭天下,為支持這些行動著的公民,茲倡議大家伸出援助之手,鼎力相助。
募款帳戶:戶名:林斌(網名九仙望雲),開戶行:建設銀行寧德車站支行,帳號:6217 0018 9000 3047 575;支付寶:466388308@qq.com。監督人:劉士輝、袁雪成

鄭州十君子簡介
賈靈敏:鄭州人,強拆受害者,拆遷維權代表人物,近年來奔走全國各地進行普法宣傳,支持拆遷維權抗爭。5月7日在拆遷維權普法現場被抓,5月8日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刑拘,5月30日逮捕,罪名變更為尋釁滋事罪。現羈押於鄭州第三看守所。

劉地偉:鄭州人,強拆受害者,拆遷維權活躍人士。5月7日支持和聲援賈靈敏,亦被抓,5月8日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刑拘,5月30日逮捕,罪名變更為尋釁滋事罪。現羈押于滎陽市看守所。

于世文、陳衛(女):兩人系夫妻,均1968年生,前八九廣州學運領袖,六四後入獄年餘,後結婚並定居鄭州。2011年組織首屆“中原論道”。2013年在河北正定舉行六四民間公祭,包括前六四學生在內數十人參加,是1989年以來國內首次公開的六四祭奠。2014年2月2日再次在河南滑縣舉行六四民間公祭,數十人參加,並發表四十多人連署的祭文。5月26日晚被警方從家中帶走,27日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刑拘,7月2日逮捕,罪名變更為尋釁滋事罪,現羈押於鄭州第三看守所。

董廣平:1958年生,曾為警察,鄭州人。2001-2004年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入獄三年。出席2.2公祭現場。5月26日在洛陽被抓,27日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刑拘,7月2日逮捕,罪名變為尋釁滋事罪,現羈押於鄭州第三看守所。

常伯陽:1969年生,律師,前八九學生,現居鄭州。曾代理許多敏感案件,涉及信仰自由、組党、藏獨等,也曾代理大量反歧視,“被精神病”等公益案件。“新公民”案件中擔任袁冬辯護人。公益機構鄭州億人平的法定代表人。未出席2.2公祭現場。5月27日晚上被警方帶走,27日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刑拘,報捕時變更為尋釁滋事罪,7月3日逮捕,罪名又變為非法經營罪,現羈押於鄭州第三看守所。

姬來松:1982年生,河南杞縣人,現居鄭州。執業律師,曾師從常伯陽,近年來代理一系列公益和維權案件。2012年10月曾撕毀毛澤東畫像。2013年1月曾聲援南周。未出席2.2公祭現場。5月26日被帶走,27日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刑拘,7月2日逮捕,罪名變為尋釁滋事罪,現羈押於鄭州第三看守所。

侯帥:1981年生,河南滎陽人,曾獨立參選人大代表。曾因舉報污染企業而被構陷入獄兩年。近年積極參與環保、拆遷等維權活動。2013年1月曾聲援南周。出席2.2公祭現場。5月26日被帶走,27日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刑拘,7月2日逮捕,罪名變為尋釁滋事罪,現羈押於鄭州第三看守所。

方言(女):本名方鴻維,女,1971年生,現居鄭州,活躍線民,積極關注和聲援人權事件。未出席2.2公祭現場。5月26日被警方從家中帶走,27日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刑拘,7月2日逮捕,罪名變為尋釁滋事罪,現羈押於鄭州第二看守所。

殷玉生:筆名雨聲,記者,前八九學生,洛陽人。曾因報導“我爸是李剛”被工作單位解聘。出席2.2公祭現場。6月21日在大連機場被當地警方抓獲,無證關押至7月1日,始移交鄭州警方帶回河南,當晚正式刑拘,現羈押於洛陽市看守所。

18/7/2014 [德國之聲] “鄭州十君子”辦案人員是誰?

先後有44位律師及大約30位聲援民眾前往鄭州,但鄭州警方拒絕按照法律規定讓律師會見當事人或者瞭解案情,眾多律師以通宵等候的形式進行抗議。
@chenjglawyer: 律師團來給鄭州公安送法律,外加手紙。
自從5月底以來,這樣的情形已經在鄭州多次出現,先後有40多位律師參加這樣的懇請行動。按照法律規定,律師有權會見當事人或者瞭解案件情況,但是鄭州市公安局予以拒絕。劉慶書律師在等候現場接受德國之聲電話採訪時說,他們的當事人及辯護律師本人的合法權利均遭到侵害。來自全國各地的44位律師(包括先後更替者)代理鄭州十二位元被逮捕者的案件。從5月開始,先是賈靈敏(女)、劉地偉因拆遷維權普法被刑拘,此後于世文、陳衛(女)、董廣平、常伯陽律師、律師姬來松、侯帥、方言(女)、邵晟東、記者石玉、殷玉生記者等參與”六四”25周年民間公祭的人士遭刑拘。目前僅邵晟東、石玉押滿37天而取保,其餘十人除殷玉生仍在刑拘外,均已正式逮捕。
劉書慶律師介紹說,鄭州市公安局曾經以案件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為由,拒絕律師會見當事人。但是,這些被拘捕者家屬收到的”刑事拘留通知書”及”逮捕通知書”上注明的涉嫌罪名為”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尋釁滋事”、”非法經營”等,均與”國家安全 “無關。即便關涉”國家安全”,律師依然有瞭解案情的法律權利。7月15日,鄭州市公安局二裡崗分局派出治安大隊警官黃劍接待律師,但是黃劍警官表示只奉命”接待律師”,不瞭解案情。律師們要求會見更高領導或者辦案警官。在經過通宵等候的抗爭之後,7月16日下午鄭州市公安局二裡崗分局負責信訪的副局長段煉和律師見面。段煉副局長代表該局表示,不知道誰是辦案人員。賈靈敏、方言的代理律師藺其磊對德國之聲說,對於一起影響極大的案件,對”鄭州十君子”執行拘留和逮捕的鄭州市公安局二裡崗分局竟然稱不知道誰是辦案人員,”這是天大的笑話”。他認為沒有北京的支持,鄭州警方不敢鬧這樣的笑話。

14/7/2014 [博訊] 鄭州十君子疑遭酷刑 警方阻止律師會見不正常

鄭州十君子失去自由已近50天了,被批捕也已10天,儘管所涉嫌所謂罪名都無關國家秘密,但律師至今都無法會見他們,律師多次依法要求會見,每次都被警方以國家安全的名義拒絕。我們家屬和親朋無法理解以執法為己任的警方為何長期踐踏法律阻止律師會見,我們特別擔憂家人在看守所內遭受酷刑,因為長期非法阻止律師會見太不正常了,而且在中國即便是公開的媒體報導中酷刑也是很普遍的。各界朋友尤其是媒體朋友想瞭解鄭州十君子案可聯繫以下電話: 鄧琴(常伯陽妻子)電話15038317658;王豔豔(姬來松妻子)電話13663812521;馬愛勤(侯帥媽媽)電話13164356971;谷書花(董廣平妻子) 電話18638757839;羅向陽(方言親友)電話18953191706;閆崇民(賈靈敏愛人)電話15637129218;于世文,陳衛夫婦的大姐的電話15824886364

14/7/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數十人赴鄭州聲援“十君子”一線民被拘 常伯陽罪名變更律師仍未獲准會見

14/7/2014 [參與] 反歧視公益機構鄭州億人平辦公室再次被搜查

18/7/2014 [新公民運動] 國際反歧視機構公開批評抓捕常伯陽及搜查億人平的行為

總部在倫敦的國際反歧視機構Equal Rights Trust本周就常伯陽被抓捕及鄭州億人平遭搜查事件發文,稱中國政府打壓反歧視人士危害到中國社會實現平等的進程。全文如下(中文譯文附後): Chinese Anti-Discrimination Activists Under Attack http://www.equalrightstrust.org/newstory300714/index.htm

16/7/2014 [新公民運動] 鄭州十君子案:警方仍非法拒絕律師瞭解案情

律師劉書慶: 二裡崗分局指派黃劍警官接待我和 @張維玉律師,黃直陳是因為他法學專業出身與律師好交流。 可見面他卻不談法只談情,和誰是同學,和誰是朋友,誰是他老師,您今年多大?孩子多大?孩子想不想你?老婆怨不怨你?我們一次次將滔滔不絕離題萬里的他拉回到我們的問題上。我們直言來這兒不是聊天扯閒篇的。 然後他又翻出他的辦案寶典要跟我們探討法律。證明危害國家安全不限於刑法分則第一章罪名。我們說來這兒也不是探討法律的。我們就問作為辯護人有沒權利向你們瞭解案情?你們有沒義務向我們介紹?他承認有。但又說他不瞭解案情。又開始介紹公安局內部分工如何複雜。我們無情指出:這些我們不感興趣,如果你不瞭解案情就不該派你來接待律師。打太極繞圈子都沒意思,我們不遠千里來這兒是來瞭解案情的。誰瞭解案情讓誰來跟我們談,趕緊請示你們領導吧! 我們逐漸不耐煩。 黃第一次請示領導耗時一小時左右,然後就說等待他領導的領導的電話。第二次他請示領導用時三十分鐘,然後抱回一個西瓜,然後說領導還沒回電話。我們說下午繼續等你們答覆。他說下午他有事3點半才回來,讓我們回去等他電話。我們就在這兒等。下午4點多給他打電話他突然又有事回不來了。再次說讓我們等他電話。 我們就在這兒等。今天就等你的答覆。白天沒空晚上也中。等到第二天也會等。 看著他們牆壁上掛的“立警為公”,“牢記職責忠誠履職”,“不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的標語。讓人心冷。 在蚊子的大合唱中用手機寫下這段文字以作備忘。

張維玉律師: @平安鄭州 不要太傲慢(7•15要求瞭解姬來松案件案情) 2014年7月13日,與姬來松律師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案件(批捕以尋釁滋事)辦案警員黃劍、劉濤聯繫今天前往瞭解案情,重點瞭解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或尋釁滋事是如何危害國家安全。 黃劍告知今日9:30後到位於鄭州市管城區紫辰路與紫東路口南200米,二裡崗分局治安大隊。劉濤稱今日不見得有時間,今日再聯繫。 今天上午8:20與姬來松律師另一辯護人@劉書慶律師 從賓館出發。9:25到約定地點。9:30致電黃劍警官。黃劍警官接待我們,稱姬來松妻子已經委託兩位辯護人,按照規定只能有兩位辯護人。並稱,他只是負責接待律師,並不瞭解案情。我們提出姬來松妻子已經明確與前任辯護人解除辯護委託,重新委託我們作為辯護人。我們聯繫姬來松妻子前來書寫解除前期辯護人聲明,同時,要求聯繫聯繫瞭解案情的警官接待我們,為我們說明基本案情。黃劍警官稱包括劉濤在內他們都不瞭解案情,需要跟領導請示。 從10:00左右開始聯繫領導,到中午13:00領導都沒有給黃劍警官說明我們可以從哪裡得到案情資訊。黃劍警官稱下午三點半有另一案件需要處理,讓我們回去等。我與劉書慶律師堅持在治安大隊等待答覆。16:40左右劉書慶律師又致電黃劍警官瞭解請示領導情況。黃劍警官還是要求回去等待,電話聯繫。我告知荒涼警官,領導不要扯淡,這樣對誰都不好。我們會堅持等待直到有瞭解案情的抱著琵琶遮著面的警官出現接待我們,並告知我們基本案情。【難道又是一個不眠之夜?】
16/7/2014 [新公民運動] 龐琨律師:鄭州十君子被抓,我們能做什麼?

一、請幫忙!給常伯陽律師寫封信或明信片,內容請簡單,純粹的問候,用明信片寄掛號信形式瞭解情況。地址:河南省滎陽市古滎鎮古須路鄭州市第三看守所B25) 常伯陽收 郵編:450100
二、請幫忙!給鄭州市公安局局長黃保衛寫封信或明信片,內容請簡單,純粹的質問為何要迫害公民和律師,用明信片寄掛號信形式瞭解情況。地址:河南省鄭州市北二七路11號鄭州市公安局) 黃保衛收 郵編:450100
三、請幫忙,請登錄鄭州市公安局的網站http://www.zhengzhouga.gov.cn/ 點擊左邊欄的政府資訊公開,並申請你感興趣的內容,如鄭州一年交警罰款是多少,花哪裡去了,鄭州一年刑事立案數量是多少,發生量是多少,破案比率是多少,總之你想得到的都申請公開,以上申請也可以用紙質的列印過郵寄給鄭州市公安局。位址同第二條,郵寄時標明”政府資訊公開“,這些保留好證據,如21天沒有收到答覆,就起訴或者申請覆議。

16/7/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六四公祭參與者孟曉東被抓捕

各地公民繼續前往河南省鄭州市,聲援因參與六四公祭活動而遭刑拘的人士。參與連署聲援的商丘市訪民孟曉東,週二(15日)在鄭州被秘密抓走。同一日,上海有至少有2名訪民,因上訪而遭拘留。

16/7/2014 [維權網] 鄭州案通報:維權人士孟曉東今晨被帶走

河南維權人士孟曉東今天(2014年7月15日星期二)早晨約6點被鄭州市四名便衣抓走!據瞭解來人沒有著裝,三男一女沒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續把孟曉東強行帶走。孟曉東現被關押在鄭州滎陽市公安分局。據孟曉東講,他問:“為什麼抓我?什麼時候放人?”,滎陽公安局的人說他們在等鄭州市局來人,不知道為什麼抓他,他們只負責抓人。可見鄭州公安抓人的隨意性。這是河南鄭州今年5月抓捕賈靈敏、劉地偉、常伯陽、姬來松等十餘人以來,仍瘋狂作惡。


劉家財

19/7/2014 [新公民運動] 劉家財案本月23號開庭

吳魁明:剛剛收到宜昌中院法官的通知,劉家財案開庭時間:2014年7月23日上午9:30,地點:宜昌市夷陵區人民法院,106法庭。不公開審理。

梁頌基

18/7/2014 [中國人權] 捍衛正義與人權是每個公民的責任——記前去旁聽梁頌基案的遭遇(李小玲)

2014年1月4日,梁頌基(廣州圈內朋友昵稱其為“阿基”)在家裡和朋友們聊天,警方(其中十幾個人著便裝)在沒有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要求進入其家中,因為沒有合法手續,遭阿基拒絕。警方不依不饒,硬要進入,於是阿基從門縫回敬了一盆冷水。於是,阿基以“妨礙公務罪”被逮捕 。

趙楓生

18/7/2014 [自由亞洲電台] 趙楓生獄中被毆當局推諉

在湖南衡陽,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維權人士趙楓生在看守所內被毆打,律師為他討說法,看守所方卻百般推諉。趙楓生的妻子全海燕週四向本台表示:“他跟律師說有內傷、耳朵很疼痛。我早兩個星期在電視上會見他的,但是在電視會見上他並沒有說這個事情,而且當時也不能說這個事情,不能給家屬消息。電視會見有人監視他,我這邊也有人監視,他沒法說。我今天舉了個牌子,在看守所抗議。我的律師打了電話給檢察官,但檢察官那邊沒人接聽,看守所那邊的所長也不在。一個教導員說給趙楓生檢查了,他沒事。律師要求給趙楓生換一個房間,但教導員說每個看守所的房間都有殺人犯,趙楓生隨時都有危險。”全海燕還表示,丈夫被捕後,他們的幼女只在開庭時見過爸爸幾分鐘,之後只能經螢幕會見。“我女兒一歲多,只在開庭見過面,見過幾分鐘,其他時間都是電視會見的。”

趟楓生獄中兩遭毆打 律師抗議

17/7/2014 [維權網] 趙楓生獄中兩次遭毆打 代理律師向檢察院舉報

陳以軒律師:今天去衡陽縣看守所會見趙楓生,其反應5月30日,7月5日兩次遭到分別同監邱德旺,謝竹溪的毆打,我要其之後一定要保證其合法權益,政治犯是無罪,他們也認同。請大家在微博上@湖南檢察 舉報檢察官離崗瀆職。從趙楓生代理律師陳以軒律師處獲悉:趙楓生獄中兩次遭毆打,代理律師向駐監檢察官反應情況,檢察官竟然不在崗。陳以軒律師在微信中稱:“今天(2014年7月16日星期三)去衡陽縣看守所會見趙楓生,其反應5月30日,7月5日兩次遭到分別同監邱德旺,謝竹溪的毆打。但是我兩次投訴後說相關人員都調離看守所,後來我向駐監檢察官反應,不在崗,打電話掛斷以後再也沒人接。反倒是後來去看守所指導員反應挺客氣的,表示之前就第一時間調查了。我要去其之後一定要保證其合法權益,政治犯是無罪,他們也認同。請大家在微博上@湖南檢察  舉報以下檢察官離崗瀆職。”


李化平

16/7/2014 [新公民運動] 李化平起訴書

被告人李化平,男,1966年9月6日出生,身份證510102196609066591,漢族,湖南省漣源市人,大學文化,自由職業,住上海市楊浦區武夷路75弄3日202室,戶籍地湖南株洲市荷塘區向陽村居委會向陽二村省地礦局區測四隊集體宿舍,被告人李化平因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於2013年8月12日被合肥市公安局蜀山分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18日經本院批准逮捕,由合肥市公安局蜀山分局執行逮捕。 本案由合肥市公安局蜀山分局偵查終結,以被告人李化平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與2013年11月18日移送本院審查起訴,本院受理後,與2013年11月19日已告知被告人有權委託辯護人,依法訊問了被告人,審查了全部案件材料,期間,本案退回偵查機關補充偵查二次,依法延長審查起訴期限二次。

15/7/2014 [Chinachange] 李化平起訴書 英文翻譯

張雪忠: 李化平案將於2014年7月18日召開庭前會議,屆時可能會確定開庭時間。”


浦志強

15/7/2014 [維權網] 緊急關注:律師浦志強獄中健康堪憂 律師三次提出取保候審被拒

六四前夕遭拘押後被批捕的大陸著名律師浦志強近日傳出獄中健康惡化的消息,令外界十分擔憂。據悉,此前其代理律師張思之三次為其提出取保候審請求均遭當局拒絕。據來自網路的張思之律師的消息:“本來他(浦志強)就有比較嚴重的糖尿病,現在又有了我以前不知道的前列腺炎,相當嚴重,因此引起了浮腫。……這個情況就更嚴重一些,因為如果再發展下去的話,將造成腎方面的問題,比如腎衰竭。所以情況是嚴重的,我們曾經三次提出取保候審,但都未被批准。”本網對浦志強在獄中的身體狀況極為擔憂,並將繼續高度關注。同時,強烈要求中共當局從最起碼的人道主義出發,立即給予浦志強取保候審,以避免曹順利悲劇再次發生。

 

黃文勳、袁小華、袁奉初黃文勳

16/7/2014 [新公民運動] 劉士輝律師:黃文勳未經審判就判了4年

袁曉華、袁奉初和黃文勳等巡迴舉牌要求官員財產公示,於去年5月25日在湖北赤壁被抓捕。人權律師劉士輝透露,黃文勳未經審判就判了4年
劉士輝:我不得不遺憾地告訴大家:鄭建偉看到黃子(黃文勳)被判四年判決書的消息是真的。剛才謝文飛給我電話,他說他剛跟鄭律師進行了溝通,鄭建偉律師證實是真的,但是意思是不要外傳。該判決書系出現在劉萍的案卷裡。鄭律師閱卷時看到的。對於鄭律師的擔心,我覺得凡是生活在極權國家的人們都能理解。
我發佈的上述消息,我對我聽到謝文飛給我電話所談及的內容的真實性負責任。謝文飛只對他曾經跟鄭建偉律師通電話並且鄭律師承認在劉萍案卷裡看到了對於黃子的判決書這一事實的真實性負責任。鄭律師只對他曾經在劉萍案卷裡看到了黃子的四年徒刑的判決書的真實性負責任。儘管沒有形成音像資料,但是沒有音像資料,不等於沒有證據。儘管鄭律師不願意外傳,遺憾沒有拍到照片,但那是傳播意願問題,不是事實本身存在與否的問題。我覺得沒有拍到照片,是因為法官制止,措手不及。我現在違背鄭律師的意願,將此消息付諸傳播,是因為這是一件凝聚了廣泛關注的社會事件。既然是社會事件,就不是一個人可以決定可不可以公開的事情,應該對公眾的知情權負責!毫無疑問,該新聞具有爆炸性。它的爆炸性不僅僅體現在未審先判。其實在極權國家未審先判並不陌生,只不過表現得比較隱性罷了。爆炸性還體現在,這麼重要的天機居然被不經意間洩露了!這才是更重要的新聞點。

16/7/2014 [自由亞洲電台] 黃文勳涉煽顛罪未審訊判監4年

律師吳魁明,透過微信向記者表示,與黃文勳一同被捕和同一控罪的袁小華,其代表律師盧京美週二下午致電案件的負責法官,對方稱絕對不會未審先判,會在適當時間開庭。經常參與民間活動的黃文勳,去年5月在湖北省赤壁市政府前,展開宣傳民主的活動時,與參與者袁奉初、陳劍雄、李銀莉、袁小華等人被帶走。及後,黃文勳和袁奉初、袁小華遭到刑拘,罪名是“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3人被關押1年多時間,開庭時間一改再改,還未正式開庭。

16/7/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律師曝維權者被未審先判引關注

黃文勳的代理律師梁小軍週二告訴本台記者,在得知這個消息後,已和赤壁法院的法官取得聯繫,也需要再向鄭建偉律師核實。“這個消息未經核實,我還要給鄭建偉打個電話問他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們這邊的律師已經和赤壁的法官聯繫了,赤壁的法官說這個案子根本沒有開庭,正在等待合適的時間,然後再通知我們。秘密開庭秘密判決的事情是不應該發生,也基本上是不可能發生的。”對於為什麼對黃文勳的判決書會出現在劉萍的案卷裡,劉士輝律師表示:“顯然是很荒唐和荒謬的事情,從法律上講這是不可解釋的。但從司法不獨立的現狀來說,制度環境來說,他們可能作為同類案件的參照,而把它放在這裡面,但他們不慎把這個天機洩露了,把不該讓外界看到的,讓律師看到了。現在還沒有開庭,判決書就已經出來了,這顯然是違法的。”


高智晟

16/7/2014 [自由亞洲電台] 高智晟下月出獄家屬感壓力

高智晟岳父耿雲傑週二(15日)表示,家人在等獄方通知,至今沒聽到出獄安排,他希望能與女婿見面,但不知道當局怎樣處理。自上次探監後,已1年多沒有消息。雖然他住在烏魯木齊,沙雅監獄仍然路途遙遠,他們要等通知才決定怎樣。陝北的兄長高智義指,他不方便說話,並隨即掛線。在山東的姐姐高豔芳亦指,從家人處得知,其弟下月初刑滿,聽到這個消息,心情當然好些,她已有8年沒見過弟弟。由於陝北的兄長負責聯絡有關部門,近日她沒有致電家人查詢,不清楚出獄的情況,國保沒有就此事找她談話。


沈勇平

16/7/2014 [新公民運動] 沈勇平微笑面對鐵窗

【80後沈勇平的“憲政夢”】看守所內的沈勇平始終面帶微笑,作為北大法律系畢業的他在出版行業本可衣食無憂,在著書之餘感覺“人總應該有個追求”,2013年6月毅然募捐做了“百年憲政”的製片人。他在努力這實現他的理想,卻改變了他的生活。“進了看守所我反而平靜了,我沒有罪,無論什麼結果,我都勇敢去面對。”

王建民,咼中校

14/7/2014 [博訊]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過“口袋罪”(姜維平)

5月31日,在深圳被刑事拘留的記者王建民與咼中校,至今已過37天,他們兩人都已於近日被當地檢察機關批捕,依內地法律規定,可能要判刑,官方名義上指控他們的罪名是“非法經營”,但裝入這一“口袋罪”的真實原因在於,由他們編輯,出版和發行的時政雜誌《新維月刊》與《臉譜》,曾大量披露廣東地方官場的腐敗現象,並在近期刊發有關文章,批評“團派能說不能做”,這可能激怒了中共團派大將胡春華,但也人透露說,是香港某網路黨媒的權勢人物因個人成見與王的民事糾紛而栽贓陷害,但不論如何,深圳警方的確是抓住了兩位資深媒體人士的把柄,並要依“法”懲處,殺雞儆猴。
依據目前得到的消息,王建民和咼中校不過是賣了不足一千本的雜誌,營業額較小,檢方既便硬要追訴,也大概只能判個一年半載的,說不定還可以判緩刑,不過,經濟上可能將被重罰,這樣做的目的是打壓日益增多的香港政論刊物,眼下,這一事件的走向還不太清晰,但他們肯定要上法庭,由深圳警方迫不急待地發消息可以看出,他們很在乎此案的警示作用,好像在宣告:文人們,你們在香港辦刊物揭短,我們臉上掛不住,雖然很生氣,但考慮香港的特殊性,也不會查封公司,更不便到那裡抓人,這令我們忍無可忍,咽不下這口氣,只要你們進了內地,在我這一畝三分地上出現,我們就不客氣了。
假如王建民判刑半年或一年,依據我經歷的故事,他將在深圳看守所裡服刑,那樣較之多數判重刑發往監獄的囚徒,要輕鬆一些,但冤獄對正常人的心理打擊和記憶烙印,非語言所能形容,不僅親眼所見失去自由的人們的慘況,而且倍感人情冷暖和世事變遷,特別是受到酷吏和獄霸的污辱,盤剝,以及不良律師的欺詐,都從根本上顛覆了自己的世界觀和價值觀,對過去的人生及未來均有全新的認識,也許王建民會變得更加堅強,但絕對不會再像以前那樣,善良地誤以為溫情細雨地批評官員,就會安然無事,總之,面對一個專制政權,最危險的職業莫過於辦雜誌。
因此,王建民,咼中校一案已成為廣東地方貪官污吏的出氣筒,反過來,由於他們的知名度和讀者的關注度,又嚴重地撕裂了老百姓對明天的夢想,同時,這一事件還加劇港人和媒體的恐慌,使香港的形勢變得更不安定,給國際社會留下更多的口實,但官員們不在乎,他們有意用不斷製造轟動性新聞的辦法,轉移廉政風暴的波及,正如深圳的“磁懸浮事件”一樣,官員希望民眾大鬧,以抵消上級對官員貪腐的追查,並增加領導對自己的重視和依賴程度。這種玩法整人的鬧劇,正在把中國引向全面的崩潰和動亂,而最終貪官污吏將搬起巨石砸傷自己的腳。


王燕

20/7/2014 [六四天網] 見義勇為算妨礙公務 北京月底開審王燕

2014年2月21日,王燕等人自稱應北京市公安局豐台分局之約,來到豐台分局找領導,解決各自曾經被豐台分局警察打傷的問題。從上午等到下午,訪民連信訪接待的地方都不許呆,只好守候在豐台分局大門口。訪民中那個七八十歲的老太太楊君儉等不及了,高喊:打斷五根肋骨,三年不沒有解決,求見局長。警察陳建跑來阻止,他把老太拽翻在地,想繼續拖走,王燕挺身而出,上前制止陳建的野蠻行為,同陳建發生衝突【四川王燕家人籲查辦北京豐台區兩警官】。現在,王燕被豐台區檢察院以妨害公務罪起訴到了豐台區法院,定於7月29日上午開庭,歡迎訪民和其他民眾圍觀。
王燕的辯護人——北京市橋律師事務所律師  李靜林

張桂花

19/7/2014 [維權網] 四川西昌訪民張桂花“妨礙公務”案二審被發回重審(圖)

2014年7月17日下午,四川西昌以“妨礙公務”罪一審被判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二年的訪民張桂花,拿到涼山中院做出的二審裁定,她的案子被發回一審法院重新審理。據張桂花說:我因不服西昌市人民法院於2014年4月22日,對我以“妨害公務罪”作出的“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二年”的刑事判決,向四川省涼山中院提出上訴。2014年7月初,涼山中院通知我7月9日開庭,開庭前,擔任二審的代理審判員郝彥兵問我是否有新的證據提交?我將2014年2月18日西昌市法院開庭審理該案時,弄虛作假的12分鐘影像視頻資料,提供給審判員郝彥兵。

丁亞軍

18/7/2014 [民生觀察] 被批捕的黑龍江訪民丁亞軍的代理人前往檢察院閱卷

2014-7-16下午,遼寧維權訪民盛蘭福、黑龍江王清臣作為黑龍江訪民丁亞軍涉嫌“尋釁滋事”一案的公民代理人,到西城區檢察院閱卷。(兩訪民到檢察院要求做被批捕訪民丁亞軍的公民代理人
據盛蘭福講述,由於丁亞軍經濟拮据,請不起律師,丁亞軍的哥哥來京不便,經丁亞軍的哥哥授權為丁亞軍辯護。經過多次和檢察院交涉,昨天終於獲得了查閱丁亞軍案卷的權利,並摘抄了部分內容。他們從案卷中得知,北京市西城區檢察院批准逮捕丁亞軍的理由是“丁亞軍為製造影響抛灑上訪材料,擾亂公共場所秩序,在京無固定住所,主觀惡意明顯,社會危害性大”故以“尋釁滋事罪”批准逮捕。盛蘭福說,根據卷宗的材料,丁亞軍明顯沒有涉嫌任何犯罪的事實和證據,對丁亞軍採取的強制措施純屬濫用公權力。同時盛蘭福和王清臣作為丁亞軍的辯護代理人向檢察院提出,本著遵循法律公平正義的原則,依法解除對丁亞軍的強制措施。

 

 


 [刑事拘留、行政拘留、失蹤、軟禁、監視居住或帶走傳訊]

呂耿松

20/7/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浙江異議人士呂耿松被拒見律師 丁錫奎受聘下周交“取保候審”申請

浙江民主黨人呂耿松7月上旬被杭州警方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刑拘後,其家人委託的北京莫少平律師事務所丁錫奎律師星期四(7月17日)前往杭州看守所要求回家當事人,被辦案單位以“涉及國家秘密”為由,不准會見。星期六,已回到北京的丁律師對本台表示,將于本周向公安提交“取保候審”申請書。

19/7/2014 [參與] 陳樹慶:呂耿松案律師會見受阻

中國民主黨人、傑出的維權鬥士呂耿松先生自2014年7月7號被杭州警方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後,受到了各方的廣泛關注。7月16日下午,北京莫少平律師事務所的丁錫奎大律師專程趕到杭州,接受了呂耿松先生家屬的委託,作為呂耿松先生再次遭受政治迫害案的辯護人(注:呂耿松先生曾于2007年8月24日被抄家拘捕,2008年2月5日,被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於2011年8月23日刑滿釋放)。
7月17日上午9時30分左右,丁錫奎律師在呂夫人汪雪娥女士的陪同下,專程趕到了位於杭州市北郊余杭區仁和鎮運溪路36號的杭州市看守所,看守所接待警官說律師會見呂耿松必須經辦案機關同意。為此,丁律師馬不停蹄地趕回杭州城南的杭州市公安局,找到了經辦本案的杭州市國保支隊,當時負責接洽的鄭警官說要向領導彙報討論後,才能決定能否讓律師會見呂耿松先生,並承諾儘快會給律師答覆。
當日下午近15時,丁律師再次來到杭州市公安局,由蔡警官負責向丁律師答覆,交給了丁律師一張台頭為杭州市公安局的《不准予會見犯罪嫌疑人決定書》,決定書上說:因呂耿松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屬於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會見可能洩露國家秘密或有礙偵查,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三十七條之規定,決定不准予申請人會見犯罪嫌疑人呂耿松。
丁錫奎律師今天下午已經坐高鐵動車返回北京,在告別呂耿松先生的家屬、朋友時,丁律師說:呂耿松先生和平理性地替百姓維權、推動國家民主法治進步,取保候審不存在社會危害性,他準備為呂耿松先生儘快向辦案機關杭州市公安局提交《取保候審申請書》,爭取呂耿松先生早日獲釋。
呂耿松先生目前羈押杭州市看守所。通信地址:杭州市看守所,杭州余杭區58號信箱1-4室,郵編311107,呂耿松收。


張小玉、許有臣

20/7/2014 [參與] 女訪民張小玉反暴力劫訪,奪水果刀捅死國保

近日在河南焦作,女訪民張小玉在防衛截訪國保暴力執法中,將一名國保用水果刀捅死。張小玉夫婦被當地公安、國保在北京抓捕後押解河南焦作,在押解過程中發生爭持衝突,押解人員群毆張小玉夫婦,張小玉情急之下用水果刀將國保捅死。公安現在也限制了張小玉的丈夫許有臣人身自由。

據先前和張小玉丈夫通過話的知情人講:現在公安說水果刀是張小玉的。訪民在被截訪押解的過程中,如同犯人一樣被高度警戒,之前會被搜身,有些甚至被捆綁,根本就不會有能威脅到國保的器具,更不用說是水果刀了。張小玉的丈夫在訪民中是出了名的老實人。根本不會搏鬥。幾個公安,國保,協警,還有一定的武裝,押解一對老實巴交的訪民夫婦。如何能讓訪民有反抗逃跑的機會?而且知情人明確的講:刀是公安人員的,是在扭打過程中被張小玉拿到,張小玉在情急之下捅到了在混亂中打人的國保。現在公安局咬定刀是張小玉的。知情人告知,國保肯定是被捅死了。
河南焦作女訪民張小玉,是位熱心腸,樂意助人。經常幫助在京訪民寫材料,同時也非常勇敢,在紀念趙紫陽的活動中被毆打,斷了幾根肋骨。張小玉上訪很勇敢,也很堅韌。經常以公開信的方式給博訊投稿呼喚社會正義,而且都是實名投稿,實名在網路發表舉報材料對貪官污吏進行揭露。
更多案情:
7月19日上午9時30分左右,焦作市中站區刑警隊隊長張保國到河南焦作訪民張小玉之子許天龍家中,告知其父母在7月17日捅死一名警察,案件還在調查。“我父母是在7月17日回到焦作的,此前一個月他們一直在北京上訪。但他們回到焦作後,我一直沒見過他們。”許天龍告訴媒體。代理過張小玉案的律師常瑋平向澎湃新聞透露,7月17日下午6點,張小玉打電話給他,稱他們已經從北京回來,但剛出焦作站就被焦作市中站區派出所工作人員徐昭海限制人身自由,而且當時並沒有出具任何法律文書。
常瑋平還介紹稱,17年前,張小玉家從焦作市中站區一集體組織中收購一煤礦,後強行被該組織收回,損失近7000噸煤。此後,張小玉一家提起訴訟,法院判決勝訴,但至今無人賠償張小玉的經濟損失,她便開始了上訪之路。 “張保國通報這件事後,沒有告知我案件的具體情況,也沒有給我任何書面材料。我提出來想去看看他們,但他以案件正在調查為由拒絕。”許天龍告訴澎湃新聞。許天龍還表示,7月18日晚,他去媽媽家時發現窗戶被撬,電腦等財物盡失。他報警後,也沒有民警出警。
焦作市中站區刑警隊及張保國向媒體確認,張小玉確實捅死了警察,但對其他案件細節,其均以不瞭解為由拒絕透露。公安現在也限制了張小玉的丈夫許某人身自由。刀是公安人員的,是在扭打過程中被張小玉拿到,張小玉在情急之下捅到了在混亂中打人的國保。現在公安局咬定刀是張小玉的。她的二兒子的朋友電話稱,19號晚8點左右,張小玉次子已被帶走,目前仍讓沒有回來,家屬電話13007652064、13303913605。目前常瑋平律師13581716984已經前往焦作。

20/7/2014 [參與] 弱女張小玉緣何捅死國寶?(劉紅霞)

20/7/2014 [民生觀察] 河南訪民張小玉回鄉後被控制 警方稱她“捅人了”


賈榀

17/7/2014 [自由亞洲電台] 維權人士參與香港七一遊行入境後失聯

廣州維權人士賈榀上月30日出境到香港,並參加“七一”遊行。7月15日,他從深圳口岸入境後,失去聯繫。有知情人表示,賈榀出境前曾遭到國保的威脅,稱若他參與遊行,將會刑拘他。廣州維權人士肖育輝週三告訴記者:“他從香港回到大陸之後和謝文飛聯繫過,讓謝文飛告訴大家他會關機一段時間,讓大家不要擔心,當時是說關機幾個小時。這個消息是昨天我們找他的時候,謝文飛說出來的。如果到現在都沒聯繫上的話,情況就不太好了。因為他當時去香港的時候,國內的國保找過他,說如果他去參加遊行的話,回來就刑拘他,所以他回來我們大家都很關注。”而謝文飛在接受本台記者採訪時稱:“賈榀昨天上午11點左右在深圳順利過關,他跟我聊了一些事情,大家一直問他的下落的話,當局也密切關注他的話,說不定反而對他不利。”

16/7/2014 [民生觀察] 快訊:廣東民主青年賈榀入境後失聯

長期活躍在廣東的民主青年賈榀,在7月15日從深圳羅湖口岸入境後便失去聯繫,據信這與他今年七一前夕前往香港有關。賈榀出生於1989年,今年6月30日他成功出境到達香港旅遊,出境後便遭到了他戶籍所在地國保警察的電話威脅,要求他必須在七一當天兩點之前返回中國,否則將會遭到拘留。賈榀沒有理會國保的無理要求,在香港結束數天行程後又前往泰國旅行。在結束泰國的旅行之後,7月14日賈榀飛抵香港過境。7月15日在深圳羅湖口岸入境回國,後與外界完全失去聯繫。截至發稿時,記者嘗試撥打賈榀的電話依然是關機狀態,而他的各社交媒體帳號也沒有更新記錄。


徐嘉森

16/7/2014 [BBC] 臺北電視節承辦影視人士遭北京扣留

台灣承辦臺北電視節的影視公司總經理在北京出境時遭到扣留。原因尚未完全清楚,有猜測是因臺北電視節曾接受新唐人電視參展有關。遭北京扣留的和展影視公司總經理徐嘉森,其公司是此一電視節的承辦單位。徐嘉森是在上週六於北京機場返台時遭扣留,據指他並未被告之遭限制回台的具體理由。台媒《自由時報》轉述臺北電視節執行長林銅城說,徐嘉森被告之「當局有事要他協助,會再聯繫他」,而他則回到北京家中等電話。台灣海基會說目前正就此一事件向海協會進行瞭解,國民黨立委蔡正元則在臉書上說,徐嘉森通過管道向他求助。據蔡正元說徐嘉森的政治立場偏向綠營,他並表示"除已運作各方管道搜集相關資訊外,已規劃本週四親赴大陸參訪時,順勢瞭解本案相關情形,全力協助"。

16/7/2014 [新唐人] 【老外看中國】製作團隊聲明:為了自由,我們絕對不會退展

 

 


刑鑒、邢望力、刑梅、徐金翠

20/7/2014 [六四天網] 河南聚眾擾亂罪刑拘刑鑒父子 全家6人入獄

2014年7月19日,接到河南息縣刑鑒來自看守所的求助信。大概內容如下:2014年6月29日中午11時許,我和父親邢望力被息縣公安局長謝煥坤、息縣治安大隊張偉、淮河派出所長趙書金等人騙到淮河派出所。謝煥坤單獨和父親談事,大約5分鐘左右,父親大叫一聲:“我挨打了,他們打我!”我沖出去,被派出所民警攔住,帶上手銬,息縣刑警隊四隊薑#將我帶到項店鎮派出所,對我做詢問筆錄,我什麼也沒說。當天下午18時許,他們將我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刑拘,關押在羅山看守所,父親邢望力不知關押在哪裡,姥姥和奶奶被控制……”
另據知情人講:刑梅現在也不在家,聽警察說被關到信陽去了,目前還不知道是什麼罪名。邢鑒自2013年起曾為天網義工【六四天網三記者北京遭刑事拘留】,2014年6月12日20:52:09,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創始人與邢鑒協商後,邢鑒不再擔任天網義工。目前,除刑鑒父子、姐姐、姥姥和奶奶入獄外,刑鑒母親徐金翠尚在河南中牟縣女子監獄服刑【河南入獄訪民徐金翠余刑兩月 繼續申訴】。

 

山東曹縣二十多名基督徒

15/7/2014 [對華援助協會] 山東22名基督徒聚會被指邪教 數十特警抓人及涉誘供逾半數遭拘

本協會獲悉,6月25日, 山東省曹縣警方抓捕二十多名基督徒,被抓者是一家庭教會的樂隊成員,當時在排練唱讚美詩。公安以涉嫌“反黨”及“邪教”等罪名將多數人刑事拘留。被拘留的東明縣大屯村信徒趙偉良委託的兩位律師之一陳建剛星期天(7月13日)告訴記者,從初步掌握的資訊判斷,他的當事人是基督徒,而非 “邪教”成員:“一些弟兄姊妹聚會,然後被抓走。據說這些是‘全範圍教’,但是這些人基本上沒有一個人知道什麼是全範圍教,他們也沒有聽說過什麼叫做‘全範圍’,他們讀的是合格本《聖經》”。記者:現在被刑事拘留了幾個人?回答:我們所瞭解到,的至少有七八個,甚至還要多,還有的沒有聯繫到家屬。趙偉良委託的另一位山東律師付永剛,目前正在曹縣瞭解情況。他周日告訴記者:“6月25日,在曹縣一家工廠,是一位弟兄的工廠內,有22人在唱讚美詩、學樂器,他們被曹縣警方抓走了。當時抓了22人,其中四個人帶著孩子,還有孕婦,這四個人放了,剩下18個人,其中9人被行政拘留,9人被刑事拘留。趙偉良是被刑事拘留的弟兄之一”。付永剛律師于上週六(7月12日)在看守所見到了趙偉良。他說:“昨天我們到看守所會見了當事人,警方認為他們是“全範圍教”,是邪教,對他刑拘”。

15/7/2014 [對華援助協會] 山東菏澤再現“曹縣教案”,律師組團前往營救被抓信徒

山東省菏澤市曹縣,古稱曹州。百年前曹州教案,義和團由此而起。百年後的今日——2014年6月25日, 曹縣警方抓捕了20多名基督徒,誣以“反黨邪教”罪名刑拘。被抓的多人是教會的樂隊成員,當天在排練讚美詩歌。幾十名警察和當地政府機關官員沖進來,把二十多個人全部抓到派出所,並且很快把他們送進看守所。部分人受到行政拘留的處罰,其餘是刑事拘留。到今天為止,還有十幾個人被刑事拘留。“百年輪回— 曹州教案律師關注團” 已經成立,部分律師已經奔赴曹縣辦案。律師團成員:李貴生,趙永林,王朝嶧,付永剛,劉書慶,劉連賀,張海,荊高傳,王學明,劉金濱,岳金福,鄭湘,陳建剛等,其餘律師集結中。

下面是部分被刑拘的基督徒:

1. 當事人趙偉良,刑事拘留,山東東明縣大屯村。家屬姓名劉翠平,是當事人的妻子,電話13061530187。辯護律師付永剛 133-5666-5933;陳建剛 13381367825;
2. 當事人唐汝,刑事拘留,山東東明縣大屯村。家屬姓名趙良,是當事人的丈夫,電話15552387907。辯護律師劉書慶 13355415256;李貴生 13985500061;
3. 當事人張慧玉,刑事拘留。河南濮陽縣海通鄉後雙苗村人。家屬姓名王香雪,是當事人的母親,號碼15239988196。辯護律師岳金福 186-7867-951,岳金福電話 13371531616,15066011777;趙永林 186-0538-6711;
4. 當事人閆喜明,刑事拘留,山東定陶縣東閆村。家屬姓名潘秀芹,號碼15020518849,是當事人妻子。辯護律師:王學明 186-0532-8591,胡貴雲 151-1026-6832;
5. 當事人蘇全剛,刑事拘留,山東曹縣桃源集鎮堿廠村人。家屬姓名魏霜梅,是當事人妻子,號碼18264042303。辯護律師劉金濱 138-6440-4483;劉連賀 150-2206-8219,132-1210-9087;
6. 當事人成洪蓬,刑事拘留。山東定陶縣半堤鎮潘寺村。辯護律師許桂娟 158-6421-8902;王朝嶧 133-0859-3131;
7. 當事人李忠起,山東曹縣桃源集鎮常廟李街行政村,電話18338176212。辯護律師張海 電話133-5542-8671;荊高傳 13156370291


 

海來布哈

19/7/2014 [六四天網] 江蘇警方抓捕死亡彝族工人親屬 強令獄中談判

今天上午,死亡彝族工人海來布支的親屬【江蘇國企違法用工 彝族工人猝死】來電稱,昨天下午晚些時候,江蘇鹽城市濱海縣警方將死亡彝族工人海來布支的兄長海來布哈抓捕,宣佈對其拘留。警方告知海來布支的其它親屬,今天會讓其它親屬與海來布哈在警方指定地點見面,要求家屬勸說海來布哈接受警方與施工方華北建設日前開出的條件,用5萬元人民幣了結海來布支死亡賠償事宜。如果海來布哈接受這一結果,今天就可以釋放海來布哈。


 

 

余建鳳

18/7/2014 [維權網] 廣東清遠維權人余建鳳北京索要手機被以“敲詐勒索”刑拘

廣東清遠維權人士余建鳳,因到看守所去索要兩會期間,被刑拘時扣押在看守所的手機登物品時,被送往馬家樓,後被當局接回,於2014年7月4日,由廣東省陽山縣公安局以“敲詐勒索”罪名刑事拘留,現關押在陽山縣看守所,具體怎麼敲詐勒索目前還不清楚。據維權人士介紹:余建鳳因年幼的女兒被強姦後的一系列判決和處置不公而上訪維權,據說他女兒當時成績非常優秀,但因被強姦而被開除學籍,她自己於2013年因網路上楊言要“炸政府”被警方控制20小時後罰款300元後釋放,在維權的過程中,不計個人利益,多次積極勇敢參與各種公共維權事件,監督政府執法,並因此受到多次暴力毆打和非法拘禁,家裡人也受到各種恐嚇威脅,生活也變得窮困潦倒。但是,她依然沒有後悔和退縮,始終堅定公共維權的第一線。羊城晚報於2013年9月30日以《女兒遭強姦學校逼轉學 她揚言炸政府只為討公道》對她的悲慘遭遇進行了較為詳細的報導【http://gd.qq.com/a/20130930/002160.htm】

 


小訪民胖胖

16/7/2014 [民生觀察] 七位愛心人士尋找“失蹤”的小訪民胖胖 今晚露宿街頭

2014-07-15 早七點右七位愛心人士馬波、劉純寶、孫立勇、毛淑芳春、應立剛、雷建芾、沈福田從不同住地前去北京市治安總隊,尋找胖胖(七歲自閉症小訪民胖胖被警察帶走後“失蹤” ),經大興督察來電說讓我們去前門大街派出所找胖胖。可前門大街派出所龐所長說與他們無關。讓我們去北京市未成年救助保護中心看是誰辦的手續,就管誰要孩子。我們七位愛心人士又前往未成年救助保護中心。中心主任不告知是誰與他們辦理手續。又找來一名警察,警號為004178告知我們在這裡等待。他與有關部門聯繫。七位愛心人士在未成年救助保護中心大門外迎著雨,露宿街頭現己晚22點30無果。請有正義好心人士關注!!!

 

 


 [取保候審,獲釋,刑滿出獄]

劉修召

18/7/2014 [民生觀察] 重慶劉修召被以妨害公務罪判刑9個月 出獄盼知妻子下落

2013年11月,本工作室報導了重慶維權人劉修召在北京被逮捕的消息(重慶維權人劉修召被朝陽公安分局以妨礙公務罪逮捕)。今天上午,剛剛出獄不久的劉修召聯繫上本工作室介紹了他的情況。劉修召說,因為這件事,他被北京朝陽法院以妨害公務罪判刑9個月,今年7月11日出獄時,被重慶璧山區政府帶回了重慶,安排在一小旅館內,出門都得向政府報告。出獄後,劉修召一直想聯繫在山東的妻子李玉,但一直聯繫不上,據說同為上訪人的李玉也被關著。2013年10月12日徐彩虹等三訪民狀告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在朝陽法院開庭,劉修召與眾訪民到朝陽法院聲援和旁聽遭拒,並遭到警察驅趕,與警察發生衝突,結果於當天被抓。


殷玉生(雨聲)

20/7/2014 [維權網] 殷玉生(雨聲)以取保候審獲釋(圖)

經過各地維權人士和律師的艱苦抗爭,鄭州案出現最新進展,被羈押在洛陽看守所的殷玉生(雨聲)於今天(2014年7月19日)上午獲釋,為取保候審。
殷玉生的父親和維權人士華春輝到洛陽看守所迎接他。
殷玉生:筆名雨聲,記者,前八九學生,洛陽人。曾因報導“我爸是李剛”被工作單位解聘。出席2.2公祭現場。6月21日在大連機場被當地警方抓獲,無證關押至7月1日,始移交鄭州警方帶回河南,當晚正式刑拘,現羈押於洛陽市看守所。

20/7/2014 [新公民運動] 記者雨聲獲釋

19/7/2014 [維權網] 殷玉生(雨聲)剛剛獲釋(圖)


段淑蘭、吳繼新

15/7/2014 [自由亞洲電台] 紀念六四刑拘2訪民獲取保

左圖:河北訪民段淑蘭被當局指在北京拉橫幅紀今六四被刑拘,7月11日獲取保候審。右圖:江蘇訪民吳繼新亦是同樣指控,6月4日在北京被警方刑拘,拘留37天后取保候審。(照片來自民生觀察)
剛獲釋的段淑蘭週一(14日)表示,當天她在北京府右街附近被警察拘捕,然後被刑事拘留,關押在東城區看守所,週五她被取保候審1年。她又指,警方用照片做證據,指她5月初與數名訪民在永定門一花園,拉橫幅紀念六四25周年,因此要刑拘,當時還有數名不認識訪民一起拉橫幅,不清楚他們有否被拘留。警方對她說,取保期間不能犯事,否則會被判刑,但她仍可在北京上訪。段淑蘭說: 它(警方)的原因就是說,我那個橫幅寫“紀念六四25周年”。提審了,他們提審時跟我說,你那個定罪為尋釁滋事罪。段淑蘭因子女被殺問題上訪10年,第1次被刑拘。

另一名江蘇訪民吳繼新,疑5月底在北京與訪民拉橫幅悼念六四,同在6月4日被警方拘捕,刑拘後同在週五獲取保候審。吳繼新指出,他也在周年日晚上,被警方在北京拘捕,當天他沒有做什麼,當局指他在5月中旬拉紀念六四橫幅,他記不清楚有此事,警方說有照片為證,並有他的名字及電話。他被拘留當天,看守所曾因內部電腦沒有他的名字,不能羈押他,其後由警方加辦手續拘留,他認為警方可能搞錯,原本不是拘留他。吳繼新說: 看守所電腦裡面沒有我,沒有我的名字打不出來,打開電腦找不到我,而且看守所說都沒有。結果是公安強簽,我說這裡也不行,網上沒有我(名字),他們(警方)加手續拘留。吳繼新因私人企業稅務問題自06年上訪,曾被拘留4次。勞教1次,多次關押黑監獄。

 

金麗麗

16/7/2014 [維權網] 維權人士金麗麗紀念六四遭刑拘今獲釋,看守所內嚴重受傷(圖)

因為六月初參加在京訪民紀念六四25周年活動於2014年6月9日被北京警方刑拘的浙江上訪維權人士金麗麗在被關押32天后於7月11日獲釋,因為在看守所內遭警察推搡致腿部嚴重受傷,釋放後無法自主走出看守所,看守所通知當地駐京辦把她接走,於7月12日被押回原籍後,當地政府人員把她扔在家們口後逃之夭夭。據本網資訊員瞭解,再次遭公權殘害的她有可能再次坐上輪椅。

18/7/2014 [自由亞洲電台] 訪民金麗麗獲取保候審

被指在蘆溝橋參加活動而遭刑拘逾一個月的浙江殘疾訪民金麗麗,上週五(11日)獲取保候審。浙江樂清巿訪民金麗麗向本台表示,事發時她正在北京上訪,豐台區派出所警察6月9日到她北京的住處把她抓走,期間警察拉傷她早前受傷的腿,去到朱家墳派出所不能走路,其後關押豐台區看守所,有人幫忙洗澡、穿衣等,看守所曾給她藥物,但不肯告訴她藥名,她拒絶服食。她又指,警方起初以她涉嫌紀念六四事件25周年拘捕她,但她沒有參加任何六四活動,警方改以她在5月底,曾到抗戰雕塑公園旁的蘆溝橋活動,並與其他訪民合照為由以涉嫌擾亂社會秩序罪刑拘她。金麗麗指,其實她經常到那裡看風景,那次是一個人去,下午有一批訪民來到,大家曾合照,並沒有什麼活動。金麗麗說:剛開始把我寫說都是刑事拘留,後來我出來,當局把我改了取保候審。朱家墳派出所警察爬窗進來,把我的腿拉了,我的腿不能走路,又要坐輪椅。

楊桂香

16/7/2014 [維權網] 湖南洪江失地維權農民代表楊桂香出獄

2014年7月15日,因積極參與洪江托口水電站失地農民維權,被當局構陷罪名、違法秘密宣判一年刑期入獄的維權代表楊桂香刑滿出獄。楊桂香是托口一名普通的農村知識婦女,平時與老公在鎮裡開有一家藥店行醫施醫。當局勾結某些勢力在托口所在的沅江上違法修建水電站,不僅不給村民合法合理的補償,而且在補償不到位的情況下強行蓄水發電。楊桂香因積極參與維權行動與上訪,被當局以多個罪名構陷入獄一年,現刑滿釋放。當地村民將繼續堅持維權,討還公道。

許乃來

16/7/2014 [民生觀察] 在京眾訪民看望向美國飆風捐款而被判刑導致殘疾的許乃來

許乃來是天津塘沽人,2013年5月27日與數十維權訪民到美使館,向美國飆風災民捐款獻愛心,被北京朝陽區法院以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2014年6月26日刑滿出獄被地方政府劫持回原籍。由於在獄中遭刑訊逼供,被牢頭獄霸毆打,受到非人的折磨,加之長時間絕食抗議,現在許乃來的雙腿不能行走,胳膊抬不起來,生活不能自理,也無錢看病。7月13日晚行動不便的許乃來在訪友的幫助下來到北京,商議給他籌集醫療款,到醫院做進一步檢查。

16/7/2014 [博訊] 何斌徐彩虹探望許乃來

今天因捐款被尋滋 ,獲罪1年的許乃來,在5月26日刑滿後被秘密帶回天津軟禁一個多月後之,終於與大家取得聯繫,到京與朋友們見面,入獄前身體健康的他,因在獄中受到摧殘,現在要靠輪椅和雙拐才能活動,一人還要撫養年幼的女兒,現無經濟來源的他連出獄後想作個必要的身體檢查的費用都無力承擔!

14/7/2014 [維權網] 天津維權人士許乃來出獄後與大家相聚(圖)

2014年7月13日,天津維權人士許乃來坐輪椅從塘沽來到天津中心公園,久別重逢大家格外親切。在場的所有人看著被迫害致殘的許乃來,心裡都有一種悲傷。大家親切問候許乃來和他的女兒小嚴之,並把去年為6歲小嚴之所捐的1300元現金交給了監護人許乃來,有一位杜大姐送許乃來一付雙拐,現場維權人士繼續為許乃來捐款,這氣氛更使許乃來激動不已。許乃來講述著自己被迫害的經過,他被刑拘後經歷了很多次提審,最長一次提審是4天4夜,不許他閉眼,要他承認到美使館捐款、獻愛心是有目的的,許乃來不承認而遭酷刑。開庭時是警察把他架上法庭,儘管他在庭審中控告自己被刑訊逼供,但法庭對這一違法行為視而不見,沒有人對許乃來被酷刑虐待負責。許被提審的警察毆打、被指使的牢頭獄霸毆打、被非人折磨的許乃來致殘了。監獄裡許乃來在輪椅上度日。

張聖雨

14/7/2014 [維權網] 張聖雨:從狼窩到虎穴——被失蹤40多天的經歷

這是我的第九次行政拘留和第二次刑事拘留。2014年5月31日,我和馬勝芬被廣州市越秀區公安分局以阻礙執行公務的罪名拘留10天。6月11日拘留期滿,我還沒有踏出越秀區拘留所即被海珠區國保帶到昌崗派出所,隨即送到海珠區看守所被告知我因為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說我涉嫌背後指使陸甯、杜龍、呂治明3人在街頭舉牌(表達渴望自由追求民主的心聲)。 開始拘留3天,後來延長至30天。在看守所的訊問室面對國保的訊問,我拒絕承認一切指控。

徐彩虹、何斌

18/7/2014 [維權網] 維權人士徐彩虹刑拘獲釋報東城區看守所見聞

16/7/2014 [中國人權] 何斌東城看守所日記(之一)——“六四”拘留紀實

16/7/2014 [民生觀察] 湖北維權訪民徐彩虹租住屋內被帶走

 

 


[西藏]

塔克 Thabke

19/7/2014 [西藏之聲] 西藏僧人自盡抗議當局限制入寺僧人人數

位於西藏安多甘南州夏河縣境內的拉卜楞寺一名僧人日前上吊自盡,抗議中共政府限制各寺院入寺僧人人數。中共政府對西藏拉蔔楞寺採取嚴厲的管制措施,限制入寺僧人人數,並驅逐未滿18歲的僧人後,引發僧俗民眾的強烈不滿,本月9日,被中共阻止參加拉蔔楞寺僧眾座次行列的年輕僧人塔克,在寺院前方的森林中上吊自盡。一位元消息人士向自由亞洲電臺藏語部透露,西藏僧人塔克自5歲開始在拉蔔楞寺出家為僧,他在自盡前,曾對友人表示,自己在拉蔔楞寺出家已有19年之久,其間一直努力遵紀守法,刻苦學習佛法,但中共當局對寺院實施一系列管制措施後,被阻止參與僧眾座次行列,同時嚴重干擾和破壞宗教修行,因此,自己將會開展一次反對活動,抗議當局限制入寺僧人人數,踐踏宗教信仰等。

18/7/2014 [RFA] Tibetan Monk Hangs Himself in Despair at China’s ‘Interference’

Thabke, aged about 24 and a monk at the Labrang monastery in Sangchu (in Chinese, Xiahe) county in Gansu’s Kanlho (Gannan) Tibetan Autonomous Prefecture, committed suicide on July 9 “by hanging himself from a tree in front of the monastery,” a local source told RFA’s Tibetan Service on Thursday. The source said the incident could not be made public earlier due to “communication restrictions” in Sangchu over the last week. Thabke “had confided to close friends that he wanted to end his life in protest against the imposition of a variety of restrictive regulations and policies,” the source said, speaking on condition of anonymity. Restrictions included limits placed on the number of monks and nuns allowed to be enrolled in monasteries in Sangchu, the source said.

嘉丹培傑、蓋迪、阿措倉.曲扎

19/7/2014 [西藏之聲] 西藏索縣三名藏人遭中共拘捕

遭捕僧人嘉丹培傑
所謂西藏自治區那曲地區索縣境內的三名藏人上周遭到中共公安的拘捕。現居達蘭薩拉的流亡藏人阿旺塔巴向本台介紹說,上週三(7月9日),大批中共公安人員來到西藏那曲地區索縣,強行拘捕了該縣榮布鎮嘎擦倉•僧人嘉丹培傑和尼姑蓋迪,以及阿措倉•曲紮三人,目前仍無法瞭解他們被拘捕的原因和關押地點等具體情況。阿旺塔巴表示,上述藏人被捕後,他們的一位親屬到索縣,向他們送交食物和衣服時,同樣遭到索縣警方的扣押。目前,中共當局向榮布鎮境內部署大批軍警,進行嚴厲管制。

遭捕尼姑蓋迪(本文圖片來自西藏快報)

據瞭解,被拘捕的西藏僧人嘉丹培傑,現年29歲,尼姑蓋迪,現年52歲,他倆的父親名叫旺堆,母親名叫拉巴;另一名遭捕藏人阿措倉•曲紮,現年49歲,父親名叫促嘉,母親名叫德吉。

西藏安多海南州興海縣11位民眾

19/7/2014 [西藏之聲] 西藏興海縣民眾抗議當局強佔土地遭拘捕毆打

西藏安多海南州興海縣民眾,因抗議當局非法強佔土地,遭到中共軍警的鎮壓,多人被毆打和拘捕。本台駐印南記者發來消息,本週二(7月15日),中共當局不顧民眾的請願,在位於西藏安多興海縣羊曲村境內以修建水電站為名,非法強佔民眾的土地,引發群眾的強烈不滿,民眾要求政府若要執意強佔土地,則需要進行應有的賠償時,11位民眾遭到隨即趕到現場的中共軍警的毒打和拘捕。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當地藏人向本台表示,(錄音)在過去幾年裡,中共當局在位於西藏安多興海縣羊曲村境內的黃河上修建水電工程,日前當局以修建這一水電站為名,非法強佔當地民眾的私有土地,引發群眾反對,本週三(16日),大批中共軍警來到羊曲村,發射催淚彈,強行拘捕了11人,多人被毆打受傷。

丹增愣珠

17/7/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兩藏僧涉抗議活動被捕

15/7/2014 [西藏之聲] 西藏比如縣一僧人提倡藏語遭中共拘捕

居比利時的比如縣藏人桑珠向本台駐印南記者介紹說,(錄音)受西藏比如縣夏曲鎮民眾的邀請,比如縣良曲鄉貢薩寺僧人丹增愣珠於今年5月份,來到夏曲鎮以“民族和語言處境”為主題發表演講時,遭到中共公安人員的拘捕,至今失蹤下落不明。桑珠表示,(錄音)當時,夏曲鎮民眾對中共公安詢問為何要拘捕西藏僧人丹增愣珠時,公安人員表示,我們已掌握丹增愣珠的很多犯罪證據,包括他曾帶頭反對納拉神山開採礦產資源等。西藏僧人丹增愣珠,是比如縣夏曲鎮改耐村人,自小在良曲鄉貢薩寺出家為僧,2002年到位於墨竹工卡縣境內的直貢梯寺修行三年,返回家鄉後在貢薩寺擔任經師,並不時前往當地各村莊介紹佛法知識,鼓勵藏人戒葷吃素,維護民族尊嚴,調解內部分歧和矛盾,深受藏人民眾的愛戴和尊崇。桑珠繼續表示,(錄音)今年6月份,中共政府還在西藏比如縣境內公佈了一份有20多條內容的官方檔,揚言要加強管制各寺院的宗教活動和藏人民眾的言行舉止。當局還警告說,若有違犯者將給予經濟處罰,驅逐出寺,停止政府資助等。

阿瓊

17/7/2014 [西藏之聲] 西藏政治犯阿瓊獲釋但其健康狀況惡化

被指控向外透露境內消息為罪名遭捕判刑的西藏色達喇榮五明佛學院僧人阿瓊于上周刑滿獲釋,但其健康狀況非常惡劣。居住在印度的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藏人向本台介紹說,(錄音)西藏色達喇榮五明佛學院僧人阿瓊于上週二(7月8日)刑滿獲釋,但在成都監獄中遭受獄警的毒打和折磨,並長期關押在禁閉室等原因,2011年曾被送往醫院進行手術救治,導致他的視力下降等目前健康狀況非常惡劣。2008年3月在西藏三區爆發大規模和平示威活動後,當年7月8日,中共四川省公安人員秘密拘捕了西藏色達喇榮五明佛學院僧人阿瓊和他的同父大哥僧人紮平,以及喇榮五明佛學院僧人古紮三人,其中紮平和古紮被短暫拘押後釋放,但西藏僧人阿瓊被指控“向外透露境內消息”為罪名,非法秘密判處了6年有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1年。(錄音)消息人士繼續表示,當家屬和親友得知西藏僧人阿瓊獲釋的消息後,曾準備到成都市迎接,但遭到當局的阻止,同時,中共公安人員將阿瓊深夜送到家中,避免讓藏人民眾舉行歡迎儀式。西藏僧人阿瓊,現年45歲,是色達喇榮五明佛學院創辦人、堪布久美彭措的侄子。

被捕的藏人歌手

jailed musicians with photos updated15/7/2014 [Globalvoices] Braving High Risks and Heavy Censorship in China, Tibetan Musicians Sing Their Love for Tibet

How you can help: Sign UK-based organization Free Tibet’s petition  ; and follow the “Banned Expression” Facebook page by Voice of Tibet, High Peaks Pure Earth and Tibetan Centre for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18/7/2014 [唯色博客] 德慶邊巴:面對高度危險和中國的嚴厲審查,藏人歌手唱出對圖伯特的愛

Update Situation Dhondup Wangchen

17/7/2014 [Tibet Post] MISSING: Tenzin Lhundrup

Tenzin Lhundrup a Senior Buddhist scholar arrested in Tibet
A senior Tibetan monk who is an accomplished Buddhist scholar was arbitrarily arrested and disappeared in May 2014 while he was giving a lecture on the “status of Tibetan language and nationality” (Tib. mi rigs dang skad yig ki gnas bab skor) to villagers of Shagchu (Ch: Xiaqu) Town in the restive Diru (Ch: Biru) County in Nagchu (Ch: Naqu) Prefecture, Tibet Autonomous Region (TAR), in the traditional Tibetan province of Kham.

 

丹增讓夏

17/7/2014 [西藏之聲] 西藏同德縣政治犯丹增讓夏刑滿獲釋

因參與西藏同德縣示威活動,遭中共非法判刑的藏人政治犯丹增讓夏刑滿獲釋。2012年3月15日,西藏安多海南州同德縣香赤寺僧眾的帶領下,當地上千名僧俗民眾開展和平示威活動後,中共政府採取嚴厲的打壓措施,導致多名藏人受傷和拘捕,其中遭當局非法判處2年3個月有期徒刑的丹增讓夏於昨天(14日)刑滿獲釋。當這名政治犯獲釋回到家鄉時,受到了香赤寺僧人和當地民眾的熱情迎接,民眾紛紛向他敬獻哈達表達敬意和同情。據瞭解,西藏同德縣發生示威活動後,先後60多名藏人遭中共拘捕和判刑,多人受傷住院治療,大部分藏人陸續獲釋,其中香赤寺丹增讓夏為首的14位僧人遭到非法判刑,至今仍有3位僧人遭關押。

 


[新疆]

伊力哈木

15/7/2014 [唯色博客] 記今日下午看望伊力哈木的妻子和孩子

今天下午到中央民族大學看望伊力哈木的家人。一出電梯,即被四個極其年輕的男子阻擋。先稱是物業的,後稱是派出所的,態度蠻橫。伊力哈木的妻子古再努爾聞聲出來,與其爭辯,他們甚至面露凶色,幾乎動粗。伊力哈木被羈押半年,他在北京的家也被警察及地痞似的協警上崗半年,給他家人的生活和情緒帶來極大壓力,令人憤慨,呼籲關注!
今年1月15日,伊力哈木·土赫提被幾十個警察當著他兩個幼子的面,野蠻抓走,帶往烏魯木齊囚禁。7歲兒子思念父親又受驚嚇,患心肌炎,最近被長輩帶回新疆農村休養。伊力哈木妻子古再努爾帶5歲小兒子住在民大,終日面對跟蹤、監控和兇狠的態度。小兒子不願出門,蜷在家中靠玩遊戲分散恐懼。監控伊力哈木家人的便衣除了蹲守在他家門前的幾個,還有散佈在從單元至社區門口的幾個。伊力哈木被捕半年來,這種狀況一度因外界不太關注而鬆懈,但最近因兩位律師赴烏魯木齊瞭解伊力哈木案而再度加強。然而,被這些精壯、兇狠的年輕男子監控著的,只是伊力哈木體弱多病的妻子,和兩個幼稚兒童!伊力哈木5歲的小兒子畫了一個雙手張開像是要飛走的小孩。
面對四個便衣,伊力哈木的妻子古再努爾憤怒地說:“你們憑什麼這麼對待我們?你們把我們也抓走吧!”爭執許久,我們終於進了伊力哈木的家,卻看見5歲的小兒子抓筆在紙上塗鴉,畫的是一個雙手張開像是要飛走的小孩。然後他一直蜷在沙發一角玩遊戲,直到我們出去吃飯,喝上土耳其櫻桃汁才露出笑容。作為伊力哈木和古再努爾的朋友,在伊力哈木被捕半年來,我才三次去看望過古再努爾及孩子們。每次去都擔心在他家門口被阻攔,擔心與監控者爭執反而更加重古再努爾和孩子的壓力,每次告別與瘦弱的古再努爾擁抱我都內心流淚,太艱難了,無辜的婦孺!幾天前,藏學家、美國印第安那大學教授Elliot Sperling(艾略特·史伯嶺)先生在北京首都國際機場被拒入境,正是因為他與伊力哈木的關係。中國政府不願意有人說伊力哈木無罪,不願意否認給伊力哈木製造的是冤案,不願意有人為他聲援。而且還想孤立伊力哈木,孤立伊力哈木的家人,想讓世界遺忘這家受苦的人。此刻,一個下午忍住未敢在伊力哈木的妻子和5歲的小兒子面前流淌的眼淚,滴落在我的電腦跟前。是下午堅持帶古再努爾和孩子去附近的清真餐廳吃飯時拍的。想起一個細節,落座後,孩子盯著落在窗外的一隻死蚊子看了一會,興奮地說道:“我看見蚊子的眼睛了!”我說我怎麼看不見呢?孩子說:“我是大眼睛。只有大眼睛才看得見。”又說,“大眼睛有肌肉!”然後鼓起了他的小胸脯。接著他一直在說“我有肌肉”。

15/7/2014 [自由亞洲電台] 伊力哈木案兩律師被律協騷擾 要求檢察院調取視頻再被拖延

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被以“分裂國家罪”拘捕整整六個月,而王宇和李方平兩位律師所在的律師事務所分別接到律師協會有關他們代理伊案的委託手續的調查通知,被指為騷擾。另外,王宇星期一(7月14日)表示,她上週六再次致電檢察院,要求調取相關視頻資料,對方又再拖延。目前被羈押在烏魯木齊的維吾爾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其委託的律師王宇,星期一上午在其微信寫到,“剛才,有律師告訴我:我們所的周世峰主任說,朝陽區律協要來所裡,檢查我代理新疆伊力哈木案件的委託手續。問我,這個案件是否沒有簽合同?我說:我都簽了合同的呀!怎麼突然檢查什麼合同?”。記者隨後致電王宇律師,她說:“他們就是騷擾,沒事找事,我們所的其他律師告訴我,朝陽區律協要求我們所去查我,因為我代理了伊力哈木的案件,然後要查我,他們也沒什麼可查的,就是查一查合同,騷擾一下,但是這些合同我們都有。”記者:您與李方平律師都有委託合同?回答:對啊,我們都有。我們也沒有什麼違規或者違法,都是合法的。王律師還說,李方平律師也受到類似騷擾。

 


 [法輪功]

卞曉暉

17/7/2014 [新公民運動] 為見獄中父親而遭關押的曉暉

卞曉暉要求見父親

李方平律師 【為見獄中父親而入獄的曉暉:】 今天是卞曉暉的生日。曉暉勇敢、聰明、和善。她的爸爸被抓到監獄,並且不允許家人探訪。用盡法律的方法後,曉暉只好多次在各地舉“我要見父親”的黃色字幅,竟然自己也被抓。今天她正在獄中渡過她的23歲生日。曉暉,生日快樂,祝你平安、如願。
@柳忠耀:14日上午9點左右,有人打出電話告知律師卞曉暉被關押在石家莊橋東分局,正要送往學習班。曉暉的父親因為信仰問題入獄,被判14年,現在曉暉想探視,但是監獄方不同意,因擔心父親的健康狀況,曉暉已經在監獄堅持超過3天了。
@李方平律師:爸因信仰案判12年,不讓妻女見。女兒憤而抗爭,最後也身陷囹圄。//@絕望的葉海燕:國家應該及時調整一些反人類的行為。要求會見父親,被拘,這于情於理都不符的混帳事情,應該糾正了。
關於曉暉: 2014年7月16日是曉暉24周歲生日。然而今年的生日,她不得不在看守所裡度過了,這只是因為她想要見父親。 曉暉是一個熱愛生活和文藝的女孩子。她喜歡話劇,有時說起話來都像劇本裡的臺詞一樣;她愛讀歷史,大學曾經想讀考古學專業,還與爸爸媽媽約好畢業後一起去埃及旅行,然而這次旅行卻變得無比遙遠,2012年曉暉的爸爸因信仰問題被判刑12年,媽媽開始為爸爸奔走。從此,金字塔便成了曉暉的夢,一個曾經幸福美滿的家庭的難圓之夢。 曉暉每個月都會乘火車去石家莊探望爸爸,但曉暉和媽媽的會見受到監獄方的阻撓。2014年3月3日,曉暉和媽媽的會見要求再次遭到拒絕後,媽媽氣郁而上吐下瀉。曉暉安排媽媽回唐山休息,自己繼續要求會見爸爸,並嘗試依法對監獄提出控告,卻沒有得到受理。 無奈之下,從3月4日開始,曉暉日夜舉著“我要見父親”的自製布幅,在監獄門前進行呼籲和要求。直到3月12日晚,朋友們失去了與她的一切聯繫。3月21日,在失蹤10天之後,她的朋友才得知,她已被關押在石家莊第二看守所。4月17日,曉暉被石家莊橋東區檢察院批准逮捕。 從小倍受父母寵愛的曉暉,給身邊人的印象永遠是一個開朗積極,笑語盈盈,超級愛整潔的姑娘,前額上常別著一個淡粉色的蝴蝶結髮卡。難以想像,這四個月她是怎樣在看守所生活的。在極少獲准的一次會見中,曉暉表現得很平靜,她還讀了兩首詩給律師聽。24年來第一次與世隔絕地過生日,不知她將如何度過,是否還惦念著同樣身陷囹圄的父親、在唐山的家人,還有遠方的金字塔?她又將許下什麼樣的生日願望? 律師說,在看守所裡,曉暉用洗滌劑洗頭。
百男何憒憒,不如一曉暉。
寄一張生日卡片給曉暉,祝她生日快樂,早日回來。 郵寄地址:河北省石家莊新華區趙一街 石家莊第二看守所 郵編:050066 收件人:卞曉暉 看守所電話:0311-87782024

徐印雷

17/7/2014 [大紀元] 這個國家怎麼了?我要爸爸!

我叫徐天懿,今年13歲了、小學五年級,住在遼寧撫順市順城區葛布街。我本有個幸福的家庭。雖然母親身體不好,長年需要人照顧,但我爸爸從不嫌棄母親,既當爹又當娘,還要打零工養活我們一家人。可在今年6月20日,我爸爸(徐印雷、59歲)在鄰居阿姨家學法輪功時,被撫順市順城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副隊長焦臣等多人抓走了,幾個阿姨都被抓走了。將近一個月了,抓哪兒去了,到現在也不讓我們知道。

趙斌

17/7/2014 [新唐人] 一級警督在提籃橋監獄被打死

曾經在山東濰坊監獄擔任獄醫的一名一級警督趙斌,卻在上海市〝提籃橋監獄〞被迫害致死。這段黑色諷刺的人生逆轉發生在今日中國,只因為他是一名信仰法輪功的學員。

去年10月19號,上海〝提籃橋監獄〞傳出,僅僅入獄才46天的山東籍法輪功學員趙斌,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消息傳出後,其他囚犯家屬紛紛去監獄瞭解情況。據瞭解,趙斌在看守所期間,人們見到的他,身體非常健康強壯,沒有任何疾病。而到底在趙斌的身上,發生了多少難以想像的事情,會使這樣一個健康樂觀的生命,就這麼無緣無故〝猝死〞了呢?

 

 


 [公民維權]

嚴正學

19/7/2014 [自由亞洲電台] 人權藝術家嚴正學遭潑尿毆打 20座林昭小像被當局查扣

北京人權藝術家嚴正學為贈送友人而雕刻的文革期間被處死的林昭小像被當局扣押,他近日重新再雕刻時,遭人潑尿騷擾,與對方理論反遭到毆打,導致兩腳趾骨折,鼻子、手、背等多處受傷。有評論認為,創作自由是天賦人權,用卑鄙的暴力手段打壓藝術家是十分可恥的行徑。

19/7/2014 [民生觀察] 嚴正學被揣斷二根腳骨 眾維權人前往看望

19/7/2014 [自由亞洲電台] 維權藝術家多番受騷擾或監視

18/7/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北京藝術家因創作計劃生育作品遭警驅逐 與異議人士來往頻密被當局威脅

 

胡佳

19/7/2014 [維權網] 人權捍衛者胡佳再遭短信暴力恐嚇 聲稱使其致殘成為廢人(圖)

著名人權捍衛者胡佳前日夜遭暴力襲擊後,昨日(2014年7月18日星期五)夜又遭電話短信繼續遭暴力恐嚇。短信內容暴力,語言污穢不堪。胡佳分析此短信可能是在混淆視聽,轉移目標。胡佳昨晚在其twitter上寫道:“剛接到的恐嚇短信。聲稱對7月16日晚上的襲擊事件負責。我閱讀短信之後立即打電話過去,此號碼已關機。我已向110報警。但我目前認為這是一個混淆視聽的短信,把國保政治警察的侵害暴力偽裝成普通黑社會敲詐。”對胡佳先生的人身安危,本網將高度關注。

19/7/2014 [美國之音] 無國界記者關注胡佳遇襲

“無國界記者”組織7月18日呼籲國際社會立即對中國人權活動人士、博客作者胡佳被“不明身份”的人襲擊受傷做出反應。該組織亞洲部主任本傑明·伊斯梅爾表示,對胡佳的襲擊不能令人容忍,對他的襲擊顯然是有針對性的。伊斯梅爾呼籲整個國際社會對伏擊胡佳這種做法迅速做出回應。

18/7/2014 [德國之聲] 胡佳談被打:“我是當局的眼中釘、肉中刺”

18/7/2014 [自由亞洲電台] 胡佳遇襲骨折需入院手術 公安登門再度實施軟禁

著名維權人士胡佳遭到便衣國保襲擊

17/7/2014 [維權網] 緊急關注:著名人權捍衛者胡佳遭遇若干便衣人員暴力襲擊 臉部頭部受傷(圖)

17/7/2014 [參與] 胡佳被襲上頜骨額骨骨折 廣州王愛忠譴責匪徒埋伏襲擊(圖)

17/7/2014 [美國之音] 北京維權人士胡佳被毆

17/7/2014 [新唐人] 遭襲上顎骨骨折 胡佳:會加劇我的反抗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