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2014 訪民張小玉反暴力劫訪,奪水果刀捅死國保。王燕見義勇為算妨礙公務29日開審。刑鑒聚眾擾亂罪刑拘,全家6人入獄

  訪民訴冤,公民維權被非法拘捕毆打   20/7/2014 … 繼續閱讀 →...

 

訪民訴冤,公民維權被非法拘捕毆打

 

20/7/2014 [參與] 女訪民張小玉反暴力劫訪,奪水果刀捅死國保

近日在河南焦作,女訪民張小玉在防衛截訪國保暴力執法中,將一名國保用水果刀捅死。

張小玉夫婦被當地公安、國保在北京抓捕後押解河南焦作,在押解過程中發生爭持衝突,押解人員群毆張小玉夫婦,張小玉情急之下用水果刀將國保捅死。公安現在也限制了張小玉的丈夫許某人身自由。

據先前和張小玉丈夫通過話的知情人講:現在公安說水果刀是張小玉的。訪民在被截訪押解的過程中,如同犯人一樣被高度警戒,之前會被搜身,有些甚至被捆綁,根本就不會有能威脅到國保的器具,更不用說是水果刀了。張小玉的丈夫在訪民中是出了名的老實人。根本不會搏鬥。幾個公安,國保,協警,還有一定的武裝,押解一對老實巴交的訪民夫婦。如何能讓訪民有反抗逃跑的機會?而且知情人明確的講:刀是公安人員的,是在扭打過程中被張小玉拿到,張小玉在情急之下捅到了在混亂中打人的國保。現在公安局咬定刀是張小玉的。

知情人告知,國保肯定是被捅死了。

河南焦作女訪民張小玉,是位熱心腸,樂意助人。經常幫助在京訪民寫材料,同時也非常勇敢,在紀念趙紫陽的活動中被毆打,斷了幾根肋骨。

張小玉上訪很勇敢,也很堅韌。經常以公開信的方式給博訊投稿呼喚社會正義,而且都是實名投稿,實名在網路發表舉報材料對貪官污吏進行揭露。

更多案情:

7月19日上午9時30分左右,焦作市中站區刑警隊隊長張保國到河南焦作訪民張小玉之子許天龍家中,告知其父母在7月17日捅死一名員警,案件還在調查。

“我父母是在7月17日回到焦作的,此前一個月他們一直在北京上訪。但他們回到焦作後,我一直沒見過他們。”許天龍告訴媒體。代理過張小玉案的律師常瑋平向澎湃新聞透露,7月17日下午6點,張小玉打電話給他,稱他們已經從北京回來,但剛出焦作站就被焦作市中站區派出所工作人員徐昭海限制人身自由,而且當時並沒有出具任何法律文書。

常瑋平還介紹稱,17年前,張小玉家從焦作市中站區一集體組織中收購一煤礦,後強行被該組織收回,損失近7000噸煤。此後,張小玉一家提起訴訟,法院判決勝訴,但至今無人賠償張小玉的經濟損失,她便開始了上訪之路。

“張保國通報這件事後,沒有告知我案件的具體情況,也沒有給我任何書面材料。我提出來想去看看他們,但他以案件正在調查為由拒絕。”許天龍告訴澎湃新聞。

許天龍還表示,7月18日晚,他去媽媽家時發現窗戶被撬,電腦等財物盡失。他報警後,也沒有民警出警。

焦作市中站區刑警隊及張保國向媒體確認,張小玉確實捅死了員警,但對其他案件細節,其均以不瞭解為由拒絕透露。公安現在也限制了張小玉的丈夫許某人身自由。刀是公安人員的,是在扭打過程中被張小玉拿到,張小玉在情急之下捅到了在混亂中打人的國保。現在公安局咬定刀是張小玉的。她的二兒子的朋友電話稱,19號晚8點左右,張小玉次子已被帶走,目前仍讓沒有回來,家屬電話13007652064、13303913605。目前常瑋平律師13581716984已經前往焦作。

20/7/2014 [參與] 弱女張小玉緣何捅死國寶?

網曝“近日在河南焦作,女訪民張小玉在防衛截訪國保暴力執法中,將一名國保用水果刀捅死。”關於此事,筆者很震驚!今晚(7月19日)筆者得知此事後致電張小玉丈夫許某,但電話提示已關機,可能如網上所報導其已喪失人身自由。

張小玉,筆者熟識,她是一個身材弱小的女訪民。她很有正義感,很熱心,幫助了很多訪民,在上訪過程中遭受了很多不同類型人的毆打毅然堅定地走在維權第一線。

如果說河南劉大孬、鞏進軍是英雄,那筆者實在搞不清楚張小玉的此次“英雄事蹟”是如何形成的。以筆者對張小玉的瞭解,她是一個脾氣很溫順的女人,沒有任何暴力傾向。所以筆者很確定地相信“張小玉夫婦被當地公安、國保在北京抓捕後押解至河南焦作,在押解過程中發生爭持衝突,押解人員群毆張小玉夫婦,張小玉情急之下用水果刀將國保捅死。公安現在也限制了張小玉的丈夫許某人身自由。刀是公安人員的,是在扭打過程中被張小玉拿到,張小玉在情急之下捅到了在混亂中打人的國保。現在公安局咬定刀是張小玉的。”

當然焦作國保必然對筆者所堅信的言論群起攻之,因為他們早已結成了一體。作為多人對一對夫妻的法律環境,張小玉丈夫許某即使是說破嘴皮也沒有用,因為那多人的嘴不見的“好”、心不見的“正”。所以筆者斷言,張小玉此次下場可能不太好。但是筆者還是請國內國保群體正視與群眾的關係處理好此事,張小玉僅僅是一個普通的訪民而已,如果做偽證“搞死”或者“重判”張小玉只能讓我等民眾更加蔑視國保群體!

全國的國保群體,你們作為老百姓裡面最瞭解社會真實現狀的群體,承擔著傳播社會真相的重任。當然長城防火牆的存在不以你們個人意志為轉移,但你們有責任、有義務讓社會往前推進,而不是出來以身體來抗拒民眾的反腐行為。一個弱小的張小玉可以拿起刀來殺人,還有誰不敢拎起刀呢?劉紅霞當然也拎起了“刀”,但筆者是以筆為“刀”,因為筆者知道中國目前最需要的是民眾的覺醒!

如果河南當局不能正視自身存在的問題,一味地把腐敗惡果、罪惡大帽子都推到訪民身上是難以讓全國民眾信服的!因為以筆者為代表的全國訪民知善惡、知社會現狀、知社會規律,不再是服民、順民、奴民,我們的存在維護了社會正義、穩定了中共當局的社會局面,我們堅決支持習近平總書記反腐,但我們嚮往有公民權利,希望有一天自己也可以投票選舉國家主席甚至作為平民的自己也可以競選國家主席。

筆者目前最想做的是祈禱張小玉能平安度過此劫!希望河南省公安廳廳長王小洪能緊急關注此事,還張小玉公道!

附錄: @律師常瑋平: 2014年7月19日上午9:30分,剛接@豫H訪民張小玉 之子電話,焦作市中站區刑警隊隊長剛才到他家說,他父親捅死了一名員警,正在走程式。據悉,張小玉夫婦是17日下午從北京上訪回焦作時在焦作站被無任何法律手續限制人身自由的。@徐昕

20/7/2014 [民生觀察] 河南訪民張小玉回鄉後被控制 警方稱她“捅人了”

2014-7-19消息:河南焦作中站區訪民張小玉的長子許天虎告訴本網,7月17日他的父母從北京回去即被帶到朱村派出所,拒絕家人探視。據張小玉的長子許天虎說,7月15、16日,他的父母在駐京辦商量解決問題,7月17日駐京辦給他父母買了車票回鄉,在火車站一下車就被帶到了朱村派出所。到晚上許天虎的弟弟許天龍回家發現窗戶被撬,電腦等財物被盜。他報警後,警方也沒有出警。許天龍到中站分局刑警隊詢問,警方回電說是他媽(張小玉)捅人了,警方是在搜查證據。具體情況警方拒絕透露,目前他的弟弟許天龍在和律師商議準備走法律程式。

 

20/7/2014 [六四天網] 見義勇為算妨礙公務 北京月底開審王燕

訪民,由於自身冤屈逐級摸黑到北京,以為天會亮的,卻總沒有見到天亮。黑暗中,有的人覺得彼此在一起,相互有個照應,沒有那麼孤獨,沒有那麼那麼害怕,沒有那麼絕望,於是逐漸抱團。在訪民中,看來四川省成都崇州市的王燕算一個能靠得實的人。
2014年2月21日,王燕等人自稱應北京市公安局豐台分局之約,來到豐台分局找領導,解決各自曾經被豐台分局員警打傷的問題。從上午等到下午,訪民連信訪接待的地方都不許呆,只好守候在豐台分局大門口。訪民中那個七八十歲的老太太楊君儉等不及了,高喊:打斷五根肋骨,三年不沒有解決,求見局長。員警陳建跑來阻止,他把老太拽翻在地,想繼續拖走,王燕挺身而出,上前制止陳建的野蠻行為,同陳建發生衝突【四川王燕家人籲查辦北京豐台區兩警官】。現在,王燕被豐台區檢察院以妨害公務罪起訴到了豐台區法院,定於7月29日上午開庭,歡迎訪民和其他民眾圍觀。
王燕的辯護人——北京市橋律師事務所律師  李靜林

 

20/7/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浙江異議人士呂耿松被拒見律師 丁錫奎受聘下周交“取保候審”申請
浙江民主黨人呂耿松7月上旬被杭州警方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刑拘後,其家人委託的北京莫少平律師事務所丁錫奎律師星期四(7月17日)前往杭州看守所要求回家當事人,被辦案單位以“涉及國家秘密”為由,不准會見。星期六,已回到北京的丁律師對本台表示,將于本周向公安提交“取保候審”申請書。

 

常伯陽

20/7/2014 [新公民運動] 呂泉:《樸素正義——律師常伯陽的觀點和足跡》編後記

今年以來,越來越多的朋友到了監獄(大監獄概念,含看守所、拘留所、黑監獄等)裡,他們中的許多,都難以被會見,被遮蔽的,不是他們的正義和消息,被釋放的,是他們在裡面的樂觀堅忍,是在酷刑和孤獨中的零口供,是笑臉滿盈和叩牆示意,這,給我們外面的,最大的鼓勵和信心。我想,在當代為法治而努力的,可以分為兩種人,裡面的,和,還沒進去的。 我形容常律師,不想只用正義、愛、勇敢、寬厚這樣的詞,他是這樣的人,但不是全部。雖然,他憑著心中自然的正義,而各地奔波,為素不相識的人,為各樣的案件;我們經常有問題,有需求,就找他,首先想到他,因為他似乎從來不會拒絕別人,我心裡甚至在想,這哪裡是善良,這已經是好欺負了。他只被被侵奪的人欺負,當片警威脅他要騷擾他家人時,溫和的他厲聲警告“你試試”,甚至以死相拼的話都說了出來;我還想說,他看上去矮小、羸弱,並不是一個斯達巴力士一樣的強悍健壯的人物;他溫柔,對朋友從不爭論,和法官娓娓道來;他精通於法,但不至於法;他太忙,總是顯得很疲勞,很多人一次次的說起,河南公益律師界要他多帶些人出來,自己一個人,沒法應付過來;在進去前兩天,他說自己想歇一歇,想讀讀書,特別是歷史,於是,從晨起到黃昏一整天,他一個人坐在沙發上,讀《臺灣四百年》,讀《追尋律師的傳統》…… 這個時候,常律師如果能傳出話來,一定會說:不要為我忙活,我再裡面好好的,過好你們的生活,救其他人吧。我會自私的心裡說,沒人比你更熱心,沒人比你更願意做牛做馬、承擔這麼多,救你出來,就是在救一群朋友出來。

 

20/7/2014 [參與] 梁海怡(渺小)傳票和判決書(多圖)

梁海怡(渺小)被跨省異地借用法庭判決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三年

 

20/7/2014 [維權網] 鄭州“三看”拒收信函,剝奪在押人員通信權(圖)

2014年7月19日,鄭州維權人士陳華瑞女士,從郵局拿回自己郵寄給被關押在鄭州市第三看守所的賈靈敏女士的掛號明信片(信件編號:xA33752371541),退回理由是“物檢拒收”,在押人員的通信自由,被鄭州市第三看守所徹底侵犯。據陳華瑞女士介紹:她是一位鄭州的拆遷戶,因權利受到侵害,又沒有足夠的法律知識去應對,賈靈敏普法期間,她獲益甚多,現在賈靈敏被抓到看守所去,到底有罪沒罪作為老百姓,她無法去辨別,但她向賈靈敏郵寄一封純屬問候的明信片,以表達自己感激知情,卻被看守所無理剝奪,她感到十分憤怒。陳女士表示:將採取法律手段,依法將此事追究下去,以保障在押人員的通信自由。

 

20/7/2014 [六四天網] 河南聚眾擾亂罪刑拘刑鑒父子 全家6人入獄

2014年7月19日,接到河南息縣刑鑒【河南訪民邢鑒父子遭刑拘】來自看守所的求助信。大概內容如下:2014年6月29日中午11時許,我和父親邢望力被息縣公安局長謝煥坤、息縣治安大隊張偉、淮河派出所長趙書金等人騙到淮河派出所。謝煥坤單獨和父親談事,大約5分鐘左右,父親大叫一聲:“我挨打了,他們打我!”我沖出去,被派出所民警攔住,帶上手銬,息縣刑警隊四隊薑#將我帶到項店鎮派出所,對我做詢問筆錄,我什麼也沒說。當天下午18時許,他們將我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刑拘,關押在羅山看守所,父親邢望力不知關押在哪裡,姥姥和奶奶被控制……”
另據知情人講:刑梅現在也不在家,聽員警說被關到信陽去了,目前還不知道是什麼罪名。邢鑒自2013年起曾為天網義工【六四天網三記者北京遭刑事拘留】,2014年6月12日20:52:09,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創始人與邢鑒協商後,邢鑒不再擔任天網義工。目前,除刑鑒父子、姐姐、姥姥和奶奶入獄外,刑鑒母親徐金翠尚在河南中牟縣女子監獄服刑【河南入獄訪民徐金翠余刑兩月 繼續申訴】。

 

20/7/2014 [維權網] 殷玉生(雨聲)以取保候審獲釋(圖)

經過各地維權人士和律師的艱苦抗爭,鄭州案出現最新進展,被羈押在洛陽看守所的殷玉生(雨聲)於今天(2014年7月19日)上午獲釋,為取保候審。
殷玉生的父親和維權人士華春輝到洛陽看守所迎接他。殷玉生:筆名雨聲,記者,前八九學生,洛陽人。曾因報導“我爸是李剛”被工作單位解聘。出席2.2公祭現場。6月21日在大連機場被當地警方抓獲,無證關押至7月1日,始移交鄭州警方帶回河南,當晚正式刑拘,現羈押於洛陽市看守所。

20/7/2014 [新公民運動] 記者雨聲獲釋

上海東方早報記者殷玉生(雨聲) 7月19日獲釋,取保候審。同案仍有于世文、陳衛、常伯陽等九人被正式逮捕。 記者殷玉生(筆名雨聲),2014年6月21日被員警帶走,據信是因為參與了今年2月在河南滑縣舉行的公祭趙紫陽、胡耀邦和六四死難者的活動。 今年2月2日,居住在河南鄭州的原廣州六四學生領袖陳衛和于世文夫婦與來自中國各地的30位民間人士,在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家鄉舉行了公祭趙紫陽、胡耀邦和六四死難者的活動。今年5月下旬,包括陳衛和于世文,維權律師常伯陽和姬來松,以及前新華社下屬一雜誌的特約記者石玉在內的共有九人,被警方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刑事拘留。 曾在多家報刊擔任過記者的殷玉生,2010年因報導“我爸是李剛”的河北大學校園飆車事件而走紅。在引發轟動的河北大學飆車案中,曾報導河北大學要求學生封口,引起中宣部的不滿,向報社施壓。報社把他轉崗降薪,有意壓他離職。後經雙方協商,殷玉生於2010年11月“被自願離職”。 2013年,殷玉生開始籌款進行獨立調查,成為獨立調查記者,而他所做的第一 篇調查新聞就是也曾引發轟動的財新網記者陳寶成在家鄉山東平度抗強拆案的始末。 殷玉生兩次離異,共有兩個子女,現居北京。

 

20/7/2014 [六四天網] 湖北滅口拆遷戶未遂 一家7口天安門自殺

湖北棗陽市訪民齊平林稱:1997年,棗陽市政府以修公路為名把齊萬和門面房子扒掉,蓋的是棗陽市上海路商業步行街。2004年拆遷返還宅基地,被西園村支書周宗建賣掉,拆遷費也沒有給。齊萬和找當地政府理論,17年都不未得到解決。期間,進京反映過拆遷三光賠償問題,多次遭棗陽政府的打、搶、關、攔。2014年6月23日,棗陽市政府按排黑幫人員在信訪局院外把85歲的齊萬和綁架,拉到內蒙古欲殺掉,齊萬和裝死被人發現救活。2014年6月29日下午15時30分,遭滅口逼迫的齊萬和一家7口齊萬和、齊爭勇、齊小光、齊爭先、齊齊上青、周成琳等前往天安門國旗下喝農藥集體自殺,後被武警搶救並送醫院救治。7人押返棗陽市西城派出所後,遭該所員警毆打,引數百民眾圍觀,齊平林、齊小光、齊爭勇遭關押,齊爭勇在關押第二天吐血不止獲釋。齊平林、齊小光則以擾亂公共秩序行政拘留10天。目前,我家門口每天都有人看守。

 

20/7/2014 [權利運動] 梁帶華看守所心臟病突發免於牢獄之災

我是廣東省中山市橫欄鎮六沙村北一隊北二街99號梁帶華,2014年6月10日去北京上訪,7月1日在國家信訪局出來途經陶然橋旁邊突然沖出五個不明身份人員,將我推上車,並收走我手機。當車行駛河北省時,就有橫欄鎮公安分局員警上車。第二天(7月2日)我被押回橫欄鎮派出所,當晚又被轉移到中山市看守所刑拘。17日早上,我在看守所內突然心臟窒息,暈倒在地,當即看守所員警B41倉陳管教、B24倉鄭管教和醫務人員將我送到南區分院(中山市第二人民醫院)搶救,我僥倖活了下來。經市人民醫院大夫提議,市公安局、市政府決定,我患有嚴重疾病(心臟病)不適宜羈押,當天晚上23時釋放了我。目前,由橫欄鎮公安分局和六沙派出所民警繼續對我跟蹤監視。

 

20/7/2014 [維權網] 河北冤民李增亭久敬莊​黑監獄內遭當地員警毆​打致殘,訴告無門(組​圖)

李增亭是河北省滄州市任青縣人,2007年因舉報當地主要領導在國家重點工程施工中,搞權錢交易,致該工程由任青縣施工的路段變成豆腐渣工程,實名舉報的李增亭遭報復,多次遭當地員警毆打而被逼開始上訪維權,在河北省內狀告無門他逐級上訪到北京,當地的既得利益集團怕罪惡暴露買通當地的強力部門對他進行瘋狂的打擊迫害,上訪以來,他已經27次被行政拘留,兩次勞動教養各一年,多次遭打員警的群毆。與生俱來的人權被剝奪殆盡。2014年3月6日,來北京看眼病的李增亭被抓到久敬莊黑監獄關押,當天午夜他被當地截訪的在久敬莊內找到,被數名員警抬出房間,不問青紅皂白就是一頓拳打腳踢,李增亭被打得昏死過去,這幾個人性完全泯滅的員警把他扔進車的兩排座椅之間不顧他的死活就往任青縣趕路交差。半路上他疼醒過來後哼了一聲,幾位員警調侃式地說到,開來這個傢伙死不了,並又有人踹他的腰部,到任青縣後,他被關進當地派出所的鐵籠子裡20多個小時,期間他多次要求去醫院看傷,都被厲聲拒絕。2014年7月8日被構陷非訪的罪名行拘10天,在看守所內由於劇痛難忍,他多次請求去醫院看傷,同樣被拒絕。拘留期滿後,李增亭自己去醫院驗了被毆打後的傷,醫院確診為(1)多發性軟組織損傷,(2)腰椎間盤突出症,不能治癒,以完全喪失勞動能力,致殘。現在他已就遭公權力施暴致殘向當地法院多次提起行政控告,但當地法院都不予立案,一位立案廳的法官告訴他,老李你別白忙活了,給你立不立案我們說了不算,你是上訪的,立不立案得政法委批,他們不批,法院這邊沒人敢給你立案。現在又來到北京上訪的李增亭每天拄著雙拐,拖著致殘的身體又繼續奔走呼號著,他誓言和強權暴政抗爭到底,以維護自己的權利和權益。

 

20/7/2014 [權利運動] 伍立娟:湖北潛江訪民重返馬家樓

今天(18日)潛江訪民彭峰給筆者打電話,說他又來北京了。晚上19點,彭峰再發資訊筆者,說他與潛江董愛芳一起被送去了馬家樓。彭峰因為環境污染土地等問題到北京舉報反映,董愛芳是因為其老公交通事故死亡賠償與追究責任問題,她們也是一直在北京上訪,董愛芳今年去年一直在馬家樓多次被湖北潛江駐京辦請黑保安押送回去,問題卻一直得不到

 

20/7/2014 [自由亞洲電台] 胡佳遇襲後再接恐嚇短信 國際人權組織表示關注

長期被當局軟禁並多次遭到國保毆打的維權人士 胡佳,週三晚在朝陽區被兩名男子襲擊,導致上頜骨骨折,引起境外媒體及人權組織關注,兩天后,胡佳接到匿名者的手機短信,語帶謾駡及 恐嚇。胡佳星期六接受本台採訪時說:“他的語言極具威脅性,類似于流氓、黑社會,說什麼打斷你的腿、讓你變成廢人、給你送輪椅、還要五十萬,他還說如果你報警,不是斷腿和五十萬的事了,而是把你燒死在家裡面,這已經設計到謀害等威脅,涉及到生命安全,我首先不把他當回事”。
胡佳說,他已就此報警:“ 110 那邊,我跟他們說了手機號碼和短信內容,因為這麼多年和當局打交道的經驗,我知道虛虛實實,很多時候他們(國保)會故意釋放煙幕,那天晚上跟我直接發生衝突的,我看他們不是街頭小混混那類,完全是不是,他們本性很凶,但是外表不像那樣子,而且是受過訓練的流氓。我不認為這是一個所謂敲詐勒索,而是想把此事向另一方向引導”。 胡佳遇襲事件已引起國際人權組織的的關注。總部在法國巴黎的“無國界記者”組織 ,星期五( 7 月 18 日)呼籲國際社會立即對此做出反應。該組織亞洲部主任本傑明·伊斯梅爾表示,對胡佳的襲擊不能令人容忍,對他的襲擊顯然是有針對性的。
胡佳說,他遇襲後的第二天淩晨,國保聲稱從網路獲悉他被襲擊的消息:“他們說,看了你發的推特,我們也比較關心,看看這個事件怎麼解決,我們也到派出所去簡單的瞭解一下,你現在就走(報警)程式,他給我的感覺是欲蓋彌彰,此地無銀三百兩”。胡佳被打的第二天,再被國保軟禁在家。他說週五坐公安的車,先去醫院進一步檢查傷勢,後到法醫鑒定中心驗傷,但結果卻是“輕微傷”。他說:“左側後腦還有些疼,另外,鼻樑骨上頜骨骨折,昨天我還是在軟禁狀態,我一再要求下,他們帶我去醫院,後來又前往法醫鑒定中心做司法鑒定,他們鑒定我是‘輕微傷’,這讓我失望,因本身涉及到骨折,輕傷可以達到刑事立案標準,由刑警介入偵破,輕微傷就變成了一個治安案件,可能就是不了了之”。

 

20/7/2014 [參與] 胡佳再收到新的恐嚇短信

據胡佳消息:7月19日21點58分,胡佳再收到新的恐嚇短信。仍然是同一個電話發出。胡佳:今天下午到常營派出所把恐嚇短信提供警方,黃昏時朝陽分局刑偵支隊有組織犯罪偵察隊嶽大勇等四位員警做了現場堪驗和7.16襲擊、7.18恐嚇的筆錄。蹊蹺的是,當我剛離開警局並與朋友分別,就立即收到新的恐嚇短信。昨夜收到恐嚇短信,我立即撥打該號碼,對方關機。今日一整天亦然。剛才做完筆錄出警局時我當著刑警的面撥打也未通。但就是剛和陪同我的朋友分別,開車還不到兩分鐘,恐嚇短信即到。對方似乎精准地瞭解我的活動行蹤。誰有此技術力量?

=====================================================================

 新聞自由

20/7/2014 [蘋果日報] 一輩子等不到新聞自由  《南方週末》創辦人左方談生存之道

生於憂患 為民眾建「涼亭」

「你感覺甚麼時候才可以有新聞自由?」

「我不知道,可能很漫長。我不抱幻想,我是生於憂患,死於憂患」。

「你不失望嗎?作為一個有理想的新聞工作者。」這是出於同行的同理心。

「所以這本書名《鋼鐵是怎樣煉不成的》,我在發佈會解釋,我想通過一生的經歷,揭示史太林主義烏托邦社會改革運動破產,我作為一個布爾什維克戰士走進我的人生,到最後,徹底否定了它,成為一個自由派知識分子。所以《鋼鐵是怎樣煉不成的》,朱學勤說,書名有三種解釋:80年來起伏跌宕是我人生的一個改觀。這題目,是對體制的一種批判,因為這種體制,根本無法煉鋼鐵,所以鋼鐵煉不成,是歷史的一個必然性」。

「但你們沒有一種勇氣去打破這個體制?」他沒有回答這問題,往下繼續說。

「第三,他說:『雖然《南方週末》從7,000份賣到100萬份,大家尊敬你,但你仍沒有體現新聞理想,所以鋼鐵還是沒有煉成。』我接受這個看法,我與蕭乾傾談後,把《南方週末》提倡為一種涼亭效應,民眾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我無法拯救他們,我作為一張傳媒報紙,只能建一個涼亭,他們把汗水流乾了,我請他們到我這個涼亭裏,飲一杯水,讓他們喘一口氣,療一下傷,作為國內有良知的傳媒人,我只能做到這樣。讓他們知道這社會仍有人關注他們,這社會還有愛,還有人,良知還在,希望還在,這就是我的社會貢獻」。

他朝釀得成中國新聞自由這一種酒,該是酸甜苦辣的特產名釀,只是並非人人懂得品嚐。以往有美國《新聞週刊》記者問左方在六四以後新聞自由怎會飛躍?局內人總是這樣回答:「你不懂中國,你不懂中國的新聞。中國新聞是否進步,你是按能批評中國、批評共產黨至甚麼程度,你是用此標準,我用的卻是新聞的巿場化。原來的中國新聞,黨出錢養,我買給你,你看不看,我不管,由單位定。但《南周》是巿場,有了巿場就有競爭,從一個主人變了兩個主人,一個是管我的,一個是養我的。管我的,我要看他眼色行事。養我的,是飯碗,大家都搶飯碗時,就有新聞競爭,才能推動新聞發展。我們中國的新聞人,從這考慮問題。你說的新聞自由,是若干年以後的事情,不是我們這一代人的事」。

「你嚮往嗎?」

「當然嚮往,但嚮往是一回事,你怎樣做是一回事。《世界經濟導報》是很好的報紙,不就在六四前被封?《深圳青年報》,是一班年輕有為記者,他們提出要鄧小平退休,結果報紙封了,人又抓了。好多報紙,包括《現代日報》,都風行一時,但後來在新聞自由問題賣得太大了。所以我說,我不是新聞改革者,我是個改良主義者」。現在的香港,有不少傳媒人受壓力離開,他只能勉勵同行:保持理想,順應形勢,不同流合污。

「所謂不同流合污,我不求官,我就不同你吹這些喇叭,說假話,更不與你搵錢做惡事,不同流合污可以做到,新聞理想必須要保持」。

有一種世界給予的選擇,就是讓你選擇不選擇。左方生活其中,好奇外面情況。他也說起台灣的報業經驗,台灣作家陳映真有次來廣州探老報人,左方問陳映真,當台灣要開放報禁時,陳映真是怎樣想?怎樣做?做到甚麼?

按左方所述,陳映真說在開放報禁時候,確是抱著很大期望,認為只要國民黨政府把新聞解禁,黨報馬上就要「冧檔」,而他辦的報紙會好受群眾歡迎,於是籌備資金,培養年輕人。後來報禁開放,他辦了新報紙,但不到一年便結束。「報紙叫好不叫賣,別人一疊的,陳映真的最多只有四張,訊息量沒人多,人力沒人強,訊息管道比不上人,沒有發行網,廣告網不夠。黨報在開放後改腔改調,陳映真罵他們變色龍,老百姓很贊同,但問題是,老百姓仍然買黨報不買他的」。

左方在大陸等不到新聞自由,但他成功開拓報業巿場;陳映真在台灣等得到開放報禁,但搞報紙失敗。新聞自由與成功辦巿場報紙是兩回事,正如有釀酒自由,不代表就能釀出受歡迎的酒。巿場有趣的地方是,真正話事的人是顧客。買報紙,不是單純買一個理念。

=====================================================================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