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维权人士赵景洲、陈惠娟家面临强拆

(维权网信息员向东报道)今天(6月28日)本网信息员获悉黑龙江哈尔滨市维权人士赵 … 繼續閱讀 →...

(维权网信息员向东报道)今天(6月28日)本网信息员获悉黑龙江哈尔滨市维权人士赵景洲、陈惠娟所住房屋在当局先是欺骗性将回迁变成搬迁后,又一再变更拆迁补偿条款情况下,使赵、陈及许多拆迁户质疑当局拆迁的合法性,为此一些住户拒绝搬迁,结果面临被强拆危险。赵景洲家住房目前面临被强拆状况,赵景洲与陈惠娟发出:“强拆的脚步再次向我们逼近 ”的呼吁。

据赵景洲、陈惠娟介绍:2010年3月22日,我们所居住的哈尔滨市香坊区通乡街89号,东西两侧的都被张贴了拆迁公告,11月份开始陆续地有居民交房搬家走人。可是,这批交房的居民签协议时,将自己所有证件交到对方手里,对方写好后递出来,居民签名即完成。可是居民回家后才发现,回迁变成了搬迁。拆迁方的解释为:“一样的,搬迁即为搬走、拆迁。”可是我们都知道一字之差谬之千里。可是此时被拆迁居民下跪、哭嚎,丝毫打动不了拆迁方铁石般的心。

2011年拆迁赔偿标准提高,由原来无照房每平米折合人民币800元,变成10平米算7平米。又吸引一部分居民踊跃交房。

可是到了2012年,标准再次改变,一房内兄弟数家在此居住的,可以购买回购房,50㎡17.5万元。

上述的所有标准并不是人人可以享受,会因人而异的。

既然征地前已经向城市规划、国土资源等部门办理了“①建设项目批准文件;②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③国有土地使用权批准文件;④拆迁计划和拆迁方案;⑤办理存款业务的金融机构出具的拆迁补偿安置资金证明。”为什么不向大家公示?又岂可一变再变?

因此我们质疑。首先被拆迁的居民没有看到上述五个文件,并不知情自己的权利。而拆迁方为了利益最大化,故意隐匿,暗箱操作,损害被拆迁方的合法权益。

2013年5月13日,一位自称是动迁办男士打电话,要我们去动迁办取文件。赵景洲回答到“我家的狗还没喂那,没时间。”有邻居换的干净利索地去了,取回来的竟然是哈尔滨市住房保障管理局下达的:应裁通知书。

为了反抗强拆赵景洲曾定于2013年6月6日10点10分,在我家召开抗强拆现场大会,并通过网络发出邀请函,欢迎大家参加。

虽知第二天派出所黄教导员即到我家拜访,劝赵景洲取消邀请,迫于情面,赵景洲当着黄教导员的面发出取消邀请的通知。但到了6月6日仍有朋友来到我家,使我们倍感温暖。我们将提前准备好的横幅悬挂房前,“市民有权利和义务‘参股’改建自己的城市”,“中国公民反强拆哈尔滨现场会”, “反对开发商勾结政府独霸房市谋取暴利”。虽然有警车、警察造访,但没有发生冲突,没有人出面制止我们。

6月28日10点,天下着毛毛雨,门外有人喊:“老赵……老赵……”。出门一看,只认识其中一人是委主任,一男士称是动迁办的给我们送东西,一个女孩子举起手中的摄像机,赵景洲一看就明白了,无名之火从胸中升起,这是动迁办在为自己抢占公民的财产做铺垫,送哈尔滨市住房保障管理局下达的“裁定书”,为其强拆披上所谓“合法”的外衣。这些人在赵景洲的斥责声中灰溜溜地走了……

我们静候着政府强拆的推土机、钩机的到来……为了捍卫我们的私有财产,我们寸步不让!

赵景洲 18845168964

陈惠娟 13059021791

公平买合理卖买卖不成仁义在

欺价买我不卖政府你找皇军来

民房必保

8

This article is automatically post by WP-AutoPost.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