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2014 張少傑牧師判囚12年,關注在囚良心郭飛雄、邊民、哈達、曹海波、高智晟,及被非法拘捕于世文、陳衛、常伯陽、姬來松、董廣平、侯帥、方言、殷玉生。香港拘捕七一遊行組織者

  張少傑牧師判囚12年,關注在囚良心及被非法拘捕的律師公民 &nbs … 繼續閱讀 →...

 

張少傑牧師判囚12年,關注在囚良心及被非法拘捕的律師公民

 

4/7/2014 [對華援助協會] 張少傑牧師一審被判有期徒刑12年並處罰金十萬元

中國大陸時間2014年7月4日上午9時,轟動海內外的河南濮陽市南樂教案中的關鍵人物張少傑牧師被南樂縣法院一審以莫須有的“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10年,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判處有期徒刑3年,最終數罪並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12年,並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

張少傑一案於2014年4月10日在南樂縣法院開庭審理,維權律師劉偉國和趙永林律師出庭辯護。但當日審理並未完結。由於律師受到主管部門的壓力,張少傑家屬解除了兩位元律師的訴訟代理。後又聘請北京的張新雲律師和李敦勇律師作為張少傑的辯護律師。案件在4月29號繼續開庭審理。律師作了無罪辯護,但當日並未作出判決。

據這四位張少傑牧師的辯護律師透露:南樂縣有關辦案部門、檢察部門和法院在整個司法程式中嚴重違反刑訴法的相關程式規定,對於律師要求的非法證據排除和要求證人出庭作證等合理要求一概不予滿足。就被告張少傑所謂的詐騙罪中的唯一證人李彩忍是被當地公安非法綁架並藏匿至今,她在辦案單位脅迫下的證詞也漏洞百出。從強行認定、起訴到判決不難看出,這是地方政府強行構陷張少傑牧師入獄並重判的宗教迫害案件。

迄今為止,南樂教案中被抓的基督徒還有5-6名仍被關押。教會正常的宗教活動也被頻繁干擾,信徒正常的禮拜也經常無法進行。這起本來因政府和教會的教產糾紛引起的地方政府濫用公權力,瘋狂迫害教會和牧師及信徒的教案,引起了世界廣泛的關注。

 

4/7/2014 [新公民運動] 郭飛雄案檢方起訴書公佈

張雪忠:2014年7月4日上午,我將前往廣州市天河區人民法院,提交郭飛雄、孫德勝所謂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一案的委託手續,並查閱、複製案卷材料;下午再去看守所會見郭飛雄先生。這次,法院主動邀約辯護律師直接到法院提交委託辯護手續,可能是為了儘快安排開庭。請大家繼續關注郭飛雄案的進展。

張雪忠:郭飛雄(楊茂東)、孫德勝所謂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案起訴書。

 

王清營太太:【守護孩子童年】
7月4日,我家“小王子”王弘毅一周歲生日啦!今天是美國獨立紀念日,他與《獨立宣言》同在!王弘毅,取自於《論語》“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遠”,是他爸爸王清營給他起的名字。現向各位先生女士們,持續無償徵集送給我兒子王弘毅生日祝福語,希望能給兒子一個難忘的一周歲生日!

 

4/7/2014 [新公民運動] 雲南邊民案開庭官媒繼續抹黑

王甫律師:#邊民案# 開庭審理期間多家媒體到庭旁聽,法制日報開庭伊始便發出僅有控方意見的新聞通稿。經過法庭調查、聽取控辯雙方觀點後,法制日報記者臨休庭前與辯護律師握手問候,法制網在休庭後刪除了通稿連結;央視記者同樣全程旁聽,但休庭後,其新聞頻道無視案件事實與辯方觀點對邊民董如彬繼續抹黑。

 

4/7/2014 [新唐人] 青島揭露酷刑案再開庭 律師進庭又受阻

青島陸雪琴、袁紹華等人因為揭露中共當局對法輪功學員施行酷刑迫害,被當局非法拘捕。在被非法關押一年多之後,青島市市北法院試圖對兩名法輪功學員非法開庭沒有成功,而且阻撓律師進庭,法警對律師進行推搡。據瞭解,陸雪琴目前已經癱瘓,多種疾病纏身,但是當局一直決絕律師提交的保外就醫的申請。青島法輪功學員陸雪琴因為揭露中共酷刑迫害被抓一案,7月3日在青島市北區法院非法開庭。上午九點多,陸雪琴的代理律師陳建剛在網路上發消息說,〝青島山巔案上了央視,後來轉成信仰案。4月28日法院第一次通知開庭,把我和王宇律師隔在門外。今天第二次開庭,再次把我們關在門外。〞隨後,又發消息說王宇律師遭到暴力。王宇律師告訴《新唐人》,因為法院違法的要給律師安檢,但是遭到律師拒絕。 王宇表示,她現在非常擔心陸雪琴的身體狀況。

王宇:〝我的當事人現在有腎炎、腎囊腫很多中疾病,頸椎也動彈不了,現在在看守所裡完全是癱瘓中,我跟法院、看守所多次交涉,希望能夠取保候審回家看病,但是到現在法院也不給取保候審治療。她現在身體不好,完全都是公安機關造成的。〞
從2013年11月開始,被非法關押在青島第三看守所中的陸雪琴就出現身體麻木、頭暈、胸悶、胸痛、左半身無知覺的症狀,而且越來越嚴重,到二零一四年一月三十日,心臟病、高血壓、腎盂腎炎、腸梗阻、膽囊炎、腿部血栓等舊疾全部復發。王宇律師表示,陸雪琴她們所演示的酷刑都是她們曾經遭受過的和知道的,這些是不構成犯罪的,現在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取消開庭也是因為不敢開庭,因為抓人本身是違法的,而且陸雪琴的身體狀況也是最好的罪證。她呼籲海外希望媒體多多關注陸雪琴等人的案件,希望她能夠早日回家。

 

4/7/2014 [參與] 馬小鵬律師:關於曹海波案情況說明(多圖)

2011年10月中旬,我接到朋友電話,稱昆明有個網吧管理員因為煽顛顛覆罪被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羈押,請我出任辯護人。我隨後趕到了昆明,在曹海波任職的網吧見到了曹海波現在的前妻張念。張念當時有身孕,神情十分緊張,我詢問了張念關於曹海波的事情,張對曹的事情一點也不瞭解。隨後我陪同張念去了西山分局,找到了辦理曹案的國保,申請會見,國保當時沒有答應,我遞交了申請會見的材料。張念問事兒大不大,面對孕婦,我當然是寬慰為主,說曹事兒不大,一般煽顛初犯就三到五年。然後我回了成都。

幾天後我接到國保電話,可以會見。隨即我又去了昆明,辦理了會見手續,見到了曹海波。詢問了相關情況,曹海波陳述自己是網吧管理員,懂得一些電腦知識,以前當過駭客,建過很多qq群。2011年接受薛明凱的要求,加入了中國民主黨,後來又因為理念衝突退出了中國民主黨。退出後,曹海波就以原來駭客的qq群為基礎建立了網路的虛擬組織振華會。

2011年2月曹在中國過渡政府網站,註冊了“中國共和黨”並編寫了共和黨的黨章,設計了黨徽、黨旗。2011年8月通過郵件與中國民主黨組織部長謝萬軍取得聯繫,後被謝任命為中國民主黨第4595獨立支部主任。10月21日曹在網吧被公安抓捕。我問曹有無犯罪記錄,曹自稱以前有過兩三次。後來我收到起訴書,罪名改為了顛覆國家政權,而且曹以前有五次犯罪,張念對此毫不知情,而此時張念剛剛生下寶寶。我沒有告訴她曹海波以前犯罪的事情,只希望她能好好哺乳,畢竟孩子最重要。隨後我到了看守所再次會見曹海波,詢問當事人的意見。因顛覆罪量刑十年以上,曹又是累犯,對於是否認罪,曹海波考慮了很久,為了早日出獄陪著孩子老婆,曹本人表示認罪。沒多久就開庭了,我陪著張念帶著幾個月孩子要求法院讓曹海波見見孩子。法院同意開庭結束後讓曹見下孩子。庭審中,曹做了有罪供述,我的辯護意見是本案不適合追究曹的刑事責任,理由是中國憲法明文規定中國公民有自由結社的權利,現實中又以組党認定曹海波顛覆國家政權,完全自相矛盾。庭審後,曹海波短暫見了一下孩子。法院沒有採納辯護意見,但是把顛覆改成了煽動顛覆,最後判定曹有罪刑期八年。宣判後,我通過快遞把判決書給了張念。

曹海波轉到監獄服刑後,2013年7月,我開車從成都到宜賓接到張念及孩子去昆明看望了曹海波,幾個月後兩人離婚。整個案子就此畫上句號。

事後有好事者提出質疑,一、未提前將曹海波的前科告訴張念。我到昆明時張念正值孕期,為胎兒著想,我隱瞞了這個細節,以免孕婦胎兒受損。二、我說三年就出來,判了為何八年。曹海波一開始是以煽顛罪批捕的,如果沒有前科,法定量刑是五年以下,所以給張念說三到五年。收到起訴書罪名改成了顛覆,還是因為張念正在懷孕,而且告訴與否對結果影響不大,但是對孩子影響很大,所以沒有告訴張念。家屬如果因此誤會,我亦無怨無悔。事後我已經向張念做出解釋。三,未向曹海波送達判決書。曹的判決書是由法院送達,與律師沒有關係,這個是常識。顛覆罪十年起刑,曹海波又是累犯,如果按照這個罪名量刑肯定在十年以上。在庭審中,曹海波本人認罪,本律師亦沒有認可,獨立辯護意見,認為不應當追究刑事責任。最後的結果大家都知道,判決時罪名改為煽顛刑期八年。

事過兩年,特此向大家做一個說明。

馬小鵬律師  2014年7月2日

 

4/7/2014 [維權網] 殷玉生控告大連看守所無拘留證情況下將其非法關押十天 揭看守所黑幕(圖)

朱孝頂律師今天(2014年7月4日星期五)在洛陽看守所會見了殷玉生。大連看守所在無拘留證情況下將殷玉生非法關押十天。朱孝頂律師微信稱:“2014年7月4日上午我在洛陽而市看守所會見7月1日23時被以聚眾擾亂秩序名義刑拘的殷玉生(筆名雨聲)。他親書說明6月21日至7月1日10時被關押在大連市看守所。大連看守所拒絕通知家屬拒絕約見駐所檢察官且縱容在押人員辱駡體罰,牢頭獄霸掌控在押人員錢卡!”

 

4/7/2014 [美國之音] 六四公祭組織者陳衛于世文夫婦被批捕 女兒親述父母入獄過程

前六四學運領袖陳衛、于世文夫婦5月底被北京當局拘留後,7月3日被中共檢查機關正式逮捕,罪名是“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一年多來,陳、于兩位元曾兩次組織民間紀念六四死難者和已故改革派領導人趙紫陽的公祭活動。陳、於二人被刑事拘留的時間達到最長期限37天后,檢控方宣佈正式逮捕他們。目前,陳、於在中國的親友聘請了兩位律師打官司,但律師還未獲准與當事人會面。
作為女兒,于海悅支持父母的民主理想,但也為他們的身體擔憂。她說:“一方面,我支持他們的理想,這是對中國抱有熱忱的理想。當然,他們被抓,我也很擔心。當然他們被抓,我也挺擔心的,畢竟我爸媽年紀也不小,都是四五十歲的人了,而且我爸媽身體不是很好。”于海悅表示,律師認為,陳、於兩人一旦判刑,刑期可能在兩、三年左右。但根據她在網上查到的資訊,“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最高刑期可達五年,有的甚至被判十年監禁。

4/7/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參加六四公祭7人正式被批捕

鄭州律師姬來松、常伯陽、前記者石玉等9人,5月底被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被刑拘,案件上周日向檢察院報請批捕,同時變更罪名為“尋釁滋事”。石玉的代理律師朱孝頂對本台粵語組表示,他們週四向相關部門查詢,獲口頭告知,包括姬來松、常伯陽等7人被正式逮捕,而石玉及邵晟東就已獲釋,他說:對,石玉及邵晟東釋放了。另外7個人批捕了,我們向檢察院查詢獲悉的。朱孝頂沒有透露兩人是否以取保候審獲釋,他亦表示目前不便採訪石玉。朱孝頂又透露,因參與鄭州六四公祭此被刑拘的前《成都商報》記者殷玉生,現時關押在洛陽看守所。

4/7/2014 [維權網] 鄭州民主維權人士案通報:今日有七人被批捕兩人獲釋 六人親屬看守所前拉橫幅抗議(圖)

備受海內外關注的鄭州民主維權人士案今天(2014年7月3日星期四)獲得初步消息,于世文、陳衛夫婦;常伯陽、姬來松律師;董廣平、侯帥、方言等七人被批捕。邵晟東、石玉在羈押37天后,離開看守所獲釋。加上另案的賈靈敏、劉地偉,鄭州共9位人權捍衛者被逮捕。昨天又獲知殷玉生被刑拘。目前河南被關押的民主維權人士共十人。

另悉:董廣平太太谷書花、常伯陽女兒常若羽、常伯陽太太鄧琴、姬來松太太王豔豔、殷雨聲父親殷德堂,今天在鄭州三看門口迎接親人未果,卻接到親人被批捕的消息,憤而拉橫幅抗議。據被逮捕的各位當事人辯護律師分析:“從這些天的傳喚和取證做筆錄涉及的主要內容分析,鄭州十君子案,完全是鄭州警方仿照北京許志永等十君子案操作來邀賞。當局以公祭(類似袁冬等海澱演講拉橫幅)作為向上面邀賞的憑證,借而聲稱鄭州公民圈類似北京新公民,于世文夫婦相當於王功權,常、姬相當於許志永和丁家喜,侯帥相當於袁冬,億人平的殘障反歧視相當於教育平權。”

4/7/2014 [大紀元] 參與「六四公祭」七人遭當局非法拘捕

因參與「六四公祭」及聯署簽名而被抓的常伯陽、姬來松等7人,週四4日被當局以「尋釁滋事罪」批捕,另兩人獲准取保候審。常伯陽的女兒強調父親無罪,她會繼續聲援。有律師譴責當局編織罪名且先抓人後取證,嚴重違法。此外,也因參與六四公祭而被抓的記者殷玉生,其家人在近兩星期後才收到殷的拘留通知書。週四被取保候審的石玉的代理律師馬連順當天傍晚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目前仍無法聯繫上當事人。馬連順表示,7人的罪名不應是「尋釁滋事」,而是「得罪政府罪」,又指辦案機關先抓人後取證,違法嚴重。「不是有人建議把這個罪名改成『讓政府不爽罪』或者『得罪政府罪』?都是亂扣帽子,想怎麼搞就怎麼搞。被告人是先抓,然後到處找,到處找人,到處找電話,收集證據,分明就是先抓人後取證。把被告人全方位地隔離,不讓外界(得知)任何資訊。到底這幾個人是按甚麼事涉嫌犯罪處罰的,現在都不知道,因為我們沒有消息來源,見不到我們的當事人。這個辦案方法確實有嚴重違法的。」常伯陽等人被抓後,先後有40多名律師接受家屬委託,持律師證、會見函、委託書前往看守所申請會見當事人,但均遭到拒絕。陳建剛律師:【鄭州十君子案】受害者家屬:董廣平太太谷書花、常伯陽女兒常若羽、常伯陽太太鄧琴、姬來松太太王豔豔、殷雨聲父親殷德堂,今天在鄭州三看門口迎接親人未果,卻接到親人被批捕的消息,憤而拉橫幅抗議。

 

哈達控告信

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先生.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美國國會外交人權委員會的控告信:

控告人:哈達,男,59歲,蒙古族,研究生文化;新娜,女,58歲,蒙古族,大專文化;威勒斯,男,30歲,蒙古族,高中文化。

2010年12月10日哈達刑滿不釋放 又被內蒙古公安廳非法拘禁在呼和浩特市郊外的一座秘密黑監獄裡至今。該黑監獄位於呼和浩特市東郊的一個院落,院門口的牌子上寫著“科研重地禁止入內”,由兩個班的便衣武警看守週邊。該院落面積很大 在其西北角又有一個由四道電網圍著的小院,院裡有座兩層小樓,哈達被關在第二層樓內,由二十來名內蒙古公安廳國保總隊的員警看守此小院,窗戶上的玻璃是加厚和密閉的。

哈達於1995年12月10日因組建“南蒙古民主聯盟”深夜從家中被抓,後被判15年有期徒刑,關押在內蒙古赤峰監獄服刑。在15年關押期間,哈達始終認為自己無罪,妻子新娜也一直在外為其申訴和呼籲,希望國際社會關注和干預中國政府迫害蒙古族知識份子及踐踏人權的行為,並向外界表明:成立“南蒙古民主聯盟”的動機和目的,“就是阻止中國政府向內蒙古草原大量移民開墾土地破壞草原,以防止草原沙化現象日趨嚴重,要求在內蒙古實行真正的自治即高度自治,以阻止草原的自然生態環境繼續受到破壞,以防止蒙古人不懂自己的語言文字被同化,以抵制蒙古文化日趨衰退現象”(起訴書語)。哈達組建“南蒙古民主聯盟”、給蒙古族青年辦班講蒙古史及寫的13篇關於民族問題的文章等,根本沒有違憲 而是在實施法律賦予公民的合法權利,豈能誣為犯罪?更為惡劣的是在哈達15年有期徒刑服滿後,內蒙公安廳又對其妻兒新娜和威勒斯進行毫無人性的迫害,其卑鄙無恥的行徑如下:

1、內蒙古公安廳對刑滿不釋放的哈達繼續羈押並逼迫他認罪,公然違反了《刑法》和《監獄法》的相關規定,將哈達關在黑監獄,已構成非法拘禁罪。依照國家法律規定,應追究其主管負責人和直接責任人的刑事責任。

2、內蒙古公安廳於2010年12月3日和12月5日 在哈達刑滿釋放前一周,將其妻兒新娜和威勒斯抓起,還將新娜經營多年的書店查封,把大批蒙古學書籍及民族工藝品拉走,不留任何字據,至今不歸還。

3、將新娜和威勒斯抓至呼和浩特市第一和第三看守所分別關押,與此同時,內蒙古公安廳國保總隊的員警還威脅哈達說:“你再不認罪,新娜和威勒斯就要判刑。你認罪了,配合我們,馬上放你和老婆孩子…”

4、2010年12月10日,公安又將新娜和威勒斯從呼和浩特看守所押至拘禁哈達的黑監獄使之在高牆內“團聚”,這期間國保總隊的員警及內蒙古政法委的官員,讓新娜和威勒斯說服哈達認罪。新娜和威勒斯非但不說服哈達認罪,反而支持哈達的理念,後因我們絕食抗議對我們的非法拘禁,又把分離十五年才相聚十七天的一家又殘忍的拆散,新娜和威勒斯又被關回看守所,哈達繼續絕食 ,以抗議內蒙古公安廳對我們全家慘無人道的迫害。

5、內蒙古公安廳將新娜和威勒斯押回呼和浩特看守所不久,呼和浩特市賽罕區法院電話通知新娜家人說 新娜和威勒斯的案子已移交法院,準備近期開庭,但當新娜的二哥以律師的身份到法院提交公函等相關文件時 賽罕區法院以法官出差為理由不許律師閱卷,拖延了幾個月後新娜的案子才得以開庭。對威勒斯的案件始終不許閱卷,因誣陷威勒斯犯有非法持有毒品罪,明顯證據不足,最後法院退卷,檢察院做出不起訴的決定(這是有罪決定)。

公安誣陷新娜犯有非法經營罪,在開庭前三天才通知律師 明顯違法,律師從北京趕過來閱卷、會見被告人、準備辯護材料等在三天時間裡完成有難度 要求推後幾天開庭 法院一口回絕。在法庭上,律師為新娜進行了無罪辯護,並對辦案員警偽造證據等執法犯法行徑進行了嚴厲譴責,法庭居然不予記錄。新娜被抓16個月後才開庭審判屬嚴重超期羈押,最後新娜還是以“非法經營”罪,被判有期徒刑3年緩刑五年。內蒙古公安廳因哈達不認罪,將新娜和威勒斯陷害誣告成罪犯,其行為已構成誣告陷害罪,也應依法追究主管負責人和直接責任人的刑事責任。

綜上所述,我們強烈呼籲國際社會相關機構繼續關注我們一家人所遭到的殘酷迫害。強烈呼籲中國政府立即釋放哈達,敦促中國政府改善境內所有少數民族的人權狀況。

此致

哈達

中國內蒙古蒙古族公民:新娜

威勒斯

2014年7月2日

 

4/7/2014 [自由亞洲電台] 維權紀事:高智晟

RFA張敏報導,高智晟律師的太太耿和美東時間7月3日上午受訪談話:1)北京時間3日上午給大哥高智義打電話,他說“前兩天終於打通了沙雅監獄電話,獄方說‘8月7號高智晟刑滿,但我們需要與北京溝通,家人不要來接,等我們通知’。家人依法要求在8月7日高智晟走出監獄的第一時間能見面接到他。2)家人依法要求,在8月7日高智晟獲釋出監獄第一時間親人在門口接到他之後,由高智晟和家人商量決定高智晟下一步居住地點。無論居住何處,警方都不得非法跟蹤監控繼續侵犯他和家人的法定權益。3)回顧至少九年來高智晟因履行律師職責所受的各種非法迫害、酷刑和多次被失蹤、家人被牽連遭受的各種磨難、養育教導成長中兒女的難題和艱辛…我盡力承擔這些精疲力盡,是認定高智晟是正義的,我是在支持他。4)高智晟服了五年其間多次被失蹤酷刑的所謂“緩刑”,又服了三年家人共被允許探視兩次的沙雅監獄實刑。八年將滿的今天,耿和呼籲中共當局依法對待律師,希望國際社會和各界人士關注高智晟出獄後處境,希望他的合法權益不要被繼續剝奪。

4/7/2014 [大紀元] 高智晟將刑滿 當局未許家屬接人

高智晟的妻子耿和7月3日打通了高智晟的大哥高智義的電話。耿和向《大紀元》記者轉訴說:「兩天前,他們終於打通了沙雅監獄的電話,大哥說要去看高智晟,問甚麼時候可以去看?」獄方對高智義說:「8月7日,高智晟就刑滿釋放,你們不要來看他了。」高智義說:「我們要去接他」。獄方則稱:「我們需要與北京溝通,你們不要來接,在家等我們的通知。」對於獄方的回應,耿和說:「8月7日釋放,就應該還他真正的自由,因為高智晟緩刑和實刑都已經結束,我們家人要第一時間見到他。要去哪裏應由他和家人決定。如先給他母親上墳,或是先看望我的父母,為甚麼新疆要跟北京溝通?」為了這一天,耿和和家人早已做好準備。耿和說:「明天(4日)是美國獨立日,我跟女兒要去給他買衣服、營養品,然後寄回去。裡裡外外為他準備好一套新衣,希望第一時間能給他,現在我們就等他回家了。」

=====================================================================

維權被捕,及訪民訴冤

 

4/7/2014 [權利運動] 姜家文籲請關注上海訪民虞春香

2014年5月16日,上海亞信峰會召開前夕,尹慧敏、顏蘭英、徐佩玲、石萍、鄭培培、虞春香、王永鳳、謝金華、金美珍、周炎、吳玉芬、嚴燕文等12名維權人因舉牌向前來參會的習近平告禦狀,希望關注訪民現實遭遇和人權現狀,結果被公安以“尋釁滋事罪”抓捕,到6月20日長寧區檢察院又對這12位沒有任何違法行為的維權人士作出批捕。目前,這12位維權人士基本上都與家屬取得了聯繫,只有訪民虞春香沒有聯繫到任何家屬,具體情況無從知曉。虞春香三十幾年來為正義維權,參加各項公益活動。因勞資拆遷打包案上訪三十幾年至今無果,受盡人間磨難,多次被關黑監獄,刑拘,以及被精神病院。已近六十歲的虞春香身患多種疾病(高血壓,冠心病),已經不起地獄魔難,需要社會同情,大家關注,各界媒體正義人士呼籲聲援!

 

4/7/2014 [六四天網] 王群鳳北京服刑11月 鐐銬8次減肥54斤

2013年8月3日11時,我前往北京天安門城樓南側金水橋西一橋上灑了2005年和2007年的勞教決定書,拘留證影本和兩份上訪材料,說中國還有沒有法律,一個女人一夜之間衣服被弄掉兩次,拿出礦泉水瓶裝的汽油剛打開瓶蓋,就被人給打掉在地…2014年5月13日以尋釁滋事罪判決有期徒刑11個月,2014年7月2日放我時還扣了我的起訴狀和糾掉我的頭髮。

 

4/7/2014 [維權網] 成都訪民李廷惠欲去北京上訪火車站被截訪

成都市錦江區大觀街的李廷惠,與訪民辜淑芳準備在2014年7月2日,乘坐晚上6點鐘的火車,到北京上訪。剛走到檢票口,就被所在成龍街道辦官員李斌、林小平以及片區葉警官等人強行弄到成龍派出所,搶走火車票,還威脅說:“你的案子高院都駁回了。你有罪就要認罪。”李廷惠冒火的說:“你們才有罪,你們這些貪官污吏。”李廷惠見派出所員警無人穿警服,便撥打110,但 110未出警。李廷惠被拘禁到晚上9點30分,才被所在社區接出,但未還給火車票。

 

4/7/2014 [六四天網] 湖北孟小婷拘留7天 重慶押返危文元

7月1日,湖北十堰訪民孟小婷在北京上訪,在馬家樓被接回關進了拘留所,拘留7天。另一訪民可能被關押丹江了。

 

4/7/2014 [參與] 徐琳:懷念一個有良知的人

廣州市番禺區有一個叫羅某文的人,工民建大學畢業,曾經憑著父輩的關係搞到一些工程做,當起了包工頭,經常在工地上跟施工員、班組長一等人打牌賭博,管理渙散,施工中不乏一些偷工減料的行為。當時我也批評過他,他不當回事。後來可能由於遇到人生低谷,反省後良心發現,決定重新做人。他放下架子去應聘建設局的合同工,從最底層做起,工作兢兢業業,認真負責,嚴格把關,卻成了那些偷工減料、管理混亂的包工頭的眼中釘。一天晚上,在某重點專案工地召開整頓施工工作的會議, 他正在講臺上講話,一台鏟車從外面破牆而入,從他背後向他猛衝去,鏟車鬥砸在他頭上,他還沒反應過來就這樣慘死在眾目睽睽之下。而肇事者竟然一直沒找到,不知是誰,案件不了了之。想必他觸犯的不僅僅是包工頭的利益。這就是當今建築行業的黑暗現狀,也是整個中國的現狀。

 

4/7/2014 [六四天網] 四川陳興柱協助政府執法致殘 妻遭勞教拘留

四川省資陽縣訪民張錦英稱:8年前,苟清蘭丈夫陳興柱受長寧縣水務局指派,協助漁政執法,陳興柱為了保護其他執法人員的人身安全,被黑惡勢力群歐致殘。由於三屆縣委書記原書記劉立雲、原書記曾健、時任書記何文毅的失職、瀆職侵權和腐敗,對保護國家財產、見義勇為的英雄和為給英雄討公道的苟清蘭非人性的迫害,苟清蘭被違法拘留十次、違法勞教一年半、非法拘禁在黨校兩次共50天、被綁架五次、2013年4月29日,苟清蘭的身份證被非法沒收了至今未還給她。

 

4/7/2014 [維權網] 馮正虎等23名上海維權人士集體祭奠維權先烈陳小明(圖)

2014年7月1日上午,上海23名(詳見簽名單)維權人士聚集在上海市徐匯區桂林東街99弄15號維權先烈陳小明家中,與陳小明的父母及妹妹祭典被上海當局迫害致死7周年的陳小明。 一位便衣在陳小明家樓下門口處對著參加祭典陳小明的維權人士拍照,大家指責其侵犯肖像權之後,此人躲到樹後面去了。

 

4/7/2014 [民生觀察] 包龍軍被法院關鐵籠子、戴手銬、不讓吃飯虐待10小時後獲釋

2014/7/3 上午8點50分,作為公民代理人的包龍軍進入房山法院時,遭到法院安檢處女安檢員的撫摸檢查,包提出抗議,結果被法警架出法院,當包龍軍提出要控告法警時,隨即遭到毆打,並被戴上手銬、拉進地下室、關入鐵籠子、不給吃飯、恐嚇殺他,在遭法院折磨10小時後,於下午6點獲得自由。

4/7/2014 [維權網] 包龍軍、劉慧珍下午五點獲釋 期間遭虐待

今早(2014年7月3日星期四)因安檢衝突被房山法院非法抓捕和扣押的北京維權人士包龍軍、劉慧珍,在經眾多公民和律師的交涉、聲援後,于下午5時許獲釋。包龍軍訴說了自己在法院被虐情形:“1、關鐵籠子中;2、手銬致手腕紅腫不堪;3、一直不給飯吃;4、法院內外法警都打了人。”

 

4/7/2014 [維權網] 成都錦江訪民李仁玉“顛覆罪”案省高院駁回申訴(圖)

2011年3月25日,劉賢斌“顛覆罪”案在遂寧開庭審理。成都市訪民李仁玉、彭天惠、闞思芸、鄧品芳,趕車到遂寧欲旁聽此案,接受法制宣傳教育。去後遂寧警方設置種種障礙不讓她們參加旁聽。於是她們打道回家。在回家路上,遂寧警方將她們擋獲,然後由她們各自所在地的派出所員警接送回成都。回成都後,李仁玉、彭天惠、闞思芸即被成都警方錦江區公安分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一月滿後,被取保監視居住一年。監視居住期滿後,李仁玉、彭天惠、闞思芸三訪民繼續上訪喊冤同時,也將成都市錦江公安分局告到法院。然而一、二審法院對李仁玉的控告都裁定不予立案。於是她向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申訴。二年來,她經歷了起訴、上訴等慢長艱難過程。7月1日,黨的生日,她盼來了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給她維持一二級法院“不予立案”的裁定。

 

4/7/2014 [六四天網] 河南訪民邢鑒父子遭刑拘

6月29日邢望力家門口一直停著兩輛警車盯著邢望力,怕邢望力來北京上訪,直到中午11:00邢望力家裡闖進四個人,自稱是收到了息縣主抓治安的謝煥坤公安局副局長的命令前來傳喚邢望力去淮河辦事處,說是談事。兒子邢鑒擔心父親安危,便陪同去。今天早些時候,知情人確認,目前邢望力父子被拘留在河南項店看守所。

 

4/7/2014 [民生觀察] 給公安部送錦旗“失蹤”的陝西訪民翟社利重獲自由

翟社利被關了3個多月,下午剛被放出來。據翟社利說,他是3月13日和幾個訪民一起到公安部送的錦旗,被警方送到北京市東郊民巷派出所,民警搜走了他身上的所有物品,連腰帶都給抽走了,還給他做了筆錄。當天東郊民巷派出所把他交給寶雞市駐京辦和地方公安。當晚駐京辦把他關在了一賓館,第二天早上就直接用警車把他拉回地方,關了在離陳倉區政府不遠的群力賓館,被限制人身自由,到3月21日又把他關進了千陽縣世景園。據說,這像是一個度假山莊,可他就是沒有一點自由。在這裡邊也有人說要給他解決問題,就是不讓他在上訪了,但始終沒給他解決,一直關到昨天下午才把他放出來,現在他已安全回家。

 

4/7/2014 [六四天網] 浙江諸暨巿楊冬英押返拘留10日

楊冬英6月30日到北京上訪,九經莊身份證登記出來後被黑幫捉住,到浙江省諸暨巿大唐派出所關了二天,7月3日被送到諸暨拘留所拘留10天。

 

4/7/2014 [維權網] 信訪新政把訪民逼往中紀委,數百訪民中紀委抗議維權,悉數被抓進黑監獄(圖)

2013年7月3日上午,陸續有數百來自全國給地的訪民前往位於北京西城區平安西大街41號的中紀委大部門前抗議維權,到上午9.30分已經有5大公車訪民被押送久敬莊黑監獄關押,訪民還在不斷地趕來。由於人多車少每輛車上都被塞進100多訪民,一位懷抱嬰兒的男性訪民想先上車找個座,遭到員警的阻止,在和員警理論的時候遭惱羞成怒的員警鎖喉擒拿,嚇得懷中的嬰兒大哭不止,在現場數百發訪民的激烈抗議下,該訪民得救。

 

4/7/2014 [對華援助協會] 安徽宿州一家庭教會遭當地警方和宗教部門抄家並沒收財物

安徽宿州的基督徒家庭王學俠家住安徽省宿州市埇橋區金海開發區 。她和家人親友平時在家裡進行唱詩和查經聚會。但在今年5月28號,當地警方國保和宗教局一行二十多人來到她家中,不僅抄家並沒收了大量物品,還對她的侄子大打出手,對其他家人威脅恐嚇。下面是王學俠姊妹寫的事情經過,她和家人準備依法維護自己的信仰自由權利。

=====================================================================

維權律師遭打壓

 

4/7/2014 [維權網] 多位大陸律師遭法院保安毆打、法警粗暴對待 執業環境進一步惡化

7月2日周澤律師、李金星律師、張磊律師在江西高院被多名法院保安毆打,後報案至派出所做筆錄。當日從派出所出來後,張磊律師發出微信稱:“感謝大家!手機才充上電,大約一小時前,我和周澤律師、李金星律師從派出所作完筆錄離開。我的脖子和腰感覺有點痛,但應無大礙。我對今天發生在江西高院門口的這半個小時感到非常的遺憾。我之所以報尋釁滋事案,是因為比照該院下級法院對劉萍等人的判決,這些保安才真的是尋釁滋事且加重。戴個眼鏡真是有點礙事,上次在福州被打掉在地上去撿結果遭更多踢打,今天眼鏡被打飛我伸手在空中撈住了。”

 

4/7/2014 [新公民運動] 人民法院,你們為什麼如此兇殘 (天理)

7月2日,張磊律師在網路上發出了《緊急求救!》,說“現在周澤律師、李金星律師、青石律師等三人在江西高院門口被多名該院保安毆打!江西高院的保安像土匪一樣脫光了衣服上來拖周澤和張磊,張磊律師被狠狠的掐住脖子,喘不過氣來!現場周澤、李金星情況不明”,江西高院放“狗”打律師,這是什麼樣的法治社會?難道說這就是中國法治的現實?!

 

4/7/2014 [維權網] 緊急關注:廣州十三人聚集交流學法心得,被警方帶走(圖)

2014年7月3號下午5點40左右廣州吳魁明律和公民霍然、蘇春蘭,肖育輝等13人在祈福酒店內交流學習法律心得,突然來了四輛警車,二十多員警把他們帶走,目前關押在廣州市公安局屏山派出所,電話:02084712322,具體警方為什麼抓人,情況不明。據吳魁名律師說:“我們十三個人在廣州番禺祈福酒店商務中心會議室開業務會,五點半左右突然闖進近二十個員警和特警,說有舉報我們在搞傳銷,要檢查身份證,並用兩部特警車帶我們來到番禺屏山派出所調查。”

 

4/7/2014 [德國之聲] 律協點名維權律師“無照”執業

6月30日,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在官方《法制日報》刊登聲明,稱唐吉田、劉巍、鄭恩寵、唐荊陵為已被吊銷律師執業證書人員,王成、江天勇、滕彪為已註銷律師執業證書人員。聲明稱,他們以律師名義和身份從事活動,誤導律師和社會公眾。德國之聲專訪滕彪。滕彪:我想這是接下來鎮壓人權律師的一個信號吧。雖然人權律師在過去幾年裡面一直受到壓制,有一些被判刑,有一些現在還被關押,但是整個人權律師群體還是非常活躍,在代理人權案件、敏感案件上集體行動、集體發聲。這個讓維穩部門非常惱火。所以我想在這個背景下,全國律協發佈這個聲明,應該是接下來一系列打擊動作的前奏吧。全國律協聽起來是一個律師的行業自治組織,但實際上它完全是政府鎮壓、控制人權律師的一個”打手”。

 

=====================================================================

新疆反恐,群體事件

 

4/7/2014 [自由亞洲電台] 7.5騷亂周年 新疆﹑北京加強反恐

工人文化宮廣場安裝4度防護措施,鐵門外有水泥土墩,民眾要經過安檢門進入廣場,然後開包檢查。(照片在7月3日拍攝,由現場人士提供)
週六為新疆7.5騷亂事件5周年,海外維吾爾組織指,新疆各地加強戒備,並嚴密監控涉7.5及7.6事件人士,不准離開原居地。此外,北京反恐行動升級,安檢力度超過北京奧運時期,警方全部停止休假,並重用80多萬志願者執勤。烏魯木齊居民透露,臨近7.5,當地氣氛緊張,當局加強廣場的安保措施。位於巿中心北京路大型地下商場,從週四(3日)停止開放至周日(6日),商場以消防檢查為理由關閉。附近工人文化宮廣場有四度防護措施,廣場路口安裝鐵門,並有安檢門要開包檢查,以防止有爆炸違禁品,廣場仿如軍事重地,令不少巿民不去廣場。衛星廣場裝了兩度安檢門加強檢查。他又指,近日臨近敏感日子,當地加強警力及維穩人員,他們全部不放假,等如增加人手執勤。

7.5事件5周年前夕當局重兵戒備 北京、烏市停售散裝汽油

新疆7.5事件5周年前夕,北京及烏魯木齊市都加強了警力戒備,並招募大量維穩人員在街上巡邏。此外,北京近千處加油站停止出售散裝汽油,烏魯木齊的多個加油站也貼出告示,凡有前來購買散裝汽油的,一律報警處理。有分析認為,限售散裝汽油是為防止重演去年的駕車衝擊天安門事件。

 

4/7/2014 [紐約時報] 新疆兵團稱打掉多個涉恐涉暴團夥

中新社週四晚間報導,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三師圖木舒克市轄區在5月以來開展的嚴打暴恐活動專項行動中打掉了多個涉恐涉暴團夥。報導稱,嚴打專項行動以來,該師市發現轄區多名重點人員與境外及內地恐怖主義、分裂主義和極端主義“三股勢力”的人員“相互勾結、來往密切,計畫進行’聖戰’,製造恐怖活動”,“遂對可疑人員及時採取了收網抓捕。”報導援引三師圖木舒克市政法委的言論:“針對近期維穩形勢,該師市扎實開展好集中整治和嚴厲打擊暴力恐怖活動專項行動,打出聲威和士氣,確保師市社會大局穩定。”

 

4/7/2014 [自由亞洲電台] 陝農護地遭40警強征多人傷 200人反抗爆衝突打傷員警掀翻警車

榆林市橫山縣的40余名手持電棍的員警週二到雷龍灣鄉強征林地,打傷6名村民,一位70多歲老人被打致昏迷,一人腿部骨折,一人腦部重創,還有3名村民輕傷。隨後200多名憤怒的村民持農具反擊,將數十名員警擊退,一員警被鐵鍁打傷,一警車被掀翻。據網路消息稱,事後有近百員警聚集雷龍灣,而村民手機處於無信號狀態,疑被遮罩。

 

4/7/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昆明數百村民因回遷房品質差 跪堵政府維權百人被抓

昆明市西山區馬家營社區的數百回遷戶週一到省政府外抗議,他們手拉寫有“習主席啊,党啊,馬家營社區十七號片區需要你”的橫幅,冒雨跪倒在地維權,要求各界關注。有線民爆料稱,共上百人被抓走,下落不明。據網路圖片顯示,回遷戶集體在雨中下跪,但無人理睬,大批員警在現場戒備。另有圖片顯示,多人被抓上公車,車內有員警看守。

 

=====================================================================

香港警方拘捕5名七一遊行組織者

4/7/2014 [主場新聞] 何韻詩親證 遊行領頭車因人潮減車速

警方罕有地拘捕5名七一遊行組織者,其中遊行領頭車司機岑永根因違反交通條例,在遊行期間停車未有熄匙被警方拘捕。因違反不反對通知書條件、妨礙員警執行職務而被拘捕的民陣召集人楊政賢今早已表示,警方早前批評領頭車前進得太慢,又拘捕遊行組織者,行動屬政治打壓,收窄市民表達意見和集會權利,批評警方做法不合理。當日參與同志平權團體「大愛同盟」街站工作的歌手何韻詩,今早亦在Facebook質疑警方說法。

何韻詩表示,帶頭貨車來到「大愛同盟」位於銅鑼灣希慎廣場的街站時,領頭車前也堆滿人,用了兩、三分鐘才能讓行人先行散開讓貨車經過:我個人當天目睹的是,當帶頭貨車來到我們街站時,整個街道已經堆滿了人,就我們前面十幾二十米也花了兩三分鐘才成功呼籲大家移開讓貨車經過。難道要司機罔顧所有人安全全速衝過去才算不違法嗎?

據《主場新聞》記者拍攝的相片亦可見,領頭車的前方一直有大批遊行人士聚集,情況到灣仔軍器廠街天橋對開仍然持續,領頭車前的遊行人士要到金鐘才大致散去。

社運人士馬楚明較早前到灣仔警署聲援被捕人士,他當日坐在領頭車司機岑永根旁邊,是後備司機。他表示當日因為考慮到可能需要修理道具而帶有螺絲批及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