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2014 伊力哈木被絕食,堅稱無罪無分裂國家。停止酷刑迫害,請不要打壓在囚良心家屬,呼籲釋放所有被捕人士。

  伊力哈木被絕食,堅稱無罪無分裂國家   27/6/201 … 繼續閱讀 →...

 

伊力哈木被絕食,堅稱無罪無分裂國家

 

27/6/2014 [唯色博客] 李方平律師發佈消息:“ 已經會見完伊力哈木……伊力哈木堅稱無罪”!

被捕前七天(即2014年1月8日)的伊力哈木·土赫提。(王力雄拍攝)
2014年6月23日,被羈押五個多月的維吾爾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的律師李方平、王宇,抵達烏魯木齊瞭解伊力哈木案的進展情況,因此前有消息說伊力哈木已遭重判。以下是李方平律師6月23日-26日公佈的消息(轉自微信圈)

6月26日 16:47 已經會見完伊力哈木,入所戴了20多天腳鐐。絕食一次10天(1.16-26日),被絕食一次,也是10天(3.1-10日)。目前身體表面看還不錯,但體重減少16公斤。伊力哈木堅稱無罪,他的所言所行都是為了實現國家、民族、漢族的共同利益的有機結合,他沒有任何言行支持分裂,只是希望新疆的民族區域自治更加完善、更加法治化、民主化,民族關係更加和諧穩定。(李方平律師補充:會見時間是“10:45-16:20”。所謂“被絕食”的意思是:“3.1昆明事件發生後,看守所晚上突然停止飲食,3.10才恢復。”“伊力哈木一直很抗爭,管教也不願意惹出事來。”)

 

27/6/2014 [BBC] 李方平律師見到在押維族學者伊力哈木

伊力哈木是今年1月15日被員警從家中帶走的。中國政府發言人稱伊力哈木「涉嫌違法犯罪」。伊力哈木一直從事少數民族問題研究。他是維漢雙語網站「維吾爾在線」的創始人,曾多次公開批評北京的新疆政策,挑戰當局對新疆發生的多起暴力事件的詮釋。中國政府將這些暴力事件歸咎於「恐怖主義分子」。但伊力哈木說,在新疆有和平的抵抗,也有暴力的抗爭,很多情況下同恐怖主義或分裂主義毫不相干。

他在《維吾爾在線》網站發表文章說,北京當局是在用「恐怖主義」綁架了整個維吾爾民族。伊力哈木還呼籲北京當局改善維吾爾人的人權,希望中國政府尊重憲法以及聯合國人權公約保障公民言論自由等基本人權,恢復因言獲罪的維吾爾作家和記者的自由。伊力哈木遭拘押後,中國官方的《環球時報》曾發表社論,對他提出嚴厲指責,形容他與被中國政府定性為恐怖組織的「世維會」關係密切,並且「大肆煽動和宣傳分裂主義」。新疆烏魯木齊市警方隨後也發佈消息,聲稱掌握了伊力哈木涉嫌分裂國家的「確鑿證據」,包括「與境外『東突』勢力勾結」,等等。

 

27/6/2014 [美國之音] 李方平、王宇律師見到在押的伊力哈木•土赫提

王宇律師說,伊力哈木1月16日被押送到自治區烏魯木齊看守所,他發現看守所的飯菜有豬油味,便要求提供清真食品,但遭到拒絕,並被告知“愛吃不吃”。伊力哈木於是絕食10天。絕大多數維吾爾人是穆斯林。3月1日昆明火車站發生襲擊事件,看守所從當天晚上開始便給伊力哈木斷食斷水,他靠著提前保存的不到一杯半水,維持了10天。王宇說,律師已經向看守所提出口頭控告,接下來將提出書面控告。律師說,伊力哈木堅稱無罪,他說,他的所言所行都是為了實現國家、民族、漢族的共同利益的有機結合。伊力哈木堅決否認有過任何支持分裂的言行。近日有傳言,伊力哈木被新疆當局秘密審判。王宇律師說,當局對伊力哈木的偵查階段6月19日結束,進入審查起訴階段。 “秘密審判”應該是誤傳。

 

27/6/2014 [法廣] 維族學者伊利哈木·土赫提首次會見律師並堅稱無罪

剛剛在監獄會見伊利哈木教授的李方平律師向本台表示:如果從他1月15日被抓算起的話,就已經五個多月了,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律師,我們今天從十點多開始會見一直到下午三點多,他在監獄裡曾經兩次絕食,第一次是他自己絕食,第二次是監獄方面強迫絕食,就是在三月份在昆明事件爆發之後,監獄就突然停了他的餐飲,他依靠一杯水維持了十天。目前他否認當局對他的分裂國家的指控,他堅持他是一個愛國者,為了促進國家與自己民族利益的有利結合。他的所作所為,他所有的言論都是為了加強維族與漢族之間的交流,他剛進去之後被帶了二十多天地腳鐐,再加上十天的絕食,他的身體十分虛弱,所以審訊是1月底才開始,在審訊過程中監獄並沒有對他使用酷刑,目前還不知道當局準備何時對他開審,目前案子被移交檢察院,我們下午要去檢察院會見。

 

27/6/2014 [自由亞洲電台] 伊力哈木首見律師 堅持無分裂國家

中央民族大學副教授、維吾爾線上創辦人伊力哈木.土赫提,被當局指控“涉嫌分裂國家罪”刑拘逾半年後,週四(26日)首度獲准與律師見面。律師指,伊力哈木曾絶食及被迫斷食10天,健康不佳、身體消瘦很多。當局提審他關於網站發表的文章及教學言論,他堅持沒有觸犯分裂國家罪,也沒有跟東突有任何接觸。王宇指,之前伊力哈木曾多次提審,但次數記不清楚。警方主要提審他在維吾爾線上一些網路文章,還有他在課堂上及講座的言論。侓師曾向他核實官方提供的報告及報導,伊力哈木指官方的報導存在斷章取義,沒有用他的原話,而把原話作變更性語言。伊力哈木強調,所言所行為了實現國家民族的團結,他不支持暴恐、不支持分裂,他堅決不承認分裂國家罪,也從沒有跟東突有任何聯繫和接觸。王宇說:伊力哈木教授不承認自己犯有當局指控的分裂國家罪名,而且從他自己言和行來說,應該不承認這個罪名,自己也在做辯護。他不支持暴力恐怖,不支持分裂,他是為了國家團結、民族統一。至於同時被捕的維吾爾學生,王宇指出,伊力哈木從公安提訊期間,得知有7名維吾爾學生被關押。今年1月15日,伊力哈木在家中被北京及新疆員警帶走及抄家,同一天,他的6名維吾爾學生,包括維吾爾線上前編輯或翻譯等,先後被警方關押。翌日,中國外交部指伊力哈木涉及違法案件被刑拘。其學生中央民族大學碩士生栢爾哈提.哈力木拉提,亦是同日以同一罪名被批准逮捕。伊力哈木於2月20日,被烏魯木齊巿人民檢察院以“涉嫌分裂國家罪”正式逮捕,覊押在新疆自治區公安廳看守所。

 

27/6/2014 [自由亞洲電台] 伊力哈木拘留所“被絕食”10天 七五前伊犁又判捕數十維人

維族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星期四在烏魯木齊看守所終於見到代理律師李方平。李方平在網上發佈說,伊力哈木在看守所期間受到虐待。此外,伊犁地區察布查爾縣星期三舉行公審、公判及公拘大會,九名維吾爾族人被宣判3至14年徒刑。再有,6月27日星期五穆斯林民族將進入齋月,目前全疆各地都在緊鑼密鼓部署齋月期間的“宗教領域維穩工作”。

=====================================================================

請不要打壓在囚良心家屬,呼籲釋放所有被捕人士

20140701_leaflet1

27/6/2014 [新公民運動] 希望新餘當局不要去打壓無辜的女兒

張雪忠:今天,我和劉萍女兒通了電話。我告訴,她母親的事幾成定局,她已為母親作了最大的努力,盡了一位女兒的本分。我建議她,儘快把個人努力的重心,轉到自己的工作上來;讓自己身體好、生活好,是對她母親最大的安慰。作為劉萍的首任律師,我希望媒體和網友,能夠一起幫助她回歸穩定和平靜的生活。
張雪忠:在劉萍遭受指控和審判期間,她女兒為她稍作呼籲和努力,希望讓自己的母親擺脫不白之冤,這完全是人之常情。我希望新餘當局,不要變本加厲,在迫害了無辜的母親之後,又去打壓無辜的女兒;希望相關決策者和執行者,不要喪失最起碼的人性,再去干擾甚至破壞劉萍女兒的生活和前途。
劉萍女兒:今日楊律師會見劉萍得到消息, 1,劉萍除了葉影【音】給他在看守所打的2000元以外,其他人去看守所給她打的錢一分都沒有收到, 2,腹瀉一年多沒有給藥沒有治療 。
劉萍女兒:經家屬與律師協商,新餘案件二審辯護人為:【劉萍:楊學林,斯偉江;魏忠平:張培鴻,陳光武;李思華:周澤,劉志強】,望大家關注知悉,謝謝!

 

27/6/2014 [新公民運動] 劉金濱律師:劉萍、魏忠平被判有罪的幕後

2014年6月19日,劉萍、魏忠平、李思華案被新余市渝水區法院判決,劉萍、魏忠平分別被判有尋釁滋事罪,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利用邪教破壞法律實施罪三個罪名,合併執行六年半有期徒刑;李思華被判尋釁滋事罪,三年有期徒刑。三被告人家屬均表示上訴。一審中前後12位辯護人張雪忠、鄭建偉;陳光武、劉金濱;龐琨,李金星;斯偉江、楊學林;張培鴻、楊金柱;周澤、浦志強,均認為任何一個罪名都不成立,均做無罪辯護。
◆判決書隱瞞的重要情節
因判決書就指控劉萍 和魏忠平 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的所謂犯罪事實的描述,故意刪減了重要的情節,掩蓋了袁河公安分局、新餘市和渝水區選舉委員會、新餘鋼鐵集團有限公司選舉委員會負責人違反憲法和選舉法,破壞選舉的事實和證據,混淆視聽,給社會公眾造成誤解,因此,作為本案辯護人之一,有責任將此罪的事實公之於眾。
判決書中,法院審理查明部分第6頁對於第二個罪名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的敘述:2011年5月11日19時許,被告人劉萍、魏忠平來到沁園北村樂百佳超市(現更名為丁雨超市)門口,夥同他人張打橫幅,進行演講,並向途徑人員發放宣傳材料,致使大量行人滯留圍觀,車輛行人通行受阻,且抗拒阻礙民警執行職務,造成現場秩序嚴重混亂。 判決書中的上述敘述,故意掩蓋了被告人在現場打橫幅的內容(人民代表人民選 公民精神萬歲),演講的原因(因自己由選民推舉為合法代表候選人但新鋼集團選舉委員會拒絕將他們倆公佈在初步候選人名單中,不得不通過街頭宣傳動員選民選舉自己),發放宣傳材料的內容(選舉資訊公告和爭當代表承諾書)等,僅僅說兩人在此演講,阻礙通行,抗拒執法,因此構成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上述描述,掩蓋了重要事實,反映出新餘當局和渝水區法院某些人內心的虛弱和恐懼。他們不願讓民眾知道他們所做的惡,不願讓民眾知道被告人的功。

 

27/6/2014 [新公民運動] 李英之:我去海澱看守所給張向忠存錢

6月25日上午11點半,我與張向忠之子張迪趕到了北京海澱看守所,給張向忠存了1000多塊錢。 去年7月初,張向忠被關進了北京第一看守所,主要因他參加了要求官員財產公示的街頭舉牌等活動,後罪名轉為涉嫌信用卡詐騙。張案的代理律師說,張的信用卡不過6、7張卡,每張額度1-2萬元,那樣總額度不過10萬元。所謂信用卡詐騙的更多情況律師沒有告知我等。去年7月初,張向忠被刑拘後,李學惠(現正被刑拘)、馬強和張迪一起去北京第一看守所給張存了1000元,從此至今,再沒有 人給他存過錢。張離異10多年,前妻10多年間再未與之見過面。在看守所,一個月至少消費3、400元,可買些水果、肉食及牙膏衣物等生活必需品,張向忠沒錢,他這一年多是怎麼混下來的?只吃看守所提供的伙食,他怎麼能扛下來?6月11日,張案在北京海澱法院開庭審判,也許不久就會有判決結果出來。(李英之啟,6月25日)

 

27/6/2014 [自由亞洲電台] 聯合國小組及美國會兩黨議員敦促中國釋放陳光誠侄子陳克貴

聯合國任意拘押問題工作組近日就中國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的侄子陳克貴被中國當局囚禁一事作出裁決,認為這是任意拘禁,中國政府應立即無條件釋放陳克貴,並對他進行賠償。署名美國國會議員和陳光誠一起,星期三就此舉行記者會,敦促中國遵守聯合國小組的裁決。

 

27/6/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哈達變換口風 表示不想控告公安

刑滿出獄後被限制自由近4年的內蒙古異見人士哈達,原先向家人表示要控告公安有關限制,但突然變卦,上周告訴家人不會控告公安。家人懷疑當局施壓。(海藍報導)哈達妻子辛娜表示,上週三(18日)她當律師的二哥及兒子威斯勒,曾到呼和浩特東郊一處地方探望哈達,現在哈達有點改變,他不想控告公安廳,好像有領導跟他談話,但他不告訴家人詳情,家人很焦急。哈達服刑15年刑滿出獄後,仍被非法拘禁近4年,此舉屬違法,因此家人希望申訴,並要求國際社會關注事件。她又指,哈達被關押多年,釋放後精神狀況不佳,公安給他喝酒令他嗜酒,他或被利用因此妥協。為此,近日她寫了一封信給哈達,希望他不要放變主義。辛娜說:所以我們也很焦急,我們別說那15年,就算他那15年犯罪,那這一次(非法拘禁)算什麼,當局就沒有法律依據,我強烈要求國際社會關注這個事情。再這樣下去,他可能處理不了,現在他已經神智不清,公安把他當成人質來利用他。

哈達兒子威勒斯指,上月他與舅父跟父親哈達見面,談論申訴安排,之後政法委找哈達談話後,這次他們與父親見面,他已改變主意,不想控告公安廳非法拘禁他4年,家人估計當局嚇唬他,他在嚴密監控下,沒跟家人透露詳情。關於父親依法申訴及控告問題,威勒斯指,內蒙當局採取對策阻撓,政法委曾指父親刑滿後被拘禁,是中央的意思,他們僅負責執行。按照家人原定申訴方案,第一,父親的申訴書要交副本各一份,給律師、母親及他﹔第二,國內及國際同時申訴。他曾向父親明言,一定要國際同時申訴,因為內蒙當局指中央決定拘禁他,國內申訴較困難,因此國內外同時申訴。威勒斯指當局阻撓,不肯把申訴副本交出,只讓家屬看副本,以免他們把副本傳至網上。當局設重重障礙,其實申訴是父親的權利,他在國內及國外申訴不違反法律,申訴書副本交給家屬提意見,也是合法權利。威勒斯說:內蒙方面政法委明確跟我們談話說,第一,哈達的申訴書,你們可以去黑監獄拿來看,拿出來都不行,不能給你們。第二,哈達只能向我們指定的機構申訴,不能以自己意願去申訴。他又指,父親對外封鎖多年,目前只看到官方媒體某些報導,並經常與政法委及關押人員談話,近年他不願與母親見面,可能父親怕連累母親,這樣更加不知道外面世界發生什麼。當局非法關押多年,令他產生恐懼。

哈達在95年12月10 日被公安逮捕,96年被法院以”分裂罪”及”間諜罪”判處十五年徒刑,當局不滿他創辦“蒙古少數民族維權協會”及《南蒙古之聲》雜誌。哈達在2010年12月10日刑滿出獄後,他與妻兒仍被限制自由。妻子辛娜被指控非法經營判刑,判3年緩5年,兒子被指控涉嫌吸毒關押1年多。

 

27/6/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念斌投毒案續審

福建念斌投毒案週四繼續開庭審理。鑒於前一天開庭前念斌的律師以及家屬,遇到死者方數十名家屬以及身份不明人員的襲擊,福州中院已開通其他通道讓被告方的旁聽人員進入法庭。不過就在庭審的過程中,《東方早報》記者馬紀鵬因在庭內做記錄,而遭到法警強行帶出法庭,並一度帶往派出所扣押。聲援念斌的浙江省溫州市網友陳宗瑤譴責福建高院法警濫用職權。他說︰如果說是違反法庭紀律,可以警告或趕出法庭。從他(記者)的同事說,金山派出所打電話給平潭公安,要來(福州)把他帶到平潭。平潭縣就是念斌案的發生地。被指是主犯的念斌,在8年間4次判死刑。案件去年10月二審開庭後約11個月,6次獲最高人民法院批准延期。至週三(25日)再開庭審理。

 

27/6/2014 [維權網] 湖南維權人士羅茜在看守所會見律師

今天(6月26日),廣東人權律師龐琨前往湖南邵陽市洞口縣看守所會見了被關押於此的新甯縣維權人士羅茜。據前往會見人士說,會見是今天下午2點50左右至3點50左右。會見沒有受到什麼阻攔。從會見看到羅茜精神狀態還不錯。羅茜自己感覺案子沒有什麼事,警方集中追查重返天安門活動。警方也曾表示說沒什麼大事,過幾天會放出來。但是,讓人奇怪的是,羅茜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於5月30日刑事拘留後,案子居然被當地國保移交給了刑事偵察部門,而多日來新寧警方在湖南多地就羅茜案問訊維權人士,並且還跨省追查羅茜案情況,顯示警方在設法搜羅證據以羅織罪名,如此又顯示案子似乎沒有告一段落的意思。

27/6/2014 [維權網] 湖南邵陽國保到永州找彭永忠調查羅茜案

本網資訊員獲悉,前天(6月24日)邵陽國保到永州找到維權人士彭永忠進行調查,說他與羅茜案有牽連。羅茜在今年“六四”25年前的5月30日被當局帶走,目前關押在邵陽洞口看守所。羅茜是人大的六四學生,曾因參與六四被當局迫害。去年也因組織湖南六四紀念活動被當局關押。彭永忠是永州的一名酒店老闆,曾因參與公民活動被當局打壓,以查稅消防工商檢查各種方式讓他經營不下去,只好將酒店出讓到國外去投資經商。彭永忠表示自已並不認識羅茜,但邵陽的國保仍是拿出大量的相片讓他指認,他猜測是羅茜在關押審訊期間說過認識他。

 

27/6/2014 [民生觀察] 廣州多位民主維權人士 舉牌尋找張聖雨被抓

26日下午14時許,在廣州公民謝文飛、王默等人手舉寫有《尋找張聖雨》的看板,開始在廣州街頭尋找他們的友人“被失蹤”民主維權人士張聖雨。可是,在他們剛走到廣州市窖口地鐵站旁時,就被四名不明身份人員強行帶進了地鐵站的警務室進行“傳喚”。據瞭解,他們的朋友張聖雨(實名:張榮平),原是“南方街頭民主運動”的積極宣導者與參與者。數年來,他多次遭到警方的傳喚、毆打、拘留以及“被失蹤”。近期,在今年的5月31日,張聖雨先生陪同他的朋友馬勝芬女士到廣州武警醫院看病時,二人被廣州市警方無辜抓走並被處以行政拘留十天。(疑似因為六四臨近,警方維穩。)

 

27/6/2014 [推特消息,近期被捕公民仍下落不明] 謝文飛舉牌尋找張聖雨

公民小彪 ‏@oubiaofeng 馬勝芬已在廣州市荔灣區石圍塘派出所見到暫被傳喚的謝文飛、王福磊、王黙三人,他們是昨天下午在其附近舉牌尋找張聖雨時被扣的,請大家共同關注⋯⋯
花滿樓 @hua_manlou :今天談話三個國保,一個女的(秀才不要的那個)。談話內容主要有文化衫的來源,把我64的公安門口留照的帖子裁圖了,還有涉及占中行動,也有張聖雨、馬勝芬等受資助問題,可以肯定張聖雨在他們手裡,因他們只說沒失蹤但拒口不提下落,個人猜測可能打得嚴重。深入調查我可能只是三個月前才開始的,最後,大家注意下,廣州今年比去年更不好玩了。

關注呂程,網名天才白癡夢。聽說他是6月3日晚上被當局控制後失去聯繫的,至今已有24天⋯⋯“@huangyonghua: 衡陽公民呂程已被捕23天,罪名至今不詳。”月半彎 @huangyonghua 呂程是一位天生基因缺陷白化病患者,眼睛高度近視,這也許可以讓他避免那枯燥乏味的勞動。

廣州賈榀 @jiapin1989 “方言”被關在鄭州市第二看守所,今天是第31天了,藺其磊律師要求會見被衙役拒絕。5月26日夜,衙役破門而入,把她抓走,連她15歲女兒的手機都被衙役搶走。方言性格溫和、深居簡出,是一位單身母親,一直在網上啟蒙思想、為釋放良心犯呐喊,和鄭州衙役扣的罪名“擾亂公共秩序罪”八竿子打不著。
藍無憂 @WuyouLan 5月26日當晚,我首先聽聞石玉被警方從家中帶走,其次聽聞侯帥、方言(女)被帶走。次日,姬來松律師失聯,劉真、安寧、邵晟東等聯繫不上。董廣平確定被抓。甯文忠被多次上門服務。28日淩晨,聽聞常伯陽律師被傳喚。得知于世文、陳衛(女)被抓。逐漸確認共九人被刑拘。

RT @jameschownb: 緊急關注:長沙公民肖愷接到通知今天下午被傳喚,因參加昨天下午在長沙黃興路步行街拉橫幅聲援支持香港公投 的事情!請關注擴散!!#公民權利

貝帶勁 ‏@beidaijin 殷玉生自6月21日被大連警方控制後至今已六天  家屬沒有收到拘留通知,鄭州三看「查無此人」,就殷玉生失蹤事件其父已在洛陽報警

轉:我是王愛忠,我已在昨天晚上通過取保候審從看守所出來,感謝所有關心,聲援我的朋友們,由於被扣押的手機及抄家,抄公司辦公室被拿走的四台電腦都還在當局手裡,加上身體也有點虛弱,在裡面27天,體重下降了16斤,持續感冒發燒咳嗽,現在還未痊癒,就不給大家一一回復資訊或電話致謝了,請諒解。

 

27/6/2014 [新公民運動] 李英之:顏伯鈞被刑拘超過30天后取保回家

昨天,顏伯鈞的代理律師胡貴雲女士告訴我,她還沒有得到關於顏的任何消息。大概一周前,她在北京第一看守所會見顏時囑咐過他,如出來儘快和她聯繫。這次會見是顏被 關押以來律師第一次見到他,胡律師說顏伯鈞的精神狀況還好,對於案情胡律師沒有說什麼,只告知顏的涉嫌罪名是尋釁滋事。(李英之啟,6月26日)
今天收到胡貴雲律師發來的消息,說她已去一看探視過顏伯鈞,但是沒見成。看守所要求律師提供顏伯鈞弟弟所在地派出所出具的證明顏氏兄弟關係的文書,因此胡律師所帶的顏伯鈞弟弟簽署的律師委託書還沒起到作用。多日前,顏伯鈞被刑事拘留後,朋友們為他張羅請律師,但是在京工作的顏妻以工作單位的原因,就是不願意給顏做律師的親屬委託人,只提供了遠在湖南常 德的顏伯鈞弟弟(顏克芳,顏伯鈞真名顏克芬)的聯繫方式,我與顏弟溝通後,他願意做委託,甚至願意為此來京,後來我建議少折騰,也為省錢故,就用快遞的方式來簽委託書,這樣,願意做代理律師的胡貴雲女士前幾天才收到顏弟快遞到京的委託書。憑此這次卻沒有會見到上顏伯鈞,看來只能去開兄弟關係證明了,這又要耗時好幾天了。顏伯鈞被報5月23日被抓,這將20天了,朋友們無從知道他在裡面的情況,捉急啊;同樣他也很多憂慮吧——為什麼沒人給他請成律師?!去年初前後,顏亦積極參與了在北京的呼籲官員財 產公示的街頭舉牌活動,看到許多夥伴被抓,他就離開北京四處躲避。事情都過去都快一年了。而20天前,他卻被抓了,這其中的原因究竟是為什麼呢??前此,其妻已給他存了錢和衣物,這讓他在裡面好受些吧。(李英之啟,6月12日)

 

27/6/2014 [博訊] 因六四25周年被拘押的藝術家華湧獲釋

2014年6月25日,被關押了一個月的北京宋莊行為藝術家華湧,走出雲南的“香格里拉看守所”。據著名維權人士胡佳透露,華湧被取保候審,但辦理取保手續的機關卻是管轄宋莊藝術區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在六四25周年之前的5月26日,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以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藝術家華湧,扣押他的一幅油畫。原因是上面有共黨的標誌鐮刀斧頭。另據著名作家許暉透露,華湧被取保時,北京通州國保來了四個人,貼身護衛。期間華湧逃掉,國保動員好幾十號員警漫山遍野追捕,結果在山路上就擒。華湧,遼寧營口人,北京宋莊藝術家。2012年6月4日在天安門廣場用行為藝術方式紀念“六四”被刑拘,後以“尋釁滋事”罪勞教一年零三個月。

Hu Jia 胡佳 ‏@hu_jia 行為藝術家華湧在天安門金水橋前被便衣武警和穿制服的公安抓捕時的情景。#June4 #八九六四
RT @hu_jia: 當年行為藝術家華湧就是這樣站在#天安門 廣場,打破自己的鼻子,然後用血在額頭上寫下“六四”二字。他因此而付出了被勞教的代價。

 

27/6/2014 [自由亞洲電台] 網路大V甯財神涉吸毒被捕

北京公安在官方微博上通報,“6.26”國際禁毒日前夕,朝陽區公安根據群眾舉報,在區內一間公寓拘捕了吸毒嫌疑人,疑犯尿檢呈陽性。當事人承認吸毒,供認自己有近7個月的吸毒史,事後對吸毒行為表示深切歉意和懊悔。當局現已對當事人依法行政拘留。甯財神原名陳萬甯,是大陸知名編劇,在新浪微博上擁有粉絲數逾七百萬,平日在微博上的發言往往有大量轉載。有線民將他與韓寒、李承鵬等人相提並論,稱他是意見領袖。大陸互聯網分析人士蒲飛說,甯財神的發言甚少觸及敏感成份,但言論總體偏向自由派觀點。

=====================================================================

呼籲停止酷刑,關注中國人權

 

27/6/2014 [自由亞洲電台] 被囚者屍檢腦部出血卻被“正常死亡” 獄中“睡死”者孤兒上訪逾年被截訪

遼寧鳳城監獄服刑的楊春權去年2月在獄中離奇死亡,獄方稱,楊是“睡死”。但監控錄影顯示,楊死前被獄友強行拖出,獄方事發後拆除了現場攝像頭。有專家向家屬表示,屍檢錄像顯示,死者腦部有不正常出血。但當局卻出具了“正常死亡”的屍檢結論。一年來,死者楊春權的一對兒女四處上訪討說法,卻被截訪、關黑監獄。

 

27/6/2014 [新公民運動] 劉曉原律師:鮮為國人所知的“支持酷刑受害者”國際日

今天2014年6月26日,是第十七個“支持酷刑受害者”國際日。由於中國的媒體不作報導,很少有民眾知曉這個國際日。
1997年12月聯合國大會通過第52/149決議,宣佈此後每年6月26日為聯合國“支持酷刑受害者國際日”,以便徹底根除酷刑並使1987在6月26日生效的《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切實生作用。 《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於1984年12月10日由聯合國大會第39/46號決議通過並開放供各國簽署、批准和加入。1987年生效。 酷刑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是聯合國創立後就開始詳細深入審查的問題之一。為充分保證一切人都不受酷刑,聯合國一直致力於制定普遍適用的準則,1948年通過的《世界人權宣百》及1966通過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都規定,對任何人不得“施以酷刑,或施以殘忍的、不人道的或侮辱性的待遇或刑罰”;1955年的《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標準規則》及1979年的《執法人員行為守則》同樣也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的待遇。1975年,聯合國大會根據第5次預防犯罪和罪犯待遇大會的建議,通過了《保護人人不受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處罰宣言》。根據該宣言的原則,由聯合國人權委員會設立的工作組著手起草禁止酷刑國際公約。該工作組1980~1984年於每屆人權委員會會議以前舉行一周的會議。1984年,聯合國大會通過了這個公約。 1986年12月12日中國政府簽署該公約,同時聲明對公約第20條和第31條第1款保留。中國於1988年10月4日批准該公約,同年11月3日,該公約對中國生效。 中國雖然加入了《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刑事訴訟法》也有嚴禁刑訊逼供的規定,但酷刑問題仍然嚴重。 “酷刑”是指為了向某人或第三者取得情報或供狀,為了他或第三者所為或涉嫌的行為對他加以處罰,或為了恐嚇或威脅他或第三者,或為了基於任何一種歧視的理由,蓄意使某人在肉體或精神上遭受劇烈疼痛或痛苦的任何行為,而這種疼痛或痛苦是由公職人員或以官方身分行使職權的其他人所造成或在其唆使、同意或默許下造成的。但“純因法律制裁而引起或法律制裁所固有或附帶的疼痛或痛苦不包括在內”。 聯合國稱,酷刑為國際法規定的一種罪行。根據所有有關文書,酷刑受到絕對禁止並且在任何情況下均不得為其辯護。對酷刑的禁止是習慣國際法的一個部分,這意味著,它對國際社會的每一個成員都具有約束力,而不管該成員是否批准了明確規定禁止酷刑的國際條約。經常地或廣泛地施加酷刑的作法構成危害人類罪。  酷刑為國際法規定的一種罪行。根據所有有關文書,酷刑受到絕對禁止並且在任何情況下均不得為其辯護。對酷刑的禁止是習慣國際法的一個部分,這意味著,它對國際社會的每一個成員都具有約束力,而不管該成員是否批准了明確規定禁止酷刑的國際條約。經常地或廣泛地施加酷刑的作法構成危害人類罪。 附:《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處罰公約》 

 

27/6/2014 [新唐人] 維權律師:遭中共酷刑 往日不堪回首

6月26號是聯合國大會選定的〝支持酷刑受害者國際日〞。維權律師張俊傑之前因為代理法輪功案件,被黑龍江建三江中共當局打斷3根肋骨。張俊傑律師表示,回想起被中共酷刑折磨的日子,至今依然感覺〝隱隱脊骨疼〞。26號早上,大陸維權律師張俊傑,在網路上發消息說,由於中國的媒體對〝支援酷刑受害者國際日〞沒有報導,致使很少中國民眾知道有這樣的節日。他表示〝想想中國夢,隱隱脊骨疼〞。大陸維權律師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張俊傑,3月20號前往位於黑龍江建三江地區的〝黑監獄〞,要求釋放被非法拘押的法輪功學員。但是,這4名律師及7名公民被當地員警帶走拘留,多人遭到酷刑。張俊傑在建三江被打斷3根肋骨。

 

27/6/2014 [西藏之聲] 西藏人權中心揭批中共持續實施酷刑

西藏人權與民主促進中心於今天公佈名為《止至骨瘦形銷》的光碟,揭發中共政府對藏人囚犯所實施的酷刑折磨情況。今天6月26日是聯合國國際反酷刑紀念日,位於印度北部達蘭薩拉的西藏人權與民主促進中心在麥羅肯基白瑪唐飯店中召開記者會,公佈該中心製作的,反映藏人囚犯慘遭中共獄警酷刑折磨的紀實影片《止至骨瘦形銷》廣告片段,以此紀念第17個國際反酷刑日。紀實片《止至骨瘦形銷》中,包括果洛晉美在內的6名曾經遭受中共獄警酷刑折磨的藏人倖存者,以親身體驗講述他們的遭遇,見證了境內藏人的無畏勇氣和民族尊嚴,以及和平面對暴政統治者的容忍精神。西藏人權與民主促進中心發佈聲明指出,我們利用今天的國際反酷刑日,對那些身心遭受摧殘和折磨的受害者表達同情和支持,反對使用暴力或實施酷刑的當權者。聲明指出,在西藏,酷刑是中共處理不同政見者的主要手段之一。藏人進行任何形式的和平抗議活動,都將會遭到中共政府的非法拘押和酷刑折磨,其中包括:電刑,毆打,禁止睡覺,雙手反銬吊在上空,長時間單獨監禁等。

 

27/6/2014 [維權網] 江蘇南通如皋維權人士田書華受到侵擾向外界呼救

江蘇南通如皋維權人士田書華向外界發出緊急呼救!由於田書華近年來一直活躍於國內很多次的大型維權活動場所,積極參與公民維權活動,不時發表自己身心遭遇地方政府打壓迫害的肺腑之言,6月26日下午,一群不明身份的人敲她家院門,藉口要叫她交出一個叫萬惠的被拆遷戶,她家處於危險之中。

 

27/6/2014 [大紀元] 詭異的最後一次灌食 是誰想置她於死地

里玉書,昔日受人尊敬的優秀教育工作者,剛剛結束了12年冤獄回到家中,然而,僅僅一週之後突發怪病,目前正在醫院搶救。親友們懷疑,裡玉書出獄當天被強制進行的最後一次灌食,背後隱藏著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
2014年5月17日,是裡玉書出監獄的前一天,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已經定下了裡玉書走的當天,即5月18日,不再灌食。可是,5月18日,就在裡玉書即將出獄的早晨,獄方突然推翻昨天的決定,要給裡玉書進行最後一次強制灌食。當班的員警奇怪地問:「不是今天不灌了嗎?」經常給裡玉書灌食的犯護們也感到詫異:「不再灌了,怎麼突然又給灌食?」12年的冤獄,10年不間斷地野蠻灌食,每天被灌食三次,每次灌食,裡玉書都是從死亡線上活過來的。2014年5月18日,裡玉書走出監獄,顛簸一天多,5月19日,這位受人尊敬的昔日教委官員終於回到了闊別多年的家鄉阿木爾。可是,迎接她的是阿木爾林業局單位官員全天24小時的跟蹤、監視、監控。

 

27/6/2014 [新唐人] 上海公司經理蒙冤入獄 生命垂危

上海一家物流公司總經理龐光文,因為信仰法輪功,而被中共警方抓捕和判刑五年。目前他在獄中被迫害致生命垂危。龐光文的母親請求社會幫助營救兒子。今年2月4日,龐光文的妻子發表〝長微博〞,呼籲社會關注自己一家人被迫害的情況。她說,2012年的4月27號晚上,一群人闖進了他們的公司,野蠻綁架了龐光文和公司員工趙斌。他們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後來證實他們是長寧區國保員警和當地片警,而指使者是位於江蘇路派出所5樓的長寧區〝610辦公室〞。去年7月,龐光文被長寧區法院判5年有期徒刑,趙斌判4年有期徒刑。重判的理由卻是因為趙斌曾在送給大學同學的一個水果籃中,放了一盤〝神韻光碟〞,被他的同學送到了單位的保衛科。58歲的趙斌被投入〝提籃橋監獄〞短短46天,就被看管他的犯人毆打致死。龐光文則在〝提籃橋監獄〞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吃什麼吐什麼,原來150斤的體重,在短短的四個月後只剩不足120斤,人瘦得脫了相。今年年初他轉入上海市〝南匯監獄〞。家屬會見龐光文的時候,有四個獄警監聽,無法瞭解龐光文在獄中遭到什麼樣的對待。但是家屬表示,持續嘔吐的狀況,同樣發生在已被迫害致死的上海市法輪功學員馬新星、張志雲身上,而他們都曾經被人在食物中下毒。家屬向監獄提出保外就醫,但是獄方聲稱不符合資格。

 

27/6/2014 [博訊] 崇陽紀念國際酷刑日:北京公安酷刑4次

職能部門對公檢法人員違法罪行坐視不顧,良政何時有效?徐崇陽被北京公安打,遭酷刑共4次。 一次:2011年4月20日上午9點多,我租住中國政法大學社區西門宿舍8號樓1單元2室房門鎖被用技術手段強行打開,北京公安刑偵總隊李南、王欣、李大隊長等十多人沒有出具拘傳、拘留、逮捕、搜查證等任何法律手續就將把我抓走。同時從我住處拿走郵票、名人字畫、天然鑽石、猴郵票財產原始保險單及其上述保險實物錄影帶等物、我的眷屬證。以上拿走財物沒有向我出具任何手續,至今未返還,涉嫌貪污。第二次2011年4月25日至6月5日半夜,李南、熊義德等30餘人非法拘禁我42天,對我毆打、灌辣椒水、灌迷藥,搶走貪污我電動自行車。第三次2011年6月6日至10月21日,北京公安李南、王欣、朱赤軍、李大隊長、等人毆打我;朱赤軍等對我刑訊逼供、虐待。第四次2014年1月17日在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八寶山派出所遭扇耳光,導致突發心臟病,不救並強制鎖在審訊室老虎凳。

 

27/6/2014 [自由亞洲電台] 英國顧客購買的牛仔褲發現中國囚犯求救短信

一位英國顧客在連鎖廉價商店買回的服裝內,發現一張手寫的求救紙條。這張有著英文“SOS”字樣的求救信,來自中國湖北襄南監獄,並且附上囚犯的卡片,上面用中文書寫“囚犯每日勞動15小時”,“呼籲國際譴責中國政府踐踏人權的行為”。

 

27/6/2014 [德國之聲] 中國監獄囚犯為英國品牌生產服裝?

英國貝爾法斯特的一名婦女發現在她買的一條褲子裡藏有求救字條。字條用中文書寫,自稱是中國一監獄內的囚犯,長期在惡劣條件下生產外貿服裝。”SOS! 我們是中國湖北襄南監獄囚犯,長期生產出口服裝。我們每天勞動15小時,吃的是豬狗不如的飯菜,幹的是牛馬一樣的活。我們呼籲國際社會譴責中國政府這種踐踏人權的行為。”一名來自英國貝爾法斯特的婦女,在2011年購買了一條褲子,但一直沒有穿過。上周,她偶然發現這條褲子裡藏有一張字條,上面寫著上述文字。雖然她不懂中文,但SOS字樣讓她明白,這是一求救字條。她隨後將照片傳上網,經由人翻譯後獲知了字條內容。此外,褲子內還附有一張獄囚證件。這名婦女隨後將此事上報給了人權組織”大赦國際”北愛爾蘭分部。

 

27/6/2014 [大紀元] CNN:中共統治下的人民力量

CNN有線新聞網6月26日報導說,在作為記者訪問貴州省的時候,鄧飛看到幾十名鄉村孩子餓著肚子上學。鄧飛拒絕旁觀。因此在2011年,他離開記者職業,而開始他自己的私人慈善事業,提供免費午餐給中國的鄉村孩子。在三年裡,他的「給孩子免費午餐」運動餵養了總共92000名孩子,跨越23個省份。「政府不能解決我們的所有問題。」鄧飛告訴CNN。「我們必須放棄不切實際的想法,自己採取主動行動。」按照官方統計,中國有五十萬註冊非政府組織(NGO),大多數跟政府有聯繫。至於未註冊獨立NGO的數字呢?根據《經濟學人》北京分社社長James Miles統計,這個數字接近2百萬。「這些是全國致力於試圖改善當地人們生活的小群體,不管是勞工問題,婦女權益還是環境問題。」

CNN報導說,James Miles在報導中國方面具有20年的經驗。他相信公民社會在改變中國的政治格局方面可能能很好的扮演一個關鍵角色。「我們現在可能看到跟25年前的天安門時代相比,可以更快速的組成團體。」Miles在北京報導了1989年學生抗議。「政府控制資訊,制止人們組織起來,以及在重要事件當中制止資訊流動,將變得更加困難。」北京意識到中國公民社會日益增長的力量,正採取行動遏制它們並且實施控制。「政府本身開始試圖將這些未註冊的團體放進官方摺子裡,給它們註冊,瞭解它們。」Miles說。「想必,它希望更好的控制它們。」然而政府的祝福被證明是許多中國的非政府組織所必需的。

 

27/6/2014 [CNN] People power i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with Han Dongfang, James Miles & Isaac Mao

For more than two decades, Han Dongfang has been an advocate for workers’ rights in China. He first gained international attention during 1989 Tiananmen Square protests when, as a railway worker, he helped set up China’s first independent trade union.

After the crackdown, he continued his advocacy work in Hong Kong as the founder and director of the China Labor Bulletin.

Han says China’s national trade union has failed to represent the needs of the nation’s workers: “The official union always sees itself as, unfortunately, government officials. They don’t see themselves as workers’ representatives.”

So the workers of China have no choice but be their own force for change in the country, striking for better wages and launching civil action for just compensation.

And with the rise of social media in China, the country’s civil society is more connected and better resourced than ever before — bringing people in need together, including China’s once isolated coal miners suffering from deadly lung diseases.

“There are a hundred thousand silicosis victims who are supposed to die in the cold and be silent, but now they’re making their voices heard,” Han tells me.

“They’re going to die soon, yes. But their voices are brought together on a platform through social media. That has changed everything. It brings people out from isolation.”

 

27/6/2014 [中國人權] 中國維權大事記——2014年6月9日—6月22日)

27/6/2014 [中國人權] 國際人權動態——(2014年6月9日—6月22日)

 

27/6/2014 [新公民運動] [笑蜀]習近平的第三條道路:新反右之路?

6月21日,廣州律師唐荊陵因涉嫌所謂“顛覆罪”遭批捕。如此“高大上”的罪名,近年已極少使用,包括對許志永、郭飛雄、浦志強等良心犯,中國當局用的都是涉嫌擾序等治安罪名,儘量去政治化。對唐荊陵案再度祭出政治化大棒,顯示當局正調整策略,對民間社會尤其對異議人士的遏制不再忌憚政治成本,不再講技術含量,不再留餘地。 這也能解釋為什麼批捕唐荊陵之前,會重判江西新余三君子。雖然新余劉萍、魏忠平、李思華原來的“非法集會罪”不成立,但改罪名之後,反而獲刑更重,遠遠超過許志永、丁家喜、趙常青等新公民運動“主犯”——後三人總刑期不足十年,前三人總刑期竟高達十五年。 唐荊陵被捕和新餘案重判是一個顯而易見的信號,或者說是一個重要的轉捩點。與此同時,全國律協聯手公檢法整頓律師隊伍;中紀委駐社科院紀檢組組長張英偉作報告時,實際代表最高當局抨擊社科院被 “境外滲透”;國安委在全國範圍徹查在華境外非政府組織。真是八方來風,黑雲壓城,以致不斷有人驚呼:“新反右”的狼來了。 這種“新反右”,不可能出自統治集團的個別意志,似應出自最高當局。習近平所謂“中國夢”、所謂“第三條道路”到底是什麼,答案逐漸清晰。原來的模糊空間,正在煙消雲散。

 

27/6/2014 [法廣] 明天系“闢謠”:承認曾參與“魯能重組”但並未外逃

不久前被《紐約時報》報導買下習近平親戚(姐夫鄧家貴、齊橋橋)名下公司(秦川大地)股權的明天集團(其直接間接控股的企業網路又被通稱“明天系”)似乎開始改變神秘低調的習慣性沉默。明天系在6月初首先對《紐約時報》的報導做了回應,自稱“八九事件”後肖建華感到政治活動複雜,黨內精英人才眾多,感到從商可能更符合自己的性格,現在更把遠離政治、合規合法作為集團企業文化而加以培育和引導,“現在中國許多高層反腐案件肖建華都沒有涉及參與其中,也間接證明了這一點”。

6月18日,海外博訊網引述匿名信源稱,習近平批示要抓肖建華,但公安部領導通風報信,肖建華逃港。該文又指,他目前和梁軍、車峰(原文為戴相龍之子,應為女婿)們在一起,他就是給曾偉出三十億買魯能的人。

今天(6月26日),明天系通過香港的親中媒體“大公網”發表聲明直接回應此文,稱其為“徹頭徹尾假新聞”。該聲明首先說,肖建華已在香港居住多年,肖建華很少介入企業直接運營,不存在違法違紀的客觀條件,也從沒有中央領導批示要抓肖建華。

這份聲明最有趣的部分是間接承認了明天系曾參與備受爭議的魯能集團私有化,此前《紐約時報》引述《財經》以及公開的公司檔做了報導。“2006年,大型國有能源企業魯能被一組鮮為人知的投資公司收購。在中國商業雜誌《財經》發表了有關這一私有化事件的文章後,當局命令山東省的官員回購股份。《紐約時報》查看的記錄顯示,幾家涉及這項私有化交易的公司均屬肖建華名下。”

 

27/6/2014 [參與] 長平回應澤林:多元觀點不包括謊言

作者說明:德國之聲發表澤林先生“六四是新中國歷史上一次失足”、“許多中國人想要忘記六四”等觀點之後,我寫文章和他進行了討論。澤林先生在最後一篇回應中,對我進行超出辯題之外的謾駡。隨後德國之聲宣佈討論結束,未經事先告知而拒絕發表我的回應。 在作為回應的兩篇文章中,澤林先生(Frank Sieren)沒有正面討論任何一個受到質疑的問題,而是不斷地變換主題,隨意就若干重大政治話題給出奇怪的結論。他口口聲聲說“我們西方人重視證據”,可是當他寫下“六四是新中國歷史上一次失足”、“許多中國人想要忘記六四”、“通過VPN輕鬆而廉價地繞過審查”、“中國人比其他地方人更熱衷消費”等判斷時,讀者可曾看到他提供過任何一個像樣的證據?

我想總結一下:我堅決支持觀點多元,但是像澤林先生這種編造事實、邏輯混亂而且跌破倫理底線的文章,顯然不在此列。
請參考作者此前發表的兩篇文章——
中文:“六四”屠殺不是中共“一時失足”
沒有紀念權利,談何遺忘自由?

 

27/6/2014 [美國之音] 中國異議人士被5星級免費旅遊

中國最高領導人在北京聚集的時候,中國資深政治活動人士何德普就得被迫離開那裡,去海南島被全程免費旅遊,只是整個旅遊過程都有警方的陪伴。這是一種讓異見人士封口的獨特做法。人權組織表示,何德普是幾十名曾經被旅遊的異議人士之一。這種旅遊可是貨真價實的旅遊,他們有時住在陽光沙灘邊的豪華酒店,到各處名勝景點遊覽,還有奢侈的晚餐,這些都是當局的一片苦心和好意。這種情況經常發生,所以異議人士乾脆稱這種做法為“被旅遊”。

 

27/6/2014 [自由亞洲電台] 中國“被旅遊”人數越來越多

圖片: 北京民運人士何德普。 (維權網)
今年,北京的不少異議人士享受了被旅遊的待遇。根據總部在美國的人權組織“中國人權”的資料,今年六四之前,北京市最少有15人被迫離開北京旅遊。這些旅遊通常由警方人員全程陪同,密切監視看管。法新社報導說,近年來凡遇兩會等重要的日子,北京的異議人士都可能有機會被警方邀請參加免費旅遊。今年兩會期間,北京的何德普和妻子被旅遊十天,去了海南島,嚴正學去了寧夏。

 

=====================================================================

訪民訴冤,群體事件

 

27/6/2014 [民生觀察] 子女有冤難申 河南四名老太太裸體喊冤於美使館

26日上午10:00左右,在美國駐中國大使館簽證入口處,有四位河南老太太裸體舉牌為兒為女喊冤,他們分別是河南省信陽市息縣訪民邢望力(又名:吳全力)的母親邢家英,現年65歲,岳母何澤英,現年66歲、河南省信陽市溮河區冤民郭海玲的母親田貴榮,現年73歲、以及河南省南陽市訪民楊金德的母親張風梅,現年68歲,只見邢家英迅速脫下衣服,一絲不掛的站在美國大使館處,身上寫著,河南息縣貪官是畜牲!2014年5月25日天安門裸體喊冤救女救兒無人管,息縣副縣長李學超不要臉,我兒子邢望力,兒媳徐金翠因上訪,被地方打擊報復,將他們夫妻非法拘留勞教判刑,長達九年之久,現兒媳徐金翠在河南省鄭州市中牟縣女子監獄服刑且經常受到虐待,兒子邢望力冤判兩年刑期結束後非法弄個監視居住半年,上訴至今不下判決書,逼的我們一家實在沒活路,要求無罪釋放我兒媳,並還兒子兒媳一個清白,還我們全家一個公道!

 

27/6/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李寧告公安非法拘留案開審

曾祼跪天安門為母喊冤的大學女生李甯,其控告山東省龍口市公安局非法拘留一案,週四(26日)在當地法院開庭,擇日宣判。

人民大學女學生李甯,控告山東省龍口市公安局,于本年3月非法行政拘留一案,週四早上在市法院開庭。20多名各地訪民、網友前來聲援。庭審約3個半小時結束,擇日宣判。

 

27/6/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工地安全隱患兩童枉死 家屬維權受打壓

河南省信陽市潢川縣兩名小童,疑因當局施工安全措施不足,掉進水坑溺斃。6月24日,近百親友遊行到縣政府抗議。期間有家屬被強行抓走。(目擊者提供)河南省信陽市潢川縣兩名小童,疑因工務地盤安全措施不足,意外掉進水坑溺斃。家屬向有關部門追討不果,週二(24日)連同親戚、村民等近百人,帶同屍體前往縣政府討說法,當局出動大批員警驅趕,抓走7人,屍體亦被搶走。

 

27/6/2014 [維權網] 吉林維權人士郭洪偉在醫院急診室遭員警驅趕

6月26日21:24分,本網資訊員剛接到網友柳小華報料稱:在北京牛街回民醫院住院正在急診109室等待治療的吉林維權人士郭洪偉,現在遭到醫院總值李曉輝醫生和一名警號為:029035的員警, 推開搶救室2(急診109室),準備驅趕郭洪偉出醫院,由於郭洪偉強烈的拒絕和抵抗,沒有得逞。郭洪偉隨即報警12345及110,據報料人柳小華說,110警方態度有曖昧,並沒有給予關注,推託了事。據瞭解,吉林維權人士郭洪偉在5月28日前往國家信訪局就信訪監督資訊要求公開,即被一群公安、保安圍攻,當場被打倒在地,造成舊病復發。之後120救護車趕到,將其送到北京牛街回民醫院住院治療。

 

27/6/2014 [民生觀察] 航太集團下屬企業員工潘海林患塵肺病 多年維權無果

航太集團下屬四川長征機械廠員工潘海林先生自1986起被確診為矽塵矽肺,工作單位卻沒有為其承擔醫療費、陪償費,潘海林為此事多次上訪,曾遭遇公安部門對他的治安處罰和刑事羈押。潘海林今年65歲,據介紹,他從事有毒有害噴丸、噴砂工種工作30年之久,於86年、98年分別在712醫治療被確診為初期和二期塵肺並纖維化。但單位對他的病情不予承認也不承擔補償責任,潘海林為此上告上訪十幾年。

 

27/6/2014 [六四天網] 成都上訪團董事長劉勇瓊獲釋 警方追查敵臺

6月25日中午11時,成都市太平村村民代表、太平村上訪代表團董事長劉勇瓊【成都2779村民昨夜公選上訪代表團】被警方帶到紅牌樓派出所,就數百太平村村民連續7日前往武侯區政府靜坐一案進行了詢問。一個便衣追問劉勇瓊:“知道六四天網是反黨、反社會主義的敵臺嗎?”26日淩晨零時許,劉勇瓊獲釋,目前,還有馬自芳、付秀英、王曉菊、張建英等4人在押。

 

27/6/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深圳家長抗議教育資源不足 連日圍堵政府卻遭毆打抓捕

廣東省深圳市的大批家長從上週五到本週二連日到區、市政府爭取子女入學權,卻遭員警毆打、抓捕。社區每年有逾千適齡學童,但公立小學嚴重不足,只能接受90個學生。社區家長此前多次到各級政府請願,要求增加學校,但均無結果。有家長質問,中國政府花錢在國外開了幾百所孔子學院,可我們的孩子為什麼享受不到法定的接受義務教育的權利?

 

=====================================================================

新疆嚴打

 

27/6/2014 [德國之聲] 新疆公判多名“涉恐嫌疑”人士

中國新疆一自治縣日前公開宣判9名涉恐案嫌疑人士。官方媒體作了上述報導。
伊寧公審大會(2014.05.27)中國官方媒體今天(6月26日)報導稱,毗鄰中亞國家哈薩克的中國新疆察布查爾錫伯自治縣昨天舉行有3000多人參加的公判大會,判決9名“涉恐案嫌犯”最多14年有期徒刑。據官方的人民網報導,察布查爾錫伯自治縣政府有關負責人在公判大會上同時宣佈,對另外25名犯罪嫌疑人實施逮捕、對14名犯罪嫌疑人實施刑事拘留。這些人的罪名是鼓吹聖戰、遷徙並越境參加恐怖組織以及煽動分裂國家和民族仇恨。當局沒有說明相關人士的民族身份,但所報的名字有些聽上去象維族。察布查爾錫伯自治縣也是哈薩克族人家鄉,信仰伊斯蘭教。

 

27/6/2014 [自由亞洲電台] 齋月臨近 新疆下達地方嚴控宗教活動

週六(28日)開始為期1個月的穆斯林齋月,加上臨近7.5 事件周年,以及近日新疆接連發生襲擊事件﹐中國加強對維吾爾人的壓制,尤其針對齋月。總部設在德國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發言人迪裡夏提指,從當地回饋訊息,烏魯木齊已下達通知,要求街道、社區所有幹部,齋月期間不准請假,雙休日也要上班,以此監控維吾爾人在齋月中有否從事宗教活動。此外,下發通知要求落實互清互查,各片區齋月期間都要入戶清查。

 

27/6/2014 [推特消息] 7.5和平請願示威(後變為對維吾爾人的另一次屠殺)的導火索

Uyghur from E.T ‏@Uyghurspeaker 2009年6月26日夜,廣東韶關旭日玩具廠內數千名持械的暴恐分子有預謀的屠殺800多名維吾爾工人。直至屠殺進行6-7個小時也未有員警到場。暴恐分子們每殺一個維吾爾人就引來圍觀者的喝彩,叫好,拍照與上傳。50多人被殺,數百人受傷(1)

事後倖存者被隔離,警方公佈死亡2人,僅2名殺人者受審,另有2名維吾爾人受審,為的是使這起屠殺看起來像雙方群毆。這起屠殺成了7.5和平請願示威(後變為對維吾爾人的另一次屠殺)的導火索  (2完)

 

=====================================================================

香港問題

 

27/6/2014 [縱覽中國] 《彭博社評論》習近平如不收斂,將毀掉世界級的香港

如果不是習近平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這次民調根本不可能成氣候。事實是中國必須向香港的方向發展,而不是走其他的道路。中國官員正在談論平衡經濟,不再依賴出口和非生產性投資,以便創造生氣勃勃的、創新的服務業。其中的關鍵是激發更多像阿裡巴巴的馬雲那樣的中國青年,勇於冒險和創新。但這需要一種環境,去促成真正的辯論、創造性的破壞,以及更多反主流文化的論述。世界其他地區利用什麼方法啟迪思想,破除固步自封情緒?那就是言論自由,學術自由、思想自由;不禁止穀歌、臉書、微博。

反過來,北京完全沒有什麼值得香港學習。香港一向是世界上最自由的經濟體,從中國的傳媒自我審查、所謂愛國主義教育、施政不透明中,什麼也學不到。如果中國繼續堅持金融不透明,對香港的司法獨立疑慮重重,迫使外籍經濟學家自我審查……,那麼最終只會使新加坡贏,香港輸。中國必須和香港隨心所欲的習性合作,而不是抹殺這種特性。

 

27/6/2014 [新唐人] 為何英國不早給香港民主?英國檔案藏驚人秘密

香港6.22民間政改方案公投,在短短3天內參加人數超過73萬,令全世界矚目。但英國統治香港155年之久,為何不早些讓香港獲得民主?今年一月份的一篇網路文章揭示了這個秘密,日前被多家媒體轉載,受到讀者的關注。2014年1月11日,香港史愛好者毛來由在網上發表了一篇文章,介紹自己在數年前研究英國國家檔案館的有關1950至70年代初香港的檔案時,發現的秘密。文章說,當時的英國高層官員,一致認為若英國讓香港人普選自己的議會和政府,中共必定強烈不滿,進而使中共決定提早收回香港。

作者稱,在眾多檔案中,以原屬高度機密(Secret)的外交部FCO 40/327檔案中的報告和書信,最能夠反映當時中共堅拒香港走向民主自治。文章記述,在1971年5月3日,準備出任港督的麥理浩,與英國外交部次官K.M. Wilford 對談時,說他知道早在1956或1957年左右,英方已從訪問中共的非官方人士口中,知道中方反對任何令香港走向獨立或自治的政制改革,但麥理浩仍想知道外交部有沒有原文引錄中共官員的說話,以確證中方立場。稍後,外交部內負責研究和遠東事務的部門提交了報告,當中引述在1958年1月30日,中共總理周恩來會見訪華的英國Lieutenant Colonel Cantlie時,希望Cantlie向當時的英國首相麥美倫(Harold MacMillan)轉達以下說話:任何將香港變成自治領(作者按:一如新加坡)的行動,中共均會視之為非常不友善的舉動。中共希望現時香港的殖民地政治狀態,絲毫不變。

另外,作者還舉例,1960年10月29日,當時出任〝華僑事務委員會〞主任的廖承志,與香港工會代表訪京團聚會時,批評當時美國人建議在新界建立〝自治政府〞,並警告英方:〝英國不會喜歡美國這個建議,是無容置疑的……美帝國主義者將永遠不會成功。可是,若這個建議是由英方提出的,就是另一回事了,到此非常時刻,我們將毫不猶疑採取積極行動,解放香港、九龍和新界。〞隨後,廖指出中方從不承認港九新界是英國領土,但因為英國繼續管治香港,對中共有利,所以才不要求收回;中共希望收回的,是發展良好的香港,而不是一個如廢墟般的地方。

通過上述資料,作者明白了一個疑惑:為何其他英國殖民地,都逐步建立起民選本土政府,但香港仍依舊維持總督和殖民高官獨裁(雅稱為〝行政主導〞),立法局只有委任議員,只是在市政局設有民選議席,而有選舉權的人數,從不超過當時總人口的12%。作者最後寫到,以上情況到了1980年代中期,才有改變;眾所周知,中共不太歡迎這種改變。作者舉例說,在1984年,當港府建議引入立法會民選議席時,時任新華社香港分社(即今中聯辦)主任許家屯,就公開狠批英方〝不按本子辦事〞,所謂〝本子〞,就是《中英聯合聲明》。

 

27/6/2014 [蘋果日報] 獄中致同志書(立法會議員 梁國雄)

在監裏看到阿志(黃永志,社民連副秘書長)站出來控訴被警員毆辱,心裏的確難過。到底社民連有否其他同志同樣遭殃,阿銘(黃浩銘,社民連副主席)等人安全否,Jaco(周諾恆,被捕示威者)、金鷹(曾浚瑛,社民連成員)是否被捕,有否受創?

 

27/6/2014 [明報] 何潔泓﹕被捕的代價很大,但我們願意承擔——致被捕和同行的所有戰友

小妹幾天前被捕,罪名非法集會。6月20日晚,我在餐廳門外等人,一堆員警走過來,指著我說:「捉這個」,便帶我上警車,原因是涉嫌參與6月13日的立法會集會。第一次被捕,女警以強硬的語氣要帶我走,頓時腦海幾秒空白,又回神過來。一直以來,政權都重重地打壓在每一個弱勢的頭上,算一條沉重的帳,這一帳,算是遲來了幾年。

常有種想法,拘捕學生會引來社會反彈,所以學生這個角色相對上有種保護罩。老實說,出身於嶺大學生會、學聯的我,也曾經有過這種不切實際的幻想。兩年前,中大生陳倩瑩和嶺大生鄧建華因衝擊遞補機制現場被判刑,社會反響很大,中大校長更率先表示慰問,幾百校友聯署支持二人。事到如今,警方在6.13過後,已拘捕了5名大學生,一位城大生更被毆打至眼鏡框脫落,背部瘀腫。我必須說,大學生絕對不是特別高尚或有地位,但肆意拘捕學生卻是一種警示,代表著政府已不惜一切,不顧社會輿論。總之反抗,就是罪名。所以,請大家丟掉幻想,抗爭起來。這裏已經沒有任何保護罩。

有一些運動,你會特別覺得以被捕去喚醒大家關注,是值得的。於我而言,東北議題就是其中之一。幾年以來,東北村民到過無數公聽會、遊行集會、也不間斷地在香港各區擺街站收集簽名。有年秋天,6000人出席諮詢會反對計劃,迫爆草地,村民為了保衛家園,一直疲於奔命。但一如以往,官員無視民意,也不願作出任何讓步,硬要通過計劃。

3分鐘,如何述一生?當你的家族,五代人,都在鄉村下田養雞,自給自足,來到這代,規劃要把你的家園剷平,建一些高樓,為富豪服務,而公聽會只容許你有3分鐘發言,3分鐘,試問如何讓你講述一生的故事?老遠跑到立法會,在只屬於強權的議會內,村民的聲音只會四處飄零,那些激動的淚水也只會瞬間蒸發。大型拘捕後,古洞村瑪麗姨走過來抱著我,說謝謝一班支援者的付出和同行。在抗爭的開端,村民奮力保衛家園,3區關注組相繼成立,他們經歷過市民漠不關心、甚至以為東北是指黑龍江的階段,來到今天,這已是眾人之事。

當發展局長陳茂波家屬在古洞囤地,並將有過千萬賠償,同時卻只願意以數小時接見村民,例行公事,你會發現,社會根本沒有公義。當有利益衝突的吳亮星誓要通過撥款、建制派不問為何只顧護航,你會發現,議會已經完完全全地失效,議會甚至容許事情變得愈來愈荒謬。這個地方,其身不正的主席可以大大聲在議會審議政事、隻手遮天的大財團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以賤價收購農地,荒廢幾十年,再配合政府的發展藍圖,順理成章地蓋豪宅。這一役,如果大家阻止不了東北發展計劃,以後,這些勾結都會在陽光底下進行,並會被認為是應許之事。

人民做得再多,也敵不過不義卻合法的制度。當人們窮得只剩肢體抗爭,也就為何大家會看到肢體抗爭。如果你還不明白,還在說這些就是暴民,我約你到議會旁聽席聽聽、我帶你到僅餘的田野走走。

 

27/6/2014 [中聯辦] 張曉明到上水、羅湖口岸走訪 瞭解“個人遊”情況

6月26日,我辦主任張曉明到香港上水和羅湖口岸走訪,實地瞭解內地遊客“個人游”情況以及“水客”問題對新界北區居民居住環境和日常生活的影響。張曉明從上水新功街步行,經巷仔街、新榮街到新康街,走進沿途多家店鋪,與店主、店員交談,詢問他們的經營情況以及對“個人遊”政策和“水客”問題的看法。之後,張曉明前往位於彩園邨的北區區議會主席蘇西智議員辦事處,向蘇議員瞭解該區受“個人遊”影響情況。在蘇議員陪同下,張曉明先後到屋邨休憩區和“鳳凰粉面”茶餐廳同街坊們“傾偈”,傾聽他們對於“個人遊”政策和“水客”問題的意見。

 

27/6/2014 [亞洲週刊] 佔中VS反佔中香港民主進程大鬥爭

香港社會從未面對如此巨大的政治分歧與社會動員。「佔領中環」運動正在香港推動全民公投,到六月二十五日已超過七十四萬人投票,推動者與反對者激烈交鋒。面對香港金融區被癱瘓的可能,警方一年前已開始部署。佔中陣營內部面對學生組織意欲將佔中提前至七月一日的壓力。佔中尚未發生,內外鬥爭越演越烈,並面對沒有退場機制的終局。

 

27/6/2014 [亞洲週刊] 專訪:香港《一國兩制白皮書》參與起草者強世功 中央對港鷹派與鴿派激盪 (張潔平)

強世功指出,白皮書顯示中央治港的鷹派思路抬頭,也忠實記錄鴿派思路以及取得的成就。香港激進力量壓制溫和力量發展空間,激化中央治港鷹派思路,強化了雙方的對立。 強世功認為,白皮書一方面重申了鄧小平關於「一國兩制」構想的經典定位;同時,也展現了回歸以來隨著香港局勢與民情的變化,中央治港思路的逐漸轉變,從回歸之初的「井水不犯河水」,到二零零三年之後胡溫時代強調「溝通」、「對話」,重視話語權,再到習近平時代突出「全面管治權」以及「國家安全」思維的抬頭。他認為香港社會存在對《基本法》的普遍誤讀,而「白皮書的作用正是對話,而不是一錘定音」。強世功更指出,白皮書也可以顯示,鷹派勢力在中央治港政策中抬頭。他說,一派人認為要強調主權立場與國家安全,比較「鷹派」,另一派人則希望香港保持它獨有的特色,也保持它對內地有益的借鑑意義,較為「鴿派」;白皮書無疑展現了中央治港問題上的「鷹派」思路,但是也忠實地記錄了「鴿派」思路以及在過往取得的成就。他擔心,如果中央治港的「鴿派」思路在香港得不到積極善意的回應,這反過來為「鷹派」思路的上升提供了最大的理由。這也是當下香港問題的最大難點:京港兩地的激進力量正相互激化,擠壓溫和力量的空間。以下是專訪摘要:

 

=====================================================================

訃告:王榮清去世

 

27/6/2014 [新公民運動] 中國民主黨浙江委員會訃告:王榮清先生去世

中國民主黨浙江委員會訃告 中國民主黨浙江委員會沉痛宣佈:中國民主運動老戰士、中國民主黨優秀黨員、中國民主黨浙江委員會核心成員王榮清先生因病治療無效,於2014年6月26日下午4點36分在杭州市九堡藍橋景苑6棟2單元401室家中去世,享年71歲。 特此訃告 中國民主黨浙江委員會 2014年6月26日

 

27/6/2014 [參與] 王榮清先生生平簡介

王榮清1943年12月9日出生於浙江杭州,祖籍紹興,1958年到杭州絲綢廠參加工作,1980年代末王榮清在剛剛建造開業不久的杭州百貨大樓租賃櫃檯,包攬上海“三星”牌羊毛衫在杭州市的總經銷權,1989年王榮清從杭州綢廠完全離職全力投入羊毛衫經營,90年代初,又自己開辦羊毛衫廠,2000年前後又開辦過多家美容店及與他人合夥開辦過婚姻介紹所、遊戲機房等。2005年王榮清與王東海、王富華髮起中國民主黨浙江籌委會為獄中成員及家屬的募捐活動,再次被”涉嫌顛覆國家政權”刑事拘留一個月,因證據不足,在監視居住6個月後的2006年7月底撤銷案件。2006年,王榮清因撰文《昝愛宗案,政府應當“莫以惡小而為之”》抨擊壓制宗教自由被關一個月(2006年8月30日釋放)。

2007年6月25日,在公開組党9周年之際,與王東海、高海兵等民主黨同仁將中國民主黨浙江籌委會更名為中國民主黨浙江委員會(籌),王榮清先生是續祝正明以後,第二位由浙江民主黨人選舉產生的負責人。

王榮清先生于2008年6月26日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7月31日被逮捕。2008年12月9日,王榮清案在杭州法院首次開庭。控方當時指控王榮清先生的”三大罪狀”是:第一條,王榮清參與中國民主黨的組織和策劃,參與了中國民主黨發表文章;第二條:指王榮清擔任民主黨浙江委員會的召集人;第三條,指王榮清參與、策劃中國民主黨全國一大的召開。

2009年1月7日杭州中級法院於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王榮清六年徒刑。入獄期間患腎衰竭(尿毒癥引起)自2010年1月12日監外執行,還一度併發腦梗塞在杭州第三醫院住院治療。2010年9月筆者獲釋時見到王榮清到現在,他尿毒癥越來越嚴重,從最初每個星期透析一次到前一段時間的每星期透析治療兩次。扣除他過去的多次刑拘羈押期限,2014年5月9日刑期屆滿,結束監外執行,但由於尿毒癥加上近期的肺部感染,最近一個多月來一直在杭州市第三人民醫院住院。

 

27/6/2014 [維權網] 貴州人權研討會:沉著哀悼中國民主黨人王榮清先生

驚聞浙江民主黨人王榮清先生因病醫治無效,於2014年6月26日下午4點36分在杭州市九堡藍橋景苑6棟2單元401室家中去世,我們貴州人權研討會全體同仁表示萬分的悲痛!王榮清先生的不幸逝世,在此非常時期來說,是中國民運的一大損失,也是浙江民主黨人的一大損失。長期以來,作為中國民主黨浙江籌委會成員之一的王榮清先生,坐牢而不改初衷,在浙江民運中一直起著骨幹的作用。浙江民主黨人所具備的團隊精神,是每一個浙江民主黨人的驕傲。他們那種義不容辭、責無旁貸的奉獻精神,在整個中國民運艱難的行程中,鼓舞著每一個有良知的民主異議人士!王榮清先生走了,我們大家失去了一位肝膽相照的摯友,但他那長期堅持民主、憲政理念的精神將鼓舞著我們每一個人,也更加堅定了我們貴州人權研討會的全體成員的政治信念並在爭取自由民主、人權尊嚴、憲政法治的路上繼續不屈地抗爭和實踐!王榮清先生千古 貴州人權研討會  2014年6月26日

 

27/6/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多次因言入獄不改初衷 民主黨人王榮清病故

浙江的中國民主黨人王榮清在昏迷半個月之後,星期四在家中離世,享年71歲。他的弟弟王榮耀告訴本台,他的哥哥臨終前未留遺言,但走得很平靜。中國民主黨浙江委員會發出訃告,稱王榮清是民主運動老戰士、中國民主黨的優秀黨員。中國老資格民運人士,上世紀七十年代杭州“民主牆時期”的活躍者王榮清6月11日在醫院昏迷,經全力搶救,最終因多種疾病交叉感染,導致併發症,無藥可救。星期四上午,王榮清被家人接回家中,數小時後去世。王的弟弟王榮耀週四晚告訴記者:“他今天下午4點36走的,。他是今天中午11點半從醫院回家,不到五個小時就走了,他走得還是比較平靜”。

 

=====================================================================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