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市出租车经营户封堵西安出租车管理处

(维权网信息员于富民报道)2013年6月28日上午,西安数百出租车经营户冒着摄氏 … 繼續閱讀 →...

(维权网信息员于富民报道)2013年6月28日上午,西安数百出租车经营户冒着摄氏38度的高温,再次到西安市信访接待中心上访,遭推诿后到西安市出租汽车管理处抗议。王苏娜等营运户在管理处大门外张贴家中被砸被骚扰的照片,悬挂标语。标语上写着:“省中北出租汽车公司带领黑社会抢车、砸家、打人,朗朗乾坤,王法何在?”很快,就有十几个省中北公司的人到了管理处,为首的就是16日晚非法闯入王苏娜家打砸骚扰的刘队长。这伙人撕扯照片,抢夺标语,把王苏娜从大门口打到十几级台阶下。王苏娜抱住刘队长大腿不放,众运营户围住行凶者质问谴责。

对于这次上访的原委和经过出租车经营户做了一下详细描述:

2013年春节以后,我们西安出租车经营户不停地到西安市信访接待中心上访,反映西安市政府对出租车行业“实行公司化经营”,实行的霸王条款和各种不合理收费暴增,市信访中心对我们提出的要求总是推诿、敷衍。5月1日、2日,全市有八九千辆出租车罢工。有数十名罢工者被抓,关了少的两天,多的八天。西安不解决,我们到北京上访,向国务院信访局、交通部、中纪委、中央第一巡查组等反映问题。集体到北京上访已有七次,最近的一次有25人,
从6月16日到25日,最后被集体从北京送回西安,交给西安市出租汽车管理处。

这次到北京上访的有省中北出租车公司的经营户王苏娜。她买好了16日到北京的火车票,15日,就有省中北出租车公司的人到她家,没收了火车票,给了她200元车票钱,不准她到北京上访。王苏娜不惧威胁刁难,又买了火车票,16日与其它营运户赶赴北京。当晚9点多,有八九个人闯入王苏娜家,其中有一个是省中北出租车公司的刘队长,有的根本不认识,自称是中北的。他们无理取闹,用啤酒瓶乱砸王苏娜家的器物,刘队长还睡到王苏娜家的沙发床上。王苏娜的妹妹对现场拍照,被这伙人殴打。王苏娜拥有的出租车也在当晚运营时被抢走,至今未归还,车号陕AU6148。

车辆被抢的还有三鼎出租车公司的运营户何永强。何永强也参加了上访,他的车在6月7号运营时被抢走。三鼎公司经理安天祥承认是他把车开走的,要还车,何永强必须要与公司签协议。
全体上访的出租车运营户
2013年6月28日

附 以前有关文章

西安数百出租车经营户再次到政府请愿
2月22日是农历正月十三,我们数百名出租车经营户再次到西安市信访接待中心请愿,坚决反对政府出台的“重新取得出租车经营权,实行公司化经营”的方案,要求按原有的经营管理方式执行。

西安市目前有出租汽车约12000多辆,分属于46个出租汽车公司,其中有8000辆属于公户车,车辆产权归个人,经营权属于出租车公司,由公司将运营权交给个人经营,个人向公司缴纳管理费。还有约4000辆属于私户车,车辆产权和出租经营权都属个人,挂靠出租车公司管理,向出租车公司交管理费。
2012年3月23日,西安市出租汽车协会和陕西省工商联出租汽车商会不经与经营户商议,单方面出台意见,要对全市出租车重新确定经营权,实行公司化经营。西安市政府的出租汽车管理处于4月11日下发通知,将这一意见作为新的管理规定执行。这项规定使出租车公司向8000多公户车经营者收取的管理费,由每月每车1000元左右上涨到5600元至8800元不等,猛增了五六倍;还规定私户车不能过户。一辆车,没命地跑一个月毛收入也只有一万三四千元,出租车公司仅收个管理费,就收走了一半、多一半,再除过燃料费、维修费等,我们还能剩多少?而且收这么高的管理费,养老、医疗、住房等社会保障金还要我们自己支付,事故处理等也要我们自己掏钱。车辆更新,同样的比亚迪车型,市场价是四万八千元,而公司要我们运营户出十四万八千元。如此横征暴敛,还让我们活不让?政府和公司的这些规定,就是要用行政逼迫的手段将出租车经营权收回,再进行发包,以形成更大的垄断,攫取更大的利益。这项规定严重损害了我们出租车经营户的权益,甚至使我们运营户失去十几年二十多年赖以为生的活路。

我们7000多出租车经营户曾联名多次到西安市、陕西省政府上访,并到北京国务院信访接待中心上访。西安市政府官员在北京答应回西安解决,但回到西安后,仍然实行2012年出台的名为“公司化经营”,实为垄断化经营的方案。

西安市全体上访的出租车经营户
2013-2-22
8

This article is automatically post by WP-AutoPost.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