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2014 被刑拘、抓捕、傳喚、監控、打壓的公民。六四廿五,苗德顺是唯一仍在囚的六四良心犯

  被刑拘、抓捕、傳喚、監控、打壓的公民   28/5/20 … 繼續閱讀 →...

 

被刑拘、抓捕、傳喚、監控、打壓的公民

 

28/5/2014 [美國之音] 藏人歌星格白被拘捕

藏族歌星格白在週六演出結束後被警方拘捕。參加演出的還有幾個來自藏區的演員。

格白是被安全人員拘捕的。數千名粉絲和音樂發燒友觀看了這場音樂會。在印度達蘭薩拉的藏人觀察人士洛桑益西對美國之音藏語組說,一群年輕藏人組織了這場音樂會,而且得到當局的適當許可。洛桑益西說:“三個有關的縣辦公室,還有警方,都給予音樂會組織人許可格白在音樂會上表演。但是在音樂會的第一天,員警就來了,強迫把格白帶走。當時他在吃飯。”消息來源告訴美國之音,辦這次音樂會的目的是,讓藏族青年瞭解藏語和文化的重要性。洛桑益西說,格白現在被關在四川某地。

28/5/2014 [大紀元] 西藏知名歌手格白遭中共拘捕

近日,西藏知名歌手格白(Gebey དགེ་བྷེ)遭到中共警方拘捕。據悉,格白演唱的藏語歌曲《我來了》在藏區家喻戶曉。
據挪威《西藏之聲》26日引述消息,被民間稱讚為「白色吉他」的西藏知名歌手格白遭到中共警方拘捕。5月24日晚上,西藏安多阿壩州紅原縣部份青年藏人在紅原縣籌資舉辦一場文藝晚會,邀請西藏知名青年歌手格白等參與演出。晚會剛結束,阿壩州中共警方就強行帶走了格白,從此下落不明。

28/5/2014 [唯色博客] 被捕的圖伯特歌手格白的三首歌曲

Gaybay 格白 དགེ་བྷེ། (Gepe) 2012【02】
年輕的圖伯特歌手格白(དགེ་བྷེ། Gaybay),安多阿壩人,5月24日晚上,在安多嘎曲(今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紅原縣)的一場晚會上演唱之後,被當地公安帶走,目前情況不明!我曾在去年10月4日的博文《失蹤的藏人歌手格白的歌:<我來了>》中寫過:“格白(དགེ་བྷེ།)……是圖伯特勇敢且有才華的歌手。他的影響力無法估量,但各種消息說他已經失蹤很長時間……”。

 

28/5/2014 [法廣] 多名記者因屈振紅、浦志強案被北京警方傳喚

北京警方借貌似合法的刑事程式,實則行政治權謀,在律師界引起普遍震驚。有調侃且無奈的段子說,如果律師為律師辯護被抓,這一迴圈持續下去的話,大概用不了幾十次,北京的律師將全部被抓捕殆盡。

因此,接替屈振紅律師接手浦志強案的李瑾律師也寫下代理書,一旦被抓,則委託本所律師代理營救。浦志強的老搭檔律師夏霖也加入團隊。而屈振紅律師則由華一所律師李會清代理辯護。夏霖在微博上說,“07年浦志強賺兄弟入夥華一,聯手做過幾單大案,兄弟負責技術,浦任新聞發言。合作愉快,相得益彰。11年代理艾藝術家稅案,為方案事與哈兒大炒幾回,鬧了生分,各辦各事至於今。這回哈兒(浦志強綽號)出事,為大義計,兄弟必須為他紮起。”
5月23日,華一所律師李會清在北京第一看守所回見了屈振紅律師,而浦志強在會見屈振紅、張思之後,一直以“提審頻密”為由,未獲安排會見律師。此案一周來還有令人錯愕的發展。

 

28/5/2014 [維權網] 日本經濟新聞助理辛健已確認遭刑事拘留

日本時事通信社和辛健的丈夫王海春均證實:北京市公安局本週一(5月26日)下午向其家屬發出了正式刑拘通知書﹐理由是涉嫌“尋釁滋事罪”。辛健丈夫原定週二(5月27日)爆料,在獲悉妻子被刑拘的消息後,取消了資訊發佈會。王海春說:“這些東西目前不方便披露,因為我要保護辛健,畢竟人不在我們的手裡。所以說,現在確實不方便。”據悉:北京公安是在5月13日早晨將該辛健從重慶的住所中帶走,理由是協助他們調查先前拘留的著名維權律師浦志強一案。辛健被帶走翌日﹐警方曾向其家屬做了口頭說明。

28/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記者辛健證實被刑拘 再有人士涉六四被帶走

曾採訪維權律師浦志強而被失蹤近半個月的日媒女記者辛健,證實被刑拘﹐被控“尋釁滋事罪” ﹐公安部門已向家屬發出正式刑拘通知書。辛健丈夫原定週二(5月27日)爆料,期後獲悉妻子消息,取消了記者會。隨著六四25周年紀念日臨近,各地政府加強了維穩工作,陸續有民主人士被帶走或刑拘。 記者週二與王海春取得聯繫,他指由於已得到辛健的消息,因而取消開新聞發佈會。但究竟要公開什麼資料?王海春拒絕回答,暗示辛健目前被人控制了自由,因而不方便把重要的資料公開,甚至辛健是否已被拘留,王海春也不作回答。王海春說︰我們準備想披露的,但是今天事情有一點進展,所以取消了新聞發佈會。至於你問的問題,我現在不方便透露,因為她的單位本身就是新聞媒體,你們也關注他們單位吧,今天晚一點你也可能會看得到。

 

28/5/2014 [維權網] 陽公民黃勇華被警告 維權人士李錚然證實被刑拘

5月27日,網名為“半月彎”的湖南省衡陽市公民黃勇華被當地國保叫去喝茶。據黃勇華講,國保在與他“喝茶”時詢問他的內容主要圍繞“六四”,強烈警告和恐嚇他,近期不要參與任何活動,更不要離開衡陽市。黃勇華說:“國保就是說近期不能參與任何活動,以及在網上發表文章,而且這些事不要牽涉到六四。聽他們說已經定為反革命活動了,反正就是警告的意味很濃。怎麼說了,反正都有點緊張吧。”黃勇華還說,2012年及2013年,他連續兩年在6月4日前都被控制行動自由,估計今年也不會例外。此前被國保帶走的衡陽市維權人士李錚然,已證實被刑事拘留,罪名是“涉嫌尋釁滋事”。國保對前去尋人的維權人士說:“拘留李錚然的理由是他4月29為反革命林昭舉牌,意圖反動。”

28/5/2014 [民生觀察] 湖南衡陽李錚然被刑拘 當地多位維權人士被警告喝茶

李錚然是湖南省衡陽市南嶽區的一名維權人士(湖南李錚然關注居民維權被以“造謠”傳訊),據來自衡陽市燕峰區另一名維權人士黃怡健今天向本工作室介紹,李錚然已於十多天前被員警從家中帶走了。李錚然後來用國保的電話告訴家人他被刑事拘留了,理由先說是他和別人在網上要搞一個六·四研討會,又說4月29日李錚然等人在南嶽搞了紀念林昭的舉牌活動,涉嫌“尋釁滋事”。到現在,李錚然被關押在衡陽南嶽看守所。其實,衡陽多位維權人士近期都被員警盯上了。黃怡健近日就被燕峰區國保副大隊長、教導員約談,要求他最近不要外出,不有參加網路會議,而稍早前黃怡健辦理港澳通行證時也被拒絕。黃勇華也是來自衡陽燕峰區的一位維權人士,他昨天被國保叫到一餐廳喝茶,要求他不得參加網上關於64的研討會,近期不得離開衡陽,否則也會被“尋釁滋事”。

28/5/2014 [民生觀察] 河南鄭州老民運人士安寧昨天被帶走

今天本工作室從他妻子趙老師處獲悉,安寧是昨天被轄區派出所的員警帶走的,當時她不在家。今天安寧還給她打了一個電話,說如果72小時內他沒事就問題不大。趙老師現沒收到警方的任何手續及安寧被帶走的原因,她也不知道安寧現在何處

28/5/2014 [新公民運動,推特消息] 抓捕已成為常態;死磕不能全靠律師

轉:抓捕已成為常態江天勇律師:【6.4廿五周年前鄭州掀抓捕風暴】中原鄭州,前些日維權者賈靈敏、劉地偉被抓;5月26日石玉記者、方言、侯帥被抓,鄭州的董廣平在洛陽被抓;于世文、陳衛夫婦和姬來松律師失聯至現在;27日夜,維權律師常伯陽被公安傳喚帶走,涉嫌罪名“擾亂公共秩序”。
@李方平律師:【快訊:常伯陽律師被抓,姬來松律師失聯】昨晚鄭州常伯陽律師被警方帶走,至今未歸;剛新婚未久的鄭州律師姬來松已失聯兩日。前日記者 @石玉等三人飯桌上被刑拘留,委託手續均在常律處。常律師忙於救援,不料連委託律師也進去了,據常太太說是跟抓石玉的同一撥公安。
@李方平律師:【87斤的劉士輝律師終被”滾出上海”】劉士輝因在上海代理訴浦東公安分局的案件被浦東公安刑拘。@青石律師會見得知:因劉律師要求便衣拿出“滾出上海”的法律依據而被依法刑拘。前日,瘦成87斤的劉律師終於被滾出上海,不過不是主動滾的,劉律師甚至連取保侯審也予以拒絕。
@南朵:又一個兄弟進去了!昨在推特上,看見一條驚人消息,“鄭華濤23日被抓,現關押於北京一看。”鄭華濤,正是我所在一個高端訪談工作群的群員,群主還委託他負責此項工作呢!我正奇怪他為什麼前兩天突然退群?推文還說他還有一個名字叫顏伯鈞。我怎麼依稀記得去年有人給我打過一個電話,他說他是顏伯鈞,說有機會來見面。我問他怎麼知道我的電話的,他說朋友給的。我放了電話就百度了一下他,才知他是一位意志堅定的維權者,同時又是經常被熊貓騷擾的義人。神交已久,竟不知眼前之人是與我遙遙通過電話的人。這個時代,這些勇毅的前行者,怎麼給我一種三十年代地下黨的錯愕感?!
@陸偉民律師:【尋人啟事】《百年憲政》系列紀錄片編導石章凱昨晚在北京失聯,最近他一直在為製片人沈勇平被刑事拘留一事而奔波,據說他居住在北大東門附近,誰知道石章凱現在哪兒?誰能聯繫上石章凱他家人和女朋友?
@黃成城32世:#求助# #援助律師# 已經確認5月17日重慶綦江80後青年劉偉@MZ介子八世被重慶市綦江區公安局以“尋釁滋事”刑事拘留。周知各位朋友。跪求律師們出手幫幫他,維護他的合法權利。
@黃成城32世:剛剛與劉偉母親通電話得知:劉偉父親已從外地回家,政府也為劉偉指定了律師,並且律師與劉偉母親見了面,劉偉母親表示目前暫時就不再向社會聘請律師了。她托我感謝各位對劉偉的關心!謝謝大家!
@賈靈敏家屬:今天是賈老師被刑拘關押在鄭州市第三看守所的第18天了,除了三次律師會見得知一點你的消息,這幾天還不知道你在裡邊啥情況,大家都很關注關心,你普法無罪,我們等你回家,這周還會安排律師會見,把最新進展情況告知大家。
@肖雪慧:【你的專欄裡有文章談了民主憲政】下午公車上接學校某部門電話,說有事找我聊聊,我說有事電話說吧。於是說了,但嘈雜聽不清,只聽見“影響力中國”“你的文章”。第二次來電話,才聽明白某方神聖發現我在影響力中國有專欄,其中有的文章談到民主和憲政。我回應:民主憲政不能寫,寫什麼?頌皇權?
@汪豔芳:今天給唐荊陵寄了張名信片。告訴他眼鏡配好,但需要他向管教申請,家屬才可以送進去。有朋友需要同他們聯糸的,可以寄名信片到廣州白雲區看守所,位址:廣州市白雲區鐘落譚鎮五龍崗村。收件人:唐荊陵(B11O一14A2031),袁新亭(袁朝陽B203-14A2033),王清營(14A2032)點擊[http://pinyin.cn/1FSV9Q6Dc3F] 查看這張圖片。[訪問驗證碼是:358206請妥善保管]
@於建嶸:今天接受財新網「意見領袖」的專訪,討論當前知識份子的處境和責任。我認為,近年來的反憲政、打公知等行動,是繼五七年反右派、文革批臭老九後,對知識份子的又一次妖魔化。但現在社會經濟的多元化、網路資訊的高度發達,不可能達到前兩次的效果。相反,因知識份子遠離或抗爭,會加速政治合法性流失。
@杜導斌:強化監控與保障人權相衝突。強化監控就是所謂把破壞穩定的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罪行須有證據,行為尚未作出,只能無罪推定,監控是有罪推定,必侵犯人權。一邊強化控制一邊宣傳人權進步,二者必有一假。言行不一的宣傳只會損害政府權威。
@斯偉江:經過幾年的刑事辯護,我深深覺得我國的訴辯對抗制是一種假像。感覺法院的定罪量刑權是和檢察院分享的。我建議把檢察官的檯子和法官的檯子一樣高,律師和被告人檯子放低許多,坐一起,檢察官法官戴一樣的大蓋帽,律師戴草帽,當事人戴高帽。這樣比較名實相副。粗淺建議,免費提供。
@公民曹輝:#死磕#死磕不能全靠律師,只要有道理,只要權利受到侵害,我們每個人都需要死磕。死磕的前提條件,一是懂法,此謂有理;二是取證(取證其實很簡單,錄音筆或手機均可,留語音留影像留圖),此謂有據;三是心懷善意,此謂有節。我不是律師,但我是公民,從今開始,我就是公民死磕派。
@徐彩虹:公民兄弟姐妹,要注意,如果你的人身自由遭不法侵犯,希望公民兄弟姐妹關注幫助時,一定要有指控詞,如在無違法犯罪事實而遭公安機關關押,公安發出合法有效的法律文書時,稱非法拘留或非法拘禁,如無合法有效的文書,那就是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用正確的指控違法犯罪法律詞語,公民們就有義務幫助你與違法犯罪作鬥爭。 當你的財產權,人身權遭不法侵犯時學會用指控不法侵害人的稱呼:不法分子,不法單位,不法政府官員濫用職權,不法政府官員不作為及亂作為入戶搶劫,詐騙,強迫交易,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非法拘禁等法律詞語,這有在法制上有法可治,才能達到追究犯罪的目的。 憲法是保障人權,刑法是對侵犯人權者的懲罰。

朱承志 ‏@a13887665440 @wyzl0225 汪豔芳:今天給唐荊陵寄了名信片。告訴他眼鏡配好…朋友可以寄名信片到廣州白雲看守所位址:廣州市白雲區鐘落譚鎮五龍崗村。收件人:唐荊陵(B11O一 14A2031)袁新亭(袁朝陽B203-14A2033)王清營(14A2032)
王愛忠 @wangaizhong 張占:今天(5月27日)下午2點半,我們再次前往武漢江岸分局看守所給被拘公民馬強、聖觀法師、陳建雄、蔡叢富、萬里五人存錢,去後看守所告知五人已被轉移,問及五人轉往何處、何時轉走、何人主管此事等情況時,看守所方面竟答覆:不知道!不清楚。拒絕透露任何資訊!
RT @wenyunchao 確認于世文陳衛夫婦也是被警方帶走。 RT @WuyouLan 綜合所聞,近兩日鄭州朋友,1、記者石玉、方言(女)、侯帥、董廣平、律師常伯陽遭帶走;2、于世文陳衛夫婦、律師姬來松疑似失聯。
【石玉的律師也被傳喚】河南鄭州律師常伯陽于2014年5月27日夜間被傳喚,涉嫌擾亂公共秩序罪。常律師是石玉的好友,石玉及其家人是否已委託常律師還不確定,之前常律師多次致電警方查詢石玉案進展,雖然石玉已被帶超過24小時,至今無準確說法。
滕彪 ‏@tengbiao  北京的外媒記者採訪我關於六四的事情。他們告訴我,國安現在都直接到記者辦公室,毫不掩飾地跟記者說:你們不能做跟六四有關的採訪!這位元記者回答說:我們是沒法採訪,採訪物件都被你們抓光了!
梁小軍 ‏@liangxiaojun   昨天去朝陽區看守所辦理會見抗強拆勇士趙勇手續,與北京市第二看守所(北京公安醫院)預約會見時間為6月4日。 實在想不明白,趙勇被淩晨闖入自己家門的人重傷,何以就構成了故意傷害?Hu Jia 胡佳 ‏@hu_jia  尚寶軍律師: “昨天下午 #薑力鈞 愛人和姜的弟弟到京,確認5月16日被瀋陽公安以尋釁滋事從鐵嶺家帶走,18號刑拘,目前關在瀋陽一看。我所丁錫奎律師已到瀋陽,爭取今天會見。”
Hu Jia 胡佳 ‏@hu_jia  權利運動的胡軍是在曹順利失蹤後最早通知我調查她下落並展開呼籲的人。@shangbaojun19 剛剛接胡軍(新疆烏市昌吉人,權利運動網站管理員)電話:上午員警到他住處,宣佈以煽顛罪對其監視居住六個月,並抄走電腦、電話、移動硬碟等。他目前只好用他母親電話與外面聯繫。
RT @Suyutong: #重返天安門 北京異議人士查建國連續被國保約談,將在月底前被送出北京。順便透露一下,查建國老師是目前與外界失聯的姚監複的外甥。

 

28/5/2014 [維權網] 鄭州維權律師常伯陽深夜被傳喚 姬來松等人失蹤

隨著六·四25周年敏感日的來臨,鄭州當局掀起抓捕風暴,5月27日晚近10時,河南員警手持傳喚證,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秩序罪”將著名維權律師常伯陽帶走。據常伯陽夫人說:“還是抓石玉那波原班人馬,現在常伯陽也被抓到了鄭州市二裡崗派出所。同時維權律師姬來松和公民史宗偉失聯。 Humanrights lawyer Chang Boyang summonsed and taken by police last night in Zhengzhou, Henan

2014年5月7日,鄭州公民賈靈敏、劉地偉被抓後,關在鄭州第三看守所;5月26日晚上,參加今年2月2日大年初三舉行的“六四”公祭活動河南記者石玉警方被強行帶到鄭州市二裡崗派出所,家裡的電腦、硬碟、筆記本、IPAD被查扣。同時被帶走的公民侯帥、方言都是被警方出示搜查令帶走的。跟此事件有關的于世文、陳衛夫婦一直被軟禁在家;26日晚些時候,河南鄭州公民董廣平在洛陽被抓,而後,員警到其鄭州的家中抄家;27日晚10點左右,本來作為石玉、方言等多人的授權律師常伯陽,也被警方以擾亂公共秩序傳喚;在24小時之內被連續“溝通”三次的鄭州公民甯文忠向本網說“員警表示于世文案被抓人員全部轉入刑拘,家屬應該馬上就能收到通知書了,並要求我寫保證書,被我拒絕了”。另外,鄭州著名民主人士安寧于5月26日也被警方帶走並抄家,在被扣押24小時後,27日晚11點左右安寧被釋放,查抄和電腦未歸還。受六四天下圍城影響,中國當局在六四來臨之前瘋狂性的抓人蔓延在全國各地,其中公民較活躍的北京、廣州、鄭州自然成為維穩的重中之重,以上提到的被抓公民都屬於鄭州具有行動力的公民代表。
28/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參與”六四“公祭多人被秋後算帳 當局成立專案組調查

河南五名參與今年二月“六四公祭”的人士被公安秋後算帳,或被拘押,或被失聯。律師被告知公安已經成立專案組調查公祭事件。 與此同時,網路上有人發起“六四”當天 “齊放一首歌”的行動。
28/5/2014 [維權網] 北京抗強拆的趙勇被以“涉嫌故意傷害罪”刑拘

2014年5月23日淩晨5點,家住北京市朝陽區廣和路2號樓的趙勇的家,被政府出動大批員警和黑衣人強拆,強拆過程中,當事人趙勇頭部被打受重傷,在垂楊柳醫院匆匆包紮後,被員警帶走失蹤。24日上午,趙勇的夫人王女士到轄區雙井派出所要人時,被告知趙勇23日下午已被“涉嫌故意傷害罪”刑事拘留,已送往朝陽第二看守所羈押。

 

28/5/2014 [對華援助協會] 烏魯木齊信徒聚會遭警驅散 四基督徒被拘 美國牧師遭逐

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烏魯木齊縣永豐鄉一養老院,一個月前舉行基督徒培訓,遭到警方驅散,約三十位信徒被數十名公安帶到派出所盤問,其中三人被處以行政拘留15天。15天后,教會負責人也被拘留,出席活動的一位美國籍牧師被當局逐出新疆。當地信徒表示,養老院事後被罰款一萬及沒收一萬元,而美國神父被罰八百元。

 

百年憲政 (全部) 製片人:沈勇平 編導:石章凱

 

28/5/2014 [維權網] 吉林冤民高文舉、李鳳雲夫婦一月內兩次被行拘後又遭穩控

2014年5月2日這對夫妻被當地截訪人員從馬家樓劫走,當天被押回當地以非訪的罪名行拘10天,拘留期滿後回到北京的他們於5月13日又被當地綁架回原籍,以同樣的罪名又被行拘10天。23日拘留期滿後這對夫妻並沒有獲得自由,現在被軟禁在家中,每天24小時門外有人看守,看守他們的人告訴說,現在不能放你們走,現在我們吉林省爭創中南海零上訪,馬家樓接回來的都得拘留,你們去了,上邊怪罪下來,我們負不起責任。

 

28/5/2014 [六四天網] 河南三老人裸體天安門 拘留2人

5月26日12:06:23,河南息縣邢梅【河南信陽三老人裸體天安門喊冤】來電:田貴榮今天18時左右被他們信陽駐京辦接走了,她走時奶奶和姥姥還在天安門分局,他問員警,奶奶和姥姥怎麼辦?北京分局員警說,你不用管他倆的,你就自己走就行了。

今天下午15時50分,吳全力來電,2014年5月26日上午,我打電話給息縣政法委書記孫濤(13903761628)農忙要求回去收割麥子。孫濤不同意,說吳全力不該讓其母親邢家英、岳母何澤英到天安門裸體喊冤,問題也不給予解決。邢望力說:孫書記,她們農忙全靠我勞動,她們是為我冤深似海逼的沒活路才走那條路的,若不是太冤息縣領導的父母為啥不到天安門脫衣服。27日淩晨0時,吳全力電話010110向北京市公安局報警,110告訴邢望力的母親岳母被拘留。

 

28/5/2014 [權利運動] 胡軍被新疆公安處以監視居住六個月

27日中午,權利運動負責人胡軍從新疆致電尚寶君律師,稱上午昌吉市的公安到其住處,宣佈以“煽顛罪”對其監視居住六個月,並抄走電腦、電話、移動硬碟等。胡軍是在抄家結束後,用其母親的電話與尚律師取得的聯繫。
一個高位截癱的殘疾人怎麼也要顛覆這個政權了呢?不是說這是一個代表人民利益的政權嗎?代表人民利益的政權還怕被顛覆?而且還是一個高位截癱的殘疾人?!

28/5/2014 [維權網] 胡軍被新疆警方以涉嫌“煽顛罪”抄家後監視居住(圖)

胡軍向本網資訊員表示:5月27日中午,新疆吉昌州員警抄走了家中的電腦、手機、移動硬碟等物品,隨後出示了監視居住決定書,稱其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5月4日,胡軍曾被以同樣的罪名受到吉昌州警方的傳喚。胡軍說,作為公民,生活在這個國家,你長眼睛看不行,長耳朵聽不行,長嘴巴說不行。新疆警方的行動應該是有系統的。

 

28/5/2014 [德國之聲] “說真話的記者成為國家敵人”

近日中國博主張賈龍遭騰訊公司解聘。隨後張賈龍在解聘聲明中透露原因為:早前他和美國國務卿克裡的會談中,公開請美國支持推倒中國防火長城和聲援良心犯,以及在網上公開中宣部禁令。

28/5/2014 [看中國] 曝光中宣部密令被解聘 張賈龍親訴更多內情

張賈龍:會有預見到,不光是我會,還有好多人也預見到。會想到啊,因為是這樣,他們就美國人和我聊天的時候他還跟我講,他就是說,我們見面都可能被中共的安全部門的人跟蹤啊,監聽啊,什麼的,你要有心裡準備,就在和我交流之前,我說我明白,包括克裡他也說,你們在……的情況下,你能敢來跟我參加會談,那個時候是開場白嘛,還沒說話,他就說有勇氣的。這個肯定會想得到。還有就是參加會談的,王克勤,來之前一天員警給他打電話,讓他別去。這些都是能夠理解的,知道有風險的,不是說像美國沒人管,隨便講什麼話。言論全部是自由的。

 

28/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湖南記者因揭候鳥被盜獵受到死亡威脅

2012年底,《長沙晚報》攝影記者李峰發表了長篇調查報導,披露了湖南省桂東縣候鳥被屠殺和盜獵的情況,此後他不斷受到騷擾,甚至死亡威脅。專家認為,環保人士受到打壓往往是因為得罪了利益集團和地方官員。

 

28/5/2014 [新公民運動] 徐潛川:那夜,浦志強哭了

原編者按:“主持任建宇婚禮的老浦,忍不住哭了。身材魁梧的大漢在大庭廣眾之下眼中飽含熱淚,我緊緊得擁抱了他。前一天晚上,他還接了十幾個辱駡他的電話,試圖和對方說理。任建宇也哭了。”徐潛川在這篇文章中記錄下了他和幾個知名案件的當事人以及著名律師浦志強的交往細節。通過這些細節,可以讓你看到浦志強、鄧吉元、任建宇不大為人所知的側面,亦是對當下法制記者生態的一次速寫。

=====================================================================

訪民訴冤,群體事件

 

28/5/2014 [權利運動] 緊急關注:郭洪偉在中紀委遭保安伏擊受重傷

28日上午9點,吉林訪民郭洪偉、遼寧訪民郝志全、天津訪民唐新波等十多人,應中紀委監察部約定,就國家信訪局長期不作為(政府資訊公開)行為向監察部提交控告材料。當大家剛剛進入監察部信訪大院,十多個由中紀委用民脂民膏豢養保安就尋釁滋事,對郭洪偉實施圍攻、毆打。目前郭洪偉已受重傷,倒地不起超過一個小時,而中紀委豢養在監察部信訪大院內的、專門保護利益集團不法利益的保安封鎖大院,不允許現場老百姓拍照留證據,這些所謂保安、實為真正的恐怖分子氣焰十分囂張。

 

28/5/2014 [民生觀察] 吉林維權人郭洪偉要求國家信訪局資訊公開被毆打送醫

28日上午,吉林維權人郭洪偉剛進國家信訪局那個信訪大院,即被一群公安、保安圍攻,當場被打倒在地,造成舊病復發。隨即120救護車趕到信訪局,經檢查,必須送醫院治療。現在正準備將郭宏偉送到信訪局附近的一個回民醫院。

 

28/5/2014 [民生觀察] 山東維權人張恩廣被警方“慰問” 孫舉昌夫婦遭非法穩控

山東青島維權人士孫舉昌告訴本工作室說,他和妻子近期逃脫了他們當地的非法穩控,於十多天前避居北京。然而,不曾料想,就在昨天(26日)他們用手機上網時,被警方檢測到了他們的所在位置,旋即北京多名員警趕到現場將他們非法控制(為出示任何法律手續),並最終將他們交給了他們家鄉的青島即墨警方穩控。隨後,青島即墨警方將他們綁架帶回老家予以控制。現在,他們夫妻被兩輛警車圍堵在家中,不得出門。並且,這些員警還控制了他們的電腦,不許他們上網(警方沒有出具任何法律手續)。目前,他們只能通過打電話與家人和外界聯繫。

 

28/5/2014 [六四天網] 河北楊亮遭檢察官撞傷判4年 母親遭勞教

今年65歲張書芬是高碑店市電石廠一名退休職工。2000年,因高碑店市靳##(其哥哥在檢察院)將張書芬面部打傷構成毀容。第二天,其子楊亮與朋友找靳##時雙方發生了肢體衝突,但互無傷害。隨後,靳##在檢察院工作的大哥靳衛星趕來增援,楊亮奪路而逃,檢察官靳衛星開警車追上並撞擊楊亮的摩托,造成人傷車毀。楊亮兩處骨折,多處軟組織搓傷。八年後的2007年,法院以故意傷害靳##為由,判處楊亮有期徒刑4年

 

28/5/2014 [六四天網] 河南申廣蘭中南海被擒 浙江謝建兒押駐京辦38小時

河南省許昌市高芳芳【湖北賀秀芝非訪拘留12天 河南高芳芳押返扣押】來電稱,5月27日,我婆婆申廣蘭到中南海上訪維權,反應公安和法醫互相串通,給一個無傷的人做出輕傷鑒定,製作冤假錯案,後被府右街派出所送久敬莊,昨晚20時許被許昌市東城區分局的人強行帶回許昌,現在我聯繫不上她,不知道當地派出所要怎麼處理她!

今天上午9時15分,浙江寧波謝建兒【青島王向榮張愛英押看守所 寧波謝建兒被控】來電:寧波駐京辦己關押我38小時,我血糖高腎難受腰稚痛,沒有醫藥,二餐沒吃飯了也沒人反應,我身體不好也沒力氣吵,也見不到領導,駐京辦是監獄嗎?

 

28/5/2014 [權利運動] 珠海當局蓄意陷害傷殘軍人,陳鳳明衝破封鎖進京為弟伸冤

在著名維權律師劉曉原的辯護下,廣東珠海金灣區法院於2014年5月7日、5月20日就構陷傷殘軍人陳風強“遺棄”案不公開審理破產後,當局就對陳風強的家人實施24小時的非法監控。為了替身陷囹圄的陳風強伸冤,其哥哥陳鳳明突破維穩恐怖分子的圍追堵截,再次來到北京。

 

28/5/2014 [權利運動] 河北陳樹花:訪民的使命

訪民是中國的專利。每一位訪民都有一部血淚帳!網上公開處理上訪問題(5831)提案http://ezheng.people.com.cn/proposalPostDetail.do?id=137690&view=1&pageNo=9是我替所有訪民上訪的鑒證!為此我遭受更加嚴酷的打壓迫害,無怨無悔!為了我們的子孫後代,不再做訪民,我將與邪惡勢力博弈到底!願正義良知與我同行!

 

28/5/2014 [民生觀察] 河北衡水訪民劉瑞生今日拘留期滿獲釋

河北衡水阜城縣碼頭鎮西小崔村劉瑞生,27日剛剛拘留期滿釋放。而這次拘留執行的是今年2月28日的拘留決定,劉瑞生說,這張拘留證是兩會前2月28日開的。4月17日劉瑞生又去中南海,被送到馬家樓(接濟服務中心),被阜城縣公安局副局長、治安隊隊長等人強制帶回原籍,執行了2月28日的拘留決定。劉瑞生說,拘留證寫的是他非法上訪了,劉瑞生卻覺得是公安機關執法犯法,去馬家樓也就是讓北京公安機關訓誡,地方上再以這個不夠成拘留的理由拘留他就是違法。

 

28/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11省逾萬老兵同時在各地政府門前掀起抗議浪潮

十一省逾萬越戰老兵示威,要求政府落實優撫政策(中國茉莉花革命網)
今年是中越戰爭三十五周年,各地均爆發老兵抗議待遇不公事件,今年4月,還曾發生數千老兵齊聚北京討說法的大規模抗議。本週一抗議升級,湖南、河南、江蘇、安徽、甘肅、貴州、雲南等十一省逾萬兩參老兵,同一時間手拉橫幅、旗幟,身穿統一軍裝,排著整齊的隊伍,分別湧向當地省、市政府示威。

 

28/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村民抗議工廠污染遭鎮壓

江西省上饒市弋陽縣港口鎮村民,不滿一所煉鉛廠污染環境,危害村民健康。近二百人週一(26日)分別到鎮政府及縣政府抗議,要求鉛廠搬走,期間與政府人員發生衝突,三名村民受傷,兩人一度被抓走。而河北省辛集市錨營村村民,同樣不滿制革工業區污染環境,抗議遭鎮壓。

 

28/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綠化帶擬改建垃圾站 居民抗議多日無果

河北省邯鄲市有屋苑突然改規劃,將承諾的綠化帶改建大型垃圾站。數百名業主得悉後,連續幾天到售樓處和垃圾站選址抗議﹐週一(5月26日)逾百人更來到區政府請願,期間雙方發生衝突,數名業主被帶走至今未獲釋。

 

28/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為子女教育 北京三百外省家長再請願

2014年5月27日,三百多名名住在朝陽區的外省家長,週二帶同子女到區教委門外舉著“我要上學”的標語示威,要求政府給予其子女義務教育的權利。(家長攝) 北京市朝陽區三百名外省家長,週二(27日)再到區教育部門前請願,不滿政府拒絕為其子女提供義務教育,員警到場驅散時把兩名家長抓走。有上訪家長指,連日已有約十名家長被捕,至今未放。家長又指﹐政府違反承諾,即使家長妥協補買社保,子女都無法入學。

=====================================================================

六四廿五周年

 

28/5/2014 [看中國] 拒絕低頭,六四最後一名囚犯仍在服刑(圖)

據英國《電訊報》5月26日消息,在天安門事件後,大約有15,000人被捕入獄。這些人中一位現年50歲,身材高大,性格內向的北京男子是唯一已知仍在服刑的人。當年的苗德順是一家工廠的工人,他與四個朋友一起,在混亂的天安門抗議中竭力反抗。他與中共的部隊在北京街頭發生衝突,被判放火罪。

“根據我們的記錄,目前他是唯一名仍在監獄裡的六四囚犯,”對話基金會的主任約翰•卡姆說,該基金會已成功遊說中共當局釋放了一些天安門抗議活動中被抓的囚犯。

中共對像苗德順這樣上街反抗的工人的判決,遠比佔領天安門廣場的學生更嚴厲,約翰•卡姆說。對話基金會估計,“有不到100人”已被處決。

“他一遍又一遍被毒打,總是被關禁閉,一次因為他違抗了衛兵而被關兩個月的禁閉,”這位獄友補充說。大約1米8的個子,像竹竿一樣瘦的苗德順很少說話,他在囚犯中鶴立雞群。“他是那麼消瘦,患上了肝炎經常去診所,” 獄友說。“他從來沒有晚上睡覺,整天坐在他的床上,而其他人的在工作。他拒絕承認自己犯罪,他會花時間閱讀報紙,分析每一篇文章。”他補充說,他被監禁的五年後,他的家人就已經停止訪問。“他的父親曾經常來,總是哭,他會買東西給他,”該獄友補充說。“但我认为他不希望他的家人照顾他,他想为他自己负责。他父亲停止访问后,他就没有钱了,他每个月只有6元钱,2元用来买肥皂,2元买卫生纸,2元买洗衣粉。其他人有时给他食物。
苗德順現在在延慶監獄,預定於2018年被釋放,但他可能有無處可去。也法與他的家人聯繫。“他患有嚴重的精神疾病,” 約翰•卡姆說。

28/5/2014 [Telegraph] Tiananmen Square massacre anniversary: the last prisoner of the protests

Twenty-five years after the Tiananmen protests, one man is still paying for the stand he took on the streets of Beijing. Miao Deshun was a factory worker who became wrapped up in the chaos of the Tiananmen protests. Together with four friends, he was arrested for arson as he battled the army on the streets of Beijing.
“According to our records, at present he is the one prisoner still in prison,” said John Kamm, the director of the Dui Hua Foundation, which has successfully lobbied for the release of several prisoners from the Tiananmen protests.Workers like Mr Miao, who took to the streets to fight, were hit with far harsher sentences than the students peacefully occupying Tiananmen Square, Mr Kamm said. Dui Hua estimates that “fewer than 100 people” were even executed.”There’s a big difference between violent and non-violent counter revolution,” he said.

 

28/5/2014 [now新聞台] 戒嚴部隊軍官睹開槍良心受責備

其中一名參與戒嚴的軍官表示,當時軍方向士兵派發子彈後,下達「不惜一切代價開入天安門」,並親耳聽到有士兵報告,向人群開槍。李曉明是前瀋陽軍區39軍1164高砲團中尉,89年5月底接到命令,要到北京執行戒嚴任務。他表示,當時所知的資訊,只有軍方官方媒體,士兵都認為北京出了內亂。他指出,當時部隊團長派人到天安門偵查情況,發現已經開槍鎮壓。六月五日,他們部隊開入天安門。李曉明的部隊在天安門清場之後,負責協助公安追捕通緝犯,在北京逗留至7月,回到瀋陽的駐地。之後李曉明決心離開中國,希望能夠保存歷史。

 

六四死難者名錄總表 (001-202)

黃河清: 六四底層列傳

89被當局判死刑及已去世六四良心犯名單(38人)

六四英雄譜(上):北京地區六四良心犯不完全名單

六四英雄譜(下):北京以外地區六四良心犯不完全名單(362人)

 

28/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六四25周年紀念特輯之一:蘇曉康專訪

蘇曉康說,八九學運準確地說,是一場大規模的政治抗議。因為當局用軍隊槍炮血腥鎮壓,事情性質就變了,它成為當代人類社會的一個重大歷史事件,就像隆起的硬塊。每個中國人都不能回避,必須面對它。
蘇曉康認為,在北京政府的角度來說,解決六四懸案有過兩次契機,第一次就是楊尚昆在晚年和蔣彥永醫生的談話中,表達過為六四正名的意願。但以中國當時的情勢,沒有辦法成為事實。第二次最佳時機就是2008年北京奧運會,那是中國經濟起飛的巔峰,但胡錦濤沒有這個意願更沒有魄力,他白白浪費了10年。其後中國社會矛盾的惡化,使得現在這一朝更看不到解決六四問題的希望了。

 

28/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六四25周年紀念特輯之二:嚴家祺專訪

嚴家祺接受專訪時表示,他在紀念六四25周年時,首先想到的不是紀念那場民主運動,而是悼念六四死難者,深切懷念天安門母親們,25年來她們忍受著無邊的痛苦,看不到正義的陽光,這種痛苦還看不到盡頭。

嚴家祺說,中國的專制主義還在延續,時代卻在激變。哪怕在中國政治領域仍然千里冰封,但其他領域的自由化多元化,卻是25年前不能企及的,從人類歷史發展的角度看,社會多元最終一定會反映到人民權益和話語權的多元化上來,到了一定時候,中國的轉型將水到渠成。黑暗總會消褪,光明就在前頭。

 

28/5/2014 [新紀元] 魏京生:紀念一九八九年的英雄們

二十五年前的今天,正是人民民主運動轟轟烈烈進行的時候。也是鄧小平、李鵬等人調動軍隊,準備屠殺老百姓的時候。當時學生和老百姓真的很天真,真的相信人民解放軍不會對老百姓開槍。成千上萬的北京市民聚集在天安門廣場和街道上試圖保護廣場上要求民主和反腐敗的學生。

就在六月四日淩晨,軍隊開進了北京。坦克和機槍向街道和廣場上的人群掃射,成千上萬的學生和市民死傷。被激怒的市民們進行了英勇的反抗。他們用石頭和酒瓶投向坦克,進行著英勇但是沒有希望的抗爭。天安門廣場和街道上血流成河,全國人民都陷入了悲痛和沮喪之中。

誰說中國人沒有骨氣,沒有勇氣?看看單獨一人阻止坦克前進的年輕人。那個形象已經成為全世界媒體的經典形象,二十五年來被反復用在各種媒體上。再看看那些面對機槍坦克奮不顧身扔出石頭和酒瓶的人,你能說中國人都是軟骨頭嗎?

 

28/5/2014 [蘋果日報] 專家復修影帶 重現放風箏BBQ片段  黃雀行動 安全屋營友生活曝光

在西貢泥湧燒烤與放風箏,是曾在89年六四後經「黃雀行動」營救後,入住西貢「安全屋」少男少女的娛樂。身為泥湧營長的Tiger,原來曾在當時攝錄營友生活片段,並自行剪接製成短片《泥營生活》。錄影帶原已損壞,早前卻經專家復修後「翻生」,珍貴片段25年後首度曝光;泥湧面目全非,中共高壓卻依舊。
自言當年「誤打誤撞」、因為發現有民運人士匿藏在其深圳貨倉而加入黃雀行動救人的Tiger,當年是西貢泥湧安全屋的營長,負責照顧營友的起居飲食,也留意他們的心理質素,「困喺間屋係會好悶,佢哋好多時都想出去……試過有次有個人成晚唔見咗人,第二日至返,原來係出咗去行嚇散心,我哋幾驚佢俾人捉返內地」。

為免節外生枝,Tiger叮囑各營友只能在營舍附近的地方活動,結果營外的泥灘與燒烤場,成為逃亡者的心靈慰藉之地。「當時佢哋好鍾意去泥湧燒嘢食,仲鍾意放紙鳶,會去恒安邨買紙鳶嚟玩」。

Tiger當年靈機一觸,攝錄營友的生活片段,供他們觀看自娛,「嗰時我用咗部Sony大機拍㗎,仲喺屋企用兩部機(錄影機),用『前進』同『暫停』兩個掣土炮剪接,配咗一段中國古典民族音樂做配樂,套片叫做《泥營生活》,片尾記攝於89年12月」。

有關錄影帶一直不知所終,卻在早前被發現,並宜經專家搶救之後還原,在六四25周年首度曝光。短片全長近18分鐘,Tiger提供當中近7分鐘、關於戶外活動的片段可見,包括名為宋燕珠的青年男女在燒烤;也有女子在泥灘放風箏,少男充當攝影師為女子留倩影。也有一對男女依依在泥灘邊漫步。現場流露了不少青春的笑容,畢竟那時要逃亡的人,極多也是花樣年華的學生。

28/5/2014 [蘋果日報] 僅失手一次 被捕保持緘默

中共血腥鎮壓,令香港不少有心人義憤填膺,秘密營救逃亡民運人士,被名為「黃雀行動」。1989年6月下旬至1997年,「黃雀」成功營救逾400人。Tiger親自接收的人也多不勝數;唯一「失手」被捕,拘捕他的便衣員警原來有意放生。

28/5/2014 [蘋果日報] 朱牧為「住客」訂定作息時間

【黃麖地】■朱耀明在黃麖地的安全屋前,回想當年曾有10多人入住的「盛況」。
跟朱耀明重遊西貢黃麖地,他在一間村屋外靜靜沉思。想起1989年的夏天,這裏來了一批「住客」,呂京花、程真、孔捷生與遠志明等民運人士,統統曾在這裏等待黎明。兩層高的村屋,高峰期同一時間住了10幾人,「我同張文光、劉千石嗰陣不時嚟探佢哋;可能佢哋依家都未必記得住過呢度!」

獲入境許可證後可工作

人少僻靜是安全屋的首要考慮。朱耀明表示,黃麖地村當年只有極少村民,沒有太多人留意到這批「鄰居」,住客住得安心之餘,更加不時到附近的北潭湧度假營附近散步,以打發等待外國收容的苦候期。朱牧猶記得,當年特別為這班住客訂定作息時間表,希望住客們的生活有規律,「大部份都好聽話」。

獲黃雀行動協助的民運人士,一般會到上水新屋嶺的扣留中心進行審查,繼而申請香港入境許可證(Permit to Land in Hong Kong),三個月之後再續期。

朱耀明表示,獲得許可證的人期間可以在香港自由活動甚至工作,當時的逃亡者來自五湖四海,「有啲期間去做地盤工人、有啲甚至喺出版社搵工作做,有啲人甚至攞住呢張『行街紙』出去夾份租屋」。

除了如柴玲及吾爾開希等特殊緊急個案,可在無檔下離港,民運人士獲外國政府收容前須申請簽證,而這份Declaration of Identity的申請須一位律師或太平紳士作證,「當年幫我哋見證最多嘅係何俊仁」。朱牧當年也不時向外國領事館寫信,為逃亡至港的人士申請政治庇護,「嗰時好多人唔敢留喺中國」。

當年黃麖地村屋的門前小樹苗,今日已經高高長成樹牆,差點便把安全屋完全遮蓋,安全屋變得較25年前更加隱密。朱牧坦言極少與當年的住客聯絡:「我想佢哋好自由自在咁生活,毋須將呢件事掛喺身,成為佢哋嘅負擔」。在這片曾經接待無家可歸者的黃麖地之上,朱牧希望他們終有一日,愛回家。

 

28/5/2014 [蘋果日報] 程翔:香港人不反抗 等於默許邪惡

程翔指出每次大陸出現左傾,都恰巧是香港兩次關鍵時刻:1989年,基本法草擬階段遇上六四屠城;現在,政改討論遇上習近平上臺。

六四發生前,程翔表示兩地的基本法制憲過程是有商有量的,到後來六四屠城,香港一百萬人上街反對鎮壓,一位港澳辦官員搖搖頭跟他說,香港基本法,將會大大收緊。程慨嘆說:「具體看到廿三條,你只要對比基本法六四前後版本,你便知道收緊了。從那時開始,中央對香港便有一種揮之不去的心魔,認為香港會成為顛覆基地。」而去年開始,香港踏入政制改革討論的關鍵時刻,程表示很不幸地,又遇上習近平上臺,他規定七不講,又發表意識形態鬥爭的訊息,「恰恰在中央左傾的情況下,肯定對我們政制討論設有很多無形的限制。」

眼見中共政府再一次左傾,程翔感到慚愧的是,香港人爭取民主的決心,遠不及當年用自己生命抗爭的北京學生和市民,「我們未曾體會到另一種制度的恐怖,所以不認為需要付出。」對於現在不少人對香港核心價值被蠶食視而不見,程翔憂心忡忡說道:「平庸也是一種罪惡,你不思考、不辨別、不反抗,無形中默許了邪惡的存在。災難到臨,到時候你只好怨自己為何不早些出來反抗。」

當問及上街抗爭,解放軍會否出動鎮壓,上演六四香港版,程翔表示完全有這個可能性:「正式宣佈佔中那天,解放軍便派出幾艘艦隊,我從中央電視台片段看到解放軍伏在船邊,用槍對準中環。」廿五年前,很多人都不相信解放軍會於天安門廣場開槍,程翔表示:「共產黨性格是不擇手段的。六四教訓很深刻,我們一定要警惕這個可能性。」

【六四專題:傳媒篇】到此為止,五位傳媒人都分享了當年學生和市民,為民主自由抗爭的情景。現在,香港爭取民主的關鍵時間到了,我們又可以為這片土地付出甚麼呢?

 

28/5/2014 [NPR] 25 Years On, Mothers Of Tiananmen Square Dead Seek Answers

Zhang Xianling, 76, co-founded the Tiananmen Mothers after her son, Wang Nan, was shot and killed outside Tiananmen Square on June 4, 1989. She lives under constant surveillance; a camera is even trained on the site where her son died, to prevent her from mourning in public.

The last picture taken of Wang Nan shows him attending compulsory military camp, where he was given a standard-issue military belt. Because he was wearing it when he died, his corpse was misidentified as a soldier’s and sent to the hospital, instead of being cremated as an unidentified rioter, so his parents were able to claim it.

 

28/5/2014 [AI] Stuart Franklin: “It was a David and Goliath moment”

When world renowned photographer Stuart Franklin was standing on a crowded balcony five stories up from Beijing’s Tiananmen Square, pointing his camera at a man standing defiant in front of a row of Chinese tanks, he thought he was too far away from the action.

 

28/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香港基督徒舉行“六四”祈禱會 代天安門母親向亡靈獻花

“六四”二十五周年來臨之際,香港基督徒週二晚舉辦了民運反思祈禱會。會上,以短片、話劇、分享等形式回顧了“六四”事件,並為遇難者獻上紅白玫瑰。有參加者表示,對平反“六四”不樂觀,而中國25年來人權狀況不進反退,令人失望。

28/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美三藩市紀念“六四”25周年系列活動拉開序幕

著名中國民運和人權關注人士葛洵、周鋒鎖、方政與十多位華人參加清洗民主女神像的活動。葛洵是這項活動的發起人,他說:“民主女神像是一種精神的象徵。中國政府當年用非常殘暴的手段屠殺人民,現在還讓人民失掉這段記憶,所作所為非常卑鄙無恥。所以我們每年‘六四’到來前清洗民主女神像的同時,也必須對中國政府發出強烈抗議。”

 

28/5/2014 [新公民運動] 吳祚來:那些青春的憤怒與血色

關於政治事件中的憤怒與流血,我想以八九六三之夜的親身經歷來進行個案分析。 八九民運最初看起來是廣場民主運動參與者與中共當局的政治博弈,但最後才發現,中共自己內部的政治博弈或權力博弈,才最終決定了六四的悲劇性結局與之後的政治走向。民運作為政治浪潮,不幸地抬起了專制保守的力量,而淹沒的卻是體制內民主改良派的力量。八九民運沒有開創國家政治文明的歷史,或通過示威博弈,完成國家政治制度的轉型,但卻書寫了自己的歷史。 整個學生與市民的示威抗議過程,我們既看到了學生與市民自組織的能力與力量,也看到了整個北京或全國百姓整體的政治參與的素質與水準,數以億計人次的參與,整個北京陷入民主浪潮近二個月時間,沒有任何重大的社會治安事件或因政治示威而造成的災難性事故發生,人們不僅平和理性,而且增加了北京市民整體道德品格,人際關係比學潮之前更加融洽而充滿善意。 當我們反思八九民運的時候,我們會不自覺想起六三之夜六四之晨的經歷,而近期人們談論或思考政治運動中的憤怒與流血,我想,以當時的時間段的親歷來述說,也許有一定的鏡鑒意義。 六三晚上十二點多,我與同學騎車到了長安街,西長安街上這時火光熊熊,大通道大巴車橫臥街道,被點燃以阻止軍車進入廣場,新華門前三排士兵持槍挺立,一位受傷的戰士被市民與學生用三輪車拉著,想送進新華門,被後面的軍官制止,他們只好拉著受傷者向東,去找醫院。長安街槍聲四起,並向廣場這邊逼近,當我看見坦克與衝鋒手身影時,就開始向廣場方向撤退,這時,我看到路邊許多學生手裡拿著石塊,準備迎擊軍車坦克,但我邊後撤邊勸離他們,因為這樣做,會遭到士兵們開槍還擊。在這樣黑暗的夜晚用石頭對抗坦克衝鋒槍,完全是一種自殺行為。 但我們還是經歷了一次巨大的冒險,當士兵們與坦克已進發到南長街口,也就是他們過了新華門時,離廣場已是咫尺之遙,這時,有幾位市民或學生高喊,這裡是最後的防線了,我們要死守,嘩拉拉的上百人就沖進了街道,直接面對持衝鋒槍而來的先頭部隊。這時候,他們先是拿槍對著天空射擊,然後對著地面掃射,子彈打在距離我三四米遠的地方,像爆仗一樣濺起火花。阻擋的人群只好撤離街道,躲到人行道上。 這個時候,憤怒與流血,已失去意義,因為這是在噩夢一樣黑暗的叢林裡。 一點多的時候,廣場基本被完全包圍,我在廣場西北角,看到士兵與學生發生爭執,一位學生用相機拍了士兵,士兵搶走了相機,我走向前,憤怒地譴責士兵:你們也是平民的孩子,為什麼這樣對待學生?這時,我看見士兵眼睛中佈滿血絲,同樣憤怒地回應我:你們怎樣對待我們?我們一路都被你們打。 一些市民與學生用石塊發洩憤怒,而這些士兵一路上,卻用子彈與坦克碾壓,來發洩憤怒,而許多士兵完全不明真相,後來才知道,他們在此前一段時間在故意被拉到山中集訓,一些部隊以為是到北京來收割麥子,遭遇到所謂的暴亂。 廣場西邊人民大會堂臺階上,坐滿了持槍的士兵,我上前去與他們交流,看過他們稚嫩的面孔,我內心非常難過,如果發生衝突,也就是無辜的年輕生命之間互相搏殺。這些士兵來自北京附近軍區,他們完全知道學生民運真相,一位士兵告訴我們,他們不會開槍,因為他們沒有帶子彈,他把槍口給我看,裡面堵了紙團。現在回想起來,即便在這樣險惡的狀態下,仍然可以有平心靜氣的交流。而這種交流,可以減少誤解與衝突。但我還是在廣場上與長安街上看到了年輕的極致的憤怒。 我們剛到廣場時,就看見一位手執鐵棍的學生,要去衝擊包圍廣場的士兵,我們多人上前阻止,他狂怒著,罵我們是叛徒,一定要挺身去與軍人搏擊,後來還有不少同學去拉,不知他最後的情形怎樣。後來通過電視看到有學生沖過封鎖去天安門前燒了軍車,不知道是不是這些同學? 而第二天早上七點多的六部口,坦克封鎖住路口,在靠近北京音樂廳一邊,幾位騎車被槍擊遇難的學生倒在血泊中,他們的腳還踏在自行車的踏板上,誰能說他們是暴徒?許多市民學生在旁邊哭泣,一位學生模樣的年輕人悲憤至極,拿著石頭去沖砸坦克,我與兩位同學一起上前拉住了他,坦克上的士兵鳴槍示警,同時釋放一顆瓦斯彈,我們近距離在長安街上看到了傳說中的瓦斯毒氣彈,乳黃色的煙霧非常緩慢地彌漫開來,附近的圍觀者紛紛逃離。 許多市民、學生後來與戒嚴士兵衝突,都是基於義憤,有些是喊口號,有些是拋石塊,有些是照相,許多人就因為這些憤怒行為,而犧牲在戒嚴士兵的槍口之下。 廣場上的怒吼、青春的憤怒、血泊中的年輕人模樣、坦克與衝鋒手瓦斯彈,一切都沒有遠去,25年了,時時縈繞每一個參與者的心頭,揮之不去。廣場運動不可能不造成情感或憤怒的爆發,青春不可能不與激情為伴,但青春的憤怒,卻常常染著血色,它使我們如此切近偉大的正義,又使我們不得不面對可怕的死亡。 我們不可能持續25年的憤怒與激情,但我們可以持續不斷地思考,如果六四再來,我們如何面對?我們如何珍視我們的激情,我們如何有更多的理性,通過戰勝自我,以戰勝邪惡的敵人。 另一個問題可能更為嚴峻,那些同樣年輕的軍人,他們是市民與學生的敵人麼?互相敵對的雙方,可能是同胞兄弟,可能是親友,可能是鄰里,是什麼力量,讓這些平民子弟們一夜之間判若仇人,血紅著眼睛互相敵視? 理性告訴我們,真正的敵人,藏在很遠很深的地方。我們拋出的石塊,可能無法觸及到真正敵人,而傷害的可能是我們的親人,或我們自己。

 

28/5/2014 [博訊] 行為藝術“六月飛雪”將於六四閃電呈現

六月飛雪,勇士血染街頭;重回廣場,英靈魂兮歸來。大型行為藝術作品“六月飛雪”將於六月四日閃電呈現,屆時,萬千刊印“六四”真相的雪白紙片將從天空飄揚而下,象徵千百英靈,魂兮歸來。如果你在高樓裡工作,也請於六月四日上午共同參與“六月飛雪”行為藝術,很簡單,將盡可能多的雪白紙片扔出窗外即可,任其隨風飄散。如果是複印了“六四”內容的白紙更好。“六月飛雪”操作很容易,到文具店買一包A4紙,在“六四”當天上午,撕掉包裝,把紙從高層樓宇的臨街樓道口或洗手間窗戶扔出去即可。

 

28/5/2014 [參與] 徐琳:如何承受“六四”之重?

“六.四”給當事人及其家人造成了極大的傷害,由於受害者之眾,性質之惡劣,影響之大、之深遠,同時也對整個國家的人民造成了巨大的傷害,這是不可磨滅的事實。那些與“六.四”有著直接關係的人們,以及經歷過“六.四”、憂國憂民情懷較重的人們,每每想起“六.四”,就會心情沉重,這是必然的、自然的,那些遇難者家屬及遭到迫害的當事人在紀念“六.四”的時候無論怎樣宣洩,都不為過。但是,對於那些與“六.四”在時空上有一定距離的人,就未必會有那樣沉重的心情,尤其是當今的那些“六.四”之後出生的年輕人,硬要他們裝出一副沉重的樣子,就是勉為其難了,甚至可能弄巧成拙。

 

28/5/2014 [參與] 楊建利:當政者通過國家暴力機器將自己的恐懼轉化成人民的恐懼

今天北京的朋友傳來的消息:1.北京郊區各村接到通知,要求在入村路口設崗,對外地人、陌生人要嚴加盤查。2.政府要求村委會採取2008年奧運會時的預防措施,並進行和當年一樣程度的武裝準備,到6月10日止,屆時收繳村委員會的裝備武器等。3.連坐法,村裡出事,村幹部負連帶責任。4.北京的一些地鐵站開始進行安全檢查。

 

28/5/2014 [參與] 公民力量參與合辦台灣“六四”紀念會(圖)

爭民主,拒暴政──紀念「六四」二十五週年,台灣公民社會站出來!

 

28/5/2014 [看中國] “六四歷史直擊” 國際媒體記者現身說法  BBC記者目睹學生遭血腥鎮壓

在“六四”天安門事件25周年來臨之際,中共當局加大力度打壓、維穩異見人士,試圖隱瞞“六四”真相。但是,對於這場血腥鎮壓不僅讓當年的北京學生或市民心痛,也讓曾經留守北京工作的外國媒體人士刻骨銘心,近日,他們紛紛現身敘說,還原“六四”歷史的真實一幕。


1989年6月4日淩晨,英國廣播公司(BBC)記者凱特•艾迪(Kate Adie)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上親眼目睹學生與市民遭中共當局血腥鎮壓。當時,大量的坦克車出現在廣場上,武警毫不猶豫地向民眾開槍。造成大批民眾傷亡。

 

穿牆的短波-記錄紅色中國 (張敏編撰)

1989年5月28日鮑彤被捕 趙紫陽失勢 百萬港人齊上街

上午,自以為是按通知去參加政治局常委會議的鮑彤,被捕了,被送往秦城監獄。當天對 趙紫陽的看管更加嚴了。事實上,從5月28日起, 趙紫陽就真正開始了軟禁生活。

28/5/2014 [蘋果日報] 150萬港人響應民主大遊行

戒嚴第九天,世界各地華人響應全球華人民主大遊行。香港、上海、澳洲、臺北、三藩市及洛杉磯等各地,都有大規模遊行集會,其中以香港人數最多,達150萬人,歷時八小時。

在北京,10萬民眾不理國務院的嚴厲警告,環市遊行,規模明顯較之前細。廣場上的人數亦由高峰期的30萬人減少到不足1萬人。

香港的遊行隊伍在中區遮打花園出發,途經灣仔、銅鑼灣及北角,然後沿東區走廊折返,至銅鑼灣興發街和平散去。活動下午2時展開,遊行開始前,主持人之一張文光宣佈,港支聯已將第二批捐款送交予北京學生,司徒華、李柱銘、何俊仁、劉千石、李華明、鄭經翰及學聯代表等走在前列。

當年的參與團體不乏左派機構,其中工聯會有數千人響應,左派報章《新晚報》及《大公報》員工亦有參與,還有各大專院校學生會、伊斯蘭青年會、香港演藝界、宗教團體,以及不少街坊會居民團體等。遊行人士身穿印有學運領袖肖像的T恤,高唱《義勇軍進行曲》及《為自由》,直到晚上10時才結束。

當晚,在北京天安門廣場靜坐的學生再次討論撤離廣場的日期,絕大部份外地進京的學生和部份北京學生堅持靜坐至6月20日人大常委召開才撤離,留守決議在六成多票支持下通過。

 

[六四死難者]

顧麗芬,女,19歲,居北京,北京師範大學教育系88級學生,死於6月4日。

馬鳳龍,男,27歲,北京,工人,死於6月4日。

馬駿飛,男,年齡不詳,居北京, 馬鳳龍之子,死於6月4日。

許瑞和,男,年齡不祥,居北京市,復員軍人,死於6月4日。

陳永廷,男,21歲,重慶人,中央民族學院(現中央民族大學),經濟系政經專業。1989年6月3日晚,在天安門週邊被打死。該學生系酉陽土家苗族自治縣土家族。
這是陳永廷的墓。墓的旁邊種著一棵柏樹,墓的前面用磚砌了一段墓圍,墓圍的前面立著一塊碑,碑的對聯採用現代詩人北島著名的政治抒情詩《回答》中的兩句詩:“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碑的中間刻著“大地之子 陳永廷之墓”。

=====================================================================

新疆,反恐,維穩

 

28/5/2014 [中新網] 四川甘孜舉行反恐維穩演練 場面震撼逼真(組圖)

2014年05月26日,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甘孜舉行反恐維穩聯合實戰演練,模擬鎮壓“暴徒”。演練分綜合性演練、演示性演練、展示性演練,模擬處置“自焚、暴恐”極端行為和非法聚集、靜坐示威,演示了刺殺術、格鬥術、摔擒術、反劫持、反爆炸等,展示了反恐維穩器材裝備。
In Kadze, #Tibet, Chinese forces display how they combat self immolations, protestors, etc.

 

28/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又有爆炸和田切斷聊天工具 烏市設路障停早夜市

新疆自治區喀什地區莎車縣上週五再發生爆炸,縣公安局發現五枚定時炸彈,其中一枚爆炸。該縣員警與市民都證實此事。此外,和田地區反恐部門週二宣佈,週三起,對微信、QQ等互聯網聊天工具實施管制。首府烏魯木齊城內各路口均設置了路障,市內早、夜市及露天排擋已被叫停。當局還禁止人群聚集,以消除安全隱患。

 

28/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新疆嚴打破暴恐集團 和田關閉微信﹑QQ

新疆和田地區警方週二(27日)採取聯合行動,官媒“天山網”報導指,行動中,破獲以阿布力孜.達吾提為首的暴力恐怖集團,先後在洛浦縣、皮山縣、和田巿拘捕5名成員,搗毀兩個製造爆炸裝置場所﹐並繳獲1.8噸炸藥。現初步查明,該集團頭目來自皮山縣的阿布力孜.達吾提,糾集肉孜麥麥提.吾布力艾山、阿巴斯.斯熱吉、米吉提.麥麥提敏、阿布迪力米提、麥合木提等成員觀看宣揚暴力恐怖和宗教極端內容音視頻,組織成員先後到內地和烏魯木齊等地搜集、購買制爆原材料,並製作爆炸裝置,藏匿於和田等地,密謀伺機發動暴力恐怖襲擊。

烏魯木齊5.22暴力恐怖案件發生後,阿布力孜.達吾提夥同成員,利用前期匿藏的制爆原材料連夜製造爆炸裝置,預謀在和田巿人多密集場所駕車衝撞碾壓,引爆爆炸裝置的暴恐襲擊活動。

新疆各地嚴打行動中,當局週二又在阿克蘇、喀什、和田、伊犁等地拘捕一批參與暴恐活動、傳播暴恐影音視頻、非法製造危爆物品和非法偷越邊境的疑犯。總部設在德國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發言人迪裡夏提指,這批被抓的人,都是中國政府單方面作出輿論指控,沒有提供司法證據,也根本沒有提供原材料1.8噸爆炸品,這些物品用於企業或是恐襲用途,其中有很多疑點,當局沒拿出具體證據。

迪裡夏提說: 中國指控維吾爾人從事恐怖活動,又拿不出任何令人信服透明的證據。我認為目前在當地針對維吾爾人打擊恐怖主義,實際上是完成在當地特殊的政治任務。

另外,網上貼出一份由和田地區嚴打暴力恐怖活動專項行動指揮部的通告。內容指,為切斷境內外“三股勢力”勾結、宣傳、造謠、煽動管道,指揮部決定從週三(28日)零時起,對和田地區即時通訊工具如微信、QQ先行臨時管制,對陌陌、米聊、YY語言、啪啪、易信等17種即時通訊工具,將適當時候作管制。

 

28/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伊犁對55人判刑 逮捕38人 刑拘27人

新疆伊犁當局週二(27日) 早上召開一個公開宣判﹑逮捕及刑事拘留大會﹐公開宣判6宗案件涉及55名被告﹐被控故意殺人罪﹑分裂國家罪及組織領導參與恐怖組織罪。其中涉及去年4月20日伊寧市一家四口被殺害案﹐死者包括一名3歲童﹐被告阿布力米提•阿布都拉等3名罪犯被判死刑。另外﹐伊犁州公安局宣佈對阿卜杜艾尼•亞森等38名犯罪嫌疑人實行公開逮捕,對阿爾曼•阿力木江等27名犯罪嫌疑人實行公開刑事拘留。州黨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黎明輝在大會上表示﹐是次大會是表明州黨委嚴厲打擊 “三股勢力”暴恐犯罪的決心﹐是次大會共有州縣7000多名幹部出席。

 

28/5/2014 [法廣] 中國官方稱在新疆又破獲一個暴力恐怖團夥繳獲1.8噸製造爆炸裝置原料

中國新疆警方今天宣佈,在和田地區破獲一個暴力恐怖團夥,繳獲準備製造爆炸裝置的原料1.8噸及大量半成品爆炸裝置,逮捕了5名嫌犯。

 

28/5/2014 [法廣] 北京特警面對恐襲無需喊話示警可直接開槍

新京報的報導指,近期按照北京市公安局“警力前置”的指示,特警總隊各支隊從位於昌平七裡渠的駐地進入城區備勤,一方面保證中心城區的安全,同時一旦發生暴恐事件,特警可就近調派。報導又說,執勤的特警們負重近15千克。除了常規的警用八大件,他們還身穿背後印有“police”字樣的戰術背心,頭戴凱夫拉頭盔。最引人注目的,是他們手裡的九五突擊步槍,該槍殺傷力大,使用5.8毫米彈藥,可在100米內擊穿8毫米鋼板並仍帶微弱殺傷力。

 

28/5/2014 [BBC] 專家:習近平治疆乏術 恐襲威脅增大

中國境內的恐怖襲擊事件頻發和暴力升級引起廣泛關注,BBC中文網就相關話題專訪世界經濟論壇恐怖主義問題理事會主席,英國智庫國際戰略研究所跨國界威脅與政治風險研究部主任奈傑爾·因克斯特(Nigel Inkster)。問:中共總書記習近平5月26日主持政治局會議,決定採取特殊措施支持南疆發展,防止恐暴局勢向內地蔓延,你如何看習近平對這一新政策?

答:這次會議的結果看不出有什麼根本性新意。會議結果其實是中國新疆政策上所存在的矛盾和麵臨挑戰的縮影。 會議決定一方面說要提倡雙語教學和宗教工作等等,而歸根到底還是信奉經濟發展是解決問題的最終方法,要搞開放,提高當地經濟和教育水準。

與此同時,會議決定延續了在對待宗教和少數民族融合問題上的社會主義理念。對很多新疆(少數民族)民眾來說,他們感覺自己在被逐步漢化。

很多當地人對過去二、三十年中大量漢人移民湧入深感不滿,也不滿他們所認為「讓漢人受益」的經濟發展政策。另外,儘管雙語教學政策順利實行,但這個政策並未能真正使維吾爾人在與漢人的競爭中獲得經濟機會,也未能真正反映出對少數民族文化的容讓與支持。

 

28/5/2014 [法廣] 中國官方將整肅有社會動員功能之微信帳號

中國國家互聯網資訊辦公室聯合工業和資訊化部、公安部等部門,部署即日(5月27日)起在全國範圍內開展為期一個月的微信等平臺專項治理行動,官方毫不隱晦地宣佈,此次整治重點是具有傳播和社會動員功能的公眾帳號。

 

28/5/2014 [新唐人] 打壓輿論又一城 中共〝整治〞微信

北京當局再次加緊控制言論自由,宣稱從5月27號開始,將對微信等移動即時通信工具,進行打壓行動,打壓重點是具有社會影響力的微信公共帳號,並可能將推行微信實名制註冊,加大對移動通信的控制力度。即時聊天工具〝微信〞擁有近4億的活躍用戶,資訊傳播力不容小覷。

=====================================================================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