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2014 六四廿五周年,關注近期被刑拘及扣押的維權人士

  被刑拘及扣押的維權人士   25/5/2014 [參與] … 繼續閱讀 →...

 

被刑拘及扣押的維權人士

 

25/5/2014 [參與] 隋牧青律師會見王清營 王曾被市局國寶虐待(圖)

隋牧青律師拍攝了一張王清營鐵窗後的照片,是鐵絲網後面的影像
5月23日,河南籍在廣東工作的民主維權人士、《零八憲章》簽署人王清營的委託律師隋牧青第三次赴廣州白雲看守所,終於得以會見王清營。
據隋牧青律師消息:“接王清營太太電話,證實王清營被白雲區分局以尋釁滋事罪刑拘,與唐荊陵律師被捕案相關。市局國寶對王家進行了非法、野蠻的搜查,查扣了手機、電腦等物品,無任何法律手續,也未著裝、亮證。”

“昨天上午第三次赴白雲看守所,終於得以會見王清營。鐵窗下的王清營,精神狀態尚好。曾被市局國寶抽過幾十耳光,因其不配合陷害唐荊陵、袁新亭的陰謀。罰蹲地一個多鐘,並被強迫每日勞動。監倉約20平米住30餘人,睡覺翻身難,每日兩餐差過豬食。生活雖苦,已經適應,且受同倉尊敬。他感謝外面朋友的關注、聲援!”

“本月19、20日連續兩天我與劉正清律師一道前往白雲區看守所會見王清營(劉律會見唐荊陵),所方以提審中及手續問題為由兩次非法拒絕我會見。19日在一便裝領導帶領下、眾警(043444羅翔030618女)對我圍攻,言辭辱駡、威脅毆打。投訴至市局監管謝科處,又遭其辱駡。”

隋牧青律師說:“王清營是一位在廣州從事企劃工作的年輕人,性格溫和、敏而好學,認同以非暴力不合作方式推動中國和平轉型的政治主張。為人不求虛名,低調務實。懇請各界朋友關注這位年輕人的命運!”

據悉,王清營現年32歲,河南南陽人。王清營原在廣東工業大學華立學院教經濟學,並擔任班主任。因簽署《零八憲章》遭到單位施壓。 2009年10月,王清營曾和唐荊陵以及廣東資深網路評論人士北風、中文筆會廣州會員野渡等人,一起穿上印有“一黨獨裁、遍地是災”的文化衫出遊,遭到警方扣押。後來經常參與廣東一些推動民主的活動,因此也經常被喝茶,這次因參與公民活動遭到刑事拘留。

25/5/2014 [維權網] 維權人士、《零八憲章》簽署人王清營被拘押期間遭受酷刑毆打

王清營現年32歲,河南南陽人。王清營原在廣東工業大學華立學院教經濟學,並擔任班主任。因簽署《零八憲章》遭到單位施壓。 2009年10月,王清營曾和唐荊陵以及廣東資深網路評論人士北風、中文筆會廣州會員野渡等人,一起穿上印有“一黨獨裁、遍地是災”的文化衫出遊,遭到警方扣押。後來經常參與廣東一些推動民主的活動,因此也經常被喝茶,這次因參與公民活動遭到刑事拘留。

 

25/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張思之稱當高瑜不再是“代號”方可會見 代理敏感案件的律師事務所遭“上崗”

中國資深記者高瑜被北京警方拘留已一個月,同時被拘刑的其子趙萌,已於5月23日獲“取保候審”。高瑜的代理律師張思之星期六告訴本台,上週四曾往看守所要求見當事人,但高瑜被以代號稱呼,不能會見。張思之表示,待高瑜的代號稱呼取消,方可會見。此外,學者徐友漁、劉荻的代理律師分別要求會見當事人及提出取保候審,均遭拒絕。另外,北京多家代理敏感案件的律師事務所遭警方“上崗”,至六四後方告結束。

25/5/2014 [維權網] 高瑜之子獲“取保候審”但本人仍無法會見律師

資深記者高瑜被北京警方拘留已超過一個月,同時被拘押的其子趙萌,已於5月23日獲“取保候審”。據高瑜的代理律師張思之介紹:上週四(5月22日)曾前往關押高瑜的北京市第一看守所要求見當事人,才得知高瑜在看守所中被以代號稱呼,不能會見。張思之表示,待高瑜的代號稱呼取消,律師方可會見。今年4月24日,高瑜與外界失去聯繫,與高瑜一同失蹤的還有高瑜之子趙萌。5月8日中國官方首次證實高瑜涉嫌“向境外機構提供國家機密”而被刑拘。

 

25/5/2014 [維權網] 上海警方一次刑拘12名上訪維權人士(圖)

5月16日,上海市訪民嚴燕文、石萍、顏蘭英、王永鳳、吳玉芬、尹慧敏、徐佩玲、虞春香、鄭培培、謝金華、賀志美、王宗澤等12人被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刑事拘留。目前已知嚴燕文被關押在上海市長寧區看守所,顏蘭英被關押在上海市徐匯區看守所。據瞭解,當日一行人在長寧區西郊賓館附近拍照,希望即將到上海的習近平能關注人權,關注訪民們的生存現狀等,不料卻因此遭到刑事拘留。另據知情人士透露,上海警方抓捕12名訪民前,已經通過非法的電話竊聽等手段瞭解和掌握了訪民們的言行,因此16日當天員警將大家抓住直接刑事拘留關進看守所。

25/5/2014 [民生觀察] 緊急呼籲:關注上海壓信瘋會遭刑拘的維權公民!

近日上海市政府為了維穩不留餘地的打壓維權公民, 5月15日早上在習近平即將下榻的上海西郊賓館前打橫幅向習近平告禦狀的石萍 、尹慧敏、吳玉芬、徐佩玲、王永鳳、鄭培培、顏蘭英、謝金華、賀志美、虞春香、候林榮、陸鳳玲等12訪民於16日晚被抓,當日被非法刑拘。

她們很多是十幾年冤案的受害者,有的人甚至一生的青春、事業、幸福、自由及生活的一切都葬送在這不健全的信訪制度中,她們大都是六十幾歲的老年人,她們沒有違法,反遭維穩被刑拘.,可以說當局為了維穩已毫無無底線可言。

她們被逼無奈來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難道也有錯嗎? 違法的是那些專制腐敗的官員,是這個錯亂的體制。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上海長寧區的吳玉芬60多歲了,多年以來一直堅持反腐維權,她是上海市極個別打贏了房屋拆遷官司的維權人,上海市房屋土地管理局負擔全部責任。但自打贏官司後,吳玉芬反而厄運接連不斷,十多年來,關黑監獄拘留,刑事拘留成了她的家常便飯,她是個溫和的老年人,怎麼忍心如此殘忍的折磨她。

請上海政府多一些人性,多些人道主義!應立即釋放她們。不要再激化、積累社會矛盾了,要真正地關注民生,關注弱勢群體的悲慘遭遇!鑒於中國當局現在恣無忌憚、任意打壓訪民。在此強烈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中國人權狀況,希望“國際特赦”組織能夠關注她們!。同時也希望所有的維權人、律師們能儘快地幫助她們。連絡人:張弟兄  .電話:18501913937

 

25/5/2014 [六四天網] 遼寧刑拘異議人士姜力均

據悉,早前失蹤的遼寧異議人士姜力均【著名異議人士姜力鈞先生刑滿出獄】已經被確認已被遼寧警方刑事拘留,知情人指罪名或為尋釁滋事罪。

 

25/5/2014 [參與] 肖國珍為秦永敏先生公開控告武漢警方(圖)

請求事項:
一、立即無條件釋放秦永敏、趙素利夫婦;
二、追究被控告人及相關責任人涉嫌非法拘禁罪的刑事責任(如有刑訊逼供、故意傷害、侮辱等任何其他犯罪,應一併處罰);
三、被控告人向受害人提供補救與及時、公正、充分的賠償,並賠禮道歉、保證類似事件不再發生。

事實和理由:
據網上公開且為控告人所知的資訊,5月18日上午10點許,秦永敏、趙素利夫婦,在湖北武漢家中被武漢市青山區國保帶走,與外界失去聯繫,至今已達七天。

 

25/5/2014 [維權網] 內蒙花農北京上訪被失蹤,政府以此逼家屬談條件

5月16日,內蒙古包頭市高新區萬水泉鎮農業示範園花農楊昌豫來北京上訪,21日被包頭市接訪人員帶走後失蹤,家屬在找政府要人時,鎮長說:“這事我們不知道,不過你們要是答應我們提出的條件,我們可以把他保釋出來”。楊昌豫的女兒說“我們家花場被毀,近四百萬投資分文未收回,到地方信訪沒人管,到呼和浩特市信訪也沒人管,所以說我爸才到北京信訪的。5月21號地方政府以5月1日新出的《信訪規定》為由抓走我爸,我媽去找政府,問他們為什麼非法抓我爸,他們支支吾吾不說,現在我們都不知道我爸在哪裡。”警方帶回楊昌豫後,沒有出示拘留通知書,沒有口頭通知,並限制了家屬的見面請求,只是通知他的妻子去拿回了他的物品,並告知只要接受政府的條件,他們就有能力把楊昌豫保釋出來。

 

25/5/2014 [民生觀察] 緊急關注:維權人士丁靈傑河北安檢站被扣押

25日上午九點左右,維權人士丁靈傑致電本工作室說,她剛剛經過河北固安一安檢站時,被要求刷身份證,結果一刷便亮起了紅燈,當即被送到當地派出所扣押。因丁靈傑長期待在北京進行維權工作,北京方面正來人要將丁靈傑帶回。

 

25/5/2014 [民生觀察] 湖北十堰訪民周大珍母子雙雙被扣派出所

24日晚上,湖北十堰訪民周大珍聯繫本工作室說,她本月22日去的北京,23日抓到的馬家樓,今天中午十堰當地去人把她用黑保安押了回來。中午到十堰後,周大珍被押到了十堰車城西路派出所。周大珍的兒子聞聽母親的消息後,很快趕到了派出所要人,結果被車城西路派出所當場扣下,說是此前她媽媽在十堰被關黑監獄時,他也去了黑監獄,參與了上訪。到晚上11點,母子二人還雙雙被關在車城西路派出所未回家。

 

25/5/2014 [民生觀察] 維權人士馬維權 金漢燕姐妹被警方帶走

5月22日晚中國反腐聯盟的發起人馬維權和湖北被精神病的維權訪民金漢燕、金漢琴姐妹在北京市豐台區王莊村的租住屋內被北京警方抓走。 馬維權原名馬良富,是內蒙古阿拉善左旗人,曾因上訪和成立反腐聯盟群而被內蒙警方勞教兩年。近期才租住到金漢燕姐妹租住的王莊村,不想一起被帶走,只到今天未見有消息。金漢燕的老鄉和朋友多次撥打她的電話,想弄清她們現在的處境和被抓的原因,手機始終無法接通,提示關機。目前還沒有任何消息傳出,被警方帶走的原因也不明確。

 

25/5/2014 [六四天網] 河北蔡志國在押法制教育學習班

河北保定蔡志國2014年5月22日被地方從上海接回,現被保定公安局非法限制關押在清苑縣廢棄的原看守所內,進行“法制教育學習班”教育。大概方位在城南一高速路大橋旁,一消防隊旁邊,大門上無標誌。蔡志國讓一剛出來的結業學員帶話說的,拘留、法制班教育已成打壓的常態手法。

 

25/5/2014 [六四天網] 河南張月玲押返拘7天 警官:誰也管不了我們

河南許昌訪民張月玲之子何正豪來電稱:我媽是2014年5月12日進京的,13日先去了中南海,被送往府右街派出所,在府右街派出所置留10小時後放出。14日闖監察大部,被送往天安門附近一個胡同在地下室關押了24個小時,在別人不注意的情況下,偷跑出來。16日和幾個上訪的一起闖美國大使館,在公安局總部置留11個小時放出。18日在香山被送往久敬莊,在久敬莊置留兩天。20日下午,被我們當地政府的文婷、民政所所長志業、鵬飛從久敬莊強行綁架走,說是回家。路上對我媽大打出手,綁架到河北保定的高速服務區扔下,我媽在高速上步行2個小時遇到好心的北京市民,搭好心人的車又返回北京。22日再次闖美國大使館,被送到北京市公安局總部,在公安局總部置留10小時後,再次被當地政府抬上車帶回。24日早上8時許,我接到我媽的電話,她說:“被當地政府送到靈井鎮中心派出所,他們沒有任何手續,就要拘留我七天。”上午10時許,我到派出所要手續,被派出所的警官胡慧峰推出派出所大門。我問派出所警官:“鄉政府打人,你們為什麼不出警?”派出所警官說:“官大一級壓死人”。我又問:“為啥警務人員不帶胸卡,不帶工作證,不穿警服?”派出所警官說:“穿不穿警服、帶不帶證件和你沒關,誰也管不了我們。”

=====================================================================

六四廿五周年

25/5/2014 [明報] 當年赴京港生:撤留未決已鎮壓  留守廣場見證血洗

八九民運期間,不少香港學生遠赴北京聲援,他們主要來自學聯及中大國是學會,不但提供金錢和物資,還協助廣場指揮部管理廣場秩序,獲得北京學生信任,並就民運策略提供意見。當年5月下旬,北京學生討論撤退還是留守時,學聯蔡耀昌等支持撤出廣場搞「全國串連」,當時身在北京的學聯代表林耀強和陳清華亦指那時正討論返回校園深化民主運動,可惜還未落實,軍隊已展開屠殺。

本報分別訪問了當年學聯領隊林耀強、學聯代表陳清華及在港支援的中大學生會會長鄒崇銘,重組當年香港學生參與北京民運的情況。1989年4月15日,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逝世引發學運,5日後香港學聯已經派代表到北京聲援,中大國是學會代表則於5月3日抵京。

林耀強還記得去到天安門廣場只覺自己很渺小,不知如何幫手,「於是買塊布,寫上香港學生支持學運,然後就像傻佬般拿著橫額行來行去」。

林形容北京學生對別人很猜忌,「他們不容易信任別人,開會時為了不讓別人聽到,試過攀上巴士頂開會」。不過,香港學生成功得到他們的信任,很多會議都獲邀出席提供意見。

林解釋﹕「我們上到去,發現北京學生在規章制度方面有點亂來,只懂找大哥出來說了算。他們覺得我們持平,協助他們設立架構。」他說,有時王丹、周鋒鎖、柴玲等學運領袖會到香港學生在北京飯店的房間休息和傾談。

港生統籌物資金錢分配

學聯、中大學生會和國是學會帶了很多捐款和物資到北京,單是中大學生會分批帶上去的金錢已近20萬元,還有帳篷、擴音器和睡袋等,物資主要交由中大國是學會幹事潘毅負責管理發放。5月中戒嚴令後,北京學生陸續返回校園,只餘下數千名外省來的學生,陳清華形容當時廣場環境較惡劣,「帳篷由竹枝和帆布搭成,垃圾隨處可見」,林耀強也指當時廣場比較鬆散,有人搞生日會、唱歌,甚至辦婚禮。

那時潘毅協助整理廣場安排,包括為不同省市的學生登記及規劃營區,又著他們各區自行選舉負責人作聯絡。20多名中大學生組成物資站,在大帳幕下統籌物資及金錢分配。

曾商撤退再搞全國串連

5月下旬,北京的學生已在討論應否撤離廣場,林耀強稱他們當時研究「把今次的成果帶回學校討論,搞校園民主化」,陳清華亦指那時的想法是「全國串連」,將民主資訊帶返各省各市,學聯代表當時亦贊成全國串連。蔡耀昌對本報稱,當時在香港的學聯代表要求林耀強暫停派發帳篷和金錢,可惜已太遲,林等人已經派發了物資,而北京首都各界聯席最終亦決定暫不撤退。

不認同派物資促使學生留守

六四事件後,香港學生內部為此爭議,認為那些物資促使北京學生留守廣場,但林耀強、陳清華和鄒崇銘均不贊同這講法。鄒崇銘稱,那時有些中大學生覺得「是否拎錢就話得事?」,他個人認為這指控不公平,因為即使沒有物資和錢,北京學生也會留守。

林耀強和陳清華又說,當時天安門廣場並不多人,但每次傳出解放軍要來,北京市民和學生便會湧去廣場,他們質疑當局派人闖入廣場「製造緊張氣氛」,6月3日天安門廣場才會萬人空巷,否則局勢發展可能完全不同。蔡耀昌說,當時廣場大多是外省學生,他們不願意太早撤離廣場。

不過,林耀強強調,北京學生才是民運的主體,當時他個人對是否留守沒有立場,「他們想留便留,想撤便撤」。

 

25/5/2014 [明報] 陳清華:未忘廣場槍火 怕看煙花  當年角色:香港學聯代表

解放軍清場那一夜,香港學聯代表陳清華身在天安門廣場的救傷站,死傷者由四面八方運來,而他亦遭軍人棍打。倖存回港,他有數年夜半會驚醒想喊叫,走在街上突然幻覺返回屠殺前仍平靜的天安門廣場,還有害怕看煙花,因為想起當晚機關槍的槍火和曳光彈,「件事從未解決過,就讓傷痛留下來」。事件未解決 傷痛留下來

陳清華憶當年,經常說了幾句便要沉默數秒,才能說下去。他說當年6月3日晚上約10時開始,陸續有死傷者送到在天安門廣場的救傷站,且愈來愈多,「起初是一個方向送來,後來其他方向也有」。他說,學生和北京民眾都沒想過軍隊會開槍,「所以一開槍便走,很多人是背部和腿中槍」。

陳清華雖感氣憤,但一直沉著,「唯一可做,是幫手擔抬」,直至送進來的是一張熟悉的臉孔,「死者是我認識的大學生,那一刻難以忍受」。

守廣場救傷站 睹兄弟同亡

死者的中學生弟弟目送遺體被抬走後,怒氣衝衝衝出廣場,相隔個多小時後,弟弟中槍被運回來,「我按著他大腿傷口,他不停抽搐,最後都去了」。陳拿著相機走到廣場,舉機拍攝一架正在燃燒的裝甲車,約百米外的逾10名軍人跑到他面前,先搶走相機,再亂棍把他打暈。

陳與另一名香港學生李蘭菊被安排到醫院,他說﹕「廣場很黑,可以選擇不去看,但醫院走唔甩,大堂、走廊、病房,沿途見到鮮血和死傷者。」他倆在醫生協助下,在醫院內向逾40名外省學生,每人給200元人民幣作為回鄉的盤川。

事隔25年,陳清華堅持平反六四的決心沒變,事件亦令他選擇當社工,現時為少數族裔做求職及翻譯工作,「社會有不公義的事,希望幫他們發聲」。

25/5/2014 [明報] 林耀強:內地經商噤聲 回港積極平反  當年角色:香港學聯領隊

「一定要把你在這裏看到的事,帶返香港說給人知。」當年北京的學生和民眾冒險保護由香港來的學聯領隊林耀強,並對他再三囑咐。林畢業後曾返內地做生意五六年,其間沒法談六四,但他沒有忘記所託,近年回流香港即積極參與支聯會活動,包括曾以律師身分協助學運領袖吾爾開希「闖關」返內地。林耀強憶述,1989年5月中戒嚴令實施後,北京學生要求他和其他港生回港,並對他說「這裏太危險了,你們做的已很足夠」。林當時答應回港,但後來又放不下,5月下旬再赴京。

6月3日晚上,天安門廣場不停傳出槍聲,林一直留守,與其他學生一齊聚集在人民英雄紀念碑下,「不停有人廣播,叫學生有武器的話快點交出來,堅持和平、理性」。

6月4日淩晨,持槍解放軍來到紀念碑驅趕學生,三四名北京學生隨即上前圍著他,阻隔僅數米之距的軍人,護送林先離開。血腥鎮壓那夜後,林耀強輾轉到過海澱區和朝陽區,籌措如何回港時,遇到一名爸爸正騎著單車尋子,那爸爸主動稱可載林回北京王府飯店,讓林可乘搭回港的飛機。「其實他很冒險的,但他抄小路,避過不少軍人。」林說。畢業後數年,因妻子家族生意出問題,林長期留在內地工作,對六四沒多談。他近年回流香港,再積極參與爭取平反六四。

25/5/2014 [明報] 鄒崇銘:內地搞社運 不需六四掛嘴邊  當年角色:中大學生會會長

1989年4月,鄒崇銘剛出任中大學生會會長不足一個月,便要面對八九民運這件歷史大事,他沒有北上,而是在香港支援北京學生,但軍隊血腥鎮壓令到滿懷希望的他變得泄氣和感到無力。今天,擔任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的他,對在內地搞社運有另一種看法,認為只要不踩入觸及中共政權的禁區,在內地搞公民社會仍有很多機會,「如果是返去做實事,便不需要經常開口講平反六四」。鄒崇銘在六四後,曾經從政10年,做與香港民主化有關的工作,2002年加入樂施會成為轉捩點。那年底,樂施會委派他到北京工作,他形容﹕「結果一上便返不到轉頭,我迷上了在北京工作。」他說,在內地推動公民社會和社會運動的空間,比香港大得多,只要小心不踩禁區,在灰色地帶裏,可以做到很多事。他表示,所認識的六四一代香港學生,很多都很抗拒返內地,他自己原也沒想過會返內地工作,可能與六四事件有關。不過,2002至09年在北京工作的經驗,讓他有所體會,他說﹕「從內地人角度去看,中國不是那麼絕望,可以作很多不同的嘗試去改變中國。」

 

25/5/2014 [參與] 我站在家的門口—張健六四二十五周年巴黎隨筆

六月四日,淩晨兩點到兩點半的時候,我為救助被圍捕的同學,被由西向東突入廣場的戒嚴突擊部隊中校軍官,相距僅十米,在東觀禮台對面的廣場上。他用手槍向我發射三槍,其中一發子彈打碎我右腿肱骨幹上三分之一處,粉碎性骨折。後來,我經歷養傷、抓捕、逃亡、隠姓埋名、打工。

「六四」已經過去二十年了,這顆子彈一直陪我,經過在中國十二年的逃亡歲月和在法國的八年流亡時光,在2008年取出。法國時常有陰天,陰天的時候,我的腿痠麻脹痛。我每個月都要用鋼針紮破包裹在子彈外的皮肉,將裏面瘀積的紫色血擠出來。

對於經歷屠殺而活下來的人,彌足珍貴的就是還可以回憶和思念,那些曾經一起的,在烈日下、在紅旗中、在中共的槍口下的同學們朋友們。可是和平環境的生活,往往似沙石一樣磨平心裏的棱棱角角,甚至磨平對於死去同學天天的懷念。

 

25/5/2014 [博訊] 1989年駐京記者桑普:現在中國遠不如80年代/視頻

Scott Savitt(桑普)在1983年到中國,1989年時24歲,是合眾社駐京記者。他第一個把胡耀邦逝世的消息告知西方。六四屠殺時,他騎著摩托車,穿梭於長安街,目睹並冒死拍攝了血腥屠殺。他可能是天安門廣場撤離時最後一名外國人。日前,他談了對當政者的看法,目前的中國在新聞、言論自由上,遠遠不如上世紀80年代。桑普還談了六四大屠殺的情況,博訊稍後公佈。桑普將他在駐京期間的經歷寫了一本書《不速之客》,博訊計劃在香港出版。其中一章寫六四屠殺的細節,並配置令人震驚的圖片。

 

25/5/2014 [蘋果日報] 「中共唔會追究屠城責任,只會追殺記憶」 割腕、撒豆、默站 藝術家憑弔25年

1990年6月4日,三木在東京代代木公園天橋上放下黑布,重建天安門廣場,悼念一年前那場血腥鎮壓。此後每一年,他以藝術憑弔,曾背負血淋淋的「4」字木架示威,在天安門廣場撒播64顆黃豆,念念不忘。他說中共不斷追殺一個記憶,來到第25年,他在燒焦了的木頭上刻寫「告訴我,真的有這一天嗎?八九年六月四日」,等待迴響。

 

25/5/2014 [蘋果日報] 街頭劇重演「碧街事變」

「今朝淩晨點半鐘,彌敦道一帶有貨車、客貨車慢駛遊行,有人乘機喺佐敦道鬧事,踢附近大廈嘅鐵閘,同打爛汽車玻璃……」這是1989年6月7日的新聞報道,片段中防暴員警用催淚彈驅散人群,有人投擲玻璃樽、放火燒車。這場騷亂有指是中共派人搞亂香港,迫使支聯會取消當日150萬人遊行。25年後,有藝術團體把劇場帶到街頭,重演「碧街事變」,反思六四的本土意義。

碧街事變由「活化廳」與「這一代的六四」合辦。這齣流動街頭劇起點在碧街生果檔,最後在上海街公園作結,重走當年騷亂路線。劇員盧樂謙說,這場騷動記載甚少,今年3月開始搜集資料,並重訪舊街坊、檔販和古惑仔。有生果檔主說,當年有人趁機打劫麻雀館,職員淋熱水抗賊。阿謙走去問麻雀館職員,對方卻說沒這回事。

 

25/5/2014 [蘋果日報] 手製民女護身符寫感想

一群有心人抬起幾塊木板走到街頭,在尖沙嘴及上水等自由行熱點舉行六四街頭小展覽。現場限量派發200個民主女神護身符,讓市民在布條寫上對六四的感想和願望,塞進護身符,並親手用針線把缺口縫合,讓六四隨身。

 

25/5/2014 [蘋果日報] 青年憂鎮壓真相被淡化

今年是六四事件25周年,對於25年前在北京發生的一切,不少港人仍歷歷在目。昨日一個六四講座上,有年輕人指,支聯會每年只舉辦一次集會,加上有「六四真相」等親中組織質疑六四事實,擔心血腥鎮壓真相被淡化;支聯會秘書何俊仁強調,該會存在的意義為保護這段歷史,不讓中央竄改、扭曲或毀壞,並繼續傳承下去,呼籲市民出席維園燭光集會。學民思潮、華人民主書院及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昨合辦「回到六四現場」六四講座,89年時代表學聯運送物資到北京的陳清華,以及何俊仁出席分享。

 

25/5/2014 [蘋果日報] 「六四是中共掃射民眾」孔慶東被封殺

曾罵「香港人是狗」的北大中文系教授孔慶東,前日在微博爆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早年善待西藏政治犯,影射是胡導致當今新疆西藏動亂之源;又稱六四非暴亂,斥解放軍「血腥開槍掃射人民」,其微博即刻被封號。網民感慨「黨的五毛也不得好死」。

 

1989年5月25日人大委員長萬裡受變相軟禁

淩晨3時,全國人大委員長萬裡乘專機抵達上海虹橋機場,受到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市長朱鎔基和市人大常委會主任葉公琦的迎接。萬裡被安排住在西郊賓館,江澤民將中共中央給萬裡的有關檔呈交給萬裡,並簡單匯報了北京情況。萬裡不能回北京,實際上被軟禁了。

25/5/2014 [蘋果日報] 北京百萬人高呼「打倒李鵬」

戒嚴第六天,肯定學潮是愛國運動的人大委員長萬裡回國,卻以健康理由暫住上海,實際上被軟禁。

北京再有百萬人在戒嚴令下遊行示威,當中包括學生、新聞工作者、工人以至國務院港澳辦研究所、中央電視台等機關幹部,遊行期間高呼「打倒李鵬,解除戒嚴令!」

天安門廣場指揮部晚上召集各院校300名代表商討學運方向。不過,一眾代表至翌日早晨仍然未有決定。

李鵬聽取國務院秘書長羅幹有關慰問戒嚴部隊的情況匯報,簽署了致戒嚴部隊全體官兵的慰問信,同時簽發了《國務院關於堅決制止各地學生衝擊鐵路、強行乘車進京的緊急通知》,李鵬其後公開接見外國駐華大使,表示軍隊會避免衝突,這是李鵬自宣佈戒嚴後首次公開露面,顯示他仍然掌權。

在香港,支聯會宣佈成立「支援愛國民主運動中央基金」。全港基督徒發起馬拉松接力禱告。香港學聯自5月1日成立的「中國民主基金」,至當日籌得600萬元。

 

[六四死難者]

177 胡XX,男,年齡不詳,北京某大學學生。64半個月後家裡才知道兒子遇難,因家庭貧困,也懾於政府高壓,未敢前去北京認領屍體,兩個月後才托親戚去北京料理後事。

夏之蕾夏之蕾,女,22歲,南方某大學學生。六四淩晨, 夏隨廣場學生外撤,行至東單時左乳下中了一槍昏迷。幾分鐘後慘白的臉上露出一絲悽楚的微笑:“同學們!不要這樣看著我。”就這樣離世。張明《永遠的二十二歲:倒在長安街血泊中的女孩》寫下這個標題,我的心隱隱作痛。13年前,一位美麗的女孩倒在長安街的血泊中。她生命之鐘永遠靜止在22歲那一刻。13年來,我試圖忘記那痛苦的一幕。我甚至欺騙自己﹕那位美麗的女孩只是我臆想的人物,她從來沒有存在過。但是,每當我面對她未老先衰的父親和因思女而哭瞎了一雙眼睛的母親,我又無法再欺騙自己,因為他們確實有一位美麗的女兒,她的名字叫 夏之蕾。

林濤,男,24,居北京,81年參軍,任某陸軍任偵察兵,84年復員到北京昆侖飯店工作,89年轉另一公司。6月3日晚飯後,準備好第二天上班的午飯,聽說戒嚴部隊進城了,遂騎車離家而去,以後再沒回家。屬失蹤者。父林武雲,母隋立松。

180 李XX,男,30歲,北京市市容總隊司機。6月3日夜,李在人民大會堂西側絨線胡同口市容總隊二層小樓值班,四日淩晨,被向該小樓掃射戒嚴部隊子彈擊中頭部,倒在一同事的懷裡,立即死去。  該同事叫焦學明,現為二監服刑人員。線索 江棋生提供。

張建,男,17,居北京,宣武區第95中學高中2年級學生。6月4日,張離家去前門三叔家看望叔叔、嬸嬸,中途遭戒嚴部隊槍擊,子彈擊中心臟。被民眾拉到協和醫院搶救,但已經死亡。家人在協和醫院查到其死亡後的照片。第二天火化。

李評,男,23歲,北京師範學院政教系86級學生。6月3日晚與幾個同學到木樨地遇戒嚴部隊掃射,李左面頰中彈,送復興門醫院搶救,因頭部傷勢嚴重,救治無效,4日淩晨身亡。學校給2000元慰問金,在家屬同意下火化。父李其善,母孫淑芳。  遼寧鳳城──探訪孫淑芳 http://tmc6425.blogspot.hk/2014/04/blog-post_2920.html

“我那兒子是好孩子,死的冤,如果沒有這事,老伴不會死的這麼快。” 這位母親雖無能力,但是她心中有希望,希望政府給死去的兒子一個說法。

馬健武,男,年齡不詳,河北人,北京中醫學院學生。遇難情況不詳。

 

=====================================================================

新疆5.22爆炸案

25/5/2014 [中新網] 烏魯木齊市民自發悼念5.22暴力恐怖事件遇難者

5月23日晚,新疆烏魯木齊市民眾攜帶菊花和蠟燭前往該市公園北街,自發悼念這裡在“5.22”暴力恐怖事件中的遇難者。https://pbs.twimg.com/media/BoaN3dIIUAE1T2q.jpg

 

25/5/2014 [新唐人] 新疆爆炸案 世界媒體怎麼看

繼22日新疆首府烏魯木齊發生恐襲爆炸案後,23日新疆又傳多處發生炸彈襲擊,中共當局在南疆及邊境各地實行戒嚴,近半個新疆籠罩在恐怖氣氛之下。(網路圖片) http://imgs.ntdtv.com/pic/2014/5-23/p4818611a348513485.jpg 日本主要報紙《每日新聞》報導分析:這次爆炸發生地點,距離4月發生爆炸的火車站大約3公里。假如這種事件不斷發生,與中國國內的治安狀況惡化聯繫在一起,人們就難免對中共領導班子的應對措施產生懷疑。

法國《費加羅報》的報導說:中共當局最近幾個月裡在新疆明顯加強了各種壓制性的政策。很多專家質疑北京推行的治安政策是否有效,並指出問題的癥結在於中共的少數民族政策在新疆導致強烈不滿。

至於爆炸物的來源,也是各界關注的要點。 5月23日,《自由亞洲電臺》報導,澳門軍事專家黃東分析認為,此次烏魯木齊火車早巿爆炸,用到的炸藥可能是軍用炸藥。

 

25/5/2014 [大紀元] 烏市爆炸案3大疑點越來越「離譜」

5月23日,中共官方稱,新疆烏魯木齊早市爆炸案已「告破」,但外界依然存在諸多質疑。自昆明血案後,暴恐襲擊都針對平民,這次爆炸案傷亡民眾更是漢、維兩族都有;恐襲呈升級趨勢,從刀砍到爆炸;更有專家指,此次爆炸案用的可能是軍用炸藥。種種越來越「離譜」的疑點表明,烏魯木齊爆炸案內幕絕不簡單。

=====================================================================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