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2014 關注近期在北京被刑拘的:吳薇,向南夫,高瑜,浦志強,胡石根,郝建,劉荻,徐友漁,陳光,沈勇平

  六四前被刑拘的記者、學者、律師,欲加之罪,白色恐怖   … 繼續閱讀 →...

 

六四前被刑拘的記者、學者、律師,欲加之罪,白色恐怖

Embedded image permalink

 

2013年起政治犯(良心犯)登記表 2013 POC List

(如有錯漏請聯繫: wenyunchao@gmail.com

近期刑拘人士:北京:向南夫,高瑜,趙萌,沈勇平,浦志強,胡石根,郝建,劉荻,徐友漁,陳光。河南:張海新,馬香蘭,王良雙,賈靈敏,劉地偉。浙江:徐光,譚凱。黑龍江:陳冬梅,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廣東:王喜利,林貴州,章賢璽,林東,羅向陽,謝文飛,張皖荷,吳斌,楊崇。另,廣東張聖雨、馬勝芬傳喚中。浙江呂耿松抄家傳喚中。湖北張世清失蹤。
14/5/2014 [蘋果日報] 中共搞白色恐怖 殃及外媒記者  疑涉浦志強案《南早》前記者被捕

中共打壓異見不擇手段,繼北京獨立記者高瑜被「洩密罪」刑拘後,本港《南華早報》前駐京女記者吳薇及日本經濟社北京分社一名記者昨證實分別被捕;傳或與前不久因聚會悼六四被刑拘的律師浦志強有關,因他們經常採訪浦,不排除當局想從記者處找浦的罪名。昨日又有多名異見人士被以「尋釁滋事罪」拘捕。網民驚嘆「已進入白色恐怖時代」!

「吳薇被刑拘我們知道,但跟浦志強案有無關係不好揣測。法律講事實。」浦志強的辯護律師、內地法律界泰斗張思之昨回應《蘋果》查詢時稱,浦與各方記者相熟不足為奇,吳曾是外媒駐京記者。至於她的案跟浦案是否有關、當局是否要通過記者找罪名治浦,「這個我不作揣測。但我(對浦案)感到不容樂觀」。

吳薇被刑拘昨由內地網民在微博透露,後被網絡名人「北風」(溫雲超)在Twitter轉發,溫稱「或與浦志強一事相關,但吳薇家人不希望公佈這件事,為尊重家人意願不做報道」。目前不知吳被刑拘罪名。《南華早報》北京站吳的昔日同事拒回應事件。去年與吳共同署名出版的北京外國語大學新聞傳播系教授展江,對吳被刑拘感到意外,稱他印象中吳「是一個很陽光、懂法且按法律從事報道的記者」。

30多歲的吳薇是北京人,中國人民大學英文學士,北京大學新聞學碩士,曾任《南華早報》駐京記者多年,專事中國新聞報道,後為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訪問學者、牛津大學訪問學者。她約於前年離任,現從事新媒體及NGO工作。任記者期間,她長期關注報道內地異見人士活動,及民間維權事件,包括公盟許志永事件等;浦志強被捕後,她還在網上出聲挺浦,呼籲關注。

此外,內地律師張慶方昨在微博透露,日本經濟新聞社駐北京一位常採訪浦志強的記者,昨早被北京國安帶走。張認為事件與浦案有關,「看來,對老浦的偵查不限於紀念六四那個會」。張認為若該記者真有日本情報背景,當局可按「間諜罪」處理浦,「到時候直接不開庭」。記者昨致電張慶方,他表示不想再談此事。但本報瞭解,日經社被拘者非日本記者,而是一位中國助理。

近期中共不斷打擊境外間諜和洩密活動,不但以洩密罪刑拘高瑜,還把汕頭一名軍迷網民為網站購軍事書籍當作破獲「境外間諜組織」,大事宣傳。輿論擔心中共除尋釁滋事這招,還用洩密或出賣情報等來治罪浦志強等人。

此外,昨午內地異見學者溫克堅、王五四、劉軍寧、莫之許、華春輝夫婦及莊道鶴,也被公安以尋釁滋事帶走。43歲的溫曾任海外刊物、網站特約撰稿,發表過大量批評中共時政的文章。

六四25周年前被捕記者

13/05‧本港《南華早報》前資深駐京女記者、現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訪問學者吳薇,證實被刑拘;日本經濟新聞一名中國助理被帶走,疑因他多次與浦志強等六四異見人士接觸

02/05‧博訊網北京特約記者向南夫,被以「尋釁滋事罪」刑拘,當局指他在博訊發佈大量不實消息,但昨才對外公佈

24/04‧北京獨立記者、六四異見學者高瑜,被以涉嫌為境外網站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遭刑拘

 

14/5/2014 [蘋果日報] 洩密罪拘高瑜  針對胡耀邦家人

高瑜被當局以「洩密罪」刑拘,備受外界質疑。近日京城傳出消息指,當局意在警告以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的後人為代表的黨內開明派,並暗示高瑜對外洩露的機密檔,可能來自胡耀邦後人。

京城毛左大本營「烏有之鄉」的官方微博@烏有日刊昨透露,高瑜是「胡耀邦史料訊息網」的兼職記者,與胡的後人來往頻繁,高因此儼然中共體制內自由派的傳聲筒,「很多官二代內部聚會的談話,經高口傳出,外界才對宮牆之內的秘事窺見一斑」。2013年《炎黃春秋》新春聯誼會上,胡的兒子胡德華那份曾在海外引起轟動的發言,就是由高整理對外發佈的。後來胡德華曾透露,此稿「為高瑜所整理」,可見胡與高關係非同一般。胡德華那次發言,透露了中共太子黨內鬥詳情。

此外,有高瑜的朋友昨在網上透露,高瑜的弟弟接到派出所通知,讓他去拿姊姊家的鑰匙。他從姊姊家中發現「家裏被翻得亂七八糟,連櫃門都掉了」。派出所要高瑜弟列出家中貴重物品。友人透露高和兒子同時被捕。

 

14/5/2014 [蘋果日報] 浦案擴大如民主黨事件

浦志強具多重身份,作為八九學運第一批絕食學生、知名維權律師,與異議人士、維權人士、國內外記者都有廣泛聯繫。他不只堅持要求平反「六四」、推行憲政,曾代理譚作人、艾未未等案件,更在2013年2月實名舉報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禍國殃民、荼毒天下」。可以說,浦志強是推倒周永康、廢除勞教制度的功臣。但不幸的是,浦志強一語成讖。中共決定廢止勞教時,浦志強曾說這是司法文明的一大進步,但依然要警惕用尋釁滋事等罪名替代勞教,如今他被拘捕的罪名正是尋釁滋事。

 

14/5/2014 [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ANOTHER JOURNALIST ARRESTED AS TIANANMEN ANNIVERSARY APPROACHES

The latest victim is Xiang Nanfu, a regular contributor to the New York-based news website Boxun. The official news agency Xinhua reported yesterday that he has been held since 3 May on charges of supplying “fabricated information” that “seriously harmed” China’s image.

 

14/5/2014 [紐約時報] 北京警方刑拘博訊網撰稿人向南夫

警方拘捕了一名北京市居民,警方稱他編造各種故事並將它們發到一家總部位於北卡羅利納州的中文網站上,其中包括器官摘除和員警打人等內容。自從去年打擊網上言論的行動開始以來,已有數百人被捕,這是最近的一次。中國國家通訊社新華社報導,62歲的向南夫於5月3日被拘留,他被指控在博訊網上發佈不實資訊。公安部網站上發佈的新華社消息稱,向南夫使用“飛翔”的網名“大肆編造傳播虛假不實資訊在境外網站發佈,換取境外支付的高額美金‘稿酬’。”報導稱,向南夫對此認罪並表示悔過。境外網站“爆料人”向南夫因在國外網站發表不實資訊被捕。——人民日報(@PDChina)

2014年5月13日 逮捕向南夫是中國當局一個大規模行動的一部分,行動自去年開始,目的是打擊當局稱之為網上謠言的言論,行動已導致幾位著名博客主被捕,其中包括美籍人士、互聯網投資人薛蠻子(Charles Xue,原名薛必群),他被以嫖娼罪起訴,國家電視臺還將他認罪的鏡頭示眾。薛必群在其新浪微博的帳戶上發表針對社會問題的評論,內容涉及窮人的艱難生活以及拐賣兒童等,他的帳戶吸引了1200多萬關注者。

14/5/2014 [蘋果日報] 北京拘博訊記者  打壓境外網站

中共濫捕異見人士和外媒記者的同時,還把矛頭指向境外網站。官媒昨報道,北京公安近日拘捕總部在美國的博訊網的一名主要供稿人,當局指他多年來發佈假消息。博訊網回應指中共是造謠汙衊,報復該網揭露中共的內幕。

官媒指,62歲的向南夫是博訊網在北京的主要撰稿人、「金牌記者」,他曾在博訊發佈文章1,000餘篇,還收取該網的稿酬,指其所編寫多篇文章在海內外廣泛傳播,後被指是假消息等。報道還公開向被捕照片(圖),並罕有地點明博訊網主「韋X」的名字。

■向南夫(中)早年與北京維權人士張存柱(左)及葉國柱共餐。美聯社

罕有高調張揚事件

博訊網發聲明強烈抗議中共抓捕博訊記者。博訊指近期大量異見人士被捕,顯示人權急劇惡化;當局拘捕博訊記者,因博訊多年來揭露不少中共高層腐敗,記錄官員的惡行,「任何博訊記者、義工所受不公待遇及酷刑都將記錄在案,這些惡警官員和他們的子女,將受到清算」。

博訊網自2000年建立以來,被中共視為海外「反動網站」。有分析指,過去10多年中共多用網絡攻擊等對付海外網站,拘捕這些「反動網站」的供稿者亦很少張揚,此次如此高調,背後或有原因。有網民稱:「博訊網這下發達了,大陸所有媒體都在免費為其打廣告,網主韋石要感謝習近平才是!」

14/5/2014 [央視網] 境外網站爆料人央視自述“造謠”始末(圖)

從2013年開始,一個叫博訊網的境外網站經常會發佈一些關於中國的負面消息。比如有一張照片說的是一個叫鄒後珍的,被截訪打傷躺在地上,文章寫到,上百訪民在聯合國駐華辦前抗議中國政府活摘人體器官;另一篇文章題目是武警增援青海,隨時出動藏區武力維穩。這些消息聽起來真是聳人聽聞,之後很快就被境內外的媒體和網站大量刊發轉載。那麼這些消息是從哪裡來的呢?

 

14/5/2014 [維權網] 溫克堅、王譯、華春輝等11人在杭州聚餐被警方帶走

13日晚上,劉軍甯、莫之許、王譯、華春輝、王五四、鄧凱、餘懷謙、莊道鶴、湖州老費、溫克堅、殷雨聲等11人在杭州龍井路7號花園餐廳107房間就餐時,被突然沖進來的杭州國保、特警抓走。

5月13日晚6點57分,員警沖進花園餐廳107號房間時大聲喊著“有人舉報,這裡有非法活動”。

據王譯介紹,大家正吃飯時,突然沖進來包括著裝員警和便衣員警約三十人,將我(王譯)、華春輝、劉甯軍、殷雨聲用特警車押送到杭州靈隱寺派出所。莊道鶴、溫克堅等七人不知被帶往何處。

靈隱寺派出所電話:0571—87965434

胡佳 @hu_jia  今天杭州國保主要針對溫克堅,下午曾施壓他取消聚會,被溫克堅拒絕。現在已有徐懷謙、王五四、華春輝等陸續獲釋。杭州警方要求非杭州的公民立即離境。莫之許、溫克堅等尚未自由。今晚的這一幕,讓我們想起了去年7月25日我和滕彪在深圳過40歲生日時20個朋友被國保“一網打盡”。王五四: “溫克堅被尋釁滋事帶走。我被帶走。”費老短信: “一桌人在龍井路吃飯,剛上二個菜,突然沖進來不少於三十名員警和便衣,帶走了溫克堅,王五四,劉軍甯,莫之許,華春輝夫婦,莊道鶴、雨聲……” 現在中國大家在一起吃飯都成了高危活動。被中共的員警尋釁滋事。

 

14/5/2014 [參與] 對於徐友漁教授們的拘留–161位東亞學人的聯合聲明(圖)

此刻,我們的好朋友,徐友漁以及浦志強、郝建、胡石根、劉荻、姚文田等一些懷抱良知的中國公民,正處於失聯的狀態。我們為他們深感憂慮,並且在關注相關的狀況。

徐友漁先生等人,為了治癒由於1989年發生的那場不幸事件而心靈嚴重受傷的中國社會、為了鼓勵中國人再度團結而回復對自己的國家和社會的榮譽心,持續不懈地進行又和平又理性的知識行動。作為他們的鄰人,也作為他們的朋友,我們誠實祈望他們的平安,與此同時由衷希望這樣的一群知識人士不會由於出於良心和愛國心的活動而遭受身體或生命的危險。

我們堅信,不論國家政治體制以及意識型態如何,東亞各國的人民不僅應有基本權利享受滿足的物質生活,更應有各種權利享受精神自由、人性尊嚴、在法律之下的平等。就這一點上,中國的公民與鄰邦公民應該沒有本質上的差別。我們的訴求不含任何助長國家或地域發生混亂的意圖,我們僅僅是以願意一起追求共同價值觀的朋友身分誠摯地盼望徐友漁先生等懷抱良知的人士為了中國社會進一步的發展以及東亞地區的和平和共存得以繼續作出一些貢獻。謹此期望我們的祈求承蒙懷抱良知的中國朋友們的關注。2014年5月13日

 

14/5/2014 [參與] 國際筆會女作家委員會就劉荻被拘留給習近平主席的公開信

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習近平閣下、北京市公安局局長傅政華先生敬啟

世界最大作家社團國際筆會的女作家委員會,關切我們的中國同事、作家劉荻。這位有才華的女子自5月4日以來被拘留,是在六四鎮壓25周年之前對批評者的明顯圍捕。劉荻女士過去總是明顯因表達批評意見被拘留,而批評本來就是她作為作家的權利和責任。在此之際,她至今未獲准容許見她的律師,儘管和她一起的其他被拘留者都已經這麼做了。我們呼籲立即釋放劉荻女士及其同伴。 真誠的 露西娜•卡特曼(Lucina Kathmann) 國際筆會副會長

 

14/5/2014 [公民力量] 美國國會議員對中國政府新一輪抓捕發表聲明(圖)

美國眾議院湯姆.蘭托斯人權委員會雙主席James McGovern眾議員和 Frank Wolf眾議員今天下午聯合發表聲明,對浦志強、徐友漁、郝建、胡石根、劉荻、高瑜等被中國政府刑事拘留表示關切,對這種政府對自由言論和異議的暴力鎮壓表示譴責,並要求中國政府立即釋放這些良心犯。據悉,另有其他幾位美國國會議員也會加入到關切和譴責的行列。

公民力量發起人楊建利表示:“中共’六四’前對民間言論和行動的打壓引起國際社會的廣泛關切和譴責,中國領導人也許會說他們不在乎國際上的反應,但是久而久之,中國政府在國際社會的信譽將會喪失殆盡,國際關係成本會隨之增高。” 楊建利還表示:“中共的抓捕還在進行,比如杭州的溫克堅先生昨天被員警帶走現在仍下落不明。這一輪的抓捕充分表現了中國當權者惶恐下的進退失據,他們正試圖將自己的恐懼用鎮壓的方式轉化成民間的恐懼,我認為,中國的民間和民主力量需要有一個凜然的整體回應,表現我們不忘記、不恐懼、不冷漠、不墮落、不放棄的‘五不’決心。”

 

14/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政論家笑蜀批評中國濫用國家暴力 整肅知識界名人

在“六四”25周年紀念日臨近之際,中共當局相繼逮捕了著名記者高瑜、拘押參加一個小型“六四”研討會的浦志強、徐友漁等五人。中國著名作家和政論家笑蜀指出:對這些知名人士下重手,表明當局出於恐懼而不知節制的濫用國家暴力,製造越來越多的人權災難,並為自己製造更多的敵人。

 

14/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教師賈靈敏協助拆遷戶維權被刑拘

河南女教師賈靈敏疑因協助拆遷戶維權,被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刑拘,關押在鄭州市第三看守所,但一直遭阻撓見律師。代理案件的北京律師藺其磊,週二再度前往看守所要求會見。藺其磊表示,看守所之前一直否認賈靈敏關在那裡,週二才肯承認,但就表示要先請示辦案單位領導,再安排會見。

他說: 他說要向辦案單位的領導彙報,看能否讓我們見,如果他不同意,明天他領我們直接找領導。這起碼是有推諉的嫌疑。藺其磊表示,由於未見到賈靈敏,無法瞭解具體案情,但他相信主要是因賈靈敏維權,而遭打擊報復。當局又多番刁難律師。

 

14/5/2014 [權利運動] 無錫維權人士願與賈靈敏同罪【視頻】

今天是河南省鄭州市二七區維權人士賈靈敏被不法當局抓捕一周的日子。當得知律師依據法律規定都無法見到賈靈敏的資訊後,江蘇無錫的維權人士沈愛斌、許海鳳、丁紅芬、瞿峰盛、楊國英、陳全生、袁天放、沈志華、丁仲初、徐錦暖等集體發聲,要求與賈靈敏老師同罪。

 

14/5/2014 [權利運動] 父親被當局以“遺棄罪”構陷,未成年姐弟倆到法院抗議

5月13日陳風強的哥哥再次收到金灣區法院的“不公開”開庭傳票,稱陳風強被“遺棄”構陷案將在5月20日上午10時再次開庭審理。一個對國家、對社會敢於擔當的傷殘軍人會遺棄孩子嗎?傷殘軍人陳風強被“遺棄罪”構陷,充分說明了腐敗體制下中共官員已道德無底線!著名維權人士、廣東珠海傷殘軍人陳風強被腐敗當局以“遺棄罪”構陷案於5月7日秘密開庭審理,由於助紂為虐的珠海市金灣區法院開出辯護人與公訴人不同時間的陰陽傳票,再加上應該出庭的當事人與證人都沒有接到出庭傳票,在陳風強先生的辯護律師劉曉原的質問下,意圖為主子陷害傷殘軍人的法官只好宣佈休庭而草草收場。

因為5月7日不是雙休日,傷殘軍人陳風強的兩個未成年子女陳銘、陳林被控制在學校,只能在5月11日周日到金灣區法院拉“爸爸回家”、“我們需要監護人”等橫幅抗議,要求腐敗當局停止“遺棄罪”構陷自己的父親,保障自己作為未成年人有監護人的基本人權。

 

14/5/2014 [六四天網] 湖北秦小華兩兒子阻毆打父親 尋釁滋事罪開審

2014年5月14日上午,湖北省隨州市隨縣厲山鎮神農居委會六組訪民秦小華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湖北隨州隨縣縣長指使黑社會毒打秦小華,兩兒子在押。來電稱:因舉報我村100多畝良田不給分文補償,縣長張建、王成明就打擊報復我,用人冒名頂替簽訂房屋補償協議。我向縣政府領導多次反映,也得不到解決。反而,他們勾結黑社會流氓地痞將我毒打成輕傷昏死過去,我兩個兒子到現場前去阻止,反被他們誣陷,並尋釁滋事罪刑拘。我兩個兒子已經被關了四個多月,法院開庭三次就是不判決。我上訪來北京,地方政府勾結黑社會冒充中央巡視組領導,以解決問題為名把我騙到車裡,強行把我送回地方派出所關押七天、軟禁十多天。

 

14/5/2014 [六四天網] 青島柳娟獲政府上訪補助金1萬 敲詐勒索逮捕

我們是青島市嶗山區王哥莊社區村民柳娟的家屬,2014年3月14日,柳娟到京上訪,被政府拘捕關押,並扣上敲詐勒索罪名,以刑事罪定罪,關押在青島第三看守所【青島柳娟上訪未遂 敲詐勒索政府罪逮捕】。

=====================================================================

新疆阿不都外力·阿尤普(Abduweli Ayup)被捕

 

14/5/2014 [紐約時報] 自籌資金辦學校的維族語言學家被中國當局逮捕

來自中國新疆,在美國接受教育的語言學家阿不都外力·阿尤普在被捕後就失去了消息。詩人、語言學家阿不都外力·阿尤普(Abduweli Ayup)到過很多國家,會講多種語言。他對言語充滿熱情,尤其是屬於突厥語族的維吾爾語,也就是他位於中國西北邊陲的家鄉所講的語言。2011年,在美國完成碩士學習後不久,他回到家鄉新疆開辦了一系列“母語”學校。新疆位於中亞,面積遼闊,由於被迫納入了漢族人占主導地位的中國的版圖,這裡越來越動盪不安。

但是在這樣一個語言充滿政治意義的國家,阿不都外力對維吾爾語的投入,可能正是給他帶來災禍的原因。 去年8月,阿不都外力和兩名商業夥伴被捕,並被控“非法集資”。之所以會受到這樣的指控,是因為他們曾通過銷售蜂蜜和印有學校徽章的T恤衫等方式,來為一所新學校籌集資金。

從那以後,39歲的阿不都外力和他的兩名同伴地力亞爾·歐布力(Dilyar Obul)和穆罕默德·斯迪克(Muhemmet Sidik)便失去了消息。

 

14/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新疆處理232人涉暴恐音視頻

新疆近年接連發生暴恐活動,當局加強打壓宗教激進活動,一個半月來警方破案逾200宗,共處罰200多人,其中70多人刑事拘留﹐逾30人批捕。而海外維吾爾組織批評,中國當局的目的為加強遏制互聯網。總部設在德國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發言人迪裡夏提指,所謂一系列的暴恐視頻,當局通過這些指控,有不可告人的政治動機。中國高度嚴密監控維吾爾人,仍出現這些暴恐視頻,他認為有兩個可能性,中國政府有針對維族人政治目的,或數十萬網路員警和看暴恐視頻的線民是同案犯。迪裡夏提說: 數十萬的網路員警在監控,怎麼會出現這麼多當局指控的恐怖視頻? 如果有這麼多恐怖視頻,數十萬網路員警同時在幹什麼的? 這麼長時間現在才開始針對維吾爾人的指控,這完全是針對維吾爾人的歧視性遏制。

 

14/5/2014 [BBC] 提升員警實戰能力 中國向新疆派遣教官

中國公安部週二(5月13日)向新疆派出30人的專業教官團,「以提升當地反恐維穩一線的民警的實戰能力,打擊暴恐分子,保護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這30位教官從中國多個警務實戰訓練基地選拔、將在14日啓程赴新疆。

中國官方新華社報道稱,他們將通過專題講座、對抗演練等多種形式,對一線民警提供面對面針對性的指導,「以著力強化基層民警在槍械使用、冷兵器應對、安全防護等多方面的實戰技能培訓。」最近新疆地區暴力襲擊事件時有發生。

 

14/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德格隧道致人死傷引示威 昌都藏民反開礦遭毆被捕

圖片:德格縣更慶鎮班達村藏民正試圖救出被困隧道中的婦童。(受訪人獨家提供)  中國當局正在四川甘孜州德格縣班達境內建設的“德格隧道”發生塌方,造成兩藏民墜坑,其中一人死亡,另一人受重傷,引發藏民集體示威;此外,西藏昌都地區昌都縣拉多鄉藏民近期抗議當局在當地大肆採礦,遭到軍警的毒打和拘禁。

 

14/5/2014 [大紀元] 內蒙古私營煤礦遭盜採損失上億

大陸投資人薛振海及其合夥人投入3,000多萬元購得內蒙古霍林郭勒市巨日河煤礦,因法院出錯,未收回煤礦舊有證照,致使不法分子利用舊證照盜挖盜採煤炭100多萬噸,經濟損失上億元。如今,投資人幾乎走完了所有法律程式,用盡了所有的維權途徑,不僅無法追回損失,生命還遭受威脅。

=====================================================================

六四廿五周年  血腥與勇氣

 

14/5/2014 [蘋果日報] 「廣場四君子」讓學生撤退保命  周舵反思六四 黨文化毒害

■周舵在北京接受訪問時稱,當局對他的處罰25年來從未停歇。《蘋果》記者攝

八九天安門廣場上的知識分子周舵與王軍濤一生都因六四改變。兩人都是從小到大在名校中轉、有頂尖的社會關係,89年前途似錦;六四鎮壓後,一個在國內被剝奪發表文章、演講的權利;一個流亡美國,不能送別親人。《蘋果》記者走訪了這兩位分別在北京和紐約的知識分子,對於六四,他們有不同反思;相同的是,走過25年,他們仍然堅持為理想付出,並胸懷鴻鵠之志,為中國的未來思考著、行動著。

陪學生絕食、最後關頭與戒嚴部隊談判,令起碼廣場上萬名學生能撤退保命的「廣場四君子」中,劉曉波再度坐牢了,侯德建被國內解禁登臺後不談政治了,高新流亡海外了,剩下66歲的周舵,仍在北京,仍在研究中國的政治發展,近年一些立場轉變備受爭議。他日前在北京接受《蘋果》採訪時說:「20多年來我高舉平反六四的大旗衝鋒,最大代價是甚麼事都幹不了,等於被活埋了。先烈讓給別人來做了。」他說相對於平反六四,清除黨文化、馬克思主義是更關鍵的治本之道。

知識分子最痛「甚麼事都幹不了」

「只要跟我意見不同,恨不得撲上去把人掐死,這就是黨文化,這就是馬克思主義。到底六四怎麼來,不就是鄧小平的四二六社論麼?四二六社論怎麼來,不就是鄧小平階級鬥爭那套舊思想麼?認定大學生是想顛覆共產黨推翻社會主義,沒這回事!」反思六四,周舵認為當時體制內外的強硬派中了「黨文化」的毒:「體制外強硬派很少,主要是柴玲和身邊幾個,但由於種種原因,其中最主要黨文化長期毒害,他們主導了學生運動。黨文化是激進革命文化、堅決不妥協知進不知退的文化、敵我黑白二分不相容不共戴天的文化。中國人多少現在還是這樣,你上網看看。」

周舵回憶89年,自己當時是最大民營科技企業四通公司高管,又曾任教高官搖籃中央團校以及北大,前途一片光明。純粹因當時體制內溫和派趙紫陽、胡壠立和閻明復動員一批知識分子勸說學生,才捲入民運。「當時我只是一種責任感,一種本能。非常不幸,我們失敗了,結果是體制內外溫和派全垮臺,兩個強硬派流血衝撞。」六四後,周與很多當時知識分子一樣被捕,關了十個多月後獲釋。當局對他的處罰25年從未停歇,除了個人和家人遭受監視、軟禁,最痛還是不能發表文章,不能開講座:「你想一個知識分子最痛苦的,無非是他的研究成果不會產生社會影響。」

對於有人質疑他近年「軟骨頭」甚至「與當局合作」,他一笑置之:「哪個背後無人說。為成就自己的理想經常要承受罵名。」他現在的理想是中國全面多層次的現代化,包括政治現代化,他推崇改良批判革命:「先自由後民主,先法制、憲政、把人權保障做紮實再行民主。香港現在就是有自由沒有民主。一定要培育兩個中派成主流:中左和中右。憲政法制在我們這一代建立不起來的話就危險了。現在九○、○○後追求發財致富、當官出名、明星娛樂至死。」

■天安門四君子左起周舵、劉曉波、侯德健和高新。

在國內生存 摸熟中共兩條紅線

周舵認為,馬克思主義知識體系仍在束縛著中國人的頭腦,所以知識分子任重道遠:「西方人是從桌面往上討論,這個桌面就是共識常識。我們不但沒到桌面、連地面都沒到,我們在地下室裏,誰把我們搞到地下室、甚至十八層地獄裏?就是馬克思。」

「當初共產黨講一個人倒下去千萬人站起來,如果你這麼想就是在幻想。中國現在是一個人倒下去,千萬人躲起來。一定適得其反。」他說在國內夾縫中尋找空間,全靠摸熟共產黨枱底潛規則──兩條紅線:「言論只要不是訴諸大眾,不帶宣傳煽動性質;行動就要小心了,尤其第二條紅線,群體行動就要格外小心,許志永被抓就因他不僅踩了第一條紅線,還踩了第二條,他沒有任何違法行為,但這不是一個法制國家,還遠呢。劉曉波《零八憲章》也是沒有任何違法的,但他也是踩了那條紅線,搞了群體行動。」

 

14/5/2014 [蘋果日報] 海外搞民運 盼結束中共一黨專政  王軍濤為良知 流亡不妥協

■王軍濤在美發起天下圍城運動。陳奕釗攝  「唯一感到我是流亡者,是親人走的時候不能給他們送行,真正感到痛的是面對丁子霖老師一封封信的時候。今天我不是不能選擇妥協。但就是為一種良知。」前幾年父親重病,王軍濤不願接受當局條件回國,去年初父親去世,他再度要求回國,當局不讓。由於爸爸是軍隊高級幹部,出國也要經特殊批准,直到去世,父子20年沒見面。

習李曾是朋友 「還是我的路好」

「北大李克強就是我朋友。現在當官的習近平、王岐山,他們當年都是我們這個圈裏的,我比他們有名多了。我還是覺得我的路好。因為他們都不能說他們想說的話,我可以憑良心想說甚麼說甚麼。沒甚麼後悔的。」王父是國防大學政治學院院務部前政委,正軍級。1976年17歲的王軍濤就曾因組織學生到天安門,被控反革命事件的幕後策劃者,關了七個月。「做一個一般的成功專業人士,對我來說從來不是問題,對我來說最重要的,一是結束共產黨一黨專制,讓每個人都有尊嚴權利。」

北大技術物理系畢業的王軍濤,1989年是《經濟學周報》副主編,因與王丹、吾爾開希關係密切,六四後被指為「煽動、組織、指揮反革命暴亂」判刑13年,1994年「保外就醫」從監獄送往美國,取得哈佛碩士及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博士。

「我是職業政治家,其他為謀生做的是兼職。」56歲的王軍濤現在「兼職」講課、寫文章、在媒體上做評論,正職是美國中國民主黨主席:「我們組織沒有一分錢工資,只有一點出差旅費。」目前黨員600多人,經常參會的一兩百。王目標是打造一個最大的反對力量,能在中國轉型時的圓桌會議上促成和平協議,締造一個在中國可行的憲政民主。他不認為海外搞民運發不上力:「海外無論是訊息上還是在相對自由空間作更多嘗試。國內每天被共產黨盯住搞住,又能做甚麼呢。」

王軍濤與王丹發起六四25周年「天下圍城」,希望喚醒人們為當年民主自由夢重新集結。他說六四刻骨銘心:「現在當然知道責任在鄧小平,怎麼搞他都要開槍。前些年會想是不是當時我們做的更好一些,他們會不被殺害。」

 

14/5/2014 [蘋果日報] 播80秒屠城真相  吳曉鏞身陷囹圄4年不後悔

25年前,內地唯一一個通過廣播媒體公開揭露屠殺真相的人,是時任國務院副總理吳學謙的兒子吳曉鏞,為了播放的80秒揭露六四大屠殺的英文新聞稿,他失去人身自由四年。25年後,他接受香港商業電台專訪,首次談及對六四事件的感想,並明言對當年行為不後悔。

當年任職中國國際廣播電台英語部副主任的吳曉鏞,將於6月4日早上在路上所見、心中所想,用兩分鐘寫了16行字的新聞稿,在當日早上7時交給播音員在電台播出,向全世界發佈了六四屠殺消息:「請記住1989年6月3日這一天,在中國的首都北京發生了最駭人聽聞的悲劇。成千上萬的民眾,其中大多是無辜的市民,被強行入城的全副武裝的士兵殺害……中國國際廣播電台英語部深深地哀悼這次悲劇的死難者,並向我們所有聽眾呼籲,和我們一起譴責這種無恥踐踏人權及最野蠻的鎮壓人民行徑。」吳後來身陷囹圄,其父吳學謙也因此受牽連,工作上被總理李鵬架空,副總理一職形同虛設。

■吳曉鏞接受訪問,無悔六四當天報道解放軍鎮壓真相。

吳曉鏞在專訪中說:「我覺得自己沒有做錯甚麼事情,我做了一個記者應該做的事情。」現年62歲,移居美國近20年的吳曉鏞,目前任職鳳凰衞視美洲台台長。他說,當時不贊成學生的活動,但更不接受解放軍傷害人民,加上有同事喪生,故決定講真話。他認為,到了互聯網時代,官方仍想繼續控制言論,是非常不智。

14/5/2014 [法廣] 吳學謙兒子接受訪問無悔六四當天報導鎮壓真相

當年身為中國官方傳媒中國國際廣播電臺英語部副主任的吳曉鏞,將六四當日早上路上所見、心中所想,用兩分鐘的時間寫了16行字的新聞稿,在電臺播出,報導解放軍鎮壓情況,讉責政權行徑,但亦因此失去人身自由。

吳曉鏞接受訪問時說,在外國講假話的代價大;反觀中國,則是講真話代價大。移居美國近20年的吳曉鏞,目前仍做傳媒工作。他說,當時他不贊成學生的活動,但更不接受解放軍傷害人民,加上有同事喪生,因此決定講真話。他認為,到了互聯網時代,官方仍想繼續控制言論,是非常不智。

據一些境外的網站報導,吳曉鏞六四當天在電臺撰寫的新聞稿,6月4日早上6時25分中國國際廣播電臺英語台播出,據稱由英語播音員陳元能念出,大意如下:

“這裡是中國國際廣播電臺。請記住1989年6月3日這一天,在中國的首都北京發生了最駭人聽聞的悲劇。”

“成千上萬的群眾,其中大多是無辜的市民,被強行入城的全副武裝的士兵殺害。遇害的同胞也包括我們國際廣播電臺的工作人員。”

“士兵駕駛著坦克戰車,用機關槍向無數試圖阻攔戰車的市民和學生掃射。即使在坦克打開通路後,士兵們仍繼續不分青紅皂白地向街上的人群開槍射擊。目擊者說有些裝甲車甚至輾死那些面對反抗的群眾而猶豫不前的步兵。”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英語部深深地哀悼在這次悲劇中死難的人們,並且向我們所有的聽眾呼籲:和我們一起來譴責這種無恥地踐踏人權及最野蠻的鎮壓人民的行徑。”

“鑒於目前北京這種不尋常的形勢,我們沒有其它新聞可以告訴你們。我們懇請聽眾諒解,並感謝你們在這最沉痛的時刻收聽我們的廣播。

 

14/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沙葉新“六四”劇本在港發行 促北京高層放下歷史包袱

沙葉新週二在上海家中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六四”是一個包袱:“這個包袱很污穢、很殘忍,任何人都不願意把這個包袱背在自己身上,我相信中國老百姓也希望把這個包袱丟下,但是這個包袱和領導人背的包袱是完全有區別的。因為中國老百姓希望這個問題解決之後,我們中國的民主進步將會有進一步的開拓,而領導人丟掉這個包袱後,他們也會像胡耀邦剛上臺時平反冤假錯案、解決歷史積案時一樣,帶來的新局面”。

沙葉新表示,“六四”已進入第二十五年,中國新的領導人習近平也能看到當前的局勢:“希望能拋開包袱,能理性、公開地解決這個問題。我相信這對中國的民主、進步有好處。對他本人,對他所服務的政黨和政權都有好處”。

 

14/5/2014 [商台] 前學運領袖程真對內地新一代失望

八九年五月中旬,北京大學生將學運升級,在天安門廣場發起絕食。廿五年後,當日帶頭的學生領袖之一程真,接受本台訪問,她不認同有評論指,學生是英雄主義,覺得反而是偏向古代文人的悲情,希望自殘打動當權者。現時定居美國的她,接觸不少到當地的內地青年,發現他們「心態矛盾」,既不滿內地體制和生活,卻處處維護現政權,對他們接棒推動民主,不表樂觀。另一名學運領袖王丹則說,絕食期間最令他印象深刻,並非其他學運領袖,而是一個平日沉默寡言的北大同學,自告奮勇要替其他人擋坦克。他認為,新一代也關心社會,以及有反抗精神,只是社會環境不容許。

 

14/5/2014 [美國之音] 紀思道:六四展示的血腥和勇氣

美國主要報紙《紐約時報》專欄撰稿人紀思道(Nicholas D. Kristof)在與他的妻子伍潔芳(Sheryl WuDunn)從1988到1990年代中期長駐中國。

在1989年6月4日中共出動軍隊鎮壓北京天安門廣場要求民主的抗議者25周年紀念日到來之際,紀思道接受VOA衛視的專訪,談他當年在6月3日到4日淩晨在天安門廣場經歷槍林彈雨的難忘經歷,談他對當今中國的觀察,對未來中國的展望。他的言談顯示,他對中國或中共領導人並沒有多少幻想。他表示,中共政權從來都是一心一意要把持權力不放,即使是在1989年之前也是一樣;但問題是中國的變革不可阻擋,要求政治參與的中產階級“不會無限期地被欺騙”。

問:非常感謝你接受我們的採訪。我今天的第一個問題是,你對25年前那個可怕的夜晚記憶最清楚的是什麼?

答:回想那天晚上我在天安門,我覺得印象深刻的是那裡的一些人所表現出來的那種你想不到的勇氣。我記得一些令人難以置信的學生爬上一輛公共汽車,七拐八拐開向軍人那邊。那有點瘋狂。但看來是他們也是急了。他們周圍有人被開槍打死。公共汽車開近的時候,果然軍人朝車一陣射擊。汽車騰的一下起火了。我記得一個學生從車裡出來,跑到安全的地方。其他的人好像是被打死在車裡。

我記得那些蹬三輪車的。當時基本情況是,軍人向人群開槍,我們就往後跑。然後就會有間歇。在間歇期間,那些蹬三輪的就蹬著三輪向前去,把被打死打傷的學生抬到車上,再把車蹬回來,把他們大部分人送到協和醫院。他們看到我這個外國人,就想讓我做見證。他們在經過我的時候就慢下來,跟我說,“你好好看看吧”。我當時沒帶照相機,他們也生氣。他們那樣向前接近軍人,他們的勇氣令人難以置信。

我總是認為,人們可以合情合理地爭論,那些抗議者當時是否知道他們到底是要爭取什麼。那些蹬三輪車的不能用現代的言辭來定義什麼是民主,但他們拿出了自己的生命冒險,甘願為民主而死。他們展示的這種勇氣,在我看來是無與倫比,蓋世罕匹。那天夜裡,發生了令人難以置信的流血和殘暴,但人們也展示出了巨大的勇氣,還有給後來人的啟迪。

問:那天晚上,你在天安門廣場。當時你害怕嗎?

答:我當時是害怕。看看我的記事本就知道。我記得那天夜裡,我的記事本的紙張都濕了,因為我的手一個勁地出汗,因為我很害怕。我在人群裡四處走動,跟人交談採訪。我總是設法不要站在最外面,在我和軍人之間有幾層人。但我過了幾分鐘之後也意識到,我比周圍的中國人個頭高,高出要命的幾寸。我於是就趕緊躬身低頭。我絕對是害怕。我周圍的人被槍擊中。有些軍人似乎是朝人的腿開槍,有的則是隨便打,打頭,打身體。當時的情況非常嚇人。

 

1989年5月14日北京各高校再次罷課聲援絕食請願學生

絕食學生人數快速增至一千多人,天安門廣場上學生和群眾白天逾兩萬人,晚上則達到十萬人左右。絕食學生顯得秩序良好,學生糾察隊在維持秩序,防止外人進入。

Embedded image permalink

14/5/2014 [蘋果日報] 港人天星碼頭靜坐 撐京絕食學生

絕食第二天,聲援和圍觀的學生、市民多達20萬人,不少市民送水、送藥、送款以示支持,烈日下十多名絕食學生(圖)不適送院,救護車的響號響遍長安街。但中央統戰部長閻明復向學生表明,要中央否定《人民日報》「四.二六社論」是不可能的。

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訪華前夕,國家教委主任李鐵映、北京市委書記李錫銘、北京市長陳希同在淩晨2時許,到天安門廣場規勸學生保重身體,盡快復課。原定15日展開的對話提前到當日下午4時舉行,30多名學生代表下午乘坐由當局派出的小巴到國家統戰部,由李鐵映和閻明復擔任政府代表,會談至傍晚中斷,原因是官方拒絕安排電視直播。

絕食學生為是否繼續留守廣場絕食起爭議,但大多數同學堅持不離開。部份北大教師促請政府答允學生要求,否則罷教。多個城市的學生湧到北京加入學潮,有指鐵路部門默許學生和醫務人員不用買票乘車。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兩名代表抵達北京,學聯常務委員會主席林耀強說,除帶了在港籌集的14萬港元外,亦會協助北京學生改善組織。香港四五行動向高校自治聯會吾爾開希發電報,聲援內地學生,20多人在中環天星碼頭發起靜坐;中大學生會發表聲明,支持北京學生絕食。

 

[六四死難者]

許建平,男,19歲,籍貫不詳,北京某大學學生。6月4日臉部被擊中,坦克又從他身上壓過,致死身亡。

何國,男,27歲,北京月壇街道糧店工人。6月3日或6月4日晚上,在木樨地遭槍擊,亡於復興醫院。

李輝,男,19歲,北京司法學校應屆畢業生。6月3日晚11點聽到槍聲後,與其兄李明一起,從父母居住地木樨地公安大學宿舍樓出門中彈,子彈從左顴骨射入,耳後穿出。家人於復興醫院找到遺體。兄李明同時中彈左腿受傷。父李文生,母郭淑珍。

羅維,男,30歲,北京半導體材料廠助理工程師。89.6.4晚於長安街西側騎車時遇難。腹部槍傷,當時未死,腹內取出兩顆子彈,一顆為達姆彈,在腹腔內炸開,傷及肝腎、膽、胃及消化道,不治,葬於八達嶺人民公墓7區。母邵秋風。 羅維的母親邵秋風口述歷史錄影   當年到天安門去看看的也都是年青小夥子,竟然遭到槍擊丟了性命;當年用炸子(達姆彈)殺人不是違背日內瓦公約禁用的武器嗎?

齊文,男,16歲,北京鐵路三中學生。6月3日晚,在木樨地中彈,死於復興醫院。

劉佔民,男,38歲,北京中國五金礦產進出口公司職員。6月4日淩晨約3、4點之間,因妻子剛分娩住在娘家,劉從東四六條44號住處去東四六條南面岳母家。三天后在協和醫院找到了他的遺體,右頜骨中彈,子彈未穿出。妻徐晶,子邸壯。

 石巖,男,27歲,遼寧大連人,空政文工團演奏員。6月4日淩晨,頭部中彈,紅十字會救護車送至北京人民醫院時還沒有停止呼吸,終搶救無效死亡,於八寶山火化。已婚,妻現已再嫁。石在大連的家中有年老體弱的父母,父石峰,母韓淑香。  1989年6月4日共產黨一聲槍響,擊碎了這個家庭所有的夢想和希望。先後奪走了老人一雙兒女的寶貴生命。石岩遇難後,拋下新婚燕爾的妻子,他們幸福的生活剛剛開始,便被這無情的槍聲戛然而止。石峰夫婦老年喪子喪女,兒媳新婚一個月喪夫,這人間悲劇這無情的災難誰能承受得起!

=====================================================================

訪民訴冤 

 

14/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陝西越戰老兵上訪歸來跳樓身亡

陝西省華陰市孟原鎮的一位越戰老兵本週一清晨在其家鄉跳樓身亡,此事驚動全國戰友,據老兵代表示,戰友迪發龍於死前兩周,曾到北京上訪,而他本人患 有肺氣腫等疾病,常年無錢治療,各地退伍軍人正前往當地“討說法”。該市民政局的官員接受本台查詢時稱,政府高度重視迪發龍自殺,連夜召開緊急會議,儘量 安撫死者家屬,又稱死者屬肺氣腫晚期,跳樓可能與疾病有關。

 

14/5/2014 關於搶救57陽光壹百業主維權傷者並懲治責任者的信訪函

湖南省長沙市人民政府、長沙市信訪局:陽光壹百社區業主劉凱被開發商刺激、挑動、慫恿自焚,現生命垂危,家庭陷入絕境,特泣求政府主張正義,以期救助傷者並懲治責任人:一、受害人劉凱基本情況

 

14/5/2014 [民生觀察] 廣東公民馬勝芬等人討說法 遭綁架毆打失聯

2014年5月13日下午,本工作室致電廣州維權人士梁燕葵獲悉,廣州維權人士馬勝芬、張聖雨、劉建豪(音)及她本人,因昨日向馬勝芬的房東和當地治保會討說法而慘遭綁架和毆。目前,她本人已被釋放,但是她的朋友馬勝芬、張聖雨、劉建豪(音)三人卻至今失聯。

 

14/5/2014 [維權網] 土地使用權收回決定奇案,洛陽中院開庭旁聽者爆滿

2014年5月13日上午9點,馬桂英母女起訴洛陽市澗西區政府收回土地決定案在洛陽中院開庭。馬桂英母女委託倪文華、張學遜和張葡萄代理。旁聽者擠滿了旁聽區,並將審判庭的門口堵得嚴嚴實實,有的人只好在走廊上旁聽。旁聽者爆滿,場面壯觀,足足有100餘人,大多是當地征遷受害人和失地農民。但庭審過程中,秩序良好。在開庭前,倪文華一再囑咐大家要尊重法官,不要隨便講話,配合法官把庭開好。

 

14/5/2014 [維權網] 河北訪民劉小亞就無辜被行拘提起行政控告

今年5月1日,去北京府右街郵局郵寄控告信的劉小亞被北京員警抓住,遭訓誡後送往馬家樓黑監獄關押,在馬家樓她接到當地法院的電話,說是讓她從馬家樓出來,自行返回唐山,有領導和她談話,當晚劉小亞返回唐山還沒有到家就在家門口被派出所的員警抓走,沒有給任何法律文書,直接送進了拘留所,拘留10天后獲釋,仍然是沒給釋放證。問送她去拘留所的員警為什麼拘她,員警回答不知道,局領導讓拘的。

 

14/5/2014 [維權網] 貴州年近古稀老人劉達興就被警方毆打關押提起行政覆議

現年66歲的劉達興,家住貴州省興義市下五屯鎮下五屯村南門組。2013年8月12日,劉達興老人因興義市政府違法征地,摧毀即將收割的近百萬斤水稻以及栽種了七、八年的經濟果樹林等價值500余萬元,涉嫌破壞生產經營犯罪,到省政府上訪。興義市公安局刑警大隊在不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將老人誘騙至公安局,後被羈押在看守所,並受到暴力毆打。公安局在暴力毆打老人後,才向老人出示了逮捕證,罪名是故意毀壞財物罪。老人拒絕在逮捕證上簽字,並被羈押至2014年4月11日。2014年3月31日,法院才作出判處劉達興有期徒刑8個月的判決書。出獄後,劉達興老人就興義市公安局違法辦案、枉法抓人、暴力毆打等於5月12日,向興義市政府提起行政覆議。

 

14/5/2014 [維權網] 山東新泰計生委行兇打殘老婦,上訪無門

5月13日 本網資訊員接到山東省新泰市民李紅的投訴材料,反映當地計生委要將活人銷戶,強行要老婦按手印,進而將老婦打傷。又因耽誤治療,使老婦因傷成殘。當地政府對此推諉卸責,致使老婦及家人求告無門。

 

14/5/2014 [維權網] 杭州市民沈小雲及家人遭綁架搶劫後報警員警不出警不受理(圖)

2014年5月13日上午9點左右,一群自稱是杭州市下城區文暉街道辦事處的“工作人員”來到沈小雲家“執法”,他們佩戴的“工作證”沒有姓名職務,沒有送達任何強制執行的法律文書,對沈小雲及其家人進行綁架後非法傳入其家中事實故意毀壞和搶劫,搶走他們用於攝像取證的攝像機和手機,並非法限制自由超過10小時。

 

14/5/2014 [維權網] 杭州拆遷戶徐彩英因進京上訪被拘留,期滿日多人前去迎接(圖)

浙江杭州拱墅區祥符街道方家埭社區拆遷維權戶徐彩英去北京反映情況,2014年5月2日晚被杭州駐京辦派車押回,到杭州就被強制送到拱墅區刑特警大隊,隨後被拘留10天。5月13日,徐彩英拘留滿十天出來了,多位杭州維權人士前去迎接。徐彩英因為拆遷維權曾經多次遭關押拘留。

 

14/5/2014 [維權網] 浙江訪民黎再珍拘留期滿又遭政府二次綁架(圖)

黎再珍是浙江省寧波市江北區莊橋街道袁陳村人,因為自家的房子遭政府野蠻強拆且不給任何補償上訪維權多年,由於當下各個信訪機構形同虛設,走投無路的黎再珍被迫與2014年5月9日去位於北京市朝陽區的聯合國開發署鳴冤,被北京警方抓走,當日被以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的罪名行政拘留5天,5月13日期滿獲釋。

 

14/5/2014 [大紀元] 這張照片「將把中共釘在歷史恥辱柱上」

近期,一張看了讓人心酸的照片在網絡上熱傳,照片中,一位雙手被反銬的父親蹲在地,幼子在其懷中痛哭。民眾將這張照片「將中共釘在歷史恥辱柱上」。

照片中的類似情形已不是首次出現在網絡上。2013年3月6日,在廣州大道南近客村立交處,廣州城管在「執法」時,試圖趕走一帶小孩的女小販。在城管與女小販發生口角後,兩名城管抓住小販脖子頭部試圖將其按倒。女小販後被城管強行反綁雙手,衝突發生時,該名女小販的孩子在一旁被驚嚇的大哭。

 

14/5/2014 [維權網] 最高法院審判瑕疵將問責,但當事人仍看不到解決訴求的希望

近日,有關最高法院:“審判瑕疵”將問責的文章在網上、微博、微信上廣為傳送並引發熱議。文中寫道:申訴信訪案件絕大多數都因有審判瑕疵。最高法院相關負責人透露,《人民法院審判瑕疵處理辦法(試行)》正在起草,計畫今年上半年出臺。今後對於審判瑕疵引發當事人上訪的,將追究承辦法官責任,從而在源頭上保證裁判品質(http://t.cn/8sikcfp)。對此很多上訪多年的訪民感到冤假錯案即將有希望了。然而這對地方政府、法院卻成了威脅。現在各地瘋狂抓捕訪民行政拘留、刑事拘留、以至判刑。就連最高法、最高檢也相互推諉唱起了雙簧。

 

14/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四大銀行逾千”斷友”再聚北京爭福利

逾千名四大國有銀行被買斷工齡前員工,也稱斷友,週二再前往北京信訪局外維權。去年,他們曾多次在北京上訪,但問題始終沒有解決。有斷友向本台表示,法院、中紀委等部門均不受理相關案件,他們投訴無門,感到十分氣憤無奈。有專家認為,“老有所養、病有所醫”是社會公平正義的基本要求,銀行及政府應承擔責任。

 

14/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遵義百年老校被逼遷3000師生罷課

貴州省遵義市第四中學3000師生自5月12日起連續兩天舉行罷課,抗議政府為旅遊開發強遷百年老校。(網路圖片) 貴州省遵義市第四中學3000師生自週一起連續兩天舉行罷課,抗議政府為旅遊開發強遷百年老校。因抗議無果,老師們集體在校門口下跪,要求政府關注。週二市長會見老師,答應重新研究。

=====================================================================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