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2014 被當局刑拘人士名單: 陳光、賈靈敏、劉地偉、徐友漁、劉荻、胡石根、郝建、 浦志強、謝文飛、楊崇、吳斌(秀才江湖)共11人

  六四廿五周年,被刑拘的良心犯 RT @wenyunchao: 五月 … 繼續閱讀 →...

 

六四廿五周年,被刑拘的良心犯

RT @wenyunchao: 五月頭一個星期被當局刑拘人士名單: 陳光、賈靈敏、劉地偉、徐友漁、劉荻、胡石根、郝建、 浦志強、謝文飛、楊崇、吳斌(秀才江湖)共11人https://docs.google.com/spreadsheet/ccc?key=0AsKDF8_HXe4IdDFQSDNHblFPdjZwNEllSWVqNXlsdFE&usp=sharing

10/5/2014 [NYT] Chinese Artist Detained Before Tiananmen Anniversary

藝術家塵光因紀念六四25周年被拘留通州看守所。塵光89年是軍人。williamxu威廉退爾 ‏@mynamexu  【關注六四題材畫家陳光】現齡37歲,出生于河南的藝術家陳光,17歲時,曾作為65集團軍一士兵進駐過天安門廣場。前不久,陳在藝術門戶網站雅昌網上舉辦了一個由其22幅“六四”事件題材油畫組成的虛擬展覽,有消息稱,陳光已被當局拘捕。

With little more than three weeks remaining until the 25th anniversary of the Chinese Army’s bloody crackdown on the Tiananmen Square protests, the authorities are policing any attempt to commemorate the event — even those held in private. On Wednesday night, public security agents detained Chen Guang, 43, a former soldier turned artist whose experiences during those tumultuous days have become a haunting inspiration for his work.

Friends believe the police were responding to a work of performance art that Mr. Chen staged privately last week that touched on the traumatic events of June 4, 1989, which the Chinese government would rather be forgotten. According to a person who attended the performance on April 29, the work was fleeting and abstract, with about a dozen friends invited to a studio in Songzhuang, the artists’ enclave in Beijing’s eastern suburbs. A video crew from a foreign media outlet was also present.

According to the attendee, the performance began with a girl shining a flashlight through the darkened room. When the lights came up, the audience watched as Mr. Chen, wearing a face mask, silently slathered white paint over walls numbered with the years 1989 to 2014, which had been painted earlier in magenta, red and blue. When he was done, the audience applauded and then went off to dinner.

“It was empowering,” said the friend, who asked to remain nameless. “People want to remember what happened on June 4, but they can’t do it in public spaces. Now apparently you can’t even remember in private.”

According to another friend, Mr. Chen was taken away from his home by agents who arrived in four police vehicles. An employee at the Tongzhou Detention Center in Beijing confirmed that he was being held there but declined to answer further questions.

In recent weeks, security officials have rounded up a number of scholars and journalists in what appears to be an aggressive effort to head off any commemoration of June 4. Among those detained was Pu Zhiqiang, a prominent rights lawyer, who was taken into custody earlier this week with several intellectuals after they attended a private memorial gathering. Others, like Ding Zilin, a leader of the group Tiananmen Mothers, which represents relatives of those killed by the military, has been barred from returning to her home in Beijing until after the anniversary passes.

Although Mr. Chen has given several interviews in recent years, he has by no means been politically active. He has confined his commemoration of June 4 to paintings that, to the casual observer, bore no connection to the violence that left hundreds of people dead. But in an interview in 2009, he acknowledged that much of his work was informed by those days, when he held a rifle and faced off against student protesters, and later, after the military had cleared Tiananmen Square, when he helped burn the banners, tents and textbooks that had been left behind.

On Tuesday, the day before he was detained, Mr. Chen texted a New York Times reporter to say that domestic security agents had been calling his cellphone that day nonstop. During a brief phone conversation that evening, he fretted about what to do. “I’m afraid to take the call, but also afraid they will come find me anyway,” he said.

After some back and forth, Mr. Chen decided it might be best to leave town until after June 4, although he rejected the suggestion that he leave right away.

“I’m sure it will be fine if I go tomorrow,” he said.

Tiananmen Square Scars Soldier Turned Artist

Soaked in sweat, his heart racing, Chen Guang descended the steps of China’s Great Hall of the People and aimed his automatic rifle at the sea of student protesters occupying Tiananmen Square. A 17-year-old soldier from the countryside, Mr. Chen and his comrades had just been given chilling orders: to clear the symbolic heart of the nation, even if it meant spilling blood.

10/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陳光22幅六四油畫 網上展出一年(組圖)

六四戒嚴部隊士兵張世軍三個月前在網上發表公開信,譴責六四,而當年隨戒嚴部隊進駐天安門廣場,後來成為畫家的陳光,接受外國媒體採訪,在今年六四也說出自己的經歷,揭露了當時的殘酷鎮壓。

圖片:22幅六四作品之一,戒嚴部隊在清場。已被刪除。(互聯網截圖)這名出生于河南的畫家,17歲時曾是解放軍第65軍進駐天安門廣場的士兵,現在37歲。居住在北京郊區。


10/5/2014 就浦案致北京市律師協會張會長函

北京市律師協會

張會長:

我們受託擔任浦案律師,八日上午初見50分鐘,監所十分配合,工作順利。有錄影,但談話從未中斷。鑒於該案廣受關注,特就所談、所見、所知,重點報告,以便瞭解實情,並祈密切關注。

一、有關他參與“五·三討論會”的情況,據告已向當局如實說明。我概括的要點是:他與會議組織者無深交,與會應屬偶然,所謂“討論”,其實是“各說各話”,不求“共識”,聊天而已。

二、根據上述情況,收到今日之“果”,問他有無委屈?他回答說:

(一)我有“六·四”情結,或者說“心結”,而今25年過去,我應付出代價。完全應該,無怨無悔。

(二)我不會因這次事件而改變初衷。

(三)我在討論上的發言,也僅止於一些想法。

(四)我的觀點不一定都對,但我堅持有表達這些觀點的權利,談不上“尋釁滋事”。

(五)我不會因此而忌恨任何人;不會走極端。

總之,不感到委屈。

三、我們對他的表態與要求

(一)此刻,現在,你是當事人,要求你對案情在任何情況下都要做到“實事求是”。

(二)你是當事人,我們目前唯一考慮的,是如何維護你的權利。

(三)你認為自己的觀點不一定都對,這說明需要“提高”。為此建議你向監所提出申請,每天給予讀書閱報的時間,以利於達到改正不足的目標。

(四)在提高的基礎上,把執業以來的思想整理一下,有助於總結過往,規劃未來。

(五)當前,搞好健康是第一位的,有什麼需要,向監所提出轉達,外面的親朋會辦。

在這裡,他打斷我們說,我的病不能斷藥,但這裡的用藥情況很不理想,我想提出“保外”。

張說:這是權利,你提。我與屈律師也會提。在這方面,亟盼協會與會長商請有關同意,畢竟是“挽救生命”要緊。對此,我願承擔保證責任:在浦志強保外期間,如有違法違規,我自甘連坐,包括入獄候審。

我們的工作會有缺點,切盼指教。

會員:張思之、屈振紅

2014.5.9

 

10/5/2014 [美國之音] 浦志強案:外交部強硬反駁 張思之自甘連坐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針對美國對浦志強等人的聲明回應道,中國是一個法治國家,罪犯在中國觸犯法律都應該受到制裁。華春瑩還反問道,美國發言人有什麼權利讓中國放人

 

10/5/2014 [德國之聲] 張思之願“連坐”,要求讓浦志強“保外就醫”

87歲高齡的律師張思之週五(5月9日)致函中國律師協會會長,要求有關當局瞭解真實情況,並同意給予被“刑拘”的維權律師浦志強“保外就醫”,並稱,自甘連坐,包括入獄候審。其言也硬,其情也切。

 

10/5/2014 [參與] 楊支柱:賊喊捉賊的中國司法

只因5月3日參加了一個紀念“六四”二十五周年的小型座談會,北面那個樓的王東成先生從5月4日開始一連被“文保”問話3天了,只是沒帶走,是上門來問話的。秦暉先生也被3個員警上門問過話。如此不惜擾民,莫非真的到了需要嚴防死守的地步?撥曾經與會的劉狄的手機,已經無人接聽。

接著又傳來消息:浦志強因為參加紀念“六四”二十五周年的座談會,被海澱區公安局刑事拘留了,罪名是涉嫌尋釁滋事。尋釁滋事(流氓罪變身的)是個筐,別的不行就往裡裝。不廢除口袋罪,罪刑法定就是扯淡。類似的口袋罪還有非法經營(投機倒把罪變身的)。

抓捕許志永們雖然也是打擊表達自由的枉法行為,但“不准上街”在中國大陸還是心照不宣的。這一回抓捕郝建、浦志強、劉狄、胡適根、徐友漁等人,連這個默契也打破了。尋釁滋事的不是郝建等人,恰恰是警方。自己尋釁滋事,反而以尋釁滋事的罪名去抓捕別人,是地地道道的賊喊捉賊。

不過還有比以尋釁滋事的罪名抓浦志強們更賊喊捉賊的事。廣東一個姓李的打工仔,通過向國家圖書館訂閱書刊為外國人搜集中國軍事方面的資料,被認定為洩露國家軍事機密,判刑10年。網易轉發此消息的來源是2014年5月5日的人民日報海外版http://news.163.com/14/0505/04/9RF4AD5A00014AED.html,人民日報海外版不也是給外國人看的嗎?顯然,這篇報導向外國人洩露了中國法院可以肆意枉法裁判的機密,而且是向全世界公開洩露,後果嚴重。我看恰恰是人民日報,犯了洩露中國司法機密罪。

10/5/2014 [新公民運動] 楊金柱律師為浦志強律師取保候審“自甘連坐入獄候審”的嚴正聲明

楊金柱律師關於為浦#志#強律師取保候審“自甘連坐、入獄候審”的嚴正聲明! 鑒於楊金柱律師于八十九年五月一十七日在婁底師專中文系代理副系主任(主管學生工作)期間,擔任婁底市17所大中專院校上街散步的總指揮,後獲處分又被撤銷,充分理解浦#志#強律師的“情結”和“心結”; 鑒於楊金柱律師和浦#志#強律師同樣患有糖尿病和高血脂,2014年4月25日檢查結果為:葡萄糖12.21(參考值3.9–6.1)、糖化血紅蛋白10.3(參考值3.8–6)、甘油三酯6.23(參考值0.57–1.69); 鑒於張思之律師以87歲高齡重返刑辯一線,並為浦#志#強律師取保候審事而“自甘連坐,包括入獄候審”,楊金柱律師聞之心如刀割、痛徹心扉; 鑒於楊金柱律師比張思之律師年輕29歲,且尚未進高牆讀書; 楊金柱律師在此嚴正聲明: 一、在浦#志#強律師取保候審期間,如果由87歲的張思之律師“自甘連坐,包括入獄候審”,中國25萬律師有何面目見江東父老!故58歲的楊金柱律師願意替代張思之律師“自甘連坐,包括入獄候審”,恭請張思之律師給中國25萬律師留一點臉面! 二,如果浦#志#強律師在下週五之前未能取保候審,楊金柱律師將徵求萬名律師簽名公車上書,並且主動到北京市公安局自首,要求北京市公安局以“尋釁滋事”將楊金柱律師刑拘,並要求去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和浦#志#強律師作伴。 特此聲明! 湖南嶽林律師事務所楊金柱律師 2014年5月9日22時於上海

 

10/5/2014 [Reuters] China rebukes U.S. for demanding release of Tiananmen activists

The government was clearly using political reasons to detain the activists, said dissident artist Ai Weiwei, Pu’s most high-profile client.

“The signal that can be read from this action is that (the government) wants to prohibit any person from referring to the event that happened 25 years ago in any way,” Ai told Reuters in an interview in his Beijing studio.

Bao Tong, the most senior Chinese official jailed over the 1989 Tiananmen protests, said authorities had warned him in February not to agree to journalists’ requests for interviews on the June 4 protests and have barred reporters from meeting him at home.

“I really don’t know what they are afraid of, I think they shouldn’t be afraid,” Bao, the most trusted aide of former Communist Party chief Zhao Ziyang, who was purged for opposing the Tiananmen crackdown, said in a telephone interview.

“If you’re afraid of people talking about June 4, then your best solution is to resolve June 4,” Bao said. “Tell the truth clearly about the June 4 issue: where were the mistakes and who was responsible.”

 

10/5/2014 [新公民運動] 王成等人權律師關於胡石根、高瑜、徐友漁、郝建、浦志強、吳斌(秀才江湖)、劉荻等公民被刑拘的聲明

1、官方必須嚴格依憲依法辦理案件,徹底摒棄階級鬥爭、敵我鬥爭、穩定壓倒一切的陳舊腐朽思維,防止案件政治化、擴大化,在法治和理性的軌道上解決問題。 2、如果相關被刑拘公民並無違法犯罪事實,必須立即無罪釋放、消除影響、恢復名譽。 3、嚴格依法保障被刑拘公民的合法權益,確保其人格尊嚴得到尊重、確保其正常飲食休息條件、確保有病被刑拘公民及時得到醫治、確保無任何不人道待遇等。 4、全國人大常委會應該立即展開尋釁滋事罪、誹謗罪等罪名被“兩高”以司法解釋之名行違憲違法越權擴大解釋法律之實問題的調查,糾正其嚴重錯誤,監督公檢法等機構正確適用法律。 5、鑒於在不少地方警方對依法行使憲法權利的公民動輒強行以擾亂秩序、尋釁滋事等口袋罪予以刑事拘留已逞氾濫之勢,我們要求全國人大常委會及各級人大常委會主動行使監督、質詢、罷免等權力,堅決糾正警方破壞法治、侵犯公民權利的嚴重錯誤行為。 6、我們願意為上述被刑拘及後續可能被拘捕公民提供法律服務(包括但不限於法律諮詢、控告、辯護等等),促進國家法治建設、保障人權。

 

10/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徐友漁會見律師情況良好 百名律師連署籲勿濫用罪名

因“六四研討會”被刑拘的學者徐友漁星期五會見了律師,他患有糖尿病,目前精神良好。而劉荻突然被提審,律師會見不成,計畫下周再去。目前有100多位中國律師連署,呼籲當局依法辦案並釋放被捕人士。美國國務院也表態呼籲中國政府釋放被捕者。患有糖尿病的學者徐友漁與他的律師尚寶軍週五上午在看守所中會見。尚寶軍在會見完畢後向本台表示,目前徐友漁的身體情況良好,但不認為自己有犯罪。

“他年紀大了,加上糖尿病很嚴重。(他)6號的淩晨到看守所,現在為止都沒有藥吃,但是看守所對他的身體還是比較負責任的,每天都有給他檢查,監控身體狀態,按照他原來的用藥習慣就沒有吃藥。對於所謂的尋釁滋事,他認為就是開了一個會,他當然不認可犯罪的指控。”

另一位被刑拘的80後作家劉荻的兩位律師馬綱權和丁錫奎,週四得到批准於週五下午進行會見,但兩位律師下午4點多左右到看守所,卻被告知劉荻已經被提審。馬綱權告訴本台記者:“我和丁錫奎律師剛剛從看守所出來,沒有人接待我們。他們已經把人提審走了。我們昨天就已經預約好今天下午來見,他們(看守所)失信了。”

[新公民運動] 徐友漁:我們既不缺乏勇氣,也不缺乏耐心

(本文是徐友漁先生代表《零八憲章》簽署者在捷克人權獎頒獎會上的答謝辭)

徐友漁:記憶即生命

舊的世紀和千年即將過去,新的世紀和千年就要來臨。在這欲望急劇膨脹,不論現實的還是虛擬的財富都備受關注的世界,有多少人想過,我們每一個人乃至我們整個人類,其實有一筆與生俱來的誰也拿不走的財富,它是我們最大的希望,這財富就是我們的──記憶。珍視它和呵護它,就是維護我們的尊嚴和生命;忽視它或者躲避它,不僅是拋棄和糟蹋世間最寶貴的財富,而且是背叛我們自己。尚保軍律師:上午與莫主任一同會見徐友漁教授,大概一個半小時。徐老師感謝國內外朋友對他的支持和關注。目前每天抽血驗血糖,但沒有給吃藥;量血壓(190/100)獄醫提供降壓藥,但徐老師沒有吃。對研討會一事他不否認也願意承擔責任,但不認為是犯罪。他特別感謝夫人,並為讓夫人擔心深感歉疚。 徐友漁:“我此後的餘生,就是要說真話,為這個國家真正的進步說真話,哪怕付出代價,哪怕是生命的代價,我也不怕。” 這,將刻在昆侖、泰山的巨石上!

北京二監重犯胡石根之最   ——為胡石根先生榮獲第十九屆傑出民主人士獎而作

RT @mynamexu: 【大英雄胡石根長老】1992年5月28日,胡石根被以“組織反革命集團罪首犯”罪名逮捕。在法庭上,他象一頭獅子咆哮如雷。面對非法審判,他和其他同案難友堅決採取了不合作態度,甚至和王國齊、王天成、陳衛等難友在法庭上高喊“自由民主萬歲”

周鋒鎖 Fengsuo Zhou ‏@ZhouFengSuo 胡石根二十幾年的抗爭,在六四後的恐怖肅殺中組建反對黨,在法庭上高呼”打到共產黨”。曾獲”自由精神獎””傑出民主人士獎”。家人不理解,長時間默默無聞,缺少外界或同道關注,矢志不移。這次也最需要關注。

趙昕在2004年寫的文章:《胡石根的悲慘遭遇拷問每個中國人的良心》

十多年來,常常在回憶過去的時候,被淚花悄悄浸濕了雙眼。尤其是想起至今已在北京監獄裡蹲了十二年半鐵牢,依然還要再蹲七年半,“把共產黨牢底坐穿”,這些年來幾乎無人關注、極少人關心、探監的胡石根先生時,更是心如絞痛、既愧又悔,不能自己。 出於種種因素,“人民——包括我在內的這個‘人民’,卻給他追加了無期徒刑,以我們對他的忽視,這種忽視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自卑和恐懼。”拜讀了春林兄的《胡石根,我們時代的英雄》和韓罡兄的“《胡石根的家屬們,你們勸他投降了吧》兩文後,我再也無法面對“可能都不能活著出來了(康玉春語)”的胡石根先生,如梗在喉,不能不打破沉默,把我所認識的一個“反對英雄主義、踐行公民職責”的胡石根先生,尤其是一個重情重義、有痛有悔的胡石根先生回憶起來,讓有眼的人看看,請有耳的人聽聽,與良知尚未完全泯滅的同胞兄弟姐妹,一起來面對這良心的最後的拷問,或分享這最後的晚餐!

胡佳 ‏@hu_jia 這次所有君子們,胡石根先生受苦最多。吳仁華@wurenhua 《睡在我下鋪的兄弟胡石根》這篇舊文刊登於2002年6月14日美國《新聞自由導報》。2014年5月6日,胡石根因參加紀念六四25周年的研討會,與浦志強、徐友漁、郝建、劉荻被刑事拘留。

吳仁華《睡在我下鋪的兄弟胡石根》

劉水:昨上午莫少平和尚寶軍律師在北京一看會見了徐友漁,大批員警在場。徐說他發起了5月3日研討會,會址為郝建住處,之後給幾個大陸朋友電郵了照片。他不認為構成“尋釁滋事”。 徐瞭解到高瑜央視“認罪”後感到吃驚,他說員警也要求他在央視攝像機前這樣做,但被他拒絕。

RT @ZhouFengSuo 這次在北京被捕的郝建老師,他的堂弟郝致京1989年月3日晚11時許,在西長安街被戒嚴部隊殺害。郝致京畢業于中國科技大學物理系,當時在中科院研究生院。郝致京父母採訪錄影。

 

10/5/2014 [參與] 馬綱權和丁錫奎律師會見劉荻未果(圖)

參加“2014北京六四紀念研討會”被刑拘的劉荻,週四得到批准於週五下午會見馬綱權和丁錫奎兩位律師,但兩位律師下午4點多左右到看守所,卻被告知劉荻已經被提審。 劉荻現年33歲,以網名“不銹鋼老鼠”知名,自由撰稿人。2002年11月7日,在作為北京師範大學心理學系三年級學生時,因在互聯網上發表諷刺性文字和説明他人修改組黨文字,以“涉嫌犯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14日被正式逮捕。劉荻被捕的消息一經傳開,引起國內外輿論大嘩,各界聲援抗議持續不斷。國際筆會等國際人權團體一直關注此案,尤其作為鎮壓網路異議和違法超期羈押的典型案例。2003年11月28日,在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即將於12月 7日出訪美國前不到十天,劉荻及其同案的吳一然、李毅兵相繼獲“保外候審”釋放。劉荻獲釋後,回到北京師範大學繼續學業,於2004年6月以心理學學士畢業。此後一直作為自由撰稿人,從事寫作和翻譯,並任“自由中國論壇”副站長,2007年加入獨立中文筆會,2013年4月任青年委員會(籌備)協調人,10月當選理事,隨後兼任青年委員會主任。但是,她長期以來一直受警方監控,不時被警告、騷擾、跟蹤、傳喚、軟禁等,尤其是在北京有重要活動、節日和 “六四”等敏感日子就失去行動自由。

10/5/2014 [新公民運動] 劉荻:不銹鋼老鼠的自畫像

我的理想是一個關於開放社會的理想。一個程式師朋友對我說,複雜的程式是生長出來的,不是計畫出來的,任何其他的複雜系統也是如此:上帝創造世界的時候,也不是事先把一切都規劃好:上帝先造出一個亞當,然後才發現需要有個夏娃。按照卡爾.波普的說法,我們今天不會知道明天的知識,因此也不會知道,明天的知識會使明天的世界發生什麼改變。按照“混沌”的說法,一個小的擾動就會對全域??生大的影響。“一隻蝴蝶在北京上空扇動翅膀,紐約就會有一場暴風雨。”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無法預言未來。從柏拉圖到馬克思的關於“理想社會”的規劃,無不代表了一種“理性的自負”。波蘭科幻小說作家萊姆在作品中說:“我們可以把行星變成方的,給彗星按上輪子,難道這樣宇宙會變得更美好?”所有的“烏托邦”都有一個關於自由的悖論:“烏托邦”都聲稱自己是自由的(看來自由是個好字眼),而今天的世界是不自由的;但是,未來的人們生活在由今天這些“不自由”的人們設計規劃好的世界裡,而不是由他們自己決定自己生活的世界,還能說是“自由”嗎?波普把每個人都面臨選擇的社會叫做開放社會,用以反對決定論,而這正與注重“此時此地”和選擇自由的存在主義心理學有了共同之處。這正是我的理想和信念。 在什麼情況下會放棄自己的理想?首先還是出於自由主義的信念:自由主義也是一種個人主義,它以個人的生命、自由和幸福為根本,它承認每一個人都是有限的。對於個人來講,有比關於社會的理想更重要的東西

 

10/5/2014 [德國之聲] 高瑜案關鍵字:“國家秘密”

中國記者高瑜失蹤十幾日後,中國官媒發佈了北京警方以”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為由, 將這位現年70歲的媒體人刑拘的消息。同時,高瑜的命運立即受到國際媒體和網路輿論的廣泛關注。外界推測,本案所涉及的所謂”國家秘密”,應該是中共中央去年發佈的九號檔,即《關於當前意識形態領域情況的通報》。部分關注此案的法律界人士表示:按照中國現行的法律,無法給高瑜明確定罪。

 

10/5/2014 [德國之聲] “勇敢的警告者”

年屆70的中國著名女記者高瑜新近被警方以涉嫌“洩露國家機密罪”逮捕事件,引起德語媒體廣泛關注。

 

10/5/2014 [美國之音] 明鏡新聞網否認高瑜提供機密

何頻:中共逮捕高瑜是打壓無關秘密檔-中國政府星期四正式宣佈以洩露國家機密罪逮捕著名記者 #高瑜 。理由是高瑜向境外媒體提供機密檔,一般認為中國當局所指的這家媒體就是海外的明鏡週刊。來看看明鏡出版集團總裁 #何頻 的看法與分析。視頻

中國當局沒有具體說明高瑜洩露的究竟是什麼國家機密。但外界普遍猜測中國當局所說的高瑜向國外洩漏“國家機密”是指她在2013年6月將一份中共內部檔傳送到海外媒體明鏡新聞網。

總部設在美國的中文媒體明鏡新聞網編輯部負責人5月8日表示,“中共的指控和海外媒體的相關報導都不符合事實,事實上是早在2013年6月前,明鏡就已獲得了那份檔,而且來自中共中央宣傳系統高層。”

明鏡新聞網編輯部負責人所指的中共內部檔是《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於當前意識形態領域情況的通報>的通知》(簡稱九號檔),其中並沒有外界所說的中共要求中國大學不對學生講7個話題,即普世價值,新聞自由,公民社會,公民權利,中國共產黨的歷史錯誤,權貴資本主義,司法獨立。

這才是感動中國的人物——讀高瑜《我的六四》(胡平 )

《我的六四》這本書共 430頁,收入了作者評論時政和人物以及雜文31篇,正文之前有著名美國學者黎安友和林培瑞寫的兩篇序,高瑜的老朋友陳子明寫了一篇兩萬多字的長序,正文之後附錄了兩篇文章,一篇是胡績偉寫的對胡耀邦趙紫陽新政失敗深層原因的探討,另一篇是作者本人的新聞履歷。在正文之前,高瑜寫了一篇短文“我的話”,可視為作者自序,題目就很感人——“二十年後還要做一隻蛋”,作者宣稱:“在一堵堅硬的高墻和一隻撞向它的蛋之間,我會永遠站在蛋這一邊。”

高瑜為中國的新聞自由作出了巨大貢獻,也付出了沉重代價。除了兩次坐牢外,她還被剝奪了公費醫療、福利和養老金。然而她從不放棄自己的理念,從不放下手中的筆,在她的筆下,從來見不到一句自怨自憐。面對國際社會給予的榮譽,高瑜總是說:中國優秀的新聞記者有的是,為爭取新聞自由遭受迫害更嚴重的也有的是,“至於世界選擇了我,是讓我承擔更多的責任”。這才是感動中國的人物。難道不是嗎?

 

10/5/2014 [明鏡] 逮捕高瑜反而將六四推到鎂光燈下

高瑜被逮捕,海外中英文媒體均密切關注。明鏡總裁何頻認為,高瑜這樣的自由知識分子被逮捕,只會引起國際社會對於六四25週年和中國人權問題的更多關注。

 

10/5/2014 [蘋果日報] 高瑜爆習醜聞惹禍  鮑彤︰中共無法無天

北京消息指,中共最近大規模拘捕異見和維權代表人物,是習近平主掌的中共國安委成立後首波行動,旨在落實習「國安委不僅對外,更重要是對內」的指示精神。拘捕高瑜是來自高層的指示,高屬於當局「定點清除」的對象之一,她不但「洩密」,還涉嫌在海外媒體和網站,大爆習個人的負面內幕,令習醜態百出,形象受損。

習近平上臺一年多來,高瑜在德國之聲等外媒及推特網等大爆習個人醜聞,例如薄熙來案,高指背後涉中共太子黨內鬥,薄自小看不起習,甚至習當王儲後還與夫人谷開來背後議論習是「習阿斗」;高披露習在北戴河會議談反貪時,激動得站起身手舞足蹈,因體形肥胖撐得襯衫鈕扣飛甩,被傳為笑談;高還透露習曾駕臨國務院常務會,自己講完就宣佈「散會」,完全不把總理李克強放眼裏;高還形容習下令開展互聯網之戰,如同「唐吉珂德大戰風車」,令外界噴飯。

 

10/5/2014 [德國之聲] 德國之聲台長:高瑜有權獲得“公平和符合法治國家原則的審理程式”

德國之聲台長彼得·林堡(Peter Limbourg)就中國當局對待高瑜的方式提出批評。他表示: “讓她以一個認罪伏法的犯罪分子形象出現在數百萬電視觀眾面前是在侮辱人格。”德國之聲台長林堡表示,高瑜“有權利要求獲得公正和符合法治國家原則的審理程式。”林堡對這位多年來為德國之聲工作的女記者的命運深表憂慮。數天前,林堡就曾致函中國駐柏林大使館對高瑜命運表示關切,並要求對高瑜的突然失蹤做出解釋。林堡說:“德國之聲的任務是構建相互理解的橋樑,並主張同中國開展對話。這包括,讓那些在中國被禁聲的批評性作者也能發出自己的聲音。” 林堡說,儘管在一些領域存在意見分歧,也應該能夠開展開誠佈公相互尊重的對話。

 

10/5/2014 [新公民運動] 艾曉明:深切懷念我坐牢的朋友們

寫下這行字,覺得可悲又可笑;仿佛有人死了,我們在開追悼會一樣。但是我的心情,和真正去追悼朋友,也沒有什麼兩樣。追悼會上,我們哭上一次,此後也要放下。朋友去了天堂,盡可追思,但我們也深切地知道,再沒有什麼塵世的力量能夠加害於他們。但是活人被關進牢房,如王全平律師曾經體會到的,連放屁也要練出不響不臭的本事;還要忍受各種難以想像的邪惡,深更半夜叫起來,回答一些莫名其妙的問題。回到牢房又不能安睡,滿懷對親人的歉疚。這不是比活見鬼更加糟糕的一種經歷嗎?

幾天前看到一條最反諷的微信是,北京市第一看守所迎來了歷史上最榮耀的一天,法律界、學術界和宗教界廣有影響的人士浦志強、徐友漁、郝建、劉荻和胡石根來到這裡,與警方與在押犯親切交流。 我的這些朋友們,都是最好的中國人;可愛、善良、有美學上的魅力。但這樣的人一個接一個地被關押,當局至少達到了這樣的一個小效果:即像我這樣非常惦念和尊敬他們的人,內心充滿了壓抑和悲傷。當早上起來坐在電腦前,連google + 也打不開,悲慘的世界觀油然而生。這是怎樣的世界,不值得留戀和生存。但我們依然被迫活著,由於各種牽掛和責任。

所以,當我看到許志永的看守所視頻,我不免覺得,他對生活的感覺比我們很多人都好。他求仁得仁,而像他這樣的人還很多。儘管誰也不願意,但進去了卻也坦然面對。許志永、丁家喜、郭飛雄、李化平、劉萍……以及這次進去的五位朋友。對於胡石根老師,恐怕更是曾經滄海難為水,囚禁怎能讓他改變呢?話說回來,甘願付出失去自由的代價,也讓我們這些沒有進去的人更多地看清了一種人生境界,是我們這個時代最需要的人——自由戰士的境界。 我認為,中國應該有律師團,不是去為這些人取保候審,而是直接起訴關押他們的機關和決策者。因為,把無罪的人關起來,嚇唬全國有正義感的公民,這件事很好玩嗎? 我也因此更敬佩我這些坐牢的朋友們,我認為,所有渴望社會公正的人,都應該分擔他們的命運。簡單一句話,也如在追悼會上的老生常談:化悲痛為力量;把該說的話說出來,該走的路,繼續走下去。像前兩天我轉發的有關珠峰上的屍體的照片一樣,那都是路標,死在向著珠峰的方向。就是這樣,義無反顧,讓後人來找我們綠色的靴子吧。(注:green boots ,一位登山運動員遺體上的鞋子——通向珠峰的路標之一 )

 

10/5/2014 [中國人權] 一個重要的信號(張博樹)

北京的紅色恐怖正在提升,官方對自由知識界的打壓有全面升級的趨勢。党國統治者似乎鐵定了要與人類文明的大趨勢為敵,與民主、自由、人權的普世價值為敵,把中國的未來綁定在党國這架外表強悍、內則千瘡百孔的機器上,甚至不惜以法西斯方式壓制、震懾民間的民主化聲音。

 

10/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沈勇平獲准見律師 否認控罪

江淳 ‏@jcxuzb  @藺其磊律師 看守所內的沈勇平始終面帶微笑,作為北大法律系畢業的他在出版行業本可衣食無憂,在著書之餘感覺“人總應該有個追求”,13年6月毅然募捐做了“百年憲政”的製片人,這實現了他的理想卻改變了他的生活。“進了看守所我反而平靜了,我沒有罪,無論什麼結果,我都勇敢去面對” 。

憲政紀錄片製片人沈勇平,被當局以“非法經營罪”拘捕近兩個星期,週五(9日)獲准在看守所內與其代表律師藺其磊會面。藺其磊在會面後接受本台記者採訪。他透露,當局對沈勇平的指控﹐主要針對他拍攝的紀錄片《百年憲政》以及他撰寫還原國共歷史的書籍﹐但沈勇平堅持自己無罪。藺其磊認為控罪毫無依據,事件純屬是對沈勇平的政治報復。他指,警方拘捕沈勇平之前,已經多次以約談形式要求他停止拍攝憲政紀錄片,另外,也懷疑對沈勇平的通訊採取監控。他又說,當局刻意阻撓他與當事人會面,沈勇平在看守所內的權利也受到無理剝奪。不過,藺其磊說,沈勇平的精神狀態良好,心態也很平靜。律師方面,會爭取為他申請取保候審。沈勇平在上月28日被警方上門帶走,一周後才獲證因涉“非法經營罪”被捕。根據中國法律,非法經營罪是指行爲人以牟利爲目的,在知法犯法的情況下,未經許可經營專賣物品,買賣進出口許可證、進出口原産地證明,以及其他法律、法規的經營許可證或批文。假如犯案情節特別嚴重,可以判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10/5/2014 [參與] 陳樹慶:杭州中國民主黨人徐光被逮捕

下午5點多一點,我電話徐光的愛人張老師,詢問:“徐光有沒有回家?”。 張老師說:“今天下午我剛到西湖區看守所去過,簽收了公安對徐光‘逮捕決定’後要給的家屬《通知書》”。

10/5/2014 [參與] 陳樹慶:杭州中國民主黨人徐光被逮捕(圖)

另外,同是2014年4月3日被刑拘的民主黨人譚凱,我詢問譚凱父親“譚凱是否回家?如果還沒有回家是否需要我們引薦國內正直的人權律師?”(一個多月來,我已經第三次幾乎同樣的詢問了)。他父親再次委婉謝絕了我詢問,顧慮重重地說“為了譚凱的好,你們以後最好不要去找譚凱”。到今天傍晚,經其他管道多方打聽,得知譚凱已經獲釋,改為“監視居住”的次一等刑事強制措施,不便於與圈內之人廣為聯繫。如不出什麼意外,可以不用再掛念他了。

 

10/5/2014 [維權網] 一千兩百餘名各界人士連署要求釋放中國民主黨人徐光

2014年4月2日,杭州市警方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將中國民主黨人徐光刑事拘留,在杭州市西湖區看守所羈押38天后,傳出徐光被杭州市檢察院批准逮捕。一千兩百餘名各界人士連署,認為,當局以莫須有的罪名逮捕徐光,不僅嚴重侵犯了徐光的人身自由,也嚴重破壞了中國的法制和法治。大家強烈要求杭州市檢察院釋放徐光。附:強烈要求杭州市檢察院釋放中國民主黨人徐光

 

10/5/2014 [維權網] 廣東多名維權人士遭刑拘,浙江民主黨人徐光被批捕

5月10日)本網資訊員獲悉,廣東維權人士、街頭舉牌行動者謝文飛、羅向陽、秀才江湖、楊崇、張皖荷已經確認,全部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律師已經前往會見。另外,浙江民主黨人徐光已經確認被杭州檢察院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批准逮捕,同日被抓的另一民主黨人譚凱已經變更強制措施為“監視居住”。廣州民主人士李維國起訴海珠公安局一案5月5日在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前往法院旁聽的秀才江湖,謝文飛、羅向陽、、楊崇、張皖荷當日被警方帶走,今天已經確認,全部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律師都已經前往會見。

據浙江民主黨人陳樹慶先生說,浙江民主黨人徐光4月3日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刑拘,5月9日到了刑拘的法定最長期限許可37天(含檢察院逮捕審批期限7天)。當天下午,陳樹慶聯繫到徐光的太太,瞭解到她剛到西湖區看守所去過,簽收了公安對徐光的“逮捕決定”,收到了警方給的家屬《通知書》”。另一名與徐光同日被拘留的浙江民主黨人譚凱,確信已經變更強制措施為“監視居住”,暫不便與外界聯繫。

 

10/5/2014 [民生觀察] 因聲援丁家喜遭刑拘五公民 被關三十天后獲取保

圖:左起分別為馬永濤、龔新華、蘭占生、曾國凡、劉嘉青

5月8日下午4時,在被關押了30天之後,公民劉嘉青、曾國凡、龔新華、馬永濤、蘭占生等五位維權人士,被警方以“取保侯審”的名義予以釋放,並于16時許走出了北京市海澱區看守所。維權人士翟岩民、應立剛、劉喜珍等十多人到達看守所大門外,迎接了這五位公民的獲釋。

 

10/5/2014 [維權網] 民主維權人士迎接祭掃李旺陽被拘三義士(組圖)

5月9日)一批邵陽當地及四川趕去的民主維權人士前往邵陽拘留所,迎接因祭掃李旺陽而被行政拘留的張善光、黎建軍、歐彪峰三義士,結果遭到拘留所警員及邵陽國保支隊長的驅趕。

 

10/5/2014 [維權網] 維權人士迎接湖南三義士遇阻

湖南維權人士黎建軍、張善光、歐彪峰因祭掃李旺陽被邵陽警方行政拘留5天。今天(5月9日)三義士拘留期滿獲釋的日子,一大早邵陽當地一批維權人士與四川維權人士陳雲飛前往邵陽拘留所迎接,但是遭到當地警方的阻止。後來三義士家鄉的國保前去直接將他們接走,而使迎接他們的維權人士只能目送而不能相聚。

10/5/2014 [參與] 公民小彪和張善光、黎建君拜祭李旺陽被拘留(多圖)

幾個港澳朋友共六個人在李旺陽墓地祭拜時,也一度被邵陽警方控制在陵園管理處。

香港有線電視記者林建誠先生與邵陽警方對話時誠懇溫和、有理有節,體現了非常好的君子風度,問的好些問題也讓邵陽警方無言以答。

據歐陽彪在推上留言:5月8日晚11:30,維權人士陳雲飛被口頭傳喚強制帶到邵陽大祥公安分局,拒絕做筆錄,因它們不出示傳喚證。在大祥分局問訊室(剛進分局把我關在審訊室,我主動讓它們將我手腳銬在老虎凳上,不久國保來把我轉到問訊室)睡了兩覺,然後被釋放送回旅館。

=====================================================================

天安門的今普,創傷後遺不許見證治療

10/5/2014 [美國之音] 剛獲釋的異議作家譚作人受到當局警告

譚作人9日通過微信告訴他的老朋友、現在旅居美國的異議人士楊雨,在著名的維權律師浦志強因為參加六四研討會而被刑拘後,他在網上發貼對浦律師表示支持,結果受到當局的警告。

當年在災區同譚作人一起進行調查、現任《公民議報》主編的楊雨9日在華盛頓舉行的一個有關“汶川地震與譚作人案件”專題討論會上透露了這個消息。

他說:“2個小時以前,我和譚作人通話。譚作人講,因為前幾天浦志強律師被刑事拘留以後,譚作人在互聯網上講了幾句話,昨天已經受到成都國保方面的警告,讓譚作人在這一段時間內嚴禁接觸海外媒體和個人。”楊雨表示,譚作人出獄後基本上處於受到監視的狀態。

譚作人《1989:見證最後的美麗——一個目擊者的廣場日記》

堅守常識,說出真相。如此而已。良心和勇氣,是公民社會之魂。-- 譚作人 http://www.64wiki.com/info/content.php?pid=354

《1989:見證最後的美麗——一個目擊者的廣場日記》

 

10/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專訪甫刑滿出獄的民間環保人士譚作人

圖片:楊雨(後)和譚作人(左)、艾曉明(右二)在四川震區。(楊雨提供)

(上)  (下) 

10/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汶川地震與譚作人案件”專題討論會在華盛頓召開

5月9號,“汶川地震與譚作人案件”專題討論會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召開。該討論會的主辦方是關注中國公民權利的美國非政府組織“公民力量”,主講人是《公民議報》的主編楊雨。楊雨也是譚作人的老友、成都異議人士,他于2012年底逃離中國,並帶出北川震區的視頻資料。

 

10/5/2014 [法廣] 陳奎德:六四天安門事件凝聚中國近代人的訴求

25年前在天安發生的六四流血事件給幾代中國人帶來創傷,也促使一些包括知識份子在內的中國人進行反思。中國政府不僅對六四事件沒有公佈死亡人數,而且採取掩蓋和打擊報導的政策,導致今天一些在大陸的中國人不知道這段歷史,因此回顧六四,思考其歷史意義就更是重大,請聽本台採訪學者陳奎德先生。6月4日晚上,我與朋友一起吃飯為我去美國送行,有位同事轉錄的香港電視臺的節目,他們拍攝的6月3日到4日淩晨,在北京鎮壓學生的場面,慘烈的景象讓我們震驚。六四成為一個轉捩點,改變了我一生的命運。

 

10/5/2014 [蘋果日報] 廣場上的普通人 心靈仍受創  「我每天都活在六四中」

「25年了,才開始感受到當時爬坦克的履帶,痛楚痛在心裏。」當年英語系大一女生唐路離開六四廣場後,做了十多年記者希望傳播真相,現以網上Activist(活躍分子)自居,毫不諱言就是要推翻極權打倒共產黨。

「其實我自己過去太平常不過,根本不關心政治,但共產黨政權不讓老百姓說話。」北京平常百姓呂京花,因為爭一個說話的權利,走進了八九民運,成了工自聯的廣場廣播員。因這場運動無法盡孝,是唯一遺憾。

《蘋果》記者日前在紐約走訪了她們,見證這些八九年的普通人,生命因那一夜徹底改變。

「他來宿舍紅著臉想跟我表白,低著頭,額頭上的汗珠還歷歷在目。而我再也無法知道他當時想要說甚麼。」唐路在八九廣場唯一一張照片,披著一件男裝牛仔外套,外套的主人在後來鎮壓中被亂槍打死。

當日戒嚴令頒佈後,為抗議員警打同學,唐路參加了中南海新華門的示威,認識19歲工科男生王瓊:「演講,唱國際歌,閙了通宵。我們三個人迎著朝陽向天安門走,感覺自己像是革命領袖。當時冷,他把牛仔外套借給我。六四後幾天,一個他的男同學打電話到宿舍找我,告訴我說王瓊已經去世了,被亂槍打死。我腦袋炸了,號啕大哭,感覺自己也死了。」六四後宿舍人走光了,外面晚上槍聲不斷,坦克轟轟聲,傳要打內戰,她埋頭昏睡,逃過了抓捕。兩年後去澳洲留學,還記得出國申請時要學校證明:「唐路同學絕對不是反革命暴徒。」

「一直到現在不願意看六四的照片、細節,這方面書也不願意讀。對我來說六四是非常私人的,我實際上每天都生存在六四中,是一個沉重的責任,我所有做的事都與六四有關,以前我避開這一點,但現在我要公開說,因為我覺得25年了,我一定要站出來。」

唐路是六四淩晨最後一批撤出來的學生,被軍警用棍棒驅趕,他們撤退時發生踩踏。身形嬌小的她被擠得無法呼吸,她爬上坦克逃生。走出天安門,遇上外國記者,用英語在鏡頭前講遭遇。「軍人推我們,用棍打我們,吼叫讓我們走。很多學生死了,有人說一千個。我很憤怒!」看著當年自己青澀的面孔,唐路說:「現在還在angry……我沒有想到25年一直是PTSD(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最近才開始心理治療。開始寫詩,開始以六四做點作品。」

廣場上當外國記者繙譯

八九年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英文系一年級生唐路20歲,非常貪玩,並不關心政治。從一開始去天安門看熱鬧,到由學校老師帶領徒步遊行幾個小時去天安門,真正參與學運是學生絕食後,她參加了廣場糾察隊,幫學生遮太陽、放哨:「最可笑的是那時我們糾察隊一個主要任務就是不讓外國媒體進入高自聯的司令部,跟境外記者說,不要干涉中國的內政!那時被洗腦洗得很嚴重,自己意識不到。但後來不知不覺就幫外國記者繙譯。」直到6月3日晚,唐路留了遺書,騎車前往天安門。

後來唐做了12年媒體,從路透社,CNN,BBC到香港的《南華早報》,英文《虎報》等,還曾獲亞洲出版協會(SOPA)最佳記者獎。在事業巔峰時急流勇退,2005年隨夫移居紐約,生下女兒。直到去年再在社交媒體平臺上活躍,關注範圍除了民運、還包括最敏感的疆、藏人權問題,她說:「我以前做記者想用寫把中國的真相披露給世界,但現在我覺得已經不夠了,要做具體行動。現在中國在危急關頭,再不做點事會很糟糕,而且是殃及世界的。你們在香港就知道,首當其衝,這跟整個政治制度很大關係。」

而回想鎮壓前的八九天安門廣場,她永遠記得那懾人的、自由的力量:「不光是被共產黨壓抑幾十年的個性解放,還有幾千年中國人當慣良民順民的心理被推垮了。唱蘇芮的《跟著感覺走》緊抓住夢的手,心情就像風一樣自由,歌詞唱到我們心裏去,整個運動我和很多人就是跟著感覺走。」

 

10/5/2014 [蘋果日報] 「解放軍已對人民下手」 廣播員為民運流亡

當年28歲的北京市民呂京花在街上演講,跟大學生遊行進天安門廣場,後來工自聯成立,她成了廣場廣播員。被通緝也因她在六四晚的一段廣播:「當時我說:『市民同胞們,我們熱愛的人民解放軍已經開始對我們自己人民下手了。』這句話被政府指控是叫囂讓群眾衝向人民解放軍。我沒有。」為民運流亡,她回望惟覺得愧對家人。

呂京花現是紐約華人聚居的皇后區一家地產公司的Top Sales。其實早在八九年,她就很有商業頭腦,是個承包了幾個小店的個體戶,生活無憂:「有了點錢,還是覺得欠缺甚麼。大學生開始運動後,忽然感覺對人有一張嘴就要說話,我要為正義站隊。」89年6月2日女兒周歲生日,她還在天安門廣場,直到六四淩晨。

25年過去撤出天安門的情形仍然鮮活:「12點半坦克車從新華門前飛速開出就停在毛相前。一會又來了一輛。我叫工人快撤。2點半走到天安門中心,看見柴玲他們一層層手把手誓死不離開天安門廣場。我說你們趕快撤,不行了!學生還恨不得把我打倒,覺得我是叛徒。」逃命途中看到眾多傷亡和市民攔部隊的情形:「老太太、家庭婦女甚麼人都有,跟軍隊說不要去天安門了、去做被千萬人罵的事。解放軍不理,還開始唱軍歌四大紀律八項注意:革命軍人。一二一二步操走。」

「當時我們不知道軍隊會殺到甚麼程度,是不是全城都要屠殺掉,大家往外跑。」當天投奔的一個朋友,後因窩藏她被抓。而廣場戰友約定三天後匯合,只有呂和另一人去了,而這家的北京郊區農村兩夫婦還在油印傳單「人民解放軍屠殺了我們的人民」,後來聽說也被抓。呂南下投奔廣州的丈夫,後被黃雀行動搭救到香港。「開始還矛盾,走還是不走,因我有孩子。後來媽媽說我家來13個戒嚴部隊的人翻遍了找我。到香港大家痛哭流涕,感覺獲得真正自由,當然當時還屬英國。」2011年司徒華去世,呂曾來港悼念恩人。

流亡美國後,呂93年思女心切,取道香港闖關北京,在機場被抓,連拽帶打原機遣返。95年女兒終於去美國團聚。呂母98年去世,99年父親也去世了,強烈爭取下,獲「十天假」回國奔喪,但兩次都全程貼身跟蹤。

 

10/5/2014 [蘋果日報] 丁子霖被禁回京 25年首次

習政權對六四事件25周年的緊張程度,從「天安門母親」近期的遭遇可見一斑。發起人、年逾77歲的丁子霖因身體有恙,原定5月6日從江蘇無錫的老家回到北京住院調養,但就被國安局攔回,要求丁及其丈夫留在江蘇,至少等六四紀念日過後才能回京。這或是25年來丁首次不能在北京追憶愛子。

另一位天安門母親張先玲昨電話中告訴《蘋果》記者:「她(丁子霖)一直心臟不太好,丈夫又有膀胱癌,現在好像已經在無錫住院了。」張又稱,從上個月開始,自己家門外也開始有國保把守,嚴禁她接受媒體採訪,甚至每次外出都必須搭乘警方的車輛。

張先玲特別談到律師浦志強、異見者胡石根等人因為參與六四研討會而被警方以「尋釁滋事罪」刑拘一事,直指「這就是欲加之罪,我現在算是看明白了。」浦的律師張思之昨正式提出「保外就醫」的要求,浦一直患有嚴重的糖尿病,但據悉看守所一方面拒收親友送來的胰島素,另一方面又沒讓醫生開藥。而胡也終於得以與律師見面,這名曾繫獄16年的民主鬥士堅稱一切都可坦然面對。

而張先玲的丈夫王範地,自從今年4月3日為在天安門事件中死去的兒子掃墓後,便因情緒激動導致腦部缺血。可憐這位琵琶大師,因心臟供血不足、遵醫囑不能情緒激動,被迫要減少平日的彈奏時間:「音樂對我現在是危害了。」

 

10/5/2014 [六四天網] 天網義工提前看望六四難屬唐德英

黃琦:六四是沉澱在中國每個朋友心中的夢,我們認為,一如既往地開展維權活動,才是對六四活動的最好紀念方式,同時,我們也還會像每一年一樣,探訪當地的六四老英雄母親。大約是在三天前,成都六四死難者周國聰的母親唐德英到了我家,一些外國朋友也來家看望了唐德英【成都嚴控六四英雄母親唐德英 天網創始人前往看望 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2&aid=13518】。

 

10/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六四”前夕多地異見人士受到騷擾

圖片:北京網友民主介子早前在社交媒體中上傳了天安門的照片,被指涉及敏感。(民主介子提供)在北京的線民民主介子週五告訴本台記者,他在重慶老家的母親受到騷擾。上門的胡姓國保人員以調查為由,對他的母親進行盤問。民主介子認為國保這麼做的主要原因,是希望他在“六四”期間離開北京。

而他自稱自己是一個不敏感的人士。他說他從有關方面得知,他早前在社交媒體中上傳了一張天安門的照片才被警方注意到,他擔心自己因此會被押送回去。

民主介子週五告訴本台記者:“我在天安門把毛主席頭像擋住,照了一張相。員警認為這張照片可能是一個行動。今年是敏感時期,他們就是不想讓更多人到北京,我在北京工作,我想以這個理由留在北京。這個照片,所有人都可以發生聯想。我一定不會心甘情願跟他們回去,我會儘量留在北京。”

民主介子要被威脅遣返的照片中,除了他站在天安門前正面照外,照片後期還被加上“北京歡迎你”幾個字。並沒其他特殊的資訊傳遞。

 

10/5/2014 [民生觀察] 武漢公民王芳 定購六四T恤衫被警方約談

王芳說,她近日在網上定購了一件紀念六四學潮的T恤衫,昨天她將T恤衫在武漢公民QQ群裡曬了一下圖,今天她就被武漢警方約談了。

她定制的T恤衫正面為,坦克人王維林站在4輛坦克前堵住坦克的去路,背面為6朵白玫瑰4朵紅玫瑰。她想在六月四日前後,穿上這件T恤衫以紀念1989年6月的學生民主運動。但是,警方對此很緊張,說要沒收她的這件T恤衫。

警方說,那是敏感東西,是想推翻共產黨的領導的。王芳回答說“共產黨不能推翻嗎?”警方回答說“那是,因為共產黨是合法政府”。王芳又說“中華民國的時候,國民政府也是合法政府,你們共產黨怎麼煽動顛覆政權呢?難道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最後,幾經爭執卻沒有結果,在做完筆錄後的16時許,員警們讓王芳離開了警所

 

10/5/2014 [蘋果日報] 六四前夕天安門保安升級  長安街裝土豪金護欄反恐

去年10月28日,新疆維人駕車衝垮長安街分隔護欄撞向天安門,在金水橋前轟然引爆,事件震驚世界,更令北京當局感到恐懼,反恐演習頻繁。上月當局開始更換長安街分隔欄,其中優先將中南海對出西長安街分隔欄換上抗撞能力更強、有韌性可自動反彈的鋼製防護欄。專家指此舉可令肇事車輛損壞程度增加,對司機傷害亦會倍增。網民轟中南海只顧自己反恐,罔顧司機安全。

京城媒體披露,從上月17日開始,當局分期更換長安街中央隔離護欄,首期為王府井路口向西長安街方向約七公里長路段。換言之,首先換的是包括天安門、中南海、人民大會堂、公安部等重要機構所在路段。昨日,長安街從復興門到建國門的道路隔離護欄已全部換畢,驅車在該路段,中間新換的防護欄高逾一米,土豪金顏色,熠熠發光,令人矚目

 

1989年5月10日學生騎自行車遊行

北大、清華、北師大等11所北京高校的近萬名學生打著“聲援首都新聞工作者”、“新聞要說實話”等橫幅,騎自行車遊行,先後到中央廣播大樓、新華社、人民日報等單位,呼喊“新聞自由”“聲援《世界經濟導報》”等口號。

 

[六四死難者] 穆桂蘭,女,48歲,北京國棉三廠整理車間工人。6月4日淩晨6點半左右出門買早點,路過朝陽門立交橋,遇坦克、軍車自通縣方向開來,穆腦部中彈,當場死亡。路人曾照相為證,並輾轉寄給穆的家人。丈夫賈福泉。有一子一女。

[六四死難者] 熊志明,男,20歲,江西金溪人,北京師範大學88級經濟系本科生。6月3日晚遇難。當時與班上一女同學躲進胡同,女同學先遭槍殺,熊上前救人也遭槍殺。遺體由其同學從熊所穿衣服認出,學校領回。父熊輝;母張彩鳳,均為農民。

兒子到北京讀書,命讀沒了》探訪熊輝、張彩鳳夫婦 「六四」難屬《探訪紀實》

[六四死難者] 賀安彬,男,32歲,居北京,6月4日遇難,遇難過程不詳,葬于太子峪公墓。妻,潘學琴,女,賀童。

4 [六四死難者] 張衛華,男,約24歲,國家海洋局海洋預報台碩士生。89.6.4.淩晨,在禮士路,腹部中彈,6.5日在兒童醫院找到屍體。家在南方農村,浙江人,中科院氣象所87級研究生,原杭州大學地理系學生。妹妹張偉英。

[六四死難者] 南化通,男,31歲,北京市住宅壁板廠司機。6月4日淩晨5點左右,離家去長安街。家屬兩天后在協和醫院認出死者照片,找到遺體。子彈從左肩胛骨下射入,胸腔被炸爛。妻徐寶艷,有一女,87年生。

[六四死難者] 仲桂清,女,31歲,居北京市,生前單位不詳,6月4日遇難,遇難過程不詳,葬于太子峪公墓。

=====================================================================

鎮壓新疆,煽動恐怖

10/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5新疆人被判7年至15年

新疆喀什地區及巿兩級法院近日判處5宗涉“分裂國家和危害國家安全罪”的案件,5名被告分別被判有期徒刑7年至15年不等。總部設在德國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發言人迪裡夏提指,中國當局重判維吾爾人目的,以此脅迫維吾爾人放棄自己的政治追求、放棄信仰文化,變成中國需要的中國人。從當地回饋訊息,他們的確學習古蘭經,並在當地呼籲保護文化及信仰,抵制移民。其中也有利用互聯網傳播真正的東土耳其斯坦的歷史,中國對他們的指控,是為了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

 

10/5/2014 [維吾爾人權項目] 中國企圖將維吾爾人的宗教生活方方面面罪犯化

阿克蘇沙雅縣政府於2014年4月16日公佈了公告,鼓勵民眾積極提供各類線索、對提供有關被禁的53種行為的任何一種都將獲得獎賞。考慮到沙雅縣的維吾爾人口占總人數的83%,這一公告的對象顯然是針對維吾爾人。

維吾爾人權項目(UHRP) 將沙雅縣地方當局的這一公告(附加此簡訊)全部翻譯成英文,並且深信這一公告通過金錢誘惑,加劇了當地居民之間的緊張情緒和猜疑。根據政府的統計資料,沙雅縣的人均國民生產總值遠遠低於當地的平均水準。

提供如下資訊的可獲得50元至5萬元(8美元到8000美元)不等的獎勵。而對“提供重大有現實危害的資訊,予以5萬元以上的重獎;提供危害社會政治安定類資訊的,獎勵5000元至5萬元”:對2009年7/5騷亂的歪曲、“反動”言論、鼓動他人請願以及鼓動他人集會。這一公告對於那些潛在的資訊提供者羅列了18種可以彙報的宗教行為,其中包括習俗性的宗教實踐,這表明在東土耳其斯坦對宗教的鎮壓已經無與倫比。

這一公報是海外媒體過去對於中國政府日益加深對東土耳其斯坦宗教鎮壓進行了廣泛的報導之後出爐的。這些報導和沙雅縣公告中對宗教史無前例的禁絕表明,自從維吾爾人權專案在2013年5月發佈了有關宗教鎮壓的報告後,維吾爾人的宗教自由顯著地惡化。

 

10/5/2014 [BBC] 媒體稱「東伊運」發佈上百音視頻煽動恐怖

根據中國《法制日報》記者在5月9日獲悉,自今年3月31日新疆五部門聯合發佈《關於嚴禁傳播暴力恐怖音視頻的通告》至今,新疆全區公安機關破獲一批利用互聯網和移動存儲介質傳播暴力恐怖音視頻等非法宣傳品案件。

報道說,至今為止,新疆全區公安機關清理暴恐音視頻、鏈接等有害資訊2229條,偵辦各類案件226起,共打擊處理232人,其中刑事拘留71人,批捕17案34人。拘留、警告等處罰了107名案件當事人。

報道說,據記者瞭解,僅2013年,「東伊運」共製作發佈暴恐音視頻107部,超歷年總和,部分傳入境內,煽動性極強。

新疆近來接連發生襲擊和衝突事件。據新疆日報稍早前報道,喀什地市兩級法院近日裁定五人「分裂國家和危害國家安全罪」成立,最高獲刑有期徒刑15年,最低有期徒刑七年。

 

10/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海外組織指新疆襲警案後再有維人被扣

新疆阿克蘇巿週四的襲警導致一疑犯被擊斃案,事發翌日,大批員警戒備,附近巿民透露,事發時沒有如官方所說有爆炸發生。海外維吾爾組織指,事件後除12名維族人被抓外,昨晚亦有一批維族人被扣查,當局將清查行動擴大至阿克蘇地區各縣巿。

 

10/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新疆阿克蘇襲警案後市內加強戒備 北京連夜高調舉行反暴恐演練

圖片:2014年5月8日,北京舉行反暴恐演練 。(法新社) 新疆阿克蘇週四發生襲警案致一死多傷後,當地加強了戒備。有市民表示,巡邏警車及員警較以往增加。而北京市在襲警案發生當晚高調舉行了為時2小時左右的反暴恐演練活動。

 

10/5/2014 [德國之聲] 暴力襲擊頻發 中國面臨嚴峻安全挑戰

隨著暴力襲擊案的接連發生,中國各地城市繁華區域以及機場、火車站等人流集中場所都加強了巡邏防控,並升級安保機制,全面預防恐怖襲擊。北京長安街護欄全部更換為金色,增強了抗撞擊程度。

 

10/5/2014 [唯色博客] 2009年對伊力哈木的採訪片段,以及《我的父親伊力哈木》維文版

唯色Woeser ‏@degewa 1、一段近12分鐘的視頻:是2011年11月1日,我對維吾爾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的採訪片段。2014年3月15日由獨立電影人王我整理剪輯,當時距伊力哈木被捕兩個月。 @JewherIlham RT@degewa: 謝謝把我在2009年11月採訪伊力哈木的這段視頻放在YouTube上!雖然只有11分鐘,但卻是對今天驚人的預見。

伊力哈木談自己入獄的思想和生活準備

Ilham Tohti: 2014 PEN/Barbara Goldsmith Freedom to Write Award Winner

=====================================================================

離奇死亡,群體事件

10/5/2014 [德國之聲] 中國媒體人頻頻自殺

週四(5月8日),深圳晶報通過官方微博發佈消息,深圳報業發行公司總經理張敬武因抑鬱症,自殺離世,終年47歲。四天前,杭州都市快報副總編徐行也同樣因抑鬱症自殺離世,年僅35歲。而在4月底,新華社安徽分社總編輯宋斌也在辦公室自縊身亡。媒體人近期頻繁自殺離世的消息引發了外界不少關注。中國新聞從業人員,究竟面臨著怎樣的壓力?

10/5/2014 [維權網] 湖南武岡一農婦在鄉政府離奇死亡

2014年5月9日,據湖南武岡市政府一位元工作人員跟本網資訊員說,由於申請不到每月100餘元的農村低保,4月18日,湖南武岡市晏田鄉半身癱瘓的鄧元姣被丈夫艾紹金留于晏田鄉政府辦公樓中。在鄧元姣被留鄉政府70多個小時後,發現鄧元姣在鄉政府辦公室,頭部受重傷,送醫院後不治身亡。據死者之夫艾紹金說,至今,他沒有在調解協議書上簽字。艾紹金說,他依然對鄧元姣頭上的傷口抱有疑問。“我在鄉政府看她的時候人還好好的,為什麼鄉政府一上班,頭上就出血了呢?”

10/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陝官帶警強征土地槍擊抓捕村民 當地媒體噤聲上訪半年無處說理

陝西省興平市政府官員週二帶領強征隊到潘村強征80餘畝土地,有員警向阻攔的村民開槍,造成4人受傷,並抓捕4人。村民們認為賠償不合理,半年來曾到鄉、市、咸陽市政府四處上訪,但均無果。事件發生後,當地媒體集體噤聲。

10/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河南13歲學生被禁離校墜樓 家屬質疑警方“自殺”說

河南省信陽市息縣一名13歲男生本週二,據稱因在課堂與同學玩耍粉筆,被老師關在教室內禁止離校,當晚該學生墜樓身亡。警方以死者留有“遺言”,認定是自殺,對此,家屬提出質疑。連日來家屬將遺體停放在校門口,並在縣政府門口請願,遭員警毆打、抓人。

10/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小學生遭體罰後跳樓死 家屬抗議遭驅趕

讀小學六年級的12歲男童陳坤城在學校跳樓身亡。陳坤城的家屬在2014年5月9日到信陽市政府抗議,期間,遭到員警暴力驅趕。近20名家屬連續多天在校外搭帳篷抗議。(家長攝)河南省信陽市一名曾遭老師體罰的小六學生,週二(5月6日)晚在4樓課室外走廊跳樓身亡。校方指死者因學業壓力太大而輕生,但家長認為校方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近20名家屬當晚把學生遺體放在校外抗議,部份人週五(5月9日)更到市政府抗議,期間遭到約80名員警暴力驅趕,其中2人被關押。

 

10/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江西計生幹部罰款搶財傷人 引百人抗議

吉安縣北源鄉十多名鄉政府計生官員週二到剛得二胎的下院村村民胡晚銘家罰款並沒收家中財產,雙方發生衝突,胡遭到群毆,至週五仍在醫院搶救,生命垂危。週四,上百憤怒的下院村村民手拿標語牌圍堵高速公路抗議,要求政府嚴懲兇手。

 

10/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一月內第三座城市靖江全市停水

江蘇靖江因長江水源水質異常,週五上午開始全市停水,當地啟動應急預案,調用備用水源,於下午五點左右陸續恢復供水。有市民表示礦泉水已被搶購一空,出於安全考慮,暫不會飲用自來水。這也是一個月內第三座城市因為水污染而停水。

 

10/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貴州桐梓百人強征地警民對峙 河北強征遭拒半夜盜伐農戶損失百萬

貴州省遵義市桐梓縣燎原鎮政府星期五出動一百多名城管、員警試圖強征耕地,遭到眾多村民抵抗。村民表示,鎮政府將耕地平整後出讓,而每畝地僅補償四萬多元,村民拒絕。在河北霸州,當局強征不成,週五淩晨派人盜伐村民的果樹,據稱損失達百萬元。

 

10/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日資大型工廠上千工人罷工燒日本旗

綜合日本傳媒報導,“TOTO”的上海廠區已經於週四全面停產。報導引述TOTO公司發佈的消息指,位於上海松江區的TOTO工廠,週二向工會提出了新的工資體系,但中國員工對這個工資體系表示不滿,因此要求日籍的總經理辭職。工廠內的監視攝像頭全部遭到破壞。之後,廠內工人破壞廠內的設施有所緩解,但是罷工依然繼續,工人並要求廠方降下日本國旗和公司的旗幟。

 

10/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近千礦工堵火車抗議 一人攔火車死亡

遼寧省錦州巿黑山縣近千名礦工,因不滿被買斷工齡賠償不公,上月曾堵截火車抗議,大批員警暴力鎮壓示威,1名礦工因攔截火車死亡。事後,警方大舉搜捕工人,數十人被捕至今未獲釋。

 

10/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幼園裝修300童疑甲醛中毒家長示威

江西省南昌市一所幼稚園的300名幼童,連續四個多月在裝修期內照常上課,導致全校學生均出現不同程度的皮膚過敏症狀,懷疑集體甲醛中毒。當局已要求幼稚園停課整頓。約百名家長週四(5月8日) 遊行至省政府請願,期間把一名負責官員圍堵在車裡數小時,數十名員警介入為被困官員解圍,期間與部份家長發生輕微肢體衝突。

10/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官民爭奪溫泉資源十多村民反抗受傷

貴州省銅仁市思南縣政府垂涎村民開發的溫泉,企圖搶奪資源牟利。週四(5月8日)出動三百多人入村鋪設引水設施,遭到數十村民阻止,交涉期間有十多名村民被打傷。

10/5/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員警槍擊村民掠地農耕也遭大肆破壞

陝西省興平市黑白兩道聯手入村強徵土地,為達目的不惜大肆破壞農作物,六十名農民不忍農獲毀於一旦,週二(6日)群起反抗時遭受毆打,警方更開槍鎮壓,打傷一名農民,事件中造成四名村民受傷入院。

10/5/2014 [維權網] 湖南洞口縣環衛工人因待遇低集體罷工

從2014年5月2日起,湖南洞口縣縣城陷入臭氣熏天的尷尬中,全城到處是垃圾,蒼蠅四處飛舞,原因是該城環衛工人集體罷工所致。據洞口縣環衛所的職工代表許滿英(女,54歲)、胡小荷(女、51歲)說,由於待遇太低和沒有簽訂勞動保險,環衛工人不願幹了,決定集體罷工。

10/5/2014 [六四天網] 貴州桐梓上百城管征地 打傷1農婦

今天上午,繼5月9日【貴州桐梓縣上百村民阻百人毀地】,貴州桐梓縣政府領導指揮城管100多城管,前往燎原鎮油草村石門組,強行用大車拉來石頭籬笆填毀農民耕地莊稼。有100多農民抗爭,打傷1農婦,目前被關押在車裡。

=====================================================================

訪民訴冤

10/5/2014 [維權網] 山東臨沂訪民伏偉在府右街寄信被行政拘留10天

4月28日,山東臨沂訪民伏偉在北京府右街寄完信,被臨沂市公安局從馬家樓黑監獄押回,以政府解決問題為由把她騙到拘留所行政拘留10天,關押在臨沂市蘭山區拘留所。伏偉說“他們雇的車把我連夜送回,在4月29日早8點,我被送到臨沂蘭山區公安分局,把她關在關押威脅犯人的小鐵籠子裡兩個多小時,負責管轄的楊帆(音)隊長對我說,‘你不懂法,你跑北京寄什麼信,你的事情我們處理不了,現在帶你去找政府解決去。’等我上車後才發覺不是去政府的路,問員警到底去哪裡,沒有人回答,然後直接把我送到拘留所。沒有任何法律程式,拘留的時候把我騙到拘留所,我也沒有簽字沒有手印,今天(5月8日)中午12點才出來。”

 

10/5/2014 [維權網] 上海丁菊英行政訴訟案開庭,法官惡意剝奪公民代理權引抗議(圖)

5月5日上午9時15分,上海公民丁菊英訴浦東新區規劃土地管理局政府資訊公開,要求獲取土地規劃許可證一案開庭審理。趙迪迪、韓忠明代理出庭。丁菊英按法院的要求,找村委會出據證明推薦了趙迪迪、韓忠明為訴訟代理人。2名代理人到了法庭上卻被審判長胡玉麟、代理審判員劉媛媛無任何法律依據不許代理,激起在場的旁聽人員舉手抗議。

 

10/5/2014 [權利運動] 李秋偉致信習近平,望“東風壓倒西風”

昨天,天津訪民唐新波與黑龍江訪民常紅豔在中央政法委攔轎喊冤,被抓到北京東城東華門派出所,最後開訓誡書放人。這個結果讓2013年9月19日唱上訪歌曲被西城區公安刑拘的吉林榆樹訪民李秋偉感觸多多。李秋偉說:北京東城區的執法和北京西城區比,像是兩個國家,東城是習近平領導,西城是腐敗分子領導,我在西城西單派出所門前一句話沒說,去給被西單派出所抓去的吉林訪民孫波送吃的,就被他們刑拘30天,取保候審1年,找他們說理,西城法院不給立案,希望習主席管管北京西城吧!

 

10/5/2014 [民生觀察] 陝西寶雞訪民周志銀因上訪被關黑監獄

今年3月8日周志銀在北京南站再次被地方接訪人員接回地方非法關押,受到種種非人的虐待。周志銀作為一個沒有文化的農民,在遭遇種種不公平待遇後,呼籲媒體和社會各界正義人士對他的遭遇給予關注。他說,這不僅僅是對他個案的關注,同時也是對執政者喪失人類道德良知的譴責,和對踐踏社會公平正義者的鞭撻。

 

10/5/2014 [權利運動] 倪玉蘭開講:如何“民告官”

今天下午,在著名維權人士董繼勤、倪玉蘭夫婦倆位於北京市西城區新街口南航空胡同的家中,倪玉蘭為受到當局非法打壓的民眾講解怎樣運用“行政覆議法”、“行政訴訟法”、“國家賠償法”等進行依法維權。

倪玉蘭出獄後的首次“民告官”法律開講,吸引了徐永海、楊秋雨、居小玲、王春豔、王素娥、王金玲、王彪、駱永紅、郭紅、甯惠榮、趙作媛、徐彩虹、何斌等人的聆聽。雖然大家明白,在現有制度下“民告官”的結局依然還只能是零公正,但大家相信,只要大家不放棄,無怨無悔去推動,“五不搞”與“七不講”終將難逃破局結果,司法獨立與公正必然實現。據瞭解,只要不被蒼蠅與老虎以煽動顛覆、尋釁滋事、擾亂秩序等“口袋”了,倪玉蘭女士為暴政打造“籠子”的法律講堂將為大家無償進行下去。

 

10/5/2014 [權利運動] 黑龍江訪民常紅豔攔政法委領導車輛被抓

黑龍江訪民常紅豔,因為“賣糧難”時期在糧食徵購中遭到糧管所糧霸敲詐勒索而上訪。今天上午常紅豔與天津大港油田冤民唐新波到中央政法委提交信訪材料,不過過程依舊是被當猴耍。由於屢屢被中央政法委當作皮球,常紅豔憤而採取過去“攔轎喊冤”的方式,攔了一輛據說是某領導的京A6380車輛,被保護領導的警惕性超過克格勃與FBI的特警抓走。因為常紅豔攔轎時帶著唐新波的材料,故唐新波到東華門派出所要人,飛蛾撲火的結果是雙雙被扣。至發稿時,唐新波在電話中說自己血壓升高,由頭暈噁心反應,但派出所拒絕釋放或者給予送醫。

 

10/5/2014 [六四天網] 河北霸州拘留郭前進10日 多人逃逸

5月8日,郭前進等13名河北霸州訪民去北京上訪,被我們當地政府副鎮長王永生等人截訪強行帶回,最後郭前進自己跑掉坐車回家。今天上午11時30分許,郭前進開車行駛在市區的一個紅路燈處,被霸州市公安分局的人圍住,帶回分局做筆錄,下午13時30分郭前進通知被拘留十天。目前,因為我還沒有看到拘留通知書,所以不清楚是什麼罪名。

 

10/5/2014 [六四天網] 河北青縣無移交手續拘留張宗信

河北省青縣金鎮石莊子村訪民張宗信稱:我因父親被村幹部報復槍殺,縣委包庇案犯,案犯一直逍遙法外而上訪多年未得解決。今年5月3日,鎮政法書記劉金青以給我解塊問題為名,把我從京接到青縣大眾旅館關押。今天鎮派出所楊所長等人以我到京“非正常上訪”對我拘留。現在還沒給拘留證,所以不知多少天,明天送拘留所。

 

10/5/2014 [民生觀察] 陝西寶雞訪民楊歲全被截訪人員帶走後失蹤至今

陝西寶雞市渭濱區訪民楊歲全在10幾天前在北京南站20路公交站等車時,被寶雞渭濱區截訪人員強制帶走後至今沒有消息。當時和他在一起的老鄉看著他被強制帶走後,僅半個小時就無法打通他的電話。這段時間他的老鄉一直試圖找到他,但至今沒有結果。

 

10/5/2014 [維權網] 杭州維權人士陳美佳就“包子事件”被拘留提起行政覆議

2014年1月8日上午,陳美佳和梁麗婉等10餘人在杭州市政府南門旁、政府東側的市民公園等處拉起書有“習主席,我想吃包子”的橫幅,支持習近平親民的行為藝術,同時表達自己目前饑寒交迫、處於水深火熱的悲慘境地,迫切希望習近平來拯救的訴求。但是,杭州市政府對於訪民這種正當、合理的訴求不僅不予同情支持,反而予以無情的打壓。2月25日早上,陳美佳還睡在床上,就被破門而入的員警從床上抬走,並於次日拘留十天。習近平為表示親民上街吃包子,當然不違法,但難道訪民餓了想吃包子就違法嗎?習近平上街吃包子引起萬人爭睹沒有“擾亂社會公共秩序”,訪民下雨天在市政府門邊說想吃包子並不引人注目,卻被誣“擾亂社會公共秩序”,在冰冷的鐵牢裡關上十天!陳美佳不服,向杭州市公安局提起行政覆議。下面是她的行政覆議申請書。

 

10/5/2014 [維權網] 上海民告官案庭審被告不出庭引民眾抗議(圖)

5月4日,上海鄭培培、孫洪琴、徐佩玲、顏蘭英、詹祥元、何秀英、周永華、陸雅美、王永鳳、姚亞娥、邵珠蘭、陸福忠、丁德元、唐建敏、邵露等22位公民冒雨到上海市長寧區法院,領到旁聽證欲進入法庭旁聽,遭員警擋道。22位公民奮力齊心抗爭捍衛公民權利,最後才得以進入法庭旁聽“民告官”。

 

10/5/2014 [六四天網] 上海統計資料 8成認定信訪新規阻訪民進京

信訪新規頒佈後,上海30餘訪民即進行調研,採用方式是分頭行動,深入訪民,傾聽他(她)對信訪新規的議論,16天分兩段時間4月24日至5月1日,統計1500餘人、2200餘人次(上海訪民)的議論;5月2日至5月9日統計1800餘人、2600餘人次(上海訪民)的議論;統計資料如下:4月24日至5月1日,認為信訪新規意圖是阻止訪民進京和中央不管了,要殺要剮訪民任由地方作主,各占50﹪。5月2日至5月9日,認為信訪新規意圖是阻止訪民進京的占80﹪;要殺要剮訪民任由地方作主的占20﹪。

 

10/5/2014 [權利運動] 湖南湘潭唐新花致信書記要求查處暴力截訪

我因1996年計劃生育結紮手術過錯而上訪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今年4月29日晚上八點多,被湘潭縣譚家山政府幹部從北京接回家,在火車途經石家莊時,譚家山政府周東林書記指使李頂、馮憲搶我的身份證,錢,電話卡等物品,在搶的過程中將枕頭捂住我的嘴巴,出不了氣,手被他們扭腫,衣服、鞋子扯爛了。到30日上午十點半左右,周東林書記再次指使李頂、馮憲在易俗河步步高旁邊對我進行拳打腳踢,用汽車門使勁的壓我腳,我感覺神經和骨頭被壓壞了,全身多處青紅紫綠。當時有幾十個圍觀群眾親眼目睹。我報警,易俗河派出所不作為,特請周書記查實處理,維護我人權,還我公道,還我健康。

=====================================================================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