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2014 六四廿五周年,呼喚良知,悼念亡靈,哀我中華

六四廿五周年,呼喚良知,悼念亡靈 27/4/2014 [美國之音] 呼喚良知:香 … 繼續閱讀 →...

六四廿五周年,呼喚良知,悼念亡靈
27/4/2014 [美國之音] 呼喚良知:香港永久六四紀念館開館

由香港市民支援民主愛國運動聯合會籌備多年的永久六四紀念館,星期六在九龍尖沙咀正式開幕。支聯會表示,在仍有自由空間的香港,設立目前全球唯一的六四紀念館,希望能保存歷史,傳承真相,呼喚良知,以史為鑒,推動平反六四以及中國的民主發展。

當年作為記者曾採訪八九民運的香港時事評論員劉銳紹表示,這個紀念館雖然很小,但是它的作用可以說是星星之火。他說:“從官方角度,他們老是希望不要再提六四了,但是六四是整個中華民族的一個傷痛。這個永久的紀念館可以保持歷史的真實,然後慢慢地星火燎原,讓大家不要忘記歷史。”

海外民運人士、民主中國陣線主席盛雪與幾位香港民主人士一起參觀了紀念館,並接受了多家媒體的採訪。盛雪表示,香港六四紀念館的開館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是今年紀念六四25周年活動中迄今最有歷史意義的創舉。

她說:“現政權走到今天,越來越沒有能力重新評價六四。六四就很有可能成為一個將來導致中國整個社會形成骨牌效應的契機。香港能夠建這樣一個永久紀念館,是有這樣的歷史意義的。”

 

27/4/2014 [蘋果日報] 見證屠城者:盼六四館在京開幕

全球首間六四紀念館昨正式開放,支聯會在儀式上撕掉25年前《人民日報》把八九民運定性為動亂的「4.26社論」,為紀念館揭幕。見證六四屠城的學聯前代表陳清華走進館內歷史長廊,憶起血色畫面,再次悲從中來。他毋忘北京市民要他向全世界公開真相的囑咐,盼望六四紀念館終有一天在北京開幕。

 

27/4/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天安門母親贊力證屠殺慘案

天安門母親團體代表張先玲週六告訴本台記者:為“六四”盡力的人們,出錢的也好,出力的也好。能夠把這個紀念館建立起來,我想他們費了不少力氣和精力。作為難屬,我首先表示敬意和感謝。我覺得有這個紀念館實際能夠證實“六四”慘案,紀念館有很多圖片和實物,讓大家看到這件事是真真實實的有過,而不是有人造謠、宣傳、炒作。群眾看到後就會知道這樣的情況。

 

27/4/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八九“六四”25周年紀念與回憶

尤維潔:“‘六四’紀念館是香港同胞自己做的。因為我們在大陸,沒有辦法過多的去關注他們。我覺得他們做‘六四’紀念館……長期的做這個事情,我個人作為難屬,覺的香港同胞能為我們做這麼一件事情,真的非常感謝!因為我們真的是希望六四的事情能夠儘快解決。在大陸對我們這麼封鎖,我真的感覺挺失望。我們這個群體本身……難屬,難屬,就是受難者的群體,到現在國家依然對我們不理不睬。我們群體的每一個人都是挺失望的,我也覺得非常非常失望。香港同胞做在前頭了,他們做了一個‘六四’紀念館,我非常感謝他們。“六四”紀念館開館,裡面的東西你們就會看到,看到以後就會得出結論來了。

 

[六四死難者] 王楠

王楠,Wang Nan,男,1970年4月3日出生,遇難時19歲,北京市月壇中學高二學生。6月4日淩晨,王在南長街南口拍照時遭解放軍戒嚴部隊射中頭部,子彈從左上額射入,左耳後穿出,倒地的 王楠作出「V」字手勢後昏死;軍人禁止救護隊送醫院搶救,一老太太跪下呼天搶地懇求軍人開恩讓送醫院,軍人不從,兩三小時後王身亡;守護在王身旁的醫生學生民眾要求移屍醫院或家屬,軍人仍不從。屍體被軍人埋於天安門西側北京市28中學校(現改為長安中學)門前綠地內。6月7日,屍體發出異味,經校方交涉,將屍體挖出。6月14日通知認屍,22日火化,26日北京市公安局為其開具「外出死亡」證明。現骨灰存放於北京西郊萬安公墓骨灰堂。

張先玲:為了記錄歷史的真實

六月三日晚上,他正是懷著“要把歷史鏡頭真實地記錄下來”的願望,帶著相機和朋友放在我家的一頂紅頭盔,騎車離家直奔天安門的。他那時剛剛軍訓回來,這天他穿著一身舊軍服,腰間紮著軍訓時戰士送給他的一條新皮帶—— 也許是天意,正是他那一身打扮,特別是那條真正軍人用的新皮帶,我們才得以認領到他的遺體。…這具無名屍是6月7日西城公安分局送來的。因為當時各醫院的太平間已經滿員,所以送到這個小醫院。送來的時候身上沾滿了泥土,頭部包有繃帶,破了的眼鏡和頭盔上也沾滿泥土。聽送來的人說:這具屍體是從天安門西側28中學(現改為長安中學)門前草坪裡挖出來的,在 王楠這個坑裡共有三具無名屍。因為 王楠身著軍服,特別是系了一根部隊正規的武裝帶,以為他是軍人,所以送到這裡準備確認身份。自6月7日開始,戒嚴部隊已來過多次,證實他不是軍人,才通知學校的。還說別處還有埋人的坑,只是那些確認為老百姓的無名屍已全都送去火化了。這個情況在我們以後尋訪中得到了證實。

 

[六四死難者] 王志英

王志英,男,35歲,北京第三通用機械廠重型汽車鑄造廠傳動橋廠車工。6月3日晚與妻從岳母家回家,約12點多至珠市口十字路口,遇戒嚴部隊向北行進,子彈射中王頸動脈,送前門醫院,又轉送同仁,終不治身亡。妻張艷秋,女王爽。

丁子霖:他倒在了妻子的腳下

我們一看情況不好,趕快跑到路口一輛麵包車的後邊躲藏起來,但是萬萬沒有想到,正在這時,一顆子彈打中了 王志英,他倒在了地上。我急忙蹲下去扶他,鮮血從他的後背流了出來,我忙用手堵,血又從前邊的頸部噴得很遠,後來我才知道中彈部位是頸部大動脈。當時我拼命地叫喊:‘救命呀!救命呀!’但是在密集的槍彈聲中,我的聲音再大,也太微弱了,沒人聽得見,人們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到打槍的部隊那邊,我的聲音都喊啞了。大概過了幾分鐘,前邊的部隊過去了,在我的拼命叫喊下,旁邊的人才擁了過來。地上的血已經流了一大片,我的身上也全都是血。這時有人說:‘趕快送醫院!快送醫院!’這時有一個人推過一輛平板車,大家把志英抬上車,但 王志英已經沒有任何反應,可能已經停止呼吸了。

 

 [六四死難者] 張瑾

張瑾,女,19歲,國貿中心外事服務專業學校畢業生。89.6.3.夜12時多,與男友一起躲在民族宮附近的胡同裡,遭戒嚴部隊掃射,頭部中彈,6月4日淩晨死於郵電醫院。6月14日火化,骨灰安葬在太子峪公墓福南區第4排。

丁子霖:姑娘那年才十九

6月3日晚上,京城的青年男女懷著滿腔熱血和強烈的使命感紛紛走上了街頭, 張瑾和她的男友也一起來到了西單附近。這時,正遇上戒嚴部隊的瘋狂掃射,男友意識到情勢的危險,當即拉著她躲進民族宮旁的一條小胡同,卻又遭到了戒嚴部隊的追殺。據當時的目擊者說,在一陣亂槍中,她被一顆子彈射中了頭部,應聲倒在了男友的身邊,從彈孔冒出的鮮血濺滿了旁邊商店櫥窗的玻璃。在那禍從天降的一刻,她的男友發瘋似的沖進商店尋找棍棒要去同“大兵”們拼命,好不容易被周圍人群拖住勸阻了。當她的男友與民眾把她抬至附近的一個居民院子時,她已經氣息奄奄,說不出話來了。她被送到附近的郵電醫院,終因搶救無效,於6月4日淩晨停止了呼吸。

 

 [六四死難者] 程仁興

程仁興,男,25歲,武漢華中師範學院外語系英語專業畢業,中國人民大學蘇聯東歐研究所87級雙學位畢業生。 1989年6月4日淩晨於天安門廣場國旗桿下腹部中彈,送北京人民醫院因未能及時搶救,流血過多死亡。

程仁興:六四淩晨死在天安門廣場

殺紅了眼的戒嚴士兵就瘋狂地向手無寸鐵的人群開槍了。中國人民大學學生 程仁興,就是在戒嚴士兵的亂槍掃射中倒下的,他倒在了共和國的旗杆下。

程真見證廣場二人死亡,這是她的錄音

程真六四淩晨在廣場上見證二人死亡。一個在天安門廣場旗杆下,她親手抬的(他當時還未去世),也就是丁子霖名單中的程仁興。另一個在撤退時,中彈者離她很近。

 

 [六四死難者] 蕭波

蕭波,男,27歲,北京大學化學系講師,6月3日夜,赴木樨地勸導學生返校,被子彈擊中前胸,送復興醫院搶救無效身亡。火化後骨灰送湖南湘西龍山縣家鄉存放。遇難時留下一對孿生子,剛出生才70天,其中一子患有腦癱。89年6月3日晚, 蕭波與一位老同學相約去木樨地,因為 蕭波是化學系85級斑主任,聽說木樨地情況緊張,擔心會有本系本斑學生在木樨地出危險。據那位同去的同學講,他和 蕭波到木樨地沒多久,街燈就全熄滅了,人群開始騷動,槍聲爆起,他倆被擠散,這位同學就在木樨地的橋下躲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回到北大發現 蕭波沒有回來,急忙約了幾位同學去找,一直到6月5日才在復興醫院找到了 蕭波的遺體。

蕭波死于左胸前子彈貫通傷,主動脈被擊斷,流血過多,而當時復興醫院沒有做搶救槍傷人員的準備,血漿根本不夠用,他們事先只準備了大量眼藥水、紗布,以為戒嚴部隊至多釋放催淚彈驅散人群。像蕭波這樣流血過多,無血漿救急而死亡的遇難者占了相當比例。據復興醫院的醫護人員講, 蕭波在自己被中彈前曾抬別的傷患來醫院搶救,醫護人員對他有很深印象,沒有想到隨後他自己也中彈被抬進了醫院。 蕭波臨終前,一直用手壓住胸前傷口以止血,並告訴在埸的人,他有一對剛出生的孩子,請轉告組織,照顧好他們…….。

丁子霖:他留下了一對繈褓中的孿生子

1989 Protester’s Profile: Xiao Bo(肖波)

 

1989年4月27日  五萬北京學生上街遊行

當天學生遊行的規模是空前的,而且充滿著準備流血犧牲的悲壯,在市民中引起強烈反響。又因為學生有明確或擊中時弊的口號。許多橫幅上寫著:“依法治國、反對特權”、“人民不可蒙蔽”、“當官不為民做主,不如回家賣紅薯”、“穩定物價”、“腐敗必須從根本上清除”。學生的口號比以前具體明確,如“官倒富,農民苦”、“維護農民利益”這樣的口號首次出現。被圍觀者認為最富感情的一條橫幅是:“媽媽,我們沒有錯!”類似的口號還有:“遊行我們挨打,落後國家挨打”、“與青年對話,無異與未來對話”。

=====================================================================

維權人士被拘留逮捕

 

27/4/2014 [權利運動] 烈女丁亞軍“兩會”撒傳單被批捕

黑龍江鶴崗市烈女訪民丁亞軍于“三八婦女節”在中南海地區撒傳單,而此時也是當局的維穩神經處於極端病態之際,結果當然是取締勞教惡法後的替代手段刑拘。4月10日,北京市西城區檢察院以“尋釁滋事罪”批准了對丁亞軍的逮捕。據瞭解,丁亞軍是學醫的,由於父母親身體不好,丁亞軍為照顧父母親一直未嫁。在被勞教期間,丁亞軍因為受到折磨多次休克。出勞教所後,丁亞軍開始治病,費用很大,每月都兩千多,加上吃飯住店每月三千多,一直靠丁彥軍支持與舉債維持。

 

27/4/2014 [六四天網] 吉林周桂芝為兒子伸冤 洩密罪逮捕

吉林省四平市周桂芝的丈許##接到檢察院對周桂芝【吉林周桂芝洩露國家秘密罪遭刑拘】的批捕通知書,罪名依然是“故意洩露國家秘密罪”。周桂芝現在押四平市看守所。周桂芝(68歲)為兒子許冰濤(39歲)四處奔走呼號7年有餘。許冰濤是個部隊退伍軍官,因前妻報復,連同大哥許冰峰一同被四平安全域進行了長達15天的非法刑訊逼供(賣幾百份國家機密給美國)。四平市中級人民法院以“間諜罪”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至今已在長春鐵北監獄服刑七年。周桂芝為兒子伸冤飽受磨難

 

27/4/2014 [六四天網] 青島柳娟上訪未遂 敲詐勒索政府罪逮捕

2014年3月4日,柳娟到京正訪,還沒到任何部門登記,被公安局以網上逃犯的罪名抓捕,既日被扣上敲詐勒索政府罪,3月14日又下達了批捕書,被關押在青島地三看守所,被逼無奈請幫忙。

 

27/4/2014 [六四天網] 四川西昌市委書記欽點 農民代表張桂花緩刑2年

西昌員警鄧英一聽啤酒砸傷張桂花,反指妨礙公務

被西昌市委書記李俊【四川西昌市委書記欽點張桂花案 移送檢方】欽點的農民維權代表張桂花妨礙公務罪一案已經判決,張桂花獲緩刑兩年,過10天才被放出來,法院和律師至今不給起訴書和判決書,我們找西昌月都律師事務所律師好多次,連答辯書、還有張桂花受傷資料【西昌維權代表張桂花受傷入獄 家屬籲治療】都不給我們。

 

27/4/2014 [唯色] 洛桑華旦獨自舉雪山獅子旗抗議遊行被捕

唯色Woeser @degewa  今天,4月26日,在安多阿壩(今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壩縣),格爾登寺19歲的僧人洛桑華旦獨自舉雪山獅子旗抗議遊行,被捕。

 

 



新公民運動

[自由亞洲電台] 朱雅春 《袁冬,我心與你永相伴》

2013年3月31日因在北京西單文化廣場演講,要求官員公開財產被抓捕的袁冬先生今年1月29日在27日一審後被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袁冬提出上訴。

2013年3月31日我先生袁冬因在西單文化廣場演講要求官員公開財產,導致被抓被關。夫妻一別,不能相見十個月,直至2014年1月27日在法庭上我們夫妻才得會面。特殊的地點,特殊的氛圍,被剝奪了自由的特殊的狀態,看著袁冬瘦下來的臉龐,令我心如刀割,百感交集。只記得那時的我,強忍淚水,在心中不斷地告誡自己,不能哭,不能掉淚,不能露出傷心的樣子。因為我知道,我的淚水會讓他心疼。

夫妻十幾年,彼此雖無甜言蜜語,卻用與眾不同的方式深深愛著對方。袁冬與我從相識,相知到相愛,到結為一體夫妻,這麼多年來,他既是我生活的伴侶,更是我人生的導師。他那正直善良的人品,不斷地喚醒著,也加強著我人性中純樸與美好的一面,於不知不覺中不斷地提升著我的思想境界。他是照亮我人生方向的燈塔,我願做他塔身上的磚。這個比喻的意思,大概與夏娃是亞當的肋骨的意思是一樣的吧。

一直以來,他都是用普世的價值觀嚴格地要求自己及家人,以善良、寬容、負責的態度待人處世。

2000年我們的女兒出生了。對於這個上天給予我們的至愛珍寶,袁冬的珍愛體現在對女兒精神生命的悉心呵護上。在袁冬明確地主張下,我們為女兒立下家訓:

我是袁冬、朱雅春之苗裔,尊天地之道,循人類先賢之智,秉祖宗之德,憑己之聰慧,篤信並踐行:我的人格尊嚴之於任何人是一樣的平等的。我的社會權利之於任何人是一樣的平等的。

我要用天道啟示下的博愛、理性、勤勞、勇敢、負責、堅定這些法則,指引我生活的每一個細節。

他還定下明確的家規: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謹記,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他是有擔當的。在失去自由的9個月的囚禁中,他始終自覺堅守著他非常明確的原則,未曾有一點妥協。每次去看守所為他存錢送物,透過看守對我不經意或故意透露的資訊,也通過他的律師,我知道他堅如磐石,無論關壓他的人怎樣對付他,利誘或恐嚇,他就是“軟硬不吃”,拒絕寫悔過書。他光明磊落,坦蕩自信,不但絲毫不隱瞞自己所作所為,而且始終堅持,自己推動中國社會進步的行為根本沒有錯,錯都沒有,罪又何來?甚至,他還曾給那裡提審他的人講他認為馬克思主義錯在哪裡。

我們人所生活的世界,有許多人為地制定的法規、法律是會隨著時間變化的。我們所處的這個時代,一方面是處在無人可以逆轉的進步的過程中,另一方面它的進步又還非常不夠。表現在:法律是由權力者制定來維護權力的統治的,而不是代表社會整體進步的要求用來監督權力的運作的。因此,它不但不能充分保護每個公民的自由權利不受侵害,而且還可能保護對公民權利的侵害。這樣的社會實際上是處於十分落後的發展階段。這樣的時代中有太多的不公正,無權者只能無可奈何地承受。而袁冬所為,只是面對無孔不入的權力腐敗,要求官員公佈財產,從這樣一種和緩的溫和的要求入手,來給我們這個社會亮起一點點進步的希望。袁冬2013年3月31日在西單文化廣場所為,雖然再簡單不過,再正常不過,是所有關心我們的國家,也關心自己的自由權利或人格尊嚴的中國人都會認同的。可是同時,他非常清楚,在我們的時代,這種行為是會受到權力打壓的。他有思想準備,凡他所做的理性選擇,依他的人品,他都會承擔後果和責任。

但是打壓有不同的程度。我們從常識判斷,袁冬的所作所為――公開把自己的想法通過“演講”加以表達,怎麼說也達不到判刑的性質和程度,而我們的法院,居然選擇2014年1月29日,在馬年春節的前兩天,宣判了對他判刑一年半的判決。

所有人都知道,袁冬是因言獲“罪”。所有人都知道,漫說一年半的刑期,就算是兩個月,這種宣判在性質上也是欲加之罪,也是權力的濫用,也是對當事人及其親人的傷害。可是竟有人對我發出這樣的怪問:只判了袁冬一年半,你是不是心中竊喜?還有一種說法在網上流傳:袁冬在西單的演講“言辭過激”。

我試圖理解有如此之問,有如此之說的人。因為他們的思維被扭曲的不合人之情理,很難理解。

以為我作為妻子會因袁冬被判了一年半而“欣喜”的人,只要設身處地地想一下,把自己設想成被剝奪自由一半年,自己家人會有何感受,就知道其想法是多麼地荒謬了。袁冬本是無罪之人,因言獲“罪”,被判刑一年半,我就得“心中竊喜”,那麼如果他被判得再少半年,一年,照他的邏輯,我就應當買了禮物,做了大紅匾,到政府司法部門去感恩戴德地致謝了吧?顯然,這是被專制到感覺不專制就不習慣的心理扭曲的外顯。

所謂的“言辭過激”,更是奴性思維的表現。面對一個官員普遍腐敗的社會,這個因為權力沒有監督,腐敗已經滲透了我們國家幾乎每個細胞的社會,只提出官員公佈財產的要求就算是“言辭過激”了嗎?這樣的想法,更是不自覺地按照專制的思維方式思維而不自知,從骨頭裡認同的是專制而不認同是人就應享有為人即有的自由權利。換句話,袁冬是因“言辭過激”所致政府對他的判罪,政府對袁冬的判罪是有根據有道理的?因此袁冬是“罪有應得”的?

我作為袁冬的妻子,能力很有限,平時更多的精力是放在關心他和女兒的生活起居上。袁冬為了愛護我,也不讓我過多與聞他為社會進步所做的付出。但是,我生活在他身邊,深深理解他的為人,深深地感動於他的追求真理和正義的執著。

袁冬他不是某個人的支持者,也不是某個人的追隨者。如果非要用什麼什麼的支持者和追隨者來描述袁冬的話,那麼,我唯一可以斷定的是,袁冬他是正義和真理的支持者,是正義和真理的追隨者。而所有真誠地支持和追隨正義與真理的人,他都會視為珍貴的同道。

我先生既不是名人,也不是英雄,我先生是作為中華兒女自覺地以身載道,就做了這件事。換言之,他作為中華兒女、炎黃子孫,有責任、有義務、也有權利地做了一件分內之事。從他做出的事來看,嚴格地說,本是不足掛齒。但是,因我深深地知道,我先生袁冬他做這件事,只是出於他的正直和善良,是以行為來踐行他對正義和真理的追求。我不是因為他做了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而就是因為他的本色,除了支持他,我別無選擇。正像我不是因為他是英雄,而是因為他有一顆正直善良的心才愛他。

袁冬,我心與你永相伴!

袁冬妻子:袁朱雅春

2014年3月5日

 

=====================================================================

新疆問題,暴力維穩

 

[新疆良心犯] 古麗米熱.依明  Gulmire Imin, China, jailed since July 2009

Gulmire Imin (古麗米熱.依明),維吾爾族,曾為烏魯木齊一街道辦工作人員兼維吾爾Selkin (清風)網的網管之一。7.5後被抓並於2009.07.14判處無期徒刑。她被指控的罪名有分裂國家,洩露國家機密和組織非法遊行示威等。所謂的洩密是指她在7.5當天與在挪威的丈夫通電話,但其丈夫稱當天給她打電話是因為從新聞裡得知烏魯木齊出事,只想知道她是否平安

 

27/4/2014 [Uyghurspeaker] 不能在清真寺進行葬禮

阿克蘇:因家屬違反當地關於”死亡維吾爾黨員幹部只能在家裡舉行宗教儀式”的規定而在清真寺下葬,決定停發3000元喪葬費及半年的生活費。不能在清真寺進行葬禮,對穆斯林來說是想都不敢想的事。看來共產黨是想逼維奸們造反了。

 

27/4/2014 [美國之音] 新疆有地區獎勵舉報“涉穩情報”

中國媒體報導說,獎勵五千元以上的資訊包括:爆炸,投毒,縱火,殺人等危害社會政治安定的線索。舉報重大危害線索的可獲五萬元獎勵。50-500元低端獎金涉及的情況包括:身著“奇裝異服”“留大鬍鬚的人”以及“搞封建迷信者”。沙雅縣網站稱,這些“涉穩情報”是做好穩定工作“第一要素”,及時上報涉穩資訊可以積極“預防、準確打擊各種違法犯罪,有效保護國家和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

 

27/4/2014 [法廣] 解放報:用維吾爾人懲罰維吾爾人

新疆暴力與鎮壓惡性循環

今天法國《解放報》記者菲力浦-格朗日羅(Philippe -Grangereau)發自新疆的報導標題是“用維吾爾人懲罰維吾爾人”。這篇報導講述北京當局繼續鎮壓新疆少數穆斯林,反過來,維吾爾人的武裝反抗和恐怖主義也在發展。

報導說,中國少數民族維吾爾人從未像今天這般對中國採取如此仇恨和聳人聽聞的攻擊行動。去年10月在北京天安門發生的自殺襲擊和今年3月在昆明火車站的持刀行兇事件都在中國引起強烈震撼。首都媒體說“這是我們的9.11”。而在3000公里之外的新疆,某些維族人則表示,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是中國自作自受。一個22歲的維族農民阿裡表示說,“我們不怕中國人,我們已做好戰鬥的準備”。對於阿裡來說,新疆是“東土耳其斯坦”。

異教徒搶走了我們的一切

這個外表不像伊斯蘭分子的人,用類似土耳其語的維語說中國人是“異教徒”。他說,異教徒搶走了我們的一切:我們的領土,我們的資源,我們的石油,什麼都不給我們留下來,包括我們的宗教。阿裡所在村莊的清真寺圍牆上插著鐵絲網,入口處有連接公安局的攝像機,只有成年人被允許在規定時間內進入祈禱,進入時還要登記身份證。阿裡抱怨說,那些異教徒整天騷擾留鬍子的男人們和戴面紗的婦女們。

天安門自殺襲擊的根源或在阿克陶縣

阿裡居住的村莊緊靠鄯善縣的魯克沁鎮,這個鎮子去年夏天發生警民流血衝突,官方宣佈有35人在衝突中死亡,但據阿裡說,在那次衝突中,軍人從直升機上射擊,導致數百人死亡。《解放報》記者說,要想進入魯克沁鎮去核實阿裡的說法,並非易事,需要繞過警方路障,躲避告密者。而一名釀酒師開始時說,“很多人被打死,有孩子,有老人”。但當記者刨根問底時,他就呆住了。《解放報》記者說,在採訪中,沉默的場景多次出現,或者受訪者的說法的與官方說法有出入。官方說伊斯蘭恐怖分裂分子是為殺戮而殺戮,北京和昆明兩起襲擊事件就是證明。

為什麼6名男子和兩名女子跑到距離新疆1500公里之外的昆明去殺人?為什麼一家三口開車3000公里,到天安門毛像前點燃汽車自焚?其中的部分理由可能應該到這一家三口居住的地方去找。他們駐在喀什南邊的阿克陶縣。自90年代以來,這裡就是維吾爾反叛者與當局多次衝突的舞臺,當局的鎮壓導致很多人死亡和失蹤。在天安門襲擊事件後,當局宣佈逮捕了5名幫兇,其中多人居住這個被鎮壓留下印記的地區,其中一人就住在阿克陶縣。

用維吾爾人懲治維吾爾人

《解放報》記者說,暴力和鎮壓的惡性循環一旦啟動,似乎什麼也無法阻擋。他引述亞洲反恐專家羅漢-古那拉特納(Rohan Gunaratna)說,新疆至少發生了200起衝突,2009年的烏魯木齊衝突是轉捩點。那次官方說造成197人死亡,其中大部分受害者是漢人。

報導引述一名官員的話說,當局不惜一切代價要用維吾爾人懲罰維吾爾人。因為按照中國官方的“寓言”,“新疆本身不存在民族問題”。針對當地員警大部分是漢人的情況,烏魯木齊當局招募了500名維族員警。當局給予這些維族警員和家屬在烏魯木齊市居住的權利,並在市區為他們提供兩棟17層的公寓樓,這個住宅區擁有嚴密的保安措施。

自從2009年以來,擁有300萬居民的烏魯木齊就處在戒嚴狀態,這座城市的大部分街道都裝有攝像機,每隔300米一個,日夜不停地拍照過往的汽車和行人。每逢交通高峰期,密集的閃光燈幾乎“亮瞎”駕駛員的眼睛。此外,據一位維族官員透露,當局還雇傭維吾爾人當間諜,月薪1800元人民幣。每舉報一次還可得300元獎金。

大規模的逮捕,酷刑,處決和失蹤等可怕的鎮壓,與烏魯木齊市居民們的談論相符。一名女教師悄悄表示說,拘押中心的可怕條件令人不寒而慄,說起來都要發抖。

這個報導說,北京的維族教授經濟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沒有太費力氣就建立了一個37名失蹤者名單,他公開呼籲局當局對這些人的命運展開調查,但他自己隨即被以“分裂罪”逮捕。伊力哈木•土赫提在今年一月被捕前曾指出,當局的殘酷鎮壓,導致新疆更強烈的暴力,這樣的以暴易暴,已經跟分裂主義和恐怖主義沒有什麼關係了。

 

27/4/2014 [新華網] 習近平:要使暴力恐怖分子成為“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習近平總書記25日在主持中央政治局第十四次集體學習時指出,要建立健全反恐工作格局,完善反恐工作體系,加強反恐力量建設。要深入開展各種形式的群防群治活動,築起銅牆鐵壁,使暴力恐怖分子成為“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

訪民訴冤,維權事件
27/4/2014 [維權網] 山東棗莊嶧城區陰平鎮政府暴力強拆砸死7旬老人

圖:66歲的老人賀敬艾被活活砸死

4月23日,山東省棗莊市嶧城區陰平鎮政府暴力強拆民房,66歲的老人賀敬艾被活活砸死。

據瞭解,賀敬艾老人是嶧城區陰平鎮賀莊村人。年輕時當過兵,從柴裡煤礦退休回鄉後居住在陰平水泥廠東山坡上的四間廠房內看護院落,老人身體健康非常勤勞,餵養了很多鴨和鵝。

4月23日晚18:30分左右,陰平鎮政府行政執法隊隊長孫中鑫、王濤、孫中振等官員和工作人員,事先沒有通知老人及其家人,現場沒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續,就肆無忌憚地實施暴力強拆,將正在餵食鴨子的賀敬艾老人活活砸死。

當時,家中只有賀敬艾老人一人,因老人的老伴朱建蘭幾個月前突發腦淤血一直在醫院重病監護室,所以事發時家人都在醫院照顧朱建蘭老人。

18:40分,家人得到通知賀敬艾老人因拆遷被砸,正在嶧城區人民醫院搶救。

當家人趕到醫院時得知老人因搶救無效已經含冤離世。

 

27/4/2014 [法廣] 中國勞工維權人士張志儒談東莞鞋廠罷工工潮

這次罷工成功給其他工人起到示範作用,打官司、通過訴訟沒辦法百分之百地拿回你的權益,但是如果說通過集體行動、罷工的方式迫使企業,那麼這個方法可能比大公司要好,在這方面也可能起到一個積極的作用。…林東現在還是聯繫不上。據東莞的公安部門會應,他可能被拘留了。

 

27/4/2014 [六四天網] 湖北尹登珍北京截返 押十堰黑監獄

2014年4月25日晚上九點多,湖北十堰訪民尹登珍在北京市馬家樓接濟服務中心被政府駐京工作人員雇傭黑社會綁架,押送到十堰,一天來於外界失聯,剛才突然收到資訊,尹登珍現在被非法關押在十堰東風公司40廠旁205房,呼籲社會求救。

 

27/4/2014 [權利運動] 江蘇鹽城資深訪民呂如清被“六不理”打道回府

有著30餘年上訪資歷的江蘇鹽城大豐訪民呂如清撞上了槍口,被迫於昨天(4月25日)一路站火車打道回府。不過,老呂在離開北京時,向中共中央的七大常委上書一封,對國家信訪局“六不理“不如天津狗不理進行了投訴,希望嚴防被不負責任的“六不理”造成更加不可收拾的局面。

 

27/4/2014 [六四天網] 遼寧重點上訪戶佟瑞珍辱駡幹部 拘留10日

我因2002年法院判決勝訴的財產保全執行案件,至今沒給執行而持續上訪,多次遭拘留勞教。2014年4月2日,我到遼寧省去見中央第九巡視組,領表後,被當地信訪局人發現後,開車追我,截住後,送到當地拘留所,拘留十天,到拘留所裡,非人的待遇,吃窩頭,鹹菜,後絕食抗爭七日。卻給我捏造罪名“辱駡他人”。

 

27/4/2014 [六四天網] 貴州搗毀布依族房屋 14人逃往北京

貴州民族大學教授黃椿來電稱,大盤江布依族村民吳小向告訴我,25日縣裡以建電站為由打砸了他們的房屋後,當夜他們14人就連夜逃出村莊,打算赴京告狀。但縣裡有四輛車追蹤。他們只得藏匿。直到今天才找到機會把打砸的現場照片發給我。據悉,現在14村民已經在前往北京路上了。

 

27/4/2014 [維權網] 吉林長春訪民林紅舉報腐敗被拘留

4月19日,吉林長春寬城區訪民林紅欲再次進京舉報寬城區政府私立慈善帳戶、挪用社區維護款的腐敗行為時,被寬城區公安分局警官騙至派出所,偽造北京訓誡書,沒有給予任何手續,以莫須有的罪名強行送到拘留所行政拘留5天。導致林紅心臟病發作,險些喪命。

 

27/4/2014 [維權網] 南通司法局答覆文不對題,山東倪文華申請行政覆議

24日,倪文華通過特快郵遞向江蘇省司法廳提交了行政覆議申請書,請求:1、依法撤銷被南通市司法局作出的【2014】通司依複第001號政府資訊公開申請答覆;2、責令南通市司法局依法公開符合倪文華要求的政府資訊。在此之前,倪文華要求該司法局公開其與南通中院共同製作限制公民代理的《若干規定》檔的權力來源及其程式。

 

27/4/2014 [維權網] 湖南綏甯計生辦以婦女腹下有疤痕為由拒絕給將出生的孩子辦准生證

4月26日接到湖南綏甯縣的唐海兵(電話:18975936823)反映,說由於他初婚的妻子蘇麗腹下有手術疤痕,當地計生局懷疑她已生過小兒而拒絕給她辦理准生證,現已近預產期,孩子等不及要出生,而作爸媽的不知怎麼辦?

 

27/4/2014 [權利運動] 廣東實行黑社會管治,梁帶華被限制人身自由很生氣

廣東省中山市橫欄鎮六沙北二街99號的冤民梁帶華再次致電權利運動,稱自2014年1月11日被橫欄公安分局副局長賴桂康從北京接回收走身份證,賴桂康還濫用職權每天派3名不明身份人員輪流24小時限制人身自由到現在已經超過三個月,今年村民選舉幹部的選舉權被剝奪。

 

27/4/2014 [六四天網] 河北訪民程曉琴敲詐國家財產 定為網上通緝逃犯

我是磁縣林坦鎮前李兵莊的程曉琴。因為2010年政府暴力搶劫我的土地,土地價格補償不合理,沒辦法我走上了上訪之路。上訪四年了問題仍沒有得到解決,得到的反而是政府加力的報復、打擊。他們多次以談話為由騙我見面,然後對我非法拘留,共三次,都沒不給拘留證。拘留期間給我上背銬,紮我十指放血,對我刑訊,扣押我的手機及現金2000多元。現在,政府反咬一我口,說我敲詐國家財產,並且今年的3月8日開始上定我為網上逃犯、在網上通緝我。所以,我現在有家不敢歸。

 

27/4/2014 [維權網] 對雍志明家遭受拆遷災難的聲援並不順利

我們“貴州人權研討會”對雍志明家目前遭受的拆遷災難,已進行了一月有餘的聲援,但並不順利。其原因是政府當局在拆遷中對侵犯人權的可恥行為死不認帳,而且千方百計的抵賴、狡辯、耍橫。面對廣大被拆遷戶及雍志明的上訪,政府官員只強調城市建設的重要性。信訪接待人員漠視被拆遷人的痛苦,只維護官員拆遷中的政績,不依法接訪。貴陽市南明區政府的徵收拆遷人利用強大統治機器以民爭利、野蠻拆遷、巧取豪奪,用各種下流的手段威逼百姓簽協議搬家。

 

27/4/2014 [權利運動] 維權訪民告國人書

在中國,貪腐官員藉著特色政府掩蓋了罪惡,維穩是殘害無辜含冤百姓保護犯罪的行為!政府信訪部門搞欺騙,施黑惡,訪民的血和淚換來的卻是官員巨大的利益!他們假維穩真迫害,多少守法的公民被逼成訪民,多少對政府抱有希望的訪民在上訪路上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冤案卻十年、幾十年都得不到公正解決!

 

27/4/2014 [民生觀察] 青島孫舉昌上訪被致殘 妻子姜淑紅面臨再次被拘留

青島訪民孫舉昌,被黑幫故意致殘沒人管而上訪,又十多次被關黑監獄,還被勞教一年半,期間被暴力迫害殘上加殘致癱瘓!2012年4月孫舉昌被剝奪人權監視居住至今!孫舉昌妻子姜淑紅託付家人照顧他,替他進京控告又連續被青島即墨市公安拘留二次,今天早晨薑淑紅在北京馬家樓門口再次遭綁架,又押回青島即墨市公安局,很可能再次會被拘留。

 

27/4/2014 [六四天網] 400人聯合國開發署抗議毆打訪民張仔乃

康建軍來電稱,今天上午9時許,約400訪民前往聯合國開發署,為4月26日遭警方毆打住院的湖南省株洲市訪民張仔乃討公道。

 

27/4/2014 [維權網] 杭州康橋強拆,村民楊元順一家老小被關押(圖)

4月22日早上9點,一夥不明身份的人強行沖入杭州市拱墅區康橋街道楊家門82號楊元順的住宅,四五個人強行把87歲體弱多病的楊元順和他的老伴抬手綁腳強迫帶出家門。五男一女闖入三樓楊元順兒媳婦房間,當時她只穿著貼身內衣。她要求這些人出示證件被拒,只出示了空白寫有《工作證》的胸牌,既無照片,也無姓名,更無任何可以證明身份的資訊。隨後楊兒媳婦要求穿衣褲,讓五名男性不法分子回避,也遭到拒絕。無奈她只好在五個陌生男子面前穿上衣褲,隨後被六人強行抬手綁腳拖出家門,與楊的孫女楊在軍一起被強制帶到位於杭州市康橋村運河綜保蔣家浜現場指揮部。與此同時,楊元順的兒子在工作單位上班也一併被強制帶到該場所與妻子女兒一起關押軟禁,直至當天下午18點才放出。期間,楊在軍多次撥打110報警,但康橋派出所接警不出警,撥打杭州市長公開熱線12345也未果。

 

27/4/2014 [新唐人] 林昭忌日前夕 網友趕赴蘇州 當局〝鎮守〞墓地

謝文飛、羅向陽、陳康恩廣州街頭祭奠林昭(網路圖片)

4月29日是中共反右運動後被槍決的北大才女林昭的46周年祭日。近期,大陸的很多網友用自己的方式紀念她,也有一些網友前往蘇州,希望在忌日當天前去祭拜,但是,當局也派出維穩人員在墓地附近把守。

 

27/4/2014 [維權網] 湖南省會同縣村民維權遭大批員警暴力鎮壓

4月21日,湖南省懷化市會同縣連山鄉建設村,村民抗議政府強佔河道,當地政府調集近500名員警進行暴力鎮壓,多人被抓捕,十餘人被打傷,一名婦女重傷昏迷兩天,多部拍照手機被砸。

 

27/4/2014 [自由亞洲電台] 三江信徒被傳喚禱告物品遭毀壞 教堂停水警設封鎖線“只出不進”

浙江省溫州市永嘉縣三江教堂數千信徒抵制強拆,與強拆人員對峙一個星期。週五晚間,信徒使用的禱告用麥克風、音箱等遭身份不明人士毀壞,深夜更傳出清場隊伍試圖闖入教堂。信徒週六告訴本台,當局已在教堂週邊設下封鎖線,只能離開教堂而不准進入。此外,河南南樂張少傑牧師下週二受審前夕,有法院人員到各聚會點,要求信徒簽字指證張有罪。

 

27/4/2014 [法廣] 程曉農:禁止越級上訪反應中國政府正逐漸取消信訪制度

我覺得實際上中國政府是在逐漸逐漸地取消信訪制度。實際上,信訪制度在中國本來就是 一個試圖緩解民怨、但並不是一個真正解決問題的制度性手段。信訪成功率向來就很低,因為信訪部門只賦權讓他們聽,頂多做點記錄,但是他們沒有任何處置和辦案的權利,他們所聽所記,最後都要轉給有關部門,等於是又轉回去了,皮球又踢回到原處,唯一的功能就是哄老百姓還有一個地方可以訴苦申冤。但其實信訪部門只不過是“聽”而已。並不是解決任何問題的地方。

從功能上來講,取消越級上訪,只不過是把這個信訪制度事實上的“無功能”狀況彰顯出來了。

為什麼新制度一出臺就引發如此大的輿論批評和反彈?

我想這主要是對中國政府把老百姓的民怨管道堵塞的做法強烈不滿,當然大家也很清楚,這個管道功能其實是有限的,但是有一個管道總是會給人一些幻想,覺得還有一個訴苦申冤的管道,中國政府過去就沒有打算利用這個管道,今後看來,他乾脆明確宣佈說,所有的人,如果受到了政府或官員的迫害打擊,你們只能在本地,救助于當地官員。如果當地官員根本就置之罔聞,申冤訴苦就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了。

有很多包括學者在內都批評這個政策的矛盾之處和危險性,警告會釀成更多的衝突,激化官民矛盾,您對新規定5月1日執行後會有怎樣的前景預期?

我想大概會讓底層老百姓更強化對政府的不滿。但是我想中國政府選擇這樣做,可能是他已經考慮過這種情況了,就是說他不在乎老百姓不滿,因為中國政府在鎮壓方面採取了足夠的措施,而且投入了相當大的力量。

在這種情況下,很多人是希望向政府提出訴求,說如果你能夠多聽些老百姓的意見,多解決一些民怨,社會不滿會弱化。但是我想中國政府也許有一個相反的看法,就是他解決得越多,老百姓民怨要告的也越多,那是永遠處理不完的。所以乾脆把這個門關了,誰要是還要告,那麼本地政府不受理,如果不能越級上告,到北京或省會也不受理的話,剩下的一個問題就是,他連在北京截訪這樣的工作都可以免去了。那就是從製造冤案,下一步就是進一步鎮壓受冤案迫害的人,把中間過去還有的一道類似“遮羞布”一樣的信訪門簾子乾脆拽掉不要了。

為什麼這時候中國政府推出這一政策,網上有評論說可能是為了防範民眾在六四期間到北京上訪,您認為與此有關嗎?

現在是四月份,我覺得時間上也許可以和六四掛上一點鉤,但是六四每年都有,並不是說只有今年接近六四時才特別要擔心截訪或上訪人數增加。我總的感覺是中國政府其實是在把局勢控制住之後,現在有點無所忌憚了,覺得不用在擔心老百姓的不滿,不滿再多,他用鎮壓的手段去應付就是了。

他現在把幻想給在另外一方面,就是通過打擊一部分貪官,讓老百姓對這個政府打擊貪官的決心似乎有了一些理解,試圖把老百姓的不滿轉化成對政府的信任,結果能使老百姓自發地抑制自己心中的不滿。我想這是他的想法。如果不滿沒有辦法被抑制,爆發出來的話,那麼政府想到的就是鎮壓,但是無論是哪一種手段,他都沒有想到要 解決不滿的根源。

=====================================================================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