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2014 新公民运动案,许志永、赵常青、丁家喜的声明、陈述及辩护词。自由、公义、爱的阳光必将普照中华

新公民运动案,许志永、赵常青、丁家喜的声明、陈述及辩护词   11/4 … 继续阅读 →...

新公民运动案,许志永、赵常青、丁家喜的声明、陈述及辩护词

 

11/4/2014 [新公民运动] 许志永最新陈述:自由、公义、爱必将普照中国

声援新公民案今天二审时,听法官宣布驳回上诉的理由后,许志永讲了三句话:1、荒谬的判决阻挡不了人类历史进步的潮流;2、专制的阴霾必将散去;3、自由、公义、爱的阳光必将普照中华。

11/4/2014 [参与] 监禁中的自由心灵—公民许志永提讯审理的最后陈述(图)

1618481_576250419132856_166594944_n驳回许志永的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二O一四年四月十一日

“新公民案”,整个审理过程,无论是程式还是实体,法治的尊严被践踏殆尽。作为法律人,其实你们心里很清楚,指控我们所谓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不过是个借口,你们背后的人,真正恐惧的其实是我们不仅自己堂堂正正做真正公民,而且公开宣导每个中国人堂堂正正做公民,把公民的身份当真,把公民的权利当真,今天我依然要说,无论我付出多少代价,我依然要把公民的身份当真,我依然为自己的公民身份而骄傲,我依然公开的宣导每个中国人都把自己的公民身份当真,把自己公民权利当真,把公民的责任当真。这先辈们为我们争取来的神圣的身份,自从辛亥革命中国宣布建立亚洲第一个共和国从没有改变过。我是公民,不是专制王朝的臣民。我的国家是一个人民共和国,一个真正属于人民的国家。各级政府和议会由人民直接选举产生,我和13亿公民一起有权利选举执政党,有权利选举自己的市长,有权利选举我们自己的议员,有权利参与国家治理。一个真正属于人民的国家,人民军队、人民警察忠于人民而不是任何政党,听命于民权政府,而不是任何利益集团的家奴。一个真正属于人民的国家,人民公仆是谦卑的服务者,他们由人民直接选举产生,对人民负责,这是一个真正政治文明的国度。13亿公民不是被领导的群众,我们是纳税人,是国家的主人,我是公民,不是任人奴役的顺民。

我相信那些写在《世界人权宣言》和中国《宪法》里的普世的自由和权利。我珍惜选举权利。哪怕只有一点点。只有最基层的人大代表选举,我积极参选。认真投票。我捍卫社会的公平正义,帮那些被强拆者,维护他们的财产权利。帮助数以亿计的城市新移民争取平等的市民身份包括其子女异地高考的权利。我争取《宪法》规定的公民的言论自由,表达自己的政见,呼吁官员财产公示,不惜为此付出自由的代价。

我是公民,不是国事天下事事不关心的草民,漫长的专制历史上,千千万万的中国人都把自己当成无所意义的草民。可是今天,我想说的是,人类文明的进步,到了今天,国家真正的属于人民,是这片土地上所有人的国家,而不是一小群占领者的国家。我爱中国,中国是这片辽阔的土地,这五千年的历史文明,这13亿勤劳善良的人,他不是任何利益集团的私产。一个真正的爱国者,从不回避国家的重大问题,不公不义特权贪腐。人心离散的根源,是一党专制。只有民主宪政才能救中国。一个真正的爱国者,把自己的祖国和政府、政党清楚分开。爱国不等于爱政府,更不等于爱某个政党。一个真正的爱国者,为自己国家的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努力拼搏,担负责任。我始终非常坚定地相信。我的祖国一定能摆脱共产专制的阴霾,实现真正的民主和自由就在我们这一代。我是公民,不是愤怒到失去理性的暴民,我会为正义拍案而起。但任何时候决不会失去理性。在通往自由的道路上,绝不会被仇恨和敌意蒙蔽心灵。我践行自由.公义.爱的新公民精神。任何时候怀有一颗公义的心,绝不为目的不择手段。绝不用谎言、构陷的方式无底线的手段攻击对手。无论他们做什么,我们必须坚持住这个底线,不能和他们一样,因为这个民族需要新的希望。任何时候我会怀着仁爱之心,人与人之间彼此的敌意,是因为彼此间的无知、狭隘和恐惧。面对专制阴霾下千千万万阴暗苦毒的灵魂,我们的使命,不是仇恨和毁灭,而是慈悲和救赎。

我是公民,在一个溃败的社会里,坚守良心正义的底线。在一个极权社会里,我在自始至终坚守自由.公义.爱的新公民精神。我尽力服务,服务社会,说明最需要帮助的人,推动国家制度建设,勇于担当、 担当责任,为理想付出代价,努力放下,放下自我,谦卑面对众生。即使在法庭上,我也以沉默捍卫程式正义,在监禁中,我也为公民应有的权利和尊严而抗争。我是公民,为自己的公民身份而骄傲。我在自己的微博、微信、QQ的头像上使用蓝色公民标识。即使该标识被封杀,我还可以使用任意的“公民”字样,来表达自己的公民身份。我在自己的姓名前加上公民二字,我佩戴公民徽章。即便在监禁中,没有徽章,我在自己的囚衣上写下“公民”二字。我也给法官看了我的“公民”两个字。希望每一个中国人,每一个爱自己国家的中国人,和我一样,把自己的公民身份当真。为自己的公民身份而骄傲。公开表明自己的公民身份。这样我们就能彼此相识,相互促进,共同努力。我相信就在我们这一代人,通过我们这一代人的奋斗、牺牲和担当,一定能实现一个民主法治、自由.公义.爱的美好中国。

公民许志永

2014年4月2日

 

11/4/2014 [Reuters] Prominent Chinese activist scorns court as jail term upheld

A prominent Chinese rights activist expressed defiance on Friday after a court upheld his four-year jail sentence, saying the pall of communism and dictatorship would eventually give way to freedom and justice.

 

11/4/2014 [新公民运动] 民不畏囚,奈何以囚惧之——就许志永案二审判决的严正声明

对许志永的一审、二审,以及对丁家喜、赵常青、张宝成、李蔚等公民的一审,皆于法不合于理无据。对这样的非法审判,我们绝不接受,我们一如既往地谴责。

有罪的不是许志永,不是丁家喜、赵常青、张宝成、李蔚等公民,有罪的是所有审判者、所有决策者。是审判者、决策者在羞辱法律,羞辱良知。他们审判公民,历史一定会审判他们。

当人权和法治沉沦,因良知受难就既是义务,更是荣耀。许志永,以及丁家喜、赵常青、张宝成、李蔚、刘萍、李化平等新公民受难者,都是当之无愧的公民英雄。我们以他们为荣,我们向他们表达诚挚的敬意。在此,我们也向一直以来关注和声援许志永、关注和声援所有新公民运动受难者,关注和声援中国所有政治受难者的国际媒体、国际组织、各国人士,以及各国政府、各国公民社会,表达我们诚挚的谢意。你们的关注和声援,让我们深切体验到自由、公义、爱的力量,让我们可以无惧艰险,在荆棘和血泪中持续前行。

因良知受难的当然远不止许志永,远不止丁家喜、赵常青、张宝成、李蔚、刘萍、李化平等公民,良知受难者在中国是一个很长很长的名单。郭飞雄、刘远东、黄文勋等人权捍卫者都在这名单上,对他们的审判也将陆续揭幕,我们同时呼吁公众舆论尤其国际舆论,对他们予以最大的关注与声援。

而且,新的迫害在不断发生,良知受难者的名单在不断追加中。我们同时呼吁,请关注刚刚发生在黑龙江省的建三江事件,这是一起跟镇压新公民运动同样严重的新的政治迫害事件。中国人权律师团发起人王成、唐吉田、江天勇,律师张俊杰,仅仅因解救建三江黑监狱的受害者而遭非法拘禁甚至殴伤。虽因舆论压力,建三江当局不得不相继释放王、唐、江、张四位律师,但仍有前往声援的十多位公民被建三江当局非法关押。

我们呼吁聚焦建三江黑监狱及所有的黑监狱,我们呼吁聚焦被建三江当局关押的十多位公民,并追究建三江当局的违法责任。

我们还呼吁关注不久前的茂名事件、以及强拆温州教堂事件。我们还呼吁关注人权捍卫者曹顺利之死,其死亡真相迄今未有披露。我们还呼吁关注刘晓波、陈卫、刘贤斌……,所有的迫害都必须揭露与谴责,所有的受难者都需要关注和声援,这是自由、公义、爱的本义,这是新公民运动的本义。

我们相信,只要还有一起迫害,只要还有一次非法审判,只要还有一个良心犯,只要还有一个公民因争取基本人权与公民权利而受难,这个国家所谓的人权和法治就都是假话,就都是粉饰。这个国家就只会不断累积悲情和仇恨,就难有和平,难有真正的长治久安。

为了每个人的尊严,每个公民的尊严,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新公民运动不会停止,对所有政治迫害的揭露和谴责不会停止,对所有政治受难者的关注和声援不会停止,对基本人权和公民权利的捍卫不会停止。人权越是蒙难,法治越是受辱,越证明自由、公义、爱的短缺,越证明新公民运动的必要。民不畏囚,奈何以囚惧之。我们将接力新公民运动。我们将前赴后继。

谨此声明!

新公民运动网站

2014.4.11

 

海报11/4/2014 [新公民运动] 许志永文集今日在香港出版(新世纪出版社)

从刘晓波为《零八宪章》运动入狱之后,许志永也因「新公民运动」判刑四年。十几年来许志永为了迎接「一个正在到来的自由社会」,曾先后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并取得了多方面的成就。这些努力和成就都体现在他所写的大量档中。现在滕彪和华泽两位编成了这部《堂堂正正做公民——我的自由中国》,真是一大及时的贡献。在这部文集中,许志永不但指出了怎样才能从古代的「臣民」一变而为现代「公民」,而且更生动地展示了他关于「自由中国」的构想。我特别欣赏「自由中国」这一概念,因为胡适在一九四九年倡导的「自由中国」运动便是今天台湾民主法治化的最早源。——余英时(著名历史学家;普林斯顿大学荣退教授)

这里记录了一个中国公民的成长与奋斗,他的遭遇,他的梦。在中国大陆,要拥有公民的权利和尊严,现在还是一个梦,要实现它,须付出极大的代价。本书作者为了自己成为真正的公民,为了亿万中国人成为真正的公民,心甘情愿地背负苦难的十字架。而支撑他承受一切打压和迫害的,是无止境的爱。——徐友渔(著名学者,退休前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志永说政治可以是美好的,他以行动和义无返顾的担当,诠释了这本书里描绘的理想公共生活与宪政制度构想。——萧瀚(时事评论家;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志永是我们这一代的精神坐标,他的道德勇气对此刻的中国至关重要,其长远的影响力刚刚开始。——许知远(作家、媒体人,北京独立人文书店「单向街书店」创办人之一)

许志永身体力行,勇敢地为弱势人群请命,深感敬佩。——陈冠中(香港作家,《盛世》一书作者)

 

11/4/2014 [对华援助协会]  张培鸿律师:赵常青案辩护词——-爱里没有惧怕!

爱里没有惧怕!

——赵常青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案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陪审员:

大约十五年前,辩护人刚出道做律师,到处搜集可资学习参考以提升自己的案例。其中一个可靠的资源,就来自海淀区法院和海淀区检察院。那时候,贵院经常会聘请像陈兴良这样的刑事法大家挂职副检察长或者副院长,经常就起诉审理的一些疑难复杂案件展开研讨解析、答疑释理,一度在全国司法系统中成为标杆。

十多年过去,我们依然坐在法庭上,但是刑事法的学者们越来越沉默,大师们也知趣地闭上了嘴巴。因为判决书的说理越来越少,甚至连公开的审判都越来越罕见。这当然是大师们的悲哀,但又何尝不是贵院以及中国法治的悲哀。

为了出庭为赵常青辩护,辩护人数次从上海来到北京,每次乘坐计程车,都会跟驾驶员分享他们对案子的看法。无一例外,他们的回答都是:这是好事情嘛,为什么会犯罪呢? 是啊,为什么会犯罪呢?

连计程车司机都一目了然的答案,却惊动了北京市公安局兴师动众地侦办,惊动市、区两级人民检察院共同出庭进行指控,惊动了曾经作为标杆模范的海淀法院来像模像样地开庭,还惊动了法庭外众多欲参加旁听而被荷枪实弹的员警阻隔的群众和媒体。我不知道怎样确切地描述自己的感受,我只是觉得,今天我坐在这里为赵常青辩护,是对智商和法律的双重侮辱。

理由如下:

一、《起诉书》将公民正常表达诉求的行为指控为犯罪,混淆了是非

《起诉书》指控:2012年12月至2013年3月间,被告人赵常青与许志永、丁家喜、李蔚、王永红、孙含会等人利用“官员财产公示”话题,组织、策划多人在公共场所聚集并实施张打横幅、发放传单等行为。期间,许志永、丁家喜、王永红等人制作了横幅、传单,并由王永红具体组织、煽动袁冬、张宝成、李刚、侯欣等人先后多次实施了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行为。

从《起诉书》这段话中,我们知道赵常青不是一个人实施了所谓的犯罪,而是与他人一道,虽有不同分工,但目的指向一致。问题在于:《起诉书》上只有赵常青一个人,公诉机关将原本一体的各被告人强行分开进行追诉,显然是认为各被告人的行为具有一定的独立性。但是在赵的《起诉书》中,却又非常笼统地将他和其他人扯在一起,以似是而非且含糊不清的语言提出指控。

首先,赵常青与许志永等人商量的话题,是教育平权和财产公示。教育平权涉及城市运行过程中教育领域的政策问题,而财产公示则是执政党一直承认并试图小心推进的廉政措施,两者均不存在任何法律意义上的违法性。对合法话题的商量和宣传,不但是宪法赋予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基本权利,也是行政执法机关必须予以保障的良善举动。此为前提。 其次,《起诉书》一个很大的问题,是使用春秋笔法,将各被告人光明正大的合法行为进行偷换,予以转化、抹黑,最终将其描述为违法甚至是犯罪的行为。简言之,公诉机关不敢明目张胆地指控主张教育平权和呼吁财产公开是违法行为,于是在措辞上做文章,使用了类似“利用。。。话题”,“组织、策划。。。”,“煽动。。。”等字眼。这样一来,就将财产公开的合法主题转换为聚众犯罪的违法问题。事实上,赵常青及其他各被告人说的是官员财产公开的话,做的是官员财产公开的事,打的是要求官员公开财产的横幅,发的是呼吁官员财产公开的传单,既无遮掩、也未隐瞒,何来“利用”?又何来“煽动”?

可见,《起诉书》故意扭曲合法行为与违法行为的界限,将公民正常表达合理诉求的行为认定为违法犯罪,是典型的混淆是非的指控。

 

二、《起诉书》将从未在现场出现的赵常青指控为首要分子,颠倒了黑白。

 

比混淆是非更荒唐的是颠倒黑白。通观《起诉书》,可以说除了被告人基本资讯与赵常青有关外,所有的犯罪事实均同赵无关:制作横幅,不是他;1月27日举牌,他不在;2月23日举牌,他也不在;3月31日举牌,他还不在。他仅仅是在大家聚餐商量的时候在场,而且从各被告人的陈述以及卷宗反映的资讯看,他都不是主角。但是,即便如此,《起诉书》还是将他硬生生地列为一系列所谓聚众犯罪行为的“首要分子”。因为,刑法第291条的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明文规定只追究首要分子刑事责任。

我们先看本案中是否存在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行为,再分析赵常青是不是首要分子。

首先从犯罪构成中的主观要件来看,所有被告人均无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主观目的和意图。从各被告人的笔录中可以看出,许志永、丁家喜、王功权和赵常青都明确表示不希望造成任何秩序的混乱,并且一再提醒参与者不能跟市民和员警发生冲突。因此,在整个聚餐商量阶段,根本不存在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动机,更没有所谓组织、策划他人进行聚众以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议题和安排。如果说本案存在组织和策划的情况,组织和策划的也是宣扬财产公开的事情而不是聚众扰乱秩序的问题。将宣扬财产公开和聚众扰乱秩序故意混为一谈的,一开始是员警,现在是公诉人。

其次,事实上在现场也根本没有发生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事件,更未造成情节严重的后果。众所周知,各被告人聚餐、商量乃至“举牌”的时间、地点,几乎都是公开透明的,不但网上会提前发布,警方也都完全清楚明白,就算有人真的想制造混乱,浑水摸鱼,也是不可能的。

比如,2013年1月27日在朝阳公园举牌,参与者仅有袁冬等数人。然而,根据麦子店派出所2013年11月17日出具的《工作说明》,朝阳分局早就告诉派出所会发生什么,所以派出所布置了两辆巡逻车(每车4人),现场布署制服员警4人,便衣8人,共20名员警(不包括保安)。其中,出勤员警张淼在2014年1月2日的笔录中陈述:他当天身穿便衣,发现现场有十几个人聚集(不知道是否包含他自己这样的便衣),当有人张打横幅时,他即对聚集人员进行批评教育,于是聚集人员自行离开。另外一名出警的员警秦东冉,在2014年1月2日的笔录中也证实:当天现场处置人员的构成包括便衣民警、制服民警、保安以及朝阳公园的工作人员,人数他记不清了。

这样看来,当天的现场共有三拨人:举牌者、各种公务人员及围观群众。撇开围观群众,还有数倍甚至是十数倍于举牌者的警务人员,试问扰乱秩序从何谈起?

朝阳公园后的两次举牌,包括二月份的中关村广场和三月份的西单广场,事实上由于警方已经有了更加详尽的预案,以及更多的应对经验,情况大同小异,不再赘述。值得一提的是,在2月28日的教育平权活动中,累计前往现场的家长仅有90余人(海淀分局2013年11月14日《情况说明》),但是光海淀分局出警的人数,一开始就安排了118人(出处同上)。

因此,光说各被告人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且情节严重,而不说警方蓄意破坏公民正常表达诉求,完全是颠倒黑白的构陷。将这样的指控与审判视为对法律和智商的侮辱,是客观恰当的。

接下来,辩护人要告诉法庭,被告人赵常青在这些事件发生时在哪里?做了什么?赵常青没有参与制作横幅传单,没有参与起诉书指控的三起举牌活动中的任何一起,是因为他有一个仅仅十个月大(现在已经快两岁了)的孩子需要照看,妻子要上班,老人又在老家,所以他无法出门。他与本案的唯一联系,不过是大家曾经在一起商量过关于“官员财产公示”的事情。既然呼吁财产公开是合法的,商量时大家又都没有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想法。显然,他的行为就跟我们任何一个人的任何一顿饭局没有本质的不同。然而,《起诉书》不但指控他参与聚餐违法,还指控他参与了聚众犯罪,并且属于必须追究刑事责任的“首要分子”。这是《起诉书》另一处颠倒黑白的地方:所谓“首要分子”,根据刑法第97条的规定,必须是指在聚众犯罪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按照小学生汉语词典的解释,所谓“首要”,系指“摆在第一位的”,和“最重要的”两个意思。综合起来看,首要分子固然不一定只有一人,但一定是起最核心作用的一个或者几个人,离开了他(们),活动就不能或者无法进行。

但我们在阅卷中发现的情况,却根本不是这样:

许志永在2013年11月5日的《讯问笔录》第12页中,员警问:赵常青在财产公示过程中的参与程度?许答:可能偶尔提过建议什么的。员警接着指明问供:我们掌握的证据,赵常青基本参加了一系列的小型聚餐,他是其中相对固定的人员之一?许答:可能参加过。

孙含会在2013年11月1日的《询问笔录》第6页,员警问:赵常青在官员财产公示中负责什么?孙答:赵常青实际没做什么,他没什么具体事。他只是参加会议,发表一些他的看法、评价。我觉得他还是沉浸在自己过去的事中,有“六四”情节,对新的东西好像不太感兴趣。员警不满意这个回答,又问:赵常青在你们决策层聚会中,起什么作用?孙答:他没有什么具体负责工作,主要是参与我们提出的一些活动意见讨论,发表他的意见和建议。员警追着问:赵常青有什么建设性的意见吗?孙答:我印象中没有。

其余王功权、丁家喜、彭剑等人的笔录,对赵常青作用的描述与许和孙的描述大同小异。就是这样一些清楚明白的证据,公诉机关非要一口咬定赵常青属于首要分子?首在哪里?要在哪里?莫非因为他曾经被判过刑?

 

三、公诉机关将明知无罪的人指控为犯罪,将来要受更重的审判

自1989年起,赵常青先生数度进出监狱,在二十余年的时间里,有近一半的时间没有自由。然而,他光明磊落、襟怀坦荡,因为他没有一次坐牢是因为自私和贪欲。他在我们这个犬儒的时代,显得过于另类。他身上的光让我们这些识时务的人,不舒服。

所以,他必须再坐牢。

所以,刑法必须为他量身打造。

哪怕混淆是非,颠倒黑白。

上次庭前会议结束后,公诉人问辩护人为什么要接这样的案子。今天我想套用韩国电影《辩护人》中的一句台词来回答。电影中,宋佑硕律师也曾被问到同样的问题:为什么要为朴镇宇那样的人辩护。宋律师回答说: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再遭受到同样的不幸。我的回答是:不想让自己的祖国再因为如此荒唐的审判而让全世界耻笑!

我和赵常青都是基督徒,我们的信仰使我们有一个盼望,那就是将来一定会有一场真正的审判,那是完全公义的审判,我们所有的人都无法逃避的审判。因此,坦白说,我们更多地不是为自己担心,也不是在为自己辩护。事实上,面对如此无稽的指控,坐牢已经变成了一种荣耀 。因为我们知道,只要活在上帝的恩典和怜悯中,无论是死、是生,是自由、是捆锁,在爱里没有惧怕。

辩护人:张培鸿

上海市汇业律师事务所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日

 

11/4/2014 [参与] 王甫律师:赵常青案辩护词

因公义而受的罪,必有千倍荣耀归他

 

审判长、审判员、人民陪审员:

我受被告人赵常青亲属委托、北京市振邦律师事务所指派,担任被告人赵常青的辩护人。辩护人认为,控方证据不足以支援其指控内容,被告人赵常青无罪。具体理由如下:

第一部分:本案程式严重违法。

一,警方涉嫌滥用职权,法庭有违公开审判原则。

《刑事诉讼法》第183条规定了公开审判原则,旨在以公开促公正。本案作为一个备受关注的刑事案件,审理机关理当尽可能安排大法庭开庭审理,以便更充分地贯彻公开审判的原则。而且事实上,海淀法院也确实有不止一个比今天这个法庭更大的法庭,具备容纳更多旁听人员的客观条件,但遗憾的是,本案的庭审却被安排在一个仅有十几个旁听席位的小法庭;并且,被告人亲属只得到两张旁听证。

辩护人不能确认今天坐在旁听席的人都是官方安排的,但辩护人清楚看到的一个事实是:被告人、被告人亲属以及辩护人所了解的关注本案的公民没有一个人能进入法庭旁听本案。甚至,在距离海淀法院几百米之外,便有员警拉起警戒线,对行人严格盘查,即便是来法院办案的人,不经法官引领,连警戒区域都进不了。辩护人注意到,负责警戒的员警并非法院的司法员警,而是公安员警。

还有,辩护人接受委托后,曾两次去第三看守所会见被告人赵常青,但每次会见期间都会有两名员警坐在赵常青旁边。第一次,一名员警直接坐在赵常青身后,辩护人就此提出异议,员警虽将椅子挪开,但仍然坐在可以听到谈话内容的范围之内。第二次会见情况与第一次相同。《刑诉法》第37条第四款明确规定:“辩护律师会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时不被监听”。《律师法》第33条也作出同样的规定。《刑诉法》第46条、《律师法》第38条还进一步规定了辩护人对委托人事项的保密义务。但是本案侦查机关——北京市公安局,对以上规定视而不见,严重侵害了辩护人与当事人之间的信赖利益,再加之员警在本案庭审期间于法院外划定警戒区的做法,辩护人有理由认为,北京警方已涉嫌滥用职权并实质地干扰了本案的公正审理。

一个发生在“无人区”的庭审,却被冠以“公开审理”的面具,这是莫大的讽刺。

 

二,控方违反法律规定将共同犯罪案件分案起诉。

本案被控方指控为共同犯罪,目前被起诉的被告人有许志永、赵常青等8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3条规定:“一人犯数罪、共同犯罪和其他需要并案审理的案件,其中一人或者一罪属于上级人民法院管辖的,全案由上级人民法院管辖”。但在本案中,许志永被诉至北京市一中院,赵常青等人则被分拆成几个案件,降格诉至海淀区法院。辩护人认为,这种做法不仅违反法律规定,而且影响了各被告人之间的质证和对质,进而损害到被告人的辩护权。

辩护人注意到,许志永已被北京市一中院(2013)一中刑初字第5268号刑事判决书认定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4年。一中院作为海淀区法院的上级上诉法院,这是在用自己的行动向民众立威,明确告诉被告人不用上诉,告诉关心本案的中国公民也不必奢望,因为一中院的立场是各被告人都有罪。换句话说,如果海淀区法院认定赵常青有罪,上诉被纠正的可能性为零。如果海淀区法院遵从良心,信守法律,对赵常青作出无罪判决,那么真实身份为一分检检察官却在本案中以海淀区检察院代理检察员身份支援公诉的庄伟人,仍可将本案抗诉至北京一中院,让一中院再盖一个有罪的图章。简言之,本案各被告人的脖子上早已经被套好了绳索,无论如何辩护,有罪的结果早就未经审理便已安排好了。如此上下其手,《刑诉法》有关两审监督的规定已然虚置。

辩护人提请合议庭注意一个法律常识,直接言词原则对于法庭查明真相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性,因为分案审理可能导致涉及到被告人的合法性存疑的证据在其他法庭未被排除,让被告人有口莫辩。如此定一人而祸无穷的卑鄙伎俩,以往只出现在天良丧尽的《罗织经》等酷吏之书中,不想今日僵尸还魂,罗织之术又堂皇重演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庭之上。从这个角度讲,对本案作出分案审理的示范效应将无限拉低司法机关的底线。但令人遗憾的是,本案控方作为法定的司法监督机关,不仅不对此种严重违反《刑诉法》损害被告人利益的行为进行监督和纠正,反而理直气壮,大言不惭。

 

三,控方隐匿对被告人有利的证据。

本案中,控方获取了对被告人有利的视听资料,但非常诡异的是,本案控方不知出于何种考虑,原本承诺让律师复制,甚至一分检已经让部分辩护人复制了,接着又不让复制了,甚至,大部分视听资料到审判阶段不翼而飞,即便是很少一部分移送法院的视听资料,法院也拒绝律师复制。

《刑诉法》第38条规定,辩护律师可以查阅、摘抄、复制本案的案卷材料。该规定旨在保障被告人辩护权和辩护律师执业权,是法律赋予辩护律师的不可剥夺的权利。对于本案而言,控方指控被告人赵常青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行为人是否符合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入罪标准,客观证据很重要。尤其是视听资料存在的情况下,视听资料的证明力应远超被告人供述、证人证言等主观证据。对于如此影响定罪量刑的关键证据,正当司法程式应当是允许辩护人复制,以增加质证的有效性,但遗憾的是,本案中,控方和合议庭,不仅拒绝本辩护人复制本案所指控的袁东、张宝成等人张打横幅的现场录影资料,而且隐匿了对被告人有利的证据,这无异于对被告人进行构陷。

综上,本案控方和合议庭视法律如儿戏,操刀草菅人命,本辩护人对本案能否被公正审理保持怀疑。

 

第二部分:指控赵常青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证据不足,事实不清。

一,袁东、张宝成等人在朝阳公园南门、中关村广场、北京大学东门、清华大学西门、西单文化广场张打横幅、发放传单的行为并不构成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

本案中,聚集者在公园、广场、大学门口等处“张打横幅、发放传单”,这种表达方式就具体的场所情况来说,应当认为是一种和平的、适当的方式,本来就是该类公共场所正常秩序的一部分。

退一步讲,即便在以上场所存在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可能,本案被告人的行为也并未扰乱公共场所的秩序。

2013年1月27日,袁冬、李刚、张向忠、张宝成、孙含会等人在朝阳公园南门张打公民要求官员公开财产的横幅的行为,因为是发生在深冬,现场只有不到三十人,其中还包括朝阳分局严阵以待的四名员警和十几名保安共二十人,现场照片和录影足以证实,在空旷的朝阳公园南门外广场,区区三十人根本就微不足道。袁冬等人的行为未对任何游客和行人造成任何不便,也没有任何市民和游人对他们的行为报警和投诉。现场执法民警当时也不认为是什么大事,指示保安把他们手中的横幅抢走后,口头教育了几句就让几人离开了。

2013年2月23日、24日,丁家喜、袁冬、张宝成、齐月英等人在中关村广场、黄庄地铁站、北大东门、清华西门张打要求官员公开财产的横幅时,甚至根本没有遭遇员警的阻碍和破坏,更谈不上抗拒阻碍执法了。其中,23日的举牌行动现场不到三十人旁观,因为天冷,整个活动进行了不到二十分钟就自行散去。24日,他们在黄庄地铁站的宣传活动最多吸引来64人围观(根据现场照片),而且全是在广场的一角,没有对附近交通秩序、公共秩序形成任何影响。在北大东门拉横幅时,无人围观。在清华西门,因为保安阻拦,袁冬和保安争执了两分钟即被劝开,现场录影显示未对周边秩序造成任何影响。众所周知,保安是没有执法权的,公诉人当庭也认可这一点,在清华西门张打横幅也不存在抗拒执法的问题。

2013年3月31日,袁冬、张宝成、马新立、侯欣等人在西单广场张打横幅宣传官员财产公示的活动中,公开表达政治观点的行为,同样没有超越我国宪法和法律赋予公民的言论自由界限。而且,在员警出现前,现场秩序井然,没有出现混乱,只是在员警上前抢夺袁冬的横幅和扩音器时,因为袁冬不愿停止演讲,双方发生争执,才引来更多的群众围观,现场群众纷纷指责员警的执法方式粗暴,并质问“人家讲得很好啊,为什么不让人讲下去?”根据当庭播放的广场监控录影,当时聚集的上百人,在广场上只是占据了很小的空间,根本没有妨碍广场上的任何人。但是,因为在和员警争执过程中,袁冬喊出了你们共产党不要把这个国家当成自己的私家花园,不要当成自己予取予夺的私人仓库的口号,致使当天成了整个新公民运动的转捩点,并因此导致过去几次警方早已处置完毕的活动,也被指控为所谓“公民组织”的犯罪活动。

辩护人特别提请法庭注意,袁冬等人选择的所有张打横幅的地点都避开了机动车道和人流拥挤的地方,以上场所都是只会有行人穿行,而且现场行人稀稀落落。录影资料、现场照片显示,除了偶有行人驻足,其他行人即便稍有不便,也都从容绕道而行。现场聚集人数最多的3月31日中关村广场,也因该广场的特殊建造结构而未有任何扰乱秩序的行为。袁东等人在广场平台上张打横幅并发表演说,聚集的人群站在平台下边,而通过平台两侧的台阶以及人群两侧的通道,任何人都可以自由行进而不被打扰。录影显示,事实也是如此。怎么就能说他们的行为扰乱了公共场所秩序?而且,民警的执法录影也显示,在安排民警增援西单文化广场时,警方指挥者始终用的是“有群众围观”几个字,也就是说,警方人员的现场判断也并非扰乱了公共场所秩序。

控方在隐匿了大部分录影资料后,向法庭提交了以下主观证据。以下主观证据不仅与录影资料内容相矛盾,各工作说明、证人证言之间也相互矛盾:

关于2013年1月27日朝阳公园南门的财产公示宣传活动,朝阳分局麦子店派出所在当天的《工作说明》中陈述:2013年1月27日14时许,我所民警张云鹏、李振洋驾车巡逻到辖区朝阳公园南门时,发现朝阳公园南门广场有十几个人发生争执,民警即下车了解相关情况,并现场进行录影,后这些人离去。经向朝阳公园南门保安工作人员了解得知,民警赶到前有几人在广场上及马路对面张打横幅,内容为“公民要求官员财产公示”,园方工作人员进行劝阻,后这些人自行离去。

根据上述工作说明,1月27日的宣传活动并未遭遇员警制止,几个张打横幅的人是在园方工作人员劝阻后自行离去。但是,到了2013年8月7号,也就是在袁冬等人因3.31西单演讲被刑拘4个月之后,麦子店派出所李振洋却于 8月7出具证言指出:1月27日当天我带李建刚等三名辅警人员现场巡逻,发现朝阳公园南门广场有五六人聚集,即要求李建刚等上前制止,将男子胸前横幅摘下,并进行了批评教育。当时造成大量群众围观,引发公园门口秩序混乱。麦子店派出所保安李建刚的证言是他本人和袁冬僵持了五分钟,把横幅夺了下来。

朝阳公园保安庞福新的证言是:现场大约有二三十人聚集。被派出所的保安把横幅夺走了。

朝阳公园保安队长刘秉文也给出证言说:“我认为该男子打横幅、喊口号,严重影响了公园的秩序,造成了大量人员聚集,给公园正常秩序的维护造成了极大危害,给前来公园游玩的群众造成了很大的阻碍,他们的行为确实很恶劣”。至此,警方 “成功”地在案卷中塞进了朝阳公园事件现场秩序混乱的“证据”。而到了2014年1月2日,本案已经起诉到法院半个多月以后,警方又找朝阳分局民警秦东冉补了以下证据:现场有十几人聚集,引起大量群众围观,造成了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我当时穿便装,但对袁冬亮明了员警身份。另一位朝阳分局民警张淼也作证:现场有十几人聚集,引起大量群众围观,造成了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至此,警方又往案卷中塞入了袁冬等人明知遇到员警执法而抗拒的证据。构成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的几个要件,在控方的逻辑体系中看似已经完全具备了。但是,这都是些什么“证据”?更何况这些在不同时间收集的证据,相互之间不仅存在矛盾,而且也与录影资料以及照片显示的情况不符!

2013年2月23、24日发生在中关村的财产公示宣传活动中,根本没有遭遇员警现场执法,只是24日下午在清华西门张打横幅时和清华保安发生了短时间的争执,对此,清华西门保安张凯强的证言是:2月24日下午4点50左右,霍国厅、杨文在西门巡逻发现有人进行打横幅活动,就用对讲机向值班室进行了报告,我接到报告后就带着赵振、王乔江、翟磊出来进行阻止。那些人不听劝阻,还和我们说学校门口是公共场所,我们管不着他们。问:后来呢?答:我们让他们别打了,他们不听,我们就上去抢下来一个横幅和一张传单,并向青龙桥派出所报了警,他们看我们人多抢不过我们,就收起东西向西走了。另一名保安杨文的证言是:当时我在清华大学西门站岗,这时从马路对面走过来了四、五个人,其中一个女的,他们手持横幅在清华大学西门外,横幅的内容大概是“财产公开是正路,拒绝公开是邪路”。后来,经我们上前劝阻,对方刚开始不同意,然后经协调对方就散了。根据两位元保安的证言,可以说,当天在清华西门,并未出现秩序严重混乱的场面,双方也未发生激烈冲突。

2013年3月31日西单演讲,西单广场保洁员张素芹证明:2013年3月31日15时许,我正在西单文化广场上搞清洁,看到在广场正中央的周围有许多人围观,中间站了好几个人,有一个人站在那一边比划一边在说什么,还有四个人打出两个横幅,我距离比较远,看不清楚上面写的什么内容,就看周围的人越来越多,没多一会,来了一辆警车,有民警从车上下来,后来又来了两辆警车,因为周围的人太多,我在远处看不见里面的情况了,后来民警带着几个人上了警车就开走了,周围人群也慢慢地散开了。问:当时聚集的人大概有多少?答:大概有百数十人吧,没一会就聚满了主席台周围。问:当时聚集的人群都是什么人?答:都是路过文化广场的行人,平时文化广场的人就很多,今天是周末,人就更多了。看到有人在打横幅,就都拥过去看热闹,也有用手机拍照的。问:这些打横幅的人是多久后被民警带走的?答:大概前后有十多分钟的时间吧。

西单大街管委会保安队长康永强的证言是:我听完保安员汇报后便同他一起来到西单文化广场北侧大看台处,看到有四个男子一前一后打横幅,有一个男子戴着耳机在大声演讲,我看到后面那个横幅上有依法反腐的字样,便上前制止,让他们先收起来,他们不收,这时从台下上来一个女子手里拿着相机拍照并阻拦我。员警问:当时现场围观有多少人?答:大约50-60人左右。我进行制止受到阻拦,便给西单大街派出所打电话,民警来了以后,我便协助民警将他们请上车,带回派出所。另一名保安李龙的证言是:民警到现场后,出示工作证,让演讲的男子及打横幅的男子到派出所接受调查,但这3名男子不但不听从民警的话,还打横幅、演讲,造成几十人围观,本来是路人行走的通道,造成了拥堵,还有多人进行拍照,使现场十分混乱,后经过多名员警的劝说约10分钟,才被民警带到警车上离开,后约5分钟围观群众才离开,使现场恢复正常通行秩序。另一名保安平生的证言是:不一会员警来了,我们就协助员警一起收横幅,他们当时情绪比较激动,不听劝告,极力反抗,当时已经引起近百人聚集围观,堵塞了广场的行人通道,我在协助民警处理这件事的同时,被演讲的那个男的用右臂肘部朝我肚子打了两下,并用右脚踢了我的两条腿。后来我们就疏散了人群。民警将他们带上警车,在带上警车的过程中,他们还在反抗不配合。问:请讲一下这件事你看到的场面或影响?答:因为他们站在行人通行的中心台阶地方,人员流通量大,由于他们的行为造成大量人员聚集围观,最后将近有百人堵塞在那里,造成人行通道无法通行,行人无法前行,而且在员警带离他们时,他们极力反抗致使当时场面混乱。对照录影,这难道不是在说谎?

经过几个保安的层层加码,至此,西单演讲从造成现场混乱到阻碍员警执法两个特征都具备了。但警方还嫌不够,又找来西单大街派出所民警芦庆罡作证,问:当时现场的秩序怎么样?答:很混乱,因为西单文化广场人流量本身就很大,他们的行为很快就引起了很多人围观,我们到现场时已经有200人左右围观了,后来又陆续来了好多围观的,我估计最多的时候应该有300到400人在旁围观,因为围观人员特别集中,已经把那个台阶左右的路都堵死了,无法正常通行了,同时围观群众有好多拿着相机手机在拍照。另两名民警田洪和徐立镇也证明现场大约有300人围观,秩序十分混乱。

经过录影资料等客观证据与证人证言、警方工作说明等主观证据的比较,可以证明几个事实:一、袁东等人并未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二、以上诸多对被告人不利的证言均与录影资料内容不符;三、警方无视录影资料证明的客观事实,搜集并提供以上不实主观证据的做法让人有理由怀疑警方办理本案的居心和立场。辩护人认为,合议庭应充分注意录影资料证明的内容以及警方提供的其他证据与录影资料内容之间存在的矛盾,采信录影资料的证据内容,形成袁东等人不构成犯罪的内心确认。

 

二,赵常青作为本案被告人中的一个,有着与其他被告人不同的特殊之处,也有着不同于本案其他被告人的无罪理由。

无论是被告人赵常青之供述,还是其他被告人供述均指向一个事实,在上岛咖啡小范围聚餐商议张打横幅、要求官员公示事宜时,被告人赵常青很少参加。而且,赵常青不是提议者,不是组织者,也不是策划者,没有具体组织过任何一次上街张打横幅的行为,也没有制作过横幅和传单,更没有过张打横幅的行为。赵常青本人,更像一个临时受邀聚餐,并在聚餐过程中就可否上街张打横幅要求官员公开财产可行性讨论发表意见。

本案所有证据显示,赵常青很少参加上岛咖啡聚餐就该议题进行讨论,赵常青在回答警方“那你之前说过的小范围开会商定了一些具体事情,如街头打横幅等活动,那么这个小范围聚会是否为这一系列活动的策划聚会或组织、安排活动的聚会”时也进过:“我只能说街头打横幅、发传单活动都是经过这个小范围会议后决策、部署后实施的,这一点不用回避。所以这些小型会议与这些街头活动是正相关的因果关系。这些小型会议不定期召开,结合当时社会的大背景,通过大家商讨来决定具体实施的活动内容”。结合赵常青的全部笔录,他的本意非常清楚,就是想让自己和许志永把新公民运动的全部责任扛下来,他多次讲:这个案子抓了这么多人,这些人里很多都是新人,没有前科,公民运动也好,维权也好,他们参与的时间都很短,执政党讲宽大,我希望能把他们释放了,要把这种初次涉及这个问题的人都放了,毕竟也关了这么长时间了。因为不管怎么说,这十年无论是执政党还是政府都强调推动人权事业,都强调人权的进步,而且保障人权都写进宪法里了,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如果打击面过宽,处理人数过多,会损害执政党和政府在国内和国际的形象。他在回答警方提问时,对活动的细节完全是一问三不知。而其他被告人及证人证言中,至今无法判断赵常青参加过几次这样的聚会,赵常青在聚会中说了什么,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赵常青指挥、策划、参与过张打横幅的行为,而且,其他被告人和证人均能证明赵常青因为孩子刚出生,需要在家照顾孩子,很少参加上岛咖啡的聚餐。

也就是说,本案除了有证据证明赵常青偶尔参加上岛咖啡聚餐外,并无赵常青在本案中有其他行为的任何证据。因此,辩护人认为,控方指控赵常青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证据不足,事实不清。警方在了解此种情况后理当立即释放被告人赵常青,但遗憾的是,赵常青在孩子未满周岁时便被羁押,直至今天站在法庭接受审判。

 

第三部分:结语。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人民陪审员,虽然有被告人将张打横幅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行为自称为行为艺术,但如果一定要用法律用语概括该行为的话,其实该行为更像是集会,而集会是公民的一项宪法权利。难道赵常青不能对其他人行使该宪法权利的主张表示支持?难道,作为一名中国公民,仅仅是表态赞成他人行使宪法权利就该被视为涉嫌犯罪、被控方诉上法庭?

《集会游行示威法》的规定,公民集会、游行、示威应向公安机关申请并许可,辩护人要问的是,北京警方作为法定的集会游行示威批准机关,批准过几次类似的集会游行示威的申请?没有!从来没有!甚至,王兴律师等辩护人为了验证该事实,曾向北京警方申请集会游行示威,警方连申请材料都不接。那么,在公民的宪法权利实践中被普遍剥夺的情况下,指控赵常青的逻辑是什么?

辩护人发现北京警方表现出来的一个奇怪而险恶的办案逻辑,该逻辑是:既然我们在实践中以几乎从不许可的方式剥夺了你的宪法权利,那么,你若坚持主张该宪法权利,或者赞成其他公民主张宪法权利,你就是犯罪。

赵常青

11/4/2014 [自由亚洲电台] 赵常青庭审拒认罪将择期宣判 律师提法院违反程式不被采纳

新公民运动参与者赵常青被控“非法集会”罪一案周四开庭审理。赵常青拒绝认罪, 律师就庭审程式违法和证据违法再度提出异议,但均不被采纳。法院宣布择期宣判。庭审后赵常青与妻儿短暂会面。 刘晓冬告诉本台记者,连日来她都无法休息好,精神状态欠佳,不便与记者多说。她表示,看到丈夫的精神不错,但比1月份开庭时明显消瘦。庭审后她也带着孩子与丈夫短暂见上几分钟。她说:开庭结束后,律师和法官交涉让我们见一面。我觉得他们(法院)在这方面还是让我很赞赏的。庭审结束后他们安排我们短短见了几分钟,我先生也见到孩子。将近有一年的时间他第一次见到孩子,他挺开心的。我们几乎没有怎么说话,因为现场很多人。

 

11/4/2014 [自由亚洲电台] 新公民运动赵常青案审结 声援律师被刑拘

因参与新公民运动而被关押约1年的赵常青,其案件周四(4月10日)早上一审再次开庭,择日宣判。驾车往北京声援而失踪的广东王全平律师,证实以“寻衅滋事罪”被北京警方刑拘。网上有关案件舆论及声讨当局的声音,在微博遭删除。由于赵常青的家属大部份在西安,最后只有其妻子刘晓冬能入庭旁听,其他声援者及记者一律遭拒。

刘晓冬说︰今天可能休息不太好,所以不是很舒服。当时是朋友在外面帮我看孩子,我去旁听,在庭上(赵常青)没有机会说话。庭审所有的程式都走完了,但是后来开完庭以后,律师跟法官沟通了,要求孩子能跟他爸爸见一面。

赵常青不到2岁的儿子,在开庭时与母亲刘晓冬一起来到法院。(胡佳推特)

赵常青的代表律师张培鸿表示,庭审大致顺利,由于开庭前赵常青和律师早有共识,认为无论如何据理力争,结果都不容他们决定,因而把握开庭的时间,把他们的观点逐一说出来。连日来的开庭,当局派出大批警力戒备,推特消息估计,目前约10人已证实因曾到法院声援而被带走。其中广东江门市的王全平律师,周二驾车来到北京声援丁家喜,刚到海淀区法院门口就被员警带走。周四下午其妻对外证实,王全平已遭到海淀区公安分局刑事拘留,罪名是“寻衅滋事”。

对此,律师张培鸿认为,假若王全平只是驾着写上官员公示财产等字眼的车辆来到法院就被抓,然后被冠上“寻衅滋事”的罪名刑拘,无疑在一系列新公民运动案件上,增添了更多舆论。

他说︰首先这些指控都是非常荒唐的,是让世人耻笑的指控。就做那么一点事就把人家抓起来,什么情况都不排除,把王全平抓了也不是不可能的。但我觉得把他抓起来再追究刑事责任,觉得这事全越闹越大,而且是相当愚蠢的。

至于仍然与外失去联系的声援者如刘嘉青、龚新华、曾国凡、马永涛,电话继续处于关机状态。他们的朋友担心,或许他们同样已遭到刑拘。

 

11/4/2014 [维权网] 民主维权人士赵常青案庭审后与家属短暂见面

赵常青的太太说,今天庭审中赵常青的代理律师张培鸿、王甫两律师依法为当事人作了无罪辩护,庭审还算顺利,律师辩护也基本没有受到什么干扰。赵常青在庭审后作了陈述,对自己参与公民活动的事实不予否认,但坚信自己所行是依照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是本着推进中国反腐与人权改善,没有给社会秩序造成什么扰乱,所以不存在犯罪。

赵常青的太太特别提到,今天庭审后让她欣慰的是海淀区法院法官本着人道主义原则,接受了家属与律师的请求,在法院庭审结束后安排赵常青与家属作了几分钟的短暂见面。赵常青与孩子已经一年没有见面了,这次能见一面,当然也是欣慰的事

 

11/4/2014 [参与] 丁家喜先生最后陈述:我要做一只蝴蝶(图)

在海淀法院开庭的当事人最后陈述阶段,丁家喜先生说:

这个庭审,诸多违法,案件被强行拆分,证人不到庭,检察院不提供证据原件,因酷刑非法证据排除不被允许。

因要求全国人大对财产公示立法,我却成了钦定的罪犯。要求财产公示是犯罪——杀一儆百,扼杀中国兴起的公民运动。但是,财产公示不会因这场审判沉寂,只会更多人开展。

我们为了推动官员财产公示,发了十万传单,制作了一百多横幅,两次上街,七千多个签名,向全国人大及法制办要求立法财产公示,但是没有得到回应。有官员财产公示概念的人不到一百万人,13亿人的千分之一都不到。

我的行动微不足道,我也不后悔,这是良心告知我应该做的事。我要做一个有态度、有声音的中国公民。我要做一只蝴蝶。蝴蝶不停扇动翅膀,一定会引发社会变革的飓风。

将来的社会,必然是一个公民享有言论、集会、结社自由的社会。正义属于我们!自由万岁!

 

11/4/2014 [CMP] New citizens’ website launches on eve of Xu Zhiyong verdict

A Chinese court is expected to rule tomorrow on the appeal by lawyer Xu Zhiyong against his four-year jail sentence for “assembling a crowd to disturb public order.” The charges against Xu arise from his founding role in the New Citizens Movement, a broad grassroots campaign for civil rights through civil action on a range of issues, from equality of education to government transparency.   Standing Firm and Working Tirelessly– A Preface for the Launch of the New Citizens Movement Website

 

11/4/2014 [新公民运动] 新公民运动

公民们,就让我们从现在开始吧。无论你身在何处,无论你从事何种职业,无论你贫穷还是富裕,让我们在内心深处,在现实生活中,在互联网上,在中华大地的每一寸土地上,坚定而自豪地说出本来属于我们的身份:我是公民,我们是公民。——许志永

 

11/4/2014 [新公民运动] 我们一定会坚韧,我们一定会努力 ——新公民运动网站发刊词

对新公民运动的打压还在持续,我们的兄弟还在受难。我们不可能完全没有悲情,但是我们绝没有悲观。良知的事业是不可能被战胜的,新公民运动是不可能被打垮的,所以我们自信而乐观。我们内心的力量无比强大。

 

11/4/2014 [纽约时报] 中国何日告别东方专制主义?(狄雨霏)

在西方世界,“东方”(Oriental)一词的使用,从政治上来说已不再正确。但不管在哪里,“专制主义”(despotism)一词都还没被淘汰。将这两个片语合在一起,就是德裔美国历史学家、中国问题学者卡尔·奥古斯特·魏特夫(Karl August Wittfogel)的一本书名:《东方专制主义——对于集权力量的比较研究》(Oriental Despotism: A Comparative Study of Total Power)。眼看又一周的重大政治审判——至少五起——密集地展开,这本1957年的经典著作不禁涌现在脑海中。周五,一家法院将对律师和活动人士许志永的上诉做出裁决。一月,许志永因为因“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获刑四年。

这项罪名源自他在发起新公民运动中所担任的角色。新公民运动让普通人有机会对官员腐败和社会不公现象表达不满,很快受到了欢迎。对许志永和江西活动人士刘萍等人的抓捕让这一运动在萌芽状态即被终结。刘萍的家人说,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法院要在判决结束的六个月以后,即6月份,再公布对刘萍的判决结果。

其他将在本周受审的包括共开宣导公示官员财产的丁家喜、李蔚、赵常青和河南的基督教会牧师张少杰。所有人都是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提起诉讼的。这项臭名昭著的罪名如今不仅被用于维权活动人士,也被用在普通人身上。甚至是聚集在一起对于她们孙辈所受伤害表示不满的妇女,也请求政府不要因为她们站出来说话就以这项罪名指控她们。最近暴露出的丑闻显示,一些幼稚园在家长不知情的情况下给学生喂食抗病毒药物,之后这些妇女便开始进行抗议。

这些审判开始的几天前,有四名律师说,被禁宗教运动法轮功的信徒被剥夺权利,而他们则因为试图引起公众对此事的关注,而遭到了黑龙江警方的酷刑折磨。而这些审判也让人想起1月份对八位活动人士的类似审判。事实上,正如权益组织维权网(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所称,在中国,几乎每一天都会发生活动人士被捕、遭受酷刑、受到审判和失踪的情况。

=====================================================================

南乐教案开庭:张少杰

 

11/4/2014 [对华援助协会] 关注南乐教案:张少杰开庭全城戒严 两律师被法院非法羁押数小时

海内外广泛关注的河南省南乐教案进入审理阶段。2014年4月10日上午,张少杰牧师涉嫌“诈骗罪”一案正式开庭审理。为了这次开庭,当地政府动员公、检、法和宗教管理部门及各级基层政府一切力量,全方位地控制本地基督徒和外地来访的记者或公民。开庭当日全城警戒,盘查一切外来人口和车辆,多名来声援的外地基督徒和公民被控制或强行遣返。只有两名家属获准进法院旁听。庭审异常激烈,警方所提供的证据漏洞百出。由于律师提出的诸多问题公诉人和法官无法回答,因此当日庭审没能完成,下午五点休庭,择日再审。

4月9日下午开始,南乐局势就变得很紧张。除了严密控制教会重点人物外,员警还把持各个路口要道,查验所有外地进南乐人员的身份证。当地交警部门以莫须有的罪名强行扣押了张少杰牧师大女儿张慧馨的自驾车。在晚上十点左右,公安局把张少杰的太太、张慧馨和她一岁的女儿带去公安局“询问”,直到凌晨一点半才被送回家。3月10日上午全城戒严,法院周边所有路口都是警车和员警把守,道路上到了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程度。法院四周无线电信号被遮罩,大量便衣员警在巡逻。知名维权人士王译(程建萍)和华春辉刚到法院周围便被员警控制,后来被王译家乡河南长垣的国保带离南乐。其他来声援和围观的大约十几名外地公民都被便衣员警盯住,并分别被控制起来。

法院选择了一个只能坐十几人的小法庭开庭。张少杰家人只获得两张旁听证,因此只有张少杰太太和小女儿闪闪进入了法庭,其余都被政府人员坐满,其中包括濮阳市宗教局的副局长。据张闪闪说:法庭审理中控辩双方争论异常激烈,辩护律师刘卫国和赵永林指出了南乐警方和检察院大量程式违法的事实。听了公诉人历诉的张少杰牧师的所谓“犯罪事实”,其他旁听人员都说张牧师原来不是罪犯,而是行公义、乐于帮助弱者的好人,南乐这次审判张少杰这样的好人是丢丑丢大了。

鉴于关键证人李彩忍是两月前被不明身份人员从张少杰家中绑架后一直失踪至今,公诉人提供了李彩忍两份书面证词,但证词上包括签名等存在着严重的疑问。辩护律师再三向法庭请求需要证人李彩忍当面质证。但法官拒绝律师的这一合理要求。律师怀疑该证词是刑讯逼供的产物或被非法诱供所作,因此如果证人不能出庭作证,那么这样的证词就无法律效力。

张少杰在庭上说:“他们不给我被子盖,不给我鞋穿。后来他们说要买被子和棉鞋给我,但是要按着他们的意思说。结果被子和鞋买来了,我没有按照他们的意思说,他们就脱我脚上的棉鞋。”

由于控辩双方在很多问题上争论激烈,一直到下午五点休庭,法官宣布择日再审。休庭后法警居然紧缩楼道铁门拒绝放律师出去,并多次改变扣押他们的理由:先是说被告人要上警车,我们出去不方便,后又来一大帮法警要对我们强制安检,遭我们拒绝后,郭审判长又说我们必须签完笔录才能离开,我们说笔录可以签,但不能对我们采取这种强迫手段。两名律师通过微博对外发布了他们正在遭遇的荒唐的被法院限制人身自由的情况,网友从全国各地纷纷打电话给法院,谴责他们的违法行为。直到两个多小时后,在山东省司法厅和泰安市司法局的协调下,濮阳市律师协会的孙会长开车来法院才把两律师接出来。

对华援助协会自南乐教案发生直到现在,一直严密关注该事态的发展。南乐教案的实质是:政府因经济利益而强制收回已经达成协议的教会建堂用地,教徒被迫去北京上访寻求公正解决,当地政府动用黑社会手段非法截访,并用一系列黑社会手段诸如非法绑架、殴打、非法拘禁等手段对待这些上访基督徒和教会其他人员,直到构陷二十多名基督徒入狱。虽然在海内外强大的舆论压力下释放了大多数被抓的基督徒,但至今还有5名教会骨干面临刑事审判。当局还打压该教会正常的宗教活动,导致当地几千名基督徒不能正常地参加宗教活动。

 

11/4/2014 [维权网] 紧急关注:刘卫国、赵永林律师在南乐教案庭审后被拘禁在法院

南乐教案的张少杰牧师于2013年11月16日抓捕 5个月后,被指控涉嫌“诈骗罪”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于今天(2014年4月10日)在南乐县法院开庭审理。张少杰的代理律师是刘卫国、赵永林。

庭审时,法庭外戒备森严,路人被查验身份证。前往庭审现场围观的维权人士王译、华春辉夫妇被南乐警方扣押后,王译的户籍地长垣县国保将两人带走,随后两人与外界失去联系。

庭审结束后,张少杰牧师的代理律师刘卫国和赵永林不知何故被拘禁在南乐县法院之内,法院锁上大门,并派4名员警把守,两位律师被毫无法律依据地限制人身自由。鉴于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少俊在建三江依法办案时被非法拘留并遭到酷刑的经历,目前刘卫国和赵永林两位律师的处境也尤其令各界担忧。

 

11/4/2014 [自由亚洲电台] 南乐教案张少杰受审 控方证言出自黑监狱

图片:下午庭审结束后,张少杰的两名律师被禁止离开法院。(赵律师提供/记者乔龙) 河南省南乐县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主席张少杰牧师被控“诈骗罪”及“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案件星期四在县法院开庭。辩护律师发现控方提供的一份关键证言竟然出自失踪数月、相信被囚禁在黑监狱的所谓受害人李彩忍。律师要求法庭调查李彩忍的下落,解释她为何受到法外羁押。当天庭审结束后,双方未就下次开庭达成一致。张少杰的两名代理律师之一赵永林在庭审结束后告诉本台,控方出示的证据中,竟然有失踪多月的基督徒李彩忍的证言:“他们最重要的一个证人是叫李彩忍的受害者,指控称张少杰诈骗了她七十万元。但是李彩忍在庭前我们多次寻找她,她已经被限制自由,而且是被非法羁押状态。公诉人在举证中,取出一份李彩忍的笔录,是在李彩若失踪以后,说明公诉人见到了李彩忍。我们说你这个公诉人居然见到李彩忍,你们为什么不对这种非法羁押公民,违法犯罪行为进行纠正?所以我们也向法庭提出一个要求,请法庭终止审理,马上对李彩忍所受的非法羁押,进行调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离开法庭了”。记者:明天会不会继续开审?回答:明天不会开庭,如果他对李彩忍的问题处理不了,接下来的庭审完全非法。

 

11/4/2014 [自由亚洲电台] 南乐张少杰牧师被控诈骗案开庭

张少杰被控“诈骗罪”及“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案件周四在南乐县法院开庭。辩护律师之一刘卫国,对本台粤语组表示,法院应律师的要求在大约五点休庭,但当律师准备离开时,法院就以不同的借口,把他和另一名辩护律师赵永林,非法拘禁在法院内近三小时,才让他们离开。

 

11/4/2014 [新唐人] 南乐教案开庭 当地戒严 律师被扣押

法院为什么扣留他们?刘卫国表示,律师休庭出来时,法院的人说张少杰要出来,让律师稍等,后来张少杰没有出现,律师要求先走,被阻止;之后大批法警要求律师安检,被律师拒绝。再后来,审判长要求律师签完庭审笔录,律师们拒绝以强制人身自由的方式签笔录,随后被扣留。

当天的庭审并没有结束,据称,张少杰被指控的的罪名中,有一项是〝诈骗罪〞,指控张少杰诈骗一位叫李采忍的70万块钱,但是,李采忍在去年12月24日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强行从张少杰的家中带走,从那以后她一直处于失踪状态。

〝今天在法庭上,检查官出示了一份1月2号李采忍在检察院做的笔录,那就很清楚的证明李采忍是在官方掌握的,而且检察院也参与了这件事情。我们要求法院立刻终止这个案件的审理,先解救李采忍。〞刘律师说道。

 

张少杰 POC11/4/2014 [民生观察] 南乐教案开庭 当地维稳骤然升级网友被抓

10日上午8点,河南南乐基督教三自爱国会会长张少杰牧师被控涉嫌“诈骗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案,在南乐法院开庭。据赶部分赴南乐围观的网友称,南乐法院周边已被警方严密封锁,除了有很多穿制服员警外,还有很多便衣在附近巡视,并且南乐当局似乎还出动了信号遮罩干扰车,法院周边200米内手机都无法登陆网路。…17:30左右,某代理律师发出资讯称,南乐法院非法扣押律师,今天张少杰案开庭后,在下午时分我们当众告知法院,今天天黑以后我们的人身安全有可能得不到保障,要求法院下午5点休庭。在下午5点休庭后,法警就紧锁法院的楼道铁门拒绝放我们出去,并多次变更扣押我们的理由,他们先是说被告人要上警车,我们出去不方便。之后,又来了一大帮法警要对我们强制安检,在遭到我们拒绝后,郭审判长又说要我们必须签完笔录后才能离开,我们说笔录我们可以签,但不能对我们采取这种强迫手段。天就快黑了,结合我们之前在南乐多次被打的经历,目前,我们的危险似正在逼近…

=====================================================================

维权律师被粗暴打压拘捕

 

11/4/2014 [维权网] 刘士辉律师遭遇国保暴力殴打抄家并被强行驱逐出广州

刘士辉律师遭遇国保暴力殴打抄家并被强行驱逐出广州的情况实录,暴力情形触目惊心。

 

11/4/2014 [民生观察] 王全平律师因围观丁家喜案被刑事拘留

10日下午3时许,广东江门维权律师王全平的夫人致电北京王宇律师称:王全平已经被北京海淀公安分局以“寻衅滋事“为名刑事拘留,王全平已经让她把相关委托书等快递到北京。

据在京网友反映,王全平律师是于4月8日下午4点,自驾车从广东驱车到北京的。他原本准备到北京去参加丁家喜等“新公民案”的旁听事宜,但在他到达北京市海淀法院门口时,北京警方发现他的车上印制了“岂有此理 ,要求官员公开财产也有罪?”;“欢迎人民公开财产,人民公仆就免了!”;“请人民公仆不要公开财产”等标语,就将他绑架并强制传唤。

今天下午,北京警方已经宣布,王全平律师涉嫌“寻衅滋事罪”被警方刑事拘留。

据悉,广东江门维权律师王全平,由于经常代理敏感案件而备受关注,他曾为“海南万宁校长官员性侵幼女案”中的维权人叶海燕辩护,而被博白县公安局强行带到派出所“处理”。最后,广东江门市司法局以王全平律师私自接案为由,对她作出停业三个月的处罚决定。

 

11/4/2014 [大纪元] 福建郑龙江涉黑案 特审室酷刑惊人 律师团死磕

近日,福建省漳州市漳浦县原人大代表、村主任郑龙江涉黑案在漳州市中院二审继续开庭。因法院就律师提出的对当事人进行验伤鉴定不回应,律师提出回避申请被法庭驳回,再次提出复议。10日晚,法院突然通知律师休庭、改期。

此前,本案的多名被告当庭指证曾在「特审室」内遭到公安局长林顺德多次极其残酷的刑讯逼供,致严重伤残。这起涉黑案引起律师和法律学者的极大关注。

由黑龙江律师迟夙生,北京徐昕、王兴、张磊、王甫、周立新,山东李金星,陜西刘志强,福建冯敏、陈乃朝、刘晓峰等11位辩护律师,组成律师团为郑龙江等15人「涉黑」进行辩护。2012年8月28日凌晨,福建省漳浦县公安局未出示任何手续,手持铁棍等工具采用撬门、撞门等方式闯入郑家,将70岁的郑秀花、74岁郑松木、郑龙江、郑龙森、郑龙茂、郑素梅、郑荫梅、谢永平八口强行铐走。

这起备受外界关注的涉黑案一审于2013年6月27日宣判,法院称被告郑龙江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诬告陷害罪、聚众斗殴罪、强迫交易罪等10项罪名,判刑15年。其余14名被告分别被判9年6个月至6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2014年1月17日,该案二审在福建省漳州中法开庭。大陆律师吴国阜在《漳州郑龙江案听庭记》描述,当天,郑龙江等12人带着手铐走进法庭,高举一袋材料,齐声高喊「冤枉啊!冤枉啊…… 漳浦县公安局长林顺德才是黑社会头目!」郑龙江的妹妹郑素梅晕倒在地,郑龙江的父母也晕厥过去。

当天,律师们为当事人进行了激烈的辩护。之后,经过长达两个多月的休庭。4月8日至10日,该案二审接着1月24日的程式继续开庭。10日晚法院通知:明天的庭审因故改期,下次开庭时间另行通知。

8日早上,李金星律师举起郑龙茂双腿遭受严重刑讯逼供致伤的相片,多次要求给其当事人验伤,以确定是否受到刑讯副供,但法庭与出庭检察官无反应。

 

11/4/2014 [参与] 建三江人权律师公民声援团4月10日声明

3月20日,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和张俊杰四位律师为解救被建三江农垦局非法拘禁罪黑监狱的公民,竟然被毒打并拘留。3月25日,张俊杰律师释放后,经检查三根脊椎骨被打骨折。4月6日,其余三位律师被释放后,都自述被反铐著吊起来痛殴。他们现在都伤势未去,其中唐吉田律师多处骨折。更为可耻的是,建三江农垦公安当局将前去声援的公民也绑架走多人,除了10日一人被释放,至今还有14位勇敢的公民被拘留。他们是李大伟、张圣雨、陈建雄、翟岩民、袁显臣、姜建军、李宝霖、赵远、张世清、梁艳、孙东生、迟进春、张焱、李发旺。其中张圣雨、陈建雄等人遭到了残暴的殴打!被拘留的人一律不准会见,不准送钱,有几位甚至不知道关押在哪里。

建三江农垦当局集企业和政府于一体,以文革时的野蛮暴力统治其治下的公民,俨然已成为人类文明的阳光照射不到的死角。建三江的野蛮不仅是黑龙江的耻辱,更是对刚刚承诺尊重人权的中国政府的一记响亮耳光!

公民声援团在公民纷纷奔赴建三江之际开始募捐,第一期募捐11.8万元,全部用于支援奔赴维权前线的经济困难的勇士。第二期已经募集3.8万元,将全部用于救助目前被拘留的勇士。目前勇士们还没有出狱,他们遭受的毒打可能比已经释放的四位律师还要惨烈,他们满身的伤痛还需要爱心来抚平,希望大家用各种方式继续表示支援,直到他们重获自由。

募捐帐户名:杨子立

开户行:中国银行北京分行通州滨河支行,

卡号:4563-5101-0089-0268-943。

支付宝帐户:yzlsmlbx@gmail.com

我们警告建三江农垦公安当局那些犯下非法拘禁、故意伤害、刑讯逼供、滥用职权等罪行的员警以及负有领导责任的刘国峰等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刑法不会永远在建三江的土地上无效,等待你们的将是正义的审判!

我们同时呼吁各地律师针对建三江农垦公安当局的违法行径继续采取法律行动,呼吁公民向黑龙江农垦总局、黑龙江省政府、黑龙江省检察院、黑龙江省人大去投诉、控告建三江农垦当局的各种违法事实,同时要求中央政府对建三江暴力殴打律师、非法拘禁公民一事做出严肃调查!我们也呼吁国内外媒体能够秉承良知,对建三江事件做出真实报导。

建三江的斗争,是暴力与和平,野蛮与文明,强权与人权,邪恶与正义之间的白刃战,一切爱好和平与正义的人们请继续努力,世界在看着我们!

建三江救援人权律师公民声援团

协调人:刘四新,杨子立,向莉,欧彪峰,李小玲

连络人:超级低俗屠夫(吴淦),电话:15807836078,邮箱:tufuwugan@gmail.com

(新的募捐帐目将在募捐完成后发布,第一期募捐帐目明细请看http://t.cn/8s6XJNe)

2014年4月10日

 

11/4/2014 [纽约时报] 建三江被拘遭遇记 (王全章)

3月28日上午九点,我和付永刚律师一起去建三江七星拘留所递交申请会见手续,遇到了袭详栋律师和一些声援者,大部分人我都没有见过面,有些只是在网路上听说过。因“要人权不要奥运”而被判刑的袁显臣、杨春林也在这里(袁显臣是大陆人权律师,因为在2008年3月援助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下岗工人杨春林“不要奥运要人权”的签名运动而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杨春林被判处五年徒刑),袭律师在此已经坚持了72个小时,我们彼此寒暄著。

拘留所的人出来,把我们的手续拿走了。

我们站在门口等待着。黑龙江的春天,大地开始解冻,黑色的土地上渐露绿色的生机,路边的冰雪已经融化,风沙很大,吹打在脸上,仍然感到寒冷,员警在我们四周游荡,对面车里便衣不停地对我们拍照摄像。

两个年轻人走过来,听口音不是本地人。他们说是要打听下这个事情,问我有什么诉求。我相信他们应该是公安上层下来的人,说我们的要求很简单,就是希望能够会见到王成等四位律师。

等待了一个上午,拘留所也没有答应我们的会见要求。

下午三点,我回到宾馆。休息了会儿,我起草了一个《拘留制度改革宣导者共同宣言》。我深感公权机关滥用拘留权的情况越来越严重,我们必须做出努力,必须要改变。我在“宣言”中呼吁:

1. 立即停止公安机关行政拘留、刑事拘留的决定权,保留其拘留的执行权;

2. 在司法系统中设立治安法庭裁判轻微违法案件;

3. 在司法系统中设立审前羁押法庭裁判刑事拘留案件;

 

11/4/2014 [推特] 刘少明: #建三江黑监狱 公民报告

唐吉田律师今天继续看病,他的伤情比大家猜测的严重多了⋯⋯ #建三江黑监狱

RT @jameschownb: 唐吉田律师竟然被打折10根肋骨,牙齿打断,王成律师胸骨骨折,江天勇律师胸腹部满是于伤。而张圣雨陈建雄等14名公民还在贱3江的魔窟中受苦。是谁在袒护贱3江的野蛮暴行?#建三江黑监狱

2014年4月10曰中午12时我们一行三人(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的黄汉中律师、公民丁岩、刘少明)打车来到宝泉岭绥滨公安分局探望被关押的声援律师的张圣雨、陈剑雄等多位公民。

我们三人刚到拘留所大门,黄汉中律师向值班员警说明来意,值班员警汇报后,一下出来7个员警打开电动门放黄律师进去,同时出来两个员警(其中一个警号(J150326)把我和丁岩拖了进去,此刻我们三就被他们控制了。

这时一个二杠二星的员警(警号为J150540)又带来三个员警围住我们说你们三个前几天来过,其中一位员警还对黄汉中律师动粗推搡。50多岁的黄汉中律师相当克制,再一次平和述说此行的目的,同时也提出抗议。员警收缴了我们的证件和手机,把我们赶进停放消防车的车库边,四个员警看守着我们三人。

这时拘留所长过来又一次查看了我们的证件,发现张圣雨的委托书没有日期,找到渣了顿时发飙,并把黄汉中律师所有证件拿进办公室详细调查。

半小时后一辆面包警车开进了拘留所,下来5、6个员警,其中一个员警手持微型冲锋枪,看了看我们走进了拘留所办公室。十多分钟后手持微型冲锋枪的员警出来,又看了看我们三人没说话,另一个员警通知我们手机在他手上要我们跟他走(跟那个持微型冲锋枪的人走)。

这下我有点慌了,丁岩19岁的孩子哪经历过这场合,尽管我们有一万个合法性。此刻我们也不再浪费口水了。就是天塌下来还有中国的人权律师顶起,我心释然了,丁岩也坦然了。

僵持片刻,警号(J150540)的员警从办公室朝我们走来,态度一下有了变化,教育了我们一阵说让我们三人快离开这里,不然发生什么事情他不负责,恐吓我们。

事已至此,也就跟着他走出了拘留所的大门。(可能是他们接到上级指令,不想再把事情弄大,临时决定先放我们走)。

我们出了拘留所后就打电话、发微博通知外界。三辆警车一直监视着我们,我们包乘的计程车也被他们开到交警队,司机罚了200元,还做了笔录按手印。

最后三辆警车押送我们出境。 后来一直控制了我们一个多小时。他们事先是有计划抓我们的。

11/4/2014 [民生观察] 公民到建三江探望被拘维权人 遭警方推搡威吓

10日中午12时,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黄汉中律师、公民丁岩、刘少明三人,打车来到黑龙江建三江宝泉岭绥滨公安分局,探望前期因声援四律师而被关押的张圣雨、陈剑雄等多位公民。但是,他们却遭遇了警方的推搡、威吓、驱逐。

 

=====================================================================

维权人士被拘留失踪

 

11/4/2014 [维权网] 百名三线学兵连成员在陕西省政府门前集会维权声援李乃堂

2014年4月8日,星期二,是三线学兵争取权益公平日,百余名年近花甲的老兵聚集在新城广场陕西省信访局门口请愿维权,争取权益公平,要求政府落实相关待遇。

因为参与维权,2014年2月28日,陕西三线学兵连维权代表李乃堂被西安警方刑事拘留,近日李乃堂已经被西安检察院批准正式逮捕,罪名是“非法聚会罪”。同时有另外两名维权代表杨克强、李海龙也遭到警方拘押。

面对警方的高压,参与广场散步的老兵表示,要用事实说明遭到关押的李乃堂等人只是维权的参与者而并非组织者,相信李乃堂等人是无罪的,学兵维权合法正确。

 

11/4/2014 [维权网] 长沙维权人士邹红萼被以“诈骗”罪刑事拘留(图)

2014年4月6日,正在长沙市长沙市中医附一治病的长沙被拆迁户邹红萼(13875924886),在4月6日凌晨3点左右,被雨花区公安分局抓捕,罪名是“诈骗”,现在被关押在长沙市第二看守所。

黎托乡派出所4月6日凌晨3点多通知邹红萼的女儿邹立到派出所领取邹红萼私人财物,但拒绝家属见面、拍照取证。 邹红萼是长沙市雨花区东山街道黎托村,因为去年4月政府征用厂房,不满当地政府超低价的“房屋征收补偿”(每平方米50元)于是自学法律,带领村民维权。

 

11/4/2014 [参与] 徐光、谭凯被刑拘  征聘律师启事

中国民主党人、维权人士徐光、谭凯先生因言获罪,现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羁押于杭州市西湖看守所。诚聘有志有意之律师为徐、谭二位元志士提供法律服务。连络人吴远明,电话:13396573202。

 

11/4/2014 [参与] 寻人启事:几位公民4月5号去杨佳墓被抓,至今下落不明

寻人启事:刘喜珍,李燕军,孙立勇,应立刚,郑禄英,几位公民4月5号去杨佳墓被抓,到现在还没有音讯,下落不明,不知有谁能告诉我他们的下落,我是刘喜珍的丈夫黄慧敏,我电话:13979022892,谢谢!希望大家扩散。刘喜珍是江西新余维权人士,曾多次因上访或参与维权活动被失踪、拘留和刑拘。

 

11/4/2014 [自由亚洲电台] 《京华时报》李斌传被带走 南方报系两记者被起诉

有微博周四(10日)指,曾报导农夫山泉水质有问题的《京华时报》记者李斌被公安部门带走,与李斌接触过的多家企业人士亦曾被公安查问。《京华时报》去年4月报导农夫山泉水质低过国家标准,不如自来水。报章连续28天用67个版面,对农夫山泉作出负面报导。农夫山泉翌日即反驳《京华时报》,指产品标准严于国标和地方标准,质疑报导背后有黑手,农夫山泉其后向报章索赔6000万元,并向广电局举报《京华时报》虚假报导,要求当局查处。

另外,南方报系记者胡亚柱及刘维安被指利用负面新闻敲诈勒索受贿案,当局正式立案起诉。

中新社报导,案件涉及韶关房地产老板争地事件,房地产老板魏振顺用虚假诉讼,希望争取沙洲区一块地,并通过该两名记者,希望通过媒体向法院施加压力。两名记者先后报导有关事件,检察院指两名记者在事后收取了 36.5万元贿款。检察院还发现,两人曾在河源﹑茂名﹑深圳等地利用负面新闻,敲诈﹑索取贿赂等手法犯案。

=====================================================================

访民诉冤

 

11/4/2014 [维权网] 北京“维稳”有新招,家里抓人去“训诫”

北京房山区居民王彦亭向本网资讯员反映:因为面临拆迁,北京市两会“维稳”,无辜将他抓去派出所限制自由25小时,并且逼迫签了“训诫书”才获得释放,王先生说,他们村一起被抓走训诫的还有四人,分别是刘春、张子成、要建华另外一名不知具体是哪位村民。

 

11/4/2014 [六四天网] 四川汉源推翻息诉上访协议 王淑蓉重启维权

四川省雅安市汉源县供销社社区王淑蓉不得不重启维权。据悉,2012年2月9日,在四川省汉源县原县委书记蒲忠协调下,信访局以2012汉信联办201201号联席会议档的形式,促成汉源县供销社与王淑蓉达成协议,处理其历史遗留问题。主要包括每年工资、医保等均按供销社职工同等待遇。

 

11/4/2014 [六四天网] 福建押返百余农场员工 拘留所关押10人

4月8日晚,福建省福清市江镜华侨农场。因为土地征用,农场员工上百名在北京马家楼被抓,有的被打。抓回本地后,今天中午刚得到消息,他们大部分人员己经到达家中,还有王雪梅、何香珠、余齐钦、余良同、何齐英、康福、文新、吴珠明、余海明等10人被押送福清市拘留所。

 

11/4/2014 [民生观察] 武汉中院院长接待日 不接待冤民有冤民晕倒

据武汉市维权人刘新群告诉本工作室,今天是武汉中级人民法院院长接待日,他们数十位访民、冤民在今天上午抵达了该院等候院长接待。但是,在他们等待许久以后,该院仍是大门紧闭不让他们进去见院长,经他们多次与守卫交涉也仍未获准进入。最后,大家就在法院门口拉起横幅、举起标语各自述说自己的冤情。在大家苦苦等待了一个上午之后,有一位名叫胡兆芳(音)的女性冤民或因体力不支而晕倒在地。此时,才见法院方面出来了几个领导模样的人,走到胡兆芳(音)的身旁观察了一下。随后,他们就叫来了120急救车将胡兆芳(音)拉走,但是此后法院方面还是不愿接见他们这些冤民。

 

11/4/2014 [六四天网] 四川省政府清场5.12灾民 11人受伤住院

成都都江堰市5.12灾民吴先杰称,4月9日,都江堰市蒲阳镇上游村五组18名灾民因为5.12灾后重建拆迁补偿不不合理、社保未安置等问题到四川省省政府上访,从上午10点到下午17时50分下班时间都未接待。在成都市信访局焦处长来与保安说话后,40多员警冲打我们上访人员,抢走、手机及拍摄工具,造成4人重伤、7人轻伤,现住在成都市第四人民医院,现在还无人管。据悉,受伤人员有冯群、何平、刘学芬、刘绍容、马兰、刘敬书、李世君、正碧群、焦建秋、何正修、林心兰。

 

11/4/2014 [维权网] 河北冤民李换霞又遭无辜行拘(图)

李换霞是河北省唐山市古冶区人,因为家中的口粮田被政府强占,没有得到补偿逐级上访多年,然而由于现行体制弊端多多,多年来她的合理诉求不但没有得到任何解决,她还遭到地方政府的多次非法关押,基本人权被剥夺殆尽,2013年9月20日她因为去巡视组递交材料被古冶区截访人员抓住后行政拘留10天。

今年4月7日,李换霞又被当地官员从久敬庄劫走,押回唐山后给编造个非访的罪名行政拘留10天,现关押在唐山古冶区拘留所。

 

11/4/2014 [六四天网] 四川隆昌百余三轮车夫请愿 特警刑警出动

四川省内江市隆昌三轮车维权代表林代芬称,4月9日上午,我们隆昌县有百余三轮车车夫到县委县政府请愿,要求政府同意三轮车换计程车诉求,但政府拒绝同意诉求。当天到场单位有县政府办公室,县委,交通局,运管所,政法委,刑警队,特警队等。

 

11/4/2014 [六四天网] 碧桂园殴打安徽袁明君案5年未解决

安徽省现在是合肥市中庙镇农贸市场后街袁明君称,好心人给我天网的号码,并鼓励我发资讯说这样以后地方就不敢再追杀了,我就高兴得哭起来了,因为我是多么的想念我妈妈,她也时刻挂念总是怕我在北京会被黑保安暗害,在老家又被地方政府24小时看押,不给自由没听他们的话就会有地痞流氓来威胁和毒打。我在北京不敢回,而北京也有驻京办安排的黑保安,整天到晚都生活在怕字上,现在我想请求记者说明。

 

11/4/2014 [参与] 秦永敏:正被扼杀的古筝神童潘婷(秦永敏)

潘翔,潘婷之父,一个古筝学校的开办者,把自己的女儿培养成了古筝神童。为了女儿的前途,潘翔以手机、电邮方式反复请求本人对他进行帮助,这是其中的一份电邮:“秦主席您好:求请您百忙中救救正被党扼杀的”古筝神童”潘婷帮我家写篇短文全球播发…… 官媒无效报导……报导无效……敬谢.潘翔代全家.2014.4.9

 

11/4/2014 [维权网] 吴邦国造访陈光诚家乡,多位访民“被失踪”

4月10日,本网资讯员收到临沂访民发来的资讯:前全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造访陈光诚家乡临沂市,当地部分访民前往其下榻的宾馆(临沂陶然居大酒店)欢迎,不料多数人“被失踪”,疑已遭维稳部门的绑架,请予关注!据了解,近年来,因临沂市政府野蛮暴力强拆和司法黑暗造成大量的访民,每到有上级领导来访,当地政府都要动用大量的人力物力稳控访民。

自昨日(4月9日)开始,很多访民就发现由政府和社区组成的“稳控”工作人员又在他们家门口“上岗了”。市区内几条主要交通道路都密布了员警和便衣,部分道路还实施了交通管制,给市民的出行带来很大的不便。街头巷尾群众都在议论“听说是前全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来了,住在临沂陶然居大酒店”。

今天一早,卢秋梅、徐大丽、王汝兰、杨自娥等10多位访民相约到吴邦国下榻的“临沂陶然居大酒店”,希望能拜访到这位前全国人大委员长,随后这些访民大都失去联系。

 

11/4/2014 [维权网] 紧急关注:甘肃五访民发现甘肃中央巡视组系假冒被绑架

2014年4月10日上午9点30分,因发现中央巡视组办公地点工作人员系甘肃省政府工作人员假冒,去巡视组住地宁卧庄宾馆,找巡视组控告和反应问题,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绑架,现被关在武夷山附近的一个院子里。

据发出求救资讯的访民孙金秀(女,电话15569812625)说:她是甘肃天水武山县城关镇红沟村人(身边证号620524197301263702),因房屋强拆而上访,后信访局长与她达成一致并签订拆迁补偿协议,但两年了还是不兑现,因此来向中央巡视组反映问题,可是,昨天他们去巡视组办公地点,被 带到108室接待,但他们发现108室的工作人员是有甘肃省官员假冒,于是今天到巡视组住地宁卧庄宾馆,找巡视组控告和反应问题。

与她一起去反映问题并被绑架的的还有张桂兰(女)张掖市高台县人,因刑事案件和房屋被强拆案上访,龚玉兰(女)甘肃省酒泉市下河清农场人,因无辜被其站长殴打后又指使人把她的庄家给抢了,而上访,马秀花(女)甘肃省酒泉市瓜州县人,因她交了水费,但当局一直不给他承包地供水,该事情持续了九年了还是不解决,因而上访。

 

11/4/2014 [六四天网] 天津近百访民求见中央巡视组无果

10日下午14时,天津张文艳、李淑兰、郑光泉等近百访民前往天津和平区贵州路,要求面见中央巡视组,表达支持中央反腐倡廉,抓老虎拍苍蝇。访民们等候4个多小时没有见到中央巡视组人员,只有50余警员现场维持秩序。

 

11/4/2014 [六四天网] 福建福清戒毒所在押9农场职工

4月11日凌晨0时许,警方释放了北京押返关押的农场员工何妹妹及另外一人。目前,在押福清戒毒所得还有张康福,何香珠,何香英,余齐软,吴珠明,张文星,余贤明,余良同,王雪梅等9人。其中4人被殴打致伤,2人伤情很重。

 

11/4/2014 [维权网] 张善光:实名举报人遭到公安机关不择手段监控的严正声明

本人张善光,湖南溆浦县城人,是一桩多名国家工作人员串通在深圳的原全国政协委员缪某某,相互勾结、精心策划、合伙侵吞国有资产案的实名举报人。由于被举报物件有社会地位且有钱,人脉关系广,致使本人的举报长时间段被相关的司法机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并且,在某些官员眼里,举报人头上竟然莫名其妙有了一顶悬著刀剑的“闹访”帽子。但是,举报人不怕天不怕地,视死如归,仍然一如既往向黑司法挑战。终于,“习总”来了,“王总”来了,为著捡拾恰似1948年秋风扫落叶的民心,扛来了“老虎、苍蝇一起打”的大旗,于是,对本人的举报,省、市纪委有了批文,怀化市政法委主要领导表态要依法严肃查处。本人的举报得以死而复生。今年一月,怀化市公安局对此案重新立案侦查,认定溆浦工行原行长触犯刑法,没有超过追诉时效,三月,向怀化市检察院提交起诉意见书……

 

11/4/2014 [六四天网] 成都300人散步成功阻止建垃圾站

距离成都七中不到500米距离修建成都首座景观式垃圾压缩站,10日早上10时30分,成都市金河谷、合能珍宝、彩叠园和周围其他社区业主及少数七中学生家长,从成都七中旁边路口聚合,分两波人,一小部分人去垃圾站现场,另外大部分人步行去温江区人民政府抗议。

=====================================================================

群体事件

11/4/2014 [自由亚洲电台] 山东广东相继有逾千工人罢工维权

山东省威海市泰元电子有限公司的上千工人自连日举行罢工,要求加薪。此外,广东省梅州市一家印刷厂的两千多名工人周二也就工资问题举行罢工。图片:广东梅州凸版艺彩印刷厂二千工人罢工要求加薪。(网路图片)

 

11/4/2014 [自由亚洲电台] 上海数千访民市政府集会要人权 当局如临大敌特警维稳

星期三,上海数千访民如常来到市政府前集会、示威。访民举出横幅要求官员停止滥用权力、公示财产,甚至要求进行民主普选。当局出动大批公安、特警到场“维稳”。访民评论这是腐败分子越来越心虚的表现。

 

11/4/2014 [自由亚洲电台] 汕头村民砸投票箱抗议村官贪污 千人围堵警方要求释放维权代表

广东省汕头市澄海区的上千村民周一、周二连续两天堵路、围派出所,与大批特警对峙,抗议政府抓捕4名维权代表。该村村民3月中旬曾多次示威,抗议村官贪污腐败、私卖耕地,以及选举不公。

 

11/4/2014 [自由亚洲电台] 数千教师连日罢课 抗议政府克扣工资

河南漯河市舞阳县数千名教师连日罢课,抗议政府贪污教师薪酬,每名教师每月被剥夺两千多元工资,剩下的部分不足教师糊口。另外,上海的三星代工厂准备搬迁,资方未有向工人交代赔偿事宜,近千工人周四罢工抗议。

 

11/4/2014 [自由亚洲电台] 千多工人示威 不满未有安置赔偿

4月8日,安徽省合肥市一国企钢铁厂逾千工人,围堵厂房外道路示威,指因环境污染问题被勒令转型停产,但当局迟迟未提出方案安置工人。数百特警在场戒备,特警拍摄示威工人的举动,工人其后遭驱散。(工人提供)安徽省合肥市逾千名国企钢铁厂工人,周二(8日)围堵厂房外道路示威,遭数百特警驱逐。工人指厂房因环境污染被勒令转型停产,政府却迟迟未提出工人的安置方案﹔百多工人血铅超标,但厂方拒绝谈赔偿。工人翌日转到市政府上访,但无结果,他们将于下周一发起大规模到省府上访维权。

 

11/4/2014 [自由亚洲电台] 低价强征地赔款无踪 二百多村民抗议

2014年4月9日,虎门镇北栅西坊村二百多名村民,手持写有“我要生存,还我北棚西坊村土地”的横额,到镇政府门外抗议,期间遭到警方驱散抢横额。冲突期间,有西坊村老村民被推倒地上受伤。(村民摄)

 

11/4/2014 [自由亚洲电台] 陕西暴力征地两伤两被拘

2014年4月8日,陕西省榆林市绥德县政府,连同不明身份的流氓强占苏家沟村和呜咽泉村一幅五百亩的土地,企图将土地内的杂物搬走并施工。村民得悉赶往现场与对方发生肢体冲突,有村民被打伤,大批村民包围打人者讨说法。(村民摄)

 

11/4/2014 [自由亚洲电台] 300居民反建垃圾站散步请愿

大约300名成都温江区居民反对政府在民居附近兴建垃圾站,4月10日到散步到区政府请愿。(照片来自中国天网)

 

11/4/2014 [自由亚洲电台] 近百上访农民被遣返 10人涉带头遭关押

褔建省褔清巿华侨农场近百名农民因征地问题,到北京上访时被警方抓至马家楼关押,访民周二被强迫遣返,其中10人涉带领上访,遣返后继续被关押。

=====================================================================

捍卫自由、人权及要求真相

 

11/4/2014 [自由亚洲电台] 小学生脑出血死亡 疑与老师打头有关

河南省洛阳市小学生田原,疑因被老师打头后,脑出血死亡。4月8日,家属拉起横幅,在学校外抗议。(目击者提供) 死者是洛阳市古香小学三年级学生田原。田原的父亲田宝胜对本台粤语组表示,老城区公安分局负责调查的刑警,周四向他透露调查的进展,至今只是查问过近十个同学,进度缓慢。他又说,家人周二起连续两日到学校抗议,要求校方交代,但校方就一味回避问题。

他说: 说了一下大致的调查过程,说问了几个孩子,有两个说打了,有几个说没看见。我们想跟那个老师面对面的谈,知道当时的情况,但人家(校方)不让我们去了解。

田宝胜忆述事件的经过,他说,女儿于3月27日放学回家后,就说头痛得很厉害,看过医生食药后严重呕吐,家人随即把她送到医院,经检查后证实小脑出血,翌日做手术后,就送到重症监护病房,延至3月31日不治。

他说: 进了重症监护病房后,就不让我们见孩子。到了3月30日,就告诉我们孩子很危险。3月31日,孩子母亲看到孩子时,她已经瞳孔放大。

田宝胜表示,家人上周三(2日)为女儿举行葬礼时,有前来送殡的家长及同学透露,女儿于事发当日,曾被数学老师韩珂珂用书本打后脑两次。家人才发现女儿的死因可疑,决定停止火化,要找出真相,为女儿讨公道,更重要是防止悲剧重演。

他说: 还孩子一个清白,一个公道,还原事实真相,也是为以后孩子不受到老师的侵害。

田宝胜说,女儿一直身体健康,性格活泼。女儿死后,他的妻子及外母大受打击,终日精神恍惚,无法饮食及入睡。

 

11/4/2014 [推特] 温州惊现蒙面教堂

肖芳华律师: 转发微博 ◆  @基督徒曼德 温州惊现蒙面教堂——近日,温州里安仙降某高速路出口一教堂,收到政府要求拆除十字架通知后,左右为难,最后的办法就是把十字架先用帆布包起来。十字架蒙羞、中国保障信仰自由的宪法也蒙羞!

 

11/4/2014 [自由亚洲电台] 西藏将以法保障藏语文使用 议员称落实还有待观察

西藏自治区当局正着手制定《西藏自治区藏语言文字工作条例》,以法律形式保障藏语文有使用和发展。印度的西藏人民议会议员对此回应称,新的《条例》值得肯定,但能否落实,还有待观察。

 

11/4/2014 [推特] Free Expression

Steve Rhodes ‏@tigerbeat RT @PENamerican: For @aiww, @Ilham_Tohti, #liuxiaobo, and #liuxia: #AiWeiwei #withflowers

11/4/2014 [美国之音] 纽约数百作家艺术家抗议北京打压声援艾未未

美国笔会中心和艾未未之友数百人集会抗议中国当局对艾未未、刘晓波、刘霞等作家艺术家的监禁和打压。艾未未通过视频表示,表达自由是所有艺术活动必要基础,必须为之奋斗。虽然他的护照被当局扣押,无法前来参加4月17在纽约布鲁克林博物馆的艺术回顾展,但星期四晚上,艾未未通过视频告诉数百名前来集会的支持者:表达自由是所有艺术活动的根本而必要的基础,它是艺术家需要保护和为之奋斗的非常非常必要的价值。他说:“我们必须鼓励个人,通过表达自由成为社会的一部分。”

 

11/4/2014 [美国之音] 艾未未通过视频感谢纽约数百支持者

艾未未说:

“感谢你们前来支持言论自由。作为一名艺术家,表达自由对所有艺术活动都是根本而必要的基础,表达自由也鼓励任何个人质疑当局,并使自己具有创造性。因此,这是艺术家需要保护和为之奋斗的非常非常必要的价值。它的到来从来不是件礼物,而是需要通过我们的艺术作品、声音、线条、音乐和肖像,通过所有这些表达,才能够对人和人类进行探索。”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有更好的社会,我们才能一起合作,我们 才能对我们自己有更多的了解。感谢你们采取的行动,这不仅在中国而且在世界各地都是非常重要的。因此,让我们一起为表达自由而奋斗。”

“至于我,因为我没有护照,我不能外出旅行,我仍处于某种自我拘禁之中,这是不对的,我们必须鼓励个人,通过表达自由成为社会的一部分,以质疑当局、承担责任,并对什么是我们生活的社会和我们的未来贡献创意或思想。”

他最后说:“感谢你们的到来,感谢你们的贡献。”

 

11/4/2014 [自由亚洲电台] 英国人权报告关注中国人权捍卫者处境

英国外交部星期四公布今年第一季度人权报告,有关中国的部分指出当局对公民自由和政治自由的限制,以及人权捍卫者和公民社会的处境仍十分艰难。此外,英国也曾在“英中战略对话”提出人权议题。

=====================================================================

六四25周年

 

11/4/2014 [中国人权] “There is Always a Wound in My Heart—How Can I Forget?” by You Weijie and Wu Lihong

The story of Tian Daoming (田道明), 22, male, a senior in the Department of Management of the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Beijing, originally from Shishou City, Hubei Province. He was crushed to death by a tank in the early morning of June 4, 1989.

 

11/4/2014 [中国人权] “Son of the Earth—Chen Yongting” by You Weijie

The story of Chen Yongting (陈永廷), 20, male, a student at the Department of Economics of the Central Institute for Nationalities (中央民族学院). He was the first and only person from a poor, remote mountain village in the Youyang Miao and Tujia Autonomous County outside of Chongqing, to go to college. He was shot to death on Tiananmen Square the night of June 3, 1989.

 

11/4/2014 [中国人权] June Fourth at 25: Resisting Enforced Amnesia, Building a Just Future

Last year, following the 24th anniversary of June Fourth, the Tiananmen Mothers asked themselves:

In all these years, and through all the energy and effort we had expended, we had not been able to get justice for our loved ones, or slow the pace of old age or sickness among our fellow family members who had shared in our common struggle over all these years. . . .  What should we do for those who have passed away? And how should we commemorate the lost souls of June Fourth?

Their answer was to document the lives and deaths of the victims as a way to honor them and to continue to press for justice.

In fall 2013, several members of the group, organized in small teams, embarked on their journeys to many different provinces and municipalities in a wide swath of China. Ding Zilin has described these visits as “rare and weighty journeys that made possible direct heart-to- heart exchanges.”

 

11/4/2014 [博讯] 视频:营救六四学生和异议人士的“黄雀行动”前线总指挥六哥(陈达钲)先生谈话

1989年6月13日,中国政府公布「通缉以『北高联』为首的21名民运领袖」名单,同时香港也为营救行动开始筹备并开展,吾尔开希、柴玲、封从德、陈一咨、苏晓康等从翌月起陆续逃离中国境外,行动从沿海城市经香港中转至其他国家。

「黄雀行动」是为1989年六四事件中秘密拯救、运送被通缉民运人士的行动代号,「黄雀行动」在1989年6月中下旬展开,直至1997年前才正式结束,共救出约300人,有四人牺牲,两人被捕。

六哥(陈达镫)是“黄雀行动”的前线总指挥,应该是该行动最关键人物。本视频由访港的前纽约时报中国研究员赵岩录制。从陈达镫谈话可以看出,他一般不愿接受采访,鉴于六四25周年将来到,他讲述了一些当时的情形。但陈达镫谦虚的强调,“黄雀行动”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该行动也得到了一些有财力的人士的支持。

=====================================================================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