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犯近況追蹤 (每週新聞 2014.3.17-23)

丁家喜、趙常青、許志永、張寶成、馬新立、顧義民 李英之、劉曉芳、曹順利 唐吉田、江天勇、張俊傑、王成四位維權律師被拘 柳學紅、邢鑒、王晶 王炳章、高智晟、劉本琦、劉傑 31 丁紅芬、沈果冬、沈愛斌、瞿峰盛、殷錫金5人獲釋 梁頌基、張昆 楊色茂、洪銳潮 徐兆傑、田蘭、張海彥、王春豔 何健、劉飛躍、劉虎、趙志軍 哈達、 當知項欠、果秀洛桑、洛桑華旦、仁增次仁、寧嘉傑和紮西次仁、圖旺仁波切和布達嘉、洛桑塔傑和隆多嘉參,次仁桑培和紮巴、格桑次成,圖丹班丹,諾布頓珠,莫朗嘉措和次仁塔巴共五人、斯松多吉、拉巴、嘉央嘉措、多吉、阿桑和瑪貢、 法輪功: 朱淑雲、卞麗潮、何文婷 54 維權訪民:王汝蘭、劉文美、陳中啟、孫成亮4人、胡偉星、譚愛軍、盛巧真、奚冬菜、林明潔、朱瑛娣、陳開頻、 劉霞、劉沙沙、王東海、艾未未 繼續閱讀 →...

丁家喜

22/3/2014 [中國人權雙週刊] 做有聲音、有態度的公民 ——丁家喜獄中談話錄

羅勝春代序:作為丁家喜的妻子,每次律師見過家喜,我總是迫不及待地問他們要錄音或錄影,而且一收到檔,總是如饑似渴地傾聽或觀看。家喜熟悉的話語,爽朗的笑聲一直感染我,鼓舞我。通過這些錄音錄影,我更多地瞭解了家喜,理解了家喜所做的一切,也更堅定地支持他。有時想想,抓他關押他審判他的人真的是挺傻的,他們害怕別人反對他們,但是他們的做法只能培養出更多像我一樣的反對他們的人。我也決定做一個有聲音有態度的公民,而且我的聲音還是:請不要再繼續製造冤案錯案了,請釋放我的先生丁家喜,他沒有犯罪,也不可能犯罪,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中國的進步和美好,他是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公民!請不要再讓普通老百姓的中國夢變成一個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惡夢了!


社會的發展到了這個階段,每個國家的公民都應該成為有聲音,有態度的人。我們就是對各種問題有自己的態度,同時希望把我們的聲音發出來。有些人聽了不開心。我們被關到這裡來,這也是社會進步過程當中必然要經歷的過程,或者說這是社會進步一個必然要經歷的階段。

我們所做的一切肯定是無罪的,也肯定不違法,憲法賦予了我們表達自己意願的權利,至於是否有錯,那只能說是見仁見智。我們表達了自己的觀點,無怨無悔,我覺得我做的事情對得起自己的良心。有關這一點,對於預審、檢察官,我都毫不隱晦。

我是一個普通人,由於我的律師或事務所主任的身份等,對我格外關注倒沒有必要。作為一個有良心、有責任心的人不能沉默,不能不站出來,只有站出來的人越來越多,這個社會才會進步。

我們的卷宗有一人多高,本來這應該是一個案件,但他們拆分成幾個案件。出於什麼考慮?是否依照刑訴法?我們就不去猜測了。事情的前因後果,我們都清楚。作為一個個案,拋開社會背景,我們上街的事情,肯定構不成“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

法庭上,我是否拒絕發言?刑訴法給了被告人沉默權——但律師沒有沉默的權利,無論你說不說,肯定判的結果都是一樣的,因為這個決定是幾個法官早就定了的,所以我可能選擇不發言。

這個案子的社會意義大於案子本身的意義。張雪忠老師說這是徹頭徹尾的政治迫害。是的。對許志永的指控就是完全莫須有的。我們這些人的所有活動,許志永都不知道,怎麼能安到他頭上去呢?我們這些人的所有活動都是誰願意去就去,沒有所謂的組織和策劃。有時間就去,沒時間就不去;約了我就去,沒約我就不去了;有時約了我,我不願去,也可以不去。這就是一種生活方式而已,通過這種方式表達自己的聲音。我們只是想做一個有態度有聲音的國家公民。我們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公民語言,對於我來講,因為我是法律人,對權利和義務等更看重一些,所以我的的公民語言就是維護自己的權利,尊重他人的權利,同時盡自己的義務。

許志永、李蔚等和我的想法可以不一樣,這很正常,這才是現代社會。我不能把我的理念強加給其他人。預審有時經常問我;“許志永這麼說是什麼意思?你來解釋解釋。”我說:“你去問許志永啊,我沒有去尋思別人的思想並且去解釋別人想法的習慣。我贊成許志永的有些理念,願意去幫助他做一些事情,有什麼問題嗎?沒有,如果你不贊成,你不支持就好了,這是每個人的自由選擇啊。”每個人對公民的理念都可以有不同的觀點,每個人都可以把對公民理念的不同理解表達出來,也可以按照自己對公民理念的理解去做事情。這就是現代社會。最近一次法官提審我時說:“許志永很狡猾吧?他讓你們都去現場,但他自己不去,把你們當炮灰了。”其實許志永不是不去,國保重重封鎖,他能去嗎?

他們對我們所做的事情感到恐懼和害怕,對我們的審判就是想殺一儆百。他們是要告訴中國人,告訴中國地盤上的人,如果要求官員公開財產就是犯罪。有人想要反腐敗,我們就要把他抓起來,從本質意義上來講,就是要反對反腐敗。解決問題的辦法一定要符合和尊重社會發展的規律,如果通過他們的方式能反腐敗,那就太好了,我們樂觀其成。我們不排除另外的想法,我們並沒有說你們的方法不行,只不過是說除了你們的方法之外,我們還有另外的方法。

對我們這些人,公安和檢察、預審費了很多心思。儘管我們沒有受過過去傳統意義上的酷刑,但有一次他們是真急了,拿我的個人隱私威脅我。那是11月7號下午的一次審訊,預審公安李赫透過欄杆,伸手打我,辱駡我,並威脅我——以暴露其他人的隱私和破壞其他人的生活來威脅我。這一點,我一直沒有跟檢察官和法院說。但他們在預審過程中的話語是有同步錄音錄影的,他們是逃不掉、抹殺不了的,每次提審都有筆錄(這期間大約有十來次是沒有任何筆錄的,是因為從頭到尾我沒有說話)。他們說的話也應該都是有記錄的。他們說的很多內容,是40年前的話語體系,什麼非法糾集啊、煽動啊、篡改啊,完全保留了文革的套路。

關於財產公示的活動,自始至終我們遵循了我們做事情的基本原則:公開、合法、透明。讓人人都能夠參與。我們剛開始做事時,就是這個原則,不隱瞞,不推諉,實事求是。它和“違法”“犯罪”不沾邊。他們採用了很多徹頭徹尾的低級做法,無所不用其極地來監視我們。我去武漢,他們連我在哪裡停車都有記錄有照片。我2012年10月自駕游,員警一直跟著我,如果党國可以用這些手段去治療腐敗,那就不需要我們做什麼了,真是,連犄角旮旯的腐敗都可以掃除乾淨了。

宋澤為我們樹立了一個新的行為模式,是零口供,是最好的公民不合作的典範。原先我們總以為我們做的事情,包括我們的理念都不隱瞞,但後來想想真是白費口舌。

在中國做壞事容易做好事難。在武漢,朋友們聊天,談到很多人都不在乎我們所做的事情。我說我做的事情是好事,不應該勸阻我。在中國,很多好人在勸阻好人不要做好事,很多好人在默許和縱容壞人做壞事,這種社會現實的深層原因,說白了是來自於恐懼。我無非是想做出一個榜樣,我們應該克服消除這種恐懼,很坦然地去面對這種恐懼。就像預審時,他們不止一次地用要判多少年來威脅我,但這些東西對我來說都沒有意義。我都46了,做律師做了16年,當律師事務所的主任也當了10年了,我很清楚我做的事情的後果,我可以很坦然地面對這種牢獄之災。

我老婆以前也對我不理解,有時也談到將來被抓起來了怎麼辦。我告訴她,我只是選擇了一種自己的生活方式,讓她慢慢理解。這儘管給她帶來了很多壓力,除了工作上的壓力,她還要對她的父母和我的母親去安慰去解釋,還要照顧孩子。能做我老婆的人非常不容易,得有很堅強的一面。

我知道家人朋友們都希望我能夠出去(指監獄)。我在這裡面和在外面所做的事情是不一樣的,如果他們(指當局)要讓我在這裡做事情,我就呆在這裡;如果能出去,我就可以做很多更有意義、更有價值的事情。做事的方式不一樣而已。相信有很多人還是可以把我們沒有做過的事情做下來,按各自不同的方式去把這些事情做下來,比我們更有能力、更有擔當的人、群體和事件都還會出現。

公民案件裡面很多律師是以辯護人的身份出現,而我是以被告人的身份出現,比較特殊。其實再過一段時間,相信會有更多的律師站出來。

我在這裡(指在監獄中),對刑訴法有了全新的更深刻的理解。對郭飛雄發起推動的公民政治權利公約、對那些(世界公約的)規定和我們國家的規定之間為什麼會有那麼大的差距,不到裡面來體會不到,進來之後,有了更多的體驗。再比如說,直接證據原則是所有法治國家的基本原則,比如美國訴訟的核心原則就是直接證據原則。我過去看過研究過,但體會不深刻。我很推崇這個原則,所有的證據必需通過法院由法庭記錄在案,然後再由陪審團根據法庭記錄在案的證據作出判斷。我不研究刑事,但一直在學習,現在有了更多的直觀的體驗,相信以後會有機會參與到法律的修改之中。另外最深刻的感受就是福禍相依,能進來是一種福氣,對一個人的命運,對生命的認識,對國家的認識,對於責任的認識,有了新的認識和體會,原先是無怨無悔,現在也是無怨無悔。

我的資訊完全可以公開,我願意和其他人分享,也希望其他人和我一起分享探討,即使有衝突也是正常的。如果以後有機會,我要花一些時間,讓社會上更多的人來瞭解我們,共同探討新的模式。笑蜀等和我要表達的東西側重點不一樣,他們的東西更宏觀一些,我的可能更注重個人的切身感受。希望可以對大家有更多的借鑒意義。親身體驗,從理論意義上來說,進牢房是公民運動的必然組成部分的,只不過是誰去經歷而已。以前是否意料到?意料到了,只是到的比預想的來得更快。

社會在慢慢進步,在中國這樣一個開放的國家,目前來講,除了政治在走向絕對壟斷之外,其他的領域還是在逐漸地放開,新聞聯播裡面的各項經濟政策大體的方向都是對的。但是政治走向壟斷,走向集權,這是違背社會潮流和歷史潮流的,違背了社會的大的發展趨勢。經濟上的政策開放會給老百姓帶來一些利益,但是絕對政治權力所帶來的對社會財富的絕對攫取,會使社會財富分配不平衡,會使社會矛盾加劇,這會帶來極為嚴重的後果。但是,這種後果什麼時候會顯現出來,只有天知道了。很多人看不到這些,因為政治極權帶來的負面的影響,需要一定的時間才會顯現出來。現在,我只能看新聞聯播,有些想法可能不全面,出去之後會看到更多的東西,思考也會更全面。

我的事,三月底應該會有判決了。我原先是比較樂觀的,但是現在感覺也不好預測,比如許志永,他選擇的方式是對社會最沒有危害的方式,而且他沒有傷害過任何一個人,甚至沒有撒過一句謊。這樣的人他們都能把他關起來,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說都沒有理由。判他四年,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尤其是在他有孩子的情況下。

對我的家人,還是那句話,讓羅勝春多放手,相信孩子。原先是窮人的孩子早當家,我們是困難的孩子早當家!

要真正實現一個民主和法制的目標,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我們現在比前人更幸運,要是沒有以前的人的努力,我們的境況會更糟。很多人經過努力,已經給我們做了鋪墊。社會在進步,環境在改善,至少他們現在是在試圖按法律辦事。後來的人會比我們更好的。前人有很多是付出了生命的代價的,我們無非就是失去自由,這個代價是可以承擔得起的。我很樂觀,沒有我們這些人,肯定會有其他的人來做這件事,這是社會進步的必然。

請轉達我對朋友們的問候。告訴朋友們我在這裡挺好的,在這裡修養,以後有機會慢慢分享。

 

19/3/2014 [維權網] 北京維權人士丁家喜案開庭在即

北京維權人士丁家喜被控“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案不久將開庭,丁家喜委託的代理律師隋牧青先生今天已經接到北京海澱區法院書記中的電話通知,讓他本週五到法院觀看錄影。隋律師因此判斷,丁家喜案將在不久後開庭審理。

據隋牧青律師今天下午三點四十分給本網資訊員留言說:丁家喜律師案即將開庭。接海澱法院丁案合議庭書記員亓靜電話,通知我本週五到海澱法院觀看錄影(即法院拒絕提供的本案視聽證據)。我答很可能沒時間,重申法院須依法向辯護律師提供視聽證據的要求,並告知對方,下次去法院,我絕不接受其非法、可恥的安檢。書記員稱會向領導彙報。

丁家喜:湖北宜昌市人。畢業于北京航空航太大學,從事工程師職業,後轉行為商業律師。近年來積極投身于中國公民運動,是北京新公民運動的主要活動家之一。2013年4月17日被北京警方以涉嫌“非法集會”罪刑事拘留,罪名先後轉變為涉嫌“尋釁滋事”和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關押於北京第三看守所中。

 


趙常青

22/3/2014 [中國人權雙週刊] 王荔蕻:義人趙常青

21世紀初的一天,陝西省渭南的一座監獄裡,有一位叫做趙常青的青年正在“受洗”。他的“受洗”歷程不同尋常,這位青年以監獄裡非常珍貴的兩條香煙向獄友換來了一本《聖經》,並從中獲得了信仰的源泉,他認為自己應該成為基督徒。在陰暗骯髒的監室裡,他給自己舉行了神聖的儀式:用涼水把自己從頭到腳洗乾淨——這儀式是他的靈魂和信念的一個淬火。他對上帝也對自己說:從此,道已修直,我將堅毅前行。

這位在牢獄中為自己“施洗”的趙常青,知道自己並非世俗所說的“罪人”,雖然那已是他第三次坐牢。現在,他又第五次被囚禁在獄,等待“審判”。

1

趙常青,1969年4月6日出生於陝西省山陽縣一農民家庭。1988年考上陝西師大的他,正趕上1989年那場如火如荼的運動。出於對自由的嚮往——這一人類最基本的需求,他跟全國億萬人一樣被理想激勵,被憧憬鼓舞。他去了北京、進了廣場,一腔熱血投入到數百萬人組成的洪流中去。坦克開進廣場那晚他不在。聽聞“6∙3”夜晚開始持續到“6∙4”淩晨的舉世震驚、慘絕人寰的血腥鎮壓後,他趕到還在血泊中的北京。在街頭,他被戒嚴部隊打得頭破血流,幾乎喪命(現在頭上還有一道那年被打留下的疤痕)。隨即,他被關進中國頂級監獄——秦城監獄。那年他剛滿20歲,第一次被拖進監獄。

半年後,好心的歷史系主任將他保回學校並得以繼續學業。有一位瑞典籍的女外教得知了他的遭遇,為他祈禱並給他傳福音,令他非常感動——這是他第一次接觸基督教,並在心裡產生了深深的認同。

畢業後,趙常青被分配到國營813廠。1993年,他作為獨立參選人,參與了當地的人大選舉,獲得了選民的大力擁戴。第二輪選舉,他的票數遙遙領先。這時,員警拿著手銬上門了,說他的行為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這一次判了他三年有期徒刑。這是他第二次坐牢。

趙常青知道自己沒有罪,但也沒有申訴。他知道,有這樣的政權,這種情況還會一再發生。他覺得推動這個國家不斷進步是每一個公民的責任。在漂泊謀生的同時,他也閱讀了大量的關於憲政改革方面的書籍,積極參與一些涉及推動民主、人權的活動,包括2002年參與起草了《中國公民運動宣言》、聯絡國內170余位民主人士簽名營救闖關回國而被捕的楊建利、與全國192位民主人士一起連署致信中共十六大要求民主改革。於是,他第三次被逮捕,罪名還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並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附加剝奪政治權利三年。也是這次,在渭南監獄服刑期間,他在監獄為自己“受洗”,皈依了耶穌基督。

2

初識常青是在2009年。一次飯聚上,有人介紹說這位趙常青是剛從監獄經歷了五年牢獄之災回來的。我不敢相信:這個瘦瘦的年輕人,個子不高,穿著一身樣式過時、說不清顏色但乾淨的衣服,頭髮很短,好像剛長出新茬來的和尚頭,面頰清臒,表情謙遜,笑容溫和,像個還有點學生氣的大孩子,卻無一絲剛從牢獄出來的晦暗之氣,特別是眼睛流露出的熱情和真誠令人難忘。

後來又跟常青一起吃過幾次飯,發現他有時還很健談。在別人高談闊論的時候,他會默默微笑地聽著;一旦發言,便熱情急切,語速有點快,還不時借手勢加強著語氣,而他話語中的語綴就多到令人忍俊不禁。

作為基督徒,常青很虔誠,每次餐前都要認真地禱告。最近一次聽常青禱告,是2011年底。我出獄後他來看我。餐桌上他先鄭重其事地告訴我獲得了一個獎項,並將五千元獎金交給我,然後開始餐前禱告:“主啊,感謝你賜給我們食物;主啊,在這萬馬齊喑的時代,我們時常軟弱,請賜予我們力量讓我們堅持、讓我們為了祖國人民的明天繼續努力做事;主啊,感謝你賜給我們勇氣,使我們能面對種種壓迫不放棄,為讓我們的孩子將來能夠自由的言說,讓我們所有的孩子不再吃毒奶粉、不再、是的,不再吃地溝油,而不懈努力……。”

聽著常青熱切的禱告,大家最初的笑意,往往到後來都變成內心的感動。什麼人有資格來嘲笑這樣一位內心純淨、充滿愛德、獻身理想的人呢?而我最初對常青說話習慣的訕笑,現在已變成心中不能消減的隱痛。

2010年10月,因為慶祝劉曉波獲諾獎,我被關進東城拘留所。一次被提訊完回牢房,上樓梯的時候聽到有人喊“大姐”。因為眼鏡已被摘走,只能模糊見到樓梯上方有一個穿著囚服的人被員警押著往下走,兩人擦肩而過的時候,才看清原來是常青。他不顧員警的推搡,站在那裡,看著我,臉上的表情只寫著:心疼。

10月8號從地壇公園外飯醉的餐館被抓走後,我們被分別帶到東城區幾個不同的派出所,常青顯然還不知道我也進來了。我只是在剛進來的時候,在門口碰到屠夫吳淦,屠夫還是像個大頑童,張牙舞爪地喊:“大姐、大姐,幾天?幾天?”我說:“八天”。“哈哈哈。我也是八天。”好像來度夏令營。

當時以為,只有我和屠夫進來了,卻不料還有常青。這時相見,我們都略微吃了一驚。我看到常青穿著囚服顯得更加瘦弱,不免有點為他的身子骨擔心,而他卻愣站在那兒,被心疼我的感覺擊傷了。

回到監室後我越想心裡越難過:唉,這個傻兄弟,自己進來全不在乎,卻只顧得心疼我。難道你不是一直在受難嗎?

這是常青第四次坐牢。相對於前三次的半年、三年、五年來說,這次只是八天拘留而已。而沒想到的是,這八天卻促成了常青的天賜良緣。

3

赵常青在多年的牢獄、動盪的生活中,常青總是孑然一身。是啊,在物欲橫流的今天,什麼樣的女子才能接納一個生活在社會邊緣,甚至經常處在危險中的人呢?

也許是上帝憐憫,終於有教會的兄弟給常青介紹了一位主內的姊妹,一位溫婉的南方姑娘,一位美麗、有穩定工作的白領女性。剛見面,常青就對姑娘坦言自己曾經坐過牢,並且表示自己不會改變信念,所以在以後的交往和生活中,彼此可能會遭遇到各種麻煩。姑娘被常青的真誠感動,對他的執著備感欽敬,但也不免憂慮。為此,她做了四十天的禁食禱告,求主給出啟示,這就是上帝所安排的那個人嗎?選擇他,就是選擇顛沛不寧的家庭生活啊。

雖然還在糾結,心中已經十分傾向常青的她,被常青的八天失蹤(當時人們都不知道常青也被八天拘留)震動了。這一震動,使她明白,雖然艱難,但這個人,就像約伯一樣純淨堅守著主安排的命運,對她是如此重要。她笑說,這八天倒成了確定她與常青關係的催化劑。就此她決定了,接納這個為了公義而不斷受難的人。“他太需要被接納了”,她說。

歷盡艱辛找到愛情、婚姻,並中年得子的常青,終於有了一份幸福生活的圖景。這份來之不易的幸福生活被常青夫婦小心翼翼地呵護著。常青的妻子在外面工作,常青就擔負起了奶爸的工作,每天給嬰兒洗尿布、餵奶……不亦樂乎。多希望這位從20歲就開始坐牢、顛沛流離至中年的好人能安安穩穩過過正常的日子啊。

然而,惡魔打瞌睡的時間並不長。2013年4月17日,常青從溫暖的溢滿嬰兒奶香的家中被帶走。這時,他剛結婚兩年,孩子才10個月尚在繈褓。

常青這次被捕的罪名是“非法集會”(後來又改成“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指他參與了“公民”的“同城聚餐”和舉牌要求官員公示財產。其實所謂“同城聚餐”只是常青幾年前在朋友圈經常舉行的飯局而已,不過是約幾位好友“飯醉”,席間討論一個話題,也有爭論,也有歡笑;後來便約定在每個月的最後一個星期六下午,大家同去一個固定的地方吃飯、也聊些共同感興趣的話題。

2012年聽說“同城聚餐”變成了一項運動,且規模很大。有一次,我因為找朋友去了現場,竟然有十五桌、一百五十多人。那天晚上,我11點多回到家,國保就在樓下等著了。國保一再審問我去幹嘛了,並語帶威脅說:“你一天的行蹤我都知道”,並且說他一直就在聚餐的餐館外面。我便譏說:“你既然在外面又有車,卻不來接我,讓老太太我到處找地鐵站,再找公共汽車回家?”“我的行蹤你知道又如何?去了順義又如何?見了崔教授又如何?到了飯醉現場又如何?!”那時,我便知有司早已用上心了。

常青又何嘗不知呢?有人把“同城聚餐”詡為專利,但常青並不在意;當他因此被抓時,卻鄭重地對律師說:“種種罪名皆與他人無關,我一人承擔。”——這像常青說的話。

4

常青,我知道,坐牢是個累活,寂寞疲憊;坐牢也是個髒活,很髒很髒,髒到一想起牢房,就想去噴頭下沖洗、洗也洗不淨。牢獄對人精神的折磨和體力的消耗是雙重的。

有的人坐一次牢就坐傷著了,比如我,九個月刑滿出獄,酗酒之後是抑鬱,鬧騰了一年多,到現在還不能平靜地記述那九個月的每一分每一秒;很多人要經歷一個長長的心理修復期,才能回到正常生活狀態;也有人就此鎩羽而歸,解甲歸田。可是常青,你竟一次、再次,至五次進入煉獄煎熬!

常青,你對自由的嚮往如此熱烈而執著,你並非不知道個人自由的可貴、並非不知道溫馨的家庭生活來之不易;但你為了更多人的自由、為了更多人能享受溫馨的家庭生活,為了更多的父母能在孩子身邊陪伴,你懷著牽掛,被迫離開新婚的妻子、繈褓中的幼兒,走向煉獄。

我問常青的妻子劉曉冬:這次常青又進去了,你對自己的選擇會不會有些後悔呢?曉冬說:怎麼會?我們在上帝面前發過誓,無論貧窮、疾病……不離不棄。我不會背棄誓言。無論多少年,我會帶好孩子,等他回來。常青,你有個好妻子,我有位好弟妹。

想為常青寫一篇文章,網友秋螞蚱說:你知道約伯嗎?我不知道。我問曉冬:“你知道約伯嗎?”“知道。約伯是一位義人……上帝為了考驗他,給了他各種人所不能承受的苦難,而他矢志不渝……”“你覺得常青是義人嗎?”“在上帝面前我們都是罪人。常青只是做了基督徒應該做的,不敢妄稱義人的。”

常青,我是佛教徒,對於《聖經》不甚瞭解,但知道耶穌為了拯救人類,獻出了自己,被釘在十字架上;而我的地藏菩薩說:地獄不空,誓不成佛。

在一個無視價值、崇尚價格的國度,有信仰是危險的。但我慶倖我們是有信仰的,雖然你信耶穌我信佛。“沒有什麼比信仰更能支撐我們度過艱難時光了。”(《紙牌屋》臺詞)。

常青,你是中國的約伯,你所承受的,必將成為見證——堅持信念的見證,也會是魔鬼作孽的見證。

 


許志永

22/3/2014 [參與] 公民短訊:許志永勸看守要做公民

轉:2014年3月20日律師會見了許志永,志永精神很好,他自己用筆在穿的號服上寫了“公民”兩個字。一審開庭前的幾個月,看守所不給志永紙和筆,而其他監號是從不禁紙筆的,後來是楊金柱律師向看守所鬧了兩次給志永爭取到了使用紙筆的權利。志永和同監室其他十一個人都相處不錯,他勸看守也要堂堂正正做公民。

 

17/3/2014 [參與] 會見許志永博士案二審法官備忘錄 (張慶方)

昨天會見完許志永博士之後,和許博士案二審合議庭組成人員之一的董法官及常書記員見了一面。現場還做了筆錄。我先向董法官遞交了《就許志永博士案二審應開庭審理的法律意見書》。而且讓書記員記入了筆錄。

董法官首先向我通報了合議庭組成人員,接著問我案卷是否已經看完,我說剛看了一半。他說你得加快,從你做辯護人開始我已經給了你半個月閱卷時間了,我說每天都熬夜看卷,你沒看我很憔悴嗎?都是熬夜整的。只是我看卷比較仔細,所以速度不快。

他又問我對許博士案一審怎麼看.我說我案卷還沒看完不方便談。他說你就基於看過的案卷談談。我說基於看過的案卷,許博士無罪,甚至都不是違法。他只是在踐行憲法賦予的包括集會、示威的公民權利。鑒於我案卷還沒看完。我只簡單說這兩句。

董法官又問我是否申請法官回避?我說暫時不申請。常書記員不知是疏忽還是想瞞天過海,去掉了“暫時”二字,後來不得已重新列印了一張,浪費了國家財富。

法官問是否申請提交新的證據。我說申請。鑒於一審所有證據都未經質證的事實,許博士要求所有出具證言的證人均出庭作證,而且他本人也給你們寫了信,以書面形式表明了自己的態度。法官說還沒收到。我說我們辯護人完全贊同許博士的意見。故我們申請如下四類人出庭作證;第一,申請控方提供的所有證人出庭作證;第二,申請同案被告出庭作證;第三,申請鑒定人出庭說明情況;第四,申請新證人出庭。

最後法官問還有沒有其他想說的。我說我想複製視頻錄影。他說可以播放給你看但不能複製。在這一問題上,我們僵持了許久,最後他也沒答應讓複製。說可以安排給我明天播放錄影,讓我第二天早9點就到。從高院出來,給慶方打了電話,慶方說他看過了,現場秩序井然,正好反駁他們的指控。

我就沒有改簽,當天回濟南了。

2014/3/14

 


張寶成

17/3/2014 [參與] 妻子托律師帶給張寶成的信(圖)

36DCD272-6353-4582-BA2F-A23CB3B67614_w640_r1_s張寶成,1959年生於北京,1986年離開企業下海經營木器傢俱,2009年以後全力推動民主法治,2011年春天被關押,當年年底因聲援劉遠東被拘留 10天。作為佛教徒已30多年,勇敢正直,心懷坦蕩,樂於助人,她妻子形容他,無論誰敲門找他,他從不問是誰,不會通過貓眼看,而是大方開門。

寶成,今天王宇律師來三看,我托她帶給你幾句話。

一: 你的QQ我已幫你掛了二天。

二: 你原來的手機號太長時間未用,已不能用了,不過我已為你買了新號,隨時迎侯你回家時使用。

三: 給大女兒的話,我已轉告,孩子說:“讓他趕緊回來,看給您累的,讓他回家和您一起扛。”

四: 我明天的火車,回去辦身份證,女兒自已加盟了個甜品店,快開業了,正好回去幫她一把,這段時間你妹妹會來這面照看爸和小寶。

寶成,下面這段文字你還記得嗎?它曾是我內心的真情獨白,今天,依舊是: “ ……鬥轉星移,寒來暑往,在屢經風霜雪雨後,我依舊堅信,在這個世界的某一個地方,我生命中的他,也一定在苦苦找尋著我。

你我相互追尋、相互走近;你我遙相呼喚、屏息靜聽。我們生命中最輝煌的華彩樂章即將奏響—-它是我們半生榮辱的經驗和積澱,是我們痛苦與失敗的提煉和昇華,是我們長久的蟄伏與爆發,是我們不懈的修為與善果,是上天對我們的眷顧,是命運對我們的愛憐。……在未來的日子裡,我們一同聽風沐雨、漫步花間;我們共同欣賞雲卷雲舒、彩霞爛漫;春季,我們與清風、細雨舒展飄逸;深秋,你我與紅葉、金菊把盞問月;清早,你為我奏響柔美的晨光曲;入夜,我為你紅袖添香、斟酒泡茶……,我們可以做很多很多原來想做而沒有做的事。直到幾十年後,人們還經常可以看到,一對白髮蒼蒼的老人,依舊手牽著手,緩緩行進在明媚的陽光中…… ”

你尚欠我半生的陪伴,我亦欠你半世的相隨,所以,跑不了你,也走不了我。你我今生的緣份,註定了我會等你、候你、想你、念你,我靜靜守候著你不在身邊的每一寸光陰。

又是一年春花開,我已等你二度春花爛漫。

你的親人、朋友們,都在等你歸來。

2014-3-14

附錄:向被審公民的妻子致敬:張寶成、袁冬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案2014年1 月27日上午9時30分在北京海澱法院第三法庭開庭。其中,張寶成與妻子劉玨帆沒有登記領取結婚證。張寶成入獄前,劉玨帆多次提出要登記領證;每次張寶成都說:像我這樣爭取公民權利的人,隨時都會入獄,結婚豈不是連累你害你嗎?於是,二人始終未能領證;張寶成也不出所料被捕入獄。劉玨帆多次到看守所給張寶成存錢,每次都被看守所以沒有結婚證為由拒絕。一個月前,劉玨帆委託張寶成的辯護律師陳建剛再次向張寶成提出:寶成,我們必須申請登記領取結婚證,否則,我連錢都不能為你存!堅強的張寶成聞言再也忍不住奪眶而出的眼淚:打著燈籠也找不到我這樣的媳婦兒!http://canyu.org/upload/2014_03/14031710259849.jpg


馬新立

18/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馬新立取保期間聲援新公民參與者再被收押

據馬新立的姐姐馬紅俊告訴本台記者的消息,馬新立在上週五又被當局人員上門帶走,馬紅俊週一去北京第三看守所給弟弟送完東西後向本台記者表示:“他又舉牌子了。我剛剛給他送完東西回來,他自己精神還可以。我也勸他就是最近不要活動,我覺得能夠預想到(再被送監)吧,因為他是取保候審的。他回來這期間,他女兒非常高興和他在一起,現在孩子還小,我就是考慮孩子。如果不是因為孩子,我倒不是那麼著急,現在看到孩子不知道怎麼跟孩子說。”

此次馬新立再被送進北京第三看守所,是因為在本月10日他跳進玉淵潭公園水池中舉牌,標語內容包括:“公民要求官員公開財產”和“公民要求釋放許志永、丁家喜和所有良心犯”。

馬新立的代理律師馬綱權週一告訴本台記者,馬新立因舉牌行為而被以所謂“尋釁滋事”罪名送回原先關押的北京第三看守所,案件將按照原先的程式繼續進行。他分析,這可能是當局對“馬新立”在取保期間“不安分”的舉動做出的懲戒。他表示,馬新立此前獲取保候審雖然很意外,但再被帶進看守所也預示著案件將走向不樂觀,他肯定馬新立並不構成“尋釁滋事”

17/3/2014 [維權網] 北京維權人士馬新立因舉牌再次遭到拘押

本網資訊員聯繫北京維權人士、中國政法大學教師滕彪,向他瞭解到北京曾因要求官員公示財產而遭到拘押的馬新立,由於日前在北京再次舉牌抗議當局對曹順利的迫害而被北京當局解除取保候審,繼續收押到北京第三看守所。馬新立於2013年3月31日在北京西單與袁冬、張寶成等舉牌“要求官員公示財產”,結果被北京警方帶走,先以涉嫌“非法集會罪”刑事拘留,後來改為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到2014年2月馬新立被取保候審出來。2014年3月10日下午,馬新立在北京玉淵潭公園舉牌:公民聲援曹順利;公民要求官員公開財產;公民要求釋放許志永、丁家喜和所有良心犯。他還一度脫光衣服跳進冰冷的水中,以表示自己的憤怒與強烈捍衛公民權利的決心。結果在14日傳出,馬新立再次被關入看守所的消息。

 


18/3/2014 [參與] 艾曉明 紀錄片 :新公民案審判

新公民案審判    導演:艾曉明  拍攝:艾曉明 陳家坪等

內容簡介:2014年1月下旬、農曆春節前夕,許志永、趙常青、丁家喜等新公民運動的宣導者被控”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案件在北京不同級別的法院第一次開庭審理。儘管外媒採訪受到阻撓,還是有部分公民到達現場聲援許志永。本片將現場記錄和對辯護律師張慶方等人、學者郭于華、企業家王瑛的採訪穿插在一起,呈現了公民對這場審判的質疑以及對新公民運動的理解。


顧義民

何輝新:【顧義民煽顛案3月24日上午九點半公開宣判】接到江蘇省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魏姓法官電話通知,由律師劉衛國和我擔任辯護人的顧義民先生被控煽顛案,於2014年3月24日上午九點半在江蘇省常熟市法院宣判。

李英之

王興律師: 北京李英之(李華民)因QQ留言呼籲控告羈押曹順利延誤治療的警方,並為願往醫院探望曹女士的朋友提供了律師的聯繫方式,而被北京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刑事拘留於通州看守所。本人3月5日介入援助該案並會見了李華民。後因發微博批評北京律師會見倒退,被拒絕辦理會見。本人正在投訴控告中。現為向李華民及時轉達其女兒及家庭的相關狀況,急需北京刑事律師一名介入援助。有意相助的同仁請與我聯繫。謝謝。

劉曉芳

20/3/2014 [參與] 曹順利的搭檔劉曉芳被刑事拘留(附錄:視頻)

據胡佳推特消息: 現已查明,曹順利的搭檔劉曉芳(Liu Xiaofang)女士于2014年3月11日被北京市公安局海澱分局刑事拘留,現羈押于海澱區看守所。具體罪名不詳。我們判斷她與曹順利的“尋釁滋事罪”一致。當局旨在報復劉曉芳過去9個月在外交部請願及為曹順利奔走呼籲。


曹順利

22/3/2014 [對華援助協會] 一盞行走在黑夜裡的燈——長沙公民基督徒為曹順利祈禱詞

3月14號是人權活動家曹順利忌日,當晚9時,長沙眾公民弟兄集結天心閣,奉主耶穌之名,默默點亮蠟燭為勇者祈禱:

見義不行的,那人便為有罪。曹順利,一盞行走在黑夜裡的燈。

黑暗,怎願主動地接受光明。你因揭露單位福利分房中的腐敗而被開除公職。你因申請訪民加入聯合國人權報告中國部分的編寫而受盡逼迫。如今你累了。你走了。留下病了的祖國。我們又怎能就假裝睡覺,諱疾忌醫,關上自己的良心。

曹順利,一個女人。我再也不想用你女性的身份來責備其他的男人。你的臉,你的堅毅的臉,你的棱角分明的臉,你的疲憊滄桑的臉,已經詮釋了整個天空。曹順利,一個新時代女人反抗的象徵。在這堅硬的土地上已經有了張志新,有了林昭,如今又有了你——曹順利。你們用自己的生命踐行著一個女人的愛與理想。你們本該是妻子,本該是母親。你們本是水,而世界卻讓你們結成了冰。

相信天會亮的,因為天上有你們。你們本來就是愛,就是光明。願天上的垂看,求你睜眼,施憐憫。這地上已滿了罪惡。你說要在這裡尋找多少義人呢?一百個?十個?曹順利,難道不是你要尋找的麼?願你不要發烈怒,不要將火把這裡變成索多瑪城。

願天國能安慰曹順利的靈魂。求主施恩!願公義能在此地遍行。今天一粒麥子死了,明天就會結出無數的麥子。今天曹順利走了,明天無數個曹順利會復活。一棵樹,一棵樹……,就成了森林。一盞燈,一盞燈……,就到了黎明。曹順利,走好!天就要亮了。

21/3/2014 [人權資訊簡報] 中國政府在人權理事會上阻止NGO為曹順利默哀

北京時間3月21日淩晨00:00-2:00時,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開會表決對中國人權狀況的普遍定期審議報告,在會議現場中國政府代表多次打斷和阻止非政府組織提出的為曹順利女士默哀一分鐘的提議。

據悉,在人權理事會第25次會議現場中,包括國際人權服務社(ISHR)、世界反酷刑組織(OMCT)、國際人權聯盟(FIDH)、人權觀察(HRW)、國際特赦(AI)等組織在發言中對中國人權捍衛者曹順利女士在羈押中不治身亡表示哀悼。

總部位於日內瓦的非政府組織國際人權服務社與世界反酷刑組織在發言中提議為曹順利女士默哀一分鐘遭到了中國代表團的粗暴阻止,中國政府代表要求會議主席澄清非政府組織在發言中提出默哀的要求是否符合程式,同時中國政府也質疑部分發言組織是否符合經社理事會的非政府組織諮商地位而故意阻止非政府組織發聲。

美國、德國、愛爾蘭、加拿大、英國、愛沙尼亞、義大利、希臘、墨西哥、日本、韓國等國的代表表示支援人權組織發言和提議,但是包括古巴、阿爾及利亞、摩洛哥、南非、埃及、委內瑞拉、伊朗、巴基斯坦等國則支援中國政府反對非政府組織為曹順利女士默哀一分鐘的提議。

現場的美國、愛爾蘭、德國等國代表和人權組織除了在提及曹順利女士因參與聯合國人權機制被迫害致死的案例外,也呼籲人權理事會關注包括許志永、高智晟、哈達、劉曉波、劉霞、伊利哈木和西藏政治犯的處境。

今年52歲的曹順利女士是1名積極參與和推動中國公民社會參與聯合國人權機制的宣導者,她曾經呼籲中國政府讓弱勢群體參與《國家人權行動計畫》撰寫計畫,並在2013年3月1日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普遍定期審議工作組第17次會議遞交了報告。2013年9月14日,曹順利在北京機場準備前往日內瓦參加一個非政府組織舉辦的關於聯合國人權機制的培訓會議時“被失蹤”,隨後被證實被以“尋釁滋事”罪逮捕,2014年3月14日,曹順利被宣告不治身亡,死前曾經被中國當局勞教2次。

21/3/2014 [推特] 人權理事會現場手舉曹順利相片默哀

23/3/2014 [新唐人] 曹順利遭虐死 律師促查死因真相

22/3/2014 [德國之聲] 聯合國人權會議快閃悼念曹順利

22/3/2014 [新唐人] 中共聯合國會議上阻哀悼曹順利遭斥

22/3/2014 [維權網] 成都訪民舉牌:蜜雪兒,同是女性曹順利為何那樣慘(圖)

22/3/2014 [維權網] 天津訪民集會悼念曹順利女士遭警方傳喚干擾(圖)

21/3/2014 [紐約時報] 活動人士之死令國際人權機制遭受質疑

21/3/2014 [德國之聲] 聯合國中國人權審議 表決推遲

21/3/2014 [新唐人] 曹順利之死聯合國譴責 胡佳斥中共負全責

胡佳:「今天是曹順利頭七,今天晚上他們就有審議的行動,我現在到處在網路上面,或者是通過其它的一些電子郵件,這樣一些管道,讓世界各國,尤其是民主國家的的代表,在那裡發出動議,為曹順利默哀,以告慰曹順利在天的英靈。」

21/3/2014 [美國之音] 潘基文對中國維權人士曹順利死亡深表關切和哀悼

21/3/2014 [鳳凰網] 醫療機構:曹順利得到積極認真治療

近日,有媒體報導稱,曹順利因長期組織多人在中國外交部門前鬧訪,被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依法處理,其在羈押期間因未得到及時治療導致身亡。

據瞭解,曹長期身體健康狀況不佳,曾檢查出腹腔積液、肺部陰影。11月18日被診斷為疑似肺結核,有關醫療機構對其進行了積極認真的治療。

2014年2月18日,曹順利被送入北京市紅十字會急診搶救中心住院治療,診斷為“肺部感染、肺結核、肺不張、胸腔積液”,中心給予了對症治療及特級護理。

2月20日,曹因病情加重,經征得家屬同意,被轉往309醫院結核病研究所,診斷為“重症肺炎、感染性休克、肺結核、多臟器功能障礙綜合征”。經全力搶救,病情有所好轉。2月28日,發現腹腔嚴重感染,大量膿液,病情再次加重。經進一步救治,腹腔積液明顯減少、脫離呼吸機、生命體征恢復。3月10日,曹突然昏迷,血壓及心率下降,病情惡化,醫院先後2次組織多家醫院專家進行聯合會診和搶救,救治期間,醫院十余次向其親屬通報病情,但終因病情過重救治無效,於3月14日17時26分去世。

21/3/2014 [聯署信] 請連署:強烈建議聯合國及歐盟人權委員會就曹順利之死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要求聯合國和歐盟向中國共產黨施壓,同意設立獨立調查特別委員會,以調查這些情況,包括處理曹順利的政府工作人員、秘密員警,以及所有相關醫護人員,拘留看管她的工作人員等

21/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美第一夫人訪華遇曹順利頭七 前律師滕彪在港要求交代真相

21/3/2014 [HRW] 中國普遍定期審議結果聲明

鑒於試圖參與中國普遍定期審議的維權人士曹順利于3月14日在北京過世,人權觀察極為關切中國在言論自由、參與普遍定期審議程式、公民社會和律師權利以及尊重少數民族權利等方面所發表的嚴重誤導性意見。

倘若如中國在成果報告中所宣稱,“沒有人因參加合法活動或參與國際機制而受到報復”,為何維權人士曹順利會在2013年9月前往日內瓦途中於北京機場被拘捕,而後下落不明直到她在10月遭到正式起訴,罪名是模糊且毫無根據的“尋釁滋事罪”?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應該得到說明,曹順利在北京獄中被剝奪獲得適當醫療照護的機會長達三個月,直到2014年2月被轉送北京一所醫院的重症監護病房,並已于上周去世。

倘若如中國在成果報告中所宣稱,“…中國政府保障所有少數民族充分行使政治…和其他基本權利”,而且“公民有權對任何國家機關或官員提出批評和建議”,或許中國可以即刻說明其依據何種理由以“分裂國家罪”起訴維吾爾族經濟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他曾批評中國政府對新疆的政策但卻公開反對該地區獨立。

再倘若如中國在成果報告中所宣稱,中國人民有權和平表達觀點和集會,並且“不存在所謂打壓‘人權捍衛者’的問題”,或許中國可以說明法律學者許志永為何在2014年1月入獄,還有其他新公民運動成員也在2013到2014年間陸續被捕?

人權觀察注意到,中國接受建議的項目已有增加,並且歡迎廢止勞動教養制度之改革。

然而,許多被拒絕的建議都是針對中國當前最迫切的人權侵害:死刑的實施、其他任意拘押制度的維持、對言論自由的限制以及未能與國際人權機制充分合作──包括政府和一般人民。我們注意到,中國政府在廢止勞教制度時指出其違憲本質,希望同樣的邏輯也能運用在撤除收容教育制度以及其他形式的非法任意拘押。

此外,上述三個案例都涉及不公正審判、任意拘押、打壓和平的言論表達以及剝奪適當醫療機會,而且全都發生在中國於2013年10月接受審議之後──中國在其中宣稱這些侵害完全不存在。

主席先生,如此的回應不僅有損普遍定期審議程式的嚴正性和中國在此的參與意義,同時也證明中國既未“遵守促進和保護人權的最高標準”(聯合國大會決議第60/251號),亦未“充分與理事會合作”(如聯合國大會決議第60/251號所規定)。對於2014年──天安門屠殺25周年──人權觀察和許多中國國內人士均寄予厚望。

21/3/2014 [紐約時報] U.N. Delays Action on China’s Rights Report

In what one Western diplomat called a “very unusual” development, the 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 in Geneva has postponed the adoption of China’s human rights report amid protests over the death in custody of a rights activist in Beijing and reports of delaying tactics by China. Citing reports from people present at the meeting on Wednesday, Renee Xia, the international director of 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 a civil society group, said the Chinese delegation tried to stop representatives of a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from holding a minute of silence for Cao Shunli, the activist who died last Friday. That resulted in delays that meant the report could not be adopted on Wednesday as expected. The council was expected to take it up again on Thursday.

21/3/2014 [維權網] 上海維權人士拉橫幅悼念曹順利,146人簽名要求追責迫害者(圖)

21/3/2014 [大紀元] 香港維權律師促查曹順利遭虐死真相

21/3/2014 [SCMP] Human rights lawyers call for independent investigation into death of detained activist Cao Shunli

21/3/2014 [權利運動] 英靈在世何曾死 山形依舊枕寒流

今天是人權活動家曹順利被害的第7天,曾經在去年夏天與曹順利大姐一起堅守外交部,為受腐敗當局欺壓的民眾爭取基本人權的上海訪民,今天在上海寶山區殷高路地鐵站舉行儀式,沉痛悼念曹順利大姐。這是繼昨天在上海市政府門前舉行悼念活動遭到鎮壓後,上海維權訪民再次“頂風作案”,向專制、腐敗、殘暴的當局表明中國人民的態度。

(由高月清女士設計)

21/3/2014 [權利運動] 沉痛悼念人民愛戴的人權活動家曹順利(彭靜梅)

自從曹順利被刑拘,我們一直惦念著等待曹順利平安歸來。2014年3月18日,是我在北京天安門廣場東的人行道上行走被送到馬家樓地方接回去拘留十日釋放的日子,忽然聽到曹順利去世的噩耗,刹那間無法接受!深受訪民愛戴的、優秀、善良、高尚、正義的曹順利頃刻間香消玉殞!讓我們感受到了撕心肺裂的疼。

曹順利襟懷坦白為爭取訪民人權奔波,為推動中國法制進步長期遭受迫害獻出了寶貴生命的代價。

20/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律師請警方公開曹順利死亡資訊 中國民間為曹設立紀念日

曹順利的律師王宇週三向本台表示,已經展開相關追責的行動,但有關方面還未對律師提交的“資訊公開”進行答覆。王宇說:‘現在曹順利的遺體一直在醫院放著,還沒有挪走。至少要知道死因,到底是怎麼死的。看守所導致了她非正常死亡,我們要追究相關人員的責任,現在已經遞交了“資訊公開”給看守所以及公安局。到現在為止還沒有得到答覆。預計答覆應該也是認定“違法”。我們之後也會提起相關的行政訴訟,我們也希望有關方面能夠正面積極主動的回答問題。“
20/3/2014 [滕彪] 曹順利死因未明 辯護律師到港說明案情最新進展

2013年9月14日曹順利準備赴日內瓦參與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普遍定期審議”會議時,在北京首都機場被北京警方帶走,在失蹤近一個月後,外界才得知她於當天被送進朝陽區看守所羈押,以涉嫌“非法集會罪”刑事拘留。同年10月21日,被變更罪名為涉嫌“尋釁滋事罪”逮捕。

曹順利女士被羈押在朝陽區看守所期間,健康狀況急劇惡化,曹順利本人和律師多次要求服用攜帶藥品並得到治療,但看守所、公安局一直禁止其吃藥及拒絕其接受任何治療。期間家屬和律師多次申請保外就醫被拒。直至2014年2月19日曹昏迷被送進北京999急救中心急救,後轉入北京309醫院搶救,期間多次宣告病危,延至2014年3月14日去世。

事件引起國內極大迴響及國際社會的關注。 曹順利的悲劇,是一直以來中國政府對人權捍衛者的報復和壓制的一個新的例證。包括美國、英國、加拿大、歐盟、德國等國家,以及大赦國際、人權觀察等國際人權機構和聯合國特別程式報告員紛紛發出譴責聲明。

曹順利的辯護律師王宇及前辯護律師滕彪將于記者會中交待曹順利案最新進展、家人狀況,以及下一步行動。律師們亦要求:

1. 成立獨立調查團,查明曹順利女士具體死亡原因,朝陽看守所、北京公安局、外交部等部門回避此案的調查;

2. 追究參與迫害並導致曹順利女士死亡的所有責任人之刑事責任;

3. 中國政府就迫害曹順利女士致死一事向全國民眾公開道歉;

4. 中國政府應該採取切實措施遵守聯合國關於保護人權捍衛者的基本準則;

5. 民間將每年3月14日設為“中國人權捍衛者日”;

6. 聯合國向因為參與國際人權機制被遭報復致死的曹順利致哀。

2014年3月19日

20/3/2014 [UN] Activist’s Death Questioned as U.N. Considers Chinese Rights Report

20/3/2014 [UN] 致命報復:聯合國專家對導致中國維權人士曹順利死亡的事件表示痛惜,並要求予以徹查

專家們敦促中國當局立即調查導致曹女士死亡的情況。專家們表示:“曹女士的死亡是一個悲慘的例子,是由中國將人權維護者的活動列罪入刑並對其施加報復造成的。民間社會活動人士因為和平且合法地與聯合國及其人權機制互動而付出生命代價,這是斷然不能接受的。”

20/3/2014 [UN] Deadly reprisals: UN experts deplore the events leading to the death of 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 Cao Shunli, and ask for full investigation

The experts urge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to investigate the circumstances leading to Ms. Cao’s death promptly.“The death of Ms. Cao is a tragic example of the results of criminalization of the activities of human rights defenders in China and reprisals against them. It is unacceptable that civil society activists pay the ultimate price for peaceful and legitimate interaction with the United Nations and its human rights mechanisms,” the experts said.

20/3/2014 [Reuters] EU, U.S. denounce China’s arrests of activists

The United States and European Union (EU) accused China on Tuesday of using arrests and harassment to silence human rights activists, also voicing consternation at the death in custody of a prominent dissident. During the debate at the U.N. Human Rights Council, China’s delegation responded that Cao Shunli had died in hospital last week of tuberculosis and that the Chinese people enjoyed the right to freedom of expression.

20/3/2014 [美國之音]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辯論中國人權

20/3/2014 [NOW] 歐美批評中國拘禁騷擾維權人士

20/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美國和歐盟批評中國打壓人權活動人士

20/3/2014 [美國之音] 中國人權記錄遭聯合國審查

19/3/2014 [維權網] 為紀念曹順利,民間人士倡議將“3.14”設為人權捍衛者日

為了人權衛士曹順利不被世間所遺忘,為了更好地、持久地紀念她,也為了從根本上杜絕其他的人權捍衛者不再遭受曹順利一樣的迫害,民間人士倡議將每年的3月14日設為中國人權捍衛者日。附提議:為紀念曹順利,提議將3月14日做為中國人權捍衛者日

每個人最終都會離開這個世界,或死於毒食品,或死於毒空氣,或死于自然,或死於暴病,或死於床榻,或死於路上.曹順利女士雖然英年早逝,但是她的離去會被我們紀念,相信在不遠的將來,她會被更多的中國人紀念。由此有個提議:將每年3月14日設為“中國人權捍衛者日”,以此紀念曹順利女士。如認同請朋友們廣為推動。讓更多的人知道3月14日,讓更多的人知道曹順利這個名字!謝謝!

19/3/2014 [推特] 紀念曹順利,抗議中共暴行

愛爾蘭的前線人權護衛者 @FrontLineHRD 在都柏林中國駐愛爾蘭使館前。

Remembering Cao Shunli at Chinese Embassy in #Dublin  #China

陳雲飛 ‏@chen_yunfei  Mar 16 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見曹順利女士是2012年6月20日在北京市朝陽區法院外,聲援庭審官方泡制的艾未未逃稅案的現場。那天,她從早到晚堅持到庭審結束。在現場,她與警方的交鋒所表現的機智、勇敢、博學讓我等七尺男兒相形見絀,飽經滄桑、剛毅、堅強、疾惡如仇全都寫在她的臉上。CHRD人權捍衛者 ‏@CHRDnet  聯合國人權專家:特別程式報告員都有關注關於 #曹順利 女士的 #強迫失蹤,#任意羈押,健康惡化及她被拒絕治療,並向 #中國 政府發出緊急呼籲。我們要求中國當局馬上調查導致曹女士死亡的原因。

19/3/2014德國對曹順利去世發表聲明

19/3/2014 [德國之聲] 曹順利是誰?為何死去?

中國被關押的維權人士曹順利因身患數種疾病不治而死。中國政府對國際社會的強烈批評予以反駁,譴責有關國家借人權干涉司法主權。而在其好友眼中,曹順利原本可以活得很好。

19/3/2014 [美國之音] 胡佳倡議為中國人權捍衛者創建維琪百科條目

胡佳說:“其實我只是在曹順利的條目上開了個頭,展現了一個框架,然後一夜之間那裡添加了很多的資訊,而且都是相當專業化的。我相信,維琪百科的中文版和英文版都會為外界瞭解曹順利有非常大的幫助。我們現在開始了一個工程,從曹順利開始,對這些實幹者、最容易受到當局迫害的這些行動者,是一種保護。”胡佳表示,儘管有些晚,但是能在曹順利被迫害致死的頭七前建立她的維琪百科條目,也算是對她在天之靈的一個告慰,而建立維琪百科條目對那些仍在為捍衛中國人權努力的默默無聞的行動者則更具有意義。

19/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曹順利死亡引聯合國譴責 支持者多人遭軟禁、警告

19/3/2014 [維權網] 成都訪民集會紀念人權捍衛者曹順利

19/3/2014 [維權網] 上海維權人士走上街頭哀悼曹順利,要求追究迫害者責任(圖)

18/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中國稱曹順利在醫院病故 倒打一耙要外國停止干涉

18/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曹順利延醫失救中外齊責中國政府迫害

國際社會亦發表聲明哀悼。曹順利的家人至今未能就其遺體處理方式與醫院達成協議,律師就表示會追究相關部門的責任。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週一在例行記者會上,否認曹順利因得不到治療死亡。

18/3/2014 [路透社] China denies dead dissident refused medical treatment

China’s foreign ministry denied on Monday that prominent human rights activist Cao Shunli died because she was refused medical treatment while in detention, in a case which has attracted concern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Europe.

Cao staged a two-month sit-in along with other activists outside the Foreign Ministry, beginning in June, to press for the public to contribute to a national human rights report.

18/3/2014 [ICT] Death of courageous rights defender Cao Shunli must be raised in Geneva UN discussion and investigated in Beijing

Matteo Mecacci, President of the International Campaign for Tibet, said: “Cao Shunli was a deeply courageous woman whose horrifying death is a vivid and shocking reminder of the lengths the Beijing leadership is taking to silence moderate and reasonable citizens who seek to protect their rights. Cao Shunli paid the ultimate price for her efforts to ensure that ordinary Chinese citizens have a voice, and her death must not be forgotten. We support the efforts by brave Chinese rights defenders including her lawyer in calling for an immediate investigation into her death. Every delegation to the UN Human Rights Council should also raise Cao Shunli’s death during the rights review process in Geneva this week.”

18/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曹順利死亡事件引歐美關注 香港多個團體中聯辦抗議

18/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歐洲異議人士悼念曹順利 譴責中共暴政

18/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方政呼籲海內外良心人士向中國政府討取曹順利死亡真相

18/3/2014 [人權雙週刊] 曹順利:中國人權之光(姜福禎)

曹順利是一位個性堅定、熱愛生活的人,她把對生活的熱愛和對未來中國人幸福的期許寄託在自己的不懈追求之中。曹順利走了,她為了普通的中國人能圓一個“人權夢”而付出了慘痛的生命代價;曹順利走了,她深夜種下希望,一定會在夢中發芽。

17/3/2014 [大紀元] 遺體慘不忍睹 曹順利家屬要求驗屍究責

曹順利家屬委託的律師王宇向《大紀元》表示,為了日後驗屍追究責任,家屬原打算先將遺體放到醫院太平間冷凍,但被醫院以冷凍室沒有地方放置為由拒絕了。王宇說,朝陽看守所之前在檢查出曹順利的疾病後,一直不給曹順利吃藥。曹順利被被從看守所緊急送到醫院時,已經嚴重到必須戴呼吸機維持呼吸。

曹順利的弟弟曹雲立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實在不清楚姐姐在看守所經歷了什麼,3月14日當他給曹順利遺體換衣服的時候,發現遺體青一塊紫一塊,原本好好一個人竟衰竭的不成人樣。

看視遺體和安置遺體都受到當局的阻撓和監控,家屬從14日離開醫院到16日期間,都無法確認曹順利的遺體是否還在醫院裡。曹順利住院期間,有不少人到309醫院想看望曹順利,但都被戒備在此的員警阻攔甚至帶到派出所,其中至少4人被刑事拘留。

持續與曹順利家屬和律師聯繫的北京知名人權活動人士胡佳告訴《大紀元》,至少到15日晚上為止,遺體應該都還在醫院。“曹順利死的時候,她的家人看見了她就是一個皮包骨的狀態,器官衰竭、皮膚發黑呈魚鱗狀,人都已經生命力被抽幹了,痛苦到極點。我覺得當局很可能隨時會控制曹順利遺體的,因為現在我們大家強烈要求給曹順利做屍檢,她到底是怎麼死的?做司法鑒定。因為遺體本身就是一個明證,那麼當局肯定是最希望趕緊解決掉曹順利的遺體,早早把屍體火化,把這件事情盡可能給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2013年6月開始,曹順利協調大量訪民和維權人士民持續在外交部大門外連續數個月靜坐宿營請願,要求依據中國曾簽署的國際公約規定,讓弱勢群體參與撰寫提交聯合國審議的中國國家人權報告,屢次遭到警方清場。

胡佳說:“曹順利(協調這個請願活動)所帶來的人數以及持續性的影響,和擴展人群的數量遠遠超過‘新公民運動’。持續將近半年時間,最高峰的時候一兩百人晝夜24小時待在外交部門外,要求監督國家人權行動計畫,要求參與人權行動計畫的實施以及評估。她創造的這個和平請願,持續這麼久,這麼能堅持,特別罕見。這也是為什麼當局要報復她。”胡佳表示,“曹順利被折磨成了這種狀況,正好半年,從去年9月14日到今年3月14日,181天時間,一個好端端的人,現在就成了醫院裡的遺體了。你可以想見這半年時間裡到底發生了多少事,對曹順利(身體的病症)冷漠置之不理,對她這種迫害,其實是一種變相的謀殺。但是到死曹順利她都沒有低頭,都堅持自己無罪,她都堅持自己在行使公民權力。”

胡佳指出,曹順利的死就是中國維權人士集體處境的一個象徵,“她就是一個縮影,她就是一個符號。就是在這個國家,你如果想要監督政府,尤其是跟國際社會,比如參與聯合國的普遍定期審議,那麼你所面臨的是什麼,你所會付出的最高昂的代價是什麼。”

17/3/2014 [美國之音] 國際社會繼續關注曹順利死亡事件

17/3/2014 [新唐人] 曹順利被迫害致死 全球促查真相

17/3/2014 [民生觀察] 民生觀察對曹順利的懷念:請一路走好 天一定會亮的!

曹順利走了。自由之樹必然用自由戰士和暴君的血來澆灌才能生長。請讓我們記住曹順利,記住李旺陽,記住力虹,記住所有澆灌了自由之樹的戰士。他們的豐碑永遠矗立在未來民主中國的時空裡。

17/3/2014 [民生觀察] 天津市訪民沉痛悼念曹順利女士遭員警阻撓

17/3/2014 [維權網] 高洪明:曹順利被羈押慘死案必須追究何人責任?

EU’s statement regarding the death of 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 Ms Cao Shunli

Canada Saddened by Reported Death of Chinese Human Rights Activist

 


唐吉田、江天勇、張俊傑、王成四位維權律師被拘

【緊急關注:江天勇律師被刑拘!】半小時前,江天勇弟弟接到自稱農墾建三江公安局員警的電話,大概意思江天勇涉嫌邪教已被刑事拘留,現關押在三所。問他姓名、警號,該人拒絕作答。經比對手機號碼18724281777,此人應為建三江公安局局長劉國峰。

刑拘江天勇,也許說明對人權律師的野蠻打壓剛剛開始。去年上百維權人士被捕,其中參與公民運動的律師似乎只有丁家喜一人。今年中國人權律師將面臨更大危險,只有韌性抗爭、有張有馳、守望相助。國際社會不能坐視不管。

著名人權律師江天勇的家屬剛剛接到電話說,江天勇因為“參加邪教”被拘留!打電話的是黑龍江建三江公安局局長劉國峰18724281777.

江天勇,人權律師,參與幫助愛滋病感染者、黑磚窯受害者、法輪功維權,北京律師直選,一直處於被監控、騷擾和威脅之中。2009年7月被註銷律師執業證。江天勇3月21日被非法拘押建三江黑監獄

張俊傑,人權律師,參與范木根反暴力逼拆正當防衛案,薛福順非正常死亡案件律師觀察團,郭飛雄 後援團, 要求停止審議《社區矯治法》。張俊傑被 非法拘押#建三江黑監獄

王成, 人權律師,獨立參選人 #劉萍 #魏忠平 #李思華 的法律顧問,發起“千萬公民大連署” 要求立即批准《公民權利公約》的《公民“權利”主張書》,數次遭毒打和關押。王成3月21日被非法拘押建三江黑監獄

唐吉田,人權律師,為強拆受害者、愛滋病受害者、法輪功信仰者、捍衛公民政治權利以及其他弱勢群體維權。2010年,唐吉田被北京市司法局吊銷律師執照,由於維權活動數次受到政治迫害。唐吉田3月21日被非法拘押建三江黑監獄

22/3/2014 [博訊] 中國人權律師團關於唐吉田、江天勇、張俊傑、王成四位律師被非法拘押的嚴正聲明

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關於唐吉田、江天勇、張俊傑、王成四位律師及多位公民被黑龍江建三江管理局七星農場地方當局非法拘押事件的嚴正聲明

驚悉:2014年3月21日上午,唐吉田、江天勇、張俊傑、王成四位律師及多位公民在黑龍江省建三江管理局七星農場被地方當局拘押。

我們瞭解到,唐吉田、江天勇、張俊傑、王成四位律師和被非法拘押的當事人的親屬昨日曾前往位於建三江農墾總局青龍山農場的“法制教育基地”(實為非法拘押多名無違法犯罪公民的“黑監獄”),要求釋放被非法拘押的守法公民,並前往當地檢察院依法控告。在昨日晚間回賓館的路上遭到不明車輛跟蹤。

我們,作為關注中國法治進步和人權保障的律師,對此事件表示最嚴重的關注,我們認為,這是黑龍江建三江管理局七星農場地方當局肆無忌憚的對依法行使代理控告等職權的律師的打擊報復,是赤裸裸的陷害,是嚴重的濫權違法,是嚴重踐踏人權的法治災難,其違法行為應當立即停止或者被制止。

對此嚴重的人權事件,我們嚴正聲明如下:

一、我們對黑龍江建三江管理局七星農場地方當局非法拘押唐吉田、江天勇、張俊傑、王成四位律師和多位公民表示強烈抗議和嚴正的譴責。

二、我們要求黑龍江建三江管理局七星農場地方當局立即釋放被非法拘押的唐吉田、江天勇、張俊傑、王成四位律師及多位公民。

三、我們要求最高人民檢察院、黑龍江省人民檢察院等國家法律監督機構依法調查此事,依法調查和取締黑龍江建三江管理局當地存在的“法制教育基地”等非法“黑監獄”,並追究相關責任人濫用職權、非法拘禁等罪行的刑事責任。

四、我們將密切關注事態進展,我們隨時準備前往黑龍江建三江管理局七星農場。

2014年3月21日

22/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受被關黑監獄人士家屬委託 四維權律師佳木斯辦案被拘

江天勇、唐吉田、王成、張俊傑四位人權律師星期五上午在黑龍江省佳木斯市一酒店被當地警方強行進屋抓走,據現場消息稱,他們受被關黑監獄人士的家屬委託,前往調查案情。當天下午,四名律師被警方拘留,其中王成被指使用假律師證,當地警方拒絕就此對記者的查詢作出回應。

22/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四維權律師辦案被拘 數十律師連署聲援

四名維權律師及九名被羈押人士的親屬,到黑龍江一法制學習中心進行瞭解時,全部被警方帶走,至今下落不明。數十律師連署,要求釋放。山東律師趙永林指,數十名律師正連署一份檔,聲援被拘律師,並譴責建三江的黑監獄,掛著法制教育中心的名牌,非法限制公民自由。該法制中心,主要拘禁法輪功學員及訪民。他又指,目前正打聽被扣的律師及公民的具體情況,如到週六11時仍未釋放,大批律師及公民,組團前往當地作聲援。趙永林說: 我們肯定義不容辭,作為律師同行,我們要過去聲援,因為律師被扣押,沒有任何手續,我們也沒有任何消息查出來。

23/3/2014 [維權網] 4人權律師失蹤三天,公民營救團發起募款(圖)

3月20日,人權律師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張俊傑4人及被非法拘押的公民親屬,到黑龍江省建三江農墾總局青龍山農場的“法制教育基地”,要求釋放被非法拘押在此的公民並到當地的檢察機關控告。

但是,21日上午8點30分左右,4位人權律師及多名公民被非法拘押,現在已是第三天,仍沒有一行人的下落。對於這起嚴重侵犯人權的事件,民間自發組織起“公民聲援營救團”,楊子立、屠夫等人為“公民聲援營救團”發起募款倡議。

據屠夫介紹,目前為止仍沒有4位律師及多位公民的下落,這非常令人擔心。因為現在的公權力做事毫不遮掩,特別是像東北這樣的人權重災區,公民的人身安危得不到依法的保障。現在已經有十數名律師及公民陸續前往黑龍江,到現場關注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張俊傑4位律師及多位公民的人身安危。

附:為公民聲援營救團募款倡議書

3月20號, 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張俊傑四位人權律師和被非法拘押的公民的親屬,前往位於黑龍江建三江農墾總局青龍山農場的“法制教育基地”(實為非法拘押多名無違法犯罪公民的“黑監獄”),要求釋放被非法拘押的守法公民,並前往當地檢察院依法控告。

3月21日早8:30左右,4位律師及多位公民被黑龍江建三江管理局七星農場地方當局非法拘押,目前已經超過48小時沒有消息。

這是一起嚴重侵犯人權的事件,目前已經有多位律師和公民自發組成聲援營救團,正在從各地前往黑龍江建三江,我們希望更多公民前去聲援、營救被失蹤的律師和當地公民。

俗話說兵馬未動糧草先行,那些前去聲援營救的朋友冒著危險和犧牲自己時間和精力,我們後方能做的就是幫他們募集足夠的糧草,不讓他們因為糧草問題而困頓,無法安心做事,所以我們公民聲援團後方發起為前去聲援營救的朋友募集糧草。募款目標12萬元,等事情告一段落,公佈到賬總數和支出總數,募款專款專用,只限用在前去聲援營救的交通、食宿、及其他正常開銷。

帳目公佈後十五天內捐款人如有疑問,可憑捐款憑證聯繫我們查詢,我們只對捐款人回應,不對無關人員回應。

帳號由新青年學會案四君子之一楊子立保管與支出,北大法學博士、中國政法大學碩士、美國The American University, Washington College of Law劉四新、超級低俗屠夫(吳淦)監督審核,

帳戶名:楊子立

開戶行:中國銀行北京分行通州濱河支行

卡號:4563—5101—0089—0268—943。

支付寶帳戶:yzlsmlbx@gmail.com

公民聲援營救團協調人:楊子立、劉四新、向莉、歐彪峰

連絡人:超級低俗屠夫(吳淦),電話:15807836078,

郵箱:tufuwugan@gmail.com。

聲援建三江被失蹤律師聲援團

2014年3月22日

23/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近百公民聲援團抵東北促釋放四律師

人權律師江天勇、唐吉田、王成及張俊傑四人週五在佳木斯一酒店被警方拘留後,外界一直無法獲得具體消息,同期被拘留的九名被當地黑監獄的人士家屬,也杳無音信。對此,中國人權律師團週五晚發聲明,譴責佳木斯建三江管理局七星農場警方的行為是對依法行使代理控告等職權的律師的打擊報復,是嚴重踐踏人權的法治災難。聲明要求有關當局立即釋放四位律師以及其他被拘公民,調查和取締當地的黑監獄。目前簽名人士突破一百人。

負責協調公民聲援團與律師關注團的北京律師胡貴雲星期六中午告訴本台,已有公民啟程前往東北,而律師也正在聯繫四位被拘律師的家屬,拿到授權委託書後,立即前往當地:“這四位律師被拘禁以後,與外界失去了聯繫,會有律師和公民過去,聲援的公民已經在行動了,很多人已經在路上了,他們到現場去”。

剛成立的公民聲援團協調人向莉星期六中午在北京機場告訴記者,他們前往當地聲援四位律師,飛機很快起飛:“我們已經動身了,在北京前往哈爾濱的飛機上,下午從哈爾濱到建三江,現在飛機馬上就要起飛,我們這次去應該有近百人,也有很多律師要去,也有公民”。

一直關注中國人權狀況的向莉表示:“四位律師莫名其妙的在建三江格林豪泰旅館失蹤,被員警綁架,這是很可怕的,聯合國剛剛開完審查會議,中國代表團說國內沒有任意羈押和失蹤的情況,馬上有四個律師就失蹤了,不是給他一個打嘴巴,還有九個公民也失蹤了,我們這次過去是尋找失蹤的人,如果是被關黑監獄,就要放人”。

四名律師受被關黑監獄人士的九位家屬委託,前往調查當局設立的“法制教育基地”,實際是黑監獄的情況,要求當局釋放被非法拘押的公民,到達後立即受到警方人員跟蹤、監視,週五上午8點15分,他們被十多名員警帶走拘留。

聲援者及律師當晚立即成立臨時小組,表達對事件的嚴重關注,同時提供法律援助。

23/3/2014 [民生觀察] 家屬接電話通知江天勇律師被拘留

江天勇律師弟弟江祥君先生,他說,一位手機號碼為18724281777但不願透露姓名和身份的男子在上午10:30左右電話通知他,“江天勇因參加邪教已被拘留,給你打電話算是通知家屬了”,“我接著問江律師是被行政拘留還是刑事拘留,然後對方掛了電話”。據悉,該手機號碼的機主是建三江公安局局長劉國峰。本工作室志願者兩次撥打該電話,均無人接聽。江天勇律師此次是與唐吉田、王成、張俊傑三位律師前往黑龍江省建三江農墾區解救被關押于黑監獄的法輪功學員,在3月21日被當地警方拘押。

23/3/2014 [新唐人] 四維權律師被拘 重燃黑監獄話題

23/3/2014 [權利運動] 維權律師抵制黑監獄失聯,各地民眾赴黑龍江“搜尋”

21/3/2014 [維權網] 緊急關注:三戰黑龍江青龍山黑監獄的王成 、張俊傑、江天勇、唐吉田四律師失聯(圖)

2014年3月20日,江天勇、唐吉田、王成 、張俊傑、四位律師第三次到黑龍江農墾總局青龍山洗腦班營救被關押的無辜公民。黑龍江農墾總局青龍山洗腦班位於黑龍江省建三江農墾管理局青龍山農場公安分局後院(原屬同江市地界),全稱“黑龍江省農墾總局法制教育基地”。

這是江天勇、唐吉田、王成 、張俊傑等律師和受害人家屬第三次前往青龍山洗腦班了,他們要求當局立即釋放被非法關押的那些被強迫放棄信仰的公民。這裡面現在還非法拘禁著石孟昌、韓淑娟、蔣欣波等公民。這個洗腦班的負責人叫房躍春,房躍春電話:13846125557。

昨天,江天勇、唐吉田、王成 、張俊傑四位律師就一直被牌照為黑DV3748的車跟蹤。當地國保隊長于文波負責指揮跟蹤他們,于文波電話13845433088,宅電:0454—5710509,辦公電話0454—5808019  。

今天(2013年3月21日)早上8點多,四位律師和受害人石孟昌、韓淑娟和蔣欣波的家屬在建三江某酒店被圍,路人見很多人被抓,具體情況尚在核實。目前,四位元律師電話雖然均可打通,但始終都無人接聽,四位律師與外界失去聯繫。

對此事件,維權律師及社會各界十分關注,本網將密切跟蹤事件發展,及時報導。21/3/2014 [新唐人] 三戰黑龍山山黑監獄 四律師被抓走


柳學紅、邢鑒、王晶

23/3/2014 [六四天網] 天網記者柳學紅不配合北京警方 戴腳鐐手銬

因報導天安門兩會動態在押北京市第一看守所的天網記者柳學紅【六四天網三記者北京遭刑事拘留】,因不配合北京警方辦案人工作,也不配合管教,被戴上腳鐐手銬。其辦案人要求家屬等千萬別與天網聯繫,免得把事情搞砸。另據知情人介紹,北京警方曾多次要求入獄天網記者“就談與黃琦聯繫的情況”。

23/3/2014 [六四天網] 北京市檢察院赴河南取證天網少年義工邢鑒

邢梅稱,今天上午9:00左右我回老家的時候,剛好碰到我們河南省息縣淮河辦事處黃莊村的村幹部黃坤,他一直在那勸我上學,我說現在我母親還沒有出獄,弟弟也不知道情況怎麼樣。黃坤說兩天前北京市檢察院的人來息縣取證邢鑒的資料【六四天網三記者北京遭刑事拘留】,當時也給了我一個表讓我填寫邢鑒的情況,我填寫的是,邢鑒這個人還不錯,挺懂事,也挺聽話的,之前在我家吃飯的時候表現還不錯,總之我說的都是邢鑒的優點,我又問,那你知道邢鑒判多久嗎?他說還沒下判決,我們也不知道,那得根據他自己說的筆錄和我們縣領導對他的瞭解,也就是縣領導及鄉,村領導對他的評價以及給北京警方提供的線索。然後北京市檢查院會逐步調查的,我又說,兩會期間你們把我們從北京接回家時,我看到你還沒走,北京警方給你說了什麼?村幹部黃坤說,那時正在調查,沒說什麼,我們打算和縣裡協商,看能把你弟弟用錢買回來不?我說不用,我弟是冤枉的,有些事不是錢能解決了的!他又說你別告了,有什麼事讓你父親自己告就行了,你該上學就上學,我說你看看我父親吳權力【河南息縣警方出動20餘人防爆炸】,走一步都有兩輛警車,6個員警跟著,他怎麼怎麼告啊?隨後他走了,我們就沒聊。

21/3/2014 [六四天網] 趙國莉呼籲釋放天網三名記者等維權人士

中國天網人權中心三名公民記者王晶、柳學紅和刑鑒被扣以莫須有的“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這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天賦人權,為了捍衛民主、法治、人權、公平正義何罪有之?這違憲違法的處罰,是濫用職權踐踏法律、踐踏人權,與習近平總書記的憲政中國夢背道而馳!。

19/3/2014 [美國之音] 保護記者委員會呼籲中國立即釋放3記者

19/3/2014 [CPJ] Three journalists detained after reporting on Tiananmen

The 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 calls on Chinese authorities to immediately release three journalists who were arrested almost two weeks ago and remain in jail for their coverage of events in Tiananmen Square.The three journalists–Wang Jing, Liu Xuehong, and Xing Jian–came to Beijing as part of a group of volunteers for the independent human rights news website 64 Tianwang. They were in the capital to report on the treatment of citizens who were petitioning the government about their grievances, Huang Qi, founder of 64 Tianwang, told CPJ. At the time, high-level meetings between Chinese lawmakers and political advisers were taking place, Huang said.

19/3/2014 [六四天網] 上海3000訪民聚集維權 籲釋放天網三記者


王炳章

20/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美第一夫人訪華 異見人士家屬希望提人權個案

被重判無期的異見人士王炳章的弟弟、妹妹早前獲准從美國入境到廣東探監。他的家人得知去年6月美國總統奧巴馬曾就王炳章的遭遇向中國方面提出交涉。王炳章的弟弟王炳武告訴本台記者,美國政府做了許多努力:美國做了很多事情,我最近才知道。奧巴馬總統在去年6月向習近平提到王炳章的案子。去年王炳章的女兒到美國國會遊說,國會議員聯名寫信給奧巴馬,讓他提王炳章。

對於蜜雪兒訪華,王炳武也希望她能夠夫唱婦隨,提起王炳章:希望美國第一夫人能夠借由這次機會提王炳章的案子。但是她可能是非官方的訪問,可能不會提很多政治上的問題。

此外,王炳章的女兒王天安為父親的自由四處奔波,週二下午在日內瓦人權會議上,她為父親發言時,卻被中國代表打斷。但包括美國、英國、法國、愛爾蘭、捷克、匈牙利、瑞士、德國代表都站立起身,對王天安表示支持。

17/3/2014 [博訊] 探視王炳章專題報導5 (兄弟相見淚漣漣)

弟弟異常激動和興奮地描述了面見炳章的詳情。一位警官陪著炳武到了會見室,他坐在炳武身邊,對面是炳章和一位警官並排坐著,炳章後面還有一位站立的警官。

炳武解開穿在身上的外套露出T-桖,這T-桖就是我們在時代廣場開展同囚穿的釋放王炳章的大紅T- 桖。中文和英文雙語。炳章楞住了,炳武馬上說“哥哥你看這是營救你的T-桖,炳章說”你讓我看清楚點”炳武站起來將外套脫掉,並說“哥哥為了救你去年我兩次絕食,第一次在時代廣場,第二次在聯合國絕食,王家有12個人參加絕食” 炳章的熱淚湧出來。

他不住的點頭。炳章旁邊的警官馬上拿出紙巾遞給炳章讓他擦淚。炳武接著說”你當年救過軍濤,他現在救你,他去年開展了與你同囚的活動,在紐約的時代廣場一個自製的囚籠裡與你同囚一個月不曾離開,前後有200人參加同囚,美國西部,歐洲,甚至北京的胡佳,王藏,南京的張玉祥也開展這個活動,炳章馬上問“胡佳有麻煩嗎?炳武答,他被國保帶走問到同囚的事情,不過他已經回家了”炳章舒了一口氣。

17/3/2014 [博訊] 探視王炳章8:臺灣施明德手書表關切(王玉華)

臺灣人權鬥士施明德先生在百忙中接待了弟弟。當炳武穿著釋放王炳章的T-桖見到施先生時,施先生留下了熱淚。施先生十分關注哥哥炳章的冤案。他還親自寫信給炳章予以鼓勵。(見附加件)


高智晟

17/3/2014 [] 穿越恐懼 – 高智晟的故事

TRANSCENDING FEAR The Story of Gao Zhisheng : http://www.transcendingfearfilm.com/它告訴你一位中國男人的故事:如何《穿越恐懼》 !

劉本琦

17/3/2014 [推特] 認領良心犯劉本琦家屬倡議

超級低俗屠夫 ‏@tufuwugan 認領良心犯劉本琦家屬倡議,希望大家參與!

 

 


劉傑

17/3/2014 [維權網] 劉傑公訴誹謗罪申訴書

申訴人劉傑公訴誹謗罪案, 是申訴人劉傑對黑龍江省農懇農場單位提出批評、控告, 對黑龍江省農懇農場領導幹部個人提出批評、控告而產生。黑龍江省農懇農場,利用目前自身擁有的獨立的、封閉的偵、訴、審司體系, 假借司法手段,錯誤對劉傑進行司法陷害、錯誤對劉傑進行司法報復、錯誤對劉傑進行司法打擊, 錯誤裁、判。黑龍江省牡丹江農懇區人民檢察院對劉傑公訴誹謗罪,證據不足,缺乏確實、充分的定罪證據, 不符合公訴誹謗罪的構成要件。二審、一審裁、判認定事實錯誤,適用法律和司法解釋錯誤。二審、一審裁、判錯誤。

 

 


丁紅芬、沈果冬、沈愛斌、瞿峰盛、殷錫金5人獲釋

22/3/2014 [博訊] 無錫丁紅芬等五人取保出獄民眾歡迎英雄控訴黑監獄/視頻

無錫丁紅芬、沈愛斌等五人取保出獄民眾歡迎英雄控訴黑監獄,訪民濱湖區檢察院門口介紹案情

2014年3月18日23點,無錫因解救黑監獄被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羈押了8個多月的維權人士沈愛斌、丁紅芬、沈果凍、葉季建、瞿峰盛被檢察院強制取保候審回家,各地維權人士19日雲集無錫為他們壓驚,無錫被解救的訪民向各地維權人士介紹了無錫黑監獄的黑暗。 視頻中,被羈押者講述了自己在獄中被毆打、體罰和刑訊逼供的情況,目的都是要他們構陷丁紅芬和沈愛斌。

22/3/2014 [博訊] 無錫黑監獄始末:營救和酷刑演示(郭蓋、王建芬)

2013年6月22日11點50分,從山東濟南趕來的倪文華法律顧問和無錫的沈愛斌、殷錫金、王建芬、丁紅芬等30多位維權人士一起,趕到“黑監獄”所在地:無錫錫山區安鎮東郊商務賓館,眾人分頭沖向一樓二樓,砸開兩道鐵門,踢破8扇房間門,把5個看守者控制住,有幾個看守者趁機跳窗逃走了,關押在賓館房間的5名受害人:周靜娟 (82歲)丁永金(75歲),丁國英(67歲),丁鴻祥(44歲),楊建豔(37歲),解救出來。

隨後有人打110報警,有人用攝像機記錄下這個過程,員警約10分鐘後趕來後,他們將被控制的黑監獄看守——無錫市橄欖綠保安公司的7名保安、一名街道幹部移交給安鎮派出所出警的一名員警和多名協警,在員警對當事人拍照做筆錄時,眾人走出賓館準備離開時,突然出現50多社會閒雜人員對丁紅芬等多人圍攻堵截,並多次強行將他們綁架上車,但被現場營救者搶下,大家反復報警不見員警增援,反而出現50多特勤,和社會閒雜人員共100多人,當場將丁紅芬、沈果冬(丁紅芬丈夫),瞿峰盛(丁紅芬表弟)夫婦、丁宏祥(丁紅芬弟弟)、丁永金(丁紅芬父親)和許海鳳7人綁架走。隨後地方公安出動大量警力又陸續抓走了十多個營救者,有多人被抄家,刑拘12人,後沈愛斌、丁紅芬、施高洪、沈果冬、瞿峰盛、殷錫金被逮捕。6-22營救事件中被刑拘、逮捕的人數是無錫有黑監獄以來最多的一次。無錫可以成為黑監獄的場所很多。有黨校、軍事基地、普通中學、體育館、研究所、賓館、酒店、倉庫、派出所,還有廢棄的房屋,可謂五花八門。

經過統計、核對等大量工作,現將部分黑監獄資料公佈如下:經過統計、核對等大量工作,現將無錫市的97家黑監獄和100多位受害人名單公佈如下:…

3月18日晚11點20分,6.22事件遭逮捕的5位被關押者:丁紅芬、沈愛斌、瞿峰盛、殷錫金、沈果冬被取保候審,離開看守所。 6.22至刑拘12人、行拘5人、關黑監獄17人、直接關黑監獄1人。附錄:無錫被關押黑監獄訪民名單

23/3/2014 [滕彪推特] 十幾位維權人士在黑監獄遭受酷刑

3月18日深夜,因去黑監獄營救被非法拘禁的公民而遭拘押255天的無錫維權勇士丁紅芬、沈果冬、沈愛斌、瞿峰盛、殷錫金5人獲釋。在取保候審書上,丁紅芬簽上:我維護國家法律、抵制黑監獄被非法關押8個半月,何罪之有?丁紅芬、沈愛斌等十幾人均受到殘酷的酷刑。丁紅芬4天3夜被銬在老虎凳上,不讓吃飯,不讓睡覺不讓洗澡等。還有一種酷刑叫“開飛機”,兩個手被手銬銬在兩個梯子上,兩個公安用力拉,那滋味生不如死。他們實施酷刑的地方是無錫市黑監獄“昌龍賓館”。

20/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丁紅芬等5人暫釋 關押期間遭刑訊逼供

2014年3月19日,江蘇省無錫維權人士丁紅芬、沈果冬、沈愛斌、瞿峰盛、殷錫金等5人獲得取保候審,約60人來送花慰問。(在場人士攝)

暫時重獲自由的丁紅芬、沈果冬夫婦及另外3名維權人士,早前因為到黑監獄營救被關押的訪民,反被當局無理非法禁錮。8個半月的拘禁生涯,嘗盡苦楚。

丁紅芬對本台表示,去年6月23日被帶走後,被送往俗稱“黑監獄”的賓館裡關押,期間受到刑訊逼供和淩辱。即使最終獲得取保候審,為抗議被非法關押,她一直不肯在取保候審書上簽字,認為他們只是為了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不受侵害,根本沒有犯罪。

她說︰連續4天每天給我逼供,不許我吃飯、睡覺、洗澡。最厲害的是進來4個男性人員,給我戴上頭套,把我押到另外一個房間,然後把我按在審訊椅上。我就奮力反抗,他們4個男人按住我,把我的腰部和背部按傷。大喊救命,他們最後把我毆打了12個小時。基本上,每個人都打了。

另一名獲取保候審的沈愛斌指出,經過連日來的酷刑,身心受盡折磨,加上後來在看守所裡一直不獲治療,以致身體健康大受影響。沈愛斌又說,對他們進行刑訊逼供的是員警,他認為作為公務人員做出如此行為,懷疑背後有更高級的官員指使。

他說︰我們的後遺症非常嚴重,因為一個正常的人被他們刑訊逼供後,整個人都崩潰了。他們的用刑,簡直是慘無人道的折磨。經過這次後,我的頭很痛,而且我的後背、腿和腰都好痛。但是我們這個病情他們一直不給治療,不管我們死活。他們辦案時從來不亮證,也不穿制服,也不講自己的名字。到最後,我從側面瞭解到,是無錫市公安局濱湖分局的。從他們的行為裡可以看得出,他們背後有很強勢力在支持他們。

丁紅芬等人被非法關押,是與征地和房屋拆遷有關。數十名來自省內多個地區的拆遷戶和維權人士,得悉丁紅芬等人獲釋後,週三來到無鍚市探望,並送上鮮花慰問。

20/3/2014 [維權網] 各地維權人士奔赴無錫,慶賀丁紅芬等勇士獲釋(圖)

19/3/2014 [權利運動] 快訊:抵制黑監獄五勇士被囚255天后獲釋

2014/3/19 昨天深夜23點25分,抵制黑監獄遭黃莉新當局批捕拘押255天的江蘇無錫維權勇士丁紅芬、沈果冬、沈愛斌、瞿峰盛、殷錫金等5人獲得釋放。據瞭解,當局在釋放丁紅芬等5勇士時,要求他們在取保候審書上簽字,丁紅芬簽上:我維護國家法律、抵制黑監獄被非法關押8個半月,何罪之有?而沈愛斌、瞿峰盛等拒絕簽字。據悉,丁紅芬等5勇士在失去自由後受到殘酷的刑訊逼供,不給吃飯、睡覺、洗澡等。

 


梁頌基

22/3/2014 [推特] 梁頌基

唐荊陵 ‏@ginlian 14年1月4日,廣州警方破門而入,以妨害公務罪抓捕了芳村的活動人士梁頌基。自13年六月以來,阿基年邁的母親已經臥病在床需要唯一的孩子照料,目前,阿基女友又將在5月中旬臨產,儘管如此,當局仍在兩周前拒絕了律師提出的變更強制措施申請。 https://pbs.twimg.com/media/BjQHp_cCQAA33DF.jpg 唐荊陵 ‏@ginlian  在黃花岡烈士陵園自由女神像前以此紀念曹順利女士 https://pbs.twimg.com/media/BjP_ecFCQAEkjfp.jpg


張昆

22/3/2014 [推特] 張昆

賈榀 ‏@jiapin1989  Mar 12 張昆,徐州人,二十出頭的英俊少年,曾經周遊全國要求官員公佈財產而被大家熟知,因而也招來官府忌恨,今年一月15日下落不明,有律師透露可能囚禁在徐州市精神病院。無法想像張昆也許正在被捆綁固定胡亂灌藥和注射藥物…請大家關注張昆,救救張昆

17/3/2014 [參與] 張昆被秘密關押 馬新立再次被刑拘

向莉: 9日在玉淵潭公園舉牌要求官員公開財產的馬新立,再一次被刑事拘留關在北京第三看守所,他是去年參加西單4君子舉牌要求官員公開財產被關押11個月,剛剛取保候審出來。可憐他的一個只有6歲的女兒,又見不到父親了。[難過]

張昆,男,1987年生,江蘇徐州人,參與圍觀黑監獄解救訪民、《南末》事件、雞西營救唐吉田、中國新公民運動、要求中國領導人公開家庭財產並在全國各地舉牌收集簽名,並參與南樂教案。多次受到傷害,但都默默承受。2013年1月16日被徐州當局秘密關押。現全網尋人。#自由張昆行動#


楊色茂、洪銳潮

22/3/2014 [德國之聲] 烏坎民主受挫,村委副主任遭拘

烏坎今年的換屆選舉之前,備受村民擁戴的兩名村委副主任相繼被拘。已經取保候審的楊色茂接受了德國之聲的採訪,他表示政府意在阻止他們參選。烏坎村定於今年的3月31日舉行換屆選舉,在此之前,村民稱上級政府安插多名上屆涉貪腐的村委,參與今年的換屆選舉。本月起,在村民中享有高聲望的楊色茂和洪銳潮聯合82名村民代表,多次發表致村委公開信,要求召開村民大會討論換屆選舉,收回被賣掉的土地等問題。3月11日選委會推選完畢,林祖鑾同意於3月15日召開大會,楊色茂於3月13日在村中貼出該通知。至當天晚間,有烏坎村民對外透露,楊色茂被陸豐檢察院帶走;3月14日,陸豐新聞辦官方微博帳號發佈消息稱:”烏坎村村委副主任楊色茂因涉嫌在該村民生工程中收受賄賂,被陸豐市檢察機關依法立案偵查,並予以刑事拘留”,其後被取保候審。

3月18日,另一位村委會副主任洪銳潮也被當地檢察院以涉貪帶走,其後當局對其家人發出刑拘通知,洪銳潮目前仍在看守所中。他的家人對外透露,早前鎮政府曾派人威脅楊色茂、洪銳潮不要參與此次換屆選舉。疑兩人被拘和此有關。

21/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烏坎村選舉前風波不斷 另一村委副主任洪銳潮被刑拘

廣東陸豐市烏坎村繼村委會副主任楊色茂日前被刑拘及取保候審之後,另一位村委副主任洪銳潮星期二也遭檢察院刑拘。洪銳潮的家人週四告訴本台,此前鎮政府曾派人威脅楊、洪二人不要參選,但遭到拒絕,政府遂對他們採取報復手段。距離陸豐烏坎村委換屆選舉不足兩周,但村內暗潮湧動,風波不斷。繼村委副主任楊色茂上週五被刑拘後取保候審,另一位副主任洪銳潮週二也遭到刑拘。洪銳潮的妻子鄭愛萍週四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週二上午9點陸豐市檢察院以“詢問有關楊色茂受賄案”為由將其丈夫叫走,當晚未歸,直至第二天早上才送來了通知書,指洪銳潮因“涉嫌受賄”已於週二晚八點被刑拘。她與其他家屬上午向東海鎮委書記鄭俊雄討要說法,但遭到推託。

21/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烏坎民主前路堪虞 再有參選者被捕

兩年前透過普選撤換貪官,被視為中國民主選舉典範的廣東省陸豐市烏坎村,本月底的村委換屆選舉再被烏雲籠罩。當局再次出手打壓準備參選的村民代表,繼村委副主任楊色茂後,另一名副主任洪銳潮亦被指涉貪刑拘。村民和維權人士均指,當局阻止兩人參選的態度十分明顯,烏坎民主已受挫。

洪銳潮被指涉貪拘捕,罪名和較早前被市檢察院傳喚的楊色茂一樣,但楊色茂獲取保候審。楊色茂指,他會協助洪銳潮聘請律師,預期最快本週末或下周初,律師會到看守所見洪銳潮。另一方面,他會找地方領導斡旋,希望儘快將洪銳潮擔保出來。楊色茂又話,週三選委會會議上,他再次強烈要求在村委會選舉前,公佈候選人名單,但結果被否決。他坦言,烏坎民主已受挫。楊色茂說: 在會議上,我極力主張一定要接受公眾報名,並要在選舉的前十日,公佈所有候選人名單,讓選民參考,並要舉行演講會。但現時選委會已被人為操縱,他們不準備接受別人報名參選,亦不會公開名單,令這場選舉變得很怪異。

18/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烏坎村選雲突變換屆前夕楊色茂被捕

廣東省陸豐市烏坎村再陷選舉風雲。宣佈競逐新一屆村主任的楊色茂,上周突被當局指涉貪拘捕。已獲取保候審的楊色茂向記者強調,他不會放棄參選。村民指責當局藉此強逼楊色茂,退出本月31日舉行的村委會選舉。

 

18/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楊色茂取保候審稱誓將參選 烏坎村民冀開村民大會公正選舉

圖片: 2012年烏坎村民領袖合影,右一為烏坎現任村委楊色茂。

廣東村級選舉典範烏坎村換屆選舉在即,村委副主任楊色茂上週四因涉嫌收受賄賂突遭傳拘,但於當晚獲保釋。楊色茂週一告訴本台記者,這不會影響他繼續參選,他與現任村委主任及黨支部書記林祖鑾有不同意見。有村民表示,非常擔心党支書和上級政府干預選舉,而一個民主公開選舉產生的村委是解決村裡問題的前提。


徐兆傑、田蘭、張海彥

23/3/2014 [六四天網] 涉通州教案 張海彥精神病醫院獲釋

2014年1月22日,在北京一中院圍觀許志永開庭被關押在北京第一看守所刑拘38天的維權人徐兆傑(黑龍江牡丹江市)、田蘭(河北邯鄲市)、張海彥(遼寧省鳳城市)、盛蘭福(遼寧大連)等5人,罪名是“尋釁滋事”,3月5日拘押到期應該釋放,卻被當地警方戴上手銬,強行帶走,田蘭現在醫院治療。 通州梨園教案入獄維權人士張海彥被遼寧省鳳城市鳳凰城公安分局關押在精神病院中,身患結核病也不給治療,直到3月17日才獲得自由,感謝大家的關注。

23/3/2014 [權利運動] 聲援許志永刑拘加精神病院,張海彥獲釋後感謝党的培養

因為到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聲援國家利益捍衛者許志永先生的遼寧鳳城市訪民張海彥,在經歷了北京當局38天的刑事拘留加地方當局12天的精神病院囚禁後,於近日重返北京,將繼續艱難的維權之路。

2014年1月22日,法學博士、國家利益捍衛者許志永先生被構陷案在腐敗當局的北京一中院開庭審理,到現場圍觀與聲援許志永、並接受國際媒體採訪的蒙冤員警維權代表田蘭、徐兆傑、訪民盛蘭福等20餘人,被無事生非的北京公安先後以“非法集會”抓捕、“非法遊行”報批、“尋釁滋事”釋放刑拘。其中,張海彥是在1月24日通州梨園教案中被抓,因聲援許志永事件被審訊。

據張海彥說,在北京第一看守所刑拘38天后,由辦案的公安到看守所開釋放證,結果一出門就被等候在看守所門口的遼寧省鳳城市公安戴手銬押上警車,然而扔到鳳城市精神病院囚禁。其他被刑拘的訪友同樣被地方公安劫持,根本就沒有釋放。

在精神病院中,身患結核病的張海彥得不到治療,直到3月17日才獲得自由。雖然被關押與囚禁了50天,獲得自由的張海彥對大家的關注表示感謝。同時,感謝党的馬仔一次次把自己投入精神病院,將自己培養成一個堅定的維權者。


王春豔

21/3/2014 [維權網] 徐永海:一些出獄的教案蒙難者依舊在苦難中

王春豔姊妹,在她被關在北京第一看守所期間,由於她這個監護人被關押,其患精神病的弟弟王亞新,在此期間走失、死亡,屍體被發現在高速鐵路的軌道旁。王春豔的侄女(王亞新的女兒)——8歲的王楠永遠失去了父親。這一段時間,王春豔一直在忙碌她弟弟的事情,希望能夠得到妥善的解決。可是王春豔是處處遇到艱難,至今她弟弟死在高速鐵路一事還沒有得到應有的解決。在此,望大家給予關注、關心、幫助。王春豔曾在電話中述說到,一想到她8歲的侄女王楠,她就經不住的痛苦萬分,至今王楠還不知道父親去世這件事,但是還能瞞孩子多久呀。8歲的孩子永遠地失去了父親,孩子以後如何生活呀。在此望大家關心、幫助一下小王楠。(在這裡將王春豔的妹妹王春梅的一個帳號公佈一下,他們確實需要幫助,尤其是小王楠。0200000801005377832,戶名:王春梅,開戶行:中國工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南苑支行)。王春豔電話:15810046477;她的妹妹(王春梅)的電話:18810011322。


何健

23/3/2014 [民生觀察] 廣州何健在日本領事館前散發傳單被判入獄半年後出獄

上海市民何健2013年因在廣州街頭散發傳單,被關押半年,於本月初被釋放。以下何健出獄後所記文字。何健:去年九一八(2013年9月18日),我在日本駐廣州總領事館所在的花園酒店外的人行道上,和平理性非暴力地派發印有呂加平之子於浩宸創作的《保衛釣魚島》的愛國傳單,並攜帶手提音箱播放於浩宸演唱的《保衛釣魚島》。然後被當地派出所的副所長盧援率領的十幾個民警暴力執法。他們搶劫了我的的愛國傳單與手提音箱,打了我的後腦,抓傷了我的右腕,於是我高喊“九一八!保衛釣魚島!!!”“中國人不打中國人!”等愛國口號。

劉飛躍

21/3/2014 [民生觀察] 關於隨州市當局對劉飛躍違法拘留與執行的法律意見書

劉飛躍,男,漢族,出生於1970年2月5日,住湖北省隨州市曾都區東城辦事處舜井大道文峰學校教師宿舍樓。

2014年1月11日下午,吉林郭洪偉、武漢柳小華、廣西李燕軍等三位訪民來隨州拜訪劉飛躍。來家中之前打來電話讓劉飛躍接他們,但由於劉飛躍被隨州市國保人員警告,不准許出去接待這些人。這些來訪者便自行前往文峰中學。客人的到來並沒有妨礙任何其他人,也沒有理由而且也無必要去所謂擾亂學校正常教學秩序,何況當天是週六。本來,客人來訪是每個家庭很正常的人情往來。但是,因為劉飛躍是隨州市當局重點“穩控”對象的原因,“有關人員”擔心劉飛躍會見客人會帶來“不穩定”因素,所以他們通過特殊途徑提前得知客人來訪,于當日由隨州市國保支隊和曾都區國保大隊數名人員在文峰學校門口進行佈防攔截,用暴力阻擾客人進入文峰學校內,其中柳小華被煽耳光。劉飛躍下樓後,國保對郭洪偉等的攔截行動還在繼續。隨後,隨州特警出現在文峰學校口,並強行帶離郭洪偉等三人。在這期間,劉飛躍未有任何行動,只是在對雙方進行勸說。最後特警在將郭洪偉等按倒在地強行抬上車時,劉飛躍準備過去看看,被隨州市曾都區一名國保人員強行抱住。被抱住後劉飛躍未有任何對抗,該國保在強行阻止劉飛躍的過程中手背不知在何處掛出了一些印子,是他自傷根本不是劉飛躍“抓傷”。

但令人不可置信的是,隨州市公安局曾都區分局不但對施暴的人未予以處理,卻在無事實依據的情況下反而在2014年1月12日對劉飛躍作出所謂行政拘留十日的處罰。很顯然,這種處罰是無視基本事實,混淆是非顛倒黑白的違法行為。

再來看看執行問題。1月12日對劉飛躍作出所謂行政拘留十日的處罰決定後,隨州市公安局曾都區分局當日不交付拘留通知書,卻決定“暫緩執行”將劉飛躍釋放。而根據法律規定行政拘留暫緩執行的條件是:一是被拘留人依法申請了行政覆議或者提起了行政訴訟;二是被拘留人提出了暫緩執行行政拘留的申請;三是公安機關認為對被拘留人暫緩執行行政拘留不致發生社會危險;四是被拘留人或者其近親屬依法提出了符合法定條件的擔保人,或者按照法定標準交納保證金的。很顯然劉飛躍並沒有申請“暫緩執行”,因為拘留本身就是非法的。

在2014年召開“兩會”的3月3日,曾都區政法委人員到劉飛躍家中“告誡”劉不能在網上發帖被拒絕後,隨州市公安局曾都區分局東城派出所人員立即來到劉家中對劉實施1月份的拘留,于當天將劉投入隨州市拘留所。在劉飛躍3月3日被投入隨州市拘留所時,他才收到過了近兩個月的這份行政處罰決定書。

3月6日上午,隨州市公安局曾都區分局國保大隊三名人員來到隨州市拘留所以“請假”的名義欲強行將劉飛躍從拘留所接出,劉飛躍當即明確表示拒絕離開,但最終被他們強行推上了車,帶到老地方隨州田園酒店,被限制至3月14日才恢復人身自由。“請假”要當事人自己請假,劉飛躍沒有“請假”,隨州市公安局曾都區分局國保大隊不是被拘留的當事人,也是不劉飛躍拘留案的辦案方,他們請假何來?!

時至今日劉飛躍也未收到拘留釋放手續,他還有七天的“拘留”未執行,當局感覺他不聽話時隨時就來執行這七天。這種算計很精,只是於法律不相關。

綜上所述,對劉飛躍作出的行政處罰不符合事實。于情、於理不合,也於法無據。對這十天拘留的執行過程更是明顯違背法律規定和程式的肆意妄為。

我們要求依法及時糾正對劉飛躍做出的錯誤處罰。同時,我們保留向各方面繼續反映、散發這一問題和意見書的權利。

2014-3-21


劉虎

20/3/2014 [大紀元] 記者劉虎案辯護律師周澤遭立案調查

記者劉虎因在微博中舉報高官被北京市公安局刑拘已達半年之久,近日,其代理律師周澤被北京律師協會立案調查。周澤表示自已沒有做違法違規之事,卻要求他在3月26日之前提交申辯材料,周澤不明白“立案調查”何為。

20/3/2014 [參與] 李金星律師:資訊公開申請書

19/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微博公開劉虎案檔 周澤律師遭北京律協調查

舉報高官之後被以“誹謗”等罪名刑拘的《新快報》記者劉虎案一直引人關注。劉虎的代理律師周澤因為在微博上公開了劉虎案的一些法律檔,近日被北京律師協會立案調查。“他們(北京律師協會)說我在網上披露了劉虎案的《律師意見書》、公安機關的《不予變更強制措施通知書》、《起訴意見書》。他們沒說我違反了什麼規定,就對我立案調查,要求我進行申辯。我都不知道怎麼進行申辯,因為他們沒告訴我我違反了什麼規定。”

劉虎去年曾在微博上實名舉報中國工商總局副局長馬正其瀆職。之後,劉虎於去年8月被警方以涉嫌“製造傳播謠言”的罪名刑事拘留。周澤律師今年2月初在微博上公佈了劉虎《起訴意見書》的內容,警方指控劉虎犯有“誹謗、敲詐勒索和尋釁滋事”三項罪名。周澤律師為劉虎做的是無罪辯護,主要辯護觀點是:劉虎沒有索賄,他在網上揭露舉報官員屬於公民行使監督權利的行為。周澤律師在網上公佈的劉虎案情曾引起網路輿論的極大關注,很多網友認為劉虎是因言獲罪。

周澤談到劉虎案的最新情況時表示,該案3月初被退回公安機關、現處於補充偵查階段。周澤透露,北京律師協會對他立案調查之後,要求他在3月26號之前提交一些材料,他打算向該協會申請就此事舉行公開聽證會。周澤解釋說,他早前公佈劉虎案的《起訴意見書》等文件是為了反映國家機關的職權行為:

“公民有權對國家機關職權行為進行監督批評。我把這些法律文書披露出來,正是對國家機關職權行為監督的一種方式,不存在任何違法違規的問題。”

那麼,北京律師協會作為一個行業組織對律師有什麼管理和處罰權利?周澤表示,中國的《律師法》對律師協會與律師的關係進行了這樣的規定:

“只要你成為一個律師,你就當然地成為一個律師協會的會員,不需要報名申請。律師協會自動享有對律師管理處罰的權利。處罰方式有訓誡、譴責、取消會員等方式。”


趙志軍

20/3/2014 [對華援助協會] 南樂教案最新消息:聞宇律師經過抗爭得以會見趙志軍弟兄

引人關注的河南省濮陽市南樂教案爆發以來,不僅當地合法教會的活動受到種種限制,至今仍然有包括張少傑牧師在內的9名基督徒被關押。其中有3-4人屬於沒任何合法手續被地方政府關押在黑監獄。原定於1月21日開庭的張少傑牧師一案也被推遲開庭。

不僅被關押的基督徒弟兄姊妹的家屬不斷受到政府人員的威脅恐嚇,而且他們聘請的辯護律師的執業權也受到當地有關部門的肆意侵犯。很多律師去過南樂多次,但大多數時間沒法會見到當事人。因而律師也很難依法維護其委託當事人的合法權益。廣州基督徒維權律師聞宇接受了趙志軍家屬的委託,前後趕到南樂縣看守所五次,但只有兩次會見到當事人。

2014年3月19日,聞宇律師又趕到南樂縣看守所,據他的新浪微博發佈:“過來南樂會見趙志軍弟兄,看守所開始不讓,說會見室在裝修。我告訴他們,那樣我就網上宣揚是縣委書記黃守璽故意刁難律師,迫害信徒,然後就走了,結果他們追出來讓我會見啦。趙弟兄信心很好,兩個多月都沒提審他了,為何南樂還不放人!”

哈達

21/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內蒙當局以大住屋換取哈達案停申訴被拒 妻新娜擬自營書店謀生遭禁

蒙古族異議人士哈達15年刑滿獲釋後仍被內蒙當局囚禁,至今已近四年。 哈達的妻子新娜星期三透露,近期警方要提供她一處較大的住房,但被她拒絕,因為她不願放棄為哈達申訴。而此前新娜曾接到公安的收監恐嚇。目前,不但哈達獲釋機會渺茫,新娜也做好隨時入獄的準備。

本台週三曾報導,蒙古族異議人士哈達的妻子新娜致函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就丈夫刑滿釋放後繼續遭到法外羈押,呼籲國家領導人立即釋放哈達,並追究決策者的刑事責任。當天深夜記者終於聯繫到身在呼和浩特的新娜,她表示:“那封信是我寫的。我是 一直想寫,因為他們現在恐嚇我,我說乾脆先寫,萬一他們把我收監,來不及。所以我昨天(3月18日)把信發了以後,挺放鬆的”。

她說,兒子威勒斯當天見到了父親哈達:“我兒子今天去見的。哈達不見我,哈達現在的精神狀況有些問題。今天把我兒子趕回來了,他稍微有些問題就生氣,。總的來說,哈達精神狀況不好,我想這是因為他原來在監獄裡15年。剛出來的時候還行,後來他們(警方)當他的面,把我和兒子抓走,我估計對他是個刺激,。而且近四年他是被單獨關押,狀況很不好。有兒子在,我還能知道一些哈達的情況”。

1995年,哈達被法院以分裂國家罪判刑15年,2010年12月刑滿出獄後,被囚禁在呼和浩特郊外一處建築物內。新娜向本台提供了多張照片,包括哈達被關押的藍色屋頂的屋子。

新娜說,當局每月給她和兒子提供2600元的生活費,但他們寧願自食其力。最近當局又有了新動作,警方通過新娜的哥哥帶話,要求新娜接受當局提供的一百多平方米的房間,讓哈達一家三口居住,被拒絕:“今年過完年突然找我哥哥談話,說哈達快出來了,給一套130平方米的房子,官方出一大半(錢),你們出一小半。我哥哥當時沒有多想,就說‘我出吧’。後來我哥哥跟我說,我不同意。第一我們不能再讓你們花錢;第二,我們為什麼要跟他們(警方)合夥,我們自己買房子不就行了。再說我們買小平方米一點的也行,或者不買,現在這個房子也能住。他們的目的是不讓我們再開店,而我們想再開店,因為誰知道哪天你不發錢(官方生活費),我們沒法生活,我們就受制於他們”。

新娜曾是一位教師,哈達被判刑後,失去了工作,於是自營書店謀生。她曾因接受國際媒體採訪,被以“非法經營罪”,判刑三年,緩刑五年,2012年4月獲釋。她說:“哈達在監獄的15年,我都是自食其力,我原來在中專當老師,就是因為哈達的事把我趕走。我們第一不要你們的房子,第二,我們遇到的生活問題自己解決,第三,我們要開店”。

2012年10月下旬以來,當局切斷了新娜和兒子威勒斯與外界的所有通訊管道。在當晚的採訪中,威勒斯說,沒有想到最近外來電話能打入:“我們出門都有人跟著,。照片你也看到了,我們前後樓還有對面的院子裡,都有公安常駐的點,估計有十來個人。我父親關押快四年,一次系統性的身體檢查都沒有過,關押期間,十個月不給我父親廁紙,精神折磨他。今天我去看他的時候,就是因為你的報導我被父親趕出來了。我跟他講了,你報導中,我舅老爺接受採訪說我爸爸跟他說的事,難道解決了嗎?有啥解決?我們都不知道,你難道有消息嗎?關押他的國保經常找他談心,給他施加壓力。他說,會解決的。我說,你聽到什麼消息了嗎,他說沒有。我說那你說話一定要慎重”。

威勒斯說,全國兩會期間,他的母親新娜接到公安發出的收監恐嚇:“兩會期間,我媽媽接到公安發出的恐嚇短信,說很有可能要收監,因為公安給你房子不要,你要繼續申訴。從上個星期開始,我媽媽每天在收拾入獄的衣服、鞋,都已經放在編織袋,我們內心很痛苦。我的父親到今天還在非法拘禁當中。關押他的同時,還給我們施加壓力。您不知道,給我們的生活費因為接受過你們採訪以後,馬上扣除我們一半的生活費,那是(2013年)過年的時候,年過得很慘,他們拿生存作為壓力控制我們”。

新娜表示,已經看透當局的意圖:“就是我們給你錢,我們養你,就這樣控制我們”。

記者:您這個電話是什麼時候可以跟外界聯絡的,最近嗎?

新娜:就是最近,我還在說呢,就是前幾天。抓我們的時候,公安局長還跟我們說,你們有事找周永康去,跟我的兒子也這麼說,。現在等半天也沒有周永康的消息,我估計沒有周永康,也有李永康、王永康,一回事。

 

20/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哈達妻致函習近平籲釋放丈夫 哈達囚禁處首次曝光

出獄多年但仍被囚禁的內蒙古異議人士哈達的妻子新娜,日前致函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就丈夫刑滿釋放後繼續遭到法外羈押已三年多,呼籲國家領導人立即釋放哈達,並對肇事者立案調查,追究決策者的刑事責任。本台獲得多張照片,囚禁哈達三年多的建築物首次曝光,另一張照片則是新娜站在公安的監視器下。

 圖片:新娜的家門口到處是攝像頭。

新娜給習近平先生的公開信

習近平先生:

您好!

十九年前(1995,12,10),我丈夫哈達因民族問題被內蒙古當局以”分裂國家和間諜”的罪名重判十五年並關進監獄。我不僅是哈達的妻子,還是一所中專學校的政治教員,便用法律武器為丈夫喊冤叫屈:代他寫上訴材料,給相關部門寫申訴信,希望能引起各方關注,以求公正。多年來,我的呼籲從未間斷,為此內蒙古當局對我的打壓在哈達入獄的十五年間也從未停止,我還為此兩次被抓,在看守所裡被羈押了三個多月。

2010年12月3日,在我丈夫哈達刑滿釋放前夕,我又被內蒙古當局以”非法經營”的罪名再次被抓,我們一家賴以生存的書店也再次被封,我兒子威勒斯在我被抓後在網上給時任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寫公開信抗議並向外界透露”父親出獄前母親又被抓”的消息也被抓起,編造的罪名竟然是莫須有的”非法持有毒品”。我們母子倆在看守所裡被關押一年多後雖相繼獲釋,但至今仍受到當局的多方掣肘,公安如影隨形,猶如獄外囚徒。

2010年12月10日哈達本該刑滿釋放,但當局又以”剝奪政治權利”為由,再次關押他四年。稍有點法律常識的人都知道:剝奪一個人的政治權利並不等於剝奪其自由,所以當局的藉口是站不住腳的,哈達刑滿不釋放是非法拘禁的犯罪行為。

一晃時間又過去了四年,現在是2014年春,哈達被非法拘禁又快四年了,他前後已坐了十九年的大牢。十九年過去了,厄運並未結束且蔓延至今波及妻兒,以前只是給哈達一人治罪,現在不僅我被誣為”非法經營”被”判三緩五”,我兒子威勒斯也被誣為”非法持有毒品”被免於起訴”,我們一家三口全被誣為罪犯。

這就是改革開放三十多年後內蒙古當權者所導演的一幕慘烈悲劇!這也是對依法抗爭的蒙古人所進行的令人髮指的迫害!!這更是對中國少數民族人權的粗暴踐踏!!!

在此,我懇切向您呼籲:---

一,及早結束對我丈夫哈達的非法拘禁,並追究其決策者的刑事責任;

二,立即停止對我們母子倆的政治迫害和司法誣陷,推倒強加於我們頭上的一切不實之詞,還我們的清白,對迫害和誣陷者立案調查;

三,嚴肅處理內蒙古政法系統的違法者,徹底肅清內蒙古在民族問題上的左傾餘毒,堵死投機者利用民族問題快速升遷的捷徑。

從我們一家三口的悲慘現狀,便可窺見內蒙古所謂”民族問題”的真相,再放眼遠望,新疆,西藏的”民族問題”更是慘不忍睹。其實,多年來中國共產黨在民族問題上的左傾餘毒一直沒有肅清,錯誤主張佔據了主導,所以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民族矛盾反倒日趨激化,這才是問題的實質,也是不爭的事實。

回眸過去,五十年代初,您父親習仲勳主政西北局時對少數民族採取的平等,寬鬆政策,至今還被少數民族同胞津津樂道,可惜這一歷史局面只是曇花一現,後來隨著階級鬥爭為綱的激進思維得勢,民族政策也走向歧途。經過文化大革命,民族矛盾更加惡化。八十年代初,改革開放初期,胡耀邦總書記在民族問題上大膽撥亂反正,提出了一整套方針政策,就是為了緩解以致收拾極左路線造成許多尖銳矛盾的爛攤子,廣大少數民族同胞也同樣拍手稱快,遺憾地是隨著胡的下臺,他在民族問題上的許多正確主張也煙消雲散。

我真心希望您及新一屆黨中央能正視中國的民族矛盾,珍視習仲勳,胡耀邦等老一輩政治家的政治遺產,反思歷史,深化認識,糾正錯誤,改弦更張,不要再走鎮壓禁錮且被實踐證明是走不通的老路了。

民族問題說到底是個人心向背的問題,今天中國民族矛盾的激化,也不是”一日之寒”造成的,在民族問題上說千句空話,不如幹一件實事,是非公道自在人心。”民族分裂”和”恐怖分子”並非是少數民族的專利,把激化的民族矛盾歸結為敵對勢力和翻牆軟體,更是自欺欺人的無稽之談。頂層設計者不應是政治低能兒,鎮壓愈強,反抗愈大,積怨愈深。就我而言,我根本不服對我們一家三口的定罪,更藐視無視法律的”國保”,相信未來,依法抗爭,恐嚇根本嚇不倒已具備現代意識的少數民族大眾。統治者對噤若寒蟬的弱小民族,常懷惻隱之心才是上策。

現在,真該是當權者深刻反思中國共產黨民族政策嚴重失誤的時刻了!!!

蒙古族公民: 新娜

2014,3,18。

20/3/2014 [SMHRIC] Hada: “Ready to sue the authorities”, Xinna: “Ready to go to jail again”

On March 18, 2014, the Southern Mongolian Human Rights Information Center (SMHRIC) had a rare phone interview with the wife, Ms. Xinna,  and son Uiles, of the prominent Southern (Inner) Mongolian political prisoner, Mr. Hada. Hada remains imprisoned for more than 3 years after completing his 15 year jail sentence in December 2010. This is SMHRIC’s first interview with family members of Hada since February 2013. Both Xinna and Uiles are still under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residential surveillance”, a form of house arrest. Their freedom of movement and freedom of communication are strictly limited. They are given very limited and sporadic access to phone communications with outsiders, and no access to the Internet. Their every single movement is closely monitored by three sets of surveillance cameras around the clock. According to mother and son, Hada is suffering from poor health and depression in a “black jail” of suburban Hohhot. He remains defiant and is still determined to sue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if he is released on the grounds of illegally imprisoning him and then placing him under extrajudicial detention. http://www.smhric.org/images/Hada_appeal/Xinna-Uiles-20140318-middium.JPG


當知項欠

21/3/2014 [Unchain The Truth] Called on Dhondup Wangchen’s release at the UN Human Rights Council in Geneva

NOW: The US government just called on Dhondup Wangchen’s release at the Adoption Session of China’s UPR at the UN Human Rights Council in Geneva.

This is a huge success for our team and it’s due to each and every one of your activities since Dhondup Wangchen’s arrestment. Lobbying, making Origamis and organizing public events CAN make a difference!

We’ve just been in touch with Lhamo Tso per Skype to tell her the good news. She reacted very emotional and thanked everyone for their efforts to release her beloved husband. Join the actions THIS Saturday for Dhondup’s safe return to Lhamo Tso and their children!

Dhondup Wangchen will be free! Tibet will be free!


果秀洛桑

23/3/2014 [西藏之聲] 受虐後獲釋藏人政治犯果西•洛桑過世

因和平抗議中共而遭捕的藏人政治犯果西•洛桑,在監牢中遭受殘酷折磨,奄奄一息時,中共為推卸責任而將他釋放。果西•洛桑返家後,情況未能好轉,最終於本月19日不幸過世。本月19日半夜約12點鐘,洛桑去世,當時他雙手合十,但沒有說出任何話,他的妻兒和弟弟都在身邊。據介紹,洛桑的遺體將會於本月24日在當地進行火化。此外,本月16日在西藏阿壩縣自焚的格德寺僧人洛桑華旦已經犧牲的消息,傳出境外。據悉他於昨天(21日)中午犧牲,西藏人民議會也在今天閉幕的第七次會議上,為洛桑華旦制定了悼念決議。

22/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甘肅瑪曲獲釋政治犯果秀洛桑不治身亡

甘肅省甘南州瑪曲縣藏人政治犯果秀洛桑在獄中遭迫害生命垂危,於去年11月被當局提前釋放回家,此後一直臥病不起,最終於星期三在家中不治身亡。 本台於今年2月25號報導,甘肅甘南州瑪曲縣阿萬倉鄉藏民果秀洛桑於2010年5月被當局以“帶頭在2008年展開示威活動”的控罪拘捕,直至同年11月被拘押在瑪曲縣監獄中,後被轉押到甘肅省蘭州市的一座監獄中。他在被關押期間,遭到不同程度的酷刑迫害,致身體狀況日益惡化。他被折磨得只剩下皮包骨,身體機能嚴重衰退後,於2013年農曆10月27號(西曆11月29日)被當局釋放。但他返家後,雖被家人帶往多家醫院治療,卻沒有好轉跡象,後來病情嚴重到無法進食,也不能開口說話。

根據最新消息,果秀洛桑在經歷長時間的病痛折磨後,最終於星期三在家中不治身亡。

流亡印度達蘭薩拉的甘肅瑪曲籍藏人前政治犯拉莫嘉星期五對本台說:“受虐嚴重的甘肅瑪曲縣藏人政治犯果秀洛桑被釋放後,一直臥病不起,3月19號地方時間晚上近12點在家中不治身亡。當時陪在他身邊的有他的妻子、親弟和小兒子共3人。他去世時,雖然不能說話,卻一直雙手合十。”

拉莫嘉表示,果秀洛桑曾被當局判處了十一年徒刑: “甘南瑪曲縣阿萬倉鄉僧俗藏人為抗議中國當局的高壓政策於2008年發起和平示威活動,當時果秀洛桑參與了示威。2010年5月,他被指控為‘2008年示威帶頭人’遭到拘捕,後被判處了十一年徒刑。但是在他服刑僅三年的時間裡,被迫害得奄奄一息,在沒有生還希望下,當局為推卸責任,才提前釋放了他。這種藏人在獄中受虐致死的事件曾發生過很多次,而當局的迫害手段極其殘忍,令人髮指。”

據介紹,果秀洛桑現年43歲,是甘肅省甘南州瑪曲縣阿萬倉鄉人。他的妻子名叫達日,現年40歲,兩人育有兩個孩子,大兒子西熱18歲,小女兒卓瑪15歲。果秀洛桑於1992年流亡印度,就讀于距離達蘭薩拉較近的西藏兒童村蘇加學校,後返回瑪曲家鄉。1999年,他來到拉薩試圖再度流亡印度,但未能成功。

22/3/2014 [西藏之頁] Tibetan Political Prisoner dies of torture

A brutally tortured Tibetan political prisoner died from grievous injuries sustained in prison, just a few months after being released from prison on medical grounds by Chinese authorities. Goshul Lobsang, 43, died on 19 March at his family home in Machu county in Kanlho Tibetan Autonomous Prefecture (incorporated into China’s Gansu province).


洛桑華旦

22/3/2014 [唯色博客] 自焚抗議的僧人洛桑華旦

3月16日在阿壩街頭自焚抗議的僧人洛桑華旦,被軍警帶走後,昨日(21日)下午1點半犧牲。21歲的他是2009年迄今的第133位自焚藏人,第113位犧牲者。嗡嗎呢叭咪哄。。頂禮!

18/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再有兩藏僧自焚抗議

23歲的洛桑華旦,自小出家後就一直在阿壩縣格爾登寺學習佛法知識。2014年3月16日,他在街上淋上汽油點火自焚,頓時成為火團,後被警方撲救。

周日(16日)是四川省阿壩州當局血腥鎮壓暴亂六周年,兩名分別來自阿壩州和青海省藏僧在六周年紀念日自焚抗議,目前情況未明。當年鎮壓時阿壩州有20多名藏僧被殺。

設於印度的“西藏人權與民主促進中心”研究員才讓嘉說,其中一名自焚者洛桑華旦是格爾登寺23歲僧人,他周日在阿壩縣洽唐街淋汽油自焚,這條街先後有十多位藏人自焚,抗議當局對藏人血腥鎮壓。

才讓嘉對記者說,傷勢嚴重的洛桑華旦被當局帶走後,至今情況不明。大量軍警目前已進入格爾登寺,甚至是縣內多個有藏人聚居的地區。

才讓嘉說︰當地公安人員有一個麵包車,把他帶走了。現在不知道他(生或死)的資訊了。我們也沒收到關於這事的最新情況,但這個事情發生後,大批的員警在阿壩縣和各個市,進行嚴控,不知道有否抓人。

18/3/2014 [唯色博客] 昨日自焚的阿壩格爾登寺僧人洛桑華旦的遺書及現場視頻傳出

遺書內容如下(由Yeshi Tenzin翻譯):

“想要對父母、兄弟姐妹們說的是:民族間相互團結,誠心相待是正確的。心懷妒恨招致失敗,誠心相待會成功是毋庸置疑的。同樣無論做任何事情,都要三思而行,不要愚昧行事是極為重要的。

“如果是學生,要做到學業有成;如果是父母,要教育好自己的孩子;如果是商人,要做到雙方有利。不論是農民還是牧民,要孝敬父母。

“對全世界,特別是對漢人鄰居要團結,只有相互團結有愛心,才可以將我們的想法向對方說明,也可以有所作為,不是嗎?哦!我要向你們說的是,要時常把有利他人和有利自己區分來開,要常求有利別人,不求有利自己,因為幸福的根源是有利他人及團結一致。

“願阿媽、祖母、姨姨、舅舅、姐夫以及我的哥哥、弟弟、姐姐、妹妹及所有與我有關的親人,以及,付出心血教育我的老師,我的同學們事事順利,心想事成,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利他。

“我的阿媽啦!您用慈愛養育了我們,我們是在您的血汗中逐漸成長,我們在您的懷抱裡得到無盡的快樂,您給予我們太多太多,讓我們順順利利,沒有任何困難,一切只因您的慈悲。感恩我的母親!一切是您給的,如果要一一詳述,永遠也沒法說完,所以就說這麼多吧!

“以上一定有很多錯別字,我向你們表示抱歉。(華旦,或雄鷹智華,或素食者,或哈哈哈短腿敬上)”這是從境內藏區傳出的一段視頻,記錄了昨日阿壩格爾登寺僧人洛桑華旦自焚後被軍警扔到車上帶走,以及大量軍警快速控制人聲嘶喊的街頭場面,並有藏人欲抗議被壓制的鏡頭。

17/3/2014 [唯色博客] 3月16日,“阿壩屠殺日”六周年,青海澤庫、四川阿壩兩位僧人自焚

今天,3月16日,早上7點,在青海省黃南藏族自治州澤庫縣,夏德寺的一位僧人自焚抗議,尚不知其名;上午11點半,在四川省阿壩藏族自治州阿壩縣,格爾登寺的一位僧人自焚抗議,他的名字是洛桑華旦(Lobsang Palden),23歲。

今天,3月16日,是2008年安多阿壩抗議民眾被當局軍警槍殺六周年紀念日。自此,3月16日被藏人稱為“阿壩屠殺日”。始於2009年2月27日的第一起自焚,即格爾登寺僧人紮白正是因為紀念遇難者一周年的祈禱法會被取消而自焚。之後,2011年、2012年、2013年的3月16日,格爾登寺僧人洛桑彭措、洛桑次成、洛桑妥美相繼自焚犧牲。今天在阿壩自焚的格爾登寺僧人洛桑華旦,正是在西藏自焚抗議運動的第一人——紮白自焚之處點火的,也即阿壩縣洽唐街。因為有十多位藏人在這條街上自焚,這裡已被當地藏人稱為“英雄街”,而傳遍全藏地。傷勢嚴重的洛桑華旦已被軍警帶走,目前情況不明。

洛桑華旦自焚前留下給母親、兄弟姊妹及同修的遺書,主要內容是感恩母親撫育,永遠要做利他的善事,民族之間團結,特別要與漢人鄰居團結,只有雙方互利才能共存。

而在澤庫縣自焚的夏德寺僧人的名字、年齡、家鄉、傷勢,目前尚不明。

17/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四川阿壩和青海澤庫兩僧自焚抗議


仁增次仁、寧嘉傑和紮西次仁

23/3/2014 [西藏之聲] 3藏人遭控分裂獲判重刑5年後曝光

三名被捕藏人是西藏安多甘南州夏河縣人,據說中共當局以“反對中共統治”和“分裂國家”為罪名對仁增次仁、寧嘉傑和紮西次仁分別判處了12年、5年和7年不等的徒刑,主要還是因為他們參與了和平示威活動,才遭到當局的拘捕,酷刑折磨及判刑。其中藏人仁增次仁,在2008年4月份遭到夏河縣公安人員的拘捕後,被秘密關押了一年,之後在2009年4月9日被當局判處12年徒刑。而甯嘉傑已經刑滿,但我們還沒有獲得他是否被釋放的情況。

20/3/2014 [西藏之聲] 藏人政治犯介紹獄中政治犯悲慘處境

一位獲釋不久的境內藏人政治犯,以自己親身經歷,介紹西藏政治犯在中共監牢中遭受獄警殘酷毒打和虐待等悲慘處境。

日前從青海省西寧市一座監獄中,獲釋不久的一位境內藏人政治犯,向本台駐印南記者介紹了西藏境內的囚犯,尤其是藏人政治犯們,遭受中共獄警的殘酷毒打及各種虐待等的真實情況。

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藏人政治犯向本台表示,(錄音) 由於在監獄中的一日三餐缺乏營養,嚴重減少食物量,導致大部分囚犯身體狀況極度惡化。他還指,藏人政治犯們在剛進入監獄時,就會被吊起來,如有稍微移動,就會遭受獄警的殘酷毒打。在這之後的兩個多月時間中,每天還得接受“政治教育”的同時,被坐在冰涼的石板上,因此,很多政治犯的腎臟受損,患上肺炎等各種疾病。中共獄警不讓囚犯說話,尤其是說藏語。

消息人士還表示,(錄音)藏人政治犯還需要作繁重的體力勞動,自己在監獄時,每天要圈700多個‘電絲線’,有些囚犯熬到第二天淩晨4點多鐘才能完成任務。中共獄警還特意把因偷盜搶劫和販賣毒品而被捕的刑事犯擔任囚犯組長,專門對付和打壓政治犯人,例如,讓政治犯赤腳站立在灌滿水的石盤中,用電棒進行電擊等。

消息人士表示,中共有關官員到監獄參觀時,監獄方面會減少犯人的勞動,並以“囚犯們不會講中文”為藉口,極力阻止犯人與參觀人員進行溝通。

圖旺仁波切和布達嘉

20/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青海班瑪縣一僧涉自焚被捕 當局再度掀起政宣活動

青海省果洛州班瑪縣覺囊派寺院“阿什瓊寺”的20歲僧人次仁傑於2013年11月11號在縣城自焚身亡後,當地立即被空前戒備,包括阿什瓊寺高僧圖旺仁波切和糾察師布達嘉為主的多名僧俗藏人陸續被當局拘捕。根據青海班瑪縣的最新消息指出,今年3月份一到,中國當局提升了對果洛州班瑪縣的警力戒備,並特派工作組人員在寺院和鄉村展開新一輪政治宣講活動,以防“敏感月” 再度發生自焚事件。而與阿什瓊寺自焚者次仁傑同為一寺的僧人多阿丹增近日被當局拘捕。

一位元匿名消息人士說:“阿什瓊寺僧人多阿丹增近日被公安人員秘密拘捕。當局聲稱他被捕是涉嫌與去年11月阿什瓊寺僧人次仁傑自焚身亡的事件有關 。”消息人士表示,一批班瑪縣公安人員于3月9號晚上突然闖進當地一家銷售音樂光碟的茶館店,無故毆打多名藏人,導致店內多張桌椅被砸壞。

洛桑塔傑和隆多嘉參,次仁桑培和紮巴

19/3/2014 [西藏之聲] 再有多名西藏索縣藏人遭中共拘捕

以涉嫌寫下“西藏獨立”字樣和互傳境內民間歌手歌曲為由,近日多名西藏索縣藏人遭中共當局非法拘捕。

西藏那曲索縣赤多鄉直達寺僧人洛桑塔傑和隆多嘉參,近日以涉嫌在當地鐵橋僑頭的一座巨石上用紅色漆料寫下“西藏獨立”字樣,遭到中共當局的非法拘捕。

現居歐洲比利時的流亡藏人仁青在接受本台電話採訪時表示,西藏那曲地區索縣赤多鄉鐵橋僑頭的一座巨石上,有人用紅色漆料寫下“西藏獨立”字樣後,中共懷疑當地直達寺19歲的僧人洛桑塔傑和18歲的隆多嘉參所為,本月13日非法拘捕並帶往索縣,目前無法得知他們被關押的具體地點。

同樣,本月14日,西藏索縣赤如(音譯)第二村藏人旦央的兒子,現年18歲的年輕藏人次仁桑培和諾布旺紮的兒子紮尼,被指控相互傳送西藏境內民間歌手謝旦的歌曲為由,遭到中共當局的非法拘捕,同樣被帶往索縣縣城。

據介紹,西藏索縣赤多鄉鐵橋僑頭的巨石上出現“西藏獨立”的字樣後,中共軍警在兩邊橋頭打起帳篷進行駐紮,同時派遣20多輛警車和公安人員,對過往藏人進行盤查,並騷擾和限制藏人的行動自由。另據消息,西藏安多果洛州班瑪縣覺囊派阿什瓊寺20歲的僧人才讓嘉於去年11份抗議中共統治自焚犧牲後,中共加強了對當地民眾的管控措施,並拘捕了當地多名藏人。近日阿什瓊寺僧人多納丹增也被秘密拘捕。同時,中共第二批工作人員已抵達班瑪縣縣城,對當地寺廟進行嚴厲管制。此外,本月9日,在西藏班瑪縣縣城一家茶館中,多名藏人突然遭到中共武警的無故毒打,當時茶館桌子和椅子等物件被損壞。

格桑次成,圖丹班丹,諾布頓珠,莫朗嘉措和次仁塔巴共五人

19/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三月“敏感月”西藏索縣九名僧俗藏人先後被捕

西藏那曲地區索縣赤多鄉珍達寺四名僧人和當地五名藏民在被視為“藏區敏感月”的三月先後遭當局拘捕,均處於下落不明狀態。居住歐洲比利時的那曲索縣藏人仁青星期一向本台表示,西藏那曲地區索縣珍達寺19歲的僧人洛桑達傑和18歲的僧人龍多堅參於上星期四被當局拘捕。

仁青說:“3月2號到30號是藏曆木馬年正月。每年的藏曆正月被稱為‘神變月’,是紀念釋迦牟尼佛以神變降除外道的吉祥佳月。索縣赤多鄉珍達寺如同以往,在‘神變月’舉行著共修法會。該寺僧人洛桑達傑和龍多堅參被派到索縣加勤鄉購買法會佈施物品,但因當天回來太晚,被警方懷疑涉嫌在赤多鄉鐵橋橋口用紅油漆塗寫‘西藏獨立’而於3月13號遭到拘捕。他們兩人被帶往索縣,但被關押在何處,便無從獲知。”

仁青表示,索縣赤多鄉珍達寺兩名僧人被捕的第二天,當地兩名藏民也遭到拘捕。

“3月14號,索縣赤多鄉第二村18歲的次仁桑培和紮巴被當局指控通過手機互傳歌手謝旦的歌曲而遭到拘捕。兩人也被帶往索縣後就失去下落。”

仁青表示,每年的三月一向被視為“藏區敏感月”,因而整個三月,當局時刻警惕,嚴加戒備。儘管如此,索縣赤多鄉鐵橋橋口旁的石壁上近日則出現了用紅油漆塗寫的“西藏獨立”標語,此後鐵橋兩頭有公安人員設立關卡駐守。當前約20輛警車和公安人員抵達赤多鄉境內,盤查過往行人,還對整個鄉村實施了嚴格控制。

此外,流亡印度達蘭薩拉的那曲索縣藏人、西藏四水六崗組織駐達蘭薩拉分會會長阿旺塔巴星期一也向本台表示,西藏那曲地區索縣赤多鄉珍達寺的兩名僧人和當地三名藏民在本月稍早被當局拘捕。

阿旺塔巴說:“3月6號,索縣赤多鄉珍達寺的僧人格桑次成和圖丹班丹,赤多鄉多瓦境內的藏民諾布頓珠、莫朗嘉措和次仁塔巴共五人被當局拘捕。”

有關這批僧俗藏人被捕的原因方面,阿旺塔巴說:“中國當局指控他們五人通過手機發送有關西藏問題的圖片及短信。目前無法瞭解到他們被關押的地點。”

阿旺塔巴表示,上述被捕的索縣珍達寺僧人格桑次成曾於2012年5月被當局拘捕遭判一年徒刑,被關押在拉薩市堆龍德慶縣監獄中,後刑滿獲釋。這次是他第二度被捕。

斯松多吉、拉巴、嘉央嘉措、多吉、阿桑和瑪貢

本台早前報導,那曲索縣赤多鄉第三村年齡在15歲到20歲之間的藏人斯松多吉、拉巴、嘉央嘉措、多吉、阿桑和瑪貢因在怒江結冰的江面上用沙子寫下“願西藏獲得獨立”的字樣於今年2月3號被當局拘捕。

阿旺塔巴引述最新消息說,被捕的這六名青少年中,阿桑和瑪貢目前不知被監禁在何處,家人到處打聽他們的下落,也沒有任何結果。而其餘被捕的四人目前均獲得釋放。

19/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4名藏人先後被捕

在印度的西藏人權民主促進中心研究員才讓嘉表示,上週四(13日),索縣赤多鄉直達寺兩名僧人–19歲的洛桑達傑及18歲的隆多堅參(全部音譯),前往縣城購物後返回寺院,路經鐵橋附近被警方拘捕,他們疑涉及近日赤多鄉鐵橋上的“西藏獨立”標語,暫時未知被關押何處。才讓嘉又指,直達寺自周日(16日)起被大批軍警包圍,僧人被嚴禁外出。才讓嘉說: 被抓的原因是3月10日,那裡有一條橋,橋上寫上“西藏獨立”的字句,懷疑那兩個僧人寫的,所以他們被抓捕。此外,索縣兩名年青藏民上週五(14日)被捕,才讓嘉指,二人分別是18歲的次仁森佩及丹央(全部音譯),他們涉及手機傳播藏族歌手沙丹(Sherten)一首歌,目前下落不明。


法輪功

22/3/2014 [大紀元] 15例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非人經濟迫害

北京地區系列報導之一。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發動對近億法輪功學員迫害以來,在江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打死算白死,打死算自殺」,「不差屍源,直接火化」等滅絕性政策下,數百萬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數萬法輪功學員有的器官被活摘。然而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經濟迫害涉及的面更寬更廣,涉及的人數巨大,很多在各行各業裡的社會精英被中共無端非法開除工作,剝奪就業的權利,非法沒收財產、房屋,非法罰款,剝奪晉級權利、停發工資,剝奪養老金等,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可謂磬竹難書。

朱淑雲

21/3/2014 [大紀元] 長春員警施暴 居民遭捆綁劫持致吐血

二零一四年三月四日,長春法輪功學員朱淑雲被闖進家門的長春市公安局國保大隊等員警毆打,捆綁後塞進轎車,劫持到長春市第三看守所。如今,朱淑雲被迫害得胸疼、吐血,家人十分擔憂。朱淑雲,五十三歲,單身,和妹妹一家住一起。二零一四年三月四日早七點多,長春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員警高軍,夥同綠園區公安分局、西安廣場派出所所長等七、八個便衣員警,闖進朱淑雲的家,一個小個子員警毆打朱淑雲的下巴和胳膊。國保員警高軍騎到朱淑雲的妹妹身上,強行銬上手銬,並將手銬捏緊,還扯過被子,叫囂道:“今天我就捂死你!”鄰居反映聽到施暴的聲音。員警在朱淑雲的家裡施暴三個多小時後,最後用布捆綁上朱淑雲的腿,並由幾個員警抬到樓下。據居民講:每層樓站著兩個便衣,不讓居民看。直到朱淑雲被綁架到便衣的轎車。十一點多,朱淑雲被綁架到市公安局。高軍和五、六個員警一起對朱淑雲拳打腳踢,並把她的頭往牆上撞,並上“老虎凳”酷刑。朱淑雲被折磨一天,晚上九點多,被劫持到長春第三看守所。

卞麗潮

19/3/2014 [新唐人] 法輪功學員陳英華探獄被捕 七旬父母呼籲釋放

浙江法輪功學員陳英華,本月3號起,陪同親戚周秀珍母女到石家莊監獄,探視被誤判12年重刑的法輪功員卞麗潮(周秀珍之夫),獄方不讓會見,周秀珍崩潰病倒,陳英華一直陪伴在卞曉輝身邊,不畏強權壓迫,持續爭取會見的機會,消息傳開,卞曉輝被網友們譽為當代〝緹縈救父〞。 12號兩人被捕,三人至今音訊全無。 陳英華與父親陳志明(中)和周秀珍(右)合影 下圖為陳英華獨照
18/3/2014 [權利運動] 唐山教師因信仰被判12年,90女兒要求探視遭失蹤

2012年7月26日,河北省唐山市開灤十中中學教師卞麗潮因宗教信仰遭判刑12年,後被輾轉羈押在石家莊監獄第八監區。其妻女每月按監獄規定的探視日看他,但在2013年12月18日和2014年2月10日第八監區規定的探視日見卞麗潮時,監獄教育處處長張彥橋(警號1306433)副科長李英敏(警號1306248),監獄生活處處長陳忠、第八監區長馮海旺以卞是特殊重要罪犯三個月才能會見一次拒絕其妻女的探視請求,並拒不出示任何文字說明和規定。

卞麗潮的女兒卞曉暉和妻子周秀珍經與監獄方多次溝通,均遭拒絕後,周秀珍氣鬱而上吐下瀉,回家後遭到唐山政法委、教委、唐山第十一中學校方控制。3月4日,卞曉暉被迫開始上街在監獄前舉著“我要見父親”的布呼籲。

3月6日,卞曉暉到河北省司法廳控告上訴幾名警員,卻見正看到石家莊監獄的保衛處長張警員早在大門外等候,並最終遭推脫不接受其控告請求。

此後卞曉暉每天都在監獄門前呼籲,但到3月12日晚,她的電話突然無法接通,到13下午依然無法接通。13日上午,周秀珍到石家莊報案,但其電話隨後亦無法撥通,與其約好見面的律師也沒能聯繫到他。律師在監獄、公安局輸入卞曉暉身份證號,發現其並未登記在拘留所、監獄等處。14日上午9點左右,有人打出電話告知律師卞曉暉被關押在石家莊橋東分局,正要送往學習班。

18/3/2014 [新唐人] 當代緹縈 監獄門前拉橫幅

一位大陸女孩,日前在網上公開,她在父親被關押的監獄前打橫幅的照片。她的故事引起網友的圍觀和讚歎。她的父親曾經是一位優秀的中學老師,現在無辜入獄,不僅失去自由,而且面臨著生命危險。而女孩本人也因為營救父親,最近被〝610〞員警抓走,曾關在河北石家莊橋東勝北派出所。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故事呢?請跟隨本台記者,一起走入他們的世界。

河北23歲的唐山女孩卞曉輝,去年剛剛大學畢業,為了見到被關押在石家莊監獄的父親卞麗潮,她現在經常和母親奔波于唐山與石家莊之間。

何文婷

19/3/2014 [新唐人] 才女畫家廣州〝被失蹤〞 獄中日記流出 遭殘忍灌食——記廣州被非法關押的女畫家何文婷

二零一三年的冬至,明媚的陽光溫暖著廣州,路上的行人步履匆匆,期待著與家人團聚過節。可是就在冬至的前兩天,一個女畫家、作家卻突然失蹤,和身邊所有的親朋好友失去了聯繫,杳無音訊。 廣州法輪功學員何文婷是一位女畫家,原籍湖南邵陽。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九日,何文婷與先生黃廣宇在廣州大學城廣東外語外貿大學校區派送翻牆軟體光碟時,遭不明真相的學生誣告,被該校保衛處綁架至廣州市公安局番禺區分局小穀圍派出所,被非法關押在番禺沙灣看守所至今。何文婷絕食抵制迫害,遭到員警殘忍的暴力灌食。


維權訪民:

王汝蘭、劉文美、陳中啟、孫成亮4人

17/3/2014 [維權網] 山東臨沂4訪民兩會期間赴京上訪被劫持後失蹤

本網資訊員獲悉:山東臨沂暴力強拆受害人王汝蘭、劉文美、陳中啟、孫成亮4人兩會期間赴京上訪,在北京被當地駐京辦及雇傭的黑保安暴力劫持綁架後一直下落不明,手機始終無法接通至今已近半個月了。

據瞭解,王汝蘭因不服臨沂市政府的暴力強拆而上訪7年,訴求問題不但沒有解決反而成為當地政府的重點穩控對象。

自2月20日開始,73歲的古稀老人王汝蘭就被當地負責維穩的辦事處和社區工作人員嚴密監控軟禁在家。

25日晚,王汝蘭在朋友的幫助下巧妙地從家中逃出,和同一轄區的暴力強拆受害人劉文美、陳中啟、孫成亮一起踏上了前往北京的客車。

3月2日,臨沂訪民盧秋梅接到王汝蘭的電話:“我們4人在北京遭到駐京辦及其帶領的7-8名當地公安的劫持綁架,現在被信訪辦的人帶到了黑龍江。”

盧秋梅透露,王汝蘭去北京之前曾和她約定,只要不失去自由隔三差五會設法聯繫一次互報平安相互關照,否則就是遇到危險了。

胡偉星

19/3/2014 [南方都市報] 胡偉星涉黑案被告人稱遭刑訊:曾被電擊生殖器

惠州美籍商人胡偉星(曾用名胡煒昇)被控涉黑案于廣州中院審理。從2014年2月10日至今仍處法庭調查階段,包括胡偉星在內的21名涉黑被告人當庭翻供,並指控惠州警方刑訊逼供。公訴方未能提供完整審訊錄影,原因包括移動硬碟“中毒”。 從2012年6月22日開始,惠州市公安局以“打黑”為由,分別在惠州、廣州等地先後抓捕惠州富星房產開發有限公司胡偉星、王×本、胡×容、胡×波等50餘人。

譚愛軍

19/3/2014 [維權網] 廣西維權人士譚愛軍被警方帶走一周仍無消息

廣西玉林市維權人士譚愛軍日前被當地警方帶走,但一周後家人仍沒有得到任何法律通知。據廣西網友蘇少涼(QQ236078379)說,廣西玉林維權人士譚愛軍,3月11日晚上11點10分,在家門前被不明身份的人抓走,後經他夫人到附近的環東派出所瞭解,才知是環東派出所配合,不知是那一級單位抓走。到今天已8天,還沒得到警方給家屬的答覆,譚愛軍是為什麼被抓捕,被關押在那裡,他家人非常擔心他。

18/3/2014 [民生觀察] 伍立娟:強烈要求當局儘快釋放在兩會關押的譚愛軍等人

廣西玉林維權人士譚愛軍,3有11日晚上11點10分,在家門前被不明身份的人抓走,後經他夫人到附近的環東派出所瞭解,才知是環東派出所配合不知是那一級單位抓走,到今天已8天,還沒得到警方給家屬的答覆,譚愛軍是為什麼被抓捕,被關押在那裡,他家人非常擔心他。蘇少涼與譚愛軍家屬同他的朋友強烈要求當局若無罪請儘快釋放譚愛軍。

17/3/2014 [廣州李小玲尋人啟事] 一:廣西譚愛軍於十一日深夜被玉林市環東派出所員警陪同的一些來自外地未出示身份和拘捕文書的人在譚愛軍家門口綁架至今下落不明。二:江西吉安廖佳華,於三月一日在北京被不明身份的人綁架後失蹤,三:廣東三俠女馬勝芬、冉崇碧,余建鳳於二月二十八日在北京被抓查無音信,知他們下落者重酬

盛巧真

22/3/2014 [民生觀察] 訪民盛巧真被綁架失蹤多日 父母報警被拒遭毆

山東省濟寧市嘉祥縣80後女訪民盛巧真,在兩會前,準備從濟寧市汽車北站欲乘車外出時,遭到當地負責“穩控”她的工作人員和雇傭的黑保安的綁架劫持,目前盛巧真已經失蹤20多天。盛巧真的母親告訴本工作室說,2月22日她女兒在濟甯市汽車北站準備乘車外出時,因當時手機沒電,就到旁邊一手機專賣店買電池,一直在暗處跟蹤監控她的7-8個維穩工作人員及其雇傭的黑保安蜂擁而上,強行將盛巧真綁架劫持走。期間,送她女兒去汽車北站的朋友在目睹了這一切後,迅速轉告了他們夫婦倆。他們夫婦倆在得知女兒遭綁架後,立即去了政府部門要人,但是政府和警方都不予理睬。之後數日,他們夫婦又向轄區的新敲河(音)派出所報案但警方還是不予立案,警方只是口頭上答應幫他們尋找,他們夫婦要警方給他們出具不予立案的書面證明,警方斷然拒絕。

19/3/2014 [六四天網] 山東盛巧真已關押22天 寧夏宋素萍被控賓館

2014-03-18晚,山東省濟寧市嘉祥縣新挑河河西李直英【山東濟寧兩會維穩 7人綁架盛巧真】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我女兒盛巧真已經關押22天。

來電稱,盛巧真已經被關押22天,目前還沒有消息。今天上午9點,我前往嘉祥縣大酒店向巡視組反映問題,被政府派得兩青年打了。他們扭著我的胳膊,卡著脖子拉出來打了,胳膊很疼。

今晚,寧夏青銅峽市訪民宋素萍【寧夏青銅峽宋素萍拘留所絕食10天】來電:寧夏青銅峽公安局長惠興文在我己解除拘留的情況下,還要繼續關押在青銅峽市新假期賓館109房間,由兩名員警24小時監管我,不准看病,不准換洗衣服。現在員警對我監管比在拘留所還嚴,睡覺都在同一房間,不准我見我丈夫。目前,監管我的是房管局一名司機,員警一男一女,女員警同我在一房間,24小時換班,夜裡他們不能睡覺,早上8點換班,一天多次向所長彙報,白天我上衛生間都在旁邊,我在誰的班上跑了,誰就下崗回家。

奚冬菜

21/3/2014 [六四天網] 天安門撒傳單 浙江奚冬菜行政拘留轉刑拘

浙江省天臺縣訪民奚冬菜的女兒稱,我媽媽3月6日前往天安門金水橋散發冤案材料,卻被北京的那些“好”員警帶走【兩會第四日 天安門周邊直播】,3月7日下午4時左右,我媽媽與我爸爸通了電話,告訴我爸爸她已經被天臺的黑幫帶走,並且已被關押在天臺茅園一帶的拘留所裡。在媽媽被關押期間,爸爸曾去看望過她,那時媽媽還在拘留所裡。直至3月16日下午,我媽媽來了電話,讓我爸爸第二天去接她。

3月17日上午,我爸爸從早上七點一直等到九點半,也不見我媽媽人影。不見媽媽,爸爸也急,他想拘留所的看守人詢問,看守人說讓我爸爸下午三點半再來。我爸爸擔心媽媽,下午不到一點就趕向了拘留所,好不容易捱到了三點半,卻連媽媽的人影也不見半分。我爸爸再一次向看守人詢問,而那看守人卻說人早已放出。我爸爸不信,在拘留所門口守了一天,而我媽媽卻像是石沉大海,就這樣毫無原由的失蹤了,杳無音信。

經過多方打聽,重視得知了媽媽的去向,她已經被轉移到看守所去了,是被刑拘了。只是我想不明白,為什麼刑拘了我媽媽卻連法律文書都沒有呢?不但如此,也不見有人來通知家屬,並且,那所謂的拘留證,又去哪兒了呢?

林明潔

21/3/2014 [六四天網] 遼寧維權人士林明潔刑拘38天取保侯審

2014-03-20 晚22時45分,遼寧瀋陽林明華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今晚22時,我弟弟林明潔【遼寧維權人士林明潔已刑拘37天】在刑拘38天后,由家屬取保侯審後回家。 2月10日晚,遼寧維權人士林明潔在瀋陽市居所的樓下被鐵西區公安分局帶走後,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刑事拘留,羈押在瀋陽市第一看守所。

19/3/2014 [六四天網] 遼寧維權人士林明潔已刑拘37天

遼寧瀋陽維權人士林明潔的哥哥林明華來電稱,瀋陽市公安局指使鐵西公安分局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秩序罪將一直在家中給父親打點滴的林明潔抓走刑拘,至今已是第三十七天,瀋陽市公安局和鐵西公安分局至今沒給家屬任何處理結果。

朱瑛娣

19/3/2014 [維權網] 杭州維權人士朱瑛娣在京失蹤

杭州維權人士朱瑛娣3月13日與其姐姐朱美琍在公安部門口散發傳單(冤狀)被員警抓捕,關押在北京市公安局東城區分局東交民巷派出所。次日,朱美琍獲釋,當她去東交民巷派出所詢問朱瑛娣的下落時,派出所告知她:朱瑛娣被行政拘留十天。但是到3月18日朱瑛娣家人仍未收到任何通知。朱美琍打電話給東交民巷派出所查詢。該所工作人員告訴朱美琍,派出所的記錄中只有朱美琍,沒有朱瑛娣。朱美琍要找所長(姓夏),對方說所長不在。朱瑛娣明明是和她姐姐一起被送進東交民巷派所的,怎麼會無緣無故失蹤呢?朱美琍多次打電話到該派出所,對方都說查無此人,並叫朱家人到公安部去告好了。朱美琍托北京的朋友多方打聽,但到現在為止還是沒有朱瑛娣的下落。朱瑛娣的丈夫和姐姐、弟弟及在丹麥的女兒都萬分焦急。請維權人士、人權律師和國際媒體緊急關注!

陳開頻

18/3/2014 [維權網] 陳樹慶:中國民主黨人陳開頻已經安全回家

(3月17日)今天下午6:00,陳開頻給我發微信“樹慶兄弟,我回家了,現在不便多聯繫,保重”。我在晚上7點多查看微信,發現了此條,擔心當局派人使用開頻手機給我發“假消息”,馬上回電開頻的手機,接通,陳開頻告訴我“感謝大家的關注與守望,我現在不方便多說,請你先代我向朋友們致謝”,我答“好的,你終於可以回家孝順倆老了,這些天你也受苦了,要好好休養”,掛斷。…這次陳開頻先生最終能夠回家,離不開中國大陸體制內以國家大局為重的理性力量起到的一定作用,我們也同樣要表示敬意。當然我們始終明白:只要堂堂正正、開放坦蕩、精誠團結,這樣的團隊,即使對手也是有所敬畏的。十幾年來,中國民主黨“屢敗屢戰”、前赴後繼,要繼續謹慎保持,繼續進取,吸引各路英才,民主黨將來一定能為國家為人民有所擔當。

劉霞

19/3/2014 [博訊] 劉霞攝影集:窄縫中傳來被壓迫的聲音/視頻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妻子劉霞女士,日前托法國友人蓋.索曼教授將自己拍攝的39張照片帶到國外展示。這些照片全部是黑白照片,照片中多數是劉霞和劉曉波收藏的木偶為拍攝對象。這些小人物表情或是驚恐,或是憤怒,或是無奈,或是彷徨。顯示被軟禁中的劉霞內心的焦慮,孤獨和痛苦。這套照片3月18日首次在紐約曼哈頓《寬容》博物館展示給公眾。博訊新聞網向有關方面獲取這些音像資料後向首次向世界公佈,希望以此來喚起更多的人支持劉霞,關心劉霞。

17/3/2014 [參與] 劉霞,挺住!

三月是婦女歷史月,我們紀念所有對婦女解放運動有卓著貢獻的女性,同時我們更關注在獨裁統治下身心備受折磨的婦女。劉霞,一名女性和妻子,只因丈夫是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就被中國政府軟禁在家中近三年,其健康狀況日益惡化。在此,中美民間NGO組織——中國婦權、美國廣播協會及美國視覺藝術家協會,在紐約寬容博物館舉辦關注劉霞活動,希望藉此引起更廣泛的國際關注和輿論支持,讓劉霞早日擺脫中共政權的人權及政治迫害,恢復本屬於她的基本自由,並有尊嚴的生活。

劉沙沙

18/3/2014 [博訊] 劉沙沙:刑拘經過

元月二十七號下午,我在海澱法院外被攔截、帶走。下午五點被海澱分局刑拘。當晚押送北京第一看守所。此後幾次提審都是北京市局預審支隊提審。

我在09年的關押中就被折磨出了密閉空間恐懼症。進入看守所,三天后出現幻覺,一周後的二月二日,精神失常:幻覺,視物變形,肢體抽搐。告知警方病情,請求人道待遇(撤除致病環境)而不得,此後二十天被給予鎮靜劑…

平心而論,第一看守所沒有我原先想像的可怕。首先他們的鐵規矩是牢頭不能打人,誰打人銬誰。其次,不克扣囚糧,饅頭你要幾個給幾個。三,獄警被規定“和顏悅色”,他們就真的做到了和顏悅色,表情溫和得“象朋友”(整人通過牢頭進行)。其四,每天兩趟的醫生藥車巡診、送醫。都比我想像的好。然而,看守所,畢竟有它陰森可怕的地方,它的人際關係,也決不是正常的人際關係…

三月五號離開第一看守所,被油田國保帶回,繼續關押。期間再度精神失常,再度要求“放我出去走走,哪怕你們幾個人跟著,讓我去公園走走”,不被允許。而是再度被給予鎮靜劑。直到十五號釋放。

二月二十八日,被北京市檢察院一分院“捕前提審”,我以為要逮捕了,卻在三月五號通知出所。我當時就猜到有其它兄弟姐妹被捕或吃了大虧,放我出來舒緩輿論壓力。通俗點說就是別人坐牢換我出來。但我沒想到換我出來的是曹大姐和薜大叔兩條性命,嚎陶。

拜謝每一位關心我的朋友。不是你們關心,我就可能被黑在裡邊了:他們始終沒通知家屬。這太可怕了。

工作粗疏的第一看守所,把我混同於前一天被抓的幾位維權人士。他們是二十六號刑拘,“一看”就把我的刑拘日期也填成了二十六號。其實我是二十七號被海澱分局刑拘,“借押”到第一看守所。另,身份證上的住址也是埠江鎮派出所登記錯誤,我從來沒在什麼雙南區34號樓住過。

“@xxxcatman: @lss007 漁夫讓我轉告:楊匡現在轉到南山看守所了,上周把錢給他存了。”謝謝大家!


王東海

20/3/2014 [參與] 呂耿松:中國民運先驅遺孤遭奸商欺淩,致函婦聯求助(多圖)

王東海先生是中國民主運動的先驅,也是中國民主黨的創始人之一。1997年,王東海與程雲惠女士結為伉儷,次年女兒王芷怡出生。因對王東海的崇拜和敬仰,程雲惠雖然比王東海小22歲,但她溫柔嫻淑,與王東海相敬如賓。王東海是浙江民運人士心目中的“民主大哥”,程雲惠也是名其實的“民主大嫂”。但是,由於當局對浙江民主黨人的嚴酷打壓,王東海夫婦為使讀小學三年級的女兒王芷怡讀書不受影響,2008年他們協議離婚,王東海搬到外面去住。雖然離了婚,但兩人感情仍篤。

王東海一家居住的房屋,是他父親單位的房改房,以他父母的工齡參加房改,但房產證上寫的是他父親王志良的名字。一個叫唐柳卿的二手房投機商不知從何處得知王志良手上有一套產權是自己卻由離了婚的兒媳和孫女居住的房子,於是千方百計找到王志良,利用王志良的年邁昏庸(王志良當時82歲),花了35萬元從王志良手中買走了這套房子(合同價寫成68萬,上市標價125萬元)。賣走房子後,唐柳卿先是雇傭流氓地痞上門威脅,用各種下流的手段逼程雲惠母女走,繼之又賣通供電局和有關方面對程雲惠母女斷電斷水。

王東海在世時,和唐柳卿打了三年官司,但唐柳卿做了幾十套二手房生意,早就和法院、房產局關係密切,法院只認房產證,故意忽略房產證的嚴重瑕疵,枉法裁判。因判決實在不公,王東海於2012年4月28日死於突發性心臟病。

王東海去世後,留下孤兒寡母,唐柳卿每天都來逼房,停電已三年多,實在無法過日子。王芷怡萬般無奈,只好向浙江省婦聯投書,希望省婦聯能幫助她找一個好一點的律師,打贏這場官司。

下面是王芷怡請求司法援助的申請書。

法律援助申請書

浙江省婦聯

我叫王芷怡,是杭六中初三(一)班學生。我爸爸于前年去世,現在我和母親孤兒寡母相依為命。幾年來,一個投機房產商闖入我家的生活,攪得我們不得安寧。萬般無奈,我只好向你們求助,希望你們伸出援助之手。

我家住在杭州市上城區東太平巷12號236室。這裡原來是我爺爺單位浙江省供銷合作社聯合社的房子,2004年以我爺爺王志良的名義參加房改購進。當時我爺爺已經在其他地方購進一套房改房,因我爸爸從1991起一直住在那裡,爺爺的單位沒有收回這套房子,2004年又因為我們一家人住在這裡,我家又購進了這套房子(房改房)。申請房改房的時候,是以我爺爺、奶奶和我爸爸三個家庭成員的名義申請的,爺爺單位批准的時候,在《房改公有住房價格申報表》上,也是以爺爺、奶奶和我爸爸三人的名義購買的,購房價包含爺爺和奶奶兩個人57年的工齡和現金38623.50元(爸爸以一張古畫折價給爺爺墊付的現金)。非常明顯,這幢房子是我爺爺、奶奶和我爸爸共有的財產。2008年我爸爸跟我媽媽離婚,搬到另外地方居住,我和媽媽仍住在東太平巷12號236室。這時,一個專做二手房生意的投機商人唐柳卿不知從哪裡打聽到我爺爺有兩套房產證上寫著他個人名字的房改房,於是千方百計地找到我爺爺,要求買這套房子。我爺爺當時已經82歲,奶奶已經去世,他對房地產交易的知識一點也沒有,認為我爸爸和媽媽已離婚,這套房子是“外人”住的,所以就買給了唐柳卿。唐是個十分精明的奸商,二手房生意已經做了幾十套,跟法院、房管局的關係非常好。於是以極快的速度成交(兩天時間),拿到了房產證。房產證上寫的是我爺爺王志良的名字,唐柳卿只要拿到了房產證,不管房產證有多少瑕疵,憑他和法院的關係,官司肯定能打贏。他欺騙爺爺,將交易款35萬在合同上寫成68萬,以便將來房子高價賣出時好逃稅。

由於事前我們毫不知情,唐柳卿突然上門要我母女倆騰房子,我們斷然拒絕。於是唐柳卿叫了幾個彪形大漢來威脅我孤兒寡母。那幾個人聽了我們的訴說後,還抱怨唐柳卿不該叫他們做這種事。唐柳卿又通過城南供電站的關係,對我家斷電。他還試圖斷水,但因我家用的是公用水錶,斷水沒有斷成。至今我家一直沒有電用,幾年來都是從鄰居那裡接過來的電,但下個月鄰居就要將房屋出租給他人,我家電沒有地方接了。今年我就要參加中考了,沒有電怎麼辦?我心急如焚。

據瞭解,唐柳卿倒騰二手房,是和房產管理部門、法院“一條龍”的,有關人員利益均沾。房產部門不審查王志良房產證的瑕疵,沒有我們同戶籍居住人同意就將房產證過戶到了唐柳卿名下。唐柳卿憑房產證到杭州市上城區法院起訴我們,法院不顧我們是房屋共有人的事實,只憑房產證就判我們敗訴。我母親程雲惠拿了《杭州市區房改房上市交易管理試行辦法》(杭房改【1999】第6號文)對審判長孫麗說,根據該《辦法》第八條的規定,轉讓房改房必須有同戶籍居住成年人共同簽字同意轉讓的書面意見。但孫麗卻說,這是法規,又不是憲法,我們不予採信。眾所周知,在征地拆遷的案子中,法院適用的基本上都浙江省和杭州市的地方法規和規章,而不是憲法和法律,因為按照憲法和法律,征地拆遷絕大部分是違法的。怎麼為了保護奸商利益,地方法規就不予採信了呢?“人民法院”到底是保護誰的利益的?

非常明顯,東太平巷12號236室是我父親王東海和爺爺、奶奶的共同財產,父親去世後,我有合法的繼承權,爺爺王志良一個人無權處置,連省房改辦政策科的人也說,這套房子明顯不是王志良一個人的。現在,法院為了保護奸商的利益,枉法裁判,我要申訴。房改辦和中級法院個別有良知的叔叔叫我去請個好點的律師。但是,我只是一個未成年人,享受政府的低保,沒有錢請律師。因此,我希望婦聯作為保婦女兒童權利的組織,能夠幫我一點忙,給我找個法律援助的律師。謝謝了!

此致

敬禮!

求助人:杭六中初三學生王芷怡

2014年3月18日


艾未未

18/3/2014 [BBC] Ai Weiwei: In prison ‘nothing protects you’

China’s most famous artist and dissident Ai Weiwei talks about the difficult time he faced in prison.

He tells HARDtalk’s Stephen Sackur how his life was completely cut off from the past and says he could not draw on any previous knowledge, wisdom or emotion or communicate in the same way he used to.

He says the uncertainty of how he would be treated made the experience frightening.

He was imprisoned for 81 days and fined $2m (£1.2m) after being accused of financial crimes in 2011.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