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2014 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為曹順利默哀,促查人權捍衛者遭虐死真相。要求釋放所有被非法拘留監禁的維權公民

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為曹順利默哀   促查人權捍衛者遭虐死真相 21/3/2014 … 繼續閱讀 →...

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為曹順利默哀   促查人權捍衛者遭虐死真相

21/3/2014 [人權資訊簡報] 中國政府在人權理事會上阻止NGO為曹順利默哀

北京時間3月21日淩晨00:00-2:00時,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開會表決對中國人權狀況的普遍定期審議報告,在會議現場中國政府代表多次打斷和阻止非政府組織提出的為曹順利女士默哀一分鐘的提議。

據悉,在人權理事會第25次會議現場中,包括國際人權服務社(ISHR)、世界反酷刑組織(OMCT)、國際人權聯盟(FIDH)、人權觀察(HRW)、國際特赦(AI)等組織在發言中對中國人權捍衛者曹順利女士在羈押中不治身亡表示哀悼。

總部位於日內瓦的非政府組織國際人權服務社與世界反酷刑組織在發言中提議為曹順利女士默哀一分鐘遭到了中國代表團的粗暴阻止,中國政府代表要求會議主席澄清非政府組織在發言中提出默哀的要求是否符合程式,同時中國政府也質疑部分發言組織是否符合經社理事會的非政府組織諮商地位而故意阻止非政府組織發聲。

美國、德國、愛爾蘭、加拿大、英國、愛沙尼亞、義大利、希臘、墨西哥、日本、韓國等國的代表表示支援人權組織發言和提議,但是包括古巴、阿爾及利亞、摩洛哥、南非、埃及、委內瑞拉、伊朗、巴基斯坦等國則支援中國政府反對非政府組織為曹順利女士默哀一分鐘的提議。

現場的美國、愛爾蘭、德國等國代表和人權組織除了在提及曹順利女士因參與聯合國人權機制被迫害致死的案例外,也呼籲人權理事會關注包括許志永、高智晟、哈達、劉曉波、劉霞、伊利哈木和西藏政治犯的處境。

今年52歲的曹順利女士是1名積極參與和推動中國公民社會參與聯合國人權機制的宣導者,她曾經呼籲中國政府讓弱勢群體參與《國家人權行動計畫》撰寫計畫,並在2013年3月1日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普遍定期審議工作組第17次會議遞交了報告。2013年9月14日,曹順利在北京機場準備前往日內瓦參加一個非政府組織舉辦的關於聯合國人權機制的培訓會議時“被失蹤”,隨後被證實被以“尋釁滋事”罪逮捕,2014年3月14日,曹順利被宣告不治身亡,死前曾經被中國當局勞教2次。

21/3/2014 [推特] 人權理事會現場手舉曹順利相片默哀

This @CHRDnet 人權理事會現場:眾多ngo快閃行動,站起來手舉 #曹順利 相片默哀。為 #曹順利 #CaoShunli 默哀 @UN_HRC #HRC25 #China #普遍定期審議 #Support1Minute dgatterdam ‏@dgatterdam: So great Pic of Cao Shunli- RT @OMG__orZ 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為 #caoshunli 默哀分鐘 RT @xddcc: RT @a402701663: 聯合國大家知道這些正直的人手中拿的誰的畫像嗎?

21/3/2014 [紐約時報] 活動人士之死令國際人權機制遭受質疑

位於日內瓦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預計會于本周通過中國政府編制的人權報告,而五天前,一個知名的人權活動人士剛剛在羈押中去世。此人生前一直在推動公民參與中國人權報告的編制工作,不過沒有成功。

21/3/2014 [德國之聲] 聯合國中國人權審議 表決推遲

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原定在週三傍晚對中國人權審議的結果報告進行表決。然而,表決卻被推遲。這一不尋常的舉動,與近期中國維權人士曹順利在拘押中去世密切相關。

Embedded image permalink21/3/2014 [新唐人] 曹順利之死聯合國譴責 胡佳斥中共負全責

胡佳:「今天是曹順利頭七,今天晚上他們就有審議的行動,我現在到處在網路上面,或者是通過其它的一些電子郵件,這樣一些管道,讓世界各國,尤其是民主國家的的代表,在那裡發出動議,為曹順利默哀,以告慰曹順利在天的英靈。」

21/3/2014 [美國之音] 潘基文對中國維權人士曹順利死亡深表關切和哀悼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星期二在日內瓦開會,美國、歐盟和聯合國人權專家指責中國當局用關押和騷擾等手段壓制人權活動人士。他們還對曹順利在被關押期間死亡感到震驚。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在星期三的例行新聞會上做了辯護。他說曹順利因涉嫌犯罪被當局依法處理。同時她在患病期間得到了“積極的救助,她的各項權益得到了保障。”

21/3/2014 [鳳凰網] 醫療機構:曹順利得到積極認真治療

近日,有媒體報導稱,曹順利因長期組織多人在中國外交部門前鬧訪,被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依法處理,其在羈押期間因未得到及時治療導致身亡。

據瞭解,曹長期身體健康狀況不佳,曾檢查出腹腔積液、肺部陰影。11月18日被診斷為疑似肺結核,有關醫療機構對其進行了積極認真的治療。

2014年2月18日,曹順利被送入北京市紅十字會急診搶救中心住院治療,診斷為“肺部感染、肺結核、肺不張、胸腔積液”,中心給予了對症治療及特級護理。

2月20日,曹因病情加重,經征得家屬同意,被轉往309醫院結核病研究所,診斷為“重症肺炎、感染性休克、肺結核、多臟器功能障礙綜合征”。經全力搶救,病情有所好轉。2月28日,發現腹腔嚴重感染,大量膿液,病情再次加重。經進一步救治,腹腔積液明顯減少、脫離呼吸機、生命體征恢復。3月10日,曹突然昏迷,血壓及心率下降,病情惡化,醫院先後2次組織多家醫院專家進行聯合會診和搶救,救治期間,醫院十余次向其親屬通報病情,但終因病情過重救治無效,於3月14日17時26分去世。

21/3/2014 [聯署信] 請連署:強烈建議聯合國及歐盟人權委員會就曹順利之死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要求聯合國和歐盟向中國共產黨施壓,同意設立獨立調查特別委員會,以調查這些情況,包括處理曹順利的政府工作人員、秘密員警,以及所有相關醫護人員,拘留看管她的工作人員等

Embedded image permalink

21/3/2014 [HRW] 中國普遍定期審議結果聲明

主席先生:

鑒於試圖參與中國普遍定期審議的維權人士曹順利于3月14日在北京過世,人權觀察極為關切中國在言論自由、參與普遍定期審議程式、公民社會和律師權利以及尊重少數民族權利等方面所發表的嚴重誤導性意見。

倘若如中國在成果報告中所宣稱,“沒有人因參加合法活動或參與國際機制而受到報復”,為何維權人士曹順利會在2013年9月前往日內瓦途中於北京機場被拘捕,而後下落不明直到她在10月遭到正式起訴,罪名是模糊且毫無根據的“尋釁滋事罪”?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應該得到說明,曹順利在北京獄中被剝奪獲得適當醫療照護的機會長達三個月,直到2014年2月被轉送北京一所醫院的重症監護病房,並已于上周去世。

倘若如中國在成果報告中所宣稱,“…中國政府保障所有少數民族充分行使政治…和其他基本權利”,而且“公民有權對任何國家機關或官員提出批評和建議”,或許中國可以即刻說明其依據何種理由以“分裂國家罪”起訴維吾爾族經濟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他曾批評中國政府對新疆的政策但卻公開反對該地區獨立。

再倘若如中國在成果報告中所宣稱,中國人民有權和平表達觀點和集會,並且“不存在所謂打壓‘人權捍衛者’的問題”,或許中國可以說明法律學者許志永為何在2014年1月入獄,還有其他新公民運動成員也在2013到2014年間陸續被捕?

人權觀察注意到,中國接受建議的項目已有增加,並且歡迎廢止勞動教養制度之改革。

然而,許多被拒絕的建議都是針對中國當前最迫切的人權侵害:死刑的實施、其他任意拘押制度的維持、對言論自由的限制以及未能與國際人權機制充分合作──包括政府和一般人民。我們注意到,中國政府在廢止勞教制度時指出其違憲本質,希望同樣的邏輯也能運用在撤除收容教育制度以及其他形式的非法任意拘押。

此外,上述三個案例都涉及不公正審判、任意拘押、打壓和平的言論表達以及剝奪適當醫療機會,而且全都發生在中國於2013年10月接受審議之後──中國在其中宣稱這些侵害完全不存在。

主席先生,如此的回應不僅有損普遍定期審議程式的嚴正性和中國在此的參與意義,同時也證明中國既未“遵守促進和保護人權的最高標準”(聯合國大會決議第60/251號),亦未“充分與理事會合作”(如聯合國大會決議第60/251號所規定)。對於2014年──天安門屠殺25周年──人權觀察和許多中國國內人士均寄予厚望。

21/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美第一夫人訪華遇曹順利頭七 前律師滕彪在港要求交代真相

美國第一夫人蜜雪兒.奧巴馬抵達北京正式展開訪華行程,而此時正逢中國維權人士曹順利離世的頭七。不少中國線民對她表示懷念,希望蜜雪兒訪華期間提到曹順利。香港維權律師關注組也召開記者會介紹曹順利被迫害致死的事件,要求當局調查、儘早交代真相。

21/3/2014 [紐約時報] U.N. Delays Action on China’s Rights Report

In what one Western diplomat called a “very unusual” development, the 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 in Geneva has postponed the adoption of China’s human rights report amid protests over the death in custody of a rights activist in Beijing and reports of delaying tactics by China. Citing reports from people present at the meeting on Wednesday, Renee Xia, the international director of 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 a civil society group, said the Chinese delegation tried to stop representatives of a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from holding a minute of silence for Cao Shunli, the activist who died last Friday. That resulted in delays that meant the report could not be adopted on Wednesday as expected. The council was expected to take it up again on Thursday.

21/3/2014 [維權網] 上海維權人士拉橫幅悼念曹順利,146人簽名要求追責迫害者(圖)

3月19日上午,人權嚴重受侵犯的上海部分上訪維權人士聚集在上海市政府門前,以往他們是為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上訪。今天,他們懷著沉痛的心情為北京人權捍衛者曹順利被迫害致死拉橫幅發聲:“上海訪民沉痛悼念傑出的維權英雄曹順利女士永垂不朽”。並抗議當局無視生命、踐踏人權。

21/3/2014 [大紀元] 香港維權律師促查曹順利遭虐死真相

曹順利的前辯護律師滕彪質疑曹順利從一個身體健康人士,短短半年被虐死,疑點重重,而且至今只有曹順利的弟弟曹雲利和姐姐,以及訪民劉小芳見過曹順利的屍體,據知屍體死狀非常慘,“身體青一塊紫一塊,按照胡佳的說法,就像集中營的倖存者一樣。” 滕彪直言:“她在關押期間的非人道待遇,直接導致了她的死亡。”他們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團,調查曹順利的真正死因,包括朝陽看守所、北京公安局等外交部們需要回避此案的調查,追究參與迫害曹順利的兇手,並將3月14日設為“中共人權捍衛者日”。

滕彪還透露,聲援曹順利的訪民劉小芳等3人,更因曹案被刑事拘留,還有其他人也因此被捕。團體呼籲釋放這些因曹順利案遭無辜關押的訪民。據知曹順利的屍體目前還在醫院,但外界想要見到屍體卻根本不可能。

21/3/2014 [SCMP] Human rights lawyers call for independent investigation into death of detained activist Cao Shunli

Two mainland rights lawyers yesterday urged the government to allow an independent investigation into the death of detained activist Cao Shunli , who died in a Beijing hospital last week after being repeatedly denied medical treatment.

Cao’s lawyer, Wang Yu, said in an interview that the authorities must explain the circumstances which led up to her death after six months in detention.

Cao was stopped by police in September while attempting to fly to Geneva to attend the UN’s 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 on China. She was brought to a capital detention centre and formally arrested on October 21 on a charge of “picking quarrels and provoking troubles”.

Throughout her detention, Cao repeatedly complained to Wang that she had been denied treatment for her various ailments, which included tuberculosis and liver disease, and was even barred from taking the medication she had with her.

Still, Wang was surprised by Cao’s rapid decline in health since she last saw her client alive on January 28. Cao looked thin and fatigued, but did not appear in grave danger, Wang said.

By the time authorities sent Cao to a military hospital on February 20, she was already in a coma and in need of intensive care. She died last Friday.

“In just around 20 days, her condition deteriorated so rapidly and badly – why?” Wang said. “We suspect that something has happened to her and we need a reasonable explanation.”

Cao’s brother said his sister’s body appeared bruised and swollen when he visited the hospital after her death, according to Wang. The skin on Cao’s shoulders looked dark and scaly. Her brother could not be reached for comment yesterday.

Teng Biao, a lawyer who represented Cao when she was sent to re-education through labour in 2010, said the denial of medical care amounted to inhumane treatment that breached the UN Convention Against Torture, which China has signed and ratified.

In June, Cao and other activists launched a two-month sit-in outside the foreign ministry to press the government to allow activists to contribute to its human rights report to the UN. Wang said Cao later submitted her own report to the UN – an act that likely angered authorities.

UN Secretary General Ban Ki-moon this week joined the US and Europe in expressing concern over Cao’s death. The Chinese foreign ministry on Monday denied that she died due to the lack of medical care.

21/3/2014 [權利運動] 英靈在世何曾死 山形依舊枕寒流

今天是人權活動家曹順利被害的第7天,曾經在去年夏天與曹順利大姐一起堅守外交部,為受腐敗當局欺壓的民眾爭取基本人權的上海訪民,今天在上海寶山區殷高路地鐵站舉行儀式,沉痛悼念曹順利大姐。這是繼昨天在上海市政府門前舉行悼念活動遭到鎮壓後,上海維權訪民再次“頂風作案”,向專制、腐敗、殘暴的當局表明中國人民的態度。 (由高月清女士設計)

21/3/2014 [權利運動] 沉痛悼念人民愛戴的人權活動家曹順利(彭靜梅)

自從曹順利被刑拘,我們一直惦念著等待曹順利平安歸來。2014年3月18日,是我在北京天安門廣場東的人行道上行走被送到馬家樓地方接回去拘留十日釋放的日子,忽然聽到曹順利去世的噩耗,刹那間無法接受!深受訪民愛戴的、優秀、善良、高尚、正義的曹順利頃刻間香消玉殞!讓我們感受到了撕心肺裂的疼。

曹順利襟懷坦白為爭取訪民人權奔波,為推動中國法制進步長期遭受迫害獻出了寶貴生命的代價。

=====================================================================

緊急關注,要求釋放所有被非法刑拘、關押、軟禁及失蹤的維權人士

21/3/2014 [維權網] 緊急關注:三戰黑龍江青龍山黑監獄的王成 、張俊傑、江天勇、唐吉田四律師失聯(圖)

2014年3月20日,江天勇、唐吉田、王成 、張俊傑、四位律師第三次到黑龍江農墾總局青龍山洗腦班營救被關押的無辜公民。黑龍江農墾總局青龍山洗腦班位於黑龍江省建三江農墾管理局青龍山農場公安分局後院(原屬同江市地界),全稱“黑龍江省農墾總局法制教育基地”。

這是江天勇、唐吉田、王成 、張俊傑等律師和受害人家屬第三次前往青龍山洗腦班了,他們要求當局立即釋放被非法關押的那些被強迫放棄信仰的公民。這裡面現在還非法拘禁著石孟昌、韓淑娟、蔣欣波等公民。這個洗腦班的負責人叫房躍春,房躍春電話:13846125557。

昨天,江天勇、唐吉田、王成 、張俊傑四位律師就一直被牌照為黑DV3748的車跟蹤。當地國保隊長于文波負責指揮跟蹤他們,于文波電話13845433088,宅電:0454—5710509,辦公電話0454—5808019  。

今天(2013年3月21日)早上8點多,四位律師和受害人石孟昌、韓淑娟和蔣欣波的家屬在建三江某酒店被圍,路人見很多人被抓,具體情況尚在核實。目前,四位元律師電話雖然均可打通,但始終都無人接聽,四位律師與外界失去聯繫。

對此事件,維權律師及社會各界十分關注,本網將密切跟蹤事件發展,及時報導。【緊急關注 人權律師】昨晚唐吉田、張俊傑、江天勇、王成等律師我們在返回 建三江 的途中,一輛牌照為:黑 dv3748 的黑色雪弗蘭轎車 一直尾隨、跟蹤。他們之後入住格林豪泰建三江店 0454 5875555 5876666 唐和江住在8265房間。今晨8:00,四位律師手機無人接。

滕彪 ‏@tengbiao :唐吉田、張俊傑、江天勇、王成等律師: 我們在返回建三江 某酒店的途中,一輛牌照為:黑 dv3748 的黑色雪弗蘭轎車 一直尾隨、跟蹤。…法制教育基地,實際上是酷刑基地。酷刑致死致殘者數不勝數【三戰青龍山黑監獄】黑龍江省建三江農墾管理局青龍山農場公安分局後院,全稱  黑龍江省農墾總局法制教育基地。王成 張俊傑、江天勇、唐吉田等律師和受害人家屬第三次前往青龍山洗腦班,要求釋放被非法關押石孟昌 韓淑娟 蔣欣波!
21/3/2014 [新唐人] 三戰黑龍山山黑監獄 四律師被抓走

《新唐人》記者聯繫到了王成律師,他告訴記者說:〝今天早上我們正在酒店吃飯,被不明身份的人綁架到了不知道是一個什麼的地方,沒有一個人出示證件。〞記者聽到,電話那邊有人說,〝不能接電話。〞王律師表示跟家人通電話的,隨後電話被掛斷。其他3位元律師的電話,無人接聽。20日,大陸維權律師江天勇、唐吉田、王成 、張俊傑四位律師第三次到黑龍江農墾總局青龍山洗腦班,營救被無辜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但是遭到當地國保的跟蹤,目前已經被帶走,下落不明。

21/3/2014 [大紀元] 長春員警施暴 居民遭捆綁劫持致吐血

二零一四年三月四日,長春法輪功學員朱淑雲被闖進家門的長春市公安局國保大隊等員警毆打,捆綁後塞進轎車,劫持到長春市第三看守所。如今,朱淑雲被迫害得胸疼、吐血,家人十分擔憂。朱淑雲,五十三歲,單身,和妹妹一家住一起。二零一四年三月四日早七點多,長春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員警高軍,夥同綠園區公安分局、西安廣場派出所所長等七、八個便衣員警,闖進朱淑雲的家,一個小個子員警毆打朱淑雲的下巴和胳膊。國保員警高軍騎到朱淑雲的妹妹身上,強行銬上手銬,並將手銬捏緊,還扯過被子,叫囂道:“今天我就捂死你!”鄰居反映聽到施暴的聲音。員警在朱淑雲的家裡施暴三個多小時後,最後用布捆綁上朱淑雲的腿,並由幾個員警抬到樓下。據居民講:每層樓站著兩個便衣,不讓居民看。直到朱淑雲被綁架到便衣的轎車。十一點多,朱淑雲被綁架到市公安局。高軍和五、六個員警一起對朱淑雲拳打腳踢,並把她的頭往牆上撞,並上“老虎凳”酷刑。朱淑雲被折磨一天,晚上九點多,被劫持到長春第三看守所。

21/3/2014 [民生觀察] 關於隨州市當局對劉飛躍違法拘留與執行的法律意見書

劉飛躍,男,漢族,出生於1970年2月5日,住湖北省隨州市曾都區東城辦事處舜井大道文峰學校教師宿舍樓。

2014年1月11日下午,吉林郭洪偉、武漢柳小華、廣西李燕軍等三位訪民來隨州拜訪劉飛躍。來家中之前打來電話讓劉飛躍接他們,但由於劉飛躍被隨州市國保人員警告,不准許出去接待這些人。這些來訪者便自行前往文峰中學。客人的到來並沒有妨礙任何其他人,也沒有理由而且也無必要去所謂擾亂學校正常教學秩序,何況當天是週六。本來,客人來訪是每個家庭很正常的人情往來。但是,因為劉飛躍是隨州市當局重點“穩控”對象的原因,“有關人員”擔心劉飛躍會見客人會帶來“不穩定”因素,所以他們通過特殊途徑提前得知客人來訪,于當日由隨州市國保支隊和曾都區國保大隊數名人員在文峰學校門口進行佈防攔截,用暴力阻擾客人進入文峰學校內,其中柳小華被煽耳光。劉飛躍下樓後,國保對郭洪偉等的攔截行動還在繼續。隨後,隨州特警出現在文峰學校口,並強行帶離郭洪偉等三人。在這期間,劉飛躍未有任何行動,只是在對雙方進行勸說。最後特警在將郭洪偉等按倒在地強行抬上車時,劉飛躍準備過去看看,被隨州市曾都區一名國保人員強行抱住。被抱住後劉飛躍未有任何對抗,該國保在強行阻止劉飛躍的過程中手背不知在何處掛出了一些印子,是他自傷根本不是劉飛躍“抓傷”。

但令人不可置信的是,隨州市公安局曾都區分局不但對施暴的人未予以處理,卻在無事實依據的情況下反而在2014年1月12日對劉飛躍作出所謂行政拘留十日的處罰。很顯然,這種處罰是無視基本事實,混淆是非顛倒黑白的違法行為。

再來看看執行問題。1月12日對劉飛躍作出所謂行政拘留十日的處罰決定後,隨州市公安局曾都區分局當日不交付拘留通知書,卻決定“暫緩執行”將劉飛躍釋放。而根據法律規定行政拘留暫緩執行的條件是:一是被拘留人依法申請了行政覆議或者提起了行政訴訟;二是被拘留人提出了暫緩執行行政拘留的申請;三是公安機關認為對被拘留人暫緩執行行政拘留不致發生社會危險;四是被拘留人或者其近親屬依法提出了符合法定條件的擔保人,或者按照法定標準交納保證金的。很顯然劉飛躍並沒有申請“暫緩執行”,因為拘留本身就是非法的。

在2014年召開“兩會”的3月3日,曾都區政法委人員到劉飛躍家中“告誡”劉不能在網上發帖被拒絕後,隨州市公安局曾都區分局東城派出所人員立即來到劉家中對劉實施1月份的拘留,于當天將劉投入隨州市拘留所。在劉飛躍3月3日被投入隨州市拘留所時,他才收到過了近兩個月的這份行政處罰決定書。

3月6日上午,隨州市公安局曾都區分局國保大隊三名人員來到隨州市拘留所以“請假”的名義欲強行將劉飛躍從拘留所接出,劉飛躍當即明確表示拒絕離開,但最終被他們強行推上了車,帶到老地方隨州田園酒店,被限制至3月14日才恢復人身自由。“請假”要當事人自己請假,劉飛躍沒有“請假”,隨州市公安局曾都區分局國保大隊不是被拘留的當事人,也是不劉飛躍拘留案的辦案方,他們請假何來?!

時至今日劉飛躍也未收到拘留釋放手續,他還有七天的“拘留”未執行,當局感覺他不聽話時隨時就來執行這七天。這種算計很精,只是於法律不相關。

綜上所述,對劉飛躍作出的行政處罰不符合事實。于情、於理不合,也於法無據。對這十天拘留的執行過程更是明顯違背法律規定和程式的肆意妄為。

我們要求依法及時糾正對劉飛躍做出的錯誤處罰。同時,我們保留向各方面繼續反映、散發這一問題和意見書的權利。

21/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內蒙當局以大住屋換取哈達案停申訴被拒 妻新娜擬自營書店謀生遭禁

蒙古族異議人士哈達15年刑滿獲釋後仍被內蒙當局囚禁,至今已近四年。哈達的妻子新娜星期三透露,近期警方要提供她一處較大的住房,但被她拒絕,因為她不願放棄為哈達申訴。而此前新娜曾接到公安的收監恐嚇。目前,不但哈達獲釋機會渺茫,新娜也做好隨時入獄的準備。

本台週三曾報導,蒙古族異議人士哈達的妻子新娜致函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就丈夫刑滿釋放後繼續遭到法外羈押,呼籲國家領導人立即釋放哈達,並追究決策者的刑事責任。當天深夜記者終於聯繫到身在呼和浩特的新娜,她表示:“那封信是我寫的。我是 一直想寫,因為他們現在恐嚇我,我說乾脆先寫,萬一他們把我收監,來不及。所以我昨天(3月18日)把信發了以後,挺放鬆的”。

她說,兒子威勒斯當天見到了父親哈達:“我兒子今天去見的。哈達不見我,哈達現在的精神狀況有些問題。今天把我兒子趕回來了,他稍微有些問題就生氣,。總的來說,哈達精神狀況不好,我想這是因為他原來在監獄裡15年。剛出來的時候還行,後來他們(警方)當他的面,把我和兒子抓走,我估計對他是個刺激,。而且近四年他是被單獨關押,狀況很不好。有兒子在,我還能知道一些哈達的情況”。

1995年,哈達被法院以分裂國家罪判刑15年,2010年12月刑滿出獄後,被囚禁在呼和浩特郊外一處建築物內。新娜向本台提供了多張照片,包括哈達被關押的藍色屋頂的屋子。

新娜說,當局每月給她和兒子提供2600元的生活費,但他們寧願自食其力。最近當局又有了新動作,警方通過新娜的哥哥帶話,要求新娜接受當局提供的一百多平方米的房間,讓哈達一家三口居住,被拒絕:“今年過完年突然找我哥哥談話,說哈達快出來了,給一套130平方米的房子,官方出一大半(錢),你們出一小半。我哥哥當時沒有多想,就說‘我出吧’。後來我哥哥跟我說,我不同意。第一我們不能再讓你們花錢;第二,我們為什麼要跟他們(警方)合夥,我們自己買房子不就行了。再說我們買小平方米一點的也行,或者不買,現在這個房子也能住。他們的目的是不讓我們再開店,而我們想再開店,因為誰知道哪天你不發錢(官方生活費),我們沒法生活,我們就受制於他們”。

新娜曾是一位教師,哈達被判刑後,失去了工作,於是自營書店謀生。她曾因接受國際媒體採訪,被以“非法經營罪”,判刑三年,緩刑五年,2012年4月獲釋。她說:“哈達在監獄的15年,我都是自食其力,我原來在中專當老師,就是因為哈達的事把我趕走。我們第一不要你們的房子,第二,我們遇到的生活問題自己解決,第三,我們要開店”。

2012年10月下旬以來,當局切斷了新娜和兒子威勒斯與外界的所有通訊管道。在當晚的採訪中,威勒斯說,沒有想到最近外來電話能打入:“我們出門都有人跟著,。照片你也看到了,我們前後樓還有對面的院子裡,都有公安常駐的點,估計有十來個人。我父親關押快四年,一次系統性的身體檢查都沒有過,關押期間,十個月不給我父親廁紙,精神折磨他。今天我去看他的時候,就是因為你的報導我被父親趕出來了。我跟他講了,你報導中,我舅老爺接受採訪說我爸爸跟他說的事,難道解決了嗎?有啥解決?我們都不知道,你難道有消息嗎?關押他的國保經常找他談心,給他施加壓力。他說,會解決的。我說,你聽到什麼消息了嗎,他說沒有。我說那你說話一定要慎重”。

威勒斯說,全國兩會期間,他的母親新娜接到公安發出的收監恐嚇:“兩會期間,我媽媽接到公安發出的恐嚇短信,說很有可能要收監,因為公安給你房子不要,你要繼續申訴。從上個星期開始,我媽媽每天在收拾入獄的衣服、鞋,都已經放在編織袋,我們內心很痛苦。我的父親到今天還在非法拘禁當中。關押他的同時,還給我們施加壓力。您不知道,給我們的生活費因為接受過你們採訪以後,馬上扣除我們一半的生活費,那是(2013年)過年的時候,年過得很慘,他們拿生存作為壓力控制我們”。

新娜表示,已經看透當局的意圖:“就是我們給你錢,我們養你,就這樣控制我們”。

記者:您這個電話是什麼時候可以跟外界聯絡的,最近嗎?

新娜:就是最近,我還在說呢,就是前幾天。抓我們的時候,公安局長還跟我們說,你們有事找周永康去,跟我的兒子也這麼說,。現在等半天也沒有周永康的消息,我估計沒有周永康,也有李永康、王永康,一回事。

 

21/3/2014 [Unchain The Truth] Called on Dhondup Wangchen’s release at the UN Human Rights Council in Geneva

當知項欠,快將服完六年刑期獲釋,遠離恐懼。

NOW: The US government just called on Dhondup Wangchen’s release at the Adoption Session of China’s UPR at the UN Human Rights Council in Geneva.

This is a huge success for our team and it’s due to each and every one of your activities since Dhondup Wangchen’s arrestment. Lobbying, making Origamis and organizing public events CAN make a difference!

We’ve just been in touch with Lhamo Tso per Skype to tell her the good news. She reacted very emotional and thanked everyone for their efforts to release her beloved husband. Join the actions THIS Saturday for Dhondup’s safe return to Lhamo Tso and their children!

Dhondup Wangchen will be free! Tibet will be free!

 

21/3/2014 [維權網] 獨立紀錄片製作人何楊採訪丁子霖遭警方扣押

今天(3月20日)下午2點30分,本網資訊員收到短信,稱何楊在採訪天安門母親丁子霖女士時遭到員警扣押。本網資訊員隨即致電何楊,還有和他一起前往拍攝的胡漢,兩人的電話都處於關機狀態。

據瞭解,早在一周前,何楊預約好為天安門母親丁子霖女士拍攝紀錄片,今天下午何楊和胡漢應約前往。由於兩人的手機都處於關機狀態,所以目前兩人因何理由、被帶往何處無法獲知。

何楊,居住在北京。獨立紀錄片製作人,因拍攝維權人士、異見群體的紀錄片,多次遭到警方的傳喚和扣押,每到所謂的敏感時期,常常會無端被限制人身自由。

 

21/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烏坎村選舉前風波不斷 另一村委副主任洪銳潮被刑拘

廣東陸豐市烏坎村繼村委會副主任楊色茂日前被刑拘及取保候審之後,另一位村委副主任洪銳潮星期二也遭檢察院刑拘。洪銳潮的家人週四告訴本台,此前鎮政府曾派人威脅楊、洪二人不要參選,但遭到拒絕,政府遂對他們採取報復手段。距離陸豐烏坎村委換屆選舉不足兩周,但村內暗潮湧動,風波不斷。繼村委副主任楊色茂上週五被刑拘後取保候審,另一位副主任洪銳潮週二也遭到刑拘。洪銳潮的妻子鄭愛萍週四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週二上午9點陸豐市檢察院以“詢問有關楊色茂受賄案”為由將其丈夫叫走,當晚未歸,直至第二天早上才送來了通知書,指洪銳潮因“涉嫌受賄”已於週二晚八點被刑拘。她與其他家屬上午向東海鎮委書記鄭俊雄討要說法,但遭到推託。

21/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烏坎民主前路堪虞 再有參選者被捕

兩年前透過普選撤換貪官,被視為中國民主選舉典範的廣東省陸豐市烏坎村,本月底的村委換屆選舉再被烏雲籠罩。當局再次出手打壓準備參選的村民代表,繼村委副主任楊色茂後,另一名副主任洪銳潮亦被指涉貪刑拘。村民和維權人士均指,當局阻止兩人參選的態度十分明顯,烏坎民主已受挫。洪銳潮被指涉貪拘捕,罪名和較早前被市檢察院傳喚的楊色茂一樣,但楊色茂獲取保候審。楊色茂指,他會協助洪銳潮聘請律師,預期最快本週末或下周初,律師會到看守所見洪銳潮。另一方面,他會找地方領導斡旋,希望儘快將洪銳潮擔保出來。楊色茂又話,週三選委會會議上,他再次強烈要求在村委會選舉前,公佈候選人名單,但結果被否決。他坦言,烏坎民主已受挫。楊色茂說: 在會議上,我極力主張一定要接受公眾報名,並要在選舉的前十日,公佈所有候選人名單,讓選民參考,並要舉行演講會。但現時選委會已被人為操縱,他們不準備接受別人報名參選,亦不會公開名單,令這場選舉變得很怪異。

 

21/3/2014 [民生觀察] 維權人士宋甯生被江西寧都梅江鎮當局綁架

宋寧生從事水果批發,昨天(2014/3/19)夜裡前往甯都暫住合夥人黎金英女士家裡,清早五點起來搬了一箱水果,然後就不知下落。中午時分,黎金英女士準備好午餐後才發現宋寧生不知去向。由於生意需要水果行裡裝了監控,黎金英女士調看監控後才發現:原來早上五點來鐘宋寧生一搬著水果出門,就被五個穿便衣的人綁架走了。

 

21/3/2014 [六四天網] 湖北襄陽訪民團天安門被擒 20餘保安押返

今天下午15時,湖北襄陽訪民余善強【湖北6人突圍 抵成都天網維權】、塗應昌、江富友、康建軍等8人前往天安門上訪,被抓到天安門公安分局,後送往馬家樓。今晚23點33分,湖北襄陽住京辦帶20多個黑保安前往馬家樓押送8訪民回家。

 

21/3/2014 [民生觀察] 廣西南寧維權上訪人李燕軍被扣派出所

今天早上六點20分鐘,廣西南寧維權上訪人李燕軍出門準備趕進京火車到北京取在兩會期間被綁架回家鄉時遺留在北京的物品,結果遭到戶籍地聯防隊員攔截,不准去北京。今天下午,本工作室聯繫上了李燕軍,他表示早上就被帶到了他戶口所在地仙葫派出所,到下午還在派出所內。在派出所裡,一直沒人理睬李燕軍,就是控制他人身自由。李燕軍購買的是上午8點多的車,現在時間早過了,李燕軍還在派出所內。他對這種隨意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行為非常憤怒,並要求退還他車票,為此他還打了公安督查的電話,但沒任何結果。為此氣得李燕軍在派出所內高喊“打倒共產黨”。

 

21/3/2014 [六四天網] 北京刑拘五維權人士 警方拒出具法律手續

今天下午,成都失地農民趙先瓊來電稱,最近3天,我都就女兒遭北京警方刑事拘留案【公安部綁匪錦旗涉六四 北京國保大隊刑拘5人】而奔波於北京市公安局、檢察院,先後前往北京市公安局、東城區分局、北京市檢察院、東城區檢察院、東交民巷派出所等等部門。今天10時,我再次報警東城區分局督察,之後,督察安排東交民巷派出所1個員警出面,他說“我們不能隨便答覆你,這要負法律責任,你知道你女兒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就行了。這個事情是預審部門,檢察院說了算。”

隨後,趙先瓊又找了東交民巷派出所所長,該所長稱:不管我的事。

截止發稿為止,北京警方已刑事拘留李紅、李春華、姜成芬等5人達一周,但因違法辦案,擔心事後遭追究,警方始終拒絕出示書面手續。

 

21/3/2014 [六四天網] 天安門撒傳單 浙江奚冬菜行政拘留轉刑拘

浙江省天臺縣訪民奚冬菜的女兒稱,我媽媽3月6日前往天安門金水橋散發冤案材料,卻被北京的那些“好”員警帶走【兩會第四日 天安門周邊直播】,3月7日下午4時左右,我媽媽與我爸爸通了電話,告訴我爸爸她已經被天臺的黑幫帶走,並且已被關押在天臺茅園一帶的拘留所裡。在媽媽被關押期間,爸爸曾去看望過她,那時媽媽還在拘留所裡。直至3月16日下午,我媽媽來了電話,讓我爸爸第二天去接她。

3月17日上午,我爸爸從早上七點一直等到九點半,也不見我媽媽人影。不見媽媽,爸爸也急,他想拘留所的看守人詢問,看守人說讓我爸爸下午三點半再來。我爸爸擔心媽媽,下午不到一點就趕向了拘留所,好不容易捱到了三點半,卻連媽媽的人影也不見半分。我爸爸再一次向看守人詢問,而那看守人卻說人早已放出。我爸爸不信,在拘留所門口守了一天,而我媽媽卻像是石沉大海,就這樣毫無原由的失蹤了,杳無音信。

經過多方打聽,重視得知了媽媽的去向,她已經被轉移到看守所去了,是被刑拘了。只是我想不明白,為什麼刑拘了我媽媽卻連法律文書都沒有呢?不但如此,也不見有人來通知家屬,並且,那所謂的拘留證,又去哪兒了呢?

 

21/3/2014 [權利運動] 湖南訪民黃素娥“兩會”結束依然被囚家庭監獄

湖南婁底新化縣上梅鎮訪民楊晴華致電權利運動:母親黃素娥因為“兩會”逃離被鐵絲封門的家庭監獄,被政府官員劫持後囚禁“工會賓館”黑監獄7天,現在又被限制在家庭監獄。據瞭解,2014年2月28日,楊晴華的母親在長沙火車站侯車室被信訪辦人員強行拖回家,並強搶走身份證,實施24小時被監控,家門還被用鐵絲封鎖,出門就會遭到毆打。3月11日,在北京上訪的楊素華被當地鎮信訪辦人員強拖回新化上梅派出所,其妹妹得知消息後趕到派出所,結果被拳打腳踢一頓後被拖至一小屋強行脫衣服進行搜身,搶走手機,銀卡等。

 

21/3/2014 [六四天網] 趙國莉呼籲釋放天網三名記者等維權人士

中國天網人權中心三名公民記者王晶、柳學紅和刑鑒被扣以莫須有的“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六四天網三記者北京遭刑事拘留】,這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天賦人權,為了捍衛民主、法治、人權、公平正義何罪有之?這違憲違法的處罰,是濫用職權踐踏法律、踐踏人權,與習近平總書記的憲政中國夢背道而馳!。

“尋釁滋事罪”的定義《刑法》規定得清清清楚楚,但就是這樣的罪名都落在了北京人權活動家曹順利身上,以致被迫害“病故”,英年早逝!在依據《憲法》、《刑法》等規定的上訪維權公民中多是以此處罰真正的違法犯罪分子的“尋釁滋事罪”給予迫害;其典型的案例:廣州被拆遷戶周建斌、李小貞夫妻就以此罪被判一年三個月冤獄!行政官僚腐敗分子濫用職權製造冤假錯案,製造人權災難!中國上訪維權人士和民主異議人士的命運每一個都有可能是下一個被政治迫害“病故”的北京人權活動家曹順利女士,但願曹順利女士的悲劇不要再重演!為了人權付出生命的曹順利女士永遠活在我們心中!

請求依據《憲法》、《刑法》等國家法律法規規定,立即釋放中國人權天網三名公民良心記者和以下蒙冤維權人士!以維護法律的尊嚴!真正實現習近平總書記的中國憲政夢!

朱虞夫、楊天水、劉曉波、陳啟棠、周勇軍、張林、趙長青、李必豐、郭泉、劉賢斌、許志勇、陳衛、胡體和、徐金翠、兌軍勇、鞏進軍、張桂花、李依乾、楊秀瓊、劉曉芳、丁桂真、姜成芬、李紅、李春華、王汝蘭、劉文美、陳中啟、孫成亮、李英之、金慧玲、常衛雲、孫愛雲、張翠花、劉紅霞、馬勝芬等政治異議人士與維權人士

 

21/3/2014 [六四天網] 遼寧維權人士林明潔刑拘38天取保侯審

2014-03-20 晚22時45分,遼寧瀋陽林明華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今晚22時,我弟弟林明潔【遼寧維權人士林明潔已刑拘37天】在刑拘38天后,由家屬取保侯審後回家。

2月10日晚,遼寧維權人士林明潔在瀋陽市居所的樓下被鐵西區公安分局帶走後,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刑事拘留,羈押在瀋陽市第一看守所。

 

 

21/3/2014 [維權網] 徐永海:一些出獄的教案蒙難者依舊在苦難中

王春豔姊妹,在她被關在北京第一看守所期間,由於她這個監護人被關押,其患精神病的弟弟王亞新,在此期間走失、死亡,屍體被發現在高速鐵路的軌道旁。王春豔的侄女(王亞新的女兒)——8歲的王楠永遠失去了父親。這一段時間,王春豔一直在忙碌她弟弟的事情,希望能夠得到妥善的解決。可是王春豔是處處遇到艱難,至今她弟弟死在高速鐵路一事還沒有得到應有的解決。在此,望大家給予關注、關心、幫助。王春豔曾在電話中述說到,一想到她8歲的侄女王楠,她就經不住的痛苦萬分,至今王楠還不知道父親去世這件事,但是還能瞞孩子多久呀。8歲的孩子永遠地失去了父親,孩子以後如何生活呀。在此望大家關心、幫助一下小王楠。(在這裡將王春豔的妹妹王春梅的一個帳號公佈一下,他們確實需要幫助,尤其是小王楠。0200000801005377832,戶名:王春梅,開戶行:中國工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南苑支行)。王春豔電話:15810046477;她的妹妹(王春梅)的電話:18810011322。

“2014北京(通州梨園)聖愛團契教案”,我們13名肢體被關進了看守所,雖然我們陸續地都出獄後,可是其中一些肢體為此依舊在苦難中。在兩天前,在北京的教案蒙難者徐永海、于豔華、楊秋雨、康素萍有過一次相聚,相聚的還有劉鳳剛牧師、王玉琴姊妹等。在相聚時,劉鳳剛牧師特意為我們“2014北京(通州梨園)聖愛團契教案”蒙難者祈禱,為那些依舊在苦難的蒙難者祈禱。在此,我們請求主內肢體們,為那些依舊在苦難中的教案蒙難者肢體祈禱! 照片2:楊秋雨、康素萍、于豔華、徐永海

 

21/3/2014 [維權網] 杭州訪民拘留所外高喊“打倒貪官”,胡慧芬公安廳上訪被拘留(圖)

3月19日,杭州訪民王麗民、梁麗婉、陳美佳、葉紅雲、馮國君、陸鳳英、蔣愛鳳、裘玉梅、徐彩鳳、汪玉芬等三十多人到余杭區拘留所迎接被拘留十天的朱彩花。朱彩花出來後,大家合影留念。拍完照,訪民們高呼“打倒貪官”、“打倒腐敗”的口號,群情激昂。這時守候在那裡的公安機動隊立即出動,驅散訪民。同一天,西湖區訪民陳蓮玉也從杭州市拘留所釋放,陳玉泉、沈炳炎、謝志芳等近二十人前往迎接。3月9 日與陳美佳一起從杭州拘留所釋放後被該所副所長陳鴻雁和主任科員張麗芳夥同地方維穩人員罩上黑頭套綁架到臨安青山湖黑監獄的胡慧芬,3 月1 8 日到浙江省公安廳上訪,被警號為000719的員警打傷胳膊,後又被警號為013552、113160的員警口頭傳喚到小營派出所,19日作出了行政拘留十天的處罰決定。3月20日上午,陳美佳等七人到杭州拘留所去看望胡慧芬,但拘留所不讓探視。副所長陳鴻雁說,這是派出所說的,胡慧芬不能探視。

 

21/3/2014 [維權網] 上海維權人士迎接被行拘獲釋的唐建中等人(圖)

3月17日上午9時許,上海15名維權人士前往浦東新區拘留所迎接兩會期間到北京舉報控告上海官員腐敗行為而遭上海當局行政拘留10日獲釋的唐建中、范建江(常用名:阿剛)和王翠鳳(王翠鳳被拘留5日)。大家在拘留所門前為唐建中、范建江、王翠鳳呐喊聲援,抗議執法者長期迫害財產被搶的老百姓,抗議執法者為利用權力搶老百姓土地房屋的搶劫團夥保駕護航。

 

21/3/2014 [權利運動] 上海訪民到拘留所迎接向“兩會”提案的孫洪琴凱旋

從北京被截持回到上海的維權上訪人孫洪琴女士,因為在今年“兩會”期間連續兩次到人民大會堂給代表遞送《拯救中國法治》建議書提案,而被上海閘北分局芷江西路派出所員警強行送進了上海市拘留所處以10天的行政處罰。

=====================================================================

訪民訴冤

21/3/2014 [民生觀察] 伍立娟:派出所可以隨時邀請訪民去“坐一會”嗎?

我是湖北省潛江市工行伍立娟,因為不簽字下崗,上訪多次不解決任何問題,只有打壓與勞教,拘留看守等政府花了銀行上千萬穩穩費,不管事只關押人,他們執法犯法卻沒有人制裁他們,請問這些穩穩費花那裡去了?在位於潛江高場鎮法制教育中心“學習”至今不給結業證,在潛江市法制教育中心學習過的潛江訪民還有周磯農場的彭峰,還有劉愛香與她70多歲的媽媽,和余桃珍、謝書珍、余金貴 、張德安等。今天中午在12.40左右我社區派出所來了兩位民警沒有穿工作服,前來瞭解我的情況,很熱情的邀請我去派出所【坐一會】[聊下天]。

21/3/2014 [民生觀察] 被以“污辱國家領導人”行拘的成懷山案今開庭

曾因在三中全會期間,在網上發言說“七匹狼在開會商量怎麼吃羊”,而被昆山警方以“污辱國家領導人”處以行政拘留十天的昆山公民成懷山,訴昆山巿公安局行政處罰案,於今天上午十點在昆山巿法院第十三法庭開庭。本工作室今天下午電話聯繫了成懷山先生,他告訴本工作室說,今天的庭審“很精彩”。開庭前,有很多網友到場圍觀,警方派出了大量警力維穩,有兩名網友的手機被扣,後來在大家強烈要求下警方給予了退還。警方領導也致電他,說了一些類似“現在是非常時期開庭時期,要儘量把本案的影響縮小……”等話語,要求他配合維穩。

21/3/2014 [六四天網] 福建遊志源房產案上訪12年無果

72歲老人游志源,福建省福清人,住漁溪鎮中心街249號,合法擁有父母張宋仔妹房產,位於漁溪鎮中街249號座西向東房屋,臨街店面樓上樓下及中間廚房一間上有通往樓上樓梯。這是自1964年購得後一直使用至今,已達40多年時間,有融契字第65-021號斷店契為證。是受《物權法》保護的合法房產。並經(1995)融漁民初字第144號《民事判決書》審理判決認定的正確判決。

21/3/2014 [權利運動] 陳茜:搶劫、監控、與員警

今天上午十一點多鐘;成都市金牛區陳茜來到人民北路街道辦事處找到負責分管維穩劉英書記的辦公室,向他求證關於門衛大爺說的:我家住所的樓上樓下都有探頭監控器,劉書記說:陳茜對這個監控器的事你不要多心、我們現在整個社區到處都安得有,我說安監控器安在我家門口恐怕是有針對性的了,我只是一個遭受非法強拆十八載至今未安置補償的一個維權人。

21/3/2014 [維權網] 兩會期間河北20余維權訪民在石家莊拘留所絕食(圖)

每年的全國兩會都被訪民稱為“劫日”,因為每年的兩會都會有大批的訪民被無辜關押,河北大批維權訪民就在今年的兩會期間被關押進拘留所。為了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有20多人在拘留所集體絕食,以抗議公權力的濫用,抗議非法拘留,抗議政府腐敗。

兩會召開期間,河北維權訪民鮑潤蒲、邢勇成、張翠磊、張淑珍、張茂榮、王軍平、賈鳳青(名單還在統計中)等幾十人被陸續從北京抓回,統一的“罪名”是擾亂公共場所秩序,非法拘留10天。
21/3/2014 [六四天網] 河北李秀芹指警方違法辦案

21/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中共中央通知: 禁止“攔卡堵截”上訪人員

中共中央日前發出規範信訪工作的通知,禁止違法限制或變相限制上訪人員人身自由的行為,將涉及法律訴訟的上訪納入司法體系解決。但是,有中國維權人士認為,僅靠發通知禁止關押訪民,不可能解決司法腐敗,民眾不信任司法制度的問題。

21/3/2014 [德國之聲] 信訪制度再“改革”:有冤更難訴

中共當局日前發佈一個關於信訪制度的改革意見,中國公安部也要求各地公安機關不得限制正常信訪活動。德國之聲就此訪問一些訪民和維權律師,他們表示維穩為主導思想的該項制度,訪民冤情更難申訴

21/3/2014 [權利運動] 中央發文杜絕非法堵截信訪,鎮江訪民進京控告暴力截訪

2014年3月19日中共中央正式出臺《依法處理涉法涉訴信訪問題的意見》,稱堅決杜絕攔卡堵截正常上訪人員的不法行為。對此,“兩會”期間遭到暴力截訪的江蘇鎮江訪民等人再進京,決定到法院起訴地方政府濫用職權實施暴力截訪的不法行為。

21/3/2014 [維權網] 成都訪民維權「簡報」第五十期

=====================================================================

新疆及少數民族問題

21/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Uyghur Representative Speaks Out Against Discriminatory Policies

Uyghur delegates to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arrive for the opening session of its annual meeting at the Great Hall of the People in Bejiing, March 5, 2014.

A Uyghur Muslim leader and delegate to China’s top political consultative body has voiced rare public criticism of religious restrictions and employment discrimination in the restive northwestern Xinjiang region, drawing praise from fellow members of the ethnic minority.

21/3/2014 [紐約時報] 把我知道的新疆說給你聽 (王茜)

昆明火車站暴力襲擊事件發生後,人們在網路上發洩著自己的憤怒、不滿和惶恐。我好像又看見兩年多前那個不安的自己——彼時我的家鄉新疆喀什市內連續兩天發生暴力恐怖襲擊,事發地距我家僅半個小時路程。作為一名在新疆喀什出生,直到高中之前一直在那裡長大的漢族人,很早以前,就有朋友問我,為什麼新疆會出現如此頻繁的暴力恐怖襲擊?

[新疆社會科學 2001.02/03] 維吾爾人伊斯蘭化史 (陳國光)

西元1644年,清統治者入主中原,以北京為首都建立了清朝中央政府,乾隆二十四年(1759),清朝在征服準噶爾之後,進而清除了南疆大小和卓的封建割據勢力,統一了新疆。清朝對全國的直接管轄,表明中國古代統一多民族國家發展過程的完成。清政府為維護政治局面的統一和社會秩序的穩定,對民族、宗教問題採取“修其教不易其俗,齊其政不易其宜”的基本政策,允許新疆各民族穆斯林保持其伊斯蘭教信仰、風俗習慣和正常的宗教生活。新疆地區伊斯蘭教的發展從此進入一個新的歷史時期,本文即敘述維吾爾族中的伊斯蘭教情況。

21/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滯泰二百多疑維人身份未明

泰國外交部向國際組織提出,協助照顧及鑒定二百多名疑似維族偷渡者的國籍身份。該批人士自稱土耳其人,土耳其大使館正核實他們的身份。中國大使館呼籲,不應急於將該批偷渡者遣送第三國。

21/3/2014 [博訊] 南蒙古巴黎宣言

南蒙古巴黎宣言就是3月17日,在巴黎屆中國共和黨成立大會聚集的南蒙古人共同倡議召開南蒙古世界大會為內容。倡議人是,特木奇勒圖,王龍蒙,吉日嘎拉,陶迪,莫日根德力格爾,布宏夫的六個南蒙古人。

宣言全文:

目前南蒙古,蒙古語言文化面臨消亡,傳統價值觀和草原生態遭到了毀滅性的破壞,蒙古人面臨著有史以來最嚴重的生存危機。

近一百年來南蒙古人救亡圖存運動持續不斷,從未消失,如今隨著南蒙古人逐漸去向世界,關心南蒙古命運的組織和團體個人日益增加,為了增強和擴大我們的影響和力量,各個組織之間相互的勾通和協調顯得尤為重要。因此,現在我們聚集在法國首都巴黎,共同倡議從2015年開始定期召開南蒙古世界大會。

一,南蒙古世界大會以探討,研究和解決南蒙古問題為宗旨。大會歡迎所有關注南蒙古問題的團體組織和個人參加,給大家提供發表意見和交流的平臺,並為不同意見的交流和協調提供方便。

二,大會期間將邀請國際媒體採訪,一併第一時間轉遞網路,供所有關注南蒙古命運的人更深入地瞭解南蒙古問題。

三,南蒙古的定義是,她並不局限於今天所謂的”內蒙古自治區”,而是包括現今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所有蒙古人聚居的地區。

四,南蒙古世界大會定期每年召開一次,特殊情況下可以提前或推後。

 

21/3/2014 [網文] 『對話』亞洲首映 +『中國獨立紀錄片研究會』籌備啟動 導演:王我

RT @zengjinyan   『對話』亞洲首映 +『中國獨立紀錄片研究會』籌備啟動

=====================================================================

群體事件

21/3/2014 [博訊] 青島平度征地:村民被潑汽油燒死!

朱孝頂律師: 圖片血腥,慎入! 平度又發血案!!!!!!!!!!!!!!村民被潑汽油燒死!平度杜家疃村被違法征地,村民被迫自己組織二十四小時看住自己地,可在今天淩晨1點多鐘在看地的篷子裡被放火燒死一位村民,另兩位村民大面積燒傷!!

 

21/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工業污染損健康 內蒙、湖南村民抗議

3月18日,內蒙古金泉村村民堵路示威,抗議工業園污染環境。當局出動大批員警驅趕,有村民被打傷倒地。陸環境污染問題越來越受到民眾重視。內蒙古及湖南省,分別有村民為抗拒工業帶來的污染,採取集體行動方式維權。內蒙古過百村民堵路遭大批員警驅趕,八名村民被打傷或被拘留;而過千名湖南村民,則遊行要求工廠停產,避免危及村民的健康。

 

21/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當局填墳奪地開槍恐嚇抗議村民

3月19日,海南五指山市出動過百員警及城管,到昌沖村強行推平村民的祖墳。昌沖村村民試圖攔阻時發生衝突,有村民受傷。此後連續兩日,昌沖村村民到市政府外請願,要求釋放被拘留的村民。

21/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千人護地四百拆遷軍無功而退2014年3月19日,河南省鄧州市裴營鄉大丁村,遭到四百政府人員入村強拆徵地。大批村民包圍場阻止。也有被強拆的大丁村村民被政府人員抬出屋外。裴營鄉政府,週三派來警員、城管、流氓等共四百多人進入大丁村,欲對村內民房逐一強拆。村民丁女士接受本台訪問時指,全村千多名村民,都走出來與警方對峙,期間警員曾對反抗村民作武力驅散,有兩名村民因此被打傷。雙方僵持不下,由於村民人數眾多,亦堅持不散去,政府無從入手,於是撤退。

21/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沃爾瑪兩店停業 員工不滿賠償抗議

安徽省馬鞍山市兩家沃爾瑪超市門店,週四(20日)停止營業,有員工不滿公司的補償安排,週三在店內維權抗議,遭到特警驅散,數名員工被帶走。

 

21/3/2014 [非新聞 ‏@wickedonnaa] 清平鄉政府出動數百特警、民兵鎮壓堵路維權的村民

3月19日,四川省綿竹市清平鄉,政府出動數百特警、民兵鎮壓堵路維權的村民,抓捕40餘人,打傷20餘人,致使一名孕婦流產,兩人重傷。因採礦場返還給村民的補償款被政府貪污,村民從3月9日開始堵路抗議。


21/3/2014 [推特] 巴丟草漫畫【日常巡邏】

巴丟草 ‏@badiucao漫畫【日常巡邏】3月16日,中國公安部消息:中國員警將在中國各主要城市採取 #武裝巡邏,重點加強對車站、碼頭、機場、地鐵、學校、醫院戒備。相信畫中的場景不日就將在街頭重現。 #維穩 #致敬Bansky #八九六四

=====================================================================

災難寶寶

21/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中國10省市22女律師為“被喂藥”幼兒家長提供法律援助

中國西安、吉林、湖北等地近日出現幼稚園違規給幼兒服用處方藥事件,引發各界關注。來自北京、河南等10省市的22名女律師日前組成志願團,義務為“被喂藥”受害幼兒家長提供法律諮詢和幫助。律師團透露,有家長懷疑有藥廠在利用幼兒進行藥物試驗。中國官方媒體以西安的兩個幼稚園為例,認為給孩子喂藥的主要原因是為了避免孩子生病,以提高幼兒出勤率。而出勤率的高低,往往與幼稚園及園內幼師的收入有著直接聯繫。但是王宇律師表示, 有家長懷疑,有關藥廠在利用幼兒進行藥物試驗。王律師說:“家長為什麼懷疑?說是給孩子吃藥過程中,學校老師們經常會打電話詢問孩子的用藥期間反應。因為如果僅僅是為了賺錢,他們沒有必要問那麼細緻,所以使得家長不得不懷疑。”

21/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幼兒遭喂藥事件續浮現 3省7幼園涉案

幼稚園學童遭校方喂藥事件不斷擴大,單在湖北省宜昌市已先後增至4間。其中3間幼稚園的家長,週三在各自校區堵路抗議。目前,陝西省、吉林省和湖北省,已分別有7間幼稚園被揭發向學童喂藥。

21/3/2014 [金融時報] 可怕的“罪惡製造業”(老愚)

當生存變成倖存遊戲,你所能做的便只有禱告——當你確認自己還活在中國大陸的時候。陝西省宋慶齡基金會下屬兩家幼兒園喂藥事件,分泌的就是這碗心靈雞湯。這樁舉國嘩然的事件起因於收費與退費的博弈。《陝西省幼兒園收費管理暫行辦法實施細則》規定,“幼兒當月在園天數不足當月法定工作日數一半(含一半)的,按保教費、住宿費繳費額的50%退還規定;超過當月法定工作日數一半的,不退還所繳保教費、住宿費。” “法定工作日數”被定為十天。據南方都市報記者調查,孩子在幼兒園易患感冒、腹瀉等病,若患感冒,至少得歇一周以上,家長就會借機多請幾天假,如此一來,孩子在園時間就達不到法定工作日數,直接的好處便是:省下了1100元左右的學費,以及每天15元的餐費。

21/3/2014 [德國之聲] “藥”兒園背後的醫療體制

一連串“幼稚園喂藥”事件是中國藥物濫用的最新事例,“醫藥一家”的醫療體制被認為是導致這種現象的重要原因。

21/3/2014 [大紀元] 東莞丐幫驚人內幕:幼童砸斷腿喂安眠藥

廣東省東莞市近日被媒體曝光出現丐幫,多年來使用人為製造重度殘障等殘忍手段逼人乞討,將幼童的腿打斷並喂服強力安眠藥,而警方對此視人命如草芥之舉置之不理。有廣東學者向大紀元表示,這是中共多年流氓統治導致的社會毒瘤,黑幫亂黨,警匪一家,道德淪喪,唯利是圖,共產黨專制不結束這種現象也不會停止。

21/3/2014 [騰訊財經] 中國空氣污染危及嬰兒大腦發育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和重慶醫科大學在重慶市銅梁縣進行了一項研究。2004年,當地一家燃煤電廠關停。研究人員發現,相比電廠關停後出生的嬰兒,那些母親曾暴露在環境污染中的嬰兒的臍帶血中某一蛋白質明顯過低,而這一蛋白質對于兒童的大腦發育至關重要,導致這些兒童在兩歲時接受的測試中表現出較差的學習、記憶能力。哥倫比亞大學學者唐德良表示:“當我們比較電廠關閉前後出生的兩組嬰兒時,我並沒有意料到會出現這麼明顯的區別。這也顯示出環境政策會對當地居民產生多麼大的影響。”

=====================================================================

守護台灣

21/3/2014 [台灣好生活電子報] 青年佔領立院三夜,院會延期總統會商

Photo: 為台灣民主守夜</p><br />
<p>根據台灣「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報道,台北濟南路、青島東路上皆占滿人潮 (上圖)。群眾席地而坐,並相互傳遞飲料、食物、暖暖包、雨衣等物資。雖然今夜臺北非常寒冷,但是人數卻是三天下來最多的一晚。</p><br />
<p>另外,超過五千名左右反對黑箱服貿的群眾聚集在成大南榕廣場 (下圖),他們提出三提聲明,要求程序正義,反對黑箱服貿;要求對等互惠,反對不平等合約;正視民間意見,還我公民權利。而成大法律系教授與學生從位於小東路的力行校區步行到南榕廣場參與活動。</p><br />
<p>圖: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21/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臺灣民眾佔領立法院行動熾烈

臺灣民眾佔領立法院的行動進入第三日,參與人數持續增加,在立法院外聚集的民眾多達數千人。佔據議事廳的學生下達最後通牒,要求總統馬英九公開道歉。民進黨亦舉行國際記者會,要求重新審議兩岸服務貿易協定。身在臺灣的前六四學運領袖王丹和吾爾開希,清晨到立院探望示威的學生。

21/3/2014 [美國之音] 記者手記:夜訪淪陷臺灣立法院

佔領臺灣立法院的學生抗議活動,星期四從白天持續到淩晨,在雨中和低溫下徹夜進行。前臺灣副總統呂秀蓮以及天安門運動學生領導人之一的吾爾開希等社會知名人士陸續到場聲援。與此同時,臺灣總統馬英九星期五上午將召開跨院會議,研應危機處理方式。

Embedded image permalink

=====================================================================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