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2014 呼籲國際關注曹順利之死,要求徹查真相。要求釋放所有中國在囚良心及人權捍衛者

釋放內蒙政治犯哈達 20/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哈達妻致函習近平籲釋放 … 繼續閱讀 →...

釋放內蒙政治犯哈達

20/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哈達妻致函習近平籲釋放丈夫 哈達囚禁處首次曝光

出獄多年但仍被囚禁的內蒙古異議人士哈達的妻子新娜,日前致函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就丈夫刑滿釋放後繼續遭到法外羈押已三年多,呼籲國家領導人立即釋放哈達,並對肇事者立案調查,追究決策者的刑事責任。本台獲得多張照片,囚禁哈達三年多的建築物首次曝光,另一張照片則是新娜站在公安的監視器下。 圖片: 內蒙古異議人士哈達的妻子新娜和兒子威勒斯。

 圖片:新娜的家門口到處是攝像頭。

新娜給習近平先生的公開信

習近平先生:

您好!

十九年前(1995,12,10),我丈夫哈達因民族問題被內蒙古當局以”分裂國家和間諜”的罪名重判十五年並關進監獄。我不僅是哈達的妻子,還是一所中專學校的政治教員,便用法律武器為丈夫喊冤叫屈:代他寫上訴材料,給相關部門寫申訴信,希望能引起各方關注,以求公正。多年來,我的呼籲從未間斷,為此內蒙古當局對我的打壓在哈達入獄的十五年間也從未停止,我還為此兩次被抓,在看守所裡被羈押了三個多月。

2010年12月3日,在我丈夫哈達刑滿釋放前夕,我又被內蒙古當局以”非法經營”的罪名再次被抓,我們一家賴以生存的書店也再次被封,我兒子威勒斯在我被抓後在網上給時任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寫公開信抗議並向外界透露”父親出獄前母親又被抓”的消息也被抓起,編造的罪名竟然是莫須有的”非法持有毒品”。我們母子倆在看守所裡被關押一年多後雖相繼獲釋,但至今仍受到當局的多方掣肘,公安如影隨形,猶如獄外囚徒。

2010年12月10日哈達本該刑滿釋放,但當局又以”剝奪政治權利”為由,再次關押他四年。稍有點法律常識的人都知道:剝奪一個人的政治權利並不等於剝奪其自由,所以當局的藉口是站不住腳的,哈達刑滿不釋放是非法拘禁的犯罪行為。

一晃時間又過去了四年,現在是2014年春,哈達被非法拘禁又快四年了,他前後已坐了十九年的大牢。十九年過去了,厄運並未結束且蔓延至今波及妻兒,以前只是給哈達一人治罪,現在不僅我被誣為”非法經營”被”判三緩五”,我兒子威勒斯也被誣為”非法持有毒品”被免於起訴”,我們一家三口全被誣為罪犯。

這就是改革開放三十多年後內蒙古當權者所導演的一幕慘烈悲劇!這也是對依法抗爭的蒙古人所進行的令人髮指的迫害!!這更是對中國少數民族人權的粗暴踐踏!!!

在此,我懇切向您呼籲:---

一,及早結束對我丈夫哈達的非法拘禁,並追究其決策者的刑事責任;

二,立即停止對我們母子倆的政治迫害和司法誣陷,推倒強加於我們頭上的一切不實之詞,還我們的清白,對迫害和誣陷者立案調查;

三,嚴肅處理內蒙古政法系統的違法者,徹底肅清內蒙古在民族問題上的左傾餘毒,堵死投機者利用民族問題快速升遷的捷徑。

從我們一家三口的悲慘現狀,便可窺見內蒙古所謂”民族問題”的真相,再放眼遠望,新疆,西藏的”民族問題”更是慘不忍睹。其實,多年來中國共產黨在民族問題上的左傾餘毒一直沒有肅清,錯誤主張佔據了主導,所以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民族矛盾反倒日趨激化,這才是問題的實質,也是不爭的事實。

回眸過去,五十年代初,您父親習仲勳主政西北局時對少數民族採取的平等,寬鬆政策,至今還被少數民族同胞津津樂道,可惜這一歷史局面只是曇花一現,後來隨著階級鬥爭為綱的激進思維得勢,民族政策也走向歧途。經過文化大革命,民族矛盾更加惡化。八十年代初,改革開放初期,胡耀邦總書記在民族問題上大膽撥亂反正,提出了一整套方針政策,就是為了緩解以致收拾極左路線造成許多尖銳矛盾的爛攤子,廣大少數民族同胞也同樣拍手稱快,遺憾地是隨著胡的下臺,他在民族問題上的許多正確主張也煙消雲散。

我真心希望您及新一屆黨中央能正視中國的民族矛盾,珍視習仲勳,胡耀邦等老一輩政治家的政治遺產,反思歷史,深化認識,糾正錯誤,改弦更張,不要再走鎮壓禁錮且被實踐證明是走不通的老路了。

民族問題說到底是個人心向背的問題,今天中國民族矛盾的激化,也不是”一日之寒”造成的,在民族問題上說千句空話,不如幹一件實事,是非公道自在人心。”民族分裂”和”恐怖分子”並非是少數民族的專利,把激化的民族矛盾歸結為敵對勢力和翻牆軟體,更是自欺欺人的無稽之談。頂層設計者不應是政治低能兒,鎮壓愈強,反抗愈大,積怨愈深。就我而言,我根本不服對我們一家三口的定罪,更藐視無視法律的”國保”,相信未來,依法抗爭,恐嚇根本嚇不倒已具備現代意識的少數民族大眾。統治者對噤若寒蟬的弱小民族,常懷惻隱之心才是上策。

現在,真該是當權者深刻反思中國共產黨民族政策嚴重失誤的時刻了!!!

蒙古族公民: 新娜

2014,3,18。

20/3/2014 [SMHRIC] Hada: “Ready to sue the authorities”, Xinna: “Ready to go to jail again”

On March 18, 2014, the Southern Mongolian Human Rights Information Center (SMHRIC) had a rare phone interview with the wife, Ms. Xinna,  and son Uiles, of the prominent Southern (Inner) Mongolian political prisoner, Mr. Hada. Hada remains imprisoned for more than 3 years after completing his 15 year jail sentence in December 2010. This is SMHRIC’s first interview with family members of Hada since February 2013. Both Xinna and Uiles are still under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residential surveillance”, a form of house arrest. Their freedom of movement and freedom of communication are strictly limited. They are given very limited and sporadic access to phone communications with outsiders, and no access to the Internet. Their every single movement is closely monitored by three sets of surveillance cameras around the clock. According to mother and son, Hada is suffering from poor health and depression in a “black jail” of suburban Hohhot. He remains defiant and is still determined to sue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if he is released on the grounds of illegally imprisoning him and then placing him under extrajudicial detention.

=====================================================================

國際關注曹順利之死,聯合國要求徹查真相

20/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律師請警方公開曹順利死亡資訊 中國民間為曹設立紀念日

曹順利的律師王宇週三向本台表示,已經展開相關追責的行動,但有關方面還未對律師提交的“資訊公開”進行答覆。王宇說:‘現在曹順利的遺體一直在醫院放著,還沒有挪走。至少要知道死因,到底是怎麼死的。看守所導致了她非正常死亡,我們要追究相關人員的責任,現在已經遞交了“資訊公開”給看守所以及公安局。到現在為止還沒有得到答覆。預計答覆應該也是認定“違法”。我們之後也會提起相關的行政訴訟,我們也希望有關方面能夠正面積極主動的回答問題。“
Collecting signatures:Recommend UN and EU to establish an independent commission of inquiry on the death of Cao Shunli
連署:強烈建議聯合國及歐盟人權委員會就曹順利之死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English\Chinese)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xOzmWVaT8G_5xCMK0S-n7yTkwQXRc4Wfi612bmWZDCc/viewform

Please sign for Recommend UN and EU to establish an independent commission of inquiry on the death of 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 Cao Shunli, This letter has been sent to UNHCR and EUCHR:

[此信已經發給了聯合國及歐盟人權委員會,現在徵集簽名以提高他們對此提議的重視。我們不相信中國共產黨政府會公佈曹順利死亡背後的真相,所以請你簽名向聯合國及歐盟施壓]

Remembering Cao Shunli at Chinese Embassy

我們寫這封信來表達我們的憤怒,沮喪和悲傷。中國人權衛士曹順利女士于2014年3月14日在醫院去世。在被拘留的半年中,她沒有給獲得適當的醫療照顧的幾個月。2013年9月,當曹順利準備登機前往瑞士參加一個聯合國的人權培訓計畫時被失蹤,隨後被關押。多年來,曹順利曾遊說更多的民間人士要求參與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普遍定期審議”中關於中國人權報告的起草工作。

知難而進 – 騷擾,逮捕和監禁 – 曹順利繼續依靠聯合國系統,以試圖改善中國的人權狀況。隨後,她被於2013年9月14日拘留。報導很快就顯示出曹順利的醫療條件,以及她急需就醫的事實。在聯合國人權專家發表公開聲明表達對曹順利病情的擔憂時,2013年10月16日,中國政府正式回應說,她沒有嚴重的健康問題,並享有恰當的醫療照顧。中國政府在故意欺騙聯合國的同時,繼續扣留曹順利,拒絕其律師保外就醫的申請,並拒絕給她足夠的醫療照顧。她被以這種方式——謀殺懲罰的唯一原因,就是因為她要求參與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普遍定期審議”中關於中國的人權報告的寫作。令人驚訝的是中國現在卻是該人權理事會的成員。

此前已經發生過多起類似的人權工作者在被中國當局關押的過程中被虐待致死的案件,如李旺陽、力虹等。在這種情況下,中國政府沒有進行獨立和公正調查,公佈他們死亡的具體情況。有鑑於此,我們不相信中國政府會真正公佈曹順利的死亡背後的實際情況。我們在此向聯合國和歐盟強烈地呼籲,要求聯合國和歐盟向中國共產黨施壓,要求中國共產黨同意設立獨立調查特別委員會,以調查這些情況,包括處理曹順利的政府工作人員、秘密員警,以及所有相關醫護人員,拘留看管她的工作人員等。我們進一步呼籲聯合國和歐盟繼續監督中國對待監獄裡的其他人權工作者的狀況,特別是那些需要醫療照顧的。

20/3/2014 [滕彪] 曹順利死因未明 辯護律師到港說明案情最新進展

律師們亦要求:

1. 成立獨立調查團,查明曹順利女士具體死亡原因,朝陽看守所、北京公安局、外交部等部門回避此案的調查;

2. 追究參與迫害並導致曹順利女士死亡的所有責任人之刑事責任;

3. 中國政府就迫害曹順利女士致死一事向全國民眾公開道歉;

4. 中國政府應該採取切實措施遵守聯合國關於保護人權捍衛者的基本準則;

5. 民間將每年3月14日設為“中國人權捍衛者日”;

6. 聯合國向因為參與國際人權機制被遭報復致死的曹順利致哀。

2014年3月19日

20/3/2014 [參與] 曹順利的搭檔劉曉芳被刑事拘留(附錄:視頻)

2013年8月曹順利在外交部接受採訪時的一張照片,這也是她被抓之前最後的一張照片。

據胡佳推特消息: 現已查明,曹順利的搭檔劉曉芳(Liu Xiaofang)女士于2014年3月11日被北京市公安局海澱分局刑事拘留,現羈押于海澱區看守所。具體罪名不詳。我們判斷她與曹順利的“尋釁滋事罪”一致。當局旨在報復劉曉芳過去9個月在外交部請願及為曹順利奔走呼籲。

20/3/2014 [UN] Activist’s Death Questioned as U.N. Considers Chinese Rights Report

The 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 in Geneva was expected to adopt a Chinese government human rights report on Wednesday, five days after the death in custody of a prominent rights advocate who had pushed, unsuccessfully, for citizen input in the report.

Cao Shunli, the rights activist, had taken part in two months of low-key protests outside the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in Beijing starting last June, calling on the government to reveal how it compiled its rights report to the United Nations, known as the 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 and to allow the public to contribute to the report.

“There are very big problems in the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system,” said Teng Biao, a lawyer who said he had represented Ms. Cao. Speaking from Hong Kong, where he is a visiting scholar at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Mr. Teng said China’s presence on the Human Rights Council reflected the “very limited” usefulness of the organization in improving rights in China.

20/3/2014 [UN] 致命報復:聯合國專家對導致中國維權人士曹順利死亡的事件表示痛惜,並要求予以徹查

專家們敦促中國當局立即調查導致曹女士死亡的情況。專家們表示:“曹女士的死亡是一個悲慘的例子,是由中國將人權維護者的活動列罪入刑並對其施加報復造成的。民間社會活動人士因為和平且合法地與聯合國及其人權機制互動而付出生命代價,這是斷然不能接受的。”

20/3/2014 [UN] Deadly reprisals: UN experts deplore the events leading to the death of 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 Cao Shunli, and ask for full investigation

20/3/2014 [Reuters] EU, U.S. denounce China’s arrests of activists

The United States and European Union (EU) accused China on Tuesday of using arrests and harassment to silence human rights activists, also voicing consternation at the death in custody of a prominent dissident. During the debate at the U.N. Human Rights Council, China’s delegation responded that Cao Shunli had died in hospital last week of tuberculosis and that the Chinese people enjoyed the right to freedom of expression.

20/3/2014 [美國之音]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辯論中國人權

中國星期三批評聯合國就其人權記錄進行辯論,並堅稱剛剛在獄中去世的一位知名人權活動人士患病期間得到妥當救治。美國和歐盟星期二指責中國當局用關押和騷擾等手段壓制人權活動人士。他們還對人權活動人士曹順利在被關押期間死亡感到震驚。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星期二在瑞士日內瓦舉行的會議上,罕有地出現針對中國的批評。西方國家和活動人士借當日會議議事日程繁雜,對中國人權狀況提出批評。

20/3/2014 [NOW] 歐美批評中國拘禁騷擾維權人士

代表歐盟發言的希臘常駐聯合國代表,對曹順利的死感到震驚,指曹順利只是中國眾多維權人士被捕受審、軟禁、家人被騷擾的個案之一。好像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法律學者許志永、維吾爾族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都是因和平爭取公義、維護少數族裔權益成為階下囚。

美國代表在人權理事會上亦批評中國政府,越來越多以拘留、騷擾、強逼失蹤這些方法,對付以和平方式挑戰官方政策的人,又加強控制互聯網、審查傳媒、限制宗教自由,尤其在西藏及維吾爾地區。

20/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美國和歐盟批評中國打壓人權活動人士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日前就中國的人權紀錄進行辯論。美國和歐盟的代表指責中國當局用關押和騷擾等手段打壓人權活動人士,並對北京人權活動人士曹順利最近在被關押期間死亡表示震驚。有維權人士建議,將曹順利去世日定為“中國人權捍衛者日”。

20/3/2014 [美國之音] 中國人權記錄遭聯合國審查

在中國批駁聯合國指控朝鮮危害人類罪的一份報告幾天之後,北京正在批評一份針對其自身人權紀錄的聯合國調查報告。預計週三在日內瓦的聯合國機構通過的這份報告是聯合國會員國和中國政府之間好幾個月對話的結果。普遍定期審議是聯合國在其他成員國和獨立團體幫助下檢查成員國的人權紀錄的機制。這項調查涵蓋了範圍廣泛的問題。北京在對其自身人權記錄報告的答覆中,接受了204條相關建議,這些建議涉及從扶貧到強化福利制度等諸多問題。但在其他問題上,比如在中國的西藏政策、司法改革和處理政治反對派等方面,當局則拒絕了有關建議。

=====================================================================

人道呼籲

20/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美第一夫人訪華 異見人士家屬希望提人權個案

被重判無期的異見人士王炳章的弟弟、妹妹早前獲准從美國入境到廣東探監。他的家人得知去年6月美國總統奧巴馬曾就王炳章的遭遇向中國方面提出交涉。王炳章的弟弟王炳武告訴本台記者,美國政府做了許多努力:美國做了很多事情,我最近才知道。奧巴馬總統在去年6月向習近平提到王炳章的案子。去年王炳章的女兒到美國國會遊說,國會議員聯名寫信給奧巴馬,讓他提王炳章。

對於蜜雪兒訪華,王炳武也希望她能夠夫唱婦隨,提起王炳章:希望美國第一夫人能夠借由這次機會提王炳章的案子。但是她可能是非官方的訪問,可能不會提很多政治上的問題。

此外,王炳章的女兒王天安為父親的自由四處奔波,週二下午在日內瓦人權會議上,她為父親發言時,卻被中國代表打斷。但包括美國、英國、法國、愛爾蘭、捷克、匈牙利、瑞士、德國代表都站立起身,對王天安表示支持。

20/3/2014 [德國之聲] 民主人士致信歐洲領導人:勿忘人權

3月18日,12位關注和支持中國民主化的人士,就習近平訪歐致信荷蘭、德國、法國、比利時四國首腦,希望他們敦促中國政府接納反對聲音,釋放所有政治犯,並讓流亡海外的異議人士自由回國。

20/3/2014 [紐約時報] 中美第一夫人北京見面談什麼?

白宮表示,蜜雪兒·奧巴馬(Michelle Obama)將於週三開始的中國之行不具政治色彩,它是一次“人與人的交流”,聚焦於兩國對教育的重視。似乎是為了強調這一點,第一夫人的這趟行程沒有記者隨行,她也不打算在中國期間接受採訪。但是,隨著中美兩國在貿易、網路武器、領土主權,以及長期存在的人權問題上的分歧無法消除,以及奧巴馬準備在下周的核峰會上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第一夫人此行的政治色彩幾乎無可避免。

=====================================================================

西藏政治犯

20/3/2014 [西藏之聲] 藏人政治犯介紹獄中政治犯悲慘處境

一位獲釋不久的境內藏人政治犯,以自己親身經歷,介紹西藏政治犯在中共監牢中遭受獄警殘酷毒打和虐待等悲慘處境。

日前從青海省西寧市一座監獄中,獲釋不久的一位境內藏人政治犯,向本台駐印南記者介紹了西藏境內的囚犯,尤其是藏人政治犯們,遭受中共獄警的殘酷毒打及各種虐待等的真實情況。

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藏人政治犯向本台表示,(錄音) 由於在監獄中的一日三餐缺乏營養,嚴重減少食物量,導致大部分囚犯身體狀況極度惡化。他還指,藏人政治犯們在剛進入監獄時,就會被吊起來,如有稍微移動,就會遭受獄警的殘酷毒打。在這之後的兩個多月時間中,每天還得接受“政治教育”的同時,被坐在冰涼的石板上,因此,很多政治犯的腎臟受損,患上肺炎等各種疾病。中共獄警不讓囚犯說話,尤其是說藏語。

消息人士還表示,(錄音)藏人政治犯還需要作繁重的體力勞動,自己在監獄時,每天要圈700多個‘電絲線’,有些囚犯熬到第二天淩晨4點多鐘才能完成任務。中共獄警還特意把因偷盜搶劫和販賣毒品而被捕的刑事犯擔任囚犯組長,專門對付和打壓政治犯人,例如,讓政治犯赤腳站立在灌滿水的石盤中,用電棒進行電擊等。

消息人士表示,中共有關官員到監獄參觀時,監獄方面會減少犯人的勞動,並以“囚犯們不會講中文”為藉口,極力阻止犯人與參觀人員進行溝通。

20/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青海班瑪縣一僧涉自焚被捕 當局再度掀起政宣活動

青海省果洛州班瑪縣覺囊派寺院“阿什瓊寺”的20歲僧人次仁傑於2013年11月11號在縣城自焚身亡後,當地立即被空前戒備,包括阿什瓊寺高僧圖旺仁波切和糾察師布達嘉為主的多名僧俗藏人陸續被當局拘捕。根據青海班瑪縣的最新消息指出,今年3月份一到,中國當局提升了對果洛州班瑪縣的警力戒備,並特派工作組人員在寺院和鄉村展開新一輪政治宣講活動,以防“敏感月” 再度發生自焚事件。而與阿什瓊寺自焚者次仁傑同為一寺的僧人多阿丹增近日被當局拘捕。

一位元匿名消息人士說:“阿什瓊寺僧人多阿丹增近日被公安人員秘密拘捕。當局聲稱他被捕是涉嫌與去年11月阿什瓊寺僧人次仁傑自焚身亡的事件有關 。”消息人士表示,一批班瑪縣公安人員于3月9號晚上突然闖進當地一家銷售音樂光碟的茶館店,無故毆打多名藏人,導致店內多張桌椅被砸壞。

20/3/2014 [西藏之聲] 英美在聯合國大會上對西藏現狀表達擔憂

英美兩國代表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會議上,針對西藏境內日益嚴峻的緊張局勢表達擔憂,要求中國政府做出改善。據藏人行政中央官方藏文網報導,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25次會議正在瑞士日內瓦進行,大會上英國和美國代表針對西藏現狀表達了擔憂,並要求中共當局以和談的方式解決少數民族問題。

英國代表表示,針對中國政府就國內民眾言論,集會及結社自由方面進行的管控行為,特別是西藏和新疆地區的信仰自由,傳統文化,語言文字等方面進行的破壞性政策表達強烈關注和擔憂。並呼籲中國政府以開展和談的方式解決少數民族問題,釋放所有因爭取少數民族自由而遭當局關押的人士。

美國代表彼得•瑪律裡恩(Peter Mulrean)先生在聯合國大會上表示,中國政府對國內網路,新聞媒體,信仰自由等方面加強了管控力度,特別是對西藏和新疆地區實施著前所未有的嚴密管制措施。近日中國政府也加強管制並拘捕國內異議人士和維權人士,其中有些人失蹤下落不明。聯合國大會上德國,加拿大,捷克共和國等國家代表同樣對中國國內的少數民族各項權利問題表達了擔憂。

20/3/2014 [西藏之聲] 尼泊爾繼續扣押五名遭捕藏人

本月10日因在中共大使館前開展和平示威,被尼泊爾警方拘捕的5位西藏難民仍被扣押。月10日即西藏三•十自由抗暴55周年紀念日當天,居住在尼泊爾的5名藏人,不顧當局的嚴密管制,手持西藏國旗,呼喊‘西藏獨立’和‘聯合國請支持藏人正義事業’等口號,闖入加德滿都中共大使館前進行遊行示威,遭到尼泊爾警方的拘捕。http://www.vot.org/cn/wp-content/uploads/2014/03/1903e2-460×179.jpg 尼泊爾人權組織成員桑博向本台表示,(錄音)尼泊爾警方拘捕的5名藏人目前被關押在位於加德滿都的哈努曼多卡(Hanuman Dhoka)警署看守所中,當局第三次做出延遲決定,預計到本月28日為止不會釋放。

20/3/2014 [參與] 齊家貞:2014年西藏抗暴日達蘭薩拉之行(圖)

2014年3月9日,我們一行七人——來自美國紐約本次活動的組織者、漢藏友誼的開路先鋒、國際漢藏友好協會創辦人薛偉及夫人;來自美國拉斯維加斯的藏人老友,數次獲尊者達賴喇嘛接見,數度為藏人製作雕塑作品的雕塑家陳維明;熱心藏人公益樂善好施的台灣良心商人陳建宏和兩位慷慨解囊幫助藏人兒童的泰國華裔後代Takon夫婦,以及澳大利亞齊氏文化基金會創辦人齊家貞——到達達蘭薩拉,參加“燃燒的西藏”自焚雕像的揭幕儀式。雕像由數位漢人出資,陳維明完成。

=====================================================================

維權人士及訪民被刑留情況

20/3/2014 [對華援助協會] 南樂教案最新消息:聞宇律師經過抗爭得以會見趙志軍弟兄

引人關注的河南省濮陽市南樂教案爆發以來,不僅當地合法教會的活動受到種種限制,至今仍然有包括張少傑牧師在內的9名基督徒被關押。其中有3-4人屬於沒任何合法手續被地方政府關押在黑監獄。原定於1月21日開庭的張少傑牧師一案也被推遲開庭。

不僅被關押的基督徒弟兄姊妹的家屬不斷受到政府人員的威脅恐嚇,而且他們聘請的辯護律師的執業權也受到當地有關部門的肆意侵犯。很多律師去過南樂多次,但大多數時間沒法會見到當事人。因而律師也很難依法維護其委託當事人的合法權益。廣州基督徒維權律師聞宇接受了趙志軍家屬的委託,前後趕到南樂縣看守所五次,但只有兩次會見到當事人。

2014年3月19日,聞宇律師又趕到南樂縣看守所,據他的新浪微博發佈:“過來南樂會見趙志軍弟兄,看守所開始不讓,說會見室在裝修。我告訴他們,那樣我就網上宣揚是縣委書記黃守璽故意刁難律師,迫害信徒,然後就走了,結果他們追出來讓我會見啦。趙弟兄信心很好,兩個多月都沒提審他了,為何南樂還不放人!”

20/3/2014 [參與] 公民短訊:李化平案兩次退回補充偵查 丁紅芬被取保

沈豔秋:18日李化平律師吳鵬彬到合肥會見,李化平案已經兩次退回補充偵查,李化平狀態挺好,目前換到合肥一看13號房間,每天堅持洗冷水澡;共受到來自全國寄去的一千多封明信片,但交給他的只有11張。

20/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丁紅芬等5人暫釋 關押期間遭刑訊逼供

2014年3月19日,江蘇省無錫維權人士丁紅芬、沈果冬、沈愛斌、瞿峰盛、殷錫金等5人獲得取保候審,約60人來送花慰問。(在場人士攝)暫時重獲自由的丁紅芬、沈果冬夫婦及另外3名維權人士,早前因為到黑監獄營救被關押的訪民,反被當局無理非法禁錮。8個半月的拘禁生涯,嘗盡苦楚。

丁紅芬對本台表示,去年6月23日被帶走後,被送往俗稱“黑監獄”的賓館裡關押,期間受到刑訊逼供和淩辱。即使最終獲得取保候審,為抗議被非法關押,她一直不肯在取保候審書上簽字,認為他們只是為了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不受侵害,根本沒有犯罪。

她說︰連續4天每天給我逼供,不許我吃飯、睡覺、洗澡。最厲害的是進來4個男性人員,給我戴上頭套,把我押到另外一個房間,然後把我按在審訊椅上。我就奮力反抗,他們4個男人按住我,把我的腰部和背部按傷。大喊救命,他們最後把我毆打了12個小時。基本上,每個人都打了。

另一名獲取保候審的沈愛斌指出,經過連日來的酷刑,身心受盡折磨,加上後來在看守所裡一直不獲治療,以致身體健康大受影響。沈愛斌又說,對他們進行刑訊逼供的是員警,他認為作為公務人員做出如此行為,懷疑背後有更高級的官員指使。

他說︰我們的後遺症非常嚴重,因為一個正常的人被他們刑訊逼供後,整個人都崩潰了。他們的用刑,簡直是慘無人道的折磨。經過這次後,我的頭很痛,而且我的後背、腿和腰都好痛。但是我們這個病情他們一直不給治療,不管我們死活。他們辦案時從來不亮證,也不穿制服,也不講自己的名字。到最後,我從側面瞭解到,是無錫市公安局濱湖分局的。從他們的行為裡可以看得出,他們背後有很強勢力在支持他們。

丁紅芬等人被非法關押,是與征地和房屋拆遷有關。數十名來自省內多個地區的拆遷戶和維權人士,得悉丁紅芬等人獲釋後,週三來到無鍚市探望,並送上鮮花慰問。

20/3/2014 [維權網] 各地維權人士奔赴無錫,慶賀丁紅芬等勇士獲釋(圖)

衝擊黑監獄被無錫當局逮捕的丁紅芬、沈愛斌、沈果冬、殷錫金和瞿峰盛等五人於2014年3月18日深夜釋放。濟南、南京、常州、蘇州、江陰和南通等地的維權人士100余人捧著鮮花奔赴無錫,慰問衝擊無錫黑監獄的勇士,並聲討無錫黑監獄。

20/3/2014 [民生觀察] 兩會訪民還要秘密關押多久?一個訪民的命值多少錢?

今天上午八點半左右,本人伍立娟,接到潛江市公安局政委的電話,說約見我們談談,於是我和黃行芝,潘向榮三人一行來到潛江市公安局信訪辦公室,一會秦政委就到了,我先將大門被502膠水封死\玻璃窗戶被砸碎了的事情向政委彙報,秦政委說去查此事。接著問了關於我們和工商銀行的勞動爭議,就潛江市勞動仲裁委員會,和潛江法院的一審判決,和漢江中院二審判決的結果,作了一個說明,說本來他不管信訪案件,是受市領導肖市長的委託來跟我們談談我們三個人有什麼訴求。我們三個人都說要求依法解決問題。

20/3/2014 [權利運動] 駭人:鎮江被強拆業主因上訪一家六口被囚黑監獄

2014年2月28日,江蘇省鎮江市京口區象山街道被強拆的原薛家灣117號京口恒鑫沐浴中心的業主許小琴,與家人許寶珠、許小麗、趙學梅等在北京遭到暴力截訪,被黑車押回鎮江關押在索普度假村黑監獄至今未放。 (房屋強拆後,許小琴家人因維權被打圖片)昨天,許小琴的妹妹許小煥致電權利運動,稱躲避黑社會逼簽協議的姐夫趙學和和外甥趙偉克在前天(18日)被無錫公安扣留,當天下午被鎮江公安及象山街道帶回鎮江,關在索普度假村實施毆打與折磨,協迫其在政府與黑社會一起擬定的所謂房屋拆遷補償協議上簽字。

20/3/2014 [權利運動] 寶雞訪民翟社利給公安部送錦旗被失蹤已7天

2014年3月13日兩會結束,山西省寶雞市訪民翟社利與四川雅安訪民姜成芬、遼寧撫順訪民沙同梅等7人,為感謝四川員警依法阻止截訪,解救被截訪民的正義行為,專門到公安部贈送錦旗,結果被騙到東交民巷派出所審訊,身上物品悉數被搶走,在被非法拘禁到晚上,沙同梅等人獲釋,而翟社利、姜成芬等依然被關押。獲釋後到第三天,沙同梅東交民巷派出所詢問翟社利的下落,派出所答覆已經交給了山西省駐京辦利,但至今已經整整一周過去了,真心實意給公安部送錦旗的翟社利依然被失蹤。

20/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北京數名訪民被扣 上海百多訪民抗議公民記者被扣

十多名各地訪民,上周到北京巿公安部獻錦旗後,被警方扣押,其中至少5人仍未獲釋。另外,上海多名訪民在巿政府抗議﹐促請釋放三名被刑拘的公民記者。 四川訪民李紅、趙先瓊、鄔素群、唐德英、姜成芬﹐遼寧訪民李春華、沙同梅及湖南訪民張雲華等11名等訪民,上週四(13日)到北京巿公安部獻錦旗,感謝30名員警營救訪民﹐其後﹐訪民分別在街上被警方抓走。中國天網負責人黃琦向本台指,據知,送錦旗的其中七名訪民被關押看守所,其中五人仍未釋放,包括李紅、姜成芬及李春華,其餘二人名字仍在核實,估計他們都被刑拘。至於其他訪民,則情況未明。

20/3/2014 [六四天網] 河南逼訪民露面 關押母親已13天

河南信陽市獅河區維權人士郭海玲來電稱,我母親田貴榮家住河南信陽溮河區,今年80歲,她因上訪已關押13天了,母親電話裡哭訴“他們強拉硬拽把我關在這裡,把我胳膊扭傷了,不讓出門,幾個人看著我!是溮河區信訪局(局長劉明武13700765998)、老城派出所(所長呂紅星13782950159)和老城辦事處(高書記電話13837682959)派人關押我……他們憑啥關押我限制我的自由!我要回家!”

20/3/2014 [維權網] 天津馬香琴中紀委上訪被截訪戴手銬行政拘留(圖)

天津市河西區的馬香琴於3月7日去北京到中紀委信訪辦,反應其拆遷問題至今沒有解決,被送到久敬莊黑監獄。天津市河西區政府及公安人員將其截訪回津後,以“越級上訪”為由行政拘留10天,並被公安河西分局大營門派出所濫用刑具戴手銬。

20/3/2014 [民生觀察] 河北訪民牛領釵在京維權 再被警方抓回原籍

在北京兩會期間(3月5日),曾舉牌要求“廢除一黨專政、開放黨禁報禁”的河北籍訪民牛領釵,於當日被遣送會原籍拘留所拘留10天。在獲釋後的第三天,她又返回北京準備聯繫訪民再次舉牌。不料,在今天上午,她再次被河北晉州城關鎮派出所的員警赴京將她抓回河北。據在京部分訪民分析,她可能會被警方以“擾亂公共秩序”拘留。

=====================================================================

人權、宗教迫害

20/3/2014 [參與] 呂耿松:中國民運先驅遺孤遭奸商欺淩,致函婦聯求助(多圖)

王東海先生是中國民主運動的先驅,也是中國民主黨的創始人之一。1997年,王東海與程雲惠女士結為伉儷,次年女兒王芷怡出生。因對王東海的崇拜和敬仰,程雲惠雖然比王東海小22歲,但她溫柔嫻淑,與王東海相敬如賓。王東海是浙江民運人士心目中的“民主大哥”,程雲惠也是名其實的“民主大嫂”。但是,由於當局對浙江民主黨人的嚴酷打壓,王東海夫婦為使讀小學三年級的女兒王芷怡讀書不受影響,2008年他們協議離婚,王東海搬到外面去住。雖然離了婚,但兩人感情仍篤。

王東海一家居住的房屋,是他父親單位的房改房,以他父母的工齡參加房改,但房產證上寫的是他父親王志良的名字。一個叫唐柳卿的二手房投機商不知從何處得知王志良手上有一套產權是自己卻由離了婚的兒媳和孫女居住的房子,於是千方百計找到王志良,利用王志良的年邁昏庸(王志良當時82歲),花了35萬元從王志良手中買走了這套房子(合同價寫成68萬,上市標價125萬元)。賣走房子後,唐柳卿先是雇傭流氓地痞上門威脅,用各種下流的手段逼程雲惠母女走,繼之又賣通供電局和有關方面對程雲惠母女斷電斷水。

王東海在世時,和唐柳卿打了三年官司,但唐柳卿做了幾十套二手房生意,早就和法院、房產局關係密切,法院只認房產證,故意忽略房產證的嚴重瑕疵,枉法裁判。因判決實在不公,王東海於2012年4月28日死於突發性心臟病。

王東海去世後,留下孤兒寡母,唐柳卿每天都來逼房,停電已三年多,實在無法過日子。王芷怡萬般無奈,只好向浙江省婦聯投書,希望省婦聯能幫助她找一個好一點的律師,打贏這場官司。

下面是王芷怡請求司法援助的申請書。

法律援助申請書

浙江省婦聯

我叫王芷怡,是杭六中初三(一)班學生。我爸爸于前年去世,現在我和母親孤兒寡母相依為命。幾年來,一個投機房產商闖入我家的生活,攪得我們不得安寧。萬般無奈,我只好向你們求助,希望你們伸出援助之手。

我家住在杭州市上城區東太平巷12號236室。這裡原來是我爺爺單位浙江省供銷合作社聯合社的房子,2004年以我爺爺王志良的名義參加房改購進。當時我爺爺已經在其他地方購進一套房改房,因我爸爸從1991起一直住在那裡,爺爺的單位沒有收回這套房子,2004年又因為我們一家人住在這裡,我家又購進了這套房子(房改房)。申請房改房的時候,是以我爺爺、奶奶和我爸爸三個家庭成員的名義申請的,爺爺單位批准的時候,在《房改公有住房價格申報表》上,也是以爺爺、奶奶和我爸爸三人的名義購買的,購房價包含爺爺和奶奶兩個人57年的工齡和現金38623.50元(爸爸以一張古畫折價給爺爺墊付的現金)。非常明顯,這幢房子是我爺爺、奶奶和我爸爸共有的財產。2008年我爸爸跟我媽媽離婚,搬到另外地方居住,我和媽媽仍住在東太平巷12號236室。這時,一個專做二手房生意的投機商人唐柳卿不知從哪裡打聽到我爺爺有兩套房產證上寫著他個人名字的房改房,於是千方百計地找到我爺爺,要求買這套房子。我爺爺當時已經82歲,奶奶已經去世,他對房地產交易的知識一點也沒有,認為我爸爸和媽媽已離婚,這套房子是“外人”住的,所以就買給了唐柳卿。唐是個十分精明的奸商,二手房生意已經做了幾十套,跟法院、房管局的關係非常好。於是以極快的速度成交(兩天時間),拿到了房產證。房產證上寫的是我爺爺王志良的名字,唐柳卿只要拿到了房產證,不管房產證有多少瑕疵,憑他和法院的關係,官司肯定能打贏。他欺騙爺爺,將交易款35萬在合同上寫成68萬,以便將來房子高價賣出時好逃稅。

由於事前我們毫不知情,唐柳卿突然上門要我母女倆騰房子,我們斷然拒絕。於是唐柳卿叫了幾個彪形大漢來威脅我孤兒寡母。那幾個人聽了我們的訴說後,還抱怨唐柳卿不該叫他們做這種事。唐柳卿又通過城南供電站的關係,對我家斷電。他還試圖斷水,但因我家用的是公用水錶,斷水沒有斷成。至今我家一直沒有電用,幾年來都是從鄰居那裡接過來的電,但下個月鄰居就要將房屋出租給他人,我家電沒有地方接了。今年我就要參加中考了,沒有電怎麼辦?我心急如焚。

據瞭解,唐柳卿倒騰二手房,是和房產管理部門、法院“一條龍”的,有關人員利益均沾。房產部門不審查王志良房產證的瑕疵,沒有我們同戶籍居住人同意就將房產證過戶到了唐柳卿名下。唐柳卿憑房產證到杭州市上城區法院起訴我們,法院不顧我們是房屋共有人的事實,只憑房產證就判我們敗訴。我母親程雲惠拿了《杭州市區房改房上市交易管理試行辦法》(杭房改【1999】第6號文)對審判長孫麗說,根據該《辦法》第八條的規定,轉讓房改房必須有同戶籍居住成年人共同簽字同意轉讓的書面意見。但孫麗卻說,這是法規,又不是憲法,我們不予採信。眾所周知,在征地拆遷的案子中,法院適用的基本上都浙江省和杭州市的地方法規和規章,而不是憲法和法律,因為按照憲法和法律,征地拆遷絕大部分是違法的。怎麼為了保護奸商利益,地方法規就不予採信了呢?“人民法院”到底是保護誰的利益的?

非常明顯,東太平巷12號236室是我父親王東海和爺爺、奶奶的共同財產,父親去世後,我有合法的繼承權,爺爺王志良一個人無權處置,連省房改辦政策科的人也說,這套房子明顯不是王志良一個人的。現在,法院為了保護奸商的利益,枉法裁判,我要申訴。房改辦和中級法院個別有良知的叔叔叫我去請個好點的律師。但是,我只是一個未成年人,享受政府的低保,沒有錢請律師。因此,我希望婦聯作為保婦女兒童權利的組織,能夠幫我一點忙,給我找個法律援助的律師。謝謝了!

此致

敬禮!

求助人:杭六中初三學生王芷怡

2014年3月18日

20/3/2014 [新唐人] 參加六四公祭人士被調查 或涉高層權鬥

大陸各界人士曾於今年2月2日在趙紫陽家鄉–河南省滑縣舉行民間公祭活動,紀念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胡耀邦和六四死難者。日前有消息透露,所有到現場的人士和簽名的人士都遭到中共當局的調查。有被調查者認為當局在恐慌;也有消息人士認為,高層黨內鬥爭激烈,可能會採取進一步行動。據瞭解,在活動當天,當局並沒有阻攔,但是活動結束後不久,當局開始分別約談參加活動的人士,而且,近一、兩周,這種約談更是升級,形同傳訊。雖然當局說是履行例行手續,但是看上去卻更像是調查取證。

20/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強征、強拆無法遏止 拒遷戶自焚抗議

2014年3月17日,河北省承德市龍鬚門鎮藥王廟村,五十多歲的男村民李玉華不堪政府以非法手段徵地,面對政府人員捉走家人時,往自家身上潑汽油自焚,上半身嚴重燒傷,現時仍未脫離危險期。 (李玉華兒子李新民提供)中央已出臺政策禁止強征、強拆行為,但地方政府漠視指令,基層民眾繼續受到欺壓。河北省及四川省過去兩日均有強征土地事件,有農民被打傷,更有拒遷戶自焚抗議。

河北省承德市龍鬚門鎮藥王廟村,五十多歲的男村民李玉華,不堪政府以非法手段徵地,週一面對政府人員捉走家人時,情急下在身上潑汽油自焚。他的兒子李新民接受本台訪問時指,父親仍在市附屬醫院重症室內搶救,情況仍不樂觀。

李新民指,週一早上,政府先行騙走他軟禁,再派人到其家中圍堵,準備稍後強拆房屋。父親李玉華寧可輕生,亦不欲見到家人受傷及祖屋被毀。

20/3/2014 [對華援助協會] 必須保障被囚禁人員的信仰權利

根據司法部的這個回復,可知司法部並沒有出臺剝奪服刑人員的宗教信仰自由權利的規範性檔。既然法律沒有禁止,那麼實際上服刑人員應該享有他個人的宗教信仰自由權利。因為監獄等國家囚禁場所,只是剝奪服刑人員的人身自由權利和政治權利等法律權利,它沒有權力去剝奪個人宗教信仰權利。…給服刑人員送《聖經》甚至傳福音是理所應當的,而基督徒服刑人員也應該在監獄裡面有個人的宗教信仰行為,如閱讀聖經、飯前禱告、周日個人敬拜等等。中國司法部門不僅不應該禁止,而且應該按照西方法治國家慣例,保障服刑人員在監獄等囚禁場所實施個人信仰權利。

20/3/2014 [大紀元] 中共利用法輪功學員做活體藥物試驗迫害(一)

“我覺得中共在法輪功學員活人身上系統地實施藥物迫害已經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法輪功學員劉志平靜地說。今年53歲的劉志是遼寧省瀋陽市和平區法輪功學員。從2009年10月22日至2010年7月5日在瀋陽第一看守所,2011年7月13日至2013年3月8日在遼寧省女子監獄,期間,中共的獄警對劉志進行了系統的藥物試驗式迫害,使她從一個體重150多斤的身心健康的婦女,變成了皮包骨完全不能活動的體重只有70多斤脫去人形的人。

20/3/2014 [大紀元] 記者劉虎案辯護律師周澤遭立案調查

記者劉虎因在微博中舉報高官被北京市公安局刑拘已達半年之久,近日,其代理律師周澤被北京律師協會立案調查。周澤表示自已沒有做違法違規之事,卻要求他在3月26日之前提交申辯材料,周澤不明白“立案調查”何為。

20/3/2014 [參與] 李金星律師:資訊公開申請書

而作為劉虎的辯護律師,周澤律師公佈對劉虎的辯護意見、《不予變更強制措施通知書》、《起訴意見書》,沒有違背任何法律法規,沒有違背任何律師執業紀律和職業道德,完全是在行使一個公民的言論自由權利,不存在任何不當之處。在這種情況下,北京市律師協會卻毫無依據的對周澤律師立案調查,並且立案通知書中沒有(實際上是它無法)指出周澤律師違反了什麼法律、法律、律師執業紀律、職業道德。

本人認為,確認北京市司法局是否存在直接或者間接要求、指使、商請、脅迫北京市律師協會對周澤律師立案調查,對於研究中國刑事辯護律師與司法行政主管部門之間關係以及目前刑事辯護律師執業環境意義重大。因此,本人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特向北京市司法局申請政府資訊公開,請貴局依據《政府資訊公開條例》及時提供相關政府資訊。

20/3/2014 [美國之音] 審查制度窒息中國的社交媒體

中國兩大社交網站新浪微博和騰訊微信此消彼長引起了國際媒體的高度興趣。除了商業競爭和具體功能的差別,專家認為當局實行的審查制度不僅已經削弱了微博,也已經使微信遭到打壓。

20/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明報前記者擔心安全 明報陪同下報警

明報前中國版記者陳陽(右))與友人王精(左)合照。 (來源: 王精提供) 香港明報前中國版記者陳陽,在劉進圖被砍案後,擔心人身安全不保,上星期四(3月13日),在明報人事部陪同下,前往柴灣警署報案,並揭露2010年7月30日,曾在北京被綁架2日。不明身份人士要求他不能說出綁架實情,否則有所不測。明報編輯部週三發表聲明﹐向報刊及在網上散佈關於劉進圖,涉及陳陽離職的失實報導,保留法律追究權利。

20/3/2014 [參與] 鉄流:驚愕先生西天去,往刊再失加油人(圖)

遠在美國休斯頓女兒家養心避寒的我,昨日收到杭州難友、《往亊微痕》義工楊世文發來難友戴傳熹先生突然仙逝的訃告,使我十分震驚和悲痛。因關山阻隔相去萬里,難以去甬奔喪,僅以此文為悼。戴傳熹先生,浙江杭州人,長我兩歲。我們相識於2008年冬,因我開辦民刊紙版《往事微痕》,得到全國五七難友支持,傳熹先生是最早支持人之一,曾專程從杭州來北京會晤,相見于他女兒家。自此,他成了《往亊微痕》最忠誠、最勇敢的傳播者、守護者。如果說《往亊微痕》是長夜裡的一盞油燈,他就是這盞油燈的加油人。沒想到這盞油燈還在閃灼發光,而他這個加油人卻先走了。

20/3/2014 [參與] 葉孝剛:悼傳熹兄

‘戴傳熹於2014年3月15日淩晨逝世,年享81歲,追悼會定於2014年3月20日上午10時在杭州舉行’

20/3/2014 [人權雙週刊] 中國維權大事記 ——(2014年3月3日—3月16日)

=====================================================================

訪民訴冤

20/3/2014 [民生觀察] 黑龍江省穆棱市王華君的刑事申訴狀

20/3/2014 [維權網] 四川資陽訪民吳惠被截訪後遭暴打住院

四川資陽市雁江區資溪街道辦事處五社的吳惠,在3月14日到北京上訪時,被雁江區駐京辦截訪回資陽的途中,被政府雇傭的黑保安暴打,現在醫院治療。

 

20/3/2014 [民生觀察] 開春三月全國各地銀行職工掀起維權高潮

2014年3月19日上午11時許,工商銀行四川省分行上百名被強制“內退”的員工,齊聚在位於成都市總府路的工行四川分行總部大門口,拉橫幅和標語討要工作權和合理說法。昨天,工商銀行四川省分行雖然派人和職工代表進行了對話,但仍說是十個工作日後再答覆,大家懷疑銀行這仍是在推拖。而今天,在浙江麗水市農行有114名下崗職工的代表在早上9.30在麗水市農行進行維權活動,各地區的維權者代表五人,與市分行4人,還有行長、人力資源部、辦公室、紀檢等相關領導在辦公室談判,截止現在還在談判中,我們將繼續關注麗水市農行維權活動。

 

20/3/2014 [權利運動] 祖國花朵豈能被小白鼠,上海訪民集體在市政府發聲音

大家為自己喊冤,同時也根據外省市把幼稚園搞成“藥兒園”、把祖國花朵當成小白鼠事件發聲,打出“依法保障婦女兒童合法權益”字幅,引來維穩員警搶奪,也引起路人關注、激起民憤!

20/3/2014 [六四天網] 養老一國兩制 形成兩大人群 (穀振邦)

我叫穀振邦,今年76歲,1961-1975年在冶金部鋼鐵研究院工作,1975-1997年在湖北汽車燈具廠工作。1997年4月年滿60歲退休,當時退休金607元,經過16年,到2013年1月加到2900元。與在機關、事業單位工作的同學、同事相比,天壤之別,羞愧難當。

=====================================================================

新疆問題

20/3/2014 [紐約時報] Pushing the Uighurs Too Far

The roots of the hatred between ethnic Han Chinese, China’s dominant group, and the mainly Muslim Uighurs of the western borderlands go deep. In 1949, the fledgling Communist government subsumed the independent Uighur state of the East Turkestan Republic, and ever since, the Uighurs have agitated for some degree of autonomy from Beijing.

20/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伊斯蘭激進組織支援昆明斬人事件

激進伊斯蘭組織“土耳其斯坦伊斯蘭黨”近日發佈影片,表示支持3月初的昆明斬人事件,還稱將用自動武器與中國戰鬥。中國外交部呼籲國際社會認清“東突”勢力恐怖主義本質。有國際軍事專家就認為,被免暴力事件繼續激化,中國必須深究成因和其民族政策。

=====================================================================

群體事件

20/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七旬女攤販被毆惹眾怒 千人圍堵城管抗議

3月18日,廣東省惠州市城管驅趕並毆打一名年邁的女攤販,引來過千群眾圍堵。女攤販的一名家屬被打倒在地。(目擊者拍攝)廣東省惠州市一名年過七十的女攤販,週二(18日)遭城管驅趕毆打受傷,引來過千群眾圍堵城管,女攤販的家人情緒激動,揚言要燃點煤氣罐抗議。當局出動過百員警到場,封鎖道路,鄰近的商鋪一度要暫停營業。

20/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國企工廠改制面臨倒閉工人示威維權

3 月17日,甘肅省天水市數百名原國企電子廠工人,集體到市政府示威,橫額遭特警搶走並撕毀。特警驅逐示威工人期間發生肢體衝突,有一名示威者被帶走。

=====================================================================

守護台灣

20/3/2014 [網文] 318青年佔領立院,319警方恐大舉攻堅

無法忍受國民黨違反民主程式硬推衝擊台灣民生甚钜的「兩岸服貿協議」,黑色島國青年陣線等公民團體在2014/3/18晚間進行台灣史上首次「公民佔領立法院行動」,警方雖然在2014/3/19對議場內攻堅,但均被佔領公民團結高呼「退回服貿、捍衛民主、員警退後」擋下。到2014/3/19PM 9:00 為止,已成功佔領立法院議場將近24個小時,場外包圍立法院行動已持續超過40個小時。【青年的訴求】

1.  張慶忠違法會議無效,立即退回服貿協議。

2.  盡速完成兩岸協定簽署條例之立法,在此之前,暫停所有兩岸協商與高層互訪。

3.  馬英九總統、行政院江宜樺院長與立法院王金平院長立即表態,不動用員警權處理立法院之學生,以保護學生和員警的安全。

4.  學生保證會以採取和平行動;因此馬總統應立即回應學生訴求。最後期限是週五院會結束前,若沒有回應我們將採取更激烈的行動。

【相關連結】

反黑箱服貿守護民主之夜現場需求表(視情況隨時更新)

⊙ 立法院抗議現場網路直播:議場內議場外

20/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臺灣學生佔領立法院 反對兩岸貿易協定

經常有議員發生肢體衝突的臺灣立法院,首次被學生及民眾闖入佔據。學生因反對立法院通過“兩岸服務貿易協定”,週二(18日)晚上開始佔領立法院議場,至目前,情況仍然膠著。對峙期間,警方曾三度企圖驅散示威者,但均告失敗。學生要求總統馬英九到場道歉並下臺,交由人民開會重新審查協議。

=====================================================================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