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犯近況追蹤 (每週新聞 2014.3.10-3.16)

良心人物追蹤: 曹順利、王玲、陳淑鳳、高維新、吳田麗、李英之、劉曉芳、單亞娟等、 姚寶華、劉勤鳳、姚納新、范木根、丁家喜、許志永、馬新立、黃文勳,袁曉華,袁奉初、吳貴軍、趙楓生、 柳學紅、刑鑒、王晶、黃琦、陳開頻、天理(陳啟棠)、 尕瑪才旺 KHENPO KARTSE、嘎瓦桑波、 伊力哈木、阿可拜爾•伊明、古麗娜爾.阿布萊提、 李寧、劉華、劉霞、封天棟、張寶林、薑河、恩榮、劉瑞蓉、李乃堂、郭宏偉、周志榮、 何文婷、張秀華、楊色茂、王春豔、王亞新 繼續閱讀 →...

曹順利

15/3/2014 [維權網] 關於嚴厲譴責中國政府將曹順利女士迫害至死的緊急連署

請簽名連署: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ipEtKyluRVPCg2dOKxb65jSzgt-YITWRo-OrLCimDSs/viewform

Embedded image permalink關於嚴厲譴責中國政府將曹順利女士迫害致死的緊急連署

2014年3月14日下午4時許,著名維權人士曹順利在北京309醫院去世。

曹順利女士于2013年9月14日準備赴日內瓦參與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普遍定期審議”會議時在北京首都機場被北京警方帶走,在失蹤近一個月後,外界才得知她於當天被送進朝陽區看守所羈押,以涉嫌“非法集會罪”刑事拘留。同年10月21日,被變更罪名為涉嫌“尋釁滋事罪”逮捕。

曹順利女士被羈押在朝陽區看守所期間,健康狀況急劇惡化,患有雙肺結核、肝腹水、子宮肌瘤及囊腫等多種疾病,當局拒絕其及時接受治療。期間其家屬和律師多次申請保外就醫被拒。直至2014年2月19日昏迷被送進北京999急救中心急救,後轉入北京309醫院搶救,期間多次宣告病危,延至今日去世。

我們認為,曹順利女士屬被迫害至死,死於中國政府的蓄意謀殺。一個人都可能是下一個曹順利,莫名其妙失蹤,無緣無故死亡。

我們在此嚴厲譴責中國政府將曹順利女士迫害致死,並對中國政府提出以下要求:

1.查明並向公眾交代曹順利女士自2013年9月14日被警方帶走直到到去世的詳細經過;

2.查明並向公眾交代曹順利女士具體死亡原因及準確時間;

3.追究參與迫害並導致曹順利女士死亡的所有責任人之刑事責任;

4.就迫害致死曹順利女士一事向全國民眾公開道歉。

我們希望,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及各國政府、各人權機構能高度重視並參與調查曹順利女士被迫害致死之事件,表明自己的態度,敦促中國政府儘快回應我們的要求。

曹順利畢業於北京大學,法學碩士。曾在中國勞動人事部供職,因揭露單位分房中的腐敗現象得罪領導,被解除公職。此後走上維權道路,常為訪民提供法律幫助。2008年底曹順利在北京發起“北京維權之旅”活動,目的是要求依國際慣例,讓弱勢群體參與制定《國家人權行動計畫》,並收集上千份個案,因此在09年被勞教1年。2010年剛出勞教所16天,又因世博會再次被勞教1年零3個月。

發起人:蘇雨桐、溫雲超、王荔蕻、胡佳、滕彪

執筆人:溫雲超、蘇雨桐

2014年3月14日

 

15/3/2014 [維權網] “維權網”就北京人權捍衛者曹順利被迫害致死的聲明

“維權網”強烈要求:

一、成立由人大代表、法學專家、維權人士、媒體人士等方面人員組成,有國際人權組織成員參與的獨立調查團,展開對曹順利案的全面公開調查,並及時向社會公佈調查進程,追蹤整個案件中存在的違法侵權情況,並進行嚴肅處理;

二、依法追究在曹順利案件中違反法制踐踏人權的相關人員及部門的責任和行政法律責任;

三、立即釋放因探視曹順利而被拘留和關押的王玲、陳淑鳳、高維新、吳田麗、李英之、劉曉芳、單亞娟等維權人士;

四、儘快開啟以落實《憲法》,保障人權,實現公平正義為宗旨的政治改革和司法改革,實行民主憲政。

 

15/3/2014 [參與] 秦永敏就曹順利女士離世給習近平的公開信(圖)

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習近平:

在此,我作為中國人權活動家堂堂正正的要求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的你:

第一, 下令全面調查曹順利女士的生平和被橫遭抓捕的原因以及抓捕她的決策人,追究相關主管者的法律責任。

第二, 讓舉國之人知道曹順利女士的生平,下令全國下半旗致哀。

第三, 立即釋放所有因為看望曹順利女士而被行政拘留或刑事拘留的公民如李英之等人。

第四, 以此為契機改弦更張,以聯合國人權原則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關於“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的規定全面改造中國的司法制度並且嚴格落實。

兔死狐悲物傷其類,作為幾十年如一日的中國人權活動家,在曹順利女士為中國的人權事業獻身之後,我想,下一個應該輪到我了,如果我能步曹順利女士後塵為中國的人權事業獻身,那將是我的莫大榮幸!

我認為,人權至上是當今世界的最高正義準則,保護人權是當今中國每一個正義之士的社會責任,建立全面的人權保障制度是今日中國的千年大計,改弦更張全面保障人權是中共當局的唯一出路。

何去何從,請習近平先生三思,不要再坐困愁城徘徊歧路以致追悔莫及!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秦永敏  2014/3/14

16/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譴責迫害曹順利致死的緊急連署數千 胡佳籲完成遺願及聯合國默哀

曹順利在被關押的半年時間中,曾多次向代理律師王宇表示身體情況每況愈下,律師也多次向看守所方面提請保外就醫,但均不被採納。律師早前指出曹順利的病情並不會奪走她的生命,因為看守所方面的冷血無情及不人道對待導致病情加重,嚴重出現多個器官衰竭的情況。

本台記者週六聯繫上王宇律師,她告訴記者目前因為被當局阻擾還是無法見到曹順利的遺體,下一步她將聯合家屬就北京公安和第一看守所的行為採取法律行動。王宇律師週六告訴本台記者:家屬現在也是要求要追究相關人員的責任,包括刑事、民事、行政的責任。其次(曹順利)的死亡是相關人員瀆職造成的,也必須要有賠償。現在包括公安局和看守所以及檢察院都是有責任的,還有單位和承辦人都有責任。

王宇進一步表示將先保留曹順利的遺體,進行屍檢,相關鑒定將是起訴有關方面的證據。曹順利的弟弟曹雲利週六晚間告訴本台記者,目前家裡的老人並不知道此事,其他兄弟姐妹情緒也十分低落,希望沉澱數日後再做打算:挺悲傷和憤怒的,怎麼可以把人折磨成這樣。(屍體)原來他們說放在太平間,後來說放滿了。之後又說放到殯儀館,弄了半天也沒有辦法處理,後來決定先放在醫院。曹順利是北大法律系碩士,熱衷於人權事業的她除了日常中為許多上京的訪民提供法律幫助外,也曾於2012年一眾訪民及維權人士在外交部門外請願,要求參與中國政府向聯合國提交的人權報告的起草工作。而去年9月14日,曹順利得到邀請前往日內瓦參加人權工作培訓時遭到了邊檢的阻攔,隨機被抓捕,罪名是“尋釁滋事罪”和“非法集會”。在被關押6個月後,她於上個月病危送往醫院搶救。

由北京維權人士王荔蕻、社會活動家胡佳、在美國的資深媒體人北風等人共同發起的連署,“譴責中國政府迫害曹順利女士迫害致死的緊急連署”直到週六晚間簽名的人數已經近兩千人。國際特赦組織也在週五的聲明中譴責北京當局手上沾滿了鮮血,國際特赦中國事務研究員阿努•卡爾塔拉表示,當局的抓捕以及阻止她就醫的行為都是非常野蠻的。

曾與曹順利一起在外交部門外請願,同時也是曹順利的好友北京社會活動家胡佳週六告訴本台記者,將會完成曹順利的遺願,以告慰她的亡靈:曹順利死去了,我們應該重返中共外交部的東門。氣候來說北京還是適合戶外行動的。我覺得我們確實應該要重返,這個是對曹順利最好的安慰,我們必須去完成她還未完成的心願,這也是我們共同的心願。

胡佳還表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和曹順利有如此的淵源。據他所知,人權理事會在本月18日舉行會議,他希望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成員國以及理事會為曹順利的死亡默哀。胡佳也計畫和好友共同塑造一尊曹順利的雕像送往聯合國,豎立在辦公區域,讓到訪者可以瞭解曹順利的事蹟。

16/3/2014 [美國之音] 全球緊急聯署促北京徹查人權人士死亡真相

16/3/2014 [博訊] 曹順利家因地主成份被逐出京 死前被虐脫相了

1961年在北京出生的曹順利女士于2014年3月14日下午3時30分許永永遠遠離開了塵世。曹順利女士的弟弟曹雲劉先生對本記者說:“姐姐是個特別喜歡生活的人。她是個挺堅強的、非常執著的人。” 曹先生還說:“我姐(曹順利)經常買回來一些小的工藝品、剪紙什麼的,她總是喜歡放在家裡擺著。她還把流浪貓引家裡喂,我還總對她說這些貓說不定有病傳給我們,她不在乎就在那裡喂牠們。她心地善良,特別好。”

16/3/2014 [民生觀察] 曹順利遺體仍不知去向 309醫院戒備森嚴

2014-3-15下午3點,曹順利弟弟曹雲利告訴本工作室,仍不知曹順利遺體在哪裡,現在沒有辦法給她辦理喪事,他心情很悲痛。曹順利女士生前好友王新貞很希望見她最後一面,她擔心政府派人直接將遺體火化了。另外,今日晚上9點,本工作室志願者在309醫院結核病研究所門外發現停有三輛塗裝警車,車內亮著燈光,坐滿了員警,戒備森嚴。

16/3/2014 [大紀元] 北京著名人權活動家曹順利去世

曹順利是在北京朝陽區看守所關押半年後,全身器官衰竭死亡的。“我姐姐死的太慘了!完全脫了人形。如果員警不告訴我那是曹順利,我根本就不認識。她的皮膚像魚鱗似的,一塊塊黑的。皮膚下面沒有肌肉和脂肪,鬆鬆垮垮的,皮膚像穿在身體上的似的。”曹順利的弟弟曹雲立哽咽道。“就是對狗,我都不會這樣對待。他們太沒有人性了!醫生說她是營養不良導致的全身臟器官衰竭。營養不良成這樣,肯定不是一天兩天造成的。”

據曹雲立介紹,從2月20日他接獲員警通知,在清河999急救中心看到曹順利到她去世,她一直帶著呼吸機,昏迷。即使醒過來,也只是眼睛能睜開,不能說話。在看守所她遭遇了什麼,家屬根本無從知道。

16/3/2014 [美國之音] 美國務院就曹順利死亡發表聲明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沙琪在聲明中說,“我們繼續關注中國的人權狀況,並且將繼續敦促中國當局保障中國公民根據中國在人權方面的國際承諾應該享有的保護和自由。”聲明說,美國對曹順利的去世感到深切不安, 並且向曹順利的家人表示哀悼。

16/3/2014 [USG] Death of Chinese Activist Cao Shunli

Embedded image permalink16/3/2014 [看中國] 悼念中國人權衛士之亡,精神永存(圖)

她被騷擾,被任意關押,對她荒謬的和法律上毫無根據的指控,當局不願或拒絕允許讓她受到足夠的醫療照顧。關於她案件情況的這一切都表明,關於她的死亡中共不可能自願同意獨立的,可信的調查。但隨著她的逝世,為曹女士付出生命所追求的那種透明度而戰是所有在中國關心人權者的義務。在中國將於3月19日人權理事會上聲明其令人懷疑的捍衛尊重人權的時候,它應當對曹女士的死亡作出回答,並承諾讓對此事有關的人負責。

16/3/2014 [HRW] The Death of a Defender in China

Everything about the circumstances of her case – the harassment she faced, her arbitrary detention, the ludicrous and legally baseless charges against her, the reluctance or refusal to swiftly grant access to adequate medical care – suggests it’s unlikel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will voluntarily agree to an independent, credible investigation into her death. But with her passing, the onus is on all those concerned about human rights in China to battle for the kind of transparency for which Cao paid with her life. As China goes before the Human Rights Council on March 19 to defend its dubious claims to respect rights, it should be made to answer for Cao’s death and to promise that those responsible are held accountable.

16/3/2014 [參與] 公民力量:反迫害 要真相—關於曹順利被迫害致死的嚴正聲明

中國維權運動的傑出代表曹順利女士在被中國警方拘押6個月後,於北京時間3月14日下午在北京309醫院去世,我們感到無比悲憤。曹順利的去世是中共當局無視生命價值肆意踐踏人權的又一案例,我們強烈譴責中共當局迫害曹順利的惡劣行徑,呼籲各界公民採取團結行動,為曹順利伸張正義。

自2008年到被拘押前,曹順利女士一直致力於促使中國政府改善中國的人權狀況,她多次運用法律手段在個案中幫助上訪和其他維權人士,她領導了推動公民參與制定促進改善人權狀況的國內行動計畫的行動,她以公民身份參與聯合國就中國人權狀況進行的普遍定期審議過程,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提交了詳盡的中國上訪者狀況的民間社會報告。曹女士推動中國人權進步的工作和所做出的突出貢獻得到國內和國際人權界的充分肯定,為此也贏得中國一般民眾的深深愛戴。

曹順利所追求的是最基本的人權的保障,曹順利所寫撰寫的人權報告是憑著一個公民基本的、誠實的良心對中國現實所做的紀錄,曹順利所要呼籲的是中國政府尊重中國法律以及中國所簽署的國際人權宣言和條約,然而,曹順利卻多次遭到中共當局的迫害。自去年9月赴聯合國被阻開始,曹順利再次被中國警方關押,其身體狀況急轉直下,遭受牢獄和惡疾的雙重折磨。其律師和親屬多次要求保外就醫,卻得不到批准,直至今年2月20日病危才被送入醫院搶救,最後不治身亡。曹順利去世是中共當局百般迫害折磨所致,中共當局這一赤裸裸的歹徒行徑,再次突破任何社會可以接受的道德底線,挑戰了每一個中國人的生存安全和尊嚴,讓人感到悲涼、悲痛和悲憤。

曹順利的遭遇使中共統治的虛偽性和殘酷性在世介面前進一步暴露:這個口口聲聲倡行法治的政府卻用毫無法治的野蠻手段把一個督促其力行法治的公民迫害致死,所謂法律,所謂秩序,所謂和諧,早已成為統治者的遮羞布,而其“遵守”法律、“維持”秩序和“保持”和諧的維穩體制越來越成為其踐踏法律、擾亂秩序、破壞和諧的別動隊。中外歷史告訴我們,一個專制政府的這樣的保衛政權及其權貴利益的別動隊常常也是其掘墓隊,一個專制政權肆虐到各個生活領域的濫權、迫害和腐敗正是其倒臺的前兆,中共政權可能僥倖一次例外、兩次例外,但是它不可能次次例外!

在此,公民力量呼籲中國公民就曹順利被迫害致死的事件形成公民行動,大聲喊出:反迫害,要真相,並採取相應的具體行動。我們強烈要求中國的司法當局調查並公佈曹順利被迫害致死的九項真相內容:阻止曹順利的決策和具體實施過程、拘押曹順利的監所記錄、病情記錄、體檢記錄、拘留所期間具體治療情況、拒絕保外就醫的決策及執行過程、在拘留所時的病危報告、強制取保的決策和執行過程和在醫院就醫的最後階段的詳細記錄。公民力量將就此案與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等國際人權機構交涉,敦促它們向中國政府施予必要壓力,要求中國政府公佈曹順利被迫害致死真相,為此我們籲請各界人士對此案進行公民調查,並向我們提供相關資訊。

16/3/2014 [權利運動] 曹順利: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普遍定期審議工作組第17次會議提交的報告

Report submitted to the 17th session of the UN Human Rights Council Working Group on the 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

15/3/2014 [維權網] 噩耗:著名維權人士曹順利遭迫害病危去世

15/3/2014 [博訊] 沉痛哀悼:著名維權人士曹順利病危去世

家屬和現場人員發現曹順利身上有傷,懷疑是被打入院。員警禁止拍照。目前,家人正忙於處理曹順利後事。記者從聞訊趕去的律師王宇處瞭解到:王宇律師已經到達醫院,但家屬已經出去為曹順利買壽衣,王宇向醫院表面身份,但醫院還是不許王宇律師見曹順利的儀容,說是要“醫務室”批准,目前,王宇律師正積極與醫院方交涉中。據王宇律師說:王宇律師已經趕到醫院,微信,微薄均無法發送。家屬稱:看到曹順利屍體身上青一塊紫一塊,家屬買來“壽衣”後,醫院阻撓家屬和王宇律師為曹順利更衣,不允許在看屍體,稱是上級的指示,目前雙方仍在僵持中,網友質疑:曹大姐,你究竟是怎麼死的!

15/3/2014 [BBC] 中國「強制取保」維權人士曹順利不治死亡

15/3/2014 [新世紀] 笑蜀:專政體制是中國最大的火藥桶

如同十二年前的孫志剛慘案終結收容遣送制度,追問今天的曹順利慘案,必須以終結罪惡的非法拘禁為第一目標,以此作為終結整個專政體制及其變種維穩體制的發端。

15/3/2014 [動向] 曹順利:捨生取義的人權守護者(威廉姆斯)

15/3/2014 [參與] 王藏: 燭光悼念曹順利和拉薩3.14事件死難者(圖)

15/3/2014 [參與] 郭永豐沉痛悼念曹順利女士(圖)

巴丟草 ‏@badiucao

【#曹順利 女士畫像】僅以此畫悼念曹順利女士。劊子手們要知道,天終究要亮,罪終究要償!

15/3/2014 [參與] 何德普:沉痛思念好友曹順利(圖)

15/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維權人士曹順利囚禁中去世 家屬哭訴律師要求見屍受阻

下午三點接到醫院病危通知但仍未能見到曹順利最後一面的,其弟弟曹雲利週五告訴本台,他完全沒想到姐姐會走得那麼快。他在和記者通話時數次哽咽,直言太慘了。

“太慘了,太慘了,人衰竭得都不成樣了,從來沒看過這麼慘的人,我都不敢看。要是一條狗,我都不忍心把它關成這樣。我不知道人怎麼能那麼黑心,不如直接槍斃她呢。為什麼?跟這些人也沒有仇啊,我把人想得太善良了。”

記者:“她的身體上有沒有一些傷痕之類的?”

曹雲利:“我跟你說,她身上的皮都像魚鱗一樣,你想想這是一天兩天形成的嗎?我現在都亂了,全亂了。”

15/3/2014 [美國之音] 維權人士曹順利去世 被指遭當局迫害致死

15/3/2014 [德國之聲] 維權人士曹順利不治身亡,被押期間遭酷刑

15/3/2014 [民生觀察] 長沙公民昨夜街頭 為曹順利點燭默哀

昨天晚上,部分長沙公民在獲悉中國人權活動家曹順利女士不幸去世後,相約來到長沙市街頭為她點燭默哀。大家在街頭手捧蠟燭,並拉出印有“曹順利,天會亮的”的條幅,祝福曹順利“一路走好”,也告慰亡靈“民主的光輝總有一天將驅逐專制的黑暗。無論多久,黑手終將會受到正義的審判!無論多難,天總會亮的!”

15/3/2014 [民生觀察] 家屬稱曹順利遺體不知去向

15/3/2014 [法廣] 被拘押的北京維權人士曹順利不治身亡

15/3/2014 [Guardian] Chinese activist Cao Shunli dies after being denied medical help, says website

15/3/2014 [UK] UK saddened at death of Chinese activist Cao Shunli

UK calls on Chinese authorities to allow all detainees proper medical care. Following the death of human rights activist Cao Shunli, the FCO has called on authorities to allow all detainees proper medical care. Ms Shunli had been detained since September 2013 whilst travelling from China to attend human rights advocacy training in Geneva.

A Foreign Office spokesperson said:

We are saddened to hear that Chinese human rights activist Cao Shunli has died in detention, after she was reportedly denied medical treatment for serious illness. Ms Cao was a courageous activist who pressed for independent civil society involvement in China’s 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 process, and was detained in September 2013. Members of the Human Rights Council are bound to uphold and promote the highest standards of human rights. We strongly urge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to ensure all detainees have access to adequate medical care, and to release all those detained for exercising their constitutional rights to freedom of expression, association and assembly.

15/3/2014 [SCMP] Jailed Chinese human rights activist Cao Shunli dies in detention after denied treatment

15/3/2014 [AI] China: Authorities have “blood on their hands” after activist’s death

Cao Shunli, 52, died from organ failure on Friday at a hospital in Beijing, after five months in detention. Repeated requests by Cao’s family for her to receive medical treatment for serious health problems were denied. “Cao Shunli’s death exposes just how callous and calculating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are prepared to be to silence critics. The authorities today have blood on their hands.” said Anu Kultalahti, China Researcher at Amnesty International.

15/3/2014 [UK] Well-known Chinese dissident dies after being denied treatment

Prominent Chinese human rights activist Cao Shunli, detained in September for staging sit-ins at the country’s foreign ministry, has died, a fellow dissident and one of her lawyers said on Friday, after she was denied medical treatment in detention. Cao’s death is likely to trigger an outcry from China’s fledgling rights community and criticism from the West, which has expressed concern about her case.

15/3/2014 [維權網] 李金芳:關注曹順利——維護人權捍衛者的自由和生命權

15/3/2014 [網文] 滕彪:誰來承擔抵制惡法的責任——曹順利被勞動教養案代理詞 

RT @tengbiao: 曹順利第二次被勞教的時候,我是她的代理律師。我們曾一同參加人權培訓。曹被迫害致死,與積極參與UPR聯合國人權機制直接有關,國際社會不能置之不理。我將聯合人權團體表達強烈抗議!


王玲、陳淑鳳、高維新、吳田麗、李英之、劉曉芳、單亞娟等

15/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曹順利病重離世友人指控當局魔爪造成

曹順利病危留院期間,多名訪民曾到醫院探望她,當中部份人因而遭刑拘或與外界失去聯繫。

15/3/2014 [維權網] 前往309醫院探望已故人權捍衛者曹順利的單亞娟被帶走

2014年3月14日,大約晚上9點,前往309醫院探望已故維權人士曹順利的黑龍江雞西市維權人士單亞娟,被海澱區西北旺派出所以“瞭解情況”為由帶離。

15/3/2014 [民生觀察] 曹順利去世 好友劉曉芳失聯

一直在關注曹順利病情的,曹的好友劉曉芳女士,從3月11日上午開始,到現在一直處於失聯繫狀態,她的手機和固定電話也處於無人接聽狀態。請大家予以關注! 劉曉芳固話:010-63079664、手機:131-6176-5238

14/3/2014 [維權網] 曹順利病情再度危殆,多位關注者被拘押(圖)

多位到醫院探望曹順利的維權人士遭到拘押。據曹順利的弟弟介紹,上周的病情雖有好轉,人也終於蘇醒,但也是不能講話,只是知道家人在一旁陪伴。本周在準備把曹順利送去B超室和CT室做進一步的檢查時,曹順利再度陷入重度昏迷中,重新上了呼吸機。在重症監護病房的20多天,曹順利即使在蘇醒的兩天裡也沒有辦法和家人講過一句話。目前為止,曹順利90多歲的父親仍不知女兒被關押和生命危殆,家人也不敢告訴老人曹順利的任何情況。在守護曹順利的這一段日子裡,曹順利的姐姐和弟弟們精神幾近崩潰,一家人都心力交瘁,日夜為其擔憂。自曹順利於2月19日被送進999急救中心,隨後轉入北京309醫院搶救後,各地維權人士紛紛前往醫院探望她的病情,繼王玲、陳淑鳳、高維新等人被以涉嫌擾亂公共秩序刑事拘留後,吳田麗、李英之等人相繼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而一直密切關注曹順利的劉曉芳自3月11日也與外界失去聯繫。

14/3/2014 [參與] 曹順利病情竟又嚴重,劉曉芳失蹤(秦永敏)

一直關注曹順利病情的劉曉芳女士,從前天(3月11日)上午開始到現在失去聯繫已經兩天,手機處於關閉狀態,固定電話無人接聽。

12/3/2014 [民生觀察] 兩會期間 再有多位曹順利支持者被刑拘

2014-3-11下午,人權捍衛者曹順利女士的一位不方便具名的朋友告訴本工作室志願者,今年2月22日探訪病危中曹順利有三人被刑拘後,當局秋後算帳,在兩會期間又有多人被刑拘,其中包括吳田麗、任玉榮。這位朋友告訴本工作室,她因事在2月22日沒有去309醫院看望因此僥倖沒被抓,但她本人與那日探訪曹順利的朋友也有聯繫,可以確認的是,公安秋後算帳,把那天放了的人基本上又抓了起來。她還透露,那日同被抓的十幾人當中,目前僅有崔麗榮和陳淑雲在外躲避,其他人都聯繫不上。


姚寶華、劉勤鳳、姚納新

16/3/2014 [大紀元] 幫村民維權獲刑 江蘇夫婦身患重病阻強拆

2014年3月15日中午,江蘇常州鐘樓區民主人士姚寶華家旁邊的土地,在沒有任何征地協議下,遭數十人強行施工。姚寶華及坐輪椅的妻子劉勤鳳不顧身患癌症和癱瘓之軀,奮起阻攔,雙雙被打倒在地。姚寶華的女兒姚欽表示:“一黨專政,真是暗無天日啊!我們這些被壓迫的人什麼時候才能真正‘解放’啊?”

14/3/2014 [劉曉原微博] 姚寶華一家三口人敲詐勒索開發商案判決書

劉曉原律師 ‏@liu_xiaoyuan 姚寶華一家三口人被控敲詐勒索罪案成立,法院判處姚寶華有期徒刑5年,罰金1萬;劉勤鳳3年6個月,罰金5千,姚納新3年。姚寶華一家三口人敲詐勒索開發商案判決書(共十三頁,第十四頁是我的辯護詞。)

15/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姚寶華一家三口敲詐罪成被判刑

2014年3月14日,江蘇常州維權教師姚寶華(左)和妻子劉勤鳳(右),在宣判後繼續獲取保候審。宣判前,當局派出警車和救援車,到姚家分別把姚寶華和劉勤鳳帶往常州市鐘樓區法院。(圖片來自劉曉原微博) 常州市鐘樓區法院在判詞中表示,姚寶華煽動村民阻礙施工,以此鬧事的方式向開發商索取財物,具有非法性。其妻子劉勤鳳和兒子姚納新參與鬧事、相互配合,具有共同非法佔有的意圖,構成共同犯罪,裁定三人“敲詐勒索”罪成。判處姚寶華有期徒刑5年,罰金1萬;劉勤鳳3年半,罰金5千,姚納新3年,罰金3千元。目前正在取保候審的姚寶華夫婦,在宣判結束後送回家繼續取保候審。姚寶華的女兒姚欽不滿宣判結果,形容是當局的打擊報復。

15/3/2014 [權利運動] “兩會”後首日就公然枉判,党領導的司法體制改革難逃破產命運

12/3/2014 [權利運動] 觀常州姚寶華被敲詐勒索構陷案宣判,檢司法改革方案能否落實

今天是“兩會”的倒數第二天,據說司法改革方案即將出臺,而江蘇省常州市退休教師姚寶華因替失地村民維權而導致一家三口被敲詐勒索構陷一案,將於“兩會”結束後的第一天、即2014了3月14日上午九時在常州市鐘樓區法院第13法庭宣判。

江蘇省常州市知名維權人士姚寶華因替失地農民維權而遭地方當局蓄意將一家三口以“敲詐勒索”構陷一案,經歷2013年12月1日、12月26日至30日兩次共計六天的審理,以劉曉原律師、王宇律師、張成茂律師、以及以公民身份接受委託的張建平等四位辯護人的辯護下,不僅以21部國家法律、法規、以及部門與地方規範性檔證實,長期無私為百姓維權的退休教師姚寶華作為村民推選的代表,在行政與司法不作為的情況下,與村民一起阻止僅以每畝13萬人民幣取得毛地、卻拒不支付征地補償款的開發商通知施工,要求以開發商支付補償款行為的合法性,駁斥了檢察院對姚寶華一家人所謂敲詐勒索的荒謬指控,更在舉證質證就公安所謂的舉報姚寶華一家人有敲詐勒索嫌疑的“匿名信”郵戳的時間上,證實了該案純粹是當局為了打擊報復而偽造匿名信,蓄意製造冤假錯案!雖然公安蓄意製造冤假錯案迫害姚寶華一家人已水落石出,姚寶華的愛人劉勤鳳老人也已經被釋放,但姚寶華的兒子姚納新仍然被當作人質囚禁在看守所。

11/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姚寶華夫婦“敲詐” 案週五宣判

75歲的姚寶華,是常州市一名退休教師,長期免費為村民代理多宗徵地官司。2012年自己因涉及拆遷問題維權時,一家四口先後被關押,其中他和妻子及兒子三人被控“敲詐勒索”。去年2月姚寶華證實患上肺癌,獲准取保候審。案件在2013年12月初開庭。劉勤鳳被關押期間,健康狀況急轉直下,於今年1月10日亦獲准取保候審。


范木根

14/3/2014 [維權網] “范木根反暴力逼拆正當防衛案”法律後援團成立公告

後援團的主要工作:1、為范木根辯護人及其家屬代理人提供法律意見,做好參謀;2、當上述辯護人、代理人因故無法工作時,從後援團中選擇合適人選繼任;3、組織專家研討會、撰寫論文等,面向社會為本案提供專業意見等等。

 


丁家喜

14/3/2014 [參與] 丁家喜在獄中的講話

各位朋友,大家好!

我到北京市第三看守所已經兩個多月了,這裡的生活簡單而有規律,就像休假一樣,當然是被休假了。我的情況一切都很好,請朋友們放心。

和我一起被關押在三看的還有馬新立,袁冬,張寶成,李蔚,王永紅,孫含會,趙常青。他們這幾位元是我這一年多認識的新朋友,他們都是有血性的中國男兒,我很榮幸認識他們,很高興一起發起或參與財產公示和其他一些社會活動。當然這些活動成為了我們被關押在此的原因,涉嫌的罪名是非法集會罪(現罪名改為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但我們都是無罪的,我們對此確信無疑,我們這些活動既不構成非法集會罪,也不構成刑法中的任何一款罪名。現在我們願意作為中國法律的試金石來檢驗一下中國法律的層次。如果中國真是一個法制社會,那麼法律就應該保護每個公民的權利,使無罪的人免受追究,否則的活就是羅織罪名,踐踏法律的尊嚴,其本質就是少數人把法律當作維護他們特權保護他們私利的工具。我們也願意檢驗一下政府反腐敗的決心,如果真的是想反腐敗,那就應該回應社會的呼籲,立即立法,要求官員公開財產,否則的話只能是打壓社會的正當的要求,其本質就是保護腐敗,甚至縱容腐敗,繼續危害我們的國家。在這裡我請朋友們一起來圍觀,圍觀這個事情的進展,圍觀這個事情的最終的檢驗結果。你們的良心就是中國最好的判斷,一定能對這個檢驗結果作出最好的判斷。當然也要請朋友們不要因為我們這個事情感到氣餒,也不要因為我們這個事情而感到害怕,大夥應該開開心心地來圍觀,熱熱鬧鬧地圍觀。

在這裡我感謝關心我們的各位朋友,感謝為我們辯護的律師,感謝我們的家人,謝謝!

11/3/2014 [人權雙週刊] 隋牧青: 我們要做公民——首次會見丁家喜律師的周折及法院遭遇側記

之前他已經是一位世人眼中令人羡慕的成功律師,個人生活優越,卻不計個人名利,甘冒坐牢風險,勇敢走上街頭表達訴求,踐行公民權利,堪為法律界乃至這個民族的良心與楷模!北京之行,加深了我對丁家喜律師的印象:良知公民、國之棟樑!


許志永

10/3/2014 [維權網] 就許志永博士案二審應開庭審理的法律意見書

1618481_576250419132856_166594944_n尊敬的法官:

我們系上訴人許志永博士的二審辯護人。經過會見當事人,經過閱卷和對一審情況的瞭解,我們依法認定此案二審應該開庭審理,而非可以開庭審理。

其理由如下:第一,上訴人在檢察院的起訴書中被定位為共同犯罪,從查明案件事實和節約司法資源減少訟累角度,無疑應併案審理,而且考慮到許博士案在北京市一中院已經立案,全案應一併由一中院審理。但一審法庭拒絕了上訴人和辯護人合理的併案審理請求和管轄權異議,導致出現“啞巴庭”這種史所罕見的窘況。在法庭調查階段,上訴人和辯護人均未對證據進行質證。

而根據《刑事訴訟法》(以下簡稱《刑訴法》)第53條,證據確實、充分,應當符合以下條件:(一)定罪量刑的事實都有證據證明;(二)據以定案的證據均經法定程式查證屬實;(三)綜合全案證據,對所認定事實已排除合理懷疑。

而具體到許博士案,上訴人和辯護人在一審中都堅持了沉默的立場,均未對檢方提供的證據進行質證,該證據顯然未經法定程式查證屬實。依法不應作為定案證據。

第二,一審法庭沒有通知主要證人出庭作證。根據《刑訴法》59條,證人證言必須在法庭上經過公訴人、被害人和上訴人、辯護人雙方質證並且查實以後,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在許博士案一審庭審中,能證明案件主要事實的同案被告人和指控證人均未出庭作證,沒有接受控辯雙方的質證。依法證人證言不能作為定案依據。

雖然上訴人和辯護人因為自己合理併案審理請求及管轄權異議遭拒,對案件公正審理失去信任,為維護自身尊嚴不得已沉默,而出於法庭沉默的立場考慮,沒有堅持最初申請證人出庭的立場。但一審法庭理應依據《刑訴法》187條之規定,依職權要求重要的證人出庭作證,以查明案情。

第三,考慮到上訴人在最後陳述中堅持自己無罪的立場,顯然上訴人對一審認定的事實、證據均有異議,而此異議直接影響定罪。根據《刑訴法》223條之規定,二審法庭應開庭審理。

第四,考慮到許博士的最後陳述被一審法庭屢次粗暴打斷最終被違法制止從而其最後陳述權被剝奪的事實,二審法院也應開庭審理補正許博士最後陳述的機會。而且一審庭審只提供很少旁聽席位的做法也違背了公開審理制度設立的初衷。

第五,辯方有新的證人出庭。新的證人證言理應經過庭審質證。

最後,從《刑訴法》保障人權,追求程式和實體正義的角度,也理應開庭審理,通過控辯雙方、被害人的質證和辯論,以查明案件事實,保證無罪的人不受刑事追究。

綜上:針對許志永博士案,二審法庭應開庭審理。

此致

辯護人:

張慶方 北京市漢鼎聯合律師事務所律師

劉書慶 山東天宇人律師事務所律師

 

11/3/2014 [臺灣風傳媒] 笑蜀:許志永為中國政治反對開新路

根據律師披露的消息,今年中國“兩會”後,對新公民運動發起人許志永的二審,及對新公民運動其他宣導者和參與者的一審,將陸續展開。而春節前對許志永的一審,尤其是許志永被法官打斷的最後陳述,已經震撼了世界,國際輿論達於頂點。許志永及新公民運動,獲得了歷史性聲譽;中國司法當局及所謂法治形象,則付出高昂的信用代價。…

好在,明白自己責任的精英,不只許志永一人,從劉曉波,到郭飛雄、丁家喜、趙常青,他們沒有一個人退縮,沒有一個人不是大義凜然,他們是真正的貴族。設想一下,數年之後,當他們相繼走出高牆,重新投入方興未艾的新公民運動和其他反對政治,那該是多麼激動人心的場景。那時誰敢否認,成建制的建設性反對派已在中國崛起!這,或許是這個不幸的民族在當下的大幸。

 


馬新立

16/3/2014 [參與] 馬新立取保後下河舉牌,再次被關進看守所(圖)

據滕彪推特消息:致敬西單四君子之馬新立。 陳建剛律師:英雄馬新立,因為取保後下河舉牌,再次被關進了看守所。

威廉退爾 ‏@mynamexu 緊急關注馬立新!!RT  @jiapin1989  剛剛得到消息, 9日在玉淵潭公園舉牌要求官員公開財產的馬新立,再一次被拘留關在北京第三看守所,他是去年參加西單4君子舉牌要求官員公開財產被關押11剛剛取保候審出來。可憐他的一個只有6歲的女兒,又見不到父親了。

10/3/2014 RT@mynamexu: 十三億中國人中,若有兩億馬新立,還愁天不會亮嗎? @jiapin1989: 北京公民朋友馬新立冷天下水舉牌聲援曹順利

歐彪峰: 今天下午,馬新立在北京玉淵潭公園舉牌:公民聲援曹順利。為表明自己譴責獨裁者的憤怒之情和舉牌行使公民權利的決心,他跳進冰冷的水裡舉牌(北京現在的只有6~7度)。隨後舉牌:1,公民要求官員公開財產。2,公民要求釋放許志永、丁家喜和所有良心犯。因為水太深,橫幅太長無法在水裡立足,只有在岸上拍照。

馬新立電話:13263485262。馬新立是去年西單舉牌要求官員公開財產的4君子之一。他因此被關押11個月,剛剛出監獄不久,看到獨裁政府瘋狂迫害曹順利心裡無比憤怒,雖然,他知道兩會期間中共打壓很嚴,任何對獨裁政府不滿的舉牌行為都可能被拘留,但是,他依然義無反顧站出來舉牌!


黃文勳,袁曉華,袁奉初

11/3/2014 [推特] 關注黃文勳,袁曉華,袁奉初

胡佳 ‏@hu_jia: 90後小夥子黃文勳打出過2013最響亮而直接的訴求:打倒共產黨!打倒獨裁專政!@ZhouFengSuo 關注黃文勳,袁曉華,袁奉初,擾亂公共秩序案在湖北赤壁3月13日開庭前會議。左為黃文勳前年在深圳舉牌,振奮人心。


吳貴軍

14/3/2014 [新公民郵件組] 吳貴軍案開庭審理情況記錄

2013年5月初,深圳迪威信家居用品有限公司因搬遷經濟補償問題與工人發生勞資糾紛,5月23日發生工友遊行事件,工人談判代表吳貴軍被捕。2014年2月17日,吳貴軍因涉嫌聚眾擾亂交通秩序罪,在深圳市寶安區人民法院第四庭開庭審理。當日,來自各行業的工友、關注勞工權益的社會各界熱心人士共計50多人早早來到法院門口申請旁聽,給吳貴軍加油鼓氣。遺憾的是,原定下午2點半的庭審,因臨時調整庭審順序通知推遲審理,直到3點半也未通知開庭,不明所以的工友並未因此離去,而是一直在大廳等候。3點40分左右,主審法官以公訴人出差不能到庭為由告知擇日改期審理,最終因等候旁聽的各界朋友的強烈抗議和質問,迫於壓力,法院與當日下午4點半左右宣佈重新開庭,庭審由原先僅能容納7個旁聽席的第四庭調整到可容納50人左右的第一庭進行審理。

庭審開始前,書記員宣佈法庭規則,核實控辯雙方身份、許可權。法官詢問旁聽人員是否有外國籍人士,在確認有外國記者在場後,詢問其是否有外事部門的批准,該外國記者的陪同人士指出庭審前已經提前向書記員打電話詢問是否可以旁聽,書記員答覆可以。但因沒有所謂的外事部門的批准,仍然被法官請出法庭。其後,兩名法警將吳貴軍帶上法庭,法官首先詢問被告人吳貴軍的相關資訊,辯護人龐琨律師當場要求將吳貴軍手銬打開,法官准許。其後法官告知被告人的權利與義務,龐琨律師補充確認公訴人資訊,得知到庭公訴人並非本案原公訴人,為庭審的繼續進行被告人和辯護律師均並未申請回避。

法官讓吳貴軍簡要陳述案發過程後,宣佈進入法庭調查。首先由公訴人宣讀起訴書。起訴書指控吳貴軍於2013年5月23日9時許糾集迪威信工廠員工200多人,組織工人從工廠出發步行上路遊行,途徑石岩轄區的北環路、寶石東路、石龍路、福龍路,造成寶石路以及福龍路交通嚴重阻塞達約兩小時。期間,民警對堵路員工進行勸阻,但員工推搡、毆打民警,拒絕離開道路。當天11時30分許,員工被疏散,民警將吳貴軍帶回派出所進行調查。5月24日吳貴軍被深圳市公安局寶安分局刑事拘留,6月28日以涉嫌聚眾擾亂交通秩序罪被逮捕,7月29日偵查終結移送寶安區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其後,歷經兩次退回補充偵查、兩次補差重報、三次延長審查起訴期限。2014年1月21日,寶安區人民檢察院以吳貴軍聚眾堵塞交通,抗拒國家治安管理工作人員依法執行職務,情節嚴重,且為首要分子,行為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條,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以聚眾擾亂交通秩序罪追究刑事責任,提起公訴。

對於起訴書指控的犯罪事實與罪名,吳貴軍指出不清楚自己是否構成聚眾擾亂交通秩序罪,但對於起訴書指控的事實提出以下幾點質疑:第一,員工上路遊行,並非自己事先有計劃、有預謀的組織,而是工人在與工廠發生經濟補償等勞資糾紛,並且多次向深圳各部門反映無果之後,工人激憤臨時聚集發生的行為;第二,自己發現工友的遊行活動後,試圖對工友進行勸阻,但個人力量不足以改變事件的發展,並立刻向當地勞動部門反映情況,請求及時處理,其後,因為自己是工人選出來的談判代表,不能不管工友們的情況,因此繼續跟在隊伍後面;第三,遊行過程中,五六十名員警跟在隊伍兩邊,但並無任何員警出面對員工進行勸阻活動,而且並非是員工推搡、毆打民警,相反是近百名手拿警棍、盾牌的防暴員警先對員工進行毆打,致使數名工友住院治療。

被告人陳述完畢,控辯雙方對被告人進行提問。公訴人主要圍繞以下幾個問題:其一,是否組織工友收取製作橫幅、罷工、遊行的活動經費;其二,吳貴軍是否有帶頭喊口號、帶頭唱歌。吳貴軍答覆,第一,自己雖是工人選出的談判代表,但活動經費是由工人自發捐款的,平時主要是用於購買礦泉水、麵包等食物,這筆款項並不由自己管理、製作橫幅的錢從哪裡出自己不清楚;第二,自己有喊“共產黨萬歲”,有唱“社會主義好”,是因為看到工友被防暴員警打倒在地的慘狀後,情不自禁的行為。對此,辯護律師向被告人吳貴軍提了以下問題:其一,活動經費的使用是否需要取得其同意或批准;其二,遊行過程中走在隊伍的哪個位置;其三,覺得遊行過程中跟隨在兩邊的員警主要在做什麼工作;其四,遊行過程中是否有帶頭喊口號、唱歌,何時喊得口號、唱歌。吳貴軍答覆,活動經費不是自己管理,活動經費的使用無需自己同意,工友需要時一般是直接向管賬的人支取,自己在遊行過程中走在隊伍的後面,遊行過程中感覺兩邊的員警主要是在維護秩序,遊行過程中並沒有喊口號,而是在工友們被防暴員警控制在一個廢棄的工地上,看到工友們被打倒在地時自己忍不住才喊得口號、唱的歌。

接著,公訴人當庭出示吳貴軍在派出所接受訊問時的幾份筆錄,摘取關鍵內容進行宣讀,指出吳貴軍供述的內容與之前的陳述有多處矛盾之處。辯護人龐琨律師針對公訴人所念的筆錄內容,指出公訴人僅是摘取部分筆錄資訊,斷章取義,且這些資訊之間存在前後矛盾之處,並且第一次所做的筆錄並未告知被告人權利與義務,違反法定程式,該份筆錄不應採納。辯護人段毅律師進一步指出,從語言學的角度,被告人的陳述在經過筆錄製作人的轉化之後,並不能完全排除筆錄製作人對事件的構想,從而偏離事件本身的情況。

其後,法官宣佈由於時間關係,案件暫停審理,擇期繼續開庭。吳貴軍在旁聽熱心人士的掌聲中被法警帶走。

庭審點評:從法律程式上,本案的開庭審理可謂是一波三折,先是延遲審理,接著又是以公訴人未到庭為由臨時宣佈改期審理,完全無視法律程式,公訴人未到庭並非延期審理的法定事由。雖然,法檢機關最終因不堪質問和抗議宣佈重新審理,足見對法律程式的不尊重。從目前庭審的情況來看,庭審中已出示的筆錄並不能證明吳貴軍有預謀、有計劃的組織工友進行遊行活動,也難以證明其屬於本次遊行事件的首要分子,尚不能證明其已構成《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條“聚眾擾亂交通秩序罪”的罪行要件。由於目前開庭審理剛進入舉證質證階段,後續情況需待進一步庭審再做記錄。”


趙楓生

15/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趙楓生修改控罪 黃琦傳喚十小時後獲釋

被拘留近五個月的湖南省永州市異見人士趙楓生,被改以涉嫌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趙楓生的妻子全海燕,帶同不足一歲的兒子,週四(3月13日)與丈夫的代表律師劉衛國和一名朋友,到看守所探視丈夫。(劉衛國律師提供) 趙楓生被拘留在衡陽縣看守所近五個月,其代表律師劉衛國向記者指,他週四到衡陽市檢察院,瞭解相關案情時,才獲悉趙楓生的罪名,已由“危害公共安全”罪,改為較重的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並且被正式起訴。劉衛國律師指,檢察院先後兩次更改罪名,不禁令人懷疑當局故意誣害。

劉衛國律師說: 他被逮捕時涉及的罪名,是危害國家安全,其後被改為危害公共安全罪,我們理解這個罪名是較輕的,指當事人的行為,可能對公眾構成危害,但現時又被改為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他們認為其行為已對國家構成危害,這是有很大差別的。記者說: 後者最高刑罰是甚麼?劉衛國律師說: 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最高可被判監五年。劉衛國律師其後到看守所會見趙楓生,他指,趙楓生的精神狀態尚好,祇是每天有六到七個小時被強制勞動。

14/3/2014 [維權網] 湖南衡陽維權人士趙楓生被當局以煽顛罪起訴

趙楓生的辯護律師劉衛國與網友公民小彪,日前前往衡陽市檢察院提取趙楓生案件的材料。據本網資訊員向公民小彪瞭解的情況,當局原先起訴趙楓生罪名是涉嫌“用危險方式危害公共安全罪”,現在已改成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來起訴。趙楓生是湖南永州江華瑤族自治縣人。曾在北京籌建中華全國農民協會,後被當局從北京趕走。趙楓生這次入獄是因在網路發表言論獲罪。劉衛國律師與公民小彪因此案路經長沙與網友見面介紹了趙楓生案情與此前代理的河南南樂教會牧師的案件。長沙網友再次呼籲當局善待返鄉農民工青年。


柳學紅、刑鑒、王晶

15/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國際特赦呼籲北京釋放三名公民記者

國際人權組織國際特赦日前發佈新聞稿,呼籲中國當局立即釋放近幾天內被逮捕的三名公民記者。他們是在北京天安門廣場採訪報導中國全國人大會議時,被北京警方逮捕的。這三名記者是:柳學紅、刑鑒、王晶,他們都是為民間網路媒體“六四天網”撰稿的公民記者。

在四川的“六四天網”負責人黃琦在接受本台記者電話採訪時說,成都警方也對他本人進行了傳訊:“警方昨天和今天都對我進行了傳訊,他們明確告訴我柳學紅等三名天網義工被拘留是因為兩會期間,他們在北京對訪民在天安門自焚事件、向毛主席像潑墨事件、以及訪民在廣場散發傳單事件進行採訪和錄影,警方對他們刑事拘留的〝理由〞是〝涉嫌尋釁滋事〞。警方還要三維義工交待他們背後的策劃者是黃琦。”

黃琦表示,他為這三名義工的被捕感到擔憂,並呼籲國際人權組織關注他們的命運:“3月5號,三位元義工在報導兩會召開情況時,有訪民在天安門廣場自焚,他們就進行錄影。當局以〝涉嫌尋釁滋事〞逮捕他們很荒唐,他們都是參與報導天安門廣場附近訪民的訴求。”

13/3/2014 [AI] CHINA: THREE CITIZEN JOURNALISTS DETAINED IN CHINA

Three citizen journalists have been detained in China after they published reports online about the activities of petitioners’ at Tiananmen Square, including a woman who tried to set herself on fire. The whereabouts of one of the journalists, a 17-year-old boy, is currently unknown. They are prisoners of conscience.Wang Jing, Liu Xuehong, and Xing Jian, are all citizen journalists with 64 Tianwang, a website which focuses on human rights issues in China and is run by around 1,000 volunteers. They were criminally detained in Beijing on 9 March after they reported on the website about the actions of petitioners at Tiananmen Square on 5 March. They described and provided photos of a woman who tried to set herself on fire after distributing some flyers. According to their report, four men quickly extinguished the fire and took the woman away. They also wrote about several other incidents of petitioners being taken away.All three are being detained on suspicion of “picking quarrels and provoking troubles”, a charge that carries a sentence of up to ten years’ imprisonment.

13/3/2014 [六四天網] Tiananmen Square ‘citizen journalists’ placed in criminal detention

This photo from 64Tianwang’s website is said to show the self-immolation attempt in Tiananmen Square. Photo: Reuters

Three citizen journalists have been placed under criminal detention for reporting on two incidents at Tiananmen Square last week – a woman who attempted to set herself on fire, and the defacing of the famous portrait of Mao Zedong – the founder of the human rights website they work for said yesterday.

The self-immolation attempt took place on March 5, the opening day of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while another person tossed what looked like black ink over Mao’s portrait above the Tianan gate the next day, said Huang Qi, founder of the rights website 64Tianwang.

Volunteer Wang Jing was taken away by Beijing police on Friday and taken back to her home in Jilin province, where she was detained on Sunday at the Jilin city police detention centre on the criminal charge of “provoking and stirring trouble”, Huang said.

Xing Jian, 17, and Liu Xuehong, who were both taken away in the early hours of Saturday, have also been put under criminal detention in Beijing, Huang said.

On the mainland, people can be held for up to 37 days without being charged with an offence.

13/3/2014 [美國之音] 國際特赦組織呼籲中共立即釋放六四天網公民記者

13/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六四天網3名公民記者被刑拘

北京三名公民記者,王晶、柳學紅,與年僅17歲的刑鑒,證實涉“尋釁滋事”罪,全部被刑事拘留。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創辦人黃琦對本台講,三人都是天網義工,王晶曾拍攝到兩會開幕日,天安門出現疑似自焚的白煙,目前被押返原居住地吉林市,柳學紅則被拘留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黃琦說,三名公民記者被拘留,與兩會期間為底層民衆維權有關,也有其他訪民被監控。他說: 三個被刑事拘留,押返了一個張淑芬,目前被控制在家裡,10多人看著她。

12/3/2014 [新唐人] 揭人大開幕日天安門〝突發事件〞真相 記者被拘

12/3/2014 [大赦組織] 中國必須釋放因報導維穩拘留的三公民記者

國際大赦組織說,中國當局必須馬上釋放三名因報導北京安全打壓情況而在週末被捕的三名公民記者。中國每年一度的全國人大會議正在北京召開。柳學紅、邢鑒和、王晶三人均為中文網站六四天網的公民記者。週末他們在北京三次不同的員警搜捕中被抓走。“新聞報導不是罪行,這三名活動人士應該被立即釋放,”大赦國際中國方面研究員William Nee說。“對他們的拘禁顯示中國當局為了在全國人大期間控制資訊而願意做出多麼過分的事情。”這三名公民記者被以“尋釁滋事”的指控而刑拘。他們三人均在天安門廣場附近報導訪民的冤情。

11/3/2014 [六四天網] 六四天網三記者北京遭刑事拘留

今天下午,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綜合王晶、柳學紅、刑鑒家人來電,獲悉六四天網三記者北京遭刑事拘留。

今天下午,吉林省吉林市王晶的母親孫燕華來電,3月9日,王晶【吉林警方搜走王晶3台電腦 天網義工柳學紅失蹤】被押返吉林市船營區北山街派出所,下午17時,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並押送吉林市看守所。

今天中午,湖北維權人士柳學紅【北京警方抓捕天網義工柳學紅紀實】的丈夫來電:3月8日,前往我家的警官先指我們修煉法輪功,後北京市公安局6員警出具搜查證,帶走3台電腦、2台照相機,一個硬碟。3月9日下午,警方致電我女兒,柳學紅因尋釁滋事遭刑事拘留,在押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另據河南省息縣刑梅【北京警方:天網是一種暴亂 抓黃琦時機不成熟】來電,其弟弟刑鑒也遭北京警方刑拘。

王晶、柳學紅、刑鑒均為六四天網記者,長期致力於説明底層民眾維權,曾多次遭官方警告、打壓。自今年兩會開幕後,三記者持續關注北京周邊人權狀況【全國人大開幕 天安門發生自焚】、【兩會第四日 天安門周邊直播】,分別遭當局帶走刑拘。

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強烈譴責官方上述舉動,敦促有關當局保障公民權利和新聞自由,立即釋放王晶、柳學紅、刑鑒三記者。


黃琦

15/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黃琦連日被京警傳喚週五傍晚回家 事涉天網三記者報導兩會訪民維權

成都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星期四下午被十多名北京員警以“涉嫌尋釁滋事”帶走傳喚,當晚11點獲釋後,星期五下午再被傳喚三個小時。目前,黃琦處於“傳喚期”,不得接受採訪。黃琦的母親告訴記者,北京來的員警主要盤問三名天網記者在北京給天網發稿的情況。此外,黃琦患有嚴重腎衰竭,健康狀況愈來愈差,浦文清一直擔心兒子的身體。她說:“他臉也腫,腳也腫,腎功能衰退的症狀比以前更嚴重”。記者:有沒有吃藥?回答:長期吃藥,每個月要吃兩三千元的藥,每個月要去看病,現在出了事情,如果他們要把他帶走,(看病)就去不成了。如果今天把他帶走,晚上不回來,我們要發出聲音。

15/3/2014 [美國之音] 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遭北京警方連續傳喚

中國維權義工、六四天網的創辦人黃琦,星期五下午連續第二天被前往成都的北京警方傳喚,詢問有關兩會期間天網義工報導天安門廣場疑似自焚等訪民維權活動的事情。黃琦表示,警方要求他停止天網的活動,但是遭到他的回絕。黃琦等待確診是否患有癌症的母親和其他一些好友都擔心黃琦面臨遭當局打壓的危險,不過黃琦表示,儘管在中國從事人權活動風險極大,但是還是要有人去做,而他也回絕了警方希望他停止天網人權報導的要求。

他說:“雖然面臨方方面面的威脅和恐嚇,但這種人權工作在中國大陸的確也需要人去做。還有那麽多的民眾,他們的基本人權遭到侵犯。警方也希望、要求我停止一切活動,我也明確地告訴他們,沒辦法,你們把中國的訪民問題解決完了,侵犯人權的問題解決完了,我們天網就停止工作。”

曾兩次遭當局判刑的黃琦表示,他所做的夠不上“尋釁滋事”,因為天網所報導的情況都是事實,既沒有造謠,也沒有渲染,更不存在鼓噪,是合法的運作。

他說:“都是憲法賦予的保護人權的方方面面的情況,並沒有所謂的違法的一些情況。而且“尋釁滋事”當中必須有渲染暴力和恐怖,以及散佈虛假消息。但是我們發佈的消息中並沒有類似的情形。”

黃琦剛剛住院後回家不久的母親星期五下午對美國表示,他兒子所作的一切都是合法的,但卻面臨很大的風險。她希望外界關注黃琦的處境。黃琦星期五下午出來後在推特上表示,警方明確告訴他案件尚未結束。他感謝外界對他的關注,同時希望外界繼續關注在押3位元天網記者的安危。

14/3/2014 [六四天網] 天網義工黃綺在成都被警方帶走

2014年3月13日下午,“六四天網”創始人、義工黃琦在家中被警方帶走。據當地維權人士消息,黃琦被帶到了成都市火車南站派出所,目前成都各地維權人士正趕往南站瞭解詳情。黃琦被帶走,當局出具了一份由北京市公安局簽發的傳喚證,傳喚理由是“尋釁滋事”。 相關維權人士消息說警方重點查抄了黃綺的筆記型電腦和通訊本。

黃琦(1963年4月7日-),網名難博,四川內江人,是中國互聯網早期因網路言論入獄的公民。黃琦畢業于四川大學無線電子系,1998年成立了“天網尋人事務所”,1999年設立“天網”網站。天網網站緊急呼籲世界上各媒體和維權人士關注此事件的發展。

14/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黃琦被抄家傳喚 至今情況未明

14/3/2014 [Amnesty International] China: Police detain website founder in raid

 

 


陳開頻

11/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陳開頻結束訪台杭州入境被扣 民主黨浙江委會籲當局停止迫害

中國民主黨浙江成員陳開頻上週四訪問臺北後返回杭州,在機場入境時被國保人員帶走,至今已超過四天,不知身在何處。民主黨浙江委員會就陳開頻被失蹤發表聲明,要求杭州當局立即無條件釋放他並停止對浙江民主黨人和維權人士的迫害。中國民主黨浙江委員會就成員陳開頻從臺灣回到杭州後立即被失蹤,本周日(3月10日)發表聲明說,陳開頻沒有任何犯罪行為,他到臺灣旅遊是他作為中國公民應有的權利,在臺灣旅遊期間從事的任何活動都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他會見臺灣民進黨領導人和臺灣立法院的立法委員,會見中國國民國黨主席馬英九先生的秘書,是為了溝通海峽兩岸政黨之間的交流,因此,杭州地方當局必須立即無條件釋放陳開頻,恢復陳開頻的自由,停止對浙江中國民主黨人和維權人士進行迫害。

10/3/2014 [參與] 中國民主黨浙江委員會關於陳開頻訪台後後失蹤的聲明(圖)

中國民主黨浙江委員會成員陳開頻於2014年3月6日訪台回杭州後在蕭山國際機場被杭州市蕭山區國內安全保衛大隊人員帶走後,至今已超過72小時,仍下落不明。


天理(陳啟棠)

11/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陳啟棠協助江門村民上訪被刑拘

筆名 “天理”的廣東維權人士陳啟棠(中),因協助江門村民到北京上訪,3月9日被刑拘。(網友數序學說微博,攝於2013年10月)

11/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廣東關注農民上訪天理被刑拘 六警抄家帶走電腦及訴狀

廣東佛山維權人士天理(本名陳啟棠)上週六被國保刑事拘留。六名員警周日查抄他的家四個小時,帶走了他的電腦主機及受農民委託的訴狀等。陳啟棠委託的律師劉曉原本週一上午到看守所見過當事人後告訴本台記者,當局指控他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相信這與陳啟棠協助廣東失地農民上訪維權有關。廣東維權人士天理(陳啟棠)上週六(3月8日)被佛山市公安闖入他家帶走。第二天上午,天理的家屬收到警方發出的“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刑事拘留通知書,同時抄家。天理委託的律師劉曉原週一下午告訴本台:“他是八日晚上七點被帶走的,昨天(9日)下午又去搜查 四個多小時,把電腦、U盤等一些物品拿走了,還有張林(安徽異議人士)案件的授權委託書等材料,都拿走了。市公安局辦案,這個案件我們也感到很驚訝”。

劉曉原說,上午在看守所聽當事人講述警方審訊經過:“我今天上午會見了陳啟棠,他說被抓可能是因為張林的案件,他被抓後主要對他訊問涉嫌犯罪的事實,主要是張林的案件去年小安妮失學的聲援活動,問一下江門四五個村民到北京上訪的事情”。

據維權網週一消息,天理這一次被刑事拘留,很有可能與發起《關於“成立廣東江門棠下和雅瑤上京申訴團被刑事拘留人員公民關注團”的聲明》的簽名有關。

3月3日晚上,廣東江門棠下和雅瑤鎮村民因土地維權,一行近五十人進京申訴,在半路遭到河北與廣東警方攔截,隨後將16名維權代表刑事拘留,天理為此發起公民關注團聲明。參與者還包括福建順昌張德錦、安徽馬鞍山姑鶴及江蘇常州維權人士張建平。其中張德錦的兒子張偉斌3月8日,被以涉嫌盜竊,刑事拘留。劉曉原說,他前往佛山市公安局查詢發現:“經過查詢,辦案單位竟然是佛山市公安局的國保支隊,我當時問,既然指控他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我說治安類的案件,應該是治安大隊來辦,你們國保一般不是辦理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案件?我又問他維穩案件你們是不是辦,他沒有回答我”。他認為,佛山警方以異議人士張林案作為幌子,其醉翁之意還是天理在廣東地區從事的維權活動:“如果和張林案件有關,張林案全部是由安徽警方立案偵辦,陳啟棠怎麼到佛山市公安手裡,而且這個事情已經過了很久。張林是去年8月份被抓,案件發生於去年四月份,到現在已經快一年了。當時他有事的話,安徽警方就把他抓走了,如李化平(上海)。他們認為有管轄權,從這個辦案情況看,背後的原因,應該不是張林案,只是拿張林案說事,很有可能是江門45個村民上訪被抓到問題。據我瞭解,他們認為可能是他(陳啟棠)組織策劃”。

11/3/2014 [維權網] 廣東維權人士天理因關注村民土地維權被刑拘

廣東維權人士天理(本名陳啟棠)日前因關注當地村民土地維權而遭到佛山警方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而刑事拘留,警方還抄了天理的家,還將去年在安徽合肥接受的維權人士張林的委託書也抄走。

10/3/2014 [權利運動] 在家中也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維權人士天理被無天理公安刑拘

(2014/3/9)今天淩晨1點多,一群佛山市公安闖入維權人士天理(陳啟棠)在家中將其帶走,並被抄家。到今天上午,天理的家屬收到“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刑事拘留通知書。在中國,由於有二千年腐敗的封建專制制度,所以有了一句中國特色的“閉門家中坐禍從天上來”的說法,天理深更半夜在自己的家中,居然也被“擾亂公共場所秩序”了,這党國在害人方面比封建專制制度有了巨大“進步”。據瞭解,天理這一次被刑拘,很有可能與發起《關於“成立廣東江門棠下和雅瑤上京申訴團被刑事拘留人員公民關注團”的聲明》的簽名有關。


尕瑪才旺 Khenpo Kartse

13/3/2014 [唯色博客] 緊急:關注堪布尕瑪才旺被捕及獄中被嚴重侵犯人權狀況

2014年2月25日,堪布尕瑪才旺的律師唐天昊因此案第二次抵達昌都(唐律師之前已代理過兩起昌都藏人案件)。經過他的依法力爭,26日,警方同意唐律師與他的當事人——堪布尕瑪才旺會見面。 唐律師瞭解到堪布尕瑪才旺的身體狀況後,向看守所提出要保障當事人的合法權益,包括:1、被關押看守所時依照法律應做體檢,但是沒有做體檢,這是違法的;2、希望給患病的堪布尕才調換有陽光的監室;3、允許患病的堪布尕才洗澡。

13/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被捕藏僧健康惡化不獲保外就醫

青海囊謙縣公雅寺主持嘎才(又名朵瑪才旺)被昌都警方跨省拘捕後,其代表律師唐天昊,上月底曾到昌都看守所會面。知悉事件的西藏女作家唯色表示,嘎才(主持)的情況不好,律師向警方強調不能刑訊逼供下﹐雖然嘎才未受到嚴刑逼供,但亦遭不好的對待。堪布嘎才的身體不佳,過往每年要到成都華西醫院檢查。他有肝炎、氣管炎及肺結核等,醫生要求他服藥。唯色又指,嘎才在成都被捕後,三個多月得不到藥物,再加上關押昌都地區看守所,那裡十分寒冷,他關押在沒窗的囚室,而且不讓洗澡等,目前他的健康更差。囊謙縣的信眾及堪布家人得知他的情況後,非常失望傷心,他們都說要與堪布同患難,例如,他們不洗澡,表達共同分擔痛苦。唯色說: 堪布都有病歷,各種檢查的結果等等,按照法律的話,可申請保外就醫,但是據瞭解,被昌都警方拒絶。他現在的情況很差,比如痰內帶血,腰背劇痛等等。上月26日,律師已是第二次會見嘎才。唯色指,第一次律師到昌都時,警方說涉及危害國家安全罪,經律師多番努力,這次警方改為指控涉嫌窩藏罪,疑涉及2011年噶瑪寺的土炸藥案件。唯色說﹐昌都地區噶瑪寺目前面目全非,兩百多名僧人只剩六人,不少被逼還俗,有些僧人則逃走。有僧人去到公雅寺,獲堪布嘎才收留,因此被警方指控窩藏罪。

12/3/2014 [RFA] Jailed Tibetan Religious Leader in Failing Health, Meets with Lawyer

He is being held in a cold, dark room and is poorly fed, sources say. The health condition of detained popular Tibetan religious teacher Khenpo Kartse has taken a turn for the worse, according to a lawyer who has met him for the first time since he was jailed three months ago and is calling for improvements in the conditions of his confinement, sources said. “His health condition has become very poor,” the source said, adding, “He has problems with his liver and lungs. He is coughing up blood, and he has pains in his back and waist.”

After meeting for the first time with Kartse on Feb. 26, defense lawyer Tang Tian Hao called on Chinese authorities to allow regular medical examinations for the jailed monk, “as provided for under the law,” the source said.

“He also demanded that Khenpo be allowed to shower, and that he be transferred to a part of the detention center that has access to sunlight.”However, police at the jail told Kartse’s attorney that they would have to convey the lawyer’s requests to “authorities working on the case,” the source said.


嘎瓦桑波

14/3/2014 [西藏之聲] 索縣一藏人被中共非法拘押一年之久

西藏那曲地區索縣一位元叫嘎瓦桑波的藏人被中共非法拘押長達一年之久,仍未獲釋。現居達蘭薩拉的流亡藏人阿旺塔巴向本台介紹說,近日剛剛獲知,西藏索縣藏人嘎瓦桑波於2013年1月被中共公安拘捕後,一直被非法監禁,並且遭受軍警的殘酷毒打和折磨,導致身體壯況非常惡劣。阿旺塔巴表示,據說嘎瓦桑波是因為撰寫具有三項訴求的請願信,而遭到中共軍警的拘捕。他的三項訴求分別是:第一、我們非常尊崇和信任,其根本上師達賴喇嘛尊者;第二、我們遵從其領袖洛桑森格的指導;第三、西藏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因此,我們嚮往獨立。阿旺塔巴強調,(錄音)索縣藏人嘎瓦桑波在看守所中,曾對中共有關人員公開表示,自己有三點後悔之事,第一,未能自焚、落入中共手裡;第二,未能在布達拉宮上懸掛西藏國旗;第三,未能焚燒中共國旗。嘎瓦桑波還希望全世界人都能知道他的心願。據介紹,嘎瓦桑波是西藏那曲地區索縣亞拉鎮葉口村人。

14/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西藏那曲索縣一藏人被捕 囊謙高僧獄中健康惡化


伊力哈木

16/3/2014 [唯色博客] 《關於要求立即釋放伊力哈木教授的連署》第七批簽名名單,並請網友幫做相關分析和統計

說明:《關於要求立即釋放伊力哈木教授的連署》自北京時間2014年1月17日15時發佈,至北京時間2014年3月14日23時,簽名總人數達1,884人。

雖然熱點已過,但簽名仍然還有繼續。這個簽名網頁也將繼續開放下去。不過,此刻已是可以進行總結的時候,希望有能力的網友根據連署結果(https://docs.google.com/spreadsheet/pub?key=0AsKDF8_HXe4IdGowdmRKcXAyd0REa2QxSFBtRjhlX1E&output=html)上的資料,幫忙做以下分析和統計:

1、簽名者中在中國境內和境外的各為多少人?

2、簽名者來自哪些國家,共有多少個國家?

3、每個國家的簽名人數是多少?

4、簽名者中的華人、維吾爾人、藏人各多少?其中在中國境內的又是各多少?

5、對簽名者的職業進行大概的分類統計。

6、按照被評選的“(2013)華人公共知識份子”名單(http://zhegnyjz.freeblog.biz/),列出參加簽名和沒有參加簽名的名單,各占多少比例?

7、把比較有內容的留言摘選出來。   @hu_jia: 伊力哈木從1月15日被捕到今天3月15日已整整兩個月。新疆的看守所裡條件比北京更嚴苛。而伊力哈木被捕之前已經有心臟不適,本來準備等他的媽媽在北京治療之後他自己也住院診治。我們再次要求中共基於維漢民族的關係,停止激化矛盾,即刻釋放伊力哈木。”


阿可拜爾•伊明

10/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維族維權人士阿可拜爾被捕逾月 與伊力哈木同日被帶走控罪相同

北京NGO愛知行研究所週五發佈聲明,指前員工阿可拜爾•伊明於今年1月15日被警方帶走,並以“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的名義將其逮捕。而被控“分裂國家”的伊力哈木也是同日被員警帶走。有評論認為,無論兩者是否有關,當局都應當將他們無罪釋放。萬延海:“我們知道消息之後也討論了一個星期,才決定發佈,我們現在也不好說更多。但總的來講我們的瞭解,他應該是蠻愛國的一個人,不會有危害國家安全的事情。所以說他危害國家安全的話,警務部門是不是反應過度了?”

同樣關注這一事件的北京維權人士胡佳周日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像阿可拜爾這樣從事維族愛滋病人的維權工作的人在北京並不多見,他的工作會觸及到維吾爾人的真實處境,也可能會觸及政府的一些瀆職行為甚至是劣跡,這或許使他成為了當局眼中的“敏感人士”。

“我覺得從政府的角度來講的話,覺得這些東西觸及了維吾爾族人真實的處境,同時也會反映出一些政府在民族問題上所做的,你叫他瀆職也罷,叫他政策方面的缺陷也罷,甚至有些是政府方面的劣跡。這些他都有可能觸及到。那畢竟不是一個政府願意外界瞭解(的事),因為這個會顯示出政府在很多民生問題、弱勢化邊緣化群體的保障工作不到位。伊明其實是雙重的敏感,第一是維權,第二是跟民族問題有關。”

記者注意到,愛知行的聲明上說,阿可拜爾•伊明是在今年1月15日被員警帶走的,巧合的是,維族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也是同日在家中被抓。阿可拜爾畢業于中央民族大學,伊力哈木也曾是中央民族大學的教師。而阿可拜爾被控“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罪”,伊力哈木的罪名是“分裂國家”,同屬“危害國家安全罪”的範疇。

對此,胡佳表示暫時還無法判斷阿可拜爾被捕與伊力哈木被捕兩者間是否一定有關聯,但無論是巧合還是屬於同案,當局都應當將他們無罪釋放。


古麗娜爾.阿布萊提

15/3/2014 Uyghur from E.T ‏@Uyghurspeaker

查到了。古麗娜爾.阿布萊提,新疆大學法律系畢業,在阿瓦提縣法院任書記員。去年6月判一維吾爾政治犯死刑的庭審過程很粗暴,未給被告任何申辯機會。古用手機拍下過程並放在QQ上,隨即被刪並被抓。3月10日她死後家人被國保監控,親友不敢去哀悼

12/3/2014 [Uyghur from E.T ‏@Uyghurspeaker ] 酷刑致死

女,維吾爾,姓名不祥(正在查),阿克蘇阿瓦提縣人,八個月前因”非法聯繫境外”被抓,受盡酷行。幾天前警方通知家屬辦理取保,將奄奄一息的她交給家人, 渾身青紫,指甲全被拔掉。本地醫院因病情太重拒收,送自治區人民醫院搶救無效於3月10日死亡


李寧

16/3/2014 [博訊] 為母伸冤人大學生李甯被拘留酷刑,“守護正義”全國網友龍口聲援

2014年3月15日上午,來自全國各地的20多名網友,在山東省龍口市拘留所聲援為母伸冤而被拘留的天安門前裸跪的人大學生李甯,他們在拘留所門口貼上標語,員警沒有出面干涉。現在,他們還在拘留所門口守護。記者獲悉,這次活動是由著名人權律師石青和李金星於3月12日發起,律師自己承擔網友的費用,發起原因是獲悉李寧在拘留所裡遭到酷刑,而李甯的母親也是因為被酷刑死亡,當局遮蓋真相。事有湊巧,就在3月14日下午,著名人權活動家曹順利女士在醫院去世,當局不許家屬查看遺體,拍照留念,據家屬稱屍體有被酷刑虐待的傷痕,故當晚各地網友連夜趕往龍口,“守護李寧”。

媽媽死後,我已蓄髮四年。我要等到媽媽的冤案得到昭雪,才會把所有的頭髮剪掉,重新開始自己的生活。

16/3/2014 [維權網] 為母伸冤的李寧遭拘,石青律師發起守護活動

2014年3月15日上午,各地網友應律師石青的邀請,到山東省龍口市拘留所門口,進行“守護李寧”活動,在這前一日,注明人權活動家曹順利被迫害致死,引起全世界關注。來自北京、遼寧、黑龍江、北京、青島的、煙臺、東營、廣東、甘肅等地的維權人士,十數人,參與了該項活動。他們在拘留所門口貼上“守護正義”“守護李寧”的標語,活動沒有受到當局的干涉。這個活動是由著名人權律師石青和李金星律師于3月12日在微博上發起。據石青律師在微博上介紹:據李甯的小姨李淑芬說,他們見到了李甯,李甯向她控訴被酷刑,並在微博上有詳細的描述。於是石青律師發起起了這次活動,@青石律師 :【現發起守護李寧活動】本人和李金星律師現發起守護李寧活動,邀請一些朋友到山東省龍口市拘留所門口每天守護李寧,直到她出來。差旅費用我們承擔。願意前往的朋友請聯繫我。發稿前資訊員撥打石青律師的電話,提示無法接通。

李甯,原為中國人民大學學生,因為其母與曹順利一樣,死得蹊蹺,幾年前曾經在天安門前裸跪請願為母伸冤,之後一度失蹤,在王立軍事件後,一度因屍體工廠的的一具屍體與她神似而再度廣為被尋找,今年3月5日,因到北京上訪,被龍口市公安局以“在中南海地區非正常上訪,擾亂公共秩序”為由,決定拘留10天,從3月9日開始執行。

16/3/2014 [民生觀察] 眾維權人到龍口拘留所 籲釋放為母申冤女大學生李甯

在3月8日,曾為母親被害而裸跪天安門廣場的人大女生李甯,被戶籍所在地的山東龍口接訪人員強制帶走,3月9日李甯的小姨李淑芬接到龍口公安局電話通知,李甯被行政拘留。15日,有11位維權人士來到山東龍口拘留所,呼籲當局釋放為母申冤的女大學生李甯。大家向山東煙臺市龍口公安分局遞交了《提前釋放李寧的要求》請願書,並在山東龍口拘留所門前手持“守護李甯、守護正義”的標語,準備駐守在這裡直到當局釋放李寧。

14/3/2014 [大紀會] 曾裸跪天安門女大學生被拘 律師發起維權行動

曾為慘死母親申冤而裸跪天安門廣場的人民大學女生李寧,被山東龍口市警方拘留十日,引起社會人士和維權律師的廣泛關注。王萬瓊律師認為,北京警方涉嫌瀆職,龍口警方拘李寧屬違法。維權律師們發起守護李寧、拯救無辜者的洗冤行動。近日,李甯向接見她的律師透露,在廣大律師和社會人士的關注下,她的待遇有所改善,她含淚向所有關心、支持她的人表示感謝!

11/3/2014 [民生觀察] 人大女生李甯天安門廣場為母申冤被拘留

3月8日,曾為母親被害而裸跪天安門廣場的人大女生李甯,被戶口所在地山東龍口政府接訪人員強制帶走,3月9日李甯的小姨李淑芬接到龍口公安局電話通知,李甯被行政拘留。李甯,曾經就讀于中國人民大學,2010年,因其母親李淑蓮被接訪人員帶走後離奇死亡,而裸跪天安門廣場申冤。時至今日,經過律師多方調查發現,李淑蓮死前受到多種酷刑虐待,然而龍口地方當局一直遮遮掩掩不依法查處涉嫌實施酷刑的違法人員。據維權網報導,李寧此次到天安門廣場,沒有接近兩會現場,也沒有任何違法行為,只是想尋找兩會代表反映母親被迫害虐待致死,而兇手被放縱的冤情。

11/3/2014 [維權網] 為母親李淑蓮伸冤的人大女生李甯因上訪被拘留

2014年3月8日,曾經在北京天安門裸跪為母親李淑蓮伸冤的人大女生李甯來到天安門兩會會場附近,欲尋代表反映母親被迫害虐待致死而兇手被放縱的冤情,在根本就沒有接近會場,無任何違法行為的情況下,被攔截帶到了馬家樓。隨後被山東龍口截訪人員帶回當地。3月9日,李甯的小姨李淑芬接到龍口市公安局電話通知,李寧已經被警方行政拘留。3月10日,李甯的父親和小姨來到龍口市公安局,整整一上午龍口市公安局一不告知李寧人在哪兒,二不出示任何法律文書。李淑芬還被被龍口市公安局保安推倒在地。2009年10月2日,母親李淑蓮進京上訪被遣返,隨後家屬被告知李已自殺身亡。屍檢報告證明,李淑蓮死前曾遭受毆打。

打伤后活活勒死,龙口政府谋杀人权捍卫者李淑莲

李寧:屍體特徵與死亡方式不符,內臟器官均被銷毀——李淑蓮死亡真相    


劉華

14/3/2014 [推特] 浦志強律師做劉華“尋釁滋事”一案辯護人

Hu Jia 胡佳 ‏@hu_jia遼寧馬三家女子勞教受害者劉華(Liu Hua)女士被羈押在瀋陽市第一看守所三監區。當年她被判勞教前也曾關在這裡。劉華的丈夫岳永進今天為她聘請了浦志強律師做劉華“尋釁滋事”一案辯護人。一直關注勞教受害者的浦律師將為劉華提供法律援助。#LiuHua @puzhiqiang #馬三家 RT @du00000bin 今天,是馬三家女子勞教所的受害人劉華被刑拘的第三天。 她被關押在遼寧省瀋陽市第一看守所。 遼寧警方稱,劉華涉嫌罪名“尋釁滋事” 。

杜斌紀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馬三家女子勞教所的故事》的第一部分(劉華的口述)

12/3/2014 [新唐人] 〝兩會〞維穩 馬三家酷刑受害者劉華被關押

中共〝兩會〞期間,當局為了所謂的〝穩定〞,自2月底已陸續將控告馬三家及遼寧省公安廳濫用職權、胡亂作為的多位訪民,騙回瀋陽。曾遭受馬三家女子勞教所酷刑折磨和奴役的遼寧瀋陽維權人士劉華,3月10號夜間,在北京被當地公安聯合遼寧省公安圍堵、抓回瀋陽,11日仍關在派出所。


劉霞

16/3/2014 [美國之音] 劉霞親筆信 再表希望出國治病

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妻子劉霞再次表達希望出國治療的願望。香港的“劉霞關注組”3月15日通過推特轉達了劉霞的這個願望。劉霞的律師說,自從劉霞今年年初突發心臟病以來,她本人一直希望出國治療。劉霞的友人3月15日轉給“劉霞關注組”一封劉霞的親筆信。她在信中表示,她現在起所面臨的壓力和艱難是大家無法想像的,所以,希望出國治療。劉霞希望大家能理解她的選擇。劉霞自2010年10月劉曉波獲獎開始就一直處於被當局軟禁的狀態,身體狀況令人堪憂。今年1月中旬,劉霞終於因心臟嚴重不適被緊急送往醫院。從那時起到3月10日,劉霞總共進了六家醫院,其中三次是急診。


封天棟、張寶林、薑河、恩榮

15/3/2014 [對華援助協會] 子洲教案再有基督徒週四被拘 另三信徒涉“衝擊國家機關”退偵

陝西省玉林市子洲縣教案中的三名基督徒,去年被公安局以涉嫌聚眾衝擊國家機關刑事拘留後,案件本月上旬被檢察院退回公安局補充偵查,這是近四個月內第二次退偵,根據相關規定也是最後一次。另一方面,子洲縣公安局星期四(3月13日)再拘留一名女性基督徒,指其參與去年信徒們衝擊派出所的行動。

陝西子洲教會信徒封天棟、張寶林及薑河去年11月與眾多信徒前往當地老君殿派出所,交涉教會物品被搶走一事,後被縣公安局以涉嫌聚眾衝擊國家機關罪,刑事拘留。星期四(3月13日),再有一名基督徒被以同樣的涉嫌罪名,刑事拘留。該教會一位元信徒週五告訴記者:“這兩天他們(公安)又把我們一起的一位姊妹抓進去了,是昨天。”記者:叫什麼名字?回答:叫恩榮,恩典的恩,榮光的榮。


劉瑞蓉

14/3/2014 [權利運動] 敬請關注:劉瑞蓉被敲詐勒索構陷發回重審案明開審

山西介休張蘭鎮朱家堡人劉瑞蓉,為其兒子朱午君見義勇為被殺害,遭遇山西晉中公檢法包庇犯罪嫌疑人而被逼進京上訪,2008年7月被介休市政府從北京綁架回地方以“敲詐勒索”判刑三年。2014年1月,山西省高級法院法院撤銷原判,裁定發回重審。2014/3/14上午9時,該起因上訪而遭蓄意構陷的“敲詐勒索”案,將在介休市法院第一法庭公開開庭審理。


李乃堂

11/3/2014 [維權網] 陝西三線學兵連維權領袖李乃堂拒絕提請取保候審

本網此前報導,2014年2月28日,陝西三線學兵連維權領袖李乃堂被西安警方刑事拘留,隨後有多位學兵連成員遭遇警方約談問話。關於李乃堂被警方拘留的原因,是同為三線學兵連成員的紀錄片導演老虎廟曾經給李乃堂介紹了一位北京的畫家朋友,這位朋友因為對學兵連的維權事蹟有興趣,而畫家娶了個韓國女人當老婆,結果畫家被傳成了是日本人,是境外勢力要控制三線學兵維權。3月6日,老虎廟找到了西安市碑林公安分局,與員警溝通了相關情況,提供了澄清材料。老虎廟為此事專門諮詢了劉曉原律師,劉曉原律師表示:李乃堂這樣的情況根本就不構成犯罪。3月6日,有朋友到拘留所探望了李乃堂,李乃堂表示自己每天吃得飽,是在體驗生活,並且拒絕了律師提出要給他提交取保候審的請求。


郭宏偉

11/3/2014 [權利運動] 郭洪偉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離奇”失蹤

今天上午,受77歲老人肖蘊苓的委託,湖北訪民柳小華和律師到北京第一看守所要求會見郭洪偉,接待處的人說在人已經送到公安醫院,柳小華和律師又馬不停蹄趕到公安醫院,查詢後被告知醫院沒有這個人,兩人再次又返回第一看守所要求會見,看守所竟然說人去哪了不清楚,得查。

11/3/2014 [參與] 父母驚恐病重住院,關進北京一看的兒子郭宏偉人哪去了?(秦永敏)

吉林四平訪民郭宏偉於3月2日下午2點10分左右在北京呂村住處被北京市公安局20左右便衣強行帶走,3月3日被以“招搖撞騙”罪被送往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因為嚴重的高血壓等在醫院,接受治療在北京被四平和北京當地的員警以“約談”幾小時帶走後,次日才告知已經以“招搖撞騙”的籮筐罪名刑事拘留在北京第一看守所,為此,他八十余歲的父母和女友柳小華等親友以及一位一直盯在在他們身旁的員警趕到北京第一看守所,經過一天的疏通要求,終於獲准讓那位員警進去和郭宏偉見了面並且錄了像。 但是,2014年3月10號柳小華和律師李國培一起去北京一看會見郭洪偉,接待處的人推說郭宏偉已經送到公安醫院。柳小華一行趕到公安醫院,公安醫院卻說,查詢後沒有此人!無奈之下,柳小華和律師李國培一起去北京一看,他們竟然說人去哪了不清楚,得查!得知毫無理由就被抓進看守所的兒子居然突然失蹤了,郭宏偉八十余歲的父母同時因為極度焦急而突然病倒住進醫院。與此同時郭宏偉的女友柳小華則在繼續四處奔走尋找其下落。


周志榮

15/3/2014 [維權網] 緊急關注:湖南著名民主人周志榮“兩會”期間遭迫害,致多種疾病發作

2014年3月3日 “全國兩會”召開之際,湖南湘潭市公安局國保大隊無任何法律手續,強行將湖南著名民主人士周志榮帶至當地一家“今天連鎖酒店”非法關押,並奪走手機。每天由員警、社區幹部24小時嚴加看管,到今日(3月14日)整整十二天。這種非法迫害,致周志榮多種疾病發作,但是,看守人員不但全然不管,而且於今天上午在未給周志榮任何說法的情況下全部無影無蹤,將全身疼痛孤獨無援的周志榮丟棄在酒店任其喊天叫地。周志榮目前處境危困,請社會各界緊急關注。周志榮親屬電話:18373220042 湘潭市國保大隊錢大隊長電話:13507322006


何文婷

15/3/2014 [大紀元] 女畫家獄中日記:手銬 腳鐐 心中的陽光

明慧網報導,廣州法輪功學員何文婷是一位女畫家,原籍湖南邵陽。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八日,何文婷在廣州大學城向民眾派發翻牆軟體時,被人惡告而遭到綁架,現被非法關押在廣州市番禺區沙灣鎮福湧看守所。何文婷絕食抵制迫害,遭到員警殘忍的暴力灌食。以下是何文婷在獄中寫下的日記,托人輾轉帶出。


張秀華

12/3/2014 [大紀元] 南京退休女工遭綁架 員警揚言要她的命

南京石化建設公司退休女工,法輪功學員張秀華,於二零一四年三月六日在家中再次被綁架,下落不明。之前,員警揚言要她的命。張秀華被綁架前,南京棲霞區國保大隊頭目傅維成、堯化門派出所負責人翟守兵、員警李向陽等人闖到她家非法抄家,沒找到甚麼所謂的「證據」後,惡狠狠地逼問張秀華:「你到底要命還是要修?」員警說她到處跑,到處送資料,揚言這次要她的命。張秀華被非法抓捕前,有明真相人士轉告張秀華,現在內部開會有精神,又要對法輪功學員「嚴管」了,出甚麼事,都會往法輪功上套,別往外跑。三月六日中午,南京棲霞區610、國保大隊與堯化門派出所等上門劫走了張秀華,現在張秀華下落不明。


楊色茂

15/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烏坎現任村委楊色茂突遭刑拘 引發眾議有人疑當局阻擾選舉

廣東汕尾烏坎村選舉再添變數。村民代表大會前夕的週四,現任村委副主任楊色茂被陸豐檢察院以“涉嫌收受賄賂”刑事拘留。事件突然,引發廣泛議論。也有村民質疑,事件是當局有意阻止村民選舉進程。


王春豔、王亞新

10/3/2014 [權利運動] 王春豔: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豔為死去的弟弟鳴不平

(2014年1月24日至2月24日,因北京通州梨園聖愛團契教案,王春豔被刑事拘留,關押在北京第一看守所,期間由於她這個監護人被關押,她患精神分裂症的弟弟走失、死亡)

一、神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

大連市甘井子區泉水街道中溝村的房屋是我們家11口人的安居之所。2005年動遷,國土局故意在沒有達成拆遷補償協定的情況裁決,經過一審、二審,法院都維持。動遷辦強迫我們接受80萬補償,暴力打掉我一個牙齒、父親被砍一斧頭、母親被打傷。

2008年6月4日,大連市甘井子法院暴力將我家強遷。先將我抓走拘留十五天,把我家509平方米17間房屋(一個整體四合院是我們家11口人共有的房屋)違法暴力強遷、弟弟妹妹被暴力毆打致精神病、我們家全部家產被搶劫一空。母親進京上訪腦出血,甘井子法院不給手術費造成2010年5月2日母親死于天壇醫院,至今屍橫太平間。

2010年4月末,大連市法院、公安、街道,給我母親八萬元搶救費,2012年6月2日,大連公安局說我詐騙把我抓起來,關在大連市看守所一百零一天。大連市甘井子公安分局宋小友、政法委王劍、法院王有義,多次去看守所找我說解決我們家的案子,談好了條件把我放出來。市信訪局宋誠見我一面就是不給解決。從看守所出來才知道,我弟弟妹妹也被大連市看守所關押了六十六天,妹妹在看守所還被暴打。我有大連市聯席辦給人民日報函為證我不是詐騙,有中央聯席辦批示為證,大連市壓我們的案子造成我們冤上加冤。

2014年1月24日,我去北京通州聖愛團契禮拜,張文和家沒人,後來聽說他病了,我就去看望他,進門一看有員警沒有二分鐘,大批員警闖進來,說帶我們去派出所核實身份。在派出所關兩天,我心臟病發作,無人管。我告訴員警我弟弟妹妹精神病需要我照顧,我是他們的唯一監護人。

2月24日北京市第一看守所放出我們,交給大連政府、公安強行把我帶回大連,十三個小時不給飯吃,回去闞其春說上面有令就把我關進派出所羈押犯人的地下室三、四個小時。放出後被貼身監控。遼BB4489堵門監控。

我趁監控人員吃午飯時逃回北京。後來,聽到了弟弟王亞新在我在獄中時的大年初二(2月1日)慘死的噩耗。

奉耶穌的名:我要求直接間接殺死弟弟的兇手承擔相關責任,認罪悔改:

1、警方要查明王亞新的死亡真相;

2、在我被警方控制期間多次向相關人員提說我是精神病弟弟的監護人,警方失職瀆職,王亞新未得到任何看護造成了他死亡;

3、王亞新本是一名保家衛國的士兵,是2008年5月2日大連市官方在非法暴力強拆中將其毆打致精神分裂造成他慘死的結局。

主應許我們說,用刀殺人的必被刀殺,擄掠人的必被擄掠,萬不以有罪的為無罪;出於神的話沒有一句不帶有能力的!天國近了,你們當悔改!

二、請求代禱:

親愛的阿爸父神,創始成終的主,我感謝讚美你!感謝你用寶血洗淨了我一切的不義並賜予我寶貴的救恩!主你就是真理道路和生命!是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

萬主之主萬王之王,我為國家和同胞向你獻上禱告:求主在中國親自執掌王權,將這裡的腐敗、墮落、姦淫、強暴、欺詐、謊言等等的不義挪移出去,將主的公義、信實、憐憫和慈愛彰顯在這片土地上的每個角落的每個人身上!求主做工,幫助這裡的人們棄絕罪惡、打開心門迎接耶穌做主,求主祝福中國的執政掌權者行出正直合理的事宜,使這裡的民眾免受官方的強暴欺壓,求主祝福中國的訪民群體脫離苦難!

我為我和家人祈求主挪移我們目前的環境:因大連市官方非法暴力強拆致使我們家破人亡(母親、弟弟屈死伸冤路上現分別陳屍北京和大連)。主應許我們說,用刀殺人的必被刀殺,擄掠人的必被擄掠,萬不以有罪的為無罪!公義信實的主是我們的盼望!主教導我們要愛仇敵。我把傷害我們的人向主交托仰望,求主給他們認罪悔改的機會,祝福他們棄惡從善!主告訴我們伸冤在主主必報應,求主引領我們走在為我們鋪設的道路上!

懇求主將你的愛澆灌下來,讓我們成為你愛的管道彰顯主的榮耀!求主幫助我們廣傳福音!感謝主差派天使幫助我和家人!願主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禱告奉耶穌基督的名求!阿門!

基督徒:王春豔  2014-3-8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