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2014 譴責中共將曹順利迫害至死。我們都是曹順利,隨時是下一個被殺害的公民,被關進牢獄的良心。

嚴厲譴責中國政府將曹順利女士迫害至死 15/3/2014 [維權網] 關於嚴厲譴 … 繼續閱讀 →...

嚴厲譴責中國政府將曹順利女士迫害至死

15/3/2014 [維權網] 關於嚴厲譴責中國政府將曹順利女士迫害至死的緊急連署

請簽名連署: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ipEtKyluRVPCg2dOKxb65jSzgt-YITWRo-OrLCimDSs/viewform

關於嚴厲譴責中國政府將曹順利女士迫害致死的緊急連署 

2014年3月14日下午4時許,著名維權人士曹順利在北京309醫院去世。

曹順利女士于2013年9月14日準備赴日內瓦參與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普遍定期審議”會議時在北京首都機場被北京警方帶走,在失蹤近一個月後,外界才得知她於當天被送進朝陽區看守所羈押,以涉嫌“非法集會罪”刑事拘留。同年10月21日,被變更罪名為涉嫌“尋釁滋事罪”逮捕。

曹順利女士被羈押在朝陽區看守所期間,健康狀況急劇惡化,患有雙肺結核、肝腹水、子宮肌瘤及囊腫等多種疾病,當局拒絕其及時接受治療。期間其家屬和律師多次申請保外就醫被拒。直至2014年2月19日昏迷被送進北京999急救中心急救,後轉入北京309醫院搶救,期間多次宣告病危,延至今日去世。

我們認為,曹順利女士屬被迫害至死,死於中國政府的蓄意謀殺。一個人都可能是下一個曹順利,莫名其妙失蹤,無緣無故死亡。

我們在此嚴厲譴責中國政府將曹順利女士迫害致死,並對中國政府提出以下要求:

1.查明並向公眾交代曹順利女士自2013年9月14日被警方帶走直到到去世的詳細經過;

2.查明並向公眾交代曹順利女士具體死亡原因及準確時間;

3.追究參與迫害並導致曹順利女士死亡的所有責任人之刑事責任;

4.就迫害致死曹順利女士一事向全國民眾公開道歉。

我們希望,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及各國政府、各人權機構能高度重視並參與調查曹順利女士被迫害致死之事件,表明自己的態度,敦促中國政府儘快回應我們的要求。

曹順利畢業於北京大學,法學碩士。曾在中國勞動人事部供職,因揭露單位分房中的腐敗現象得罪領導,被解除公職。此後走上維權道路,常為訪民提供法律幫助。2008年底曹順利在北京發起“北京維權之旅”活動,目的是要求依國際慣例,讓弱勢群體參與制定《國家人權行動計畫》,並收集上千份個案,因此在09年被勞教1年。2010年剛出勞教所16天,又因世博會再次被勞教1年零3個月。

發起人:蘇雨桐、溫雲超、王荔蕻、胡佳、滕彪

執筆人:溫雲超、蘇雨桐

2014年3月14日
Embedded image permalink

Petition to Condemn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Persecution of Cao Shunli that Led to Her Death

At about 4pm on March 14, 2014, prominent human rights activist Cao Shunli died at the 309 Military Hospital in Beijing.

On September 14, 2013, Cao was detained by authorities at the Beijing Capital Airport as she was en route to Geneva to attend the 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 organized by the 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 After disappearing for a month, it was finally discovered that she had been criminally detained at the Chaoyang Detention Center in Beijing for alleged “illegal assembly.” Later, on October 21, Cao was formally arrested on suspicion of “provoking disturbances.”

While being held at the Chaoyang Detention Center, Cao’s health deteriorated rapidly. She suffered from several conditions, including tuberculosis, liver disease, uterine fibroids and ovarian cysts. The authorities refused to give her medical treatment.  Cao’s family and lawyer’s repeated requests to have her released on medical parole were also all turned down. Cao was finally taken to the Beijing 999 Emergency Center on February 19, 2014 after she fell into a coma. She was later transferred to the 309 Military Hospital. Cao was declared to be in extremely critical condition several times until passing away today.

We believe Cao Shunli died of persecution. She was murdered b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nyone could be the next Cao Shunli, disappearing without a clue and dying for no reason.

We hereby condemn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persecution of Cao shunli that led to hear death, and demand the following:

1. Investigate and make public the details between Cao’s detention on September 14, 2013 and the time of her death;

2. Investigate and make public the specific cause and the precise time of Cao’s death;

3. Investigate the criminal liability of those who participated in Cao’s persecution that led to her death and bring them to justice;

4. Make a public apology to the people across the nation for the persecution of Cao that led to her death.

We hope the UN High Commissioner for Human Rights, national governments and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organizations can pay close attention to the death of Cao Shunli, participate in the investigation, make their positions clear and urge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o respond to our demands.

Cao Shunli graduated from Peking University with a master’s degree in law. She previously held positions in the Ministry of Labor and Personnel, now the Ministry of Human Resources and Social Security. After exposing corruption in the housing allocation process in the Ministry, she was dismissed in  retaliation. Thereafter, she became a rights activist, providing legal assistance to petitioners. In 2008, she launched the “Beijing Rights Protection Tour,” aiming to increase the participation of disadvantaged groups in drafting the “National Human Rights Action Plan,” following international norms. She collected more than 1,000 proposals. As a result, she was sent to Re-education Through Labor for one year. In 2010, after being released for 16 days, she was again sent to Re-education Through Labor for one year and three months due to tightened control in the run up to the Shanghai World Expo.

Initiators: Su Yutong, Wen Yunchao, Wang Lihong, Hu Jia and Teng Biao

Authors: Wen Yunchao and Su Yutong

March 14, 2014

Embedded image permalink

15/3/2014 [維權網] “維權網”就北京人權捍衛者曹順利被迫害致死的聲明

“維權網”強烈要求:

一、成立由人大代表、法學專家、維權人士、媒體人士等方面人員組成,有國際人權組織成員參與的獨立調查團,展開對曹順利案的全面公開調查,並及時向社會公佈調查進程,追蹤整個案件中存在的違法侵權情況,並進行嚴肅處理;

二、依法追究在曹順利案件中違反法制踐踏人權的相關人員及部門的責任和行政法律責任;

三、立即釋放因探視曹順利而被拘留和關押的王玲、陳淑鳳、高維新、吳田麗、李英之、劉曉芳、單亞娟等維權人士;

四、儘快開啟以落實《憲法》,保障人權,實現公平正義為宗旨的政治改革和司法改革,實行民主憲政。

 

15/3/2014 [參與] 秦永敏就曹順利女士離世給習近平的公開信

中共當局必須對曹順利女士的死負全部責任

改弦更張全面保障人權是中共當局的唯一出路

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習近平:

驚聞曹順利女士在飽受折磨後不幸離世,本人聞之悲憤莫名潸然淚下,憤激之中慨然命筆給你寫這封公開信,對你、並通過你對中共當局表示極大的憤慨和強烈的譴責!你們殘酷迫害中國人權活動家的做法一定會取得適得其反的效果,不僅不能阻礙中國的人權進步,相反,一定會因此激起廣大正義之士的極大怨憤,並因而大大促進人權運動的發展!

曹順利女士作為北京大學法學碩士精通法律,其多年來的努力,無非是為中國的弱勢人群尤其是訪民爭取人權,她所要求的,無非是參加國家人權行動計畫和中國人權狀況報告的撰寫,卻因此被當局一再抓捕。毫無罪錯的她被捕以後,中共當局長期對她家人的保外就醫要求置之不理,又在她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之後,不經家人同意就把她推出看守所——舉世之人誰能不知誰能不曉,曹順利女士的慘死完全是中共當局一手造成的!

曹順利女士是當代中國最傑出的人權活動家,我也是中國人權活動家,本來,我早已提議我們待註冊的中國人權觀察虛位以待,一旦曹順利女士痊癒,就請她來主持中國人權觀察,誰知她卻終於未能逃脫魔掌,在此,我只好補充提議,待註冊的中國人權觀察以曹順利女士為名譽主席!

為曹順利女士之死,我要正告身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的習近平先生:

踐踏人權違反中國憲法,人權迫害等於自戕!

劉少奇手握憲法聲稱“我還是國家主席,我還有公民權利”而死之時,你習近平也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當今世界無數先例說明,沒有人權保障,不僅億萬斯民命如草芥,任何末世統治者也難免身首異處死無完軀!

六十餘年來的中國,人權狀況之慘烈舉世共知,歷史走到今天,是做旋乾轉坤的歷史創造者,還是做專制統治的殉葬品,對你習近平已經是無可逃避的選擇。

我奉勸你習近平不要再抱殘守缺,天天說假話空話套話,認清現實,及早回頭,幡然悔悟,不要再走沒有薄熙來的薄熙來道路,不要再搞沒有周永康的周永康式維穩,儘快在中國確立全面的人權保障機制,使制度、政府和民間一起來確保每一個在中國的人的人權。否則,即使下一個不是你和其他中共高官,總有一天,人權被侵犯的會是包括你們在內的每一個中國人!

在此,我作為中國人權活動家堂堂正正的要求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的你:

第一, 下令全面調查曹順利女士的生平和被橫遭抓捕的原因以及抓捕她的決策人,追究相關主管者的法律責任。

第二, 讓舉國之人知道曹順利女士的生平,下令全國下半旗致哀。

第三, 立即釋放所有因為看望曹順利女士而被行政拘留或刑事拘留的公民如李英之等人。

第四, 以此為契機改弦更張,以聯合國人權原則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關於“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的規定全面改造中國的司法制度並且嚴格落實。

兔死狐悲物傷其類,作為幾十年如一日的中國人權活動家,在曹順利女士為中國的人權事業獻身之後,我想,下一個應該輪到我了,如果我能步曹順利女士後塵為中國的人權事業獻身,那將是我的莫大榮幸!

我認為,人權至上是當今世界的最高正義準則,保護人權是當今中國每一個正義之士的社會責任,建立全面的人權保障制度是今日中國的千年大計,改弦更張全面保障人權是中共當局的唯一出路。

何去何從,請習近平先生三思,不要再坐困愁城徘徊歧路以致追悔莫及!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秦永敏

2014/3/14

15/3/2014 [維權網] 噩耗:著名維權人士曹順利遭迫害病危去世

今天(2014年3月14日)下午大約四點著名維權人士曹順利遭迫害因病去世。據曹順利弟弟曹雲利(13691328793)說:今天下午三點多,他突然接到醫院電話,通知他曹順利病危,他立即趕往醫院,大約四點左右,到達醫院,但曹順利已經去世。目前,家人正忙於處理曹順利後世。維權律師王宇正趕往醫院途中。

15/3/2014 [博訊] 沉痛哀悼:著名維權人士曹順利病危去世

家屬和現場人員發現曹順利身上有傷,懷疑是被打入院。員警禁止拍照。目前,家人正忙於處理曹順利後事。記者從聞訊趕去的律師王宇處瞭解到:王宇律師已經到達醫院,但家屬已經出去為曹順利買壽衣,王宇向醫院表面身份,但醫院還是不許王宇律師見曹順利的儀容,說是要“醫務室”批准,目前,王宇律師正積極與醫院方交涉中。據王宇律師說:王宇律師已經趕到醫院,微信,微薄均無法發送。家屬稱:看到曹順利屍體身上青一塊紫一塊,家屬買來“壽衣”後,醫院阻撓家屬和王宇律師為曹順利更衣,不允許在看屍體,稱是上級的指示,目前雙方仍在僵持中,網友質疑:曹大姐,你究竟是怎麼死的!

15/3/2014 [BBC] 中國「強制取保」維權人士曹順利不治死亡

被當局以「非法集會」和「尋釁滋事」等罪名拘押的維權人士曹順利已經去世。據稱曹順利的家人突然接到北京309醫院的病危通知,但是在大約下午4時趕到醫院時,曹順利已經宣告不治。另外一位維權人士胡佳向路透社證實了曹順利去世的消息,路透社並報道說,曹順利的代表律師劉衛國稱,將會和曹順利的家人商討,並「絕對會起訴北京朝陽區看守所」。

15/3/2014 [新世紀] 笑蜀:專政體制是中國最大的火藥桶

如同十二年前的孫志剛慘案終結收容遣送制度,追問今天的曹順利慘案,必須以終結罪惡的非法拘禁為第一目標,以此作為終結整個專政體制及其變種維穩體制的發端。

15/3/2014 [動向] 曹順利:捨生取義的人權守護者(威廉姆斯)

2月28日,位於北京市北郊的解放軍309醫院傳來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備受人們普遍關注的的曹順利女士現已處於深度昏迷狀態之中,她的生命體征已靠呼吸機來艱難維持,其身體多個臟器已經逐漸衰竭,其腹部也出現了大量積液,因此,曹順利的生命旅程極可能會在最近幾日內結束。與此同時,曹順利的代理律師王宇也公開發表了“關於曹順利案件的呼籲書”,他呼籲當局維護法律的尊嚴,為曹順利提供全面醫療保障,並將其無罪釋放。

此消息一經傳出,互聯網上就傳來了陣陣歎息、悲哀與憤怒的聲音,海外多家國際知名媒體也及時跟進發出了相關報導,曹的朋友胡佳等著名網友還在推特上發佈了這樣的資訊,多名前往309醫院看望曹順利的人士遭到警方拘留,有幾位甚至已被刑事拘留。

曹順利是誰?她為何如此讓人們為之而牽掛?當局因何故要置她於死地?

她是這樣踏上人權活動道路的

出生于1961年的曹順利是北京人,1980年,19的她以優異成績考入中國政法大學。大學畢業後,她又於1986年考入北京大學攻讀碩士學位研究生,獲得法學碩士學位後,她被分配至國家人事部工作。

當年,年輕的碩士曹順利憑著自己的實力供職於國家部級機關,按道理講,她的人生本應前途似錦。然而,一身正氣的她卻因親眼目睹國家人事部裡充滿了腐敗與不公正,比如,一些領導幹部利用職權給自己分配了好幾套住房,可是部裡的好多普通員工卻無棲身之地。於是,一根筋的曹順利便毫無顧忌地向有關部門反映了這些嚴重的腐敗現象,令她沒想到的卻是,揭露與舉報,皆無人理睬。

儘管所有的舉報都石沉大海,但曹順利卻毫不氣餒,從1999年起,她加大了檢舉揭發的力度,2000年國慶期間,當局恐懼曹順利干擾“來之不易的大好穩定局面”,於是將她拘留了十五天。等到她被釋放後,單位卻藉故將其辭退了。失去工作的曹順利,自然也就失去了所有的社會保障,為了生計,在很長的時期內,她是靠幫人做一些資料編輯工作來維持基本生存的。

儘管生活異常艱難,但生性倔強的曹順利卻一天都不曾向黑暗與厄運低下過高貴的頭顱。

2006年偶然的一天,曹順利接識了一批聚集在北京的訪民。從訪民堆裡,她掌握了一大批千奇百怪的千古奇冤第一手資料。於是,曹順利就由這些既具體又生動的人權個案聯想到了中國不僅要向聯合國提交國家人權報告,還要制定國家人權行動計畫的事情。接下來,她就對那些訪民朋友說:“能不能向外交部提一個申請,把這作為一個解決上訪問題的方式與途徑?”

2008年12月10日那一天,正是世界人權宣言發表60周年的紀念日,曹順利和她的北京籍訪民朋友們去到了中國外交部提交參與撰寫國家人權報告的申請,當消息傳出後,不僅許多外地訪民聞訊也趕來了,而且許多外媒駐京記者也趕到了現場採訪報導。那天,因場面異常火爆,北京警方公然抓捕了五十餘人。因曹順利出面反復交涉,最後除了29人被拘留之外,其他的訪民都得以釋放了。

這次行動,雖遭到了警方嚴厲打壓,但是曹順利卻並未被打壓所嚇倒,緊接著,她啟動了另一個人權行動——申請參加國家人權行動計畫。當局在數次非法拘禁了執著與頑強的曹順利之後,乾脆于國家人權行動計畫公佈的前兩天(2009年4月12日),將她以一紙勞教決定書送進了勞教所。

勞教所給了她鋼鐵的意志

2010年4月11日,解除了整整一年的勞教期之後,曹順利暫獲人身自由。然而,還沒過上幾天,當局再度將她送進了勞教所,這一次,她因砸壞了派出所一塊玻璃而被判了15個月的勞教。

先後兩次合計兩年零三個月的勞教,使得曹順利的身體因酷刑折磨而受到了嚴重戕害,在勞教所裡,她非但沒有彎腰,而且還進行過若干次劇烈的反抗,因不服從監規,她遭受過多次酷刑,有一次,五天五夜沒讓她吃飯,當身體極度虛弱之後,員警竟然給她強行使用了鼻飼。據曹順利說:

“強行鼻飼是對法輪功學員廣泛實施的一種酷刑。鼻飼就是不讓你通過嘴吃飯,用管子插到鼻子裡,給你往裡灌流食。他們告訴我,你不服從,那就從鼻子裡吃飯吧。”

地獄般的勞教所,使得曹順利有機會見證了她以前聞所未聞的種種非人酷刑。這些殘酷的刑罰,並未改變她原本就非常剛毅的性格,相反卻磨練出了鋼鐵般堅硬的意志。與此同時,勞教所的經歷,更讓她從另外一面瞭解到了中國極其糟糕的人權狀況。當她第二次跨出勞教所的鐵門後,馬上又投入到了要求參與中國國家人權行動計畫的鬥爭之中。

2013年6月18日起,曹順利組織了一個以女性為主的群體,她們來到中國外交部,向這個負責編寫中國人權報告的國家機關提交申請,她們依據中國簽署的國際公約規定,即“國家人權報告”的編撰工作應由所在國各個階層的民眾參與,以體現人權狀況的真實性。所以她們要求以公民的身份參與編寫中國《國家人權報告》。而此報告將於7月22日由中國外交部向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予以提交。

由於外交部先是敷衍,繼而又頑固拒絕這一正當申請,曹順利的團隊,只好從那一天起開始在外交部的大門外的馬路一側人行道上晝夜輪流守候。她們宣稱,守候的目的,是遵循國際慣例要求參與編寫國家人權報告,而非上訪。

曹順利團隊的行動,在互聯網上吸引來了海內外熱切關注的目光。然而,外交部卻始終將她們排斥在大門之外,這些堅定的人權捍衛者,幾乎整個一個夏季的四個多月時間裡,都一直靠著饅頭鹹菜充饑,風餐露宿在朝陽門南大街2號外的外交部大門外。這期間不斷有各界維權人士前來聲援,最多達到一百多人。酷暑的驕陽、蚊蟲的叮咬、員警的騷擾驅散,甚至領頭人曹順利的被抓捕,都沒有動搖過堅持等待外交部答覆的決心。

曹順利的第三次牢獄之災

9月13日,曹順利欲從北京乘機前往赴日內瓦參加聯合國一項培訓活動,並受邀出席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辦事處舉辦的一個專門討論中國人權的會議,然而,她卻沒想到在首都國際機場,也遭遇到了艾未未一樣的境遇,自那天起,她被神秘失蹤了。曹順利失蹤的消息傳開後,許多人士紛紛發出了尋人啟事緊急尋找她的下落。直到9月28日,人們才得知她已被當局正式刑事拘留,而且被關押在北京第一監獄。當局最初是以“非法集會”罪名對曹順利予以刑事拘留的,拘留之後,又變更了涉嫌罪名,最終,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對她執行正式了逮捕。

曹順利雖被官方逮捕了,然而,她的人權捍衛團隊卻並未鳴金收兵,她們不僅依然堅守在外交部大門外的靜坐現場,而且隊伍一天天在壯大。不屈不撓的曹順利團隊一直堅持到十月下旬,直到當局野蠻驅散那一天,才悲壯地落下了這場鬥爭的帷幕。

正因為如此,在獄中的曹順利才受到種種令人難以置信的迫害,她原本就因兩度被勞教,多次被抓捕而非常虛弱的身體,自然在獄中變得更糟糕了,當局不僅不讓律師會見她,也不讓律師為其辦理取保候審手續,而且有病不讓服藥與醫治,就這樣,她的身體狀況才有了了本文開頭的那一幕景象。

曹順利失去自由之後,多個國際人權組織都為此而發表過對中國政府的譴責聲明,比如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兼歐盟委員會副主席凱薩琳.阿什通 (Catherine Ashton)曾於2013年10月20日就曹順利失蹤案件發表過聲明。

在曹順利病危的消息傳出後的日子裡,儘管中國大陸與香港地區發生了多起嚴重的人權災難,而且關於周永康事件的官方態度也公佈出來了,然而,人們並未因這些重大事件而停止對曹順利女士的關注。

曹順利女士無兒無女無配偶,孤身一人的她,用多病體弱的軀體擔當了中國人權事業看護者的使命,故而,她理應得到世人的關愛與牽掛;而關注曹順利的人們也紛紛表示:曹順利如果真的有個三長兩短,難辭其咎的習近平執政集團必須承擔一切後果。人們正拭目以待著。

——原載《動向》雜誌2014年3月號(刊出時略有刪節)

15/3/2014 [維權網] 前往309醫院探望已故人權捍衛者曹順利的單亞娟被帶走

2014年3月14日,大約晚上9點,前往309醫院探望已故維權人士曹順利的黑龍江雞西市維權人士單亞娟,被海澱區西北旺派出所以“瞭解情況”為由帶離。

 

15/3/2014 [民生觀察] 曹順利去世 好友劉曉芳失聯

一直在關注曹順利病情的,曹的好友劉曉芳女士,從3月11日上午開始,到現在一直處於失聯繫狀態,她的手機和固定電話也處於無人接聽狀態。請大家予以關注! 劉曉芳固話:010-63079664、手機:131-6176-5238

 

15/3/2014 [參與] 王藏: 燭光悼念曹順利和拉薩3.14事件死難者

15/3/2014 [參與] 郭永豐沉痛悼念曹順利女士(圖)

別人膽怯,她不膽怯,別人顧家,她不顧家,別人畏首畏尾顧慮重重,她毫不膽寒把一切置之度外。她完全擺上的是她自己的性命,只是為了社會的公義,她勇於挑戰強權和暴政,英勇堅決,實乃孤膽英雄,大無畏的女中豪傑!她孤注一擲,視死如歸,大義凜然的浩然正氣,是繼先烈秋瑾女士之後的又一典範和傑出的代表!我真誠敬仰她!

巴丟草 ‏@badiucao 【#曹順利 女士畫像】僅以此畫悼念曹順利女士。劊子手們要知道,天終究要亮,罪終究要償!

15/3/2014 [參與] 何德普:沉痛思念好友曹順利(圖)

今獲悉我的好友曹順利女士病逝309醫院,心情萬分悲痛。去年在外交部東門處我們相見交談時,她是一個快樂、果敢的團隊領袖,真沒想到當日的一別竟是永久的絕別。她雖然走了,但她留給我深刻的印象會永遠地印刻在我心中。我的好友曹順利女士一路走好!照片是2013年7月何德普與曹順利在外交部東門處交談時的合影

15/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維權人士曹順利囚禁中去世 家屬哭訴律師要求見屍受阻

下午三點接到醫院病危通知但仍未能見到曹順利最後一面的,其弟弟曹雲利週五告訴本台,他完全沒想到姐姐會走得那麼快。他在和記者通話時數次哽咽,直言太慘了。

“太慘了,太慘了,人衰竭得都不成樣了,從來沒看過這麼慘的人,我都不敢看。要是一條狗,我都不忍心把它關成這樣。我不知道人怎麼能那麼黑心,不如直接槍斃她呢。為什麼?跟這些人也沒有仇啊,我把人想得太善良了。”

記者:“她的身體上有沒有一些傷痕之類的?”

曹雲利:“我跟你說,她身上的皮都像魚鱗一樣,你想想這是一天兩天形成的嗎?我現在都亂了,全亂了。”

15/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曹順利病重離世友人指控當局魔爪造成

畢生致力維權工作的北京法律學博士曹順利,被拘留半年後,病情急轉直下,週五傍晚離世,終年51歲。各界均對她的死訊感到痛心和憤怒,有維權人士形容曹順利在促進大陸人權工作上貢獻良多,堪稱為近十年來中國最偉大的人權活動家。 曹順利病危留院期間,多名訪民曾到醫院探望她,當中部份人因而遭刑拘或與外界失去聯繫。(曹順利家屬提供)

 

15/3/2014 [美國之音] 維權人士曹順利去世 被指遭當局迫害致死

14日晚上,曹順利的弟弟曹雲立從309醫院回家的路上接到美國之音記者的電話。他說,他下午3點多接到醫院的病危通知電話,等他5點多趕到醫院時曹順利已停止呼吸。

他說:“現在,人去世了,那就這樣吧。那還……我現在也亂得很。現在我買了件衣服,給她穿上了。”

曹雲立告訴記者,他最後一次是兩個多月前在看守所看到的曹順利。曹雲立說,曹順利的遺容慘不忍睹。在曹順利遺體旁邊有醫生和員警。他反復說不知道員警在那裡幹什麼。

他說:“人都沒有了,他們還幹什麼?我也真的不理解他們。”

曹順利的辯護律師王宇當時被員警和醫生擋在曹順利遺體所在的病房外面,不准入內。她對美國之音表示,曹順利的姐姐和弟弟趕到醫院時,只被允許進去看了一眼,出去買來衣服以後,就不准再進去,經過爭取才獲准入內。

她說:“病房裡面有兩三個員警。門口那有員警。院裡可能也有員警,那兒有幾輛車,車裡可能也有。我沒有看到。我說門口有,因為有朋友來找我的時候,然後被帶到派出所,被員警,他告訴我的。他說被員警帶走了。他也是在關注她(曹順利)。剛才剛剛給我打電話,告訴我說‘放了’。”

一直努力為曹順利做無罪辯護的王宇律師表示,她下午在北京第三看守所會見因“財產公示十君子案”被起訴的張寶成之後接到曹順利家屬的告急電話,感覺非常突然,因為她本來以為週末已經蘇醒並除去呼吸機的曹順利病情已經好轉。

據王宇披露,院方出具的死亡原因是“細菌性肺炎”。

這位律師表示,她的微博和手機微信在曹順利去世後都突然無法使用。她說,她曾六次到看守所會見曹順利,其中第六次前往會見時,曹順利已經被送進醫院搶救,之前曹順利一直認為自己無罪。

王宇說:“我也認為她是無罪的。她跟我反映的也是她沒有觸犯任何刑律。她跟我一直是表達,她一直認為拘留她逮捕她是違法的。”

15/3/2014 [德國之聲] 維權人士曹順利不治身亡,被押期間遭酷刑

15/3/2014 [民生觀察] 長沙公民昨夜街頭 為曹順利點燭默哀

昨天晚上,部分長沙公民在獲悉中國人權活動家曹順利女士不幸去世後,相約來到長沙市街頭為她點燭默哀。大家在街頭手捧蠟燭,並拉出印有“曹順利,天會亮的”的條幅,祝福曹順利“一路走好”,也告慰亡靈“民主的光輝總有一天將驅逐專制的黑暗。無論多久,黑手終將會受到正義的審判!無論多難,天總會亮的!”

15/3/2014 [民生觀察] 家屬稱曹順利遺體不知去向

2014-3-14 22:01分,據已故人權捍衛者曹順利女士弟弟曹雲利消息,曹雲利表示他目前不知道姐姐曹順利遺體安放在哪裡。電話中曹雲利聲音哽咽,他說“我也不知道她遺體在哪裡,本來我想放在醫院的太平間的,醫院不讓。現在不知道在哪個殯儀館”。據悉,曹順利女士臨終前在北京309醫院結核病研究所就醫。309醫院近公交黑山扈站、地鐵4號線安省橋北站。

15/3/2014 [法廣] 被拘押的北京維權人士曹順利不治身亡

根據中國維權團體及律師獲得消息,自去年9月中旬起遭警方拘捕關押的北京維權人士曹順利3月14日在解放軍309醫院離世。六四天網就此發表聲明,指責北京警方在曹順利被關押期間“罔顧中國法律漠視基本人權,拒絕向曹順利女士提供基本的醫療服務。”維權網發表“關於嚴厲譴責中國政府將曹順利女士迫害至死的緊急連署”,要求就曹順利之死展開調查。

15/3/2014 [Guardian] Chinese activist Cao Shunli dies after being denied medical help, says website

Human rights activist Cao Shunli has died of illness after Chinese state security agents denied her medical attention, a human rights website has reported. Cao was detained in September after she staged a two-month sit-in at the foreign ministry with other activists, pressing authorities to allow the public to participate in a national human rights review.

15/3/2014 [UK] UK saddened at death of Chinese activist Cao Shunli

英國政府就曹順利之死發表聲明:“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應該遵守和保持最高的人權標準。我們強烈敦促中國當局確保所有在囚人員獲得充分的醫療,並釋放所有因行使憲法權利、言論自由權、結社權和集會權而被捕入獄的人。”

UK calls on Chinese authorities to allow all detainees proper medical care. Following the death of human rights activist Cao Shunli, the FCO has called on authorities to allow all detainees proper medical care. Ms Shunli had been detained since September 2013 whilst travelling from China to attend human rights advocacy training in Geneva.

A Foreign Office spokesperson said:We are saddened to hear that Chinese human rights activist Cao Shunli has died in detention, after she was reportedly denied medical treatment for serious illness. Ms Cao was a courageous activist who pressed for independent civil society involvement in China’s 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 process, and was detained in September 2013. Members of the Human Rights Council are bound to uphold and promote the highest standards of human rights. We strongly urge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to ensure all detainees have access to adequate medical care, and to release all those detained for exercising their constitutional rights to freedom of expression, association and assembly.

15/3/2014 [SCMP] Jailed Chinese human rights activist Cao Shunli dies in detention after denied treatment

Wang Yu, the lawyer of human right activist Cao Shunli, talked on the phone in front of a hospital building where Cao was hospitalized in Beijing. Photo: Reuters

Human rights activist Cao Shunli, who has been detained for months for staging sit-ins at the foreign ministry, has died, a fellow dissident and one of Cao’s lawyers said yesterday.

Cao died in a Beijing hospital where authorities had finally let her be taken, after denying her treatment for tuberculosis, liver disease and other ailments. Two weeks ago, a friend said she had suffered organ failure and had only a few days to live.

Her death was announced soon after the start of a session in Geneva of the UN Human Rights Council, a body to which China was elected amid controversy in November.

The hospital informed Cao’s brother yesterday that her condition had grown serious, said 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 a US-based advocacy group. He arrived in about an hour, but “Cao Shunli had already died”, the group said.

“Cao Shunli’s wishes were never accomplished,” dissident Hu Jia said. “When the weather gets warmer, we will stand outside the door of the foreign ministry, continue to petition and call for the supervision of the government’s actions. We will remember this date.”

Beginning in June, Cao staged a two-month sit-in along with other activists outside the foreign ministry to press for the public to contribute to a national human rights report.

She went missing in mid-September after authorities prevented her from flying to Geneva for a human rights training programme. She was formally arrested in October on suspicion of “provoking quarrels and stirring trouble”, the watchdog group Human Rights in China said.

Liu Weiguo, a lawyer who has been acting on Cao’s behalf, said he was “very saddened” by the news. Liu said he and another lawyer, Wang Yu, had been urging officials to allow her to get medical treatment since October.

Wang had said that Cao’s younger brother planned to sue the Chaoyang District Detention Centre in Beijing, where his sister was being held, for its “criminal acts” in refusing to provide her the timely medical treatment she needed.

15/3/2014 [HRW] Dispatches: The Death of a Defender in China

Cao Shunli died today.  She was 52 and was last publicly seen in September 2013, when she was detained by police at the Beijing airport attempting to board a flight to Geneva.  She had planned to participate in a training session on human rights ahead of the 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s 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 of China. She never arrived. After her disappearance, Chinese authorities refused to disclose any information about her whereabouts for weeks until she was formally charged in October first with “illegal assembly” and then with “picking quarrels and provoking troubles.”

15/3/2014 [AI] China: Authorities have “blood on their hands” after activist’s death

Cao Shunli, 52, died from organ failure on Friday at a hospital in Beijing, after five months in detention. Repeated requests by Cao’s family for her to receive medical treatment for serious health problems were denied. “Cao Shunli’s death exposes just how callous and calculating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are prepared to be to silence critics. The authorities today have blood on their hands.” said Anu Kultalahti, China Researcher at Amnesty International.

15/3/2014 [UK] Well-known Chinese dissident dies after being denied treatment

Prominent Chinese human rights activist Cao Shunli, detained in September for staging sit-ins at the country’s foreign ministry, has died, a fellow dissident and one of her lawyers said on Friday, after she was denied medical treatment in detention. Cao’s death is likely to trigger an outcry from China’s fledgling rights community and criticism from the West, which has expressed concern about her case.

15/3/2014 [維權網] 李金芳:關注曹順利——維護人權捍衛者的自由和生命權

15/3/2014 [網文] 滕彪:誰來承擔抵制惡法的責任——曹順利被勞動教養案代理詞 

RT @tengbiao: 曹順利第二次被勞教的時候,我是她的代理律師。我們曾一同參加人權培訓。曹被迫害致死,與積極參與UPR聯合國人權機制直接有關,國際社會不能置之不理。我將聯合人權團體表達強烈抗議!

=====================================================================

關注姚寶華、尕瑪才旺、趙楓生、黃琦等冤案

15/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姚寶華一家三口敲詐罪成被判刑Yao-Baohua0314-620.jpg2014年3月14日,江蘇常州維權教師姚寶華(左)和妻子劉勤鳳(右),在宣判後繼續獲取保候審。宣判前,當局派出警車和救援車,到姚家分別把姚寶華和劉勤鳳帶往常州市鐘樓區法院。(圖片來自劉曉原微博)常州市鐘樓區法院在判詞中表示,姚寶華煽動村民阻礙施工,以此鬧事的方式向開發商索取財物,具有非法性。其妻子劉勤鳳和兒子姚納新參與鬧事、相互配合,具有共同非法佔有的意圖,構成共同犯罪,裁定三人“敲詐勒索”罪成。判處姚寶華有期徒刑5年,罰金1萬;劉勤鳳3年半,罰金5千,姚納新3年,罰金3千元。目前正在取保候審的姚寶華夫婦,在宣判結束後送回家繼續取保候審。姚寶華的女兒姚欽不滿宣判結果,形容是當局的打擊報復。

15/3/2014 [權利運動] “兩會”後首日就公然枉判,党領導的司法體制改革難逃破產命運

——記江蘇常州民主人士姚寶華一家三口為民維權被構陷案一審宣判醜劇

(劉曉原律師、張成茂律師與張建平在鐘樓區法院)(2014/3/14)

上午8點40分,車止江蘇常州鐘樓區法院,一排武警耀武揚威立于法院臺階之下,能充分體現社會主義制度的司法作倀已印證百分之九九,這不是“你懂的”,而是生活在這環境的人都懂的。

上午9點正,為失地村民依法維權而被以“敲詐勒索”蓄意構陷的姚寶華老師、姚寶華老師的兒子姚納新被法警帶到被告席,而坐刑車被摔成胸椎骨折的姚師母劉勤鳳則被法警從家中用擔架抬到了法庭。已揣測到判決結果的劉曉原律師和姚寶華老師的另一位辯護人張建平為了緩解現場法警與特警的緊張情緒,與一個穿八個口袋的防暴員警調侃了關於狐假虎威與周元根有可能視察常州的故事。

旁聽席上,官府為了掩蓋在庭審中已經被徹底揭露的公安、檢察蓄意聯手製造冤假錯案的真相,今天特意換了一批沒有旁聽過兩次6天庭審的官派旁聽人員。

主審法官吳某某法錘一敲,姚寶華老師與夫人就高喊報告,指出法庭在兩次6天的審理中尚未出示關鍵的開發商用地批文、以及坐在公訴人席位上的鐘樓區副檢察長陳某到看守所要脅姚師母劉勤鳳“不拆房子就判刑”的現場錄影,以及製造假匿名舉報信、蓄意辦冤假錯案的鐘樓區公安分局副局長呂某某不出庭接受質證的情況下,法庭怎麼能宣判?!自知理虧的吳某某一改庭審時兇神惡煞般亂敲法錘招呼法警的態度,象一個真正的犯罪分子一樣讀悔過書一般自顧自地宣讀(2013)鐘刑初字第83號刑事判決書。反正,現場沒有一個旁聽人員能夠完整聽清楚或聽明白吳某某讀的什麼內容。

最後,吳某某在宣讀完判決後,居然連續當庭問一下被構陷的被告上不上訴的勇氣都沒有了,與其她兩個陪審人員撒丫子就開溜。而參與構陷姚家的副檢察長陳某,雖然有了鐘樓區法院的枉法裁判為其陷害他人做了擋箭牌,但所有的旁聽人員都明白,他與製造假匿名信的呂副局長才是真正的被告!

今天常州市鐘樓區法院公然在“兩會”後的第一天作出枉法裁判,預示在党的領導下的司法體制改革難逃破產命運。除非,習近平當局敢於對無視改革而蓄意枉法者處以重典!

 

15/3/2014 [唯色博客] 緊急:關注堪布尕瑪才旺被捕及獄中被嚴重侵犯人權狀況

2014年2月25日,堪布尕瑪才旺的律師唐天昊因此案第二次抵達昌都(唐律師之前已代理過兩起昌都藏人案件)。經過他的依法力爭,26日,警方同意唐律師與他的當事人——堪布尕瑪才旺會見面。唐律師瞭解到堪布尕瑪才旺的身體狀況後,向看守所提出要保障當事人的合法權益,包括:1、被關押看守所時依照法律應做體檢,但是沒有做體檢,這是違法的;2、希望給患病的堪布尕才調換有陽光的監室;3、允許患病的堪布尕才洗澡。

 

15/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趙楓生修改控罪 黃琦傳喚十小時後獲釋

Dissident-Zhao-Fengsheng620.jpg被拘留近五個月的湖南省永州市異見人士趙楓生,被改以涉嫌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趙楓生的妻子全海燕,帶同不足一歲的兒子,週四(3月13日)與丈夫的代表律師劉衛國和一名朋友,到看守所探視丈夫。(劉衛國律師提供)

趙楓生被拘留在衡陽縣看守所近五個月,其代表律師劉衛國向記者指,他週四到衡陽市檢察院,瞭解相關案情時,才獲悉趙楓生的罪名,已由“危害公共安全”罪,改為較重的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並且被正式起訴。劉衛國律師指,檢察院先後兩次更改罪名,不禁令人懷疑當局故意誣害。

劉衛國律師說: 他被逮捕時涉及的罪名,是危害國家安全,其後被改為危害公共安全罪,我們理解這個罪名是較輕的,指當事人的行為,可能對公眾構成危害,但現時又被改為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他們認為其行為已對國家構成危害,這是有很大差別的。記者說: 後者最高刑罰是甚麼?劉衛國律師說: 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最高可被判監五年。劉衛國律師其後到看守所會見趙楓生,他指,趙楓生的精神狀態尚好,祇是每天有六到七個小時被強制勞動。

15/3/2014 [對華援助協會] 子洲教案再有基督徒週四被拘 另三信徒涉“衝擊國家機關”退偵

陝西省玉林市子洲縣教案中的三名基督徒,去年被公安局以涉嫌聚眾衝擊國家機關刑事拘留後,案件本月上旬被檢察院退回公安局補充偵查,這是近四個月內第二次退偵,根據相關規定也是最後一次。另一方面,子洲縣公安局星期四(3月13日)再拘留一名女性基督徒,指其參與去年信徒們衝擊派出所的行動。

陝西子洲教會信徒封天棟、張寶林及薑河去年11月與眾多信徒前往當地老君殿派出所,交涉教會物品被搶走一事,後被縣公安局以涉嫌聚眾衝擊國家機關罪,刑事拘留。星期四(3月13日),再有一名基督徒被以同樣的涉嫌罪名,刑事拘留。該教會一位元信徒週五告訴記者:“這兩天他們(公安)又把我們一起的一位姊妹抓進去了,是昨天。”記者:叫什麼名字?回答:叫恩榮,恩典的恩,榮光的榮。

15/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維權律師夏鈞出席台立法院聽證會 談南樂教案

夏鈞日前在美國「對華援助會」(China Aid)的安排下,前往美國參加全美祈禱早餐會,並且拜訪多位國會議員,呼籲各界關注南樂教案。接著他轉往臺灣,週五上午在臺灣立法院,參加了由民進黨立法委員田秋堇和國民黨立委陳學聖共同主辦的聽證會。夏鈞運用錄影和投影片,詳細介紹了南樂教案的始末,特別是當地官員對基督徒及人權的迫害。他也介紹了自張少傑以下,目前仍被羈押、拘留的當事人的個人資料和受害情節。

15/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黃琦連日被京警傳喚週五傍晚回家 事涉天網三記者報導兩會訪民維權

成都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星期四下午被十多名北京員警以“涉嫌尋釁滋事”帶走傳喚,當晚11點獲釋後,星期五下午再被傳喚三個小時。目前,黃琦處於“傳喚期”,不得接受採訪。黃琦的母親告訴記者,北京來的員警主要盤問三名天網記者在北京給天網發稿的情況。

此外,黃琦患有嚴重腎衰竭,健康狀況愈來愈差,浦文清一直擔心兒子的身體。她說:“他臉也腫,腳也腫,腎功能衰退的症狀比以前更嚴重”。記者:有沒有吃藥?回答:長期吃藥,每個月要吃兩三千元的藥,每個月要去看病,現在出了事情,如果他們要把他帶走,(看病)就去不成了。如果今天把他帶走,晚上不回來,我們要發出聲音。

15/3/2014 [美國之音] 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遭北京警方連續傳喚

中國維權義工、六四天網的創辦人黃琦,星期五下午連續第二天被前往成都的北京警方傳喚,詢問有關兩會期間天網義工報導天安門廣場疑似自焚等訪民維權活動的事情。黃琦表示,警方要求他停止天網的活動,但是遭到他的回絕。黃琦等待確診是否患有癌症的母親和其他一些好友都擔心黃琦面臨遭當局打壓的危險,不過黃琦表示,儘管在中國從事人權活動風險極大,但是還是要有人去做,而他也回絕了警方希望他停止天網人權報導的要求。

他說:“雖然面臨方方面面的威脅和恐嚇,但這種人權工作在中國大陸的確也需要人去做。還有那麽多的民眾,他們的基本人權遭到侵犯。警方也希望、要求我停止一切活動,我也明確地告訴他們,沒辦法,你們把中國的訪民問題解決完了,侵犯人權的問題解決完了,我們天網就停止工作。”

曾兩次遭當局判刑的黃琦表示,他所做的夠不上“尋釁滋事”,因為天網所報導的情況都是事實,既沒有造謠,也沒有渲染,更不存在鼓噪,是合法的運作。

他說:“都是憲法賦予的保護人權的方方面面的情況,並沒有所謂的違法的一些情況。而且“尋釁滋事”當中必須有渲染暴力和恐怖,以及散佈虛假消息。但是我們發佈的消息中並沒有類似的情形。”

黃琦剛剛住院後回家不久的母親星期五下午對美國表示,他兒子所作的一切都是合法的,但卻面臨很大的風險。她希望外界關注黃琦的處境。黃琦星期五下午出來後在推特上表示,警方明確告訴他案件尚未結束。他感謝外界對他的關注,同時希望外界繼續關注在押3位元天網記者的安危。

15/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國際特赦呼籲北京釋放三名公民記者

國際人權組織國際特赦日前發佈新聞稿,呼籲中國當局立即釋放近幾天內被逮捕的三名公民記者。他們是在北京天安門廣場採訪報導中國全國人大會議時,被北京警方逮捕的。這三名記者是:柳學紅、刑鑒、王晶,他們都是為民間網路媒體“六四天網”撰稿的公民記者。

在四川的“六四天網”負責人黃琦在接受本台記者電話採訪時說,成都警方也對他本人進行了傳訊:“警方昨天和今天都對我進行了傳訊,他們明確告訴我柳學紅等三名天網義工被拘留是因為兩會期間,他們在北京對訪民在天安門自焚事件、向毛主席像潑墨事件、以及訪民在廣場散發傳單事件進行採訪和錄影,警方對他們刑事拘留的〝理由〞是〝涉嫌尋釁滋事〞。警方還要三維義工交待他們背後的策劃者是黃琦。”

黃琦表示,他為這三名義工的被捕感到擔憂,並呼籲國際人權組織關注他們的命運:“3月5號,三位元義工在報導兩會召開情況時,有訪民在天安門廣場自焚,他們就進行錄影。當局以〝涉嫌尋釁滋事〞逮捕他們很荒唐,他們都是參與報導天安門廣場附近訪民的訴求。”

15/3/2014 [維權網] 緊急關注:湖南著名民主人周志榮“兩會”期間遭迫害,致多種疾病發作

2014年3月3日 “全國兩會”召開之際,湖南湘潭市公安局國保大隊無任何法律手續,強行將湖南著名民主人士周志榮帶至當地一家“今天連鎖酒店”非法關押,並奪走手機。每天由員警、社區幹部24小時嚴加看管,到今日(3月14日)整整十二天。這種非法迫害,致周志榮多種疾病發作,但是,看守人員不但全然不管,而且於今天上午在未給周志榮任何說法的情況下全部無影無蹤,將全身疼痛孤獨無援的周志榮丟棄在酒店任其喊天叫地。周志榮目前處境危困,請社會各界緊急關注。周志榮親屬電話:18373220042 湘潭市國保大隊錢大隊長電話:13507322006

15/3/2014 [美國之音] 女畫家獄中日記:手銬 腳鐐 心中的陽光

明慧網報導,廣州法輪功學員何文婷是一位女畫家,原籍湖南邵陽。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八日,何文婷在廣州大學城向民眾派發翻牆軟體時,被人惡告而遭到綁架,現被非法關押在廣州市番禺區沙灣鎮福湧看守所。何文婷絕食抵制迫害,遭到員警殘忍的暴力灌食。以下是何文婷在獄中寫下的日記,托人輾轉帶出。

=====================================================================

訪民訴冤

15/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廣州歐伯不堪受壓割脈自殺獲救

3月13日晚,以監督公車私用受到民眾擁戴的廣州維權人士歐伯,被官員多次強迫交出居民代表證,他不甘受辱憤然割脈,目前在醫院治療。(網友提供)

目前正在廣州421醫院留院治療的歐伯,週五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十天前,經過社區居民選舉,他當選為居民代表,本來是一件很高興的事,但是廣州江海街道辦書記和主任,卻三番五次要求他交出居民代表證。週四晚,當地的街道辦主任假意說到其家中送慰問品,威逼他交出代表證,聯想起自己為監督廣州公車私用而受到的政府官員的打擊報復,一時想不開,於是割脈自殺。

 

15/3/2014 [六四天網] 河南兌軍勇天安門撒材料遭刑拘

3月13日下午15時,河南維權人士兌軍勇【公民記者兌軍勇致謝戴秀英,王秋英】前往天安門撒材料,後被帶到天安門公安分局。晚上20時,以尋釁滋事罪刑拘被關在東城看守所。

15/3/2014 [六四天網] 河北馬國山妻李秀琴為什麼要上訪?

馬國山的妻子李秀琴上訪小2年,就因為了給馬國山伸冤【河北承德加工CT片 馬國山傷害罪獲刑2年】,向圍場縣政府要個合理的說法。

15/3/2014 [民生觀察] 兩會結束上海沈金寶被關馬家樓 湖北金漢豔離開黑監獄

2014-3-14消息:據上海訪民朱金娣今天晚上給本工作室發來消息,現在兩會已結束了,可上海訪民沈金寶仍被關在北京馬家樓內,失去人身自由。 另外,湖北十堰訪民、被精神病者金漢豔今天也致電本工作室說,她昨天晚上已結束了兩會維穩關押,已離開了十堰市鄖西縣九龍寺村的黑監獄。

15/3/2014 [維權網] 成都中院紀檢組拒絕接待群眾

2014年3月14曰上午10:30時,成都維權人士周成群、劉菊琴、易萍、張文裕、劉才幹、等7位來到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後大門,手持成都市人大歸口単,請求見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紀檢組領導,反映周成群等19人於2013年4曰18曰向中級人民法院提起的行政賠償再審申請至今快一年了,沒有給仼何答覆的問題。

15/3/2014 [維權網] 出獄後的教案蒙難者居小玲仍被限制人身自由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會聖愛團契教案蒙難者居小玲,在2月24日,走出了北京第一看守所,被直接被押送回原籍江蘇南京,被人每天24小時看著,在軟禁中。3月5日逃離監控,來到北京,她自己一直將電話關機,來不讓有關部門找到他,當然我們大家也無法聯繫上她。3月11日她到高法上訪,被抓,又被押回原籍江蘇南京,被軟禁中,並被告之,22日之前不能再去北京了。居小玲的電話:18500172208。

15/3/2014 [權利運動] 在京訪民給公安部送感謝錦旗被抓

2014/3/13 上午8點30分,四川雅安訪民姜成芬、山西寶雞訪民翟社利、遼寧撫順訪民沙同梅等7人,為感謝四川員警依法阻止截訪,解救被截訪訪民的正義行為,專門到公安部贈送錦旗,結果被騙到東交民巷派出所審訊,身上物品悉數被搶走。

15/3/2014 [六四天網] 成都胡金瓊、湖南文定元押返關押毆打

2014年3月10曰,成都市雙流縣東升鎮官員劉勇從北京馬家樓,把我和李代碧搶出來後,拉上車抵達成都,3月11日晚上21點50左右,東升街道劉勇和社區張慶,把我交給社會上不名身份的人,蒙上頭,拉到一個不知地名的地方,在關押其間進行毆打。遼寧侯家貴來電:湖南臨澧縣文家鄉駱家村文定元【湖南文定元湖北孫春秀成都胡金瓊等押返在押】,2014年3月5日,從廊坊物業招待所半夜二十多黑保安不讓穿衣服押回。每天5個人看守,有時6、7個人看,作我的工作,其實都是哄騙,到至今都沒有處理方案。他們既不處理問題又不讓我在北京,手機定位限制我人身自由,從廊坊物業招待所床上拖到小廊坊派處所打跪下後,毛縣長,縣信訪局長龐業文,鄉政府書記唐林等20多人氣急敗壞的罵了一通後,被縣公安江警官、鄉政法書記黃民強等押送途中不讓上廁所,五次小解都是兩個大男人站在兩旁。本來被鄉村縣圍、追、堵、截好不容易到北京,什麼都還沒做,連衣服都不讓穿,行李不讓帶,押回來鑰匙沒有、錢沒有、手機沒有。

15/3/2014 [維權網] 福建維權人士范燕瓊“3.15”前遭嚴密監控、威脅

今天(3月14日)本網資訊員聯繫到福建南平著名維權人士范燕瓊,瞭解到她因考慮今年3月15日(明天)“消費者權益保護日”福建福州五一廣場進行普法、維權,結果今天就遭到福州與南平當局派遣的一批維穩人員在居住地樓下嚴密看守,並且有維穩人員還對范燕瓊提出威脅。范燕瓊呼籲各界關注、譴責福州、南平當局這種違法限制公民行動自由的侵權行徑。

15/3/2014 [參與] 范燕瓊準備315走向福州市五一廣場普法、維權受【變相警告】(圖)

明天是一年一度的315【消費者權益保護日】,我將準備走向福州市政治文化中心五一廣場普法、維權,強烈要求政府:鐵腕保護受害者!鐵面制裁侵權人!

希望政府有關部門文明執政,尤其是公安部門要依法行使公權力,讓我們大家平和而又理性的追隨習總書記的【中國夢】!

在此值得一提到的是:當我在小範圍裡發佈:準備在 315普法、維權消息後,今天已有福州、南平兩地政府部門派多名工作人員對我進行【變相警告】。現我暫住地福州廈航職工宿舍周圍已森嚴壁壘,而明天是否能夠正常出行,還是個未知數。

懇請社會各界關注!謝謝!

——范燕瓊

2014-3-14

15/3/2014 [參與] 他們阻攔了范燕瓊走向廣場……(圖)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315【消費者權益保護日】,福州維權人士范燕瓊準備走向福州市政治文化中心五一廣場普法、維權,強烈要求政府:鐵腕保護受害者!鐵面制裁侵權人!剛一出門就有四五個員警攔截,范燕瓊和王秀英在一起,被五六個員警、政府工作人員貼身跟蹤,並搶奪走伸冤的橫幅和“戰袍”,吳霖香至少被四五個員警強制帶走,手機也失去聯繫,原本計畫到五一廣場的冤民們也被攔截了。

15/3/2014 [維權網] 湖南武岡當局以剝奪孩子教育權來阻止家長上訪

今天(2014年3月14日)本網資訊員聽湖南武岡籍男子殷紀雲(49歲,湖南武岡市人,電話:15364492729)說,武岡當局為了阻止他上訪維權,竟然以不讓他孩子上學的方式來脅迫,公然剝奪孩子的教育權,他為此到教育部信訪辦上訪,信訪辦居然稱教育部不受理兒童失學問題的投訴。殷先生說,由於他不服法院枉法裁判而多年上訪,由此得罪了地方政府。地方政府為了阻止他上訪,竟然拿他三個正在小學和初中讀書的兒女做文章,不許他的三個子女進校讀書,只有他停止上訪後才可以准這三個學童進學校,為此,殷先生為了爭取兒女的教育權,上訪到教育部,而教育部竟然說不是教育部受理的範圍,要他找地方政府解決。

15/3/2014 [六四天網] 貴州關嶺縣官警全國範圍追捕反政府人士

貴州關嶺訪民黃燕來電:關嶺縣公安7名巡警3月13日持公函到我妹夫荊輝的老家河南洛陽市去抓捕兩會進京上訪的黃啟紅和他4歲的獨生兒子。刑警找當地派出所,對荊輝的叔叔說黃啟紅犯了罪,他“反政府”。荊輝的叔叔痛斥他們致其臉紅後離開。 3月14日,關嶺巡警們在洛陽找了兩天后,沒找到黃啟紅,又飛向別的地方去“找”了。據悉:分管公安的縣委常委副縣長肖彩虹在北京沒找到人後【貴州關嶺副縣長率眾飛抵北京 捉拿維權代表】,又飛回關嶺迎接巡視組。臨走時吩咐巡警們“跑遍全國,挖地三尺也要抓捕黃啟紅歸案!”黃啟紅之前被縣公安關進派出所時,被他們打了毒針。現在不知道他們又上報構陷他是多麼十惡不赦!

 

15/3/2014 [維權網] 江蘇金壇公安局未履行保護公民人身財產權案開庭(圖)

3月14日下午2點半,楊國良訴金壇市公安局未履行保護公民人身財產權一案今日開庭。楊國良請求法院:責令被告金壇市公安局履行保護原告楊國良人身、財產權的職責,並給予原告書面答覆。楊國良委託王小琍和倪文華代理。金壇市公安局副局長也出庭參加了訴訟。

15/3/2014 [權利運動] 尋找鄭州維權人士劉紅霞

2014年3月11日中午,在京河南鄭州維權人士、中國訪民檔案館發起人劉紅霞去麗都酒店看朋友,被朝陽分局員警帶往將台派出所做筆錄,之後交由鄭州市金水區二分局帶走,此後音信皆無。

15/3/2014 [權利運動] 八旬老人劉亞香“兩會”結束後首日再到前門撒傳單

昨天下午,八旬老人劉亞香在內蒙赤峰村民維權代表郭桂珍女士的攙扶下,第三次到北京前門拋撒傳單,300張傳單隨風飄落,路過百姓紛紛拾起觀看。在員警還沒有趕到現場時,劉亞香老人在內蒙赤峰村民維權代表郭桂珍女士的攙扶下順利離開現場。

 

=====================================================================

新疆問題

 

15/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200多名維吾爾難民在泰國被扣 維族法院女職員疑在獄中被折磨致死

200多名維吾爾人為了逃避中國政府在新疆的嚴打政策而逃到泰國,但他們在逃往馬來西亞尋求聯合國的幫助的途中,週三被泰警發現扣押,據報中方已介入此事。此外,新疆法院的一名維族女性工作人員去年因“非法聯繫境外”被捕入獄,有消息稱近日因搶救無效於週一死亡。

Uyghur from E.T ‏@Uyghurspeaker : 查到了。古麗娜爾。阿布萊提,新疆大學法律系畢業,在阿瓦提縣法院任書記員。去年6月判一維吾爾政治犯死刑的庭審過程很粗暴,未給被告任何申辯機會。古用手機拍下過程並放在QQ上,隨即被刪並被抓。3月10日她死後家人被國保監控,親友不敢去哀悼

15/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二百多名維族人仍被泰國扣留

泰國目前仍拘留二百多名計畫尋求庇護的維吾爾族人,中國駐泰國大使館表示,已派員核實他們的身份。而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發言人迪裡夏提指出,多年來經常有維吾爾族人不願在中國受到壓迫而逃亡。

15/3/2014 [美國之音] 美國務院:歡迎泰警方營救200名維吾爾人報導

美國國務院星期五(3月14日)表示,歡迎泰國警方營救了大約200名疑似被走私的維吾爾人的相關報導。美國媒體報導說,泰國警方星期三在泰國南端一個人口走私營救出大約200個人,他們可能是維吾爾人。國務院副發言人哈夫說:“我們歡迎有報導指出,泰國警方營救了大約200名維吾爾人,我們敦促泰國政府,對受害者提供完全的庇護,確保他們的人道需求獲得滿足,美國也繼續鼓勵泰國政府,徹底調查是否有人口走私的跡象。”

15/3/2014 [BBC] 美促泰國保護疑似維族難民庇護者

美國國務院敦促泰國保護被泰方營救出的約200名疑似維吾爾族難民庇護者,而人權組織擔心泰國在中國的壓力下將這批維吾爾人強制遣返。美聯社引述泰國警方說,警方於3月13日突襲了該國南部宋卡省一處偏僻營地,並從人口走私犯手中救出了220名懷疑來自中國新疆的維吾爾人。

15/3/2014 [紐約時報] 我的維吾爾語名字叫“帕提曼”(王晴)

生長在吐魯番的王晴多年來用鏡頭記錄維吾爾族人的生活與宗教。她相信,在現代化的進程中,傳統與信仰的地位無可替代。

15/3/2014 [新唐人] 長沙砍人事件疑雲重重 目擊者親述視頻曝光

網友〝就是姓阿〞:你們真相信,這是普通的商販鬥毆?那也太天真了!商販鬥毆,會對無辜的路人刀刀致命。政府能不能不隱瞞事實。

另一個網友提出看法:〝今,長沙南沙湖橋菜市場又發生多人持刀砍人慘劇,與3月1日昆明火車站濫殺事件非常相似,這些事件都發生在人多區,是一般犯罪分子最不敢之地。〞

還有網友評論:〝兩會開幕是昆明,兩會閉幕在長沙。下一個是哪裡?這是階級內部鬥爭,絕不是什麼反恐,累死公安也查不清!〞

=====================================================================

西藏維穩演練

15/3/2014 [唯色博客] “幸福拉薩”四天內再度舉行大規模“維穩應急拉動演練”(多圖)

12張新聞圖片及圖說是:“3月13日晚,拉薩市組織公安、武警、消防等部門,在市區開展了一次大規模的維穩應急拉動演練。CFP供圖。”

15/3/2014 [網易新聞圖集] 西藏“3.14”前舉行維穩應急拉動演練

15/3/2014 [唯色博客] 唯色:131位藏人自焚概況

從2009年2月27日至2014年2月13日,在境內藏地有126位藏人自焚,在境外有5位流亡藏人自焚,共131位藏人自焚,包括19位女性。

=====================================================================

網絡審查、政治評論

15/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騰訊35家微信帳號被指違規永久封閉

利用騰訊Wechat (微信)傳播訊息的35家“自(營)媒體”,一夜間因涉嫌 “違反相關法律法規”被永久封閉,當中包括真話頻道、新聞看點、鏡外勢力、共識網等。有維權律師指,“自媒體”雖免費使用微信,實質上與騰訊公司有合約關係,可以提出索償,騰訊股價因央行叫停,支付寶與虛擬信用卡產品,股價下挫4%。

15/3/2014 [紐約時報] 40多個微信時政公共帳號被停(王霜舟)

週四,將近40個內容涉及政治與社會科學的微信公共帳號被停。分析人士認為此舉或為預先杜絕微信成為新的民意平臺。

15/3/2014 [自由亞洲電台] 烏坎現任村委楊色茂突遭刑拘 引發眾議有人疑當局阻擾選舉

廣東汕尾烏坎村選舉再添變數。村民代表大會前夕的週四,現任村委副主任楊色茂被陸豐檢察院以“涉嫌收受賄賂”刑事拘留。事件突然,引發廣泛議論。也有村民質疑,事件是當局有意阻止村民選舉進程。

15/3/2014 [紐約時報] 香港民主的未來岌岌可危(李柱銘)

在大陸,篩除批評意見是家常便飯。可是在香港,一套准許北京有效控制候選人遴選流程的體制,會永久性地斷送我們對真正民主的希望,並且會侵蝕政府制度的透明度、合法性和信譽。如果我們不能在2017年通過真正民主化的途徑選舉自己的領導人,那麼我們對中央政府可能抱有的任何信任都會消失。還有其他一些令人擔憂的跡象,表明香港的自治正受到侵蝕——這些跡象提醒我們,在缺乏權力相互制衡的情況下,沒有哪種政治制度能保持穩定。

15/3/2014 [大紀元] 炎黃春秋聯誼會釋放3敏感資訊 傳習幹平到場

今年2月18日,中國自由派標杆性歷史政論刊物《炎黃春秋》雜誌社在北京舉行新年聯誼會。100多位大陸自由派精英相聚,傳出中南海三大敏感資訊。據稱,習近平的姐姐習幹平到場,引外界關注。

=====================================================================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