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2014 中共對新疆及西藏實施的暴政,人權律師呼籲關注鞏進軍、徐永海、陳克貴、范木根及薛福順等案

中共對新疆及西藏實施的暴政 12/2/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新疆危害國安罪 … 繼續閱讀 →...

中共對新疆及西藏實施的暴政

12/2/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新疆危害國安罪去年近300宗 年增10%多涉言論與集會

美國對話基金會週一根據中國官方的報告統計出去年新疆一審法院審判了近300宗“危害國家安全罪”案件,比2012年上升了10%。報告說,在中國,“危害國家安全罪”案件大多涉及言論與集會自由。文章援引新疆高級法院年度工作報告指去年一審及二審共有21061宗刑事案件審結,其中一審中“危害國家安全罪”占總數的1.67%。雖然工作報告中並未列明具體的案件數量,不過對話基金會假設按照2010年至2012年的平均數據統計,一審占全部刑事罪案的84%,即17712宗,那麼其中的1.67%即為296宗危害國家安全罪,比去年的270宗增加了10%。對話基金會指,有關被告人的公開資料十分有限,而危害國家安全罪的地區分佈並不平均,僅喀什地區就審判了超過60%的案件,克孜勒柯爾克孜自治州中級法院也有18宗涉及29人的案件審判;但在去年首十個月中,哈密中級法院只審判了一例“煽動分裂國家罪”。

12/2/2014 [Dui Hua] Xinjiang Obscures State Security Stats, Trials Likely Up 10%

Dui Hua estimates that the number of endangering state security (ESS) trials in the Xinjiang Uyghur Autonomous Region (XUAR) rose 10 percent to nearly 300 trials in 2013. The estimate is based on information reported in the annual work report of the XUAR High People’s Court. In marked contrast with the transparency with which it treated ESS trial numbers in reports issued since 2008, this year’s report does not provide the exact number of ESS trials concluded.

The high court states that 21,061 criminal trials of first and second instance were concluded in 2013, and that ESS cases accounted for 1.67 percent of concluded criminal trials of first instance.

First-instance trials accounted for about 84 percent of all criminal trials concluded in XUAR in each year between 2010 and 2012. Assuming a constant ratio in 2013, XUAR concluded 17,712 first-instance criminal cases, of which 296 (1.67 percent) were ESS trials.

The Tibetan Autonomous Region (TAR) joined XUAR as the only provinces or autonomous regions to quantify ESS trials in their annual court reports. The TAR High People’s Court reported that 20 ESS cases were tried in the region in 2013. Dui Hua believes that, as in previous years, XUAR continued to account for the majority of ESS trials nationwide.

Criminal and ESS Trials in XUAR, 2010-2013
Year Concluded Criminal Cases Concluded ESS Cases
First instance First & second instance % First instance First
instance
First & second instance % First instance
2010 16752 19785 84.67 314 376 83.51
2011 17097 20772 82.31 366 414 88.41
2012 18708 21952 85.22 270 * 314 85.96 §
2013 17712 † 21061 84.10 § 296 ‡
Source: Dui Hua, Xinjiang High Court Annual Work Reports, Xinjiang Yearbook
* Dui Hua calculation: first and second instance ESS trials times estimated percentage of first instance ESS trials.
§ Dui Hua calculation: average of percentages in previous years.
† Dui Hua calculation: first and second instance criminal trials times estimated percentage of first instance criminal trials.
‡ Dui Hua calculation: 1.67% (officially reported ratio) of estimated first instance criminal trials.

Public information about individual defendants remained extremely limited. Dui Hua’s Political Prisoner Database has the names of three Uyghurs tried for ESS crimes in XUAR in 2013. Nurmamat Ibrahim (努尔麦麦提.伊布拉音) was one of the 95 defendants tried in 21 ESS cases by the Ili Intermediate People’s Court. Enwer Obul (艾尼瓦尔.乌布力) was among 10 defendants tried for inciting splittism by the Xinjiang Production and Construction Corps 3rd Agricultural Division Intermediate People’s Court in March 2013. Information is not available on the evidence against them or the outcomes of their trials.

Kerem Mehmet (克热木.买买提) was sentenced for inciting splittism to 10 years’ imprisonment by the Bayinguoleng Monggol [Bayingolin] Autonomous Prefecture Intermediate People’s Court on March 26, 2013. Allegations against him included disseminating information about ethnic separatism, terrorism, and religious extremism through an online discussion group. He was also found guilty of possessing illegal books and mobile storage devices containing reactionary propaganda.

The geographic spread of ESS trials is not even throughout the region. Kashgar alone tries more than 60 percent of Xinjiang’s ESS cases. The intermediate court in Kezilesu Kirghiz [Kizilsu] Autonomous Prefecture tried 18 ESS cases involving 29 individuals in 2013, while in the first 10 months of 2013, Hami Prefecture Intermediate People’s Court concluded just one case of inciting splittism.

Although often conflated, ESS crimes do not include terrorism; instead, they often involve speech and association. None of the five defendants who participated in the Bachu incident on April 23, 2013, nor none of the four defendants who took part in the Shanshan Riots on June 26, 2013, were convicted of ESS crimes.

The vast majority of ESS defendants appear to be Uyghurs passing through Kashgar, but their identities, acts, and fates remain unknown.

12/2/2014 [博訊] 為什麼要為伊力哈木教授發聲/伊利夏提

應不應該發出拯救伊力哈木教授的呼聲,應不應該播出對伊力哈木教授的採訪以及對其妻子的採訪,關鍵應該是:呼籲了、播出了會是什麼結果,不呼籲、不播出又會是什麼結果!?

縱觀維吾爾人近百年歷史,特別是檢視有良心、有膽識,敢於為維吾爾人自由、尊嚴說話、發聲任何一個維吾爾知識份子的人生經歷,可以肯定地得出一個結論:無論是國際知名的維吾爾知識份子也好,國內不出名的、無名小輩也好;只要是任何一個維吾爾知識份子膽敢為維吾爾人說話、發聲;不管他是大聲在媒體呼籲,還是小聲提意見,還是以寫詩、寫小說拐彎抹角批評中共政權,他們都不曾有過好日子、也不曾有過好結果!

有名望、遠的如:麥邁提力∙陶菲克(Memtili Tewpiq)、阿卜杜哈裡克∙維吾爾(Abduhaliq Uyghur)、魯特夫拉∙姆特利弗(Lutpulla Mutellip)、孜亞∙賽麥迪(Ziya Semedi)、圖爾貢∙阿力馬斯(Turghun Almas);小有名望、近的如:努爾麥邁提∙亞森(Nurmemet Yasin)、海賴特∙尼牙孜(Gheyret Niyaz)、古麗米熱∙伊敏(Gulmire Imin)、麥赫布柏∙阿布列詩(Mehbube Ablesh)等維吾爾男女知識份子的悲慘結局就是最直接的鐵證。

最严厉的严打:对2009年乌鲁木齐骚乱镇压的质疑

以上是少數知名的、被中共殖民政權抓捕、判刑、槍殺、迫害致死的維吾爾知識份子名單;不知名的被抓捕、失蹤、槍殺的無數維吾爾男女知識份子,儘管我們不知道他們的名字,但他們的悲慘遭遇我們也或多或少聽說過一些;這些勇敢的維吾爾好兒女因為不出名,沒有人為他們呼籲,也因為大家的沉默,他們默默地為民族的自由、尊嚴獻身了,連名字都沒能留下!

所以不管維吾爾知識份子是以溫和之聲要求正當權益,還是以強力呼喚尊嚴、自由,他們最後的結果都一樣——被中國侵略政權無情吞噬!

23/11/2013 [UHRP] 最嚴厲的嚴打:對2009年烏魯木齊騷亂鎮壓的質疑

維吾爾人權項目(UHRP)發佈了”最嚴厲的嚴打:對2009年烏魯木齊騷亂鎮壓的質疑”的中文版本。 http://docs.uyghuramerican.org/To-Strike-the-Strongest


12/2/2014 [德國之聲] 西班牙法院向江澤民、李鵬發出國際逮捕令

中國外交部已緊急向西班牙政府施壓。西班牙議會將表決一項提案,限制法院發出國際逮捕令的權力。本週一下午,西班牙國家法院以涉嫌在西藏地區侵犯人權,向中國國家前領導人江澤民、李鵬等人發出國際逮捕令。中國外交部緊急向西班牙政府施壓。

12/2/2014 [英國廣播BBC] 剖析西班牙法庭全球通緝令的前世今生

西班牙最高法院法官2月10日簽發逮捕令,以犯有「反人類罪」罪名全球通緝中國前國家主席江澤民、前總理李鵬等幾人一事,一方面再使中國與西班牙的關係變得緊張微妙,另一方面也再次將國際媒體聚焦導向藉以發佈逮捕令的「普遍管轄原則」的法理依據。

12/2/2014 [自由亞洲電台] 西班牙法官正式發佈對江澤民逮捕令 北京向馬德里施壓要求撤銷判決

自由西藏學生組織因此發起給西班牙首相的請願行動,並呼籲大家簽名。參與了簽名行動的北京維權人士胡佳週二向本台表示,他十分支持西班牙法院的決定:“在中國,儘管這些人作惡多端,惡貫滿盈,但是法院是根本不可能立案追究那些人。而且誰要去起訴這些人的話,那他可能反而會受到壓制,甚至就人間蒸發了。西班牙法院這次做的事情的確是很好的。我相信,那些被起訴者他們就未必敢去(西班牙)了。尤其對於現在這些施暴者,像孟建柱、傅政華所有所有這些人,都應該用起訴的形式標注他們是劊子手,他們才能夠有一定的收斂。否則的話,他們的強權實在是太強大了。”

12/2/2014 [西藏之聲] 西藏議會對自焚藏人處境表達擔憂

自2009年至今,由於中共政府對西藏採取強硬和極左政策,導致125名藏人自焚表達抗議,但中共政府不但沒有理會境內藏人的真實心願,反而對自焚藏人的家屬、親友、鄰居和同村藏人,以各種罪名加以迫害、監禁和非法判決。聲明舉例指出,西藏比如縣藏人阿旺嘉央於去年11月23日拘捕後,被毒打致死;去年12月遭捕的比如縣藏人貢卻紮巴,也於今年1月份被毒打致死;另有無計其數的藏人被非法判刑,這樣的悲慘事件在西藏各地不斷發生,而這些壓制政策導致了藏人自焚抗議事件。

dz12/2/2014 [自由亞洲電台] 青海玉樹州數千藏人籲當局交待被捕住持情況

青海省玉樹州囊謙縣、玉樹縣及周邊地方的數千藏人上星期在公雅寺呼籲寺院出面要求當局交待被捕的堪布(住持)尕瑪才旺的情況;西藏知名作家唯色對於堪布目前的處境表達憂心,希望國際人權組織及媒體對此案予以關注。

 

1102b212/2/2014 [西藏之聲] 達賴喇嘛接見獄中政治犯頓珠旺青子女

達賴喇嘛尊者于昨天(2月10日)在宮殿中,接見了西藏紀錄片《遠離恐懼》的製片人、被中共判處六年徒刑的知名政治犯頓珠旺青(又名:當知項欠)的20歲兒子紮西次仁,18歲的兒子丹增諾布,16歲的女兒丹增達珍和14歲的拉姆卓瑪。當時孩子們向達賴喇嘛尊者敬獻了象徵渴望自由與健康的‘紙鶴’,祈禱尊者庇佑他們的父親早日健康獲釋。

=====================================================================

人權律師呼籲關注鞏進軍、徐永海、陳克貴、範木根及薛福順案

12/2/2014 [六四天網] 鞏進軍面臨死刑危險 律師呼籲關注

Embedded image permalink2014年2月9日,我從四川成都飛河北石家莊,為瞭解鞏進軍案的近況。第二天上午,我和鞏進軍弟弟鞏波,還有鞏家一個後生一行前往饒陽縣檢察院。檢察院公訴科的科長宋素花接待的我們。當她得知我是鞏進軍的辯護人之後,叫我去找衡水市檢察院,她說案件要移送市檢察院:“死人的案子我們怎麼辦得來嘛”。她表現得很謙虛。我說既然還沒有移送,還是讓我先看一下案卷材料。她又以辦案的檢察官休假不在來推脫。我們說是與承辦檢察官約好了的。宋科長電話聯繫了辦案的檢察官後,給我拿來了案卷材料,共兩本。我打算一一拍照帶走全部案卷材料。剛開始翻開案卷材料,宋科長又不放心了。她問我去看守所見過鞏進軍沒有?我不知道宋科長是什麼意圖,就回答她:沒有。她進一步說,鞏進軍不認罪,叫我做一做工作。她認為別人的問題是別人的事,不等於別人違法,鞏進軍就沒有犯罪。我不置可否,繼續拍我的照。拍完案卷材料,記下了公訴科的聯繫電話,我們離開了檢察院。

之後,我們找了家複印店,列印出一份完整的案卷材料。趕到深州市看守所去會見鞏進軍。鞏進軍沒有被關在饒陽,而是被關在了深州。

在深州市看守所律師會見室,鞏進軍告訴我,檢察官來見過他了,在詢問筆錄上,預先列印好了鞏進軍認罪,並自願賠償的字樣讓鞏進軍簽字。鞏進軍劃掉了認罪賠償的內容,向檢察官講了理由。鞏進軍認為自己是在向鶴壁常住北京截訪的信訪局副局長趙秀山鄭重提出警告之後,是在向北京警方多次打110報警無效的情況下,被員警授意黑保安綁架出的馬家樓,為了保護自己和同車其他訪民的人身安全,同綁架、非法搜查他們、非法拘禁他們的違法犯罪行為做鬥爭,將犯罪分子扭送公安機關的正當行為,不構成犯罪。檢察官沒有反駁他。

我請鞏進軍仔細介紹了一下他在車上紮了前排座位上監控他們的黑保安一刀,又轉身控制住身邊同排的那個黑保安,成功解救了自己和其他同車訪民的事實經過。鞏進軍所講內容與我上一次和這一次我所作的會見筆錄上的內容差不多,只是更生動些,更具體些。

鞏進軍講:動手之前,思想鬥爭很激烈,反復考慮了一個多小時,沒有別的辦法才不得已動的手。由於水果刀太小,為了紮傷前排座位上的黑保安,在自己與車子前面的黑保安之間形成一道屏障,並用前排座位上黑保安流的血以及傷痛呼叫聲震懾那些黑保安,造成黑保安的恐懼,使其喪失抵抗力,鞏進軍準備乘前排那個黑保安睡著了之時紮他肚子上兩刀,誰知那個黑保安沒有睡著,一刀下去就叫起來了,馬上同他搶刀。黑保安的手被劃傷了,住了手。鞏進軍轉身左手抱住身邊同排座位上那個黑保安的脖子,右手持刀架在那個黑保安的頸子上。其他黑保安兩次撲上來,都被鞏進軍喝退了。鞏進軍叫他們別動,敢上來就殺了那個被挾持的黑保安。鞏進軍大聲宣揚他是越南戰場下來的老兵,殺死過三個越南鬼子,不在乎多殺死一個人。那些黑保安表示不過來,只要不殺那個被挾持的黑保安。鞏進軍叫大家下去,大家都下車了。鞏進軍叫上來一個人把受傷人員弄下去,叫救護車,那些人也照做了。鞏進軍其實沒有當過兵。鞏進軍覺得他瞎編的越戰老兵身份,對於恐嚇那些黑保安還是起到了作用。鞏進軍還說,人證物證俱全,本來想叫同車的訪民老王把車開車回北京向公安部報案的,但是車鑰匙被黑保安乘亂拔走了。車動不了,只好報警。在員警到來之前,鞏進軍鬆開挾持住的那個黑保安,讓他坐在車子後排位置的角落裡,彼此聊天,坐等120和員警來。

鞏進軍的行為,在官和民看來具有不同的意義。在官方看來,鞏進軍的行為有損官方臉面,是犯罪行為,甚至想提高審級,交市檢察院起訴。根據法律規定,縣級檢察院只能辦理判處有期徒刑的案子,而市級檢察院辦理的案件可判處死刑。

辯護人看來,鞏進軍的義舉不僅解救了自己和三個女訪民。案發後,中國國家信訪局還倒了一個副局長,國家再次明文要求不許截訪,可以說,鞏進軍捨生忘死為中國訪民和維權運動創造了更為寬鬆的環境【呼籲停止鎮壓訪民 釋放抗暴英雄鞏進軍】。

現在,鞏進軍風險增加了,需要加倍關注,需要得到援助,不管什麼樣的援助。

鞏進軍的辯護人,北京新橋律師事務所律師李靜林

2014年2月12日


12/2/2014 [維權網] 梁小軍律師首次會見被控非法集會罪的徐永海長老

2月11日上午,人權律師梁小軍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會見了被控涉嫌非法集會、遊行、示威罪而刑事拘留的聖愛團契家庭教會的長老徐永海。據梁小軍律師介紹,徐永海自1月26日被羈押以來,一直禁食禱告,至今已達17天,但徐永海的精神狀態很好,笑容也具感染力。徐永感謝大家的關注,同時對受牽連被刑事拘留的兄弟姊妹表示歉意。另據徐永海的妻子李珊娜說,徐永海被刑事拘留已超過半個月,但家人一直沒收到過任何法律文書。

12/2/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徐永海淮見律師 一教友弟離奇墮軌身亡

北京聖愛團契教會13名教友,被指涉嫌非法集會刑拘近三星期,其中被囚的徐永海,週二首次獲淮會見代理律師。其中一名被押教友﹑大連維權人士王春豔,同是訪民的弟弟,被指跳火車軌自殺身亡,家屬和維權人士質疑當局的說法。

12/2/2014 [自由亞洲電台] 陳克貴申訴案被駁回

受陳克貴家人委託代理案件的北京律師劉曉原表示,今天收到沂南縣法院寄來的快遞,駁回了陳克貴家人為其申訴的案件。結果是他們所意料,因為陳克貴的傷人案與陳光誠案連在一起,庭審時,當局強行委派兩名官方律師為他辯護,又拒絕讓家人委託的律師介入。作為家屬,為表達不滿,因此提出申訴。劉曉原表示,由於陳克貴一審時沒有提出上訴,所以目前只能向法院提出申訴。陳克貴的父親陳光福與祖母目前在美國探望陳光誠一家,待陳光福回國後,詢其意願,才決定是否再向中院申訴。

12/2/2014 [博訊] 蘇州范木根反逼遷案將被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

劉曉原律師: 蘇州范木根反逼遷案最新進展:今天中午,接蘇州市公安局虎丘分局電話,警方稱范木根案已偵查完畢,在這兩天之內,將案件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去年12月3日,退伍老軍人、農民范木根在家遭到逼遷,他欲逃離家中又被攔阻,他頭部被打破,兒子頭部被打傷,妻子手臂被打斷,忍無可忍,刺死了兩個逼遷者。

12/2/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律師團就薛福順死亡控告曲阜公安 辦案機關態度引外界質疑

在山東,維權律師團就薛福順死亡事件提交起訴書,要求涉嫌違法的曲阜警方回避,並向檢察院控告曲阜市公安局處理該死亡案涉嫌犯罪。律師們留守山東,要求檢察院書面答覆,批評警方口頭認定案件性質的做法沒有說服力。案件律師團成員張贊甯 、張俊傑、藺其磊、謝陽、劉士輝日前抵達曲阜後,本週二前往曲阜公安局遞交了起訴書,認為案件中公安機關是涉及方,無法客觀查辦自身錯誤。劉士輝週二告訴本台記者:“我們五個律師到曲阜市公安局提交了《回避起訴書》,要求曲阜市公安局全體工作人員回避薛福順非正常死亡案件,以及相關案件。基於諸多工作人員涉嫌多人犯罪,我們提出了這個要求,因為公安局跟本案有重大的利害關係。”

Embedded image permalink
12/2/2014 [人權雙週刊] 趙未: 我相信,自由的中國不會太遠——網友聲援薛明凱曲阜之行紀實

是啊,我望著大廳滿滿的人,望著網友,望著警員,不錯,這些網友臨時而來,互不認識,確實是一群“烏合之眾”,可是,大家要記住,只要現狀依然如此,只要信念不移,打散了可以再聚,倒下了還會再次站起來,隊伍會不斷壯大。

12/2/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北京法院罕見公開4起民告官勝訴案件判決書

香港《南華早報》2月11日報導,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公佈的這4起案件的判決,都是區政府敗訴,都涉及拆遷補償。4起案件的原告也都是北京門頭溝區永定鎮居民。北京市一中院的判決認為,門頭溝區政府直接強拆居民房屋,屬超越法定職權,判決門頭溝區政府強拆康先生家住房的行為違法。北京市一中院公開的民眾告贏區政府的其他三起是原告劉某、魏某、孫某訴門頭溝區政府案,同樣涉及門頭溝區政府體育場住宅樓專案中強拆居民住房問題。四川“六四天網”負責人黃琦對北京市法院公佈的判決結果表示歡迎。他說,2013年以前,中國很多民告官案件,特別是大量涉及農村征地的案件,不要說打贏官司,連立案都很難。從2013年開始,中國當局開始鼓勵訪民向法院提交申訴材料。這其實是當局的另一種維穩手段。

=====================================================================

要求公開六四真相,捍衛人權自由公義

12/2/2014 [大紀元] 視頻驚現網絡:「六四」學生被驅離天安門廣場

2月10日,youtube上發佈了11分鐘1989年「6月4日清晨,學生被中共軍隊暴力驅離天安門廣場的視頻。有網民稱,這段視頻披露的內容,絕大部份應該從未向外界披露過。

12/2/2014 唐路 @rosetangy “六四”清場現場見證 Tiananmen Massacre

北京二外大一學生唐路”六四”清晨被驅離廣場時接受CNN記者採訪指證大批學生被屠殺­。Rose Tang being interviewee by CNN as she and fellow students were driven out of Tiananmen Square on the morning of June 4th, 1989. Tang had to crawl over a tank after being beaten up by soldiers.

12/2/2014 [博訊] 滕彪博士紐約開講:聽眾組成和提問預示中國風暴到來/視頻

2月8日下午2點,中國的著名維權人士滕彪博士應北大校友會、紐約沙龍的邀請,在紐約城市大學位於曼哈頓第五大道的一個教室做了題為“維權與維穩”的演講,博訊記者從香港獲悉此次演講,到現場進行拍攝。教室內座無虛席,有超過80多人來聽,其中旅居紐約的著名的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也在聽眾席,89民主運動的學生領袖之一周封鎖也來到演講會。據組織者表示,本次演講只邀請了北大校友和紐約沙龍圈子的人,陳光誠等到來實屬意外。在滕彪博士演講結束後,陳光誠臨時做簡單演講,並回答了現場提問。

滕彪博士纽约开讲:听众组成和提问预示中国风暴到来/视频

12/2/2014 [博訊] 滕彪紐約演講,陳光誠前來會面並演講/視頻

本次演講只邀請了北大校友和紐約沙龍圈子的人,陳光誠等到來實屬意外。在滕彪博士演講結束後,陳光誠臨時做簡單演講,並回答了現場提問。陳光誠講了“天道”,他認為中共的專制統治氣數已盡,為期不遠。陳光誠對各界對他的支援感激,並表示會繼續為中國的人權工作努力。現場聽眾提出了活摘器官、死刑器官問題,陳光誠說,中國每年處決的人數遠不止數千人。


12/2/2014 [法廣] 記者無疆界公佈2013年180個國家新聞自由度 中國排名第175

記者無疆界公佈2013年調查180個國家的新聞自由度,中國在最後十名國家行列,排名第 175名。中國如同2012年排行榜,仍名列最後十名國家中。2012年,在179個國家中,中國排名第 173名,越南172名,伊朗174名。芬蘭、荷蘭及挪威再度名列新聞自由前三名的國家;而土庫曼、朝鮮及厄立特里亞繼續成為新聞自由最糟糕的國家。

12/2/2014 [自由亞洲電台] 評論人士認為巡視制度難以從根本上解決吏治和廉政問題

中國官方的人民網最近的一篇報導披露了中央派遣的巡視組遇到的一些問題,包括地方或部門幹部“不敢或不願對巡視人員講真話”的問題。評論人士表示,利益集團甚至有可能抱團對巡視組採取不合作的態度。更有評論人士表示,巡視制度不能從根本上解決中國的吏治和廉政問題。

12/2/2014 [自由微博] 駱家輝在人大法學院的告別演講(圖)

表達自由不僅僅是發表令人難忘的演講。它還包括資訊的自由流通。不受約束、不受限制地獲取資訊對社會的現代化和發展進步至關重要。

12/2/2014 [炎黃春秋雜誌] 章立凡:真相是和解的前提

=====================================================================

訪民訴冤遭關押毆打等酷虐對待

12/2/2014 [六四天網] 河南張鳳梅押返陽非正常上訪訓誡中心

2014年2月9日淩晨一點,南陽69歲身患多病的訪民張鳳梅因反映兒子楊金德在監獄被打成眼瞎、植物人一事,在北京馬家樓被河南政法委謝書記帶領幾十名員警強行帶走。經過十幾個小時的長途押送被關進南陽市訓戒所!

12/2/2014 [維權網] 河南南陽非法設立黑監獄取名“非正常上訪訓誡教育中心”

網名“南陽奧奔小楊”通過微博披露說:“河南南陽新型的勞教場所改換名稱為南陽市訓誡所,非法拘禁訪民,我母親張鳳梅已經快70歲了,在2月4日晚被河南政法委,南陽政法委,南陽駐京辦強行劫持回南陽,關入訓誡所非法拘禁,沒有任何手續,南陽車站辦事處,南陽新西北居委會十幾人看守,誰給他們的權力將一個年邁多病老人非法拘禁,懇請幫忙呼籲!”

12/2/2014 [六四天網] 武漢張金江押返拘留10日 開始絕食

我自有房屋1100平方米,其中450平米門面。政府政府只給380萬加上2套100平米還建房。今年年三十我到北京上訪,跑去西單要飯,被員警拿獲,押送馬家樓。2月10日晚21時30分,我們武漢三人一起從馬家樓被綁架押返武漢【馬家樓淩晨清場湖北廳 1人斷手】。今天下午,武漢東湖區聽濤派出所以我非正常上訪為由,行政拘留10日,現在已經開始絕食。

12/2/2014 [民生觀察] 遼寧阜新張洪娥北京押回被拘十天 曾被送精神病院

今天上午,遼寧阜新訪民張洪娥緊急致電本工作室說,她正在阜新太平區東山派出所,員警已告之她將對她拘留十天。張洪娥是今天早上五點半被阜新市信訪局和東山派出所等人員從北京馬家樓帶回來的,到派出所後員警重點詢問她在北京都幹了什麼,是不是找習近平去了。

12/2/2014 [民生觀察] 全國申冤員警對地方當局濫拘維權人士的抗議書

馬治國在包子鋪前照相無罪!王宇實名舉報犯罪份子無罪!田蘭、徐兆傑向媒體公開揭露司法腐敗無罪!千千萬萬維權民眾反對各種腐敗、維護自身權益的行為無罪!我們強烈要求立即釋放田蘭、徐兆傑、王宇、馬治國等各地正在遭受新一輪司法迫害的維權人士!

12/2/2014 [民生觀察] 刺傷截訪者的湖南胡秀祥被以故意傷害罪逮捕

胡秀祥的逮捕通知書,該通知書是近日才寄至胡秀祥哥哥胡秀良處。通知書顯示,胡秀祥已於1月24日被廣州鐵路公安局懷化公安處,以涉嫌故意傷害罪執行逮捕,現關押在懷化鐵路公安處看守所。

12/2/2014 [民生觀察] 湖北孝感胡雙蓮北京押回後被六、七人控制於酒店中

近日,胡雙蓮又到北京上訪,結果被關進馬家樓。昨天孝感市孝南區派出的人員將胡雙蓮從馬家樓接出後帶回了孝感市。當時的押送車輛車牌號是車號京E709090,押送人員中還有二個黑保安。回孝感後,胡雙蓮被控制在孝感市金州商務酒店,六、七個人看著她至今不讓她回家。

12/2/2014 [維權網] 上海民眾要求中國政府加入《保護所有人免遭強迫失蹤國際公約》(圖)2月10日下午,上海57名公民聯名強烈要求當局立即簽署並批准《保護所有人免遭強迫失蹤國際公約》。其中10名維權人士上街為山東民主維權人士薛明凱夫婦被強迫失蹤發聲呐喊:“中國無人權,聯合國有責任”。

12/2/2014 [維權網] 廖雙元:強烈呼籲廢除內人事福字[1959]740號檔

現中國有一個群體。他們是勞改、勞教人員、各種原因被單位除名、辭職人員,由於被開除或者出名辭職。這些人在到退休年齡時才知,他們被地方社會保障局以一個內人事福字[1959]740號檔“(59)內人事福字第740號‘內務部關於工作人員曾受過開除、勞動教養、刑事處分工齡計算問題的復函’規定:‘受開除處分或者刑事處分的人員,他們的工作年限和一般工齡均應從重新參加工作之日起計算”為由,工齡被剝奪歸零,不計算連續工齡,因此與工齡相關的所有待遇都被無端剝奪。

12/2/2014 [維權網] 河南南陽楊金德的媽媽因在京上訪被截回關押(圖)

近日,河南南陽楊金德的媽媽因為楊金德在監獄關押期間被虐待致殘在北京上訪,2014年2月10日,楊金德媽媽被河南省政法委謝書記,南陽政法委,南陽信訪辦及大批員警強行帶離北京。2月11日,楊金德媽媽被關進南陽市訓戒所非訪法拘禁,沒有任何手續。1月4日到1月14日楊金德媽媽已經被非法訓戒10天。

12/2/2014 [維權網] 訪民姜念芳被鎮政府關黑監獄,報警後員警稱惹不起

山東省淄博市博山區八陡鎮茂嶺村村民姜念芳,終於拿回了被鎮黨委副書記王學平搶走的手機,但同時被搶走的1375元現金分文未還,這就是薑念芳被關黑監獄從黑屋過年回來後唯一爭取到的權利。2014年1月27日(即農曆臘月二十七),因丈夫被害致死,在北京上訪的薑念芳被淄博市公安局及政府工作人員接回當地市區,28日被淄博市博山區八陡鎮黨委副書記王學平強制綁回,並和另外一名工作人員對薑念芳拳打腳踢十幾分鐘,姜念芳形容“王學平把我綁架到黑屋裡後,和其打手一起對我進行暴力毆打,王還叫喊,往死打!打死她沒事,萬一有事我負責”,這樣的暴打導致薑念芳頭、背、胸部等多處紅腫疼痛。

12/2/2014 [權利運動] 諜戰為曲阜被自殺事件建功,天津訪民唐新波等遭穩控

昨天,兒子遭司法腐敗陷害的天津市大港油田訪民唐新波原計劃與訪友們一起前往山東曲阜,結果被維穩人員穩控在家中,一起被穩控的還有曾經幫助過唐新波的黑龍江訪民常洪豔。據說,當局能夠在唐新波與常洪豔剛從北京回到天津準備前往山東時就準時實施穩控,可能,不,應該是得益於對訪民通訊的監控,也就是說當局的諜報戰已經滲透到每一個訪民的活動中。

12/2/2014 [權利運動] 上海司法改革,高院買凶保安咬人

自古還有衙門擊鼓喊冤。何況(2014年1月27日)上午九點是上海高院信訪官員徐洪祥和徐匯區法院李紅聯合約談顏蘭英,在兩位官員故意失約後,遭到上海高院保安把門圍毆,經中山醫院攝片檢查:顏蘭英67歲頭枕部血腫2公分、全身多處軟組織挫傷;顏秀英64歲右手拇指骨折、脫臼,醫生開出住院通知:手術復位、鋼板固定。

 

12/2/2014 [權利運動] 太陽雪下,書記玩現代版祥林嫂玩出老母病危

——上海談蘭英老太風雪中向路人展示住房被搶十九年未決的冤情

12/2/2014 [權利運動] 石家莊農嫁女張夢穎繼三中全會割腕後再維權

為了爭取自己憲法法律賦予自己的權利,張夢穎與唐山的於振雲、正定的張春花於中共18大三中全會最後一天(2013年11月12號)在釣魚臺國賓館割腕自殺。當時,這一起集體為了維權而在國賓館自殺事件引起國內外不小的振動。但是,習近平蹲點的河北省也沒有因為張夢穎割腕而停止對她、包括她家庭土地的共產!

=====================================================================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