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2014新公民運動案、薛福順被自殺案及在囚人士任自元、曹順利等近況

  新公民運動案進展及在囚人士近況 8/2/2014 [自由亞洲電台] … 繼續閱讀 →...

 

新公民運動案進展及在囚人士近況

8/2/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新公民運動四被告重聘律師辯護

上月尾接連開庭的“新公民運動”9名被捕人士,其中4人在庭審期間解除律師委託,以致審訊被迫停止。就在週五法定15天緩衝期最後一天,其中獨立中文筆會北京成員趙常青,已重新聘請北京律師王甫和上海律師張培鴻代為辯護。

8/2/2014 [人權雙週刊] 如果我失去自由 ——記憶中的許志永 (肖國珍)

面對自己的良心,有幾個人敢說:“我比許志永要好!”好在,正如志永所說,“在一個越來越透明的現代文明社會,一個人的形象是時間和行動積累起來的。”淘盡黃沙之後,人們日益認識到志永內在的真誠、純粹與高貴。

8/2/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專訪丁家喜妻子羅勝春:中國政府在製造冤假錯案

去年8月被捕的廣州維權人士郭飛雄曾說過,如果許志永是新公民運動的頭腦、精神領袖,那麼丁家喜可稱為新公民運動運行的心臟、卓越的組織家。現在新公民運動的創設人許志永已經被有關當局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作為新公民運動的主要活動家之一丁家喜律師,也正以同樣的罪名面臨審判。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唐琪薇本週五採訪丁家喜的妻子羅勝春女士,羅女士任職于一家法國跨國公司任職,目前在這家公司美國紐約州的分公司做研究工作。

8/2/2014 [德國之聲] 王功權“認罪視頻”險上央視

企業家王功權取保候後,近日他的友人、地產商人潘石屹多次對外透露王功權近況;昨日潘石屹再發微博,暗指王功權遭當局強迫“認罪”,“認罪”視頻險上央視。

8/2/2014 [維權網] 山東異見人士任自元的母親探監再遭拒絕

山東省鄒城異見人士任自元,自2005年5月被抓捕判刑至今,在監獄服刑已超過8年。去年12月其母親曾再次前往監獄會見,希望能見到任自元,但仍遭到監獄方的拒絕,老人只好無奈而返。這已經是任自元在監獄中連續4年的時間被禁止家人會見,累計6年之久未見到家人。

據任自元的母親講,去年12月再次到監獄會見時,監獄方以不是週二為由拒絕了會見。幾年前任自元與家人的會見中,監獄方並未明確必須是週二才能會見,而是週一至週五的任意一天都可以。但這一次監獄方拒絕的理由是時間不對,這也許意味著任自元在被持續禁止與家人會見長達近5年後,有望可以與家人見面。

任自元的父親去世後,母親一個人獨自生活,春節也是一個人孤單地度過。母親表示,將會在近期選擇週二的時間再前往監獄,希望能見到多年沒有音訊的兒子。老人同時表示,朋友寄來的包裹已經收到,感謝外界對任自元和自己的幫助。

幾年來,本網一直密切關注著任自元在獄中的生存及身體狀況。2010年3月任自元的父親前往監獄最後一次見到他時,任自元正患有肺結核等病,身體消瘦。同年5月,家人接到了任自元從監獄打出的電話,但通話只進行了一兩分鐘就被中斷,此後任自元就再也沒有見過家人,其親友更無法獲知他的任何消息,只是在2012年夏天,獄友曾傳出口信說任自元遭到毆打等酷刑對待,這令外界更加擔憂他的處境。

幾年來,任自元的家人不僅無法探視,寄、送生活費也被禁止,任自元在監獄中的會見權、通訊權、申訴權、健康權等種種權利被剝奪。2013年春季,任自元的父親抱憾去世時,仍沒有見到日夜思念的兒子。

任自元,原山東省鄒城市第十中學教師。2005年5月10日因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濟寧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16日被以同樣罪名逮捕。2006年3月13日被濟寧中級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判決書中稱,任自元起草組織章程,綱領,籌備建立“中國大陸民主陣線”。明確提出“推翻中共之反動腐朽統治,推翻中共之意識形態和價值取向”,“組織、策劃、實施了顛覆國家政權的一系列違法犯罪行為”。

監獄的通信地址:山東省濟南市210信箱106分箱。山東省監獄電話:0531-87072650

8/2/2014 [自由亞洲電台] 郭飛雄案檢方退回補充偵查 律師預計將于北京兩會後開庭

廣東維權人士郭飛雄因參與南周抗議事件被捕。日前,他的案件被廣州檢察院退回警方補充偵查。律師指或與新公民運動案未能如期審結有關,預計郭案將於兩會後開庭審理。張雪忠:“這個我們很難清楚他的意圖。退回補充偵查理由應該就是因為證據還需要再補充,但是真實的動機或者原因是什麼就不一定真的是證據方面。因為這個案件如果檢察院真正按照法律和事實來判斷,他就應該作出不起訴的決定,這個根本不涉及犯罪。因為檢察院在收到案子最長一個半月以後必須作出決定,要麼起訴,要麼不起訴,要麼退回補偵。他退回補充偵查讓公安局再繼續偵查的話,就有足夠的時間在兩會之後安排這個案件的審理。”

8/2/2014 [維權網] 曹順利案重新移送檢察院,健康惡化令人擔憂(圖)

北京人權捍衛者曹順利涉嫌尋釁滋事罪一案,在經過退回補充偵查後,於春節前又重新移送到檢察院。由於曹順利在被抓捕後身體健康狀況持續惡化,律師及家屬分別多次為其申請保外就醫,都遭到了口頭拒絕。本網資訊員聯繫到曹順利的委託律師王宇,王宇律師說曹順利案農曆二十四又經辦案單位移送到檢察院,根據相關法律規定,檢察院還有一次退回補充偵查的機會,所以曹順利的案子或再被退回偵查,或將很快面臨起訴開庭,而無罪釋放或取保的可能性都不大。王宇律師非常擔憂曹順利的身體健康狀況。據王宇律師介紹,曹順利的身體非常消瘦,極其差,在朝陽區看守所無法得知治療。

8/2/2014 [自由亞洲電台] 伊力哈木﹕我不會自殺 未涉及任何恐怖組織

被中國當局刑拘超過三星期的維吾爾族學者伊力哈木,其家人和律師至今仍沒有其任何消息。伊力哈木被捕前接受本台維吾爾組訪問,曾發表四項聲明,並要求在他被捕後適當時候公佈於眾。伊力哈木在聲明中提到,他不會自殺,也沒有參加過任何恐怖組織和做過分裂國家的事情。

8/2/2014 [自由亞洲電台] Uyghur Scholar Tohti Speaks About His Concerns Before Detention

Outspoken Uyghur scholar Ilham Tohti gave a lengthy statement by phone to RFA’s Uyghur Service reporter Mihray Abdilim before he was detained by Chinese authorities on Jan. 15 from his Beijing home. He had requested that the statement be made public if he were taken into custody, not heard from afterward, and accused of various charges by the authorities without any right of reply. When he made the statement on July 24, 2013, he was also concerned that he would be tortured and forced to make a confession or even face the prospect of death while in custody. Tohti, who is a professor at the Central University for Nationalities in Beijing and runs the Uyghur Online website, has spoken out for greater autonomy for the Xinjiang Uyghur Autonomous Region (XUAR) in China’s far northwest. Below is an abridged version of his statement:


黃章晉:再見,伊力哈木!

伊力哈木一直堅持認為,維吾爾人追求平等自由的願望,完全不能脫離漢族人實現自由民主的進程,兩者必須是緊密結合的。維吾爾人今日的處境,正是整個中國缺乏民主,缺少自由的產物,只有漢族人也實現了自由民主的願望,維吾爾人才有可能獲得自由民主。“在我哈木看來,只要生活在一個民族平等的自由的國家,是漢族人占多數還是維吾爾人占多數,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不是尊重各個民族的權利,是不是尊重彼此不同的文化和習慣。如果我們中國是一個真正自由民主的國家,那些周邊國家的人才還會因為你制度的優越性被吸引到這邊來。”

8/2/2014 [法廣] 在獄中的中國異議作家李必豐榮獲赫爾曼-哈米特獎

正在四川遂寧監獄服刑的中國異議作家李必豐榮獲2013年度赫爾曼-哈米特獎。李必豐的家屬昨天收到了設在紐約赫爾曼-哈米特獎評獎委員會的書面通知 。負責管理赫爾曼-哈米特獎的人權組織人權觀察週四正式向李必豐的夫人蔣霞發出了通知。

8/2/2014 [維權網] 因圍觀許志永開庭,數位上訪維權人士或失蹤或被刑拘(組圖)

自元月22日眾多訪民圍觀良心人士許志永開庭以來,已有數位當天前去聲援圍觀的上訪維權人士或失蹤或被刑事拘留。據本網資訊員多方核實確定,目前已有3人失蹤、3人被刑拘。1月23日,河南維權訪民胡大料在去海澱法院就上一次被刑拘遞交申訴狀時被北京國保抓走,於當天被刑事拘留,現關押在海澱區看守所;一月23日河北維權訪民丁靈傑與河南維權訪民張素珍結伴走在北京的大街上,被北京國保跟蹤抓走,於1月24日刑事拘留,現她兩人都被關押在北京市西城區看守所;河北維權訪民劉敏傑、趙敏,河南維權訪民張新中都是24日離開在北京的租住地去上訪後失蹤的,現在失蹤的三位維權訪民還沒有任何消息,不知遭受到了何等的打壓。

8/2/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念斌案香港專家質疑公安鑒證可信性

香港的毒理學專家,質疑念斌投毒案中,公安鑒證報告的可信性。過去八年先後被判四次死刑的念斌,其姊姊及律師不惜遠道來到香港,將當年福建公安提交法庭的證供,交毒理學專家複檢,專家指部份證據有疑點。念斌最後一次審訊將約2周後宣判,家屬希望法庭糾正這宗冤案,還念斌清白。

8/2/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念斌律師家屬在港開記者會 望藉新聞自由向當局施壓

念斌的家屬和律師抵達香港後,在“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的説明下週五順利召開記者會。此次記者會主要公佈的是一份8年前公安判定念斌實施投毒的依據,也就是一種叫“質譜”的報告,該報告經過前香港政府化驗所的高級化學師莫景權的鑒定後發現了不少問題。念斌的律師張燕生說:昨天(週四)我們見到了莫景權先生,他獨立審查了這個案件的全部質譜圖(鑒定報告)後,他認為這個案件的結論不可思議,這個是根本不能夠使用的,在國際上這樣的鑒定也絕對不能使用。

m0207-ckp.jpg8/2/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夏鈞律師談南樂教案

夏鈞說,張少傑是承認共產黨領導的“三自”教會的牧師,是南樂縣政協委員,由於拒絕縣政府強行侵佔教會自行購置的教產,而被當地警方在不出具任何手續檔的情況下抓捕,後來被抓捕的還有二十多名教友,這些人至今下落不明。夏鈞在南樂期間,還見到不表明身份的人抓走一位拒絕為南樂教案作偽證的婦女。夏鈞說:“當年日本兵進村抓人的時候,還知道是被日本兵抓走了,現在人誰抓走的都不知道。到現在為止,我們不知道這位婦女的下落,她是死是活都不知道。”由於一次又一次交涉,都無法見到張少傑,於是夏鈞律師也成為一位請願者。一天他製作了一個燈籠,表示南樂司法的黑暗,又買了一條鐵鍊把自己鎖起來,表示自己律師的權力被剝奪,來到縣公安局大門口,引得街上許多人圍觀。員警問他為什麼這樣做?夏鈞回答道:“我今天來打燈籠提意見,總比有人拿著炸彈來殺人好。他說你是威脅我們。我說我不是威脅你們,全國發生了不少因為公安局錯誤引發的惡性殺人放火事件,如上海的楊佳殺了六個員警。我說如果早有人到上海公安局打燈籠,領導改進工作,可能就不會發生這些悲慘的事情了。”夏鈞在南樂期間,多次遭到身份不明的人圍攻,並搶走他的手機。外地來聲援南樂教會的基督徒則遭到這些人的毆打。儘管遭暴力對待,夏鈞仍要求受迫害的教友堅持和平理性抗爭。他說:“為此我給教會寫了三大紀律、八項注意,第一條是一切行動由聖靈帶領,必須避免暴力衝突。員警抓人,跟他走,不要反抗。因為反抗最後吃虧的是我們。因為你打他,他說你抗法,妨礙公務;他打你,白打。我們不跟他們做血氣抗爭。”

8/2/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劉霞除夕探劉曉波禁帶書入獄 律師春節後將致函錦州監獄

劉曉波申訴案的代理律師莫少平,在春節期間也曾與劉霞通話。他說:“沒有聊其它的,就是她能與外界通電話,問候一聲,說幾句拜年的話。往後還是力爭去治病,能去國外治病是最好的。然後爭取她的那些畫、攝影作品、能夠去展銷,因為這樣她也好有生活來源。如果實在不行(經濟),她和家裡人也明確說了,不行就要買房子等等”。劉霞之前的經濟來源,主要依靠經商的弟弟劉暉資助,因劉暉入獄,她已失去經濟來源。莫少平說:“她的弟弟被判刑後,她已經沒有經濟來源了,她的弟弟因為是做生意,原來可資助她一部份,她的弟弟現在處於這種狀況,肯定也資助不了”。記者:劉曉波的諾貝爾和平獎獎金是不是也沒有辦法得到?回答:沒有辦法,她連出國都出不去,她原來想出國,都出不去,這事根本就沒辦法弄。

8/2/2014 [大紀元] 讓我們用善良搭起一座彩虹

他們原本擁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丈夫呂開利是大連起重集團技術資訊部工程師,一九八七年畢業於東北理工大學,在單位任辦公室主任,連年被評為先進工作者、優秀技術人員。妻子孫燕美麗善良,曾經是大連石化公司幼兒園優秀教師,多次被評為青年標兵、先進工作者,獲得多項幼教專業方面的褒獎。然而,就是這樣 一對為社會作出眾多貢獻的夫妻,只因為堅持信仰法輪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就多次遭到了無端的冤獄迫害,在十幾年的時間中,幾乎是聚少離多,知道他們故事的人無不為之落淚。從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妻子孫燕曾六次被非法關押。在關押期間,遭受中共獄警駭人聽聞的酷刑折磨:電擊、「死人床」、「五馬分屍」、 辣椒塞陰道、刷子刷陰道、多結的粗繩子拉扯磨下身、劈胯180度,等等,這些聽聽都會令普通人不寒而慄的刑罰,中共的監獄全都做出來了,孫燕全都經受 了……當她歷盡艱險終於回到家中,丈夫卻不能迎接她,因為她的丈夫呂開利依然身陷囹圄。為了見丈夫一面,身心滿是傷痕的孫燕打起精神,一次一次的踏上了坎坷的路途。呂開利拒絕放棄法輪大法「真善忍」信仰,從一九九九年後,多次被中共綁架、關押、判刑。二零零六年四月初,被遼陽市法院非法誣判重刑十年,二零零七年先被關押在營口監獄二大隊。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日,呂開利被從營口監獄轉到盤錦監獄。在盤錦監獄期間,受到了殘酷的迫害,曾被獄警 用多根150萬伏警棍電擊,連續六天,他被電得遍體鱗傷。幾年來,呂開利遭受了二十多種酷刑折磨。

8/2/2014 [大紀元] 以「習藝」為名 北京女子監獄奴役黑幕

據明慧網報導,北京監獄管理局為了掩蓋奴役服刑 人員賺錢的非法行為,巧立名目,於二零零八年將北京各監獄的生產車間更名為「習藝車間」,名義上學習技能技術,掌握一技之長,提高服刑人員刑滿後適應社會 的能力,實際上這是持續的深層次迫害的一個幌子。這種以「習藝」為名的奴工勞作,已成為服刑人員每日的主要內容。

 

=====================================================================

薛明凱父親薛福順“被自殺”案

8/2/2014 [人權雙週刊] 全國“兩會”前人權環境持續惡化 ——異見人士薛明凱父親“自殺”案被推向風口浪尖 (牟傳珩)

眼下,全國“兩會”在即,當局已將社會穩定視為頭等大事,全國的維穩力量無孔不入,人權環境持續惡化,打壓異見人士、上訪者等案件還會不斷增加。未來,在習近平主導的最高維穩機構——國家安全委員會管控下,中國大陸很難迎來人權的春天。

Embedded image permalink

8/2/2014 [紐約時報] 薛明凱之父在押期間死亡疑雲重重

1月下旬,一名活動人士的父親在被拘押期間從一棟政府大樓上跌下,中國的人權律師對這個父親的死亡因由提出了質疑。這件事發生在山東曲阜的檢察院辦公大樓,死者名為薛福順。官方告訴親屬,薛福順是從該建築的四樓跳樓自殺的。親屬和其他一些支持者都認為薛福順的死亡很可疑,並且表示,他或許在被拘期間就已遇害。北京律師唐吉田說,“曲阜官方或山東高層應該公正、客觀地進行調查和解釋,究竟是自殺還是他殺要讓普通人也能夠一看就明白。”52歲的薛福順是24歲的薛明凱的父親,2010年,薛明凱因加入被禁的中國民主黨而獲刑入獄,2012年,他又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再次入獄。

Xue-Qufu-Supporters20140207-400.jpg8/2/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控制薛明凱 阻不了各地聲援者的鬥心

山東異見人士薛明凱的父親被傳喚期間離奇死亡,薛明凱原計劃返回曲阜為父親守靈,但在起程當日突然失蹤。親朋估計他已遭當局控制,而參與聲援行動的網友不斷,部份人士再遭公安打壓。

8/2/2014 [參與] 車宏年:在徐州的薛福順公民聲援團與警方發生衝突,部分到達曲阜(圖)

南方街頭運動勇士李小玲和楊崇在徐州舉牌抗議曲阜當局暴行!!徐州消息:2月7日下午二點左右我與單麗華通話,她說:“我們部分人員剛離開賓館,準備去曲阜,國寶們就沖到樂家賓館”,電話中單麗華等正跟國寶們發生激烈衝突。賓館內人員:秀才江湖,小彪,賈榀,楊崇,程廣瑞,徐知范,劉喜珍!單麗華開著手機,電話裡衝突非常激烈!最後單麗華高喊一聲:我們被抓了!然後,所有人手機都關機了。單利華:其他人全被押上車離開了,去向不明。他們手機都被搶走,我因強烈拒絕他們搶手機,手機保護了,又因情緒激動,他們讓我下了車。徐州的薛福順公民聲援團另一路到曲阜去,有黃賓、郭建和、馬勝芬、冉崇碧、劉輝等十餘人,已到達曲阜。#曲阜#南方街頭運動勇士們的抗議舉牌!!

8/2/2014 [民生觀察] 山東前線報導:濟南部分公民觀察團成員將赴省政府遞交要求書

今天上午,聚集在濟南的部分公民觀察團成員將分三路,分別前往山東省政府、公安廳和檢察院遞交《要求調查薛福順死亡真相書》。

8/2/2014 [民生觀察] 2014年2月7日 薛富順死亡事件維權情況匯總

在徐州的薛福順公民聲援團按計劃兵分二路,一路留守駐地徐州樂家賓館,包括秀才江湖、小彪、賈榀、楊崇、徐知漢、程廣瑞、單利華、劉喜珍等人,另一路到曲阜去,有黃賓、郭建和、馬勝芬、冉崇碧、劉輝等十餘人。

Embedded image permalink
8/2/2014 [民生觀察] 山東前線報導:二十多人雲集濟南 連夜舉牌抗議(滾動)

Embedded image permalink

晚上,黃賓、郭建和、馬勝芬、冉崇碧、劉輝等從徐州過來的觀察團成員到達濟南,與這裡的多名人員匯合,人數達到二十多人。到濟南火車站後,張聖雨、郭建和、馬勝芬、冉崇碧、劉輝,餘建芳就在火車站進行了舉牌活動,要求公佈薛福順死亡真相。

8/2/2014 [民生觀察] 薛富順非正常死亡公民觀察團成員 今又有多人被抓走
2014-2-7消息:下午2點左右,我們“薛富順非正常死亡事件公民觀察團”的20多人被警方從徐州樂家賓館抓走,現在被扔在了宿州蕭縣311國道上不管了。警方還準備扣押我們的手機不還,我和其他幾位朋友拼死攔在他們的汽車前面要求歸還我們的手機,他們才部分歸還了我們的手機。我們現在20多人,正在路上招手攔車,準備去往火車站。李寶林:13718616516
=====================================================================

西藏問題

8/2/2014 [西藏之聲] 西藏青年在澤庫縣自焚後被高度戒備

2月5日晚上9點30分鐘,一位名叫彭毛三智的年輕藏人,在位於西藏安多黃南州澤庫縣境內的多禾茂鄉第二完小(又稱:萬青寧寄宿制完小)附近點火自焚。隨後被趕到的軍警強行帶到澤庫縣,至今生死不明。

8/2/2014 [唯色博客] 2月5日,安多牧民彭毛三智自焚:2014年首位自焚藏人;2009年迄今第130位自焚藏人

彭毛三智(འཕགས་མོ་བསམ་འགྲུབ། Phagmo Samdrub)安多澤庫(今青海省黃南藏族自治州澤庫縣)多禾茂鄉牧民、在家密宗修行者,27歲。據流亡西藏諸多媒體報導,2014年2月5日晚約21時半,牧民彭毛三智在多禾茂鄉第二完小(又稱萬青寧寄宿制完小)附近點火自焚,迅即趕至的員警將重傷的彭毛三智強行帶往澤庫縣,當局立即嚴密控制通訊,嚴防自焚資訊外傳,因此彭毛三智目前狀況不明。但又有消息指他在自焚現場已經犧牲。彭毛三智是多禾茂鄉塔士乎村牧民,及在家密宗修行者,有妻子和年幼的兒子與女兒。其母名叫珠姆。

m0207-dzp1

8/2/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澤庫縣自焚事件後戒備森嚴 流亡藏人燭光聲援自焚者

青海澤庫縣多禾茂鄉星期三再度發生自焚抗議事件後,整個縣城及鄰縣被軍警全面戒備,對外所有通訊管道均被封鎖,致情勢緊張。英國的自由西藏運動稱,自焚者帕莫桑珠當場身亡。印度達蘭薩拉的非官方組織星期五聯合舉行燭光遊行活動,哀悼與聲援自焚者,並呼籲中國政府承認西藏問題,停止鎮壓。

8/2/2014 [西藏之聲] 西班牙法院正式向中共前領導人發出逮捕令

在6日簽署的法庭庭諭中指出,“依照上一份公訴人的報告內容和法庭判決,對江澤民為首的5名前中共領導人發出的國際逮捕令,即刻生效。”按照普遍管轄原則,這份國際逮捕令生效後,江澤民等被告若進入任何一個與西班牙有簽訂引渡條款的國家,西班牙可將他們引渡到西班牙國內。西班牙國家法庭認為,江澤民,李鵬,喬石,陳奎元和彭佩雲在其擔任領導人期間涉嫌參與在西藏的種族滅絕行動。

[路透社] China tells Spain to prevent Tibet-related lawsuits

[英國廣播BBC] 中國要西班牙防止再發生西藏相關的訴訟

中國外交部週五要求西班牙避免再發生調查中國西藏侵犯人權的法律訴訟。兩個支持西藏組織和一名西班牙籍的僧人在2006年對中國前領導人江澤民和前總理李鵬提出訴訟,指責他們在西藏犯下了屠殺罪行。西班牙法院在去年11月簽發了逮捕令。根據西班牙法律,西班牙法庭審判嫌疑人在國外犯下的罪行,只要受害人是西班牙人,就可以提起法律訴訟。

8/2/2014 [英國廣播BBC] BBC記者實地採訪:巨變中的內蒙古 (馬騰 Martin Patience)

資源開發給當地帶來了巨大變化。一位名叫朝克的大學生對我說,開礦對環境造成了嚴重破壞。他說,「也許未來我們將不再可能有一個像傳統蒙古人那樣生活的地方了,我們的民族將會消失,蒙古人將會消失。」

=====================================================================

訪民訴冤

8/2/2014 [權利運動] 大連維權人士王春豔被刑拘,弟弟大年初二離奇死于高鐵

今天,北京維權人士葛志慧接到遼寧大連維權人士、家庭教會的基督徒王春豔妹妹王春梅短信,稱其弟弟王亞新于馬年大年初二被高鐵的列車軋死。王新亞怎麼會上高鐵?家人和維權人士擔心這又一起被死亡?王春豔於2014年1月24日參加北京市通州區家庭教會時被通州區公安分局梨園派出所非法抓捕,現與徐永海、張文和、楊秋雨、徐彩虹、于豔華、呂動力、王素娥、王彪、楊靖、徐曉玲、楊敏、張海彥、康素萍等10餘人被當局刑拘。2008年6月4日,王春燕家的房屋被甘井子區法院強拆。王家房屋占地面積500余平米(集體土地性質),300余平米房屋建築面積,法院判決安置66平米,而該房屋地塊被政府倒賣給房地產開發商用於商品房開發。王亞新之離奇死亡與其姐姐王春豔、王春梅長期上訪維權、以及參加家庭教會有沒有關係值得推敲。據對王新亞家人瞭解,王亞新是2014年2月1日走失,家人四處尋找後,發現警方貼出的尋人啟事,經過辨認確認是王亞新,現在警方就王亞新離奇死與高鐵事件正在調查中。王亞新有一個8歲的女兒。王春梅電話:15640941643。

8/2/2014 [博訊] 韋亞妮因舉報移民款問題而慘遭梁勝利腐敗團夥追殺

請求事項: 1、責令立即釋放韋亞妮同志並賠償相應的誤工及精神損害費。2、依法嚴懲被控告人及其涉案的工作人員。 3、承擔韋亞妮(拘禁其間)幼子(黃晶晶)的生活費和教養費。

8/2/2014 [六四天網] 馬家樓扒衣蒙頭押返 河北羅秀玲拘留10天

羅秀玲的丈夫程熊飛稱,我妻子羅秀玲因我家房屋被區政府強行暴力拆除四年之久而上訪,身份證被扣押拘留拘禁多回,就在2月1日又被區政府從北京馬家樓強行扒掉上衣,蒙住頭拉回。後以非法上訪的罪名拘留10天,目前在押河北省張家囗市拘留所。

8/2/2014 [維權網] 海南三亞市綜合執法局濫用職權敗訴,判決仍未顯公正(圖)

2014年1月25日,在海南省三亞市投資的加拿大僑民何劍明先生,收到三亞市中級人民法院於2013年12月17日作出的二審判決,撤銷了三亞市綜合執法局作出的幾份“拆違通知”,但何劍明及其代理人均認為,該判決並未顯示公正。何劍明先生說:該案審理後,一直未作判決,法官王娜一直讓他與綜合執法局進行“調解”被拒絕後,直到2014年1月7日,他的代理人幸清賢專門到三亞追問判決書一事,當時審判長王娜還說沒有出判決,審判委員會還在討論,而拿到的判決書的落款日期卻是去年12月,這中間肯定有什麼貓膩。

8/2/2014 [維權網] 上海市高級法院的保安殘暴毆打信訪老婦

2014年1月27日,上海市高級法院負責信訪的官員徐洪祥親自約定年屆67歲的顏蘭英,並再三關照顏蘭英已經約好徐匯法院信訪官員李紅,一起協商解決“關於顏蘭英在2013年4月26日被上海市政府截訪保安毆打致骶骨骨裂的賠償事宜”。當天顏蘭英由妹妹顏秀英(64歲)陪同,上午於8點50分前趕到徐匯法院,結果二位法官應該出面卻都沒有出面。於是,顏蘭英、顏秀英就到上海高院找徐洪祥,這也是徐洪祥法官多次關照顏蘭英,如果有什麼事可直接到位於肇嘉浜路308號的上海高院找他。沒想到,顏蘭英、顏秀英在走出上海高院檢查通道門口,人還沒有站穩,就被沖上來的兩名保安攔截,然後沖上來十幾名保安圍毆兩位婦女。其中一名沒有佩戴胸牌的保安當場對顏秀英下毒手,把顏秀英右手拇指反凹,致使顏秀英疼痛得快要昏厥過去,施暴保安仍不放手。事後,這名打人保安承認反凹顏秀英手,但對自己的暴行既沒有內疚也不道歉。保安還公開聲稱:是院長出錢叫他們這麼做,否則下個月就拿不到工資。當日經中山醫院診斷,CT攝片證明:顏秀英大拇指骨折、脫臼,醫生要求支付13000元住院動手術,否則右手拇指會殘廢,暫時用石膏固定;顏蘭英頭部被毆打皮下血腫2公分、腿部多處被踢傷。

8/2/2014 [六四天網] 上海訪民春節後第一天拜年高院崔亞東院長

今天是春節長假後的第一天上班,儘管上海從昨天到今天一直在下著中雨,但是訪民顧永霞、稽招弟、顏蘭英、謝金華、何秀紅等早上8點冒著雨、打著雨傘在給上海高院門口崔亞東院長拜年。

8/2/2014 [六四天網] 80訪民初八前往聯合國開發署、中央黨校

馬年初八上午9時,北京城第一場瑞雪,全國各地80多名訪民不懼嚴寒,一早就來到亮馬橋聯合國開發署。

8/2/2014 [人權雙週刊] 中國訪民的春節在哪裡 (劉逸明)

毫無疑問,春節是中華民族最盛大的節日,不僅僅兩岸三地的民眾都過春節,就連那些早已入籍他國的華裔人士也過春節。對於大多數華人而言,春節意味著暫時告別辛勤的勞作,更意味著與家人歡聚一堂,然而因為職業的不同,很多人在春節期間依然為了生計而疲於奔命。

8/2/2014 [對華援助協會] 伊春家庭教會訴“三自”教會 逾六十平米房產獲得部分賠償

黑龍江省伊春市西林區苔青鎮一家庭教會起訴官方三自教會侵佔教產案,半個月前庭外和解,家庭教會的信徒接納三自教會的建議,平分按每平方米八百元估值的房產,接受兩萬五千元人民幣的補償。信徒表示,如果不接受建議,兩兩萬元也得不到。

8/2/2014 [中國青年報] 112民工為要400萬住信訪辦,被指惡意討薪

“看到判決書就有拿到工錢的希望了。”1月23日,農民工代表羅治平說。2014年1月13日,河北省廊坊市中級人民法院對112名農民工討薪案作出終審判決:被告工程發包方、承包方和包工頭周忠誠在判決生效十日內支付原告勞務費。1月22日,羅治平等人拿到了判決結果。“工人們拿到錢已經不存在法律上的障礙了。”農民工的代理律師、北京致誠農民工法律援助與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時福茂說。

8/2/2014 [大紀元] 組圖:雲南逾千人「衝擊」派出所 和數百武警激戰

近期,因環境污染問題,福建、山東及雲南發生大規模群體抗議事件。2月7日,雲南省文山州廣南縣八寶鎮壩哈村逾千村民圍堵派出所,要求釋放被抓捕的維權村民,和數百武警「激戰」,場面一片混亂,有數十村民被打輕重傷及抓捕。

=====================================================================

維穩嚴打

8/2/2014 [自由亞洲電台] 美國保護記者組織稱中國打壓網路自由手段更複雜

眾所周知,去年八九月份以來,秦火火、薛蠻子等多個網路大V、即網路活躍發言人士被捕。廣東《新快報》記者劉虎在網路微博上揭發舉報問題高官之後,也鋃鐺入獄。浙江大學出版社編輯莊道鶴先生分析說,中國對新聞的控制自1989年六四事件以來,一直非常嚴格,網路控制也是如此,只不過是去年網路打壓事件比較集中:“以前的控制主要是針對外媒和為外媒提供資訊的人。但去年有新特點,就是一些網路大V被捕,薛蠻子被當成典型。可能是新的領導人上臺要樹立權威,清理輿論環境。”

8/2/2014 [明鏡網] 中國政治現在缺街頭政治這味藥——王軍濤專訪

對王軍濤的採訪前後進行兩次。第一次是在2013年3月19日,地點是他稱作“練功房”的紐約皇后區中國人雲集的法拉盛;當時他仍處在父親去世、中國政府阻止他回國奔喪的巨大傷痛中。第一次採訪中談到了他來美國流亡之後為爭取回國的經歷、從哥倫比亞大學博士畢業之後2007年開始轉向激進和支持街頭政治和跳進海外民運這個火坑的一些想法。第二次採訪是在9月26日,地點是他位於時代廣場的一個”陪王炳章同囚”聲援活動的“牢籠”旁。當時,王軍濤已經在這個牢籠裡晝夜堅持了17天,為的是呼籲中國政府釋放被判處無期徒刑、已被單獨監禁了11年,如今已是幾近殘廢的“中國海外民運第一人”王炳章先生。

8/2/2014 [新唐人] 懼〝失盡民心〞 中共反腐收人心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接班前夕,在〝北戴河會議〞上,與前任領導人達成共識,換屆後立即〝收拾民心〞。他強調,雖然內憂外患纏身,但〝死穴〞是失盡民心,隨時會面臨〝中國版茉莉花革命〞的危險,所以習上任後大力反腐倡廉。

8/2/2014 [自由亞洲電台] 保外就醫成為官員“越獄之道”

本來設計為對罪犯進行制度關懷和體現對生命尊重的保外就醫“屢屢走樣”地用於獲刑官員身上, 結果就出現了這樣一幕:廣東省江門市原副市長林崇中雖然在2009年因受賄罪被判刑10年,但卻在法庭宣判的當日,以保外就醫的名義從法院直接回了家。犯罪官員假借或濫用保外就醫的名義逃避本來應有和應得的牢獄之災, 其實在星期五中國官方媒體新華社報導之前就已不是什麼新聞。 幾年前, 中國官方媒體就曾有報導說“貪官保外就醫,法律成了官員家裡的童養媳”,從而使中國反腐敗成為“戲弄國民的國家級笑話”。

=====================================================================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