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2014 薛福順死亡案律師觀察團成立,公民調查團第三次被送走再返回,誓要查明真相

薛福順死亡案律師觀察團成立,公民調查團第三次被送走 5/2/2014 [維權網] … 繼續閱讀 →...

薛福順死亡案律師觀察團成立,公民調查團第三次被送走

5/2/2014 [維權網] 薛福順非正常死亡案件律師觀察團成立

薛福順案件律師觀察團成立聲明
2014年1月29日,因參加中國民主黨、參與維權活動被官方多次判刑、拘留的中國民主黨成員薛明凱的父親薛福順在曲阜市檢察院4樓離奇墜亡。據薛妻王書清介紹,因為薛明凱的事情,薛福順、王書清夫婦曾多次遭受曲阜地方當局的迫害,王書清甚至曾被處以勞教(這不免讓人聯想到一年半前“被上吊”的“六四鐵漢”李旺陽妹妹李旺玲也曾被頂格勞教3年的咄咄怪事)。薛妻陳述:1月23日夫婦二人被曲阜市維穩部門關押於一家賓館並遭受毆打,1月29日夫妻二人逃出賓館躲進曲阜市檢察院尋求保護。在檢察院內,王書清又被員警強行帶走,丈夫受到毆打。隨後不久,當地警方口頭告知王書清:其丈夫薛福順從檢察院四樓墜亡。王書清僅被允許看到丈夫遺體的頭部,發現薛福順兩眼發黑,認為丈夫死前受到過暴力毆打……王書清在薛福順離奇墜亡後被官方拘禁。1月30 日被非法拘押在陵城鎮書航賓館。2月1日被國內眾多網友從拘禁地救出後,次日又被十幾個北京和山東國保從北京周莉家中暴力搶走。
作為負有維護社會公平正義、保障法律正確實施職責的法律人,對於繼錢雲會、李旺陽事件後再次出現的薛福順“被自殺”事件,我們深表震驚!對於有關公職人員無視法律泯滅天良的暴行表示強烈憤慨!本著良知、事實和法律,我們不得不提出以下疑問:
一、1月23日,薛福順、王書清夫婦因為什麼事由被抓?被拘禁何處?剝奪人身自由的法律依據何在?被哪個部門的何人拘禁?期間是否受到毆打?是何人所為?
二、薛王夫婦逃往曲阜市檢察院後,是被檢察院人員控制還是被公安控制?在哪個房間?進入檢察院的具體時間?是否有監控錄影?
三、是何部門何人以何事由將王書清從檢察院抓走?具體時間?是否有監控錄影或現場錄影?帶走後拘禁何處及法律依據?
四、王書清被抓走後,薛福順在哪個房間?被誰控制?哪些人跟薛福順接觸過?
五、是誰以及何時首先發現薛福順墜樓?墜樓地點是否進行現場保護?有否現場錄影及勘驗筆錄?薛福順墜樓前跟何人在一起?當時在檢察院院內的都是哪些人(從檢察院門口24小時監控錄影可輕易查出)?薛福順墜樓是當即死亡還是過後死亡?是否進行臨時施救或呼叫120急救車?確認薛福順死亡的人是誰?進行了哪些檢查?
六、2月2日,王書清被十幾個北京和山東國保(網上如此敘述)聯手從北京周莉家中抓走,抓走王書清的是哪個部門的哪些人?擄掠王書清的事實根據和法律依據何在?現在拘押何處?
七、薛福順遺體現在何處?是否冷凍封存?是否對曲阜市檢察院從薛王夫婦進入到薛墜樓前的所有監控錄影及出入登記進行證據保全?
面對如此觸目驚心的人權迫害事件,全國網友發出了排山倒海的怒吼、質疑和譴責。事發後,薛明凱姐姐直指:薛福順是被當局害死的!從網上公佈的諸多事實,結合上述疑問,我們已經隱約發現當地公權力人員在薛福順死亡前後發生的驚人違法犯罪嫌疑:薛福順夫婦被無故抓走拘押黑監獄,涉嫌非法拘禁;薛夫婦遭受毆打,有關人員涉嫌故意傷害;王書清在北京周莉家中被十幾個便衣擄掠,涉嫌綁架;薛福順遺體雙眼發黑(僅頭部,其他部位不讓看),家人懷疑受到毆打,有關人員涉嫌故意傷害(致死);退一步講,設若薛福順墜亡前未被毆打,但至少被拘禁,在場公安或檢察人員在眼皮底下放任命案發生,已經涉嫌怠忽職守等瀆職犯罪。
為了查明事實真相,制裁公權犯罪,我們不得不發出如下呼籲:
一、鑒於山東省曲阜市公安局和曲阜市檢察院作為涉事單位,而且跟死者薛福順“被自殺”案件利害關係明顯,我們強烈呼籲上述兩單位(含下轄區縣部門)整體回避薛福順死亡案件。基於本案的全國重大影響,我們要求由山東省公安廳和山東省檢察院作為本案偵查和審查起訴部門,或者至少由山東省公安廳和山東省檢察院指定異地公安和檢察部門進行刑事訴訟工作。
二、立即冷凍封存薛福順遺體,薛福順遺體不應繼續被山東省曲阜市公安局控制。
三、立即對曲阜市檢察院涉事日期所有部位的監控錄影和大門出入登記進行證據保全;
四、聘請省外權威法醫鑒定機構進行損傷和死因鑒定。
五、立即釋放被非法綁架的死者遺孀王書清女士。控制死者薛福順遺體且非法綁架死者家屬,這是古今中外未見、荒唐透頂的天下奇聞!此犯罪行為嚴重影響中國的國際形象。
六、查明真相,懲辦犯罪,給公眾一個令人信服和經得住歷史檢驗的交代,避免李旺陽“被自殺”事件後的烏龍結局。
一個人被奴役,所有人都不自由;一個人“被自殺”,所有人都無安全!作為關注中國人權事業、關注中國憲政民主進程的法律人,我們不能沉默,我們必須發聲!願憲法裡的“依法治國”不是寫在紙上的空話套話廢話,而成為全國所有黨派、機關、社團和公民個人恪守的至上法則。
從即日起,薛福順案件律師觀察團宣告成立。我們將會本著良知,以法律人的眼光對該案進行獨立觀察和審視,我們無法對此類公權力犯罪和人權災難事件充耳不聞,置身事外。今天薛福順“被自殺”,我們無法保證明天不會輪到你我他的頭上!
本聲明開放給所有律師簽署。簽名郵箱:xuefushun@gmail.com。參與連署簽名格式:姓名+執業地(居住地)+電話(自願)
2014年2月4日

Embedded image permalink

劉士輝:從法律上講,與案件沒有直接利害關係的公民也可以以個人名義向有管轄權的機關對知悉線索的違法犯罪行為進行舉報和控告。這是公民的憲法權利。但是我覺得你們可以向山東省檢察院進行舉報和控告,不一定要向曲阜檢察院,特別是不要向曲阜市公安局提出。因曲阜警方和檢察院作為涉案單位應回避。

Embedded image permalink(轉) 奔博24:關注曲阜是我們每個公民的義務和責任! 通過努力,忙碌一天一夜,結果還是被熊貓搶劫去了,中間穿軍大衣老婦是薛明凱母親,在北京和平門周麗家。請大家為曲阜前線的勇士們呐喊!今天的薛福順是明天的你我他!

Embedded image permalink

曲阜急需你的援助 徐琳

在這個黑暗的國度

人民只不過是一群牲畜
即使有人被宰殺
也不許他人關注
只能呆在自己的隔欄裡
吃著殘渣剩汁的食物
還不得不把這種待遇
說成是最大的幸福

如果你不相信
就去一下山東曲阜
那個黑暗的地方
正在把這樣的悲劇重複
無辜者在他們控制下死亡
卻被說成是自殺
網友前去要求追查真相
土匪卻把網友們拘捕

如果你以為這與你無關
那就真的猶如一頭牲畜
只圖一時的生理上滿足
不知自己也將會被宰屠
其實所有的人都難以倖免
只因這個邪惡的專制制度
要想活得象個人樣
只有實行憲政民主

儘管土匪在瘋狂施虐
各地網友仍在繼續奔赴曲阜
不是人民不肯讓步
是人民已經沒有退路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將在那裡決出勝負
曲阜,曲阜
正急需你的援助!

#曲阜公民觀察團募捐告急# 由于包括律师在内的公民增加,吃住费等有点拮据,目前后方支援团为曲阜前方公民关注团募粮草,希望大家散发和支持,感谢!户名:王福磊,开户行:中国工商银行深圳深圳湾支行,卡号:621226 400000 8660819(前方关注团共用账号)

5/2/2014 [chinachange] Statement by Members of the Civil Rights Concern Group on the Unnatural Death of Xue Mingkai’s Father 5/2/2014 [新唐人] 公民調查團第三次被送走 團員表示仍會堅守(組圖) 繼第一批、第二批由大陸各地線民組成的山東曲阜〝薛福順非正常死亡觀察團〞被當局強行送走後,5日中午,第三批觀察團的成員再次被當局送到火車站,但是有團員表示一會要堅持到底,查明真相。 Embedded image permalink公民小彪 ‏@oubiaofeng 我們幾個在鄒城站下車了,隨時再返#曲阜

Embedded image permalink

公民小彪 ‏@oubiaofeng  現在又拿我們的身分證去買票了,他們非送走我們不可,我們12個人在魯H-33783的車上等,他們給我們送來了盒飯⋯⋯#曲阜 pic.twitter.com/gZhernlXfy

5/2/2014 [美國之音] 曲阜驅趕公民觀察團 薛父頭七網友誓死磕
網上有消息說,一直在河南鄭州的薛明凱在江天勇、張俊傑兩位律師和4位網友的陪同下,星期二已起身前往山東,預計星期三到達曲阜。不過,人在鄭州的中國人權律師團發起人之一的北京維權律師江天勇,星期二下午向美國之音證實,由於擔心薛明凱會像他母親一樣被國保帶走消失,因此,他們沒有讓薛明凱與國保見面,也沒有讓他回曲阜。江天勇表示,曲阜當局處理整個事件的模式完全是維穩的方式,不是要調查真相,解決問題,而是要以維穩的思路,將問題掩蓋,將問題消除掉。他說:“本身這個行為整個過程都是非法的。現在當局也不想是真正依照法律解決問題,而是按照維穩的思路、對公民的權利踐踏的方式,把問題實際上是要消除掉。隨著公民的公民意識的提高,不僅薛明凱本人不會答應,整個社會也不願意公權力這麽踐踏公民權利。”

4/2/2014 [權利運動] 拒絕被自殺,葛志慧與臨沂後援團匯合曲阜尋真相
今天,已經等待兩天的葛志慧女士與山東臨沂薛福順被自殺事件的後援團王汝蘭、劉國慧、徐大麗、曹榮華、黃永璨、盧秋梅、劉文美、陳中啟、郁紀英等人匯合,於下午前往曲阜市政府,要求當局就薛福順先生的被自殺事件給予合情合理的說法,並將真相公之于眾。 快訊:今天16點左右,臨沂聲援後援團趕往曲阜市政府,盧秋梅等三人去列印《呼籲書》後,回曲阜市政府時方知其他人已被警方抓進裡面了。盧秋梅三人決定進市政府裡與另九人會合,並向曲阜市府遞交《呼籲書》,發消息人再聯繫時,則發現盧秋梅電話無人接聽。 周周煮粥 ‏@jameschownb  #曲阜#葛文秀:經聯絡人會議討論,結合本人意願,首批代理薛明凱處理相關事務的律師確定如下:藺其磊、劉金湘、張俊傑、江天勇、劉士輝、謝陽、謝燕益、張贊甯、陳以軒九位。————致敬!向之前對律師們誤解表示歉意! 陳雲飛 ‏@chen_yunfei 轉:說薛富順自殺,自殺也是非正常死亡且在檢察院四樓一群國保之中,新年將到兒子剛結婚突然了無生趣?即使最簡單的頭腦也不會作此打算。還有一種可能曲阜國保對對薛富順毆打侮辱薛奮力反抗寧死不辱,保衛自己的尊嚴。可想一個人當時是何等的絕望呀。無論如何曲阜國保難逃干係!必須公佈真相嚴懲兇手!

5/2/2014 [自由亞洲電台] 薛福順死亡事件調查團被逐 薛明凱放棄前往山東曲阜
中國各地線民組成的山東曲阜“薛福順非正常死亡調查團”的14名成員,週一深夜剛到曲阜就遭當地公安扣押、驅逐。調查團第二批11人星期二中午抵達,因擔心再被抓走而化整為零。據知情者說,薛福順的兒子薛明凱因母親周日再次被警方抓走,已放棄重返曲阜與當局交涉的計畫。

5/2/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曲阜當局嚴控網友介入調查薛父死因
受薛明凱委託要求當局交待真相的張俊傑律師,週二從鄭州啟程往曲阜,預計晚上會抵達。張俊傑表示,由於案件敏感,他目前不便透露具體的行動方案,待他們商議後再統一發佈。他說: 現在不方便透露,你也知道這個案件比較敏感,接受薛明凱委託的律師還有幾位,等我們彙集以後,會商量出一個方案,再公開統一發佈。

5/2/2014 [維權網] 追查薛明凱父親死亡真相後援團在曲阜遭抓押遣送
2月4日20點30分接到盧秋梅打來電話,說下午四點多她被帶進西關派出所的,七點多被臨沂的車接回。盧秋梅說:當時我們三人進曲阜市政府,遞交了《呼籲書》,一個姓丁的人自稱是曲阜市政府的領導,其口氣很凶,說話惡狠狠的。其它聲援人員九人已被帶到西關派處所,也把我們三人帶到派處所,我們上廁所都有人看著,手機被沒收,渾身上下裡外被搜身。這些員警態度粗暴,根本沒有孔子之鄉儒雅之風。七點多葛志慧和徐大麗被送進高鐵,我們被臨沂的車接回,我們還將繼續聲援!

5/2/2014 [權利運動] 馬年殺回馬槍,眾網友今重返孔子故里尋被自殺真相
昨天的異見人士薛明凱父親薛福順在曲阜市檢察院被自殺的“頭七”祭奠,全國各地的維權網友到曲阜市政府要求當局給出已經聲明不自殺的薛福順在檢察院被自殺真相的合情合理的說法,結果遭到員警的暴力遣返。被遣返的維權網友雷建芳、單麗華、周莉、劉喜珍、張小蘭、應立鋼、陳茂林、陳廣瑞、楊崇、馬強、李成立、李雙富、李明林等在半道下車,求真相馬年殺回馬槍,重返孔子故里要求腐敗當局給真相。

5/2/2014 [參與] 公民觀察團16人再次趕赴曲阜,34位律師發起成立律師觀察團(圖)
《曲阜薛福順非正常死亡事件公民觀察團》經過一夜的休整,今天一早,@武僧、周莉等16人由濟南出發,第二次前往曲阜。他們為了查明事實真相,不怕艱險,前仆後繼,敬請海內外人士密切關注。

5/2/2014 [參與] 陳樹慶:阻擾公民觀察薛福順案讓“黑案”欲蓋彌彰(多圖)
從本案始發到目前為止,從山東曲阜地方當局非法拘禁控制死者薛福順的妻子王淑清、試圖控制死者薛福順的兒子薛明凱,尤其是昨晚發生的圍捕遣送民間監督該案的公民觀察團成員,使人再次聯想到至今仍迷霧重重的浙江樂清錢雲會“被車禍”案、廣東汕尾薛錦波在看守所滿身傷痕的“心源性猝死”案、湖南“六四”硬漢李旺陽的“上吊”自殺案等等。生活與社會常識告訴我們:只有案發地方當局心裡有鬼,才會極力阻擾民間的觀察監督與獨立協力廠商的公正調查,表面上看在專政暴力的淫威下能夠掩飾一時一地,其結果只能使人更生疑惑,讓“黑案”欲蓋彌彰。

5/2/2014 [民生觀察] 薛明凱亡父頭七日 多位公民觀察團成員再被抓

5/2/2014 [民生觀察] 李向陽:薛明凱父親被自殺事件臨沂請願團全部被遣返
結合今天下午鐵路公安扣押前去曲阜的網友,以及臨沂方面也協同曲阜方面的情況看,薛明凱父親被自殺事件,已不僅是一個地方政府所為,是更高級的“聯動”。不去解決人民的問題,只想去解決要求解決問題的人民,當局掩飾罪惡的慣常思維又在繼續擴大罪惡。邪惡的官僚利益集團,正在導演第三個光成事件。

5/2/2014 [民生觀察] 不懼打壓薛福順公民觀察團前赴後繼赴曲阜
山東異議人士薛明凱父親1月29日“被跳樓”後,引起了外界的高度關注和憤慨,各種人士紛紛前往曲阜聲援。前天,第一批觀察團成員武僧馬強、秀才江湖吳斌、黃靜怡、李向陽等十多人被遣返。昨天,山東臨沂本地觀察盧秋梅等十二人被遣返。儘管遭到山東當局的圍追堵截,今天不懼打壓的公民們繼赴前赴後繼趕往曲阜。昨晚本工作室與薛明凱的代理律師張俊傑通話時,他表示當晚他們將啟程前往曲阜。另據瞭解,武僧馬強、北京周莉、安徽前進等今天又趕往了曲阜。而武漢的黃靜怡今天從徐州正往曲阜趕,山東青島的維權上訪人林秀麗也已到達了曲阜。

5/2/2014 [維權網] 薛明凱父親死亡觀察團成員重返曲阜再被抓押(圖)
據山東維權人士車宏年先生跟本網資訊員反映:12點25分接到黃靜怡的來電,去曲阜市政府的十多人向當地政府遞交了《呼籲書》後,自稱是市維穩辦的所謂領導接待了他們,公安局做出答覆稱無證據證明薛父不屬於自殺,不予立案。觀察團強烈要求嚴懲兇手,公開真相。隨後,前方觀察團成員被當地維穩人分兩輛車帶往西關和南關派出所。黃靜怡還說,國保問她:薛明凱的爸爸和你有關係嗎?黃靜怡說:薛的爸爸是和我沒有關係,但是一條鮮活的生命變成一具冰冷的屍體,任何一個有良知有正義的人都不會漠視生命。國保啞巴了。 =====================================================================

訪民訴冤被拘留

5/2/2014 [維權網] 四位慘死在部隊的士兵父母們的血淚控告(組圖)
張曉明、陳嘯(女)、楊啟龍、劉長龍都曾是在部隊服役的軍人,慘死後,他們的父母欲瞭解其死亡真相,上訪路上歷盡艱難,多方訴求至今無果。

(一)张晓明,哈尔滨道外区人,2001年底入伍到沈阳空军93033部队,由于其母梁凤芝无意中将该部队新兵队长韩鹏江向她索贿的事实说了出去,导致韩鹏江的震怒,并不择手段报复张晓明,2002年1月4日、5日两天无端将张晓明非法捆绑在训练营仓库里,并进行毒打,当梁凤芝2002年1月5日11时返回部队为韩鹏江送钱时,韩鹏江正在用鼓槌对被捆绑状态下的张晓明进行毒打,梁凤芝抢过凶器,问韩鹏江为什么这样,韩鹏江无话可说,竟说张晓明是法轮功练习者,实质上张晓明根本不是。
张晓明连怕代吓,当天就患上了严重的精神分裂症,在部队治疗一年后病非但没有治好,还把张晓明治疗成一个完全的精神病人,且带有严重的暴力倾向,部队为了推卸责任,勾结哈尔滨市民政局搞假退伍,把一带有严重暴力倾向的精神病人交给一位单亲妈妈来护理,梁凤芝无力护理张晓明,四个月后张晓明走失,冻饿而死在山中。2004年为了揭露部队里一些兵痞们的恶行,也为了给死去的儿子伸冤,梁凤芝来到北京上访,她的唯一诉求就是要求军事检察院就此事给予立案,但各级军事检察院都以此事太敏感为由拒绝立案,为此2008年她冒死拦过原军委副主席郭伯雄的车,不但没有解决任何问题,中央军委还命令哈尔滨市把梁凤芝非法劳动教养一年,她还多次被京、黑两地当局行政拘留。受尽了凌辱。现在梁凤芝还在北京为儿鸣冤。

(二)陈啸是吉林长春市人2005年,吉林省军区搞“阳光工程”,到大学招兵,凭学生实力挑选优秀大学生到部队。陈啸当时刚上大学半年时间,凭自己的实力没有花家里的一分钱,在2005年12月1日应征入伍,成为吉林省军区通讯站话务排的战士。
2006年6月27日,陈大山和家人被通知其女儿在部队病了。他与老伴及岳父一起赶到女儿服役的部队,看到的是在吉林省军区大院一个马路上,当官的让当兵的把陈啸往急救车上抬。急救中心的大夫告诉陈大山说,他们来的时候患者躺在马路上的,呼吸已经停止了、瞳孔已经扩散。因为奉行人道主义,所以走过场给她打了一针。
陈大山说:“已死亡的女儿在救护车里。当天傍晚他们一直不让我们进救护车看我女儿。将近晚上8点,我们家人才被允许上救护车看一眼女儿,当时女儿的手指甲都是黑色的。军医和120急救中心给我的解释是:心脏停止跳动后,血液不流通了造成这种现象。当时我们一点也没往不好的地方想。”
陈大山至今仍未得到女儿的死亡证明书,女儿的死因也是一个迷。他说,孩子死亡不到24小时,120急救中心给开了假死亡证明,开死亡证明的人没有出具现场,没有任何证据,非常笼统。死亡证明上只有两个字:猝死。女儿的尸体匆忙火化后没有证据了。“是脑猝死?心脏猝死?还是什么猝死?公安局应该先出面认定死亡原因,之后家属到相关部门去取死亡证明。”
就在女儿火化的当晚,陈大山的妻子精神崩溃疯了,陈大山表示,军队对女儿的死没有任何的补偿。“我没有生活来源,我妻子只有800元的退休金,连她吃药的钱都不够,她还需要人护理。只能靠老岳父的救济。体会到政府没有人性,对我们从精神上进行迫害,逼得我们看不起病。到现在我们没有得到任何赔偿,连抚恤金都没有得到。”
2006年6月28日上午,沈阳军区后勤部工伤保险处处级干事吕晓明告诉陈大山,沈阳军区批复了陈啸的抚恤金,但被吉林省军区扣押:“没想到吉林省军区这些人这么没有人性。他给我看2006年7月13日省军区财务处给的单子。从这之后我开始对女儿的死因产生怀疑!”
陈大山表示,女儿死后一年,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吉林省军区的中校军官来找他,对他透露了实情,就是吉林省军区多名领导奸污了陈啸之后,再杀人灭口。
透露真相的军官对陈大山说:“我现在心里有一种犯罪感、心里非常压抑。如果不说出来,好像我和他们同流合污似的。我就把你孩子的死因和经过给你讲一下,你心里有个数,你怎么帮你的女儿去申冤,那就是你自己的事了,我帮不了你。而且我也不可能出面给你做什么证据。”
陈大山被迫踏上上访之路。“我到吉林省军区上访,沈阳军区上访,他们不告诉我任何一个字,中央军委也不给我一个字的答覆,令我非常苦恼。他们不给我说法就证明我孩子的死因存在很大的疑点。再一点是说,我已经知道这个部队在造假了,和120急救中心互相在作假。”
据吉林省政府官员透露,后来胡锦涛知悉了此案,派中央军委调查组代表他下去调查案件。为了包庇吉林省军区领导的犯罪事实,中央军委调查组枉法给出陈啸是“心源性猝死”的荒唐结论。 现在陈大山还在北京为女儿伸冤。
(三)杨启龙是辽宁省海城市人,2003年入伍到黑龙江省黑河边防连队,2011年在部队因战友的枪走火被打死,2011年 4月15日的下午,夫妇接到部队(黑河边防七团二营七连)打来的电话,一切美梦都被粉碎了。1米85的儿子被战友“擦枪走火的空包弹顶着肚子”打死了(两个弹孔),可以部队的刻意隐瞒,“病死”——“自杀”——“他杀”。当时以“因工死亡”骗取家属的签字,回家后心情稍微平静仔细看才发现已被偷偷写成“病故”,杀人犯只被判刑1年3个月.原来儿子在世时是光荣家庭每月还能享受低保,现在儿子没了,低保也被撤销了。祝雅芹印思念儿子眼睛都快瞎了
祝雅芹心结难解,从辽宁来到哈尔滨的黑龙江省军区,可以无人接待,她在门前一站就是三个多月,可是还是无人管。只好来到首都,到军委,到总政,可是都避而不见。满眼的征兵宣传“一人当兵全家光荣”刺痛她的心,儿子死的不明支持她在北京乞讨伸冤。

(四)刘长龙,男,1981年5月出生,(大连)武警交通队第四工程处十四中队士官,2011年春节回家时身体精神均健康如常,但2011年9月1日却在五楼宿舍坠楼身亡。据工程处称,刘长龙今年6月15日出现目光呆滞、精神恍惚状态,后被诊断为抑郁症,住院治疗,8月30日好转出院,8月31日出现反复,机关安排4名战士24小时轮流看护,9月1日晚17时左右跳楼身亡。刘长龙的父母、妻子发现部队给出的死因漏洞百出,刘长龙根本不是自杀是他杀,现在他们一家都在北京上访,为屈死的亲人叫屈。
一些维权人士表示,军人首先也是人,既如此那么他们的人权就应该得到保障,现在这四位军人的生命权被强权剥夺,说明中国在现行体制下从地方到军队都是人权保障的真空,为了让中国的芸芸众生也能享有与生俱来的人权,这个体制到了非改不可的时候了。

5/2/2014 [自由亞洲電台] 無錫5位訪民被關進黑監獄達200多天
無錫暴力拆遷的受害人王建芬對本台記者說,去年6月22號,她和無錫市訪民丁紅芬、許海鳳、沈果東、瞿峰盛等20餘人,將被無錫市濱湖區太湖街道以“信訪法制學習班”名義非法拘禁的訪民82歲周靜娟、75歲丁永金、丁國英、丁紅祥、楊劍豔等人從位於無錫市錫山區安鎮錫東大道的東郊商務賓館黑監獄營救出來。結果他們隨即遭到安鎮派出所員警和濱湖區太湖街道派來的黑社會人員約40余人的非法攔截:

5/2/2014 [自由亞洲電台] 訪民北京市府抗議接濟中心大幅漲價 互相守望對抗暴力截訪綁架
年初五在北京,上百名訪民在馬家樓訪民接濟中心抗議餐費大幅漲價無果,其中50多人又往北京市政府抗議。一位大連的孕婦訪民馬上要臨產,因沒錢被醫院拒收。此前年初四,江蘇鎮江的五名黑監獄受害者到天安門喊冤,她們試圖跳金水橋自殺,被員警阻止。此外,五位廣東訪民週一在北京久敬莊遭遇暴力綁架,因周圍訪民相助得以脫險。

5/2/2014 [權利運動] 上海司法改革試點已經啟動,上海高院保安殘暴毆打老婦
2014年1月27日上午9點,是由上海高院信訪官員徐洪祥親自約定顏蘭英並再三關照顏蘭英已經約好徐匯法院信訪官員李紅,一起協商解決“關於顏蘭英在2013年4月26日被上海市政府截訪保安毆打致骶骨骨裂的賠償事宜”。

5/2/2014 [權利運動] 鎮江訪民集體跳橋最新情況:員警詢習政的五千安慰金去向
(2014/2/3)中午在天安門集體跳金水橋喊冤的黑監獄受害者湯玉清、朱金華、馬玉鳳、苗小美、趙春琴等5人,除湯玉清、馬玉鳳、朱金華今天已被接回地方已到家外,苗小美、趙春琴兩人依然沒有消息。

5/2/2014 [六四天網] 湖北李來用夫婦害得員警沒過好年 拘留5日
年前29日攜妻李天芝來京上訪,昨晚2月3日已被襄陽公安(釋放殺人兇手的專案組長)王延軍等人從“襄陽駐京辦”截回後,以“非法上訪”和“沒有讓他們過好年…”為由,拘留五天。現已拘留在襄陽樊城公安分局拘留所(新八中附近)。李來用是“糖尿病”患者,一直在吃藥。

5/2/2014 [六四天網] 北京20訪民乞討並呼籲政改 臥底指認抓3人
當抵達兒童服裝城時,人們圍住了訪民,有的捐款有的一邊聽一邊落淚。其中兩位元外國記者用相機認真記錄。一會兒員警趕到,混跡其中的人突然指證下,山東半個腦袋的被割喉兄弟和被兒近致瞎的老人及一位舉牌哭泣的大姐被抓進了警車。據查,有關方面近年來通過威逼利誘、潛伏滲透等方式,已成功打造一些活躍人物【中國大部制推進改革 大量維穩人員面臨下崗】,時常鼓動、組織訪民參與各種活動,為當局非法打壓提供口實。

5/2/2014 [民生觀察] 刺傷二截訪者的湖南胡秀祥被刑拘 妻子石滿妹被逮捕
胡秀祥的刑拘通知書顯示胡秀祥於2014年1月12日被廣州鐵路公安局懷化公安處以涉嫌故意傷害罪刑事拘留,現關押在懷化鐵路看守所。石滿妹則于2013年12月27日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逮捕,現關押在北京朝陽區看守所。2013年12月,正在花垣縣家中的石滿妹突然被花垣縣員警抓走,後送至北京拘押。妻子被抓後的2014年1月11日,胡秀祥隨其它訪民一起乘湖南懷化開往北京的K268次列車進京為妻子討說法,當火車行湖南張家界時,花垣縣團結鎮幹部和員警等人登上火車強行攔截,不許他進京,雙方發生衝突。胡秀祥遭截訪人員暴力毆打後,其用剪刀刺傷了一名鎮幹部廖建鋼(音)和一名員警。廖建鋼(音)當時被刺倒在地,那名員警大腿內側則被紮了兩刀。張治說,那名員警早沒事,廖建鋼(音)現在也已出院了。據悉,石滿妹被北京警方抓捕,是因為她曾在北京美國大使館前以燒被子的方式告“洋狀”。

5/2/2014 [參與] 浙江桐廬鐘亞芳回家又被非法剝奪人身自由(圖)
2月3日下午(正月初四),已臥床不起3天的病重鐘亞芳走出家門去超市就被桐廬縣政府花錢雇傭的程曉蔚及另一不知其姓名的監控人員(見拍的照片)跟隨左右。鐘亞芳曾打110報警3次,結果都不出警,第1次接報警的男員警稱“你去找程曉蔚的領導反映”;第2次、第3次接報警的女員警均稱“需向領導彙報”。以下就是鐘亞芳2月3日下午去桐廬世紀聯華超市時跟隨她左右的監控人員。

5/2/2014 [六四天網] 北京警方急救孕婦 吳洪香正在生產
今晚,天網義工劉勇稱:我和王惠蘭,戴秀英,遼寧李春華,吉林張繼新五人前往醫院看望。吳洪香告訴我說:再有30分鐘就要生產了,目前只是產前子宮收縮,一陣陣的陣痛,其他均好,請大家放心!對天網義工們表示感謝【遼寧孕婦吳洪香臨產 被北京醫院驅趕】!同時,感謝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府佑街派出所024497劉俊傑警官。因999救護車將我送到北京醫院婦產科後,開始醫院死活不收,是劉警官多次和醫院領導協調,醫院才收下的。 =====================================================================

聯署及呼籲

5/2/2014 [參與] 秦永敏:1120位公民致習近平的公開信

5/2/2014 [民生觀察] 公民給武漢異議人士秦永敏拜年遭非法圍堵驅趕
農曆新年大年初五,上午十點多鐘,有多位合法公民到達湖北省武漢市資深異議人士秦永敏的家樓下,準備去給他拜年。不料,卻被武漢當局的維穩人員非法圍堵、驅趕及抓捕。目前已知被圍堵、驅趕或抓走的人士有:匡建明、武漢女公民解麗、武漢公民耿彩文女士、鄭德平、潘建敏、唐荊陵律師和武漢維權人士陳豔林等人。本工作室今天下午在剛剛獲釋的武漢公民潘建敏處瞭解到,他被抓進派出所後,某警方人員與他對話如下:某員警在和我(潘建敏)談話中說到,青山是共產黨的天下,是講規矩的 。我說道,那麼就然後不要法律了嗎?他說法律是為共產黨統治的,是用了三千萬人頭換來的,要想推翻它 是需要人頭換了的。我說那三千萬是誰的人頭?然後他說他學習了法律十三年了。我笑了。他後來離開後我和負責我的一個年輕國寶說,你們應該換一下位置。這樣看中國沒有希望……”隨後,本工作室還向秦永敏先生求證了此事,並且,秦永敏先生還撰文詳細介紹了具體過程。

5/2/2014 [大紀元] 許志永被判刑 加國外交部長關注
上週日,加拿大駐華大使趙樸(Guy Saint-Jacques)公開聲明譴責。專家表示,此舉是近年來加拿大政府對中共人權惡行最嚴厲的譴責。趙樸在聲明中還進一步呼籲中共政府結束對其他中國異見人士的騷擾和非法拘留。他在聲明中說,像這些為自己國家進步而和平抗爭的中國公民,應免除威脅、騷擾和迫害等不公待遇。加拿大前司法部長、資深國會議員兼法律教授歐文•考特勒( Irwin Cotler)說:「聽到判刑一事很沮喪。鎮壓公民運動令人震驚。因為公民運動尋求制止的無異於現任中國領導人所要打擊的, 即腐敗和有罪不罰現象。並且他們是在體制內運作,他們運用中國的法律在中國的法律制度內運作……」考特勒表示,對許志永判刑本身是對中國的法律和憲法的嘲弄。

5/2/2014 [德國之聲] 王功權網路亮相,微博、照片皆遭刪除
中國企業家王功權獲取保候審後,近日在微博上承認為了家人,選擇“認罪回家”,並同時上傳兩張近照;他的友人、地產商潘石屹也上傳一張兩人日前相聚照片;不久王功權的微博被禁,照片也遭刪除。

5/2/2014 [自由亞洲電台] 王功權獲得保釋後首度亮相
胡佳說,“那些預審人員會用密集的提訊來給你製造心理壓力、恐懼。這個事情你明明知道你沒有犯罪,是無辜的,你蒙受這種不白之冤,你是用抗爭的態度死磕到底,還是暫且有一層妥協?但這並不影響你將來會揭開這些事實,也不影響你將來仍會去做過去追去的事情,我覺得這裡面的確有很多策略和方式。”

5/2/2014 [參與] 熊焱為六四傷殘者齊志勇女兒發出呼籲信
二十五年過去了,他們還在受苦受難。今天我想特別提一位大家忘不了的八九英雄齊志勇。志勇那個晚上在西單六部口遭戒嚴部隊槍擊,造成高位截肢。二十五年過去了,無法想像其中的辛酸。雖然我們在過去的二十多年裡有許多次為志勇的處境呼籲,但很多不著邊際,並沒有具體地幫助什麼。 這一次藉著微信,我對他的情況有了更多的瞭解,他的境況竟是越來越艱難。我瞭解到這些情況心中很沉重。我忙於軍事院校的學習,數月未寫文章,但這一次我一定要向朋友們和社會各界呼籲,大家都來關心幫助齊志勇,伸出援助之手。 志勇在二十多年的患難中尚有心中的安慰,他的一對兒女茁壯成長。尤其女兒齊霽十五歲,去年在三藩市人道中國組織張前進牧師等的幫助下去年六月已來到美國讀中學,目前住在美國朋友的家裡。這件事對志勇來說是天大的好事。但從側面瞭解到,孩子的生活費每月要一千四百多,這對志勇來說足以壓垮他。這是我平生第一次寫向人求助的文章。與張前進牧師,方政兄,封從徳兄,周峰鎖兄交流後,他們都表贊同並要我立刻行動。親愛的朋友們,讓我們大家都伸出援助之手來幫助他們。人道中國致力於幫助中國大陸年輕一代人。您的捐款,理所當然會獲得免稅收據。請各界人士連絡人道中國http://h-china.org/

捐款人道中國,幫助中國良心犯 http://h-china.org/donation/ 可用支票,PAYPAL,信用卡, 可匿名,可通過協力廠商,聯邦註冊免稅組織。 =====================================================================

新疆、西藏及法輪功

5/2/2014 [自由亞洲電台] 烏市、武漢兩地20維族人被拘 阿克蘇一周兩起暴力事件
中國春節期間,新疆各地的警方再度加強居民清查和街道巡邏。據海外維吾爾人組織稱,烏魯木齊市警方大年三十在清查中抓走11名維族人。而在湖北,武漢市警方拘捕了9名維族人後移交新疆警方。又據本台維語部消息,新疆阿克蘇地區不久前在一周內發生兩起暴力事件,一名維族人被警方開槍打死、一名中共村支書在家中被人殺害。

m0204-dzp35/2/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四川甘孜縣春節期間被軍警戒備
四川省甘孜州當局為防止在春節期間發生突發性抗議事件,從除夕開始部署大批軍警加強戒備,在縣城街頭定崗監視,還不時駕車巡邏。印度的西藏人民議會議員格桑堅參對此表示,嚴控的形勢不改變,整個藏區不會穩定。

那曲比如縣再有藏人關押期間死亡
近期多次發生示威衝突的比如縣,上月接連有兩名藏人在關押期間死亡。在印度的西藏人權民主促進中心研究員才讓嘉表示,年僅20歲的比如縣藏人貢卻紮巴,數月前被捕後,已在拘留所死亡,但死亡的具體日期不清楚。上月警方將遺體交還家屬,家屬懷疑他被打死。才讓嘉又指,事源去年5月,比如縣藏民反對當局在“納拉贊巴”神山開礦,遭到大批民眾抗議,警方拘捕很多示威人士,其中包括貢卻紮巴。他說: 拘留期間他被打死的事情不太清楚,一個多月前但具體時間不知道。他的身上有傷痕,因為他是拘留當中死亡,他肯定有傷痕。

5/2/2014 [大紀元] 逾千鄉親按手印籲釋法輪功學員 震動中南海
湖北省武穴市法輪功學員李華鋒,現年26歲,是武穴市梅川鎮李雲二村人。李華鋒在浙江麗水市松陽縣打工時,因講法輪功被迫害真相,為大法講句公道話,而被當地派出所員警跟蹤。2013年8月29日,在吉林省長春打工的李華鋒遭到浙江松陽縣員警跨省非法抓捕,並被毆打,之後被押到松陽縣看守所非法關押迫害至今。 李華鋒的父親李其國得知他兒子因修真善忍,被浙江抓去迫害,鄉親們更是氣憤,很多人都說,這社會怎麼了?說一套做一套,老抓好人。當他們聽說李華鋒的父親李其國請律師為兒子作正義辯護,要聯名簽署救好人時,眾鄉親都不用思考地說:「簽,簽!救這樣的好人我們簽!」 短時間內,李華鋒家鄉湖北武穴梅川鎮已有一千二百二十八位鄉親簽名按紅手印,要求松陽縣警方無罪釋放李華鋒。 此次正義營救事件已在明慧網曝光,引起湖北省公安廳的震動,他們直接下到市公安局和鎮派出所,聯合綁架了李華鋒的父親李其國,並直接闖到李華鋒家中非法搜查,揚言要交出紅手印的原件,並再次抄走大法書藉以及現金。 員警非法抓走李其國後,又逼迫李華鋒家所在的村大隊交三千元現金,把李其國送到武漢的湖北省洗腦班,並威脅說若不交錢,就直接將李其國判刑。 =====================================================================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