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犯近況追蹤 (每周新聞 2014.1.20-26) 呼籲釋放許志永、趙常青、侯欣、丁家喜、李蔚、張寶成、袁冬、王功權、劉遠東、郭飛雄、姚文田、伊力哈木等所有在囚良心及被捕維權人士

新公民運動:許志永、趙常青、侯欣、丁家喜、李蔚、張寶成、袁冬、王功權 南方街頭運動:劉遠東、郭飛雄 在囚良心及被捕人士: 陳西、謝長發、楊匡和劉沙沙、姚文田、劉家財、沈愛斌、尹衛和、朱更生、何斌、張少傑、朱建榮、張建生、張美琴、孟晗、謝國友 新疆:伊力哈木,西藏:尕瑪才旺,內蒙古:哈達、彥君、歐雲達萊和希爾米、圖力古日、色額道 繼續閱讀 →...

20140101_leaflet3

新公民運動

25/1/2014 [人權雙週刊] 牟傳珩: 2014年開局“刀把子”亮刃——評許志永案開庭

此次審判更重要的標杆意義在於,習近平的“依法治國”只是進一步強化中國司法隸屬於黨權力,法槌即是執政者政治需要的奴僕。審判許志永的事實,正在刷新中國法治恥辱的新紀錄。

許志永

26/1/2014 [海外網] 許志永因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一審獲刑4年

據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官方微博消息,2014年1月26日上午,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被告人許志永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案作出一審判決,認定許志永構成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依法判處許志永有期徒刑四年。

26/1/2014 [The Associated Press] China sentences legal activist Xu Zhiyong to 4 years in jail

A Beijing court on Sunday sentenced a legal scholar and founder of a social movement to four years in jail for disrupting order in public places, in a case that the U.S. government and other critics say is retribution against his push to fight corruption and create equal educational opportunities.

26/1/2014 [Human Rights Watch] China: Reverse Judgment in Show Trial of Xu Zhiyong

“The harsh sentence for a moderate critic who reflected widespread public concern about corruption shows just how little tolerance there is towards dissent in China today. Xi Jinping has made fighting corruption the linchpin of his presidency, but when an average citizen takes up the same cause, he is sent to prison. This hypocrisy makes a mockery of the president’s anti-corruption campaign.”

25/1/2014 [維權網] 特別關注:許志永案庭審4天后將宣判

法學博士、公盟創始人許志永被控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一案,於1月22日在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開庭審理後,僅僅過去4天,一中院就將於26日宣判,而與之同案的其他人大多還未開庭。

25/1/2014 [CECC] Xu Zhiyong Tried for Advocacy of Education Equality and Official Transparency

The trial of Xu Zhiyong, a prominent legal rights advocate and leading proponent of the New Citizens’ Movement in China, reportedly began on January 22, 2014. Chinese authorities indicted Xu Zhiyong on the charge of “gathering a crowd to disturb social order” after months of confinement at home (April–July 2013) and criminal detention and arrest (July–December 2013). The government alleges that Xu was a “ringleader” of incidents that took place in 2012 and 2013 during which individuals called for education equality for the children of migrant workers and the disclosure of government officials’ assets. Xu’s legal representative claims the case involves procedural irregularities. In addition to Xu, Chinese authorities have detained or indicted dozens of Chinese rights activists for “illegal assembly” or “gathering a crowd to disrupt social order” since spring 2013, which human rights advocates assert is part of a systematic crackdown on freedom of expression and assembly.

24/1/2014 [美國之音VOA] 張慶方律師向美國之音介紹許志永案庭審情況

張慶方律師表示,雖然庭審已經結束,但是法庭何時判決,無法預測。另外,張慶方談到了許志永案的其他嫌疑人開庭延期以及一些嫌疑人已經獲釋的情況。張慶方說:“中國的事情從來是沒法預測的。我們預測普通刑事案件非常准,但這個案件,到現在沒有一次准的。因為這個不是按照法律去處理的。你們如果關注就知道,中國的刑事審判一審究竟多長時間?法律規定是3個月內,但其實六個月的,一年的,四年五年的都有。沒准。就算結束了,是不是絕對排除將來重新開庭?也不能絕對排除。就看他們要不要面子。就看能夠決定最終走向的領導怎麼考慮。法律不重要,領導的想法才是重要的。”張慶方說,現在以及“提前有其它一些人放出來。總共抓了10幾個人,據我瞭解,其中一個侯欣女士,是因為她有嚴重的疾病,很快就放出來了。另外還有兩個,在偵查階段,還沒有往檢察院移交就保釋了。王功權應該是第四個。目前被員警抓的人具體我都數不清,在北京至少超過十個。”

24/1/2014 [自由亞洲電台RFA] 許志永庭上陳辭被打斷 萬言自辯為自由、公義、愛

許志永的辯護律師張慶方週四接受本台記者採訪時說,許志永在答辯期間沒有參與發言,原本計畫在最後陳述階段自辯,但法官以與案件無關為由,不准他發言,隨後律師據理力爭,法官才暫准其繼續,但當許志永講到官員財產公示時,被法官粗暴打斷。

23/1/2014 許志永:為了自由.公義.愛—我的最後陳詞

Xu Zhiyong: For Freedom, Justice and Love — My Closing Statement to the Court

23/1/2014 [中國人權] 許志永案庭審結束未作宣判

許志永的兩名律師張慶方和楊金柱告訴中國人權,他們和許志永在庭審的大部分時間裡保持沉默,抗議審理不公義。下午,許志永宣讀他的最後陳述《為了自由﹒公義﹒愛——我的最後陳詞》,法官隨即打斷他,宣佈庭審結束。庭審中,檢察官要求對許志永“從嚴”判罪。

23/1/2014 [德國之聲DW] 許志永案:“啞巴辯護”現庭審

備受矚目的新公民系列案在中國春節前密集審理,1月22日上午, 許志永案在北京一中院開庭,當局嚴密布控;許志永及辯護律師在法庭上以沉默抗議不公審理。

23/1/2014 [SCMP] CITIZEN MOVEMENT ACTIVIST XU ZHIYONG IN SILENT PROTEST AT TRIAL, SAYS LAWYER

Prominent Chinese activist Xu Zhiyong went on trial on Tuesday over his role in anti-corruption protests but defied the court by refusing to speak, his lawyer said, calling the proceedings a “piece of theatre”.

Xu, founder of the New Citizens Movement, faces a five-year jail term on charges of “assembling a crowd to disrupt order in a public place” for demonstrations featuring banners calling for asset disclosure by officials – seen as a key measure against graft.

Dozens of police, in uniform and plain clothes, surrounded the court in western Beijing, harassing reporters outside the building.

23/1/2014 [華爾街日報WSJ] 中國異見人士許志永等待宣判

中國知名維權人士許志永的代理律師稱,被控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的許志永週三在庭審過程中基本保持沉默。這是近年來中國最重要的一起針對異見人士的審判。警方驅散了在法院外面聲援的訪民。

22/1/2014 [紐約時報NYT] 新公民運動七成員今日起陸續受審

人權宣導者以及法學院講師滕彪認識被告中的多位元,他說,這種紮堆審理,是習近平主席的政府向那些支持限制共產黨權力的人發出的警告,審理的結果幾乎可以肯定是被告有罪、並將獲刑。滕彪在一次採訪中說,“他們很可能會被判一到兩年的徒刑,許志永最高可能會被判5年。政府現在這麼猛烈地反擊,是因為習近平認為,如果不堅決壓制這些維權運動,將來他會面臨更大的麻煩。”

以下是其他幾名將在本周受審者的名單,以及對他們的指控,資訊來自對被告律師的電話採訪、以及被告律師和支持者在網上公佈的訴訟檔:

20/1/2014 [明報] 許志永週三受審 未見新生女

張慶方表示,控辯雙方共有68名證人,但張向法庭要求證人出庭作證對質,對方只是含糊的回答「我們決定不了」。張說,這些證人包括一同參與呼籲教育平權的學生家長,他們希望證明「自己比許志永更有罪」,但沒有機會出庭作證。此外,法庭只允許許志永兩名家人旁聽,並提供親屬證明檔。張表示,這些都是當局希望做到秘密審判的證明。張慶方表示,許志永目前精神和身體狀況良好,面對出庭也很平靜。許對張表示,所有社會進步都需要有人為之犧牲,而他願意承受這種犧牲。但對於無法在女兒出生後陪伴家人,許感覺遺憾。張表示,從目前官方態度判斷,許罪成機會相當大。許因參與街頭舉牌,呼籲官員公開財產和非京籍學生在北京享有高考權利,被當局以涉嫌「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起訴,罪名最高刑罰為5年有期徒刑。美國與歐盟都曾就此案表達關注。


趙常青

24/1/2014 [參與] 藺其磊律師介紹趙常青案開庭情況(圖)

藺其磊:剛從法庭出來等趙常青的書面解聘書!趙常青面對無理的法庭宣佈兩條決定:1,將違法的起訴書退回公訴人。2,鑒於本案情況,兩個辯護人太累了,解聘兩位律師,另行聘請兩個律師,進行接下來的大量的工作!

2014年1月23日上午九點半,趙常青案在北京市海澱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庭審一開始,辯護人便提出了四個極為重要的程式問題:

(1)法院非法剝奪了辯護律師複製案件證據的法定權利。在法院受理趙常青案後,辯護人曾多次要求複製案件的視頻證據,並一再向法院申明,在審判階段複製包括視頻證據在內的全部證據材料,是辯護律師的法定權利;法院只許律師在指定時間到法院觀看,卻不許律師依法複製的做法,既是對被告人辯護權的非法剝奪,也是對法律的公然踐踏。

刑事訴訟法第38條明確規定,“辯護律師自人民檢察院對案件審查起訴之日起,可以查閱、摘抄、複製本案的案卷材料”。法律賦予辯護律師複製案卷材料的權利,是為了保障辯護律師可以隨時和反復審閱、研判案件的證據,以便為被告人進行充分和有效的辯護。

由於法院非法剝奪辯護人的證據複製權,辯護人至今仍未獲取本案的全部證據,根本無法為被告人進行有效的辯護。因此,辯護人再次要求複製本案的視頻證據,並要求推遲本案的開庭時間。

(2)從起訴書的內容來看,公訴機關顯然認為,許志永、趙常青、丁家喜、李蔚、袁冬、張寶成、侯欣等人的行為屬於共同犯罪。由於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已經受理了許志永的案件,趙常青案亦應由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管轄。因為,《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13條明確規定:“一人犯數罪、共同犯罪和其他需要併案審理的案件,其中一人或者一罪屬於上級人民法院管轄的,全案由上級人民法院管轄”。

根據上述規定,共同犯罪屬於“需要併案審理”的案件,只要一人由上級人民法院管轄,全案均應由上級人民法院管轄。因此,辯護人認為,海澱區人民法院無權管轄趙常青案,應當依法將案件移送至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審判。

(3)公訴人莊偉等人根本不具備擔任本案公訴人的資格。在莊偉等人仍擔任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檢察員的情況下,海澱區人民檢察院檢察長臨時任命他們為代理檢察員,這種做法並無法律依據,並將嚴重破壞上級人民檢察院對下級人民檢察院的法律監督關係。另外,在我國檢察官法中,也根本不存在所謂“代理檢察員”的職務。

(4)辯護人懷疑法院並未貫徹公開審判的原則,未能允許媒體和公眾旁聽案件的庭審,而是安排內部人士佔據旁聽席位,對案件進行變相的秘密審判。

由於合議庭拒絕糾正以上違法現象,當事人趙常青認為,法院已不可能對案件進行公正的審判,辯護人也難以發揮應有的辯護作用,因此決定當庭解除對辯護人的委託,以便讓法院可以依法休庭,從而有更多的時間改正錯誤。當事人充分肯定辯護人為維護人權和正義所作出的努力,並對辯護人表示感謝。辯護人則提醒當事人,如果法院在辯護人退庭之後,強行違法繼續開庭,當事人一定要全程保持沉默,不要配合非法和毫無正當性的審判。

法院最終決定休庭,並將在節後擇日另行開庭。辯護人在退出法庭之前,努力發表如下意見:

“根據北京市公安局的說法,趙常青先生的所作所為,只是為了在中國實行官員財產公示制度,並使所有的中國人都能享有平等的受教育權,同時也是為了使民主憲政能在自己的國家得以實現。趙先生的理想和追求,本是現代政治文明的應有之義,他的行為完全是正當和合法的。”

“但是,為了加罪于趙常青先生,公安機關卻先以非法集會的罪名將趙常青先生刑事拘留,後又以尋釁滋事的罪名報請批捕;檢察機關則再改以非法集會的罪名批准逮捕,後又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的罪名提起公訴;法院在案件的審理過程中,甚至連最起碼的法定程式都不遵守,這也難怪有不少人認為,這種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指控,其實就是徹頭徹尾的政治迫害。”

“各位法官,各位檢察官,在法庭之內,你們在對趙常青先生進行審判,在法庭之外,人民也在對你們進行審判。我們相信,歷史最終將會公正地判定,在今天的法庭之上,到底誰是為了國家進步而無懼犧牲的義人,誰又是為了迫害無辜而不惜毀棄法律的罪人。”

介紹人:

藺其磊(趙常青的辯護人)

張雪忠(趙常青的辯護人)

2014年1月23日

24/1/2014 [美國之音VOA] 新公民運動趙常青等出庭受審

歐洲聯盟駐華代表團的杜海飛(RAPHAEL DROSZEWSKI)說,中國當局沒有允許他們進入法庭觀審。他說:“我們獲准進入等候室,並已經登了記,但是並未獲准進入法庭觀察這次審判。”趙常青的律師張雪忠從法庭出來後說,趙常青認為對他的審判本身就是非法的。張雪忠律師說:“趙先生他認為,正當的程式是確保審判結果正當和公正的前提,如果這個都不具備的話,他認為,這個案件的審理也就失去了意義,因此本身就是非法的。趙長青所要表達的意願是,無論是財產公示,還是教育權利的平等,這麼多年來他所堅持的付出,為此以前他坐過兩次牢,被拘留兩次,他都無怨無悔。”趙常青為了抗議庭審程式的不公,當庭解聘了他的律師。

24/1/2014 [自由亞洲電台RFA] 趙常青解聘律師抗議法院 律師指法院審理四處違規

今天趙常青的妻子劉曉東周四參與了庭審旁聽,她此次十分想讓9個月大的孩子見一下趙常青,但當局並沒有同意他們的會見。劉曉東在傷心之餘仍舊感謝外界對他們一家的幫助,同時她支持丈夫做的決定。而因為丈夫的庭審,她近期的一舉一動被當局密切監視,她近日間都發覺有形跡可疑的人跟蹤她。

22/1/2014 [參與] 藺其磊:趙常青案庭前會議簡報(圖)

2014年1月20日上午九點半,趙常青案庭前會議在北京市海澱區人民法院舉行。會上,辯護人提出兩個極為重要的程式問題:

第一,從起訴書的內容來看,公訴機關認為,許志永、趙常青、丁家喜、李蔚、袁冬、張寶成、侯欣等人的行為屬於共同犯罪。由於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已經受理了許志永的案件,趙常青案亦應由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管轄。因為,《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13條明確規定:“一人犯數罪、共同犯罪和其他需要併案審理的案件,其中一人或者一罪屬於上級人民法院管轄的,全案由上級人民法院管轄”。根據上述規定,共同犯罪屬於“需要併案審理”的案件,只要一人由上級人民法院管轄,全案均應由上級人民法院管轄。因此,辯護人要求海澱區人民法院將趙常青案移送至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審判。

第二、在海澱區人民法院受理趙常青案後,我們曾多次要求複製案件的視頻證據,並一再向法院申明,在審判階段複製包括視頻證據在內的全部證據材料,是辯護律師的法定權利;法院只許律師在指定時間到法院觀看,卻不許律師依法複製的做法,既是對被告人辯護權的非法剝奪,也是對法律的公然踐踏。刑事訴訟法第38條明確規定,“辯護律師自人民檢察院對案件審查起訴之日起,可以查閱、摘抄、複製本案的案卷材料”。法律賦予辯護律師複製案卷材料的權利,是為了保障辯護律師可以隨時和反復審閱、研判案件的證據,以便為被告人進行充分和有效的辯護。由於法院非法剝奪辯護人的證據複製權,辯護人至今仍未獲取本案的全部證據,根本無法為被告人進行有效的辯護。因此,辯護人再次要求複製本案的視頻證據,並申請將本案的開庭時間延遲至15天之後進行。

對於辯護人上述兩點意見,合議庭均拒絕採納。合議庭這種罔顧法律的做法,令辯護人深感錯愕。

另外,辯護人還提出了下列三點意見:

(1)海澱區人民檢察院在受理案件一周後,即將案件匆匆起訴至法院,既未給律師查閱和複製案卷的機會,也未聽取辯護人的意見,完全違反了法律的明確規定,辯護人曾就此代表當事人對三位公訴人提出控告。由於三位公訴人已經成為當事人和辯護人的控告對象,雙方存在著可能影響案件公正處理的利害關係,因此辯護人要求三位公訴人回避。公訴人稱,此一回避申請需由其所在檢察院審查後予以答覆。

(2)辯護人要求法院嚴格貫徹公開審判的原則,允許媒體和公眾旁聽案件的庭審,不要安排內部人士佔據旁聽席位,對案件進行變相的秘密審判。

(3)趙常青本人參加了此次庭前會議。庭前會議一開始,辯護人首先便要求法院貫徹刑訴法的無罪推定和保障人權的原則,為當事人去除刑具。合議庭採納了辯護人的此一意見,指示法警去除了當事人的刑具。

簡報人: 藺其磊(趙常青的辯護人) 張雪忠(趙常青的辯護人)

2014年1月20日


侯欣

25/1/2014 [紐約時報NYT] 中國活動人士侯欣在北京受審

週四,另有一名“新公民運動”的參與者,前記者侯欣因“聚眾擾亂公共秩序”的罪名受審,她否認自己有罪。本周至少有八名活動人士因相似的罪名受審。

25/1/2014 [參與] 侯欣在法庭上的最後陳述——我做的太少

…是的,我恐懼,今天我站在這裡更恐懼,恐懼著牢獄之災,恐懼著我兩次病危後的羸弱身軀,一旦走進監獄,是否還有走出了的那一天。但是我更恐懼的是違逆自己的良心,渾渾噩噩的活著,在生不如死和死亡之間,我寧願選擇死亡。

丁家喜、李蔚

24/1/2014 [維權網] 丁家喜、李蔚案推遲到元月27日開庭

元月24日)原本是北京民主維權人士丁家喜、李蔚被控“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案開庭的日子,但由於律師有開庭安排而推遲到本月27日(下週一)開庭。此前已經有張寶成、袁冬原計劃元月24日開庭,後來因故推遲到27號,現在丁家喜、李蔚案又推遲到27號。到時海澱區法院將同時開庭審理多名因要求官員公佈財產而被控“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人士。丁家喜是律師,因參與要求官員公示財產活動,於2013年4月17日被北京警方刑拘,後被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移交海澱區檢察院起訴到海澱區法院。同案的李蔚、張寶成、袁冬也是因為上街舉牌要求官員公示財產而遭到抓捕起訴。

22/1/2014 [自由亞洲電台RFA] 許志永、丁家喜分別見律師 決在庭上沉默表達抗議

涉及此案的還包括北京律師丁家喜、李蔚,他們被控與許志永相同的罪名,將於本週五在海澱區法院受審。丁家喜的代理律師程海週二見到了當事人,並參加法院召開的庭前會議。他說,在庭前會議提出了五、六點要求,但未被採納:“第一個是公訴人出庭是違法的, 他 不具有資格,按照刑訴法和最高檢察院規定,公訴人必須是檢察長或者是檢察員、助理檢察官,他們這三個人,一個叫張偉(音),一個叫周建輝、另一個叫趙鵬, 屬於一分檢的(北京市檢察院一分院)處長,他們以代理檢察員的身份,因為法律上沒有規定這個職務,所以我們認為他們不具備這個資格。我認為他們是私訴人,不是公訴人,要求他們退庭,法院沒有同意”。

張寶成、袁冬

25/1/2014 [參與] 新公民運動案開庭資訊(圖)

向被審公民的妻子致敬:張寶成、袁冬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案2014年1 月27日上午9時30分在北京海澱法院第三法庭開庭。其中,張寶成與妻子劉玨帆沒有登記領取結婚證。張寶成入獄前,劉玨帆多次提出要登記領證;每次張寶成都說:像我這樣爭取公民權利的人,隨時都會入獄,結婚豈不是連累你害你嗎?於是,二人始終未能領證;張寶成也不出所料被捕入獄。劉玨帆多次到看守所給張寶成存錢,每次都被看守所以沒有結婚證為由拒絕。一個月前,劉玨帆委託張寶成的辯護律師陳建剛再次向張寶成提出:寶成,我們必須申請登記領取結婚證,否則,我連錢都不能為你存!堅強的張寶成聞言再也忍不住奪眶而出的眼淚:打著燈籠也找不到我這樣的媳婦兒!

23/1/2014 [維權網] 張寶成、袁冬案庭審延期

1月22日晚,新浪網發佈一條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的消息,稱“王功權承認與許志永一起策劃、煽動了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的違法犯罪活動,他對自己的行為表示深刻反省。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王功權變更強制措施,予以取保候審。”而原定24日開庭的張寶成、袁冬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一案因故延期。


王功權

26/1/2014 [新唐人] 王功權審訊筆錄全文曝光(組圖)

在中共當局密集審理〝新公民運動〞系列案件的第一天,在北京第一中級法院開庭審理中國知名法律學者許志永的同時,中共官方媒體廣泛報導了〝新公民運動〞的另一名重要成員、大陸商界名人王功權已承認〝擾亂公共秩序〞罪名,並宣佈與許志永斷絕關係的消息。北京第一中級法院也在當天宣佈,將對王功權予以取保候審,但是沒有說明取保候審的時間。王功權認罪獲得取保候審的消息,在大陸關注維權活動的人士中引起震盪,普遍質疑王功權是在酷刑虐待和高壓下,被逼迫〝悔過〞與〝認罪〞。1月24號,《新唐人》獨家獲得王功權審訊筆錄,特全文發表,以供讀者瞭解王功權〝認罪〞真相。

25/1/2014 [新世紀] 滕彪:當局試圖通過王功權“認罪”瓦解新公民運動

就在北京第一中級法院22日開庭審理新公民運動發起人之一許志永的同一天,中國官方媒體廣泛報導新公民運動的另一名重要成員、商界名人王功權已承認“擾亂公共秩序”罪名,並宣佈與許志永斷絕關係的消息。消息傳來在關注維權活動的人士中引發不少爭議。有人領會到了王功權身在獄中可能面對的無奈,也有人為他向當局妥協感到失望,甚至憤憤不平。與許志永和王功權一道推動新公民運動的知名維權律師滕彪認為,中國當局廣泛傳播王功權所謂“認罪”是試圖瓦解新公民運動。

24/1/2014 [華爾街日報WSJ] 王功權供詞令中國社會活動人士心生恐懼

中國檢方說,王功權承認與許志永一起策劃、煽動了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的違法犯罪活動。這向中國一部分熱心于公民運動的人士發出了一個信號:撤退的時候到了。

24/1/2014 [華爾街日報WSJ] 王功權供詞牽連許志永

針對中國知名維權人士許志永的庭審週三結束,王功權的供詞使他受到牽連。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週三在官方微博上稱,王功權承認與許志永一起策劃、煽動了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的違法犯罪活動,對自己的行為表示深刻反省。

24/1/2014 [華爾街日報WSJ] 外媒報導王功權取保候審

英國《衛報》1月22日的報導說,法院在其官方微博上說,王功權承認與許志永一起策劃、煽動了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的違法犯罪活動,他對自己的行為表示深刻反省。報導說,許志永於2013年7月被逮捕,此前他組織了一些小規模的抗議活動,敦促政府官員公佈其個人財產,而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上任後已承諾要提高透明度,並將此作為他要著力推動的一項工作。

23/1/2014 [京華時報] 王功權承認犯罪被取保候審 稱斷絕與許志永來往

昨晚,市一中院微博稱,王功權承認與許志永一起策劃、煽動了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的違法犯罪活動,法院對王功權取保候審。昨天18點52分,市一中院官方微博發佈稱,“王功權承認與許志永一起策劃、煽動了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的違法犯罪活動,他對自己的行為表示深刻反省。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王功權變更強制措施,予以取保候審”。2013年9月13日,曾因“私奔風波”而紅極一時的鼎輝創投合夥人和投資人之一王功權,因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被北京警方以傳喚名義帶走,後被警方正式刑事拘留。此後,經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批准,2013年10月20日,王功權因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被正式逮捕,目前被拘於北京市第三看守所。據北京電視臺報導,王功權表示,他曾資助許志永並在自己的微博上推出了相關事件。他承認,自己已經觸犯了法律,而且法律是最底線的規則,自己資助和説明傳播的行為,使得自己也成為了一名參與者。他表示,自己非常後悔,對不起孩子和家庭,以後會斷絕與許志永的來往。同時,王功權表示,自己想不明白許志永作為一個法學博士,為何不肯認罪。根據刑法第291條之規定,王功權所涉嫌的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是指,聚眾擾亂車站、碼頭、民用航空站、商場、公園、影劇院、展覽會、運動場或者其他公共場所秩序,聚眾堵塞交通或者破壞交通秩序,抗拒、阻礙國家治安管理工作人員依法執行職務,情節嚴重的,對首要分子,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23/1/2014 [自由亞洲電台RFA] 北京一中院:王功權承認與許志永一起策劃違法犯罪活動

張雪忠律師表示:“具體的情況我也不是特別清楚。我想說的只是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一方面對正在審理的案件搞變相的秘密審判,一方面又選擇性地發佈一些誤導性的消息,這種做法顯然是非常下作的。第二點,他們都還沒有定罪,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作為案件的審判機關本來應該貫徹無罪推定的原則,但卻在當事人還沒有被定罪和判決還沒有出來之前就未審先判,公佈消息認為,當事人已經有罪了。”張雪忠在微博上說,從他“認真看過王功權先生的親筆供詞”判斷,王功權“其中確有一些悔罪認錯的表述,但他並未出賣或陷害任何人;實際上,從他所坦承的事實可以看出,他一直是一個真誠、善良且充滿公共情懷的人”,希望公眾“不要被當局的宣傳所誤導”。

 


南方街頭運動

25/1/2014 [人權雙週刊] 吳鎮琦: 一度春風來天外,南方木棉開刀叢——評南週一周年事件

南週一周年事件的啟示意義在於:第一,當局對輿論管制力不從心,因此強化“刀把子”,對街頭運動和人權律師將嚴厲打壓,迫害將會加劇;第二,公民運動不可阻擋,新的政治生態已經萌發,其深度改變了中國的政治格局。

劉遠東

26/1/2014 [參與] 王愛忠:經歷劉遠東案的開庭(圖)  

自從劉遠東2013年2月23日被抓,在看守所快一年了,期間自己去過看守所三次,有兩次是跟劉正清律師一起去的,他進去會見,而我在門口等,還有一次是自己一個人去的,本想去給他存點錢的,由於他自己身上還有一千多點現金,看守所就沒讓存。

有近一年時間沒有見到劉遠東了,早上七點多自己就到了法院門口,離開庭時間(九點)還有一個多小時,從法院門口至周邊五百米,直到各路口到處都是國保和員警,判斷應該不下三百人,裡面有幾個國保是自己以前曾經見過的,對於我的出現,自始自終沒有受到任何的干擾,包括我還去了附近一個小早餐店吃早餐,雖然早餐店門口站著不下五個國保,顯然他們都知道我今天的出現是去做證人的。

接近八點半,我準備法院門口等劉正清律師的到來,路上遇到了陳進學律師,他是準備去旁聽的,後來看到他在法院門口跟員警在理論,而我就開始辦出庭的手續,晚上才知道陳進學律師遭到了員警的毆打,被按倒在地的時候,是頭部後腦勺先著的地,曾經還出現幾秒種的昏迷狀態,所幸後來去醫院檢查後並無大礙。

劉律師到了後,我先辦完的手續,然後由一個員警和一個法院工作人員陪同我進法庭,路上我跟他們說,就審判一個人,當局竟然如此大動干戈,看看這個政權自己都已經恐懼到了什麼地步,這樣的政權怎麼可能還會長久,他們只是笑而不答。

本以為到了開庭時間,我就可以進法庭見到劉遠東的,結果等到中午十二點多,才有幾個員警過來找我去出庭,之前一直被安排在一個空置的法庭休息,期間不管是去倒杯水,還是去一趟洗手間,都有一個員警寸步不離的陪同。一進去就看到了劉遠東,他穿著一身淺藍色的囚服背對著門坐在那裡,我很自然了的就叫了一聲:遠東!他才轉過頭來看到我,看到他比以前瘦了很多,人也很憔悴,感覺還略帶有點遲鈍,可能是在看守所關太久了,突然感到一陣心酸,眼淚就差點湧出來,還好自己強忍住了,然後被安排坐到證人席上,不到十五分種就完成了雙方的所有詢問,被員警帶著離開法庭,經過劉遠東身邊的時候,我告訴他,外面有很多人在支持他,一看到我跟劉遠東說話,身後的員警很快就推著我出來了,我不知道劉遠東是否聽到了我跟他說的話,只看到他很吃力的舉起雙手向我揮了一手,以示告別。

開完庭後出來,劉正清律師告訴我,劉遠東在看守所的時候已經跟他說了,一審以後他不準備上訴了,想儘早去監獄服刑,可能是關在看守所的日子實在太難過了。但是不管是在看守所,還是在法庭上,劉遠東都沒有向當局作任何的妥協,不但沒有指證任何人,還把一些別人的事都攬到了他自己身上。前些天他家屬有給他請了一個律師,也給劉遠東做無罪辯護,但那個律師想讓劉遠東把一些事推到別人身上,比如郭飛雄身上,我身上,結果在會見時劉遠東就斥責了那個律師,並在會見後當場解除了對那個律師的委託。劉遠東在法庭上表示,他是無罪的,就是再有南周這樣的事發生,他還會去現場抗議聲援。

25/1/2014 [中國人權] 廣州市天河區檢察院對劉遠東的起訴書

“南方街頭運動”的主要發起人之一劉遠東被控“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和“虛報註冊資本罪”案於2014年1月24日在廣東市天河區法院開庭審理,庭審於當日結束,未作宣判。劉遠東在他的法庭陳述中說他沒有犯罪;如果南周抗議事件再次發生,他仍將毫不猶豫地參加。

25/1/2014 [自由亞洲電台RFA] 劉遠東案件擇期宣判 法院外多人聲援遭抓捕

據劉遠東的律師劉正清介紹,參與旁聽的有他的妻子和另一位親屬。律師說,劉遠東的精神狀態尚可,他在庭上表示,無論判決如何,只要下一次還能上街,還是義無反顧的參加。劉遠東:“我們做的是無罪辯護,這個是政治迫害。今天我們還算比較順利,今天他精神狀態挺好,也挺樂觀。司法局找我談過話,希望我不要到媒體炒作。現在開完庭,我就可以和媒體接觸 ,開庭前我不透露案情。(對判決)沒什麼樂觀不樂觀,這都是早都定好的,北京早都決定了,這也不是廣東能決定的了的。”劉正清認為,近期中國大陸當局在對活躍的異見人士進行一次全面性的打壓。律師採用法律手段介入,始終也難以改變當局對案件的定調。

25/1/2014 [推特] 劉遠東:理性看待廣東民主力量分裂

最近一兩年廣東民主運動讓人驚喜,特別是南方週末事件之後。民眾、業內、媒體,甚至體制內的人都對廣東民主圈刮目相看。讓人驚訝的是廣東民主力量很快出現分裂。分裂既是競爭均衡的結果,也是我劉遠東有意為之,就算我不搞分裂,不久也會分裂。因為我認為分裂比不分好。…

郭飛雄

21/1/2014 [自由亞洲電台RFA] 律師因查辦郭飛雄案受壓  劉遠東案將於週五開庭

廣東維權人士郭飛雄的代理律師近日透露受到當局施壓,要他不再接受外媒採訪,不向外透露有關郭飛雄案的案情等。而因涉及南周事件被控“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的劉遠東,將於週五開庭受審。該律師表示,當局暫未阻止他繼續辦案,但要他“少給政府添麻煩”:“意思讓我嚴格按照律師法的規定,同時按照司法行政機關除了法律之外一系列的政策,比如說不接受外媒採訪,不在網路上發表文章,不煽動網友圍觀,不要製造輿論熱點。目前他們沒有對我採取進一步的措施,只是談話、溝通、警告。”

他又告訴記者,從許志永案等一系列案件將于本周內陸續開庭來看,郭飛雄案可能也會在近期遞交法院。

“根據北京這幾天突擊開庭,所以這個案子很可能利用春節期間這個間隙突擊送到法院,搞得我們措手不及。我們估計最遲春節以後上班他一定要送到法院。”而同樣因《南方週末》事件被控“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的廣州人士劉遠東,在被羈押9個月後,案件將於本週五開庭審理。

其代理律師劉正清週一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當局刻意在春節前開庭,就是為了淡化輿論關注度。

“這個星期五上午九點開庭,1月24號。故意趕在春節前(開庭),目的就是避開你們那些媒體,關注的那些人都在春節回家了,等於是偷偷摸摸的審。”


呼籲釋放所有在囚良心及被捕公民

陳西

20/1/2014 [民主中國] 焱文:記堅強不屈的貴州民主志士陳西

為爭取自由和人權,從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到二十一世紀的當代,爭取公民政治權利與捍衛人權和人的尊嚴的自由民主運動風起雲湧。在中國自由民主運動的長期實踐中,出現了一個以民主政治為信仰,直面一黨專制的傑出的民主志士——陳西,他是貴州人的驕傲,他以自己的一生投入到中國自由民主運動之中,堅忍不拔地實踐著自己以及廣大中國公民的具有普世價值的憲政理念。如今陳西深陷囹圄,為了在中國實現自由民主和人權尊嚴,他在牢中將自己那副自由的骨架樹立在專制暴政的面前,以無所畏懼的精神傲視著獨裁者,以自己生命的苦難代價,喚醒那些還在做著奴才美夢的人們,告訴他們什麼是做人的權利和尊嚴。在中國民運的星空中,他誓言用自己行動實現自由民主的政治制度,並以自己生生不息的精神力量的光芒照亮著專制暴政統治下的黑暗大地。

謝長發

20/1/2014 [維權網] 春節前長沙網青赴湖南第一監獄探望謝長發(圖)

1月19日清晨,湖南省長沙網路青年,秉持中國自由行的心願,自發會聚十人,乘兩部車,遠赴位於湖南洞庭湖中赤山島的湖南省第一監獄,探望慰問因組建中國民主黨湖南省委員會及預備舉行民主黨一大而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十三年的謝長發先生。參加的網路青年有阿杜,飛鷹,周周煮粥等人。據前往探望慰問謝長發的網友劉進賢表示,謝長發雖坐了這麼多年監獄,但精神很好。他並代表朋友們向謝長發問好,在謝長發獄中帳戶中存入慰問金,感謝謝長發為中國人權事業做出的努力。

Embedded image permalink

楊匡和劉沙沙

胡佳 ‏@hu_jia :維權行動者劉沙沙在港絕食為夫楊匡呼籲未果,于22日淩晨赴京,欲參加聲援新公民案件受審政治犯。下機即被國保扣押,現去向不明。楊匡母親來電求助,希望大家為楊匡和劉沙沙夫婦爭取自由。@lss007 pic.twitter.com/TMtZL2jxCK

 

姚文田

姚文田24/1/2014 [參與] 姚勇戰抗議書(圖)

我父親姚文田因在香港出版批評中共領導人的書籍,去年十一月被中共當局誘騙回中國大陸,以“攜帶違禁品”的罪名逮捕。我抗議當局對我父親的迫害。

父親從1990年代起加入香港的出版事業,2000年代成為晨鐘書局的出版人。他的心願是通過出版書籍,為中國的民主和自由的事業盡一份力。父親出版的書都是中國大陸的所謂“禁書”,如餘傑的“河蟹大帝胡錦濤”,張伯笠的“逃亡者”,封從德的“六四日記”,胡平的“數人頭勝過砍人頭”等。近二十年的默默耕耘,卻使他成為中共當局的眼中釘。我身在美國,有時也勸他多小心,他卻哈哈大笑帶過去。他只要求我把三個孩子帶好,卻不讓我擔心他的事。

父親樂於助人。他出版書籍,是志在幫助那些言論被中共當局抹殺的人,因此他的出版事業並不營利。他和我母親的生活,只是靠香港微薄的老年金。今年73歲的父親患有心臟病和哮喘,最近幾年已經幾次昏倒。但是有時為了趕出版日期,他熬夜校對,把出版當作他的生命。有幾次我母親來美國看望我,但他竟然為了要出書,寧可和我以及他的三個孫子在SKYPE上見面即可。

如果父親沒有被捕,他即將出版的書,也是批評當今中共領導人的書。可惜,父親對於人心的狡詐和無恥估計不足。這次,他以為他真誠地對待朋友,朋友也會這樣對他。他這次北上深圳,就是應“朋友”的邀請,哪知道卻中了中共的圈套,在海關被逮捕。在逮捕當場,海關的人曾狂妄地叫囂:“我們總算吊到了你這條大魚。”證明父親的被捕決不是意外,而是一個精心設計的圈套。

母親說,父親在被捕當晚就昏倒,她非常擔心父親目前的身體狀況。過去三個月來,當局不斷承諾我母親“很快解決問題”,因此母親要求我不要對外發表聲明。但是從一開始,我就很清楚這是一場政治迫害。父親人格高尚,光明磊落,我堅信他的清白。

我從一些閱讀中得出的印象,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是中共老一代中罕見的有情有義的,正派的政治家。我期望習近平能有乃父之風,能容納香港有不同的聲音,讓我父親能平安回來。

姚勇戰 2014.1.22。于美國明尼蘇達

23/1/2014 [美國之音VOA] 港人擬出禁書遭拘捕 家人低調願配合聲援

余傑說,他的有關中共高層領導人的三部曲中的最後一部《中國教父習近平》的初稿已經完成。他說,他一直與姚文田有聯繫,直到去年10月底,姚文田突然對他的電話和電郵不再做回應。余傑透露,香港的多數出版社都不敢出他的這本書,而姚文田願意出。余傑說:“11月中旬,姚太太才給我寫信說姚先生在內地失去了自由。但是她說不太希望把這件事公開到媒體上,希望底下的管道把他解救出來。作為朋友,我們也尊重他親人的意見。南華早報報導後,我們這一幫曾在晨鐘書局出版過書的作家和學者才決定起草一份簽名信,進行呼籲。”余傑還透露,據他所知,姚文田在被秘密關押期間,因為心臟病幾次昏倒被送到醫院救治。而在12月,姚太太在交給警方幾萬塊後,得以見到姚文田一次。另外,姚太太向中聯辦寫信,請求幫助以保外就醫的方式讓姚文田回到香港,而中聯辦一直沒有回應。余傑表示,從近來香港發生的一系列事件看,香港的新聞和出版自由正不斷受到侵害。他說:“這個事件不是孤立的、偶然的,殘害香港的言論自由和新聞出版自由。我相信這種恐懼日後將存在於每一個敢說真話的香港的媒體人和出版人身上。可以說,香港的新聞出版自由已經到了一個非常危險的邊緣。”

22/1/2014 [德國之聲DW] 計畫出版《中國教父習近平》 晨鐘老闆“失蹤”

香港新世紀出版社發行,該社社長鮑樸對德國之聲表示,”姚文田先生的事情,我從媒體報導來看,很有可能又是一個例證,在一本書還沒有出版的情況下,幹預一本書在香港的出版,這是直接違反一國兩制的精神。”鮑樸表示,北京當局一向對香港出版的所謂”政治性有害讀物”採取封殺政策,近年來力度更是有所增強:”從去年5月份開始有一個’香港政治性有害出版物專項行動’,這是宣傳部一直發到基層宣傳部門的一個通知。而且這個專項行動裡面,至少有四批’政治性有害出版物’出版社和出版物名稱。”據鮑樸表示,他本人負責的新世紀出版社以及姚文田的晨鐘書局都名列中國宣傳部門的這四份”黑名單”之中。查閱中國各地政府官方網站也可見大量相關內容,其中包括各地黨委向當地旅遊業主管部門下發指示,要求旅遊從業人員”加強對領隊人員的教育管理”,領隊人員在行程中”引導出境旅客不要購買香港政治性出版物”。另外,也有地方將查處香港政治性出版物的行動歸入”掃黃打非”一項。

22/1/2014 [參與] 緊急呼籲:釋放晨鐘書局總編輯姚文田,捍衛香港新聞出版自由

姚文田先生是73歲的老人,患有嚴重的心臟病,據說在拘押期間多次陷入昏迷送醫搶救,現正在拘留所的醫院進行監視醫護。以姚文田先生的年齡和身體狀況,若繼續長期拘押乃至被判有罪關進監獄,必將危及他的生命。在此,我們特發出緊急呼籲,呼籲國際社會和各界善心人士密切關注姚文田,強烈要求當局立即釋放姚文田。

21/1/2014 [SCMP] Hong Kong publisher Yao Wentian, held on mainland

香港晨鐘書局姚文田被扣大陸已3月。A Hong Kong-based publisher who was working to release a dissident’s book about President Xi Jinping has been detained on the mainland for nearly three months.

Yao Wentian, 73, the chief editor of Morning Bell Press, was taken into custody on October 27 after he was “lured” to Shenzhen on the pretence of delivering paint to a long-time friend, said a person who has spoken to Yao’s wife.

Yao was surrounded by a dozen plain-clothes security agents and formally arrested in early November. Police have not revealed the charges against him, but they could possibly include smuggling and evasion of import tariffs. Calls to the Shenzhen Public Security Bureau went unanswered yesterday.

Yao had been in discussion with US-based author Yu Jie about the publication of a book about Xi entitled Chinese Godfather Xi Jinping.

Yu wrote China’s Best Actor: Wen Jiabao, a harsh critique of the former premier that has been banned on the mainland since its 2010 release.

Yu wrote on his Facebook page yesterday that he had completed the first draft of the Xi book and was anticipating an April release. He said he and Yao were also working on a reprint of his 1998 debut Fire and Ice, a controversial collection of political essays.

“We had just finished with the editing and were about to print when he suddenly disappeared,” Yu said. “I think his work on my Xi Jinping book is the main reason why he’s been detained.”

Yu said Yao had previously been harassed for their ties, including when they collaborated on Hu Jintao: Harmony King, a play on the former president’s “harmonious society” concept.

“The Communist Party threatened me and gave him a hard time, but we continued with our plan to publish,” Yu said.

Another person who has a professional relationship with Yao said his arrest “looks like a political persecution”. “He went to Shenzhen often and never had an issue before,” the person said.

People who have spoken to Yao’s 74-year-old wife said the elderly publisher suffered from heart problems and had fainted repeatedly during his detention.

He is being held in the detention centre of a medical facility.

Yao’s wife is said to be looking for a lawyer.

In September 2012, Yao wrote to Google complaining that his Gmail account had been hacked while he was preparing to print the Hu Jintao book.

“In the last eight hours, a third party hacked into my e-mail and changed the content again,” Yao wrote. “Please help me investigate this matter.”


劉家財

26/1/2014 [博訊] 謝燕益:宜昌中院集體回避劉家財案申請書

宜昌市中級人民法院:

宜昌市人民檢察院:

本人作為劉家財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一案的辯護人,申請宜昌市中級人民法院裴縝院長及該院全體法官、宜昌市人民檢察院孫光駿檢察長及全體檢察官集體回避劉家財一案的公訴及審判工作。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十八條、第三十條之規定,辯護人認為,宜昌中院、宜昌檢察院法官、檢察官集體中的任何一成員參與本案訴訟工作均與本案當事人劉家財存在利害關係。湖北省宜昌市人民檢察院宜市檢刑訴(2013)39號起訴書,其中一項指控內容明確顯示:“劉家財通過發展擴大同城圈子,推進官員財產公示,並於2013年4月的一天在宜昌市中級人民法院門前進行了一次內容為:呼籲釋放要求官員財產公示四勇士的舉牌活動”(見該起訴書第3頁第四段、第六段)。眾所周知,從現有公開信息可知,宜昌中院、檢察院現職所有法官、檢察官作為國家公職人員均未向社會公示其個人及近親屬財產情況,故而尚不能彰顯宜昌中院、檢察院現存在任何法官、檢察官沒有以權謀私貪污受賄之情形、未能證明其清正廉潔的法律狀態,與此同時劉家財因推動包括宜昌中院、檢察院在內的官員財產公示直接關涉到上述司法工作人員個人利益,在公訴人、審判人員不能公示財產並證實其毫無貪腐情形之前,難以保障上述司法工作人員在擔任案件起訴、審判工作過程中的公正立場,公訴、審判活動不具有合法性與正當性。

宜昌市公安局局長鄧恢林以及其所領導的本案偵辦人員在案件偵查程式開展以前,也因沒有公示財產不能證實其廉潔清正的法律狀態,本案的偵查人員及其相關領導與劉家財要求官員財產公示這一行為客觀上存在利害關係,不能排除因劉家財要求財產公示對其可能帶來的不利後果而徇私枉法情形的發生,故而偵查程式違法無效,上述被申請人員應依法集體回避為盼!

申請人:北京凱泰律師事務所 謝燕益

2014年1月26日

沈愛斌

23/1/2014 [博訊] 無錫原城管隊長沈愛斌黑監獄救人即將開庭,獄中視頻

沈愛斌(中共黨員)原是無錫市濱湖區行政執法(即城管)隊的副隊長,因其本身的素質比較高,在長期的城管工作的過程中發現城管非法執法的現象普遍存在,其原因是城管總是按照上級的指示精神處理工作,造成許多的弱勢群體的權益受到侵害後,卻無法從體制內的司法程式中獲得補救。因而對一些社會現象進行了深刻的反思,進而產生嚮往民主、法制、公平和正義的思想。曾經一度想辭退這份城管的工作,另謀出路,但是由於家中女兒身患重病,每個月需要幾千元的醫療費支出,家庭的責任讓沈愛斌留在城管的隊伍中,但是在城管執法行動中一直堅持依法、理性、和平的方式處理,並默默地幫助許多訪民的上訪活動,參與一些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的事情。2013年6月22日,無錫維權人士丁紅芬、許海鳳、沈果東、瞿峰盛人得知自己的親人進京上訪又被當局押回非法囚禁在錫山區安鎮錫東大道的東郊商務賓館黑監獄的消息後,於晚上22點時,在沈愛斌、鄭炳元、吳平、以及山東維權人士倪文華等20餘人的陪同下,勇闖黑監獄,控制黑保安,成功將自己親人營救了出來,然後立即向無錫市公安局報警。無錫市公安局接到報警後,先是安排安鎮派出所的一名員警和十幾名保安出警,穩住報警的民眾,然後再調集上百個黑保安,強制將丁紅芬夫婦、瞿峰盛夫婦、丁紅祥、丁永金、許海鳳等人綁架而去。而到6月26日,當局又對沈愛斌、施高洪、吳平、華曉平等人秘密抓捕。2013年7月3日,沈愛斌被當局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為由刑事拘留,後移交檢察院審查起訴,羈押在無錫第一看守所。

尹衛和

25/1/2014 [參與] 尹衛和父親的求助信

尹衛和是湖南湘鄉維權人士,多年來做了大量的維權工作,也幾次因此被投入監獄,去年秋季,他斷然拒絕了當地政府高新引誘之後,又因為發佈當地訪民的舉牌資訊再度入獄,今天傍晚,尹衛和的父親給我發來如下短信:“您好,我是尹衛和的父親尹建雲。尹衛和因為幫兩個上訪人在網上發了一下事實,被政府關押,關押到現在已經五個多月了,開庭以來一直不下判決書。現在法院又說還要開庭。我們兩老現在無法生存,乞討為生。以前的一千多元每月,現在都不發了,尹衛和生病了,關在看守所也要錢,還有明年孫子開學又要錢造成家庭特別困難。希望您能幫我們網上發一下求助信,請求各位好心人的幫助。這是我孫子的銀行卡,中國郵政儲蓄銀行戶名:尹樂兵帳號6221505530002537563 聯繫電話15573270659.”2014.1.24

24/1/2014 [民生觀察] 湖南維權人士尹衛和受審 父母養老錢遭停發

(湖南尹衛和因“網路謠言”被以尋釁滋事罪刑拘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3/0927/8355.html),現在尹衛和的案子還在審理中。可今天,尹衛和的母親卻致電本工作室說,她兒子現在關押著,當局這個月卻突然停發了她二老的養老錢,這錢每月有1200元,養老和家中的基本生活就靠這錢了。現在突然停了,孫子上學、家中生活都有問題。尹衛和的母親還說,當局要他們保證尹衛和不再上訪,他們未同意,養老救濟款就沒有了。

朱更生

25/1/2014 [蘋果日報] 被控燒軍車坐牢22年 出獄被迫借貴利  六四抗暴者無力葬母

今年適逢六四事件25周年,當年在天安門因被控燒裝甲車而坐牢22年的六四抗暴者朱更生,出獄後一直靠母親的低保過活。但早前母親去世,無錢殮葬的他走投無路,被迫借下貴利,每天利息高達8,000多元(人民幣下同)。現年48歲的他接受《蘋果》記者電話採訪時說:「回家兩年多,作為男人也好、兒子也好,一片孝心送她走了,這是我一大安慰。可這身後事……說實話,我都想犯罪,想販毒去!」

孫立勇 @sunliyong8964 : 六四抗暴者朱更生的母親1月12日淩晨去世,享年88歲。朱更生無力安葬母親,因為安葬的最低費用需3萬元,而朱更生只有600元。目前太平間的費用每天需1000元。請大家幫一把。

六四抗暴者朱更生的母親昨天火化,總共花費4萬8千人民幣。自本月16日我發出消息至今,朱只收到兩筆救助(3100元、200元)合計3300元。朱將母親的房本抵押在八寶山。請大家伸出援手!朱更生的銀行帳號:工商銀行 6212250200000537900 朱更生的電話18201557105。

何斌

26/1/2014 [維權網] 為美國颶風災民捐款而獲刑的何斌刑滿

湖北維權人士何斌等30余人向美國颶風災民捐款獻愛心時,被以尋釁滋事罪判刑8個月,2014年1月26日刑滿,然而由於何斌的妻子徐彩虹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市通州區梨園派出所,所以何斌目前是否已走出監獄獲自由尚不明確。

南樂教案:張少傑

張少傑 POC25/1/2014 [自由亞洲電台RFA]

南樂張少傑案開庭突改期 子洲基督徒家屬探監警稱須認罪

備受國際社會關注的河南南樂教會牧師張少傑案,法院發出“庭前會議”和“開庭通知書”兩天后,星期五又將庭前會議改期,而開庭日期改為“另行通知”。此外,陝西子洲教案兩名基督徒的四名家屬週四及週五前往看守所要求會見,警方稱當事人認罪才可探視,代理律師申請“取保候審”被駁回,決定向檢察院申訴。

24/1/2014 [對華援助協會] 張少傑代理律師不滿南樂法院突發通知 子洲基督徒案“退偵”家屬探監被拒

受到中國海內外關注的河南南樂教案中,張少傑牧師被控兩項罪,法院日向代理律師發出庭前會議及開庭通知,律師認為當局未按有關規定提前三天通知,未出席庭前會議。此外,同樣受到關注的陝西子洲教案三名被囚基督徒,其中張寶林在看守所受到同囚勒索及虐待,他的妻子說,案件被檢察院退回公安局補充偵查,四位家屬週四前往看守所要求會見,被拒絕。

另外,陝西子洲何家集鎮的子洲家庭教會信徒封天棟、張寶林、薑河三人,不久前被該縣檢察院以“涉嫌聚眾衝擊國家機關罪”批捕。其中張寶林的妻子韓海霞告訴記者,縣檢察院認為起訴證據不足,他丈夫的案件被退回公安局補充偵查,不過,警方則要他們不得接受採訪:“我們見到副局長,對我的弟弟說,只要他們認罪,乖一點,不要上網,也不要記者打電話。他們現在就是不放人,反正(案件)交到檢察院,檢察院不批准,又打回來(退回公安局),又要找證據”。

23/1/2014 [對華援助協會] 關注南樂教案: 張少傑案將於本月28日一審開庭

最新消息:引起海內外廣泛關注的河南濮陽市南樂縣基督教會的張少傑牧師被關押已有兩個多月了。昨天,他的辯護律師劉衛國接到南樂縣人民法院的兩份通知:關於張少傑牧師涉嫌詐騙罪和聚眾擾亂公共秩序罪開庭審理的《庭前會議通知書》和《出庭通知書》。要求劉衛國律師參加法院在23日上午9點的庭前會議,並通知他作為張少傑牧師的辯護人出席28號上午9點開始的一審庭審。

21/1/2014 [對華援助協會] 四川閬中基督徒提行政覆議遭拒 河南南樂信徒及關注者仍被嚴控

四川閬中家庭教會同工李明波因組織基督徒舉行聖誕聚會,被警方行政拘留15天,他獲釋後提出行政覆議,要求撤銷處罰,當局拒絕受理。而河南南樂教案中被捕的12名基督徒,目前沒有釋放的跡象,信徒繼續受到嚴控,而外省的關注者家門外,被攝像頭監視。

21/1/2014 [對華援助協會] 王勝生: 關注南樂教案———南樂案記

走訪南樂縣教會開辦的“恩典之家”–教會出資撫養需要幫助的孩子們和老人。負責照顧孩子們和老人的是李變玲女士,她的丈夫趙國立(身份證名字趙文娟)自 2013 年 11 月 12 日為教會土地事宜到北京上訪,當天住旅館一出示身份證便被北京警方帶走,後遣回南樂羈押一直未歸,沒有給拘留或逮捕通知書,關押地點不詳(黑監獄?)。南樂律師團第二次到南樂遭圍攻後第三天,南樂縣政府人員讓李女士帶孩子去南樂縣公安局會見並勸說趙國立。李女士帶自己 6 歲的兒子去,政府人員讓其兒子見到父親就哭,但小朋友沒有哭,李女士讓自己丈夫說實話,趙國立說他說的和寫的都是真實的,但南樂政府人員不相信。南樂縣政府對趙國立沒有任何法律手續的、不知關押地點的。“羈押”已經 60 多天了,仍要繼續多久?!


朱建榮

25/1/2014 [自由亞洲電台RFA] 旅日學者朱建榮回國被扣半年近日獲釋

日本東京東洋學園大學中國籍教授朱建榮,去年7月返回中國後,隨即被當局拘禁調查。日媒週五報導,朱建榮於在本月17日已獲釋。東洋學園大學表示,朱建榮目前留在上海家中,可望本月31日過完年之後返回東京。校方發出聲明表示,欣聞朱建榮獲釋,期待他能早日重返教壇。校方得知,中國當局認為,朱建榮以學者身份蒐集資料,並沒有觸犯中國法例。朱建榮是中國旅日學者。去年7月從日本到上海之後失去聯絡,媒體傳出他遭國家安全部門拘留。去年9月有消息指,朱建榮擔任旅日中國人團體代表期間,涉嫌收受日本政府機關的資金援助,將蒐集到的政治、軍事等相關機密情報提供給日本。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當時說,朱建榮是中國人民,必須遵守中國的法律與法規。

25/1/2014 [英國廣播BBC] 旅日華人教授朱建榮已在中國獲釋

日本東洋學園大學宣佈任教該大學的旅日華人教授朱建榮已在上週五獲得釋放、回到了本人在上海市內的家。大學還稱,朱建榮下個月後將返回日本。

張建生、 張美琴

25/1/2014 [維權網] 工人代表不服一審判決,已向南通中院提起上訴

1月20日,南通建工集團退休工人代表張建生、 張美琴因不服港閘區法院一審判決,向南通市中級法院提起上訴,請求:1、依法撤銷江蘇省南通市港閘區人民法院(2013)港行初字第0055號行政判決;2、改判確認南通市公安局崇川分局2013年6月8日作出崇公(新)行罰決字【2013】3183號行政處罰決定違法。

孟晗

24/1/2014 [維權網] 廣州12名醫院保安聚眾擾亂社會秩序案開庭

2014年1月20日,該案廣州市白雲區法院刑事法庭公開審理,代理律師是廣東勞維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段毅。根據段毅律師介紹,庭審場面相當悲壯,被告人孟晗做為工人代表,在最後陳述時,他莊嚴的向法庭申明:“無論是按你們的法律還是按我們工人的邏輯,我和我的11名工友都是無罪的,但如果法庭非要對工人維權予以懲罰,那就釋放其他工人,把全部刑期由我一人承擔,我願把牢底坐穿!”附:孟晗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一案辯護詞

謝國友

20/1/2014 [維權網] 吉林冤民謝國友被政府誣陷敲詐勒索判刑七年(圖)

謝國友是吉林省梨樹縣林海鎮長豐村人,1999年受全村人的委託去北京反映當地政府在98年二輪土地分配中損害村民利益,遭當地政府買通梨樹縣公安局打擊迫害,在被刑拘的過程中,謝國友的身體遭到嚴重傷害,為此多年來他一併對公安局的野蠻迫害提出控告,為了穩控他,臨海鎮政府、梨樹縣信訪局、梨樹縣公安局心懷歹意地給他提供總共19萬元的信訪救助,誘騙他簽所謂的息訪保證書。心有不甘的謝國友2012年6月12日去中紀委信訪接待室去交控告材料,控告材料逐級被轉回當地紀委,這引起罪惡累累的上述三家強力機關的極大恐慌,為掩蓋罪惡,他們遂對謝國友進行打擊報復。2012年10月12日林海鎮派出所所長以局長要找謝國友談話為藉口把他騙到鎮裡,當天謝國友被刑拘,地方政府不顧他患有嚴重高血壓和腦梗等疾病又一次將其基本人權剝奪。2012年10月26日謝國友被逮捕,經過一審二審,2013年6月23日謝國友被吉林省四平市中級法院裁定為敲詐勒索罪名成立,終審判處有期徒刑7年。

 


新疆

伊力哈木

26/1/2014 [自由亞洲電台RFA] 公安指伊力哈木勾結“東突” 妻子稱警方指控毫無根據

據中國官方媒體人民網星期六引述新疆烏魯木齊市公安局官方微博消息稱,據偵查,中央民族大學教師伊力哈木・土赫提與境外“東突”勢力勾結,經公安機關縝密偵查,掌握了伊力哈木・土赫提涉嫌分裂國家的確鑿證據。目前,案件正在進一步辦理之中。烏魯木齊市公安局通報稱,伊力哈木・土赫提創辦並利用“維吾爾線上”網站,組織、拉攏、操縱部分人員充當網站管理員、通訊員、資訊員,借機製造事端,散佈分裂思想,煽動民族仇恨,鼓吹“新疆獨立”,從事分裂活動。據美聯社報導,伊力哈木・土赫提的妻子表示,中國警方對伊力哈木的指控完全沒有根據,警方至今沒有通知家屬伊力哈木在什麼地方以及是否被正式拘留。

Embedded image permalink

26/1/2014 [路透社] Twelve dead in fresh violence in China’s Xinjiang

Tohti’s wife, Guzailai Nu’er, said on Sunday she thought the accusations were ridiculous.”Do they really think the university would allow him to say such things in class? He’s just an ordinary teacher. Why are they saying these things?” she told Reuters by telephone from her house, which is under close watch by police.”And all this stuff about East Turkestan elements. What rubbish.”Nu’er said she still had no idea where he husband was being detained because authorities had not told her anything and were following her every move.

26/1/2014 [NYT] China Accuses Uighur Intellectual of Separatism for His Advocacy Work

In an ominous sign of the fate awaiting one of China’s best-known Uighur intellectuals, security officials in the far western region of Xinjiang issued a statement on Saturday that accused him of separatism and inciting ethnic hatred. The statement provides the first concrete indication that the scholar, Ilham Tohti, an economics professor in Beijing, could face a long prison term for his advocacy on behalf of Uighurs, the Turkic-speaking Muslim minority whose uneasy coexistence with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has grown increasingly violent.

22/1/2014 [自由亞洲電台RFA] 伊力哈木被拘6日無消息 律師將函警方

伊力哈木代表律師李方平表示,外交部說他被刑拘,根據法律規定,被刑拘要通知家屬,正常來說,該通知書會送到長期居住的直系親屬,即他的妻子那裡。他又指,稍後跟家屬交流後,將致函新疆警方,亦會致函北京巿公安局,如沒有答覆,或會到新疆瞭解。他說:現在我們還要去函,我們準備跟她(古再努爾)交流完去函,然後(若果)都不作回覆,我們可能要安排(新疆)行程。北京巿我們也要去函,因為北京方面,他們是口頭答覆。此外,《維吾爾線上》引述學生指出,伊力哈木被帶走同一天,數名學生被帶去審問,其中包括中央民族大學學生瑪利亞姆古麗、阿提開木.肉孜(又名阿提克木.如孜)、阿布杜凱尤木.阿卜力米提、栢爾哈提.哈力木拉提,阿卜杜米吉提.吉勒力,此外,人民大學在讀研究生肖合來提亦在上週三(15日)被傳喚。兩日後即週五,民大上屆畢業生迪力夏提與朋友失去聯繫,至今沒有消息。肖合來提及栢爾哈提.哈力木拉提失蹤,手機仍然關機。維吾爾留學生穆塔力浦.伊明被叫到洛浦縣公安局,之後失去聯絡。古再努爾亦指,據知,丈夫被帶走的同一天,約八名維吾爾族學生被傳喚,至今四人未有消息。其中有阿提克木.如孜,她曾為護照事件維權,阿提克木在上週三被傳喚至晚上一度獲釋,翌日她與另一女學生前來探望,但員警不准進入,她返回宿舍後,翌日即上週五再被警方帶走,至今沒有消息。另一名學生栢爾哈提.哈力木拉提,去年去土耳其但在北京機場被警方扣查。

22/1/2014 [自由亞洲電台RFA] 伊力哈木妻子發表兩項聲明

1月15號被警方抓捕的北京中央民族大學維族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的妻子古再努爾20號發表兩項聲明,一是他們還沒有決定聘請哪位元元元律師代理伊力哈木一案,二是希望當局儘快釋放被抓的四名維族學生。古再努爾告訴本台維語部說,現在已經有多名律師,包括李方平、謝燕益等律師,甚至還有外國律師,提出希望替伊力哈木辯護,但是家人還沒有決定聘請哪一位。所以早先一些媒體報導家人已經聘請律師的消息是不準確的。另外,古再努爾說,伊力哈木被捕後,民族大學有六名維族學生也被公安帶走,其中兩人已經獲釋,還有四人沒有消息。古再努爾說,她很擔心警方的行為會影響到這些學生今後的命運,呼籲當局早日釋放他們回家繼續學業。古再努爾說,伊力哈木的母親現已回到新疆,但是病情惡化。她患有心臟病、高血壓等。先前有報導說,伊力哈木被捕時,他母親不在現場。古再努爾說,其實他母親一直都在家。

21/1/2014 [自由亞洲電台RFA] 伊力哈木被抓五日音信仍無 兩個兒子深夜失眠啼哭

北京中央民族大學的維吾爾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上周被當局帶走刑事拘留,至本週一進入第五天,其家人仍然沒有接到警方的書面通知,而他的兩個孩子因受到刺激,深夜失眠、啼哭。他的代理律師李方平表示,他本周將向相關部門查詢。截至本週一,已有近千人連署呼籲當局釋放伊力哈木。還有律師自願為他提供法律援助。

 


西藏

尕瑪才旺

Khenpo-Kartse.jpg23/1/2014 [自由亞洲電台RFA] 囊謙高僧獄中身體狀況堪憂 十六名被捕僧人陸續獲釋

被捕長達七周的青海省玉樹州囊謙縣公雅寺高僧、住持尕瑪才旺近日在獄中舊病復發,身體狀況極差,其家人被允許送藥,但未獲准見面;此外,上月底為住持尕瑪才旺獲釋請願而被捕的公雅寺十六名僧人,截至星期二均陸續獲釋。

25/1/2014 [自由亞洲電台RFA]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為西藏知名前政治犯新書揭幕

設立在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前政治犯組織“九•十•三運動”出版發行的第二十一部西藏政治犯傳記《前政治犯達納晉美桑布的人生感受》於星期五(1月24日)在該組織展覽廳舉行新書發佈會,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藏人行政中央安全部部長仲瓊歐珠、西藏人民議會議員嘉央索巴出席儀式,並分別發言對達納晉美桑布為西藏自由事業而犧牲自身自由的精神給予了肯定與讚揚。

25/1/2014 [自由亞洲電台RFA] 青海再有三藏人涉自焚事件被捕

青海省果洛州班瑪縣再有三名僧人及藏民,疑涉及自焚事件被捕,其中班瑪縣阿什瓊寺糾察師格勒(音譯)及其弟次拉傑,上週六(18日)先後被警方從寺院和四川瑪爾康縣醫院傳喚拘留,二人至今未釋放。另一名叫次吉的藏人亦被拘留,其後獲釋。自兩個月前一名僧人自焚後,當局已拘捕十多人。另外,玉樹州囊謙縣公雅寺主持被警方拘捕,十六名高僧其後請願亦被扣,本周已全部獲釋。

24/1/2014 [自由亞洲電台RFA] 青海班瑪縣三藏人被捕 線民致函青海領導籲重視藏文

1月18號,一批中共人員突然闖入阿什瓊寺,寺院糾察師格列立即上前規勸他們離開,反遭拘捕。當天糾察師格列的親弟次拉嘉正在瑪律康縣醫院接受治療時被當局拘捕帶走。另一位叫次嘉的藏人也遭到拘捕,不過他於近日獲釋,而糾察師格列和他的親弟次拉嘉目前仍處於被關押狀態。


內蒙古

哈達

23/1/2014 [自由亞洲電台RFA] 異議人士籲外界關注哈達情況

王萬星說:“在所有異議人士中,哈達付出的努力和受到的折磨,其家庭受到的迫害都屬於最嚴重的,三十年來他對蒙古族人的人權和中國的民主化的貢獻也是很少有人能夠和他相比的。但是哈達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卻很不夠。第二為哈達呼籲不僅可以促進我們和蒙古族民眾,異議人士的溝通,而且可以促進我們和藏族和維吾爾族民眾的互相理解和溝通。拓寬時下的維權運動,民主運動。第三為蒙古族同胞的呼籲,可以超越克服共產黨在民族問題製造的謊言,為中國未來的良性發展打下基礎。它甚至可以促進我們和主張台獨的人士的溝通。最後,哈達和他的家庭迫切需要我們的呼籲,這可以使這個家庭和個人不至於完全遭受到毀滅。所以我們拿出為陳子明、劉曉波等人呼籲的力度來為哈達呼籲是完全必要的。”

彥君、歐雲達萊和希爾米

24/1/2014 [自由亞洲電台RFA] 內蒙赤峰的三名蒙古族牧民因草場產權糾紛被審判

中國內蒙古自治區赤峰市克什克騰旗下轄的巴彥查幹蘇木吉爾嘎查的三位牧民彥君、歐雲達萊和希爾米因為草場產權糾紛在去年8月被捕,今年1月8日到9日,克什克騰旗法院對他們進行了審判。本台記者試圖打電話和該鄉的牧民聯繫,但是他們都不願意接受採訪。

圖力古日

21/1/2014 [自由亞洲電台RFA] 內蒙土地糾紛案三被告提上訴

赤峰巿新蘇莫蘇木鄉白音敖爾嘎查村(簡稱嘎查村)村長兼人大代表圖力古日及五名牧民,上月全被判刑。圖力古日及牧民特古斯巴音被判監,另四名判緩刑,其中烏蘭巴音及納辛達尼提出上訴。
納辛達尼向本台表示,他在本月初已委託律師提出上訴,烏蘭巴音亦上訴,其餘二人則不清楚。他又指,對判刑感到不公平,希望討回公道,因為當天有四十多名牧民上訪,而且上訪是合法的,法院僅對其中六人判刑,他們根本沒違法,又被判緩刑兩年,兩年內那裡都不能去。此外,他們還交了五千五百元罰款,實在不服因此要上訴。他說: 我們判刑一年半,緩刑兩年,我們不應該判刑一年半,又不是我們幾個人幹的事,是我們一個小族四十多個人幹的事。被判刑的圖力古日另一律師胡寶龍,上週四曾到翁牛特旗看守所。他向本台表示,圖力古日堅持無罪,他願意上訴,他主要就上訴狀與圖力古日交換意見,他的狀況不錯,情緒可以。他又指,此案由赤峰巿中級法院處理,不會由高院負責,他預計二審將會開庭審。

色額道

21/1/2014 [自由亞洲電台RFA] 內蒙草場糾紛案兩被告被判緩刑

總部在紐約的南蒙古人權資訊中心指,被拘留約6個月的西烏旗前人大代表、鍚盟政協委員白恩道,因為腎衰竭上月4日已獲釋,巴旗亦在上月初獲准保釋。白恩道透露,他患腎衰竭,已從北京返回西烏旗,準備二月一日進行換器官手術,他被關押期間,腎病惡化並缺乏治療。他強調,自己並沒有犯罪,只為牧民爭取合法權益,他已托律師提出上訴。
內蒙古律師周先生向本台指,白恩道及另一牧民如在判刑前取保候審,法院判緩刑後,二人身份由取保候審,改為緩刑,這個程式是可以的,被判緩刑是考驗期,如五年內他們沒有犯罪,不用再收監。周律師說: 在公安局可以取保候審,在檢察院也可以取保候審,在法院階段,在這個階段也可以取保候審。那採取了取保候審措施,如果判實刑就把他收監,如果判緩刑就是考驗期,那不用收監,取保候審亦變緩刑。白恩道與巴旗去年7月4日被捕,他們被指涉及三萬元的詐騙案,一直被關押在西烏旗看守所。

20/1/2014 [自由亞洲電台RFA] 內蒙維權者被判刑3年緩刑5年 健康堪憂

據南蒙古人權資訊中心星期天發出消息稱,中國內蒙古西烏珠穆沁旗的兩名蒙古族牧民日前被以詐騙罪判刑3、緩刑5年。兩人於去年12月先後獲得保釋,其中普法維權人士色額道患有嚴重腎衰竭病。色額道星期五表示,他沒有罪,他所做的一切就是捍衛當地牧民的合法權利。


家庭教會

26/1/2014 [對華援助協會] 北京聖愛團契教會十多人被扣 警方指涉嫌非法聚會面臨取締

這次被抓到有徐永海、楊靖、楊秋雨、張文和、天津的王彪和他的兒子、于豔華、徐彩虹、王春豔、王素娥、楊敏、梁燕和,呂動力、徐曉玲及張海燕等十五人。徐永海說,當局此次抓捕行動,主要還是想取締該教會:“主要還是因為我們家庭教會,他們不希望我們家庭聚會,通州區的民總局在(1月)14日及17日,都找過我們,說你們這個教會沒有登記是非法的,如果繼續集會就要被取締”。

26/1/2014 [大紀元] 組圖:30人天安門撒2000傳單 與警爆衝突

1月24日下午,來自上海、黑龍江、浙江及江蘇近30位訪民自發到天安門金水橋撒二千份傳單,控訴對當局的不滿。當時,場面非常混亂,與員警發生肢體衝突。目前獲悉,有14位訪民遭到當局刑事拘留。

26/1/2014 [六四天網] 北京今天刑拘天安門撒傳單14訪民

2014年1月24日下午,24位上海訪民、1位哈爾濱女教師、3位杭州訪民、1位南京訪民,不約而同先後在天安門金水橋以抛灑伸冤材料,下跪的方式。向遊客表達各自受到當地政府欺壓迫害長期投訴無門的困境, 當既遭到一群不明身份的人攻擊,其中訪民談明其、李永福被毆打,一個不明身份的人貌似遊客的人自已碰傷,流了一點鼻血,場面一度混亂,後近30訪民被員警強行送至天安門公安分局至當日18時左右,王曉平、沈劍峰、談明其、袁榮明、周金材、羅顯慧、吳雲瑞、戊秀英、惠順英、陳惠瑛、巢衛成、陳華香、王美莉和黑龍江工程學院女教師遲銀波等14人被分隔至他處,等待當局構陷罪名非法處理,其餘人於當晚近21時送至久敬莊黑監獄後全部脫逃恢復自由身。上述14位訪民,在今天下午體檢後全部以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其中幾個訪民重病在身,從而反映當局對訪民鎮壓之烈,也證實自勞教取消以來,訪民的人權根本沒有任何改善,反而更加惡化,各地紛紛以刑事處罰等其他違憲違法的行為代之勞教來鎮壓訪民,為此呼籲全國一切有正義感的人士和律師,對被刑拘的十四位無辜無助的訪民給予法律援助,共同譴責北京當局誣陷訪民,迫害訪民的行為,伸出援助之手。

25/1/2014 [權利運動] 徐永海:緊急關注被抓非北京籍基督徒

昨日(24日)中午1點,我們聖愛團契眾肢體來到通州南二條的張文和弟兄家。近一段時期,我們每週五都在張文和弟兄家(南二條)聚會學聖經。到後見大門緊鎖,我們電話張文和,得知他被員警阻止在他的另一處住房(核工業部5所),不能前來。為此他是十分著急,心臟不適。我們眾弟兄姊妹買了藥(速效救心丸)去了張文和家,看望他。下午2點半左右,我們來到他家(核工業部5所)。一個片警(穿便衣)也跟了上來。不多時,十多名員警闖進來,將王春豔、楊敏、王素娥、于豔華、王彪、王昊琛(王彪的兒子,只有14歲)、徐彩虹、張海彥、居小玲、呂動力、徐永海、楊秋雨、楊靖、張文和(共14)帶到了通州區梨園派出所。因年老體弱王玉琴、沈忠厚、甯惠榮、楊英環、楊英環兒子(共5人)留在了張文和家。後來康素萍因到派出所去找我們,也被關了進來。

[維權網] 徐永海等10餘人被扣押在派出所反復做筆錄

1月24日下午3點左右,徐永海、楊靖、張文和、徐彩虹、楊秋雨、于豔華、呂動力、王弗娥、王彪及其兒子、徐曉玲、王春燕、楊敏、張海燕等十七、八人,在看望居住在通州區的張文和時,被帶到通州區梨園派出所扣押。當晚23點30分左右,徐永海等一行人仍未獲得自由,警方對每個人單獨反復做筆錄。據于豔華介紹,員警對每個人差不多都反復做兩、三次筆錄,主要詢問1月22日許志永開庭時的情況,;年近70歲的老民運鬥士楊靖在電話中說,被關押了幾個小時了,都不讓回家。反正我們都是弟兄姊妹,我們和主同在,就等於是和家人在一起一樣。因無法與張文和取得聯繫,康素萍前往張文和所在的轄區梨園派出所詢問,也被扣押在派出所內做筆錄。徐永海說,因7、8個小時的關押,王春豔、張文和都感到非常不適,120警車已經到達派出所,但派出所稱北京籍的需轄區派出所接走,外地的需要駐京辦或地方來接才能離開派出所。

24/1/2014 [自由亞洲電台RFA] 中國家庭教會處境艱難 丁朗父籲各界關注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臺執政以來,中國的家庭教會的處境更加艱難。北京“中原家庭教會”長老丁朗父呼籲國際社會對中國的家庭教會予以更多的關注。北京中原家庭教會規模不大,但北京許多著名的政治異議人士,如胡石根、李海、齊志勇、沙裕光、趙常青、李煥君、張林,等等,都是這個家庭教成員。中原教會創建十年來,至少有七八人被中共當局逮捕入獄,有的至今仍在監獄中。中原家庭教會長期處於地下狀態,教友之間聯繫不用電話、不用網路。但去年以來,教友每當舉行團契,門外便有國保監視。丁朗父說,國際社會與中國的基督教界交往,一直是由中共培植、受中共控制、為中共服務的“三自”教會。

21/1/2014 [對華援助協會] 徐永海:民政局來到我們家庭教會說我們是非法

我們這個小小的基督教家庭教會(聖愛團契)多年來一直在我(徐永海)家聚會,在每個週五我們眾基督徒都在一起學習《聖經》。近來我們是到北京市通州區的張文和弟兄家聚會學習《聖經》,今天我們僅僅是第三次到張文和弟兄家。在今天,北京市通州區民政局幹部付海兵先生,來到了我們這裡。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