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少傑牧師,被判有期徒刑12年

2013年11月16日早上九點半, 張少傑牧師在南樂縣基督教會和政府部門的人交談, 強行進來十幾個警察綁走, 期間沒有出示相關法律手續, 南樂縣基督教會的信徒都趕去警察局門口,再有20多教會同工被捕。17日,南樂縣官方發佈消息,張少傑牧師涉嫌犯罪,已被立案偵查。家人委託的北京律師夏鈞,遭當局阻撓打壓。抓人的起因是由於教會土地之爭,但目前已成為宗教迫害。 繼續閱讀 →...

緊急關注張少傑牧師

張少傑 POC

 


 

4/7/2014 [對華援助協會] 張少傑牧師一審被判有期徒刑12年並處罰金十萬元

中國大陸時間2014年7月4日上午9時,轟動海內外的河南濮陽市南樂教案中的關鍵人物張少傑牧師被南樂縣法院一審以莫須有的“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10年,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判處有期徒刑3年,最終數罪並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12年,並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

張少傑一案於2014年4月10日在南樂縣法院開庭審理,維權律師劉偉國和趙永林律師出庭辯護。但當日審理並未完結。由於律師受到主管部門的壓力,張少傑家屬解除了兩位元律師的訴訟代理。後又聘請北京的張新雲律師和李敦勇律師作為張少傑的辯護律師。案件在4月29號繼續開庭審理。律師作了無罪辯護,但當日並未作出判決。

據這四位張少傑牧師的辯護律師透露:南樂縣有關辦案部門、檢察部門和法院在整個司法程式中嚴重違反刑訴法的相關程式規定,對於律師要求的非法證據排除和要求證人出庭作證等合理要求一概不予滿足。就被告張少傑所謂的詐騙罪中的唯一證人李彩忍是被當地公安非法綁架並藏匿至今,她在辦案單位脅迫下的證詞也漏洞百出。從強行認定、起訴到判決不難看出,這是地方政府強行構陷張少傑牧師入獄並重判的宗教迫害案件。

迄今為止,南樂教案中被抓的基督徒還有5-6名仍被關押。教會正常的宗教活動也被頻繁干擾,信徒正常的禮拜也經常無法進行。這起本來因政府和教會的教產糾紛引起的地方政府濫用公權力,瘋狂迫害教會和牧師及信徒的教案,引起了世界廣泛的關注。


20/5/2014 [對華援助協會] 關注南樂教案:張少傑詐騙、聚眾擾亂社會秩序案辯護詞

張少傑詐騙、聚眾擾亂社會秩序案

審判長、審判員:

北京市新橋律師事務所接受被告人張少傑近親屬的委託,指派我擔任指控張少傑犯詐騙罪、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一案的辯護人。通過閱卷、會見和開庭審理,現發表以下辯護意見:

一、案件的起因不能成立,指控的犯罪沒有來源,司法程式的啟動違法。

(一)、“11.15”專案起因不能成立。本案是由於南樂縣基督教會因教堂危房和土地糾紛在當地得不到解決,部分信徒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信訪條例》所賦予公民的權利,於2013年11月8日和11月14日去北京中央國家機關走訪反映問題。被南樂縣、鄉(鎮)黨政官員以這些人“非法上訪”為由,分別兩次從北京強制把上訪人員押上截訪專車,限制人身自由,欲帶回南樂投入“南樂縣訓誡教育中心”進行非法關押和“訓誡”。其中11月8日的上訪人員中有一個女信徒于9日晚被截回南樂的途中突發心臟病,在途徑河北霸州醫院做了簡單的診治之後,截訪官員不顧病人安危,于10日非要將該信徒帶到“政府”指定的場所關押訓誡。在南樂的其他信徒得知這一情況後,自發的前往高速路口,將病重的女信徒接到教會的車上送至醫院救治,有效的避免了可能發生的嚴重後果。其後張少傑說了“XXX破壞南樂宗教和諧”的話。就是這樣一次信徒為拯救生命對以現場指揮的信訪局長為首的黨政官員的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的侵權行為進行的合法合理的抗爭,事後卻由這個信訪局長以南樂縣縣委群工部工作人員的身份於11月15日到縣公安局報案,公安局當日立案及成立了“11.15”專案組。包括張少傑在內的多名信徒,從11月16日開始被陸續拘傳、抓捕,並以“妨害公務罪”將張少傑等人刑事拘留。通觀這一事件,總結如下:一是包括基督教信徒在內的公民上訪是《憲法》和《信訪條例》所賦予的合法權利,黨政機關及其工作人員指責上訪人員“非法上訪”沒有法律依據;二是黨政機關及其工作人員限制上訪人員的人身自由,強行截訪、強制帶回,並欲關押訓誡,沒有法律依據,是徹頭徹尾的非法侵權行為(違法行政)。非法行為不產生合法的效果,不受法律保護;三是信徒們為了拯救一個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並突發心臟病的上訪信徒的生命,與實施非法侵權行為的黨政官員進行抗爭的行為,屬於正當防衛,不具有違法性和社會危害性。相反,張少傑等人阻止了這起非法侵權行為,解救了一個突發性心臟病人,及時送醫院救治,避免了可能發生的嚴重後果,不是做了壞事,而是做了善事和好事;不僅無罪,反而有功。否則,如該病人發生了嚴重後果,站在被告席上的人肯定不是張少傑,而是實施非法侵權行為的某個或某幾個官員;四是公安機關出於對張少傑和基督徒的打壓,對此事件立案並成立“11.15”專案組實施拘傳、抓捕和拘留、逮捕等偵查措施是錯誤的。所以,“11.15”專案的起因不能成立。

(二)、起訴書指控張少傑犯“詐騙罪”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沒有案件來源和立案決定的司法程式和所需要的法律文書,司法程式的啟動沒有前提和法律依據。南樂縣公安局是基於連某某報警稱:“2013年11月10日中午十二時許,其帶領政府接訪人員從北京接回的九名非法上訪人員,在河南省南樂大廣高速南樂縣下站口處被張少傑等人強行搶走”,作為案件來源予以受理和立案並成立“11.15”專案組,進行偵查的。張少傑於2013年11月16日被公安機關拘傳,17日被以“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這一指控不論是否成立,但總還有案件來源和立案決定的刑事司法程式和文書在案佐證。但接下來的19日並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提請和批准逮捕及逮捕後於12月31日又以“詐騙罪”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移送審查起訴和檢察院於2014年1月29日以“詐騙罪”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向法院提起公訴的犯罪指控,卻沒有案件來源和立案決定等司法程式及法律文書在案佐證。起訴指控的兩宗犯罪在案卷裡找不到啟動司法程式的前提和根據,實屬欲加之罪,案從天降。張少傑案說明:在南樂縣刑事犯罪偵查程式不僅沒有隨著刑事訴訟法的修改實施進入無罪推定的法制新時代,而是倒退回了近四十年有罪推定之前的為了整人而“欲加之罪”“莫須有”的非法非人道狀態。與當年林彪、“四人幫”集團及康生、謝富治之流,搞專案,先抓人,再羅織罪名,後查找和偽造證據材料的整人手段如出一轍。凸顯司法黑暗的“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及“莫須有”,本案是當今最典型的例子之一。

二、指控張少傑犯詐騙罪、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不能成立。

(一)、張少傑的行為不符合詐騙罪的構成要件。

1、不符合詐騙罪的客體要件。詐騙罪侵犯的客體是公私財物的所有權。本案涉及的所謂“詐騙所得”的70萬元,“被害人”劉彥坤、李彩忍夫妻從來就沒有取得所有權。按照劉彥坤、李彩忍夫婦與張少傑的口頭合同約定:劉、李全權委託張少傑處理劉亞龍死亡賠償事宜,60萬元保底,超出部分平分。張少傑履行合同,拿到“賠償金”之後,依約分配是一個關節點,只有在分配之後劉彥坤、李彩忍夫婦對分到的130萬元才取得了所有權。劉、李夫婦收到130萬元之後又贈與張少傑30萬元,這才是對其具有所有權的財產的處分。但這是屬於單務的贈與民事行為,與依據委託代理的雙務合同而分成的70萬元是兩個不同的法律關係。上述這些情況指的是客觀事實。如果從法律事實來看,劉彥坤、李彩忍夫婦僅僅是與馬金亮達成了46萬元的賠償協定。這個協議的賠償金額也符合我國現行法律規定的有關死亡賠償的專案和標準。客觀上對方給予張少傑的200萬元,其超出46萬元的部分,從法律上定性已不屬於劉亞龍的死亡賠償金。所以,劉彥坤、李彩忍夫婦對所謂的張少傑“詐騙”的70萬元,根本就沒有取得過所有權。

2、不符合詐騙罪的客觀要件。詐騙罪在客觀方面要求行為人實施了欺詐行為,這種欺詐行為使被害人產生錯誤認識,被害人基於錯誤認識處分自己所有的財產,行為人獲得財產,被害人的財產受到損害。我們對照來看張少傑與所謂的“被害人”劉彥坤、李彩忍夫婦在這一事件程序中的實際情況:劉、李的兒子劉亞龍工傷死亡,二人前去處理,到了之後幾乎無人理睬他們,根本不拿協商死亡賠償當回事。無奈之下,劉、李夫婦聯繫張少傑出面處理,並口頭約定:劉、李夫婦全權委託張少傑處理劉亞龍死亡賠償事宜,60萬元保底,如果賠償的數額與同村其他兩個死者家屬得到的一樣多(即42萬元)或不超過60萬元,對張少傑及“找人幫忙”的代理行為就不付報酬;如果賠償數額超過60萬元,超出的部分就與張少傑找的“幫忙人”平分。這不存在張少傑對劉、李夫婦進行欺詐,劉、李夫婦也不存在錯誤認識的問題。在張少傑的努力下,對方給付張少傑三張銀行卡,記憶體200萬元。而劉、李夫婦與馬金亮所簽訂的書面協議是賠償46萬元。張少傑回到南樂之後,將其收到的200萬元按照與劉、李夫婦約定的保底60萬元和超出的140萬元的一半,通過轉帳給予劉、李夫婦。這既不屬於劉、李夫婦基於錯誤認識處分自己的財產,也沒有使劉、李夫婦依《協議》應得的46萬元死亡賠償金受到損害,反而得到了比同鄉獲得的死亡賠償金(42萬元)和《協議》賠償金46萬元高出很多的130萬元。天底下哪有這樣的詐騙與被騙的過程和結果呢?如果這是詐騙,我作為律師也情願被騙。從雙方的口頭約定不難看出,劉、李夫婦與張少傑之間達成了委託代理合同關係,而且是賦予了轉委託權的全權授權委託代理,權利義務明確,內容不違反我國法律的禁止性規範,不損害國家、集體或他人的合法權利,雙方應該全面依約履行。現在指控張少傑犯“詐騙罪”,似乎就出現在“找人幫忙”即轉委託代理的問題上,而問題的實質不在於張少傑找人與沒找人幫忙,而在於張少傑與劉、李夫婦達成的保底60萬元,超出部分平分的意思表示是否違背劉、李夫婦處理兒子死亡賠償事宜的本意?在全權委託代理合同關係中,“找人幫忙”是張少傑必須履行的合同義務?還是張少傑代理處理賠償事宜可以自由運用的權利?辯護人認為這是委託人劉、李夫婦賦予張少傑全權代理處理賠償事宜的權利。至於張少傑沒有說出具體找人幫忙及幫忙人的自然情況,這本就不是張少傑在刑事訴訟程式中必須自證的義務。退一步講,張少傑在接受劉、李夫婦委託全權代理處理劉亞龍死亡賠償事宜時沒有找人幫忙,而是自己出面與對方協商,協商處理的結果達到了與委託人劉、李夫婦約定的預期目標,其本人就是依照約定取得超出部分分成的合法權利人,對此不存在任何權利瑕疵。至於張少傑的“供述”,其始終于基督教“會長”的緊箍咒下,在高尚與普通之間糾結,所以含糊其辭。其實不論是基督徒、共產黨人,還是普通群眾,只要他的行為不違反現行法律的禁止性規範,在當今市場經濟和商品交換高度發展的社會,其所獲得的利益就是正當的,其人格也不能說是不高尚的。所以,張少傑的行為也不符合詐騙罪的客觀要件。

3、不符合詐騙罪的主觀要件。詐騙罪在主觀上不僅要求行為人具有直接故意,而且要求行為人具有非法佔有公私財物的目的。而張少傑是依據與劉彥坤、李彩忍夫婦達成的委託代理合同取得70萬元的分成收入,並非非法佔有。

(二)、張少傑的行為不符合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的構成要件。

1、張少傑沒有安排、組織或參與三起聚眾行為。經過法庭調查和舉證質證,不僅張少傑對起訴書指控其安排他人分別到中國農業銀行南樂縣支行、南樂縣衛生局和中國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南樂支公司聚眾擾亂其工作秩序的犯罪事實予以否認,而且沒有一個合法有效的證據能夠證明張少傑安排、組織或參與了三起聚眾行為。倒是有各個方面的證據證明張少傑應有關單位領導的電話之邀前往聚眾場所與員警和有關單位的領導一起做工作平息了聚眾事件,恢復了正常的工作秩序。這能有罪嗎?

2、三起聚眾行為都沒有達到情節嚴重和給相關單位造成嚴重損失的程度。三起聚眾行為都是很久之前發生的事情,當時都經過公安機關出警處理。從人民法院在開庭審理過程中向南樂縣公安局調取的三份《接處警資訊(登記)表》來看,一起作為治安案件,未作處理;一起作為醫療糾紛,由雙方自行協商解決;一起作為保險糾紛,由保險公司經理進行處理。證明三起聚眾行為不具有刑事違法性。其後再無反復,各安其事。現在為了打壓以張少傑為會長的基督徒,公安機關與時俱進,否定自己過去的處理結果,將三起輕微的聚眾事件人為的升格為刑事犯罪案件。這是典型的製造冤假錯案。

三、關於本案的證據材料。

(一)、通觀全案卷宗和庭審舉證,沒有關於張少傑犯詐騙罪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的案件來源和立案的證據材料,追訴犯罪程式的啟動沒有合法有據的前提和根據,案件憑空而來。

(二)、部分言詞證據材料存在證言虛假、違法取證、偽造證據的重大嫌疑。詐騙罪中的“被害人”陳述和幾個證人證言幾乎都是被傳喚到公安局辦案詢問室(即審訊室)進行詢問錄製的。對“被害人”劉彥坤作了四次詢問筆錄,前兩次和第四次都沒說張少傑騙他們,只有第三次(2013年12月28日12時43分—14時49分)在偵查人員(宋慶澤、尚松傑)刻意的引誘詢問下,他才說:“如果張少傑沒找人而對我們說找人幫忙了,那是騙人,信主的不該欺騙人。如果張少傑欺騙了我,我非常氣憤,非常生氣,我應該給張少傑要過來,這是孩子拿命換來的錢”。對“被害人”李彩忍作了五次訊問筆錄,前四次也都沒有說張少傑騙她們,直到第五次(2013年12月28日18時05分—19時11分)在偵查人員(宋慶澤、尚松傑)刻意以與劉彥坤相同的問題引誘詢問下,她才說:“如果張少傑沒找人說找人了,從而把這70萬自己佔有了,我心裡挺生氣,挺氣憤的,這是在糊弄我們,我要把自己的錢要回來”。 以上是“被害人”劉彥坤、李彩忍夫婦在同一天的下午被兩個偵查員用同一的引誘性詢問,而作出的語氣幾乎相同的對張少傑唯一帶有指責性的“被害人”陳述。而且“被害人”上述陳述的真實性,因“被害人”失蹤沒有出庭作證,而無法得到證實。詢問筆錄上李彩忍的簽名,與其在兒子劉亞龍死亡賠償協議書上的簽名,字跡明顯不同,有偽造簽名之嫌。特別是在指控張少傑犯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的偵查中偽造證據。卷宗第五卷中有對證人秦彩紅和王曉麗的兩份詢問筆錄,這兩份詢問筆錄分別由不同的偵查人員于幾乎同一時間內詢問製作,竟出現了詢問語句同一和回答內容除了涉及的兩個證人的姓名不同之外,其他的就連標點符號和錯別字都完全相同的兩份詢問筆錄。偵查機關竟然如此偽造證據,不就是為了欲加之罪嗎?通過上述四份證據的概括分析,推而廣之,辯護人得出如下結論:對張少傑等人先定有罪,再找相關“案件”線索,接下來動用大批員警將不予積極配合的基督徒抓起來,威脅、逼迫、引誘和欺騙他們指控張少傑犯罪。一次不行,兩次;兩次不行,三次;三次不行,四次;四次不行,五次;……,直至取得欲加之罪所需要的證詞。對指控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的幾個“被害單位”相關工作人員的詢問筆錄,先期按照基本相同的格式和詢問意圖製作完成一些詢問筆錄,找到這些工作人員之後,簡單詢問,簽名大吉;或者現場激發這些“被害單位”工作人員對基督徒聚眾找他們討說法行為的痛恨,添油加醋,編造違法犯罪的情節,以達到欲加之罪的目的。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SPAN>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二百零六條 “證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無法出庭作證的,人民法院可以准許其不出庭:(一)在庭審期間身患嚴重疾病或者行動極為不便的;(二)居所遠離開庭地點且交通極為不便的;(三)身處國外短期無法回國的;(四)有其他客觀原因,確實無法出庭的”之規定。本案所有的證人都不具有可以不出庭的情形。但兩次開庭,控方都沒有相應的證人出庭作證支持其控訴。辯護人兩次向法院提出部分關鍵證人出庭作證的申請,但最終沒有任何一個證人出庭作證。所以,指控張少傑犯詐騙罪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的許多證據材料無法排除其存在證言虛假、違法取證和偽造證據的重大嫌疑。

(三)、除了沒有啟動所指控犯罪司法程式的案件來源和立案法律文書的證據材料和部分言詞證據材料存在明顯的偽造、虛假和非法取證的情況之外,其他各種證據材料存在主觀隨意、自相矛盾、相互矛盾、前後矛盾等不能排除合理懷疑的情況。特別是沒有比較完整記錄當時部分基督徒在三家單位聚眾行為的監控視頻資料和公安機關出警調查處理所應形成的法律文書。在法庭審理過程中,辯護人申請調取在銀行、保險公司聚眾行為發生時段的監控視頻資料和公安機關出警調查處理所應形成的法律文書等證據材料。法院應辯護人申請直接向中國農業銀行南樂縣支行、中國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南樂支公司和南樂縣公安局所調查取得的《訊問筆錄》、《證明材料》和《接處警資訊(登記)表》。用以說明當時監控設備損壞或沒有保存監控視頻資料,意欲免除其提供直接、客觀證據的義務。這顯然是在欺騙人民法院和被告人、辯護人,刻意隱瞞對被告人張少傑有利的直接、客觀證據。而光靠利害關係人在欲加之罪的偵查人員引誘詢問其經年已久的事件,憑回憶所作的詢問筆錄之主觀證據是不能作為認定案件實事的根據的。南樂縣公安局所出具的三份《接處警資訊(登記)表》不能取代員警出警現場調查取證和處理所應形成的完整法律文書。但這三份《接處警資訊(登記)表》也清楚的記載了2011年2月1日發生在農業銀行的聚眾行為屬於治安事件;2012年12月28日發生在南樂縣衛生局的聚眾行為屬於醫療糾紛,由雙方自行協商解決;2013年5月16日發生在人壽保險公司的聚眾行為屬於保險糾紛,保險公司經理正在處理。其與用以指控張少傑犯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的其他證人證言相矛盾,恰恰說明三次聚眾行為不具有刑事違法性和嚴重的社會危害性,更沒有指向被告人張少傑。至於三家單位工作人員所出具的聚眾行為給其造成損失的證言,更是經不起被告人、辯護人的質證和合議庭的審查認證。由於證據材料浩如煙海,在此不再一一列舉,請法官明察。根據《刑事訴訟法》第五十三條“對一切案件的判處都要重證據,重調查研究,不輕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沒有其他證據的,不能認定被告人有罪和處以刑罰;沒有被告人供述,證據確實、充分的,可以認定被告人有罪和處以刑罰。證據確實、充分,應當符合以下條件:(一)定罪量刑的事實都有證據證明;(二)據以定案的證據均經法定程式查證屬實;(三)綜合全案證據,對所認定事實已排除合理懷疑”之規定。綜合本案所有證據材料沒有達到“證據之間具有內在聯繫,共同指向同一待證事實,不存在無法排除的矛盾和無法解釋的疑問的,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之證據確實、充分的證明標準。

綜上所述,南樂縣人民檢察院起訴指控張少傑犯詐騙罪、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一案。案件的起因不能成立,指控的犯罪沒有來源,欲加之罪,違法啟動司法程式;張少傑的行為不符合詐騙罪、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的構成要件;偵查機關違法取證、偽造證據,各種證據材料存在主觀隨意、自相矛盾、相互矛盾、前後矛盾等情況。縱觀全案的證據材料和審理,沒有達到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的定罪證明標準。請人民法院排除干擾,以法的精神和法律人的良知,對事實負責,對當事人負責,對社會負責,對歷史負責,對人民法院的形象負責,依法判決張少傑無罪。

以上辯護意見請合議庭採納!

張新雲  2014年4月30日


張少傑案開審

12/4/2014 [對華援助協會] 張少傑家屬聲明

劉衛國、趙永林二位律師在南樂縣法院審判張少傑時,據理力爭,辯護精彩!家屬十分滿意!

法院惱羞成怒,扣留他們不准離開。他們壓力很大,有律師證被吊銷的危險!

我們家屬得知後,為了保住這二位律師的工作,提出解聘他們。不是自願,實出無奈!特此聲明,以厘清外界種種猜測。 謝謝劉衛國、趙永林二位律師!

 

11/4/2014 [對華援助協會] 關注南樂教案:張少傑開庭全城戒嚴 兩律師被法院非法羈押數小時

海內外廣泛關注的河南省南樂教案進入審理階段。2014年4月10日上午,張少傑牧師涉嫌“詐騙罪”一案正式開庭審理。為了這次開庭,當地政府動員公、檢、法和宗教管理部門及各級基層政府一切力量,全方位地控制本地基督徒和外地來訪的記者或公民。開庭當日全城警戒,盤查一切外來人口和車輛,多名來聲援的外地基督徒和公民被控制或強行遣返。只有兩名家屬獲准進法院旁聽。庭審異常激烈,警方所提供的證據漏洞百出。由於律師提出的諸多問題公訴人和法官無法回答,因此當日庭審沒能完成,下午五點休庭,擇日再審。

4月9日下午開始,南樂局勢就變得很緊張。除了嚴密控制教會重點人物外,員警還把持各個路口要道,查驗所有外地進南樂人員的身份證。當地交警部門以莫須有的罪名強行扣押了張少傑牧師大女兒張慧馨的自駕車。在晚上十點左右,公安局把張少傑的太太、張慧馨和她一歲的女兒帶去公安局“詢問”,直到淩晨一點半才被送回家。3月10日上午全城戒嚴,法院周邊所有路口都是警車和員警把守,道路上到了三步一崗五步一哨的程度。法院四周無線電信號被遮罩,大量便衣員警在巡邏。知名維權人士王譯(程建萍)和華春輝剛到法院周圍便被員警控制,後來被王譯家鄉河南長垣的國保帶離南樂。其他來聲援和圍觀的大約十幾名外地公民都被便衣員警盯住,並分別被控制起來。

法院選擇了一個只能坐十幾人的小法庭開庭。張少傑家人只獲得兩張旁聽證,因此只有張少傑太太和小女兒閃閃進入了法庭,其餘都被政府人員坐滿,其中包括濮陽市宗教局的副局長。據張閃閃說:法庭審理中控辯雙方爭論異常激烈,辯護律師劉衛國和趙永林指出了南樂警方和檢察院大量程式違法的事實。聽了公訴人曆訴的張少傑牧師的所謂“犯罪事實”,其他旁聽人員都說張牧師原來不是罪犯,而是行公義、樂於幫助弱者的好人,南樂這次審判張少傑這樣的好人是丟醜丟大了。

鑒於關鍵證人李彩忍是兩月前被不明身份人員從張少傑家中綁架後一直失蹤至今,公訴人提供了李彩忍兩份書面證詞,但證詞上包括簽名等存在著嚴重的疑問。辯護律師再三向法庭請求需要證人李彩忍當面質證。但法官拒絕律師的這一合理要求。律師懷疑該證詞是刑訊逼供的產物或被非法誘供所作,因此如果證人不能出庭作證,那麼這樣的證詞就無法律效力。

張少傑在庭上說:“他們不給我被子蓋,不給我鞋穿。後來他們說要買被子和棉鞋給我,但是要按著他們的意思說。結果被子和鞋買來了,我沒有按照他們的意思說,他們就脫我腳上的棉鞋。”

由於控辯雙方在很多問題上爭論激烈,一直到下午五點休庭,法官宣佈擇日再審。休庭後法警居然緊縮樓道鐵門拒絕放律師出去,並多次改變扣押他們的理由:先是說被告人要上警車,我們出去不方便,後又來一大幫法警要對我們強制安檢,遭我們拒絕後,郭審判長又說我們必須簽完筆錄才能離開,我們說筆錄可以簽,但不能對我們採取這種強迫手段。兩名律師通過微博對外發佈了他們正在遭遇的荒唐的被法院限制人身自由的情況,網友從全國各地紛紛打電話給法院,譴責他們的違法行為。直到兩個多小時後,在山東省司法廳和泰安市司法局的協調下,濮陽市律師協會的孫會長開車來法院才把兩律師接出來。

對華援助協會自南樂教案發生直到現在,一直嚴密關注該事態的發展。南樂教案的實質是:政府因經濟利益而強制收回已經達成協議的教會建堂用地,教徒被迫去北京上訪尋求公正解決,當地政府動用黑社會手段非法截訪,並用一系列黑社會手段諸如非法綁架、毆打、非法拘禁等手段對待這些上訪基督徒和教會其他人員,直到構陷二十多名基督徒入獄。雖然在海內外強大的輿論壓力下釋放了大多數被抓的基督徒,但至今還有5名教會骨幹面臨刑事審判。當局還打壓該教會正常的宗教活動,導致當地幾千名基督徒不能正常地參加宗教活動。

11/4/2014 [維權網] 緊急關注:劉衛國、趙永林律師在南樂教案庭審後被拘禁在法院

11/4/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南樂教案張少傑受審 控方證言出自黑監獄

11/4/2014 [自由亞洲電台] 南樂張少傑牧師被控詐騙案開庭

11/4/2014 [新唐人] 南樂教案開庭 當地戒嚴 律師被扣押(組圖)

11/4/2014 [民生觀察] 南樂教案開庭 當地維穩驟然升級網友被抓

8/4/2014 [對華援助協會] 關注南樂教案:張少傑牧師一案4月10號開庭,夏鈞律師呼籲信徒和公民圍觀


20/11/2013 張少傑牧師的妻子,王鳳瑞師母談經過,發呼籲!

01

02

2/12/2013 [對華援助協會] 河南南樂基督教會被強制關閉,信徒無奈只能在戶外主日敬拜

氣溫已經零下,家屬給被關押的信徒送棉衣,全部送不到本人手中。一個送飯的老大爺,實在看不過去樊瑞玲凍得縮在角落裡,都生病了,偷偷要來電話,給家屬打電話來,說他們問什麼不送衣服!送去的棉衣呢?張少傑牧師的女兒張閃閃說: 昨晚我眼一會兒都沒合上,擔心我們教會被封,擔心弟兄姐妹受傷害,想念那些被關押的人!那都是我家人!瑞珍姑是殘疾人,還有疾病在身,每天都喝中藥醫治、在沒有上訪的情況下從教會直接帶走,很多天后下逮捕書“擾亂治安,集眾鬧事”。政府簡直是無理取鬧!我親愛的二姑張翠霞患有糖尿病高血壓,至今沒有下落,關押在哪裡都沒通知更別何況是罪名!貴山叔的兒子患有先天性心臟病,夫婦兩個都被關押,孩子由孤兒院愛心媽媽照料!慕想姐、利想姐各有兩個幼年的孩子,由父母照料,年幼的孩子什麼都不懂,只會禱告求耶穌,媽媽快回家!國立叔是孤兒院的愛心爸爸,自從他沒回去後,孤兒院的孩子很少有笑容,每次放學先問“爸爸回來了嗎?”每次都哭著禱告,求神讓爸爸快些回來!閆貝貝結婚兩個月還在新婚階段,為了神的工犧牲了自由,太太一直擔心,靠神得安慰!志軒哥有個幼年的女兒,現在太太懷孕七個月,每天挺著大肚子跑來跑去,帶領詩班,繼續為主做工!金學大爺進入老年,伴有高血壓心臟病,為主奮鬥了一輩子,如今卻被關押!軍領叔,三個女兒,最大的11歲,最小的兩三歲。太太一個人拉扯三個孩子是多麼的不容易!志軍哥,兩個孩子的父親,兒子4歲,女兒兩歲,嬌小的太太一邊照顧孩子一邊在教會服侍,每天的奔波。我最親愛的爸爸,被帶走的前一天還說想念我,要見我一面準備被抓,可偏偏還沒有見到就已經被抓,如今下落不明。殘疾的媽媽,年老的爺爺奶奶每天的擔心,每天迫切的禱告!我心何等的煎熬…還有很多弟兄姐妹沒有提到。政府的黑暗什麼時候才是個頭?他們關押了我們最親愛人的人身自由,但是永遠都無法限制我們的信仰自由!靠主得勝!

1/12/2013 [自由亞洲電台]

河南南樂三自教會持續受打壓 事緣土地糾紛信徒發聲求助

南樂縣三自教會牧師張少傑被當局逮捕後,當地教會持續受到政府打壓,阻撓信徒聚會、阻止律師進行普法講座等。不堪打壓的信徒週二寫信向外界求助,並得到了全國各地基督徒的支持。張少傑的律師夏鈞周日告訴本台,抓人的起因是由於教會土地之爭,但目前已成為宗教迫害。

 

29/11/2013 [維權網]

河南張少傑牧師被警方抓走已失蹤兩周(圖)

張少傑的妻子是二級傷殘的殘疾人,生活不能自理,萬般無奈讓女兒張云云推著輪椅,打著燈籠在街頭尋找張少傑,她們以這種方法抗議當局的違法行為。張云云說:堅信父親張少傑無罪!如果張少傑有罪,當局為什麼不敢公開罪名?不履行法律手續?這一切證明瞭當局使用公權力的隨意性和非法性。

26/11/2013 [對華援助協會]

夏鈞律師就南樂教案給河南省委書記的公開信

張少傑的父母、妻子、子女十分焦急,特別是他的父母,都已經近80高齡,父親受驚嚇住院,母親整日惶恐不安,通宵向上帝禱告!幸好她有上帝可求,不然性命難保。妻子是殘疾人,每天一瘸一拐到處打聽張少傑的下落。最令他們恐怖的是,不知道親人為什麼被抓?關在哪裡?是死還是活?


夏鈞律師打燈籠尋找張少傑牧師

26/11/2013 [RFA粵語]

律師向教友普及法律常識遭打壓

周日被100多便衣阻止向教友宣法。夏鈞律師取得家屬的委託書,前往看守所探望被阻止。有民眾則在派出所外,打出“尋找張少傑老師”的燈籠。教友除趙志軍、樊瑞玲、趙軍領外,其餘20人的家屬都沒收到拘留通知書。

24/11/2013 [維權網]

張少傑牧師家連遭查抄,律師普法受阻信徒被毆打(圖)

維權律師、基督徒夏鈞於19日趕到南樂縣,20日下午前往南樂縣公安局瞭解張少傑案件情況受阻。多次要求會見當事人都被看守所以種種理由拒絕。張云云說:不讓律師出面,不讓走司法程式,並一度威脅恐嚇律師“再不走小心你的命”,這就是南樂縣。李國宏:北京的一些基督徒維權律師緊急成立了“河南南樂教案律師關注團”,50多位各地的基督徒律師參與進來,並有10多位律師近日內將先後趕往南樂,為被抓的基督徒提供法律服務

 

24/11/2013 [權利運動]

為南樂教會及夏鈞、楊興權、李靜林律師獻上第二篇禱告

親愛的耶穌,求你與河南南樂縣你的那24位朋友同在,保守他們不被巴蘭的絆腳石絆倒,從魔鬼的網羅中,你將他們救出來,讓我們再次看到在監牢獄中的彼得從兩條鐵鍊的捆鎖中被你的大能救出。愛我們的耶穌,為夏鈞律師、楊興權律師、李靜林律師開出道路

 

22/11/2013 [RFA粵語]

50律師組團營救張少傑牧師及被捕20多位教友

河南省濮陽市南樂縣基督教會張少傑牧師、同工及教友共二十多人被抓後,事件迅速引起關注,各地近50名律師已組成關注團,準備提供法律支援。其中三名被捕教友的家屬,已正式收到刑拘通知書。

religion-620.gif

21/11/2013 [RFA粵語]

張少傑牧師仍被扣 律師跟進受阻

河南省濮陽市南樂縣基督教會牧師張少傑,週六被公安強行從辦公室帶走後,至今家人無收到任何的通知。家人委託的北京律師夏鈞遭當局阻撓介入。

19/11/2013 [RFA粵語]

逾百教友要求公安釋放維權牧師受鎮壓

張云云說: 我們要人,員警一排排的擋住,讓我們走,還威脅說不走就武力對付。不害怕的人被強行拉走,約20人,他們昨晚被嚴刑拷打,其中一個被打得快不行,通知他家屬,家屬在北京,我想是想把他們引回來。

 

19/11/2013 [民生觀察]

河南張少傑牧師及同工被拘押 警方路口設卡盤查身份證

河南省濮陽市南樂縣基督教協會會長張少傑牧師以及教會同工20餘人,本月16日被南樂縣公安局帶走。17日,南樂縣官方發佈消息,張少傑牧師涉嫌犯罪,已被立案偵查。張牧師女兒張慧馨說“我現在外地躲,家屬也被抓了。我這兩天接到了很多威脅電話。員警在一些路口盤查,檢查身份證。爸爸多次幫助教會成員維權,惹怒了當地。教會向村民購買的二十畝準備蓋教堂的土地原來手續辦得差不多,最近也被卡了”。上海維權律師夏鈞先生已受聘為張少傑律師,今天晚上準備從上海機場前往河南。

 

19/11/2013 [維權網]

河南張少傑牧師被抓,百餘人市政府門前抗議(圖)

張少傑的兩個妹妹在眾人的陪同下前去公安局要人,被員警強行帶走。在場的人被堵截、毆打。消息傳出後,11月18日,百餘人到市政府門前抗議,要求釋放張少傑牧師。

 

18/11/2013 [RFA 普通話]

河南官方基督教會的張少傑牧師因主持社會正義遭報復

河南南樂縣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主席兼基督教協會會長張少傑牧師16號被警方帶走。張牧師被拘留的原因,據信是因為他為合法權益受侵犯的民眾主持公道而得罪了地方官員。張少傑牧師多年來為之打抱不平的人,都是合法權益受到侵犯的普通民眾,比如南郭村村民趙軍領– 他在銀行的一萬元存款被鎮政府在沒有履行合法手續的情況下取走,原因據稱是他違反了計劃生育政策。在張少傑牧師幫助下,趙軍領的存款得以如數歸還。此類事例不少。正如一社會媒體所說:張牧師是上帝的僕人,要為公義呐喊;警方將張牧師拘捕,是既得利益者對他的報復。

 

17/11/2013 [對華援助協會]

官方教會牧師因維權被政府綁架

十一月十六日早上九點半, 張少傑牧師在南樂縣基督教會和政府部門的人交談, 強行進來十幾個員警, 把張少傑牧師綁走, 期間沒有出示相關法律手續, 南樂縣基督教會的信徒都趕去警察局門口, 但員警不放人。

張少傑牧師

=====================================================================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