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新闻媒体变成“性闻媒体”

在世界许多地方,花边小报媒体和严肃媒体的界限非常清晰。但肩负着党政“喉舌”大任的 … 繼續閱讀 →...

sex.... spelled in keys on a laptop Keywords abspeichern affäre ankara auf befestigung betreten bridle fall business büro close-up closeup computer einkaufen erotisch hypnotisch icon impuls internet kaufen key knopf kunde käufer laptop liebe marketing online pc prostituierte prostitution romantisch romanze schließen schreibwarenladen sex site suchterzeugend symbol symbolisch tastatur thinking typen verkauf web www zahlen zu verkaufen Land Dänemark URL http://de.fotolia.com/id/433082
在世界许多地方,花边小报媒体和严肃媒体的界限非常清晰。但肩负着党政“喉舌”大任的中国官方媒体早已经掌握了”用情色卖宣传”的技巧。
(德国之声中文网)8月6日,在中国诸多网民眼中,中国官方媒体网站”环球网”又闹出了一个笑话。该网站以”女囚死刑实录 揭世界最黑暗一面”为题,发表了一个图片集。其中记录了一个穿着暴露的女子被绑在死刑注射椅上挣扎的情景。图集发表后,包括”新华网””中国日报网”、”中国经济网”以及”搜狐”等大型媒体门户网站都纷纷予以转发。而同时名为”shanghaiist”的网站发表文章指出,该图集的所有图片均来自一家色情网站的色情影片截图。

当新闻媒体变成“性闻媒体”(音频)

错发图片的消息爆出不久后,”环球网”和”新华网”纷纷删除了这个由约40张照片组成的图片集。在”新华网”中,该图集已经是”删除或过期的稿件”。而环球网的原稿链接地址已经因”地址有误,不存在”。仔细观察后发现,”环球网”在错误信息提示页的上方写道:”404 你懂得”。
北京作家,中国资深媒体人凌沧洲发现,虽然”新华网”以及”环球网”已经删除了该图片集,但在新华网的分支网页上仍然保留着该图片集的内容。同时,人们从其他诸多转载该图集的网站上仍能看到具体内容。凌沧洲认为,一家网站或媒体都有可能犯错误。但一个严肃的媒体应该为此而向读者道歉,而不是”偷偷摸摸的删除了事。”
闹笑话的偶然和必然
 Renmin Ribao - Tageszeitung des Volkes / Volkszeitung ist ein Parteiorgan der Kommunistischen Partei Chinas und mit einer Auflagenhöhe von etwa 2,5 Millionen Exemplaren neben Cankao Xiaoxi eine der zwei größten Zeitungen der Volksrepublik China. Aufgenommen von Xiao Xu am 13.01.2010. 原本是“喉舌”的党媒,也知道情色营销的道理
中国官方媒体网站闹出这样的”笑话”,也许是偶然中的必然。中国国内第一大搜索引擎百度旗下的百科名片对新华社的定义是:新华社是中国国家通讯社,法定新闻监管机构。是中国共产党早期创建的重要宣传舆论机构,从诞生起就在党中央的直接领导下开展工作,肩负党和人民赋予的神圣使命,发挥喉舌、耳目、智库和信息总汇作用。而环球网对自我的定义是:作为中央级综合性网络新闻媒体,环球网力求及时、客观、权威、独立地报道新闻,提升互联网领域原创内容质量。
尽管如此,但如果人们登陆这两家中国官媒的网站首页,就会有登上了花边小报主页的感觉。新华网8月7日当地时间下午5点左右主页头条新闻图片名称为:”运猪车侧翻猪笼破裂 高速公路上演”小猪快跑”。如果继续浏览新华网主页,会很容易发现”内衣日,千人街头裸奔”、”美女主播情史”、明星”低胸爆乳”、”美臀女性”等相关配图报道。而就在同一时间,中国党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网”主页也如出一辙,”最新’胸器’写真集”、”‘台湾第一巨乳’熊熊曝床照诱粉丝”、”泰国小姐20强新鲜出炉 身穿比基尼尽显完美身姿”、”泷泽萝拉制服诱惑为国足加油”等内容也登上了网站的首页。
Sex sells! 情色营销
一直观察中国媒体的凌沧洲认为,官媒网站刊登情色相关内容表明,在新媒体、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包括”新华网”、”环球网”这类的媒体也要吸引眼球,寻求点击量。
“你别看他们平时煽呼这种狭隘民族主义、盲目的排外主义。它该走下三路的时候,该三俗的时候,他们也不会退缩的。他们也要吸引眼球,吸引点击量……在发表泷泽萝拉制服诱惑为国足加油等内容时是绝对不会吝啬的。所以可以看出,这些媒体在某些时候是人格分裂,精神分裂的。”
ling cangzhou Umgang mit einem Tabu - das verordnete Schweigen zu Tiananmen北京作家凌沧洲
凌沧洲指出,这些媒体一方面要处于”道貌岸然、灌输洗脑”的状态。另一方面还想满足人们”比较本能的欲望”。”在一个并非多元化的社会中,思想上上流的东西容易被堵塞,或者只许走一个通道。而下流的东西传播的速度会非常快。”
“假如没有这些东西,它们(环球网、新华网)的网站就更没人看了……我觉得也是它营销的一个策略吧。不得不承认像《环球时报》这样的、极端民族主义的、盲目排外的报纸在新闻炒作方面曾经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功,在中国的报摊上曾经卖得也不错。但是你仔细研究它的新闻标题,可以说它是煽情的,不客观的。”
中国作为世界上执行死刑人数最多的国家,其官媒环球网、新华社发表”女囚死刑实录”的本意是”揭世界最黑暗一面”。但许多中国民众并不买帐,署名”梁惠王”的新浪微博用户指出:”其实,它们并没有指望骗到我们,它们的目标是大量不上网或者即使上网也脑子不够用的脑残,骗到脑残,脑残就会主动帮他们维稳。”香港大学中国传媒研究计划的研究员班志远(David Bandurski)更是推出了”性闻记者”的概念,并讽刺说:”喉舌不想做喉舌了……想扮演其他部位。”(DW)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