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點關注] 劉萍、魏忠平、李思華 (新余三君子案)

周澤表示,拋去此案諸多的政治背景,單從法律層面來分析,幾名當事人的"飯醉"、"舉牌"行為都在法律允許的範圍之內:"本案指控被告人的基本犯罪事實:在北京一些公民舉牌要求官員財產公示被抓後,他們經常在一起聚餐表示聲援,很顯然他們在一起吃飯不構成犯罪,與官方指控的’非法集會’是不相干的;還有一個是他們舉牌聲援北京這些被抓的人,他們一人舉一個牌子照相,然後發到網上,這僅僅是表達行為,也與’非法集會’不相干。以我的專業判斷,我的被代理人劉萍、李思華、魏忠平都不構成犯罪。" 繼續閱讀 →...

 

因支持母親劉萍,女兒廖敏月遭當局傳話威脅 (圖)

(維權網資訊員張兵報導)新余三君子案宣判以來,海內外輿論強烈譴責中共當局。劉萍、魏忠平、李思華擲地有聲的法庭陳述震撼世人。劉萍入獄後,女兒廖敏月為母親奔走呼號,感天動地。昨日,廖敏月遭當局傳話威脅,而廖敏月無所畏懼,義正言辭。廖敏月的公開回應得到大批網友的高度關注,聲言支援廖敏月到底。

面對當局威脅,劉萍女兒廖敏月義正言辭地公開回應:

昨日(2014年6月20日)員警找我父親談話,要他告訴我:1、之前我聲援浦志強律師,他們公安已經立案了。(說我去福州聲援的,有點奇怪,我早就聲援了,你們資訊太滯後了)
2、我與境外組織有聯繫,他們要我父親告知我,牢房已經為我準備好了。
3、他們已經對我進行了限制出境。(還有幾點,我聽著實在無語就懶得聽了。)

對此三點,我本人做出簡單的回應:1、我確實聲援浦律師了,並且不止聲援他一個,任何一個被公權構陷的公民我都有義務,也有這個權利去聲援他,我會繼續這麼做。
2、你們說的是媒體採訪嗎?如果這個算的話,國家領導人你們先調查以一下,不用謝我提供線索,我的名字叫雷鋒。
3、這個樂死我了,我母親沒判決之前我確實有這個想法,但是不強烈。現在你們不用限制我,求我出去我都不會出去的。就算坐牢,我也會和我母親一樣在中國看著中國民主憲政的一天。

最後,本人已經擬定好了空白律師委託書,希望將來有空並且願意為我做辯護人的律師私信我,感謝!


強烈譴責中共重判劉萍、魏忠平和李思華

20/6/2014 [德國之聲] 新公民運動成員”新余三君子”獲重刑

中國三名要求公示官員財產的活躍人士、被稱為”新余三君子”的劉平、魏忠平和李思華週四(6月19日)被江西省一家法院判處長期監禁。新余市渝水區法院以”尋釁滋事”等罪名,分別判處劉平、魏忠平6年半,李思華3年的有期徒刑。劉萍的律師斯偉江也認為對其代理人的判決過重,他對路透社說,判決”既不公平,也不公正”。他表示,在政治案件中,政府希望有什麼樣的結果,法庭就作出怎樣的判決。”至於是否上訴,斯偉江認為,這將由家屬決定,但他本人對勝訴不報希望。大赦國際組織強烈譴責了該次判決並稱其為 “荒謬可笑”。在一份聲明中,大赦國際中國問題研究員威廉·尼(Wihelm Nee)說,”小型私人集會,在大樓門廳前打出標語要求公示官員財產,無論如何也構不成’尋釁滋事’以及’非法集會’。”

20/6/2014 [BBC] 中國新公民運動三名參與者浙江新餘獲刑

代表李思華的周澤律師對BBC中文網說,據他從一審庭審所瞭解,劉萍曾經在網上轉發一名法輪功學員被起訴的信息,而魏忠平被起訴與他向一位法輪功成員拜年有關。他說,法院宣判後,劉萍情緒激動,於庭上批評這是非法審判。至於上訴問題,周澤說,法院並未當庭詢問被告人意見,但他與當事人李思華事前已有溝通,將由李思華本人決定是否上訴。不過周澤說:「由於考慮到現在的司法現實,案子拖了那麼長時間,大家那麼關注,仍然判他們有罪,可能他們考慮到現實,上訴也不能改變到什麼,那也有可能選擇不上訴。」代表劉萍的律師斯偉江對美聯社說,檢方的控罪毫無法律基礎可言,但是當局要向所有政治異議人士表明態度:無論有罪無罪,一律從有罪論處。

20/6/2014 [NYT] Anticorruption Activist Sentenced to More Than 6 Years in Prison

20/6/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江西新余三君子罪成獲刑 家屬斥政治迫害維權網表強烈抗議

正當海內外都在關注中共高層官員家屬利用權力積聚財富之際,曾上街要求官員公示財產的一批示威者週四被判刑。江西新餘法院週四上午就劉萍、魏忠平及李思華三人涉嫌非法集會、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及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等罪宣判,劉萍及魏忠平分別被判處6年半,李思華則被判3年。未獲准參與旁聽的劉萍的女兒廖敏月週四接受本台採訪時對判決結果感到“很可笑”,直斥是當局的政治迫害。“我覺得(判決)很可笑,已經不知道該用什麼語言來形容現在心情了,我覺得憤怒已經到達一個頂點。我們相信她沒罪,不管結果怎麼樣。”記者:“會進行上訴嗎?”廖敏月:“這個暫時保留意見。因為我們不想用一個合法的上訴權利向一個違法的政權遞交,暫時保留上訴權利。現在也沒有辦法了,他們既然判了,就算上訴的話也很明顯,因為政治迫害上訴還是會維持原判的,這個沒有辦法。所以對我們來說我們沒有任何可以改變結局的辦法,但是我們可以把我母親的民主事業接替下去。”

20/6/2014 [新唐人] 拜年也入罪 新余三君子判刑遭質疑

在中國新年之際給人拜年,也算犯罪嗎?魏忠平:〝新年到來,給李洪志大師拜個早年!〞在江西省新余市維權人士魏忠平今天被判處6年半的監禁,拜年,居然就是被當局入罪的行為之一。劉萍的代理律師斯偉江:〝不公正,不正義,法律可以隨意(被)解釋,其實對政治犯就沒有法律。〞魏忠平、劉萍、李思華被外界合稱為〝新余三君子〞,2013年4月 〝三君子〞等10多位民眾,在劉萍住家的樓下舉牌,要求中共官員公佈財產,卻在幾天後陸續被捕,超期羈押至今。〝公民力量〞主席楊建利:〝他們不僅僅是要求財產公示,同時他們做了很多具體維權工作幫助一些政府政策的受害者,這樣在客觀上,實際上得罪了當地的政府。〞19號,江西地方法院以〝尋釁滋事〞,以及〝聚眾擾亂公共秩序〞〝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對三人判刑。據李思華的代理律師介紹,魏忠平〝拜年〞,以及劉萍曾發帖,呼籲關注對一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庭審,確實都被當局入罪。

20/6/2014 [維權網] 劉萍女兒廖敏月就母親被判重刑發表聲明

這一年多以來,我經常的反思自己,為什麼以前的我要拼命阻止我的母親,我要去漠視當代社會中的暴戾與邪惡?我正在深刻懺悔,因為現在我的母親他們所遭受的代價,就是我們一群冷漠者、懦弱者所造成的。我們只在乎自己的“家”,只要乎自己的利益,什麼民主什麼憲政,什麼自由社會!對我們來說都是笑話。我們可以事不關己,我們可以麻木不仁。然而,這就是結果,我們的懦弱讓勇敢者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判決下來後,劉萍,魏忠平六年零六個月,李思華三年,這六年多裡,三人的父母都垂垂老矣,魏忠平和李思華的兒女們卻又在人生最關鍵的高考和中考。故這次的判決,不是三個人的悲劇,是三個家庭的悲劇,中國法制的悲哀。

20/6/2014 [維權網] 維權網聲明:強烈抗議江西新餘當局重判劉萍、魏忠平、李思華

維權網強烈要求:
一、立即無條件釋放劉萍、魏忠平、李思華三君子,並就該案啟動違憲審查與司法監督程式,組成有法律專家、人權捍衛者和人權組織代表參與的調查評判團,依法追究那些製造該起人權災難、打壓公民維權的有關部門與當事人的法律責任。
二、由全國人大常委會負責展開全國司法大檢查,對於那些維護貪腐特權、打擊公民監督、肆意侵犯人權的冤假錯案,進行全面平反,釋放所有因踐行憲法權利、推動社會進步、爭取自由民主、捍衛人權法治而被拘押的良心人士。

20/6/2014 [參與] 劉萍、魏忠平和李思華案宣判 多位舉牌支持劉萍者被帶走

江西省新余三君子判決書(12圖)

判決書首頁

 

20/6/2014 [參與] 郭永豐強烈譴責江西黨惡狗重判劉萍和魏忠平!

在我所認識的民主維權的女性中,她是讓我最佩服的一個,因為她成熟穩健、幹練果決、理性中肯,所推動的維權活動,完全符合國情。為此,她卻得罪了江西黨狗的仇恨,因為她讓這些黨狗飯碗有所不保了,或者也難晉身了,抑或獎金少拿了,所以,他們對她便懷恨在心,且還咬牙切齒的,非要想辦法公報私仇,而濫用職權公權私用地嚴辦她不可。因為他們多次拘押毆打她,不但根本不能讓她屈服,甚至越發讓她堅韌不拔,勇猛剛強了。

她經常在出獄之後把她所遭遇的酷刑(多次被剝光衣服的毆打)發到網上,常常讓我看了後熱淚盈眶。她堅持己見,以身作則,我行我素,誓死踐行中國的法治,在一個完全黑幫化人治的中國,只認拳頭的共匪對她也便只用拳頭。因為他們本身就是流氓、惡棍和盜匪,他們哪裡敢用法治跟她有法說法有理講理呢?果真那樣,就一定是這些匪徒坐穩了牢房,而不是劉萍和魏忠平等人。

由此可知,中國的法治道路還極為漫長。如今習澤東集一切權力于一身,完全超越古今中外任何皇帝和獨裁者,這說明中國人民所面臨的苦難也許才剛剛開始,而不是到此為止。不信,大家就都看著吧。

 

20/6/2014 [民生觀察] 特別關注:江西新余三君子案今開庭 三人遭重判

據網友巴忠巍消息稱,庭審期間,魏忠平發言“我站在被告席上,這是我的多年夢想。我本應該站在原告席上,去控告這些濫用權力的人。不過沒錯,我在被告席上也一樣可以控告。”

下午16時許,到新余網友徐喆發出資訊稱:今天在新餘被控制的網友“向陽”已經被拘留10天,他的拘留書我看見了,她最後和我打了招呼;網友龔新華和楊崇被戶籍地國寶帶走;網友尹旭安被遣返盜長沙;我和陳濤、王亮被餘山區珠珊派出所的員警送上了遣返的火車。

下午16:30分,本工作室收到尹旭安的來信稱,他在新余圍觀三君子案時,被當地維穩人員毆打,毆打的原因是: 1、因為我堅持政府工作人員搜身需要拿出法律依據;2、我不在人身安全物品單上簽字;3、堅持拒絕當局對我採取人口資訊;4、在當局不出示傳喚證的情況下拒絕做筆錄。雖然我告知當局我目前有病在身,但還是挨打了。當我搞喊“土匪打人”時,他們馬上把門關上了。下午,我被新餘當局遣返去往長沙。

 

20/6/2014 [維權網] 劉萍案的重要證人劉喜珍在宣判前遭到警方綁架毆打

劉萍案的重要證人、新余維權人士劉喜珍女士在劉萍、魏忠平、李思華三人被法院宣判前遭到警方綁架毆打。據新余當地的維權志願者提供的資訊:劉喜珍於6月17日晚在街上行走時,被原單位副經理周紅兵(音)帶著一群身份不明的人強制押到廠裡,非法限制她的人身自由。隨後,新余市公安局袁河分局負責國保的副局長汪劍雲又對她們進行了非法傳訊,遭到劉喜珍的強烈反抗。袁河分局國保警員黃一民(音)遂對她大打出手。之後,又將劉喜珍秘密轉移到新余仙女湖名人島黑監獄關押。


劉萍、魏忠平獲刑6年半,李思華獲刑3

61919/6/2014 [維權網] 特別關注:劉萍、魏忠平獲刑6年半,李思華獲刑3年

6月19日上午9點,江西省新余市維權人士劉萍、魏忠平、李思華涉嫌非法集會、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一案在新餘市中級法院宣判,劉萍、魏忠平被控尋釁滋事罪、利用邪教破壞法律實施罪、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分別被判處六年六個月有期徒刑,李思華被控尋釁滋事罪判處三年有期徒刑。由於法院突然通知,劉萍的代理律師楊學林、期偉江,魏忠平的代理律師張培鴻都因為有其他案件辦無法前往法庭,而李思華的代理律師浦志強目前被逮捕更是無法到達法庭現場。另外,前往新餘市中級法院聲援的羅向陽、楊崇、孫濤、黃賓等人被警方強行帶走扣押,另外重要證人劉喜珍也於前一天遭到警方綁架控制。

劉萍、魏忠平、李思華等3人因參與要求官員公佈財產及敦促人大簽署《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而於2013年4月27日被拘押,隨後被先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後又變更成涉嫌非法集會,再後來又變成涉嫌“非法集會罪”、“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利用邪教破壞法律實施罪”。在辦理劉萍等人案子中,江西省新餘市不僅公然違背事實,枉法構罪,而且公然違反司法程式,在已經將案子移送法院三個多月後,既沒有開庭也沒有釋放。現在在律師提出控告後,新餘法院突然通知開庭宣判,使得代理律師無法前往法庭,如此公然違法行徑,值得世界高度關注!

附:劉萍和魏忠平在法庭上的最後陳述

 

19/6/2014 [新公民運動] 新公民運動網站對新餘當局重判劉萍魏忠平李思華的聲明

最新消息:新余三君子被判重刑。劉萍、魏忠平各六年半,李思華三年。 這是瘋狂的報復,無恥的報復,跟法律、法制和法治,全不沾邊。
這也不只是對劉萍、魏中平、李思華的報復,而是對公民權利的報復,對公民權利的羞辱。 所有的抗議、所有的譴責,都只會被新餘當局視為無物。他們已經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他們的傲慢和野蠻無以復加,竟以重判新余三君子的實際行動,來拒絕跟文明社會對話的任何可能,不給自己留任何退路。
不給自己留退路的野蠻人,一定難逃追責,一定要為自己的野蠻付出個人代價,而不可能把一切責任推給體制。 歷史會記錄這一切。會有那一天。辱人者必自辱。我們堅信不疑。

 

19/6/2014 [新公民運動] 擲地有聲——劉萍、魏忠平、李思華最後陳述

劉 萍 自 述
我是一個新餘鋼鐵廠退休員工,從2009年被新餘鋼鐵廠退養,內退工資只有400多元,我要養我的女兒。我為捍衛自己的權利,我頻繁信訪,逐級反映,沒有用。通過法院起訴,法院違法拒不立案,為此,新餘公安局給我行政拘留10天。我還是同不法侵害作頑強抗爭,我又對公安違法進行起訴,但沒有上訴。在我的不懈努力下,新餘鋼鐵廠才解除了長達13年的內退制度,相關職工的工資都有幾百元的提高。從此獲得新鋼職工的好評。 反思感受到公權力消極不作為,有法不依,我認為是民怨和動盪的原因。2011年4月,我決心參選人大代表,認為我認為代表有用。我參選人大代表遭遇的一幕幕,讓我吃驚和震撼。我24小時被員警保護,手機、行蹤被跟蹤,家門口安裝探頭,頻繁遭到非法拘禁,戴黑頭套,暴力毆打,捆綁四肢,脫光搜身,關押在黑監獄。在這些打壓面前,讓我想起了反動派打壓革命黨人的暴行。我沒有絲毫的恐懼,我到公安機關報案,公安機關沒有按照程式恢復,我告到檢察官,也沒有給我恢復,我申請政府資訊公開,行政訴訟,法院不立案,不回復,不裁定。我窮盡了法律的所有途徑。 我無罪,我從一個看新聞聯播唯命是從的臣民,為捍衛自己的勞動法權利,被迫成為一個訪民;為追求公平正義,蛻化為一個公民;為依法索要政治權利,蝶變為一名選民,在最後被當做索要公民政治權利的標本,我站在被告席上,被視同為反民。 這是江西省一名獨立候選人的遭遇。我無罪,我所追求的每一步,都是依法走向公平、自由、民主。我在踐行我所信仰的。歷史會宣告我無罪!感謝主!我愛我這片生我養我的國家的,我愛我的同胞!
魏忠平 我站在被告席上,這是我的多年夢想。我本應該站在原告席上,去控告這些濫用權利的人。不過沒錯,我在被告席上也一樣可以控告。我們其實是愛這個國家,我們對這個國家是恨鐵不成鋼,我們希望我們的國家能公平,自由。有一個官員,問我,你這麼執著幹嘛?我說自由。官員說,自由,是普遍權利。當我被侵害時,檢察院應該受理我們的控告。如果判我們有罪,我無怨無悔。我們希望創建一個文明、法治的國家!
李思華 我是無罪的。我要向兩位難友保重,以後的路還很長。 當我被關押之後,在10月28日的法庭上,我第一眼看到劉萍,魏忠平時,我心理一陣陣發酸。

 

19/6/2014 [新公民運動] 我們的懦弱讓勇者付出代價——新余案家屬庭後聲明之一

其實這次的審判結果,到目前我止,我都沒有為此留下一滴眼淚,甚至可以說更多表現出來的是冷笑吧,僅僅要求官員公示財產,要求參選人大代表,扒了他們偽善的新衣便遭到如此嚴厲的報復,真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這一年多以來,我經常的反思自己,為什麼以前的我要拼命阻止我的母親,我要去漠視現當代社會中的暴戾與邪惡?我正在深刻懺悔,因為現在我母親他們所遭受的代價,就是我們一群冷漠者!懦弱者所造成的,我們只在乎自己的“家”只在乎自己的利益,什麼民主什麼憲政,什麼自由社會!對我們來說都是笑話。我們可以事不關己,我們可以麻木不仁。然而,這就是結果,我們的懦弱讓勇敢者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判決下來後,劉萍,魏忠平六年零6個月,李思華三年,這六年多裡,三人的父母都垂垂老矣,魏忠平和李思華的兒女們卻又在人生最關鍵的高考和中考。故這次的判決,不是三個人的悲劇,是三個家庭的悲劇,中國法制的悲哀。期間,他們的父母可能會老去死去,他們的孩子沒有父母的鼓勵可能會走向人生低谷,當然這是當權者都意料到的,但是,他們還是這麼做了,他們當了劊子手,他們沾沾自喜洋洋得意。 沒有判決下來之前,所有人大多以為對其三人的判決是兩三年,甚至覺得,已經關了一年多了,他們沒做什麼,大概開完庭差不多就放了吧,連律師都認為,一個罪肯定有,兩個罪就是邪惡了,我內心也是這麼希望的,然而,當禁止劉萍女兒參與旁聽,吊銷劉萍母親旁聽證資格,當緊急宣判,當故意算好律師無法到來時間,當讓學校以畢業證為由牽制我。種種的種種,都讓我們都嗅到了一股危險的意味,開庭的前一晚我輾轉難眠,我和記者說可能會重判,沒想到一語成讖。
目前到現在,結局已定,也讓我明白了我自己以後要走的道路必定泥濘無比,劉萍案的判決其實也是當局的殺雞儆猴,他們告訴大家:“別這麼做了,我害怕,我必須先給你們點顏色瞧瞧!別給我談民主憲政!” 看,多麼愚蠢多麼可笑啊。
曾經我和我的一位朋友交談,我們在討論,為什麼當局明知道嚴控是死,他們很明白越鎮壓越抵觸,為什麼還去這麼做,納粹的教訓不夠他們吸取的嗎? 討論的結果是:眼前的利益。
廖敏月(劉萍女兒) 2014年6月19日

 

19/6/2014 [新公民運動] 哪像世界第一大党,簡直像個小偷——新余案家屬庭後聲明之二

魏忠平弟弟魏忠華: 1,今天外全是便衣,整個市員警全出動,我照幾張相片,宣判完出庭被幾個員警攔住,要我刪除照片,我對他們差點發生衝突,後一警官對我說他們也是工作沒辦法,我想也是,這吋代也有正義員警被迫害,算了,如同歸於盡他們家人也是受害者。
江西新餘開個庭,宣個判,搞得鬼鬼祟祟,風聲鶴唳,如臨大敵,那點自信,那點度量,那點作為,哪象個執政的政府,哪象個八千萬的世界第一大黨?簡直象個小偷!讓旁聽的人到場旁聽,會天下大亂啊?衡陽趙楓生案,不是也讓那麼多人旁聽嗎?天也沒塌下來嘛! 2,我對這次宣判認為,是不折不扣的政治迫害,一個政府這樣做是不正常的,魏忠平只是一名底層員工,就這麼怕嗎?他們只是說了真話,做了百姓公民該做的事,如果這社會沒有他們,這些貪官更是無法無天,我祈禱我哥,劉萍,李思華,正義公民好人一生平安!

 

19/6/2014 [維權網] 劉沙沙等維權人士趕往江西新餘聲援“三君子”

今天(6月19日)是江西新余維權人士劉萍、魏忠平、李思華宣判的日子,維權人士劉沙沙、羅向陽、龔新華、楊崇、孫濤、徐哲、王亮、尹旭安等人於昨天從湖南等外地緊急趕往新餘聲援。新余市維權人士劉萍、魏忠平、李思華等三君子因要求官員公示財產,呼籲釋放被關押的良心犯而於去年5月被新餘警方拘押,在被關押一年多後,四易罪名情況下,於今天將在新餘法院宣判。

 

19/6/2014 [自由亞洲電台] 新余三君子宣判前夕當局禁支持者旁聽

正在安徽省求學的廖敏月說,她因為要領取畢業證書而無法趕回去,外婆趕于週三辦理旁聽證,也未能成功。她說︰已經辦好了旁聽證,但之後打電話給我,說那張旁聽證作廢,怕我外婆出事情他們要負責,按法律來說根本是講不通的。但是周澤律師應該會過去,其他9位律師要麼在外地趕不過來,或是有其他庭要開。浦志強律師也被迫害了,不利情況有很多,包括我都趕不回去。廖敏月又指出,本來起訴書指控母親被控“涉嫌非法集會”,但開庭審理過去半年多,法院於本月初突然通知律師,劉萍再被指控多1條“涉嫌尋釁滋事罪”,要求律師提交辯護意見。廖敏月說,如果“涉嫌非法集會”一旦罪成,最多監禁期是5年,但“涉嫌尋釁滋事罪”則最可判10年。她認為當局早已做了安排,對週四的宣判不樂觀。她說︰很可笑的是開完庭在宣判前,叫律師更改罪名的辯護意見。這是很可笑的,因為罪名你想改就改,想加就加。加上不讓我和外婆去旁聽,肯定是做好要重判的準備。

 

19/6/2014 [紐約時報] 江西三人呼籲官員財產公開案週四宣判

六個多月前,倡導官員公佈財產的三名人士出庭受審。現在,他們的家屬表示,法院通過短訊通知將於週四宣佈判決,從通知到宣判的間隔不到48小時。劉萍、李思華和魏忠平的律師表示,法院週二突然發佈的通知讓他們措手不及。大多數律師表示,他們還要處理其他早已安排的案件,因此屆時將無法出庭代理這三名江西新余的被告。去年12月6日的庭審結束後,代理李思華的律師浦志強如今也被逮捕,正面臨刑事指控。「這使得我們措手不及,難以分身。建議全國律協和最高法院協調一個辦法」來幫他們三人。楊學林表示,劉萍的另一名律師斯偉江也在上海處理其他案件。魏忠平的律師張培鴻則稱,自己目前在貴州。張培鴻在短訊中寫道,「案件的結局我已經猜到了,新餘法院將受到歷史的審判。上帝保佑你們!」三名被告均為京外的著名反腐人士,而此類活動讓政府尤為不滿。三人被控的罪名都是「非法集會」,而劉萍和魏忠平還面臨著「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以及「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的指控。但是,法院曾數次變動罪名。剛開始的計劃是以非常嚴重的「顛覆國家政權」罪來對劉萍進行審判,不過目前的指控明顯減輕。最近,法院要求劉萍的律師斯偉江對「尋釁滋事」的罪名提出辯護意見。目前仍不清楚法院將以什麼罪名對三名被告進行宣判。6月16日,斯偉江回復法庭,劉萍不構成「尋釁滋事」罪。他表示,讓三人陷入麻煩的事情是這樣的:「劉萍和幾位朋友在家裡吃飯,在自家樓下舉牌、拍照」呼籲官員資產透明化,「把照片和呼籲釋放良心犯的文章發到網上。

 


18/6/2014 [維權網] 特別關注:劉萍、魏忠平、李思華案訂於6月19日9時作出宣判

左起:劉萍、魏忠平、李思華

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區法院通知家屬和律師,知名維權人士劉萍、魏忠平、李思華涉嫌非法集會、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一案,將於年6月19日9時作出宣判!當地維權人士告知:剛剛李思華姐姐收到電話!新餘打算本週四也就是6月19號開庭宣判劉萍魏忠平李思華的案件!19號開庭17號才通知,當局擺明瞭速戰速決減小影響!人權活動家胡佳評論:“突襲、閃電戰。讓公民行動者、媒體和外交官準備起來困難重重。這已成為審判政治案件的不二法門。”據悉:劉萍案開庭重要證人劉喜珍再次被當地國保綁架帶走!劉喜珍是關鍵證人之一。每到開庭,她就會被綁架或拘留。

17/6/2014 [維權網] 楊學林律師:尋釁滋事 曠世奇聞——劉萍案補充辯護詞

本來,我應該對貴院認定我的當事人劉萍不構成被控的非法集會罪,感到欣慰。但此刻,我卻感到悲憤。因為,劉萍還將被羅織一個新的罪名:尋釁滋事罪!而此刻,本案的辯護人之一浦志強律師,也被以尋釁滋事罪宣佈逮捕。一個刑事案件的當事人還沒有宣判,而其辯護律師已經被抓起來,罪名竟然都是尋釁滋事。曠世奇聞!尋釁滋事罪以如此的節奏行迫害良心公民和良心律師之能事,豈不令人出離地悲憤?同時,針對貴院在《通知書》中所稱的“劉萍、魏忠平、李思華非法集會罪名項下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的觀點,我認為,貴院所稱的“事實”和“證據”,既不能認定劉萍構成非法集會罪,也不能認定劉萍構成尋釁滋事罪。恰恰相反,認定劉萍無罪,則已經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了!雖然我已經要求貴院開庭審理,但為了充分維護我的當事人劉萍的合法權利,我願意提前表達我的補充辯護意見。我的基本觀點是:劉萍不構成尋釁滋事罪。詳述如下:

 

17/6/2014 [新公民運動] 斯偉江律師:劉萍不構成尋釁滋事罪的辯護意見

我們雖然知道,這個辯護詞提交的時候,你們已經決定用尋釁滋事罪這個口袋罪判決劉萍等人,因為,司法機關錯誤關押劉萍等人太久,必須要找一個理由判,哪怕這個理由是多麼的莫須有。國家法律被敗壞到這種地步,所有參與該案的人,都是有責任的,岳王廟跪著的鐵人,其子孫都曾羞得抬不起頭。 劉萍等根本就不構成尋釁滋事罪,劉萍無罪,歷史一定會給她平反,宣告她的清白,並真誠感謝她們為這個國家的血淚付出。


斯偉江對劉萍案辯護詞,法庭上的最後陳述

7/12/2013 [數字時代]

69247b1fgw1ebaeibu0k1j20c8aq64qr

斯偉江對劉萍案辯護詞:為了未來,請珍惜每個追尋夢想的同胞

“昨天,傳周永康被雙規,今天,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南非前總統納爾遜·曼德拉去世。一個利用權力壓迫國人,終於等來了他的報應,一個是在漫長的道路上,服刑27年,為了同胞的福祉,追求真理,追求自由,尊嚴,獲得了全世界的尊敬。通往自由國度的路,義士們用牢獄鋪就。這,不是一條平坦的路,但卻是一條必經之路!為了未來,請珍惜眼下!為了中國的未來,讓我們珍惜每一個追尋夢想的同胞!為了未來,希望國家珍惜劉萍!”

7/12/2013 [中國人權]

劉萍在法庭上的最後陳述

Liu Ping’s Final Statement at Trial

Below is Human Rights in China’s English translation of Liu Ping’s final statement at trial, followed by the Chinese original:

Liu Ping Final Statement

[Translation by Human Rights in China]

I am a retired employee of Xinyu Iron and Steel Plant. From the time of my forced early retirement in 2009, I have received an “internal retirement” pension of a little more than RMB 400 (~$66), on which to raise my daughter. To defend my own rights, I petitioned frequently, at different levels of government, but it was no use. I went to court to file a complaint, but the court unlawfully refused to accept the case. Because of this, the Xinyu Public Security Bureau gave me a ten-day administrative detention. I fought back tenaciously against this unlawful violation and sued the Public Security Bureau, but to no avail. Through my perseverance, Xinyu Iron and Steel Plant ultimately rescinded its more than 13-year-old “internal retirement” system, and the salaries of related workers increased by several hundred yuan. Because of this, I received praise from plant workers.

Reflecting on the experience of the public authorities’ passivity and noncompliance with the law, I believe that they are the cause of popular grievances and unrest. In April 2011, I decided to run for people’s congress, believing that I could be useful as a representative. Time after time, what happened to me during my candidacy for people’s congress deputy startled and shocked me. I was “protected” by police 24 hours a day, my mobile phone use and whereabouts were tracked, and detectors were installed outside my door. I was subjected to frequent unlawful detentions, having my head covered with a black hood, savage beatings, being tied up, strip searches, and lock-up in black jails. In the face of this suppression, I thought of the violence of the reactionaries during their suppression of the revolutionaries. But I feared nothing. When I filed complaints at public security agencies, they did not respond in accordance with proper procedures. When I brought complaints to prosecutors, they did not respond either. When I filed open government information requests and administrative lawsuits, courts did not accept them, nor did they respond or issue rulings. I have exhausted all channels of the law.

I am innocent. In order to defend my lawful labor rights, I have been forced from being an obedient, CCTV-watching subject to being a petitioner. In the pursuit of justice, I have transformed into a citizen. In order to seek political rights in accordance with the law, the butterfly has become a voter. Finally, as a specimen seeking the political rights of a citizen, I stand at the defendant’s podium, viewed as a rebel.

This is the misfortune of an independent candidate in Jiangxi Province. I am innocent; every step that I have taken, it has all been in the lawful pursuit of equality, freedom, and democracy. I have put into action all that I believe in. History will declare my innocence! Praise the Lord! I love this country that has given me life and raised me, and I love my fellow countrymen!

刘萍 最后陈述

我是一个新余钢铁厂退休员工,从2009年被新余钢铁厂退养,内退工资只有400多元,我要养我的女儿。我为捍卫自己的权利,我频繁信访,逐级反映,没有用。过去法院起诉,法院违法拒不立案,为此,新余公安局给我行政拘留10天,我还是同不法侵害作顽强抗争,我又对公安违法进行起诉,但没有效果。在我的不懈努力下,新余钢铁厂才解除了长达13年的内退制度,相关职工的工资都有几百元的提高。从此获得新钢职工的好评。

反思感受到公权力消极不作为,有法不依,我认为这是民怨和动荡的原因。2011年4月,我决心参选人大代表,认为我认为代表有用。我参选人大代表遭遇的一幕幕,让我吃惊和震撼。我24小时被警察保护,手机、行踪被跟踪,家门口安装探头,频繁遭到非法拘禁,戴黑头套,暴力殴打,捆绑四肢,脱光搜身,关押在黑监狱。在这些打压面前,让我想起了反动派打压革命党人的暴行。我没有丝毫的恐惧,我到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没有按照程序恢复(回复【HRIC注】),我告到检察官,也没有给我恢复(回复【HRIC注】),我申请政府信息公开,行政诉讼,法院不立案,不回复,不裁定。我穷尽了法律的所有途径。

我无罪,我从一个看新闻联播唯命是从的臣民,为捍卫自己的劳动法权利,被迫成为一个访民;为追求公平正义,蜕化成一个公民;为依法索要政治权利,蝶变成一名选民,在最后被当做索要公民政治权利的标本,我站在被告席上,被视同为反民。

这是江西省一名独立候选人的遭遇。我无罪,我所追求的每一步,都是依法走向公平、自由、民主。我在践行我所信仰的。历史会宣告我无罪!感谢主!我爱我这片生我养我的国家的(国土【HRIC注】),我爱我的同胞!

 

7/12/2013 [自由亞洲電台]

新余三君子案法院宣佈擇期宣判 三人最後陳詞堅持無罪

浦志強也表示對結果不樂觀:“沒有任何期待,這個法庭的展示告訴我們,他們沒有任何一點的鬆動。他們(法院)沒有任何一點決策權。通過舉證、質證,也都能看得清楚,控方所有的證據不僅不能實現他們的證明目的,恰恰可以證明三個被告人無罪。”浦志強進一步表示,被批捕的新公民運動發起者許志永案的案件,已於日前移送北京檢察院一分院審查起訴。必須將此次的開庭經驗傳遞下去。

 

7/12/2013 [維權網]

江西劉萍等“三君子”案庭審結束,擇日宣判

江西劉萍等人案經過四天庭審,終於結束了。劉萍、魏忠平、李思華“三君子”案庭審,以及代理律師及前往新余圍觀網友等情況,可看出新餘執法部門非法構陷,肆意踐踏人權,無視法制的現實。楊學林律師:新餘案法庭有38個座位,除了三位被告人的六位家屬,其餘位子在被律師指出有空位後,就座無虛席了,而且四天從無遲到早退者。我在庭上說,他們四天前與四天后對本案的認識,肯定不一樣,我相信他們內心已經確認三被告無罪。但願他們見證了此案後,能夠良心發現!

新余三君子案繼續開審

刘萍的最后陈述

新余三君子開庭

6/12/2013 [大紀元] 新余三君子遭刑訊逼供 新餘當局涉程式違法

12月5日是新余三君子開庭庭審的第三天,在經過前兩天辯護律師忍辱和堅持權利下,律師表示:“今天終於可以正常地進行庭審了。”庭審中,律師發現程式重大違規,李思華未被立案而遭到批捕和審訊。 同時律師展開非法證據排除環節,三位當事人均稱遭到審訊人員的刑訊逼供。大陸民眾表示,新余三君子與十二位律師都是在為所有大陸中國人爭取自由。楊學林表示:“新餘案4日一個下午的質證,全是吃飯問題。即三位被告人召集了多少次吃飯,吃飯時大談官員財產公示,還有環境污染。我好不容易做一次高端業,卻辯論吃飯是否屬於非法集會。我在發表質證意見時說感到很可怕,我們幾個律師昨天吃飯的地方,就是證據顯示被告人聚餐的地方,當時員警如果沖進來說非法集會,抓走,今天坐在被告席上的就是我們。”

 

6/12/2013 [自由亞洲電台]

新余三君子均遭刑訊逼供 律師發現重大程式違規

浦志強告訴本台記者:非法集會的法庭調查結束後,進行非法證據排除,我個人認為,法院一定不會這樣做。我不相信他們真的可以把辦案人員請到法庭上,接受我們的詢問,因為過程中違法行為確實太多。筆錄上都可以看得很清楚,訊問的時間往往是晚上11點到淩晨兩三點。

 

6/12/2013 [自由亞洲電台]

新余三君子週五續審

被控“非法集會”的劉萍、魏忠平及李思華,週四第三日續審,歷時近九個鐘,法官宣佈休庭,週五繼續。辯護律師之一,北京律師浦志強對本台粵語組表示,律師發現被告之一李思華,在偵查階段,並無按規定立案,嚴重違反程式,律師要求立即准許其取保候審,法官表示要商議後才作答覆。浦志強說: 我們在庭審中發現對李思華沒有立案決定書,你對任何人的偵查,起訴,起點一定要有立案決定書,否則你隨後展開的一系列行動,都是沒有根據的。浦志強又說,三日的庭審,明顯都在當局的操控中,其中發生襲擊律師事件更是令人遺憾。法院亦違反公開審理的精神。他說: 這個庭審明顯是被嚴格控制,包括昨天庭外發生律師被圍攻、襲擊。另外,這個審訊本身不是真正的公開。除了每名被告兩名家屬,其他人都是當局安排旁聽的。(圖)原本六人的律師團,因其中一人退出抗議,只剩下五人。左起斯偉江、張培鴻、楊學林、周澤、浦志強,12月5日攝于渝水區法院外。(斯偉江律師微博)

 

6/12/2013 [維權網]

楊金柱:在江西新余市代理劉萍等人案子遇險記

一批穿便衣的男子包圍了楊金柱的路虎越野車,以楊金柱的經驗和眼光,一眼就看出這些人基本都是穿便衣的員警。他們不僅辱駡楊金柱們是“賣國賊”、“漢奸律師”、“流氓律師”等,更為惡劣的是,他們說要砸楊金柱的車,要掀翻楊金柱的車,要把楊金柱從車上拖下去。


 

5/12/2013 [民生觀察] 新余三君子案繼續開審 五年級小學生筆錄被作證據
今天上午,本工作室聯繫上了劉萍的女兒廖敏月,據她介紹,今天她媽媽劉萍、魏忠平、李思華三君子案繼續在新余渝水區法院開庭審理,今天上午法庭繼續就所謂“非法集會”案進行舉證。廖敏月說令人不可理喻的是舉證時竟將同為新余維權人士劉喜珍的,正讀小學五年級12歲的女兒黃志涵(音)的筆錄作為證據在法庭上拿了出來,律師等都對此提出了質疑。廖敏月說該筆錄是早前新餘警方在眾多學生面前將黃志涵(音)帶走做的,這肯定會給小姑娘心理帶來陰影。廖敏月說就她媽媽劉萍被國保毆打一事,律師已提出要求法院進行審查,法院已啟動了立案查程式。同時,魏忠平也提出了類似的要求。廖敏月表示雖然今天開庭已是第三天了,但至今仍在審理第一個罪名“非法集會”案,後面還有二個罪名未審,因此今天庭審很可能結束不了。

5/12/2013 [Reuters] Lawyers, relatives of anti-graft activists assaulted in China
Six Chinese lawyers defending three activists who demanded officials disclose their wealth were assaulted, along with their clients’ relatives, by hundreds of men outside a courthouse in southern China on Wednesday, one of the lawyers said.The trial of Liu Ping, Li Sihua and Wei Zhongping is being closely watched by China’s human rights community because it is the first prosecution of anti-graft activists and comes amid what rights groups have described as the first major crackdown against activists by the new government of President Xi Jinping.

5/12/2013 [大紀元] 組圖:劉萍案新餘當局設局構陷 律師力爭訴訟權利

4日,浦志強告訴大紀元記者:“今天下午我們雙方都很累,控方在舉證劉萍、魏忠平、李思華的‘非法集會罪’,我的當事人李思華的事情是,跟要求官員公示財產的丁家喜吃過幾次飯,跟黃維軍舉過牌,要求釋放良心犯、政治犯,停止迫害。我們認為,作為獨裁體制的國家,既然有政治犯、良心犯,公民要求中共最高領導人解決這個問題,不構成犯罪。明天將繼續開庭。”律師斯偉江表示,劉萍(4日)在休庭前說,她被一個叫歐陽的女員警毆打,律師已經申請非法證據排除,要求員警出庭作證!法庭明天答覆。

5/12/2013 [微博] 新余三君子案繼續開審 徐利平律師V:今天審理劉萍等人案的三位所謂法官袁先複丶肖落根和劉素梅,歷史會記住它們!

5/12/2013 [自由亞洲電台]新余庭審第二日 代理律師之一張培鴻告訴本台記者:法院對於公開審判的問題還是缺乏誠意。我們僅僅是要求他們承認旁聽這些是他們安排的,承認的話我們就可以接受了,不需要再做什麼實質的變更,但是他們始終不承認。如此明顯的事實,我們就判斷他們(法院)缺乏誠意。不是說打斷律師的講話,而是不讓律師講話,不允許律師發言,法院強行推進庭審進度,讓公訴人舉證。這個程式就等於失去了基本的公正性,我們也要求公訴人監督法庭庭審的合法性。 张雪忠:下图中,与我合影的是刘喜珍女士,她是刘萍女士的好友。自刘案发生后,她已多次被新余警方软禁、关押和殴打。这次开庭的第一天上午,她又被警察抢夺手机,并拖离现场。我当时极力阻止警方野蛮和非法的暴行,却未能成功。希望她现在一切都好!

Embedded image permalink

5/12/2013 [自由亞洲電台]普法日 6名律師被襲擊辱駡 因舉牌要求官員公示財產的江西省新余維權人士劉萍等人,司法公義未彰。案件第二日續審,包括浦志強、周澤等六人律師團遭不明身份人士襲擊、辱駡,其中一名律師退出抗議。

20130901 FOC-1   7/6/2013 [明報] 劉萍女兒:我媽媽無罪!「人大」直選提倡者劉萍被捕 重看劉萍女兒廖月敏的哭訴 RTHK-鏗鏘集-我媽媽無罪-2013-7-15

5/12/2013 [視頻] 孫林(孑木):她——劉萍

5/12/2013 [推特] 新余劉萍審判第三天《劉萍犯了什麼罪?》
劉萍、魏忠平、李思華審判今天在江西新餘進入第三天。請推友繼續瞭解此案的來龍去脈,圍觀中共如何對希望行使政治權利的無辜公民進行任意尋釁和迫害。 “@jameschownb 據現場線報稱,今天新餘比前兩天更為嚴密,並且把戒備區擴大到多幾條路口,路上有好多昌河麵包車的警車在巡邏,外地口音者一律抓走再說,法院門口依舊有百多名製服警和便衣,現場依舊遮罩網絡信號,暫時沒有圖片。” 1312030756462666 (圖) 中國最勇猛維權律師敢死隊,左起:浦志強、張雪忠、斯偉江、楊金柱、楊學林、周澤、張培鴻,向他們的勇敢表示敬意。地點江西新余 上午庭審情況: @aac: 接劉萍女兒廖敏月電話,新余三君子案今天上午八點多鐘,就是馬永國:剛才,律師與家屬全被便衣毆打,員警在旁邊冷漠地觀望視而不見!請大家火速傳播,請全世界看看新餘政府的無恥! 民生觀察 @minshengguancha : 據維權人士“秀才江湖”上午發出消息稱“剛才劉萍的女兒打來電話,她很焦急!渝水法院門口,一群便衣圍攻毆打律師及圍觀者,她本人也遭到毆打。她說她已經進入法庭,卻看不到律師。新余衙役不讓律師進入法庭,她估計法庭會無恥地宣佈是律師放棄辯護的。讓我和網友馬上擴散這個消息!謝謝!” 張培鴻:楊金柱退庭抗議。休庭到十一點半。 秀才江湖 @xiucai1911 :【新餘前線快報!】現在法庭暫時休庭,劉萍的女兒發給我一張她被衙役歐打後的照片。她說身上有多處傷痕,手機被打破一個。剛才手一直在流血,現在剛剛止住。上午律師被禁止進入,經過強烈交涉,開庭一個多小時後才進法庭。 pic.twitter.com/AFOCv5SeYp RT @bellezeng416 斯偉江:楊金柱抗議,退出法庭。浦志強被推搡,張培鴻被砸中泥塊。劉萍的女兒和弟弟被法官威脅庭後要處理,劉萍哭泣請求女兒不用管媽媽的事情,說媽媽已經對你很愧疚了!劉萍女兒說我不怕! 劉萍女兒:上午法院說我做假證要對我進行行政處罰!笑掉大牙!做假證明明是他們!然後再次開庭不知道我媽媽是否在裡面被威脅!(拿我做威脅)一出來我媽就哭著求我不要再說話了!所有律師被警告!律師只是舉手並沒有發言也被警告!無恥 “新余三君子”案再開審 4/12/2013 [推特,微博] 新余的非法集會案,辯護律師團被襲 @浦志強: 12月4日是中國憲法日,但我們在新余的非法集會案很不順利。這麼多年對法庭內外如何維穩,我有經驗,對庭外鼓噪卻初次見識。兩百來位工人模樣的群眾,詛咒我“流氓律師”、“漢奸律師”、“賣國律師”和“中華民族的敗類”,被他們在大批特警眼皮底下推搡拉扯謾駡,我實在百感交集。 @律師王海軍:老浦被圍攻 眾多五毛黨圍阻出庭辯護律師的車 謾駡 指責 一度有人煽動圍觀者砸車掀車 張培鴻律師說話也被圍攻 ……周澤楊金柱律師在理論時亦被不明身份的人糾纏 車幾次被人踢打腳踹……新余渝水區法院門口一幕,今日! @張培鴻:各位親,今天是這個國家的憲法宣傳日。本律師在江西新余渝水區法院參加魏忠平案件的開庭,在進入法庭前的第二道警戒線附近受到不明身份流氓的襲擊,被一塊一碰就碎的土塊擊中臀部和公事包,沒有受傷。請為這個國家以及投擲土塊的匿名者禱告!更為法庭上的兩位被告人基督徒禱告!
4/12/2013 [德國之聲] “新余三君子”案再開審,律師:舉牌無罪 周澤表示,拋去此案諸多的政治背景,單從法律層面來分析,幾名當事人的”飯醉”、”舉牌”行為都在法律允許的範圍之內:”本案指控被告人的基本犯罪事實:在北京一些公民舉牌要求官員財產公示被抓後,他們經常在一起聚餐表示聲援,很顯然他們在一起吃飯不構成犯罪,與官方指控的’非法集會’是不相干的;還有一個是他們舉牌聲援北京這些被抓的人,他們一人舉一個牌子照相,然後發到網上,這僅僅是表達行為,也與’非法集會’不相干。以我的專業判斷,我的被代理人劉萍、李思華、魏忠平都不構成犯罪。”   4/12/2013 [大紀元] 江西“新余三君子”開庭各界聲援 當局恐慌 鄭建偉律師表示,“三名不屈的被告人;六名海內聞名的辯護人;四名忐忑的公訴人;三名憋屈的審判員;一大幫五湖四海的看客;一群黑壓壓的員警;法庭內外的角逐,人心向背的撕裂,呀,這是2013年歲末的一場奢侈的審判!正是有劉萍、魏忠平、李思華們的努力和付出,才有更多的新餘人去努力踐行公民權利,行使監督權利。”   4/12/2013 [BBC] 江西劉萍案律師:新余庭審不公正 江西被控“非法集會、涉邪教組織”等罪名的劉萍等三人案件代理律師浦志強表示,江西新餘庭審到目前沒有體現司法獨立和公正精神。   4/12/2013 [法廣] 浦志強介紹劉萍案第一天開庭經過 浦志強:首先今天的審判既不是一個公開的審判,也不是一個獨立的審判。被告人與審判人以及我們律師在內所有的人都明白,劉萍,李思華以及魏忠平他們三人的行為不構成犯罪,在這樣的背景下,法庭實際上是地方當局乃至中央政府控制的法庭,我覺得,作為辯護律師我們很難認可法庭的合法性,今天的情行最合適地表現了中國今天的法律狀況   4/12/2013 [維權網] 新余告急:江西新餘劉萍等人案庭審第二天大量便衣攻擊律師(圖) 第二天繼續開庭時,新余渝水區法院前來了大批不明身份的便衣人員,他們肆意攻擊前往新餘給劉萍他們代理的辯護律師,使得楊金柱律師被迫提出抗議而退出法庭。浦志強律師被推搡,張培鴻被砸中泥塊(請見圖片),劉萍的女兒和弟弟被法官威脅庭後要處理,在庭上的劉萍哭泣請求女兒不用管媽媽的事情,說媽媽已經對你很愧疚了!劉萍女兒說我不怕!   4/12/2013 [權利運動] 連線新余:司法流氓化正在進行中 劉萍的第一任辯護律師張雪忠說:經過昨天的發問環節,基本厘清了案情,簡單來說,1,就是樓下十幾人合影,之後上網,構成非法集會罪;2,劉QQ群轉了一個聲援某被審判XX功學員貼,被控構成利用邪教破壞法律實施罪,劉萍是基督徒;第三個,街頭競選時,被指控聚眾擾亂公共秩序罪,這個事實,好在有錄影,錄影能證明當局指控的事實根本不存在。


2013年11月12日星期二 中國保障人權律師團律師就渝水區法院侵權發表聲明 (維權網資訊員一文報導)中國保障人權律師團,於今日(2013年11月12日)發佈關於江西渝水區法院剝奪劉萍律師張雪忠辯護權的聲明,這是中國保障人權律師團關於王登朝案後又一次以團體名義發佈的聲明。中國保障人權律師團成立短短兩個月,已有150余位人權律師加入,有88位律師連署了此聲明(本網發稿後,又有第二批數十名人權律師簽名,目前已達到一百多名律師簽名)。 全文如下: 中國保障人權律師團律師關於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區法院非法侵犯公民訴訟權利的聲明 日前,公民劉萍、魏忠平、李思華因呼籲官員財產公開被指控非法集會、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在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區法院受審。 我們昨日得知,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區法院在審理劉萍、魏忠平、李思華被指控非法集會、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一案中,拒絕張雪忠律師擔任劉萍的辯護人。 而在此前,案件在庭審過程中,劉萍因法庭肆意限制乃至剝奪張雪忠辯護人的辯護權利且辯護人抗議無效已無法正常行使辯護權利而被迫當庭解除了張雪忠律師的辯護委託。後劉萍及其女兒另行繼續委託張雪忠律師擔任劉萍的辯護人,被渝水區法院告知張雪忠律師不得再擔任劉萍的辯護人。 為此,我們,中國保障人權律師團律師,公開發表聲明如下: 一、渝水區法院拒絕張雪忠律師擔任劉萍的辯護人,沒有任何法律依據。 二、渝水區法院此舉已經嚴重侵犯了當事人劉萍及辯護人張雪忠律師的辯護權利,應當立即糾正,並追究作出此決定和實施此行為的相關責任人的違法責任。 三、人們法院在處理有爭議事宜的時候,應當善意的理解和嚴格的執行法律,應當具有保證辯護權和其它訴訟權利的基本意識,正確理解《刑事訴訟法》第十四條“人民法院……應當保障……被告人和其他訴訟參與人依法享有的辯護權利和其他訴訟權利。” 四、人民法院審判行為的目的是維護司法公正和社會正義,必須警惕和防止人民法院淪為侵犯人權、限制和剝奪公民權利的工具。 五、劉萍、魏忠平、李思華“三君子案”是舉世矚目的重大案件,新餘地方司法當局以此辦案的諸多嚴重程式違法行為已經引起國內外的極大關注和廣泛批評。本案的審判過程是否公開透明、公正合法,當事人和辯護人的權利能否充分保障,事關國際社會及國內民眾對整個中國司法是否公正、能否保證人權的評判,審判法院當慎之又慎,應確保程式合法、實體公正,經得起歷史考驗。 2013年11月12日。 律師團聲明人: 李方平  北京律師 張 磊  北京律師 王 成  浙江律師 李和平  北京律師 江天勇  北京律師 唐吉田  北京律師 劉衛國  山東律師 唐天昊  重慶律師 龐 琨  廣東律師 黃思敏  湖北律師 王全平  廣東律師 葛永喜  廣東律師 陳建剛  北京律師 吳魁明  廣東律師 隋牧青  廣東律師 陳科雲  廣東律師 劉正清  廣東律師 劉士輝  廣東律師 吳鎮琦  廣東律師 梁小軍  北京律師 張科科  湖北律師 蘭志學  北京律師 謝 陽  湖南律師 常伯陽  河南律師 付永剛  山東律師 徐 燦  北京律師 徐 忠  山東律師 葛文秀  廣東律師 滕 彪  北京學者 胡貴雲  北京律師 趙永林  山東律師 張傳利  北京律師 劉 巍  北京律師 唐荊陵  廣東律師 劉金濱  山東律師 周立新  北京律師 陳進學  廣東律師 范標文  廣東律師 龍元富  廣東律師 梁秀波  河南律師 李戚達  河北律師 于 金  四川律師 劉 偉  河南律師 王宗躍  貴州律師 黎雄兵  北京律師 肖芳華  廣東律師 伍 雷  山東律師 石永勝  河北律師 李國蓓  北京律師 張 國  湖南律師 汪 廖  浙江律師 蔣援民  廣東律師 郭蓮輝  江西律師 莫洛紅  河南律師 梁瀾馨  河北律師 陳南石  湖南律師 張錦宏  河南律師 李長青  北京律師 葛文秀  廣東律師 施正剛  江蘇律師 馮延強  山東律師 劉金湘  山東律師 張重實  湖南律師 于 金  四川律師 陳武權  廣東律師 溫海波  北京律師 王 宇  北京律師 周世敏  江西律師 陳以軒  湖南律師 幹衛東  新疆律師 王朝嶧  貴州律師 張維玉  山東律師 盧思位  四川律師 王 興  北京律師 郭振興  黑龍江律師 王必君  廣東律師 王勝生  廣東律師 李蘇濱  北京律師 趙 虎  河北律師 馮 雲  雲南律師 馬連順  河南律師 李如玉  江蘇法博 游飛翥  重慶律師 聞 宇  廣東律師 李志勇  廣東律師 徐紅衛  山東律師 谷 紅  河南律師 周天曼  河南律師


張雪忠律師就劉萍“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的初步辯護意見 ——關於被告人劉萍涉嫌非法集會、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一案的初步辯護意見(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部分) 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區人民法院 受被告人劉萍親屬的委託,並受上海致格律師事務所的指派,本律師作為被告人涉嫌非法集會、聚眾擾亂公共秩序、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部分發表如下辯護意見,望合議庭在評議案件時予以採納: 根據余望檢刑追訴【2013】01號追加起訴書的內容,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劉萍涉嫌犯罪的主要事實是,被告人曾與2012年8月18人,利用QQ帳號和skype帳號,分別在QQ群和skype組轉發如下帖子:“8月20日9:30,上海青浦偽法院(城中北路555號)將對法輪功學員侯鈞傑(宇宙洪荒QQ1055565324)非法開庭,重慶正義律師熊代英將為其作無罪辯護,市民憑身份證均可參加旁聽。Flg遭鎮壓13年,反而洪傳世界140多國家,僅臺灣就有學員100萬。近年來,以張傳利、江天勇、郭國汀、李和平為代表的很多著名律師紛紛為flg作無罪辯護,這是他們勇氣的見證,也是flg無罪的證明。 青浦偽法院內判黑幕搶先曝光:8月16,律師熊代英去青浦偽法院查閱案卷時,辦事員一開電腦就說:‘哦,這個案子已經判過了,然後馬上改口說,是20號開庭。’侯鈞傑僅因寄送網友神韻藝術光碟就遭黑箱操作迫害,足見獨裁專制之下人人都是弱者!這是一場對良知和正義的審判,群眾圍觀能讓邪惡恐懼,幫助別人站起來能讓自己不再跪下,呼籲正義之士旁聽!讓公平正義比太陽還要光輝。” 作為被告人劉萍的辯護人,我認為(姑且假設公訴機關指控的事實成立):(1)即使不考慮刑法第300條第1款的嚴重違憲性,被告人在網上轉發上述帖子的行為,也不構成刑法第300條第1款到規定,嚴重違法了憲法第36條關於信仰自由的規定,因此毫無正當性可言。鑒於犯罪嫌疑人沒有犯罪事實,我建議貴院依刑事訴訟法第195條第(二)項的規定,對被告人劉萍作出無罪判決。具體理由如下: 一、被告人劉萍的行為不具備刑法第300條第1款規定的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的構成要件。 1、被告人不具有破壞法律實施的故意。 刑法第300條第1款規定的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系故意犯罪,行為人須主觀上具有破壞國家法律、行政法規實施的目的。但被告人轉發相關帖子的目的,只是為了表達其對一起法院公開審理的法律案件的個人看法,並希望該案當事人能夠得到司法機關的公正對待,而不是為了破壞法律的實施。被告人對相關法院的批評,以及對該案當事人的聲援,可能是正確的,也可能是錯誤的,但被告人的對錯,並不影響被告人公開發表觀點的目的。 實際上,相關法院屬於我國的國家機關之一,而對國家機關進行監督和批評,本來就是我國憲法第41條明確規定的公民權利。 2、被告人並無利用邪教組織的行為。 姑且不論法輪功是否屬於所謂的“邪教”,被告人劉萍作為一名虔誠的基督徒,並不是法輪功的學員,其在網上轉發帖子的行為,純屬其自身的個人行為。被告人即沒有以法輪功學員的身份轉發帖子,也沒有號召或串通法輪功學員一起轉發帖子,因此根本不存在利用邪教組織的行為。 3、被告人並無宣揚法輪功的行為。 被告人轉發的帖子,只是包含一起公開審理的法輪功案件的相關資訊,其中並無法輪功的傳單、圖片、標語或標識相關資訊,帖子中出現法輪功的字樣,只是因為這確實是一起與法輪功有關的刑事案件。被告人轉發的帖子的行為,既沒有向人們宣揚法輪功的教義,也沒有鼓勵他人皈依法輪功,因此根本不屬於宣揚法輪功的行為。 4、被告人轉發帖子的行為,並不屬於《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犯罪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二)》(以下稱“《解釋(二)》”)第1條第1款第(三)項規定的行為。 根據2001年6月11日起施行的《解釋(二)》第1條第1款第(三)項的規定,“利用互聯網製作、傳播邪教組織資訊”的情形,必須以“製作、傳播邪教宣傳品,宣揚邪教,破壞法律、行政法規實施”為前提,才有可能構成刑法第300條第1款規定的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 因此,這裡所謂的“利用互聯網製作、傳播邪教資訊”必須是利用為宣揚邪教而專門製作的宣傳品來進行的,包括相關傳單、圖片、標語、報紙、書刊、光碟、錄音帶、錄影帶等。但在本案中,被告人所轉發的帖子,只是為了表達對一起公開審理的刑事案件的關注和看法,根本不屬於為宣揚法輪功而專門製作的宣傳品。 公訴機關以“利用互聯網散發邪教組織人員受破壞的資訊”為由,指控被告人犯有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其更直接的依據應該是2002年5月20日公佈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辦理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犯罪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答》(以下稱“《解答》”)第九條問答的內容:“問:對散佈所謂邪教組織人員‘被迫害’的材料、資訊的行為,如何處理?答:對於上述行為造成惡劣影響的,依照刑法第三百條第一款的規定定罪處罰。” 但公訴機關對上述問答內容的解釋是完全錯誤的。 第一,兩高的《解答》,顯然是針對兩高的《解釋(二)》專門作出的。這就意味著,上述第九條問答中的“所謂邪教組織‘受迫害’的材料、資訊”,也必須屬於《解釋(二)》規定的“邪教宣傳品”,即為宣揚邪教而專門製作的宣傳品。而本案被告人轉發的帖子,並不屬於此類宣傳品。 第二,上述第九條問題中的“被迫害”一詞,不但以“所謂”一詞來修飾,而是還特別加上雙引號。這顯然表明,此條問題所涉的“被迫害”的材料、資訊,必定是為宣揚邪教而虛構和捏造的信息。但本案被告人轉發的帖子,提及的確實是一起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刑事審判的真實案件,被告人並未虛構或捏造任何資訊。至於相關的刑事審判是否屬於迫害,每個人都有權作出自己的個人評價,而對一起刑事案件進行個人評價,並不觸犯任何現行的法律。並且,被告人轉發的帖子的行為,也未造成任何惡劣的影響。 二、刑法第300條第1款的規定,嚴重違反了憲法第36條關於信仰自由的規定,因此毫無正當性可言。 辯護人認為,上述第一部分的辯護意見,已經足以表明,即使依照刑法第300條第1款的規定,被告人劉萍的行為也不構成犯罪。與此同時,辯護人還認為,刑法第300條第1款的規定,本身就違法了憲法關於信仰自由的規定,它除了可能產生信仰壓制和良心迫害的後果外,並無保護任何正當法益的作用。 1、刑法懲罰的物件是人的行為,而不是人的認識。 在現代文明社會,刑法所應懲罰的,是人們危害社會的行為,而不是人們的思想或信仰,無論這些思想或信仰,在他人看來是多麼的錯誤和荒唐。一個人若是擁有錯誤的思想或信仰,受害的只是他自己,而不是他人或社會,對於受自己的錯誤思想所害,卻又無害於他人或社會的人,我們所應該做的,是以批評和辯論的方式説明他克服自己的錯誤,而不是以刑罰措施去加重他的不幸:一個人又有錯誤的思想和信仰,本身就已經是一種不幸,我們為什麼還要通過刑事處罰,去給他增加新的不幸? 如果因為法輪功的教義是“錯誤和荒唐的”,其教徒就必須受到法律的處罰,那麼人們就必須面對一個嚴重的問題:諸如基督教、佛教、道教及共產主義等信仰,在許多重大問題上都持不同甚至完全對立的看法;由於對立的看法不可能都是正確和合理的,因此這些常被視為“正統”的信仰,也可能和法輪功一樣是錯誤和荒唐的;對於集中內容不同,但都可能是錯誤和荒唐的信仰,我們有什麼理由選擇性的對其中一些進行懲罰,同時又對另一些進行保護? 至此,我們應該可以看出,現代文明國家為什麼都要通過具有最高效力的憲法,來確認和保護公民的信仰自由。只有承認公民的信仰自由,並對不同的信仰進行平等保護,那些各自堅信自身信仰正確性和合理性的人們,才有可能在同一個國家寬容相待、和平相處。 相反,如果某一教義的信奉者,一旦掌握了政治權力,就可以對其它信仰的信奉者進行壓制和迫害,那麼整個國家就可能面臨嚴重和劇烈的分裂與動盪,同一個國家的同胞也將面臨殘忍和血腥的鬥爭與廝殺。試想一下:如果共產主義者掌握了政治權力,就可以制定有針對性的法律,去懲處法輪功學員,那麼,如果法輪功信徒掌握了政治權力,是否也可以同樣去迫害共產主義者? 2、基於信仰的自由和平等原則,邪教可以說一個社會學上的概念,但絕不應成為一個正式的法律概念。 在一個真正承認信仰自由和信仰平等的國家,“邪教”或許可以作為一個用於社會研究的概念,但絕不應通過法律的規定,成為一個正式的法律概念。因為,就信仰的本意而言,每一種教義的信奉者,都認為只有自己的信仰才是唯一正確、合理甚至神聖的。如果一些人可以利用手中的立法權,把另外一些人的信仰規定為邪教,並對後者進行制裁和處罰,那就完全違反了信仰的自由和平等原則。例如,在美國,目前據信有上萬個社會學意義上的“邪教”但基於信仰的自由和平等原則,這些所謂“邪教”的信奉者,並不會單單因為皈依或宣揚自己的信仰而受到法律的處罰。 當然,如果有人以某一教派的名義,或者利用某一教義,去剝奪他人的生命、騙取他人的錢財、對他人實施姦淫,或者以爆炸或施放毒氣等手段,破壞公共安全和公共秩序,他們毫無疑問應該受到法律的懲罰。但此時,法律對他們進行懲罰,並不是因為他們皈依和宣揚了錯誤的信仰,而是因為他們實施危害社會的行為。 一個人一旦實施了危害社會的行為,不過他是以法輪功的名義,還是以基督教、佛教、道教或共產主義的名義,都應該受到同等處罰。如果一個人並未實施危害社會的行為,而只是宣揚了某一種信仰,那麼,無論他宣揚的是法輪功,還是基督教、佛教、道教或共產主義,都不應該受到法律的制裁。 例如,在日本,一些歐姆真理教的信徒之所以受到法律的處罰,只是因為他們實施了施放毒氣、殺人等危害社會的行為,而不是因為他們皈依和宣揚了相關的教義。實際上歐姆真理教至今仍才日本以“任意教團”的形式存在,並且受到日本憲法的保護。 其實,一種信仰或教義越是荒誕不經,對人們的吸引力就越小,危害社會的能力也相應越小,如果一種荒誕的信仰,確實獲得了廣泛的影響力,必定是因為政府對它實施了打壓和迫害。因為,一方面,當政府開始打壓和迫害某一信仰時,討論甚至批評這一信仰,都會成為一種禁忌,這就只是它的錯誤和荒繆,無法得到及時的揭露和糾正;另一方面,政府的打擊和壓制,往往會致使人們不再深究它的教義合理與否,而是主要關注其信徒遭受的迫害與不公,從而使其更具感召力和影響力。 比如,在世界許多國家或地區,法輪功都可以合法存在,但它在這些地方很少被特別視為一種危害社會的破壞性因素,同時也就無法獲得廣泛的影響力。而恰恰是在中國大陸,因為政府視其為洪水猛獸,並且小題大做,專門制定法律對其進行不正當的懲罰,它才有可能獲得與其粗陋的教義不相稱的生命力和影響力。 綜上所述,辯護人認為,即使不考慮刑法第300條第1款的違憲性和不正當性,被告人劉萍轉發相關帖子的行為,也不構成該條款所規定的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希望貴院能恪守法律的底線,依法對被告人作出無罪判決。 辯護人:張雪忠 2013年11月8日


6/11/2013 張雪忠:江西新余刘萍、魏忠平、李思华案,被告人家属已确定如下新任律师:张雪忠、杨学林(刘萍);杨金柱、张培鸿(魏忠平);周泽、浦志强(李思华)。原辩护人郑建伟、刘金滨、陈光武、庞琨、李金星(伍雷)等五位律师,仍将在先期辩护工作的基础上,继续为本案的辩护提供宝贵的参考意见。


2013年10月28日星期一 Embedded image permalink 新余三君子集體解除代理律師合同,法庭宣佈擇日再審

新余三君子”審判或透露中共下步棋 三名被告撤回了其律師的代表許可,以示對法院“非法行為”的抗議,此舉也迫使江西省新餘法院推遲聽證會。劉萍的律師張雪忠說沒有辦法將聽證會繼續下去,三君子有15天的時間聘請新律師或者續聘先前的律師。(德國之聲) http://dw.de/p/1A79x

劉萍女兒解釋劉萍、魏忠平、李思華家屬聘請的6位元律師於今日全部被取消委託原因。

Embedded image permalink

(維權網資訊員王冬見報道)備受各界關注的劉萍、魏忠平、李思華“新余三君子案”,于10月28日下午5點左右結束一天的庭審,由於三名當事人集體解除了委託律師的合同,法庭最後作出擇日再審的決定。

據劉萍的女兒廖敏月介紹,母親雖然精神很好,但看上去瘦了四、五十斤。在休庭時,敏月給母親打氣,喊著:堅強!加油!媽媽我支持你!但被同樣參加了旁聽的父親捂住嘴、捺住頭。劉萍受到女兒的鼓勵,也喊著:女兒我相信你!

由於在上午的庭審中,李思華、魏忠平感到法庭不能依法保障被告人的辯護權,都解除了與代理律師的委託合同,但下午的庭審仍繼續進行。只有張雪忠律師、鄭建偉律師作為劉萍的辯護律師出庭。下午,劉萍在發言時多次被審判長粗暴打斷,也因為同樣的理由解除了與兩位律師的委託合同。

最後,法庭告知劉萍:必須在15日之內重新委託好律師。


#新余播报#【公民第一案】鉴于新余法院肆意剥夺辩护人依法执业权利,践踏被告人合法权益。律师们不得已解除委托,依法……如果新余法院依法的话,应当预留15天让刘萍等委托新的辩护人……当然,不依法对他们来说也是家常便饭!

Embedded image permalink


Hu Jia 胡佳‏@hu_jia 與警察對拍,是氣勢交鋒。@lvshi798 @龐琨律師:在法院門口與警察對拍。 新余警方今天干擾律師出庭抓捕旁聽民眾的牛哄哄勁,讓我聯想到當年紅透半邊天的立軍同志…只是不知道這些人夠不夠資格敲開使領館的大門… pic.twitter.com/pN8tPrlM6o Embedded image permalink 新餘審判三名維權人士 外界關注 http://bbc.in/1ajdFta 劉萍的女兒龐敏月在庭審前夕披露劉萍家屬沒有獲得旁聽證,她在微博稱:「我外婆半年沒有見過我媽了,你們連一張旁聽證都不給是不是太不人道!明天我外婆會去,就算拿著報紙坐在法院門口…80多歲的老人你們也防?」(BBC) 新餘審判三名維權人士 外界關注 江西新餘三名維權人士劉萍、魏忠平和李思華星期一(10月28日)在當地渝水區法院受審。 此案被普遍視為中國當局針對新公民運動的首次庭審,因此引起中國及海外人權觀察人士的普遍關注。 根據劉萍等人律師龐琨在社交媒體發佈的其所受到的出庭通知書,劉萍和魏忠平被控非法集會、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等罪名;李思華被控涉嫌非法集會。 劉萍的女兒龐敏月在庭審前夕披露劉萍家屬沒有獲得旁聽證,她在微博稱:「我外婆半年沒有見過我媽了,你們連一張旁聽證都不給是不是太不人道!明天我外婆會去,就算拿著報紙坐在法院門口她說他都想見我媽,雖然很可能見不到………我外婆就想看看大半年沒見的女兒,沒有別的意思。80多歲的老人你們也防?有必要麼?」 根據在現場的維權人士稱,新餘警方星期一在法院外拉起警戒線,戒備森嚴,多名前去聲援劉萍等人的外地維權人士遭到扣押,包括香港維權活動人士楊匡。 劉萍等人的律師也在微博稱遭到警方阻撓,他們稱新餘警員在法院外要求檢查律師的律師證和授權書,由於律師拒絕配合,庭審無法凖時開始。 風向標 劉萍等人今年4月在劉萍家樓下合影聲援因要求官員公示財產而被北京警方拘捕的趙長青以及丁家喜等人,他們在照片上手拿寫有要求當局停止政治迫害,釋放政治犯的紙張。 隨後他們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名拘捕,而在起訴時這一罪名被改為非法集會。 劉萍等人的另一名辯護律師是在8月因呼籲憲政而被華東政法大學停職的張雪忠,他指出劉萍案是中國當局打壓新公民運動的「突破口和風向標」。 張雪忠稱,劉萍等人的案件與北京的許志永、王功權以及廣州的郭飛雄等案應該都是由公安部統一督辦的。 中國人權活動人士胡佳稱,美國駐華使館政治處二秘戴德年、加拿大駐華使館一秘賽加祺和歐洲聯盟駐華使團的杜海飛都前往新餘關注有關案件,但無法進入法庭。


江西非法集會案檢驗中國打壓新公民運動決心 儲百亮 2013年10月28日 香港——三名草根維權人士將于週一在中國東部接受審判,對他們的主要指控源自他們在一棟公寓的院子裡抓拍的一組照片。拍照的那次短暫集會,將成為判斷中國政府在打壓新公民運動上會走多遠的第一次法庭測試的核心,該運動敦促以習近平為首的共產黨領導層實行民主改革。 這三人是江西省新余市居民劉萍、魏忠平和李思華,劉萍的女兒廖敏月和律師張雪忠說,他們面臨的指控是於今年4月在劉萍二層樓的家中與朋友非法集會,集會目的是拍照片來表達政治觀點。與會人員展示了標語,敦促當局釋放被關押的抗議者、公佈官員財產,並把照片貼到了網上。拍照大約一周後,警方拘捕了這三人。 維權人士已被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認定為共產黨統治的威脅。 辯護律師張雪忠在上海接受電話採訪時說,“這也算非法集會的話,學生一起拍畢業照也成了非法集會了。” 自政府於今年3月開始圍捕新公民運動的支持者以來,這三人是首批面臨審判的相關活動人士,這樣一來,原本默默無聞的三人已經吸引了廣泛的關注。新公民運動是一個鬆散的聯盟,由法律宣導者、人權活動人士和心懷不滿的公民組成,從去年開始發展成一個較有組織的運動。該運動要為所有人爭取更大的政治權利、平等的教育權利,還要求公佈官員財產,當此之際,一些官員的舒適生活已經成了引發公眾強烈不滿的源頭。 “我個人確信,這實際上是一場全國性的協作運動,目的是打擊和瓦解新公民運動。”張雪忠提到庭審時說道。 “他們希望把江西的案子作為一個開端,以此測試公眾的反應,還想從內部測試司法系統會做何反應。”張雪忠說。他曾是一名法學講師,自公開呼籲民主憲政改革後就被暫停執教。 根據“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的資料,中國警方已經拘押了18名新公民運動的參與者和支持者,其中一些人還遭到了正式逮捕。最引人矚目的被捕者是許志永和王功權,前者是一名法律宣導者,於今年7月在北京被警方逮捕,後者是一名富有的投資人,於今年9月在北京被捕。二人都已因涉嫌聚眾擾亂公共秩序的罪名遭到正式逮捕,由此有可能受到起訴。警方沒有詳述指控他們的證據。 律師張雪忠說,“劉萍、魏忠平和李思華都是新公民運動的支持者和參與者,在各自的領域為吸引公眾關注發揮了重要作用。”他說,當警方審訊他們時,許多問題都和許志永及新公民運動有關。 劉萍和魏忠平的律師說,除了非法集會以外,二人還面臨另外兩項指控:“聚眾擾亂公共秩序”和“利用邪教破壞法律實施”。 聚眾擾亂公共秩序指控的依據是,2011年,他們兩人為了在當地人大選舉中獲得獨立候選人資格而散發傳單,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這一指控的依據則是,兩人2012年在一個線上通訊服務工具上發表了評論,呼籲朋友們關注針對一名法輪功追隨者的審判。法輪功是一個遭禁的宗教團體。三名被告的律師都表示,打算對所有指控進行無罪辯護。 多名人權律師和宣導人士表示,這次審判顯示了中共領導層對其權力掌控面臨的潛在挑戰的擔憂,哪怕發起這些挑戰的民眾利用的是領導層自己做出的減少腐敗、提高透明度和更尊重法律的承諾。他們說,政府尤其擔憂的是,像劉萍這樣心有不滿的普通民眾日益將個人不滿轉變成政治訴求。 48歲的鋼鐵廠下崗職工劉萍就代表著這種轉變。據女兒廖敏月稱,劉萍的行動始於八年前,當時她開始向政府請願,要求獲得賠償,因為警方毆打了劉萍的叔叔。然而,在多年的投訴中,劉萍被更廣泛的訴求吸引了。2011年,她試圖以獨立候選人的身份參加黨控制下的當地人大選舉,但未能成功。去年,她加入了新生的新公民運動。 另外兩名被告魏忠平和李思華的親屬稱,他們剛開始也是有具體不滿的上訪者,後來才被政治行動主義所吸引。 “新公民運動超越了獨立個案,關注更廣泛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訴求,”“人權觀察”組織在香港的研究員阿蓮(Maya Wang)說,“民眾投訴不公事件是可以的,但如果開始組織起來發表請願書,事情就變得敏感了。” 中國的法院處在共產黨的控制之下。三人不被定罪判刑的可能性很小,尤其是在當前的政治環境之下。 自去年11月成為黨領導人以來,習近平一直要求官員維護和加強共產黨執政的意識形態工作,還簽署了一項命令,把人權活動人士和公民社會宣導人士視為對党的威脅。本月,黨刊《紅旗文稿》上的一篇評論文章放大了這一警告,譴責西方政府贊助異見人士,在中國內部煽動顛覆活動。 三名活動人士面臨的非法集會指控會導致最高可達五年的有期徒刑。其他各項指控也可能讓他們被判幾年刑。 不過,劉萍的律師張雪忠看到了一些希望,認為新余市渝水區人民法院可能會認定非法集會罪名不成立。他說,拍照現場沒有出現警察,因此並沒有人命令他們解散,這是認定這一罪行的要素之一。張雪忠說,法院多次推延審判日期並改變對被告的指控,表明一些官員可能對以非法集會的罪名起訴被告不太放心。 儲百亮(Chris Buckley)是《 紐約時報》記者。 翻譯:張薇


劉萍案眾人不懼警告威脅現場聲援 法院外數十警察戒備 民生觀察工作室2013-10-28消息:今天上午,備受外界關注的江西維權人士、獨立參選人劉萍案在江西新余渝水區法院一審開庭。據本工作室志願者現場觀察,早上九點不到,法院外已設置了警戒線,幾十位警察在現場高度戒備。 同時,現場出現聲援圍觀民眾和外媒記者一、二百人,國內維權人士黃賓、遊明磊、張聖雨、網友船長、緣才等人突破圍追堵截、警告、威脅成功抵達了法院現場。隨後傳來消息,便衣以檢查證件為由拿走了黃賓、遊明磊、船長的身份證,歐彪峰則被帶到了當地的派出所。 另有消息說,辯護律師龐琨在新余一度遭人扣押,後釋放。


RT @wlh8964 剛才和劉萍女兒通了電話,現在休庭,劉萍三人都很瘦,但精神狀態還好。在庭審中,律師表現非常捧,說得公訴人都不好意思,有點像想倒戈的樣子。但法官態度非常惡劣,經常無理打斷律師的發言。下午繼續開庭。來自潛伏者最新消息 王荔蕻 ‏@wlh8964 @劉萍女兒: 總有一天,圍觀的人會比阻止的人多,醒悟的人會比沉睡的人多,反抗的人要比懦弱的人多!到那時候,才是權力害怕人民的時候!懇請全國全世界的人關注我媽媽劉萍案件!今天你的聲援,也許能成就很多人的明天! 伍雷:警察李龍要抓劉金濱律師。 @李方平律師:【小小新餘,驚動全國安保】昨天見到陳光福,他說本來和朋友從北京去江西新余旁聽劉萍案,不料在保定被至少兩省市國保強力截回。目前瞭解到已經超過十個省市在聯動維穩。湖南很多朋友被國保警告,不許去新餘。大家不理睬… 滕彪 ‏@tengbiao 還有劉沙沙、長沙李卓熹、邵陽王陽寧。rt @tengbiao 截至目前去新餘被抓被截的有:李小玲、區伯、賈榀、陳書偉、小彪、秀才江湖和一不明男子,香港楊匡、張皖荷,還有遊明磊、黃賓、游貴、楊崇…綜合微信消息,請補充。 Hu Jia 胡佳 ‏@hu_jia 今天10月28日,屬於中國江西新餘的三位勇士,劉萍(Liu Ping)、李思華(Li Sihua)、魏忠平(Wei Zhongping)。當下的新餘(Xin Yu)就是中國的縮影。整個中國的政治警察系統,為阻撓公民聲援新余三傑而布下了密集的匪網。 今天被攔截在新餘法院警戒線外的外交官有美國駐華使館政治處二秘戴德年、加拿大駐華使館一秘賽加祺和歐洲聯盟駐華使團的杜海飛。他們都是負責人權的外交官。剛才網友發佈的照片中是戴德年和賽家祺。感謝歐盟、美國和加拿大對中國政治犯的實地關注。 株洲維權者歐彪峰今天上午在江西新餘法院附近與陳書偉、賈榀一起被國保非法扣押。歐彪峰下午4點多被兩名湖南株洲國保開車啟程押返株洲。在被扣押期間,執行非法拘禁的新余國保態度惡劣。警察訊問歐彪峰前往新餘的目的和如何前往的。 王愛忠 ‏@wangaizhong 李小玲消息,己知南方街頭運動成員已有5人成功偷渡在江西新餘法院附近。評:他(她)們是為聲援劉萍而去的,這些勇士從出發後開始的每一分鐘都將面臨途徑各地國保,警察的圍追堵截,甚至被抓捕關押的險境,但他(她)們選擇了義無反顧。自己作為南方街頭運動的一名踐行者,因為你們感到驕傲,光榮!


楊匡 https://www.facebook.com/why.yang 自今早7時40分楊匡發來一張圖片至今,他和妻子劉沙沙已與外界失去聯絡2小時。依前囑,相信已被新餘公安控制。楊匡向香港政府求救,請港府儘快反應,保障港人權利!請擴開去 楊匡facebook代管者字 致香港政府: 本人現在在江西省新餘市,準備行使公民權利,到渝水區法院抗議關於對劉萍的不公對待和指控。 按江西警方三天來在新余市及周邊地區的戒嚴佈防和對外地網友的粗暴拘捕,估計稍後本人也遭同樣對待,且將失去任何通訊權利。 僅此向香港政府求救,並呼籲港府履行對港人承諾,盡忠職守,及早作出反應,保障本人一切基本權利。 楊匡 2013年10月 鑒於國際社會對習近平新一代暴政的「改革」期盼,對年內中國維權人士被捕、冤獄、被暴力的漠不關心。我們深深感受到,中國的苦難,只能由中國人自己去關心,缺乏抗衡暴力機器的能力,我們只有憑藉良知和道德勇氣,親身去逐一關心每一個受苦的兄弟姊妹,共同承擔苦難,為中國民主運動付出。 維權人士劉萍被控「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維權不是擾亂,基督並非邪教,我們在此呼籲,10月28日庭審的日子,前往江西新余渝水區法院抗議、圍觀、聽審。


曾金燕@zengjinyan 看新余國保尊容,請到今日港大GE課,將播放《查房》http://wp.me/p16iWi-c6 此片涉及的劉萍、魏忠平、李思華今日開庭,片中涉及的郭飛雄被捕至今未能會見律師。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