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打黑的“蝴蝶效应” | 中国人权双周刊

剑中 继上世纪“陪都”时期之后,重庆再度成为中国大陆的关键词:同为“太子党”,但 … 繼續閱讀 →...
剑中

继上世纪“陪都”时期之后,重庆再度成为中国大陆的关键词:同为“太子党”,但经过现代媒体、网络的推波助澜,薄熙来今年6月掀起的重庆打黑,取得了比蒋经国1948年在上海的“打虎运动”还要轰动的效应。

在重庆打黑的背后,是主导大陆政坛的两大力量江泽民、胡锦涛之间惊心动魄的较量。大幕已经拉开,究竟鹿死谁手?

10月12日,中纪委副书记、“钦差大臣”刘峰岩率中央巡视组与重庆市级领导班子举行见面会,意在给如火如荼的打黑风暴降温。刘峰岩这个一手端掉陈良宇的团派大将,对太子党的头面人物薄熙来领导的万众瞩目的打黑行动未置一词,只是强调此番巡视的主要任务是监督检查重庆市级领导班子及其成员“贯彻执行党的维护稳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情况”、“执行民主集中制的情况,执行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和自身廉政勤政的情况”,以及“需要了解的其他事项”。中央对打黑的态度,尽在不言之中。

薄熙来已然闻到了火药味,“贯彻执行党的维护稳定的路线方针政策”,不就是在暗示他适可而止,不要破坏稳定团结的大局吗?何谓“自身廉政勤政的情况”?天下乌鸦一般黑,薄熙来,你自己的屁股揩干净没有?

10月16日,面对胡锦涛咄咄逼人的“维稳”态势,自恃有强大的民意和江泽民支持的薄熙来,向媒体倾吐满腹的苦水:“打黑不是我们要主动而为,而是黑恶势力逼得我们没办法。”舆论一片哗然。薄熙来尽收一石二鸟之功:继续争取民心,以退为进,对抗中央对打黑的冷漠态度;欲言又止,话里藏话,将守中有攻的权谋发挥得淋漓尽致。

人们不禁要问,能够把重庆的党政军警司逼得没办法的黑恶势力究竟是如何发展壮大起来的?薄熙来的前任、胡锦涛的心腹爱将汪洋该当何罪?汪洋在重庆市委书记任内提拔起来的业已落马或正在接受调查的大小官员,以及那些令普通市民想起来就要做噩梦的黑帮大佬,三者之间有何关系?这种关系的水落石出,对汪洋的政治生命意味着什么?对覆盖大陆的团派势力意味着什么?

扯出萝卜带出泥,打黑一旦牵涉到汪洋(现任广东省委书记),对胡锦涛团派的打击将非同小可。也就是说,如果要薄熙来停止追究,“只拍苍蝇,不打老虎”,等于是把小辫子交给江泽民,日后的权力分配将不得不向汪系势力作出很大程度的妥协。

由于没有制度化的权力交接秩序,派系林立的中共内斗暗流汹涌、波谲云诡,其残酷和复杂,超乎人们的想象。谁愿意在激烈的、你衰我荣、甚至是你死我活的权力斗争中,让对手攥住自己的小辫子呢?可是,不如此又当如何?

重庆打黑深得人心,薄熙来的民望一时无两,即便团派有心要拼个鱼死网破,也不得不投鼠忌器。更何况,薄熙来有江泽民的支持。有人说,“江泽民已是行将就木”(姜维平《刘峰岩下重庆,薄熙来被调查》),只怕未必。“国庆大阅兵”,去职多年的江泽民享尽“党和国家领导人”之荣耀,显示出他在当今大陆无可忽视的巨大存在:1993年3月至2005年3月,江泽民出任中共军委主席期间,提拔的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军委委员梁光烈、廖锡龙、李继耐、陈炳德、靖志远,原封未动地进入胡锦涛担任主席的新一届军委(任期2008年3月~2013年3月)。

2008年12月9日,《解放军报》发表军委委员、总参谋长陈炳德的文章《汶川大地震救灾的日子》,对军委主席、副主席的描述分别为“胡主席和军委首长要求”、“军委郭伯雄副主席立即对组织部队参加抗震救灾作出安排”、“军委徐才厚副主席在北京召开紧急会议”。文中多次出现“军委首长”,如“经胡主席和军委首长审批,总参谋部发出《关于参加抗震救灾的命令》”,这个与“胡主席”相提并论的“军委首长”,显然不是指那两个军委副主席,否则在出现“军委首长”后,没必要对两个副主席指名道姓,之后又多次出现身份含糊的“军委首长”,这个“军委首长”只能是江泽民。(参见拙作《军队国家化与“宪法顶个球”》)

今年的新闻报道,亦可见没有任何官职的江泽民在大陆政坛举足轻重的地位:“展示江泽民、胡锦涛同志视察乐东的珍贵照片”,中共喉舌对领导人姓名排序的严谨早已众所周知;“以邓小平、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二、三代中央领导集体和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一个是党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的“核心”,一个只是党的总书记,孰轻孰重,一目了然。党指挥枪从来就是一种传说,从红军时期到文革、“六四”、当下,非国家化的军队为政治寡头退而不休提供了牢靠的保障。

中共政权具有黑社会的诸多特征:肆意侵犯他人权利、见不得阳光的黑箱运作、“拳力”等于权力、视法律和法治为无物。江泽民授意薄熙来重庆打黑,矛头直指团派势力,可以说,打在文强等人的身上,痛在胡锦涛、汪洋等人的心上,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痛。无它,打黑顺应人心,师出有名。

有了“军委首长”的强劲支持,薄熙来以民意对抗胡锦涛总书记的“名器”,逐渐占据了上风。在警力紧张、“内鬼”众多的情况下,为方便警方调动武警打黑,7月25日,薄熙来的得力干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被任命为武警重庆市总队第一政委、第一书记。

10月27日,广东省委机关报《南方日报》推出了题为《广东反黑:专项行动→常态打击》的专版文章:“广东的‘低调’反黑行动,说明广东已经按公安部要求告别专项行动式‘打黑’阶段,并已将‘打黑’纳入公安工作中的一项常规任务,步入常态化轨道。”强调“专项打击配套不足、专业性不够”的毛病,对重庆专项打黑的不满呼之欲出。

同一天,重庆市委机关报《重庆日报》针锋相对,以《重庆打黑除恶中央肯定群众拥护》为题报道:9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专门作出批示,称“打击、铲除黑恶势力,是让老百姓过上安定日子的‘民心工程’”。各大媒体和网站纷纷以《中央批示打黑是“民心工程”》、《周永康高调表态支持重庆打黑称其为民心工程》等醒目标题予以转载。周永康9月25日的批示,一个月之后才经地方媒体首先披露,个中玄机,耐人寻味。

10月28日,薄熙来趁热打铁,借看望慰问打黑除恶一线干警之机,“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上演了一出“打着红旗反红旗”的好戏。薄熙来说,锦涛总书记明确要求,要组织开展打击黑恶势力等专项行动,营造良好的社会治安环境。“锦涛”,多么亲切的感觉!薄熙来还特别提到汪洋等前任领导打黑力度很大,工作很实。

与此同时,薄熙来着重强调“1999年以来,全市还有1400多起命案尚未侦破,还有近500名杀人犯在逃”,将汪洋等前任领导越打越黑的真相和盘托出。与薄一波相比,笑里藏刀的薄熙来,深谙游戏规则和讽刺艺术,可谓“青出于蓝胜于蓝”。

重庆打黑的最终结果,很可能就象是中国内陆西南部城市里的一只蝴蝶,偶尔扇动了几下翅膀,在大陆政坛引起了一场龙卷风,导致后胡锦涛时代的人事安排重新洗牌。薄熙来的确在冒风险,但风险越大收益越大,冒险的动力也就越大。谁能保证,经过汪系与团派此番的较量、谈判和妥协,打黑英雄薄熙来不会取习近平而代之,成为所谓的“储君”?

的确,大陆当前就是一个火药桶,“薄青天”如果对自己的民望、政绩善加利用,进入新一届政治局常委已然不是问题;时来运转,蟾宫折桂,入主中南海,亦未可知。

就打黑本身而言,在法制范围内打击犯罪自无不可,但更重要的是标本兼治,改变产生黑社会组织及其保护伞的土壤,施行政治体制改革,新闻自由、司法独立、军队国家化。否则,一个黑帮倒下去,十个黑帮站起来。要知道,饿蚊子比已经喂饱了的蚊子凶残,对社会的危害更大。

This article is automatically post by WP-AutoPost.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