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六十年祭 | 中国人权双周刊

朱虞夫 中共建政60年了。 一个在建政伊始便宣称“决不施仁政”的政权(见1949 … 繼續閱讀 →...
朱虞夫

中共建政60年了。

一个在建政伊始便宣称“决不施仁政”的政权(见1949年7月1日毛泽东在《人民日报》发表的《论人民民主专政》),60年来在这块土地上创造了无数人类史上的“奇迹”。

历史不会忘记,60年来折腾不休的一个又一个运动:土改、镇反、思想改造、三反五反、抗美援朝、肃反、社会主义改造、人民公社、反右、大跃进、反右倾、四清、文革、清理阶级队伍、“四五”、清除精神污染、反对自由化、“六四风波”、镇压法轮功……。历史不会忘记,60年来在中华大地上发生了什么:数千万人无辜地失去生命,数千年的文化被摧毁,中华民族淳厚的伦理道德被戕害沦落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这一切为了什么?统治者说:是为了建设一个“新中国”,一个美好的人间天堂。几千年来中国人民没站起来过,是我们将你们“解放”了,因此为了“新中国”,你们必须奉献一切,包括生命。于是,用自己头脑思想的人被镇压了,敢说话的人被消灭了,寻求真相的人被处理了。要活着,只能接受无产阶级的专政和谎言。在这种制度下人人生活在恐惧之中,包括统治者,他们的国家主席和总理,甚至还包括寡头独裁者自己和他的家人。60年来在没有战争的状态下,中国人民所遭受的人身和财产损失远远超过日寇的侵华战争。

邓小平有一段名言:我们建设社会主义需要几代人、十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艰苦不懈的努力。按中国人的习惯,一代是30年。从春秋时代的孔子到现在只有80代,而邓小平告诉我们,这个美好的社会主义需要上千年才能建成,并且还要“艰苦不懈的努力”。更为荒唐的是,什么是社会主义,从总书记到老百姓谁也不知道。

在这60年里:前30年,统治者利用人们的恐惧来维护自己的权力;后30年,统治者利用自己的权力掠夺人民财富。之后还有什么呢?“新中国”已经消耗了两代人——上亿鲜活的生命和尊严。凡是对这个政权表示不敬、表示异议、表示不从的人,不是在肉体上被消灭,就是亡命天涯或投入黑狱。两年前,有个小警察在看守所提审我时说:“天下是共产党打下来的。”我说:“强盗霸占了我的母亲,我为什么一定要叫他爹呢?”于是我的案子更成了“要案”。

眼下,中国发生的事太雷人了,天怒人怨,连当局高层心里也没谱。偌大中国,如果失去民心,即使有军队和警察的镇压,“垮掉只是一夜之间的事”。有人对我说,目前他们很强大。是啊,已经强大到用铁甲车上街巡逻了;已经强大到每个公安机构用铁闸门保护起来了;已经强大到维护政权高于维护国家主权了。这些你可曾见识过?玩笑地说,电影中,占领军崩溃前大概都是这样吧。

有人对我说,他们真的很强大。是啊,中国已经是经济大国了,他们的军费开支越来越大,而且马上就要有航空母舰了。我孤陋寡闻,但总认为不管在哪个国家,政权比老百姓强大不是好事;如果政权强大得都没有底气,那么对它就更应警惕。

有人对我说,现在好了,总书记要构建“和谐社会”了。是啊,我也久闻了。所谓构建,是造屋吧,建屋一定要先打一个基础,但总书记的“和谐”构建在什么基础上呢?是在以往的罪恶之上,在不民主、不讲人权、继续剥夺人民权利的基础之上吗?这样的基础能构建“和谐社会”吗?监狱里继续关押着政治犯;政府堵截着上访者;媒体封锁真相;恶法依然大行其道……,中、下层弱势群体求告无门,暗自饮泣,而统治者在上面歌舞升平,这是“和谐”吗?

当局将把中国带向何方?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应该对历史上犯下的罪行有个交代;一个有远见的政治家应该正视现实,毅然决然地告别曾经给国家造成严重伤害的旧制度,完成现代社会的转型;一个有生机的党,应该适应时代。记住孙中山先生的话:“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

注:谨将此文献给我在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屈死的父亲和在文化大革命中冤死的外祖父。

This article is automatically post by WP-AutoPost.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