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事件是当局反普世价值的收获 | 中国人权双周刊

陈子明 苏联“8•19”事件后,集结在所谓“太子党”周围的新保守派迅即向高层提交 … 繼續閱讀 →...
陈子明

苏联“8•19”事件后,集结在所谓“太子党”周围的新保守派迅即向高层提交了秘密报告《苏联政变后中国的现实应对与战略选择》(《中国青年报》思想理论部于1991年9月9日整理撰写)。其中提到:在反对“和平演变”的战略中,应重点突出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强化人民的国家与民族利益的观念。新时代的国际形势演变,已经将阶级斗争的表现形式从国内转化为国际间民族、国家的利益冲突。在反对“和平演变”时,如果突出这一方面,其效果会更好。高层接受了他们的建议,逐渐把民族主义作为意识形态上的最后一张王牌。

朝野新保守派这样做的主要目的,是要反对“和平演变”,反对“西化”。应当说,他们在一定程度上是达到了目的,经过十几年的努力,他们成功地使一部分民众疏远了源于西方的民主主义。为了煽动民族情绪来对抗宪政民主的理性思想,中宣部豢养调教的“五毛”们写了大量鼓吹“我族利益至上”和诅咒“非我族类”的“骂字帖”,新闻办的“网监”们则一路放行,任其泛滥成灾。

然而,世界上的事情是复杂的,对当今中国具有重大影响的,不仅有“西化”,还有“突厥化”、“伊斯兰化”、“大东亚化”、“大高丽化”、“印支联邦化”……。苏联解体以后,随着5个中亚国家的独立,土耳其开始鼓吹“从亚得里亚海到长城”的“利益区”,本•拉登也把这一地带作为针对非伊斯兰力量(包括美国、俄罗斯、中国、印度)的圣战基地,“东突厥斯坦”的思想和组织死灰复燃,所谓“三股势力”联袂登场。

秦晖、王力雄等知名学者早就警告,民族主义是一把双刃剑,刀光剑影与血腥气味始终相伴。王力雄在《新疆追记》里指出:中共把民族主义当作进行蛊惑煽动的精神工具,其掀起的民族主义浪潮在新疆的确起到了把汉人拉在中共一边的作用,但同时也在把当地民族推到了敌对的一边。那种敌对不仅是对中共的敌对,还是对整个汉族的敌对。这就是民族主义的双刃作用──得到它好处的同时也必然得到它的坏处。而坏处是长远的,最终会超过眼前得到的好处。他说:“中共的道路之所以越走越窄,很大程度在于人文精神的丧失。中共执政的半个世纪,人文教育被置于无足轻重的位置,人文传承几乎被彻底割断。即使是今天受过良好教育的新生代官僚,也都是单一化的技术型人才,有知识而无心灵,崇拜实力蔑视弱小。他们能够依仗的只有权力体系和权谋手段,擅长的唯有行政与强力,动辄挂在嘴边的加大力度、严打、重典等,一时似乎有效,却是治标不治本,甚至是饮鸩止渴。人文精神的缺失使权力集团无法面对诸如文化、历史、信仰、哲学那些更为深入广泛的领域和具有终极性的关怀,解决问题的方法虽然诡诈却异常单薄,只能局限于应急救火、平息事件。而民族问题恰恰首先是一个人文方面的问题,必须具有人文的灵魂才能找到正确的解决之道。”

在金钱拜物教和民族主义的双重挤压下,在中宣部的舆论控制下,有良知的中国知识界人士为弘扬人文精神而殚思极虑,坚持批判反人性、反文明的毛意识,如李慎之先生倡导从少年儿童开始普及公民教育,但良知者的种种努力持续地受到官方打压。在这种情况下,温家宝在记者招待会上说了如下一段话:“我说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平等、博爱,这不是资本主义所特有的,这是整个世界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共同形成的文明成果,也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这句话立刻被知识界和媒体抓住并借用,“普世价值”赫然频频出现在报刊和电视上,形成了一个小高潮。

中宣部的鹰犬立刻嗅到了“普世价值”对于“一党专政”的威胁,马上向主子报警。中宣部随即组织了一系列的御用文章,对于“普世价值”进行连篇累牍的“大批判”。千言万语,其实就是一个意思:世界上从来没有什么普世价值,东方有东方的价值,西方有西方的价值;无产阶级有无产阶级的价值,资产阶级有资产阶级的价值;中国有中国的价值,美国有美国的价值……。好,报应马上就来了——“7•5”事件肇事者紧跟着中宣部说:新疆有新疆的价值,内地有内地的价值;维人有维人的价值,汉人有汉人的价值……,民族利益至上,族群之间无正义、无公道可言。

我在2000年发表的“民族主义的中国道路”一文中指出:“毒瘾的形成通常有一个从被动到主动的过程。中国‘民族主义’也有一个从策略性运用到生死攸关、须臾不能离开的转化。‘民族主义’的狂热会在政界、学界与民众间形成一个正反馈系统,一发便不可收拾。毛泽东抛出‘造反有理’后,民众造反行动延续了十年之久,为发起者始料不及。社会上的‘义和团’情结和‘红卫兵’脾气如果得不到理性力量的抑制,非理性主义和文化虚无主义便会愈演愈烈,社会失序加剧,到头来当局会发现只有依赖‘民族主义’才能整合社会和稳定政权。这时候,‘民族主义’的毒瘾就已经很深了。毒品的最大危害是,越吸越离不开,越吸需要的剂量越大,‘民族主义’的毒瘾到了一定程度,只有真刀真枪的战争和流血才能让中毒者过瘾。”现在已经刀棒上街,无辜民众溅血了,但这仅仅是一个开头。如果中宣部的当家人稍有一点头脑和良心,面对惨痛的“7•5”事件,难道不应当立即戒毒,停止对“普世价值”的批判和对“民族主义”鸦片的依赖吗?!

2009.7.19

This article is automatically post by WP-AutoPost.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