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钢事件说明了什么? | 中国人权双周刊

胡平 吉林通钢国企改制,引发工人激烈抗争,民企高管被工人活活打死。消息传出,多数 … 繼續閱讀 →...
胡平

吉林通钢国企改制,引发工人激烈抗争,民企高管被工人活活打死。消息传出,多数网民竟然拍手称快。地方政府惊恐之余,急忙收回成命。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工人被捕,不过政府方面已经放出硬话。事态仍在继续发展中。

其实,自从国企改制以来,类似的冲突就没断过。这次通钢事件之所以引人注目,是因为出了人命,不是死了工人,而是死了民企高管,不是被个别人悄悄打死的,而是在政府官员和警察都在场的情况下,被一大群工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活活打死的。这表明,工人对所谓改制是多么的不满,对采取所谓合法斗争又是多么的绝望。

正像很多人指出的那样,发生此类冲突的根本原因是,在国企改制中,工人被剥夺了参与权。很多人主张应该允许工人组织自己的工会,加强其集体谈判的能力。不过依我之见,这种建议被政府采纳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道理很简单,如果工人的谈判能力加强了,官员们在改革中能捞取的油水就减少了。更要命的是,过去十几年来的国企改制,都是靠着剥夺工人参与权来推行的,有几个工人服气?如果工人有了自己的工会,一定会要求推倒重来。再说,允许成立工会,那农会呢?其他各种独立社团呢?

所以,在通钢事件后,我以为政府不会改弦更张,充其量做一点微调。在政府看来,这次通钢改制出乱子,只怪地方官员和民企老板们太贪婪,连残羹剩饭都不肯多给工人留一点。政府由此引出的教训依然是也只能是:“让我们有节制地压榨他们。”

唯有穿鞋的人最清楚鞋子在哪里夹脚。对于中国的经济改革,自称“刁民”的长沙下岗工人陈洪早就讲得很清楚。他说:现在的改革早已蜕化变质,成了伪改革,所以工人强烈反对。陈洪说:“对我们而言,改革意味着失业下岗,改革意味着我们昨天创造的财富和已有的福利被剥夺,意味着我们的生活负担在加重,意味着权贵和富人们对公共财产和国有财产的瓜分与掠夺。这种‘伪改革’,我们凭什么要欢迎?”是的,共产主义行不通,计划经济是该改革,要改革就要付代价。但是,“计划经济不是我们所创造,共产主义也不是我们的发明”。陈洪理直气壮地质问当权者:“你们作为我们命运的主宰者就不应为你们昨天和今天的错误和失误,负起你们应有的责任吗?”问题就在这里:共产主义和计划经济都是你们共产党搞起来的,因此你们共产党应该为自己的错误承担责任。要付代价,首先就要让中共付代价。要下岗,首先就应该让中共下岗。凭什么要老百姓做牺牲?

这次通钢事件再一次揭示出我们早就指出过的一个问题,那就是,中国的经济改革,不论它看上去取得了多少令人眼花缭乱的成就,但是它从根本上不具合法性。所谓改革,无非是第二次抢劫而已(第一次抢劫是共产革命)。今年是中共建政60周年。中共正在准备大张旗鼓地庆祝。据说,有一个由二十几个中共将军的后代组成的合唱团正在大唱所谓革命歌曲,歌词是“父亲开创的事业,我们来继承”(这句歌词简直就是照抄文革时江青改过的血统论对联“老子革命儿接班”)。然而,这“开创的事业”是什么呢?还能叫无产阶级解放事业吗?说“父亲抢来的权力,我们来继承”不是更准确得多吗?

现在有不少人说,你们不要还反共了,今天的共产党已经不是昨天的共产党了,他们已经改好了,已经不共产了。然而正像我曾经讲过的:共产党先是以革命的名义,用极其血腥的手段,消灭整整几代经济精英,把全中国人民的私产统统变成所谓公产;然后又以改革的名义,在国家暴力的保护下,把属于全体人民的公产变成官员自己的私产。两件相反的坏事,居然让同一个党在五十多年的时间里全做了。假如说今日中国的经济发展堪称奇迹,如陈洪说,那正是凭借着这种“野蛮的力量”。当你为这样的“奇迹”叫好时,你就已经把人权人道,公平正义都踩到脚底了。

接下来中国还会发生什么?这应是我们思考通钢事件的意义。

This article is automatically post by WP-AutoPost.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