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操控舆论之害——评政府处理“7•5”事件的新闻策略 | 中国人权双周刊

牟传珩 7月5日,乌鲁木齐市发生群体暴力冲突。新华社最近英文消息称:“7•5”事 … 繼續閱讀 →...
牟传珩

7月5日,乌鲁木齐市发生群体暴力冲突。新华社最近英文消息称:“7•5”事件的死亡人数已经上升到了184人,其中137人是汉族人,46名是维吾尔人,还有1人是回族。但是,此报道中并没有提及死者中是否包含被击毙的暴徒。“7•5”事件还导致上千人受伤,数百车辆被毁,财产损失巨大。这是继去年3月西藏群体暴力事件之后,中国又一引起国际社会震撼的大规模群体暴力事件。

中央电视台7月6日中午首次播放“7•5”事件的录像;接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讲话,将这起事件定性为“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7月7日《人民日报》发表了评论员文章“严厉打击暴力犯罪,坚决维护社会稳定”,称“这是一起境外指挥、境内行动,有预谋有组织的打砸抢烧事件。这种丧心病狂、令人发指的暴力行为,是决不能容忍的。我们要迅速行动起来,以强有力的措施和手段,严厉打击暴力犯罪,坚决维护社会稳定。”与此同时,官方异乎寻常地向外国媒体开放,令世界舆论聚焦。

中国官方一直坚持对媒体实行严格控制。去年拉萨发生骚乱,整个西藏地区都被封锁,外国记者被禁止去那里采访报道,结果导致国际舆论的一片挞伐之声。有外媒评论说:“中国在拉萨骚乱后限制新闻报道,给外界造成中国当局隐瞒真相的看法。这次,当局总结了过去的失误,在此次事件数小时后,就邀请60多家外国媒体机构前往新疆采访报道。新疆当地官员表示,将为记者提供帮助,让他们报道中国历史上一次最严重的民族骚乱事件。”

最近,中新网发表了评论“乌鲁木齐7•5事件:中国学会了面对境外媒体”。该文说:“乌鲁木齐‘7•5’事件发生后,中国媒体报道迅速,官方应对有度,赢得境外媒体一致肯定。”英国《泰晤士报》报道称“乌鲁木齐暴力事件发生后,官方媒体的报道速度几乎可以说是空前的。这说明中国从去年的西藏3•14事件和汶川地震的新闻报道中吸取了经验教训。”德国之声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府发生骚乱后,中国政府很快就邀请60名驻华外国记者前往乌鲁木齐,并在一家酒店为记者设立了新闻中心。”《法兰克福汇报》称“去年西藏动乱时,中国政府由于执行严格控制信息的政策,面对西方公众一开始就处于守势。这次乌鲁木齐事件不同的是,在西方通讯社刚刚获得消息时,中国媒体就提供了数字、图片和背景情况。”

此次“7•5”事件,官方的确改变了以往的新闻控制策略。但在笔者看来,官方这一舆论手法的更新,绝不仅是简单地吸取了教训。胡锦涛一年前在《人民日报》社考察工作时,特别强调要提高党的舆论引导能力,他做了五点指示,主要精神是:国家媒体必须坚持党性原则,掌握主动,大力宣传党的主张,牢牢把握正确舆论导向,积极引导社会舆论,还说“新闻报道要快,抢在国内外批评人士之前。”

在此次事件中,官方打起“新闻主导战”,可谓一次贯彻“胡五点”的践行。其总的指导思想就是“积极引导社会舆论”,把责任推给海外“敌人”热比娅和“三股敌对势力”,具体做法是:要请外国记者到乌市“采访”,发表谴责暴力的“报道”;同时国内报道又大肆渲染汉人被打被杀的血腥场面。据香港媒体报道,有6名汉族男子,看到政府播出的死难图片后,情绪激动,愤而追打3名维族男子,其中一人走避不及,被打至头破血流。

对国内新闻,当局的政策依然是坚持严制。有消息透露:公安部、中宣部联合下达指示:对“7•5”事件的报道要以新华社、《人民日报》的口径为准,“尽量揭露东突的罪行,让人民群众了解东突的本质。”当局还又紧急关闭了新疆的互联网,并对全国的网络进行大清理。继Facebook在内地被屏蔽、有内地版Twitter之称的“饭否”网被关闭后,电讯部门又接到官方通知,将手机、腾讯网QQ等来自新疆的IP列入黑名单。

当局在指责“7•5事件”策划煽动者时,“维吾尔在线”网站被点名。据北京消息称,“维吾尔在线”网站创办人、温和派维吾尔族学者、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伊力哈木,于本月7日晚已被北京市公安部门带走,同日被当局拘捕的还有《新疆经济报》记者、“维吾尔在线”论坛超级版主海来特。据悉,他们的罪名都是“涉嫌传播谣言”、“煽动骚乱”。网络资深评论人士北风先生评述道:“像‘豆瓣’这些网站,今天基本上都不能发言。我觉得有句话说的很好,就是谁不让说话,谁就值得怀疑,这可以作为大家判断当前形势的一个依据吧。”

“7•5”事件究竟发生了什么?何以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有这么多的人被打死?军警是否开枪?在政府的新闻封锁下,这些问题均已成迷。在记者会上,有记者问外交部发言人秦刚,能否告诉他们汉族人和维族人分别的伤亡人数,或者证实伤亡者中是否大多数是汉族人,以及有没有因为与武警冲突而伤亡的维族人等问题时,秦刚一概采取回避态度。而新华社最新公布的184人死亡,又受到广泛质疑。因此,中国民众对新疆流血事件真相至今还是一头雾水。

7月5日,胡锦涛取消G8会议行程,提前回国。美国《华尔街日报》评述,G8峰会是高层次的国际会议,胡锦涛提前离开缺席,“凸显中国领导层所面对的新疆暴力事件,是一项严峻的挑战”。胡锦涛归国后,主持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其非但没有对新疆“7•5”事件进行反省,反而高调肯定新疆当局,重复王乐泉所谓“三股势力精心策划和组织”的陈词。这就为“7•5”事件的舆论宣传进一步定了调,也为之后的大举镇压敞开了宣传的大门。

新疆“7•5”事件是维汉两族的共同不幸,笔者谴责这起违反基本人权,剥夺无辜民众生命与财产的暴力行为。然而,我们要求知道这一事件的真相和导致其发生的原因。我们反对政府对此事件进行新闻控制、给民众提供错误的信息以进行舆论误导。政府控制新闻、压制舆论,只能加重危机,助长谣言,传播错误信息,增加维汉两族之间的误解、隔阂和仇恨。

This article is automatically post by WP-AutoPost.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