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作家界声援刘晓波 | 中国人权双周刊

张裕 6月24日,新华社电讯称:“据公安机关侦查掌握,近年来,刘晓波以造谣、诽谤 … 繼續閱讀 →...
张裕

6月24日,新华社电讯称:“据公安机关侦查掌握,近年来,刘晓波以造谣、诽谤等方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北京市公安机关依法对刘晓波立案侦查,2009年6月23日经检察机关批准逮捕。经初步审查,刘晓波已对公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刘晓波是独立中文笔会前两任会长和本届理事,笔会理所当然很快发表声明,“对当局这种无视国内外舆论而变本加厉推行以言论罪的行径极为愤慨,为此再次提出强烈抗议”。声明中说:“2008年12月8日,刘晓波博士主要因为起草和发起《零八宪章》被警方从家中带走,此后一直下落不明。……《零八宪章》作为一份凝聚了各阶层希冀国家实行政治民主化变革共识的文本,其温和、理性和建设性已在海内外引起了越来越广泛的赞同。刘晓波博士的个人命运也因此日益受到更多的关注,他的自由与否已经成为检验北京当局是否刻意和现代政治文明的核心价值对着干的重要标志。……独立中文笔会强烈要求北京当局遵守中国宪法和早已签署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立即无条件释放刘晓波博士。”

去年12月8日,刘晓波被警察带走,成为笔会第七位系狱会员。我由此在电脑上再也看不到他随时打出的文字,听不到他的声音,一直难以习惯。不少会员说,刘晓波是独立中文笔会最重要的灵魂人物,笔者对此感受至深。不过,刘晓波在独立中文笔会的被迫“缺席”,对笔会也是一种激励,使大家更体会到笔会作为言论自由捍卫者的必要性,愿意为笔会贡献更大气力,以弥补其“缺席”的损失。可以预料,更多的独立作家也会因此认识和理解笔会的重要性而入会——“一个晓波进去,更多作家进来”。

在刘晓波被宣布正式逮捕的当天,国际笔会狱委以空前快的反应速度发布紧急行动通报“表示愤慨”,并呼吁“立即无条件释放异议作家刘晓波以及中国违反已签署的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9条而监禁者。……确保刘晓波得以联系其律师和家人”。通报还回顾:“刘晓波最初获得国际笔会的支持是1989年,他作为被政府贴上‘北京黑手’标签的作家、知识分子之一,因在天安门广场的抗议中所起的作用遭到拘捕。早在他最近这次被捕前,刘已在监狱里总共度过了5年,包括1996年的三年劳教,并一再遭到短期关押、骚扰及审查。”

从1989年起,刘晓波就成为德国笔会等多个分会的荣誉会员。他此后每次被关押,包括1996年劳教,2004年12月被传讯,国际笔会及其分会都迅速发出呼救。

刘晓波在去年12月8日被带走“监视居住”,不但国际笔会狱委依例发出紧急行动通报,而且美国笔会、美国西部笔会、英国笔会、德国笔会、澳洲悉尼笔会和墨尔本笔会等也先后发表抗议声明、呼吁书等,国际笔会三位主要领导人——会长格鲁沙先生、秘书长舒尔金先生和狱中作家委员会主席克拉克女士还签发了给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先生的英文信,抄送中国公安部长孟建柱先生,“代表一百个国家中一万五千会员的作家世界联合体,强烈抗议继续拘押著名异议作家、独立中文笔会前任会长和现任理事刘晓波。”“国际笔会认为,刘晓波被关押仅由于和平行使其自由表达权,因此中国当局违反了中国政府签署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9条,也违反了中国《宪法》第35条。国际笔会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刘晓波以及所有因和平表达自己观点而正在中国被拘押的人。”

国际笔会在没有收到中国当局的任何回应后,于今年1月19日发布新闻稿和全世界三百多位作家联署的抗议声明,签名者包括几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在内的世界著名作家,如索因卡、库切、拉什迪、埃科、爱特伍德、麦克尤恩、纳菲西、斯托帕德、阿尔比、阿里德吉斯、奥斯特、艾克鹏、德里罗、达菲、法西、哈伍德、弗雷恩、翁达杰、韦斯特贝里、张戎、哈金等;以国际笔会会长格鲁沙为首的理事会全体成员,副会长、前任会长;以及美国笔会、加拿大笔会、英国笔会、日本笔会、澳洲悉尼笔会等世界各地18个笔会的会员。独立中文笔会会长郑义、副会长江棋生和巫一毛等80多位会员参加了联署。世界各地更多笔会的作家也加入联署,继续表达国际笔会会员对中国当局继续公然打压对《零八宪章》赞同者的愤怒,敦促其保障所有签署者不再遭到骚扰。

国际笔会执行主任卡罗琳·麦考密克说:“刘晓波作为呼吁更大言论自由和民主的《零八宪章》最初签署者之一被捕和继续关押,显示了中国人民继续受限制的程度。我们呼吁立即释放他。”

美国笔会不但授予刘晓波荣誉会员的称号,而且继去年将一项最高荣誉——笔会暨芭芭拉·戈德史密斯自由写作奖颁发给本会系狱会员杨天水后,今年又将此奖授予刘晓波,还专门制作了介绍他事迹的视频短片。4月28日,美国笔会在纽约自然历史博物馆召开盛大晚宴,芭芭拉·戈德史密斯女士亲自宣读颁奖词,独立中文笔会会长郑义和副秘书长李江琳代表刘晓波接受了奖项,并由李江琳宣读了刘晓波妻子的答词。美国笔会新任会长克瓦米·安东尼·阿皮亚说:“让我们大家生活有意义的自由,一直总依赖于那些像刘晓波一样愿意把自己的自由置于险境的人……每当我读到有关他所做的那些不寻常的事,我充满钦佩,事实上还有崇敬。”

6月2日,在国际笔会狱委在挪威首都奥斯陆举行的年会上,笔者代表独立中文笔会介绍了本会和刘晓波等系狱会员和其他异议作家的情况后,美国笔会代表放映了关于刘晓波的视频短片。6月3日,国际笔会秘书长舒尔金在奥斯陆市政厅举行的开幕酒会结束前讲话,提醒与会者20年前的现在,正是北京当局开始其血腥镇压的时刻;他宣读了狱中作家委员会关于“六四”二十周年的紧急行动通报,并朗读刘晓波《承担——给苦难中的妻子》诗英译。

6月8日,北京警方对刘晓波“监视居住”的法定期限已满,此后继续关押已违反中国的《刑事诉讼法》。独立中文笔会为此发表声明,向北京当局提出强烈抗议,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刘晓波。美国笔会会长安东尼·阿皮亚与自由写作及国际项目主任拉里·赛姆斯、加拿大笔会会长爱伦·薩里格曼,分别代表美国笔会3300名会员和加拿大笔会1200名会员,也相继于6月16日和18日致信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和公安部长孟建柱,抗议中国当局继续拘押刘晓波。

2009年6月24日,美国笔会发表新闻稿,指责北京当局正式逮捕刘晓波为“明显侵害”并“令人深感失望和不合时宜地否定刘在中国法律和国际法保护下的言论自由权”。美国笔会会长阿皮亚说:“随着中国的全球作用增长,至关重要的是,我们提醒中国领导人,全球领导地位带来责任。在这些最基本的责任中,就是容许自己的公民表达他们对国家的希望。刘晓波是中国男男女女的一个日益增长的运动的领先呼声之一,他们一直清晰勇敢地谈论在他们的国家中需要对人权的更大尊重。我们崇敬他对人权的支持,以及他一贯勇敢地实践自由表达的核心政治权利。”

美国笔会自由写作和国际项目主任塞姆斯说:“对于世界而言很清楚,刘晓波的所谓罪行不过是在推动对中国经济和政治未来的一项公开辩论。刘已经是六个月的犯人,现在可能为了履行他最基本的权利而在监狱中渡过十多年。这是对中国自己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的明显侵犯,起到的作用反而强调了刘如此勇敢提倡的讨论之紧迫性。”

6月29日,国际笔会领导人发表声明对刘晓波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表示强烈愤慨。声明以刘晓波《承担——给苦难中的妻子》的三句诗开头:“进入坟墓前/别忘了用骨灰给我写信/别忘了留下阴间的地址”,会长格鲁沙、秘书长、狱中作家委员会主席克拉克代表国际笔会理事会全体理事,与副会长爱特伍德、库切、法西、瓜迪亚、卡特曼、库拉克娃、利多姆-阿克曼、巴尔加斯-略萨、韦斯特贝里联名,再次“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异议作家刘晓波以及中国违反已签署的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9条而监禁者。”

刘晓波虽然被当局监禁了,但他为言论自由而战的精神是任何力量也监禁不住的。在这个意义上,他始终与我们同在,与独立中文笔会同在,与国际笔会同在。

(2009年6月30日)

略改旧译诗一首,献给因言获罪的刘晓波。

侠义之道
〔英〕约翰·高尔斯华绥

来吧!我们端平发狂长矛,
荒天之下刺向风车目标!
为那些至死不敢刺物者,
因其宁愿生活不幸渺小,
也不要筛选依多数可靠,
维持卑微生命可怜目的,
绝不发反抗奋起的呼号!

啊!使用这武器热切高超,
手握何处无关幸福苦恼 ──
既然命运要它每次碎掉!
当我们冲锋如野性玩闹,
人们好笑 ──天更善也微笑,
因为在他们的繁荣世界,
那烂钢的价值微不足道。

啊!为了呼唤挑战而喊叫,
戒斋之钟排到轻快时敲,
在真实的灵魂教堂之内,
奏一组高昂起伏怜悯调,
我们肉体在市场上嘲笑 ──
牧羊人任性笛声很清晰,
绵羊玩世不恭骗取佳肴。

神救褴褛侠士旗到佛晓,
它标志太阳挺立月亮逃;
在弱者遭受打压时飘展,
遏制命运和确信的风潮:
它不知理由也不求名噪 ──
但它倔强的木头上刻着
此句:“侠士,直至侠义之道!”

好!乌云密布下无惧惊扰,
把孤军奋守的旗帜举高 ──
对大众自足开一个玩笑,
乐观由更美的意义环绕:
把握它即一切无关紧要,
在追求其想象的角色中,
完全不去思索事后回报。

约翰·高尔斯华绥(John Galsworthy,1867-1933):英国最著名现实主义作家之一,国际笔会创会会长(1921-1933),193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This article is automatically post by WP-AutoPost.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