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13  關注黃琦、李昱函、紀斯尊、王全璋、余文生、嵇書龍、盧昱宇、張秀屏等獄中渡歲。呼籲尊重維權律師,停止公權無理搆陷及非法註銷執業權。

黃琦獲准見律師拒認罪 律師閱卷受阻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 … 繼續閱讀 →...

黃琦獲准見律師拒認罪 律師閱卷受阻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02132018112201.html

中國四川民間網站「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被以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移送四川綿陽市法院起訴。黃琦的代理律師李靜林上週四會見黃琦後到法院要求閱讀案卷。但法官以「沒有時間」為由不讓他閱卷。黃琦一直堅持自己無罪,否認任何指控。黃琦案於1月15日被移送綿陽市中級法院審理。繼黃琦新委託的辯護人劉正清律師2月6日之後,另一位辯護人李靜林律師8日到看守所會見了黃琦。李律師本週二(13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記者採訪時表示,法院以「沒有時間」的理由,拒絕向律師提供黃琦案卷:「我到法院去,要求看案卷材料中的光盤。因為綿陽市檢察院刻錄的光盤按照慣例,刻錄的是裡面的文件。我都沒有看。我相信多半案卷材料裡面會有光盤。法院那邊已經把光盤清理出來了,我看有七、八張,但是他們不給我,說『今天沒有空』」。

李律師說,法官已經表示黃琦案將於春節過後召開庭前會議:「他說要開庭前會議,叫我在庭前會議之前看(光盤)。我當時要求在春節之前去看(光盤),都不答應。他說等春節之後吧」。記者;關於對黃琦的指控,他(黃琦)有什麼說法嗎?李律師:他肯定不認罪,黃琦先生連(被指控的)的事都不(承)認的。他說,沒有這麼一回事。他(目前)還堅持這一點。

2016年4月6日,黃琦創辦的「六四天網」發出一條題為「四川省公安廳定下打擊天網黃琦方案」的報導。該文提到,四川省委書記王東明己下命令,指示綿陽警方收拾黃琦等,四川警方因此指控黃琦洩露了政府機密。黃琦被捕後,一直是零口供,還向公安稱,如果要他認罪,當局「只能得到一具屍體」。

黃琦的母親蒲文清對本台記者說,她早前曾和另一位律師劉正清到綿陽看守所會見黃琦,見黃琦四肢仍有水腫,精神狀況也不好:「所以我很擔心黃琦,如果腎功能嚴重衰竭,得不到恰當的治療,很快會致命。這樣下去,我擔心黃琦會像劉曉波、楊天水一樣死在獄中。所以我要求中央領導、四川省領導批准黃琦取保候審」。

現年54歲的黃琦,於1999年創辦「六四天網」。 2004年,國際人權組織無國界記者和法蘭西基金會授予黃琦「第2屆因特網自由獎」。2006年,黃琦獲第六屆中國人權青年獎,其後獲赫爾曼•哈米特獎,中國民主鬥士獎等。黃琦為此付出沉重代價,兩次入獄,總共坐牢8年。2016年11月28日,黃琦被四川警方抄家後帶走,被捕罪名是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

春節臨近郝志全被取保,嵇書龍由指定監視居住改逮捕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2/blog-post_16.html

今天,環保衛士嵇書龍的家人收到江蘇鹽城阜寧縣公安局通知,其媽媽嵇書龍由之前涉嫌「尋釁滋事」的指定監視居住改為批捕,目前囚禁在鹽城市看守所。而一週前,嵇書龍的愛人、遼寧維權人士郝志全,剛剛被阜寧縣公安局以涉嫌「尋釁滋事」關押一個月後,由公安局繳納1000元保證金,辦理了取保候審。

嵇書龍女士是在地方政府官員為了所謂的招商引資創政績,從蘇南引進被勒令關停的嚴重污染環境的化工企業,成立澳洋工業園,繼而動用各種違法手段,強行徵用農民耕地之際,帶領村民抵制並到北京信訪反映實情,請求中央對地方政府這種不可持續發展的行為予以制止而遭打擊,甚至搆陷入獄,經歷了九死一生的苦難。

2017年10月2日晚,賣訪人員衛某某引北京豐台區公安分局雲崗派出所的警察,抓捕了嵇書龍女士。嵇書龍女士先是被戶籍地的阜寧縣公安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於鹽城市看守所,後由建湖縣公安局以建公(刑)監通字【2017】64號通知,指定監視居住。在嵇書龍女士被抓捕前,預感到地方官員將對自己下毒手,就事先錄製了一個14分鐘的視頻,陳述了自己遭迫害的經過。

在嵇書龍被指定監視居住期間,其愛人郝志全遵照嵇書龍的交代,將該視頻發到網站上,引起社會的強烈反響,尤其是深受環境污染之苦的阜寧百姓,紛紛網站評論上留言作證澳洋工業園的嚴重污染,譴責阜寧縣官員的利令智昏。2018年1月8日,江蘇阜寧縣公安局跨省秘密抓捕郝志全,以涉嫌「尋釁滋事」刑拘。據郝志全說,當事審訊他的公安人員說,澳洋工業園正在創省裡星級工業園,嵇書龍視頻聲明及百姓的評論惹怒阜寧縣委縣政府的領導,等於說是領導要求抓人的。

其實,阜寧縣黨委和政府的主要領導要整死嵇書龍,不僅是嵇書龍自己的預感,被嵇書龍控告的開發商朱玉清和村支書嵇達潑一再放風,說這一次領導要整死嵇書龍了。春節臨近了,環保衛士不要說與家人團聚了,能否活著出來都已不樂觀,急需要人權律師的介入。

李昱函、紀斯尊鐵蹄下渡歲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cantonese/news/dissident-02132018084112.html

今天已是年廿八,不少維權人士仍扣留在看守所或在監獄服刑,未能回家渡歲。曾代理709王宇案的律師李昱函,以及病危的維權人士紀斯尊,亦因被當局關押,未能與家人團聚。他們的代表律師近日紛紛探望他們,希望在春節前送暖。被控「尋釁滋事罪」,現正關押於遼寧瀋陽市看守所四個多月的李昱函,她本身患有冠心病及甲亢等長期病患,經常要服用藥物,至今身體仍然未康復。

她的代表律師馬衛周二(13日)對本台表示,他周一(12日)趁着春節前,特意到看守所會見李昱函,希望可跟她說聲新年快樂。他進入會見室後,就看到李昱函拿著拐杖、戴上手銬,蹣跚著走了進來。

馬衛指,李昱函精神狀況尚算良好,而且在看守所中亦沒有受到虐待,只是看守所人員警告獄友不許與她說話,現在春節臨近,她亦知自己不可能出外與親人團聚,唯有接受現實,於獄中渡過春節。她指,即使在獄中的情況再難受,她都會堅持下去。馬衛說:她的狀況有所改善,她身體有心絞痛,她感謝大家的關注,國外及包括國內一些人的關注。

記者問:打算為李大姐申請取保候審嗎?馬衛說:有這個打算,因為過年了嘛,就說現在時間已經來不及了,過年後吧,給李大姐考慮做取保候審的申請,再做一些安排,因為這麼大年紀了,這個罪名指控她,肯定是不太合適的。

李昱函的弟弟李永生表示,每年他亦會與姐姐一起歡渡春節,但今年恐怕沒有機會了,姐姐關押已經四個多月,當局亦阻止他與姐姐見面,而她一向身體不好,擔心她長期關押在看守所內,會令病情惡化。他指,非常掛念姐姐,希望可以親口向她說聲新年快樂。

李永生說:現在(姐姐的案件),好像一直在延期,延期調查也沒有甚麼這些消息,也沒有開庭,也沒有給確定的消息,當然掛念她了,每天都在想,沒有辦法,我只有祝福姐姐身體健康一些。

60歲的李昱函曾多次代理針對公權力違法及宗教打壓的案件,亦曾經代理709王宇的案件,去年10月被沈陽公安局和平分局公安帶走後,一直被關押於看守所。

另外,被福建當局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與「尋釁滋事罪」判刑4年半的維權人士紀斯尊,於監獄中處於病危狀態,正在監獄醫院接受治療。他的代表律師林洪楠表示,趁着春節前到醫院探望紀斯尊,但他身體狀況仍然非常差,不能自行進食,不能走路,但是意識尚算清晰,他希望當局可以批准紀斯尊保外就醫。

林洪楠說:我們那天去的時候,他是好轉了一些,他現在是躺在那裡,他現在是輸液,在那種情況下,他是不好說話的,他是用筆來寫,他還寫字(與我們溝通)。林洪楠表示,紀斯尊已經處於病危狀態,他希望當局可以盡人道的責任,讓他保外就醫,可以讓他與家人團聚。

紀斯尊獄中生命危在旦夕,同案的肢殘人徐鐘富奔波省高院申訴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2/blog-post_66.html

被福建當局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與「尋釁滋事罪」合併判刑4年6個月的維權人士紀斯尊,已證實在監獄中處於病危狀態,而同案被以「尋釁滋事罪」判刑1年3個月、緩期執行2年的二級肢體殘疾人徐鐘富,還在春節前奔波於福建省高院申訴,希望省高院能糾正冤假錯案。得知「赤腳律師」紀斯尊在監獄中病危,辯護人林洪楠律師和紀中久律師春節前趕往莆田監獄辦理會見紀斯尊的手續,又馬不停蹄折返到福建省建新醫院(監獄醫院),在戒備森嚴的病房,會見了躺在病床上戴著氧氣面罩,手上插著輸液管,已不能講話與活動的紀斯尊。目前林律師正在積極為紀斯尊辦理保外就醫,但紀斯尊的狀況已恐很難避免曹順利的悲劇了。

由於徐鐘富目前還屬於緩刑考驗期,為了春節前前往省高院查問2017年6月份提交的申訴處理情況,還專門到閩侯縣上街街道司法所打了證明。在福建省高級法院,一個中年法官接待了徐鐘富,因為當時提交刑事再審申訴材料時,省高院打了收據,這位接待法官倒沒有否認收材料已經超過半年的事實,只是告知徐鐘富法院審查處理刑事案件再審沒有期限,讓徐鐘富回家耐心等待消息。

所謂紀斯尊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及紀斯尊、徐鐘富涉嫌「尋釁滋事罪」案,緣起2014年中央巡視組到福建省巡視,屢遭枉司法迫害的紀斯尊和福建省內部分遭非法徵地拆遷的農民趕到巡視組下榻處,要求向巡視組反映福建省的腐敗情況,以及到福州市中級法院要求旁聽被阻止,大家憤而在法院門口拉橫幅抗議事件。當局的指控認為,紀斯尊在現場走來走去,有指揮的嫌疑,而徐鐘富拉了橫幅,所以就將懷疑當作「莫須有」定了罪。徐鐘富認為,自己是個重度肢體殘疾人,平時走路都要用雙拐,怎麼可能拉起5米的橫幅?

自幼患小兒麻痺症而造成二級殘疾的徐鐘富,是因為土地被地方政府非法強徵無補償,房屋被強拆無賠償,及殘疾人福利而維權,曾多次遭拘留、非法拘禁等打擊報復。想往過上正常生活的徐鐘富,也曾委曲求全,在看守所裡被迫與地方政府簽訂過停訪息訴的協議,才獲得緩刑,但最終因地方政府不守信用,拒絕兌現當初協議中口頭約定的內容,還一次次威脅徐鐘富在庭審中說話要注意,如果亂說(也就是說真話),就照之前維權人士陳氣一樣判2年。

徐鐘富說:我一個肢體重度殘疾之人,即使是我想尋釁滋事,也沒有這個能力啊,現在我每月305元低保,政府官員還說我是較高生活水準了,所以我一定要申訴到底。徐鐘富電話:13328252134.

「赤腳律師」紀斯尊獄中病情惡化 生命危在旦夕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gf1-02132018110530.html

被民間譽為「赤腳律師」的獄中福建維權人士紀斯尊,其病情進一步惡化。知情人士向本台披露,紀斯尊的生命目前「危在旦夕」。而同案殘疾維權人士徐鐘富也表示,當局與其達成緩刑協議,卻出爾反爾。身患腦梗、冠心病、高血壓、糖尿病等疾病的紀斯尊,目前在福州的監獄醫院接受治療。維權律師上週曾經到醫院看望紀斯尊,當時他躺在床上戴著氧氣面罩,既不能說話也幾乎無法活動。雖然目前律師正積極為紀斯尊辦理保外就醫,但一直密切留意紀斯尊病情的當地維權人士莊磊承認,這位有「赤腳律師」之稱的維權人士目前危在旦夕,他身邊的人已經有了心裡準備。

莊磊:我們不希望像曹順利那樣的事件在福建重演。我們只能盡力對紀斯尊的病情關注和給予援助,病情的惡化不是我們能想像的到的。我們也做了不好的準備。

紀斯尊2年前被裁定「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與「尋釁滋事罪」罪名成立,判刑4年半。當時控方指,2014年中央巡視組到福建省巡視之際,紀斯尊連同一批遭受徵地拆遷的農民到福州市中級法院門外拉橫幅抗議,認為紀斯尊有指揮的嫌疑。 控方又指,同案的殘疾維權人士徐鐘富拉了橫幅。他最終被裁定「尋釁滋事罪」罪成,判刑1年3個月,緩刑2年。

徐鐘富週二接受電話採訪時強調,有關控罪「莫須有」。徐鐘富:我身體條件絕對做不到拉橫幅的條件。我有2個枴杖。我身高沒有超過1米5。我離開枴杖癱坐在地。不是說我想不想做,我非常想做,可是我身體條件做不到。他首次對外透露,自己在福州市閩侯縣看守所羈留期間,公安迫使他與地方政府簽訂協議,換取法院判處緩刑。徐鐘富:我現在生活非常拮据。我身體狀態現在沒辦法做體力勞動。他有答應我給我安排一個工作。「停放息訴」的協議,他一定要給我一個解釋;第二,我要蓋自己的房子,現在他給我的是廉租房。徐鐘富指責當局出爾反爾,拒絕兌現承諾。為了討回公道,他去年6月已向福建省高院提交申訴,要求省高院為他翻案。

張秀屏不服一審判決向福州中院提起上訴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8/0213/17048.html

本網獲悉,「福州大抓捕」案一審遭福清法院冤判的張秀屏,其女兒張豔芳在昨天下午(2018年2月12日)受託替母到福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並向訴訟中心工作人員遞交了一式兩份《刑事上訴狀》。工作人員當即在《刑事上訴狀》上加蓋收訖章後,表示現臨近春節長假,會延後寄給承辦法官。

張秀屏於2018年2月6日在福清市人民法院一審就「福州大抓捕」案宣判獲刑1年6個月後,當庭表示不服要上訴,並口頭交代正在旁聽的女兒張豔芳替她上訴。張豔芳表示,家屬至今還未收到福清法院一審判決書,因為上訴期只有10天,又臨近春節長假,她媽媽張秀屏是文盲不會自己寫上訴狀。之前張豔芳找官派指定律師幫忙上訴無果,還好從法院判決文書網得到福清法院作出的(2017)閩0181刑初592號刑事判決書,才得以及時提起上訴。

據悉,「福州大抓捕」一案引起國內外高度關注,被評為2016年度「中國司法侵犯人權十大案件」之一。有隋牧青、林洪楠、葛文秀、紀中久、王國芳、黃志強、李柏光、劉培福等多位著名人權律師介入代理。張秀屏乃「福州大抓捕」涉案的十四名被告之一,並在一審被判1年6個月。此前,張秀屏由於不堪忍受強拆失去家園,才走上了艱難的上訪維權之路。在維權過程中,張秀屏走投無路下,曾兩次被迫在北京自殺抗議。其中一次,是在中南海前喝了一整瓶農藥,後經北京301醫院救治了7天才清醒過來。雖然張秀屏撿回一條命,但落下了胃穿孔後遺症。此後,張秀屏帶著孱弱的身子仍然積極參加福州冤民「每週一聚」維權活動,樂於助人,抱團維權。張秀屏經常聲援或現場圍觀國內外發生的重大侵犯人權事件,為此屢屢遭受當局更進一步迫害。

附《刑事上訴狀》

上訴人:張秀屏,女,1956年1月23日出生,住福州市倉山區城門鎮浚邊村9號,現羈押於福州第二看守所506監室。

中國人權觀察徐秦失聯 或遭刑拘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02132018111337.html

在中國大陸,民間組織「中國人權觀察」秘書長徐秦2月10日左右失聯。有消息指,徐秦可能已被警方拘押,但沒有得到證實。有知情者表示,徐秦一直關注人權問題,近期組織聯署簽名聲援余文生並為徐琳籌款等,她的失聯可能與此有關。由著名異議人士秦永敏創辦的「中國人權觀察」的秘書長徐秦日前失聯。湖北維權人士柴金元2月13日在社交媒體上發佈消息說,他和徐秦的兒子郭辰通了電話。對方告知,10號那天徐秦說要從揚州高郵到崑山,然後就失聯。目前郭辰和他外婆都聯繫不上徐秦。本台記者13日致電郭辰,不過對方拒絕接受媒體採訪。徐秦本人的電話則提示關機。

柴金元向本台記者表示,徐秦在透露想去找秦永敏的妻子趙素利後失去音訊。有網友透露徐秦已被刑拘,不過有關消息未能證實:「我聽她當地的朋友講,她被刑拘了,當地的一個網友(說的)。但是沒有看到書面的通知書。他去打聽的,也不能確定。前兩天我聽說,她在一個比較隱私的聊天軟件裡面說打算去找趙素利,這個事情過後就沒有消息了。這個(失聯)的日期還真的不能確定,這幾天一直都聯繫不上,不能確定是哪天(被)抓的。她家人都不大知情,或者是不大願意說。」

徐秦長期關注中國人權狀況,曾多次參與圍觀聲援熱點事件。今年1月31日,徐秦準備申請旁聽隋牧青律師被吊照聽證會時,被幾名自稱110派來「保護」她的人員突然登門,之後一直遭到對方的跟蹤、監控。

關注事件的維權人士袁小華接受本台記者採訪時表示,相信徐秦已經遭到當局控制,對她的情況感到不樂觀:「目前來說(徐秦)失去了自由,應該是確信無疑的。確實,徐秦對中國的人權事務做了很多事情。最近我看她最熱心的是兩個事情:一個是(聲援)余文生的聯名簽署,她是直接的操辦人;還有一個事情是為徐琳家屬籌集一些生活費。我估計如果真的要抓她處理她,應該是一個算總賬,情況也是很不樂觀。(近期)民間公民社會(處境)確實很艱難。」

當局以「矯正人員」身份對李和平嚴密監控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8/0213/17044.html

本網獲悉,北京當局繼續以「社區矯正人員」的身份對判三緩四的「709」李和平律師進行嚴密監控,令其家屬不勝煩擾,出離憤怒。據悉,昨天(2月12日)上午11點左右,有兩名自稱司法所的工作人員來到李和平律師的寓所,表示要見李和平律師,被出離憤怒的王峭嶺女士摔門趕走。隨後,李和平律師收到司法所姜姓工作人員發過來的信息,表示今日原本是李和平應該到司法所報到的日期,因為發信息和打電話均未得到李和平的回覆,所以上門見面談話,並稱趁春節前對一些事情說明一下。

王峭嶺表示,司法所工作人員經常以「社區矯正人員」的身份對李和平律師進行嚴密管控,要求李和平必須定時前去司法所報到,一有啥事就談這個話那個話,或者直接上門,騷擾影響她家的正常生活,不知道誰給予他們上門滋擾的權力。一個好好的人被當局誣陷,現在卻步步緊逼又要前來矯正,不知道是不是想把李和平矯正成滿口謊言、貪污腐敗、包養小三的官員一樣。

防公權搆陷,709家屬李文足王峭嶺發聲明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2/709.html

李文足春節聲明

我早就購買了2018年2月13日的火車票,到達地是武漢,我要回家陪父母過年。但是,因為石景山國保陸凱,市局國保孫狄在2月10日中午敲門告知我,說709家屬涉嫌偷渡,可能發生意外。所以,我在火車一路上會不斷的發「到達哪裡」的消息。如果有人在火車上強迫我帶著兒子「偷渡」,我只有跟他們拚命了!我爸媽在家等著我,我丈夫王全璋失蹤948天,雖然生死不知,但是,我也得等著他!

聲明人:李文足

2018年2月12日

王峭嶺春節聲明

我已經購買了火車票,打算2018年的春節和丈夫李和平一起帶著兒女去雲南昆明、大理等地過年。但是我昨天不小心傷了腳,只好退票。其實,主要原因還是內心對於「被偷渡」的恐懼。因為北京國保隊長孫狄親自上門威脅了李文足。孫狄口口聲聲說確切的消息:「可能發生意外。」我怕我們一家的春節雲南旅遊,被孫狄們綁架到雲南邊境。我的媽呀,不敢想!!我春節哪裡都不去了,就蹲在家裡。看看孫狄會不會把我一家從北京綁架去偷渡!等著李文足一回京,繼續最高檢最高法的控告。

709家屬王峭嶺

2018年2月12日

【視頻】中國政權下的失蹤者——王全璋篇 [法廣]

王全璋已經成為被北京當局迫害的象徵,他是百多位被失蹤律師中的最後一位,而且失蹤後就再也沒有任何消息。他的妻子兩年半以來一直在尋找他。法國電視France24《記者報道/Reporter》欄目採訪了她。

【視頻】中國政權下的失蹤者——林榮基篇 [法廣]

在習近平的領導下的中國,目前顯而易見的是不適合作與政府相反的異見人士。兩年多前,律師、維權人士或只是出售被認為政治明感書籍的書店店主,有上百人失蹤,幾個星期或幾個月之後,他們再重新現身,有的是自由了,可都留下了精神創傷。有的則被判重刑。法國電視France24《記者報道/Reporter》欄目找到了其中的幾位並進行了採訪。本篇是對香港銅鑼灣書店店主林榮基的採訪。

律師王宗躍前往大理會見盧昱宇遭拒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3/2018/0213/17046.html

本網獲悉,今天(2月13日)被雲南大理當局以「尋釁滋事罪」判刑四年的「非新聞」創辦人盧昱宇,其委託律師王宗躍前往大理市監獄要求會見,遭到獄方拒絕。昨天,「非新聞」創辦人盧昱宇的委託律師王宗躍乘火車趕往大理,中途又在昆明中轉汽車,直至今天凌晨4點才達到大理。不料,王宗躍律師千里迢迢來到大理監獄,要求會見其當事人卻遭到大理獄方的拒絕和種種刁難。

據知情人士透露,王宗躍律師稍事休息之後,在今天上午十點來到大理監獄要求會見其當事人盧昱宇,並得知盧昱宇已從臨時監區五監區調往四監區。於是,王律師又來到四監區「獄政科」遞交了會見手續後,「獄政科」辦公人員卻說:「盧昱宇沒有表示要申訴,他的意思是出獄後再申訴」。王律師讓對方拿出一個盧昱宇本人寫的書面材料,以此證明他確實是這樣表示的。獄方辦公人員說:「下午再給你」。而王律師下午一點半過去後,獄方說盧昱宇正在寫,還要等一會。王律師在「獄政科」辦公室等了許久,也不見盧昱宇的書面材料,在王律師的一再催促下,監獄方卻對王律師「盧昱宇又不寫了」進行推諉。此後,王律師又拿出盧昱宇父親的委託書,但監獄方卻不予認可,非要盧昱宇本人的委託書才可以會見。王律師不甘就此徒勞返回,懇切地說:「你們讓我見盧昱宇一下問問他不就行了嗎?」,依然被監獄方無情拒絕。

據悉,自從去年(2017年)12月5日盧昱宇與父親會見時,盧昱宇曾明確表示過「請王宗躍與肖律師盡快介入申訴」。而今,時隔兩個多月,委託律師王宗躍在春節前夕不辭辛苦千里迢迢來到大理,爭取會見盧昱宇時,卻遭到大理獄方如此刁難。對此,王宗躍律師一腔憤怒無處傾瀉,無奈中作詩一首:「佳節又逢年,人人把家回。千里來申訴,只為獄中人。洱海舒胸意,倉山伴我行。昭雪雖不易,天青總有時。」以此表達內心的悲憤與感慨。

村官被指涉黑公開示眾 民眾批官方借掃黑運動報復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cantonese/news/triad-02132018082804.html

中央推動的「掃黑除惡」運動正進行如火如荼,河北省遵化市更舉行公開活動宣傳,但手法卻走文革回頭路,將部分被抓人員押解到公園公開示眾。被捕者中包括一些村幹部,本台追查發現,這些所謂「涉黑村官」,在當地村民中口碑很好,其中一位村官疑因帶領村民反對征地而被抓。據知情人提供的資訊顯示,週一(12日)在遵化公園舉行的掃黑除惡推進大會中,當局出動了大批警力,並將剛抓捕的10名嫌疑人帶到了現場公開宣佈罪狀。其中,東新莊村主任張曉新、東門莊村主任張良,都被作為黑惡勢力的代表被重點示眾。

據張曉新的妻子在網上發帖稱,丈夫5年前確實因做生意的哥哥和人打架,也捲進打架案件,被判了2年。出來後成了公益志願者,做了不少好事,還組織朋友們為村裏的癌症患者捐款數萬元,被村民選為村主任。去年6月因摘櫻桃和人發生矛盾打架,雙方都是輕傷,事情也過去了,但8號警方直接以掃黑除惡的名義抓了他。12號就公開宣判式的宣佈他觸犯尋釁滋事罪,這明顯就是為了功績而使掃黑擴大化。

東新莊鎮一位居民告訴本臺記者,張曉新在當地口碑很好,心地善良,人仗義,脾氣有點不好,但也不是輕易就會找茬打架。她說:他這人的口碑,都是誰說起他來都說挺好的。他這人心眼特別好使。多少有點小脾氣,就是別人不惹到他他也不會發脾氣。他還在一個公益團隊裏的,長期捐款了,冬日暖陽。他是特別仗義的一個人。你說他愛打架呀,打比方說,他和你是朋友,你受到傷害了,他也會給你出頭。平日不惹到他,不侵犯到他,他輕易不打架。

該村殘疾人張海峰也認為,他和張曉新並不熟悉,只是其當村主任後,一直很照顧他和一些窮困戶,給他留下了比較深的印象。

而當地振興旅館的老闆也表示,儘管以前因為打架坐過牢,但他的口碑很好。

她說:當黑勢力是吧?哎呀,那這就是放不回來啊?小夥子我跟你說,我今年72了,咱們都從小都知道這孩子們長啥樣啊。那曉新,沒有坑害過誰我覺得他。對老百姓,對孩子大人、對老人都挺好的,沒有買東西不給錢的時候。雖然說他也進去過,進去過都是打架鬥毆的事。

而另據知情人吳女士透露,被警方以黑惡勢力團夥抓捕的東門莊村主任張良,背後的因素可能更敏感。官方稱其以斷電或堵路的方式,強迫北京至秦皇島高速施工方購買其不合格建材,涉案金額7萬多元,嚴重影響施工進度和安全,但實際上因為征地補償不到位,該村村民一直在抗爭,此前就曾有多人被抓過。

劉霞短暫現身書店 疑似北京萬聖書園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2-02132018112220.html

中國大陸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遺孀劉霞目前仍被當局軟禁。2月11日晚「劉曉波助瀾會」在推特發出一張劉霞近照指,「有推友偶遇劉霞並發出這張照片,但原來的貼文已被推特標記為敏感內容遭到封鎖,推測應該是受到舉報?」從該照片背景判斷,劉霞光顧的書店近似北京萬聖書園。

劉霞一張近照近日在社交媒體推特出現,但原推文已遭封鎖。該照片顯示:身著黑色羽絨服的劉霞低頭在一家書店瀏覽書籍。在她左側穿藍色防風外套的男子正在翻看一本書,但看不到其人全貌。「劉曉波助瀾會」2月11日晚上8時在推特發出這張照片指,「有推友偶遇劉霞並發出這張照片,但原來的貼文已被推特標記為敏感內容遭到封鎖,推測應該是受到舉報?」

劉霞的好友胡佳本週二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稱,他也很久沒有劉霞的消息,但可確定劉霞沒有獲得自由,即使她光顧書店,就像到醫院就醫,去超市購物一樣,會有官方人員在場,絕非單獨行動。他說:「我不清楚劉霞去了哪一家書店,但是我知道劉霞和劉曉波一樣有閱讀的習慣。我個人認為,即便你看到劉霞出現在書店裡,這和她出現在她必須要經常去的醫院,以及她要去購買生活必需品的超市一樣,這並不代表她獲得了多麼大的自由」。

據知情人士稱,劉霞患有嚴重的抑鬱症。西方多國外交官曾向中方表達立場,願意接收劉霞到該國治病。但未見中方明確答覆。

自去年7月劉曉波病故後,其遺孀劉霞繼續受到中國警方控制,毫無放鬆跡象。三週前,推特傳出「劉霞已獲中國外交部通知,恢復正常自由,也可以出國。」的消息。其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被記者問到劉霞能否自由到海外?他回答指,劉霞是中國公民,當然依法享有一切自由。

在劉霞這張最新照片中,本台記者發現書店內的書籍排列,劉霞背景的書架和吊燈疑似北京萬聖書園,於是用劉霞的照片與對萬聖園書園內的多張圖片對比發現,兩者的確極為相似。劉霞的好友野渡對本台記者說,劉霞仍然沒有自由,有時她在官方人員「護送」下去萬聖書園。

野渡表示,各界人士都應為劉霞呼籲,敦促當局還劉霞自由:「這麼多年以來,(當局)一直限制劉霞的自由,這是不能容忍的。在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情況下,把一個普通的公民非法軟禁這麼多年,這在世界也罕見」。

程海律師:北京悟天律師所被非法強制註銷經過和初步維權情況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2/blog-post_29.html

北京悟天律師事務所(個人所)於2010年9月13日經北京市司法局批準成立,設立人程海律師。本所一直致力於維護當事人合法權益、維護法律正確實施、維護社會公平正義,努力推動國家法治。

本所一直按照律師法第二十四條規定,每年向北京市昌平區司法局提交上年度律師所執業情況和律師執業考核結果,從2015年以來不參加司法局組織的年度(檢查)考核,理由是後者違反法律的規定,為律所和律師增設義務。

2017年6月23日,昌平區司法局原科長陶秀霞(退休),工作人員徐亞寧、孫夏葦等人送達責令本所參加北京市司法局組織的年度檢查考核的通知書。後本所提出行政復議要求撤銷該通知,昌平區政府復議決定維持。本所又於2017年11月6日向昌平區法院起訴撤銷,但該院一直未做立案處理。2017年12月29日下午,昌平區司法局徐亞寧、孫夏葦向本所送達昌平區司法局的告知書,認為本所逾期不參加其規定的年度檢查考核,按照司法部《律師事務所年度檢查考核辦法》第二十六條的規定,視為自行停業,要求本所在3日內完成清算和公告,逾期不清算和公告的,將報北京市司法局註銷本所。

據瞭解,1月29日上午,北京市司法局副局級幹部王群帶領律師監管處代理處長趙躍、副處長朱玉柱,攜昌平區政法委(副)書記,到昌平區司法局強令該局必須在當天下午給本所下達告知書。

2月5日,北京市司法局根據昌平區司法局的情況報告,做出對本所的註銷決定。程海律師2月10日出差回來,看到了昌平區司法局送來的註銷決定;根據朋友的介紹在網上看到的北京市司法局在首都之窗的該註銷決定公告;查詢北京市司法局官網,北京悟天律師事務所的執業信息改為「註銷」。

得知上述情況後,本所隨即開展了一系列維權活動。

國際律師協會呼籲中國尊重律師工作權利 [美國之音]

https://www.voachinese.com/a/china-lawyer-20180213/4252312.html

國際律師協會人權研究所呼籲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停止起訴維權律師,此前中國出現數起對人權律師的逮捕並取消律師資格。在一封至習近平的公開信中,這個研究所的並列所長漢斯·康瑞爾和另一位並列所長、前澳大利亞法官邁克爾・科比“對中國正在進行的對律師執行法律職責的不當乾預”表達深切憂慮。

公開信中表達了對兩起案件的關注:一是對余文生律師的逮捕和取消律師資格;另一起是對隋牧青律師取消律師資格。公開信表示,余文生和隋牧青的案例顯示了律師們因為執行自己的使命而遭到打擊報復,並敦促中國履行其遵守國際法和國內法的職責。信中敦促相關方面保證余文生和隋牧青的權利,並要求習近平“採取舉措來保證律師能夠在不受恐嚇、騷擾和乾預、以及符合國際人權標準的情況下來進行合法的職業行為”。

第九屆訪民「春晚」籌備組成員姜家文被抓兩天後獲得釋放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2/blog-post_48.html

在北京出租屋被抓走兩天的人權捍衛者、第九屆訪民「春晚」籌備組成員姜家文先生,在堅持原則下於昨天上午獲得釋放。同時,被房山區公安分局抄走的電腦和手機也已返回。

姜家文先生說,大前天(2018年2月10日)晚上23點多,我的房屋門突然被撞開,進來6名穿制服的警察和兩名便衣,他們不出示任何有效證件,先搶奪我的手機,後稱對我口頭傳喚。在強烈要求下一名穿制服的警察出示了警官證,要求出示執法證和搜查證被拒絕,搜查拍照,錄像分頭進行後強行帶到轄區的閆村派出所,做筆錄,我沒有違法就沒有口供,拒絕配合。大約1小時後,我被押送房山公安分局辦案管理中心,單手帶銬關押在候問室。我絕食三餐。

到第二天(11日)晚19時30分,姜家文先生被閆村派出所曹姓所長從分局提出,交丹東市駐京辦人員帶到龍福宮賓館。姜家文先生說:駐京辦人員給我列出三個條件:1、跟我們回丹東給你八十五歲老母親拜年,拜年錢我們出;2、不回丹可以,但春節前至「兩會」前不許搞其它活動。在二項違法條件遭我拒絕後,第三條雖即產生:強制遣返聽候處理。我明確告知,第三條我接受。休息一宿,12日早在談無結果的情況下,我被解除非法羈押,恢復自由。

作為全國被勞教「冠軍」的姜家文先生,其做事被抓被失蹤已是司空見慣的經歷,且本次被抓捕關押期間並沒有承諾放棄灌製訪民「春晚」的活動,所以老薑認為自己在春節前還會有失聯的風險,希望各方繼續給予關注。

李克強視察吉林 訪民「告御狀」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2-02132018112015.html

中國總理李克強日前在吉林省白城市鎮賚縣視察時,被一名訪民攔住喊冤。縣政府表示,他們事後已對該訪民情況進行瞭解,向上級匯報,並作出了妥善處理。有訪民認為,就是因為地方政府不作為,訪民們投訴無門才會奮力「告御狀」。根據中國官方媒體報導,李克強2月12日來到吉林省白城市鎮賚縣最大的集市悉心採購年貨,被趕集群眾圍得水洩不通。而官方媒體的報導中,並未提及現場發生的一起「插曲」:一名訪民聞訊趕到李克強所在的集市,表達冤屈。

根據現場視頻可見:該自稱王喜貴(音)的訪民數次高喊「我冤」,並在李克強面前激動地訴說。李克強要對方留下電話號碼,並與其握手後匆匆離去。

本台記者13日多次嘗試撥打王喜貴的電話,但均提示無法接通。

記者轉而致電鎮賚縣政府,對方指,已瞭解了該訪民情況,向上匯報,並進行了「妥善處理」。但詳細情況需向信訪局查詢:「總理已經知道這個事情了。總理當時就已經問了這個群眾一些相關問題和事情,問這個群眾帶沒帶材料,這個群眾說沒有帶。然後總理說,這個事情他會稍後進行瞭解。稍後我們有關部門對他進行了一定的瞭解,詢問了詳細的相關情況,並且組織了一些材料,已經向總理、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做過匯報了。這個事情已經得到了妥善的處理。至於具體的處理情況,請您打(電話給)縣信訪局。」

不過,信訪局的工作人員表示,他們不能直接接受採訪。

吉林訪民徐先生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地方不作為,訪民走投無路才會選擇「告御狀」:「有理說不出,只有攔領導。地方得不到解決,有理有具體訴求,為什麼得不到解決?很難讓人理解。中國共產黨就是執政為民的,人民群眾幸福生活是中國共產黨執政目標。可是他們卻背離了這個事情,就是用欺騙手段,不給解決,打壓。我就受到了打擊報復。領導人下去視察,如果風聲走了,肯定有(訪民去攔)的,訪民為瞭解決問題。我要是知道啥啥啥領導到我們這裡來,肯定死命地往上衝。不解決也是死,衝到領導面前把自己事情說清楚可能還有一線生的希望。」

《中國精神健康與人權》月刊(總第六十六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51/diliushiliuqi/2018/0213/17045.html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