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10  李延香判刑兩年半。律師會見秦永敏需經國保同意。劉正清接手黃琦案並成功會見。鞠殿紅及梁琴已提上訴。桂民海受訪電視認罪批瑞典炒作。

山東訪民李延香「尋釁滋事」判刑兩年半 [民生觀察] http://www.msg … 繼續閱讀 →...

山東訪民李延香「尋釁滋事」判刑兩年半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8/0210/17036.html

本網獲悉,昨天(2月9日)被控涉嫌「尋釁滋事罪」的山東平度訪民李延香家屬及委託辯護律師宋玉生相繼在8、9日收到了來自山東平度法院的判決書。判決結果顯示:李延香涉嫌「尋釁滋事」罪名成立,被判有期徒刑兩年零六個月。據悉,1月25日山東維權訪民李延香被控涉嫌「尋釁滋事」一案在青島市第二看守所第九審判庭開庭審理,辯護律師宋玉生為她作了無罪辯護,但本案並未當庭宣判。

不過,山東平度檢方起訴書中指控李延香涉嫌「尋釁滋事罪」,是以2015年4月13日李延香到北京市朝陽區三里屯聯合國開發署門前「非正常上訪」擾亂了「公共場所秩序」為由,當時李延香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行政拘留五日,但起訴書指在被行政處罰後,李延香「不思悔改」,仍然先後於2016年1月4日、2016年2月7日至2月12日和2017年8月16日七次到北京市中南海周邊或天安門「非正常上訪,擾亂公共場所秩序」。其中,2016年1月4日,李延香到北京市中南海周邊「非正常上訪」時被北京市公安局西域分局府右街派出所訓誡1次,次日被平度市公安局行政拘留十日;2016年2月7日到2月12日期間,李延香因到北京市中南海周邊「非正常上訪」被北京市公安局西域分局府右街派出所訓誡7次,2016年3月13日被平度市公安局行政拘留十日;2017年8月16日,李延香到北京市天安門「非正常上訪」被北京市公安局西域分局府右街派出所送久敬莊分流中心,次日被平度市公安局行政拘留十日。

為此,公訴方認為,李延香「無端滋事」,多次到北京重點區域和「敏感部位」「非正常上訪」,擾亂了公共社會秩序,其行為觸犯了《國法》第二百九十三條的規定,應當以「尋釁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而李延香卻認為公訴方對自己的指控是錯誤的,自己沒有「非法上訪」,公訴方適用法律錯誤,證據不足,程序違法。李延香辯護律師宋玉生認為,本案不符合「尋釁滋事罪」的構成要件,合議庭應當依法作出李延香無罪的判決。

一、李延香沒有「尋釁滋事」的主觀故意。「尋釁滋事罪」的主觀要件是通過尋釁滋事活動,追求精神刺激,填補精神空虛。本案中李延香上訪的動機是要求實施非法強拆的原即墨市城管執法局對李延香依法給予合理賠償,對實施強拆的直接工作人員和主管領導依法追究法律責任。故李延香的上訪行為主觀上沒有尋釁滋事的故意。

二、李延香沒有實施尋釁滋事的客觀行為。以「被公安局管予以訓誡」就認定「擾亂了公共場所秩序」不能成立。訓誡書本身不能證實李延香在北京市中南海周邊實施了「非正常上訪」行為。本案中的被告人的行為非法性都達不到行政處罰的程度,被平度市公安局行政拘留十日罰過其當,如果李延香的行為達到行政拘留的程度,北京市公安局西域分局完全可以對李延香進行行政拘留,然而卻沒有。關於2017年8月16日,李延香到哦北京市天安門「非正常上訪」的問題,根據李延香的供述,李延香只是路過北京天安門,沒有在此地「非法上訪」,平度市公安局對其行政拘留沒有事實根據和法律依據。

三、李延香不符合「尋釁滋事罪的客體要件。本罪侵犯的客體是公共秩序,李延香沒有事實尋釁滋事的行為,則不存在侵犯公共秩序,李延香沒有實施尋釁滋事的客體要件。綜上所述,李延香主觀上沒有尋釁滋事的故意,客觀上沒有實施尋釁滋事的行為,沒有擾亂公共場所秩序,不構成尋釁滋事罪。

另外,1、李延香於2015年4月13日到聯合國開發署反映情況,高呼口號要人權是正當的行為,沒有嚴重擾亂公共場所秩序。

2、對平度市公安局重新作出的處罰決定書的真實性無異議,但認為該處罰決定書不合法;對平度市人民政府的平政複決字(2017)145號復議決定書的真實性不予認可,李洪財沒有收到過該復議決定書,給李洪財送達的掛號信函的收件人簽章不是李洪財的筆跡。

儘管李延香堅稱自己無罪,曾為此絕食抗爭兩個多月;辯護律師宋玉生為其作的無罪辯護詞符合情、理、法,但兩週過後,平度市法院仍判李延香「尋釁滋事罪」罪名成立,李延香獲刑兩年零六個月。

對此判決,本網人權觀察員採訪了李延香的辯護律師宋玉生,宋律師無奈地用簡短的兩句話對本網表示:李延香的行為明顯不符合「尋釁滋事罪」的構成要件,法院涉嫌違法裁判。

在此之後,李延香的丈夫李洪財給本網人權觀察員打來電話,抗議平度法院對李延香的判決。李洪財憤怒的情緒有些失控,他表示法院對李延香指控的罪名失實,事件與時間都不是真實的。並說他昨天(2月9日)又到看守所去探望了李延香,李延香告訴李洪財,自從開始絕食至今已將近三個月,現在已無法進食,完全靠導管流食維持生命,想吃東西也吃不去了。為此李洪財痛苦萬分,他感到李延香時刻都會離他而去,自己卻無力相救,如果李延香有個好歹,他自己也不想活了。

李洪財最後對本網表示,希望社會各界繼續能夠關注李延香的命運,同時希望再有律師介入為李延香辦理「取保候審」申請。但由於哥哥與老母親都拄枴杖不能干活,加上這場強拆浩劫與李延香的官司,現在已家徒四壁,無法負擔律師的費用了。

【李延香簡介】

李延香,女,1970年生人,平度市古峴鎮岩山頭村村民,初中文化程度。從2011年開始在即墨市大信鎮合法經營證照齊全的《即墨市福順廢舊物品回收站》。2013年12月20日,即墨市大信鎮政府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以違法佔壓麥田為由將《即墨市福順廢舊物品回收站》進行了強拆,致使其價值50餘萬元的私人財產掩埋損毀,數萬元貴重物品在失去防護設施後被盜竊。由於上述違法情形及強拆後的原經營場地用來建設活動場地,李延香逐級維權無果,被迫進京上訪,因此遭到多次綁架、拘留和非法拘禁,還曾被截訪人員裝到麻袋裡扔到河中,後被路人發現獲救。

2017年8月16日,李延香和李宗英、孫淑到北京路過天安門時便被北京警察攔截,在檢查了她們的身份證後便被送到久敬莊。8月17日,地方截訪人員將她3人截回後各自拘留10天。8月26日,李延香丈夫李洪財收到了山東平度市古峴鎮派出所的通知,被告知李延香已與8月25日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轉為刑事拘留。李宗英、孫淑於8月27日獲釋。

李延香在經歷了幾年的為私有財產維權,已成為走向公共維權的街頭人權捍衛者,她曾參與過2014年蘇州抗強拆手刃四個黑社會成員的范木根案的庭審圍觀;山東濰坊抗強拆手刃兩個黑社會成員的丁漢忠案;赴慶安徐純合被槍殺問責第一梯隊成員,後被治安拘留十天;濰坊案十七人之一,後被關押一個月。曾參與了北京浦志強案開庭等多次街頭圍觀行動。

因隋牧青律師被吊照事件影響 劉正清律師接手六四天網負責人黃琦案並成功會見 [權利運動]

https://www.hrcchina.org/2018/02/blog-post_47.html

權利運動編輯員獲悉,因為隋牧青律師被廣東省司法廳擬吊銷執業證事件的影響,劉正清律師接手被控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機密罪的「六四天網」負責人黃琦案,並於2018年2月5日和6日連續兩次在四川省綿陽市看守所會見到遭逮捕被羈押在此的黃琦,得知黃琦身體狀況稍有好轉,但看守所有截扣黃琦家人送的錢物。會見結束後,到綿陽市中級人民法院複製該案案卷材料時,經辦法官讓劉正清律師簽署「保密協議」才可複製案卷材料。劉正清律師無奈之下只得簽署,但應該是一式兩份的協議只讓劉正清律師簽署一份,劉正清律師本人並未持有。且複製案卷時有一卷內容被告知不能複製和摘抄,劉正清律師出於自保而未予詳究。以下是劉正清律師記述關於黃琦案的情況通報。

劉正清律師:黃琦案情況通報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2/blog-post_86.html

隋牧青律師因被司法行政擬吊照的影響,於2018年1月27日下午給我來電要我接手辦理此案。我因近期心力憔悴,稱想休息一段時間。後黃琦媽來電稱是隋律及四川朋友的極力推薦,希望我代理此案。我告我很忙,沒時間代理此案。第二天黃媽又來電告此案已起訴到法院了,黃在看守所的身體狀況她一點也不知道,很著急!希望我盡快來成都見黃琦一面。我則要她到附近找一位律師。第三天(2018年1月30日)上午黃媽又來電催我到成都見黃琦。我因2018年2月7日上午揭陽一信仰案要開庭,便答:7號晚上飛成都。訂好機票後,揭陽法院突然來電告改期開庭。我便將機票改簽為3號下午飛成都。

2018年2月5日清晨5:30隨黃媽等人租車從成都至綿陽看守所會見黃琦。告知黃琦隋律擬吊照由我接替之事後,黃除向隋致歉、致謝外,還向關心他的朋友致謝!黃告:其身體狀況還是如以前一樣俘腫,只是沒以前那麼厲害了,最近2個月其身體檢查:腎功肌酐指數按時間先後順序分別為:257、187、180。入看守所至今只拿到了家裡送的錢800元,還有14000元警方扣著沒給他,母親送的兩床新被子,只收到了一床。

下午到綿陽中院擬複製黃琦案卷材料。向經辦法官周立青遞交法律手續並要求閱卷。因我的鋼筆丟了,周非常「客氣」地送我一支筆,並稱此案是國家機密案要簽保密協議。我說沒問題。周又說他們通過檢察院複製後再將光碟給我。我說我不一定要光碟,我可以拍照,我晚上還要飛廣州。周說你事先又沒預約,不是你說要複製就馬上給你複製,並約第二天下午13:30來複製。心裡暗忖:拍照與給光碟不都一樣嗎?何況拍照即走人於他們不更省事嗎?憑我多年的經驗,其中必有蹊蹺!為了不影響明天能順利拿到光碟及破解該蹊蹺,我隱著性子不與周理論!

第二天(2月6日)上午再去綿看會見黃琦,下午準時(13:30)到周辦公室。周要我簽保密協議,我即簽。後,周將案卷材料搬到茶几上讓我看(一邊等光碟)。黃琦媽也和我坐在茶几邊。周法官明明看到黃媽坐在我旁邊,也不提醒要她走開。我出於對黨國的無限忠誠和保守國家秘密的高度政治敏感,同時也是出於自保,怕早已準備好的攝像頭逮過正著!我馬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黃媽已85歲了,非法律專業人士),即要黃媽坐到別處!

為了破解這個蹊蹺(只給光碟不讓拍照),我便將光碟放在事先準備好的電腦進行核對,發現光碟中有一卷標明為「起訴意見書(一審公訴案件)」,心想「起訴意見書」是應入法律文書卷,怎麼會單獨成一卷呢?這樣就更加引起了我的警覺——便對案卷中的每一捲進行核對。當核對到光碟標明「第6卷」時發現與之對應的紙質證據卷(封面標明「證據卷六」)不一致。我便問周法官:這是怎麼回事?周告:此卷是國家絕密卷,律師只能看,不能複製,也不能摘抄,要我找四川保密局。此類案子我已辦多了,我是不會按其預設的節奏跳舞的!!於是我就平靜地說:「你給我的光碟能不能任意刪除其中的內容?」。周答:「該光碟是不能刪除裡面的內容。」,我說:「這樣就好,不要說是我自己刪了,到時說不清。」,接著仍平靜地說:「此案不讓律師複製全部案卷材料,肯定是要搞到最高院的,我不會跟你爭吵!既然簽了保密協議,難道還有絕密、機密之分嗎?況且封面上蓋的印戳也是機密。」說完甩手就離開了周的辦公室。

特別說明:

1、我簽的「保密協議」(而不是單方的承諾書)顧名思義,應該是一式兩份,雙方各執一份。但周只讓我簽了一份即拿走了。因我無意於要將案卷材料向外洩露,故無論其條款如何的嚴苛,我都能接受,同時也是對公權利的信用,所以該協議我沒細看,也未索要一份。

2、光碟中的每一頁都刻有「劉正清14401200110810581」的水印。在此要特別預先聲明:提供方亦有存底,若外界出現此類字樣的資料,我會配合有關當局的調查,但我處不是唯一的源頭!!特預先提醒當局切實做好保密工作!!!

3、光碟「遺漏」的又不讓律師複製的那卷材料,我不會按周法官預設的節奏去找四川保密局,況且保密重地在何處我既找不著,出於自保我也不會去打聽!!!我會通過司法行政、律協維權機構,乃至最高院尋求救濟!鑑於此信息四川當局定會收集到,為此,特借此形式向四川當局告知!

最近,因年關了,很忙。未能及時通報,特向關心黃琦的親友致歉!!

黃琦的辯護律師:劉正清

2018年2月10日

藺其磊律師:秦永敏先生案件進展情況通報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2/blog-post_85.html

「秦永敏」的圖片搜尋結果2018年2月8日8:40分,我到武漢市第二看守所會見秦永敏先生,我是第一個遞交材料,不用登錄系統,但等了約40分鐘,秦永敏先生才到會見窗口,他說:今天是拿我號房鑰匙的管教有事耽誤時間長了,但我看出一個規律,每次你們律師會見,看守所都要給國保打電話,國保同意才安排會見,有的時候律師下午會見遲了,看守所打電話時國保下班了就不讓會見,到第二天國保打電話問昨天的會見情況,看守所就沒法匯報,據此得出其實每一次律師會見都是國保在背後同意後,看守所才安排會見的。真是奇葩啊! 秦永敏先生講了審判長和合議庭其他人在2月5日來提訊他了,要和他核實一些卷宗中的證據 ,因對法官明顯違法行為的不滿,和他們產生了一點衝突。「因為法官總是找不到自己的定位,不能履行居中裁判的角色,我和他們溝通很不通暢,反倒是本來應該是控辯對立一方的公訴人,因為公訴人的態度和素質,我們交流的很好」,接著秦永敏先生也講了2月7日本案公訴人也來「提訊」(因為案件已經到法院審判階段了,公訴人不能提訊當事人了,故此秦永敏先生質問「你們的提訊證怎麼開出來的[呲牙]」),公訴人主要和他講了「國外有辯訴交易,咱們有認罪認罰的制度」,被秦先生以理以法駁回去了。 另外秦永敏先生還和我交流了他所創作的一篇《武漢賦》,因武漢市第二看守所會見窗口的兩層密密鐵絲網,交流全靠嘴說,我也又一次見識了秦永敏先生的才識和驚人的記憶力啊! 2月5日上午,秦永敏先生收到本案的第N次延長期限通知書:審限從2月6日延長到5月6日。真是佩服了刑訴法的制定者關於「最高院批准延期沒有次數規定」的規定啊! 言還在語,意猶未盡,不知不覺已到13時了,再次表達了友人對他的佳節祝福後,我們結束了這次會見,看到秦永敏先生爽朗的神態,這那像是在坐牢的人啊!為他也為每一個良知公民們祝福吧!

雲南雲縣教案鞠殿紅及梁琴已提上訴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w.chinaaid.net/2018/02/blog-post_86.html

中國雲南省臨滄市雲縣法院,去年12月底以所謂的邪教罪判處鞠殿紅、梁琴等六名基督徒4至13年不等的刑期。其中鞠殿紅和梁琴分別被判刑13年和10年。2月9日,上述兩名被告的辯護律師到看守所分別會見了當事人。律師表示,他們的當事人均已提出上訴,案件很快進入二審程序。據悉,全案六名被告均已提出上訴。臨滄市雲縣法院,於去年12月28日以「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分別處以鞠殿紅、梁琴、張紅豔、字會梅、楊順祥、張紹彩六人一年半至13年有期徒刑,各被處罰款一萬元至十五萬元人民幣不等。其中被指是「犯罪集團首要分子」的鞠殿紅和梁琴,分別被判13年及10年徒刑。2月9日上午,鞠殿紅的辯護人蕭雲陽律師到看守所會見了當事人。蕭律師10日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其當事人自己寫了辯護詞,並在規定時間內,將上述狀寄給法院。他說,鞠殿紅有心理準備:「鞠殿紅的狀態非常好,對於一審量刑13年,如果二審維持原判,她也坦然處之。她說這些都是神的安排。如果真的要坐牢,她也接受」。

判決書稱,以鞠殿紅及其助手梁琴為首的邪教骨幹分子,2015年至2016年期間,至雲南省多地州市秘密聚會、傳經布道和發展信徒,繼續鼓吹、宣揚世界末日論,培養組織骨幹,為秘密傳教布道聚會創造條件和提供便利,重建「三班僕人派」組織體系等。

蕭雲陽律師稱,鞠殿紅在接到判決書時,非常憤怒:「她接到判決書的時候,非常生氣,也沒有簽字。但是後來她寫了上訴狀。梁琴也寫了上訴狀,寫得非常詳細。她們倆的上訴理由,我覺得是非常充分的。我們(兩位律師)也給她們寫了上訴狀。但是否交給二審法院,將視情況而定」。

鞠殿紅在自我辯護中稱,判決書指控其為邪教,她不同意,不懂何為「三班僕人派」,也不懂什麼為邪教。她認為自己是一個基督徒,信仰的是耶穌基督,傳講的也是耶穌基督,自己的行為沒有違背《聖經》的教導和原則,沒有對他人、對社會造成任何傷害。他所有的行為都是為了宗教信仰。

另一位被判刑10年的梁琴,情緒較為低落。代理律師李貴生對記者說,梁琴也遞交了自寫的上訴狀。數日前,他就此致電臨滄市中級法院訴訟服務中心,對方回覆稱尚未收到該案上訴材料。李律師說:「看守所對她們還可以,也有挺多人關心她。她自己寫的上訴狀,1月份已通過看守所寄出去了」。

30歲的梁琴是四川南充人。她在法庭上辯稱:「我不知道什麼是邪教組織,不知道也沒有參與『三班僕人派』,我信仰的是耶穌,我沒有對社會造成任何危害,不構成犯罪。辯護人李貴生當庭表示,被告人沒有散步迷信、神話徐文庫,沒有違反法律法規行為,未破壞法律實施。被告人傳教是正常的基督教活動,不屬於「三班僕人派」。被認定為邪教宣傳片的書在書店可以買到,系正規出版社出版。

李貴生說,他和蕭雲陽兩位律師將繼續作為梁琴和鞠殿紅的二審代理律師,為她們辯護。他們將在農曆春節前夕,到臨滄市臨翔區看守所會見兩位上訴人。另據該案代理律師表示,全案六名被告在宣判前表示,只要判他們有罪,都將提出上訴。相信其餘被告都已提出上訴。

另外,雲南大理基督徒涂焱案,至今尚未開庭。涂燚的姐姐涂葵對記者說,她期待法院對其妹妹的案件,有一個公正的判決。

37歲的涂焱和朋友蘇敏在雲南大理經營一客棧,前年(2016年)10月被捕。去年(2017年)1月12日,被大理市公安局指參加及組織三班僕人派活動,涉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7月10日該案又被移送大理市法院審理。

中國公安部安排媒體訪問桂敏海:「我成了瑞典人的棋子,我想待在中國」 [BBC]

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43014393

香港《南華早報》及《東方日報》參與了是次訪問

今年一月在瑞典外交官在場之下,被中國當局抓捕的香港書商桂敏海,在中國公安部的安排下接受香港媒體訪問,稱自己「非常後悔這件事……我可能成了瑞典人的棋子」,又批評瑞典政府「炒作」他的事件。

「我再也不相信瑞典人了。」桂敏海在傳媒的鏡頭前表示。

桂敏海說,自己上月已向瑞典駐華大使林戴安(Anna Lindstedt)致信,稱對瑞典政府失去信任,要求瑞典政府不要再介入他的事情。他更稱,若瑞典方繼續挑起麻煩,將考慮放棄瑞典國籍。

《南華早報》引述瑞典外交部聲明說,瑞典人員一直嚴格按照基本國際規則,為國民提供使館支援,並要求中國允許瑞典外交及醫療人員會見桂敏海,並將他釋放。

「人權觀察」瑞典及丹麥總監莫蘭特(Måns Molander‏)在推特批評,中國「強迫瑞典公民桂敏海『認錯』及作公開發言」,違反人權及國際領事法律,瑞典及歐盟必須作出強硬回應。

銅鑼灣書店事件另一主角林榮基向BBC中文說,桂敏海被安排接受傳媒採訪,已是中國政府司空見慣的手法。他對老同事的處境表示同情: 「很多人不明白為何他在這樣的情況下要拍攝視頻,我認為桂敏海希望透過這樣去減輕刑罰。」

這次訪問是官方安排的嗎?

2015年10月,香港「銅鑼灣書店」東主桂敏海在泰國神秘失蹤,數月後與書店另外四名失蹤同事,一起出現在中國電視台的鏡頭前「認罪」,證實被中國當局拘留。外界質疑,桂敏海是被中國警方越境越權執法抓人,中方則指五人均是自願前往中國。

香港輿論認為五人是因為書店出版敏感書籍而遭到「綁架」

2017年底桂敏海獲釋,但其家人不知他身在何處。今年一月,瑞典外交部證實,桂敏海在瑞典外交人員在場、向其提供領事協助期間,再度被中方人員帶走。

2月9日的訪問在寧波一間看守所進行,多間香港、台灣及中國大陸傳媒獲邀派員到場,持續約20分鐘。《南華早報》報道指,該報在兩日前,獲公安部邀請參與,該報以記者提問不受限制為條件答應。

桂敏海則對記者聲稱,是他自己要求今次訪問。

「考慮放棄瑞典國籍」

桂敏海說自己「刑滿釋放」後,在寧波租了一個單位居住,可以不時探望身體欠佳的年老母親,但瑞典方面每天與他聯繫,「不斷鼓動和唆使我回瑞典」。桂敏海兩度強調,自己在隨瑞典外交人員前往北京的動車上,被寧波公安帶走,是當局「依法帶回」。

「不排除有些人試圖利用我,為中國政府製造麻煩,」桂敏海說。

被問到是否想離開中國,他則表示:「我希望能待在中國……我看透了瑞典政府。如果他們繼續挑起麻煩,我將考慮放棄我的瑞典國籍。」

外界質疑桂敏海(右)與李波的表態均是被迫作出

銅鑼灣書店事件中有五人被中國當局拘捕,其中桂敏海及書店另一東主李波,分別擁有瑞典及英國國籍。

在李波失蹤後不久,英國政府曾向北京當局交涉,但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卻表示,持英國護照的李波「首先是一名中國公民」,發言人則指「香港事務純屬中國的內政,任何外國都無權干涉」。之後李波在一次訪問中說自己「自願放棄居英權」。

林榮基向BBC中文表示,相信中國當局安排桂敏海的這次訪問,是「想減低外間的輿論壓力,例如是瑞典政府的要求。」

香港媒體成為異見人士「認罪」平台?

在中國大陸,不時有被捕人士,未經審訊便在央視或「鳳凰衛視」等電視台現身,在鏡頭前承認犯罪;近年,越來越多類似事件,在香港媒體出現。

香港記者協會2017年的言論自由年報,質疑「受中資控制的(香港)媒體,開始參與強迫維權人士自證其罪」。

曾經報道異見人士「認罪」的港媒包括:

2016年6月,「銅鑼灣書店」被捕五人之一、書店店長林榮基在香港公開自己被捕的經歷後,香港《星島日報》「獨家專訪」其大陸女友,稱被林榮基欺騙感情

2016年7月,《南華早報》「獨家專訪」在「709大抓捕」中被捕的律師助理趙威,趙威表示自己「為做過的事懺悔」

2016年8月,香港《東方日報》及《星島日報》在天津「專訪」一年前在「709大抓捕」中被捕的維權律師王宇,王宇訪問中表示,對自己往日言行感「慚愧、後悔」,並對自己獲頒國際人權獎項「不承認、不認可、不接受」

桂民海看守所受訪批瑞典炒作 學者認為被逼闢謠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cantonese/news/gui-02102018114340.html

擁有瑞典籍的香港銅鑼灣書店老闆桂民海,上月在前去北京的列車上被公安帶走後,他接受傳媒訪問時指瑞典政府炒作他的事件,並相信自己成為棋子,感到後悔。有學者認為,案中人在傳媒或視頻解釋事件甚至認罪,都是大陸當局的一貫手法。現時扣留在寧波市看守所的桂民海,在警衛看守下,接受兩岸三地的傳媒訪問,他指在1月20日,有2名瑞典使館人員駕著使館的車,專程到寧波將他接到上海,再登上去北京的動車,但在途中被帶走。他指最近知道關於他的事 ,瑞典方面進行了很多炒作 ,他曾經寫信給瑞典駐中國的大使林戴安(Anna Lindstedt),表達不希望將他的事繼續炒作,但瑞典方面並沒停止,所以有必要作出澄清,並表示後悔當時跟隨瑞典使館人員前去北京。

桂民海解釋,指前年因為交通事故被關柙,到去年10月獲釋,原本想留在寧波陪母親過年,但瑞典方面明知他的非法經營案未了結前不能出境的前提下,仍然不斷鼓動他回瑞典。

桂民海說:瑞典方面從我刑滿釋放以後,他們始終不斷和我聯繫,甚至每天都有聯繫,他們不停鼓動及唆使我回瑞典。這種情況下,我拒絕了好幾次(瑞典)所提出的方案,但是在他們不停的鼓動、唆使下,還是有點心動。我是非常後悔這件事情,現在回過頭來想一想,實際上我可能是成了瑞典人的1個棋子了罷,從這個意義上來講,我珱也不相信瑞典人了。他質疑瑞典今年舉行大選,或者有人想利用他的事,桂民海又指,希望以後可以在中國生活,考慮放棄瑞典籍。

其中前去採訪的香港英文媒體《南華早報》報道,他們是在周三(7日)收到公安部邀請訪問桂民海,整個訪問過程歷時20分鐘。報道又引述桂民海指,只是頸椎有問題,並沒患上「漸凍人症」(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在 桂民海講話後,記者曾作出提問,但桂民海以採訪結束為由沒有回答。

桂民海的大姊周五(9日)接受《東網》採訪時,對於弟弟「頭腦不清醒」的行動感到痛心,又指責瑞典方面是其弟被捕的始作俑者,希望弟弟能認真認錯,並呼籲桂民海的女兒要相信父親及中國政府,勿被人利用。

2016年,桂民海與銅鑼灣書店負責人李波等相繼被內地扣留後,亦分別被安排接受傳媒訪問。

中文大學中國研究所研究員林和立教授接受本台訪問指出,大陸的被捕人士在扣押時進行闢謠或澄清已是慣性,他認為今次桂民海是被逼。

林和立說:批評瑞典政府應該是監獄中被逼的行為,因為他很明顯與領使館2外交人員去北京,是希望想方法離開中國。他(桂民海)曾經多次與在英國的女兒說話,他的意思都是想離開中國。很明顯他是是在不願意、被逼壓情況下作出指控。林和立指出,桂民海的情況無可否認會影響到中國與瑞典的關係,可能會變得緊張。

桂民海二度在押 獨立中文作家筆會譴責「電視認罪」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hx-02102018123046.html

瑞典籍香港書商桂民海在寧波看守所公開批評瑞典政府炒作其被拘捕事件後,「獨立中文作家筆會」2月10號發表聲明,強調這是桂民海在不自由狀況下的表述,並且譴責當局「電視認罪」等行徑。瑞典籍香港銅鑼灣書店股東桂民海上月20號,在瑞典外交官同行下欲赴北京看病,在火車上二度被捕。時隔三週後,桂民海9號在中國大陸公安部安排下,於浙江寧波市看守所接受媒體訪問稱,自己成為瑞典政府的棋子;指責瑞典當局炒作事件,很後悔上月跟隨瑞典使館人員赴北京;並揚言瑞典若繼續對北京製造麻煩,會考慮放棄瑞典國籍。「獨立中文作家筆會」10號聲明,桂民海突然現身設於香港的親中媒體「東網」的電視視頻中「電視認罪」,與2015年他在泰國遭不明人士劫走失蹤3個月後,突然現身北京官方電視台「電視認罪」,如出一轍。

「獨立中文作家筆會」會長貝嶺10號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強調:「桂民海在沒有自由意志的情況下的表述,是非常不可信的。瑞典政府應在第一時間主張桂民海在沒有自由意志的情況下的表述,對瑞典政府的決定不具決定性的影響。」貝嶺分析,公安部選定特定媒體採訪桂民海,如果桂民海能自由地表達,為何在他身體出現疑似「漸凍人(又稱「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ALS)」症狀,尋求瑞典駐華使領館協助找瑞典醫師緊急醫療的途中,遭公安攔截。今日又否認他要去做的這些行為?

「獨立中文作家筆會」要求北京依法公佈桂民海遭「二度拘捕」的真相,確保他可獲得瑞典方面的醫療和保護,免受酷刑虐待,並能定期會見家屬和律師。獨立中文作家筆會會長貝嶺說:「我們就是希望中國政府能夠公開說明,到底是什麼樣的機密資料,他要帶往北京?第二,就他現在的情況到底是拘留?拘禁?還是臨時關押?這一切我們需要有法律的程序。一個剛剛被釋放的瑞典公民,他又被抓進去的理由是什麼?我們沒有看到任何正式的說法。同時我們希望未來有一天如果桂民海先生遇到正式法律上的刑事過程的話,我們需要的就是公平、公正和公開。」

「獨立中文作家筆會」認為,瑞典政府在桂民海事件上是「靜默外交」,沒有做任何炒作,呼籲瑞典政府公佈案情。「獨立中文作家筆會」會長貝嶺說:「比如說,他在動車上面怎麼樣被抓走的?瑞典方面是不是做了某種保護他或者是抗議?他進入北京看病的決定是如何做出的?和關於他的病情的初步判斷是怎麼樣?從目前看來,這一切都沒有公開,我們其實希望瑞典方用事實反駁中國方面的說法。」

前六四天安門學運領袖吾爾開希10號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對桂民海在看守所露面受訪一事表示瞭解不多,沒有評論:「我真的無從判斷,沒辦法、沒辦法判斷這個事情。中國(大陸)還是言論箝制,還是在希望通過銅鑼灣事件建立恐懼。 (我)當然覺得桂民海是無辜的,希望他早日得到他的自由。」

上海「警察持槍入室殺人案」將於2018年2月12日在上海市第三康復醫院開庭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2/2018212.html

2017年4月13日發生在國際大都市——上海的「警察持槍入室殺人案」將於2018年2月12日下午2時在上海市第三康復醫院(交城路100號)4樓開庭。家屬聲明:「韓曉峰兩名官派律師是:上海原本律師事務所陸祺,上海思義律師事務所高琦,家屬堅決反對法律援助!我們有自己聘請的律師!堅決反對有罪辯護!我們高度認可的律師是朱孝頂,尚滿慶。後續張維玉。敬請@司法部關注靜安法院龔雯的做法。龔雯剝奪了我們家屬的人權。」

家屬氣憤地怒責兩名官派援助律師:「真替兩位官派援助律師陸琪和高琦感到羞愧!臨開庭前配合靜安區法院龔雯法官強姦式委託的辯護,等同於強搶民女呀!不怕天下人恥笑嗎?不怕遺臭萬年被載入中國司法史嗎?」

2017年4月13日,上海靜安區安遠路33號305室住著韓曉峰一家四口(韓家人在此居住了50多年)和剛從山東到上海的舅舅鞠海良。案發當天,韓曉峰上小學的妹妹還在學校,其父韓金凌已被警察帶到派出所做筆錄,室內只有韓曉峰和其母親鞠海香及其舅舅鞠海良。動遷公司與反對暴力強拆的韓家人協商不成,警察加入該動遷案,導致現場發生更激烈的衝突。警方在韓家的房子裡開槍,24歲的大學生韓曉峰四肢中槍。鞠海香和鞠海良都中了槍,警方至少開了6槍。當天鞠海良中槍後被送往醫院搶救,20天后在醫院不治身亡,卒年37歲。韓曉峰離校將近一年,至今無法回山東省濟南大學繼續學業。

「4.13」事件發生近10個月,韓曉峰第一次看到案發當天的視頻,有時莫名亢奮,更多的時候木然無語。當電腦裡傳出槍響時,他突然崩潰,對律師哭泣:「我不想看這個。」

韓曉峰一直住院治療。他的四肢槍傷傷口未痊癒,裹著厚厚的紗布,每天都要輸液消炎。他情緒很低落,每天只能躺在病床上發呆。韓曉峰及其父母都被逮捕,3人涉嫌的罪名分別為:

韓曉峰,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鞠海香,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韓金凌,尋釁滋事罪。

本網將持續關注上海4.13「警察持槍入室殺人案」及受害者之一韓曉峰的槍傷情況。

護海遭打壓 湛江維權律師陳武權及多位村民被抓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02102018111605.html

廣東維權律師陳武權因守護家鄉海灘被抓,與他同時被抓的還有6位村民。到截稿時當地部分村民仍與公安分局交涉,要求當局釋放被抓人士。多位維權律師在微信朋友圈透露,湛江維權律師陳武權相信已被公安抓走。之前,當地官方試圖在他家鄉所在的海域填海,而他帶領家鄉的村民,捍衛他們世代賴以維生的海洋。維權律師常伯陽對本台記者證實,陳武權被抓的消息已經傳開,目前還不知道詳情。常伯陽說:我是在我們那個朋友圈裡看,說他有可能被當地政府抓了,目前沒有進一步的消息。

本台記者其後聯絡到陳武權的妻子,她指陳武權是在周五(9日)下午,應當地信訪部門的通知,與6位村民一起去談話,但他們7人隨後被以阻撓開工的名義抓走。其中1位村民之後被放出來,其餘的人依然還在湛江市經濟技術開發區公安分局。她說:他現在被抓在湛江市開發區分局,昨天(周五)抓的,昨天下午4點,在那個東山鎮信訪局被抓的。他就是信訪局通知他們去談話嘛,當時就抓了7個,後來放了1個回來,現在還有6個,就關在開發區分局啊。我是經過其他人打聽到他在那裡的嘛,我就去問其甚麼理由被抓的,他說就是阻撓工地開工。

到周六(10日)下午,本台記者再次向陳武權的妻子詢問事件進展,她表示,目前親屬們都不被允許探視,她與10多位村民一起前往分局,希望了解更多的情況。

她說:現在那個狀況還不知道,就是不能見到,不給你見。現在我們就是部分的村民又一起去分局那裡看看,一起到現場了解一下情況是怎麼樣。

陳武權之前發布多篇文章顯示,湛江市官方強行在被稱為中國第5大島的東海島填海造地、擬建石化園區,引起了當地村民的強烈反對。

根據村民所發布的圖片和申訴材料顯示,隨著官方開始圍堰填海,原本海產豐富的海灘和紅樹林都遭到嚴重破壞,世代漁民賴以維生的螺、蠔、沙蟲等海產已經消失。村民被迫出來護海。在去年12月,村民的現場護海行動受到當地警方鎮壓。

而陳武權發布的相關文件還顯示,他們已經多次向有關部門反映,希望能夠叫停填海工程,但官方的回覆否認填海破壞環境,並認為漁民要轉型謀出路。

在多方申訴無門之後,陳武權日前在網上發布要求遊行示威的申請,很多村民已簽名。有維權律師判斷,這可能是導致他被抓的主要原因之一。

本台記者就此多次致電湛江市經濟技術開發局政法委、區公安分局,但電話都沒人接聽。而東山鎮派出所警察稱,陳武權和村民都不是他們派出所抓的,他不知道詳情。陳武權之前曾代理多宗維權案,其中最為人關注的是陳光誠侄兒陳克貴案,因此多次受官方打壓,並被吊銷執業資格。

春節臨近 當局再度滋擾「709」家屬李文足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8/0210/17035.html

春節臨近,失蹤九百多天的王全璋律師仍然毫無消息,當局依舊使用各種理由和手段不准律師會見。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女士既經歷了無可奈何的九百多天,並一直遭到來自當局使用各種卑鄙手段的騷擾,令她的生活與精神備受折磨。今天,李文足發出消息稱,警方上門以「涉嫌偷渡」警告她莫做違法之事,全程錄音錄像並備有疑似告知文書。據悉,昨天(2月9日)下午四五點間,石景山區陸姓國保致電李文足,聲稱有市局(北京市公安局)領導要找她談話,當問及是哪個領導時,該名國保卻表示不知情,因此李文足便以不知是誰不敢見面為由予以拒絕。今日上午,李文足家保姆買菜回來時告知樓道門口有兩名便衣監視。接近十二點,有快遞員致電稱有包裹需要派送,並告知「有一個大哥幫忙將包裹帶給你」。此舉引起李文足警覺,當即表示不認識什麼大哥,其後,陸姓國保於電話中表示會將包裹帶到李文足家中,被李拒絕。稍後,李文足在快遞員敲門時從貓眼見到該國保正在門外指使快遞員,李文足要求將包裹放置門外即可。國保見此情形將快遞員打發走之後,與另外四五名便衣國保開始敲門,其中有人手持疑似告知文書的紙張在貓眼展示後聲稱「有人舉報偷渡,說涉及709家屬和相關的人」,來人稱「是特意來告知(李文足)不要做違法的事」,並稱「雖然(李文足)未開門,但警方全程有錄音錄像,算是已經告知了」。陸姓國保等人在催促多時不見李文足開門後離開。

李文足表示,兩三年來,當局再三耍手段和小伎倆忽悠「709」家屬,這次竟然用有人「舉報偷渡」的名義前來來騷擾,王全璋失蹤九百多天音訊全無,不知道當局又要玩什麼花樣。對此,網友劉先生認為,春節來臨,兩會在即,王全璋始終沒有消息,當局忌憚家屬在「兩高」控告和發聲,因此必有維穩手段。不過這次的名義有些蹊蹺,而且所謂的告知過程有板有眼很正規,不免讓人擔心李文足的處境。

宗教打壓升級:河南鄭州等地全面查封家庭教會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ehui/ql-02102018125445.html

河南鄭州、商丘等地政府限制家庭教會的行動進一步擴大化。僅過去一週,鄭州已有20多個家庭教會遭到查封;商丘市虞城縣芒種橋鄉政府更通知當地7個教堂負責人,限期拆除十字架。倘若不從,政府將採取強拆行動。而在新鄉市,有政府工作組進村調查登記村民們的宗教信仰情況。

中國國務院新修訂的《宗教事務條例》自2月1日正式生效以來。河南省各基層政府全面普查人群中的宗教信仰情況,眾多家庭教會接到責令關閉的通知。

鄭州一位王姓基督徒本週六(2月10日)告訴自由亞洲電台,在一週內,該市惠濟區已有14個家庭教會,另一個城區有兩家大型家庭教會也被當局取締。另一位信徒稱,惠濟區有很多教會被查封,實際數字不止14家:「惠濟區關了很多家庭教會,這是確實的。不是十幾家,因為在南陽路有一個商務樓,在那一棟樓裡就關閉了三間(教會)」。

商丘虞城縣芒種橋鄉一位不願居民的信徒對本台記者披露,本週四,鄉政府召集當地7個教堂負責人和同工開會,要求自行拆除十字架,其中4個十字架屬於三自教堂,其餘屬於家庭教會。他說:「我們統一去開會了,鎮委書記、宗教科的、公安局的、村支書、村長、還有當地的駐村幹部參加了。鎮裡邊說了,要麼是自己拆,要麼來強拆。三自的(十字架)4個,家庭的3個堂都要拆」。

另一位居住在新鄉的牧師對記者說,該市政府已派出工作組進駐各村,並逐個調查村民家庭的宗教信仰情況:「工作組下來對每一家每一戶的登記,問你信佛教、道教、天主教,他們有個統一的表格,要填表登記,查人口信仰。三門峽也在登記,也是一個村莊一個村莊的登記信仰狀況」。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