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05 紀斯尊病重急需保外就醫。史庭福、曹三強案將開庭。律師發函查詢高智晟下落。律師家屬會見余文生遭拒。秦永敏妻趙素利失蹤三年突獲釋。

福州莊磊:福建人權律師紀斯尊病情通報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qw20 … 繼續閱讀 →...

福州莊磊:福建人權律師紀斯尊病情通報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2/201825_5.html

今天(2018年2月5日)上午,紀中久律師和林洪楠律師前往莆田監獄辦理會見紀斯尊的手續,馬不停蹄折返福州,午後兩律師趕到福建省建新醫院(監獄醫院)。在戒備森嚴、光線暗淡的病房,律師會見了躺在病床上的紀斯尊,他戴著氧氣面罩,手上插著輸液管,不能講話,不能動彈。在律師的連續召喚下,他遲緩的恢復了一點意識。律師問:你需要保外就醫嗎?老紀在律師準備好的筆上,他顫抖的寫下:特別希望,我一定要入住福建老人醫院,請盡快為我辦理。接著律師向醫生瞭解老紀的病情,醫生說:老紀是急性腦梗引起,伴隨冠心病、高血壓、糖尿病等,今天的病情比上週家屬探望時好了一點,但是還是很危險。今天律師會見紀斯尊病況,通報完畢,感謝各界關注!—福州莊磊2018.02.05

桂民海再被中國警察帶走 其女籲國際關注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l-02052018101549.html

去年10月獲釋的瑞典籍香港書商桂民海1月20日再次被中國警方帶走。桂民海的女兒日前呼籲國際社會採取行動。法新社2月5日報導,現在英國求學的桂民海的女兒安吉拉(Angela Gui)表示,自從父親再次被抓後,她再也沒有得到過他的消息,也不知道他目前身在何處。她希望瑞典和其他國家的政府更為響亮地表達立場、闡明後果,而不僅僅是反覆說這種情況是多麼的讓人無法接受。

關注此事的瑞典「獨立中文筆會」發行和翻譯委員會協調人張裕向本台記者表示,「瑞典的外交大臣,把中國駐瑞典大使兩次召到瑞典外交部,向他們提出這個問題,這是瑞典外交部對外表示的,但是也沒有提供任何具體信息。」

現年53歲的瑞典籍出版商桂民海是出版中共領導層內幕書籍的香港銅鑼灣書店股東之一,2015年他從泰國離奇「失蹤」。中國央視2016年1月播出了桂民海的「認罪」視頻,視頻中桂民海稱是因為10多年前的一起醉駕奪命事故「自願回國自首」。新華社報導稱桂民海因此案被判刑兩年。另據澎湃新聞報導,在收監期間還發現桂民海「涉嫌非法經營罪的線索」。

法新社援引桂民海女兒安吉拉稱,桂民海於去年10月獲釋後,在寧波處於較寬鬆的軟禁狀態下。過去3個月,桂民海和女兒透過Skype每週通話數次,當時桂民海被允許在寧波城裡相對自由地活動,但有警察的跟蹤。桂民海獲准前往上海瑞典領事館辦理護照,並沒有被明確告知不得離開寧波。桂民海失蹤的前一天還與女兒通話,遺憾的說自己無法前往英國參加女兒的碩士畢業典禮。

張裕認為,中國官方近幾年加大了對出版自由的打壓力度。「香港原來什麼亂七八糟的書都可以出版,過去也沒聽說追究誰,也就是近幾年追究了一些人。所以現在肯定是嚴重多了。兩年前當局把桂民海從泰國弄回去,回去兩年以後把他放了,說明沒有什麼多大的問題。這次不管是因為什麼原因,就算是它調查出來新的東西,也是跟他的出版有關係。不管從哪個角度講,也是出版自由的問題。」

今年1月20日,桂民海在兩名瑞典外交人員陪同下前往北京就醫,在寧波開往北京的火車上被中國便衣警察抓捕。中國警方迄今沒有公佈抓人的原因。桂民海的女兒安吉拉擔心,桂民海可能會受審,並被判很長的刑期,威脅到他的健康。此前,有寧波醫生懷疑桂民海可能患了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

曾為《失蹤人民共和國》一書寫序言的旅美法學學者滕彪2月5日接受本台記者電話採訪時認為,桂民海近日再次被中國當局綁架,可能與他此前向瑞典外交官透露自己在中國遭到酷刑有關。

「桂民海(兩年前)是因為行使言論自由、出版自由的權利而被中共當局綁架。而且特別惡劣的是,在境外、在泰國被綁架。桂民海有瑞典護照。他被綁架之後長期處在被失蹤的狀態。從我瞭解的這種失蹤的情況來看,基本上所有的政治犯、異議人士在失蹤期間都受到酷刑。我推測桂民海一定受到了非常嚴重的酷刑,否則沒有辦法解釋為什麼他在電視上公開說不需要國際社會的救援。這是完全無法想像的。我也猜測他由於把這種酷刑的情況透露給瑞典外交官,所以導致中共當局第二次綁架他。」

桂民海第二次被中國警方抓捕後,瑞典外相瓦爾斯特倫(Margot Wallström)發表聲明,要求中方釋放瑞典公民桂民海。歐盟、德國駐華使館和美國國務院也先後發聲明,敦促中國立刻釋放他。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上星期二在被問到桂民海事件時,稱不瞭解事件詳情,但任何在華外籍人士都必須遵守中國的法規。

隋牧青律師:拈花時評張廣紅案通報——張廣紅已被起訴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2/blog-post_5.html

今天(2018年2月5日)上午9.30—11.50,我於越秀區看守所第四次會見了張廣紅。張廣紅稱其案已於一月三十一日左右移送越秀區法院起訴,法官尚未提訊。據說其案已由侮辱(習總)罪修正為侮辱(黨和政府)罪。張廣紅腿部牛瘡已痊癒,目前在看守所內的權益、健康狀況均普通正常。

我告知張廣紅因面臨吊照處罰,這將是最後一次會見。張廣紅聞言有些吃驚,同時表達了惋惜之情。或許感覺其案也是拖累我被吊照的因素之一,張廣紅有些難為情。我告訴他,我被吊照即使確證與你的案件有關,你也不必有任何歉疚,表示同情即可。我們都是獨立的責任個體,相互之間是委託關係,我對自己的執業行為承擔責任和後果,與他人無涉。我之行事均系出於個人志趣,縱然客觀上為他人、社會有所付出,也無需自我感動、誇大。在詳細討論了後續辯護人選及相關辯護策略後,我告別張廣紅離去。今日廣州陽光明媚,一掃多日陰晦,但我心情灰暗依舊。這很可能是我執業生涯的最後一次會見,難免有些感傷!

隋牧青律師,2018.2.5

甄江華消失五個月 律師三度要求會見遭拒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cantonese/news/zhen-02052018105707.html

網絡活躍人士甄江華,被指涉「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由珠海看守所改監視居住已超過一個月,珠海巿公安局1月31日書面回覆代表律師任全牛,第三次拒絕律師與當事人會見,同時拒絕取保候審申請。甄江華代表律師任全牛周一(2月5日)向本台粵語組表示,在上周三(1月31日)接獲珠海巿公安局書面回覆,指甄江華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案」,屬於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律師會見有礙偵察或者可能洩露國家秘密,決定不准申請人會見犯罪嫌疑人。同時,當局以「不符合取保候審條件」為由,決定不予變更強制措施。任全牛說︰已經第三次申請會見了,(甄江華)從去年被抓。頭一次有書面的,第二次沒有書面答覆的。第三次(申請)是在1月24號,給他們(當局)郵寄了一個會見申請書。因為涉及到國家安全的罪名的話,就需要他們允許才可以會見,所以我就寫了申請書,同時也寫了一個取保候審的申請書,一併郵寄過去的。他們(當局)月底31號就給我答覆,第三次拒絕,理由都是一樣的,又以「不符合條件」為由拒絕今次取保候審的申請。

任全牛指,聽說甄江華姊姊曾在甄江華被關初期,透過當局安排視頻方式與弟弟通話,但之後情況就不清楚。任全牛說︰我聽說(甄江華)他姐說是家人通過視頻方式拍片(通話)。剛進去的時候,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時候,好像是他姐說國保通過視頻方式讓他家人跟他說個話。

大陸維權網指,甄江華去年9月1日被珠海警方帶走,當晚被帶回住所搜查,並拿走他所有物品,其女友亦被扣押手機及電腦,曾帶走協助調查。甄江華其後被以煽顛罪刑拘,關押在珠海一看守所。

任全牛則從珠海國保支隊教導員獲悉,甄江華在去年9月29日起,被採以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現年32歲的甄江華,曾任職澳門NGO,同時是翻牆網站的執行編輯、權利運動的技術顧問等。

曹三強牧師案即將開庭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w.chinaaid.net/2018/02/29.html

(雲南-2018年2月5日)

湖南宣教士曹三強牧師案將於2月9日在雲南孟連縣法院開庭,曹三強牧師的同工景如霞老師將在同日開庭。北京共信律師事務所劉培福律師將出庭為曹牧師和景如霞老師辯護。曹三強牧師長期在緬甸宣教,辦學興教。2017年3月5日,從緬甸佤邦(緬甸第二特區)與隨行同工景如霞返國入境時,被邊防警察攔截。雲南警方以「涉嫌偷越國(邊)境」的罪名刑事拘留他們,拒絕當事人取保候審請求,並予以逮捕。3月25日,改以涉嫌「組織偷越國境罪」被檢察院批捕。5月17日,曹三強牧師的母親接到警方「移送審查起訴告知書」,案件移送孟連縣檢察院審查起訴程序,涉嫌罪名變更為最初指控的「偷越國境罪」,涉案人員增加了一位景如霞。7月13日,據孟連縣公安局「移送審查起訴告知書」,曹牧師以「偷越國境罪」被移送檢察院起訴。曹三強牧師案的開庭日期一改再改,原定2017年12月12日開庭,後改期到2018年1月,現又改期到2月9日。對華援助協會密切關注曹牧師、景如霞案,籲請海內外教會為曹三強牧師和景如霞老師、以及辯護律師劉培福弟兄代禱。

律師發函公安部門查詢高智晟下落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hdc-02052018101354.html

高智晟律師失蹤已經5個多月,近日,中國維權律師燕薪和張磊向四級公安部門發函查詢高智晟的下落。燕薪律師對本台記者表示,希望有關當局能夠從人道主義的立場出發,告知高律師的家人他的下落和身體狀況。

民生觀察2月5日的消息說,北京的兩位維權律師燕薪和張磊,以高智晟親屬委託律師的身份向陝西省和榆林市等四級公安部門發送律師函,查詢失蹤已達半年的高智晟律師的下落。

兩位律師的信函說,高智晟於2014年8月出獄後,一直被軟禁在陝北老家山村裡。2017年8月13日,家人發現高智晟失蹤。後從相關人員披露的信息得知,高智晟為擺脫軟禁,在友人協助下秘密離開了被軟禁地,二十餘天之後被公安部門找到並控制,但是直至今天為止,其家人沒有收到任何公安部門的任何通知。

北京的律師燕薪對本台記者說,他和張磊律師曾前往北京市公安局、榆林市公安局、佳縣公安局詢問該單位是否有辦理高智晟相關案件,上述三單位的相關人員均表示沒有辦理。燕律師說,「出於無奈,我們向四級公安部門發函詢問高智晟律師的下落以及他的身體狀況。我們是受了高律師家人的委託才這麼做的。」

燕律師表示,曾經協助高智晟離開其軟禁山村後被抓捕的相關人員說,高智晟被中國公安部門控制,但是目前他們無法得知是哪個公安部門控制了高智晟。燕律師說,他們的律師函已經郵寄給公安部,陝西省公安廳,榆林市公安局,佳縣公安局四級部門的負責人。

當記者問及公安部門讓高律師失蹤的做法是否合法時,燕律師說,「當然不合法,因為高智晟律師已經刑滿釋放,應該享有人身自由。我們不知道四級公安部門什麼時候做出答覆,我們希望有關當局從人道主義出發,告知高律師家人他的下落和身體狀況。」

兩位律師的信函說,中國的憲法和法律均明確規定保障公民的人身自由,刑事訴訟法規定對公民採取強制措施的應當及時通知其親屬,中國沒有法律法規或者規範性文件授權公安部門或者其它權力部門可以對一個公民進行強迫失蹤。因此公安部門應當及時向其親屬告知高智晟現在的人身狀況。

張磊和燕薪兩位律師向公安部等四級公安部門發出要求告知高智晟人身狀況律師函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2/blog-post_6.html

2018年2月2日,燕薪和張磊二位律師向公安部、陝西省公安廳、榆林市公安局和佳縣公安局等四級公安部門發出律師函,要求告知高智晟人身狀況。2014年8月,高智晟刑滿出獄後,一直被軟禁在陝西省榆林市佳縣老家,無法自由行動。2017年8月13日,高智晟自陝西佳縣老家村中失蹤。據山西維權人士李發旺說,是他和朋友一起幫助高智晟出逃的。不久,高智晟被官方找到帶走,從此再也沒有人見到他。李發旺因此一度被關押,幾個月後取保。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前,有傳說高智晟被帶到北京。2017年10月12日,張磊和燕文薪兩位律師曾到北京市公安局問詢,沒有得到明確答覆。2017年11月8日,張磊和燕薪兩位律師到陝西省榆林市佳縣公安局詢問智晟先生的人身及法律狀況,該局工作人員表示不知情。

公安部門應告知高智晟人身狀況的律師函

公安部,陝西省公安廳,榆林市公安局,佳縣公安局:我們,北京來碩律師事務所律師燕薪、北京市同翎正函律師事務所律師張磊,作為高智晟親屬委託的律師,為了履行我們的律師職責,為了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現就有關高智晟人身狀況事宜,致函如下:高智晟於2014年8月出獄後,一直被軟禁在陝北老家山村裡。2017年8月13日,家人發現高智晟失蹤。後從相關人員披露的信息得知,高智晟為擺脫軟禁,在友人協助下秘密離開了被軟禁地,二十餘天之後被公安部門找到並控制,但是直至今天為止,其家人沒有收到任何公安部門的任何通知。

我們曾前往北京市公安局、榆林市公安局、佳縣公安局詢問該單位是否有辦理高智晟相關案件,上述三單位的相關人員均表示沒有辦理。

我們認為,中國的憲法和法律均明確規定保障公民的人身自由,刑事訴訟法規定對公民採取強制措施的應當及時通知其親屬,我國沒有法律法規或者規範性文件授權公安部門或者其它權力部門可以對一個公民進行強迫失蹤。故公安部門應當及時向其親屬告知高智晟現在的人身狀況。

鑑於曾經協助高智晟離開其軟禁山村後被抓捕的相關人員明確指稱高智晟被中國的公安部門控制,鑑於前述的法律規定在中國應當是有效的,鑑於我們不知道具體是哪個公安部門控制了高智晟,故同時向四級公安部門致送此函。

特此致函。

燕薪律師

張磊律師

2018年2月2日

許豔:余文生律師案情況通報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2/201825.html

之一:不讓會見余文生律師,不讓我存錢,不告訴余律師指定監視居住地址。今天(2018年2月5日)常伯陽律師、黃漢中律師、許豔,在徐州市銅山區公安局,辯護律師要會見余律師。現在沒讓會見余律師。我要求為余律師存錢,沒讓。我們想知道余律師指定監視居住地點,不告訴。今天去的地方沒有暖氣。

許豔2018.2.5

之二:猜測為什麼指定監視居住徐州

余律師是北京人,我是江蘇省宿遷市人,為什麼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把余律師指定監視居住在江蘇省徐州市呢?很多人不理解。我不清楚法律規定應該是如何。今天一次的徐州之行讓我從感情方面有了一點理解。

到達徐州,我忍不住的流淚了。

徐州,是余律師每次去我家的必經之路,我和他結婚都15年了,就按每年一次算,我們至少在徐州經過了15次,何況不止每年一次,這裡留下了我們很多的經歷與故事。

1月27日徐州警察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傳喚我,我就是一個家庭主婦,幾乎沒有工作過,這樣對我實在讓我恐慌,後來的幾天連續不同方式的警察聯繫我,或電話、或口頭說、或去派出所、或夜裡敲門、或以證人詢問我,它們的行為讓一個家屬很害怕。

2月2日,北京律師一路幫助下讓我去廣州休息一下,夜裡12點到達廣州,廣州律師還去機場接我。回來時廣州律師送我去機場,徐州律師又來接我。很多律師說要保護我和孩子,我很感謝律師,但是我深知,現在的狀況律師能保護的了我?余律師當初又何嘗不是這樣想保護別人的呢,可是現在不但保護不了,而且自己被抓了。不過我感謝律師們,您們的心意就讓我感受到溫暖。

這幾天我堅強的往前走,但是我的腿在發抖。終於體會到一句話的含義,不是不害怕,而是顫抖著也要往前走。

現在從徐州往北京去,腿突然不抖了,15年的感情、點點滴滴的故事,我知道余律師現在需要我,他現在失去自由,我作為余律師的妻子不能不管他,我只是做一位妻子應盡的義務。希望余律師能盡快度過這一劫難,我們一家能早日團聚。

許豔  2018.2.5

家屬赴徐州見余文生遭拒 銅山公安局被批偵辦違法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gf2-02052018100717.html

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被羈押已超過2周。家屬和代理律師週一(2月5日)在江蘇省徐州市要求會見余文生,但被公安局拒絕。當地的銅山區公安局被指定偵辦余文生案,代理律師質疑有關安排違法。余文生妻子許豔與2名辯護律師常伯陽及黃漢中週日抵達徐州機場。許豔說,從機場到酒店的路上一直有車輛跟蹤。許豔週一對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表示,她和律師當日上午到「指定住所監視居住通知書「顯示的辦案單位要求會見余文生,遭到拒絕。許豔:到了徐州市銅山區公安局要求會見余文生律師,要求余文生律師辦案警察的聯繫方式瞭解案情,出來2個警察,他們說48小時內回覆是否讓會見,至於找辦案警察要請示,所以今天這2件事都沒有結果。我也問了那2個警察余文生被指定監視居住的具體地址,2位警察都沒有告訴我。我作為家屬要求給余文生律師存錢,也沒有讓我存錢。

律師黃漢中表示,按照訴訟法規定,刑事案件應由案發地公安機關管轄。這次余文生出事相信和他近年來在辦案過程中多次對相關國家機關持續進行控告、加上近期建議修改憲法有關,而這些行為都在他居住與工作的北京發生,目前當局對余文生案實施跨省異地指定管轄,但立案偵辦的徐州市銅山區公安局是縣級區公安局,黃漢中認為當局的安排可能已經違法。

黃漢中:銅山市公安分局另案偵辦的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應該是由上一級的公安機關指定,但是這個指定嚴重違反現行刑事訴訟法的規定,因為你指定可以把一個案件從甲地執行指定到乙地,那就是說指定到徐州是沒有問題的,但是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屬於危害國家安全罪,這類大的罪行按照法律規定,應該由中級人民法院以上的法院審理,相對應的應該由市一級公安機關進行偵查。「指定管轄」不能指定下一級公安機關,也就是說他這個案件只能指定到徐州市公安機關。指定由銅山公安局辦理明確地違反了現行訴訟法「級別管轄」的規定。

此外,維權網站「民生觀察」報導,繼許豔被傳喚後,余文生的母親也遭受警方騷擾。報導表示,有自稱民警的人週日到余文生母親家拍門,當時余文生母親沒有開門。 其後民警離去。許豔表示,過去2個星期,警方以不同方式對他們一家進行騷擾,使他們生活在恐怖氣氛之中,她促請警方人性辦案、法治辦案。

李靜瑜為丈夫李文哲案前往聯合國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gangtai/hcm-02052018103855.html

台灣NGO工作者李明哲遭中國大陸判刑後,他的妻子李淨瑜受到聯合國「強迫及非志願失蹤的工作小組」的邀請,4號午夜出發赴布魯塞爾更新李明哲最新狀況。陪同的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邱伊翎五號接受本台越洋訪問表示,他們將呼籲聯合國其他會員國共同譴責中國大陸不斷侵犯人權捍衛者的人權,特別是外國人的部分。台灣NGO工作者李明哲的妻子李淨瑜四號在台灣的桃園機場拿著「還我探視權」的牌子,搭乘晚間11:45的飛機赴布魯塞爾,受邀前往聯合國強迫失蹤工作小組第114次大會,報告李明哲案件的最新狀況。李淨瑜此行是由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邱伊翎和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執行長黃怡碧陪同,一行人台灣時間五號中午在迪拜機場轉機時,還拿出「李明哲透明卡」在機場拍照聲援,在短暫的轉機過程中,邱伊翎接受本台越洋電話訪問時說明此行的目的。

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邱伊翎:「包括個案(李明哲)的家屬探視權仍是是被拒絕的,還有當事人對外的溝通訊息也是被阻絕的,我們也想再試著突顯李明哲案件,突顯中國(大陸)對人權侵害的一個擴權,他的司法管轄權擴權已經到越來越多的非本國人身上,包括像之前的桂敏海事件、到彼得‧達林(Peter Dahlin事件,再到台灣的李明哲事件。」

邱伊翎在個人的臉譜網感慨,有些人瞭解他們出國原因後,會說「不是定罪了嗎?還能怎麼樣?」邱伊翎反問,「認罪了」就該停止抗議、停止任何訴求?今天會發生在李明哲身上的事情,也會發生在每個台灣人身上,不該「置身事外」。邱伊翎感慨,中國大陸的確是個大市場,很多發展比台灣快速,那不代表他可以踐踏其他國家人民的人權。

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邱伊翎:「我們要強調中國(大陸)人權侵害非常嚴重的情況,而且尤其在外國人的部分,使得各個國家尤其聯合國其他會員國共同去關注、呼籲,他們可以在今年聯合國普遍定期審查UPR(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普遍定期審議)審查裡面去強調這樣的面向,要求他們有所改善。」

李明哲救援大隊10月13日收到聯合國強迫失蹤工作小組(簡稱:工作小組)的信件回覆,其中包含三次中國大陸政府回覆工作小組的信函,信件內容顯示,中國大陸政府曾以「國台辦配合調查」、「李明哲已遭檢察院批准逮捕」與「接受法律相關程序」為由,三次回覆工作小組的調查;工作小組寄給救援大隊的信件中指出,他們認為中國大陸政府的說明不足以解釋李明哲的現況,因此持續受理李明哲案,並邀請救援大隊與家屬二月再赴114次工作大會報告。

青海藏人刑滿獲釋後仍無人身自由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dz-02052018104217.html

青海同仁縣瓜什則寺知名僧人作家久美因著書披露西藏真相而被捕獲刑五年。他於週日刑滿獲釋,但被當局限制人身自由,不准他在一年之內返回寺院及離縣外出。青海黃南州同仁縣瓜什則寺僧人久美(通稱瓜什則‧久美)因撰寫關於西藏命運的著作於2013年1月1號被當局指控涉嫌政治問題強行拘捕,同年5月14號被判處五年有期徒刑。

據最新消息, 僧人久美日前刑滿獲釋返家,受到僧俗藏人的隆重歡迎。一位消息人士星期一就此向本台表示:「僧人久美於昨天(2月4日)早上刑滿獲釋,親屬到獄中接他時,因為要辦理相關手續並做擔保等,加上當局為防止僧俗藏人沿路迎接,不准他的迎接車隊直通公路回家,而是被要求繞道遠行,所以當晚約7點才抵達家鄉,之後僧俗藏人陸續到他家向他敬獻哈達、飲食,隆重歡迎他返回家鄉。」

本台早前報導,中國當局於2013年元旦突然闖入青海同仁縣瓜什則鄉瓜什則寺僧人作家久美的僧舍,搜查他的電腦,沒收了他剛完成還未來得及出版的新著《贊普精神》第二部。當局指控該書涉嫌政治問題,強行將他拘捕,並帶往青海西寧市關押,之後又轉押到黃南州同仁縣監禁。由於他出生在青海澤庫縣牧區,因而被澤庫縣人民法院於2013年5月14號以「煽動分裂國家罪」判處了五年有期徒刑。

另一位消息人士星期一向本台發送多張圖片表示,瓜什則寺僧人作家久美現在雖然獲得自由,但是當局特派人員監控他,嚴格限制他的人身自由。

「久美雖然出獄返家,但是受到當局的種種限制,不准在一年之內返回寺院,不准在一年之內離縣外出或到鄉村及有關組織發表演說,不准從事任何政治活動。當局還特在澤庫縣和多禾茂鄉特設五人小組,對他實施嚴密監控。此外,當局還下令不准地方所有藏人在微信朋友圈分享有關僧人久美的照片或訊息。

有關僧人久美現在的身體狀況方面,消息人士說:「久美昨天(4日)從青海西寧市多巴監獄獲釋,該監獄有6千多名在押犯,其中不少人身患重病。久美在服刑期間被強制從事制鐵絲網、縫紉、剝蒜和做假髮等勞役。他現在看上去身體特別虛弱,但具體狀況如何,必須在身體檢查後才能知曉,暫時不清楚。」

據介紹,現年41歲的瓜什則‧久美是青海知名藏語作家,他於2008年出版的《贊普精神》第一部,詳細闡述了過去、現在與未來的藏人福祉,被當局視為觸及敏感的政治話題而遭到騷擾、傳喚和拘捕。另外他先後撰寫的《解析佛教》、《感悟人生》和《出家人的生活》共三本書於2010年得以發表,在藏民間引起很大反響。

僧人久美用平時攢下的錢創建了「私人雜誌與報刊編輯協會」,先後召開了兩次會議,總花費為三萬多元人民幣,都由他一人出資。他本人在家鄉的蓋房錢也用於發揚西藏文化方面,因此成為當局監控的對象。

他在《贊普精神》第二部完成之際的2013年元旦再度遭當局拘捕,後被判刑。該書共分25個部分,內容包括藏人自焚事件、藏人行政中央、達賴喇嘛、班禪喇嘛、西藏佛教各教派法王、西藏的權利與和平抗暴、西藏的環境與少數民族以及北京政府等。

著名民運人士秦永敏夫人趙素利遭強迫失蹤3年多後回到家中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2/3.html

著名民運人士秦永敏夫人趙素利遭強迫失蹤3年多後目前已經回到武漢家中,已和其家人見面,但目前仍不完全自由。2015年1月19日,趙素利與丈夫秦永敏一起被武漢政府和公安機關的人員帶走。2015年3月底,秦永敏被指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犯罪嫌疑人,關押於武漢看守所。趙素利從此再無音訊,但趙素利沒有任何違法犯罪行為。趙素利遭強迫失蹤3年多,究竟都發生了什麼,外界現在還不得而知。而其丈夫秦永敏卻馬上要面對當局對指控他的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案的開庭審判。對秦永敏案,本網將持續關注。

秦永敏被扣三年未審 妻子趙素利失蹤三年突獲釋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cantonese/news/dissident-02052018082802.html

被羈押約三年的湖北異見人士秦永敏,其失蹤三年的妻子趙素利,周一(5日)證實已「獲釋」,並與家屬報平安,不過似乎自由仍然受到嚴密監控。有關注的公民指出,相信民間的持續呼籲與國際人權組織的關注,當局迫於壓力而釋放趙素利。湖北異見人士秦永敏和妻子趙素利於2015年初一同失蹤,後來當局證實已對秦永敏實施拘捕,並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可是趙素利,卻一直與外界失去聯絡近三年時間。

周一(5日)網上突然傳出消息,指趙素利於日前已返回武漢的家中。本台向趙素利的兒子田思雨致電了解,他證實了母親趙素利已經向他報平安,但沒有詳細交代這三年來的去向。田思雨又稱,三姨趙玉林已經跟母親見了面。

田思雨說︰三姨(趙玉林)過去了,今天給我打電話,與我母親通視頻了,向我報平安,讓我不用擔心她。她說年後過去找她,她到時候會給我聯繫。

隨後記者致電趙玉林,但電話一直處於忙線的狀態。

參與民間發起「趙素利生死追查行動」的武漢公民李勇向記者反映,趙素利獲釋後仍然受到國保的嚴密監控,無法成功聯絡上,只知道對方於周一(5日)已被送往老家河南省。

李勇認為,三年來生死未明的趙素利突然「獲釋」,估計是民間的持續關注呼籲,以及國際組織的關注有關。

李勇說︰趙素利能獲得自由,或是能有一些消息,當然是最欣慰的一件事。她現在獲釋,我們認為,肯定是跟聯合國或是人權組織的壓力有關。細節方面因為無法了解更多,只是從照片上來看,她的精神狀態還好吧。

擔任家屬法律顧問追查趙素利下落的的重慶公民謝丹表示,民間尋找三年卻換來官方一句「不清楚」而一直無法得悉趙素利的下落,現在終於了解到趙素利仍然生存實在是令人欣喜。接下來他亦會先與趙素利及其家屬聯繫,了解趙素利在失蹤的三年裡詳細情況,再根據對方要求而再決定是否採取法律行動。

謝丹說︰下一步肯定會跟家屬,以及趙素利本人的意願,與目前允許的情況下來展開下一步的工作。我相信在中國大陸,推行全面的依法治國、依法維權的宗旨是正確的。

秦永敏過去因參與中國民主黨籌備小組、發起《和平憲章》運動、成立中國民主黨湖北省籌委會等,先後被判刑二十年、勞教兩年。他於2013年12月和趙素利再婚。2015年的1月,當局以秦永敏「接受外媒採訪及寫文章過多」為由,對其行政拘留。及後趙素利與秦永敏失踪,家屬和律師介入了解也得不到任何消息。

直至在2016年5月,才傳出秦永敏被拘捕。律師再度介入,才確認秦永敏的下落,並得悉秦永敏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案件原定去年底開庭,但就在開庭前一天,法院決定延期審理。

女維權勇士劉杰病逝 為公義堅持二十年至離世一刻

https://www.rfa.org/cantonese/news/death-02052018072923.html

黑龍江農墾女維權人士劉杰,因長期帶領維權而屢遭打壓,後來罹患肺癌仍繼續走在最前線。她在當局嚴密監控下,四個月前因癌病身故,但離世消息一直被封鎖,近日才傳出死亡噩耗,終年65歲。與她認識的朋友感到可惜,又讚揚劉杰是正義之士。患上肺癌的黑龍江農墾女維權領袖劉杰,自2016年8月她前往北京治病時卻遭到攔截,並在遣返當地後一直受到當局的嚴密監控,甚少與外界聯繫。直至近日,網上突然傳出劉杰病逝的消息。

本台多次嘗試與劉杰的丈夫付景江聯繫,但一直無法成功聯絡上。

劉杰的好友劉豔周一(5日)向本台證實劉杰病逝的消息。劉豔說,劉杰是在去年10月份去世的,但是農墾當局卻封鎖消息。她也無法跟家屬成功聯絡,因而有關劉杰離世後的喪禮安排,都無法得悉,估計家屬是受到控制,以致劉杰離逝的消息

劉豔說︰已經好幾個月了,我們給劉杰家人打電話,電話都打不通。後期她兒子在網上發信息,說劉杰去世了。我們給劉杰兒子打電話都沒接通,現在跟家屬都聯繫不上了。就是農墾管得嚴,劉杰去世的消息沒有人往外傳,所以傳不出去。

劉豔又斥責農墾當局對患癌的劉杰持續打壓,即使劉杰的病已十分重,仍然被嚴密監控,而無法前往北京治療,最終返魂乏術。

廣東張五洲參加隋牧青律師聽證會被抓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8/0205/16991.html

本網獲悉,2月3日上午,廣東維權人士張五洲因準備報名參加隋牧青律師被吊銷律師證的聽證會,被廣州市警方抓走關押。據張五洲介紹,近日,她在網絡上看到一則消息稱,廣州律師隋牧青被吊銷律師證的司法聽證會,將於2018年2月3日在廣東省司法廳舉行。2月2日上午,她專程從廣東清遠市趕到廣州市報名參加旁聽。抵達廣東省司法廳後,她就拿出手機準備拍照留念,結果立馬就跑過來一名安保人員制止了她拍照,並且嚴厲的詢問她:「你想幹什麼?」張五洲說:「我是來省廳辦事的。」之後,安保人員就讓她從側門進入,推開側門,兩位女士就她「有什麼事嗎?」張五洲回答說:「我想旁聽隋牧青律師的聽證會。」這時一位女士就叫她在旁邊等著,另一位女士就給他們的領導辦公室打電話匯報。通話沒多久,一位5O開外的男性領導下來了,他推門就問:「哪位是來報名的?」張五洲立刻站起來說:「我就是。」領導便詢問:「你是干什麼工作的?」張五洲說:「為什麼要問我是干什麼工作呢?幹什麼工作與參加聽證會有關係嗎?法律規定任何公民都可以參加聽證會!你認為什麼人才可以參加聽證會呢?」。

內蒙公安槍擊致死以錢封口 遺孀揭屍檢造假討公道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gf1-02052018100445.html

內蒙古烏蘭浩特市去年初有警察涉嫌執法不當,導致1名28歲男子死亡。死者家屬後獲信訪部門提供160萬元「生活補助」,但被要求不再追究和不接受採訪。死者遺孀不滿當地檢察機關停止調查涉事的警員,於是決定公開這一事件。去年1月初,28歲的李長福在烏蘭浩特市一家餐館吃飯後,與另一名男子發生身體碰撞和口角,對方報警。公安到場後向李長福開槍,現場監控片段顯示,李長福腹部中槍後,仍然被7名公安毆打,其後證實死亡。警方表示,事發時喝醉並且有吸毒習慣的李長福,捅傷1名民警,因此要開槍制止。事後,死者遺孀成立芳被當局24小時監控,要求籤署屍檢報告表示認同當局說法。成立芳對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表示,為了討回公道,她繞過了當局的重重監控,到北京聘請律師。

成立芳:我們家裡面情況很困難,因為家裡有個先天性心臟病的孩子,還有一次手術沒做,根本沒有這個條件去吸毒。你就是說我家人(李長福)持刀,但我家人是一小刀,這也算是持刀嗎?你有什麼權力?你有啥合法性開槍?

律師申請第2次屍檢,證實李長福沒有吸毒,並發現他曾遭電擊。

去年年底,內蒙信訪部門主動以「生活補助」為名,給予成立芳160萬元人民幣,條件是簽訂保證書,換取不再追究事件和不接受媒體訪問,但她為了把7名警員繩之以法,決定公開事件。

成立芳:給我錢是因為那時候是十九大,給你個生活補助費的意思。寫了不能向媒體透露什麼的,但這是沒有法律效力的。打了「今後不在網絡上及其他任何媒體上,散佈李長福死亡事件及後續處理的任何言論,不就此事與記者聯絡,也不接受採訪。」

成立芳的律師楊立民質疑當局首次屍檢報告造假,警員根本沒有必要開槍。楊立民:如果在中槍前遭到電擊,那他可能早已失去了反抗能力,就不需要再使用槍支,如果是槍擊以後再對他進行電擊,可能涉嫌濫用職權,故意傷害。

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張建偉建議上級檢察機關指定其他地區的檢察機關調查涉案警員,以消除公眾疑慮,他認為事件反映中國大陸警權過大,沒有受到相應的制約。

周口200村校要拆 衍生逾萬失學兒童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cantonese/news/school-02052018075914.html

河南省周口市兩個縣近200家民辦學校,近日陸續收到政府通知,指學校屬於違法建築,需要拆卸,至今已經有40間學校已被當局強拆,逾萬學生受到影響,有數千名學生找不到學校收容仍然停學。周口市淮陽、鹿邑兩縣逾40家民辦幼兒園、小學被政府指違法建築強行拆卸,家長現在都非常擔心,想盡辦法為孩子尋找學校。當地一家幼兒園的何校長周一(5日)對本台表示,他的幼兒園近日亦被當局拆掉,正忙於幫助家長們為孩子尋找新的學校。

他指,於去年8月起,淮陽縣、鹿邑縣的民辦幼兒園及小學,陸續接到政府通知要清拆學校,兩個縣共有200間民辦學校,所有學校已經收到當局通知要拆卸,有一萬多名學生受影響,數千學生仍在停學。何校長指,若果政府繼續強拆學校又沒有安置好學生,受影響的學生將會陸續增加。

何校長說︰我也接到(清拆)的通知,就是在通知幾天以後,就被拆了,第一批被拆了,大部份已經找到學校了,現在是第二批的,現在還未找到學校,大概第二批應該是有2000多個學生吧,第三批還有1000多個,政府沒有安排去找學校。

河南周口50所民辦學校遭關閉強拆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kejiaowen/ql2-02052018095551.html

河南省周口市淮陽、鹿邑兩縣的50餘所民辦學校及幼兒園被當局定為「違章建築」,而遭到關閉、強拆。上萬名等待分流到其他學校的學生,部分面臨失學。市教育局一位工作人員本週一(2月5日)接受記者採訪時稱,他知道有學校被關閉,但具體原因「不清楚」。官方網站稱關閉一批涉嫌違規的民辦學校,但民間輿論批評當局「卸磨殺驢」,打壓民辦教育。

周口市鹿邑縣某民辦幼兒園園長錢麗宏(化名)告訴中國財新雜誌的記者,此前她的幼兒園因土地違法問題被政府拆除,但學生分流、土地復耕等問題並沒有得到妥善解決。1月29日出版的《財新週刊》發表「推平50所民辦學校」一文稱,自2017年8月起,在周口市政府根據衛星圖片對所謂違法使用土地執法的要求下,淮陽縣、鹿邑縣幾十所民辦小學和幼兒園陸續被拆。據不完全統計,被拆的幼兒園、學校共有50餘所。

中國一位媒體人提供給本台的一段強拆教學樓的視頻中,眾多學校老師目睹三層樓高的校舍被挖機拆除。另有照片顯示,學生的課桌椅子、雙層床架等用品被扔在屋外的雪地上,被大雪覆蓋。面對這一情況,一位學生家長在新浪微博發帖稱,「我們的小學,初中都給拆了,附近又沒有學校,家長們都在發愁」。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