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01  呼籲釋放余文生。李建新案開審,家屬公民旁聽受阻。律師遭拒會見被監居的甄江華。關注穆罕默德.薩利.哈吉及西藏阿旺措姆之死。孫雲月失聯。

德國人權事務專員呼籲釋放維權律師余文生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 … 繼續閱讀 →...

德國人權事務專員呼籲釋放維權律師余文生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l-02012018104208.html

德國官員日前呼籲中國立即釋放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抓捕的維權律師余文生。中國外交部對此回應稱,反對任何外國政府及個人幹涉中國內政。余文生的辯護律師黃漢中認為,警方在辦案過程中存在很多違法之處。德國人權事務專員柯夫勒(Barbel Kofler)1月30在網上發聲明稱,中國維權律師余文生被捕,讓她對中國人權狀況更為關切。柯夫勒認為,余文生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中國民主改革,支持那些因為行使人權而受到騷擾的同胞。她在聲明中要求中國當局立即釋放余文生。

據路透社、法新社、美聯社等多家海外媒體2月1日消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當天在例行記者會上對此回應稱,中國是法治國家,任何違法者都要承擔責任。中國堅決反對任何外國政府或個人幹涉中國內政,德國官員無權要求中國釋放任何人。

本台記者2月1日晚間登陸中國外交部網站,當天的例行記者會文字記錄中沒有出現任何有關「余文生」的內容。

余文生的辯護律師黃漢中2月1日晚間接受本台記者電話採訪時對此表示,「因為中國的政治、法治環境,作為一個在中國執業的律師,我不便對中國政府外交部的發言人的言論進行評價。但是,作為余文生的代理律師,我們要說的是:目前來講,公安機關在辦理余文生的案件中間,確實有很多違反現行法律規定的地方。」

現年51歲的余文生曾代理多起維權案件,並多次批評中國當局打壓律師以及維權人士。繼去年10月在網上發表公開信,建言中共十九大罷免習近平、全面推行政治體制改革後,余文生又在今年1月18日,在網上發表公開信,提出修改憲法的公民建議,包括刪除「憲法序言」,建議憲法應規定中國實行國家主席差額選舉,取消中央軍委,其職權併入國防部。余文生還建議憲法設專章規定「政黨管理制度」,任何政黨都必須接受國家行政機關管理,不能凌駕於最高權力機關(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之上。

黃漢中律師指出,余文生1月19號被北京警方以「妨害公務罪」拘捕後,律師和余文生的妻子許豔至今都沒能見到余文生本人。黃漢中數次依法向北京石景山公安分局提出會見申請,並要求向辦案警員瞭解案情,但遭到警方各種阻撓。

「律師既不能會見到余文生,也不能向辦案機關相關案件承辦警員瞭解案件情況。這嚴重的侵害了辯護律師的執業權利,同時更嚴重的侵害了余文生作為一個嫌疑人應該享有的包括得到律師幫助、會見的合法的訴訟權利。」

黃漢中律師說,1月27日晚9點至1月28下午4點,江蘇徐州銅山區公安分局警員在北京警員配合下,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傳喚了余文生的妻子許豔,盤問許豔近期就余文生被捕接受境外媒體採訪的事情。其間江蘇警方還向許豔送達了對余文生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書面通知,通知稱余文生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黃漢中說,余文生是北京人,長期在北京居住工作。江蘇徐州警方並沒有透露根據什麼事實認定余文生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也沒有透露余文生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具體地點。

黃漢中推測,於文生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抓捕,可能跟他近年來在辦案過程中對國家工作人員進行控告,並且在網上發表修憲建議有關。黃漢中認為這些行為屬於公民行使對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的監督權利和言論自由權利,不構成犯罪。目前,黃漢中和余文生的家屬正準備趕往江蘇徐州,向公安機關瞭解案件基本情況,並申請會見余文生。

余文生妻子許豔一度失聯終報平安 公安再度上門調查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gf2-02012018104759.html

維權律師余文生在北京被警方帶走羈押至今已近2個星期。據悉他目前身在徐州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涉嫌所謂「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余文生的妻子許豔星期四接受本台採訪稱,她也被徐州警方傳喚、住家再被搜查。此外,余文生的代理律師透露,徐州市公安告誡許豔不要上律師的當,他譴責這一做法違反了法律。余文生妻子許豔上週六被徐州市公安到北京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為由盤問了10多個小時。週四 她透過社交媒體向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報平安時情緒仍然激動。許豔:徐州的警察給我亮了一個傳喚證:「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對許豔進行傳喚」,給完傳喚證以後就對家進行搜查。徐州的警方給了我一個余文生的「指定監視居住通知書」,然後又對我的住家進行搜查。搜查完就把我帶到派出所。一直到1月28日下午4點左右我才回到家。我暫時安全在家裡面。我作為家屬,很擔心余文生律師的情況。不知道余文生律師現在被指定監視居住在哪裡,這些天都經歷了什麼,余文生律師是否遭到了酷刑?我作為家屬很擔心。

余文生案代理律師黃漢中表示,徐州市公安早前曾要求許豔 把余文生的日常生活用品送到北京石景山派出所,但由於許豔接受傳喚後情緒不穩,最後沒有到派出所。直到週三晚上,徐州市2名公安到北京余文生的辦公室和住所,和許豔談了1個多小時。

黃漢中:他們是過來表明到派出所不是傳喚的,他們也知道許豔非常恐懼。談話就是說讓許豔不要接受外媒採訪,也希望她聽從公安機關的告誡不要上這些律師的當。作為公安機關這樣表態,我們律師覺得確實不恰當。因為不管是什麼樣的人,他被公安機關採取強制措施以後,他的家屬都有權聘請律師接受律師的幫助。那麼公安機關在辦理案件過程中向家屬告誡提防律師這種做法,既違反法律規定也不合清理。

黃漢中認為,公安機關進一步對許豔採取強制措施的可能性較低。黃漢中:這首先是因為許豔女士的行為,包括接受過有關境外媒體的採訪,這些行為不違反法律規定,更不構成犯罪。所以來講,公安機關依法辦案沒有理由對許豔女士採取任何強制措施。

據我們瞭解,目前並沒有發現公安機關的人員對許豔女士的行為進行監控,但是住所大樓的保安明顯對外人來訪加強盤查,警惕提高了很多,但是沒有其他更進一步的監控。

余文生的狀況備受國際社會關注。德國政府的人權事務專員科夫勒週四呼籲中國當局立即釋放余文生,認為余文生所做的都是為了中國的民主改革和支持人權,理應釋放他,確保他享有中國憲法賦予的公民權利。

在北京,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回應稱,反對任何外國政府及個人企圖干預中國內政,有關的德國官員沒有資格也無權要求中方釋放任何人。

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人權捍衛者甄江華 遭珠海當局以會見有礙偵察或者可能洩露國家秘密為由 拒絕會見 以不符合取保候審條件為由 拒絕律師取保申請 [權利運動]

https://www.hrcchina.org/2018/02/blog-post.html

2018年2月1日,遭珠海當局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人權捍衛者甄江華,其辯護律師任全牛收到珠海市公安局[珠公不准見字(2018)0001號]以甄江華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案屬於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會見有礙偵察或者可能洩露國家秘密為由,決定不准予申請人會見犯罪嫌疑人。與[珠公不變字(2018)0002號]以不符合取保候審條件為由,決定不予變更強制措施。任全牛律師從珠海國保支隊教導員處獲悉,甄江華是9月29日被採取指定居所監視居住。

「惠州區伯」李建新案開庭審理,李建新家屬和多位公民被惠州警方控制無法參加旁聽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2/blog-post_74.html

因「敲詐勒索罪」和「非法佔用耕地罪」兩罪被當局起訴的惠州維權人士李建新案,於今天(2月1日)在廣東惠州市惠東縣法院開庭。昨天入住惠州市惠東酒店的維權活動人士廖建豪、郭建和、崔敏儀、楊建平、周仔、張文華和另一位公民,今天(2月1日)早上6點遭到惠州國保公安控制。在開庭前幾天,李建新家屬向法院提供了參加開庭旁聽的十多位名單,而法院否決了大部分,而只留下5名親屬的旁聽資格。而國保系統也循此名單進行了提前布控:1月30日晚,居住廣州的異議活動人士李非遭到轄區公安的約談,警告不能參加李建新案的旁聽;1月31日下午,李非汕尾老家戶籍地派出所所長到李非家裡對李非家人進行施壓要求不能參加李建新案開庭活動。同一天,也有數位廣州公民欲前往惠州在廣州火車南站被公安攔截;在河源市的張國兵同樣遭到當地國保的警告不得前往惠州參與李建新案的旁聽。

而作為李建新的妹妹和幾位家屬,本來已經申請了旁聽證,但自昨天(1月31日)開始家門口就被公安國保控制在家門口不准走出家門,李建新的家屬因此而無一人參與李建新案的庭審旁聽。

李建曉對維穩體系做出踐踏公民權利的違法行為感到氣憤,認為公民有權參加法院公開開庭審理案件的旁聽。現在連自己和4個親屬已經申請了旁聽證,都要被公安國保限制人身自由不讓出家門前往參加庭審,對法院能否公平、公正審判李建新案,李建曉表示質疑和憂心忡忡。李建新委託的兩位辯護人文東海、藺其磊律師將出庭為李建新作無罪辯護。

被稱為「惠州區伯」的李建新因長期網上實名發帖舉報惠州當地貪官而廣受媒體關注。他舉報惠州市副市長黃錦輝後,於2013年7月8日遭人報復性砍傷並被潑硫酸,致使李建新留下終身殘疾。有群眾認為,李建新遭到刑拘和起訴,是因為他長期舉報惠州貪官而受到的搆陷報復。2016年2月22日,李建新遭惠州市惠城區公安刑拘,之後移送檢察院起訴。該案經過惠州市惠陽區檢察院退回補充偵查二次,延長審查起訴期限二次後,於2016年11月24日起訴於惠州市惠陽區法院,該法院於2017年1月19日發出通知書,告知經惠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決定該案由惠東縣法院管轄。隨後該案件轉由惠東縣檢察院審查起訴。

廣東反貪人士「惠州區伯」李建新案開審 家屬公民旁聽受阻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gf1-02012018104719.html

號稱「惠州區伯」的廣東惠州維權人士李建新涉嫌「敲詐勒索」和「非法佔用耕地」案,週四(2月1日)開審。當局在法院外加強警力戒備。李建新家屬爭取旁聽遭到阻撓,多名專程前往當地聲援他的維權人士也一度被當局控制。李建新過往曾長期高調舉報官員貪腐行為,備受輿論關注。

週四早上,李建新案在廣東惠州市惠東縣法院開審。他的弟弟李建煌透露,家屬在開審前向法院提供了旁聽者名單,但最後大部分人遭到拒絕。李建煌:他們是這樣安排的:30人的庭你們家屬只能進去5個,然後他們自個抽籤,不能讓我們安排。抽完簽之後就是確定(家屬)那5個人,然後25個人是他們自己安排的人,根本不符合法律常識。還有今天我在對面馬路拍個照,我也被帶到派出所去了,把我手機裡所有拍的照都刪除了。2部裝甲車在法院的門口,還有幾十部武裝巡邏的(車輛),還有100多個跟蹤我們的。

李建新被捕前長期在網上舉報地方官員受賄的情況,為他帶來「惠州區伯」的稱號。5年前他遭人襲擊導致一隻眼睛失明與身體殘疾。2016年他被當局起訴。案件原定去年7月開庭卻突然取消。週四案件開審當局嚴陣以待,李建煌認為反映了政府不為人知的一面。

李建煌:這樣說我也不知道合不合適,肯定是(當局)自己的「屁股沒擦乾淨」嘛。這件本來是可以很公開很正確審理的案件。我哥只不過說了政府一點比較難聽的話,按理說按照國家的號召應該是支持的,為什麼要打壓的那麼辛苦?

計畫到惠州市聲援李建新的維權人士受到當局嚴密監控。來自香港的廖建豪等7人週三早上在入住的酒店被公安帶到派出所,到下午才獲釋。

長期跟進這起案件的廖建豪認為,李建新被指「敲詐勒索」和「非法佔用耕地」是莫須有的指控。

廖建豪:「敲詐勒索」有很獨特的特徵,其要件是通過威嚇或者其他手段達到錢財的目的,而李建新這事根本不存在這元素。另一罪名「霸佔農田地」,他跟當地人所簽的合同白紙黑字註明是山坡地,也就是沒開發地,沒有任何耕種過的痕跡。

在廖劍豪眼中李建新是一個具爭議性的人物。廖建豪:其實李建新絕對不是什麼大英雄,僅僅是一個有點好打不平的凡夫俗子,也沒有什麼值得太多歌頌他的地方,但是他真真實實也觸犯了當地官僚的一些利益,也的的確確為了當地的反腐敗工作作出了一些很具體,很有風險,很有成績的一些事情。甚至我對他有些做法還是否定的,認為他過火了。對一個反腐敗有貢獻的普通的小人物,採取這種很極端的、用國家機器來打壓普通的勞動者,這是畸形的。

維吾爾人權項目就被拘押學者穆罕默德.薩利.哈吉之死強烈譴責中國政府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8/02/201802011656.shtml

海外的維吾爾人權項目星期二(1月30日)發佈新聞稿表示,經由親人確認,82歲高齡的著名《古蘭經》學者,維吾爾宗教領袖穆罕默德‧薩利‧阿吉已在拘押中去世;其死亡的具體原因目前不清楚,但他大約在40天前和他女兒及其他親人一起被拘押。新聞稿表示,國際社會應要求中國政府透露他死亡的真實原因,並要求中國政府釋放成千上萬被拘押於『再教育』集中營的無辜維吾爾人。

維吾爾人權項目主任吾買爾.卡納特說,「作為公認的學者、宗教領袖,默罕默德‧薩利‧阿吉的死,對維吾爾人社區是一個極大的打擊;非法拘押一個高齡老人突顯中國政府所謂『再教育』政治運動的殘酷;甚至一個屬於政府控制的宗教體制人士也不能倖免於難」。

據報導,在維吾爾人中,穆罕默德.薩利.阿吉是一位德高望重的人士, 他經中國政府許可,將《古蘭經》譯成了維吾爾語, 維吾爾譯文於1986年由中國的出版社出版發行。

西藏前政治犯尼姑阿旺措姆去世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dz1-02012018104052.html

西藏自治區拉薩市林周縣51歲的前政治犯尼姑阿旺措姆在獄中遭受各種酷刑折磨,她2000年服刑7年期滿後拖著病體出獄後病情一直不見好轉;上週六她病情惡化送醫候診時去世。曾於1993年在西藏拉薩城八廓街高呼「西藏自由」等口號展開示威遊行而被捕獲刑的原林周縣松盤鄉加熱寺尼姑阿旺措姆於上星期六(1月27日)因病情惡化而去世,終年51歲。

一位有關知情人士星期三(31日)向本台發送文字消息指出,林周縣前政治犯尼姑阿旺措姆自1993年示威被捕後,一度遭拘押在拉薩古扎監獄(今拉薩市看守所),沒過多久,她被當局判處七年有期徒刑,後被轉押到拉薩扎其監獄(今西藏自治區第一監獄)服刑,2000年刑滿獲釋,但是因為長期遭受獄警的酷刑折磨,導致她身患多種疾病,尤其頭痛頭暈症狀極其嚴重,出獄後身體狀況一直不見好轉,近來病情出現惡化,於1月27號被緊急送往林周縣醫院,但在急診室門外等候時不幸去世。

另一位不願具名的阿旺措姆獄友星期四就此向本台介紹說:「聽到阿旺措姆去世的噩耗,我感到非常難過,因為我跟她在同一間獄室共處了好多年,彼此非常瞭解。她被監禁七年期間,因正義敢言而時常遭受獄警的百般虐待,獲得自由後,難得與家人團聚,但卻沒能享受幾年,就這麼不幸離世了,這讓我的內心無比悲痛。」

該名獄友現居住歐洲,是拉薩扎其監獄知名十四歌尼之一。她說:「阿旺措姆對西藏的整體事業有著堅定的信念,一向關乎西藏的命運。1998年,中共當局在扎其監獄升掛中國國旗,並強迫所有在押政治犯唱中國國歌時,我們所有的政治犯在獄中展開了示威活動,當時阿旺措姆是走在最前頭高呼口號的示威者之一。因為她是一位敢做敢當、責任心強的尼姑,大家都敬畏她的勇氣和獻身精神。」

這位前政治犯表示:「如同阿旺措姆出獄時,已被當局驅逐出寺一樣,西藏自治區的所有藏人政治犯一旦出獄,曾是僧尼的,不准返回原寺;曾是學生的,不准繼續上學;曾是職工的,不准返回原單位,這些在政治犯最初被捕獲刑時,獄方就會宣佈,說是依法規定的。因此,藏人政治犯出獄後在社會上無法找到工作,在生活、醫療等各方面遇到很多困難,特別是處處受到監控,行動也被嚴格限制。在境內藏地,普通民眾其實沒有多大自由,而政治犯出獄後就更不用說,沒有任何自由可言。」

據介紹,阿旺措姆是拉薩林周縣松盤鄉達嘎村人,乳名叫德吉,進入加熱寺落髮為尼後,改法名為阿旺措姆,她去世前在林周縣松盤鄉山上閉關修行。

全國首富縣崑山奢華維穩,訪民孫雲月在省「兩會」後失聯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2/blog-post_79.html

昨天是江蘇省「兩會」結束的日子,被維穩的蘇州崑山訪民孫雲月並沒有因「兩會」的結束獲得人身自由,而是在被軟禁在柏高酒店8323號房間6天后,徹底與外界失去了聯繫,也似乎印證孫雲月曾經發出求救信息所稱的,地方政府要將其關押到全國「兩會」結束。據孫雲月發出的信息顯示,孫雲月是2018年1月26日上午大約約7點在崑山南站排隊退票時,被其轄區的朝陽社區書記金芳帶領7~8個人劫持到紅峰社區關押,一直到當天晚上20點左右轉移到崑山市環城北路35號的柏高酒店8323房內。從孫雲月發出的微信圖片可以看出,在其被非法拘禁的8323號房間,除窗戶加上了不鏽鋼柵欄外,沙發、辦公桌等實施還是顯得比較豪華,有點全國縣級市首富的樣子,那些看守孫雲月的人,晚上就在沙發上休息,幾乎就是零距離「保護」狀態。

孫雲月原是崑山市的公交車司機,因為在承包路線上的一起交通事故,導致承包經營權被解除而與交通局發生糾紛,繼而又在房屋拆遷中因安置補償與政府發生糾紛而長期上訪。在這一次江蘇省「兩會」被非法軟禁過程中,孫雲月所在的亭林街道辦事處書記姚志鴻曾經到柏高酒店,與孫雲月探討解決問題的方案,孫雲月認為協商解決問題可以,但前提條件是要在自己擁有人身自由狀態下。對孫雲月的態度,姚志鴻書記丟下一句「那就只能維穩你到全國兩會結束後了」的話,走了。果然,省「兩會」結束後孫雲月也失聯了。

從孫雲月在柏高酒店發出的視頻信息看,崑山市政府每天安排看守孫雲月的人應該不少於10人,加上酒店的租金,每天的財政支出差不多在5千元人民幣左右,如果關押到全國「兩會」結束,幾十萬的維穩費用看來是少不了的,而且孫雲月每逢所謂的敏感時期被這樣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已經十年以上了,這種維穩的「奢華」程度,可以與屢禁不止的「三公」消費相提並論了,也充分體現了社會主義「人治」特色。

在改革開放近四十年還有楊改蘭事件,還有冰花男孩,農民還只有幾十元「養老金」的新時代,崑山市政府卻如此熱衷於奢華維穩,可見「中國夢」只不過是虛幻的大國夢而已。

人權觀察批評大陸 騷擾家屬逼「紅通令」疑犯回國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cantonese/news/report-02012018070400.html

總部設在紐約的人權觀察指出,中國當局為迫使外逃的「紅色通緝令」嫌疑犯回國,以騷擾和拘押他們在國內的家屬,呼籲國際刑警及各國政府,拒絕中國濫用「紅色通報」。人權觀察在周三(1月31日)報道,指訪問了五名在「紅色通緝令」內的中國人,其中四人現居於美國,另一則居加拿大,他們分別來自中國四個省份和一個直轄市。

報道指中國當局對他們留在國內的家屬,實施各種形式的處罰,包括公安、檢察人員在沒有法律文件支持下,經常傳喚、凍結財產、解除國有企業職位,或警告他們的生意夥伴停止合作。公安機關亦禁止疑犯家屬出國旅行或留學,或威迫部分家屬到外逃人士所在國家,面對面作出勸說,若不配合就要被逮捕。

在美國處理過多起「紅通」案的紐約律師李近近對本台介紹,「紅通」是一個明顯的國家的政治任務。

李近近說︰是一個明顯的國家的政治任務,而非一個正常的法律程序。我了解的情況是他們是動用了所有的力量去說服親戚,不光是配偶或者是兄弟姐妹,還有婚姻、姻親那施加這種壓力,要求他們給美國這方面各種微信聯繫呀,讓他們回國等等。

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表示,中國當局折磨無辜者的株連手段,沒有任何法律依據,國際刑警組織和其他國家,不應再幫助中國把侵犯人權行為輸出國外。

文翠珊會習近平未提人權 民主人士感失望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cantonese/news/Theresa-02012018095035.html 正在中國訪問的英國首相文翠珊,周四(1日)在北京與國家主席習近平會晤,官媒引述雙方見面時主要談及到經貿。有海外民主人士對文翠珊只談經濟不談人權感到失望。國家主席習近平於周四(1日)與訪華的英國相首文翠珊,在北京釣魚台國賓館會談。

官媒《新華社》報道,習近平表示,自從2015年訪問英國之後,開啟兩國關係的黃金時代,兩國應該共同打造黃金時代的增強版。例如推動兩國經貿合作,加強兩國發展戰略對接,深化金融、核電、投資等領域合作。中英雙方亦可以在「一帶一路」框架內開展更大範圍、更高水準、更深層次的互利合作。文翠珊則表示,英方在很多全球性問題上同中方看法相近,重視中方在國際事務中的重要作用。英國願意同中方加強貿易、投資、科技、環境、人文、互聯網等領域務實合作,密切在重大國際和地區問題上溝通協調。

同日,文翠珊於《金融時報》發表署名文章,表示隨著中國推進對外開放,經濟快速增長已經惠及英國企業,英國希望加強與中國關係。

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理事陳闖創表示,因為歷年來英國對中國就人權問題上,都不會用較強硬的態度來作出回應或表態。因而可以預計到,文翠珊這次訪華的主要目的,就是與中國談論經貿合作。陳闖創說︰英國政府作為一個老牌資本主義政府,在過去60多年來,即中共在1945年成立以來,英國在歷來在中國的人權問題上,都是一個比較軟弱的立場。目前英國是想抓住這個機會,趁著西方國家還沒有和中方建立一個全面的對華關係前,先謀取一下好處,我覺得是可以理解的。

海外組織「民主中國陣線」主席秦晉則對文翠珊與習近平的會面,未有談論到更多人權問題,以及香港正在發生衝擊「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事情表示失望。秦晉說︰讓我感覺到遺憾的是文翠珊徹底忘記了香港,當然也有可能是《新華社》的報道是不會提這些內容的。看到這些報道,我對英國的表現是非常失望。即使文翠珊與習近平的會談中,提到了香港問題,相信也是輕描淡寫。因為對英國人來說,更重要還是對英國自己的外交關係、經貿往來看得更重。

拐賣兒童日漸嚴重 失孩家長責當局失職盼嚴懲綁匪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cantonese/news/kidnap-02012018080733.html

廣東省茂名市中級人民法院,近日對一宗拐賣兒童案宣判,涉案的26人全部罪成,當中主犯被判死緩。不過,被拐孩童家長卻認為刑期過低。

陝西韓城逾百人凌晨偷偷強拆 多人受傷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02012018104410.html

陝西省韓城市廟後村六戶村民的住房1月31日凌晨遭拆遷公司僱傭的一百多人強拆。有村民稱,強拆人員擔心遭遇反抗,在凌晨兩點強拆房屋。有抗拒者被強行帶走。

西安上百業主聚集 抗議「紅頂商人」欺詐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2-02012018104453.html

在陝西省西安市,龍安居商廈開發商違背與購房者協議,出售房屋三年後仍拒絕交房。一百多業主代表2月1日到陝西省政府信訪辦及省人大前抗議,要求調查明珠置業有限公司涉嫌詐騙問題。有抗議者稱,前公司法人,省人大代表李繼和涉嫌欺詐,導致四千購房者受騙。

購房數年未獲房產證 河南濮陽百業主維權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2-02012018104639.html

河南濮陽市數千名容金國際小區的業主,1月29日在市政府外拉橫幅維權。業主表示,他們購買了房子好幾年,到現在都沒法辦房產證,無奈之下只能求助政府,而政府並未給出明確的答覆。

被批任命主教向中國屈服 梵蒂岡高層強調非政治交換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cantonese/news/Vatican-bishop-02012018075321.html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日前在社交網站發文,指教宗對中國教會情況不知情,其後教廷發聲明強調教宗了解中國教會的情況,且對教會中人發表相反言論感到驚訝及遺憾;梵蒂岡國務卿帕洛林(Pietro Parolin)再為事件解畫,強調中梵之間的對話,不涉及政治交換。綜合媒體周四(1日)報道,帕洛林接受意大利媒體的專訪,回應教廷與中國對話的問題。帕洛林指對話的最終目標,是希望促成中國教會的合一,在教廷眼中的中國沒有兩個教會(地下教會與愛國教會),而只有兩群等待逐漸邁向和解之路的信徒,因此現時問題不是持續過去的對抗路線,是要找出務實解決方案,讓天主教能在中國這個特殊社會脈絡下繼續傳福音。帕洛林說,當下最關鍵的是尋求主教任命共識,只要妥善解決,其他阻止中國教會合一的難題也能逐一化解。

政論人士、曾任牧師的郭寶勝對本台分析,梵蒂岡的聲明可見,中國大陸的地下天主教徒已經分裂成兩派。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