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28 紀斯尊獄中身體情況危殆。余文生律師遭監視居住。潘斌獄中或被精神病。關注桂民海、嵇書龍、郝志全、張葡萄、孫雲月、陸祚鈺等被捕公民。

福建人權律師紀斯尊獄中身體情況危殆 [維權網] http://wqw2010.b … 繼續閱讀 →...

福建人權律師紀斯尊獄中身體情況危殆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blog-post_431.html

福建人權律師紀斯尊獄中身體情況危殆,令人擔憂。據福州人權捍衛者莊磊先生消息:昨天(1月27日)林洪楠律師收到福建良心犯紀斯尊來信:因嚴重便血已於1月19日從莆田監獄轉到福建省建新醫院(監獄醫院)外科住院,做胃鏡、腸鏡檢查。兩位代理人林洪楠律師和紀中久律師今天(1月28日)分別接到紀斯尊姐姐電話述說:監獄大隊長等人1月25日到紀斯尊老家漳州,對家屬說:「紀斯尊在監獄中高血壓、糖尿病等嚴重,還有腦梗問題,便血疑有不良病情,已轉入醫院治療」。從現有的消息我們認為紀斯尊在監獄期間病情非常嚴重。林洪楠律師安排明天(週一)前往醫院會見。

美國國務院敦促北京盡快釋放瑞典公民桂民海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hc-01282018131504.html

美國國務院星期六發表聲明,敦促中國當局盡快釋放香港銅鑼灣書店老闆桂民海。桂民海是瑞典公民,他一週前再次被中國警察抓捕,被抓時還有兩名瑞典外交官在場。有分析認為,中國政府的這一做法,違背了外交慣例。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諾爾特女士星期六發表聲明說,瑞典公民在今年1月20號被中國當局拘押,被抓時還有兩名瑞典外交官在場,我們對此深表關注。我們呼籲中國政府解釋桂民海被拘押的理由和法律依據,並公開他現在到底被關押在何處。中國政府應該盡快釋放桂民海,並讓他離開中國。

桂民海的女兒最近向海外媒體透露,他父親在瑞典外交官的陪同下,從寧波坐火車去北京時被中國的便衣警察帶走。目前他的下落不明。

紐約的中國學者謝選駿對此表示,中國政府向來認為外交無小事,當著瑞典外交官的面帶走桂民海,非同小可,「這顯示出中共領導層內的混亂和派係爭斗,各派對桂民海是否應該獲得釋放意見不統一。現在美國和歐盟都站出來,幫著瑞典政府給北京施壓,表明他們認為桂民海被抓缺乏法律依據。」

上星期三,歐盟駐華大使史偉1月24日在北京表示,希望北京當局立即釋放桂民海,容許他與家人團聚,尋求領事及醫療協助。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諾爾特女士說,美國和歐盟共同遵守平等、自由和人格尊嚴等普世價值觀,桂民海應該有自由離開中國的權利,謝選駿對此表示,桂民海被警方帶走後,中國外交部居然說對此案不知情,「桂民海是要去北京的瑞典大使館進行體檢,北京當局居然當著兩名瑞典外交官的面帶走桂民海,這違背了外交慣例。」

桂民海2015年10月17日於泰國芭提雅公寓被帶走失蹤。2016年1月17日,新華社發表文章,聲稱桂民海涉及2003年12月一宗發生在寧波市的車禍被判有期徒刑兩年,緩刑兩年,但他在2004年11月借用他人身份證以出境旅遊名義潛逃。

但是中國政府在去年10月已經將桂民海釋放,為什麼現在又出爾反爾?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對此表示,這可能有兩個原因,「一個是中共高層對桂民海案子的處理存在分歧,第二個可能是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步調不一致。」

夏明教授指出,2015年年底香港銅鑼灣書店老闆桂民海和幾位僱員被中共抓捕是因為該書店要出一本《習近平和他的女人》這本書,被中國警察盯上了。大陸警察越境到香港及海外其他地方將該店的五名僱員帶到大陸。目前,除了桂民海以外,其他4人都已經獲得釋放。

傳政府要整死環保衛士嵇書龍,其愛人郝志全也已在北京失蹤近一月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blog-post_803.html

跟江蘇環保衛士嵇書龍一起進京反映江蘇阜寧縣政府違法侵佔農民土地的陳巧蘭女士說,最近被嵇書龍控告的村支書嵇達潑,到嵇書龍的嫂子周其雲面前放風,稱這一次政府要整死嵇書龍。而嵇書龍的愛人郝志全也在北京失蹤近一月,據說人也在阜寧縣公安的手裡。

嵇書龍女士是在家鄉蘇北阜寧地方政府官員,為了所謂的招商引資創政績,從蘇南引進被勒令關停的嚴重污染環境的化工企業,繼而動用各種違法手段,強行徵用農民耕地之際,帶領村民抵制並到北京信訪反映實情,請求中央對地方政府這種不可持續發展的行為予以制止,而遭打擊、甚至搆陷入獄,經歷了九死一生的苦難。

2017年10月2日晚,上被賣訪人員衛某某引北京豐台區公安分局雲崗派出所的警察,抓捕了嵇書龍女士。嵇書龍女士先是被戶籍地的阜寧縣公安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於鹽城市看守所,後由建湖縣公安局以建公(刑)監通字【2017】64號通知,指定監視居住。

在嵇書龍被指定監視居住期間,陳巧蘭女士多次聽到被嵇書龍控告的開發商朱玉清在外放風,說嵇書龍已經從射陽縣看守所送鹽城市看守所,再移送到建湖縣看守所,政府還要抓捕其遼寧籍的愛人郝志全。而事實上朱玉清的放風、包括村支書嵇達潑都最終得到印證。

見兩個被嵇書龍長期控告的人,在迫害嵇書龍的事件上幾乎成為了阜寧縣公安局的新聞發言人,陳巧蘭女士感到非常恐怖,也很擔心嵇書龍和郝志全生命健康的安全,希望有正義感的律師和媒體能夠關注,並提供幫助。

陳巧蘭電話:15251037721.公安局長沈恩山:13805100706.阜寧縣長顧雲嶺:13407506699

關注重慶潘斌獄中或被精神病的情況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blog-post_741.html

潘斌是重慶公民、是綠葉行動的積極參加者,曾因政治原因被勞教一年。2017年3月11日上午9.50,潘斌在重慶大坪樂天瑪特外被幾名便衣帶上車送到大坪派出所,據現場目擊者講,潘斌被幾名便衣帶上一輛車牌為渝A78570的車押走的。隨後,潘斌被警方刑拘。具體案情不詳。目前被關押在重慶市涪陵區看守所。

綠葉行動發起人重慶薛仁義先生今天通報說:剛剛與生病住院的潘斌的媽媽通了電話,潘母說,24號警察問潘斌的爸爸:「你們家有精病史沒有」?潘母的話讓我感到事態嚴重。

在羅亞鈴被刑拘期間,我寫過《險些被精神病的羅亞鈴》;我也曾到被精神病的鄧光英家問過鄧光英的父親,鄧光英的父親非常肯定地說:「鄧光英沒有精神病,我祖祖輩輩也沒人得過精神病」;被以「情節顯著輕微,不予起訴」之名釋放不久的唐雲淑親口對我說:「我在被拘留期間,被警警送到過精神病醫院」。所有這些,讓我對警察問潘斌家是否有精神史的目的和動機產生警惕和恐懼。

我認識潘斌近兩年了,我雖不是醫生,但常識告訴我,潘斌不僅沒有絲毫精神病症狀,相反潘斌是一個非常平和理性的、有志於推動社會文明進步的青年。請認識潘斌的朋友說句話:潘斌是精神病嗎?有維權人士分析說:這是有意拖延關押的意思。申請精神病鑑定期間(至少6個月)不算在刑事訴訟程序期,但是還計算關押日期,可以折抵刑期。

洛陽維權人士張葡萄被逮捕,曾代理行政處罰案兩勝公安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blog-post_508.html

2018年1月27日,洛陽市公安局洛龍分局向張葡萄的兒子送達了洛龍公(治)捕通字【2018】10010逮捕通知書,稱「經洛龍區人民檢察院批准,我局於2018年1月26日16時對涉嫌尋釁滋事的張葡萄執行逮捕,現羈押在洛陽市看守所」。在此之前,2018年1月15日,洛陽練莊張葡萄等17家被強拆的農戶為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到洛龍公安分局分局要求嚴懲暴力強拆的違法者時,竟然被該局刑拘。其理由是,張葡萄在2017年12月19日謾罵關林街道拆遷幹部,構成了尋釁滋事罪。

張葡萄罵關林拆遷幹部是事出有因,不構成尋釁滋事罪。尋釁滋事的條件是為了尋求精神而無理取鬧,但關林街道拆遷幹部白天對練莊農民進行逼遷,夜晚實施強拆。關林街道拆遷幹部違法在先,故張葡萄的行為屬於維權性質,不屬於尋釁滋事。如果張葡萄罵違法強拆的街道幹部系尋釁滋事,那麼,違法強拆豈不是更大的違法嗎?但關林街道幹部違法強拆的行為不但公安機關不予追查,而且洛龍區政府竟然對違法強拆的關林街道發賀信予以表彰,稱讚關林街道採取了「白加黑」和「五加二」的精神。所謂「白加黑」就是白天逼遷,黑夜強拆;所謂「五加二」就是每週工作五天外,還要加班二天,也就是說,對村民進行強拆不分節假日,也不顧及黑夜進行。自2017年11月16日開始至2018年元月9日為止,關林街道在沒有合法手續的情況下,陸續強拆了17戶,令人觸目驚心!

但在洛陽洛龍區強拆有功,維權被拘,如此是非顛倒,不明事理令人驚詫不已。

張葡萄系洛陽維權人士,幫助當地許多失地農民和無家可歸者維權。張葡萄的房屋也於2018年元旦夜裡被強拆。在強拆的前後,張葡萄一再向洛龍公安分局報警,未果。張葡萄一再譴責、並揭露了該局縱容違法拆遷,未履行保護公民財產安全的法定職責,故該局與張葡萄有利害關係。從正當程序原則來看,該局對張葡萄涉嫌尋釁滋事罪一案的偵查應當予以迴避。

洛龍公安分局應當迴避的另一個理由是,洛陽槐樹灣村曾紅衛因拋石阻止強拆,被洛龍公安分局行政拘留。張葡萄為曾紅衛代理,兩審皆勝訴。張葡萄還為曾紅衛爭取到了國家賠償,使洛龍公安分局臉面丟盡。故該局與張葡萄有利害關係,在偵查張葡萄尋釁滋事一案時應當迴避。

張葡萄家庭生活困難,又急需維權律師加入,請予關注和幫助。

余文生律師家及辦公室昨晚再遭徐州警方查抄 妻子許豔昨被帶走 剛剛獲釋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blog-post_155.html

余文生律師家及辦公室昨(1月27日)晚21時再遭查抄。隨後,妻子許豔被帶走,現在剛剛獲釋。余文生律師夫人許豔今天下午16:10分回到余律師辦公室。據她說,昨天夜裡帶她到廣寧派出所詢問一夜,並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傳喚,現在余律師的罪名也已經變更為涉嫌煽動顛覆罪名指定監視居住了。今天下午又帶她回到余律師住宅處搜查,直到下午四點多才開車送她回到辦公室這裡。

昨天晚間21時左右,江蘇徐州警察到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位於石景山的辦公室和家中,仔細查抄余文生的住所和辦公室3個多小時;週日凌晨0點徐州警察帶走許豔和查抄物品,整個查抄過程北京警察全程在場。據悉許豔的老家為徐州。此前,2018年1月19日餘文生律師被十餘名警察帶走,1月20日北京警方以「妨礙公務罪」對其正式刑拘。

帶走許豔時,家裡只有老人和孩子,家屬至今沒有收到任何法律文書。大約在1月28日4點多,友人打電話獲知,許豔剛被放回家中。

余文生律師遭監視居住 其妻被傳喚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8/0128/16974.html

本網獲悉,昨晚余文生的妻子許豔被傳喚,今天再次被帶到余文生家中搜查,與此同時,余文生律師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監視居住。據悉,許豔女士在派出所被詳細詢問有關余文生律師這幾年以來的所有言行舉止,包括經辦案件、朋友交際、財務狀況以及平時言談內容等等。同時,詢問的國保人員告知許豔女士,余文生律師被控罪名已經變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並已「指定住所監視居住」且已被移交異地。換而言之,余文生律師已不在北京市石景山區看守所羈押,目前無法得知「監視居住」在何處何地。

聞此消息的北京知名人權律師劉曉原表示,當局最初以「尋釁滋事罪」對余文生律師進行傳喚,後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將其刑事拘留,現在又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將案件跨省市指定管轄,然後再變更強制措施為「指定住所監視居住」。從跨省市管轄來看,應該是已由最高級別的公安機關(如公安部)經辦此案,從罪名演變的趨勢來看,此案極有可能會被「進化」成「危害國家安全」一類的案件,以此可以成功阻止律師在「偵查階段」的會見要求。同時,從以往的案例來看,余文生律師在「監視居住」期間難以避免「刑訊逼供」的可能。

余文生被改為「煽顛 」罪名  已移交江蘇警方接手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01282018111058.html

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早前以涉嫌「妨礙公務罪」被捕之後,江蘇警方週日(28日)凌晨到余文生辦公室查抄;他的妻子許豔被警方傳喚問話10多小時後獲釋,她亦獲告知余文生已被改變羈押罪名,目前以涉嫌「煽顛 罪」被江蘇警方接手處理。江蘇徐州警察在週六(27日)晚上9時左右,到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位於石景山的辦公室,進行3個多小時的查抄,北京警察全程在場。到週日(28日)凌晨,警方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將余文生妻子許豔帶到石景山廣寧派出所問話,並在週日下午再押同許豔到余文生家中搜查。週日下午4時多,警方又將許豔押送到余文生的辦公室,並警告她對外噤聲,而許豔的手機亦被警方扣押。

據悉,余文生現時的罪名已經改為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並由江蘇徐州警方接手,指定在徐州監居。

余文生的代理律師黃漢中向本台表示,尚不清楚案件被江蘇警方接管的理由,但明顯看出,中共當局再使出709案的常規手段,他最關切亦最擔憂的是,余文生會像早前709案律師一樣,遭到嚴重酷刑。

黃漢中說:昨天晚上有關當局又傳喚余文生的妻子,通知變更羈押的罪名。當局終於亮出了對余文生律師行使言論自由的權利的不 滿,亮出了它們想治的「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從709案件目前披露的觸目驚心的刑訊逼供情況來看,我們對余文生律師將會面臨的刑訊逼供會在余文生身上重演,深為擔心。

蘇州崑山訪民孫雲月外出訪友時遭綁架關押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8/0128/16972.html

本網獲悉,1月25日,蘇州崑山訪民孫雲月正準備到無錫去拜訪朋友,但當她來到高鐵站時,卻被轄區的多名維穩人員綁架、關押。

據孫雲月告訴本網人權觀察員,她住在江蘇省崑山市玉山鎮朝陽西村3號,1994年她進入市客運公司(公共交通有限公司)駕駛公交車。2002年,她籌措資金承包了一條公交車線路,由於經營得當,每月能有數萬元的收入。然而,因為收入可觀,就開始有人嫉妒她的承包權,並欲想取而代之。

2006年2月7日,當孫雲月駕駛著121路公共汽車正常行駛時,其後一輛公交車卻莫名與她發生剮蹭事故。事故發生後,因雙方都是本單位的同事,且又僅為一起輕微的剮蹭事故,所以雙方認為,為了不耽誤乘客的出行,決定各自駕車繼續行駛。事後,公交公司的安全科長曾對她說:「此事能大能小。」2006年2月16日,公司打電話讓她去繳款,但是萬萬沒有想到,公司卻以她交通肇事逃逸為由,取消了她的承包權。

對此,孫雲月不服,遂開始逐級上訪維權,卻因此被轄區維穩部門多次截訪、毆打、關黑監獄。如2012年6月間,她就被多名維穩人員強行戴上黑頭套,進而開始搧耳光、踢大腿、強迫面壁等虐打,直至把她關滿了16天以後才釋放。在釋放的過程中,這些維穩人員又別出心裁的讓她戴著黑頭套,命令她站在馬路中間,而後突然拿走黑頭套,讓六月驕陽直刺她的雙眼,以致她突然失明,之後維穩人員立刻逃跑,把她扔在一個陌生的地方難以回家。2016年後,孫雲月面臨退休,但原單位卻只發給她每月300多元的生活費,生活十分艱難。為此,她又開始上訪維權,但是卻再次被維穩部門給盯上,每到兩會等敏感時期,轄區維穩人員就會把她非法關押穩控。

2018年1月25日,孫雲月正準備外出到無錫去訪友,但當她來到高鐵站時,卻被轄區的多名維穩人員象「殺豬」一樣,幾人拉腿拽手的把她架空塞進一輛汽車中拖走,最後,維穩人員又把她拖到了轄區紅峰社區內的一間小屋子裡關押。孫雲月說,這幾天,江蘇省下起了大雪,但她卻被獨自關押在一間沒有暖氣的小房裡受凍,而那些維穩人員則躲在空調房裡取暖。此外孫雲月還透露,目前她已經兩天沒有進食了,現在飢寒交迫,嚴重感冒;她也曾多次撥打警方電話求救,但警察到場後只是查驗了她的身份證後就不再理會;她也曾緊跟在到場警察的身後逃走,但是維穩人員卻一擁而上的把她拖拽回來繼續關押,而警察們對此卻視而不見;之後,她又多次撥打督查的電話投訴,但督查卻說「要等領導指示」,隨後就再也沒有了回音。時至今日(1月28日),孫雲月仍被關押在小屋裡穩控。

福建屏南陸祚鈺等五訪民被關賓館黑監獄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8/0128/16973.html

今天(1月28日)早上福建屏南維權公民陸祚鈺打來電話說,從昨天下午開始,她就被當地政府和公安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到目前為止沒看到縣委書記,所謂「縣委書記來解決問題」,全是騙人的,官員說「還要關幾天,直到兩會結束。」

原來這兩天在福建福州正在召開福建省「兩會」。據福州維權人士唐兆星介紹,昨天下午屏南縣公民陸祚鈺、李穗財等五人路過福州西湖賓館門口,只因向正在值班的民警問詢要找人大代表反映問題。因此陸祚鈺一行五人全都被帶到附近的福州市公安局華大派出所,隨後屏南縣當地政府官員把她們接走,並關在位於福州市鼓樓區五四路的金百合賓館11樓。

唐兆星表示,他昨天晚上得知消息後,就把消息發到微信群裡,並和嚴煜釗、陳氣、張華、謝小珍、林應強、金姬等人都先後到達金百合賓館「聲援營救」陸祚鈺等人。但當地政府官員在被唐兆星等人質疑「為何擅自限制他人人身自由?」時,竟答覆說這是上級領導指示,並表示屏南縣委書記正在路上馬上就會趕過來,要在賓館和陸祚鈺等人談話,現場解決問題。經現場詢問陸祚鈺等當事人意見,她們都表示同意留下和縣委書記談話,唐兆星等人才沒有去報警。然而,到今天所謂的「縣委書記」仍不見人影。當地官員表示這五位訪民「還要關幾天,直到兩會結束。」

據悉,陸祚鈺一向致力於公民維權,為此經常遭到當地政府打壓報復和迫害。她要找兩會代表反映在北京被綁架案和當地政府違法徵收她家承包經營的土地,嚴重侵害她們的合法權益事項。李穗財兒子因「車禍」死亡,當地交警部門掩蓋事實真相,至今沒有給一個說法,所以她要找兩會代表討個說法。

上海黑監獄案例之13: 上海維權人士吳鳳華揭露黑監獄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13_28.html

本網獲悉:上海維權人士吳鳳華在2018年1月23日收到恐嚇短信。她氣憤地說:「沒想到的是,上海浦東曹路鎮政府腐敗官員手機號是18321724293機主竟然發信息給我的威脅信息。大家看看,貪官們的這句話:「在去北京,抓了關你幾年」。吳鳳華因上訪維權被4次關黑監獄,近日她不懼強權,上街舉牌「砸爛黑監獄」,揭露設立在「依法治國」的國家,上海的黑監獄:2016年3月5日,吳鳳華在北京上訪被強制譴送回到上海。在上海市浦東公安分局曹路鎮顧路派出所裡被警察沒有任何法律手續,帶上黑頭套,綁架到設立在上海市崇明區寶隆居家大酒店內的黑監獄,關押至兩會結束後獲釋。

中國維權動態 週刊總第554期(2018年1月22日-28日)[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5542018122-28.html

【編者按】雲南魯甸暴發數千農民與警察衝突,官方與民間的說法出現巨大差異,大多數人根據以往的經驗,更傾向於相信民間的說法。被關押的余文生律師仍然未能會見其代理律師,其家中及辦公室再遭警方查抄,妻子許豔被短暫扣押,這顯示余文生案較為複雜,敏感程度高,前景不容樂觀。維權人士吳淦在獄中血壓高而得不到有效醫治、福建人權律師紀斯尊獄中身體情況危殆,繼續劉曉波之後,被關押的良心犯更需警惕關押至死。春節前,各地討薪案件頻發,甘肅臨夏農民工因為討薪十餘人被拘留,這顯示警方一方面不作為,另一方亂作為,在欠薪問題顛倒黑白。

湖北廣水李袖華、李忠秀雪地奔赴「兩會」伸冤被遣返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blog-post_867.html

湖北省「兩會」於2018年1月23日在武漢舉行,當局公佈的日程是到29日結束。已經上訪多年的兩位湖北籍訪民李袖華和李忠秀決定碰碰運氣,由於暴雪封路及火車站設卡,兩個人分別從廣水市徒步3天與2天到達省會武漢,於今天上午10點舉牌闖「兩會」被武警帶離,然而被駐武漢「兩會」的地方維穩人員接回。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