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27  一人一照呼籲讓王全璋回家過年。沈國明案將29日開庭。隋牧青吊證聽證會即將舉行。八村民赴京上訪被關押。張林輾轉抵達美國與女兒團聚。

海內外人士發起「聲援王全璋律師」的活動 [民生觀察] http://www.ms … 繼續閱讀 →...

海內外人士發起「聲援王全璋律師」的活動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8/0127/16971.html

近日,海內外人士在網絡社交媒體上掀起「一人一視頻或照片」、」全璋回家過年」、無罪釋放王全璋」的聲援活動,為已被當局羈押九百多天且毫無消息及不准律師會見的王全璋律師。從律師到公民,從訪民到人權捍衛者,大家紛紛舉牌拍照和錄製短視頻表達對全璋律師的支持以及對當局毫無人性的反人類罪行進行強烈控訴。

據悉,1月25日是王全璋律師被捕930天,王全璋妻子李文足於當天錄製簡短視頻發到網上,呼籲大家繼續關注王全璋律師的生死,更希冀王全璋律師能夠回家過年。視頻得到了網絡的廣泛支持和傳播,」709案」家屬如王峭嶺、原姍姍等人立刻加入聲援活動,緊接著律師馬連順、祝聖武等人亦加入聲援行列,隨後,大量公民朋友以及維權人士如李蔚、衛小兵、徐秦等人加入聲援,海外方面,如旅德記者蘇雨桐、何岸泉等人亦積極參與關注。據不完全統計,截止目前,「一人一視頻或照片」、」全璋回家過年」、「無罪釋放王全璋」的聲援活動參與人數累計已超過五十人次。

另外,基於中共官方喉舌《環球時報》評論文章多次將近三年來為強迫失蹤、生死不明的丈夫王全璋四處奔走的李文足抹黑成「賣國賊」、「大壞人」等身份,為此,李文足於1月24日以「名譽權糾紛」的名義,將《環球時報》作為被告告上法庭,民事訴訟狀已通過郵局寄往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訴訟請求包括判令《環球時報》立即停止侵犯原告李文足的名譽權,責令被告採取相應補救措施,消除影響,恢復名譽,並向原告李文足賠償一定的精神損失費。

據本網瞭解到的情況,目前王全璋案的具體狀態還是一如既往,律師方面,當局繼續以各種理由不批准律師會見當事人王全璋;家屬方面,除能夠存錢存衣物外,其他消息一概沒有,會見更無可能;控告方面,家屬李文足繼續頻繁向最高檢察院、最高人民法院控告天津警方的違法、違規行為,但兩個最高司法機構非但依舊不予立案,甚至對家屬戒備森嚴連進入接待大廳的資格都沒有,目前家屬完全處於狀告無門的境地。

709案最後一人王全璋杳無音訊 公民「一人一照」籲讓王全璋回家過年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01282018121351.html

維權律師王全璋自2015年7月被捕後,至今仍杳無音訊。在春節即將到來之際,公民發起「一人一照」、「一人一視頻」的行動,呼籲關注王全璋,讓他早日回家過年。「709案最後一人」王全璋被捕至今已有兩年半,期間,家屬先後聘請了六位律師,但始終無法會見到當事人。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日前發佈了一段視頻,要求辦案單位「依法治國」,允許律師會見王全璋:「709案到現在,只剩下王全璋一個人了,雖然律師一直在堅持依照法律途徑去要求會見王全璋,但是相關的辦案單位一直非法阻止律師會見王全璋,致使王全璋九百多天裡一直處於失蹤狀態,杳無音訊,生死不明。中國不是一直高呼依法治國嗎?如果真的是依法治國,請辦案單位立即允許律師會見到王全璋。」

與此同時,有公民發起「一人一照」、「一人一視頻」的行動,呼籲當局釋放王全璋,讓他回家過年。1月27日及28日兩天,不少公民響應活動,發佈了照片或是視頻聲援王全璋。

率先在社交媒體上發佈照片的公民李蔚接受本台採訪時希望更多人參與這一活動,為王全璋呼籲。李蔚說,王全璋沒有任何違法行為,當局將他關押兩年半並且不允許律師會見的舉動十分丟人:「當然我也希望更多的朋友來呼籲,讓王全璋回家過年。對王全璋的關押以及不允許律師會見的情況是嚴重違反中共自己制定的法律的。應該說是一件在全世界面前很丟臉的一件事。另外一個,在我瞭解到的情況來看,王全璋應該是不涉及任何違法行為的。」

上海維權人士韓素芳的丈夫沈國明被搆陷「妨害公務罪」案將於2018年1月29日在上海市浦東新區惠南法庭開庭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2018129.html

上海維權人士韓素芳的丈夫沈國明被搆陷「妨害公務罪」案將於2018年1月29日下午2時在上海市浦東新區惠南法庭開庭。家屬希望沈國明的辯護律師堅守正義,為遭受迫害的沈國明做無罪辯護。2017年9月27日下午,上海市浦東新區高東鎮政府規建辦的劉波、李佩珠打電話給沈國明的兒媳謊稱是金高居委會要尋找其婆婆韓素芳的去向。9月28日中午10:30分左右,劉波、李佩珠和數名特勤又一次來到沈國明兒媳上班的高行綠洲第三居委會問韓素芳去向,並威脅稱:韓素芳構結境外媒體,是犯罪嫌疑人,要把韓素芳的兒婦帶到鎮政府談話,韓素芳的兒媳拒絕。劉波等人於當天中午12:57分47秒離開居委會。當天下午劉波等人再次來到居委會,16:30分,劉波等人到居委會把沈國明的兒媳強制帶到高東派出所。17:30分左右,沈國明到高東派出所尋找兒媳下落,遭到搆陷。2017年9月29日,沈國明被「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 2017年11月3日,沈國明被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執行逮捕。

甘肅臨夏農民工討薪 十餘人竟被拘留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blog-post_397.html

甘肅臨夏80多名農民工討薪,十餘人竟然被抓拘留。2018年1月26日甘肅臨夏張成義等80多名農民工到州人社局討薪,其中多名工人代表被捕,五十多名農民工被強制性遣送回家。這80多名農民工已經被欠薪達兩年之久,共計120多萬元。勞動監察、仲裁、工會、政府、法院、公安等多個部門推諉扯皮,就是拒不責令欠薪單位支付欠薪,一味的打壓勞工,抓捕工人代表。

廣河縣政府強制性要求工人先領40%的工資,剩下的60%過完年再給。逼迫被戴手銬的工人首席代表張成義簽字,張拒絕。據悉,目前11人被行政拘留7天,1人被行政拘留10天,進了廣河縣拘留所。對首席代表張成義尚無處理決定。

關於隋牧青律師將被吊銷執業證書的緊急呼籲書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blog-post_899.html

我們非常震驚地看到廣東司法行政機關擬對隋牧青律師進行吊銷律師執業證的處罰通知,我們對這一事件表示關注。鑑於隋牧青律師近幾年來在公益案件上的巨大付出與傑出表現,憑著對其個人的瞭解,我們對這一處罰是否會溢出法律邊界深表憂慮和關切。

我們尊重任何遵循法律規定與法律程序的處罰,並就此事件緊急呼籲如下:

一、請全部呈現事實真相,將庭審錄像公之於眾,否則無以服眾,也無以警戒廣大執業律師。

二、情節是否嚴重,從告知書中無從判定,極易主觀臆斷,須結合庭審中法官、公訴人言行綜合認定。

三、我們認為,罰款一千元並非情節嚴重的確實證據。並且,如果律師與法官發生爭執,當事法官作出的裁斷並不易服眾,因為人不能做自己當事一方的裁決者,情節嚴重有法律的嚴格規定而非當事者的情緒。

四、令人疑慮的是,被處罰行為已過去近四年,無論法理還是情理,本案早過處罰時效,如隋[玫瑰]牧[玫瑰]青[玫瑰]確有違法行為也早應處罰,如今處罰,顯系選擇性執罰,是否有打擊報復之嫌?

五、關於私自攜帶手機為當事人拍照並傳遞材料部分,我們認為,徵得當事人同意為其拍照及傳遞相關材料是律師的執業權利,相關法律法規皆有明確規定。看守所禁止律師拍照及傳遞材料系非法規定,因警方並非規制律師執業權利的法定部門,無權制定限制律師執業權利的規定。因此引發的爭執,律師並無過錯,成都新津縣公安局的行政警告處罰錯誤。

六,更重要的,合併處罰決定不但違背了一事一罰的行政執法原則,也有拼湊證據、急於論罪之嫌。

聽證會召開在即,我們密切關注著事態的發展,並以法律的名義懇請有關部門慎重考慮我們的意見,不冤枉好人,不要讓一個忠實於法律的好律師遭遇不公,也不要讓廣東的司法形象蒙污並影響國家依法治國的未來。

執筆人: 趙國君 2018年1月27日

八村民赴京上訪被關押,洛陽洛龍區政府成被告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blog-post_999.html

2018年1月26日,河南省洛陽市洛龍區關林街道辦事處槐樹灣村趙受恩、李花娥、劉海濤、陳慶娃、鄧茹月、馬萬里、牛少偉、曾慶樂等八位村民向洛陽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請求:1、依法撤銷洛陽市洛龍區人民政府作出的洛龍法複決字〔2018〕1-8號行政復議決定;2、依法確認被告洛龍區關林街道辦事處限制原告人身自由的行政行為違法。洛陽中院依法予以受理。

2017年10月16日,因遭遇非法強拆,洛陽槐樹灣村趙受恩等八名村民乘車赴京上訪。列車到達北京西站,八位村民剛出站就被截訪人員攔截,並被強行塞進一輛汽車後失去了人身自由。村民向當地110報警,未果。

八位村民從北京被押送到洛陽欒川,其中,李花娥因年老被村幹部接走,其他村民被帶到欒川一家賓館,關林鎮街道辦事處領導也在現場。直到10月31日晚上8點,八村民被押送至槐村灣村邊才釋放,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達16天。

八村民認為,關林街道辦事處系洛龍區人民政府的派出機構,其限制人身自由的行政行為已遠超出其職權範圍,依法應當由洛龍區人民政府承擔。八村民向洛陽市政府提起行政復議申請,市政府告知應當向洛龍區政府申請復議。八村民按市政府指示向洛龍區政府申請行政復議。

洛龍區人民政府作出洛龍法複決字〔2018〕1-8號行政復議決定,認為「申請人(趙受恩等八村民)所稱事項屬於信訪事項,應當依照信訪事項處理,其不屬於行政復議範圍。申請人提出的限制其人身自由無依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實施條例》第四十八條第1款第(二)項之規定,本機關決定如下:駁回申請人的行政復議申請。如不服本決定,可在接到本決定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有管轄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該決定書還強調此系維穩需要。

八位村民感到疑惑不解,難道維穩就可以非法限制公民的權利嗎?況且,非法強拆民房本身就是破壞社會穩定的根源。政府官員強拆民房造成了社會的不穩定,竟然倒打一耙,對維權村民進行維穩和打壓,而不是針對官員自身的暴行予以檢討。

洛龍區政府的錯誤還在於將八位村民對限制人身自由的行政行為不服,隨意認定對信訪不服,顯然犯了張冠李戴的邏輯錯誤。

八村民希望洛陽中院依法裁判,維護法律尊嚴,維護無家可歸的村民合法權益。

隋律吊證聽證會即將舉行 柴寶文被強制送上火車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8/0127/16970.html

本網獲悉,廣州知名人權律師隋牧青「吊銷律師執業證書」聽證會將於2018年2月3日上午九點半在廣東省司法廳舉行;安徽維權人士柴寶文被成都國保傳喚詢問後於第二天被強制送上火車驅離。

據悉,隋牧青律師在早前收到廣東省司法廳發出的關於當局以其在執業過程中多次違規、違法的行為準備吊銷其律師執業證書的《行政處罰預先告知書》後,隨即在1月23日向廣東省司法廳提出聽證要求。昨日,廣東省司法廳發出《行政處罰聽證通知書》,決定於2018年2月3日上午九點半在廣東省司法廳207房舉行聽證會。通知書顯示,聽證會的主持人和聽證員以及書記員均為司法廳官員,並指出如認為聽證會主持人、聽證員等工作人員與本案有直接利害關係可以提出迴避申請。有律師認為,作出吊證決定的是司法廳,現在主持聽證會的是司法廳官員,這樣既是球員又是裁判的遊戲,結果可想而知,雖說可以提出申請迴避,但這個所謂的權利形同虛設,早前雲南律師王理乾、王德龍律師被吊證時已經遭遇過同樣情況,非但處罰決定不可逆轉,連聽證會都無法進入旁聽。

另外,1月25日晚被成都警方在友人家借宿被帶走傳喚的合肥維權人士柴寶文,在經歷一夜詢問和筆錄後於昨天(1月26日)中午被強制送到成都火車站,由成都市國保支隊人員購買當天下午一點的火車票驅離。柴寶文告訴本網人權觀察員,成都國保幾人將其送上火車車廂後,一直等到火車關門啟動才離開站台。由於他當時是由湖南株洲搭乘火車前往成都的,因此成都國保購票時將株洲設為他的目的地。柴寶文講,本來他要求國保能否將票買到深圳站,但國保在商量後拒絕了他的要求,表明(你)從哪裡來我們就買到哪裡。柴寶文說,當晚成都國保詢問了來成都的目的、準備或已和哪些人見面、談論了什麼話題等事情。另外,當晚接待柴寶文的劉女士在事後多次受到派出所民警的電話威脅恐嚇,以違法為名聲稱要關押劉女士,稱其不應該將柴寶文被帶走的事情怪在他頭上,他也只是給成都市公安局國保支隊帶路。據悉,柴寶文已於今天上午十點左右到達株洲。

安徽張林壓力下輾轉抵達美國 與2女兒團聚瑞潔功不可沒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gf1-01272018085317.html

曾參與六四天安門民主運動並多次入獄和勞教的安徽維權人士張林週五(1月26日)抵達美國與2名女兒團聚。他透露申請護照與美國簽證的過程波折重重,並表達他看到女兒們在美國自信與快樂時的喜悅。

經歷重重波折,張林週五晚上踏足紐約肯尼迪國際機場。兩個女兒與一批來自中國的維權人士在場歡迎,以鮮花,氣球,以及寫上「歡迎張林來到自由世界」的橫幅,祝願他在美國展開人生新一頁。

張林在現場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記者電話採訪。他說申請護照與美國簽證花了他1年多時間。張林:前年9月份出獄時我就申請護照,花了將近1年時間才申請到護照。以後就開始申請簽證,先是被美國使館拒簽,最後我在尼泊爾等了好幾個月才獲得美國的簽證。我在國內受到監控,受到驅趕,感覺到壓力很大,所以我就到尼泊爾等待簽證。我到了尼泊爾以後是有一些麻煩,有關方面希望我能回國,但是我很堅決留在尼泊爾。期間我的父母患重病,他們都希望我能夠回國。但是我考慮到回國有危險,堅決拒絕了回國的誘惑,為了自由,為了看望女兒。我從尼泊爾到印度,然後從印度飛到美國來的。

與闊別接近5年的2個女兒團聚,張林說感覺既熟悉又陌生。

張林:我是有這種感覺,畢竟4年半了。她們充滿了自信,和在中國環境下受教育的孩子還是有很大的差別,她們學會了自尊自信,做什麼事情都很從容。見到女兒那麼健康快樂,我非常激動,我的眼淚幾乎流下來了。

張林的小女兒張安妮5年前曾被合肥市公安短暫拘押,其後當年10歲的她被當局禁止回校上課,引起國際關注。官方曾揚言要把張安妮送到孤兒院。2013年她與姐姐張儒莉獲發簽證到美國定居。曾經失學的張安妮現在是班裡的尖子學生,而張儒莉也成為了房地產推銷員。

張儒莉表示對美國感受最深的是它的自由。

張儒莉:來美國4年多,(經歷的)最大的改變覺得就是這邊很自由,無論宗教信仰還是公開演講都很自由,沒有太多的約束。我沒有什麼不適應的地方。

張儒莉和妹妹能夠改變命運歸功於她們的監護人、美國「女權無疆界」創辦人瑞潔.利特爾約翰。瑞潔獲悉兩姐妹在中國的遭遇後, 委託美國國會議員致函國務院發出美國簽證。這次張林得以順利來到美國,瑞潔也功不可沒。

瑞潔對記者表示,中國當局的監控使她的聯絡協調工作增加不少困難。瑞潔:我一直無法和張林透過電話深入對話,因為他的電話甚至我的電話都可能受到當局監聽,我無法詢問他將來有何計畫。

現在張林終於踏足美國,他計畫暫先和另一身在美國的維權人士姚誠在紐約同住。瑞潔說,下一步會協助張林融入美國社會。

瑞潔:首先張林要學好英語,然後他要開啟銀行賬戶,他要學開車。身處異地文化他將面對各種挑戰,有很多事情等著他完成。

54歲的張琳是北京清華大學畢業生,曾因為參與89民運被判刑,之後多次被勞教、入獄、軟禁,包括2005年因為出席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追悼會而被以「煽顛罪」判刑5年。4年前,他因為爭取女兒的就學權被當局裁定「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罪成,2016年獲減刑提前出獄。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