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26 林生亮挺郭被判14個月上訴。李延香案開庭。余文生妻被要求保持低調。魯甸暴發數千農民與警察衝突。農民工討薪反被抓。活石教會被查封教產。

挺郭文貴被判1年2月 林生亮「認錯不認罪」上訴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 … 繼續閱讀 →...

挺郭文貴被判1年2月 林生亮「認錯不認罪」上訴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3-01262018102032.html

深圳的林生亮因在共享單車及公交站台寫上「關注郭文貴」的字樣,於去年11月被深圳當局以「尋釁滋事罪」秘密判刑1年2個月。林生亮對自己的塗鴉行為表示「認錯不認罪」,已對判刑提起上訴。他的代理律師也認為,其當事人的行為不構成刑事犯罪。公民林生亮去年被深圳當局以「尋釁滋事罪」秘密開庭並判處有期徒刑1年2個月,原因是他在深圳一些共享單車及公交站台用油性筆寫上「關注郭文貴」五個字,支持流亡海外的富商郭文貴。

林生亮的代理律師黃沙1月22日在寶山區看守所會見了當事人。

黃沙律師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會見期間主要談了閱卷的一些內容。黃律師說,林生亮對於塗鴉行為認錯但並不認罪,作為代理律師他同樣認為林生亮並不構成刑事犯罪:「當時檢察院偵查的時候還想查一下他有沒有』推特黨』的事,後面』推特黨』這個沒有收集到證據。我自己認為,林生亮夠不上刑法上犯罪的行為。根據治安管理處罰法,對於這種損壞公共財物,其金額、包括(涉事的)嚴重性並沒有達到刑法的程度。他對這個事情也不服。他主動承諾可以出一些清潔費去清洗,也願意承擔這個責任,但他對於自己的行為表示認錯,並不認罪。」

黃律師告訴記者,在一審判決後林生亮已提起上訴。二審極有可能採取書面審理的方式,不過因為在抓捕林生亮以及訊問過程中警方存在一些程序上的問題,包括沒有出示傳喚證,有誘供情節等,所以他會爭取二審以開庭審理的方式進行。

林生亮是深圳某企業財務人員,近年來積極參與各種社會維權活動,曾為深圳大抓捕中被捕的公民呼籲。深圳大抓捕中被捕的王軍的妻子嚴均均向本台表示,林生亮被判刑毫無道理,當局是在借題發揮打壓公民:「林生亮比較關注人權。我丈夫出事以後,林生亮有來看望過我,給我很大的支持和鼓勵,他經常做這樣一些義舉。(判刑)這個絕對沒有道理,就因為在一些共享單車和公交站台寫一些標語,支持郭文貴。他(當局)就是借題發揮,就是打壓。」

山東訪民李延香「尋釁滋事」案昨日開庭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8/0126/16967.html

本網獲悉,山東平度訪民李延香被控涉嫌「尋釁滋事罪」一案,昨天(1月25日)在青島市第二看守所第九審判庭開庭審理。李延香辯護律師宋玉生為她作了無罪辯護,本案並未當庭宣判。據悉,李延香辯護律師宋玉生與她的丈夫李洪財、母親和大哥等人在25日上午九點半準時到達法庭。經過法庭調查、法庭辯論、被告人最後陳述,庭審於下午兩點三十分結束。在此過程中,李延香在法庭上以驚人的記憶力和鏗鏘有力地聲音痛斥有關人員對自己及其家庭的迫害,不禁讓人驚嘆已絕食將近兩個月的李延香在法庭上精神狀態是如此之強大。

據悉,主審法官根據法庭旁聽席位數確定旁聽人數不超過十五人,旁聽人員帶上身份證於開庭前一天下午三點至四點到平度市法院領取旁聽證。李洪財發出旁聽通知後,濟南兩個、平度十個、安徽阜陽一個,加上李洪財的母親和大哥共計十五人前去領取旁聽證。其他人都順利領取了旁聽證,只有李洪財的母親和大哥因為沒有身份證在領取旁聽證的事情上雙方僵持不下,最後因為招架不住眾多領旁聽證的人員軟磨硬泡、死纏爛打,法官作出讓步,母子二人領到了旁聽證。

宋玉生律師介紹說,此次庭審中,來自濟南的張女士主動請纓做李延香的辯護人。其夫李洪財會見李延香時,李延香同意解除對李洪財的委託,轉而委託了張女士。1月24日下午,李洪財帶領領取旁聽證的人在法院領取旁聽證時,李洪財將此事告知法官,法官表示張女士不符合辯護人條件,但是在張女士和其他領取旁聽證人員的據理力爭下法官終於口頭表示同意。李洪財領取了旁聽證準備旁聽,張女士信心滿滿地以為將以辯護人的身份出現在法庭辯護人席上了,最後不但沒有當成辯護人,因為沒有旁聽證連法庭也未能進去。因此,在開庭前李延香重新委託了李洪財做辯護人。

法庭上,宋玉生律師認為其當事人李延香的行為與罪名不符,為她作了無罪辯護。庭審進行一個小時左右時,李洪財發現情況,提示宋律師法庭的兩個大顯示屏黑屏不對勁。他隨向審判長提出懷疑,審判長表示同步錄音錄像在進行,顯示屏不開不影響開庭。李洪財和旁聽人員堅決不答應,在他們多次抗議下,審判長不得不宣佈休庭十分鐘,讓書記員處理黑屏的問題。但最終黑屏問題沒有解決,開庭只能繼續進行。李洪財對此表示非常不滿,憤怒中爆了句粗口,被審判長提出警告差點被逐出法庭。

李延香被控涉嫌「尋釁滋事」一案,公訴方指她涉及多起事件,包括三年前在黑龍江慶安舉牌聲援被警察開槍打死的訪民徐純和以及在山東濰坊公園拉橫幅等。

庭審結束後,李延香坐在椅子上被兩個法警抬出法庭到門口時,李洪財的母親從後面的旁聽席衝到前面,邊哭邊喊:「我要看看俺媳婦,我要跟俺媳婦說會兒話!」法警停下來,李延香轉頭和婆婆說幾句話被抬出法庭。其他旁聽人員已經離開,李洪財母親和大哥不願離去。母子二人在旁聽席痛斥迫害李延香的人。李洪財的大哥情緒激動的不時地用枴杖猛擊法庭的木地板,聲音驚人心魄。

宋玉生律師稱,昨天的庭審中,李延香基本行使了充分的辯護權,控辯雙方基本上都充分表達了自己的意見。宋玉生律師說:「我們是做無罪辯護,結果最後怎麼確定是合議庭的問題,我們不做結果的預判。她不符合尋釁滋事罪的構成要件。她被非法強拆損失了很多財產,她為了討回賠償和追究一些違法拆遷人員的責任而上訪。她的上訪是有理由的,不是無理取鬧,而『尋釁滋事』就是無理取鬧,沒事找事。」此次李延香被控「尋釁滋事」一案的庭審過程還算順利,法官沒有當庭宣判,但此案或許不會再開庭了,合議庭量刑後會在近期將判決書給李延香本人,或郵寄給律師及家屬。

據悉,李延香是平度市古峴鎮岩山頭村村民,2011年開始在即墨市大信鎮合法經營證照齊全的《即墨市福順廢舊物品回收站》。2013年12月20日,即墨市大信鎮政府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以違法佔壓麥田為由將《即墨市福順廢舊物品回收站》進行了強拆,致使其價值50餘萬元的私人財產掩埋損毀,數萬元貴重物品在失去防護設施後被盜竊。由於上述違法情形及強拆後的原經營場地用來建設活動場地,李延香逐級維權無果,被迫進京上訪,因此遭到多次綁架、拘留和非法拘禁,還曾被截訪人員裝到麻袋裡扔到河中,後被路人發現獲救。

2017年8月16日,李延香和李宗英、孫淑到北京路過天安門時便被北京警察攔截,在檢查了她們的身份證後便被送到久敬莊。8月17日,地方截訪人員將她3人截回後各自拘留10天。8月26日,李延香丈夫李洪財收到了山東平度市古峴鎮派出所的通知,被告知李延香已與8月25日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轉為刑事拘留。李宗英、孫淑於8月27日獲釋。

李延香在經歷了幾年的為私有財產維權,已成為走向公共維權的街頭人權捍衛者,她曾參與過2014年蘇州抗強拆手刃四個黑社會成員的范木根案的庭審圍觀;山東濰坊抗強拆手刃兩個黑社會成員的丁漢忠案;赴慶安徐純合被槍殺問責第一梯隊成員,後被治安拘留十天;濰坊案十七人之一,後被關押一個月。還參與了北京浦志強案開庭等多次街頭圍觀行動。

余文生律師妻子許豔:余文生律師案情況通報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blog-post_78.html

2018年1月26日,盧庭閣律師去北京市石景山區看守所會見余律師,還是不讓見。盧律師寫了控告書。陪同的有王宇律師、張寶為、呂動力。今天我接到新古城派出所電話,一個副所長,一個民警和另一人沒穿警服和我談話,全程錄像。個人覺得談話目的一方面是對很多律師來幫助余文生律師感到奇怪,想瞭解什麼情況?我心想能有什麼情況,不過是認為余文生不違法或我和孩子困難幫助而已。另一方面威脅恐嚇我不要發聲,說抓一個總比抓二個好等話語,不知道是不是看我累的稀里糊塗,怕我聽不清楚,重複至少三次以上這樣的話。

問我對澎湃新聞報導怎麼看?我說我認為綜合當時情況下余文生律師不違法,而且並沒有放完整視頻,有剪輯情況發生。當時我忘了和警察說準備起訴澎湃新聞了。

最後沒穿警服的人說,估計最近幾天會有消息,還豎了三個手指,不清楚余文生律師的命運會怎樣?祝福余文生律師。請大家關注與幫助余文生,謝謝大家!

余文生案或移交異地其妻被警方要求保持低調 [美國之音]

https://www.voachinese.com/a/voaweishi-20180126-beijing-lawyer-yu-wensheng/4226413.html

中共19屆二中全會宣布即將修憲後,以公民身份向中共高層提出修憲建議的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1月19日被便衣警察以妨礙公務為由帶走,至今已有一周,家屬聘請的辯護律師未被允許會見,余文生妻子前往看守所存錢也被拒絕。官媒發布的余文生被指襲警的視頻被質疑篡改造假後,警方要求家屬保持低調,遭到駁斥。

余文生被帶走並被抄家及搜查辦公室後,其妻許艷多次通過國際媒體和社交媒體發聲,呼籲社會關注。週五下午,許艷被叫至派出所談話,警察要求她低調處理余文生案件,否則對她不利。據許艷介紹,談話過程中,她向警察詢問余文生的下落及其近況,但未獲警察答复,警察只告訴她“幾天會有答复”。許艷稱,警察來到余文生家及辦公室向她晃了一下搜查證,但沒有交出該搜查證,帶走了余文生的筆記本電腦、U盤等物品,並且沒有提供相關文書。

許艷說:“到現在沒有結果,然後投訴控告什麼的。今天派出所給我打電話讓我到派出所一趟。然後以為他會給我一份看管余文生的材料吧,就是文書吧。可是到了(派出所)不是給我文書,而是談話。就是因為我作為妻子為余文生維權嘛,他跟我談話的目的,我個人認為還是讓我低調。這些話對我構成了威脅和恐嚇。但是你威脅恐嚇,最基本的我為我老公維權,也會去做。因為為他存錢,請辯護律師也是我最基本的權利。也是保障余文生基本權利的法律方式。我不會放棄這兩點。”

余文生的律師黃漢中表示,由於石景山看守所稱該案與石景山分局是厲害關係,目前正在移交其他單位辦理,無法會見。黃漢中認為,如僅是涉嫌妨害公務,會見不需辦案單位批准,看守所以案件管轄權變更為由不讓律師會見是濫用職權。

為余文生辯護的另一位律師盧廷閣對美國之音表示,作為辯護律師,他此時不便多談余文生的案子,但可以證實家屬多方奔走卻至今無法確認余文生關在何處,律師也未能獲准會見余文生。

記者多次撥打石景山區看守所所長孟彬的手機,均顯示對方拒絕接聽,稍後再次致電則提示該手機關機。

1月23日,澎湃新聞網署名記者“莊岸”的文章指,北京男子余某某“暴力襲警”,“先後打傷、咬傷兩名民警”。文中配有視頻。文章指,公安對涉嫌尋釁滋事的余某某進行傳喚,而余某某拒不配合,兩名被襲擊民警已構成輕微傷。文章還稱,“余某某還涉嫌其他違法犯罪活動”。

有網友認出視頻中男子即為余文生。網友指出,這段視頻有加工剪輯痕跡,視頻右下角顯示的數字表明視頻由兩部執法記錄儀拍攝,顯示的時間不連貫,而且出現順序顛倒的現象。

不久前被判刑八年的人權活動人士吳淦曾以目擊者提供的原始視頻指出黑龍江訪民徐純合被襲警的官媒視頻有明顯刪改和前後順序顛倒的痕跡。28年前的64事件發生後,官媒播放的“平暴”視頻也被質疑經過加工時空錯置。許艷指,19日早上余文生下樓送孩子上學,有1輛特警車,2輛警車,1輛大客車,約十幾人,將余文生帶走。

1月18日,余文生髮表公開信,對於中共修憲提出若干建議,其中包括通過民主投票選舉國家領導人,和軍隊國家化等。

總部位於上海的澎湃新聞多次刊登有關709系列案件的報導,記者署名均為“莊岸”。美國之音記者星期五致電澎湃新聞,要求聯繫“莊岸”,對方稱此人不存在。記者提出詢問該報導的責任編輯陳雷柱,希望核實這篇報導,截止發稿未獲對方回复。

石景山區國保隊長陸凱據稱遭到余文生“襲擊”,記者周五致電陸凱詢問傷情,陸凱僅回答“去問律師吧”就將電話掛斷。記者再撥回去,對方沒有接聽。

北京律師程海發文要求石景山公安分局公開抓捕余文生的完整視頻,並且建議投訴、控告澎湃新聞及石景山公安分局造假,要求新聞出版部門查處澎湃新聞及記者“莊岸”違反新聞真實性、公正性的要求和紀律。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其他中國領導人多次強調要讓中國民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

余文生的妻子許艷對美國之音表示,在余文生的案子和遭遇中,她完全沒有感受到公平正義。許艷說:“從我個案來說,我沒感受到公平正義。因為我得到的信息是余文生(涉嫌)妨害公務罪。這是屬於可以會見的罪名。會見權就沒有得到保障。然後,從我家屬來說,我去看守所給他存錢,要保障他基本的生活問題,我存錢的權利也被剝奪了,限制了,所以這個也是沒有得到保障。公平和正義在余文生的案子中就沒有顯示。”

維權律師余文生曾因支持香港佔中被拘押99天,本月余文生向北京大興區檢察院就拘押期間遭受的酷刑申請國家賠償。2017年6月,余文生在原律師事務所解聘後,沒有其他律所聘用。此後,余文生申請成立個人所,北京市司法局以“發表反對黨的領導、攻擊我國社會主義法治的言論”為由,拒絕其申請。

余文生在中共十九大期間發表公開信要求罷免習近平、本月以公民身份再次發表文章對此次即將進行的修憲提出建議。此外,余文生也一直致力於幫助709案的受害者,被捕前他坦言律師證被當局註銷系當局“打壓報復”。

最近廣東的隋牧青、山東的祝聖武等多名律師被中國當局以行政手段吊銷或註銷律師證,被認為是709大規模打擊律師行動的延續。

雲南魯甸暴發數千農民與警察衝突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blog-post_161.html

2018年1月24日上午至夜晚,在雲南省昭通市魯甸縣城區,暴發了數千農民與警察的衝突。據官方《情況通報》稱,1月24日上午,魯甸縣文屏鎮崇文社區三委幹部、棚戶區改造工作組到崇文社區1—4組開展棚戶區改造民意調查工作。10時20分許,崇文社區三組群眾程某某到社區反映問題,情緒激動,與社區幹部發生抓扯。期間,其丈夫的母親王某某(現年79歲)在家中去世,家屬以王某某因聽說程某某在社區爭吵受驚嚇去世為由圍堵社區,引起群眾聚集圍觀。據網絡民間消息,魯甸縣文屏鎮安閣村二社因棚戶區改造價格太低,村民百姓到社區小組討論與村官發生爭執,村官慌亂失手打村民,導致一位老年人不幸身亡。

https://2.bp.blogspot.com/-U7h-5INDlHU/WmtAVlYtQDI/AAAAAAABbAc/L6ffaoPuu0c8DS5sMSdpQhZfWgDCUGv8gCLcBGAs/s1600/photo_2018-01-26_22-40-13.jpg

據魯甸一位市民告訴維權網信息員,崇文社區是一個「城中村」,崇文社區1一4組的農民對徵地每平方米50元價格不接受,24日上午一些農民與社區和棚戶區改造工作組人員論理,發生了爭吵,後其中一人(近50歲的婦女)被警察打死。由此引發近3000村民與警察暴發衝突。警察受傷人數至少有10多人,現不少受傷警察住在魯甸縣人民醫院治療。

據接近魯甸警方的人士告訴維權網信息員,截止發稿魯甸警方還未對襲擊警察的犯罪嫌疑人實施抓捕。

據25日魯甸縣人民法院、魯甸縣人民警察院和魯甸縣公安局聯合下發的通告稱,目前,公安機關已經掌握違法犯罪嫌疑人的違法犯罪事實,為敦促違法犯罪人員投案自首,特此通告……

欠薪120萬 甘肅農民工討薪反被抓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01262018101910.html

甘肅臨夏回族自治州六十餘名農民工從1月23日起在當地信訪局、勞動局等部門連日討要被建築公司拖欠的120多萬元薪資,政府原本允諾24日發放工資,但最終失信。農民工們26日在信訪局守候時被警察強行帶走,4名維權代表更被戴上手銬。在甘肅臨夏,六十多名農民工自1月23日起連日向當地信訪局、勞動局請求幫助,希望能討回被廣河縣金發建築公司拖欠的薪資。

一名瞭解情況的勞工組織志願者26日下午向本台表示,這些農民工於2016年開始被拖欠工資,此前經過維權拿回了100萬元左右的薪酬,現在還被欠120多萬。23日在臨夏州信訪局內,廣河縣勞動局的領導答應24日給他們付工資,但24日他們等了一天未等到結果。之後幾天農民工每天都去信訪局上訪,直至26日下午四名維權代表被警察戴上手銬抓走,其餘農民工也被拉上大巴車帶走:「剛才給我發微信說是農民工代表四個人被戴上手銬拉到我們臨夏州廣河縣去了,還有五十多個農民工他們也用大巴車拉到廣河了。當時是這樣的,總共是80多個農民工,在廣河這裡都是簽了合同幹活的,工程幹完了一直拖著不給錢,去鎮上、縣上信訪辦、人社局、勞動局,每個部門都跑完了,一直沒有明確的進展。23號上訪的時候,廣河縣的(勞動局)政法委書記過來答應說是明天9點領錢。第二天六十多個農民工到廣河縣勞動局,從早上9點等到晚上6點,找不到人。沒辦法,工人們又返回臨夏信訪辦上訪。」

本台記者1月26日致電農民工維權代表張成義,電話無人接聽。記者隨即致電臨夏州信訪局,面對記者的提問對方表示「無可奉告」。

截至26日晚,被抓的農民工仍未獲釋。

每年臨近年關,中國各地都會發生不少農民工討薪事件。2017年12月國務院印發《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工作考核辦法》,從2017年到2020年對各省級政府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工作實施考核,以實現到2020年基本無拖欠的工作目標。

勞工維權人士彭先生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雖然中央一直在呼籲不能拖欠農民工工資,但是地方政府出於經濟考慮,面對討薪的農民工仍然經常使用打壓手段:「討薪難這個事情這些年來都是這樣。我為此給全國人大寫過兩次立法議案,但是都沒有形成法律。當地的企業生存和發展才是地方官員保GDP、保稅收來源、保政績(的保證),另外就是保官員灰色收入和其他利益勾結(的根本)。從總的來說,保護欠薪企業甚至保護違法企業還是符合各地政府的根本利益。嚴厲打擊非法討薪甚至正常討薪這還是一般的處理方式。」

聲援徐純合被判刑 安徽柴寶文剛出獄即遭傳喚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gf3-01262018102210.html

曾因聲援遭警員槍殺的訪民徐純合而被判處徒刑的安徽維權人士柴寶文,獲釋僅2個月後再度被公安傳喚。知情人士認為,當局向柴寶文施壓與他出獄後積極串聯維權人士有關。週四(1月25日)晚上拍攝的視頻看到10多名自稱民警的人員,到成都市郊龍泉縣柴寶文朋友的寓所傳喚柴寶文。民警進入柴寶文借宿的房間,戶主兩夫婦與民警理論,氣氛一度緊張。柴寶文週五接受採訪時表示,其後他被公安帶到派出所盤問。柴寶文:審訊到凌晨2點。審訊的內容很簡單,就是說,「你知道你犯了什麼事嗎?」我說我不知道,他說,「你跟那些成都的壞人有什麼聯繫?」然後警告我,說我不是什麼好人。他們威脅我,要我寫了承諾書。

為擺脫公安控制,柴寶文寫下保證書,答應不再踏入成都以及不在網絡發聲,之後被公安送到一家賓館,第二天早上獲釋。柴寶文:我來到他們的管轄地對他們來說是一個威脅吧,所以他們急於把我驅趕出他們的管轄地。

安徽柴寶文成都訪友時被國保傳喚帶走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8/0126/16966.html

本網獲悉,昨天(1月25日)晚上十點半左右,因表現良好獲得提前五個多月釋放出獄的合肥維權人士柴寶文(網名:野茉莉走天涯)在成都友人家借宿時被帶走。據悉,柴寶文於1月23日晚上搭乘火車從湖南株洲上車前往成都,翌日(1月24日)下午抵達成都訪友。昨天(1月25日)從成都市區去到成都郊縣龍泉縣探訪朋友,夜晚借宿朋友劉女士家中。根據劉女士公佈的現場視頻,晚上十點半,劉女士丈夫聽聞有人敲門,開門後對方自稱龍泉縣同安派出所民警,詢問家中住有幾人,隨即闖入五六名便衣以及多名制服民警,要求帶走在此借宿的柴寶文,劉女士與丈夫理論多時無效。來人闖入柴寶文所住房間,經詢問清楚後,指示柴寶文穿好衣褲跟他們前去派出所,並隨即強行收走柴的手機。經柴寶文要求後,有便衣出示傳喚證。視頻中柴寶文在看到傳喚證時有發出一聲「靠……」的嗤笑,隨後便被帶走。

本網人權觀察員撥打柴寶文的電話,但已顯示處於關機狀態。然後又馬上聯繫了劉女士,她告訴本網人權觀察員,柴寶文純粹是來看望她和丈夫的,她與柴在網上認識已經好多年,柴未坐牢前亦曾去過成都,大家見面已有好幾次,每次都是一起喝喝茶吃飯聊天而已,幾次見面都未曾做過國保認為的「活動」,但不知道為何,這次成都警方這麼大場面來對付一個釋放不久的出獄人員。

本網人權觀察員仔細觀看了劉女士發佈的兩端視頻,其中,柴寶文在看了國保出示的傳喚證後發出的嗤笑,估計應該是傳喚證上面的罪名非常可笑,諸如「尋釁滋事罪」之類的「口袋罪名」。

林應強:福建「兩會」所謂「代表接待群眾」又在玩忽悠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blog-post_791.html

今天(2018年1月26日)早上本人和唐兆星到福建省十三屆人大政協「兩會」上訪,控告反映福建省倉山監獄扒光搶光入監人員衣物行李物品不還等問題。沒想到「兩會」代表接待群眾(在省信訪辦內)中心內上訪維權群眾人山人海,人聲嘈雜,卻不見一個「兩會」代表在接待群眾。

本人排隊等候了一上午,直至12點下班時間,都沒有侯到接訪,無奈之下只得打道回府,又被忽悠白跑一趟。不過今天在信訪辦見到了許多熟悉的林蘭英、李奎春、李雲時、高少英、黃碧英、方美蓮、謝雲天、嚴煜釗、魏英、梁百端、潘春暉等人身影來「兩會」現場訴冤。

據到現場得到接訪的訪民林蘭英、謝雲天等人介紹,她們早早來排隊,到接訪時,工作人員什麼都不問,信訪事項也不上電腦,就是打一張連「擦屁紙」都不如的轉辦單,根本不是解決問題!

中國各地兩會開場 訪民維權人士遭維穩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2-01262018102011.html

中國地方兩會近日陸續召開。1月26日,數十名四川訪民前往成都會場外表達訴求,遭到警察及截訪人員攔截,十多人被拉上大巴車。此前,上海的兩會會場外也有類似事件發生。在北京,已被維穩約半年的維權人士張德利被進一步限制人身自由。

1月26日四川「兩會」在成都召開,許多訪民聚集在會場外。四川訪民謝俊彪當天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五六十名訪民前往人大會議中心表達訴求,不過他們沒能見到代表們,而會場附近有不少警察及截訪人員,有十幾名訪民被拉走:「兩會他們在成都的四川省人大會議中心召開,我們只能在外圍看一下。接近12點鐘的時候,應該開會完了,我們隔了很遠很遠看到他們陸陸續續從會場裡面走出來。訪民可能有五六十個人,截訪的也有幾十個人。附近有很多警察、警車之類的。今天拉走的(訪民)可能有十幾個吧。」

貴陽活石教會近日被法院強制查封教產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w.chinaaid.net/2018/01/blog-post_89.html

(中國貴州1月26日)貴州貴陽活石教會被行政處罰逾700萬元,教會向法院起訴有關部門被判敗訴,近日法院查封教會準備拍賣教產,教會將繼續申訴。貴陽市白雲區法院1月初判活石教會二審敗訴後,本週法院查封教會聚會場所。教會信徒週五(26日)表示,1月19日,法院裁定強制執行查封教會財產,幾天前,當局送達查封通知文件,他們已經完成評估教會財產,怙計近日將進行拍賣,但教會將會申訴到底。信徒說:教產它是法院的執行局來執行,這一切不是法院,這一切都是整個背後,由領導在不同部門推他們做不同事情。現在不能上訴,中國的法律只能申訴,你申訴你的,他照拍賣、照沒收,這個不影響。

2017年5月19日,貴陽市南明區宗教局向活石教會作出行政處罰,告知書指,2009年4月至2015年11月期間,蘇天富、李國立擅自成立活石教會,並設立宗教場所、組織活動及接受捐獻,累計捐款700多萬元,上述行為違反宗教條例,沒收違法所得700多萬元。教會負責人提出行政覆議,敗訴後再起訴到法院,但貴陽市白雲區法院判活石教會一、二審均判敗訴。

此外,教會牧師蘇天富被指涉嫌故意洩露國家秘密罪一案,仰華牧師妻子王洪霧指出,估計當局處理完教產後,蘇牧師的案件才會開庭,現時他的情緒還好,信徒的小組聚會繼續進行。

至於仰華牧師在獄中情況,王洪霧又指,週一曾到監獄探望,丈夫患了過敏性紫癜,反覆發作,這是免疫系統疾病,他的免疫力破壞,他皮底出血壞死,但丈夫很難獲批保外就醫,去年病危都沒有批淮。王洪霧說:很嚴重的時候就敗血症,腎衰這些很厲害的。他在最嚴重的時候,律師申請但是不批,不可能批了,當時最嚴重的時候都下病重通知。

2015年12月,貴陽活石教會被當局取締,警方帶走仰華牧師(原名李國志)及一批信徒。2017年1月6日,仰華被以「故意洩露國家秘密罪」判刑2年半;同案但分開處理的信徒余雷、王瑤,早於2016年10月被判刑1年半、緩刑2年。另一牧師蘇天富,亦被指涉嫌故意洩露國家秘密罪起訴。活石教會是於2009年創立。

國保海外撒網 誘異見留學生做臥底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cantonese/news/spy-01262018062505.html

本台獲得的消息指出,大陸國保企圖利誘海外異見留學生充當臥底,提供有關海外民運圈及西藏、新疆等人權組織的情報。國保提供的好處除高薪厚職外,還聲稱不再追究其過往的反共行為。另有傳言指,當局已下達一份海外年輕異見者的「通緝名單」。中國駐澳大利亞前外交人員向本台透露,中國一直在留學生群體中建立情報網。美國喬治亞大學留學生古懿周五(26日)向本台透露,他幾年前曾發表過致國內學子《六四公開信》,近年又多次發公開信批評習近平,他早年就讀大學的所在安徵及家鄉四川,兩地國保不斷對其親友進行騷擾。

近日再有國保向其親友發出威脅,稱古懿在一份「層級很高」的「通緝名單」上。為瞭解國保真實意圖和「通緝名單」是否存在,古懿日前與名叫「徐永權」的安徽省國保直接聯絡,國保改口稱他並不在「通緝名單」上,並趁機誘其回國。

據通話錄音顯示,國保勸說古懿改過,並為當局提供海外民運、中國富商郭文貴的相關情報。

國保︰你回來直接送監獄,根據我的理解應該不會,不過必竟你這麼活躍,有這麼多言論,對國家、對政府造成了一定負面的影響,你肯定被關注。你在美國發我們國內看不到嗎,有人在關注這些事。郭文貴、還有你們所謂的那個圈子裡的一些情況上面也很感興趣,就是美國民運圈多少人?現狀怎麼樣?平時活動怎麼樣?這樣的話你能通過我這個渠道到達上面,你稍微幹一點都會比社會上絕大多數人過得要好。

古懿在接受本台採訪時強調,一些海外異見留學生,家人同樣被騷擾及接到國保恐嚇與利誘電話。他提醒海外學子不要相信。古懿︰秘密警察多次騷擾我的家人和朋友,並且恐嚇說中國有一份針對海外年輕異議人士的名單,而我以「在境外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在這份通緝名單上。我就主動聯繫國保徐永權,徐永權很熱情,建議我書寫秘密報告,我不相信這位國保大隊長的話,這兩年來他們對我這麼用心,現在卻說我能回去,我想他只是想招募我做間諜或想把誆回去,和我一起在致習近平公開信上簽名的活躍人士,如果真的聽信了他們,可能會有很大的風險。

本台目前無法證實「通緝名單」是否存在;記者多次撥打徐永權電話亦無回應。

目前在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留學的吳樂寶也向本台證實,國保一直透過家人、朋友,甚至直接打電話給他進行施壓,要求其不要發表對習近平的批評言論及向當局提供情報。吳樂寶︰他們反反覆覆的騷擾我,並且要求我給他們提供一些關於海外民運的活動,海外異見人士的一些活動,他們尤其感興趣維吾爾人和藏人的一些活動,反反覆覆對我提出這樣的要求,以我將來回國這個條件,我告訴他們我不會回去,他們跟我說,你的家人年歲已高,你總是要回來看看家人的嘛,就是威逼利誘。

中國前駐悉尼政治領事陳用林,在接受本台採訪時指出,中國不擇手段在海外建立龐大的間諜和滲透網絡。中國留學生是中共控制的主要群體之一。陳用林︰我原來在中國領事館的時候,他們就很關心留學生的動態,中國政府一定要把他們組織起來報效黨,通過威脅利誘雙管齊下,一方面進行脅迫,如果你跟中共合作,中共就會說我會獎賞你,這個滲透的網絡,中共花了大錢了。

2016年9月歸國留學生權平遭當局拘捕後,來自美國、澳大利亞、日本等數十名留學生聯名致信習近平,要求其停止政治迫害並釋放良心犯;2017年底709公民吳淦被判監八年後,數十位海外留學生和年輕異見人士再次寄信給中南海,直接提出「顛覆是公民合法權利」,要求習近平下台,古懿及吳樂寶均為聯署者。

前刑警指掃黑除惡行動 數萬人冤死悲劇可能重演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cantonese/news/triad-01262018083728.html

中共中央宣布在全國範圍內「掃黑除惡」,多個地方警方亦隨即配合行動。本台記者周五(26日)專訪了一位曾參與了1983年嚴打的前刑警,他明確表示,政治化的運動式嚴打是導致冤案的主要原因。而相關的證據顯示,民間的異議群體,恐亦是被重點整肅的對象。要求匿名的前河北刑警劉先生主動聯繫本台記者,對此由中共中央、國務院發起的全國性“掃黑除惡”表示了擔憂。他透露,1983年那場至少導致數萬人被處決的嚴打中,為了完成任務,把一些原本沒有太多犯罪的人也抓了起來,他所在的縣城,五個原本只應該判三年左右的人被迅速處死。

他說︰我是1978年開始做刑警,記得那天是0點全國統一行動。本來我們那個時候該抓的都抓了,抓不了的肯定是證據上不行。但是為了完成全國統一行動,不能抓的也抓了。大家就湊,都是一些沒有太大犯罪事實的,湊了十幾個人。第一戰役判了五個死刑,就是在當時啊,如果不是嚴打,也就判三年左右。

他表示,在1983年嚴打之前,他做了五年刑警,沒有遇到一個被槍斃的人,嚴打第一階段,就遇到五人被槍斃。而被判死刑的五個人,兩人被指強姦,一人因搶劫未遂,一名是多次盜竊,還有一位並沒有太大的實際證據,被抓後不服,稱要炸掉派出所,最後被以流氓罪的名義槍斃。

劉先生還透露,在那場運動式的嚴打中,在來自國家最高層面的高壓下,只要有死刑的嫌疑人都被要求判死刑。而檢察院和上級法院,則高度配合、快速將這些被冤枉的人處死。

他說︰因為當時這個罪名有死刑的,一律就頂格判死刑。上訴期就三天。當時,縣法院判了,地區的檢察院、法院就在那等著,上訴不管你什麼理由,一概給你駁回。到時候開大會就押出去,很快就執行死刑。因為當時就是人大的決定,把刑訴法修改,把上訴期從十天都改成三天了。執行死刑的時候,我都是跟著去的,全程的照相都是我做的。回來還得把那些照片貼到縣裏邊,要展示。

針對此次中共中央發起的嚴打運動,他認為為了完成任務,也可能將一些個體或企業變成涉黑。

他說︰運動式執法,我覺得不可取。一運動吧,難免就要有指標,就要有任務。從以往的經驗看,反右也好,文革也好,一搞運動,往往就可能會擴大化。下面為了完成任務就可能會要撥高也好、湊數也好,把不屬於涉黑的也變成涉黑。

一位熟悉高利貸組織的人士即明確表示,他們會被有關部門打招呼,只要不頂風作案就是安全的。他說︰嘿嘿嘿,小貸公司還是小貸公司。哎呀,小貸公司第一要有錢,第二還要有關係,大家都知道,明著的。打什麼黑啊?哎呀,這些東西多少年的事了。叫幾個人不要頂風作案就沒事。你不聽話,你是官員,不聽話就被反腐。你商人不聽話就打黑。這個和薄熙來一條路子。

儘管各方都對中共中央發起的嚴打持嚴厲的批評態度,但各地官方正在迅速的行動,以顯示緊跟中央。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